查看完整版本: 【Re︰笨蛋能拯救世界嗎?】第二卷 作者︰柳實冬貴 (全書完)

- TiRaFiouS - 2012-9-19 21:16

【Re︰笨蛋能拯救世界嗎?】第二卷 作者︰柳實冬貴 (全書完)

作者︰柳實冬貴
)fD G/r2k2E 關鍵人物︰佐藤光一+\z%XF7MI J&N?P
內容簡介︰ sF|D6f.O@
「你——來幫我吧」
kq&]0x[&k` b 撲到光一懷里的美少女毫無理由地命令光一說道。像小貓一樣尖細的聲音,猶如槍一般貫穿了光一的大腦。 Wt ST H(o"m
「——交給我吧!」
^I(IM"d,ns 光一用盡全力叫道。我一直,都在等待著這一刻……!&x%U,K9\(k[8v\t.u
——佐藤光一正值憧憬著〈特別的存在〉和〈非日常〉的17歲。帶著彩色隱形眼鏡而變得雙眼異色的他正專心致志地反復說著一些意味深長的話語,過著極為平常的每一天。但是,在遭遇了金發碧眼的美少女阿露露之後突然被卷入了夢寐以求的異能戰斗中!但光一被授予的異能卻極弱?追夢人最強傳說,開始了!嗎!?^2pU l'iH"Z0? j

*O"w F Q+\8t [[i] 本帖最後由 Piyoko_9796 於 2012-9-19 21:51 編輯 [/i]]

- TiRaFiouS - 2012-9-19 21:17

第二卷 序TU|.G5ymr:n;y$S
   
|1B3{Vr7nm X&H
q*g L"[.`:j4xo     黑夜的雨鶴來市警報正在鳴響。對空的探照燈向四面八方照射著,街上籠罩著一種森嚴的氣氛。 PT|+w&\F

+xEtd4@!d     時間是晚上九點五十分。雨鶴來市是一個大都市。到了夜晚,繁華街道上的桃色場所和其他商店熱鬧到第二天早上,也是司空見慣的事。*f~8oj1vtmH

7GCzt8`@j$O     但是,今天的雨鶴來市與往常不同。+u5m+}} RWj*j ?%~
y)X QP2}i^5N
    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T9U2~*tv4p"S(mW!X&o${ m mH&h#r3mq
    「哈!……呼,哈!」
x6Mq_i/~3EB
;nGL"tKFZI p     身穿便宜夾克的青年把棒球帽帽檐向後推了推,在空無一人的繁華街道上奔走著。
]#TMet&a,v
(Z!\OxY&z     儘管體內汗如泉湧,但男子的臉色鐵青。H&{.Uu4N9ME
P@'qCYNU
    「失策了……失策了……!事情還沒發生,為什麼那些傢伙……!」
r/`D]al n4ol IX
    男子像是夢囈一般地低語道,繼續邁著腳步。
EC)[L/^5J
0n `cNT-KG     向四周環視,一個人也沒有。居酒屋的看板、酒店的霓虹燈、彈珠店的燈光全都如往常一般亮著,但最重要的人找不到一個。整條街好像變成了幽靈地帶一樣……。
9G7t'AY Z9t.EN CpF"R,m*N G%z
    男子確信。/t0l q:y4Yu
K \c Dd)C^
    自己已經是甕中之鼈了。
]MkF[
'X"I4Xf8GA     「嗚哇!」X M1G2F a l

)P.wv(ES/Q     存滿乳酸的腳已經達到界限了,沒法順利轉彎,跌倒在柏油馬路上。
Z\o s7[F$U5Z8p 7aO8d'PZS
    臉上和手上都受到嚴重擦傷,痛苦地呻吟著抬起頭時,街道盡頭出現了人影。
xd+K*ic
z*zm2I)^`L*z%G     如小孩子一般的輪廓。/ql2g6W!d(h

b] DdZ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P-b5MpJ6W&P )X$gF#pR]\.I`
    男子完全無法站起身來,向後退著,右手在空中揮動。#Ih%H v4As h

~ H(|3[.^&r     「可、可惡!」rp&oM'M%lW

`o?Hm]     一瞬間,男子的右手放出了電擊。電擊如雷一般彎曲成銳角,向人影逼近。,h ]WDEU%_+rd
}SLW0aP*l@Nl6~L
    正想著這樣可以擊中她嗎,可是。
-uXH.U$]
T%WRP9?     「《矛盾騎士》——防禦吧」
;\!CF @)U;e0`I | w @?F sf
    小個子人影作出命令的一瞬間,男子放出的電擊就被微微發光的盾阻擋住了。
!a/p+j-Ad`k7Ua M| F J] vv
    守護人影的,是一個樣子像中世紀騎士的美麗女性。
l@kS.n.L0~| r
Y.M#`K[     「請不要做無謂的抵抗,現在馬上投降的話還可以撿回一條命」;j8`1s;]&I&FL

"l_/f wh     騎士背後,出現一個黑髮的少女,向男子說道。
gOT9DsE L 7ob`)l(^RV-h
    「你、你們Shade說的話能信嗎!」
!W2R9m.k9V;cC k 4dN.\+X.[.]*y)k2_
    男子嚇得縮成一團,右手向旁邊發動電擊。J FI+fe r W ^;@

,c`'s_j     馬路旁的消防栓被電擊擊中了,水花洶湧地迸濺出來,就像要淹沒整條街道一樣。
~2y8TnBuE-x&UD
1R{r-Z.DE)e     夾雜電擊的雨向著少女傾盆而降。 SKu0Ql;^ hy
MOA%cS @J
    「切!」r?cmn!u(e

;x!Ze+cd*v g     在被水滴淋到的瞬間,女騎士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保護了少女。耳邊傳來刺耳的劈裡啪啦的聲音後,電流消散,周圍恢復了平靜。
e1q/T[x:cV
,?8?&L'^^?     男子已經逃跑了。'@-Hj?h1Q]

_?.Kt+eU(\w![,c&g     少女從口袋裡拿出小型無線電,放到嘴邊。
kVz JB el"\8G
fiJ k)o.Xz     「對不起班長,讓他逃了。大概逃到某個小胡同裡了吧」
uk,N%?:KB5xEh 7pg}:y+r@3t^Q:q`i
    『不用在意,我已經預測到那傢伙逃跑的地方了。什麼啊,就跟預想的一樣啊。——桐咲,陷阱的準備如何?』
KY4v1Up&H+JK$t5e \
!Pl TxeC,K6r+ct"}     『沒、沒問題!』
#YP ^8R`#CI r $[,ph ? z@8U
    『好。我馬上趕過去。你就在那裡把守著吧』j oL9A)_NO+xF

%zH`4u!Ap-NSO     少女掛斷無線電,望著青年逃跑的背影。1fS8bg+iA
#?4bP,X#g0Fi
    「那個男的……可能會死啊」p:J9q` vK/_-cr

m;H+u3uW q#M     少女露出近似于同情的表情,淺淺地笑道。
3o4] sn;i%e"^
!W;y8i ~I Mw?     「因為,他的對手是我們的班長」
D uw_z&O gR9B%j4@+WUC
    從少女手中逃脫的男子,逃進了狹窄的小胡同。i:t(L,@uMD
}-Bw(H7a8}9[7H8vDH
    這樣的話只能逃到雨鶴來市市外了。儘快儘早。除此之外沒辦法已經沒有活命的辦法了。
0siPGXjw .{5^OS3R
    在垃圾箱和水管的掩護下,向充斥著腐臭味的黑暗胡同奔去。
%}"@ H^1m y8~&{I$aT A
    少女似乎沒有追上來。就這樣往胡同深處繼續跑的話……說不定。
CeAX)@Z z(j SO 'H"w%n,Q7w~R6l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小腿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gW&Kh(^%Ua
r+nQezA? SY
    「嗚哇!」
5qK!A2`ue
\_hC^U     青年支撐不住體重,就這樣向前倒了下去。5m5i&gW%T\9Lw^"f1o
f2Hnm;U
    可是,青年的身體沒有摔倒,而是在空中斜著的狀態被定住了。
5G8csN1g"n.yJz
FZ9~TX P x*\:N     從手臂、身體到臉部,都像有什麼東西尖銳地陷進來的感覺襲來。
HzO+n/Pk(E
8fsZj.^kS     身體無法行動,身體被什麼東西纏住了,越動越往肉的方向陷進去。qJ~Q#G$F4WE&b

sb|*a/Bk,[ @#M     明明看起來什麼也沒有的……但胡同裡好像確實有著什麼。3FjMz*E-gp

8Hg;P#W Ji,U[P     細細的,像鐵絲一樣的東西。
QXun"oQ;n {1p rt3k\YY's
    「——啊,請放心。我、我已經放鬆了繩子,所以沒有什麼殺傷力。皮膚可能會有一點擦傷,但、但也只是這種程度而已」
#iTq7SNBK -B D~(UkE
    聲音是從胡同深處傳來的嗎,正這麼想著,黑暗當中出現了一個粉紅色頭髮的女孩。%@C2azh H XD0d

yD:^l5`3Q2n&X!|     「但是,請不要動得太厲害。要是纏緊了,我也沒有解開的自信」
D$UT xDn
i _i"L*U%|4G1A3?     女生露出了稍微受到罪惡感苛責的表情,從雙手前膊處拿出類似十字弓的東西。.U%r:X J_

jN(f"lP'h }"|8u     那是鐵絲槍。在胡同裡遍佈的鐵絲,全都是這個女孩幹的。
S%TO3~+I8\\dB e)m#a$TL+r ^
    「《裡腹海月》……!透明化的涅莫西斯嗎!」i.f+R8^-@(nl
|c9[)N/er~
    男子被看不見的鐵絲纏住,痛苦地呻吟著。9P(qLstB&Mo

E i ria:n     「請、請不要動!就算是捕捉用的鐵絲!要是纏住了頭也會窒息——」
J"V-@H_q6zt
8d(o-y8tP a3qQr     「閉嘴!與其被你們抓住,還不如就這樣死了好!」f&nB^RH1O*{&c
4QF_D ^m ^
    「請、請不要這樣糟蹋生命……班長真的這樣說」/Uz+_f-z a
.X3r6Xb~?F5Ue
    「你們這些傢伙什麼也做不了!這鐵絲是金屬的吧?金屬可以導電這一點你們沒有考慮到啊!要是讓這東西通電,我雖然不能動,但你們也接近不了……不是嗎?」@4k$dM*RA;p5W
*RwC`|BV+_]lR
    女生「嗚」地沉默了。~J v)K.K;{e:l

B`5dh%d1H%? k6s     「不要像個偽善者那樣……你們Shade就這樣對沒有任何罪過的能力者們——」.iY2et m/]/N{7M+MsX

Q5[_V k(I [la     或許是發現了少女的弱點,男子臉上浮現出從容的笑容,痛駡道。
wL3J2FD o g2d l0a |+]
    就在這時。
w^(N|5Zx,UR8~
lanP*H }7H     「——殺了人還說沒罪,嗎。真是笑話啊」oCxa@'` [
u i.a:g,Iau.@
    從可以窺視道胡同的狹窄空間傳來了聲音。*x"vkV0NS
K]Y%B3~$O3x
    本被雲層遮住的月亮在天空中出現,都市特有的渾濁月光照向胡同內。h$kz3|`\j

V;a;L$rb     如傳聞一般的銀髮。群青色上衣。右手戴著皮革手套。4e{OA0`nm
k4am"Dt MV
    然後,在黑暗閃耀著光輝的藍色和紅色眼瞳。
-o%im$O q;g.BG
[n4uV?K+E     產生異樣存在感的少年,站在建築物的屋頂上。
*\+~bO.R |rS !pM)M:yq2@a1S
    「桐咲,平常不是跟你說過嗎,敵人就在眼前還猶豫什麼啊」
/E*V,\z7`8R
H-Mm^6G&o"B l1d]2b?     「對、對不起……班長」
b a2e*C_m 1F{{H~ i Z
    「不過,把守做得不錯。回去呼叫防諜班。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OY'I h)j D&\T#u .Oi,w,Za@-JB
    這麼說著,雙瞳異色的少年俯視著被鐵絲纏住不能動彈的男子。'CUO3s:G d0f K.I
0P/Cn8n0qb ^ [
    男子一瞬間有些害怕,向少年極力反駁道。
yZ mfU7bOet /ezHfi&No
    「反、反正你也沒辦法對我出手!因為我周圍的鐵絲都充滿著電流」:l u/V? Qu4i
l/k[$v2M a| px
    「——閉嘴笨蛋(original),誰讓你丫說話的了」u%U i1i"@\ A

{"@l"V0}7w ?/Qy#W     寂靜的壓迫感把男子的話語打斷了。
a5IA~_:V-[_
;T^I\%Syj0FEy-q     緊接著,少年悠閒地踩著屋頂邊緣,就這樣跳了下來。他張開雙臂直視著男子,完全把身體交給了重力。
N ZW~&H^ j.lhb
bt~ S_e(r G     「笨蛋!對敵人的能力一無所知就沖過來,看來你是個超級外行啊!」.U6z`Gb}^6Wu
C}/v?A-J9B
    男子在被鐵絲纏住的情況下釋放著電擊。
x?}m$l(R!R b
)P'S J-yKz&F@3?J5N W     「就算是身體動不了也是可以施展電擊的!」
v ["{O4GHDY
^;L7l5Z8K-syO Zz     雷就像高速運動的蛇一樣,向跳下來的少年接近。(l D0H{3C$]5@
Y6e2ip8@{"s^J(Q
    可是,下一個瞬間。
'l}8s MyRF
"j L|\'^~     啪啦!伴隨著這種聲音,男子的電擊被抵消了。
0E*q2W7t7we'T Z
0W0uT?5M2On     「什——!我的涅莫西斯……!?」
/C:dc*k4@(v:o)Of #Y\hs6Qn
    「對敵人的能力一無所知就讓人看清了意圖……應該是我的臺詞啊超級外行」2RIAiWj

o``i6k8T*S]D     少年毫無畏懼地笑著,右手施展和男子同樣的電擊。gY!TqH&SG
6\c;Uao7H
    「不可能!難道你,莫非是——!」"Lq'K!XH*^;?
C4KAh:t
    伴隨著男子的悲鳴,少年向著正下方伸出了右手。 @|)E{a-c2]&{

x7_0m*w2E5{ N-u#vv     然後,在男子的話還沒說完之前,+ya r}/TVy'O

9bdpH~5m     「——Shade的能力小偷,佐藤光一(light)」
#O EUT,bJd'@ ld.x 9yvgy[8C,k2h9e4[d
    少年的右手向著下方,打了一個響指。SuP:T`,g4wDj-f h
V;kD4{8D!Kp lu
    少年的名字是佐藤光一。特務機關Shade特務護衛班班長,最強的涅莫西斯使用者。 \&RenP?5a{4r
5`Ffw@%uMaw
    人們帶著尊敬和畏懼,稱呼他為,
I,C)O)?A0` Q-|J l{]D
    能力小偷。L.r x} zE:t
(Oyld,z8c@ck3a1i
    ……
kJ c"t8s[ E!T Aet)_9]g3[
    …………D)z0M@ z

VJ*]8Zm)c     ………………呼嚕N/m,j9Y?3?Q0pdA5u'|
5g[0W7d:[:N7mo
    呼嚕呼嚕……
(H @ mE.H"j %G:XVnj1h%l'L
    「嗚呀嗚呀……呵、呵呵,捕捉完成~,這樣就可以回去了~」
Bm y^}6L2`9GN *k1dk [jB{
    正在做夢的,就是佐藤光一。

- TiRaFiouS - 2012-9-19 21:21

第二卷 Battle 1 愛情喜劇是擅長領域?;o"t NOxE@{(|
    (译注:噼哩是日语「キリッ」的音译,可以理解为主角耍帅的音效,后文会多次出现,先声明一下)
a)y$F+L"JXKh4u$H
L2Y1Zj-P     「呼……早上的太阳,好刺眼啊」
bMvP1h-nF7E L'b J?"r%P
    光一全身沐浴着健康的晨光,在窗前闭起了眼睛。他的背影和表情可以说是哀愁。尽管有些做作,但也有一些不是演技的东西从体内渗透出来。Qb#z nI2{
*O$SuU"u
    「……………………………可惡,做夢嗎……」)l!C'LFb.d3`Y9a

@v/j/]M`.f     嘴裡吐出像是臨終遺言一樣沉重的話,光一坐在屋子的地板上,失望地低下了頭。 j b,D,EH7Kd3Fz
v3J`\:lCh[
    在夢裡,光一被任命為Shade特務護衛班班長,獲得部下間宮薰和桐咲兔乃的巨大信任,作為司令能登原明日菜的左右手活躍著。
J8CP({u6j-f
'bEQK+i&Ytyq     可是夢終歸只是夢。當察覺到那是夢的時候,那種絕望感是難以估量的。
VgJJ ?p-f"}
@g$i7N oc*UF%J     「肯定是因為從建築物上跳下來的時間太長了……!」
bVp*bE YqB*P4B`V8[ d/Tc/?8n@$w
    就在一個星期以前,光一確實捲入了非現實的事件,愉快地加入到了幻想世界的行列中。
A)wMEi]c/B 1Q!B [Be+|+i4u'Q$F
    七年前,光一所在的雨鶴來市發生了被稱為『木漏日現象』的謎之光線照射事件,數千人陷入了昏迷狀態。而且在被光線照射到的人之中,極小部分的人獲得了被稱為涅莫西斯的異能。+U\8G^!} G&i)j{%p1R
(~Bq/n'X~U7T&?`;O
    因為這種現象的發生和能力者們的情況都被隱瞞著,光一也是在一周之前才知道這件事。可是,沒想到光一也作為涅莫西斯能力者覺醒了,成為了阻止能力者們犯罪的特務機關Shade的一員。T3P']$I#Xay.Et
*OG'V1ep3Y5e
    對平日沉迷輕小說中的異能物、少年少女們和強大敵人戰鬥這種少年向漫畫的佐藤光一來說,這正是夢寐以求的情況。
dVj` \R,\ (m|8igv T.C|t
    ——可是,現實卻不像光一剛才做的夢那麼美好。
:QsR4^6X5uZ ].X:z {#mh/@2s/_:]\
    實際上,被稱為能力小偷的涅莫西斯能力者並不是光一,光一只是借用了這個稱號的冒牌貨。能力小偷的涅莫西斯是一種叫作《贗作工房》的複製能力,而光一的力量則是只能進行三腳貓複製的《付燒刃》。d-L'|p.a9x^n

{&i3uq/i4t@Q f     就像理想和現實的差距一樣,光一入手的非現實比現實更加艱辛。G,{\0}dc g
|X2v)bN J)_H
    「不過,這夢說不定會應驗啊?沒錯,肯定是這樣!肯定會應驗的!」
X0_6[)XA uk ^ (e3h8kz8u-r y
    剛才還陳腐不堪的氛圍,僅僅30秒就煙消雲散了。光一霍地站了起來,像是進行光合作用的向日葵般自信滿滿地沐浴著刺眼的陽光。i'ynP4dX
]_ yf)dW
    「哼,果然我是成為未來護衛班班長的材料。這肯定是神要告訴我的事情」4~2T-F@3S,Q&S
u|BX\V'P } M
    劈哩,儘管神情威風而冷酷,但是一邊戴著睡帽一邊說這話的樣子完全沒有未來護衛班班長的感覺。j-Gb!z0o$Ks }Y
xnpz I8Qh
    夜晚處理Shade的任務,白天則像普通學生一樣到學校上學。
0o,TB5m;C+Q$u4b Y"p:bVap"`
    今天也是,光一激動人心、冷酷、高品質的一天即將開始。
w q\*G6gl Y8@&A L
S8Je0PA^W `Sg/Jok^     光一站在在鏡子前,像往常一樣把最好的髮型整理好,穿上最好的自製校服,想好最好的招牌姿勢,品嘗著早上的咖啡(加了很多牛奶和砂糖)。 o3O u:Ts.U
V2N;n3?K7Qc O,_V
    喝完咖啡後看了看表,時間是早上七點。k [ YXB:l@#^0| ]

mi N#?jst9e@l     距離上學時間還早,但是為了完成每天的功課,光一走出了屋子。ou t$T!`8H8D

[JG4^+rb     光一住在學生宿舍裡,以高中生的身份一個人居住。雖然一個人住,但因為是學校的宿舍,所以或許會讓人覺得生活不可能非常自由,不過實際上這個宿舍的規矩表面上是出了名的寬鬆。儘管有門限,但宿舍長採取的是相當放任的主義,因此隨便找個藉口就可以在深夜溜出去。
{0V!q*rxw8U3B"q
D|fF-n5d     可是,後果自負。深夜溜出去要是被學校管理人員發現,就會受到相應的處分,而且白天起床也要自己負責,如果遲到的話當然也要受到懲罰。早飯晚飯也是學生們大家掏錢來準備,宿舍的清理也全部由學生負責。v7T?r5`W4J%u[
fp5r#L3M!G(c;l
    「你們想要自由可以。但相對地要擔負起宿舍的全部責任」0PJ}8o0efjN
,_&G8}Q ~;z&FN.Uk
    宿舍長說,成為大人就是這麼回事,諸如此類的。在宿舍裡住的學生們一開始也沉醉于自由之中,但漸漸對污穢的廁所感到難以忍受,沒有飯吃空腹呻吟的日子也不斷持續著,於是學生們決定實行職責分工的輪換交班制度。i*q:j2wF
g2gO {8ad%@R
    光一所住的「球藻寮」,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之間有走廊相連,食堂位於走廊的半路上,樣子是像板房一樣的建築。
Y4A j Pf'^F W I w\F
    順帶一提,球藻寮是個俗稱,正式名稱是『萬里之寮』這樣很不順口的名字。十年前,這間宿舍剛建出來的時候,學生們不勤於打掃,導致整棟宿舍被謎之植物的藤蔓覆蓋了,看起來就像是球藻一樣,於是就得到了球藻寮的名字。D/Z)mwO

+LVfJV#C}0a     現在建築物不會再被藤蔓覆蓋了,男生宿舍、女生宿舍都有了領袖,全權進行職責分工。:U3l,PqU*__]

t6^*t2wc bZ&[w X     至於吃飯的問題,則實行早飯要在前一晚九點,晚飯要在開始上課之前,進行申報的制度。從不會做料理的學生中選擇幾名負責清掃工作,分別在早餐和晚餐後進行打掃。其他問題則參考畢業生留下來的做法,這間宿舍的學生們可以說已經半組織化了。
E%H%p/H-NY
9f0N0Y,G rj     規則寬鬆,責任自負就是這麼回事。所有事情都必須自己做。「就算是髒一些也無所謂」這樣的想法在球藻寮是不適用的。
;|d4a#CD9S n(Hp a}U`6uh
    「哦,光一啊。早啊,還是和往常一樣那麼早啊」
"B t*l6q-~i)t
FdBsQ m7z3I#M     光一敏捷地在走廊裡走著,剛好和從房間裡出來的青梅竹馬──東野一樹相遇。感覺很輕浮的金髮,耳朵上別著的耳環是他的特徵,如眼前所見是一名輕浮的男生。
P E*m:Q%P*^7l6j$j
1Ds}C0G7?8`r0PzPl     或許是打算洗完臉就馬上出門,一樹一邊用毛巾擦著臉一邊跟光一說話。
T4^[\a#`6h B w(J6l{*a8a/Q
    「你才是怎麼這麼早。啊,對了。今天輪到你負責打掃了嗎」
]w'zbt&M Axs
0s-| u6NP;o[     「是啊。大清早怎麼能一副倦容呢,真是的」!r5}5`%Dm'i

;m;T)B^Wu t     「哼。今天好像是打掃廁所啊。跟你這傢伙也挺配的」
:[o$~XQ G6b$n /e*} E7SR!DY9t
    光一優雅地撥了撥頭髮,露骨地鄙視著一樹。
&q$Ka2EeR+u \ T&K$nq5L\0O \'G
    「不,今天是擦窗哦?掃廁所是光一干的」r\E\_A;m4|
$A{5u1K)f+n!Q _
    「啊!?什麼!?」VVkT4?g!Pq"T

4z0tI u1cH     「你上周打掃翹班了吧?知大說了哦。光一連續三周掃廁所」y.A8o k'i C\t
*E;b8pVKN
    「怎麼可能!為什麼是我!?這明顯不合理啊!我斷然拒絕!」P:g)^@(\C
CTt![6rE5P&D
    「不,無論怎麼想都很合理吧。總比連續三天沒飯吃好吧」4w'Z5j$aw$?]*|!D;R

9C-[D$a u"El     一樹輕蔑地噫嘻嘻笑道,光一一副「咕」的聲音發不出來的樣子。一樹所說的知大(chidai),是第二號青梅竹馬──渡部知大的外號。劍道部所屬的高個子男人,被像武士一般的沉默寡言氣氛所籠罩著。順帶一提,知大是男生宿舍的領袖,是一個和男生宿舍的笨蛋們相處融洽、對自己和他人都很嚴格的男人。今天早上因為有晨練,負責準備食物的知大昨天晚上就把早餐準備好,早上才從宿舍出門。2Stl$f@;J
{(Lu"w/D&X2[{
    「咕——,隨便你怎麼說吧……你們這些傢伙知道什麼,我……我啊」
o&]"N6a M
-d)J_3m3fd'| _     「我?」
~ VYDsd9SM Op TdG1Mz3dcG
    「……我……咕,什、什麼也沒有!」},j#^'as"E
3n HJ2z:T*U*G{l
    忙於Shade的任務,差點就這麼說出來了,還是硬生生吞進了肚子裡。S1}(amWbU
+v#X,O)~Kx6@x8g:D.a_
    Shade的存在本身是絕密事件。雖然就算這話說出口也會被說成是妄想而終止,但光一也有了自己是組織的人的自覺,要老實遵守規定。7W|RJ @1K I]

u9g` b1_F     「那麼,光一今天早上也要去幹那個嗎?」'og}Jg7q Q)Z
d,q-U8PwZ$Q
    「啊……是啊」
J+CM3rwdc x
pm cw!m-S     「……我雖然覺得你身上值得學習的東西一——樣都沒有,但只有那個真的值得尊敬哦」
v7iw I&I VX)}`%Gq
    「若無其事地說出那麼讓人火大的話,不過因為是早上所以就饒了你吧……但你們為什麼對那個那麼恐懼呢,我完全不明白」
K p+e+GO,FB)@/j0?
#VD;ZdE5D(j     光一歪著頭,一樹啪地拍了拍光一的肩膀,用一副暗淡無光的空虛眼神說道,
\2J bY3hq {,{u2R/}7s
    「因為你不知道,所以才說得出這樣的話……在你回到雨鶴來之前……我們到底……到、到底……到、到……,抱歉,我想吐」%y4UGJJ n9U9q

0M5]t` A}N eK     一樹似乎想到什麼讓人討厭的事情,一邊說著臉一邊變青。最後身體還不斷發抖,用手捂著口,向廁所趕去。xT1qu e)A
1T(?ng c'r*c
    光一看著他的背影,驚訝地說「完全不明白」,為了幹一樹所說的那個,便向女生宿舍走去。2]C~!Cr O'G

8j{n"~nRJ-y,h     在走廊裡走著,走過因吃早餐而熱鬧非凡的食堂,來到了女生宿舍的門口。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的往來只有晚上是禁止的,因此白天並沒有上鎖。 C]k+`jd Ej

8d j1|I Kh6o     「哦?佐藤君啊。早上好」
5k#nhJOj G)z!O2D
ZR4Rn+m     打開門的同時,和一個女生撞上了。'hV;lo4^#^4X/tc/Z;h/@

,[)fiR _f'GZPc     光一馬上將門拉開,叉起手臂斜眼看著女生。pZ R0t(t!owbH

k&m4J6L6[&cc$s     「——早上好啊,石崎」m.Xh H w8k0}

KRRCd1hS     ——劈哩。.JPZh(xGX8vt"y

%G}e-yC8q!l*T3Gg     明明是迎頭碰上卻擺出這樣的姿勢,真是極為不自然。$xkAww.|

,?m8O~+c/evNgv     「啊~…………七分」
\{)K&nc
&lL"KQ3I#tz     「!?這是什麼分數!?」
n2Cj;G#j ?.J!v:[ 1w A i%Os9V
    「順帶一提滿分是一百分哦」H.C6nL$T9j1J[S0y

N[(z%?#aS)x,R8r9L N]7`     「不可能!」
vC I#j [V4N
,Y"}] CB Q8ZA#Z?     面對苦笑著的名為石崎的少女,光一投去抗議的視線。但是看到她汗流浹背的肌膚,視線很快柔和下來。
J%gKx.qv"Yq ~
/rd~~M8h&Q     「……唔,跑步嗎。大清早就出這麼多汗真是辛苦了」
Mv1I&P9bM"h1b:P
c:{`0pX     自然地裝著酷,不斷眨著眼睛。石崎看著光一,很有精神地笑了。~"Q C3i#\3xA)X
C._L j,I,f0B
    「啊哈哈,你還是和往常一樣,一副奇怪的樣子呢」 |z v9Zt

$\A pEF G;I,Ra     「……才不奇怪呢。完全不奇怪哦。……一點也不奇怪」Q U4C6|"x
+aQ3K:o'VV4I"E]%m.[
    看著不知為何說話聲音小得只有自己能聽到的光一,少女又笑了。wyiQ;K-C7BU5D!k

-C lF4f*Ro`T.j     她的名字叫石崎朝顏。是和光一一樣住在球藻寮裡的同班同學。和光一的青梅竹馬淺野廣美關係特別好。
]u/I1s2[qQ&^ 0S f,]yt2P0am ^i:Kak
    早上也會進行晨跑吧。因為薄薄的一層汗使得皮膚有些發紅。上身穿著運動衫,下身則是運動短褲。然後脖子上掛著毛巾,就如眼前所見,是一個運動型女孩的樣子。始終充滿笑容、開朗的女孩子。i u,iOH%G&] @&^N
`K"qxX0j
    「今天也是為了小廣的那個嗎?每天早上都這樣很辛苦呢」GV C#HD Lq5w

-B7m+di7WGG:N     「不,不會。你每天早上都這樣跑,這是晨練嗎?」Z.ZVKf9yz~r
4dWS x,ZUX
    「不是,田徑部沒有晨練的。因為家裡離得很遠的學生有很多,晨練效果不好。我是自己訓練」
kQ~9X5I2c{ l 3H%E"f7kg]
    光一看著一邊笑著一邊還在拉腳筋的朝顏,「嗯—」地回應道。朝顏在年級裡有很高人氣,大家覺得她充滿魅力的笑容很可愛。或許是爽朗的性格讓人覺得放心,在男生女生當中都很受歡迎。"[Q-B*G } V+h`7Y

a)J6^fb_Iv,@     「但是,佐藤君轉過來之後真的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小廣在你來之前真的是很讓人困擾啊」
l(j1[DT;q%m PS,n&J,j zD
    「雖然周圍的人都這麼說……有這麼嚴重嗎?」Hc P#h _\ C&m

w[:i2WW\$k-@     「已經是,每天早上都血流成河的地步了」
t({[D|\'I
Pf6H:[8Q6u2uy3|](D     快樂地一邊笑著一邊說出血流成河這樣的詞,光一背部有點發冷。
~M/M vN!GSk"OY `i(i#ufR9a
    怎麼可能,就算廣美再怎麼粉S,也只是精神上的粉S而已,應該不是那種喜歡訴諸暴力的類型吧……。X,|]Z)u4D"f)Im

M3HurAQ"U/}     「啊哈哈,開玩笑的。雖然沒到這地步……那個,嗯……雖然不是物質上的血流成河,但去做那個的學生都有在精神上吐血,再被丟到下水道裡……那種感覺呢。就像是被糯米紙包著那樣」
(v*H*~E.fIa 8I L^K^4a
    「被糯米紙包著嗎?」CGx0ce1?-G+P
W z7J$G;D9G
    「嗯嗯。所以佐藤君來了真是幫了大忙了哦?那麼,我也要去洗澡吃早餐了。佐藤君也快點去小廣那裡,要不就沒早餐吃了」
t`q*L@+v3y/H
*U`Rg9q,m     向一邊拉伸著內轉筋一邊說著的朝顏說了再見,光一就向廣美的房間走去。0ZY h\ b Q7z%M-f s

Kzx8uT BWK p     光一大致敲了兩下門,停在門前等待廣美的反應。3Q$bvj3`*a eV
fh?U+bi!Y
    「……果然今天也不行嗎」 WEc:C&l"A9_ ba

$C/K8S"k0rwd-A6a|     光一眯起眼睛歎了口氣。
U*D(m4pg*z I/\vg5^T 2w%y7H5\;``.w g4T
    「廣美,我進來咯」
DVUf0Q$Q v,L`,E`S.?.Ia
    然後光一淡定地握著把手,打開了門。
wn!R C"n
6_c*B:L0[ o qx     屋子裡的光線有些昏暗。唯一的光源是從窗簾縫隙中透進來的陽光。#_'vC-H7_~%`UY
hi j6q"Qo^L(h
    廣美的屋子不管怎麼說都需要徹底地整理一下。剛脫下來的制服到處亂扔,床上放了好幾本文庫本。食物和飲料雖然按類別放著沒有散亂,而且還有一股女孩子般甜甜酸酸的氣味在屋子裡飄蕩,但無論如何書的數量都太多了。而且像是女孩子房間的裝飾品也完全沒有。最低限度的小物件中,既沒有人偶也沒有海報。有的只是每年宿舍送來的大型廣告公司掛曆,以及靠在桌子旁的小時候照片。
0y;T I {YZ"@ B
g xx I},t"b     「真是邋遢啊。只是一天就變成這樣」
-zo3N } }dw p :Z:w \K&z0RNF
    光一熟練地把換洗衣服放到籃子裡,再拿到門外的回收箱,散亂的文庫本按卷數順序整理好放回書架上。書架上放不進去的就橫著放到了瓦楞紙箱裡。
9e"M*IMD Y
-V^g+x$U [5|6L.c     「星期六再用吸塵器打掃……問題是灰塵。有必要把所有東西都拿到外面去清掃一遍」"eP-MpU6YS;w cR
p F8K@,F0@
    窗簾縫隙中射入陽光的照射下,飄浮著的灰塵閃閃發光。使光一堅定了月末進行大掃除的決心。
$@vl1df6U2t 9r'Z]~b1^/fS7D
    「嘛,總之就這麼幹吧」
Z xzHyt y:wL1P/y
    光一嗯地點了點頭,手法的熟練程度連自己都覺得佩服。
;Jb0V8VML]+DFY $YjY;FHr
    然後暫時沉默了。[c*u1v(R?p
jJ1u ^*L*G
    幾秒之後——啪嗒。'c&Oz~%x
:D[#ruAb4ydpR8k
    雙手抱膝蹲了下來。
.w}r4lW
R/O2L3|l _ e+v     「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而且我為什麼會這麼聽話地做呢?!本來不是應該反過來的嗎。由好管閒事的青梅竹馬每天叫起床是主人公的專利啊!為什麼廣美就不!?」
!^0`/~a'[!K.H/~
*`3qW0} Wr3cUr     啪地把壁櫃全拉開,看到了裡面有一些絨毛。順著毛毯的絨毛,光一的視線投向了剛好被裝進壁櫃的,裹著毛毯的廣美。-Q(q[|$E.}i.HT

)rh~)g1xKS R6I     廣美不知為何在壁櫃裡睡著了。背靠著牆壁,一隻手拿著書,就這樣呼呼地睡著了。qq{i~2T&\/^

JG#zn3[$Kb ?|     「你是貓型機器人嗎……」
S}[c1w1C0XY
)F*q RK N lw x     看到這個樣子的廣美,光一抽抽搭搭地留下了眼淚。心中充滿了各種吐槽,為什麼要在壁櫃裡讀書呢,這樣睡覺不辛苦嗎等等。
L9AF y8@+b w)v#y rb
    廣美在普通人面前有一種任何事情都能妥當處理、像是久負盛名的精英OL一般的感覺,但私生活卻非常懶散,是那種以自己想做的事為優先的類型。
*x@ z5N@,pw
Xob\ g     以前不是這樣的啊。光一瞟了一眼靠在桌子上的照片,想起那令人懷念的廣美身影,又流下了眼淚。/wJ;Q [ FAp

3l Y;cK(T     照片的主角是青梅竹馬四人組。站在中間的光一披著黑色斗篷,一隻手拿著像是木劍一樣的半截木頭,頭上戴著蒙面頭盔。左右兩邊分別是嘴裡吹著細竹葉,穿著和服佩戴竹刀的知大,以及一頭莫西幹茶發,穿著瓦楞紙箱盔甲這種帶有世紀末風味的一樹。戰戰兢兢一副像要哭的樣子的廣美,則幾乎被正中的光一擋住了。
%Xm(bx3^q
'L9A gd&zO8|/V m     當時廣美正被光一欺負,被逼要和他們一起玩無聊遊戲的柔弱女孩。知大和一樹是覺得光一的傻樣和裝B樣很有趣所以跟著,而廣美這是像真正的奴隸一樣被光一隨意差遣著。 ];j9c(zX
ef.ka0Bl)RIL
    但是,儘管一副要哭的臉,但還是小光小光地慌慌張張跟在屁股後面,這才是淺野廣美這個女孩應有的樣子。
#m&Ipq"u?#Uc a[IV$[9S(q9XN
    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呢。~Bj FK'@;p

5pe4I?:c     光一深深地歎了口氣,蹲下來走到廣美的面前。
q5s/@;f2DG%IK o P L ]bf,Y9x6m_F3z
    「喂,起來了。廣美,起來啦!」
g ~*i]C6g
E"t5B-J4b M0J3fv     光一抓住廣美的肩膀搖了起來。或許是搖得太用力了,廣美的後腦勺撞到後面的牆壁咣咣作響,不過也沒有關係。廣美不是這種程度就能起得來的。Q a;?$`%jeZ
@Q:_V6n3a_X'x
    既然如此的話……。 n a}v6^
U`Q4{Iye
    光一決定使用對睡覺的人最有效果的招數。!SFK\ [ sWV#?
0zBI6cnk ^Z ^
    慢慢地把手伸到出去,摁住廣美的下巴,捏住她的鼻子。
Q&cpyFBzm w tX :O FeK%F$[
    很快,廣美皺起了眉頭,手腳吧嗒吧嗒地亂動了一陣子後,睜開了眼睛。R$i/Q&o0~ wl5e

;G dk:P J4v     半開的眼睛,注視著空中。
gx$C&qc1UmJ2j7]j
w6HY]4[     「好,起來了嗎。趕快準備去學校吧。我只等四十秒」
7X'_f1Sat
+r6i-UV_d"rp     光一粗魯地說著,敲了敲廣美的額頭。5D]s1|`(LS&h ^ g

9IZ+[;}~)k5z     這麼說著,廣美終於把視線聚集在光一身上,用比以往更困的眼睛望著光一。然後注視了幾秒,廣美開口說道。 R]$Jn u BW&r6gh
+n5\'~2y6l0l7X
    「……啊—,小光啊—」b8D3R fCf{

hf/|6],j N     …………。
xg%zh/Td
wU._*Y"\@     令人懷念的聲音讓青梅竹馬的光一也吃了一驚。小光是廣美七年前對光一的愛稱。Sc4cDq+M

LZD*a q"Eh#n})g     是夢到過去了嗎……好像比往常都要迷糊啊。
6vN\ H8Fr5qw6Rm _)Q mU5{0V5x/hC4r
    廣美不知怎的像放心了的臉色,還直勾勾地望著光一的臉。她身上披著的毛毯滑了下來,裡面只披了一件白襯衣。本來就擁有出眾的身材比例,還擺出這麼煽情的樣子,實在是太刺瞎狗眼了。 N*Qw%Q*x5l
xa*I7|[ _5n*V
    沒想到平常擺出一副嚴厲姿態的廣美,居然會展現出這麼沒有防備的姿態。;C!VH*d(xX

u/C)v,O1H$@:u     就算是青梅竹馬的光一,也不能不吞口口水。Ti ?`#s

6L9tr8|2U     「…………」!F)a8J [YJ#e
#^1RE,J"?8t];o
    光一默默地、慢慢地把手伸到廣美的臉上。一隻手撥開耳邊的頭髮,另一隻手仿佛是要包裹著她的臉龐一般撫摸著。 s*M \J+n Q-FD

5e'Z1Vi$q\H,T     然後,下一個瞬間。
tE?9J e)B Qbx_ E!ZS
    ——我捏。 I0TeT c^8H

kv5UdS V _     我捏我捏。我捏我捏我捏我捏我捏我捏。
d*cq"E-Q$M6s8cG['L3o-b T :w5qr;bY-m8PU
    盡情地、反復地捏著剛睡醒的廣美的臉。
fjr7x6kQ L )n%ZZ5{H)K|
    「呼哈哈沒錯我是小光。快起來廣美公。否則的話我現在就要消除往日的怨恨了哦」
Y'V v/CW7f)U)S
&D;s[1L;WLz{     光一想著睡迷糊了也是一件好事,肆意擺弄著廣美的臉頰。順帶一提,廣美公這個外號是小時候,廣美極不情願地被光一硬安上的外號。)r5{|+U6J
)I)BpQ u| }0K
    平常廣美都說一些非常過分的話。只是這樣應該可以原諒吧……光一這麼想著,毫不留情地捏她的鼻子。q#T0Z1b _ Qh"D
Jn|!E f,L[
    「呵、呵呵。鼻子意外地柔軟啊。因為是冷漠的女生,所以還以為臉也如鐵面般硬的,沒想到相當柔軟啊」
7pY!pZs?ueD ;Acc$~,B
    「…………」#@\ah%@F5e9}6T

%Z7Z/zfXo%M NEL     「哼哼哼這可是個很好的發現。以後要是再說些蠻不講理的話,就每天早上都捏你的鼻子。哼哼哼覺悟吧廣——」Z[?OZ

,A7[1o$Y l MT     「——馬上拿開你那骯髒的手蛆蟲」
.^^ GH1t ~4U9Q!RS9v6E
    「美……公……」
$j,L*A;n2Ow] `.C
8C[xH%q U/|#?f7K     注意到的時候,廣美用那仿佛寄宿著地獄的眼瞳,凝視著光一。 sl\!E0P"j!l

NpV;G!t:e:~v|,B|     從球藻寮到雨鶴來高中坐巴士的話大約五分鐘,徒步則大約二十分鐘就可以到達了。因為雨鶴來高中是在市郊的山坡之上,距離不算太遠,但到學校要先走一段稱為升天阪的令人絕望的長長地坡道。學生們每天早上都被迫要進行重體力勞動。
z\#h9T#Q~ CA1OF&D(Nn@
    「呐……喂……等一下,這樣也太過分了吧」 vIK}1m}Z$X aN

?[ s h~/s g"l     明明已經過了夏天,光一仍然滿身臭汗,慢悠悠地爬著升天阪。右手拿著自己的書包,左手拿著廣美的書包。然後背部被迫背著一個手提式運動包,然後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很重的紙袋。{3[+C#~)u+H)|

m8jCx8{     「…………」9G)L+hf HC] E

(?{ ^ q&v+\     在像全力奔跑的馬拉松賽跑運動員光一前面,廣美默默地走著。儘管表情還一如往常地如鐵般冰冷,但走路的速度卻有一半是在競走。
:Y+i?\N:eO ^R"b9{+@!Q @t'}
    就算沒有露出表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生氣了。
TN1J1qK&V:G
$A6r0eM%U9Ew9u     「你……為什麼有這麼多東西啊。這個運動包裡有什麼啊?」9V?-Wn*p$gR)R5E*`
(I3U"wF3Ub {Xpp
    「跑步用的鞋子換洗衣服水壺膠布等等很多很多」
'z+js [.\+Q/SM#] o7C
/j&kFs"X\-E3q     「可、可惡。明明是幽靈社員,為什麼就今天這麼多東西。話說這些東西放在社團教室裡就好了啊。……那這個紙袋是什麼啊,裡面裝了什麼啊」
)uYF:hXN#QX9a#CF ;WX2Do'ZP1m Ws
    「書」 @!h7I`p:p{
IO'kU ].r Y
    「什麼啊,書啊」
@Hv:U gnME
r)qr5J:P*z     「和,石頭」
:n BE(e,\J S[5Hw)E)H
    「石頭!?為什麼有石頭!?」
w&Z#ZkJE3\Se _
nW u#L5R7o     「就要噁心你」8M0~1Y)|3z)WV(r Z9r

8D9^&f`.p:VR6P     「可惡!」
g6Pk;L4\ j)nL pQe R.z;oGt yvv#I[
    像幹柿子般乾癟地叫道。'hqe'IfB
{5aR^~S
    坡道還有三分之一的程度。被紅葉染紅的坡道的盡頭就是校門,那裡就像是發生光化學煙霧一般地朦朧不清。TSQI3Xv"za
A-qAkB/g8G
    「我到底在做什麼了啊……如果是因為捏臉的事情生氣的話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嗎」TnF7@ B[u

ut*^#Q)Y Uh     光一毫不客氣地低聲說道,在前面走著的步美,迅速地回過頭來。 z"O j4hr'~
v'M chb5O
    困倦的眼神相當尖銳,眉頭也緊鎖著。也許是心理作用,似乎能看到屈辱和恥辱摻雜的複雜表情。n0Y|4n6q+JV

*V6xJ.dm ~U(T#GR(`i3C     訂正。顯而易見就是這種罕見的表情。似乎不是往常那種生氣的感覺。
2F-hR!@tbjh_ nB)rF bNS T&i)xV
    「…………廣美公」8`]ym x
+XzHx%Fg^e
    「哈?……什麼?」)Y"APUE(v)p
/J!f`I@0[5i3E
    「你說了廣美公。叫了我以前的外號」
2e D^C?Y$T8y'dkU `'P;Nf"f A I;V
    看來並不是因為捏臉蛋的事情生氣。這麼說的話,光一想起廣美過去對廣美公這個外號其實相當討厭。只要一叫到廣美公,就會「不要~」地一邊哭著一邊痛毆過來。
yL,^,oSO+q(zs7Vr#t
8R2`P&^+w     可是,這種理由的話兩邊都是一樣的,光一擺出一副抗議的姿態。
9VLY.amu m9YY0p I ~;sQ(U
    「呀,不要這麼說啊。是你先叫起來的啊。睡迷糊的時候就像以前一樣叫我小光小光——」-wTu.I`

"k3z(x/Gk+}     ——怒!
{ @U b$^d
IzY q)^!^     「——劈啪!」
qp%wI G?B\@*l %tiKL9u c3TT
    廣美默默地用一腳高踢踢向光一的脖子。光一手上拿的東西全部掉了下來,跌倒在地面上。
L0R yU2o;G-t~ U3n
0s Gq*F3C l     廣美白皙的美腳就這樣順勢轉了回來,回復到原本的姿勢。然後,用手摁住輕輕飄舞起來的裙子,徑直往前走了。
"C_:Z9~ lJ r t)I+W-Si
    「發、發生什麼事了那傢伙……」4ABO2yz5H4Z{5`
`*N%hN~;l
    不像平常一樣說些傷人的話語責備自己,而是直接採用物理攻擊……可是總覺得和往常有點不同。因為比剛才走得更快,廣美的身影離光一遠去了。-Z%rE){(t!o#b
*}4y L5|_"k[
    光一摸著頭,猶豫地把東西撿起來,再次爬起那地獄般的坡道。
[ka @4I2X2v d ;c"o\e'Mj$s
    緊接著,&C{9W.A1M1e^HBm
ru qO)km
    「光一————————————!」1P;a ne1[9z2C,{eW
:VtT bONZ5C.}-}] v
    ——咣當。3`xiu\4E

p'{5W}fh M4iZ!w     又聽到了討厭的聲音。伴隨著嘈雜的尖叫聲,脖子後面傳來了衝擊。IIB&]L0y-c m9u

2?H5O/]X)wW.j     這次光一連聲音都沒法叫出來,便就這樣僕倒在地上。今天不知為什麼脖子不停地遭受攻擊啊……在就要飛走的意識中,光一敲了敲圍住脖子的奇襲者手臂。7vkn)gJR/NZ \8rG
8v;`[7v Zmu~d6^
    「啊……阿露露……會死……會死啊……!」
FRD0V#{0r;`a%S5s T3od1WFb
    「嗯~呼呼呼~我好想你哦光一~~~~~♪」 t1A+RB C$g R$c

%w6f9E Q'T2U'f'w S,A_     金髮碧眼的少女阿露露猛地飛撲過來後,不斷用臉蹭著光一的臉。端正的外貌,給人一種文靜印象的絕世美少女,實際上外貌和言行之間有著驚人的差距。
4p5g}!EaP0} .C5E Tw5U'Wz
    「拜託……早上就開始愛情喜劇……我的小命……」a$mKLo | a)|
!n:}9f2hH}(haS
    「不要這麼說啊光一。雙休日都出不去,這樣子的母子關係,感覺上不是很好嘛不是很好嘛~」.Vm0e7FhQB&d
[0b R.^ |
    「這話怎麼像是在哪聽過的……!」4O*qs R(Mk
S_wo[M;q
    「昨天買了台叫作電視的東西吧~?看了一套叫做時代劇的東西」 Xn|6t`Z#E3NDqH
P$s Sx*z)~
    這個看起來像小狗一樣的少女叫阿露露。擁有被稱為《一線希望》的特殊涅莫西斯,是一個悲劇的少女。e@?^Z8^
GO Gv'e'R
    圍繞她的存在,現代世界發生了動搖。七年前的『木漏日現象』中,獲得涅莫西斯的人們聽到了『神』的聲音,得知了世界會在十年後滅亡的事實。然後,也準備了拯救世界的方法,那就是《一線希望》……也就是阿露露。
4m!P CUs
0zk/jo dC$c'EK)n     《一線希望》,可以讓世界的時間倒流到現在的七年前,也就是『木漏日現象』發生之前,是非常特殊的涅莫西斯。
CC*eS'N KD t9{:s $d }9_"n U
    但是有發動條件,因此要發動絕不容易。要在每月13日的『木漏日現象』特異點發生的同時,將能力者本人阿露露殺死。AF*m2mEh$w+k
6`4r(n(Rj^8P#W
    要拯救步向滅亡的世界,只有《一線希望》這個手段了。&lER1]!{m

3[)Y5Z)g(SfV,@     犧牲一個人,拯救世界。_ GF m4am!MQ'T4H/A
d{w0H6Ko,G%i
    這是讓世界生存下來的唯一選擇。
#s$z/j;N}u0Hiu'P
1nNk#?5ZF     可是……這樣做並不好,賭上性命保護阿露露正是Shade特務班的使命,也是光一自身的目的。)da |9[3U a:v1}

yY-VOdb6b^']     總算躲過了阿露露的蹭臉後,光一整理了一下淩亂的服裝,再看向阿露露。
Z!x I"aI-ds
t OPA xX     「早上好……這身制服真的很適合你啊,阿露露」8m;sJef q#C)b
w+CVM$}T_N%z^
    「早上好!是這樣嗎?我也很喜歡這衣服啊,活動起來很輕巧」*M0t],Ar'Q

!t ^?7BkJ(B3m     這麼說著,阿露露轉了個身,擺出了笑容。
9| N#V@IE0t M!h fU0h;k/H+j y
    阿露露現在和光一一樣,在雨鶴來高中上學。金髮碧眼猶如西洋人偶一般的少女穿著日本學校的制服,有點不自然,實在不知道眼睛該往哪裡放。從本來就很短的裙子裡露出的腳,在晨光的反射下顯得非常耀眼。I'~EgM&j_v1WcQ2S
t/AaA[8G&L&g,a"S
    雖然每天早上都這樣,但還是會讓人臉紅。,U3z*MtSX"W:[

J2FIDy7k8~DG     光一馬上把視線移開,換了一個話題。"]/e g2^:IZt!J,V6ef

*^KZUg     「上、上學已經有一周了,在學校裡過得好嗎?」
"n%ST]X C
6uM7h+Zc     「嗯!用語言難以形容的快樂啊!人有好多,東西也有好多,還有好多不知道的事情呢!」
bR&Y3H8z-g^Z&c
+X.q(?EJMg#H"[6@7^     看著像小狗一樣喳喳叫喧鬧著的阿露露,這邊也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她在Shade本部與世隔絕了七年之久,在幾周前才可以外出。6I*u-h2F YRc
M+m _.l9i2d
    涅莫西斯有被稱為對立面的副作用,阿露露的涅莫西斯也不例外。她的《一線希望》的代價,就是七年前的記憶會全部消失。在剛接受Shade保護時是連話都說不出來的狀態,精神和智力水準都相當於嬰兒。 D&u.Q NH-w#g
I-v bQ:`'X7J
    因此,阿露露對所有外界事物都充滿著興致。
.y8s}_!Z8hI*a 4zU Vgx,M2@X}R:L
    「昨天家庭課上進行了烹飪實習。聽我說光一!我也終於會做料理了!」J3nmtf"lKQ
^z+].m Ue{
    「哦。做了什麼啊?」P!Z9n&P;S g+q3d$Ue

Yz.w$|Wu a"}     「煎蛋!」vUhg PA;_2d.c

$^I v%Q^n"SQrY ~G     「呵呵。嘛,這是基本啊」*qp)W$i5HZ
$Tj!_(iQ~g g*X~8u
    「用的蛋的蛋殼會打了!」
.yZVIgB5_ y+P!ul6T5_uI|
    「…………真、真酷啊」}V bb$kY,Nw*v
rWz+Nd'E
    「嗯!下次也要讓光一看看哦,敬請期待!」
#Br(Mz)}2z,o)o $twD.]Y3j%i"H*h
    那不能叫料理吧,雖然想這麼說,但看到阿露露那麼高興的樣子還是吞到了肚子裡。不能說這麼不近人情的話。 D5P\,E,M3f)Z
3{O/{9O b]-U*O-Q
    光一欣慰地看著阿露露「哼哼~」洋洋得意的樣子,繼續爬著斜坡。kr(^q&u_
+Y]:@(C"y8z:?5z8sK
    懸崖之上的雨鶴來高中校舍遠遠就能看見。校舍和一周前的氣氛有點不同。正門處放著一個大大的招牌,擺放著難以形容的裝飾品。招牌上寫著『雨鶴來高校學園祭』,真是完全沒有特色的名字。
9u*U5TcsL+qH8[~\ 2m$Xiw oB)M8R
    該說最近非常忙吧,非日常的日子就像沒有拴繩子就去跳蹦極般讓人提心吊膽,完全沒有注意到學園祭。Z)WS GoeAS

FP c)mH@P~     雨鶴來高中的學園祭以規模大而聞名。因為這個城市只有兩間學校,但學生數目是相當多的。因此學園祭的規模也必須要大了。
T$`'d3Eh3H w:Y^w&q\_
    而且,根據過去的傳統,班級之間的活動不能重複。多虧了這樣的規定,才有了從正統到歪門邪道任君選擇的各種店鋪和娛樂設施。對這種無節操的祭典的期待,吸引了從城市裡來的一般市民到訪,使雨鶴來高中的學園祭變得如此有名。
)j#G)CN_|3N/hf
$X3i!r:~Q*^     光一面向阿露露,打算把學園祭的事情告訴她。
9R|0KS YSFz
A2N.[ o5JP     但是,旁邊的阿露露正注視著正門的方向,眼睛閃閃發亮。
6OU_5Lv4Q(xo6K1S Y-@/zj0_}%\?
    「……阿露露同學?」
C(_@j\\.v dD+r
.P^2`q$A3_jk~     因為過於耀眼,光一不禁用了敬語。5TZl4T+l7i

{"bh7Y#\+f1D q     「光一!很快就會開始學園祭了是嗎!?」 K%`(t{ H)W1n
R&cu6qyh1B6tD9o\
    「啊、啊啊……你也知道嗎」
)nX"f`3p9m J1^ ,t0u cm'x5[0q4C%v
    阿露露興奮地靠近過來,光一向後退了一步。@&U y~1Gs

P1W5](M0| W8Q#Wh_     「根據一樹、知大和廣美說的,是學生們自己考慮節目、相互競爭、想方設法從客人身上搶掠錢財的活動……但實際上,是學生們把用血、汗和淚的結晶賺取回來的錢,最終將學校搶奪到手,熱情和痛苦並存的不毛而骯髒的祭典!我熱血沸騰了!」da_6W7dG,O$h
p@4S)MY
    「雖然沒有說錯,但說得太低三下四了!那些傢伙到底都灌輸了些什麼啊!」
2fp@R(PU r&Z BhN;N n"t$X%iv4l
    而且,聽到祭典是這樣子的,怎麼阿露露還那麼高興呢……普通來說是不可能想參加骯髒的祭典的。 [G a$S,y*kaz
KSk7Dp lv
    光一向阿露露教導正確的知識。
5YC(vK.{X Y WH:b3fN!Z
    「——就是這樣。我們班應該是今天開始準備。確實我們班的節目……」
/}[#@W8t9t-y6l Tp%y
%\%Xy L z4NFPmI$B     一想到節目,光一就閉上了嘴。*?*E+w"V!ld+F.x`I,J'BR
lmgqJa+rkA
    然後手捂著額頭,低下了頭。
^,~NK@O n R1M0` p ldF
    「……黑暗火鍋啊」
4c G)DM}x B+S-S(V4z
    「黑暗火鍋?鍋是光一喜歡的暗屬性嗎?」C"m0N_3Z`

&{:mDf7z O7tH"`     「不是。黑暗火鍋,是在黑暗中往鍋裡扔一些正體不明的物體進去……就像遊戲一樣的東西」6F in8x_-Mp&w

quQG V     「遊戲啊!好期待哦!」
4v!c1[|5s u nt 2K/D0v3i-Lkm
    「啊啊……賭上性命的遊戲」
h4W F9Gr t.|AES
r7Yp(~7|9h7NA*`~     光一望著遠方,不禁震了一下身子。黑暗火鍋的經歷光一也是有的,一想到小時候的惡夢就讓人有些不寒而慄。在黑暗火鍋中有美好經歷的人幾乎是沒有的吧。特別是和性格有缺陷的青梅竹馬們一起玩,對於光一來說,黑暗火鍋已經在心裡留下了深深的心靈創傷了。小時候,在黑暗中把筷子伸過去夾住的感觸,放到嘴裡咀嚼的戰慄……單是想想就讓人要吐出來的材料名字,光一還沒組織到語言就表現出了抗拒反應。
R,h+a.V*jEr5Rn m
H7T6B@5pt     更何況光一班裡提議節目的、掌握主動權、站在前面的,是青梅竹馬的東野一樹。就算不同班級也不知為何會混到B班班會上來提議的那個男人。而且這樣都還能一致通過,所以肯定是學校、不,是B班弄錯了。
AWqXsb"g
C1j O%e]7pc     (為什麼我的提議銀色飾品展覽會會被否決,而採用別班的一樹的提議啊……)
4K/w+{e ^.Zj0k'x
Q L7dL8FK Ul }hE     雖然還不到致死的地步,但見血是必然的了。F qy n@ bo9C1c

m b9Yr'{K     聽到是賭上性命的遊戲的阿露露,快樂地說道「這不是很燃嗎」。大概,或者說肯定,完全沒有理解到光一想要傳達的黑暗火鍋的恐怖。
~5_,h:C^ b]y 1ge6T+oy x
    可是……。l!Zmm5Q"})n

V3|#T T+v}B     「嘿嘿~,嘿嘿嘿~♪」p:O#Mb ZRY
Xa ^1_1Tli#k
    阿露露很高興,光一也不好說些不知趣的話。看著跳著往前走的阿露露,光一淺淺地微笑了,覺得能夠讓她獲得外出的許可,實在是太好了。比起像以前那樣悶在家裡,這種沐浴陽光的感覺更加幸福,這是理所當然的。
o8K3d1` v4d,e
*igOH5J AJZC'Y     (……嘛不過,也有不少問題就是了……)0E,V.A:c~*g
\2nl1_0A
    心裡正苦笑著,忽然聽到在慢悠悠爬坡的學生當中,有一個一路小跑的腳步聲。哪個勇者敢在升天阪上跑步呢,這麼想著回過頭來,那是,.rWj:i;E4t'Af

:tV$Bsw$aw0Qh*h     「呼……呼……」
#I0LL){['E |/Z/f^'W1j]
    紅著臉往這邊跑過來,小小的女孩子。a#\/wzXmQ$I
,Ja'c!H1p:R{
    擁有黑長直的頭髮,發熱通紅而柔軟的臉頰。肥大的衣服,細小的手腳。 ~sO%Z/B6Q

"EkLrtEZf     誰都不會看錯。她是同班同學、特務機關Shade的同事間宮薰。
GJ*~:U:SfD
0C9vs Iuc     「啊!薰——!好慢——!」
jea3r3|+qy 9f7U$`c,s-^
    看著二十米開外奔跑的薰,阿露露一蹦一跳地揮著手。得到的是薰怒視阿露露的尖銳光線。O8k'P"hWM nn8G
H#OI)F(yDvX
    「你……啊……!」h*@)?0E {L([`r8C7h

"Fqx1P2D]eU#C     薰大動作地揮舞著手臂和腳,再次跑動起來。可是,很快就累了,在五米處又休息了一下,終於用了差不多三十秒才來到阿露露的跟前。0wD sY)S-c

6X&gn3K)H Dx$~     手放在膝上,調整著氣息。
)Z R3ED+n } JR R K4Z)k7T ZV"gZ[
    阿露露看著這樣的薰,說道,-A@#s@uT

YkXTE~BcR     「沒事吧?薰」2FU g+g/nD

%X?J[6]     「沒事你——妹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啊」h4w,JZQ*pC0R#P/v

%fQbr&ADE     阿露露擔心地把臉湊過來時,薰突然發出了怒吼。;t1A$R:qmz`T
:_?*_(\7oY
    上學途中的學生們把視線集中過來的瞬間,薰突然叫嚷著,氣勢洶洶地向光一走去,抓著他的脖子往街旁的大樹後面走去。薰強拉著光一來到樹後,使勁抓住他長蘭的下擺,一副無可奈何的面孔說道。4P P c;j&y,hA

w^,UCp4H!W     「已經不行了不行了達到極限了,讓、讓我痛毆一頓吧……!」
(OE'aUt,?]6^ 0cHzJ4QAkc
    「為什麼!?我對你做了什麼啊?」
&NB }4Io%B eO /|H&zN6{P3J X9}
    「不是你……!那個人啊那個人……!」$W'd7g @0}Ej
3~,uM rc&W`
    薰指著發愣的阿露露,壓低聲音說道。眼看薰準備毆打的右手舉了起來,更加逼近光一了。
K XBb_z 4[1r?8q2a8T t2v
    「冷、冷靜下來,總覺得你要說的事情我很清楚,總之先住手啊!」C&?(U+P{t JqH&Mu
Xn:~(G j'^I
    「我已經忍耐不了了!每天都要一邊被那個人無法預測的行動折騰一邊進行護衛,本來就是亂來的事情啊!就在剛才,我跟司令打電話的時候才注意到她不在了,根據絲帶上的發信器電波追蹤,以為終於找到了,卻發現一隻貓正叼著絲帶在走哦?!知道什麼意思嗎?!因為貓很可愛所以把絲帶綁到它身上,然後就不知跑哪去了!」c9lvzz(cu
HhHX:o,v9l
    「等一下!剛才我就一直沒出聲聽著了,怎麼還打我啊!」xKm0KYT*~cI.z G1c

9Xc"Obo.{?     「當然是拿你出氣了!」8_$s2c#x6`*] iPr z`

k'N!Jj]'F:m]4v     「你這傢伙——!」K4ZZ-y:Hq7]/s.V`
Ih)YWc3o!N
    薰依然是和往常一樣蠻不講理而且頭腦發熱的樣子,光一慘叫著抗議道。dw0Q IT$|9O m|4t0E
,n l8a b g+l]sTRD
    薰每天都要到Shade報到,護衛阿露露上學。d^8]"r^(x
Q `-\ N/w h(xue
    每天每天,早上好像都是弄得亂七八糟的。光一不一起去的原因,單純是Shade本部離光一住的球藻寮太遠了。
Q F{)KA
C%PgL-FNnO     「你就好了。每天早上都如往常一樣優哉遊哉地走去學校就好了」
fZ r i8J"\ H Q BK:O:I B
    「怎麼會!明明一開始是我說要擔當護衛的,還不是你擅自說『你辦事我不放心還是我來吧』的嗎!自己沒能力就不要拿別人出氣!」R+|*OtkZ;h%k

k"{.` T't&w:Y     「咕……嗚嗚」
#[ kAHZHHg(b8C^x
8A Q&[.BP     「我也一樣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讓你來代替我啊。你知道嗎,我可是必須每天每天到廣美的房間去打掃叫她起床的!你能反過來瞭解我的心情嗎!?」
9R"lV6N,aM.Q
)BW"E1cWNGA_     「後半段沒有關係吧!話說果然和淺野是那種關係呢!那不是很好嗎?粉S和粉M成為一對情侶實在是太合適了!真受不了!」
8}+iG9}7idLK
qN#y!z@2k^     像故事書裡描寫的爭風吃醋般爭論到最後,就要發展到鬥毆的時候,
"oF fUUH e1^1lU d+J6~Q"{?
    「光一!薰!」],e)D_ g!X
-KvV U0TCQN
    阿露露插話道。
M8pKA#Dl(q^
5[jh5v,c Vl)T(fD     正在爭吵的兩人,憤怒地向聲音的方向望去。5^AV6cu.q EP
j[6Ge7? k.b$R
    那是……。
pRuNp6a J!@Q+FQ7f
    「這個交通工具是什麼啊?好~多學生們坐在上面啊!」
agkA'Ej P? aBl8^N(vO:N
    眼睛閃閃發光的阿露露,從返程巴士的窗口裡探出頭來。m(Vb"P){)j

'^JK1kDx^ e     「哦哦!動起來了!會往哪裡去呢!?」
/@1j x g-q5Iu"qOX -d[? L"Tu!w
    門關上了。巴士向著校門的反方向出發。裡面坐著的是眼睛閃閃發亮的阿露露。 D G"m\9}/W"S3V

US Lwk"?$T-e ZM'U     光一和薰打了個照面後,飛快地往巴士後面追了過去。
cO kOTS\ R|_'K }Eb;Pu6Q
    第四節課結束後的午休時間。[ K%dkMftj%R

n5@2V4o*l;S)r*}#y ~     早上,為了追上掉頭而去的巴士,光一和薰往上學道路的反方向跑,總算是在下一個站把阿露露截了回來。他們也理所當然地遲到了。拜一大清早的全力奔跑所賜,兩人從班會的時候開始,就變成了完全沒有反應,幾乎像是死屍一般的狀態。
)q-A;h r9H
q.A1qDL@5DB+DU S     儘管現在阿露露、薰和光一三人正在屋頂上吃午飯,但因為早上奔跑過猛胃部還在翻騰,所以沒有食欲。p d%W:P},~O%yw

8\/Wc Tmp OpXVk     尤其是薰臉色不好,眼睛上也有了黑眼圈。這一周為了徹底地保護好阿露露,現在也如神經質般地警戒著。
x~)~]w6a 8CG&qvWF.jxY
    「……呐,我覺得沒必要那麼警戒也可以啦」
/_;|?3_NB"j@)i*CE2A
*`4a[M P M1w QNWL     「你真是沒有危機感啊。敵人不知道會潛藏在哪裡的啊。你也曾經舉手贊成阿露露外出的建議的……所以你也有責任。要是萬一發生什麼可就無法挽回了哦」
$y.c(]/gFm ;{Ap p8Ur)aM
    「明白是明白,但這麼神經質的話身體會累壞的哦」 e3B*t/Z'S

?q"RwKA.l0q     看到薰病態地四處東張西望,光一深深地歎了口氣。viP%|E.F`
H|"H.g#t
    「這樣反而很奇怪啊,薰」)cJ}V"s;t,H

Nq6Fyi[     「別叫名字啊,真是噁心……你才是,怎麼能那麼淡定呢」
2E R$XI)nz6f6JEE
1Ykp-tf g!I+IOw     看到薰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光一咧嘴笑了。
c%W0z`-j1U bi|5ab/l!cTm
    「倒不如說這種意外正是我所希望的。無論何時遇到什麼情況都不動搖,冷靜地應對……這是我的策略和作風」
1K(T;a]'T-fm8L,IU
,b,N ^1NK     劈哩。
"kw&ooC:t9t!MvP iB
(sjdOgw9d z)Q?     「剛開始和藤堂戰鬥時就哭起來的男人在說什麼啊……」'^dC0f.lYg|

/@-cl9z(R;m |?4h Z*d     「才、才沒哭呢!完全沒哭!這、這怎麼能當證據呢!」 L4e$g#Tm

{(u!S q'j2{f     滿臉通紅地否定道,完全是自掘墳墓了。
e4vt'iKtCI
9U^S!L/pV([U0TG     薰一邊生氣地用筷子吃著便當,一邊淺淺地歎息著。
!?X S `:s 7A z F9pA
    「咂摸了薰,食右不好嗎(怎麼了薰,食欲不好嗎)……」
_*]oiwbc Z$|2u "{/~q h+a.y
    阿露露像準備冬眠的松鼠一樣鼓著腮,用格外清純的眼神擔心地問道。食物讓臉頰急劇膨脹,嘴角還留著大量殘渣。+]P+Pe(K D.U7q(w
o8k1QBM i]
    薰近距離看著吧唧吧唧地咀嚼著的薰,無可奈何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
qw(H NlN;V
7RQrU}iG     「……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也不要發出咀嚼食物的聲音」
:c7{+fzP )E2r-bw8Q$_
    薰從口袋裡取出手帕,在阿露露的嘴角上擦著。阿露露像是發癢般笑著閉上了眼睛。
/ZB`9p!K!v
h"n-X8f o d`     「嗯~~~~」
_!? G_P&e#i S5Z|&u-rMU(jH@J3D
    「真是的,兔乃到底是怎麼教你的啊……拿筷子的方法也應該好好教教啊」
.~p Z ^ v.]&dq&B1n
3c'iS"W*m ePQ     看著兩人的討論,光一也「哦哦」地想著。薰雖然有透這個妹妹,但從外表的幼小完全看不出來。倒不如說正常成長成為中學生的透,看起來更像姐姐。
(eyOje `EK !|!X1t } y;l5n
    不過,現在這樣看來,在照顧別人這方面還是薰更有當姐姐的氣質。雖然有點冒失,但失去雙親的薰,僅憑一己之力照顧著透。家務事一手包辦,還要上學,放學後又要專注於打工,緊急時刻還得參與Shade的任務,所以是外表看不出來的辛勞人。P/_2}4\ lv
5xb#K ?'qL
    剛開始冷淡對待阿露露的她,在藤堂事件之後對阿露露的態度開始緩和了。樣貌是小孩的薰和心理是小孩的阿露露。或許可以取得一個很好的平衡。確實是讓人欣慰的光景。看到這樣的薰,光一也安心下來了。XFI#Ao9@

d3?I[*u |/\ V     「……?幹嗎咧著嘴笑啊,讓人毛骨悚然的傢伙。又在展開一些奇怪的妄想吧。阿露露也要小心哦?要是這麼奇怪的傢伙來向你搭訕可千萬不要理他。知道嗎?」
&_ rI:kW DC:C w
hxEIX1A-ci     ……如果嘴不那麼臭就是了。XbQ0Yf(e

bJNW~1CX     光一露出僵硬的笑容,把視線轉向了天空。&h:`V g |N"p;A

,nES0GZ:y-G*B/Yn     和背叛者藤堂的戰鬥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為了守護阿露露而組織起來的特務護衛班雖然也參加了通常任務,就是說也參加了阻止涅莫西斯用戶犯罪活動的任務,但是光一從來沒試過被呼喚過去。……那也是理所當然的。護衛班的成員和司令能登原明日菜也發覺自己的《付燒刃》只是一種三腳貓的複製能力而已。既然知道不能使用,自然也知道就算讓自己參加戰鬥也不會派上什麼大用場了。BYG2h ^"^y1\u

j u9O1bf5o.kEA     不可能總是像夢裡那樣進展得那麼順利的。/Y5C'@[$G|i'k
E mU;@EJ
    「哼……上面的人還不知道我的真正力量呢。只要用盡全力的話我也……」
*B&i_f*O1Ad2YpP
ll)A;Q0EG*l     想起在和藤堂的對戰中獲得的華麗勝利,光一得意地笑了起來。
;o!H+G rJ4dsz] U7w Urs8yV6{W
    為了救出被抓住的阿露露,隻身一人奔赴戰場,在被逼入絕境的情況下仍然不放棄地繼續戰鬥,終於使得真正的力量覺醒,將敵人擊退。在『木漏日現象』即將到來之際英勇地救出阿露露,熱烈地親吻著……被極大美化的回想就這樣不斷在光一腦中播放著。|+~!Z \;}@6j6@5M;O

Jk&kS+O C8C     儘管過程有些偏差,但從結果來看卻不得不用一句「好不容易獲得的勝利」來總結。注意到《付燒刃》的特點,或者說是唯一可以作為武器使用的部分,光一調查了藤堂的過去,在本人面前一邊打探他的虛實,一邊刺激他的精神創傷,這才艱難地獲得了勝利。
8DQzh D*_G%B&`K Q C2y3]*i#m
    艱難的勝利。作戰雖然非常成功,但結果也相當淒慘。光一險些失去了左手,甚至短暫時間出現心跳停止了。最終給予藤堂最後一擊的是薰,救出阿露露的也是薰。耍帥也只有故弄玄虛的那個時候而已。
9T NVr5I3rn
8QY)H|3`%k tv     用故弄玄虛的方法獲得勝利,真是和主人公不相稱的卑鄙啊。
b.P$N(E+G{G!YL
E6\;|6w xl     (贏了就好。戰鬥結果就是全部。過程只不過是些瑣碎的東西而已)Dj|m(O/o

7y&w4Gd"h&t     光一在屋頂邊緣的凸角上坐了下來,華麗的翹起雙腿。
X|'X9} dJ4n
GzO\_t0OX     正在沉醉之時,光一不經意地望向了屋頂的入口,注意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往這邊移動過來。?:b7[6a1X3Q
m@3k"l!m8W j2U1U6K[d
    那是……瓦楞紙箱?到處標著蜜柑的標誌和愛媛字樣的瓦楞紙箱,似乎自己動了起來。
w_%B9X K6m%d(X
+@*Q"I;YT*@`     光一大吃一驚,仔細注視著,瓦楞紙箱發出拖拉的聲音,一點一點地向前移動。1a"~+E;w8_:g*`}9J

q u(m#K+} o     光一覺得可疑,試著接近過去,裡面傳來謎之聲音……。
Q8eJl ]ZT{N
*N ~y5h%~g0e^     「兔、兔乃……想、想起……想、想起CQC的基本要領了」(譯注:CQC是Close Quarters Combat近身格鬥的簡稱);w v8tA'l6h2{*t!kI

D;UF Y k)D6i|     聽到了一個嘰嘰咕咕戰戰兢兢的很耳熟的聲音。
:H ?jI w9c:P 6S&u6ac3h7x!s
    「…………你是哪來的頭巾鬍子男啊,桐咲」
_z5Y$j.K
!a[m$\+[%zzv3uE:a/p     「!」
1| VE:V_%}D EK5X*h *S*}D c!bDy0G&R
    咚!好像從哪聽到了這樣的效果音,瓦楞紙箱一口氣想要衝出屋頂。
T9e;erl#E"jC3t ,H ^jI4IR
    不過,光一迅速回頭,把瓦楞紙箱拿了起來。8z;Qlo E ^3`

ps!X#jW     裡面是一個樣貌格外醒目的桃色頭髮少女。
7\v I H'}(O+g yv9~ X4E`+? yWVG
    「啊,啊啊」
#\M(QH Y X (f3Z0v$V"w d(p:q ]!Z s
    這位元像調成振動模式的手機一樣顫抖的少女,叫桐咲兔乃。和薰一樣是Shade的一員,保衛阿露露的特務護衛班成員。儘管如此,但因為她有對人恐懼症,不能參加戰鬥和諜報活動,現在負責在庭園裡照顧被監禁的阿露露。 E:?|@pj)g
A y8l-og!z
    「你在幹什麼啊桐咲……話說回來,你還真到學校了啊」tz,e G*v"k'Ee
`q AC;HL
    「那、那個,桐乃是、實際上,嗯!」wf`"[3e!@,PB
C Fd#E$F DL\z4z
    「?你為什麼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py?,u(r#MI

jgupt:{@     兔乃身上穿著雨鶴來高中的制服。
2ZqCs,h&B\
"PS @~Z\?     正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時候,背後傳來薰的聲音,
5E&ra+n7F*k'J w7S]L 'sA6}0Cw"o0~m*MO
    「啊,我沒說嗎?兔乃也算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哦」
-iv5}{1L +skRo4e6z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1O*|~'r uK

7mPk)]v5A     本世紀最吃驚的事情。
L(D9IA"^o2Y
\nz\6i"G!Qh     「嘛不過,只是考試及格了,之後就一次都沒來過學校了。你想想,我們學校可以進行函授教程的啊」9lN7_n1vm`M$A

u$E@5H&g8h     「……原來如此。但是為什麼今天還來學校?」
P2v$r$a6cI
,~ _+^w lD-\C     光一用視線向薰問道,薰聳了聳肩「問問本人吧?」的樣子望向一邊。阿露露正專注於屋頂柵欄上的麻雀,完全沒有注意到兔乃來了。$Pg3W2v2oRY'JY*I
8T{*boWb VL
    光一一副無語的表情默默地看著縮成一團的兔乃。如果勉強逼問她的話,又有可能呼吸過度倒了下去……開口不慎就有危險了。
^"P8T\-P_
rs&mc.e s8v/^+p     兔乃的眼角噙著淚水,舉止可疑地向四周望去,然後把視線望向光一,哆哆嗦嗦地說道。 a/Qe3Vu+\~u
(|"k(]rT TJI
    「兔、兔、兔、兔、兔乃、兔乃」_&ZH'|$mlnGO a&]u
w)| eA YPO
    「……冷靜下來~,慢慢來就好~」
Qz0M7P X0Sd&f\ ma #Y lN{5ix"i
    「兔乃……要是一直這樣下去……無、無論過了多久都、都是家裡蹲」3o,FH d4d`9m)zu&K

u"rYx0fwn!x0c$n     儘管聲音呼呼地痙攣著,但兔乃確實想將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恐怕是帶著非常恐懼的心情來到這裡的吧。比往常還要害怕。o2IC!hnu

E(G.zkh$M     「兔、兔乃本、本來是特務護衛班的一員,要好好的保、保護阿、阿露露醬的。而而而、而且!也、也想和大、大家成、成為朋友!」
9f$} QTI%c,a-q k}0N~V#o#Ld
    以在一生只有一次的大舞臺上說話般的氣勢說完了。心臟跳動的聲音連光一都能聽到。……能這麼勇敢確實值得讚揚,但也注意到她右手捏著的小紙條,大概是徹夜把話背熟了吧。兔乃露出了稍微放心的表情,低聲說道「終於很好地說出來了」。pT7z~:N6Ml
TV9O7o d+dW]
    雖然能積極向前是很好,但來學校真的沒問題嗎。和學生撞到的時候差點摔倒了,連對著自己人都沒辦法冷靜下來。面對著光一算是基本上習慣了,但站在眼前還是會有幾分膽怯。
}"UN0P)g ]O/z3_z3{f4t
    兔乃輕輕吐了口氣,再次打開了屋頂的門。$p'I~,k,[h Q R-c

.`%a o,Hc-AU     「哦,大家都聚集在這裡啊。聯絡也省下了。很好很好」1wy1OX@Ks7J/jH4x
+VY^T$y8A6C
    一個頭髮蓬鬆的鬍子男突然從門裡露出頭來。 `)R5b4h uT'A
%sh*c'we5D$vg(ajd6e
    斑阪介。Shade特務班班長,兼任雨鶴來高等學校2年B班的班主任。班主任這個工作其實是護衛班為了保護阿露露的偽裝。&M]%V1Lzg&]'Q
'FUhufz.B+m"A$R
    光一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他是護衛班班長的。Y@x p(_Q`/C@@
P.U[-ubFA
    阪介突然出現在眼前,讓光一有點戒備。無論如何,光一就是不喜歡這個平常老是半笑不笑的男人。第一次見面就突然叫名字,和明日菜不同的試探般的眼神,懷疑一切的態度,不由得就產生一種厭惡感。&i8k+fX I,@

i7soR_6pA'a"_;RG8z     阪介目送咦地慘叫著跑到薰旁邊的兔乃後,將視線移到光一身上。
*wZ-F0GbriF
(\s|t7[C$kvZ     「……喲,新人」yJFmn!?
j6Px(AJScl
    娘娘腔地帶著試探的目光望了過來。光一明顯地感到了不爽。
@@#x.BO,n1N ;E0Ya7um ZF!C,J
    顫抖的兔乃心裡勉強平息著恐慌,薰也察覺到了阪介的存在。mao!I"o
a(^aj ]8e
    「……什麼事啊班長,要跑到這裡來吸煙?」re't$kq.d np

_n1rX&|D_     這邊也是明顯的厭惡眼神。就算是阪介也苦笑了。
Ip:ui)jv P*o4JQ[uR
    「喂喂你們,不要那麼顯而易見地厭惡我啊。就算這樣我還是你們的班長哦?知道嗎?我是上司啊上司」
BC%z-@9QRP*[8C
4W9_0S9B|^%EV#dvb     「並沒有什麼討厭的。班長要沒什麼事是不會來說話的。……新任務嗎?」9BZg"j'u+ri g W
9x5tK2c2J
    阪介無奈地舉起雙手,把屋頂入口的鎖鎖上了。
{;_+TB^+v vNy 7v[VU.M~&@,En7Zqj
    「嘛,大致上正如間宮所說的」@]Q`^#Y&r-R6~

v?T&N0e     阪介止不住地陰笑著,走過光一站到大家中間。然後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根煙,點了起來。&@'l `5Q6qY%~
}Uivund?
    一吞一吐後半根煙化成了灰,阪介再次開口說道。"|(a-J"\,MK!s!J%{jz

6l4[&[5u*mHl3H     「那麼,這是久等了的普通任務。特務也要參加,接下來會議要開始咯」

- TiRaFiouS - 2012-9-19 21:22

第二卷 Battle 2 新興宗教『極光』
,s?,e pX ZF ?4_}     會議結束後開始上第五節課時,光一把薰叫到了校舍背後。E0e&J\ |_Wn
2R(Av xj7H xgF7?Zm
    「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啊。可以的話我一刻也不想離開阿露露」%tpg5B5_8[y
*b-B ~s:Rp2O
    薰眉頭緊鎖說道。看來把阿露露放在一邊讓她感到相當不安。現在廣美他們正和阿露露一起應該沒關係的……但個性認真的薰還是不能安心吧。雖然薰多次叮囑阿露露不能和任何人談及涅莫西斯以及和一線希望相關的事情,但一時說漏嘴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
"DQ ` D,[8F%t
)Ze/fm4g;t])|     話雖如此,即便阿露露跟廣美和一樹說了,也會以「受到光一的不良影響」了結的吧……。
.I[1N;B i;i -C,Qr"zt5Ig
    光一和阿露露的關係,對外是以和父親相關的熟人解釋的。光一的父親是轉勤族的,因此廣美和他的同班同學都相信了。轉校當天的親吻是阿露露祖國的打招呼方式,總算是成功避開了混亂……但還不能斷言懷疑已經完全消除了。特別是廣美和阿露露能夠相處融洽嗎,光一對此也沒有自信。$v;`U.c.pV.I
8n/L5]Gv p&B|
    有一樹和知大跟著暫且先放下心來,光一決定將注意力集中到開始的目的。
bh5L}A G2Q0yE3X L"^ I nH
    「和桐咲聯絡了嗎?我說了要把她也叫來的吧」s{7XM/ik,]P+R

5s M0v9H^R     往周圍看了一圈,沒看到她的人影。儘管說是靠兔乃所謂的陰之力才得以在一個班上的……。 cy*?"a D'N
3GWw uUwV K/MXb
    緊接著,
+b4U0l5hq a wI2b ~*e-O6c3B6gT8a
    「……啊啊,那樣的話沒關係。她來了哦」4DTr9dT M'a.[%J.V$E

_?}])I$z6s)U.D1O@     薰這麼說著,突然往校舍背後的倉庫門前走去,把手伸到推拉門上。
z d dY$r7^/qV
&w@'E f,Uisbz     然後刷地一下,用力把門打開。&lO.J Y-Q
8dEe9sh;I9c
    「咦!」0P6c0Q$F4C na
m0k*l1udd5Hk"x
    在微暗的倉庫中,兔乃披著瓦楞紙箱顫抖地抱膝坐著。戰戰兢兢地望向這邊。
5L%}PSt
(I9} e%M8? tRm     「……在這裡做什麼啊?」+e.ZT7T/L8I[
@$h*^`v8C u
    「來、來來、來來來來」
-]EK*JFZY8I/A;dd "i{mV A
    「她說雖然來到學校是很好,但是卻沒有進教室的勇氣,所以龜縮在倉庫裡面了」:U~0]s7mD
2TB,M2PgogL yO
    薰解釋道,兔乃「嗯嗯」地點著頭。
I2R6B.^oL/Dq;B
H!vpiu,M,w@l~     到最後還是這樣嗎……那來學校有意義嗎,光一心裡想道。看著兔乃舉止可疑地東張西望而且還流著淚的樣子,真為她的未來感到擔憂。
Rt/[VW@-Yd qhZ7ru
    自己沒有指責別人立場之類的謙遜想法,光一可不會有。
(cl0J ]8E+T!k;s(x J8zGW_3nc
    總之光一在確認倉庫沒人之後,就把薰拉了進去,關上了門。然後為了不讓其他人進來,把裝著足球的籠子抵在了門上。$gO0kjq}v

O1GT~S7[Lg     這樣就好了……一邊對自己的細心深表佩服,一邊回過頭來看著兩個女生。(光一你淫了……)
n,S M(g;HD~
#xs9G*U~ t F     不知為何兩人都擺好了架勢。3c!X:w2BN

at OUa     「把、把我們叫到這種地方……該不會是在想些奇怪的事情吧?」
8CPYT g }%};xn 3Vw2Y? A"Z1kd'T-r1h5W
    光一險些滑倒,好不容易站住了。
7p-kx+\+lS.} V!AF)@$c$h!Q-c1t
    「我早就說過了我不是蘿莉控,所以不需要擔心!」q Uj)w Hs#oa.z }Q
h5dp!k@,u$O
    真是遺憾啊!光一抗議著的時候,薰正準備進一步反駁。 Z,M%Nl s7B1[P"p

BvFEG?5p H     不過,話還沒說出口,緊接著,e8r5?DOD[D1Zs%u

NEoR b&]DQ     「難、難難難難難道目標是兔乃嗎!?」
W_-t D%O _ s(G
M*p&t%w1N!P)QCwx     兔乃拼盡全力向後退,因為用力過頭後腦撞到倉庫牆上了。恐懼感與其說是從臉上滲出來,不如說是迸發出來了。bf)V~,Z b la

I @3v~.j5l     「這麼說起來,你之前也曾經說過你是堅定的巨乳派……兔乃!快逃!他要對你上下其手了!」
[8Y1cIgL a.q 0F*^!hW@#?
    「咦——不是啊兔乃這不是巨乳,這只是用矽膠做的假乳房啊!」$Z#Be ~ cY
&y1[C&bj"Kim
    「喂桐咲怎麼也——什麼!是假的啊!真、真讓人震驚啊……!」xy \v\eMwz

js:o,D#w0U     「啊——不是假的,雖然真的是這樣,但這可是因為我不想變成那樣所以才嗯——不要靠近我啊啊啊!」
$hx%p{"l)t9TWq
} kju2dn Zh)hn     說出這麼微妙謊話的兔乃愈發感到害怕了。
~)ECE5j2m
LPr AcK     兔乃的頭髮和大胸是因為受到涅莫西斯《裡腹海月》的對立面影響,儘管知道那不是假的,但一瞬間還是相信了。5NXAnA&^ }p

M2S/TB,L7o3S)q     「話說回來你們是怎麼看我的啊!」
*A,n-e f L$S]7Ym
5G,\VKM~.m uSZ     「變態」
N } a/] y:y| v%_]J-u;e
    「乳、乳房星人」
F(HU I/I3~.d
;IQB-f0c&^     「…………」P"{#BZ q#{[

N\1B%Q{!j     真是服了,光一默默地留下了眼淚。
:G-KO*_!qt6v Z2W&l4p*_
7d0QF%[-I0E(y,v t3QO&qS     變態是之前就說過的,什麼時候我又變成了乳房星人啊……。*g4D@;A;y`4cc

z ey,C-~|l     「那麼,究竟有什麼事啊?」t"s3}Z8`:c$K

$y4G*v#M"C     「……開玩笑也太過分了吧剛才」"Yk m#G1`0V
$i#? C(^.|6o-|meC2]vY
    「呀,我也知道你沒有襲擊我們的膽量」x [*iE;Dm
_v T0a_si1r
    趕快說吧,薰催促道。#p8ExsY-R`I
.D5qn$Y ~q0r
    這個幼女性格太壞了……。2\Hy%B_.f

7O a*V-kEU#L/[d1j`     光一調整好心情,一本正經地站在兩人面前。
D~#f?VN
S'^p xQ     然後咳嗽了一聲。
6e!j/x1y h;UM
Q ~f,q })HKq1{     「剛才的會議內容還記得嗎?」
s!V-W4lx J6]
qL,}jg)Qe E#kv {8w     聽到光一的問題,兩人面面相覷,向光一投去「當然啦」的視線。?#w5@QP

z$ztq`'h'S'A     「極光信徒對隊員進行的猛攻,對吧?」6XW5~w(pOod

%w)bh[ ]     薰說道,兔乃也嗯嗯地點著頭。5cH2A(}"j$u

0}:^\;QI,D ]m     根據造訪屋頂的特務護衛班班長斑阪介所說,詳細情況是這樣的。
%S,s2g J9H3Ca(Y_l^OA
4QV y ?-A@fw     『最近,在雨鶴來市中央區,連續發生懷疑是同一涅莫西斯造成的事件。受害隊員已經達到七人……已經達到忍無可忍的境地了。從事件針對Shade隊員這一點來看,我和司令推測,這是「極光」信徒幹的好事』
3|2T Nl6g&d4Qta!^
N?8w*c n5d^c     阪介摳著耳朵,特意輕鬆地說道。
'I*i2J,B` ~5i&]U0} ?
z(B b;R/X:j b_     極光……光一的中二雷達對這個不熟悉的單詞產生了強烈反應。
AR%g1y k*` 9c [4|8w:?
    『說起極光,嘛……表面上是一個宗教團體,實際上是涅莫西斯能力者組織起來的一個犯罪集團』
k,l GmY 6h1l-CC&eJ J
    『極光』是從大約五年前開始突然活躍起來的新興宗教,表面上偽裝成到處都有的常見宗教團體,實際上作為Shade的敵對組織進行著激進活動。是Shade的敵對勢力中最大的組織。
C Co6|mru{ }pf;R o%DyMp
    『加入了那個組織的人,打從心底裡相信著「神」的存在,只是想著如何能夠拯救世界。他們並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盯上《一線希望》,而是為了讓人類存活下去才要讓全世界回到過去的傢伙。他們認為我們Shade是妨礙救世主、想要將世界毀滅的惡魔的爪牙……之類的。惡魔哦?很有趣吧?』|v5[BTAQ*N)c;m"[
0y*Reh?0Csd(~
    說著,阪介嘎嘎地笑了起來。看來阪介並不相信給予涅莫西斯的那個自稱『神』的人。光一因為知道『木漏日現象』的真相所以並不相信,但惡魔的爪牙之類的說法倒是意外地說中了,讓人有些吃驚。
"TiB'L7]T!pxrP(Z/r `%h%?~"^ha nK
    光一和其他的能力者不同,被自稱天使(惡魔)的阿爾卡娜授予了涅莫西斯。然後,聽到了『木漏日現象』是人類使用名為『引導者』的天使教本所導致的這一真相。&Q3E)X P uSy

7tR)M1YT6u     儘管開始想向Shade司令能登原明日菜告知,但薰說道,「這些情報的可信性仍然很低。而且,司令還不能完全相信。她絕對有什麼東西瞞著我們」,因此打消了念頭。
Z)C*sdk/~q"w5T#p +K3QS6s5Ge
    『殺死《一線希望》持有者來拯救世界……以此為目的的組織,就是我們特務的敵人了』.v\ TFS6z;t].B
y Y]"j#X R8? H
    阪介說著事情的細節,迅速進入正題。
-mG^6L4S wt
2gS.D5`l m[m;n     特務護衛班似乎也要對這事件展開調查,因此被要求要參加這次任務,但是,
%D_q o1V3l !?p-Y2Lm%F
    『簡單地說,任務就是要巡查夜晚的大街』t;X ZS+](g8A O`

0D/~jm wA     『……只是這樣嗎?要是有其他線索的話……』
s"o'VM \V WR.~~P
c\M8J xu+P     『要有線索的話早就用其他辦法了。活下來的隊員沒有人見過犯人的臉。說起來很白癡,就是走在街上突然就被人毆打。一瞬間發生的事沒人記得』
.p7~6J:K0Z _6[,mrF
TT3IL0D'yX/v.c     『被毆打……這是怎麼回事。敵人沒有用涅莫西斯嗎?』
_Q%TS2L@j
&euG/Hv     『不,因為可以感應到涅莫西斯,所以肯定是能力者的犯罪。肌肉力量增強,或者遠距離打擊……諸如此類的』
P;f,z~pxQcN)L RS$W+GLjC _0` U
    『……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呢』
V%\1yG6@%Ws1T{Nu 2j2H8HQht$sR;z
    就是這樣,面對薰的問題,阪介回答道。
?'A+CYN"Qg#]U5Yq%JG .] @5T1[dw`P _
    『雖然知道巡邏的原因了……也就是說,如果不發生事情的話就沒辦法找出犯人呢……』)x]'g*fpZu2t&~9j
S `;DqPZ|5j7X3^
    『這也沒辦法啊?連臉部特徵都不知道,也就只能用埋伏的人海戰術了。在各個地區分配隊員,等待敵人的行動。這邊要是感知到涅莫西斯的反應就立刻趕往目標地點,不斷重複這麼做。因為沒有辦法一眼判斷出能力者,因此不得不在事後採取行動。雖然敵人的行動和往常一樣是要挑起事端……嘛這邊也不能默不作聲了啊。要實行消滅打算揭露出Shade存在的犯罪者這方針了』
^veEF h;?
nJq7X3u     阪介似乎認為Shade最大的目的就是保護阿露露。除此之外的放諜活動和逮捕犯罪者都稱為方針。1]O[9e)K v0SHs
L(F1T/rC"m3u
    這次極光的目的是要攻擊Shade。他們和其他小規模的組織,以及能力者們現在應該還沒有完全掌握《一線希望》擁有者的詳細資料。像藤堂那樣洩露情報的可能還不能完全排除,但如果極光掌握了阿露露的情報的話,就不會去殺隊員,而是應該直接去殺阿露露了。[-^kM_H-H
H6H~aGc*S|I7R(M
    因此這次的事件應該只是極光單純的破壞活動而已。/nv:y%cuKH

({/quB$w\/a1V3['w.\     極光還不知道阿露露是《一線希望》的所有者。
V9d8w?Pcp
#Z+ZH(GR     『就是這樣。那麼繼續謳歌學生生活吧』q*|$pV4J-u#W

P"U#Rl+BR     說話的時候阪介一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向光一和薰傳達了任務開始的時間和負責區域之後,阪介就迅速離開了。
1GW8y(U&xe1x&p4S
9^g?!me Y4O }%T/x     『……班長不參加這次的任務嗎?』
Qm'E:QKT'g q N%\jx
    背後的薰投來驚訝的視線,阪介擺了擺手。 n-cJ0? _;l7A
?a#z F&q^ WB2yX
    『沒我也沒什麼事。嘛。隨便地加油吧小毛孩們~』J#_1u*Ck @b
s&eh*U(].I ?|:]9F
    阪介關上門,逕自離開了。+p ?hUj
:m0yV NmC
    真讓人不爽的男人,光一想道。據薰所說,儘管身為特務的領頭人,但卻完全沒看到那個斑阪介做事。姑且他也算是涅莫西斯的持有者啊,但是卻沒見到他用過,詳細情況完全是霧裡看花。d;D+j8Pf*k$t \^t)m

~V,Z(rYDKg)v*l     這男的到底為什麼會成為特務護衛班班長呢……真是個大大的問號。8_ b&UH3fhU|u

0N*U]4|9|0r     無論如何,任務就是任務。
Ejj4_*I7R
x%DW9t(UAt!s     最重要的是,既然已經有了明確的敵對組織存在,佐藤光一當然是充滿幹勁了。fRAkB"h

&^d;jdua     (沒錯——這就是實現昨天晚上的夢的機會!)pJ@O5? r;mF*O

kh(Jxf5] io vy     光一的鬥志突然之間就上來了。
~%d5A g8a/y1Q+L(r
8lxhML0D'y     (不能把特務護衛班交給那個腐朽的班長……那麼到底該讓誰來幹呢。誰適合呢。……呼呼,這不是呼之欲出嗎)#Z,z+Lj}n1p

-ic"k1tVidPa     回想一下。昨天夜裡的夢在腦子裡播放著,自己華麗地屠殺對方的身影牢牢地印記在腦子裡。` q$pv*M:Qpo-Lb0A
V3d&f8Y W6} N
    (坐上班長寶座的——除了我以外別無他人了!)
m6xA BR fm
qW Z XM(HhT}\:@b     即便讓薰和兔乃感到毛骨悚然也全然不顧,光一在說話途中突然哈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wQ G9a4Z_.f
)h2Rjhl     「那麼……那又怎麼樣……」
\/NVn-S k.~ ;DUbH~4{ b-c`
    光一沉浸在幻想之中一直陰笑著,過了很長時間都不說話,薰等得不耐煩了,催促道。} J SghT0w9sC0u
9k2i!G7oN!e$^U-n
    回到現實的光一咻地指向薰。
R jt/RF1T4z5UW 0Z.P"m)F0Z%k_
    「這次的任務你們不覺得太沒有計劃了嗎?」 lx uL9sr7B:DiB Ka
%c*H\}c#sj;aF
    「是這樣的,但不是說因為情況太少沒辦法嗎」i6er~EJ

yj4E&p4D Z     看到薰妥協的樣子,光一深深地歎了口氣。薰像是在說「啊?」一般不服的表情,讓光一露出了空洞的笑容。\)WvX(ry N5N

)wR3a#F IU     「如果沒有情報的話——自己搜集就可以了,如此而已」
x)j,E_}m
?1Omf)C.yCw     雖然有些裝B的成分,但確實是非常正確的意見。或者說是理所當然的意見。.t7~z+E AW?/t
h#itmG {d/q
    「搜集……漫無目的的怎麼搜啊?」%N0e:g2o^,@k

n ~[i&} d)a     「哼。安心吧,我已經有犯人的線索了」
d9Z#d)Ce O;ib K@.}.^S
    看著光一自信滿滿的表情,薰和兔乃打了個照面。d} n6VUu?@|r
a0W&Gw6V\
    明明什麼線索都沒有,卻說已經有了尋找犯人的方向,怎麼可能。兩人抱著懷疑的態度,聽光一述說細節。
1|RrL)c5e#y!g
5Q {RG1C     可是,光一的推理是……
2u0t}%R F)CW ~%`F8n3?Q
    「也就是說。犯人是學生——而且是轉校生!」
[3p"f[ I-S1^
M;L Pb,HF#mc     光一清楚地、斬釘截鐵地說道。
Dk?+E8_Z
+}9jO|vrq)E     「……根據呢?情報那麼少,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而且為什麼是轉校生啊」DS0xC'O%m?
T!z;?f R8U5\
    反正肯定是隨口亂說的。雖然薰的心裡是這麼想的,但光一臉上洋溢著自信。^A0xx/G!e:U Id

$ULj-I:y!X!Ax6r!{`     哎呀哎呀,所以才說你們是外行啊……光一的表情似乎是這麼說的。
Axn%U-IGmL4h2k &cu3F*iDq1s(N
    看到這種表情,薰也覺得……或許,是真的。這種心情……。.Ut p!ez}

rC!R)SXt8K     「你真笨,薫……學生兼轉校生是可疑人物是因為——」
I/d4dV7Z|.aI
yo \%VV6oE     有生以來……&H1b5w~:M2` I7O?]

|Ar6O kJ;z     「——這種模式是定理嘛!」Eg:i%fXei
;LG T6pX2h
    ……都沒出現過。
J-R RKv j2@ n l S:va'i+^
    「奇怪的轉校生?」5K8uI%R,z T{ S

m~,AjNY#P.V0N     聽到光一的問題,廣美皺著眉頭抬起頭來。 VX K ld'i`5t
.a.M/dlE)px u
    儘管已經上了第五節課了,但第五、六節課的時間是用來準備學園祭的,因此教室比往常更加熱鬧。4`'fc [FZ5[ |3aR] t

F#KqzE+[/R     不過話說回來,節目是黑暗火鍋這種出奇離怪無人獲利的東西。這種東西需不需要準備是個巨大的疑問,但教室裡正為裝飾和食材交換意見,還有緊急時刻準備的藥品,以及急救措施的訓練等等都需要許多人力物力。教室裡交雜著「趕快準備胃藥,這點藥肯定是不夠的」,「市場上販賣的藥不安全,去弄些獲得醫院許可的醫療用品來!」,「現在要開始進行當天的心理諮詢預約了,客人要是有心理陰影就麻煩了!PTA不會默不作聲的!」的喧鬧聲。s$}_0fQG iVh S
^9zC)h&VC/Xk
    其中,廣美、一樹、知大和阿露露四人圍在桌子旁一邊折紙做裝飾品,一邊聊著天。r"B&J S VM2O(Dh-i

5|6R4b|;_     阿露露坐在中間的椅子上,左邊是知大,右邊是一樹,後面則是廣美。
_i)Q4jbk0S
8LX7@b`*yppS4W#H     光一一進入教室,就看到四人和睦地聊得熱火朝天。4B u+w4po,k;^\R
-kb1pr+P8@/X*lv)^
    一樹和知大貌似是拋下自己班的準備工作翹班了……不過這些傢伙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那麼好了呢。
9Q:n*S;H},r)N@6qj
o:gw8C1[     尤其是廣美。她現在正幫阿露露梳著頭髮。真是讓人意外的光景。L&BS$\!Uzf6P

PM)~ F5xA u     在體育倉庫裡開完作戰會議(?)的光一帶著薰和兔乃回到了教室。光一按照在屋頂上所說的,來搜集情報了。2RN!hQY
]:~;P0`&A
    首先從身邊的人開始打聽。青梅竹馬們對江湖傳聞和學園新聞應該知之甚廣,尤其是一樹已經將搜集傳聞當作自己的生存方式了。肯定能講出校園裡一兩個奇怪的人物的。
2}4?k\.tq ^
m)gi&i!X     「沒錯,最近轉到我們學校的學生,或者在學校裡有很多傳言的謎之轉校生之類的有嗎?這樣……看起來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內情的那種」VFZtc8U Ez
4i7CI0U9M)E0Z:k.go @7@
    看著想用奇怪的手勢表達抽象含義的光一,三個人面面相覷,然後又望向光一。M&}5{*F W+n
8w;z(p7tGw S.n
    「有啊,有一個」
AGH&k]2uX1bL/Cv _+BlI$m,^ bKe
    「啊,有啊」
S?F%iK:L%WG t/p%w)J)J MZ
    「嗯。有的」
2cmrz pcO _ ds k8jC8wi
    三個人同時點了點頭。B&k9t9U.h#Y U
ZN2`3L+\ c8P4M
    「真的嗎!哼……果然我的推理沒有錯誤啊。怎麼樣薰,跟著我不錯吧?」,K d4["ys&GO S*H

g7~:F `)b5\U     光一哼哼地笑著,得意地望著旁邊無精打采的薰。7Fh-\8} w
0]:MFy6B4X
    「……那麼,那個轉校生是誰呢?」
NZ^Q#G$E Y#EX,e9l#fB/`
    薰將眼睛眯成一條線,走到前面來問三人道。)``M*p2c%io&BM]2_

G7k^F X     然後,三個人一起——把手指向了光一。G.I-WE cGP3r {

nCX#H:ZS(RA4U     「…………什麼?」
s.v%c-X]&b ?7l?#b*VgX] P
    三人仍然繼續指著頭上浮現出問號的光一。
i;?-E]u&s:~L#S9YV *uk9SA {id'n+}*Q
    「什麼啊?!」LEZI9M7n.l_
)St9r r}
    「哎,自己還沒有察覺到?」K|zaw{

?}$}I b!B     「雖然以前就知道了,但病情愈發嚴重了啊……」
_Fh:j m
)c[ D1ldw)yH     「……嗯」h!T TbX
b#Kn4?F
    三人擺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光一仍然不明白的樣子扭著頭。
irh(ZIwZ9L 9XzVZeqo9h
    接著,廣美在光一面前舉起了三根手指。&f/hW9v.DxnI

0[!P!g(u._d Y/XI     「有很多傳言、轉校生、很 奇 怪 的」
Q7sNQx`
,{Z'C ak&~H     「…………?」k"}AW%W f h
Z\WIA
    「…………」jPas#_BX J0s

~"`1\ ?qf RF v\     「…………」TN9k:h+MP

v'OV4v*s$Z?Po6e     「…………」
UBJBU6f J"N!P&yd,G'A
    三人盯了光一一會兒,再次,
.sFG9AQJ,T-pM
S$?4zY3?F     咻!
5KI9{1Q `,h7x 2S]_dC
    地指向了光一。X mbvB N;{O!Q

,gBo7U GV(HzBl{M     「什!?就算我是有很多傳言的謎之轉校生,但是哪裡奇怪了!」
6_`1}[`9r{1E
's%E(r\~~     「謎這個字是多餘的。說到奇怪的轉校生……嗯?」)?WD\f tP
}iRP{ r
    「嗯?不就只有光一嗎?你去年才轉校過來,屬於最近的範疇吧?」 o#ZnG5O5X*?/y
)~[%e(G4o#k e^.R
    「嗯。從奇怪的角度來看,我對選你可是很有自信的哦」
.qk+Vu)V4d1d a
#D(Q\"e7S j     「想不通啊!」e(hk J)UK
^nLq2v \^
    無視怒氣噴湧而出的光一,一樹抓著完全聽不懂的阿露露的手。
6z2SP,Cn e LHotV H6s"g
    「所以把這個奇怪的廢柴大便轉校生甩了,和我交往吧?阿露露醬」
:d,L*wCa/^ vJW+R v oq
    「誰是廢柴大便啊!」
G/s'Q)F*ddl6w6pK `2M Yhr
    「嗯。一樹也不推薦,很辛苦啊篠塚……要和這種廢柴大便一起生活,話說我怎麼樣?我一輩子都會好好珍惜你的」
&`$N)sdj m/dtzi&oz)mg5~
    「連知大也在若無其事地追求嗎!大廢柴大便住手!」{vz%R@5q'@!\

e g}S S/fr     正當一直被人以排泄物稱呼的光一發怒的時候,這次是阿露露興高采烈地說,
&o"P+a C8Ei*FT@
O%O VV5U"mb$a     「哦!是這樣嗎!光一是大——」
;v\$UAZO#UK k]FB-s
    「拜託你別說出來!你是不能說這種話的女主角啊!」},eKX!v9jl
4b.pO'G/?R}
    光一不禁捂住了阿露露的嘴。` ROY%] c!qJG
y"P5P;F1`3F1fS"l
    「……哈」
? X#X h u
_XV A#w     看著依然和以前一樣吵吵嚷嚷的傢伙的側臉,薰呆呆地歎了口氣。儘管本來就沒有對光一的推理有所期待,但為什麼自己要特意陪他耍這種一眼就看穿的把戲呢。薰後悔地匆匆忙忙打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h S;ztOyn
pBl%bP&P     「…………?」*LG#e o0~7o0}

)ES*f9Zz-qTVpzb     然後,注意到旁邊有強烈的視線射了過來,
S2e$`Z3i w(ee9{n$m^1`M
    光一的青梅竹馬淺野廣美正望著她。(`OV4k.i

*V|zBm4x!m+L     咕……薰嘀咕了一下。同樣是女生的薰憑直覺感覺到了。那是嫉妒的視線。是女生之間特有的那種糾纏不休的敵意。
:zAY#Z9D H,]D F4A]'R e
    似乎是產生了一些誤會……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幾天前開始和佐藤一起的時間突然間增加了。儘管是有內情的,但會產生莫須有的誤解也是沒有辦法。
6k C F{X~{/j
+]/f;T u bF     薰雖然平常和廣美沒什麼來往,但在教室裡看著和光一一起的她的樣子就很清楚了。廣美對光一的感情,應該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用光一風格的話說就是典型的青梅竹馬。小時候懷抱著淡淡地愛慕之心但卻說不出來的那類青梅竹馬。用光一風格的話說就是這樣。
ho dn%Q1[2OL
'k7z8}8vgK     如果把這個女人的錯……誤會解開的話……正當薰這麼想的時候,6E%HOL9q[?7I9BuR

y@m,M?o     「喂」
~?B8GU
#A^)hvlz     凝視著的廣美突然說話了。
zxi4s|o#p 6D8e%ax:Ms["_
    「什、什麼?」
7?L#[ coX1UK
(O Q?;r(Ngv0r?     薰罕有地軟弱回應道,心裡已經擺好了架勢。儘管臉上想裝作平靜,卻不可思議地露出了苦笑。
+@if f0^u ,P$q\ U1cir
    廣美沉默地繼續注視了一會兒,再度開口道。V8FV&u_:C
.\7T3V"K^#n)kF
    「之前就一直注意到你了……」AQ l)n6C)F
-P.T1g'l!@zo
    「……嗯」
%T fA.R}+C9E 'R3KX)\a
    「——為什麼個子這麼小呢?」0S^Q"\vK(U5L

d U*s*\w(WS     「…………」 enolv3{

v Y-AKyt![r$|s$j     臉上是認真的表情。
LhS`2p X
IA+C_2vP v1gs     女性的直覺意外地沒有命中。廣美並不是嫉妒薰,只是純粹對薰的個子有些疑問。xVvg[
hc#d/a fS3j
    苦笑似乎出現裂痕一般,薰的表情僵硬了。
`mw#UN5jD&Z
5h1n-NZ M     「我、我也不是……喜歡才這個樣子的哦?」'O3o(NH.C,o)Tj

e4i ]8g)j"C9B,_     「那也是。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人可以隨意改變身高。理所當然的吧?我想問的是其中是不是有什麼理由呢」1j+Wc5zs/^7A I

X} t:M3U     廣美粉S的樣子在薰的心中炸裂了,甚至在想這個女的不是說得很明白的嗎。
:N K1N$u3{ |F+ANq x:?
    「…………咕」
x;T7|8n j_*h K
(_Bl.^"i3c6C i(]d+H     關於身體的成長問題,確實有重大的緣由。但卻不能說出來。D l,[ r\ Uq`

q$S O0U;q/P     薰的身體受到涅莫西斯《矛盾騎士》的對立面影響,身體自七年前的《木漏日現象》以來就完全沒有成長過。可是關於涅莫西斯的一切事情對外部都是機密,對一般人是不能說的。
-g+tzyJ(Y$h
$br.L5W(O.S     嘛,就算說了出來,也不覺得會有人相信就是了……。
J'R0RY:VA*| C*^$kON_$NCD6@7r
    「要是傷害到你了我向你道歉。請不要在意。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偽造年齡來上高中……是我搞錯了。天生就這麼小的吧」
5vR gbm5@,n[
-a}N u%D     廣美認真地說道,薰一下子感到忍無可忍了。Y |Dh!_2Y
X [2N)v&z
    她深深地感受到。*V m%naM G,a

SQm7d+E K?Q_ o     (這個女人……終歸跟我是合不來啊……!)
~MfBzU@ T8chp&M Isp
    生理上的討厭,或者說是對他的存在感到不爽的人,每個人都會有的。\q6g!?-IR
UW|'N om"n
    當然,薰不會像對光一一樣突然拳腳相向。薰正以成為一個自立的大人為目標奮鬥著。在這裡要是不體面地將話題切換的話,可能會被對方認為自己的內心也跟小學生一樣的。
1s`8y3HcM P)|&^ E/k
    現在是——應該若無其事、冷酷反擊的時候。
i~+qKY/Bd
u/U4doR&I(X/\B6]w     「這、這麼說的話,淺野同學是……光、光、光一的青梅竹馬嗎?」Y&cj Y-n(KZ}{0} m
M(u`*g'u'nW
    廣美的眉頭一瞬間抽動了一下。然後仿佛是看漏了什麼一般,眼神比剛才更尖銳了。 DD \ E KM
?@6E/W;xBeL
    薰還是沒有放棄她嫉妒自己的可能性,試著只叫光一的名字……這是,
}(Otp8Q-EF
+Z-}H$\-U.i     (這個女人……雖然裝成是粉S的樣子——卻意外地容易理解!果然我的直覺是正確的!雖然我完全不知道那個付燒刃到底哪裡好,但為了反擊也要演演戲了!是對方先挑起爭端的!)
@Db2X5T T&CC
#[Zk+h)H~     廣美臉色發黑,薰也差不多如此。光一他們正喧鬧著的時候,一場黑色的戰鬥正在旁邊展開。
#w5DjZ{w?YJ $qv$u%O5i,xs7G%aT
    「據說是住在同一棟宿舍?而且還每天來叫你起床是嗎?」"@Gv(T q7RTU
n$|*Ix.T1N$|&[d
    「……是這樣的」6\"N5P.x'ke/a@
)G%GB-CG
    那就是說,我要經常到光一房間打擾,如果偶然撞見還請多多關照啊呵呵呵呵的意思。4X-oR]/|'r\n ^$s
q5xIq8k*kb8]K%qu
    這時,周圍的氣溫可以說是突然間急劇下降。周圍的同學仿佛要被凍死一般身體顫抖著。在旁邊被狠狠嘲笑得快要哭出來的光一,還沒有注意到這異樣的氣氛。l:w2v(F!n5A+Q*]}(R

dH9r*qh&I2M     可是,對氣氛的異常變化感覺敏銳的一樹,猛地扭頭望向了自己的方向。%Al"A t~d)n%Z0i ET

#}8hs*N'b-ag ~(Z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怎麼氣氛變得那麼奇怪?嗯?你們沒感覺到什麼嗎?喂?」@)^G&m[$}'y

|i? `P_}sC}     「臉靠得太近了!不要哈哈地吐氣!而且不要叫我廢柴大便啊!」
$?1B8l0p-[`R.H:} Dcc -da"Y#ls3Ig
    「那個蘿莉宮剛才叫光一吧?光一啊剛才?這麼說的話之前你也叫蘿莉宮作薰了吧?喂喂喂喂喂喂喂……!是那個嗎?難道是從之前的晚飯招待時間開始的嗎?從那之後一口氣向著大人的階段大踏步邁進了嗎!?嗚哇你還真的做了那個啊!真是以lo為開頭n為結尾的本世紀最大的謎之生物啊!」
-nmD"Ok
l-^0dmAPq     「誰、誰是蘿莉控(lolicon)啊!」
.ESOit)d 5Om LdQ(Fm
    接著,知大也一副認真的臉孔逼問道。8^0U/j!Zf

J3M$d%_e     「腳踏兩條船嗎?阿露露怎麼辦啊。連吻都接了就這樣甩了嗎」]j]C8Pf+n?
7mTYUV
    「接吻什麼的,你啊……」
MUi&r0h Q;u 5WGy\t!_J
    「你原來是姦夫啊……我很失望啊。虧我還挺喜歡看你一直以來追逐夢想的傻樣呢」:B!\?,B'Q

P _/R"K3v A     「別說傻啊!」_A UdK}

czD,n/g#Mkc:W     兩個人正在逼問光一時,坐在中間發呆的阿露露也把臉湊了過來。眼前一個美麗而勻稱的面孔逼近過來,光一臉紅了。
)LSd,D&A Ca0M1k
+pn?-wE     阿露露純真污垢地迎面注視著光一的眼睛。Yo%e\!q6f
D x^@4{ a!a
    「光一,腳踏兩條船是什麼啊?」
&C4YA:oPI.j
#l7H2Sh~4bVIL5_j     「小、小孩子不要問多餘的事情阿露露……」M9V)Rx4d h2N

P&I/lQ o2H8X+yy     「光一的襠部有兩個嗎?」(譯注:腳踏兩條船日語是二股,其中的「股」是襠部的意思)
7K0T`|I L6aB
Qi2haKI     「才沒有呢!看著就知道了吧!」
(l3rK;N \/m E@c
*D$Z,]z1qK6W-m%LT     「哦,也是啊!」
R0i4}[ G-R8Z'D'ej-WY 'P L X$]Sf'nr
    原來如此!這麼說著,阿露露蹲下來抓住光一的下半身。FS:Y:d'bwPj dS

(eqjo4R.b6s     「光一!為了確認我想把你的褲子脫下來!」t4PV C/j1A5Wi[u
V)cQOC9i
    「你、等一下,阿露露!?不要把皮帶解下來!」
r(\H,z2N^#C!r $uU pD$v!N"k}
    「為什麼啊?不是光一說的看看就知道的嗎?這布很礙事啊」yj W,M c"Y7\c

D6e+sD%T:lw2`     「等、等一下,夠了!」
(^9Bx5^YU4|$R d&yL-M W-b IH2a
    ——滑。IIL J|"N"d
w+cMkI%R
    突然間阿露露將光一下半身的褲子脫落下來。見此除了青梅竹馬之外周圍的學生都慘叫起來。
dY\~&Vn)~I
s!r#e+tJ9Z"M     「佐藤君和篠塚同學在搞什麼啊!」(|7QB&t7j_Q0e D
wX I+m&I6e:|x ]
    「變態!變態!就算早就知道也還是變態!」
@B UT;mjf7x+| R
"s3AmX-Rl0` V     「繼漫畫和動畫之後又受到工口遊戲的影響了嗎!?」
{U^(O2J"h/k
'JG](v6cO5_L     「對來到日本不久的少女做了什麼……!就是因為像你這樣的傢伙存在,世界上才會有無罪的宅男遭到迫害啊!」
,RgE#Vuc :w{ S(w%T HzI isA
    「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
E!ceN ^!g :K|7oZL*z#^
    半邊屁股露出來的光一籠罩在一片責難聲中。] x7\8m?g s
w J0zA {zD|0_
    光一雖然想尋求別人幫助,但一樹和知大正在爆笑中,薰和廣美正處在一種什麼也不知道的險惡氛圍中,而阿露露則一副「哦?襠部是只有一個但中間好像有什麼東西哦?」對光一襠部興味盎然的樣子。
,{x!Sv0O4w +C#J t!v`X1Ya@ `
    啊啊,崩壞了。本來形象就不好的光一,形象更加崩壞了。
Fj4Jil7n-Iju D[*~ Z%p)\%?
    「你對我——做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G^&ay}q'Aj ,u9}\hX{
    光一臉上流著恥辱和屈辱的淚水,飛快地沖出了教室。6l F0h5?&d J(h&o

x1Z K\6{Jr     教室裡被爆笑包圍了,繼續快馬加鞭地準備學園祭。 B L zg$E#H c:u3IJ
&d5Z EEHYF,{
    「果、果果、果然……高、高高、高中……好好、好恐怖……」 e%N`8z+{y`i

pgccBC     順帶一提,始終躲在門後面偷看的兔乃,始終沒有勇氣進入教室,就這樣回到了倉庫中。
.R%G K rh b4LxR]6v1j~
    從教室裡飛奔出來的光一,一個人爬著樓梯往屋頂跑去。;J}\9l([-})t
;ZY-K w f Qy8Q
    雖然讓老師發現就麻煩了,但光一已經沒有空閒想這些了。 K]{j6Q7W{
.Ki;a*u+Rhw2m
    「為什麼我……要受到這種非人的虐待啊……」
#M ]$_^ iF4])t}
u:I_nG]!d `     啜泣啜泣啜泣啜泣。思春期特有的純真心靈都幾近崩壞了。
$l{&w3bx1y
3Id4U0k.Homs+U     到這地步了,就算用平常的妄想也安慰不了自己了。光一往常在被周圍的人嘲笑的時候,就會妄想窗外有敵人跳進來被自己打倒,或者校內出現秘之病毒蔓延使學生全部僵屍化,造成學校的大混亂,從而保護自己的自尊心。在老師出現在眼前要求自己回答問題,自己回答「不知道」的時候,背後被女生指指點點的時候。光一都是這樣逃避著現實。
$}p[ P~0qn-e*]
e#y%RP%W u@)}     但是,只有這次不能逃避。在眾人面前漏出了半邊屁股了。就算再有什麼超展開也不可能恢復自己在班上的地位了。無論怎樣妄想,現實還是太殘酷了。
'n4iKb3_]iQ u4j*A s A
    結果,搜集情報也失敗了。果然,拜託那些腐朽的青梅竹馬幫忙的自己是笨蛋啊。]k&[Nq BZ
"rhb8^e] v:{0L
    「哈」
d2h ]7B;jnN3x
[V[D9Q'b1E {8H     讓夢應驗的計畫一開始就遭受了挫折。還以為從此打開了成功的道路,但因為一樹和阿露露就這樣被糟蹋了。不,阿露露就像是什麼也不知道的小孩子一樣,怪她有些不合理。
-A n m#Y&{xe#XP %VM Jf(T'ho#]
    (……但是老實說,也應該告訴她一點常識啊)
0IOO lW#@%J PS)N\ U+F*y/f E,_#v
    在這一周裡也確實發生了許多事情。薰肯定比光一更有體會。Zyt)HDY
si-UQwQp*?E_G ?
    阿露露的行動完全無法預測。要制止好奇心旺盛的她實在很辛苦。就像今天早上一樣注意到的時候就不見了,體育課的時候在還有男生在的情況下換衣服,以及無意識地侵入男廁所……因為外表是十七歲,所以面子上也會有很多問題。
4B7mP0u6kL0y
i QL5l F9[t7@     (這次該生氣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地發洩一下)
"V5~(~t(}8x3u s 'pe%Vxv6Mx(e,iAf
    光一擺出像帶著小孩子的母親般的表情,心裡暗中發誓道。#],C+r P_)dI4y
+] o8a@K!r
    然後又想起自己露出半邊屁股的樣子,立馬認輸了。AkD*W} h.^
+T.U`)j_@ }8c7d
    「還是一邊沐浴著屋頂的風……一邊想想招式的名字吧」 F)v8b C"{:e

[.t#sWY {     光一有氣無力地爬上樓梯,打開厚重的大門。因為酷暑已經結束了,所以上屋頂應該很涼快了。一直都穿著手制長蘭,就算是遵照原則穿著的,熱還是會熱的。
I)x E [b9l Y l n.n{`
    光一把門完全打開的同時張開雙臂,讓風完全地穿透身體。
"h_6B+w(QMc] #a1?wH C;B1e
    「偉大的風神博裡斯啊——以契約的名義,成為我的力量吧!」(譯注:博裡斯Boreas,希臘神話中的北風之神)!oC.z Zjw3jX
R8k a6} K._\
    每次一個人上屋頂來的時候都要說的一句話。並沒有什麼特別意思,也不是要和博裡斯簽訂契約。只是覺得這樣可以逃避現實而已。 P2C!W$B1m
x9P2[@ B"r;g k$Y1A"x
    因為幾乎已經成了定式了,所以感覺上似乎還有一點效果的。V m c{]:sUj
(yLQ%K6q%e!b
    光一「嗯嗯」地點著頭,決定一個人裝B的樣子度過第六節課。
G(@_$A$j!j%lH]9k
f.e ~fMn     可是,沒想到屋頂上已經有人在了。
8DpDu&JV p2~]xt
Y|.x*Q'JyNo     「…………」
*x _`E-~-PS
eD;o5Sc`+Lw     屋頂的中心,有個女生坐在那裡。1~M2b8X-HH%s`

W^C%d1WqY-M|7A     被人聽到這讓人害羞的自言自語,本來應該是會很害臊的場合,但平常就一頭銀髮外加雙瞳異色的光一可不會就這麼臉紅了。漏半邊屁股不行,但裝B還是很在行的。
P@U:Wc"d a|S n L1s1`l#R:I$i
    女生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光一的存在一樣,繼續抱膝蹲著用粉筆在地板上畫著什麼。在這種地方一個人幹什麼呢。屋頂原則上是禁止進入的,平常沒什麼學生過來。要是被老師發現的話,可是會被狠狠地批一頓的。光一和薰利用這個地方,純粹是因為這裡人比較少而已。}3eR\ kq_?
K.D7@7K3L%{
    或許她也是因為遇到什麼討厭的事情,像光一一樣逃到屋頂上來也說不定。R7uN,a8v9Q

&C+\7P }r-I^     (這種時候,就要像驅趕麻煩的救世主一般伸出援助之手了。對了,就一邊哼著歌一邊出場吧,曲子是有名的古典音樂為好。然後溫柔地對她「唱歌很好哦」之類打開話題吧)3D)i%{1^1a:v)|H iQ

x)CX(e?V:u{     自己擅自把場景設置好後,光一為了扮演好一個不可思議的少年,往蓄水池上方爬去。就像一開始是從那裡登場的一樣。真是急性子的男人。
,^R*`3PlQD}| v
rD_"]n"N^"h,M     為了不讓女生發現躡手躡腳、慢悠悠地爬上梯子。真是白癡的光景。8s9fV,j'?

zkx{7KEaD/F     此時,光一往下望去,才注意到一件驚人的事情。
Vw~`9t$V +YVf|^+?2`)o
    「這……這是什麼?」|'FN4[1BQ

o:D fl ^/Y6^[o     不禁開口問道。
j&k*^dN0jxX @ L3aM5]4V!R5E
    女生的周圍……屋頂的地板上,畫著一個圓形的謎之圖案。大概是因為太大了,所以剛上屋頂時沒有注意到吧。過於異樣的光景讓光一也張大了嘴。l,i2R0o7X0k*A |'},T

8k"t jCC     圓中間有一個巨大的五角星,還畫著許多雜亂的幾何圖形,仔細一看這圖案有些像是盧恩文字。(譯注:盧恩文字是一類已經滅絕的字母,在中世紀的歐洲用來書寫某些北歐日爾曼語族的語言,特別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與不列顛群島通用)
o7T/ooFn 1Ks8J(GJ?-GI J)e(X
    要說的話,這在幻想漫畫和小說裡面倒是經常有……。
Ry6~YK7E] KqO sf:m)C
    「這、這是——魔法陣嗎!!」
L'@q5q/jB\2C A_+Db[#E8U p:Q
    光一帶著三分吃驚七分興奮地高聲說道。為什麼屋頂上會有魔法陣?全都是她畫的嗎?一個人?為什麼?
"MJI"T(qXXu
,A,i7b A1y4j)ht1c-U'XO&R     (這肯定是黑魔術!)5Pa1W0O EXAq
(Z4H\ GD/|/B
    立刻便作出了判斷。儘管因為情緒高漲沒辦法認真思考,但光一本來就沒有正常思維,也就和往常一樣了。普通來說只會認為她是個電波系,但光一不容分說就將蹲在地上的女生定性為『魔女』了。
)]PN8W:RW 2{W_3yl$jL
    (一定是那個少女為了呼喚惡魔或天使或神靈才畫出了那個魔法陣的!肯定是這樣沒錯!然後為了和我們隸屬科學一方的能力者們對抗——對了,鬍子男說的『極光』是魔法結社!魔法對科學!雖然好像在哪裡聽過,但確實是讓人熱血沸騰的展開!)
y)n#j x O8[ A3[GU@+Z(D
    光一妄想全開地推測再推測。本來涅莫西斯就不應該是科學一方的。不過實際上和惡魔簽訂契約的男人也不會想到這些。
6u,t"y N0] h7@!@Xz A L
    「也就是說……那個少女是,我的敵人」BT`tzk
n;cNJEFTy
    光一不再爬梯子,跳到了地面上。
j6p Q%Y$kJV _V @.Ja#or9f
    稍微帶著一點警戒,逐步逼近她。6s"GD)R0e3R

L(ts]Yw)l     只要贏了就好了,儘管光一是這麼想的,但突然襲擊太噁心了,與自己的性格不合。而且對手還是女孩子。希望能夠盡可能地息事寧人。5w]!ec_/\@I8anF

RoS(Pp2z     萬一只是單純的電波女的話攻擊了就麻煩了,因此一開始要誘導她說出來,光一是這麼想的。
:~G}:M2q"SJ
B1q{ P:~\,z?G V     風吹拂著光一的銀髮。
$qF+[$v?lzF"}(` @c,}q(^
    (正是時機了——要報上姓名就趁現在!)S6H6S iRd.`.Z \

-{MuhSm     雙腳蹬地站直,光一指著女生準備下達宣戰公告。/P j w0ogA8}aG{
4@!ue xA
    可是,接近到五米左右的距離時,卻聽到少女口中小聲嘀咕著什麼。雖然說什麼不是聽得很清楚……但手裡拿著的是什麼?那是……。
)_&P @3Zg0['mZ@
1F%s*I"aUM     (人偶……?)
h(k t1VC:s
` |IM;rD     像小女孩玩的那種換衣服的人偶。女生一邊珍而重之地抱著娃娃,一邊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
}HTvqwtuV(S7dc
z%V-kELSZa     高中生還玩娃娃,稍微有點讓人受不了。更何況還在它耳邊說悄悄話一樣地低聲說著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話語,讓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連光一都有點受不了了。!j!])O#Be

^z(Y%ky$m'c     可是,下一個瞬間,女生作出了更讓人難以想像的行動。r5M im4Okc,m&E
n$qt+| I/A@BH(uh
    ——啪嚓!5R$J2u xbn
CUx.\6Pe8R:q/d
    「……什……」
5ul)Q-u-z,^!l ?-e,q U)kFo m}p$S-|
    過大的衝擊讓光一屏住了呼吸。hD;xUZ@:Pz.S

ARJB+af/[&{`zH     少女不知在想什麼,突然把人偶的頭擰了下來。剛才明明還那麼珍視地摸著頭髮,突然撥亂人偶的頭髮,開始破壞人偶。ri/b,_/N$?(Y|"YKc
O(~4O8{6@eyA
    光一受不住,臉色都變白了。},o'uk.\E[/}
9@)r G6d)Me
    「啊哈,啊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7@-Q;[Lh['Y

%O7pa}9?#qv     少女一邊笑著一邊把人偶弄得一團糟。抓著頭髮往地板狠摔,兩腳狠狠踩了上去。這情景十分詭異。'}d,ulSSb
{4v+ZRt!O)~&R
    「…………」
i5D+Ci|K [ vX
|bmKQ(vX[     結論是,首先先不管極光之類的問題,這個女生肯定是個電波女。不管誰看到都會覺得是個電波女。
9X5[:c h5b-T!a c
'opj"bf     打算帥氣地自報姓名的光一,卻像雕塑一樣定住了。
A\/}z/S#K;I9Z D2E Oge |#e0h*of
    (…………………………哼,今天的事情,就當作沒看見吧)&A^GC:dD

kmq j AQ     太膽小了。+K XA"W*p&| RUT
%tPxuV"]2@yjM
    儘管沒有說別人的資格,但即便是光一,也感覺到電波女附近的氛圍非常危險,不能接近。1TySR3X l1c F G b@4]

_3B'sPb"^6X     糟糕。太糟糕了。比起在森林裡遇到熊更加危險,類似於在夜晚的住宅街上遇見外星人那般糟糕。
%g'`a3A)_
0vcI w;s&M l8y1p8E     光一直直站著,然後轉身打算逃跑。
8u~:JW(l6cq!|F~l
t)O%yrF.qI     「……唔?」6?5x(L&K8s-TT o
~,Qb*Oy|U:G|'gPy
    半身側過來的瞬間,電波女注意到了光一的存在。nfq$t8\ X*|.q|6p
*B~B E%b-x(n#P|
    光一「咦」地停住了腳步。#c/{?@B3J7k
;L6c+GN A+^n"m
    電波女手上撕著人偶身上已經破破爛爛的衣服,眼睛望了過來。
#? IY/v$S^;]8d"o6I 1`e:xaCk]H.]
    那就像是貓一樣的眼睛。比日本人眼睛的色素要淡薄,琥珀色的眼睛。突然睜大的兩隻眼睛,將光一行動的意志奪走了。
A-NZL-[A&e ukG
&S:Ns(bK-BW     從近處看,她的異樣更加一目了然。頭髮是棕栗色的馬尾辮,劉海的一部分染成了金色,半開的嘴巴裡可以看到兩顆虎牙,總覺得好像吸血鬼一樣,但是嘴角隱約看到有口水流出來,和周圍的氣氛相匹配,像只餓著肚子的病狗一樣。
,b7T K$t~ ~,DH8Dt 9c@5Q8K@8Nz1C.O
    她的風格是那種如果在一個班級的話,肯定會成為一樹目標般的身體勻稱,沒有多餘的部分。樣子也很可愛。儘管眼睛有點大,但該說是小惡魔呢,身上有一種神秘的魅力。3k%YbP?P9`]

OMOm+g}'c     可是……即便有這些要素存在,依然讓人相當害怕。老實說這已經超越了神秘,完全是驚悚了。
w3u%nN6t!K
:I5\ U(X@M     最讓光一膽顫心驚的是,她穿著的雨鶴來高中制服。h5U1I.Hu7Q"P

8q I{'X QZ"|$z^j     破破爛爛的。一瞬間會讓人以為是不是被人欺負,用剪刀剪成這樣子,這是不對的。很明顯是自己弄出來的。所有切口都考慮進去,就算是內衣也已經不成樣子了。本人肯定認為自己是個擁有受歡迎的性感潮流觸覺的人。
@Lh&uv'Xc'Y | J@^ zG2RGk
    到頭來——不管怎麼說都是和光一相近的人種。,U.y*p*h`L]uZ

:E#~4ZoD)o     (亂來!那個女真的亂來!)
b.efV0ka6iS0Q
FN0^/W&z#lw[8af ki     這正是同類厭惡。
*M z{Bsm&_P"}1A
l_2c-|7LM q[     可是她和光一卻稍微有著讓人憐愛的本質區別。光一第一次遇到一個在生理上無法接受的人。^ N5a.[;@6bB2c%CS
\1cs4EE`5g(NB
    (快逃,快逃快逃!)U,T6i%h8M3{7`!Pq/Z
q2f.Ow9c5pnSi S4p [
    「嗯~?……你,難道四」
!kgtl)W!} %h ^.sUnC
    (說話了—!,我的腳趕快趕快動起來,逃跑啊—!)
Q]F4m1P(Ukv|
?o+JN4d[8](o[-J&tN     在微微歪著頭的電波女面前,光一一點點往後退著。
l)h|'H/@HnM f U*m S*Qrb9}
    就在這時——咻!地一瞬,電波女接近過來。臉龐靠到眼前來了。 Z.k6N%p~J2k

fAz%lhPm"v     光一突然發瘋地「哇啊!?」一聲慘叫起來。}a+EW6|5k&a+GH

\+b6d9\7chDca     電波女把呆滯的臉上的口水擦掉,用鼻子嗅起了光一身上的氣味。
&t1y8e;Fih;Dr'Q ,A2@-sl2D!nm
    光一像石頭一樣定住了不能動,突然……。
9} Q([D6jT'nNY G q6jv%} Ce,YK0L ^
    …………噗咚。
;n2l n`,y eg(kn
})}C6_;O     「咦————!?」4@jf/LeAFG3R:]G
l-j1RI,fQ7sC
    突然她用舌頭舔光一的臉。
kt7UkK8y
]0Cwk*lQ+T"H     (這女的想幹什麼~~~~!)
|8fwOXeoV $c;[+@'p HD,y+`Z
    儘管光一想從電波女手上逃脫,但胸口被緊緊抓住了,沒辦法逃脫。
wC!f#\:Ye {3KBvmm
    電波女對光一細細打量&品嘗之後,露出了充滿危險性的天真無邪笑容。m6aj,{ F/G?\
F Z |[+CS J1I
    啪嗤地。;cc\?+q%n3w4p

M JtO0D(T     「啊——果蘭,四仄樣子啊」H7`(p Y6s4T;U

m3o]7N9@|V     「你、你你你這傢伙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突然間舔初次見面的人的臉……」2N6q,vFGz){
/q,?4[YP6[5O
    「呼呼呼,好久不」]"k!O3WG5B5G:h5co

k+W/?MCU9T     「——不不不不我從來沒見過你啊啊啊啊!對話完全不通啊啊啊啊啊!」[ j3d?ig%O-w

)[|jv(v1M X.t     格外口齒不清而又意義不明的招呼語。光一和她當然是初次見面。之前完全沒見過。可是那句「好久不」是怎麼回事呢。)? r2WOY#S}@w\
EG+PcO|]` h*p;Y
    光一現在強烈希望能夠得到別人的幫助。
Ny f3j7Dg1xCQ
3bQ-j\T6s$p6g     「你,味道很好」
&qnJM3_uwU/|:Z #\CJ`9y
    「哈!?!?」
*d}Jq1C(e8b
J _e"S9[Qvf{     「鹹味,剛剛好」
(}jE BM"o/b c{;V
{D$Fh/~p-a     「我不是給你吃的!」Wco`N(F Q!Qx u
2{ b/P.Xp${/R0I
    「我好稀飯。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哦」'JF7O3x%}S

o]#T3f6I~yR*H5N9cN     (真的要被吃掉嗎!話說之前是怎麼回事啊!?)x_VA4c7a1P%t2w
r(M*McH%e+I
    全身起雞皮疙瘩正想像蟑螂般逃跑,但腳卻像灌了鉛一樣動不了。
"}S/uih;a"q(n i~5i"C L.~0tz Q2a
    近處看來明明非常可愛,為什麼會是個電波女呢。胸部感受到了柔軟的壓力,但在她怪異的行動面前也無法享受那感觸了。 fFC`H'bB

1qbA C/}Kv.Q}     電波女得意地笑著,熱情地仰望著光一。
,n I5y-N$\"Z NOeh5oiB-oa3F
    「我的名字」+b)} G S-W H

)L"m.E Ql     「哎、哎?」
4F.NgjP#H(i}
k^x$E.Y2_"?;sE     「名字。月陽奏麻。奏麻不是姓,奏麻是名」
H&Hn} s'RUh
(I,y_-dr     名字什麼的以前沒聽過,也不想聽到。/?xZb(Or`

.bW8yx|t}+? @ v     雖然想這麼回答,但別人報上了名字自己也要報上名字,這是禮貌,光一的一貫原則。這時還不忘要做個理想的自己,某種意義上也是個很有原則的男人。
1M4E0sPt#\ j8q w0_wC&LGL-zY7a/~t
    光一那因恐懼而僵硬的臉硬是裝得威風凜凜起來,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Y+D5P4Rmr
GT"Ep.K2_'eM     「哼、哼,我、我、我、我的名字叫——」
@7y l ^$f fI~'p 5ss(l)v ml
    「佐藤光一」/k^}l9O rs
l3Tv4h] Fv`u1F4i`
    「——嗚哇啊啊啊好可怕啊啊啊啊!」
K.sK&Q^#p
iVD#@ bx~l4s     不知為什麼奏麻知道光一的名字。沒有什麼比素未謀面的電波女知道自己的名字更可怕的事了。
Cr$}'RQ5i:{+q;KF
'G-L-y9y _3`R     「呼呼呼……作為浪我品嘗的謝禮,我來預言一下你的未來吧」w4B C&S0ZXU Y

/Px [n"]     「不用了,請饒了我吧,與其給我謝禮不如趕快讓我逃跑吧,啊啊!為什麼我要道歉啊!但是還是抱歉!請原諒我吧!」6^:IX yBI

U2m`.Xcn ^C     「呀—,不用那麼討厭啦。我的預言可是很准的咯」M-V8B'JMw(RZ+{"|e&Y
:L!VL0?7R
    「預言什麼的就算了吧!」
8tdQ.S]~] t}"i oR5[
    真的達到極限了。一個大男人被樣貌可愛的女生逼得快哭出來了。
RdT \/C
"Y&X8[n[Y|     奏麻將食指伸到發出「咦咦」慘叫的光一的嘴唇。
%] cQHCr}&E+K#v
#qLia?@3T     就是閉嘴的意思。 e~-WISx8v.a
Yr(I3m"YYj0bM RC5@2h
    「預言,其一」{*H,C N r1rR&Z7B%Bo
-e$Rsw-Sz*r
    這一句話讓周圍的空氣溫度一下子下降了。剛才還是口齒不清的聲音,現在卻可以清楚聽到其中隱藏著重大的聲響。
lYN5|)K h8Q `E dyU!x{N7q
    奏麻的眼睛像貓一樣眯了起來,嘴裡可以看見虎牙。vBmw%A

j-W#iB@9X     「——你拯救不了世界」
v3H.OAPdWa
c.BmP)fT lS     光一的氣息一瞬間停止了。^(vkn8~$q|
bqjI*V
    「什——」
DH'ibZ.bL+z+]9I
A6r;Z f X-h+F1O     「預言,其二」 oFO[.GSF H7S

7W*ORh,e     「你……在說什麼啊」
d GdW%Hwvn/T
![Xc3GI Rd3|     「你也守護不了她」

- TiRaFiouS - 2012-9-19 21:22

「!?」
3S Ig6Dpn qS-W
'v8J? |d@ed1h     儘管還不清楚對方話語的含義,光一的胸口卻炸開了鍋。
V iT:h {4u C}
ht6~4C#HuEU$f-p     這個女人……難道知道阿露露和涅莫西斯的事情嗎?如果奏麻是極光的信徒的話,知道了阿露露存在就非常糟糕了。m6c0Q)r8P0cLq

7Z;N[X1E     「嗚呼呼。那麼,再見了——光一君」
j c,P{b fvL
n/u!LkU El     在狼狽的光一面前,奏麻咧嘴一笑,鬆開他的胸口離開了。{/`+X)d'y.F$h

1DN,h.[Nz"@#lvk     終於獲得自由的光一,向著準備離開屋頂的奏麻背後叫道。
0xM r_ v*x
,b/_3]'IFJqp     「等一下!你這傢伙,到底知道什麼!?根據你的回答——!」$D6D `Q6x$a4y;j-G5H

A4n)ckW8q     無可奈何地擺出了戰鬥架勢。在萬分緊急的情況下也不能逃避戰鬥。光一處於手指隨時可以打出響指的狀態,對奏麻戒備著。Z.WS/O0p:]+K
/[^4rur0Z S6n
    奏麻剛才的威壓感消失了,回過頭看著光一,像只小貓一樣歪著頭。
9nx+Ku!wq T,O{/Hhzj*]uyt
    「我蝦磨也不資道哦。因為仄四你的預言。預言澤子四代替神把它的啟四縮出來而已,本人神馬也不資道的哦」
7y#V:A-{7Iw*\/S7g9eC6i}
U ST,wy     極度口齒不清的滑稽腔調,打消了光一的戰意。
s8d#j7u$KS)I*F&^_
5m2Xm(K!g8a#aV lqr     「再見了菌~♪」(譯注:原文是バイバイキーン,捏自動畫『麵包超人』,裡面的ばいきんまん的被打飛時說的話)
Sb1E;u2C"E9Vg"@5m )ow)w+}!jxX
    奏麻呼呼~地笑著,關上屋頂的門下樓去了。
Ng7pBr _Lnq *_1x |{J wf,y
    「……那個女人,什麼意思啊」a5XY\K_/hq
-|(\`7y+am,K.x+k
    光一在關上的鐵門前呆住了。
&@-j0LL-V /mo!sqa!uQV9Uf
    好奇怪。非常奇怪的女人。但是,感覺上又不僅僅只是奇怪。
4i*j(O3_g1O U EK6JH
    那個預言並不能否定她知道Shade和特務班存在的可能性……也可以認為只是單純的電波而已。
gM-y u"A
ML[n-i3g     不禁又看了看腳下的魔法陣,幾何學團之中有貓、狗和怪物之類,畫著一些完全看不懂的畫。遠處看確實是個魔法陣,但近處看卻只像是塗鴉。G zNFSM)Ml
N{Ac1x!Z P'|
    意味深長的巨大魔法陣,重要性似乎一下子被削弱了。
w[)T9f2}V%bj6gL3g&E 6UPd["Iru1^
    「……完全不懂」
Z,N-H~,@:mP8j9d
J7oZR,@l0`i     光一的視線再次移到門上,繼續發著呆。1_;^XO*@'\
"u^ |EI TS@&b9n
    「喂——……啊。……喂!趕快起來啊!」naBu3lQ9U&Z
1Qq,Sp1t"I/C0HHnkca
    背部被腳尖踢得很痛,光一張開了眼睛。:L;G A2T [u`k

M3[t;s2V&x     「……啊?」j8e3W2?6Wo S|
J.d3YF5h#jP6hQ
    光一帶著蓬鬆的睡眼爬了起來,旁邊站著一臉不高興的薰。
a+t!n;_B,` [ g-K k/l;~+D
    看來,好像就這樣在屋頂上睡著了。看了看表,已經下午四點半了。不僅是第五節課,連第六節課都過了,班會也翹掉了。
]`tw#aC[HTQ 3BE&K%\,~9Rr5v L([
    「我聯絡了你那麼多次,怎麼都注意不到啊」,r3Rp$ot7g!m B/Q
f4jt` G"q3[
    薰鼓起臉頰生氣了。或許是因為睡迷糊了,一瞬間覺得這樣子格外可愛。0n8lE8T9Fv0s-Bjv
g~t3Q0ne9fl2o;}A
    光一擦了擦臉,盤腿坐了下來。"XLl5iLx
8t;F*sb r_Z-q
    「嗯……看來手機電池沒電了呢」`'T4vN)n

v~)s&E |*o8R-W)[??a     「哈?這可不是應該發生在現在的高中生身上的事情哦」
4e3@ S5{Xt7aEa K0AAsh;G
    總不能說因為完全沒有電話和郵件,所以忘掉了吧。A E"B-Lr r%l`:o

5li y3S,P&FuN_k     薰按住被風吹起的頭髮,在光一旁邊坐了下來。fI0H5O-]{

OI3UQY6]#f     「明明要護衛阿露露的,卻在這種地方偷懶,很可疑啊」4[/SS3a4oF4AF

']X%?t2R8yaRTd!Rt     「阿露露呢?」
T4[+U F5] F N1p&W B7q wvW3V8T|
    「現在兔乃和班長正在找著。儘管不知道敵人在哪裡,但防諜班也已經在警戒之中了」#rZ Z+vW\-UV f

#h{}wz"r6b     「防諜班嗎……這麼說的話還沒跟他們見過面啊」 _j]9W1o!~ }ef
"HI ^.]T8G [
    「我也只見過一個。防諜班和護衛班原則上是禁止接觸的。原因就不清楚了」 P"oQZ2b o3N:RH

:S#_P"D,a)f     這倒是第一次聽說。特務班分為護衛班和防諜班,防諜班是防止情報洩露的隊伍,護衛班是負責支援的隊伍。或許現在防諜班就在哪裡看著也說不定。
%e*dO_\L"ZQ
].|qW,fp     「護衛班成員還缺三個。現在的護衛班是慢性攻擊力不足。老實說是連貓的手都要借來用的狀況呢……現在一想像敵人襲擊阿露露的情景就毛骨悚然了。可靠的矜持又因為對立面的原因不能在白天出門」,Pd9i.z)_y#_9T$\W
m-XJ6ES T b b S
    矜持是指同屬護衛班的朱裡矜持。七年來一直用叫作《無能箱庭》的涅莫西斯保護著阿露露,沉默寡言的男人。儘管他的力量可以構築一個使涅莫西斯無效化的空間,但因為對立面不能照到陽光……也就是說不能到外面去,所以不能讓他參與守衛阿露露的工作。
j$c!u{:l{${
9IZ~m.u     「護衛班剩下三人的傷還沒痊癒嗎。使用醫療用涅莫西斯的話不是應該像我那樣很快就治好了嗎?」,D W1U(VPl q

$DL#K[*h` W9`C"f"@     「你那只是單純的治療吧。他們三個不是單純治療的程度就夠了。……要說的話,應該是『複元』吧。被打散消失的身體部分,光用治療可是治不好的」
Kd#L-U'l
N(hY@:Yu     「消失……真、真的嗎」
b1w/I7C(u6Hdq}m"}5g
!I#z pC uAp     醫療用涅莫西斯似乎可以治療除了當場死亡以外的所有損傷,但是複元就需要一段時間了。要將斷掉的手腳複元,最少需要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光一儘管左手手臂受到嚴重的燒傷,但所幸手臂本身沒事,因此很快就治好了。Ce1yc*S]`U

,s zb5R8]u     「現在想來,和藤堂對戰只受那麼點輕傷真是太幸運了。可以說是奇跡啊」4jEc)@i*f/W/]{{
(`^7qD-iEaAw
    「哼……奇跡是靠自己的力量喚起的。也就是說那場勝利完全是我的力量引導而來的,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9Sow}lB"O\'P l

.PJgJ!Ff     光一裝酷地眨了眨眼,卻只引來了薰的歎息。
5N\ AAr$`
N ze1LyK]e,E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在那之前你也有慘痛的經歷吧。涅莫西斯有很多種類型的。不僅僅只是像藤堂那種直線型的力量啊」 w"_-|si e4`)vN
"jK)l2iH YH P
    現在藤堂被關在Shade本部的地下監獄裡。當然這件事只有特務班知道。因為藤堂知道阿露露是《一線希望》的持有者這件事。本來犯罪者應該被放到遠方的監獄裡隔離起來的,但為了不暴露和《一線希望》相關的事情,只能將知情者藤堂單獨關押了。s*h*@Bgr7nl

CYwLU*gf     「可能藤堂第一次造反的時候就已經向外洩露了情報了……儘管藤堂還沒有坦白,但現在的情況確實已經很危險了」.W1]F(b `

dOg)MAGd     確實正如薰所說的。%^)Ws-P_v/N
J5vl)LzouE"n
    光一戰鬥的時候,那傢伙說了。:W&_uA)Ow%P
Ne8?J!nn8~q)sN
    『好像……手上拿著本書吧』
M2o(Z/k;w*{ e9V
(m;iVF2VF ^t'B"gl4j     告訴藤堂自己的力量的使用方法,以及阿露露的真相的人物。
L} z XX /{5}`_Ne*d6Y;u#Q
    所有事情的元兇,手上拿著『引導者』的人。
5\jDj&S(d6[? %r ~ _\"^ V
    藤堂肯定接觸過『引導者』的擁有者。然後他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藤堂,而且,不能保證他不會告訴其他能力者這件事。這個人的目的是什麼光一並不清楚,但因為是要讓世界回到過去的關鍵人物,所以必須儘快將他逮捕,奪回『引導者』才行。/i4o[!Z&@
d"tx0jW&dw
    正如給予光一能力,自稱天使的阿爾卡娜所說,『引導者』的擁有者還在雨鶴來市市內。把他找出來並奪回『引導者』的話,應該就可以阻止世界的滅亡,並拯救阿露露了。
"|?#vQ x?-aj +hI:[;t:m
    (我一定會淨化的……這個被『木漏日現象』污染的世界)
kd'?s+Ox .ynWQ~Qz
    光一再次在心裡發誓道。\q;|yR
uI-j \/_J gO
    「喂!有好好在聽嗎?不要咧嘴笑啊!」(^-g0v'^ g:[,F t$v

/FHdg&@}     「啊,對不起。我走神了」 e S'x4T*rT?4U
(V8E]%J`p \Am
    儘管那麼認真地思考著,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心裡的誓言似乎太帥了,連自己都沉醉了。
b eF5P;Eh0o
u n;NB+_M f     「真是的……明明已經是那麼危險的狀況了,讓阿露露到外面來,明明是自己這麼提議的,拜託你有點危機感啊」#c!k+o qx9Lbsd:VR `

E(PPk+Fl%]     看著旁邊一臉不滿的薰,光一有點惡作劇地說道,
?1xFW1n+ZL2b"E@r
,H'h wGh U!G     「你不是也贊成了我的提案嗎。好像很擔心阿露露哦?」2\} \QB+mzX/{1\
F%W e{F[K:w"G
    話說出來的瞬間,薰的臉就變得通紅了。
FJ'mU9[L8q$Gr.F
P4m J/?Am     「我只是覺得……與其老是讓她逃跑,不如在外面保護她比較安心。而且,說擔心也是擔心的哦。因為要是她被殺了,我目前的生活也沒有了。話說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是這副臉孔!好噁心!」
5l'Fr5mfx{ ec v/WXK7CP#e uf0c
    光一一言不發地、高興地望著害羞的薰。
vt8lH.O *H ^^P1lj{c&k-o
    (呵呵呵……果然這傢伙是個典型的傲嬌)
F` M-PBmW5k.J%l %Vq\ s/_9eH A
    我的推測沒有錯,光一正沉浸在這樣的喜悅之中。F*M M8Q^H @ JO

.y!F.w(c Ir0T I     正心情大好地看著薰的時候,突然看見她的手上拿著一遝紙一樣的東西。
S Vn X7W!Q R#k MRD;t5q
    「這是什麼?」,grU}c9xG*I

@8M {j6@A~/mT     「啊、這個?給你」
;g k0u7hvR mi
1H A.@&~0y9r)q vs     薰慢慢地把本子交給光一,光一看了看裡面的內容。
-NU;Hs;CI"`t ie_
'i{I:XZ nT     「這是……學生名單?」
mV!za"I k;`/i6Ya Y*t
k LD t4Q ~W&[     「嗯。最近的轉校生的。不僅有名字,個人情報也全都有記載」`aV4V B.H

6pic U In`p k     「這東西怎麼拿到的!?」.ZK\g \"V/x
/k&M O$y.l _
    「班長姑且是老師,拜託別人的話很快就弄到手了哦」
Ev ]9X/w8H
8w_ol~0`%IXF     那不是犯罪嗎……光一抑制住自己想吐槽的心情,嘩啦嘩啦地翻著紙張。
f__5[]1Y
"Ee5wS.e!R[ BA     薰擔心地死死盯著光一。
!pa{`1]$x `)V3_W8v
    「果然唧唧歪歪說了一堆,最後還是幫我的忙了嗎」.FRiwf#Qe _

u*vGA|Iu vb     儘管被青梅竹馬嘲笑,在全班面前露出了半邊屁股,但只有薰會幫自己。光一淚目地點了點頭。
,U laGE/~&cS x5x)cZJp
    薰不出所料地臉紅了,頭扭向另一邊。
%])n/c7Y*w ~
BP K Ka;r+@3S:Z'R     「嘛,我也是贊成調查的……因為沒辦法對全校學生進行調查,沒辦法只能集中精力調查轉校生了。本來調查學生就沒什麼根據」
!K;|i }Z7[Oq]f DK'Ah R2X
    嘀嘀咕咕地說著,卻在認真地整理文件。
gR_*M\O [E-`
:S1]6c3mi)A&x t     這時,光一想起了幾個小時前的對話。
yv%MS/U
H V+vqbHOk     「——對了!聽我說薰!剛才我遇到一個非常奇怪的傢伙!」D ij1AE E2f
P {5N tne(g
    光一氣勢洶洶地抓住薰的肩膀,把和剛才遇到的電波女月陽奏麻的談論說了出來。她肯定是極光的信徒,光一極力勸說道。
4t9~6BM'L rE,A #@:Ct Yum(^
    然而,薰的反應看起來卻很不好。0q%}[1n0r Gu2bZi p5P
K k5mY8@XsS9V
    「非常奇怪……呢」
s3~ Xv|&o8y o gHS9R:qbz{0y
    「魔法陣啊魔法陣!那肯定有什麼宗教含義的……那個女人是魔法師一方的刺客!」
cI?uX u+^ Rb'g %ln m8^P
    「魔法師一方是什麼啊……你大概是誤解了極光了」
ZqKcWv f]yo_?At)k
    光一歪了歪頭。誤解是什麼意思啊。薰是想要袒護極光嗎。3~/R-M0nFO/[

#}Wz s0|-N)~J5e     「極光的信徒是完全隱藏在人群裡的。平常只是單純工薪一族、家庭主婦、學生等。樣子、舉止和行動都和一般人完全沒有區別。絕對不會做出像你說的那種怪異舉動」
Xa5S]R
I;Lt5f\?\     雖然Shade對極光的組織構成並不算知根知底,但還是知道領導眾人的領導者,是被稱為巫女的幾個強力涅莫西斯擁有者。
&P+M-g c%h
m8?OV$]|R6Pg~     另外,極光和常見的奇怪宗教不同,完全不需要集會和會合。他們聚集的場所,一言以蔽之是在網上。
!AJv%J|\+J %?9g3Zovk1c c:f}
    「儘管沒辦法判明是在網上的哪裡,但好像有一次Shade隊員擅自登入了集會召開的留言板地址」
MX/Azux%U'J1iL7w1f
,D BV{E s     「好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假設性的詞語呢」
B `!h8x,~c n k;C)N#E;~K,w/_#y
    「沒辦法啊。因為登錄網站的隊員在電腦連上的一瞬間就死掉了」
Qur@T;y2q@p d f:SS d8z"x,Hp)n%a)o
    「死、死了?!」
'mr u}(m/b
-Sc/vh_$u     「大概是某種涅莫西斯吧。而且據說電腦自動開始進行格式化,什麼情報都沒有留下」
pi9\%C Tunb %K|j9I$U%C
    多麼讓人難以置信的話啊。登錄謎之網站就會死掉,像是都市傳說和恐怖電影裡的情節一樣。單是想想就讓人背部發寒了。1d2vTE TZ rSt
XsQudn r
    可是,能讓這種不得了的事成為可能的,就是被稱為涅莫西斯的異能。,x[{JN:d

GQ!^uP;|7w4} v9u3_     「只有一件事可以確信,能讓他們展開行動的,只有領導者下達命令的郵件。沒有郵件到來之前,他們和一般人是沒什麼區別的」
NB[ VL*B*C A
v3PrR6h0\J     「而且……」薰打開學生名冊,補充道。+fnN*~0S a _,^-GU
_[J,_"H
    「叫月陽奏麻的人……好像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Y/y"X4V

!V;M3ivWA|d2k     薰眉頭緊鎖地翻了翻學生名冊,也沒再轉校生中發現這個名字。要是像光一口中所說的那種超乎尋常的怪人的話,也應該聽過一兩個傳言的,但在屋頂上畫魔法陣上舔別人臉的人倒是沒聽說過。7i:X[-UeyB\

_?2MFm     姑且薰曾經代替光一詢問一樹關於奇怪轉學生的事情,但並沒有說過有一個電波女。
zv+A,`S 5Y.mj%Y(N5f
    「……是做夢見到的吧?你剛才睡著了」 X'Ci/ze f@B7UP
] p$C:h? Y)Oe
    「怎麼可能!我還是可以分清夢境和現實的!」7c`F5SS2H/Q

"B/I*N%?8sC0j     「……不好意思,完全沒有說服力」 g*C2b+lS

[,pKh&Nlz     薰臉上帶著苦笑,站了起來。
Z1K:H F8U?K
VcU;A)~d$l8g3X     「總之,調查完了哦?從檔的情報和東野處聽來的情報中,只有一個學生讓我有些興趣。隨便編個理由和那個學生接觸吧」 PdTX `5D
ByG rM0H3B3{
    從站起來的薰身上,看到有種說不出的幹勁。雖然發了一通牢騷,但還是幫忙了。和藤堂的戰鬥中也過來幫忙,這實在是……。5w;],T/Z(dpN ^
'w5_'@/`w6ECg
    「……傲嬌」
0E)bi lrD9y q@8s
$[sI&F$J'o:V8{&Q     「啊!?」
9bl(LN!\&zAKo wc 2njQ%D$x
    「錯覺。聽錯了。你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在說話」,^i8^0T m

V6WB;eu FuE     光一心情良好地這麼說道,薰臉紅著(○‘ε´○)地怒了。(原文是プンスカ,找不到合適的詞語,於是就用顏表情了,大家意會就好)
5M \#Jo1H$o|\ %B9EL3vo8FP!USo`
    現在時間剛好是五點,為了準備學園祭,還有很多學生留在學校裡。
{0Zhl1F
9Jtre2cP     「目標名字叫澄波優。和我們一樣是二年級,班級是G班。在你轉到雨鶴來高中之前稍早轉進來的。成績很優秀,每個學期的總分都是學年第一的實力者。沒有參加社團活動,現任職學生會副會長……從簡歷上看就跟電影裡描述的優等生一樣呢。樣貌和身材也不錯,似乎在女生中更有人氣哦」
8mR-?_dl .g Lnpj;fr+Le
    真讓人不爽,走在走廊上的薰坦率地說出了自己的感想。e @8rC-I.N| z
G3A"{GotiH:\YV
    「這個女的我也知道。正如你所說就像是電影裡描述的優等生一樣……老實說,哪裡奇怪了?確實她的性格是有點與眾不同,但和奇怪還是有區別的」8us9Ou e3Ub y i
7pUrL2~0t0i,v#b2Y
    「單單是看這簡歷的話確實並不奇怪。或者說是完全沒有奇怪的地方可以讓人懷疑的理由。但是,如果說她之前上的學校是真明路女學院……你怎麼想?」
y L FVn}ndf8D p8NtcG r Y9YhT5n
    聽到薰的話,光一「嗯?」地提高了聲音。
g,H j$M'k,i,yU%F
!}SKQF {h'qV     真明路女學院,是一所如名字般嚴厲的、如想像般的高等級超有名女學院。是小學、初中、高中直到大學皆備的巨大學院,學生人數總計逾萬。Q9Kr%z/I \ p%B*M
E2d*d|3EF;\q
    與澄波優的簡歷大致相稱的大小姐學校。
`-cD(CLPp;W"Nq +{d9y/ol,t8m!z
    讓光一和薰有疑問的並不是這個女學院本身,而是女學院的所在地。
i,J1o-cy@!q8v,t:x
vR| _#KR;c Vh1M_*p     真明路女學院,和雨鶴來高中一樣在雨鶴來市市內。BhbWAgP-J/Y\
{hH T'c}m,q
    「無論如何也要從高等級的真明路女學院辭職轉校到雨鶴來高中的理由,不知道吧?澄波在真明路時的成績,和在雨鶴來的現在的成績一樣都是第一,也沒有在學校發生什麼問題的記錄。我也調查過她的家,但比起雨鶴來高中,顯然真明路女學院離得比較近,也沒有搬過家」
DI nZr#x+M rtim1v1P9F
    「確實很奇怪……轉校的話,是為了和心儀的人一起上學之類的理由嗎」4aMrb+HHd1i;Po
4FR:Z$B/B8e%UQ
    「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有一個奇怪的傳言。這點是最重要的」 mW.Q,ejF{`
%B9OI ]m(k7P
    奇怪的傳言。}m!S0a'D I&Ih

L0hT Y4A)H%G     薰豎起食指,認真地說道。 ~3M }u&@ iQ^
aL1SU:V^U8w&ZO
    「她……好像經常沒有表情的」{%?4l(v zL

WI pgl {     對任何傳言都有所準備的光一,肩膀顫動了一下。/K,[{.Pxum0G)TX
a nQ+u;BZl
    「…………那是單純沒有表情的角色嗎?偶爾也會有啊,因為本性灰暗而裝酷的傢伙」OWx!Um!i
(N"T/J5HY$M
    你沒資格說這種話!似乎是想著這樣的吐槽,薰認真地搖了搖頭。
)jnuo%H]GPB Dpg7F[L @7m
    「並不是像你裝酷或者為了看起來像帥哥裝空虛之類的等級哦」
"nz n?P'G3W0[)P
N:|1A:j#XN&X     「!?我、我、我才沒有裝!冷酷是我的本性!」
? iAj\5] Ja!_%lN!l&Vq(E
    「啊啊你的話怎樣都無所謂了!閉嘴聽我說!」
pI,FGk'A(`"u*L,H
s e%Q4T e-h2H~m     「嗚……意外啊,真是太意外了」
0x1D,d1WK:X~Jm2v
iM-C/X)zM)o]     無視狼狽而不滿的光一,薰繼續說道。
v/{%| eq4p?0Q
]6M:pk7V'X     「確實有些人擅長露出一副撲克臉。但也要有個限度吧?好像沒有一個學生見過澄波優微笑哭泣或者發怒的表情哦」/^B.j0O;K`!i\8L
M9Z3k9M)EGX.]OS
    「……哦」2Uf p ] A9Q7u

7t3XvW },I&lk({ g     「決定性事件是今年的體育祭。她是接力跑的最後一棒,但是在接棒的時候和隔壁跑道的學生撞在一起摔倒了,儘管手都骨折了,但是表情仍然沒有改變過」-qyh~:f

/? C k@*]W4y&?@     這樣確實很奇怪……光一想道。骨折是非常疼的,如果不是習慣了的人是無法忍受這種痛苦的。光一曾經從建築物頂端跌落下來導致腳部骨折,折斷瞬間的疼痛是痛得甚至讓人感到噁心的。2hV R u8m*E6R

(H aYoJ;W     薰說,在骨折的時候,澄波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k7qj.p)h

"AR4GKY:?;{     也不應該是無痛症之類的特殊疾病……那樣也應該會感受到痛苦的。,} xMKt#p.j${9i8@

IBg`4FM C~     「是不是極光信徒暫且不論……那種完全沒有表情的情況,難道不會有澄波優會用涅莫西斯的可能性嗎……」
X-i:u\8Z"N c7T
n2L:G.l wt     「涅莫西斯……?為什麼……是這樣嗎——對立面!」
8f%z(X r5Z "xjaNL ]!m'Si D
    「沒錯。我的身體不會成長,兔乃那醒目的容貌和存在感,矜持不能見到陽光。你的對立面是會繼承原涅莫西斯能力者對立面三天吧?和這些代價類似,她也因為對立面被奪去了表情,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 w"Eg;\h rC

y:kp&?b(B.OF l\     光一對薰觀點的犀利非常吃驚。該說不愧是Shade特務班王牌嗎,和光一那毫無根據的推測完全不同。
[pF6])F1X DYu
fSVT^J4c)L     兩人走在走廊上,最終來到四樓最深處的學生會室。1k5NI,f$S
A+Knr"|
    「學生會室……嗎」
Y)rp1C&^'WI }2P/`#KH8k
    光一凝視著門上的門栓。 r ij!TO.n }l$M

y?,l`/\+E i-XV^     學生會室。這裡對光一來說,是一個禁忌的場所,有一段想要忘記的過去。`4s0~QTM%M6q's6~

\yyHo'i0E VWW     「怎麼?因為是問題兒童所以討厭進學生會室?」
1j5j ]hV"cs8H{
F/}8`$Fj(H6Sn+X5Cu     「不,並不是這樣的。雖然並不是這樣……」R c QNX

~1XTV j/l){$n5l$|     這麼說著的光一,臉色並不太好。
c L*GY1Z :E[ F0hb-|"v^g
    不想進學生會室的原因,是半年前的學生會選舉。
Q)l:_?H'd/_B
'f,{]znJR     「啊,這麼說的話,你還曾經是學生會選舉的候選人啊」
T$[&[,J/Go!g/A(d'a
\b7R8M ~$Q K\     「——嗚啊!」
4_h8^*z-yBr7P_[
Z^'hs/X-b%?%o     正中要害導致的過度反應就是這樣。光一在半年前的選舉中是學生會長的候選人。當時和奇特的外表交相輝映,被認為是相當了不得的挑戰者,也成為了當時的話題。候選人演講的時候也是,其他學生都作出了模範性的誠實演講,光一卻只有一句話,+JI6hTO(N])?[1F

sU ?-t~'F6mS     『——跟我走吧!(劈哩)』8z9{X%x b.n
Uj?*w:M ?!z'S-w#m
    這麼叫道。好壞姑且不論,就算說是猛烈的衝擊也不為過。+i,jqg3a

*Lg/O K4n[~;XC5[     然後,或許是這次衝擊湊效了,結果是——
!]!w&DXOc
?H*f5TG5RZ     「好像你只有三票吧?」5K9Z}8dk7k(R(^5]
"S5Y+x3H L%_ l#i U u$b\
    成功落選。這樣雨鶴來高中的未來也得救了。ZM N4Bt!v-U5T
mB Rb&m5] n+j#ken
    順帶一提三票中有一票是光一自己投的,另外兩票是一樹和知大。
(P6]+xGUR8{ w/WOIe
    「那、那因為我轉校過來日子還不長的原因!要是現在用我的神秘力量的話——」
S z4t jp*fSx u9jk_P$? Z#k7{
    「肯定一票都沒有呢。呵呵,或者說是什麼?還真以為自己很神秘?你的企圖大家都看清了哦。你不是什麼神秘角色,只是想成為神秘角色的那叫什麼病來著?只是想著變成這樣的人可是不行的啊」
w L%c3Em0C)I;Bn O'r~%VEk7Z3y
    看著被擊中要害淚目著念叨的光一,薰惡作劇般地笑了。 U%H'g6IT
u A}iaLv ?
    可是,如果就這樣就沉默就不是光一了。
y+[:tI M6l)xW
8A0q6gq v y} i     「咕————!我也知道,你老是裝成大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每次被嘲笑都跑過來打我,在同班同學面前就拼命忍耐住毆打別人的衝動!其實和我一樣淚腺發達,一直都是一副要哭的樣子低著頭!臉露得太多了啊小不點助!」Q IV)Au.} GwJ

bAEk-L h     「嗚哇——!?我、我我我我和你不同,我是大人了!才不是演戲……才、才才沒有忍耐嘛!」
D4vW.Ze4X J.W[ /E~"y^&H)C4hGfD
    「呵呵呵說中了吧,一著急就詞尾就加了個『嘛』嗎?越來越像小孩子啦!不是很可愛嗎哈哈哈!」(譯注:原文是『もん』,小孩子經常使用的詞尾)
4h|z#K0y-h eiR8O:t
    「什麼————!?」-AZ1m(Xt)]
O;skD@#pu*u
    兩人臉紅耳赤地在學生會室門前吵起架來。某種意義上這兩個人也真是相像。&v6E%[ J[K

4B.fBvCLX     小不點助、妄想癖傢伙、貧乳、禦宅族、矮冬瓜、人工白髮頭、插花筒……等等等等,幼稚的罵人聲在走廊裡迴響著。幸好因為四樓都是委員會的辦公室,在走廊上走動的學生就只有光一兩個,不過還是很吵就是了。 QVCmM ~'p
rd7H1l$TSq
    要是繼續這樣大聲吵架的話,遲早會有人注意——s \0I8M%@F_ w*ogM(^
3t!{6VEE d0Czs
    啪啦。)u,w&Y%T4]sO?fd&h

6_;Jg2wjz_!Q/} Z5L     「啊……」0Bjnk k"LQ#K`

4` w7Vdq!f1MI     「哎……?」`g&VrGws
1ySBk;g Hg XD X
    「…………」X$Lw#CH0r*w'X.Gok

n"saA5vd*^     光一和薰相互掐著對方臉往學生會室門口望去,一個女生站在那裡。n [Af~ d6{f7x

T F!]+E*H     「……很吵啊。什麼事?這裡是學生會室」/kv#L~'Q9jL

F_7dEg$|R4i     恬靜的聲音在走廊裡迴響。
:@%BG*Gr^6T ;L_#^fF C#A3[
    兩人看著女生,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就是調查的目標澄波優。zr-MB7BTHc

@&t5d\*p)UL!o{0F     女生個子很高,身形也很纖細。容貌相當端莊。站著感覺很有氣質。梳成馬尾辮的頭髮顏色很淡,美麗而修長。
y;z9v$tL0J
2I`;Y)n+t1\/L!`a]~     然後——仿佛讓人凍結般地沒有神色,完全的零表情。
oR~ nt+ym B J.i |1_6Bl5z"x
    美麗的身姿。不過那簡直,就像人偶一樣。Z0Q K l.uGw

x:\ Ni:J of     光一感到十分害怕。
STFa/}:i ^I:S u%z,Wm)O1}(MF
    「來學生會有什麼事嗎?現在正作為學園祭執行委員會的辦公室使用中。要是找學生會的事情的話,我們到別的教室去吧?」
'|3IC7O{.uJ'l?'a 0u|7C2v&AC
    澄波優手放在胸前,像紳士一般提出了建議。([ i x2^ S
4uBoSt W
    「啊、啊啊,對不起。關於學園祭我們班級的節目,我們有個提案」K8u;H{'c9fh/`

3e3DfU k     「?兩位是間宮薰同學和佐藤光一同學吧。好像是二年B班的。你們班的學生會執行委員也參加了會議哦。有提案的話,事前應該告訴他們,讓他們向學生會提出才對吧?」
N#Pn u gh
gKaM)x#kK     「那是更加緊急的話語……雖然正在開會中非常抱歉,但可以的話我希望跟我們班的執行委員說一下話……」
6_xb ri1l#v%x
(rM9W!Y6L!z~7Lj"GW     薰慌忙把事先準備的話,儘量自然地說了出來,旁邊的光一也不自然地嗯嗯點著頭。
+s-J(F(M1Vx i
!L2Og q*Ws\v1m&D     優無表情地看著兩人的臉。9x.V \7C$n P&a_9g
,s@-F(? }{I
    「……沒辦法。那進來吧。因為正在開會,請務必安靜」
Sq$n~D$m-w 7];Bdpt\j fbQ
    優用機械式的動作將兩人招呼進學生會室。U+uyO!rTI1W

*cI4r^#q It!n     說是學生會室,但和其他教室沒什麼不同。不同的只是沒有學生用的課桌和椅子,而是長長的茶几和折椅。其他的還有貼在牆上的學生會選舉海報以及文化祭傳單,除此以外就什麼也沒有了,是一間簡樸的屋子。
#B/N U2_i&j_'}
9^8p(~/iD/NpJ     儘管屋子很普通,但現在執行委員會正在開會。Q4Iee7xr
d$NpB9r
    各年級各班的代表們正在激烈爭論著。2l;J3r$~ H}^l

)c^-oPk~     「因此——lolicon(原文注:lilita contest蘿莉比賽)應該堅決開辦!」2d-_!c tl~
Ru'B9_e,Zj'Y!U]#IF
    「反對!去年這麼說著也舉辦了,結果收到了PTA一堆投訴!這種活動除了男生以外不會有人需要的!即便在男生中也只是極少部分需要而已!」
8U A,OE$rq`S 2t5{b$S2\"tY
    「就是啊!以人的身體特徵為樂將其推上臺暴露在眾人之下,只會讓人認為是歧視啊!」0Z1?(uJ,p
Q*CP`*y S/NlPo
    「所以說女生是什麼也不懂啊……聽好了各位,有位偉人說過……貧乳是地位的象徵!也就是說這是好東西!歧視?出醜?不要說傻話了,貧乳可是榮譽啊!巨乳的時代已經終結了!」(譯注:『貧乳是地位的象徵』這句話是Shuffle裡的麻弓泰姆說的,後由Lucky Star的宅方發揚光大)9`{8p[ Rfx
K te n#f fv0d'C
    「我非常贊同舉辦蘿莉比賽,但對剛才的意見難以苟同。我不得不說蘿莉=貧乳這個觀點太過膚淺了。我要求撤回這個發言!我希望你們考慮一下,小固然是好,但實現局部地大的LOLI巨乳也是有可能的!!」
RE"e2R1I
J4BT7zg7^*^Y6{,L     「哎哎不要再討論乳房了吧!問題是參賽的人吧!這種比賽誰會參賽啊!」
$d)Bc6hlt
FF0e A0j     「這個和去年一樣用獎品來引人上鉤就完了!上次不是盛況空前的嗎!」
#Zm+d e#t`
0w}'H/`9N L`6l TD Q     「去年優勝的好像是二年級的間宮薰君。這次應該也會有一年級生參戰的。不過我只要見到蘿莉宮君出場就心滿意足了」"?A {9JD5e
~.[W$xZ1a
    「這麼說的話,如果舉辦正太比賽的話女生方面也沒意見了吧?」1Z~G n:{7^)`+O:Gx

7K'S,h+q:[h{     「…………」$T,L p p$W{/c

y ?3UKrm     「「「沒有異議!」」」
G,Kk\2H
^;xa0R1?;{J ju     伴隨著女生的大叫,lolicon(lolita contest)的提案獲得了鼓掌通過。7JS I6R#cW%a

v\6R0kT2U^     …………。
3j9QQkm^
;Ch*o7O R7D_F     …………這學校沒問題吧。議題的低俗讓光一都產生了這種感想。3q']j7IMt
$O.Ww7x-i&T2Mm*\
    然後旁邊,/F1F/B+o C4[y(KfhZG
}/xe"C1gi Y
    「……那、麼、接、下、來、拜、托、了」2c k c;IN}5y#y

#T:[:M}9Z W;hc     完全機械式地讀出來之後,薰便準備猛地從學生會室逃出去。光一突然抓住她的領子。AW2o^3_$pV+K

`(ev+IC}_]k     「為什麼要逃!?」
P6q`+T3z9k^;D
4xoS6PL&xh     「既然已經知道今年要舉辦那個,就沒必要留在這裡了!忘了它吧……!上次被獎品吸引了,這次一定要逃掉!那種恥辱我可不想有第二次!」C'o/{*k.G GI
KY(X Xa
    「什麼意思啊?難、難道你,參加了去年的蘿莉比賽?」
q$BpXac
2K#}m*CG e8Q     「不要啊啊啊不要讓我想起來——!」6L9KDJ^U#JR/d

~&f9uy J l)QN     薰看起來非常害羞地抱頭想著要逃跑。D| `4m%p#@s"T

D0y w1sk     雖然執行委員們正在熱火朝天地討論著沒有注意到光一,但入口處的騷動還是引起了一個人的注意。?#SP i-l"F1d9v
av;v4yXm%@
    「——哦,光一。怎麼了,找阿露露有什麼事嗎?」
+M7R&U;EYH,L
0rE[/kG)i     …………。7h @INTm
!GnA}2g]&h8Rk
    不知為何,在長長茶几的最裡面,阿露露坐在廣美和石崎朝顏的中間。%d8_P5O)@i.d;V1S
o)X/Kb)~t
    嘴裡塞滿了作為茶點的餅乾,阿露露向著這邊揮著手。_ rM~(~ um

R7n*` dvEY     「「為什麼會在這裡!?」」G%O!Y%C)\nZ^%h

.uiM s ^u     一瞬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後,薰和光一幾乎同時對阿露露吐槽道。阿露露一臉「哦?」的表情,歪著頭。:{Tjzr9xO!xc8H8V
D7eyO N
    會議結束,執行委員們走出教室之後,光一等人為了和澄波優說話留在了學生會室。
9HNdk&}(HrDN
8Hg"v6KLb     ……另外還有三人留著。
}nQ8G7b#XQB|,o z IL&X3s%N5[N-NdB)Y
    「那麼?為什麼你也在這裡?」:M9V9b|%O0`}/R
M+`bf5[I1X
    薰無精打采地問吃著餅乾的阿露露。無精打采的理由不僅僅是往常的疲勞。剛才被執行委員們拜託參加蘿莉比賽,薰只是一個勁地拒絕了。不過,最終還是被優勝獎品的全自動洗衣機吸引決定參加,所以感覺這麼空虛。(這學校真有錢……)
M&SR9{|
'h!i8l+K3h$Ra3n     阿露露聽到薰的問話,歪著頭。*u2rjT*g i

t'Tx,D#B~S     「?光一你們不也是來喝紅茶的嗎?」
(?;~X*a%_k ja6LG8y 8Q7uT&b5P
    「紅茶?那是什麼……兔乃怎麼了?她應該說過不會從你身邊離開的啊」qnT!N$Hc?mcw/qZ
tm0e&eAS,E
    「兔乃正把自己關在體育倉庫裡。被一樹搭話之後就飛快地逃了進去」
%B;_y0EKxe
Y1F2}_"Ue     真不愧是兔乃的對人恐懼症,薰和光一也消了氣。
"JF"F9nW,i Nb@F 0W/V`lPX(XC&sE3D
    那個家裡蹲……薰低聲說著,用手捂著額頭。8`:H7ZLv+x v@w

"d yW:NW     「啊哈哈~,我們一開始也嚇了一跳哦—。會議開始的時候阿露露就坐在那裡」
1b"u&i m.b3b NzsZ,oN*Su6]
    同樣坐在椅子上喝著紅茶的朝顏,咧著嘴快樂地笑了。#Ie!ZR[3Qcd w;z,z
mzuZ0Jv;t
    坐在她旁邊的廣美也靜靜地喝著紅茶。
Ox+\0Xv1{5p;roD
cx:Zp V+k&ny     「你們為什麼也留在這裡啊」Q&Lw9ld9{r"b8b@

RB h&kv2|9Y+tJ F+I     「嗯~?因為好像很有趣呢」
\jd/MW^4r;i,n
|4|"K]]$^ H     「我喜歡副會長的紅茶」
CrC6_;f{ y^%voMWR;b#A M
    「就是就是,副會長沖的紅茶很好喝啊—」
nPFN2`k}
*sg6@%J+@]9Jc     嗯—,廣美和朝顏邊說邊要好地點著頭。
*N1z_-z/r
#V6hB1vz4D"Q     「唔,優沖的紅茶真的別具風味啊」!r|*M}7y[? y
J&n3^XT0{ Pw
    阿露露也「哼哼」地自豪挺起胸膛。
hj MB$T&\ u}'q 3^(dBc3Y A+s{+NX$G
    阿露露和光一打了個照面。優,指的是澄波優吧。已經是只叫名字的親密關係了嗎。
'c.m;}Bz;HF/tL 6KKtalM
    此時,用盤子裝著茶杯端過來的優,往這邊走了過來。
b"gj5D [IoVSl f9L,]iNt.V
    「……篠塚同學,你認識他們嗎?」JJ5mx/b,X%V#Uf

n7ctO)J)cA\r     優走到阿露露的旁邊問道。
]3tZ.Dt$\*p~
n(i } Kp3i)o_'E     「嗯,光一和薰。是一直都在阿露露旁邊的重要的朋友」
1D'? gI?Y%U-w V#d 0Os y%QE-`c2D
    儘管阿露露嘿嘿嘿~地高興地笑著,但光一和薰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v[8{5M:S

7wQz(m(@OO     「那個……副會長和阿露露,認識嗎?」)rh H3I cTUz(Z#T
;NU%[|&H;Ih
    「嗯。就在三天前,我的貓得到了篠塚同學的幫助。在那之後,每天早上都會照顧我的貓。我想冒昧地招待她來這裡喝紅茶吃點心作為謝禮……結果忘了告訴她今天有委員會的會議了」
f Re7vS N { U d)fNVm
    淡淡地聽完了事情的經過,薰歎了口氣。
r&G I[&\e;u&t :n*SG0N/uu8T
    「於是就讓阿露露參加了會議啊……今天早上的貓也是副會長養的貓嗎……難怪每天早上都會在同樣的場所出現呢」
xaT;B,| Z
S-|4j"jN2dU+[V(]a     薰驚訝得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r@t[X7?9h;b

v)h2o.Y4x#t x1q]2g     光一在這全是女生房間顯得有些百無聊賴,也坐了下來。!j9F VEa+Fu-J
kDr t+qIh`O
    「兩位是篠塚同學的朋友嗎。剛才失禮了。不介意的話,一起喝茶怎麼樣?」&N })`)A!z0C

-D kcmJS.Z6tO     「嗯……可以嗎?」
qQoPVN S
8L*TyAL{     「因為手上有好的茶葉。茶會要人多才會有趣的」
/rd@ @7b gQF6F8x\0^c0XMX
    優沒有笑,只是晃動頭髮說道。儘管完全沒有表情,但配上溫柔的聲線卻完全沒有不自然的感覺。倒不如說就像教養良好的大小姐一般,給光一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U5v)O!O0u|

"kbLMsG6_0h     在無聊的對話中,光一感受到優和阿露露的關係非常好。認真看著高興地說著話的阿露露、仔細傾聽著那笨拙語言的優,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優的心情光一雖然不明白,但她身上溫柔的氣息卻讓人感覺不到危險。
C#r%f8Z2Q1JN Sh4D#FZo
    正當光一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和阿露露聊得熱火朝天的優時,%u6W t%u@Ml3u
` {*K^ uE#P9Q"l
    「呼呼呼,老爺。對副會長有興趣嗎?」5Q/o |(@*\,^

0pw4L ES     朝顏把椅子拖到光一旁邊。
f5e1ws ^-{%~Ql hC[&l`%aW
    臉上露出像是向惡代官賄賂的越後屋一樣的笑容。(譯注:越後屋是江戶時代日本橋駿河町三井家經營的吳服店,代官指的是幕府直轄地的地方官。這一幕在時代劇裡經常出現)9OQK1F}

\Cz e J[v     「哼。興趣倒是沒有。我只是因為工作原因要調查她而已」
+p&XRT1q/LU#Z#z #D0\8q7|PVo"`
    「啊哈,工作說的是那個?一直都有的禁斷症狀?」
xmp8Z)[!_ ZuN
)YkZ|{Y M0S     「不要說得我好像有病一樣!雖然你不知道,但我有絕密組織的絕密任務」$j.b ? Jbr-Hp3X%k0` e

0vO+u6IvZy     「啊—……兩分」 X&l2m7C0BI.Xm @4~
{1q6z1oB
    「所以說這是什麼分數啊!?」
n~E_/c (FQbVMQ1a
    「大家都知道你對絕密之類的話感興趣啊」
O$xFyv|d3_ 3SW$h ]*Uj M\'k
    儘管沒有說謊但卻被當作妄想處理了。這就像往日的舉止一樣。
V _yI4D4z H^K&G
.P6`t'E&D Bh0`     「但是副會長的門檻可是很高的哦?雖然貌似跟蹤蘿莉宮醬之後關係變得很好了……不過副會長的粉絲可是很多的哦,主要是女生」
g7hUH;\FdA/fO h W'{3h9vex$dl2EI7X
    「原來如此……禦姐型角色啊。不愧是學生會選舉上和我勢均力敵的對手」
1wfXX$Q4G}
vW,@RUPnN     完全不是勢均力敵。是雲泥之別。
w;E`;{r;]|\0y1LhXE /R;?D5Y6Mk(V;H;P+z
    「……還以為你喜歡蘿莉,沒想到這次是禦姐啊。真沒有節操呢,光一」
"o)G7p9n$X;{)q!W /Y$?;s/U8PAE2|
    在稍遠的地方,廣美蓬鬆的睡眼望了過來。明明兩人已經壓低聲音講話了,這是怎樣的順風耳啊。
5D;a'n'DlK
pdiW O r.t(h     「我剛才就說過了我對她完全沒有異性方面的興趣——而且我也說了好多遍了我不是蘿莉控!」
3d!t!QGM 0z)i5G?S\
    「啊啊……這麼說的話,第五節課的時候說過呢。想要找奇怪的轉校生什麼的」 t)ax;BN_ h#K2v8R

Mc6bZ%E     「對!我是為了調查過來的。不是什麼邪惡的目的」'B:V6@;\XW
z.k-I-PO;h6t9L9e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邪惡,朝顏和廣美向光一投去這樣的視線。
PC(z&g3Y,E g'Z\
jJ#S+]8g/]x:h     「副會長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嗯—……一句話說是一個冰美人吧。但是和冷淡感覺有點不同啊—。平常看起來一直都沒有表情的樣子,卻是個很會照料別人、心細而溫柔的人。對了對了,看著被遺棄在河岸邊上的小貓那楚楚可憐的樣子三個小時,最後還是把它帶了回家啊,所以絕對不是什麼壞人。我覺得喜歡貓的人都不會是壞人」
O2kA}-y3E8U"g #u#dD%h1v+p`-u
    「……嗯。廣美怎麼看?」9o5@;Z lG Q{/l
a-SK6nlh
    「好人啊,非常好的好人。儘管有點笨拙,但完全不像光一那般奇怪」
$b"cz2R)|Y$\a mDg)V?B1| cz v
    「為什麼要牽扯到我身上……!?」
:h.{1f l2g {#p-L jo-cB9vg*@z
    「在女生當中很有人氣這點我也很清楚。我也覺得副會長很值得尊敬……同樣作為女生,也是我憧憬的對象哦」;Q2vz0Ex R
I1}#M_WA
    「……嗚」
3pOm+[+j q 3G"Ny~X
    單聽她們說的話,澄波優在學生們當中的評價並不壞,倒不如說是挺好的。光一也是聽過對澄波優的這些評價的,但想到極光的信徒平常是淹沒在人群當中的,就怎麼也沒辦法消除懷疑。
W H8CP av? 3G)M0d*_ r"KaZU6E
    光一手摸著下巴,豎起耳朵聽著阿露露和優的對話。
$p ^){]R8t _f;pI9g5[-V
p6j)p1wF"m0s     「那麼啊—?接下來啊—?光一就哭著跑出去了!」
!NRI0m]2t(EI (jEP|t __0x#RE8z
    「嘛……那可真是大麻煩呢」m1xy.S.mA~+T9l
2|j1XrBl%K}k'q}
    「肯定是我的錯。但是我卻不知道錯在哪裡……我只是想要確認光一的襠部而已」
Kc vN#E
v;@M*e&|+L`     「某種意義上男人可是比女性更纖細的……不注意是不行的。不能在人前突然把褲子脫下來哦」
B Ch4D0vX PF2S.FYy
    「嗯!明白了!下次確認的時候要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脫!」
(~ PZwMp r
Y"VbXh&V1o9G&Z8{     「請這樣做」
Paoy$Ye,E,Bg $UQ;@R&d2Kx
    …………。gO Y&JwB~

S |psY:aK(i6H     請不要脫別人的褲子。y3Pv h\;X
6l/T-Qmr#^2N,m*J.c
    儘管對話的內容有些奇怪,但和阿露露說話的優確實是人畜無害,表情一直都滿布著溫柔。}Y g;V|#yo

@r0w F[A*p(T A&L     她是清白的。
9?*Emc UA \TS6e[&rH%os
    光一作出了判斷。 N5S-QY P,IQ

G T#Q n O)V,x0r1O V(G     「薰,沒有必要繼續調查副會長了。我不認為她會為了世界而犧牲一個人」
5~:e F3F2{^c%l %zI$\9K3VR
    「…………」;TA jU;H
$Y P4D]r#[*I:o1\ q-m8v
    「……薰?」
w.~9XktZ
`;k]jE?#ki_$U     可是,旁邊的薰和光一不同,懷疑的眼神一直沒有消除。

- TiRaFiouS - 2012-9-19 21:23

第二卷 Battle 3 能力小偷
#?kQ1CJg     個人調查結束後,薰說自己要打工,便立刻帶著阿露露回家了。
2EL:t2p(b9j i
T1K7c(SBm     『警戒任務從今晚八點開始,不要忘了哦』1Kg8v*qOK
!i6c7`Wr7h#V
    目送這麼說著地把阿露露拖走了的薰,光一繼續進行剩餘的調查。 i)~t*F5AW$j o)Y

!nD.G-^$Zq9l9Dj7n%d     雨鶴來高中因為學生很多,最近轉校過來的學生也有十一人。有五個已經回家了所以沒法調查,剩下六人中的五人總算是找到地方說話了。因為正在準備學園祭,留在學校的學生也挺多的。
/]_su1r?4C'e
1q(tp5ct @n     「嗚……」
N{(s0[ s `-hL
2`:Tx-N!h%JJ^'i     光一為難地瞪著學生名單。
1NM{_ j0U HU/G Y W.a!e'Z1M
    並沒有傳聞甚廣的奇怪人物。那也是的。即便在這間學校有奇怪人物,也不會是那種剛好是轉校生的展開。本來,如果是成為謠言對象的人的話,平常追求非現實的光一不會不知道。%p }4{%}UP0[/G

X:K3U'?4v/l     「剩下的只有一個嗎。還在學校就好了」
'zdO,a+Ve5s w%w_(R/F Ej1zL$Lw*`2ex
    在夕陽照耀的走廊上走著,光一回想起最近的阿露露。JN6S#Ir.L|4c3k

~;[o,tk0XP     儘管只在外面呆了一周,但阿露露已經深受學校傢伙們的喜愛。一樹和知大自不必說,連廣美也放鬆了戒備。
g-S:_2p-{@` AbLfrq$P6z
    認真聽著同班同學無聊話語的臉。f(Kl4|xGE s WQ
)p$Hd{g'{4?V
    天然無視掉一樹求愛的沒有惡意的臉。
"t!S{^T/] c.K &Q)`:xK[_
    不可思議地看著被天真無垢的自己搭話後狼狽不堪的廣美的臉。
b C|$cB K
w[h}+\i     無論哪個都是初次看到的阿露露的臉。
0m+DPuHGV4G!p I/vrDixjp#L
    儘管多少有些麻煩,但阿露露的日常生活正順利地進行中。
"~dI$?2f}(|
j#u&XX@ t/e#g|     守護著阿露露那無處不在的、瑣碎的幸福,正是光一他們特務護衛班的工作。儘管上學還沒有幾天,但是已經有了一點改變,也有了澄波優這樣的朋友。現在絕不能失去這些東西。r$dU5gj4U2y

J`sA!Cn"yh sK,J0i     光一一邊回想著阿露露高興的笑臉,一邊想起薰分別時說的話。n ?!TA5b/U9hq

Z O V5q3\     『如果極光信徒就這樣一直抓不到的話,或許要把阿露露送回到庭園裡。在這種事發生之前,由我們把信徒逮捕吧』
vr3\-I{x/p !gL&kRV9S
    薰也並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才幫光一調查的。薰也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護著阿露露。和光一一樣。7Q+O"N,Tok Z
0Iu ]$]G~3y`;qA
    光一下定了決心,在走廊裡邁出有力的步伐。
;jb/Cm"p s Y(HG
5\`2r&?#W@&to3W     就在這時。
TI*RKT D(S
F;uRDNI j     遠遠地聽到了像是發怒聲一般的打擊聲音。
.NnxG u8q:t
5A] l5m#z2x$i@     「……怎麼了?」-MU,G a#smjdu

)P4\*n3f9J:J0Cu     光一覺得有些可疑,豎起了耳朵。微微聽到的是「看啊」、「趕快起來」之類的粗野聲音。J(I*d"r4n6F*n3O

;l"|k-?W'P G     聲音是從第一校舍背後傳出來的。+mf&E:{tVt+P \j r

%y;Y2S jY{.Z,\'Qd!U%}     校舍背後好像傳出了怒吼聲。 [1AE3Nn){2c,d

X^.[P3y4f5[     不知怎的,用的詞語太典型了,只會讓人有種不祥的預感。+a.L&}cK!uhO
-o6w3E*R ha(i7{.J
    光一一瞬間有些害怕,但很快又露出了無畏的笑容。
T.I[T3^M)aFZ
ZNe.M(A5e+C;B     「哼……事件正召喚著我呢」|*_#US G!e'M
8eq*V&TJ@|"i0m
    這種場合,普通來說會裝作看不見,或者把老師員警叫來才對,但這個笨蛋可不會想到這些答案。校舍背後發生的事情,欺淩事件也好,跟婦女相關的暴行也好,當在自己的周圍突然發生這種麻煩事的時候——
f0JAW"S"m
3G"J,Q2R3|_hG-]g     「等等——我現在就過去幫忙!」
^)\0hs3E eS\
*S y4M.Q6{"nl,O     就會跑過去。 x u9y)a"EY@"^
W7w c,lbMk
    為了火速趕到發生麻煩事的地點,在校舍背後賓士的光一,到達了校舍的牆角處時,才急停把身體隱藏起來。 z,w On0zG+`"?*uP
~#R#d-p {(Z7P{}v%}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存在,只是露出了半邊臉,以確認現場的人數。
&ph}d L 6lj5k,~j$?m\
    在區隔校舍的圍欄旁邊,五個男生圍成一圈把一個人困在了裡面。淩亂的頭髮,褪色的頭髮,耳朵帶著耳環。五人組看起來像是不良少年,釋放出讓人不想和他們扯上關係的氣場。7MN0\jx?r

2g+pno)Ocq     看來麻煩事的種類是欺淩啊。` hRhR#{tl

*{+V9fVe$mu_1|X     (哼……真是如定式般的莫西幹頭五人組啊。來當本大爺的熱身對象正好):I2S r"BtM'cmFK
I:R9I:N9URROX0F
    光一繼續隱藏在暗處,計算著登場時間。
/P$C8\9y,x(S"K VV
T)V%@0Q L#b#R     可以清楚聽到不良少年和男生的聲音。
`V)h/fmvd Bj[)Jm9EUJ
    「秋雨君~,為什麼瞞著我們一個星期都沒來學校啊?」 OxN:r#lV
0S ?+^"qh5Y
    「啊……哈哈哈,對、對不起。姐姐的病,有點棘手」7p;G+a b$Vo
T*J c;z3e o t
    「姐—姐?什麼?秋雨君有姐姐?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啊」
/M] Wp'C?8lbi wQ*|"Tf!a
    「嗯……是啊。我沒有父母,姐姐一個家人」
5YRvH9K Sye4n Bju f&R.aV"Y o@
    「你的家庭構成我才不關心呢。那麼,姐姐是美人嗎?可愛嗎?介紹一下啊。要說這類的啊」X4C"m$N3`7ms
y&l'r/M2e q+p
    「……不,剛才也說了,我的姐姐現在住院了——!」
7f8C-W] h o (deLP"v8p[3J
    就在男生滿臉苦笑地說出原因時,立刻被不良少年的頭目一拳打在肚子上。
\ C#m?m -U4go%y'yZ Z3g q$j_
    男生無聲地蹲在地上,不斷咳嗽。adT]F,Aa:xY

-iTR*c d8I F%?:s-Y     見此,五個人嘻嘻地笑了。"e/tr4k#N I
l0xY T_&BPR!X
    「所、以、說,你的事情我可不管。與其說些有的沒的,我們倒想問問要你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嗎」;igB3RH mO

7eA n2Wx'l ~4h#J     「咕……咳咳!對……對不起,這個月,全都給姐姐作醫藥費了,都沒什麼機會見面」.F3A%k7~#?,jh?
7]*lt9fJJr
    「別給我找藉口————!」 G;e8r3Y"^3V"q

D9}&b!]}s2A     拳頭再次向男生的臉部揮去。受到衝擊男生就要飛出去,又被頭目抓住了胸口。
8RdGT%a#` v*}^+S7nt[ r
    繼續不停地拳打腳踢。
~H g!_7^ *z:b.gm7xF'])^xh
    受害的男生並沒有哭,只是任由對方動手。
3^:H!r8TpaC8Mtk bD}9\$p7~(i&?3w
    「對、對不起……下個月會準備好的」 L/X8N)p%W:}B6ik

3x;ei$D(G4r!Z?B     困擾地苦笑著。
,i ~6P5T3vE{7U$_ h I)]
"s9c$lV D/F     極度的痛苦讓光一也感到不快。 h%h*M _ow'Df

4E.s&L%g n|]6FE     (真讓人不爽的光景。好想吐)kI:_(t B

[6oY8W?2u1]"H     聽到少年的事情,突然湧出幹勁的光一,按照想好的登場方式——突然吹起了口哨。
@eBP$N@
*^Q?Cr7\TC m     要說在麻煩中出現的英雄的標誌,就是口哨了。對光一來說。s+vkEQ

k0] wFL i     整理好裝扮的光一嘟起嘴,一口氣吹了出來。%rp9p$?,iAw,i

o0v O F5e]0N&~GkA     预想好的曲子,名字叫纽伦堡的名歌手。(译注:『纽伦堡的名歌手』是由理察・华格纳所作的三幕歌剧,也是当今世上最流行及最长的乐剧剧目。)
9h+`p9g$\~ @4~ @[3A4B]:~o`
    嘘—……嘘—……嚯嚯……咻。
pv+n"` U#n)mx.P 6a#i!aW"J
    嘘~……咻咻。
X5]*wx6v]U&?s? |hN"]%SvV|yx
    ……是這麼打算的。AK A(I%fM

Cl TbYl(Io:[     「……喂,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0M6MGMGA'w

%o4x&bc:{ l     「那是什麼聲音啊?放屁嗎?」 m2gA]@j;i

)EX W,f{q&i     「是臨死的麻雀在叫嗎—」_1Uzek|}

1T!a2P;tT/VSGc     光一很不擅長吹口哨。(oiXd E:l/k"S
p+N9nMm5C:yWS2F s
    本人倒是覺得自己在認真吹的。
2u)a.kg"a`%{]
0muD3NjY6g;nZ7Z     光一自認為自己是最帥的,帶著那份自信,光一來到了五人組面前,靠著校舍牆壁。W'h Yk5[y

B~Mo'U&M"A     「——到此為止了,垃圾們」zJ-FR*R7g _`s
:i/XW1@*nEmoN:o
    劈哩。
3~5v-{HO
3P&B;VXP0b Qo9k9S7g     一邊靠著牆壁一邊擺著姿勢。內心暗自誇耀自己實在是太帥了。x;t ~$xUZ~/~ W

3uS~2r%P6O#zV     可是,不良少年們沒有一個注意到光一的登場。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放屁名歌手之類的,誰也不會注意到吧。
V'kt1@[4qN I)ng0f up
    看到不良少年繼續毆打著男生,出場計畫受到挫折的光一只能無可奈何地拍著雙手,硬是讓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太難看了。
2^3k"m['f0F
G(Ol\q%rv_F j     「啊?」7rH0w'Ru Hn)Tm
u1H^ E9D0e X-{vfD&Y
    不良少年五人組一起回過頭來,注視著光一。光一沒有被他們強烈的壓迫感壓倒,空洞地笑著。.cX _6a*i }
*E"\1\+G%}v
    「五個大男人對一個人執行私刑嗎。也不過如此啊,莫西幹們」j2c(Y)\y[1Z:G

)rlD)k7r5k     「怎麼了你丫,有事嗎?」2o@,{G,ky ON p
4Vy6f q)O]#A}
    「哎呀,本大爺是來給你們這些傢伙一點教訓的」
2_B7z pee/~.o r
5~tkV8x-}*qgC F3~     腳向前踏出一步,正面面對不良少年們。f#U ]:T%iP

%Ap? |8V B,if     不良少年們的目標也從少年轉向了光一,慢慢地邁開了腳步。
V)O @ uHC8tFg 4k c S-d9v(R5W
    光一一只手指著接近過來的五人,五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D4rG0k|t.kw ifb{)j(CZ
    「先給你們一個忠告」6Onsm(i v6d

Q'N)ixaM*U     光一的話讓五人皺起了眉頭。c5T7pV3GT&`J

eQL-~!@'~P]     「要挑戰我……最好有廢一條手臂的覺悟」
\'h pV j1ilJ *o-kOt})o/T
    得意的挑釁在頭腦中炸開,五人的臉一下子扭曲了。/p+bE)CfU'I

0`3_2iQg'S%i     「因為……」m4O!_`Pxft.k
i)mc{Ee
    看著面露猙獰的五人,光一仿佛是如計畫一般說出了決定性的臺詞。
&g1G)]Nd qQ7m,Z.e s%JF/JWl
    「老子——自始至終都是高」(譯注:捏自『假面騎士電王』裡桃塔羅斯的話,原句是『俺は最初から最後までクライマックスだぜ!』(老子沒有前戲,自始至終都是高潮!))
e3` w$t-Tl&g"e(wZ}m
sz7yD-c8y*xz     ——嘣!
8b0{1s2J$W q%~e1aF4o'{
    但是,話還沒說完,頭目的鐵拳已經嵌入光一的臉中。2d x_p"}/wW
Vt)Tl:] W gB2Uf
    確實一開始就是高潮。
~r3m{+w)g.xw5[2J
n9zXXrZ     十分鐘後。 ohapCv:M

!EWpNC`jc4l9z     衣衫襤褸的某人在校舍後的地面上翻滾著。 _-z$djd
mkkt3e2i
    被痛揍了一頓的光一,連站都站不起來,只能躺著仰望天空。
vb7Q$vM&nG
$T*Am fO     「呵呵……青春,是鐵的味道啊」
T6o9b"a k/?/N
CW ? M0~%KA(q     在此之後,自然是被五個人當沙包一般處置了。儘管多少對此有些習慣,但光一嘴皮子功夫並不高。能將五個人打得屁滾尿流的只是虛構的英雄,或者說是妄想中的自己而已。+UN[(c f%y v[#I

gQLV*Qq_     「那些傢伙,如果用我的《付燒刃》的話明明只是些邊角料而已……」r5hbez2m n
0B7oxox
    就算用了涅莫西斯,大概也是同樣的結果吧。(Rd_8m2L3sY
&~o&D7H%cQ v
    在夕陽的照射下,光一腦子裡正沉浸在全身是傷的戰士這種設定的喜悅中時,突然注意到一個長長的身影接近過來。/Ub'||k\}$|
J*Ad:O3J8T?
    「那個……沒事吧?」
,R c5J)V-IQe
.w PF)E/Vt     是剛才被毆打的少年。一臉擔心地看著這邊的少年只說了一句「能站起來嗎?」,伸出手來。
hN-K"WU $_ IPE*f lNrn
    光一毫不客氣地抓住他的手,戴著疼痛的身軀站了起來。|"Cm D0g:E3qY!w
-C@M4pp}%a{
    「什麼事也沒有」B"DD }f)o$S
cs}:eNWEQ
    「可是……已經衣衫襤褸了呀」
J@ sV.d {^
L1_:[+S"o op'w     「不用擔心——我已經習慣了」?I \3Wal
+T%lS-}[C~/[
    劈哩。
OI:Lg Ar#z;z:v:rn r lN~7U"epO
    雖然這種事並不應該自信滿滿地說出來,不過確實就是事實。因為出格的樣貌和舉止,被不良傢伙盯上自然是家常便飯。可是因為光一一步也不肯退讓,一直都遭受毆打。一樹和知大不來幫忙的話,身體每次都會變得像破布一樣。0M'W8SkXt

jQ5|bj C1UN0F     即便如此也不改變自己的原則,光一還真是厲害(在不好的意義上)。一直看著的都是理想的自己。目標是站在高處的自己。
7|6^g'o[ [k!\7z+^)?-}i
    這就是佐藤光一的風格。這種傲慢無論會帶來什麼後果,對本人來說都不成問題。'N7}v }+Dfs]V
Z;}$Z!|O
    「啊哈哈……和我一樣啊」r%t-i'\,`u/~ r

!H5A!\3?0wM0W     少年聽到光一說已經習慣了,回答說自己也是。那害羞的笑容非常地虛幻。現在也是,眼看就要崩解了。[+tBZO1d3jz
jB^8H&y6T/S@![%D"Mm
    少年的個子比光一要矮,那張童顏一開始看到的時候,一瞬間還以為是女孩子。毫無特點的黑髮,儘管劉海稍有點長,但並不是違反校規的淩亂髮型。穿著和光一不同的普通學蘭。襯衫也整齊地套在西褲裡。;KB-`z%DZ

)H%i2S T(l:|     少年的一切都和光一完全相反。H&_^f [4u}
`f&A8G%G9VoU,k
    「真幫了大忙了……非常感謝」
.\2m0PNh!{;w^ g w *e3R x-B}9iF
    對不起,把你捲進來了。少年低著頭苦笑道。/z2\M#NB(cr8R&YQK6c6B

;k?)mt pz7S     光一將手制長蘭的沙子撣去,哼了一下。*L$Ejxz

L3}3Aw%N'x&I     「不用在意。我並不是為了幫助你這傢伙來的。這只是give and take而已」H3[q*lj3P A

%XOq(nI XBh     「give and take?give我是明白的……但是我沒什麼東西可以……」
|j*}JR6Mg
r b3zst J6f     「我對幫助男生沒有興趣。出現在這裡並不是善意使然」
*iA8L b9J)C
j}$xW.wN!u     聽到光一的話,少年歪了歪頭。什麼意思?:K `"L%Rv
zaB~-a.j:B
    光一為了回答問題而將拳頭握緊。MO,]%O@

K~P"eqLL6r w     「我啊,為了成為理想的自己,無論什麼都願意做!」
(\kS"T!\ |D7YyU0WmC
    「理想的自己……嗎?」
k"[k&kb"Q1E7b(X+{9^ kF]A!nA;v
    「沒錯。有困難的人就要去幫忙。有哭泣的女孩子就要幫她擦乾眼淚。然後,要是有異能戰鬥就要去參加。要是惡魔出現了就要毫不猶豫地簽訂契約。要是街上行人僵屍化了,就要引導倖存者找到疫苗。要是天上掉下女孩子就要用公主抱接住。這就是我,佐藤光一的生存方式」
/C$F o;a*\&AS u X;\ d5q "e.B{_.p
    「哈」$EQ8|3y3hov0y2g9GM

h1uT$@ mu+J     完全不明白……少年臉上是這種表情。
Bp c,fs"w+R:s YU
5k8_s&ge+t     「就是這麼回事」
!ch8en8KxZ8m
l&} g _}tI     「怎、怎麼回事?」
9z*S8P'}\z1p'R e0ZKZGp~b
    「我不是在幫助你,因為能接近理想的自己的事件發生了,只能義無反顧地沖進去了。在欺淩現場出現的冷酷英雄……這種場合就是理想的我啊。嘛説明的對象是美少女就最為理想,不過這時不應該說些奢侈的話。退一步說你這傢伙也不錯。這就是give and take」"m)Q S1z ~y!u&n`G
._5A'W7}}0X%ha/N
    呼呼,光一手摸著下巴,露出了酷酷的表情。光一在女生面前絕對不可能說出自己內心真實感想的,但是想到別人會以為自己善意幫助了這個傢伙便感到不爽,不禁將心裡話都說了出來。
[H0ecT+s 5IZ{A2E#QH
    垃圾。登峰造極的自戀狂。被欺負的受害者聽到這種話,也會感到有些不快吧。-r.}5k6K@,dxy*d)E2d
"Zp Q$f L&Z
    可是,少年苦笑著羡慕地看著光一。iap$I~,k#JTW
K#\ fed^q
    「你很厲害啊。就算被人拳打腳踢也不會改變自己,真讓人羡慕」_^3k'n7r4_~S
7j"}s/P$[j0I[
    苦笑著繼續說道。
2M]&n.c~O ,HQ ^ |o.Z
    「我並不像你那麼強悍……而且,也並不太清楚理想的自己是怎樣的」
yA+t*G/O #Wtiri$K@
    「…………」
'b0Q'[\?$T6|"q Xy,{T&bFk'a5Q
    「哈哈,就因為這樣才會被那些傢伙盯上啊。嘛,這也是沒辦法,我已經放棄了」
*\#Jl8pZ lO)}&x
ZQ H3AO$Fe{ C     苦笑。
/S$b?1bb9M*Au 6U-t:k~G+d
    非常卑微的笑容。
_ X%Ih]/YF
JJyu g/z/kUk0J"c     光一心中浮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厭惡感。不知怎的,在少年困擾的笑容面前,感覺到一種焦躁感。啊,這傢伙被欺負也是理所當然的啊,光一想道。
}?Q4~Rf'f
$X2Ae c8Dc     苦笑著的少年簡直就像是過去的自己一樣……光一很不快。
%h%g"XK4J a N,\$Y;Y[
`~ I+U N7H     光一眼稍微眯了起來。
j4]#w9g2t:q |g:a
O n?O u6A#P;F     「喂,你丫笑什麼啊」
vK f*\ h e(B{ 5O FW#Su!m5J
    「……哎」
)FWa%Y,y
?!J2B9Pq;d.S     「這樣笑著或許可以讓敵人手下留情……但是不要這麼做,至少在我面前。讓人反胃」
^S0]!G3va*Ax
1Blmc6AZcM     光一毫不留情地將少年的苦笑否定了。;l5yd^$H(ZNI4GX @0S

l6Ix+cGB:G     光一本來就完全沒想要幫助被欺負的孩子。幫助他只是為了顯露自己,是非常自私的理由。所以光一本就沒有庇護少年的意思。不行的地方就要直說不行。#AUq'|:q?'Y
,g?w1q9jjU,}(Q]t
    而且這樣子是最有好處的。/J&^T S2pm(@$rP7?
*FDr*jd3o
    「我不喜歡你的笑容。要笑就應該更開心地笑著。和我認識的某個少女最高級的笑容相比,你丫的笑容連屁都不如」B.|p4PJU

"Ly2?(x/nT _:t,]e     「……對、對不起」sV2wJn
v.O%NE:h
    「不用道歉。這樣會降低你的價值的。那些傢伙也說了,對你家的情況毫無興趣。不要說喪氣話。知道嗎?我在敵人的面前是絕對不會相讓的。即便是被打到眼淚都流出來,身體不停地顫抖,都試著扮演理想的自己。就算被打得像破布一樣也要笑著,這種心態是不行的。無論怎樣的情況下都要追求理想的自己」U6]&m&F1YWrR7r~
,V D7b9p ? m1}m |
    少年驚慌失措地聽著光一的說教,呆呆地不斷回答「是」。 C5lh `:`1A)y
] p+]6PSY{*W+s/S
    光一笑了,說道「好」,背過身去。
^h;yX$~{ f+y3G Q*{
    (糟糕,我好帥。現在的我完美地扮演了動畫裡常見的背影)
Ou*]}lo6w
/z{2g}Ks0}I     這種時候都不忘自我陶醉一番。自戀狂總是將自己的問題拋諸腦後,說過沒完。光一自然也不會例外。jT1kDnCD

8Jc/s6P2q9m4t     自己都被打得落花流水還在說什麼呢,這個男人。:W;F:@*T;|_

-t9e:Qm%}"q     「——喂」~AO}O} V

J"KEgw     「是、是」(s)O6_?+p
U%s@V+J+e
    「我的名字叫佐藤光一。你,叫什麼?」{6]#l~ [-BYMC

q q3T%c#p ?/z     光一背對著少年問道。
2_S`g-Mi8z(G!~&bb$Xk
P'dhG%rU     「我叫秋雨……秋雨心路。那個……」IO(N)D'o

:QY;P;oc.K$q,k }     「下次再被打的時候就呼叫我吧。那時如果你不再笑著的話,我就過來幫你」DBQ2qm G&d0i

WkS f&|!X|     ——劈哩!
uRe5hr6d6o? 3k^wD H
    丟下自己認為最棒的臺詞,光一帶著空洞的笑容扭過頭來。 { [? ym
Yi!c;Ip[S
    「是、是!非常感謝!」
]]9\ HN3U3f4B v*iL%u*J+RU;S:q#[:M
    少年看向光一的方向,臉上露出微薄的笑容。那是「佐藤同學好有型!」般的尊敬笑容。
*E+dB@\1C*S~ K
%t8wN!U0AYEV]v     感覺比剛才的要好啊,光一滿足地點了點頭,校舍後方走去。!] y~%Weh#hLy/d
:`4Se;R@2N6W6A
    自己都被打得落花流水還能說出這麼了不起的話啊,這個男人。3h9Tr ri Lpm

1p+t(Y0|5u:y]     時間是晚上九點。距離夜深人靜還有很長時間。工作回來喝兩杯的工薪一族,滿臉媚笑地招攬著客人的人,以及緊挨著走路的年輕情侶。雨鶴來市的夜晚氖氣和電子廣告板閃耀著光輝,不是祭典卻仍然喧鬧。
~f#wv0Dc N)? r}dC-R}H
    行人從兩人身邊走過時,都必然會回過頭來。 }+t;Wls5x({:P

~ _/_Y4G4jI `1{     顯然,過於引人注目。
b$~)@Q1fR#d;nx /k#wz$B-p7?$f By
    「……幹嗎還穿著制服啊」&p0h1N n|7\0bp
u[ TO^*A
    光一一邊注意在周圍的視線一邊看著旁邊的薰說道。薰似乎也被視線刺痛了,低下頭來低聲反擊道。
.r6wCU+N%{Y }M#Op8^ Aztl
    「沒辦法啊,因為我是打工回來……你才是怎麼穿著這衣服啊……話說回來,你在這裡讓人感到可疑才是真的」
m0Bu ?S+N[2T m *z-b6hpO P3M
    「之前也說過真實我的正裝!你才是,都這種時候了,就速速把打工辭了吧」Oim+v7{'S
-G7s{jVtV(O
    「我想讓透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學……錢是必要的……別管我的私事啊」0V&P\7~4dx

4nQB-EM'K?E;L     「你是溺愛的母親嗎……」
u"jgT$|b
i6F8qrSl/p     就如往常一樣相互對罵著,不過兩人的聲音都沒有底氣。"oHld7`U8{T
(`7_%DF$khK9P
    他們為什麼來到夜晚的鬧市上呢,也並不是因為有什麼可疑目的,只是為了執行Shade的普通任務。W L'E[i3I

p8rhB2HNr)w)F     結果,第一天的調查以一無所獲告終,完全沒得到任何關於敵人的情報。
}!})ju c/ZH!^^ Yf9s[,dC%V;c1N
    雖然向阪介詢問過有沒有什麼新的情報,但他卻只說了一句「你只要保護好阿露露就可以了」Rkf+^+j h,^

k}3U6g\5Ai     (可惡那個鬍子男……明明知道敵人的詳細資料後就可以有效利用我的力量了……看來我的力量也需要進化到第二階段嗎)d gQEY

![5l a0Y,|     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第二階段。只是討厭必須抓住對手的弱點進行攻擊的攻擊方式而已。U'hN TYb2N

JXx!lN1O$hV5P-Q] L_     這次的任務內容,說白了就是夜間巡邏。只是單純地在負責區域裡散步而已。之後只能靜等事件發生,抓住奇怪的人物了。Ta Otpdy
*]L.~qrx
    雖然Shade也有探測涅莫西斯反應的涅莫西斯擁有者,但有可能在趕往現場的途中對方便逃跑了。因此,為了能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情況,各地區都安排了Shade隊員。
1tP)I/|,Y6N M
'|xW3u+x9v E(Sq     儘管如此,因為不可能一眼就判斷出來是不是能力者,所以現在只能進行真正意義上的巡邏。畢竟現在也很有空。
H{ L:Gc0sqce~ t.R/q-y{ye
    光一望向旁邊的薰。
zLA1oY kGO Nl@.zWaA
    「喂……想打聽一下,關於極光——」b2`4D%q'm(I
"H dMjI!l
    為了有效利用時間,正要向薰詢問關於極光的細節時,突然薰跳起來堵住了光一的口。
MP{q+S,ZW f,T+R x3Y9h`']
    突然間幹什麼啊,光一投去抗議的視線時,薰將光一的耳朵拉到自己的嘴邊。
W$l2?myI
fo}wXO     「這種場合不要那麼大聲說極光……!本來就夠醒目的了」3b|W yn/]0M|H0h

]W:s]zL }%J     「……為、為什麼啊?」5R9c&P(\%K!O5Z
%U6M+k.Eja8}
    薰咂巴著嘴,拉著光一的耳朵來到角落裡。~Vj`zs#@

p0X ^m} s,l     「好痛!好痛啊!」
a_b$u5E4c \8}
5iM"J#[g(E     「極光信徒到處都有的!一不小心就麻煩了!」
{KG9|!SYT 2v5E:t:n1c U
    光一聽到這話,也覺得確實如此,認真反省著。W%g"} Y7L.P7Gs
;Z ^T&P4`$m
    薰罵完之後,立刻向四周張望,注意有沒人在。
2RB4x:C z| K2e ZEi}*bBx9Io
    「而且也有傳言說極光信徒裡裡有不少是非涅莫西斯持有者。學校好像也是這樣,你在說跟涅莫西斯相關的話時也要注意一下啊」
"vy4q1D~^'j+L :U;o&^3Y_8]3rW
    「雖說如此……但最近你好像有些神經過敏了吧?阿露露的事情也是,這樣子可是會因過勞倒下的哦」9ZV0UP:I]G*~m
T^,tw1i
    「……這麼說的話,今天你的心情好像微妙地很好啊」
Rc/} w.t2E3L x
X&u\8RG:AUYV     聽到薰的問題,光一得意地用手摸著下巴。wv4Q+e3i
h:f"V0x'P'N\%Q&B
    「是啊。用動畫般的背影激勵了迷途的少年」'A }7\)jJ!|q7s.R _
Xv knk
    看起來有些得意忘形了,但薰一副不知怎麼回事,反正也無所謂的樣子哼笑了兩聲。#m] sF^@W.N

P7E[9i{ Dc     「就特別地讓你聽聽我華麗的活躍吧。放學之後偶然路過的我見到一個被欺負的男生,英姿颯爽地拔刀相助,將不良少年打得丟盔棄甲」
jZf D5X C
8S(R._8B |I$F     看著自顧自開始滔滔不絕地說大話的光一,薰厭煩地隨便應付過去。
G:d%mKqeG L1b&JgZ8\e
    就在光一的自戀噴湧而出的時候,薰眼睛移到了街道角落的陰暗處。
B@5A-W~h*mt /\U&\8U*cm6i
    貌似極光也有關於涅莫西斯的一切對普通人是絕密事項的制度。在正義的名義下活動的他們,因為目的只有「拯救世界」這一條,所以和信仰不符的行為是要極力避免的。想發動《一線希望》以滿足一己私欲的人是不能加入進來的。X MN6A:DiK6x8f4? O
E}*pDT@ld6n2q
    儘管都是狂熱的信徒,但不能以壞人一言以蔽之。他們為了拯救世界而行動著。如果說他們是壞人的話,那麼Shade也只能說是邪惡的了。e Kl5xKa
n+Lo0e4{3u*j
    Shade是以抓捕涅莫西斯犯罪者為目的而成立的的組織,但是抓捕物件並不僅限於犯罪的涅莫西斯持有者,這也是事實。這多少是有些野蠻的行徑。L$s2dO9L$c7l.|
"H ez+`;N|(P5n5GA
    【明明是為了拯救世界而活動著,為什麼還要被逮捕啊。為什麼只是擁有涅莫西斯就要被監禁起來啊。阻止我們拯救世界的都是惡魔】7]`+vF\Dp

zSyh3UL     極光的觀點就是這樣。
;j;[K,S!\!cQ&?
ZT:S%} tt.xk     反過來Shade的觀點是,
2TC,Bm"V3tH)@ vf M7Z/|y/Wa
    【為了拯救世界不顧一切是沒有道理的】
5P#aC;Tx4l:xks%o D(nW~L0V-_"h
    這樣。因為極光為了拯救世界連普通人也不惜殺害,作為政府承認的機關,Shade自然不能承認極光的活動。事實上,只要是極光信徒引起的活動,死傷者就絕不會少。
:bQ{*W7M D w
i q2L{W U-y     這兩個組織之間發生激烈衝突,也就是理所當然的。
x c[q(feF -E%lg4l4Y|\
    當然,不要忘了,這只是Shade和極光對立的表面原因而已。
hR$j4o/h)s
kT{xnQ\     在被掩蓋的真相下,真正的對立原因仍然別有所在。
2d:h\&z \!Y9r %EN|ZJ:I cr#SE
    Shade……不,特務班儘管也有拯救世界的目的,但卻並不認為發動《一線希望》是好辦法。要直截了當地拯救世界,只要發動《一線希望》讓世界回到過去即可。&d-Fg2O;})}"l%Ay7vP

^\9s8x:v!^ N b     之所以覺得這樣不好,並不僅僅是倫理的原因。要是讓世界回到七年前的話,七年來所積累的經驗將全部化為烏有。對於現在還活著的人來說,這無異於世界毀滅。這是Shade特務班的方針。m2ACSFG9d#oy]

\m({N8]cJK6g@     極光方面不知道特務班保護著《一線希望》,因此只是認為是特務班單方面仇視極光而已。Mz\ j5S|,Pp1O
7N'Q%l$e-? P'o@
    可是,既然拯救世界是極光的方針,這兩個組織無論如何都會走上敵對的道路。X'ptTr Y*y]

nw/y TJ)~E!o     不。*Ip JdjC\e

8k't2o9^!\o     要是把Shade和特務班分開來看的話,那極光真正的敵人並不是Shade,而是特務班。
a4a3q}R@}9qn
B-WoAK2H3O     更重要的是……如果將真相公開的話,對特務班來說,不僅僅是極光,連Shade都可能會成為敵人。
)I-Tp9aon z7D$u )gA!xG3y
    最應該害怕的,是情報的外泄。真相的暴露。
VDQ0k/U
MX B,{.Y;X     如果全世界都知道阿露露的存在的話,Shade的少數精銳部分會被完全孤立,走向破滅的道路。
tM CG$i;J:j
;?^)s.O/q!k i#d8^     當然,阿露露也是一樣……。$Y FM+~ i2h(E9k

6y6n6b,~g ^$pB!U     「……」
6m z1[Ye
4{0u!Y [*B}me8Hs?k     薰開始加速思考的一瞬間便感到頭昏目眩,搖了搖頭。3| }1u5n|X zY
y*q E6~_4IJ-j
    現在不集中精力完成任務的話……在心裡對自己說著,重新望向前方。
]*\SoW"s
(y0J#Uu"E2u/p     然後——注意到。
|b#| ZZ4c
-^0m'Bf0G     「這時!我躲過那傢伙的螺旋飛踢,從懷裡——」Hw5?YMX0Z;j
XD1AP-[!VLU'o
    「!?安、安靜點!」
$SNy qW-UJVM6v
j\ `'X}"P"j8y*C     正當光一添油加醋地講述著自己的英勇事蹟時,突然薰擺起了架勢。
?"h`,EB&S~ 5c ihB}1];`@^
    好不容易說得正起勁呢,光一擺著這樣一副表情,向角落的黑暗處望去。
f,g)u s2B2u*A
z(n-r#a n#Q%M:n     「……誰在那裡」*z5^$nZV r
z8T]5s-qz1b+L)h
    受到薰的聲音影響,光一試著眯起眼睛,看到了黑暗中有五個人的腳。
P3A,XE y~a G
'd?Lsd:X7Z     高樓禁忌出口處的燈光忽明忽滅地照亮著他們的身影。p `y Oxp8C6w
v]$i2} ?%p#m
    全部都是男的,從服裝上觀察,是一些聚集在陰暗角落的不良少年。
?B~1C+~1k B#G8[ E{
A8Jp7a?QY%Q     現在正在執行任務中,應該避免捲入一些麻煩事情中,光一這麼想著,拍了拍薰的肩膀。
n!jM!J DmsC!o1f
0[ \ycK6D6SjB     但是,*Cn'IO{*N7a8E
^g1l]r(K
    「等下,有點奇怪哦」$nJ8V _5b D!}X,k'U

Ys.[6I5@Iz._     薰沒有聽從光一的阻止,姿勢仍然沒有崩解。*w!Z R%F8v"w
WF/l-R7^-[X
    五人圍成一圈站著,低著頭一動不動。或許是因為忽明忽滅的螢光燈,這情景感覺相當毛骨悚然。
?5l8t o%V
7E-g.hP-e!C}l(kk     光一也模仿薰側過半身,將右手舉了起來。
.n'We$g%Vn4f%\QF 'j!gj:}nx-I%r%W9F
    與此同時,五人的臉——嘣地向薰和光一的方向望去。4w7ol;}T } C1|'}U$S

4@l^#F@5E b7K IR0[     「——!」3R }GH a+Cs!p

-r"Ae OE/F     顯然並不普通。五人的瞳孔失去了光澤,表情是笑容。
F8~Q*E Yt}o
%I$C {'P'A/a     可是這個笑容就像是戴上了一個薄薄的微笑面一樣,立刻就能明白那不是普通的笑容。[5u6lU#?2Z&i b:Q

([_0A:w2o@y)Z     這些傢伙很奇怪啊,這麼想著的瞬間。9qM l&Ap}?A(Q

Mp'O lI*o%f~     五個人站著,同時從口袋裡拿出了蝴蝶刀。
#K}B ZG H*d}@)]rv Z N ~@9Qj&@k
    「來了哦!」N-OXe)a m

G9d+m)r1y al0B w#ue     「哦!」
'V{th;cI3f u2ZE]#D$s$X
    薰呐喊著,揮了揮手臂。1@j{(dp1HN8U

_F"E9R%y-J     「打飛吧——《矛盾騎士》!」
mN$c5S,a Hn]nKy s^;E2U,y
    與此同時一個美麗的女騎士出現了。
C3lZ}d!w8p7v +lk%s*z9u%@\{
    接著,光一也準備就緒地打了個響指。8E&f@9H| AU
C*P(m7U.`
    「顯示力量吧——《付燒刃》!」5Nl ]L#d0qXf

P!oA/h uw     然後出現的是——。
y2P#L{j~e%Y!L`#] o#sJy:_ Pd N
    ——不,什麼也沒出現。_u$D8xWZ+e-z
-a } A ];Y0?{:{!sK/v
    「……糟了!仔細想想我沒有儲備什麼技能啊!」A.o;@oU8nC
T9Q;_ CUkPP
    旁邊的薰聽了差點滑倒了。3diRW3B8D|j9eL
;g8{Ju'F~i-I
    「這麼說你的能力是複製呢……我都忘了」
|y&pT)L b-vC#u0{/D
    「怎麼辦!?」$T gjA,g#?m
;G[Y1DPY/{
    「……《矛盾騎士》的複製是……?啊,是那個——噗!」
Y+J^:P'^ AMp
8YG%n {Wg,a ]     「別笑啊啊啊啊!」
k(k$}+s-YCl E
P'Y&O9E'P,t }     薰想到付燒刃複製的《矛盾騎士》,不禁爆笑起來。
U OX8Ss"s"[ 2_,ET(? a
    光一的能力雖然可以複製技能,但效果會極度劣化。跟原版的《矛盾騎士》那高大的女騎士不同,出現的是極端二頭身的嬰兒。
9h~XPGV
0? |$p%q&]     「總、總比沒有要好!出來吧——我的《矛盾騎士》」
d,rl&D:J.[7Sb b
IJ{n@T*wh     再一次打了響指,伴隨著滑稽的爆炸音效,一個小不點生物出現了。
4d9U;bCd A
d)? jQ} \t[     『噗哦!』
7fJC[$v F)i 7Dy)e:\(J
    和原版不同,質感極為塑膠化的鎧、劍和盾。(N#o2`!Z6nwx4[

'J e R:HM&^~'dQ f     (啊啦……上次應該是拿著飯勺和鍋蓋的啊……?)N5l2`5v;Rw bV u)vr

;r&xVn7J3h lH     樣子好像稍微改變了。恐怕是在和藤堂戰鬥的最後,緊急趕到的薰那美麗的身影深深烙印在頭腦中了。多少……多少對能力會有些影響吧,光一這麼推測。儘管光一的《付燒刃》能夠讓特性的一部分得到成長,但首先腦子裡必須有穩固的印象。儘管主要是關於外觀的印象能夠顯著顯現,但果然對涅莫西斯的印象必須要達到在腦子裡牢牢記住的程度才行。在使用藤堂凪的《蒼藍煉獄》的時候,外貌之外的特性幾乎全部捨棄了,只將樣子部分增強。雖然要發動複製技能只要在發動瞬間可以看到原技能的話就行,不過要使其成長則需要相應的努力。如果能形成更加穩固的印象的話,威力和射程距離等也是可以增強的。尤其是除了外觀以外,對對手招式的理解、分析、感受對方招式的痛楚、掌握其對立面,就能夠讓能力更好地增強了。
0|1C4V7TT0k
2Ro aIHBs%M8LH v     總而言之,有必要完全和原能力一樣。'_il XJ7G6@

r8GB3ZT0Qi9R|     不過,這次光一複製的《矛盾騎士》除了劍和盾之外,還只是謎之生物而已。
)Z @7]h;Vc.x-S a,Oc.iC&sR
    「……咕」;{!s Mv&Bw:Tj:oZ

~$vfSnbW F/W     『噗哦!』/S/KTk;Os_g0j8B5U

%p\,lDQ     為什麼這傢伙的叫聲那麼奇怪呢。這也是受到《付燒刃》的重組特性影響嗎。嬰兒騎士拿著劍和盾,向光一投去「怎麼辦才好?」的視線。因為樣子非常可愛,光一也不知道對自己能力的怨氣應該往哪發了。 P] j G!~

H8Km9Q4g3A,y     「……你的能力幾乎沒辦法使用呢」
Gu;d7yS)C9dg[
,P:~hW? ?%jwo     「嗚……」#dyj+@3V4lM.b;xp
2E9I'k{:~1D
    「好了,退後面看著去」7~e V'\Ce4] tm
;ksC+\(@UT3}(h"d
    冷冷地丟下一句話,薰和女騎士往前走了一步。 R @^G+j
z.?5`|4R ?F
    一瞬間,五人組一起向薰襲來。!A9Ua_/`*t#m st
&y iV(~6QT,R m
    手上拿著刀。幾個人拿著低殺傷力武器,要解決一個少女應該輕而易舉吧。
s8m7N6Ds#m
?7@&\^zM     可是對手是被稱為Shade最強的《矛盾騎士》的使用者,間宮薰。XU(DT}K.F
adT;P9VJj1Hl o
    「——啪嗒」 c7[*yBKFg

?*YM@n2c:x     打垮他們,薰下達命令的同時,女騎士從薰的面前一躍而出。盡力將盾以橫掃之勢扔了出去。$uc,P`spZ

%kX.\B:ygMP     接近過來的無人,在狹窄的道路上一瞬間被吹飛了。女騎士只是將盾扔了出去,還沒有直接攻擊,敵人就被風壓吹飛了。`4Lx&\-O,y,p

jg%q;g^B'h"^     「不、不會吧」
6j"oo6w2v~7h~ $dxd C!w ]
    一瞬間戰爭就結束了。光一的嘴都合不上了。儘管從兔乃口中已經聽到許多關於薰的強悍事蹟了。在和藤堂的戰鬥中也已管中窺豹,但厲害的程度還是超出想像。
g\eP5Z8J HS&e8tP
    薰還沒來得及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就抓起倒在地上的五人中的一人的領子,開始調查他身上的物品。dJ?;y([ ~8T(E1L5u n5S

s%x$ku9S9p v&k     「你在幹什麼啊,趕快和本部聯絡啊。無線電會用吧」
` wy%dU&P0W$B ~ }cE"hy/Rm-k-[(i
    正當光一因為過早地決出了勝負而不知所措時,薰混雜著歎息催促道。0Af`[2c W/t

G1wOi6S`p     無奈光一只能聽薰的話取出無線對講機,按下了按鈕。9U5y"uy"M
f!HiD6nob
    可是,不知為什麼無法通訊。'Kp[O*Rm1sO

*H$JK|t M:Z"cc     「……啊啦?壞了?」`.Io"p?y e
4S\+]*c7}-_W)d
    光一輕輕敲了敲黑色而粗糙的無線對講機,完全沒有回音。N7Iv7m D5A&Ws

)kA.Z Z%lx3?|     「喂薰,這個壞掉了——」W^J#ir(ePE

QBd Fo0O#x     抬起頭來打算準備叫薰,就在這時。
I g.p-n+dZ %W`5d"n6ya'Y
    光一的背後有股寒氣襲來,背後好像有什麼。 pCW H,?;~
lA(M%h-By[g
    猛地一回頭的瞬間,光一看到黑暗中閃耀著光芒的無數眼睛。
'fj].Dr \4]7fC@c2K
    拖著腳步像是僵屍一般地接近過來。
wH+s3u(?%dt
G ?N_9o~     空虛的眼瞳有三個、五個、七個,一眨眼功夫源源不斷地增加。
8zS U{.rP
B {[ Zd7ip0l8]     黑暗中,猛地出現了無數張臉。4R5[&]R'j

,q w CST?+r |     這些臉上全都浮現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滿臉笑容。8w%mb5` f"c0_7R

Zf(g3M3pQ,q     「怎麼了……這些傢伙……!」#\-ANh7Z'x

{.t,lvT#LCw     服裝和剛才五個人不同,連工薪族、工人、穿制服的少女和便利店店員都有。[/x Z*?w-M7L;{&_

*h-gM6yFe/x     這些人全都是極光的信徒嗎。儘管信徒都是淹沒在人群當中的,但像這樣沒有生氣的人不像是會為了拯救世界而活動。9hgV zR*gNN

HCE*?{ Q so     「薰、薰!」
dM$["s5Jej0p
-x+[9V7C;L&kFl     「好吵啊。就算是著急也沒用,對面的路也被堵住了」L} T R6I}$`
D9K6A\ o
    光一慌忙回過頭去,反方向的小巷裡也絡繹不絕地走出一些毛骨悚然的傢伙。
4XN^$joK#D;U/M y
6V:t~-Clc%e3Y     無線電不知什麼原因用不了,萬事休矣。
&c4^%k$fP1Lm)E
['Td qbE3e     「……漂亮地被擺了一道呢」$P-WE:i:w3e+|[
:] Q5f1e ]:x#lr
    「怎麼辦!?把這些傢伙全打飛嗎!?」5W|0?:@6SC u4G

Y#B~o(y2GG/`     聽到光一的問題,薰咂巴著嘴回應道。 m#E7ix/eZ8W7kP
H2wE2r3q)qG?+C
    「……大概這些傢伙,不是極光信徒。只是普通人而已」
eN"x&{:fB)Q*I
3Z.\yd"L0X F3@#z H K     薰冷靜而有力地說道。
UQ(f9qY#O U+y0nYg(l3W
    「恐怕是被某種涅莫西斯操縱著吧。那個一副招待員樣子的男的,是在繁華街上向我們搭訕的那個。而且,極光不可能投入這麼多人力來行動的」f} h4u2[5M

f'o(^S`4V(p i     那個穿著黑色衣服皮膚黝黑的金髮男人確實有些眼熟。儘管記得不是很清楚,但也有好幾個人是在繁華街上擦身而過的。
T_7J3l)t%tc|
cr,? H/C}9C;a S0S     「那……在這裡的是全部了」;R;^|:QZlK Y

ds)`1j@[X!iZ     全部,是普通人。沒有涅莫西斯,沒有罪的一般市民。
u2l0Ny}x
B3~:_ xlHC     想起了被襲擊的Shade隊員的證言。'@5|{ aF i+vw4D
UL?8G0S
    在大街上突然被毆打,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R'\.vPd*zCI
%C,B@'?.JB\7K;P     「原來如此,一口氣操縱普通人進行突然襲擊嗎」#Ls"V!a9Zg G:^C

zq$]?)~,]\ |'|5L     無論有沒有涅莫西斯,在街上突然被普通人毆打的話都會不知所措地掉入陷阱中吧。對於極力回避在人前使用涅莫西斯的Shade隊員來說,這樣的奇襲肯定是意料之外的。
/i5T8LMWk;\ y KJ CB0bXC,W:H
    「垃圾能力……」
:EKTG~,J4h P ?]6hRe
    光一吐出這麼一句話,然後望向旁邊的薰的臉,卻見她的額頭微微滲出了汗水。
1N"X zOu"qZ E(O?
OoT!qFN#Uv     如果是對方用涅莫西斯操縱普通人的話,就不得不和普通人戰鬥了。薰的《矛盾騎士》雖然很強,但並不是完全按照薰的想法行動的,某些命令可以讓她行動,但保護他人的命令則完全無法接受,即便是正在攻擊的過程中,如果能力者本人有危險,也會自動取消命令,強制回來守護本人。Nw*Wt|7ZyV

V]j~{ n/__     而且力道非常難以掌握,剛才的盾擊如果直接打中人的話,可不僅僅是全身骨折這麼簡單。
0S VzdI+|._'@ -Z\)\2VDMoK}hU!a]
    就算是命令她手下留情,也難以避免一般市民受重傷。
wB G1o(W&^
S QK2h#J0\7} f     要是可以的話,也想儘量避免。
PS*Cio3f-n #| U6U |+_ M
    怎麼辦……將他們全部吹飛然後一口氣逃跑?這麼多人,全部吹飛?
&GBr%P7g+ggB u6oeM 4p*?U(dM
    「——薰,我有一個策略」
"` | l[ Nb\.FU`%x :oo#J9}.A7SN
    正當薰迷茫的時候,突然光一向前踏了一步。
:o1{$E&XF m^!}(^/R
    然後大幅揮動改造長蘭的下擺,側過半身,右手手指伸了出來。,e7TM8h4z-@
D(xS(B2j_-?;p
    「什麼辦法?」 j dRtn|h
1US9Z K7GIt'N `%z
    薰一副病急亂投醫的樣子問道。
x-g9ym)hZ"}\K
*D*e"j~ \"PV     光一哼地笑了,自信滿滿地彈了個響指。
/}g&z}M{
%nc"{ma#a     然後光一腳下出現了一個嬰兒,拿著劍和盾,擺好架勢進入戰鬥狀態。3K,R({&Ud0k
&rw/L.L C!d8T._'Y
    「難、難道這種狀況還想幹什麼嗎!?」
G f&qCk ] zXP)Psag
    「看著吧」KP4Un2}&W+K;I

2fF*x:R#Vk/h;q     這股自信是從哪裡來的呢。不過,光一所說的策略也不排除有效的可能。這個男人是在Shade裡數一數二的強力能力者,曾經施奇計將藤堂凪擊敗。既然自己想不出對策,或許應該交給光一?
g Zo8A z
q{ o l.d"m     薰沒有辦法,決定採用光一的策略。
8iA*cp.L9y3StzDZ
/tZ*A*S%D.FV P~     「我的能力的使用方法是根據情況不同而定的。這是從之前的戰鬥中學到的……現在就要展示一下成果」
z]#Mu(Z_
io4Yl v     雖然有耍帥的成分,但看來也是有好好想過的。0B|;X4j(M9?
1Y#l a{ WkG
    上次為了將複製能力的特性得到增強,不得已多少有些硬來,這次該怎麼辦呢。Z5|5OC9p6q(fC3}&n

]}"yn:J     「奔跑吧——我的《矛盾騎士》!」
1i Oxq'fJ V7I I9Cq0OV
    『噗哦哦—!』 OHjB m2V$v

N0q`(~G'd!n&g     嬰兒騎士發出謎之雄叫聲,按照光一的命令向大眾走去。或許是因為個子小,速度也快不起來。在絕妙的步法和假動作的交替下,嬰兒騎士啪嗒啪嗒地向前突擊。
7p4N4]6|i@ h| _"F'l5tO
    薰看到那應用的身子,一瞬間也覺得「好厲害」。
k(H6_g`6|Jr +Sj OolE
    嬰兒騎士一個急轉彎,像對方腳下滑行,就這樣突進著。被操縱著的浮現笑容的人偶們都望著腳下通過的嬰兒騎士。
@4u;FoLV-y"E^ y %a!al4X,o u^
    「果然——敵人的智商很低!那些傢伙的目標不只是我們,對其他會動的物體也會發動攻擊!」
5Y{P&Bm1]!G h
ihhc#p Kw.U     正如光一所說,人偶們的視線一直追隨著嬰兒騎士。
q{4} O T
4I8U7kY {'G(z7i     「啊哈哈哈哈!僵屍肯定是低能的啦!薰!就拿我的《矛盾騎士》當誘餌,馬上逃跑吧!」
5tAtv,@/_Z'zc 8zS-J2iPK+C\k
    光一趁著對方轉移目標的空隙,全力向敵陣跑去。光一相信,如果目標不是自己的話應該能夠突破。OgV9H0J&H

,dLF @;Mu     ……但是。'l&l%jJ5F

0{rN3Aa["~8Uk \     『噗—……,噗—……』
B/Q1xu3G1{?Z}
!Vf+^n(]^h;T     ——跑到一半,嬰兒騎士沒氣了。2{5y)yu dsz
q9U` Au i.v0[x
    就要衝入敵陣的光一腳底一滑摔倒了。
"A#LzzuX$q
x'N;Tc|9K*LB     然後,將手放在膝蓋上喘氣的嬰兒騎士,被操縱的人偶們華麗地無視了。
G7P7O)a$G%]
U;qU(T+^T{     很快目標鎖定在了光一身上。
:sw~+|+U.Q3Oj j
4H&D.jo3]|;no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h@,aF;{5}3c
W$j `'@9qyc:h
    浮現笑容的人偶們陸續向光一逼近。
r-cTE C!m1H/K2m)e {3{N"a@7Yo$c-B
    「可惡!那個笨蛋!」+yY hL}'C a/Z_e

P2Nr B&fS#f     後悔著自己居然對他稍微有點期待,薰向著光一跑去。雖然要對普通人發動攻擊有些過意不去,但也沒別的辦法了。必須製造出給光一逃跑的空隙。
Z*g.AU#KhC
rc*]z}uDwS8M[     薰打算對《矛盾騎士》下達命令。E_&xT'B

D_ R(ITD}.|4q X     但是此時——腳下不知是誰拉著制服的下擺。8LSl%Ur0Pb

E^R!w8{ G3J     薰不禁停下腳步,向下望去。
n{1rz\w,i #FB6P:cBB
    那是比薰還小的一個幼稚園大小的小女孩。為什麼這裡還有小孩子?
S0]]#W1O?1B,AiQg n^oOhW%H
    還沒想到這點,薰已經顫抖了。(F N)@-lD!U
}G6Ede HemD
    這個孩子的臉上,和其他傢伙一樣貼上了毛骨悚然的笑容。q5cc8d/~i3n{
D)Z&`lcvT6I2fo
    然後,少女將鉛筆尖放到了自己的喉嚨前。U.z*F[BC
`i nknP"i b
    「——!?」{z5zDF/ha,?
zN.EM*ET+O&h
    鋒利的鉛筆尖深深地刺入了少女的脖子裡。少女咧著嘴笑著,緊緊抓住了薰的衣服。 ^;T$zo.qf,\
y8x q.c|.q
    『要是動的話,我就讓這個女孩自殺』
"@1@k'dkD1s
$~"m3]wOnM     似乎聽到了事件犯人的聲音。
/F*tV d k2~ 2U9G6\bre&_$`m
    這是——犯人的威脅。也就是要薰眼睜睜看著光一被折磨致死的意思。m1a)s5H JZ$Z5z*cC%F
_0C S YW+h)L]
    被人偶們抓住的光一,也看到了這個光景。
b+pf] o1` {j)j2k ,Jz{'BS
    「——這是打算拯救世界的人會做的事情嗎!」
/U*C/Z2X,G:qEU
$Q ]4Y#cV [#W1Qd     在人群的漩渦中被拉扯著的光一憤怒地叫道。H!` iZK6M1t6x
G7U$R:s QB} M1f:o
    身體不能動,薰只能握緊拳頭。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到目前為止也跟會把普通人捲進來類型的能力者進行過幾次戰鬥,但還從沒和這麼卑鄙的能力者對戰過。n UL&vG(F%i
E7GL ho~\f~
    要把少女的性命和光一的性命放在天平兩邊衡量的話……。(蘿莉的命和中二病患者的命誰重要,用膝蓋都想得出來=,=)E:uA MRl8Iu3|

d\`n.^Xy'[     薰緊握著的拳頭,發出了劈裡啪啦的響聲。&o!^ bVU+}s0?eb

7y `^M&l GC| s     光一被人群抓住,大致正處於被處以私刑的狀態。漫不經心移動的人偶們毫不留情地蹂躪著光一。用拳腳,或者是球棒和鐵管。光一隻能手護著頭。
+M@ J+`6@\1si/Ky
rG:t E!oJ&G*T     「嗚啊!唔!咕!」
.xs0G.wP(QY
HO9P7t(g'MJhW5@     這樣子光一真的會死的。薰下定決心作出了行動。
O Pgx ZFf ;ip H6lJ(fG3d
    「已經是極限了……!《矛盾騎士》!將他們——」
/B5KwUkl S 6fJN7Q'U\ u2JV0N
    但是,
Lh ^-[8gT(Z.O#B 8m6AL"wz"B
    「不要!我已經習慣了,沒問題!不要動!」#u*F/f^]`(M
3ED#s"H;I2[Rc?,pL
    人群中響起了光一的聲音。習慣了沒問題這種事怎麼可能。明明現在暴力還如雨點般打在身上,光一卻還叫薰不要動。ER yXrY_

|*o'W"lc1[*b     「耍什麼帥!這樣下去會死的!阿露露怎麼辦?不是要一起保護她的嗎!」
4W.{_1pA })]4X
:W}}7xz;I${     「阿露露當然要保護,但他們也肯定要保護吧!而且我也不會死!」u)r {d](q lR

xNy3uzYF     「什……!你太貪得無厭了!笨蛋!」 a}#q.TLV e/ngh^
ag'`*`A tmX
    這種情況不可能會有那麼好的展開的。做夢也要有個限度啊,薰想道。
q KjypF,l._/y 8ZWf SF%J
    無線電聯絡已經中斷五分鐘以上了,再過一會兒支援應該就會趕來吧,但光一要對付這麼多人,這段時間很難支撐過去。8Y2[*N]9[X

}r@|P,|0K     「怎麼辦……怎麼辦……」'cfBhA+x:Jno

swP7|~ G3O ?B     緊咬的嘴唇上滲出血來了。
(Iu0B ? AZL#i.^
-`hzwD     眼前的少女還是一副笑臉地站著,鉛筆插進了喉嚨裡。人群裡聽到的光一的呻吟聲漸漸變小了。
4{)@yq3yh7{| ia.K`1U:d})h
    為什麼這個時候自己的頭腦沒辦法很好地運作呢。為什麼自己的能力不能保護自己以外的人呢。
o.PNYq"zw fg3c-bL?L
    「……!怎麼辦才好啊!」4v[&o[c4s5f
7i"j3u)D,i|
    薰求助般地向天空大叫道。天上掛著的一輪彎月,仿佛浮現著嘲笑現狀的笑容。/S)Wg$j4_FI
\3`z r Q7rK
    然後——薰從視野裡捕捉到了另一樣東西。&EH4_4p`!E

&Z? GS9IJP     像是和月亮重疊般從建築物屋頂上跳下來的人影。
0D-R ~fP/Y;pD-[
yve'h%w;wZ(@ U     薰失聲了。那麼美麗、那麼如夢境般的光景,恍若眨眼一刹間完成的一幅畫。
ics9u'lyIq&[V l7vw^&X X?[&T*n
    黑衣在風中抖動著,那個人影從空中降了下來。
})nU(m4q{
] L\&x)wY6cut4p     「形態轉換(shift change)——《超越者》」"BR;bKQq

ra-H4eRr$]%};t     發動的言靈在昏暗的角落裡靜靜響起。
U)M3_(U bc
vi:qj qW     人影一瞬間被光芒包圍,就在下一個瞬間。/w!v9\q {{4K"iH0m
:`.ETa} ?mNoL
    ——炸裂。人影如隕石般在薰五米對開外墜落。墜落的衝擊將地板炸碎了,瓦礫向薰身邊的少女襲來。w"s;k[\nX

'V0}Z#B+T:H'R3[     「——!」^"R3jQe)?QK

#S/D ?tgK"ImH|1k*B     千鈞一髮之際,薰想要走到少女面前保護她,《矛盾騎士》則更快地自動出現在薰的面前,擋住了去路。《矛盾騎士》為了保護薰化身為盾牌,將瓦礫防住了。!k4I*| m4\;}F5c

i%o1e%g4tN$^     在沙塵飛揚的胡同裡,薰咳嗽著等待視野清晰起來。
"tN^9L#y/dcD(jS5d (e"J+i/^S+DT4`5F
    「……發生什麼了嗎?」
6@p6zSm;vt
+f8[N1l*bO\     環視周圍,剛才包圍著光一的人們,全都像屍體一樣疊在了建築物的角落裡。剛才的衝擊幾乎讓所有人被吹飛,撞到牆上去了。有些人的手臂向不可能彎曲的方向彎曲了,有些人被撞得頭破血流。q @x6Efe x.b
/~3t(@hc'FG2S1eR
    這其中也包括那名喉嚨插著鉛筆的少女。E.U |/sS

P(yI GZsn+~     少女倒下的地方,眼看著成了一片血泊,薰被絕望籠罩著。當血流到了腳下的時候,薰回過神來。CC-f3|}
"e'Za FT)Zfv%Fz s
    將目光移到人影落下的地點,那裡就像火山口一般開了個大洞。*mi.ym {
&M5gir my
    然後——在中心處,有一個穿著黑布的少年跪在那裡。
c J$ym7VT(u$P2o wlYPD f
    隨便剪齊的毫無特徵的黑髮。單單是為了隱藏黑暗中穿著的黑色破布。皮革制的露指手套包著的雙手撐著地面,少年站了起來。6u l]0@1Q-Tx z6v
:KL C N6^d6x
    不經意間一陣風吹過,煙塵被吹散了。9C+}y%Kq6Rdfq,X
? a"hk^F
    視線完全清晰之時,在地上翻滾倖免於難的光一看著少年的臉。 SAd|y
U`$wg,x2C2[{ W
    「……你……」
eQ]D'm&uD5n
,e ^o L `5{:i     像海市蜃樓般搖動的視野中心,有一個熟悉的面孔。
d \J1d9{5[
$T}FdX(g~%Kg     可是,和他相遇的時候的印象完全不同。那張害羞般困擾著的笑臉消失無蹤。冰冷的眼神,無法從中讀取到任何東西的感情。uQ*R l;n}
'@)Wq w@%?X9v Y
    站在眼前的,真的是那個……。*Z ]6R7H'u;X8] H

4p4j"U3O/dy z     「秋雨……為什麼,你會……」jV/R5jY
7O)Qj4M5A |uDr
    忍耐著身體被鞭打般地痛楚,光一站起上半身,對從天而降的秋雨心路說道。4e,|3}o0M&?

\6Ynp X,k.c I     心路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光一和薰,咻地站起來,將手機放到耳邊。
5l5hq?7im
5|C z:sG Q[:vy     「和計畫一樣,介入戰鬥了」
1I&d4mN g0T W Zy+N'x.p!g?
    『確認完畢。這邊也已經將半徑五十米內的電子設備控制完畢。……敵人的能力恐怕是洗腦型的涅莫西斯。正在和Shade隊員交戰中。隊員有幾名?』YE&e9P6e5h,ZX
gY#x'P8X ]'c9z x2\
    「兩名。沒有問題。以活捉敵人為最優先事項。我也會調查一下目標是不是混在人群當中」wM \1pu1Lp0D9S!W

1l[.W&[/I-k     『怎麼做?』
*_yP Q'j `D8F#Y 2c:{]j j
    「一個不剩地全部幹掉就不會有障礙了。你到附近搜索可疑人物。快點,在Shade支援到來之前搞定」^)a3M2O@{Jy} N

2p}!qJ_Ez PS     『我知道了,你要小心』
@$ocQO3U
d ?:}[5I_rq'v o     和對方進行簡短的通話後,心路合上了手機。4ReKul:b
n7~ w ?I.D
    然後,終於將視線移向光一和薰。g9b'h9H8n'w
'gPDa,k{
    「——就這樣不要動,不要妨礙我們。妨礙我就殺了你們」#L(Y9p)`x%k)ZA` y

4TX-A e_a,d0}     冰冷而完全感受不到殺意的視線,向光一和薰刺來。*tsLJ"T-g+w Jl!v
/L,``4a s0J$@0c;xL
    和單單是混亂的光一不同,薰大致能想像到心路的真實身份。!i)Fp ^ fW

xE,GvF     一身黑的裝扮,黑色的皮革手套……如冰一般冰冷的,視線。U4Ra,mjscJ

l[ \)Pu1Wl     「聽說你也幫了Shade不少忙。這次打算幹什麼啊,能力小偷!」
ej p'}0IW#Z3w6}H ?:P1i2XZ%s)i!L:u
    薰充滿憤怒地警戒著心路的移動。xI Q Q5c8p!sd

'h#nt#r!^tB:l|m     能力小偷……確實薰是這樣稱呼心路的。
] l8[o1f}*z3N
"j @m as G     「把普通人捲進來……這就是你的本性嗎!?」H@#v~7?
cF6vUu2N4H+Z
    「…………」.M4m&P-A'?-k*i Z
3C;eW1m%`0Il kPet
    心路沒有回答。連眼睛都沒有看過來。j&o^z#mm7_)K lA_$F

h$s8K`l9O;nPh     被稱為能力小偷的心路就在眼前,光一睜大了眼睛。
f pZx'c{:lo(w Tk)yz X6O
    「不、不會吧……你是,能力小偷!?」%R6i%pGRo;{ A

;~k lx;u.cSq     心路一瞬間歪著頭看了看因震驚而凍結的光一,很快又轉過身望向角落裡。@$sv-bU0y.O:ks
P2u%Zw+D%O6R#l
    剛才襲擊的傢伙全部都倒下了,而增援也終於從繁華街方向過來了。
U!T*N,\0n +}xP({d(_ tx
    心路看了看左手戴著的手錶,突然向著被操縱著的普通人的人堆裡跑去。~s m ji I/j
w6q:B`)hG~]
    然後——就像怪獸蹂躪小動物一般,舞動著小巷。
}S] P(e6Jfu {*sz9_2e,iRP\
    還以為他會通過助跑高高跳起,卻舉起右手就這樣向人堆一拳打去。一瞬間。人堆裡的一些人被吹倒遙遠的另一邊去了。
Dr!E#ER3b sd9Ui#C@~9y(u3Y#c
    接著再來一記迴旋踢。以心路為中心,周圍的人像小狗一樣飛了出去。.G]c^&H,T

xOJ)KU     薰對那攻擊有些印象。就在半年前,Shade追捕的一個能力者的涅莫西斯。能力名叫《超越者》。這個涅莫西斯的效果可以將身體的性能暫時提高二十倍。sK8h*w/{/L|

,U\;G.WQ2mVQ(p     和擁有這個能力的能力者有過交戰經歷,最後還讓他逃跑了的薰,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s1J5o5w^p"^1QH V
+UQfzc*cWD1c j |     敵人逃走之後過了幾星期,失去意識並受到重傷地被送到Shade本部——正是能力小偷秋雨心路幹的。,y?&aTlt9Dw4t&KW

2^.f"|Lg-n     心路就像字面所說一樣,將操縱的人們捏碎。毫不猶豫、毫無慈悲地,將他們犧牲了。
8O0C4v(S Q$u i Js7~
Cs;M;U(].L:Y a YK'F     光一見此——se]*t^Rq j
a8}i;J A*v
    「住手——————!」2gQr0J:`*y\

-d5j*Yv0{ E2f?"K&G     拖動著衣衫襤褸的身軀,擋住了心路的去路。?Q N-DE!o
a&l|Bv4n(TYY0q
    然後,心路抬起的右手,猛地停了下來。_ p4e\$lj

|5D1U]4rN     「別開玩笑了!他們並不是敵人,只是被操縱了而已!你這傢伙卻……!」j3B-e4DEd!jP

K`*rFa B     光一為了保護被操縱的人們,張開雙手站立著。心路是能力小偷,和放學時那吃苦的印象不同、還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之類的疑問暫時也飛到九霄雲外了。
n)[(y b["k2c] !R~ep-o
    只是,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人感到極為不爽。要說光一阻止的理由的話,也就只有這個了。
V:_"eQ`&^z&E na,D0],Y
    心路的表情和動作沒有改變,開口說道。
2p-`w6En n-X$A
t nN4Q2Y,DON*tS     「我和Shade是相互協助的關係。你如果不做什麼我也不會攻擊你。我問你,為什麼要妨礙我?」
"AA/pc]'{i #H!_Pf4km/bJ
    「為什麼?你耳朵長哪去了啊?這些人是普通人!沒理由進行攻擊吧!」
/Ji#xD*ixPO |6S1Z Rp9VdS"P7g
    「犯人可能混在人群當中。所以攻擊的理由是存在的」i!r"N}}v

I$L p2auv9t |!T~     「你丫……!」c NPo!| ~7@M

;t JY}2~8r     似乎是真的無法理解,心路像爬蟲類一般微微歪著頭。 l ZhtP!DS*EHU

$e7Ga n#i:t)y     「看來話頭對不上呢」
_"r3Jf*M K,j7s'J"kd5Du*A'T
    「這是我的臺詞啊!普通來想的話——」,U#F*P ~V
?TD^&x(fWD;o
    「——珍惜時間。我是言出必行的」
c3~g'm:b
c-J2f}w;}f     華麗無視了怒上心頭的光一,心路繼續進行背挺直的動作了。q EhiG5]
0tcB(|`6y
    這一瞬間,a'j:s'eVe3O

I_k;]N"~     「嘎——!」!L5J+bC%c$g6t

,M]2VA9oAeRV     伴隨著激烈碰撞,光一身體被《超越者》打飛了。受到常人二十倍的衝擊,即便是處於防守狀態的光一雙手也被壓扁了。{0])S Np
h |-JfH:{3N/x
    『妨礙我就殺了你們』!Xd'PY:E;mg

l4wn5P{s'^ \     這種警告並不是威脅。就這樣摔在地上的光一突然失去了意識,墜入黑暗之中。
9ix,Ou#boa zQz;HMXk
    讓光一倒下的心路準備繼續去處理其他雜七雜八的人。
V%\Z1Uz,mb:qLt JMI%p%d} c4lu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s})rEp6Q A!U$?6Irxn+Q
    背後感受到氣息,心路瞬間把身體轉過來,後面站著的是使用《矛盾騎士》展開突擊的薰。X)p"V e!Mj.X

DL^U6z QI     ——好快。!_ `U@QympH k`
,w*`(A3]s,y y^"z?@
    「形態轉換——《不屈的卵殼》」
7R^J~(ew
,E[p6\-~V5g     明白自己來不及回避的心路並沒有太大動搖,採取了防禦態勢。身體一瞬間發出光芒,然後幾層彩虹色的膜疊在一起,將他包圍了。4r)Bz b`h9_:Nr#[
:Y7CDu.Y N1A5H a
    騎士的劍向膜直接攻擊過來。化為防禦壁幾層膜儘管堅固,但在《矛盾騎士》的強烈突刺下,眼看就要貫穿了。
u H;xEf@ *q t$\;q;|s
    怒上心頭下令突擊的薰沒有猶豫,正如Shade最強的稱號一般,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C e'|J Hcn,|
$l%Mz2j$d B     還有三層、兩層——一層!@R&tlHW[Xu
o(\'kbZ#zB7o
    「《矛盾騎士》——貫穿吧!」
~-{ bgf(h6\ &vmn eg4Cj-W4V
    最後的防禦壁也可以貫穿的,薰叫道。
#sv"q\+k:W)Vj
/l3Q CE*SJ1U     可是這時——感覺到頭上有危險的《矛盾騎士》取消了攻擊,抱起薰向後方跳躍。
MSD8z]+d XF,h}rmU&U-lX!F
    「幹、幹什麼啊!明明差一點就把那傢伙打飛了!」y}j5c d"]$R ?\r@

;j|!nV`Iw3C#m.~     雖然被緊抱地保護著,薰卻啪啪地敲著騎士的頭。
`;Y;\5N i6b4p#|0\ 5t)N,`8|F
    在這之後,看到自己剛才站的地方有幾根擰斷的電線,薰失語了。電線帶著電流在地上亂竄。如果薰還站在那裡的話,肯定會被電死吧。
Qa.utG Td GNW8W
    薰只能不斷感謝能徹底進行自動防禦的《矛盾騎士》了。 Ft]!r7D|0p;^
^+aM?*KH;bK
    另一方面,心路完全無視眼前如蛇般彎曲的電線,冷靜沉著地望著地面,開口道。5|K*d[&A}

Fp2KX0Vm     「為什麼來這裡。我應該要你去搜索目標的」
R9Y ukf)g ~ (sF%UkWEI/j
    這話不是對薰說的。而是對後面的某人。
B;Zr{D#UD:eSLo "X#W#k[+[g&bE$Y
    心路的後方,剛好在小巷轉角的地方,有一個人站在那裡。
gf j$k+~ N-cOj y:}vki
    「非常抱歉。可是,時間到了。再過十秒Shade支援部隊就要來了。要儘早撤退」
8BYn+VQMa,L,f a(nTr#b8l
    聽到不帶起伏的語言,薰放心了。 uaR"h-a)h
gp5X S~S F"R6t
    「這個聲音……!」
.rR.Jt }Gk3J -AU&I{nO
    太有特徵了,讓人難以忘懷。
boU%wc3?7S
8f3q;D3C8P(Byv     在巷子的暗處,在忽明忽滅的螢光燈照射下,一瞬間照出了那個人的臉。
"G!Qp i7Dh
uG2n,|:Mjrx"O     擁有比被操縱的人更像人偶臉的女人。和薰一樣穿著雨鶴來高中制服,第二個介入者。xp,n,\Y*q~2Z!`!b9A5w

To | w)d{ Bpm     澄波優,就站在能力小偷的背後。{MY*Ix6Ss

H%y e)y*f,}r6w S     「沒辦法,撤退吧」]5q!KD](j

p*Znb!f {d W'G     「是」ax8F|+n

](~f.[!Gb5hp(`tAW     兩手一揮披在身上的黑布,心路往巷子的出口走去,消失在轉角處。^/|"t xE})K*V3b5x/s

9Q9O0L&LRt     在她後後打算追上去的澄波優,向留在現場的薰望了一眼。#e%Fa _Ro1^h$uC
_\/uo3M;h)m5|
    一瞬間視線交錯。
ba+c.oB9u8\ ,jY8hPI
    先別開視線的,是優。
'[(y!t4o`wh7|3lT Dbp:R.O"r.\i6Q;N
    優的長髮飄動著,追上心路消失了蹤影。
tw,`J C0?R7F6CFw6~J
4\ j5L FxLEC(R     ——幾秒之後,Shade支援部隊到達,將如地獄繪圖般的巷子封鎖,並對受傷的普通人進行救助,最後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撤退。
d"HKoU%CH%Z)c kB\.yp2Kw T
    直到最後都一直留在現場的,是薰。i2]s o+Ztvsw:o
i|&~X%m ~li
    薰握緊拳頭,一直盯著心路和優消失的轉角。

- TiRaFiouS - 2012-9-19 21:23

第二卷 Battle 4 Shade的想法,極光的夙願
[ n+G5S!L%Hbp,zT     「哈……哈……!」 h%a {8Sr#f$c
HXiEmi#QBc
    和Shade戰鬥的過程中,明白到能力小偷的介入已經讓任務難以完成的極光信徒,正按照預定的路線逃跑中。?]]-g0H_

mn0XD#f     「威加盤壞掉了……這樣就沒辦法聽到教祖大人的天啟了……!」w,z'| qU
j)f8J.Q(s8h
    威加盤是極光信徒專用的手機。因為只有極光信徒可以使用,所以是信徒之間聯絡,以及接收指揮中樞的教祖命令的終端。因為上面被施以了精神操作的特殊涅莫西斯,信徒以外的人類操作都會無一例外地死去。
*}"q,p/~_7a;`d#I
PG WW*v4@ O     現在,威加盤卻不知什麼原因冒著煙,短路了。E \Z/s,P Vm!`6H

t;q#^C%z Pg-~4x     信徒失去了冷靜,正跌跌絆絆地奔跑中。
:B S,e*D;lf
'[%U(F2~Rp     多虧了內部的情報提供者,對Shade夜間巡邏的人員配置有了充分瞭解,逃跑線路也絕不會和敵人相遇。K'r`4L\)Q%o|;s
6IZ5l8~3\;\ HIYW
    這次任務是要盡可能地抹殺Shade隊員。平常過著普通人生活的信徒,都是通過威加盤得到啟示的。從那天開始,信徒就化身為執行啟示的機器。因為Shade內部有內奸,所以抹殺物件的隊員的臉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而信徒的工作就是將名單上的隊員全部殺掉。
9n!^J3V/{-t,jb ]#f k(CN*l
    「明明很順利的……!」
1W{7xw%B$j%`
/~-MTdB     為了將礙事的惡魔擊潰。為了全世界……為了拯救世界多少的犧牲都在所不惜。這就是極光的信仰。
W_\.DEmv$x*s 3s [+Ws$kbY/S3~
    無論如何,如果威加盤被破壞了的話,就相當於是退出極光了。信徒之間只是網友的關係,在現實中是沒有見過面的。而且要和教祖大人取得聯絡,只有通過威加盤。6H` ]1A3|.g/Z+me~v

T$_5f{(y!_!my7Us     儘管不願意放棄任務,但失去了作為心靈支柱的威加盤的話,自己就只是一個脆弱的人而已。
[ ~#o Z b E z1L5N~W&Y|mE
    在進入狹窄巷子的時候,信徒被打翻的垃圾箱絆了一下,摔倒了。p s!{Sh5_

/|&q @-^8C*gI1]     「嗚……嗚嗚……!這樣下去的話……!」0EeB&_J C
a5df?&nh1wG.Y
    信徒用拳頭敲著地面,嘴裡吐出焦躁和不安的語句。:a`4KBaX$QA

}WVeC2E     再這樣下去,過多久都無法拯救世界。距離世界滅亡的期限還有三年。距離人的傲慢被清洗還有三年。極光信徒真心希望能阻止『木漏日現象』中神給予人類的試練,不覺得自己以贖罪和救濟為目的的活動有什麼問題。 g9\l+ku sC
4zhc&};W*dpO*D
    可是『神』,『神』為什麼那麼憎恨人類呢。
?l?GK7m6H M9^
F3V$JY Q }     世界上存在的人類並不全是壞人。極光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們極光承認人類的罪孽,並打算予以修正。?6[ f[*[i q8~ e K
-A*v$F2D? rPi
    可是,神要對所有人同等地給予處罰。不願意伸出援助之手。W#mU4U5F@YD
QMZum BNbC
    「我們要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啊……」
_ } o.K2I OZ
Yw sG"nsI&hdV     無論怎麼問,在威加盤壞了的現在,想聽到天啟已經不可能了。絕望中,信徒正要再次站起來。LehK2q!m
`;x;gJS&]:U,t
    此時,一隻手靜靜地伸到了眼前。.x7Tq;J+QS W
r1{+f*~7S#x$S
    懵懂地抬起頭來,那是……。
%A)Rp u|(J|B9E3id 4GC#K#ea8X)Kn
    「想成為拯救世界的人嗎?」*d/tcT-g8j"B0v

OG&lGq?.Z QYo6E     一個溫柔的人站在那裡。
hEU,p'f^/G%e9U ;@| |(k9jJ
    那個人左手拿著一本裝飾著神聖飾品的書,向信徒伸出了右手。Q:gOg"{7{

j/q+b-s%x     「啊啊……!啊啊……」
z'{6I9d;Z w xB0@'f
r Z@.ps.~3O     信徒的瞳孔裡溢出了淚水。原因完全不明。可是單是看到這個溫柔的人的身影,信徒就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可以獲得救贖。
6m3L+d~/[ "ZC:M-Cbvx1}4qM"^2x
    不過,非常神聖。這個人的確能為自己帶來拯救的光芒。0`W rv#y
'n e8u2d*T E)H3U1{5_(T W
    信徒沒有原因、沒有動機、沒有懷疑地,相信了那個人。u @ X9^)^1eX
3w;@K A(^}#j2?:m
    信徒慢慢伸出了手。 E ykq{
%N/`r/O tJ.c K
    為了抓住溫柔的人,那只溫柔的手。xp-vO7~0\
Ti ?Gz3G!utc
    「來,站起來——救世主啊」5qZmT4TD]3e

/{ h/T6jH5L7^+x^PK     信徒從那個人的笑臉中,看到了一份難以形容的愛。)WLukfa*ZeoWH

&uKOvD&\     「那麼,這次的事件,你們打算怎麼負責呢?」xZ N2^i3l \6[p

1r-D'ls1F&kd     「…………」
`df;?jo!?G(| 7k3U,p8@.v1l5]5p.A fT
    「…………」z1|,| T'SQK^:?\

5Z+Kk [8|     Shade司令能登原明日菜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向光一和薰說道。 u^*XO7~2O\z4~
Bm4Xbv3YZko"[O
    所幸的是,今晚的事件沒有出現死者,但是卻帶來一大堆事件隱蔽性的問題。現在為了防諜,要把Shade隊員一個不漏地全部詳細調查一遍。儘管如此,這件事與涅莫西斯相關的傳言已經甚囂塵上了,因此要想完全隱瞞已經不可能了。
9_?cc^
L{$N0Z,g     無論如何,這次在街道裡進行了戰鬥,已經到了無法坐視不管的地步了。sw'umn"G

\W1GS&aPZ[7}     「情報洩露不說,還讓敵人逃跑了……姑且,總應該先道個歉吧?」
oXYT_6bEP;H9K
&nW`-\;]b$m     在昏暗的司令室中,光一和薰承受著壓力,同時,
qlf:vc'A3uw`p3ja t2Vndc9b]p%L;\
    「「都是能力小偷的錯」」
^xT~ E7B/~i6{
s:v T\M:G x F Nig     推卸責任地說道。;~ZfL.X(EQ{3@

O1Iv-Zx b     聲音完全重合在一起,兩人都有點臉紅。
B;Cr/h;x G~8e1} M 9VW*G?%{/x j9xN#vc
    「哦。能力小偷出現了嗎」)d7Q1N(PNM7t

,A{al ]J$rUX     「是的!那傢伙在阻礙我們啊!要是那傢伙不在的話,至少不會出現普通人受傷害的情況!」\+H$`U JoY

bW#? n^ q `     「哎……可是他也讓敵人逃跑了嗎。真是少有啊」
K/E/I1G0L\N
x a e&p0g{)y)un/^+S%l     明日菜認真思考的樣子讓薰愈發急躁起來。
r5I9k [2rZ{
^ x,a |d2HS     論點出現偏差了。薰要說的並不是這樣的話。(J6G Q~|'DM3yq

*W ?'ob3r1kJv@/\     「那種事無所謂了!出現普通人受傷害了啊!?而且還是幼稚園女孩受了重傷!就這樣對能力小偷放置不管嗎?!」
(cnQ8y9D
3TpE(E$qz     「他和我們是相互協助的關係。能力小偷將抓到的涅莫西斯犯人送到我們這裡來,有什麼問題嗎?」0o [8H)N;ny
+b [sgn;h9j
    「問題……在、在說什麼啊?那傢伙可是想殺了我們要保護的人啊!?用涅莫西斯傷害了他們啊?!」
@7S+Z4GTY(E|!R ]4g:RI3Vv]?,M J
    薰機關槍式地怒吼道,明日菜用手摸著額頭,大大地歎了口氣。G2_ t'_S:~}L~FZ
a@8xwl;@
    樣子就像在呼喚媽媽的孩子面前,顯得不知所措的母親一樣。
s,R ZE q1I.FN \ `/H)hCHG
    明日菜摸著額頭的手慢慢向下移動並將臉遮住,只從指縫中窺視薰的樣子。
-]R?(? qKg
V'y,Y@8AK7?lr     薰的背部開始冒冷汗。
3oJU&EZ U9|5Q` 5};Ex,xK.a.A U6J
    「那……又怎麼樣呢?」h k$}Cdt0j

ZW8I8v/bS,Y:c7_ B ?     明日菜說出了讓人難以置信的話語,站了起來。4})^wh-k*|Y m q.U
B e+h#t^']9u"u"d
    「回想一下我們的目的。一是隱藏關於『木漏日現象』的所有事情,二是將犯罪者抓捕歸案……最後一個只是特務班做,就是守護阿露露,尋找其他拯救世界的方法。就這些」?,k#Uy4MZ\"Xaj

9Blhd}3p%zO!n3]     「什……」
:c~'~ l:}7v%\'l !PrQ+gn,y7[0u |
    「——那我再說一遍。普通人出現受傷情況……那又怎麼樣?又沒有出現死者。而且,他們連自己受傷的事實都已經忘記了,回到了日常生活中。什麼不幸都沒有造成」)sv%z5}P h
#u Oj/r$Su#q3M7p
    明日菜像是看怪物一般的視線看著薰。原本就覺得她是個不明底細的人,但沒想到居然這麼沒人性。知道涅莫西斯存在的普通人,大家都同樣被Shade消除了記憶。因此,他們什麼也不會記得,這也是事實。Q anigI&K#p7vw

BG7?R\Z#v     或許這話是正確的。但是,倫理上能否接受就另當別論了。因為記憶被消除了,所以不論有多少人受傷都不成問題。這樣的考量能夠接受嗎?V S#v!O.U|]7]$vu2S
5[Jl8S:yqB#K
    怎麼可能說這種傻話呢。,IHm t(VAo
*J+f9gd^)v w$b/Fa
    正當薰想再度怒吼的時候,旁邊沉默的光一用力拍了拍司令室的桌子。0?/aiZ3E\ O8Y

2Rev]R#I     薰嚇得身子震了一下,明日菜用黑白反轉的眼睛望向光一。tRK })Ym
;[3~`U/i
    在兩人的面前,光一低著頭說道,
5sN#n:Bou9c\ %} W$dd K xV
    「你也……和那傢伙一樣啊……!」)~-V [S8o]w

z+D|)PY(S7P     「…………」
GU{B)].E 0N7| Xsm
    「只要把敵人抓住就可以了……!也就是這種意思吧!」*o3^JD#Y

"wvu"F\a7az     「就是這樣吧?我們的第一要務,就是剛才所說的」
2e2g PWEi} rcq(Q2XD9Z!A
    「守護現在活著的人們……你跟我說的這話也是假的嗎!?」
fl{t1~Ov0x
!kJR?ca,G     「不是假的。可是,沒有一點犧牲就想守護『現在』是不可能的哦。……嘛,你不明白嗎?朝氣蓬勃憧憬英雄的光一君」$Is1A*~*{)H[

h!En LjY2{R'w$~     真羡慕你們啊,明日菜說道,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這種微笑完全沒有溫柔的成分。已經是嘲笑了。
B+tt,q2r&fR
^tyK$mr|     「……哼,太墮落了!」
@fM1|Ek)Tkduz2[
BU%@7v6gbI_!p     和藤堂戰鬥時對Shade的疑惑,現在又浮現出來了。
6c UF'k5mC4B zzg;X Xtz'M4` PCE
    這個女人說的話和我的原則相反。和我的理想相反。
WM;P x1WUkG !cM|su'h~*P
    並不是善與惡的問題。無法認同。無法理解。一點也不帥。
-l-D,s*nJ/xH7U9g 3gH"t+?mKg b3h WS5F
    對光一來說,明日菜的思想是無益的。+u?] r2fk-Q/i
d3d n ce:C9C%r
    『司令不能相信』4wc,Y [ }G'XQk)^9_
i4kkHT }6F+r
    薰說的話意想不到地,不容否定地正確。
,yo)]#D p(AW r#_bu {ash
    「已經……夠了。最後問一個問題」wPJ J m0V'[
b%p l(i^ m
    「什麼?」
s'p}r0^{+n VI#wp,N1g nw
    「為什麼你——不殺了阿露露?」KBJNn7mk

#D9Q+K7X5pNz{     愚蠢的問題。?O'e]'OL {2S\
`-zV.[ [a1q
    在明日菜想這麼回答之前,光一再問道。w-F5f? M Xbq4L
8jC0GA7Gp%~'KS)oV
    「為了不讓《一線希望》發動,這不是理由」
&gjRRr_1O9D
d fJ FT     「……為什麼呢」6x }!T:[-t IBp c4VE2n

_5b,G&v:I$m     「我直說了吧。如果不想讓《一線希望》發動,為什麼不在特異點發生之外的時間殺了她呢」
&]BF$gnp+Q0N TL Be {+k |_K"wi
    明日菜沉默了。
ka-xS:pZ3g7v 5t_SD`j%e kB
    要發動《一線希望》,必須在每個月十三日零時,稱為特異點的小型『木漏日現象』發生的時候將阿露露殺死。也就是說,只要不要讓阿露露在特異點發生的時候死掉,《一線希望》就不會發動。:D vqn Am;O/vD$\
,r(Q:];|6ilcz
    可是反過來,在特異點發生以外的時間將阿露露殺掉會怎麼樣呢。:M1Ur6fZvD

K c3I2CvY[+}     在此時間之外將阿露露殺掉的話,《一線希望》將永遠無法發動,世界將在三年後迎來滅亡。
B7nsq5g)oA)w ^4}p8gu\ t
    如果目的是用《一線希望》以外的方法拯救世界的話,按理應該免除後顧之憂才對。Shade沒有不殺掉阿露露的道理。-uA`ln*HF"EC
/p3|;G2Ef {+G
    要是不想讓《一線希望》發動的話,只要在特異點發生前將阿露露殺掉就可以了。%p1`^xNR.UQ\ a
!bt)P3f tsj`^
    「不這麼做……是為什麼?」v E_b%ojPoG0~ b5L

3kt Xt|'vJ:]J `j%d     「…………」1T2]\"dm

_ J1X,~z/O     「你不說就我來說吧!——為了保險起見吧!?阿露露……讓阿露露活下來,是為了給找不到其他拯救世界的方法的情況上保險吧!?」-]!]\ @?1f3V

_rAjt:^#J     看著挑明瞭說的光一,薰吞了口口水。k QfR!|c.Q9AV
F c.L0cJ;gmp;Ee
    薰也隱約這麼想的。Shade沒有保護阿露露的理由。讓她活著的原因,是為了在沒有其他辦法拯救世界的時候,作為最終手段使用的。7d%@9WDy[q
q7^4F;xd3e
    想問而不敢問的問題,由光一說了出來。
9n%sdq?7dd
$y#J,c~ccM {     薰的眼睛稍微眯了起來,注視著氣得發抖的光一。&W!dNq[w'Ml
m'G3E:f F;ak.JK
    另一方面,明日菜靜靜閉著眼睛,嘴角仍然帶著笑容。?nX%l k;X
9w@*G0VhX8V1So
    「你要這麼想也沒關係。但是,即便我們是為了上保險才保護阿露露,和從道德上保護阿露露的你們,現在的目的都是一樣的。所以你們和我們締結相互協助的關係,並不會吃虧。能力小偷也是一樣的」
/H*uY[[\ k Vs!L 4d_-`6[)l+W'Zz2U
    這麼說著,明日菜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rU{l"[5B sc

q\CajiTn     「對不起,剛才我的話說得太過了。我並不是要否定你們的想法。我為自己想將這邊的想法強加於你們身上的無禮話語道歉」
jt$Q zGu
-^Tu Rv%} Tg     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般溫和下來的明日菜,讓光一和薰都有些不寒而慄。果然是深不見底的女人。
#C;p!x2sQ~_LQg LHgo0lj?sLt4p|h
    「而且,和能力小偷相關的事情也希望能交給我們。他的把柄還在我們手上。沒必要擔心」
x"Syz%D^3k
KIw |$H){`p     「把柄……?是什麼啊?」
q}+an'AR1q@H"_+dz )oh7d6wMp^Uqh
    薰問道,明日菜微微笑了。n0_8iy4w vt_hb*T

t4R|"i4w(]P l     「那種能力者放也不是抓也不是。所以……反過來利用他們更好」M _9{s8o&v1N*p
]L0Twy
    「??」
ZnW)~Lg;z
h WO/d VW     「嘛,這件事你們不知道也罷。比起這個,關於今後的方針我有些話要說」
~VBM+]^m
,c0bwuy!i     明日菜緩和下來的表情再度繃緊,威嚴地看著光一和薰。
qd [-y8M/N
E%`Q:cSr+m     「將極光信徒放跑了是你們的責任。這觀點我沒打算收回。而且——我決定讓阿露露再次回到庭園裡」
5{]T\D8~r TU f5S:{#zme&k
    聽到這話,薰和光一打了個寒顫。bL^Y'Y#?"bn

v| X/l M8O(Ao4d'w*?     「怎、怎麼可以!出來才一周時間啊!?這麼快就……!」8Y#Jf$M1P9vn#T
C$R? VSg+Qg
    「不不,安心吧。只是在信徒被抓到之前這段時間而已。在此之後一切還會恢復原狀。不必擔心。現在事情非常繁忙,所以決定從後天開始執行計畫。也希望你們能夠理解」9F Y1x^eD3A;?
r$~N?%B
    薰聽到明日菜的話,放下心來,摸了摸胸口。還以為這次的失誤會讓阿露露永遠被關在庭園裡呢。
8]*a"Ri!?T4g'` z[S1\:\;U,Yu
    可是,光一和薰截然不同,表情並沒有緩和下來。額頭上露出了汗水,嘴上哆嗦著,似乎要說些什麼、
q$k5ZZ{8U2{ 0Ad k/\iN'i ?2r,x
    「那、那個……可以的話,那個」
UDL8tR gD)~8b :{:\ v2|4{V9xm
    「嗯?什麼?」
x&SM ]3p#IF _l
jQ:NO;~#w     「不……」
iW\A8N(q
8Me3H'x!yg$m     光一沒辦法很好說明,低下頭來。
RO;EmX:d Y-D$B/V%W
    這種要求,不可能答應的。光一心裡明白,但還是一副想要發言的樣子,咬緊了嘴唇。
*K#H Uw]~8[ 2V!v~e ] EE"t&b)cT
    「可以的話,能夠等到三天後學園祭結束的時候再執行嗎?」q{e'PSU ^

gr(L4_WZ/?@c     「學園祭……?為什麼啊」` S/]J B

6xc4|y hb*|!SW     「阿露露非常期待我們學校的學園祭。她完全沒有參加祭典的經驗的啊?她現在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我這一周一直在她身邊,因此很清楚。所以,等到學園祭結束之後吧拜託……!」
}!_0S;@ \ f_*b `;g
-aEKAI1f,Mh     光一張開雙臂,總算將自己強烈的願望傳達出來了。他低下頭,為了能實現這個願望拼命請求著。zI#I.X*D?1|A
WNP;h!B!nuU
    可是,.iK_!kTK(Es gV

'_ x)M;Sm$JB&Qg0Wq     「不行。和藤堂事件的時候一樣,存在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即便是萬分之一,也並不等於零。如果想要讓阿露露趕上學園祭的話,你們就要儘快把敵人抓獲」
Ku%|k:|ja.Mc
#S#p,@~WGC;\     明日菜毫不留情地拒絕了光一的請求。
wn{ep?
&a4_+l2Wg6Sy     「我要說的就這些。關於今後夜間巡邏的事項由班長傳達。下去吧」"{ EH Kou+D

@E-A}&y"aM     結束談話後,明日菜立刻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了。我再沒什麼話說了,大概就這意思。5Wu3_0H^

u+^9o?[ f3P     薰把手放在緊握著拳頭低頭的光一肩上,退出了司令室。
Z%O0ECJK!N c 0e2vii;R;NE
    回到自己房間的光一,就這樣無力地躺在了床上。,Ue/}uf$LB
s6~4M0mK4F
    「痛痛痛……」
/g2qyQ5r9k.r;Lh
MOe$D`2L(R     在巷子裡的戰鬥中雙臂被粉碎了,儘管接受了醫療班的涅莫西斯治療在短時間內已經痊癒,但肉體和頭腦都非常混亂,偶爾會伴有一些不應該有的疼痛感。
$}W~&Y0`[w1j
pn)z:?@     小心地移動著身體,變成仰臥的姿勢。Q8V YJ|}.u?Ln
?9O&xz6S(r-um,n0Z
    仰望著天花板的時候,發生在巷子裡的事情又浮現出來。 N!H Q2O1X-s:}y

A D?B krn     出現在那裡的……肯定是秋雨心路。
4s/}"P&`D]0Y8O$i{
Th3b~5L ]X"w&@     「那傢伙是能力小偷……?開什麼玩笑啊」
'dEcJ|(N#T
i*B!hPY3n N     能力小偷的名聲比預想中還要高。本來光一是多虧了複製能力這個共同點,被人誤認為是能力小偷,才得以進入Shade的。剛開始以為自己借著他的名字可以徹底成為他本人的,結果卻讓人知道了自己只能進行劣化複製而已。$[w(v\-`
I2C v*g I rG
    因此,光一不是能力小偷的事情已經成為眾所周知的事實了,但是……。
0FjP{ rb Jp-~Tv(x2q;Y
    有誰能想到,放學後在校舍後被不良少年找麻煩的秋雨心路會是真正的能力小偷呢。+E3Vh;S8I_G-k

hLg'lf_+f5M0Ud     臉上浮現的困擾笑容,心路的表情在腦子裡一掃而過。*IIG l]S
[5M}3I;i
    謹小慎微,一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樣子出現在眼前的那傢伙。-s#B{6_l@!x N
bEz)QYT1X2P
    『我不像你那麼強……而且,也不知道理想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U6}T#L6x(T$t'f&J

4R5]/l+v7f l%v*F2].{@     說這些話的那傢伙。
Ej/f3P8P,o2L
L3O1y8u"j i(s'Al     『妨礙我就殺了你們』
{gSt.i6j | n3QT;H%E)qr
    ………………。
X w2fA#@2g
$m/Y~-SkN     …………。
n)c7Z&S6p v0sS2wFe 2s4u{'Gc&h n4XCF
    煩。;Y [#p H/z|
DIP&_ w E5H*qI4y
    光一包著床上的被褥「嗚啊啊啊啊」地大叫著。
N.h RwS4bSu*bNP &G+dxC\,X-n
    「那傢伙騙了我之後在暗地裡偷笑嗎。帶著自己是正牌貨的愉悅感,嘲笑作為冒牌貨的我嗎!」
3y9m)MIw8S2V:v;UPE^
Y*NC6W)Ux~"i%q     儘管受到對方演技的欺騙而感到憤怒是正常的,但也有一半是找茬的成分。真是小氣的男人。
DM8goW-i e%en0Sz&j
    「不爽……我……不爽那傢伙!」d%w#u\V&^7[
)Tt5t"Y5u;dV D:w
    這就是光一對心路的全部感情。
iQ9J s Cqj\
9U3bOb l'@ W~     同一時間,雨鶴來市北部某公寓的房間裡。6Ab'W&@ J.^Q

%MSuj-fy6y     房間大小是六疊半,有浴室但是沒有廚房。L lp!g*G
,~(gW)m;qE?
    房間裡除了小小的矮飯桌和手機充電器之外什麼也沒有,在冷清的房子中間,秋雨心路在澄波優的膝上睡著了。
-E)N%j%I-K:b'O;j0r
6Q n6r2x O+Q {TZ     「…………」
.fG:Z@xN1`/Z x s'u
?x {&|!IG'r| k     優沒有表情地俯視著在自己膝蓋上發出呼吸聲的心路。儘管沒有表情,她的四周卻被溫柔籠罩著。
qss3ji q0`1q -eG2_)@:o [0f ^ |;|k
    優猶豫地摸著心路的頭髮,對想微笑卻不能笑的自己感到灰心。
4],s#R6oe%L
l.L]'K?D     她因為受到對立面的影響,沒有辦法作出表情,無論是多麼生氣,多麼憤怒,又或者是多麼悲哀,她的臉上都是紋絲不動。
ueW"nQ0A /im/`eW7hdL7F
    即便像這樣細心地咀嚼著幸福的現在,臉上也沒有任何笑容。
#J`1T o D(f.B^ .twaU8b E*h
    心靈正被自己背負的宿命所刺痛的時候,膝上的心路睜開了眼睛。U],C%s'{Bs&jr2@4]9T
r#`+K:_r-aVQ
    「姐……姐……?」 HNrH$L KE z0@2R

;|$_y'Naf     微微睜開的眼瞼裡,閃耀著微博感情的瞳孔,緊緊盯著優的臉。)R MJ|4l(c

.HAE6k/j     被叫作姐姐,優微微吸了口氣。
%P.i;q I+c0eJAnqX L5p3re%U n2Nz{"k
    心路的眼中一瞬間閃過了一絲光輝。但很快又黯淡下去,回到了原來那如冰一般的玻璃臉。
"Jw"q Y)]$|)l!M$nv
;Vw}+z'F @-_     「醒了嗎?看你好像睡著了,本來想等下就回去的」
/q;q%A5c0i Xr[ l+|v vd5h
    「你在做什麼。我已經說了今天解散了」w2S _z3Y
+nD6KG2i-w7s(u
    「不……那個,最近你好像吃得不太好,雖然做飯不是我擅長……讓我」,Z'SQi4cB

igxY(|"pk%y4W     這段時間,她臉上沒有一點表情。但是,聲調上可以感覺到和普通人一樣的害羞。"C Br5S3G&iKX

7_*~ T+z1q1`n|_&f     可是,心路並沒有心動。
&jW!Xn!s h*r| GF^0c
    「沒有必要。我一直最低限度地攝取著營養。你沒必要擔心」
3{3])bn/X~
&vGtf(s2Su     扔出去的問題,冰冷的語言。雖然非常冰冷,但優深知,心路不是特意要拋棄她才這麼說的。
n6OBI E
]/kc*xP5W     能力小偷秋雨心路,幾乎沒有感情。*mX[%kdLZv
b@\x4|1_9~c%y/Z$l
    因為對立面的緣故,他的感情極為稀薄。B_;B7Z@!V

6l#M2DU&a     他在獲得能力的時候並不是什麼感情都沒有的。對立面有像薰的《矛盾騎士》那樣的先付形式,也有像藤堂的《蒼藍煉獄》那樣的後付形式。薰因為在獲得能力的時候身體就已經停止生長了,所以無論怎麼使用能力也不會再惡化下去。可是,像藤堂那樣每次使用能力後會做惡夢的類型,痛苦是一點一點品嘗的。
%X7cp&jo%S QC*C e"F5u Fu*Lu
    心路和藤堂一樣,是後付形式的。#J2G(QDuuj1a+O p K
1P7Ds"`!fEns
    他的複製能力《贗作工房》每次使用,感情就會被慢慢奪走。
FZ_z$_3S7]B
3GIe*bq;}7[     被稱為能力小偷的少年繼續使用《贗作工房》的後果,就是會成為這種沒有感情的人。Z#t+]0i s7b
f,Dt*T%`Pvq
    因此,心路對優冷淡,對普通人的毫不留情,全都是因為涅莫西斯的緣故。Nt w{$T*m?$P7RA
b5W IU5W o
    可是,他有即便是犧牲感情也要達到的目的——這是事實。
%Zs;t(h~Ph
N8g"u!nWQ#g.~'M,kr     「之前我也說過……你沒有幫助我的理由。沒有必要讓你陷入危險之中」
} D#R ?(Lc;uD2O'b$f9F B9S.UOP
    心路站起來走到窗邊,仰望著月亮升起的天空。
3vU(S)^-mIGt ^#I*s[8Y!JBuo
    他的話中完全不帶一點溫柔,這點優是知道的。他說的話不會顧慮到這一邊的情況,這點優也是知道的。 P[4P@m.^r
K M*P@)Efn
    他的眼睛,完全不會望著自己,這點優……。6Ia'n#A2w;wH2i

s:z D$iK!wk     「不,我也是,有理由的」t#~:Hf0\0{/oZ"k+U
ba'_b.I]x n
    儘管臉上沒有表情,可是此時的優打心底覺得實在太好了。
b0DGt8O sCBUS
    聲音有些顫抖,但如果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卻只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自己一定難以忍受。即便他在意自己的表情,但是沒有辦法理解,這也太讓人悲傷了。 G^MU f~7y`

d\h Y%\k     所以優……。%Hw[ OkFm$C`

K.EK+J(F&T*s:T     「對我來說,你的姐姐是我……最重要的人」 i-y)RUU
]8yt Ua {.ru4q$i/H
    優懷揣著緊緊纏繞心中的思念,說了謊。#q1q!b8fo^7nk

.\G.|$@9?1DB5s?     時間是淩晨四點二十分。以完美的生理時鐘自傲的光一,對自己這麼早就醒來感到疑惑。
5~7~"e`-{7xz _XxR
*s7Io#JkHy     在被窩裡呆呆望了天花板幾眼,注意到某樣東西。klau/^L

w1PX4k.{,l+}]     被子裡……在自己的身體旁邊有什麼東西在蠢動著。
7v l*g3k"A-TJc )i_wIO H2I&R7~
    「——!?」_ ri2OamP`

1Jes+Q)|q-w Q ]     敵人嗎!?這麼想著光一的身體僵硬了。感覺就像一隻熊進了帳篷一樣,光一全身冒出了冷汗。p*r%T/M^A%V(X
y hxF$uT)P-_
    (什麼時候入侵的!?可惡,昨天就這樣睡著了,忘了把門上鎖!失敗!) SjV _.It0o
1ri n U4}^ kL D
    入侵者鑽進了被窩裡,緊緊抱住光一的右臂,怎麼也不放開。%Q)x?*P4q}w

5Y+x(^"G&X4C2tA-ki     多虧這樣,右手感覺到如果汁軟糖般柔軟、讓人有些按捺不住的觸感……。
z,f \;QSZ,l
({c#kD%h:e     「喂……嗯?」~P ^UD-dK

"C1ERcXCUlqT     「嗯~光一~」
~8]e/K*|&{ x Wz
k'R-bh:z8H5f     光一不禁往身旁望去。%nH]u`;PUT%kp&_
bA0n'f z&]
    然後,旁邊是蹭著自己的臉的金髮少女——。;SIK,eM0h*WX%i

n0Cs.Cn~O     「阿露露!?」B ZA a!e d/nP7a

+iyK kC$X-Ia     突然大聲喊了出來。9{tM8k2_8l ]#VHK
ug y_l\
    (為什麼阿露露會在這裡?而且為什麼在被窩裡?夜、夜夜夜襲?不不問題不是這樣吧光一!)aT3}+p)GQ\Z/G(]
,A-CL [6[9O#C
    正陷入大混亂中,睡著的阿露露微微張開了眼睛。5rL@4| Q2vu)B

} t Q)j*Yp1k8Czh     「哦……?光一,已經起來了嗎。你早上起得好早啊」"SZfR\~4qf

#a3a+d&or2WhM     「那個……阿露露同學,你到底是怎麼來這裡的呢?」
.^"B9RE C.?8Uy3^6{ 9dG6b2zB'w V
    「嗯?通過矜持專用的地下通道過來的」
d4F@\2k !R{;Kqas&By
    「哈!?那傢伙是鼴鼠嗎!?地下通道是什麼啊!」?IVJ1P8a
av+P`.jE!Qb
    「我也不清楚。但是,跟矜持說我想見光一之後,他就偷偷從地下通道帶我過來了。現在矜持大概在屋子外面吧」9}1Q Va9i
hc#wF;K,U$_
    聽說矜持在外面,光一的臉一下子青了,稍微歪了歪頭。沒想到矜持居然願意讓阿露露在這個時間外出。0?PW3B]A@#ZxV Y6@
*b$T~!b3a qU
    (那個朱裡不可能那麼溺愛……)
"t~*G)^F;H.Q)m
m't,~9A NJ K&X:O     可是,這個時間出門,不管怎麼說都太危險了。
t`E%N U1Oh1k 2k;g_4X$B#Ir_)w;d
    光一想稍微叱責一下阿露露的自私。
7l1`&`L1q a LDJcy c3m rqz
    「可是阿露露,不管怎麼說都太危險了。你要稍微知道自己的處境……」MWTT4J!T9s\-iQ
Jwu3v:f8p
    「今天我是為了不忘記光一的體溫來充電的」
(tp @fZ9d^ _E*Zb;e T C
    「……哎」
xG8v:VH
Y`9U6o3n g? ~|5J     「明天又要暫時回到庭園生活了嗎?為了不會寂寞,來充電了」 N8r4Trd0c6kC+f)o

V-hzC9N"v4^0Y     嘿嘿,阿露露緊抱著光一的手臂「光一、光一」地把臉湊過來。CK i!IL@F

jy:J!SZ     光一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想斥責的心情也飛到九霄雲外了。誰忍心拒絕這個抱緊自己手臂、惹人憐愛的孩子呢。
k O:Wb2ZC#w{-w k FWg"R}5L!m8IH
    阿露露的處境之類的……自己無法說出口的話。在這七年間,她一直都被自己的處境玩弄著,被關了起來。作為讓她外出的罪魁禍首,沒有面對她的資格。 w:u/KOiM
*iBw2T(r$QA+{(@
    光一自己也感到灰心了。
^|5}\)s;i0dd *};Vs x9y:b
    「這種事聽誰說的?」
&sM)}0N J
TB/L+p*}9Q\     「薰說的哦。昨天到庭園來了」
9d8b le"W;g7Y.R*yL$K6D
(Rm^(f.r:}y#m     「那傢伙說了什麼?」Ea3S:_/sfR p&e

$w;yB|ea     這麼問著的時候,阿露露大大的眼睛眯得很細,浮現出溫柔的微笑,仰望著光一的臉。
4N xY y SYJ ]d Z$wF2ixj
    「對不起……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帶著痛苦的表情道歉了」
8A]&Gw)l4}.v!E b1^
9vS;pA&b*pH     「……是嗎」
W`P:DG or7d.N u0yeD-[Q)k#A
    因為薰也是和光一一樣贊成阿露露外出的,肯定也是非常不願意讓阿露露回到庭園裡吧。
5MYn*@WL,Y?
!M!~$kg}z     薰看到這種情況,也會非常擔心阿露露。所以才會像對待妹妹透一樣對待阿露露吧。
l(z dd!Vt&f5R
C#d#`-k*].L@5}:W     光一暗想,所有壓力都讓薰一個人扛著啊。這次,讓極光信徒逃跑的是薰和光一。所以光一也應該向阿露露道歉才是。K8lo*`Y@2[F
6l5T"c c)j1B g T1qU
    「……對不起……我,會讓你參加學園祭的」
JM+o}Fr j
y4iI"@+Y/E/OuQA.]     儘管覺得現在說已經遲了,光一還是自然地開口說道。
L$?-fdbx(Zg|&H
1PdD9?^5mM1p+i     似乎是預料之中一般,阿露露露出了笑臉。p5J5HA*c ET

Lu%RjupK9m     「不要擺出這樣的表情啊光一。又不是永遠,只是暫時而已。學園祭明年也有吧?儘管我一直都很寂寞,但稍微一陣子也完全沒有關係哦。所以才要這樣充電」N+iE#?ePz7o.m
9ii'aM+M} [{
    阿露露在被子裡挺起了胸膛。
:b xm:s.?nE |;zQ W }P D&oL]i
    「不僅僅是光一哦。剛才也向薰充電了。薰的臉變得通紅,不過好像並不討厭哦」:L f9s5V }.g3A#@.N

%J1T)Jo,yR     單是想想,光一就幾乎要爆笑出來了。被阿露露緊抱著的薰不能彈動,紅著臉的樣子,很容易想像出來。7X%j m5rv;~

!Sv1keQZ/N3~5P     「而且啊,今天也要向學校的同學們充電去。廣美、一樹、知大……還有優也是!」
`rY9SB7| UVr)gxt,|%Y
    優……澄波優。從阿露露口中聽到這個名字,光一不知道該說什麼。優和自己一樣是能力者,還是能力小偷的夥伴,這些事應不應該告訴她呢。
1GO a G KM L#v*n
:w]+iUv2F3d tk     (不……先瞞著吧。現在阿露露和澄波對對方的事情還都不知道。沒必要破壞兩人的關係。) Q__v0H0{p

O }0W'o$l     看著開朗笑著的阿露露,光一也報以微笑。[Y rt!|Ak

/o`,{J8N!gX_`     看著她天真無垢的笑容,光一也覺得有些寂寞。一想到接下來有一段時間看不到這個笑臉了,心裡就有些難過。&j G9Om*[d
U I5]6n!F F#ow.P
    光一雖然有點不知所措,還是正面對著阿露露,將她緊緊抱住了。
H.~ zbQ.sd!j \l`e!O&On(g
    「嗚哇……?啊……」
5?6x!q Wy
b*|(rn!hh#m.]*f)b     「不,沒什麼,那個……也、也、也讓我,充、充電……吧」E wZi!P,BH {F
Z\k8K&L
    光一沒法直視吃驚地叫起來的阿露露,視線望著別處嘀咕道。
#P$@d5o+@3_
ipOT.lL0A     屋子裡被難以形容的難堪氛圍籠罩,兩人一直沉默著。;uNJ&r4WQ

Q;P2Dd$oH7d     「…………」f.E!rOI4o

{"YJ'A(oG+b5E!Zt     「…………」
!@*Z'aUr6ap;f0^ -F-X$s.RY"c0l;B
    臉紅了。光一的臉變得通紅。明明這是對男人來說最精彩的場面,愛情喜劇是擅長領域啦,巧妙地和女生擁抱了之類的帥氣臺詞一句說不出來。只是緊張得能讓對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ydhl4Q
"U$k8Gh5s9Xn9\b
    阿露露則完全不同,非常冷靜。似乎完全沒有光一心中的那種邪念,心情良好地眯起了眼睛,為了回應緊緊抱著自己的光一,阿露露也將手伸到光一的身後,緊緊抱住了。
,v'SY9~+v,Z/lh)D!q 6?\oB8NH|
    「好高興啊,光一……在庭院裡抱過之後就再沒抱過了。我只要有了你的體溫,就能活下去了」
'E6_U!L%l"J q o Ygr!PmF*]e
    「……是、是嗎。為什麼呢」
6]!aH D6t1Lc
-p kFAX%Mu     「現在也是……你一直都遵守著和我的約定。能夠被你守護著,我覺得非常幸福」
Gs }b HAM [$X Y.R s
    「……阿露露」hi8q8?8q1S
1x2]i}-k*Bn(X
    心裡的體溫,現在覺得是那麼的珍貴而虛幻。
#\,Q-zm!q(a#_Zv `%^;J$W&W-vz"W
    「我一定會讓你可以參加學園祭的。為此我一定會將敵人抓住的」9W(}Jk_ O%t
z^6ka\}Pt~*L
    光一下定了決心。
wI3i4^dUt
@;A+t c~Ki6_6W+`     沒錯。本來也在想,這樣子的自己要是做不到怎麼辦。已經約定了要守護阿露露,要是不能一心一意維持這孩子的普通生活怎麼辦。:[5KR i0X*L5M7E xEg
$v,g`3]C8O]Iyv b
    如果有不確定因素就要將它擊碎,如果有敵人就要將他打倒。
7W{W6])e r1Iy
XV%ML ph!`0H     將所有的障礙去除,創造出能讓她開懷大笑的世界。
A$g#M1]E6o:J"?
`q:i H{3v8A     即便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成為了敵人。
-oU r rr,J j
s"uKT.f[j8R5R'e     「——所以你就安心地等著吧」
p)T&bU4A2GH.m dOTak.e~
    這肯定是最帥的了,光一心裡這麼稱讚著自己。而且是發自真心的,完美。
3F&mK#z}$F5F
&gE B^$r"Z@     然後,;rE2A(R%vR

\ ]%};p4R!f)u:_     「光一……」
3S6Y:?0v;I\Z8v 1\)c(k1u ]WxYL
    阿露露臉上稍微有點紅,靠了過來。
uB3RZv
2B#jFQ0bNE3n%J     難道。(rP s%l;U

Du:R_FU2C     (這、這是……接、接)o c4cB3zc:r#d0Ku

f(xZkD2O8D     臉上感受著阿露露呼出的氣息,心裡早就像小鹿亂撞一般了。單是看到她那粉紅色的嘴唇,就已經不知所措了。
_/b3ViT!u`T n#T
}V&e2Dq n     一陣狼狽之中,阿露露的嘴唇終於——來到光一的耳邊。hDj,{(C!O+J

7X_"]sL     「薰也……和光一說了同樣的話哦」
&lg"O7i5r3E J3g O#[ l1Ut7tZ7X
    「……哎?」
#M,vilVC#? BC H0q2@6e7@c;K }
    聽到這樣的耳語,光一的期待、欲望之類的,一下子飛到九霄雲外了。!Ix s1f){jF3@ S
@@v\9V5Iaw
    阿露露完全沒有惡意、高興地咧嘴笑了。
HV |m.l%oiI} Rd?HNd!w
    光一心裡流著淚,想道。2I'X4X ?Rx*U"rD c.X
s6`Q4]hRW!Fq6F
    「可惡……好處都讓那廝搶先一步了……!我這不是重蹈覆轍嗎魂淡……」z2{BL;qS^5E9l

#z!e|'Q9Nb.p?+m!_$s     ——結果,因為阿露露還沒有意識到男女有別,光一期待的甜蜜展開似乎沒有到來。
;rZjs;{|
rk8Z8H_6{4R     在此之後,屋外矜持的咳嗽聲已經不是正常音量了(其實剛才就聽到了),於是阿露露便離開房間回Shade本部了。PY p H!|%E

d1W;^AJq B     第二天早上。
p a D1A%{[-M0D&o
c.O f%W\lqT2?     「一樹——!」
*Y)GV%\&d6DF q|X9I1w E
    「嗚哦哦哦哦!?這是什麼展開啊啊啊啊!夢嗎!?是夢嗎!?可惡啊我是不是應該依照本能行動呢!?不自重也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知大!」
I x@_(EN0Y+] e
E@;WFk G%r1^     「請自重」
akH/].W!O$_+V3ak#N
t4@l Wc8E     來到學校剛打開門的一樹突然就被阿露露緊緊抱住了。!Ox5`A5r5L5oY;G
;IK-v5b2w5m
    一樹非常興奮。被蹭著臉的他幸福地像猴子一樣「唔呵,唔呵」地露出一副好色的表情。
Xv:nfR@.Hx m
,PP%m8B7f-owB4D     昨天晚上,自稱去光一那裡充電的阿露露,真像自己所說的幾乎跟全班同學都抱了一遍。沒有一個學生覺得討厭的,緊緊抱住純真而可愛的阿露露,大家都害羞地笑了。
HLC}I&E"\ g ljJ8g!yP(r,Qb
    「好像是因為親戚的結婚典禮而要暫時回國。而且為了不忘記我們,要和每一個人都擁抱一下。很遺憾,我剛才也抱過」]i-_:m?9sP
.@ @2e.ER{?:bM U
    「哎知大,這是真的嗎!?不只是我啊……話說阿露露醬要回國了嗎?不要啊,一樹會寂寞的」
}u/U8_-M:i1e Q;e"k#k
"St,_G A!Mw@;pIKe     「太噁心了,算了吧」9\2U!v7S*OD.~[*h
!ld^@ v&Z t})] HWAL
    看著惺惺作態的一樹,知大敏銳地吐槽道。 [U4^E*_b)mp!UT{
T&Hy4S~1{o
    「不用擔心啊。也不是很長時間。光一說了會想辦法的」N'e)r7z.Eam
{T2QKfBW
    「?跟光一有什麼關係啊?」
7Z4|w Y:d%y0Eb7n
+B_5M!l0^v     「親戚結婚也要光一去參加婚禮嗎?」
0bW bi~v;HE }7x*jghWU[
    兩個青梅竹馬和阿露露的視線集中在了光一身上。
z:DP8YE
4HPko|,N*y     光一在桌子上抱膝而坐鬧著彆扭。大概是對阿露露和其他男生毫不膽怯地擁抱感到不爽。昨晚明明度過了那麼熾熱的的夜晚(自稱),現在卻完全沒有顧慮,也沒有節操…… @t~w"AG,gxq_X

c-D0a/C[     光一臉上盡顯焦躁的神色。
(Z4I*LXx
ZV:?is W M;w J     見此一樹和知大哈地笑了。+gd/_Mn el(M dU

3p0NAa:[Tw     「哎呀你看啊那邊的人……嫉妒了」
3C@%s.|9O7e0cW)G NT&^b,e.vZ
    「真是難看。真是難看」
~,O)V;Bd+v
p[KF d,}%w     「什麼?在用下流的眼光看著我們擁抱嗎?擁抱是打招呼,這樣子就嫉妒,器量真是太小了對吧?」
C p;q2M a7IE/SNP+yM ;^$C R%eE%r
    「太小氣了。太小氣了」
`V _,e cB$T:ss 6Ou$V Y[Ope
    一樹一副娘娘腔面孔和家庭主婦腔調諷刺道。知大一臉認真如機器般附和。
UhE2f;W,WC
8~)A:p0RI]     當然,光一的器量還沒大到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5]_5I~,a j/ig

c3sZO$`^|*s     「閉、閉嘴你們這些傢伙!不要作出奇怪的推測!我、我才沒有嫉妒呢!」
\H\IBo
J)d0w sr     明明自己的表情已經明顯出賣了自己,卻還是特意踩進了一樹和知大的圈套。真是完全不會吸取教訓。+R7pG9SSuY

9T/r:awKk,H#~     「哎呀就算自己覺得自己是特別的,但阿露露醬可是大家的阿露露醬哦?」#zG%I%? m/k
'Kz'V:j2hWLc0g\ tZ
    「就是啊。就是啊」!gYce#@

+dg ja `     不光這兩個笨蛋,周圍的學生也嗯嗯地點著頭,光一只能低頭碎碎念了。
{ X)n.g6nk'Y
H\8m Ir a6e!u`t     可是,
JrG]z l y:v$x8g6`J p9t
    「一樹,光一的擁抱對阿露露來說是特別的哦。昨天也是整晚都一直抱著呢。感覺真是太好了」(忍不住了,我要第一個沖上去砍了光一!別攔我! 謎之潤色:阿露露交給我) ZtW(z:xw]&h
1S+H+y}5s9l\
    呆呆地聽阿露露說了這事,教室裡被沉默籠罩著。
}XC,[h7h
X"}m$d$yqy}     本來開著玩笑的一樹和知大,扭動僵硬的脖子向光一望去。周圍的學生也這樣看著他。H.V5X8y)X x$i5T.w

o/PlEh5p~     「啊,不……」V1r6W|E$_9?:eQa7e

k S2A~E0jsoO#y     這應該是毫不動搖地進行日西的場面……這麼考慮的,但話還沒說出口臉已經像蘋果一樣通紅了。明明平常都是自滿地,添油加醋地日西的,但一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就沒辦法控制臉部體溫了。
|"o#l g@9u!G T4T_,nNv2BX
    這就糟了。可是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遲了。
&x j;^3?/t^J4c
+`c`E)[S0yx,C#S     「——你丫真可惡啊!超可惡啊!我明明以為你永遠會是完美的處男的!這樣子我的臉往哪放啊!約定了吧約定一起變成魔法使是吧!」
0F!c7g;XsvY]
)^w,YO`fCG5W5vP     「——就是啊!就是啊!」 Oqd$[R O9_ A

*~n(NHR0N     「我不記得有這種約定啊,完全搞錯了啊!哇,你們這些傢伙別拉我的頭髮啊!」
Qc:L3JZDe
1b$RrjT     「至少要將儲藏庫破壞掉!斷了他中二病的族譜!」
5b;~N a+G[E7Q
Y|9wEl0{C     「死刑!死刑!」#^ IB4|T+O
d5wN!giHzz@&rl
    「咦!?踢菊花可不是鬧著玩的啊!」(我也趁亂踢上一腳~~~)"_9[TZBh

Z"M9?2U8[&{1G)p     一樹和知大固執地盯著光一的菊花,光一慌忙四處逃避,同班同學是絕對不會幫忙的。要讓他斷子絕孫!要狠狠地踢進去!等等,主要來自男生的聲援不是給光一,而是給兩個笨蛋的。當事人阿露露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說著「好像很有趣!」一起追著光一。6Na8i)Y$Zp
G~,G Oy#f!n4L%@!O
    正當光一在教室裡被當做敵人追得到處亂竄的時候,廣美進來了。A&CL]4^4\o'MU5m
6fN1ePo$mN?u
    「……啊,好吵」
*b J|Z n
2O3E1O-z `?.T G     教室裡熱鬧的氣氛,被她的一句話冷卻下來了。廣美如刀子般的話語就有這樣的威力。不想受到心靈創傷的同班同學們慌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這種安靜方法甚至比班主任進來還要有效。%i4P Q*pm

x^|)FK `%A]     「哦,廣美」
V:p Tw2jgt a1w*Zj)G7X3r
    「……大清早的幹什麼啊。光一的話在那邊——咦!?」&_$Gw7W+\4w:du

:XwV hW{+r0}:iQ xL     阿露露的飛撲擁抱似乎不僅是對薰,對廣美這樣的冷酷女孩也有超群的效果。
-\d_-S8NG4b U]
Ge6QD hOt6c5{     「有段時間不能見面了。至少讓我這樣一下吧」X @x.Qmv
oWoyZ H,?
    「……?………??」
TWrvk 5ERK [*}5P$Q H fH
    廣美困惑了。一臉不知所措地望向三個青梅竹馬笨蛋。可是笨蛋三人看到廣美狼狽的姿態都不出手相助,只是陰笑地遠遠看著。
[6A$`M)]1WT}$l hx] FieT+T
    「廣美學識很淵博。要是我回來的話,再教我數學,還有損人的辦法吧」
1Tn6n{Nxo3kH
r_ ]6pNv.b#Tg     阿露露把手伸到廣美脖子後面,緊緊抱住了她。儘管是難得一見的光景,但是,「……請不要教那種東西」,光一強壓著心中的壓力想道。(我表示這句話我無能為力……大家應該看得懂的吧= =)r td'U)pJ
/KzRo L{"t'D'r9A{0`
    廣美對像小狗一樣抱著自己的阿露露有些不知所措,驀地用纖細的手摸了摸阿露露的金髮。
iPsJ9Q3|;o3P]
"C"v,O{4eC     「……是嗎。要小心哦」
"D+u9Zq V0Y!?
x1XW%gh R:L"Tj     出乎意料的行動。而且臉有點紅。阿露露是能讓冷淡的廣美都溫柔下來的天才。;r rp(XG1cM9P

0P*c'qA+Y     兩人抱在一起數十秒之後,教室的門再次打開了。
DH8?/u&L!V9V(n.F P F
%f r6c6Ly#g:IW$B     「小廣,學園祭執行委員會要開始咯—……哦,呀呵,阿露露」
-e&w8B(yf/k| ` T
5E\3y4qX.koC2~(T9MG     進來的是和廣美住同一個宿舍的石崎朝顏。她也和廣美一樣是學園祭執行委員,所以過來叫廣美去開會了。
0q*x*P3Z;d r8[eE
*a~7f9W5cN n2rYIH     「哦,朝顏也要——」ym5f'Q*@6u/lv0M

4G(x*@mhr8X2e Z     阿露露不禁緊緊抱住了總是微笑著的石崎。0r Zuf'j g
Pi(z]|+[8_}
    「哦—!呀哈,為什麼阿露露那麼百合呢?」9Dd7oaDS8X

2}({7Cge;iX     面對突然飛奔過來的阿露露,朝顏順勢一下子抱了起來轉了一圈。呀呀地一邊喊叫著,一邊像婚禮上的情侶一樣轉著圈。 ^2zg%a/?;@)b"Q}
RG!d3yZ~L!{
    光一微笑地遠望著天真無邪地喧鬧著的阿露露。x{5z1H\)P;s~

W9g~&?'e*m     「可是阿露露醬,很期待學園祭吧。能趕得上嗎……回國」7K1?3qs0|j]yp
mF5_/A9Y"e Sr
    一樹趴在旁邊的桌子上,流淚說道「要跟我的治癒天使分別了嗎……好寂寞」。
{9F3]9H1dAj6E$p _9cB^8b6l [f*qT
    光一儘管心裡不安,在一樹面前還是空洞地笑著。
*Ff#^ d|Y}f,}%G"m 2]e:OJ R4MH7D+yQo
    「哼——交給我吧。你們只要在這裡看著就好了,我會想辦法的」Vdz!v)s}+z9w
oa!]j8R(q`rK
    「…………。喂知大。果然還是把這傢伙的儲藏庫破壞掉比較好吧?」
?y*iVr8L \ `E$Tm|)n:R
    「!?為什麼啊!」
m?,d$D Y?eo-J
&@.N8Ng2^9w9V {N%w     「顯然是得意忘形了。想要獨佔嗎?家庭主夫的從容感嗎?像光一這樣真可悲啊」
l5J qe4z^P pg
l:m\6|#t5i#e G"h     「別說像我這樣的啊!你們這些傢伙對自己還真老實啊!」*CM4w0_F&A+u-^KJ

D9V:q@`C`     班主任來了之後,教室的喧鬧仍然持續了一段時間。
~#xO6scGC fX]*O8P y5_7kq#W
    教室裡只要有了阿露露,氣氛就會變得活躍起來。大家都喜歡她,大家都非常珍惜這樣的日常生活。可是這種幸福即將結束了,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繼續。
+Q&k q7l I,C i*Wj yP-~ f r)qm A
    為了短暫的分別而和大家擁抱的阿露露的表情,絕對不是陰鬱的。x2Y~D@0] \N/na

.a?.y't,aw,Qe     可是奪去她笑容的東西,很快就要來到身邊了。

- TiRaFiouS - 2012-9-19 21:24

第二卷 Battle 5 蒙娜麗莎的冷笑
6dI)l2AK+M o,br"\W     為了出席學園祭執行委員會會議,朝顏帶著廣美走出了教室。
n&v2dcS#j*s
_'qI}w S0`j S N     朝顏一邊微笑著,一邊將雙臂交叉地伸到腦後,大大地伸了個懶腰。'U4H B&DLCe2m

8y'QP(N\0?     「阿露露一直都很精神呢!」8Z9n^5vtw
|o l O7VPUq
    「是啊」j9cc|%G"{n

7h%X{rTD3y cW     空無一人的走廊裡,迴響著朝顏開朗的聲音和廣美冰冷的聲音。
al%j W8o ] T1nW m2{ gn? i?
    在匆匆往前走的廣美後面,朝顏始終掛著微笑。
+e3y6Up |&Pg F
x{b'C P^m     「可是,從小廣的角度來看,並不是什麼好的展開啊」
v"|6H)}Um W3STSI&uN;]or%{
    「……怎麼說?」
9V'Xr1ox'Q0s
U:qz T ^+m/FU6VQ     「呼呼,佐藤君哦佐藤君。其實並不討厭吧?佐藤君要被阿露露搶走了哦」
$i ]he&N.v}
k Q"|`'K&M*GY!L!iM     朝顏抱住廣美的手臂,戳了戳廣美的臉頰。
e3J4f p8ao
LL]^ vG$EsV     廣美歎了口氣,敲了敲朝顏的額頭。D.k0i5K+}]q

+WPYH1wK&n     「沒有。為什麼我一定要獨佔那傢伙呢。而且,阿露露就像小孩子一樣吧。無論對著誰都笑,見到誰都抱,那個孩子大概只是天真污垢而已」
.Q;}'gg,x$f o6yIX V;R4D+sd
    「啊啦好意外?小廣完全不討厭阿露露啊」
GL[ IW3Z$d6w
.I Cqy5mqK     「完全沒有這樣想哦」)P&B'\t R&@'j

O k wL7@p tXp     廣美似乎沒有說謊。
7F@FHj@#D L:Ozb8e:k i
    「怎麼說……呢。確實她讓我有些鬱悶,是和光一完全不同類型的奇怪孩子。但是,看到她的笑容的時候……就無法放著不管,總覺得有點懷念的感覺」UV5ms@Q!}4l
,D;y&R PKN
    「哎—,明明蘿莉宮醬就不行啊?」
#x:I&TFc1e1] M,[,T ST s6b3R IS
    「……那個孩子只是性格倔強。態度讓人火大到反胃。但是,阿露露就不太一樣。……總之,我對那個孩子,完全不討厭」
%ii aIK8^
1A6q9w'SoG     廣美罕有地露出安穩的表情,微笑了。-w*yF K3^Z1M c
n*I~"iK @u\
    看到廣美意外的心境,朝顏停下了腳步,或許是注意到朝顏停下了腳步,廣美往後望去。
^6X5K,C^s'[5\
+D1E }]X     朝顏仍然帶著開朗的笑容,慢慢地說道。?1u-~otp'F

e y!`C7@-H0NE:e"A}     「——我很討厭哦。阿露露的笑容」jaEz ia8` X

1Q}+l0r_0}?X*cA     ——一瞬間廣美以為自己聽錯了。那麼開朗地、總是笑著的、非常擅長察言觀色的朝顏,沒想到居然會討厭別人。
0[i k.Ap~ a)Pqb?y"A.u
    朝顏一直是笑著的。看到那個樣子,真的讓人以為剛才那句話是聽錯了。^3^;On s

^*U#X lY%k     可是,
%^*wP/~q2tA iD6s~_oV:a
    「那孩子的笑容裡什麼也沒有。太天真污垢,太純粹了。但是,我是不會認同發自內心的笑容的。因為笑容這種東西,只是處世之術吧?為了不被人討厭,不被人生氣,為了讓人喜歡,才會有笑容的。沒有任何意圖的笑容,我是不會認同的」` v/CTv f8T

h7N3zl'Nj+nI     朝顏帶著笑容,否定了阿露露的笑容
5H:pV+l/B6|)K6X~-\7w_
/D,W l9K!R.c+zX     「突然說什麼啊……」*@(TA2U8ZU*G*n
g Dk9Xz`Zx
    「小廣。我有點話想跟你說。開會之前我們先到空教室裡說吧」*|8G ?o7H4L E-I:~ {
Q~)C4|KLFp1t
    廣美感覺到有點微妙的害怕,退後了一步。到底朝顏是個怎樣的女孩子呢……這個疑問在心裡無法消除。感覺似乎有點奇怪。
.{A1X"h0Zihl jD3_7C|R
    「有話要說的話……在這裡也可以吧」&Mu:H^+h@
q s!P+z@5F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就在這裡開始吧」
qNnn NzC v nu3V.l1J7W
    險惡的氛圍沒有消失。明明朝顏一直都是那副笑容的……為什麼。2J]+AS9z W!s

5l"e5I u&}     「淺野廣美——看著我的臉」
Q%c*] S/U1o_
5[A rU:j1ez     廣美就像朝顏說的那樣看著她。凝視著她。朝顏臉上貼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9JJ D*}o k EJ [!~2zxS5W!p
    然後,當看到朝顏笑容中間兩隻細細眼睛的瞬間。
_NI?1RX _L6WFr/z
    「——啊」$p)M?c2F#~ Ms
ep z X;Tu6A%@,i
    廣美的意識,完全地沉睡了。
DT9AE7W W|+G y4s3G9xh+k9W/DE:WV
    過了一段時間後的午休時間,光一在校舍外來回踱步。4e{Q;d*z:q+r't.bz7c
L"kcs]M2Z
    「廣美那傢伙……去哪裡了呢?」
uD4`8t Ax
A1|S4Y Zc:w     早上出席委員會之後就再也沒見過廣美的身影了。如果同班同學在的話應該都能察覺到,看來她翹掉了午休之前的所有課。
c)u }U\1l
/|VOP6]Qnp0m     要是平常的廣美,這是無法想像的。作為成績優秀運動萬能,以名牌大學為目標的模範學生,翹課是會影響成績的。
4BO"Y}L~!b-C5E_ Yk(U1Z'CTK,Uk
    (這麼說的話,第三節課之後就沒看到一樹和知大的身影了……那些傢伙去哪了呢)
Q;P*H'@k8McO ;i/e o"W&M!G,Ea_ xLg
    又在想些什麼奇怪的惡作劇了嗎,光一不服氣地到處亂逛。I8Q)V{HR#ji
0S o-OX}
    從校門附近到體育館、運動場周邊,校舍背後。
^"X9_,n H#?;~9u
a"a2w"cgB     「不過話說回來,總覺得太靜了」
![#W;Q7fq7y
NIr/Tc6C}     到了午休時間在院子裡吃午飯的學生,沖到小賣部買東西的傢伙應該很吵的,但今天學校卻奇妙地鴉雀無聲。i ~4E I fB!T3~Z]2g

,hD*a\*VWq X7r     這種事偶爾也會有的,光一這樣想著,優哉遊哉地在校舍後漫步。
;r/}(yk'r6U&T pM'x )cMNi/}1AL
    「…………那個傢伙……!」
8|RL Cv(CxJ a X1E ?0YB0o/{2jO
    在體育倉庫前面,看到仰望校舍的秋雨心路。gAq)o3g3]'H+H%l
sbhz+Uj/u(R
    昨天也是這個時候見面的,真是相當有緣的兩人。
z1dM%_(Y
%Dwb(|sqO][h     昨天被那樣狠狠揍了一頓,沒想到今天還能若無其事地上學。f5_$Zb${

A(jA~:`@ uS     「喂你這傢伙!」
o5U8P.POHhmX:I
c%j8C @F d2X     「?啊,昨天真是太感謝了。是佐藤同學嗎?今天……嗯,什麼事嗎?好可怕的臉……」
d{7_&`l X+a4H&[
}4E$yADEj6D^mB     「……哎?啊?」)? e7|d9{+mj

N4B5CG`4m'j(b*`     看到心路那完全人粗無害的態度,光一的想法落空了。心路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露出了毫無依靠的苦笑。而且,就像昨天的戰鬥完全沒有發生過一樣,沒有一絲惡毒的感覺。oL:V"})M0`eS
FpkcDE-Z+h$j5_6^
    (難道是雙胞胎還是什麼嗎?哥哥是冷酷的異能者,弟弟是普通而遲鈍的高中生?)
M2xd2A wM(e0Ea
\.{T,i:xY?,YZ dq     這也是有可能的……認真地考慮了一下,但很快又駁回了這種設想。
F0hJ#d l H-l
,F@m(j$Fj1} h|     心路左手手腕戴著一隻手錶。那和昨晚見到的是一樣的。
h1r!z oX!q {-nz5AdP
p"M#E;`$}F     而且,仔細觀察一下苦笑著的心路的表情就明白了……
efSp3a8e'}7p q@!i lN u#FY._
    那張能面,只是一張假面具而已。4K z!yj/|{

+dVvD,mM     「不要再演戲了。我不是要和秋雨心路說話——我是找能力小偷有事」
2j&rc){3szZW %n B ^'?5{7KMM?n
    「…………」't _L(Lp'J/d] d
g5E8d$Ok
    光一挑釁般地挑明瞭說出來,心路臉上貼著的苦笑,一下子完全消失了。
P:Ol9I!c 8C-iw%D lQ(}\)Z2`_ e
    眼前站著的男人,並不是謹小慎微的秋雨心路,而是冷酷無情的能力小偷。
-o;_#T,og1g@wW_F 0XO&] ^v;nm
    在這一刻,冒牌和正版,第一次正面對峙。 d'}2E A:C:B"V m-w3e

"Yhq^m     「——有什麼事。佐藤光一」
W:Y;JU"q sv !]Qz0M W.q"_"q)j
    「哼,果然是這樣嗎。沒想到被你的演技給騙倒了,連我的火眼金睛都靠不住了啊」P.z SlL5u
R oM(wU,c6q?-p
    那種東西本來就靠不住。LQ3B-II mi

HV})T2o8F ck Z/S#u     「秋雨心路是為了融入日常生活的假身份。而在夜晚的大街上奔跑、襲擊能力者們——才是你的真實身份,能力小偷」
3_X.m+n1?"A .bz(U\~,FGT9bo
    校舍背後一陣風吹過,兩人的頭髮都亂七八糟地飛舞起來。和風一起飛揚起來的,是那仿佛要壓碎人的緊迫感。靜謐之中,光一和心路的視線交錯了。OY#MT|xC

{R$^E]E/xEV     「然後……你的另外一個身份,我也知道了」
(fZ5E(m8_0H
f? ME0JFj,A     光一咻地指向心路,將事實真相說了出來。n.BG i:p$@Ynm
}'g @FNV u.\ zt
    「死心吧。你是極光信徒的這件事——已經完全被我識破了!」
Cm9V2Q%R2I-Qo|-`w -o0y4A3^ M/N9F
    ………………。 Sx6Ggkp3^xy9t S
*T%o0VR]FNE
    …………。
8i8qc2K$H%M9Fl6hix _}R!b;z QqZ
    ……。
Sn4i7`1|U? cu.p/[ &?(|r*uZU5V,eD
    「不是」
F(b%p9p8@o)K JX cFo&IJ
    「不要說謊!」!R7v3}7p#t/~(m*J

^J(Z$wOQ.g:s     「那是誤會。我也追擊著極光信徒,目的和你們是一樣的。你有什麼根據」
Q*olsndz6O
-^q)@.Xo_ q     「想知道嗎?那是……這種情況下的一種定式啊!」
(hN(VkY"H/\"D
.V C!R'@!Q%d8B@t     「…………」'^+Lhx9L:L
Agt?5scd
    就如同某個身為名偵探小學生大人外皮的人的推理一般,漏洞百出。
"Z)n cA?{ Q ,EoC5wMViR&Q6?
    或者說全都是漏洞。(RGKuc+UeU

#c7A q^3U_     「昨天我也說過,Shade和我是相互協助的關係。我抓捕異能犯罪者並交給Shade,藉此獲得賞金和自由。這次的極光信徒也是因為這樣才去追擊的」
(Q9_t``1G
S d)uJY)t     「說、說謊。反正肯定有其他理由的!跟Shade保持密切聯繫,肯定是要向極光洩露情報!」J;O P:U d#I+b8? v
/ST B-X$l
    儘管心路拿出了這樣有力的證據,光一還是極力反駁道。
$eo ai:\~8^ V4k2r I ocA%p P^R
    可是,心路似乎有什麼東西隱瞞著,&q ?!}4N6C,@%v
]geM(?N
    「……這和你沒有關係。繼續向我盤問下去,也不會得到什麼的哦?」^h |$h4hR/Y.P1G&`!tU
T5VJ$?*l9A(\#b)Y
    對話似乎就要向著完結的方向發展了。#s8Rqypkp

k0m\yh }     不過光一不會就此甘休的,
AFQ.h^,E T
CI|2W^Y-^@6V     「——有的!如果你是極光信者的話,你就完全是我的敵人了。也就是說,我必須毫不留情地把你揍飛」
G&V z_2N]
t\:yf!?[ @+|     「揍飛?為什麼我一定要和你戰鬥」6PES N'p3c z2t.M
No|8snY kF}
    「不知道嗎,那我說清楚些吧,我啊——」/s(u+o&Mn
P4F-l7an&j]v]6G
    光一大口地吸氣,肺部膨脹起來之後,用盡全力大聲說道。oZt6fVs
^gk0?%| NX(M
    「——我非常討厭你這傢伙————!」
dr@ob LR
KI-q \'jZ&~h'^+s     …………好一個好心當狗肺。光一有種將自己的混混本性暴露在人前的傾向,因此即便在現在這麼嚴肅的場面裡也隨意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Ulk%}b,m:k S"O &A'{{{o
    「欺騙我也是原因之一!但是更讓人不爽的是你這傢伙是能力小偷這件事!老實說我本來的目標是要成為真正的能力小偷,將其取而代之的!所以你的存在非常礙事!冷靜又冷酷的暗黑英雄?平常是普通的高中生?儘管我一點也不想變得那麼冷酷,但除此之外都是現在的我完全不具備的,就像描繪在畫中的理想的我一樣!好不爽好不爽好不爽!」*g?8IK%@

A F2` {g F3]0mIq     「…………」M R*W5h_

+l!sP(wyi     「為了達到能力不惜犧牲普通人,這種邪道沒有資格自稱能力小偷!和我的美學完全相反!所以,我才應該是能力小偷!而且你的戰鬥服一點品位都沒有!那種破布算什麼啊!藤堂居然會把我的正裝跟那種破布搞錯!?真不爽啊!好惱火!還有——你這傢伙的臉居然比我長得更像主角,無法原諒!」(放心,您的主角地位無人可以撼動=,=)
,DliV)F3@
.BO\P9{S4s)^     最後那一條其實完全沒有關係。確實,光一的臉與其說是主人公,倒更像是自稱主人公勁敵、裝模作樣的活寶角色,在愛情喜劇中妨礙主人公戀愛不成、只得響亮舉白旗的礙眼角色。在這一點上,心路擁有白皙的童顏,雖然特徵不多但勻稱的臉龐,如果表情上多加一些人情味的話,就算說他是輕小說或GALGAME裡的主人公都不足為奇。1l0V WjZ4`1A

-J)tfvv0VV_4i"b     光一似乎是因為過快的講話有些缺氧,扶著校舍的牆壁哈哈地喘著氣。
K?PA.TEdq9W8a 1r&`1O&^-?
    另一方面心路似乎是聽到一半就沒聽下去了,面無表情地望著鴉雀無聲的校舍。 vI'vS!eD

gq6^N`8O|     「我還沒說完呢……!然後啊」E Mz.ka{Q3F J

.D:V9kck O     「——等等」
g6O2[|1p;` X&v+L!^3V|m7^
    「等你妹!聽我把話說完!」
gLD-es.N*Mv $zaj"uE \%F}Q~
    「等等。校舍的狀況很奇怪」
BNNYno;B
7v[ @+eS_l1E6Q9Y     這麼說著,光一也像心路一樣仰望宿舍。光一旁邊的這棟宿舍是一年級使用的第一校舍。
Eu/YVE(}jn
Po'SN@OC3Z~5A     「怎麼了?沒什麼奇怪的啊。是要岔開話題嗎」V!`4pG X.N
f+zSOo oG y
    「你不覺得太安靜了嗎」B5`D%b&c#~PG?
pY3Gl{zx)s
    這麼說著,光一豎起耳朵聽了起來。如此說來,在到達校舍背後之前,也覺得校園是不是太靜了。擦身而過的學生數目屈指可數,遠遠地聽到哪裡有喧鬧聲。
TUv7l,P )s9Y[!Y}7GthY
    而現在,什麼也聽不到了。太安靜了。校舍讓人誤以為是學校停課般地鴉雀無聲。
rxMF }d\)t/n r.I &f]?"ARXT9\K T5`
    這已經不是正常情況了。極度毛骨悚然的感覺讓光一吞了口口水。
z g1]0A0N Y *n J3Scx,|
    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有這樣一種預感。
5[9}&f.i"{
S(js*N:Y_     正準備將手伸進褲袋裡,拿出手機和薰聯絡時,突然感到背後有氣息,光一回過頭來。 F&B)r8Izv,i jp
w3v@ x8n@
    「——……什麼啊,是一樹和知大嗎」+Ei h5p0GB1}"y;r:M
g8x FN$D#wl }1w
    青梅竹馬二人讓光一一下子緩解了緊張的情緒。這些傢伙在這裡的話,就是說校園的寂靜只是偶然而已。所有的教室都鴉雀無聲這種情況,一天二十四小時中偶爾還是會發生一兩次的。5_mh-w A a _0N4`Q ln

}B#o+s~`5]Ev or     光一一邊接近兩人,一邊皺起了眉頭。
#^b(] |sNm D_2gQhD,L,w#U^4N B
    「之前跑到哪裡去了啊?不是和廣美一起的嗎?」5KgY4R'd-n
re kM#an&j:ZE
    「「…………」」6X(N j1P+E9H
2d#e;Ao ~`
    「……喂,幹嗎不說話……!?」
ktm[DU.n C0x!f o;Dp
    在兩人接近過來,看到他們的臉的時候,光一察覺到了異常情況。O`7rC[Hr&\]

&JYL:L/F)b]AP     對方不打招呼,就這樣呆站著本就有些不自然,更奇怪的是兩人的表情。
PO r!O,Z$Zd"[] ,EV lJqY
    像是做出來的一樣,不自然的笑臉。
+GxmX ]el 1C F h8{U-uW
    兩人臉上貼著像是得到了所有人祝福一般的笑容。^f+c T5qG#{UTS

S;alnQ3wb;tc     語言難以形容地不自然的笑臉。能面。
^3z2cR+c e+O `w
:r{If hK^t     兩人的臉和昨天在繁華街道上看到的是一樣的。#_b,a5A.v {4?GP
S|7~]6xs*W
    「難道——極光信徒在這間學校裡面!?」 Ng6Dqlk3g

)gt5W-AVY     帶著笑容的青梅竹馬襲擊過來,光一急忙避開了。cLPf_ o,l,~l

zUohM8srX     同一時間,學生會室。
F}S-|P!T!`K0mW
6X,Wr*e G     學園祭將近,開幕式的安排、各班的出演節目、必要的器械設備以及向同行發出的訂單匯總等等,這些都是用檔案提出來的,澄波優正高速地在鍵盤上敲打著。N#w&q9_n8sz-Ld3Y
"Os.o(N0]8i
    其他學生一個也沒有。因為學生會怪人很多,但認真做事的就只有優一個。今天也是這樣,一個人做著書記和會計的工作。當然這並不是強制的,只是優為了工作效率考慮自發這麼做的。0[feW#{gh3KkX

m`:gkk/_%WSN V:Ww     安排製作完成後,為了製作出學生會人數的份量,優站了起來,準備過去將影印機的電源打開。
#~ j2D,x r&o3a
d"e$Yr fy     突然,學生會室的大門打開了。
NFHX+FXmF ![? S.@? RR6U
    「…………是你嗎」 sik*H+RT8Fy(K.l

p4}&Q` C&E     小小的身體,長長的黑髮。臉上就像鬧彆扭般不高興的表情。 L qah1\QR

h4tV/U h`k'iP     來到學生會室的是間宮薰。'[(u0Zy@|
;A(uYK v~
    「我聽說你來學校上學了,有點話想跟你說」
i9F r~_P,x s V@,R8U7_ O h
    「我們之間好像沒什麼話好說的」
2rn_1s4a,qt(~
:y _+^'d4]I|vE     「你沒有,可我有哦」 fQ*f.|5}ItQ[H
}Bq6Wa&s Wy
    薰關上門,靠在門背後說道。:zC-nm'W%p:d%kn/^'i
9n&N6V*}8\ i'q
    斜眼盯著優的臉,認真地開口說道。
i%Ww(O^v8O
(uE-kda_     「我調查了關於能力小偷的資料。儘管也只是一些普通的資料而已。但我從中知道了一件事,雖然他是單獨行動,但手段也太高明了吧……」3mK/o1?!K(s

w5f d4s2s|Y     「真是拐彎抹角的說法啊。你是想說我是能力小偷的共犯吧?」l\-~r~| o H

!yLI \yIA][6t     儘管事情已經很清楚了,但還是有必要從這個女人口中聽到這話。能引誘出的情報自然是越多越好。W)gg1df-d"bJ5B*{
6wD0LEBn
    薰接近優,是為了聽到最重要的真相。
JPvgyi+L!N 6I V9}#r'Gj9`I
    「就是這樣,間宮同學。我和他是一起行動的。擔任援護的工作。這樣說你滿意了嗎?」#P PF v2[+^`1uh
? m*o7KO@
    優似乎是完全沒有隱瞞必要一樣地說了出來,打開了影印機的開關。
,hXCyyn B q ?
b9]0[|/]'U     機器讀取了檔案的內容,開始從入紙口吞入A4打印紙。
?`n kU:gNij 9c0xQ3y n]
    「……你和能力小偷是什麼關係?感覺並不只是同謀的關係而已」
6LG&O])`IA ti*`
o4q4qU Y+\%A     「……什麼關係也沒有。只是單純的從姐弟關係而已。從小時候起家就住得很近,就像青梅竹馬一般」[^+J}jp|s,}7S2q

h'o7R4mh b7?i     「從、從姐弟兼青梅竹馬?」8i,?Cqyu;B X/\
7G}5@ zuQ)Y
    得到了意外的答案。這個無表情無感情的女人,和冷酷無情的能力小偷是表姐弟……而且還近乎於青梅竹馬。ck-bx*E
]f8c h\!J;s
    老實說,薰覺得他倆完全不像表姐弟的關係。大概是先入為主地認為青梅竹馬是像光一那樣笨蛋四人組的感覺,因此對兩人的差別有點吃驚。
U5\U9hD tes
h'RwPE[^     「嗯……以前是的」
xj!M|'A"i(g
@X?|G     優的說話方式稍微有了一點神色。薰一直覺得要從優的臉上讀出表情很困難,現在卻覺得意外地容易。
5v:]"trfj}8c
&C/j!h9[ z&h-w     儘管她臉上沒有表情,但聲音和動作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感情的起伏。和優不同,這些從能力小偷身上完全感覺不到。"Z%b#C&`c"S&M
"~#R/o LG
    這個女人體內仍然存在著心。薰並沒有接觸秋雨心路,而是來接觸澄波優就是因為這個。對有人情味的人,想套出情報會比較容易。
fBV&Z.u(F
gD$X F:l \c(n9[     「過去?」9aV)fz&I

}3aC E5`4}$M+_&Q     「……你還真喜歡多管閒事呢」 rb.P6VpJH
'@QrMr#n-W
    「沒所謂吧。不會是什麼很為難的事吧?大家都是女生,我會好好保守秘密的」DYpc6MXZF P
-h/{A3_9w
    隨意而輕鬆的腔調,是降低對方警戒心的一種策略。/jc7S;sWzBe

a BL U,_%c8?;J]     優像是歎氣一樣地短短吐了口氣,將影印機吐出來的紙整理好。A:d i!^V~ d] Gg
8J&pfC)xDU(CC P
    「就算知道我和他之間的關係,對Shade也沒什麼好處的哦」
U"V^lq{2U/gP OW"{5J3nqCF
    「只是個人興趣而已。向你們這樣沒有感情的搭檔,到底是怎麼認識、怎麼成為夥伴的,我有些在意哦?」
e8s3N W,e2[o)i*| X4pSGeCb d`R
    沒有感情的搭檔,當這個詞說出來的瞬間,優的動作停止了,死死地盯住了薰的臉。
+o5j c `r*} 'E1zE0~S]pg-W
    啊,薰想道。
Hh}\+X5SH A.p ?M*QzQK{J
    這一定是對自己怒目而視吧。1\)X{YN-Z+d1]EI

~7KM?,L     「我們並不是自己喜歡才會變得沒有感情的」
+@w4UC'e*G h4I0X8Ra'b1l
    「嗯。這個樣子可不好判斷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呢。那麼,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臉色會稍微好一點吧?」[ h2l)o |[/_U
Os:fuE9B7m!h,b
    優的視線愈發尖銳,薰也反省自己是不是說得有點太過了。5Yg.U1~g+\!Z'aX"{

nJH'LqZ1~&A     「……我們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七年前的『木漏日現象』」
f H0f}`6Y-@
x W0xG#vM"C     或許是對薰的言語有些不快,優說出了自己的過去。心裡肯定想著糟了。"` m ?/G[ y2E t0`)P)P8B

%O ~ n!CH%G1[QKv"B     薰微笑著,像是說「繼續?」一樣舉起雙手。 |)_.wa1m9D-e
0DzV`ac5MmCR j)I_
    這次,優深深地歎了口氣,斷斷續續地繼續說道。
l:v6e\!n.G5|1^ %~!^%?/C*T q[lEV
    「我們過去是住在一起的。……不過家裡占地很寬敞,並不能稱為同一個家。秋雨家是很有淵源的家系,住在代代相傳的廣袤土地上。澄波是秋雨的分家」O]soK;m/C
Gu/_(drc T9qG
    「…………嘛,我知道你的教養很好呢」,fZuH*_E%S
*T a'A*n'@o
    「教養好和幸福是沒有關係的。我們是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下成長的。但是,即便是在這樣的世界,因為我有青梅竹馬,還能過著相對幸福的每一天」
Al6}'BG(n
)SSWo%`,q     薰靜靜地眯起眼睛,繼續說道。taH3K| d4w
hf f'@ R:] }
    「三個人經常一起出去玩。我和心路大人,還有……心路大人的姐姐大人也在一起」
l)Y6i%L5aR
6B `3L'p^ r     看來青梅竹馬還有一個。薰比照著自己的經驗,大致想像得到接下來的對話會往什麼方向發展。自己的表情似乎也自然地黯淡下來了。5J,n [b9Btn#Ota
8N#`/p8[5{Sz Q
    「三人關係的崩壞,是在光線從天而降的那一天。在外面的我們三個都受到了木漏日光線的照射。雖然我和心路大人獲得了能力,但姐姐大人卻失去了意識」 ~%n-{ H,@ UI3}v
;N*l$Q}hu.Z
    「…………」F2h1E s]!?:z

S ~v H(^l:@&b#U     果然是這樣嗎。 這個女人和我一樣,受到『木漏日現象』的傷害,失去了對自己重要的人。
4O"{G o4W)wF
0gZB9w5@.Q4i     雖然知道了這點,但薰的表情卻沒有明快。明明得到了有力的情報,心情卻好不起來。H[|Y8YPC

3A J#Zjp#i'{,i"W({     「我受到對立面的影響,失去了『表情』……心路大人則背負著使用能力就會消耗『感情』的宿命。所以,我們並不是像你說的那樣因為喜歡而捨棄的」
X o ht,C6} _
:q`!rr)A%a5Vb [     「……你的對立面和我一樣是先付形式的。可是能力小偷的對立面是後付形式的吧?那麼,那傢伙只要不使用能力就和普通人一樣吧?為什麼還要那樣地堅持使用能力呢。為了拯救世界?」r{$v j OB j[ O
}m*uTro_Fb
    優再次緊緊盯住了薰。像是「你是故意的嗎?」的視線。q3xIr z-s`

5_u"i9l-s&t     「愚蠢的問題。他,心路大人」`^ki`no(|
1} f{$S{'Rg
    「…………」
md e.?W+h o1t-IO_v'Ejm
    「為了救姐姐大人,才會變成那樣的」G zo2J |"HC p

0d Y/`v6@1Y9\3P     果然,正如預想的一樣。那就沒錯了。薰從優身上得到了最需要得到的情報。~?L^WmT0G1k

-F}2GNXo7\*H     能力小偷的真正目的是——發動《一線希望》。
O!j$fan"{+D8vU!B!wd P*VsGb4x`F7gv
    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和能力小偷,並不是Shade的敵人,而是特務班的敵人。
7^A!Rj/U9X Br)N:R _e7KbB7ml4}
    (司令為什麼會放著這麼號危險人物不管呢……!阿露露可是在這間學校裡哦!?這不是送羊入虎口嗎!)D+Xds"| t

+t;gB"H,I-H5^l2r7~ G     薰抑制住不斷升騰的怒氣,背部離開了牆壁。
*j%L/zz3b_-K!Z
[9x)rn{:M'pY9F     「……最後再問一個問題」
7G7UN$l M_3o^
SM*[6M@a n(`     「什麼問題?」uAF`Z#PI-zh I.H
F.k|/c `l|tRi:D
    「為什麼你要幫那傢伙?因為是青梅竹馬?還是因為對你來說他的姐姐很重要?」
_o:f[mw ;Ln [}1c
    這個問題讓優沉默了。5p,Ftd0i)DNvYx

F7||C3b     她望著窗外一望無雲的藍天,按住被風吹起的頭髮。aX+d n5~;L

?NT5h4l k0O     「對我來說,姐姐大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比起我,心路大人更愛他的姐姐。就算沒有感情,就算人生受到毀滅,他也在所不惜。要是心路大人繼續這樣失去感情,即便姐姐大人醒了過來,看到他現在的樣子肯定也會很傷心的。即便我這樣說,他也聽不進去」+H9|W pn"Lb-qx
t^$Kc9WF V$j
    「…………」 Oy4Z~:Po/u
2H Ow\$N5Q
    「於是,我注意到了自己的真意。我想幫助的,並不是姐姐大人……」
,m)}7SzOF
`$g\S[!mQfElJ     「……沒錯,你想幫助他的原因,果然是」
$t7m x(r.c.f_5a
Q-?1Op~ ?OW5\:d     薰這麼說著,眼睛眯起來的時候。
*@.u]F"`&b v 8SuB @p`L7d `C
    沒有表情的少女回過頭來,將手放在胸口,正面對著薰。
@ a a op w
-go~d3O-k sc     「——因為我愛他」
kT8M\cW'~ O s.{4R,z'A'i7ne
    那是非常清澈的聲音。完全不虛偽,非常純潔的話語。ng wr;B

+\ePKWw'c     「但是沒有回報呢。無論你用怎樣的手段,大概他也」9N4KO*K@J

E v)Gg3c ]     「嗯,這種事就算你不說我也非常清楚。現在他心中存在的唯一感情,就只剩下對姐姐的心意了。即便感情消失了,記憶也不會消失。所以他應該還殘存著對我和姐姐大人的回憶。但是……但是」
4Uw%L3~"C8~d g%Oc ZzH5s
    優無色透明的表情仍然沒有改變。可是她握緊的拳頭卻輕輕顫抖起來。
0G6OK7_Jz/li7pA
/`?yw5e;wW0B     薰明白了。au![-I0W;N[

#la*LC.g~\k     啊……這個女人,現在正在哭。
P S_}$T/e S$[6@/|;lD'C2us
    「在他的心裡,沒有我的位置。在他的心裡,只留存著我的記憶」
oqmPsBQx3j /_%X:p4{]k}3}r{
    仿佛聽到了優心中的悲鳴,薰移開了視線。
ja7Kh!saO#N #Zw#M&y P'BT*_
    「即便如此,為了他的願望,我仍然會全力以赴。即便我的思念——無法傳達給他」v$LZ v9H]3c

NRCY} mbiA     過於強烈的思念讓空氣顫抖了。薰為這個女人感到悲哀。hv'?2K%L:]`hh
9t2^/}/l"M/vKO
    同時,也感到很羡慕。對能夠為一個異性做到這種地步的澄波優。
;RxKY9L%Tf-U8Q
6eP;ZN)y     沒有感情的少年和沒有表情的少女。可是兩個人卻無法互補對方的不足,相互支撐著生存下去。因為,少年對少女沒有感情。即便少女向他付出多少的感情,他也不會回以笑臉。
gyp9P Y)uE9j AYo6jX.q~W
    「為了他,無論是善還是惡,還是普通人,我都可以讓它從世界上消失。如果Shade成為我們的敵人的話,我也會遵照心路大人的感情,毫不留情地消滅它」npiDKzuK

NL:{t+d     聽到她充滿決意的話語,薰背過身去。$JQ R.q"I)w

D4yG u&]B     總有一天要和這個女人戰鬥吧。^*kn^c;H1su u

%R9I2UvN{     心裡懷抱著這種預感,薰走到學生會室門前準備離開。
!u8Maq#h/iR Ks"\gUg
    可是,在打開門之前,門突然自己打開了。薰吃驚地抬起頭來。
9a1B3@Bmq d?+U
+t a5` |S"d-F9p     那是——e%E.lc$U1mR
*l$k H b*W'[(Hi
    「這、這些傢伙!」~ Mb}0}S"x
cN{oMp9q)H&~
    至少數十名帶著笑容的學生們從走廊裡湧過來。:J/S@f+Y!N

6CY7z @B"D,cq9g:D;H     極光入侵學校了。一瞬間判斷出情況的薰,感覺自己的體溫正在急劇下降。
4y|%v ?V3tgL `tP)].z:efr:l
    這情況非常不妙。比起擔心自己,此時薰——5^Mkcmlwc&t
+Ph S3^D+K]0Y
    「阿露露……!」ZMv9J$d1~Nn&h

!P&t/fn-Kfb-v yQB     薰非常不快的面孔怒視著聚集而來的學生們。
(Cx-VH2h:l4b,u.[;q
u7B.Hn%gM^;l     「——等等!你們冷靜下來!?」 _}]xGS*?H.s

4BY:T$r B3k1i r J3\     光一一邊盡力躲避著頭上高速掠過的竹刀,一邊在第一校舍二樓的走廊裡全速奔跑著。
f jwdx5X)Z
_ LHoE,v     背後追來的是青梅竹馬的一樹和知大。知大雙手拿著竹刀,一樹像是平時吵架一般向光一放出迴旋踢。 u b)eCG!p
D,K5w*|V/x#@
    那已經是毫不留情只是想殺人的氣勢了。
X i9^ W%py`+y
p$j8|j7re:E B     砰砰砰砰。因為沒辦法全部躲開,光一也正面吃了幾記踢腿。m-b+WWs#Z"JV

)@qM3H2n:\3G#U     「好痛!可惡,你們是真的被操縱了嗎!?是想要排解日常的鬱悶才這麼做的吧!?倒不如說鬱悶的是我才對吧!」
x8z&CT g /aY0`'FHJ a
    不管說什麼,一樹和知大都咧嘴笑著,毆打著光一。
| G`e"s'Fi 7n dY H P$e
    一樹本來就習慣了打架,知大是現役的劍道部員。老實說被打中真會疼上好一陣子的。pz3n/G/L9| E

wwocDIh     被操縱的不只這兩個人。背後還有支援學生源源不斷絡繹不絕地追趕著光一。Iv#@0M/U z Ti}

_!o^ j8Wn*gKB     不,正確的說,是光一和另外一個人。 V1?2Uf-IA{

F5_j]b3}     「怎、怎麼了啊。——話說你這傢伙,為什麼會跟在我旁邊啊!跑別處去啊笨—蛋笨—蛋!」
LphmZ E`y9e7q} 0Q9zh(XW:[*z,b
    「逃跑方向顯然只有這邊。並不是要跟著你」
/|-k)}^5Q;k ]E9?~4`b5_
    「哼!果然能力小偷大人也沒辦法和這麼多人打呢!果—然是膽小鬼的原版貨,膽子真小啊!」
$S)jsb&v%@
vzQ6E4aD&_ u%?     「我只是先考慮情況而已。要是可以分析敵人的威脅水準就可以一個不剩地——」
'A^w(I$t[G3P Q'j'`Wb:F&P&oM
    心路頓了頓,一邊跑一邊從二樓的窗戶向正門的方向望去。JR7q^/N*Za:W'p
%m(o }h-m0];i9v
    「——不,這也不太可能。這人數要殲滅效率太差了」
%_"g~y6N1W &}Q"XPE7I
    光一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像心路一樣往外望去。;~7}rEIcJr+E)um
hM_0h2F
    「那是什麼啊!?」
w/qbm:s-TN
bxZT5P     看到正門的慘狀,光一發出了慘叫聲。
J^N7H^/va0Ru 3e1Q}5S&zC#^P
    大門處人已經滿溢出來了。不僅如此,門外的道路上也全是人。:hd|uc

x;r(DS`yU     「所有人都被操縱了嗎?」t |5a5{.A4E7LV\.Y

7?Jax xv)?;sh     「恐怕就是如此。從剛才開始,不僅僅是學校,外面車輛的引擎聲和街上的喧鬧也完全聽不到了。敵人肯定已經將雨鶴來市所有的普通人都操控了吧」2@o;T DdN-GQ1w

.Qq5S G0}5]     真的啊……光一臉色蒼白了。1iAY4sb1|_5g
A t9D*d9M'cFS*[l"J
    加上剛才一直都在全力奔跑,氣息也快到極限了。某種程度上距離是遠了,但如果停下來,被追上只是時間的問題。%P*Rd Q z"u6^
6P-`_A#?m"I8^j+M
    更糟糕的是,正準備轉彎下樓梯的時候,前進方向上有敵人的增援過來了。/RmL ^%@C

6g?KDTNx7y:p     「糟糕————!」^l^7xk_ l'[v

;s9jkE\;J     光一快要哭出來一般,停住了腳步。這樣下去就要被全校學生痛揍一頓了。MAy xe
Y T0l-YA2D
    旁邊的心路截然不同,顯得很冷靜。m2ppiRJz \n3K

i"s0E L,L0t7H     「沒辦法。打開道路吧」"dn S6_mj4MK$di
Z7[&Z,w.B6Z0U$M,tV_
    緊接著,擺好了架勢。.N t;x.QD@:h)H0s
5I5y e v)e$V |
    「形態轉換——《誘雷針》」,} vL th4i u%L

Id!^ St.a     突然,心路的周圍一瞬間亮了,不知什麼時候他的手握著十根細長的針狀物。沒有感情地看了看左手的手錶後,對準了正在行進中的人群。8DF*h+V8dE

C4f'VU%f*Y%H%S,j     光一一瞬間領悟了心路接下來的行動。!WF9hU~ i]/\"sR
C#k7qw [-w|D
    要把這些學生殺害啊!iUa!PTz

&V$?/NM'To     一瞬間就行動起來了。光一繞到心路身後,將他架了起來。
M,rz+P,Xs9v \,b
3Y2Jb |8F7]fy     「住手你這傢伙!沒必要殺了他們吧!」
7jv f7SIA"{L.P ,i gTzG
    「放開我。哪有不殺的理由」 SS&G)[*\:oa8n

*Ja@'KZ~     聽到這完全相反的語言,光一更加怒了。
\A0S+Z ~0B
B[4^r| I/EC     「——跟你這傢伙講道德是完全沒意義的!那就選吧!是在我的妨礙下殺了學生,還是在無人妨礙下不殺任何人只是弄暈他們之後逃跑效率比較高!」
Q uMf&\ y(L C ]7_8GQf
    「如果裡面有犯人怎麼辦」
-[;w h,DA0[&q| ,E w4P Yf+U%A
    「被操縱的傢伙不會慘叫的,如果犯人就在其中的話,肯定是慘叫的傢伙。要是讓他們昏過去的時候發出慘叫的就是犯人!做得到吧!對天下第一的能力小偷大人來說,只是小菜一碟而已!」OA1@RY:Vh4?-l
,q7[[OF,\,S
    和氣得太陽穴青筋四起的光一不同,心路冷靜地行動著。心路並沒有惡意,只是追求效率,這點光一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那只要說明這樣做效率更高就好了。Z8~HgA @
J/_3`7VVax B
    「原來如此,有道理」
AR3V,qTh7pg ].p0Z9lxM|*UhW
    就像現在這樣。
y.{3S mH*_L~3\%I
].]&M u$a%t8uZa     「絕對不能傷害他們哦!只要讓她們昏過去就好了,昏過去就好!」&h!q E K*k+lZo
#`-}B~L'k3|
    不知有沒聽到,心路將手上拿著的針插進亞麻油地板中。
8k9md kQ.A9g |7UC4D K2sv;rl,~+^ M3x|
    瞬間——走廊裡的所有人,都受到了耀眼的電擊。
A!g o4z(`)h $N*]1\3r_0sl M
    「嘰!」
2K n"\Kux V,b({1@
q[iJ9j H0ps     緊接著,裡面的學生便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啪啦啪啦倒在地上,同時,聽到了仿佛是踩死青蛙的聲音。
mL%gxm ,`b[tX ke+V)j?
    「…………」B%e%L.r:w(f-o` N7Z

4~*P8?Bb}6X     心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一邊開路一邊對著手錶。然後,往後看了光一一眼。j.^(T:k'o \Q @
R$ae g?A:n
    光一說,v@%rJ A ^{D`
A_ c9rN1h#_b
    「你……這……家……夥!」
F/P5AZcE2| E!` ~0r*h:E+XpFT
    ……完全被捲進了電擊當中。看來剛才發出慘叫的不是犯人,而是光一。光一僵硬的臉上發生輕微的抽動,好噁心。
4V _sQ)w6DlD
ziit/qG6y     光一說的話雖然有道理,但那種情況下,單單不對光一發動攻擊,對心路來說沒什麼好處。
y$Sc*\PY
,f6C#Fo#o~ v K P     光一太大意了。9C7uA/f%yX%O'g5M

y*Sbj4|n M     「儘管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但沒想到你還能保持意識。挺強嘛」[;`5HP z

uu'zd4GK     這麼說著,心路離開了。光一看著他的背影,
*I T4@/TJ&|%]ix
}M[0C g!\Bue     「可~~~~~惡~~~…………」
4f Lm\6b'l
`WcT.y| v5B.ze@#i     一邊啪啦啪啦地顫抖著,一邊悔恨地想大叫一聲,卻沒叫出來。o*|1[5C)y2Gh+_/u

+tlX,^{is7s/M     同一時間,第一體育館體育倉庫。| a SU NV1QI

\*Q|$wZMH     「……為、為什麼兔乃總、總、總是擔當這樣的角色啊……」~"Qd9p.l
{!z _Q-r9?j
    在昏暗發黴的倉庫裡,兔乃的身體被繩子捆住扔到了墊子上。大門站著兩個身材魁梧的男生,沒辦法到外面去。
'S(Z ?9?m-d2T*m9V
nNt/fD)m$@p+u     這種狀況,就叫做監禁。
|9_q4Jl? KSL-o*RR
    所幸的是兩個男生都帶著笑容,在門口一動不動。不在周圍兔乃還可以忍耐。一開始儘管是呀呀地大叫了一陣子,但看到對方一動不動的,才冷靜了下來。
M%S(?0}]@sK}$AW
4\,e C9b~0U8m!P     今天一整天裡,兔乃隔幾分鐘就在體育倉庫和校舍往返一次。因為自己有種不能繼續家裡蹲下去的危機感,所以決定努力和盡可能多的人接觸。h:a4~}mun
t2H9Qhu
    嘛,來去的時間點上是沒辦法期待什麼成果的了。兔乃在走廊裡和上廁所的人擦身而過時都會慘叫著逃跑,躲到儲物櫃裡,從視窗裡跳出去,最後甚至想回到本部去。因為到學校去比較容易和人擦身而過,結果又把自己關到體育倉庫裡了。k X%]Nl'{.J \t)g3J
Vb3TJ?Dxp f
    然後,在往返的過程中突然被笑容MAX的肌肉男追著,結果被關在體育倉庫裡了。
)jZO:W dzg
f%O5}{U K     「啊啊聽到了……聽到不認識的人說兔、兔乃是個廢柴了……」)B/M M;xO5I7n

.e0f };h*E]7H,k     兔乃因為幻聽和被害妄想抽抽搭搭地哭著,在墊子上縮起身子。
@%t)t P,i:?#_]x]
T5o r;hNP,S     可是,這種狀況在某種程度上也散發著危險的氣味。在墊子上被繩子死死地綁起來,異常豐滿而煽情的女生。從裙子中看,大腿的線條適中,昏暗的光線中也可以隱約看見閃爍的白色光芒。胸部被不太規整地死死綁住了,心臟被壓迫著感覺非常辛苦。
G-O q9`j,? V8fc2u&pJ
    而且,在門前還站著兩個魁梧的男生。
d }m_(Rm:A%lNf
3\*b0Dz2vi6~&ZDrx     在這種不發生什麼事反倒比較奇怪的狀況下,真的什麼也沒發生。反倒讓人覺得奇怪。
+_R#K|J K)SJQ7MW!Z
    即便是有對人恐懼症的兔乃,也很容易想像到這是和涅莫西斯有關的事件。
9Qw0X;I]w1H-Dc!H Fe4B\j*W(lAQ
    「嗚—……」
3u-M6ZP{%K@1Ge FTz
q'IN8@)ju(ff%q"Gv     似乎是被綁緊的部分很疼,兔乃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碎碎念該怎麼辦。
-a(t!fXc C#W B7OyL9gX/WU"n
    然後,緊閉著的體育倉庫大門打開了,從縫隙中透進一些光線。因為過於耀眼兔乃眯起了眼睛。
4G}#w+Mq,k,gNt
3B N6~6@7qzS     「那~麼,被抓到的是這個女孩嗎?」p;vlGZ s)B

8S#~Ep`qvq     進來的是一個眼熟的女生。%^KI-hI Es-X
~zR Yv$j+W
    (好、好像是和佐藤同學同伴嗎,和淺野同學關係很好的那個……)*S)ub9A0D#m4E+B8~
z%hHp&HC y
    名字叫石崎朝顏。儘管有對人恐懼症,但兔乃仍然會仔細觀察並記住別人的名字以及人際關係之類的事情。今天早上去教室的時候,在教室外面看到朝顏和廣美說話了。
yM#k8S9Nn H;VL!e Et5y Rp-ATD*f
    朝顏微笑著走過來,突然抓住兔乃的下巴拉到自己身邊。
Iid%H^ 2}b%VU&Msf4k
    「你,是Shade的人吧?而且還是特務護衛班的」q n \(o)At:T
LpfvccY7OY
    「哎、哎?為什麼石崎同學知道特務班的事情……」$O:Z;m8M&n2LgA

Wp:^T%V     兔乃流著淚,顫抖地問道。7G4G sj.a [,D nP

5LK nH3GZ$V5?`     見到這個樣子的朝顏,"T ?e s9[)n a].b
.M$T$mTIs$L(hon7c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說的什麼白癡話啊!我是極光的信徒哦?你們組織的秘密,我已經全部聽『神大人』說了哦」
B$n NJ:IJD1E:Z
d`J(b*?(UQ     突然大聲笑了起來,抓住兔乃下巴的手不停地左右揮動。在這期間朝顏也一直笑著,讓兔乃愈發覺得害怕顫抖了。
m3mS t(k\&BylC aNX8@&v{"]VO
    「那麼,那個人到哪去了?」
.\0a$~B7B/s ]T)U Ye(euf A:_ Lam$md
    「……什、什什、什麼人啊?」
^\2SZT8fQ Q )d~-l:`#Yp
    「——別再裝蒜了。當然是阿露露,篠塚阿露露。那個讓人噁心的垃圾女人的所在地」:G+ea"`'g
sz#er!`jK`G})g,u k
    朝顏的聲音粗獷而嘶啞,靠近過來。1z8dv%zo ]#Y+dth7Rm
Y@E$v2I7nqx
    兔乃對朝顏知道阿露露的存在感到非常吃驚。阿露露的存在對特務班來說是最重要的機密。內部都不能讓人知道,更不用說外部人了。
:g |kM_Ji T6q[5GI,g*nZ
    儘管不知道朝顏知道多少事情,但絕對不能把所在地說出來。
u} iN_G Lbdw+k-|X&K*l
    朝顏拍打著顫抖說不出話的兔乃的臉,更用力地握緊她的下巴。
+Q6M4iR l+W8j^&}
"{Y.k%xsz'\     「不、不知道……真真、真真真真的……我、我有,對人恐懼症所以……一一一一直都呆在這裡」 OL2{.?xMJ ]z4]

"_!^&]-vz%t I1@     兔乃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擺出了一副對方都受不了的哭喪臉。就算是朝顏對這可憐相也難以忍受了,稍微咂巴著嘴。)K^7s e.D` J

td(ir x'W^     「切……算了。與其對你嚴刑逼供,不如在學校裡找一找比較快呢。反正也不會到外面去。要是找到的話就把她拖出來……」&_@.x0c7mZ*AU#a6h
2@B6tNF$a,k
    朝顏背過身去,往體育倉庫大門走去。
D'NC$t,]0y'_
VcE/?#FV,uekG.b     「我肯定會拯救世界的……!」
3LY`tkQ(f~
/`Se8TQ%Xp     朝顏帶著滿臉發狂的笑容,離開了。 X3`A]5c h

x ~ p7]4~3a N'm&g9G&z     確認了這點,兔乃把鼻涕吸了回去,重重地安心地吐了口氣。;O;\h"~;sp Ro
q1I\ u)DFe\8Z
    (——太好了,沒有暴露)
k#D4Fz5b$[9i
Ir5bq7qZ:\E     像打鼓般怦怦直跳的心臟總算是平靜下來,兔乃握緊了右手。/u(ZuebGz amL7_\.r

a,Q'UB^ | I%A4h     緊握著的右手上,確實傳來了溫柔的觸感和體溫。/J#{ZhX%r l%Q

)kvc9A u R     (沒問題……還、還在這裡。沒有離開。沒、沒事了——阿露露醬)
hR'k }KC4U([ Iu
.@ nm&{f? WE8v6Lx#r     兔乃握著的時候,手上的感觸愈發強烈。回握過來。,h]-P h*txNPX%W
:LG Z4?+sHFG ? i*hn
    現在兔乃右手握著的——是阿露露的手。
l EL[!x&TS
EO2\}N     兔乃的涅莫西斯《裡腹海月》,可以將自己以外的人和物體完全透明化。只要一直接觸就可以在近乎無限的時間裡透明化,即便是離開了也可以繼續維持十分鐘的透明化。
;j5A4vWu"xL
+] ZR(j6Fw     透明化的物體或生物,無論是用怎樣優秀的涅莫西斯和探測機都絕對無法感知其存在。要感知到只有一種方法,只能自己去接觸那樣物品。除此之外是絕對無法找到的。
p0qye%t(UHC.TL
!|v+Nqs3jHZ\     數十分鐘前,就在兔乃被關在體育倉庫的前一刻,在人煙稀少的走廊裡撞見了阿露露。,YT9dHg3j

z wM9d#d&H(N     『找到兔乃——!來充電了』:K&P"}&B nfF9A

O&Dq6gr     事件就在阿露露這麼說著抱過來之後發生。學校突然間鴉雀無聲,覺得可疑的兔乃立馬用《裡腹海月》將阿露露透明化了。
OU)o/I9A/`o |d8X&T4uk
    果然兔乃就這樣被抓了,然後被帶到體育倉庫綁了起來……。
jl0e HNTK;x+V ? xiPpv
    「啊、阿露露醬……不、不出聲也沒關係,聽我說」
b"c4D#l'xe@`k
:?4Y$D(mL6KB%T[     兔乃用門附近兩人聽不到的聲音低聲地叫著阿露露。
2^ D*_'qb 3|(Qm'[o r
    「兔、兔乃的制服口袋裡……有透明化了的,手機……將、將那個拿出來」 @p;O j~|p6l:J
,xy9x nB%Fw8X5`*z"n
    兔乃戰戰兢兢地說道,然後制服上衣口袋傳來了被翻動的感觸。忍受住發癢的感觸後,感覺到握緊的手上有一個堅硬的金屬物。
5A,Q1X| C,A k)b y9urwI!d
    (好、好……快速鍵的設置我還全記得)
p8ib4y)jMFg;A
n6uv}&nC!TC.uE&Y     兔乃用被束縛著的手腕,在不看畫面的情況下靈巧地操作手機,編寫了一封郵件,因為平常就是家裡蹲,所以對PC和手機之類的操作已經熟能生巧了。只有現在兔乃才覺得自己是個家裡蹲真是太好了。
We ~ }9s
~a2eU{-YG-J     郵件的發送地址是薰和光一。比起向Shade本部聯絡,向在校的兩個人告知危機比較有可能突破現在這種狀況。
f7_4ql\ a O \7X E;V
    在額頭上的汗珠落到墊子上的時候,兔乃按下了發送鍵。
.p,\ djn,M4D c hJz-O-Wk$w
    在學生會室遭到學生襲擊的薰和優,總算是逃出了教室,在第二校舍的走廊裡奔跑著。一邊閃躲著湧進教室裡如瀑布般的學生們一邊逃亡,體力也會急劇消耗。要是在這種場合下薰大意地用了涅莫西斯,因為很難控制力道,將難以避免出現犧牲者。?m5i p/}p-z)@(@
Uf||'{K T
    另一方面,優也沒使用涅莫西斯,一臉冷酷地輕巧躲避學生向前跑著。7md8OS)~xPtl
#bpGVEu\
    「咕,很從容呢?不愧是能力小偷的同伴,這種程度也算不了什麼吧?」
U4`X0ahIa.U vk&Q:GW`*?3a g
    「不,老實說是很辛苦的。我只是無法表現出辛苦的表情而已」
r{*C n6m.v+J9O [B4T&Zn"j H:s
    「是嗎。但是,你和能力小偷不同,沒有硬是用涅莫西斯強行突破呢」vh'[+rMs;ed?
9`K{/O7VP-P#e![p-s
    「我的涅莫西斯並不是戰鬥用的。而且,在學校這種場所裡是極端不適合的。附近要是有冰箱或暖爐就好了」
#rA-l&c A j|
_(F(k X#W]2o1b     冰箱和暖爐跟涅莫西斯有什麼關係呢。儘管暫時還不知道當中的含義,總之薰要儘快找到阿露露。3G!x2]]dHlxE

$~7c#Y!rv7~     剛才兔乃打來了電話但沒聯繫上,光一也沒打電話來。
R~Z.q7fy1aC
F4x*ZW {n5\1B     真是的,這種非常時刻到底在幹什麼啊那群傻瓜。雖然想這麼罵,但這邊的情況也不妙,自己也沒那種心情。
!F1Z!`'i7Zv*s 8fG(| ?}w D-O$C4W*b
    薰和優背靠著背,調整著氣息。已經……或者說一開始就被敵人緊緊包圍了。)Ud6f'm9_R[X
7FE?)r$G*F~!I
    「那麼……怎麼辦呢」
Z8`P&`rs
9ct u2j(Pd$f     「我也要儘快跟心路大人會合……可以的話就用涅莫西斯把他們踢飛吧?」
7y8O] AG&t}
C5I,Q2lq&lQ     「……我拒絕」j-@a1}~&VG0}

"H3|!d2oSK"\/yY xe     「啊啦真溫柔啊」T"q_ J:Fl4g#I

K*g9_z$k?E     「好吵閉嘴」?`"rk7W!o
F(k(rz~N;u8Q.F
    相互之間的俏皮話也快到極限了。不管怎麼說,在肉搏戰中兩個女生能不能突破重圍,大家都心知肚明。
H+f o'[3p ;lF)r7MB
    敵人的數量還在不斷增加,道路完全無法打開。既然如此只能從視窗跳出去了。可是遺憾的是這裡是四樓,跳下去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q9k+{+@&m
;dk&um@}zm
    薰使用《矛盾騎士》的話可以隨意讓騎士進行防守,因此不會受到傷害,但優就不行了。#}Xdng-jZ Q

oh7Dz!Ve     「……我沒關係的。本來我就打算自己保護自己」
os5E9O;e2S6|`X*V /IhC"|,dW2i
    「我並不是擔心你哦」
R2Z1h.Zf3f 5z|,_4\Dpf
    無法率直的薰不高興地別過頭去。什麼也做不了的自己留在這裡也不可能使情況好轉,但是一看樓下已經聚集了街上的人們。從這裡跳下去完全沒有意義。gz)m8fUp5E~&B4nD
|b&g2fon(Y4T(p)M
    既不能攻擊,也不能逃跑。3D(s3vT}Kt1vwj*X

Vo-o$[D4vr-RG3V     已經走投無路了。u`P2V4W5Y6d)R

%\ u:x$m}:K m3|     「——誰、來救救我!」d*w;YxPu(QBF
&ln'}A5M@+Hv9D4H
    這時,從教室裡傳來聲音。旁邊的教室門打開,裡面有一個女生跳了出來,癱倒在地板上。
^ }"_;C_w1^:@?U
6o0dtT1~8V"v     薰認識她。
9F%~ ] R"] S-Mh
'r;n3dt]8qAfFL     是同班的石崎朝顏。+Sh {H"L$k|G
-kFNOlq'rJ
    「你、你沒事吧」
]9D5gGUm7m ,vB0X7Xw
    「哎,啊,蘿莉宮醬?太、太好了,終於遇到不奇怪的人了……!」
/w;KF8jj
l+NlF5|6`     朝顏來到薰的身邊,緊緊抱住了薰。帶著膽怯而扭曲的笑容幾次低聲說道「太好了」。K2s~9xjwq$T1g
Q6[^3N|$crm
    薰帶著若干懷疑的眼神,向朝顏問道。
v7U4h1ss5ZLqa Cv~E&v&E;?
    「請簡潔地回答我的問題。你看到這些傢伙變奇怪了?為什麼只有你沒事呢?」 {#q }MbS{
il o9v;i K*| U
    「我、我,正在和大家一起吃便當……然後,大家的手機一起響了起來。然後啊!大家突然開始笑起來了……突然。我大概是因為手機忘在家裡了……!」
e*AY })XZ/D9a
_dOe;OBd     或許是因為想要排解恐怖的氣氛,朝顏快嘴地說明了情況。
,z2b_$^+w#uu H nQ aS0t!F
    儘管對朝顏的懷疑還沒有消除,但已經清楚敵人是用什麼辦法操縱雨鶴來市的人們的了。
6AT o(A']1~ 7Z q nyE u l+j}
    「網路系的能力啊……很麻煩呢,現在幾乎沒有人是沒有手機的了」
4EDu%] u;O-Q
.^rJm6x;j%_0v     「比起這個,怎麼解決目前的情況才是最優先要考慮的問題。不想辦法從校舍裡逃出去的話」~q H&ZFB3B
jx+V+z,[&b^
    薰露出焦急的表情,拼命思考脫離困境的策略。0K U(d8tjQ3]
c7ckIg Go(\)U
    有朝顏這個累贅在。/X8pw5AD VMT _ h

o6}/j$}#Pe7|+yq$A @     最擔心的,還是阿露露的安危。9SA z7["AyT
(}N9Ro*|K;Vk\X4S
    (……你在哪裡啊,阿露露……!)1@7m XCN'sk

Lz!i+g"WX/|     薰緊握著手機,後悔地咬緊了牙關。6Jwa;_Y,x_n

\(z3J8{-^$~"X v$t     「你這傢伙哦哦哦哦哦!又把我給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O\| K#S:m} T&i)K:P7[M$E
    此時,光一還在逃跑之中。從第一校舍到第二校舍的走廊裡都已經滿目瘡痍,也只能高速奔跑了。後面是如決堤河流般洶湧的人群。因為也有街上的人入侵到學校裡,所以沒辦法從人群的縫隙中竄出去。
f"ez4\-h6Aadc
1H7\Qv:m{R_9P     「阿露露——!在哪裡啊——!在的話就回個話——!」
@4o@[3KP?
u3hH5H P$RU%?     自暴自棄地拼命喊著阿露露的名字,但是回答是不可能有的。0XqHE9r x

6e%xv Hl     總算是突破了走廊,沖進了第二校舍。二年級的教室在第二校舍裡,自然阿露露在那裡的可能性也很高。q o/h&SOX*I a

s u,iB6aU/~5u0sgu     總之現在確保阿露露本人的安全是最優先事項。儘管不清楚極光信徒的目的,但不能讓阿露露一個人呆在這麼危險的狀況裡。2S(Bg gG P
9Zc}`Y*g
    從走廊裡跑過去,爬上上面的一層樓。樓梯上擠滿了學生。
4j4u/O4S.~
J@0N3b0xj     可是仔細一看,所有人都打算往上爬。或許是沒有注意到光一的身影,又或許是在追著其他人,如潮水般湧上來的人將樓梯上的人都擠到了一邊去。
0@&|_.] rj6\~ ^.r?o;wY0[
    光一所在的班級是B班,位置在四樓。或許這些傢伙的目標都是B班教室。瞄準著在那裡的某人。
-u.s/W5C%|Kv4]m qf%JRk|(?
    後續的的傢伙也從走廊裡過來了。上來的人和後續過來的人的目標好像並不一樣。
(iC6`K0I6T|
poThwG-}D     總之,也只能擠開樓梯上的人群往上走了。
]'I5Ovsr"c$r
m.y'tK3Fona     「唔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a^.Z
3I hz en)a7r     將樓梯上的人擠開,光一猛地往上跑。儘管混在人群之中,手肘和腳都受到了重擊,但確實是往上走了。
'lJ'`:q&|0fy"]
}S{6Tq \/W+oc     然後,好不容易到達四樓的時候,突然間光一的手機響了。5vb4BBS#ej^M

;k5rgBZ+f})a J'~     「郵件?——兔乃發來的!那傢伙沒事嗎」
.BE1NsjN O b
IGLw(h6Gx:q     忍受著就要被學生們壓扁的情況,打開了手機。
XN&WX#i&c "Y'ri3MU
    然後,光一終於注意到薰也打了幾次電話過來。那是剛好受到心路電擊,瞬間失去了意識的時候。時機也太不湊巧了。9Z qQ F5E!LG
pb*M(]'D [Gu
    先不管薰的電話,光一開始確認兔乃的郵件。
7rZ9a I5n
&?bw(K ^8v p,v;@     內容是這樣的。Bdo5K6h
i'{o3^6m c"\gfw
    『阿露露 沒事 第一體育館 倉庫 犯人 石崎 朝顏』
3[#V"tE5}0t
Q\ `8\5n/R-q_     「石崎……那個石崎嗎?」
;\0bqDB+Q"X{4\ lB YnW+a l5d
    光一和朝顏住在同一棟宿舍裡。昨天早上也在宿舍裡見過,打了招呼的。
6l;H,V i#E+},b9b SA
`w6F$U^o     難以相信。那個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的石崎是極光信徒?t:xFhN2Y

-SJm_f0mt     那傢伙明明是廣美的朋友……。ET)~-t/QCEh#?9X

l({t H$e     光一帶著複雜的心情合上手機,搖了搖頭。N$_QD\0Q

S5R'@Zs/?!m,r"f|`2J F     「現在以阿露露為最優先……第一體育館的倉庫嗎!等著我!」
5R^F8j:bW9k
r_c/\R&aW2E.DD     從來的道路回去效率太低了。只能沿著人流的方向,從相反方向的樓梯往下走了。因為人群堵塞了樓梯,所以從走廊出去就有逃跑的空間了。
QtG5N|0t#{Dq
-eYZ8FK;Y'[6C0}B     光一拍了拍臉頰,再次往走廊跑去。Bg-f0]-Nz _
bU4s7D0VO,VMM?4|
    可是,這個時候走廊中央附近,卻看到一塊地方好像裂開了。
!t%AhN$m2g:M !z:w'lf#t4`4y i
    正想著有什麼事走近一看,那是,)^7z&G8C%~u2Ub3`
eKUuy
    「————!?」d6Z|'S8o

*t$`'w5Q[8{-I&Xg#D     背靠背站著的薰和澄波優……以及,石崎朝顏。
D x5H5s.}^ AS
*OSW;U*dd`     要用體術對付向她們襲擊的傢伙已經費盡精力了,所以完全沒有察覺到石崎的行動。
+M*JkKi&j-cR'E j6g$Hmo!o
    蹲在地上的石崎右手握著的是——美工刀。
z |`O+bfS }u
+yx o0~RZI G){     光一面無血色地大叫。-e!_C(I:{'a
F0q#KjP0Gi f*H
    「薰!趕快離開她!」
e)p%N-mds|x\5W
_%m(k A;yZ!G+S+@5i     光一喊破喉嚨地大叫道,薰吃驚地往這邊望來。
/h,weq!UO"Z
7n c.a'\'j     可是,這時。q l,w1T&~5m

tO6[6oy     ——吱……
!_ R!D?n3Uz V3cI-Sd(Lo
    朝顏手握的美工刀瞬間刺進了薰的背部。
(J/zP"[2Aa
D'oMl&P;nXJ1m     「咦——嗚……啊!」
fby`$IpR 6YE&~R3A6w'Lw@E
    光一呆呆地看著這光景。刺進薰肩膀的美工刀吧皮和肉刺開了,插到最深的地方之後,刀刃在一陣尖銳的聲音中斷掉了。
|+x^c6~&^4w
$OwIm&I%x8j     「——薰!」
x?(R];ZY
'k!moP!P1AA     光一將擾亂的學生撞飛、踢飛後,向被打倒的薰跑去。vWK F%X4Q
;|&UC1C"Dfh cit!~6Ex ?
    跑過傻笑著的朝顏,抱起薰的身體。X B2`R!X*Yu

"Sk2G1BY     「振、振作點……!沒沒、沒關係的傷口很淺!」\G$Fn&h\5R |
c,G:^^%bfAf(Q
    儘管因為極度動搖以及手上沾的血就要暈倒了,還是硬著頭皮鼓勵著薰。0i:Q1g4o4I2zqk1C

S+bY E)ur]+i     過度的焦急讓薰苦笑了。
%~[+~"g a:wi x%rv9k]
    「太膽小了……你在最後關頭的耍帥太拙劣了啊。這、這點傷沒事的。多虧了你……僅僅避開了,呢……只是貫穿了肩膀而已」 Q8L(o]l'} aaW
:C/V.T u,s]?X}
    「趕、趕快去醫院——不不,要趕緊聯絡醫療班!」@*P\R \-\J}
Q&Oe M%g"K]
    「沒用的……街上的人幾乎都被操縱了……Shade現在沒時間管這些……比起這個」#JE0z&U ^]~H~IL#p
7?#E:U;n YebV
    薰離開光一,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來。左肩上的血正在汨汨流出,染紅了制服的左半邊。
/mW[o D:C1OD:K
r~:nt:im_     薰發青的臉怒視著朝顏。
_2l(s!Le^k+\w N 8is%yKmnW
    「啊哈哈哈,瞄得有點偏啊。不過很高興呢,能把人騙倒!」"||iy5b(k

0a1pg)w{\!Nz$_T     朝顏捧著肚子爆笑起來。在她身後,被操縱的學生們……人偶的軍隊都在等候。明明一直都在伺機攻擊薰和光一,現在卻一動不動。
4F:hf]:fGX
3GB Z&ta6}     果然,朝顏就是極光信徒。9N].Q%_q'Td

+d H&S!]FY)i     「真是刺耳的笑聲啊……你那張臉,也是受到對立面的影響吧」
4}9t j2u(F {x cqo
r`&{/AmrY;W%\~     「呼呼,是啊—。無論是悲傷還是痛苦我都會笑著。一直—笑著。真是讓人厭煩啊」*FO'GEK |#A
0f2K }K x
    啊哈哈!薰望著快樂地笑著的朝顏,眯起了眼睛。 @)l:H*T ^ I\yy

2u(E){%M2m5oC6I     旁邊的優也發出一種不愉快的氣場。
P~?8mv6zt
6NR [,jCwA     「單單是露出笑容不是更好嗎……」k0bM-U[t|v[m,lb
hm1|/N+c XE
    「只是能操縱一般人而已。雖然不知道用什麼方法……」
+Em c7U8p nx._Y d9B5ZU
    為了回答薰的問題,朝顏笑道「簡單哦」。
g:SZ\$_XN[C3qb
ec'oPs+M`jM     「我的涅莫西斯是《蒙娜麗莎的冷笑》。普通人見到我浮現出的特殊笑臉的話,不知怎麼地就會一邊笑著一邊按我所想的行動呢。不過遺憾的是對能力者完全沒用」1A#Wf/HJB+al
D Va3|)^J
    「……讓人看到你的笑臉?只是這樣是不可能將街上的人們都操縱的」'P*~ q5_,r&`'e]
m)Lx6Jo)b4r#l
    「可・是・呢,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從『神』大人那裡聽到了涅莫西斯真正的使用方法呢。他告訴我就算不直接讓別人看到笑臉也可以操縱他人哦~。提示是,利用某個大家都有的東西」5ug,B3MUk"q0~

ReaK;E[S}#[4C     聽到朝顏的獨白,優似乎注意到什麼。:o+f&PA-_g\4L3S

7U"m [8s-~     「原來如此……手機嗎」%cr7w5M[
+iFn#tH[u6c,`H
    「沒錯~!答案是寫郵件。『神』大人告訴我,我的能力可以寄宿在物體上。剛開始我讓被操縱的人拍下我的照片,然後向著有郵箱的人發送郵件。當然,只限定在能力者以外的人哦?於是你猜怎麼樣?我的照片被一傳十十傳百,最後街上的所有人都被操縱了!」 l| FrU'B
oAL.^i7]
    朝顏一邊誇讚著自己的能力,一邊說著「神太棒了」「我是救世主」「我要拯救世界哦」之類的支離破碎的胡話,放聲大笑起來。
3ux9Y#s%S3? V1I 4l2Q$\2[ j
    看到朝顏的樣子,薰和優都忍受不了了。
JO9a2`J&Ai
{S$x o%V1_Q(T9M     「不愧是狂熱的信徒,真實很那個……那個呢」
"b~#A%U^1d]5R
Bie!S&m,U5aR     「真是令人尊敬的電波女啊。自己進行這麼詳盡的說明真是太感謝了……不是佐藤最喜歡的展開嗎,對吧佐藤?」HPY5['u.Jd
~R)dYR\H%DM
    為了不讓光一擔心,薰對光一說著俏皮話。滿以為像往常一樣說中二病一樣的話語能夠將不安驅散,但沒想到他的臉上充滿著憤怒。
&t"sjWy7rA ee#u6j*K)^3\
    「……佐藤?」
{I4Yz.f)i
)p)q1ggD4b%v+t3j h     光一的臉上被憤怒扭曲了,讓這邊也有些不安了。r*f6^^@FoV
%z&Te:uRA"@
    光一眉頭緊鎖,帶著所有的憤怒,瞪著朝顏。w` e)aH;k

(|w sI4@N B     「你這傢伙,剛才說了『神』啊……!那傢伙手上拿著本書的吧!」
t4a4o!`l 9b{9}V$}9o(`0v
    「——啊啊對對!佐藤君佐藤君!『神』大人有話跟你說哦!」|/_?1{!o3@8A
.Oq?{kJm
    「!?」2}0h1xw%h&A)WS!K
Cc%gp4hSn
    看著顫抖的光一,朝顏露出愈發高興的笑容。Qz7m}F~/O(L_
!YZ#mJ\L-~!\
    然後,彎成弧線的嘴角,編織出話語。p R#hW h R%G(Q
D @V9?/ET
    「——你拯救不了世界,也阻止不了我」NU(fq-O4D

T3a4oTfs EW1e(S     震動鼓膜的聲音讓光一的腎上腺素急速飆升。
(DxUH@a8o L$QC3l7zG+S$F
    「以上♪  是『神』大人要傳達的話♪」
cu-Vt!n d L)L~
?Eg)V9n)h(O-d_     「——你丫!回答我!那傢伙在哪裡!」N9BM9M$g7l

D%y F,h&J     光一不顧儀容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朝顏。4U:]^yK H-z/]

5J+gB.M5m$Z js     朝顏似乎是讀懂了光一的行動,往後跳了一步,竊笑起來。
R'E YEXI S ,OJ+e:V-vi"Vh
    然後在光一和朝顏之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女生。^l8C@g

2[4F&R%z+A em     那個女生是,
[bcw+?w2f
B5BO'Kl     「廣……廣美……?」
d8j5y1F/T.~
G^4bt9ZJ     露出滿臉笑容的是青梅竹馬的淺野廣美。
7bD8hplU !d0Z/}2i:Z*V,Q(cD
    廣美像是要守護朝顏一樣張開雙手,擋住了光一的去路。/wfN o}8li

"U"v,Qy~jq#xZ U}     「你,這傢伙……!連自己的朋友都……!」
3D u V Q5W .J%g2A+C9o|
    「別動哦,動的話~」
#i N2\ {6X:x9|!G J y\ cW&GUq7J.pU3^
    在忠告的同時,廣美從制服口袋裡拿出自動鉛筆,對準自己的喉嚨。
&Q+w(U&@+lka&h \Q]7DF/gw
    事已至此,光一也不能動了。H i(A;S{

k$y!]5F8R0El!r s     「我呢~,可以的話也不想讓廣美手上的哦?小廣對我很溫柔的……真的當我是朋友呢。啊,別誤會哦?我並不想殺人的哦?我只是想拯救世界而已……但是呢,如果必須有所犧牲的話,我非常樂意去殺人。因為必須毀滅世界……那?就只能殺了哦?」S)OK?F&OZ7u7{g"H&c
+~dY_4N l\:P,B
    朝顏抱住廣美的腰部,以怪異的動作撫摸身體之後,輕柔地撫摸著她的臉。
6CZ5`H x%LCM4iK
'eZG"Z+wQ     「要是不想這樣的話,就不要輕舉妄動哦?」
N/T8K$i"w
WZ)S7w%h{wY N     「咕……」(bA T+}9p {

nI^(b;Td     無論多麼地憤怒,光一也不能動了。對朝顏的歪門邪道,薰也無法隱藏自己的憤怒,緊緊摁住了自己肩上的傷。;?3r3R p'rA ?s
%^)]n2rW/] @
    優就這樣不斷交替看著兩個人,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做。v Y,YRPg%Y,tnb
^ M+^$a*?
    她和心路不同,感情並不缺少。澄波優也具備著一般人的道德觀。
p\~m|-R1C2d
tv~"]p p     看到Shade二人組拼命的樣子,優也明顯地感到了迷茫。
9f7vmSx` w6?0bm7CV{x!Si
    心路的話會怎麼樣呢?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淺野廣美連帶朝顏一起秒殺的。因為他已經把一切都奉獻出去了,優也知道自己應該和他一樣採取同樣的行動。
t#Y-hn%jU%c 5O M_/_']2T'Y'W
    但是……動不了。
rM7jI ~b ^z
x/E'uzU-hJR$u     (……為什麼,呢) e^ d,DI B Y __(z{

fF tl8|6?`K     明明已經決定要成為心路的感情的,但對自己動不了的身體產生了疑問。
0|U7bl9]@'? *c|f U(L)TGZ
    為了心路願意做出一切的思念,以及如果傷害淺野廣美,自己的心靈也會受到傷害的預感,兩種感情激烈地鬥爭著,優也繼續迷茫著。.ep4|&{9H?Cv,r%i
/i.S K{#Mz
    但是,打破這一切的是,n(G8I#[7K)\a

0j!rP/w h     「——你在幹什麼,優」
_YMg;S]%T mwYzE5qsl
    從遠處聽到的,他的聲音。5s*X9os V.N&H(y
6Ib.O2_+Z)X3[
    一瞬間,塞滿在走廊裡的學生們全部倒下了。一眨眼的功夫道路就打開了。$B0i{9V6L-M{
"g4t*i"p$]1e UB/y
    在那條路的中心,能力小偷——秋雨心路,向這邊走了過來。
;Ti+PHf;ntI0w
Z/nWH{} | Pj     優的肩膀驚得顫抖了一下。5W%X J8TA5I ~
t c b3zA
    「為什麼不殺了他們。為什麼要將他們放置不管」8qAGN9s4M

MjxTzl     「……非常抱歉」
H krdHq
5\vY+J1M&fJ)]     優低下頭,無力地向心路道歉。
.D`oef0b A Mo4\q Q:u ve
    兩人的爭論就到此為止了。心路似乎對優不行動的原因沒有興趣,很快就以朝顏為目標,擺出了使用能力的架勢。
+Ylf.O6l,X*I']K_O
g~ U u:I\9\;O;J     左手自然地伸至水準,靜靜地指向朝顏。
2o"uAP(gQ&iz!ak &r!t7| @k8V6P R
    「喂……!」
gy,T'~(YL .e-Z'WXFQ
    說話的是光一。 c@!\#b@

-N8I|,~ ~     「拜託不要動……!廣美,這個學生是我的……」
qz:_0N;H_ CU k 1eKm/c8Y
    「和我沒有關係」lp8H-_(e:p%zQD
@ [M C'mc
    果然還是和預想一樣的回答。
e.S!M(_(t[*y;h0dY !U8B-d![3dB
    朝顏似乎也對能力小偷的毫不留情有所知曉,臉上貼著的笑容稍微有點扭曲。Q]{H9i+W'kUu(|

$Y^%Hde     「你丫,要是敢動廣美一根頭髮……我就把你殺掉!」HU Sd!oL
(a9e d/e+I
    「你能殺我的可能性無限接近於零。放棄吧」
r L"l3\8_ g.[A
*c|Q"X(~:en8Hx9~C     「閉嘴!總之我說了別動!」t~`Ra*P
[tz8bgz
    在這種情況下,想按照心路的思路從提高效率的角度說服他是不可能的。不管怎麼想光一也只能以自己的個人感情來跟心路說明了。
+f%x"mVe%|jfk
7KR$K/b5LgnP     正當光一加強對心路的警戒時,朝顏插話道。zGJ-Z-U%yX6S e

W7O yO*b QN     「我也不想和能力小偷作戰呢。所以……來交易吧?」 K(y4A8GG3wKR
kw!jd't;_'X
    「我的目的是逮捕你。然後,從你身上獲取有用的情報」 x6s9D{N1OV"j

)K1|z Q7Ey7y` B     「……有用的情報,是嗎?莫非是和《一線希望》相關的情報?」
%S }!TL.V h {|o.u
[CW9G B4IsM6bo     朝顏這麼問道,心路的手指動了一下。
W$H%a O_-A$dwI
Z3D9e*od x5^yS     「沒錯。知道什麼嗎?」
Y }&N$\1`s'O
,u7\1^f-lP$[0n.Y     看到認真問自己的心路,朝顏低聲說道「果然」。`4[iD"k,i
rh$lT E0f4]
    然後,突然間捂著肚子放聲大笑起來。
-R*j"UQ'q@ 9wN7E5J E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嗎!是這樣啊!早就有傳聞說你抓能力者是要從他們嘴裡問出《一線希望》的情報了!果然是這樣啊……那還真是滑稽呢!太奇怪了!」
:Y-F7[ Pur"e&@?
@i0Uz2x2{a     「……你想說什麼?」 V Tcz`"g/H2OB
:}#pu&JKS1V
    心路不可思議地望著笑得在地上打滾的朝顏。Aix^ Eu7~Fq

Q9W([D&G+`'}Ee/G     朝顏笑了一會之後,像是歡迎心路一般伸開雙手。k9oj` PM-||

I7yCkpdp     「喂能力小偷……和我聯手如何?一起尋找《一線希望》吧……所在地的話那兩個人知道哦」 \~-`c Jz&Gi

H;{$wLx     「……?」0fSyq)`R
*?u lnIq
    「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任務失敗了……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神』大人告訴我的」
#ZI5y$r1~
^%B-h;P Y     朝顏似夢非夢地說道,心路不解地歪了歪頭。Z$fo q0S!{/|]*x,td
1i8Y:R~I3t4xA^W(Q
    薰和光一吸了口氣,難道是這樣嗎,顫抖了起來。GD-N4^.@T~.Pj
*|} ^9eH X%{
    難道,這個女人……。(H U.zEh7c

fY0l.n\I)}n P JR     「我告訴你吧——《一線希望》的持有者是篠塚阿露露。然後,一直將她的存在隱藏起來,讓我們這些能力者感受到無法拯救世界的痛苦的是——Shade,那邊那兩個人加入的組織!」
s6} Q\2{ .X jE y e5laA
    聽到朝顏的話,心路眼睛張開了,停住不動了。完全不動了。手指,甚至是頭髮,都沒有一絲動靜。
W7Wq4U ]o*Q @Hcd,v
    自稱為『神』的『引導者』擁有者告訴了朝顏自己能力的真正使用方法,當然也會和藤堂那時一樣,告知她阿露露的秘密。
X%n5@4W,z
J{:Dw.q8Cxz     (……糟了……!我是笨蛋啊!這種時候怎麼腦子不聽使喚了!)3LL.H J^5Gm

{t3VG-f*[&e(K'F2l2l}     思考被憤怒所充滿,正滿腦子想著如何能救出廣美時,才發現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摁住肩膀的薰一副「……為什麼?」的表情跪在了地上。
n&{ cg&q Y
xUXRV&H*L     「怎麼樣?有一種被背叛了的感覺吧?沒錯啊後悔吧。因為這些傢伙所在的Shade,以維持治安的名義大肆抓捕和殺害想要拯救世界的能力者們,實際上才是真正犯下了最大的滔天罪行呢!還有別人犯下這樣的罪惡嗎!?沒有了!我們極光的目的是要拯救世界!殲滅惡魔!和你的目的是一樣的能力小偷!」
N8FTG9l9if:DYs
yws&_Z^I'i m     「————」
UlF6ln}Y)HIW
%S6yV:h4L g7LX     心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默默地注視著朝顏。%u(Jn i%KO#@0`6t
d9K_|!A|+u ke
    朝顏興奮得滿臉發熱地說著極光的信仰,向心路伸出了手。
m]TjO9?V
c6rBh ~uzr$AN     「那麼……一起打倒世界的敵人吧。然後,發動《一線希望》,一起成為救世主——」
xAq+~T J
H |n@(?b4T#I-Q c     這時。+E{(gw*p*Nz@
)O)h f-F.qa(Y
    朝顏的話被打斷了。 wP?*v}}U
E4hRgl"?2G
    「形態轉換——《突破王》」6EQ m^ @'?So
mB6r.O a*[ Z5{
    朝顏最後見到的,是一瞬間的閃光。心路被染紅的眼睛。
%h9_'MB)lo[,@s
a l,d,w qM8P ruO     然後,從手臂裡放出的,是如樁子一般發光的光柱。
#R`[j_8N] Ve
9{2f%~({ ~P Ck ~     一瞬間,只是一瞬間,石崎朝顏從右肩到胸部,被光柱打飛到遠方去了。Qk~/I~V]Ry#c5S

N0]j KS ^3l5qJ4ci     與此同時,淺野廣美的——側腹的肋骨被挖了出來。*d.BFxd6aE

$t`J$E.t'Q     貫穿廣美和朝顏的光柱穿過走廊的牆壁,打破教室窗戶,消失在天空中。
L0sI,q"y M`g9G"S)~W x-D#q
    「吧——噗……啊……為什……麼」
(]A uDFol s2a P$f5v'K
    朝顏的右半身幾乎全部消失,倒在地板上。廣美也毫無聲響地倒了下去。
TUp:sPM X SD#j,|[V#j
    其他被操縱的學生也因為朝顏的咒縛被解開,一下子都失去了意識。
uw Q;k g$a|-_|
(?|+A%?!T4X'[PwTJ     「佐、佐藤……」#o!XM0@Y

's!C)B)Ov&G+[&X'l     薰回過神來,將手搭在光一肩上。
,x;}1u:O%c Hr]%b!Q*J$o&T
    光一只是呆呆地站著,注視著倒下去的廣美。
"h0Otf/JBmXM;t-A BP/_Dw#A#x
    重要的青梅竹馬失去了。無可替代的日常生活也失去了。頭腦中廣美的身影一閃而過。冷冽的聲音,蓬鬆的眼睛,還有擔心地窺視自己臉頰時的姿態。感覺就像全部都在手上凋零了一般,光一幾乎要失去意識了。+f ]CL!vVr$W;E U8LJ b
HZJ!X/~:Ew*z
    我沒法保護她……這句話浮現出來的瞬間,光一眼裡流下了淚水。 o,Z"A+fZ |

#T#u!e9T"kd,Q     「振作點啊笨蛋!不是還沒死嗎!那個女人還活著!」
vrR$~\){,u? $iy YeT!\._ T [
    看不下去的薰痛苦地向光一的臉歐去。不是用手掌,是用拳頭打的。
1RiED'b {bh"C 2KNt3['QP
    光一一邊被毆打著,一邊看著薰的臉。g eD9?E@*f-K[;U(s
}0A0` Z#f)}0e)a)a c
    她的眼神和表情都發出強烈的意志。堅強的意志。任何事情都不能動搖的,守護他人的決心。
FKfL*T.Gz| ;E8c_PW1a7a
    為什麼這個女人會那麼堅強呢……被痛揍的光一對薰的強悍感到不可思議。1S`q.Q6r,s*Ju
&t CuL F/lB~.w
    「……嗚」SS8i%j,x:H*g

h!?/AvhH H'I     「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啊太難看了!你要是想從付燒刃畢業的話,就不能那麼輕易地放棄啊!不是要拯救世界和阿露露嗎?不是要成為帥氣的英雄嗎?」
XM)d&X9dgb3G$`
3mR6Q5],Fko&Gb     「咕……嗚嗚」Uu0m2X3c,Q

'L+C'`fa Y2C     「這種程度就繳槍的話……你只是個普通的中二病患者而已啊!」IRiQ3n3l"k
D{:k-P'_A`.jS
    薰斥責的聲音終於傳達到了光一耳中。:M8oX~R#q4QIP F#K

:tV$U9M a3GRkW     正如薰所說……還沒完全結束呢。不,甚至還沒開始呢。肯定會成為真正的英雄的。我已經發誓要實現理想了。M:`W;l&f3xCM
Z5B;E$z'c
    要守護重要的人,這話刻在了心裡。;Z;}-O k Y6U6Gn
6DFy$X#Cq
    (所以我要用這雙手……拯救一切……!為了成為理想的自己!)6[g5w K5j

o+nj6[C:AJ(qM     光一用制服的袖子擦乾眼淚,拿出手機和Shade本部聯絡。朝顏已經被打倒了,雨鶴來市的居民應該全部都被解放了吧。現在呼叫醫療班應該沒問題了。:V+Y#zO,Y\ M*Crv
5b(L uNL
    這期間,將朝顏貫穿的心路,目光移到了優的身上。w!g|2zI z
KXDMH
    「優,入侵那兩個人的手機。將通話記錄、郵件,全部調查一遍」U9S pX&F^M
-V+Je#P Ji6U L
    「明白,請等待兩秒……有了。《一線希望》持有者在體育館倉庫裡」
d$f_ _+U0Z
2x)]C"[W:G)XM     「你去吧。要活捉篠塚阿露露」;UK5o1Sq
jz ?/r2zE
    「……心路大人呢?」
"`h/Y)\(dE_yd GAu`i
    「Shade的增援部隊正往這邊過來吧。以防萬一,我在這裡擋住他們。這兩個人也——由我來殺掉」1Y v8[.p8rg(qS7w0~
lO_;C(PB#YsR
    看到這麼說著的心路,優的聲音中不帶任何驚訝的感情。
yCs @mA_k,a
$A*|(I J `6@Yc     「那……那個……心路大人……的臉」+T9E7] tltNq

-c.NY._A5ms     「什麼事?快去吧」/z GW#e;? F

je!h)?tlI     「……。是,我會活捉《一線希望》的」
9e Fw-D&k4KQ 2_L^uR2nr\'? X
    優服從心路的命令,立刻向體育倉庫跑去。CE YMn7P9^vHp
SS@{F'|3y1[ C
    心路目送優的背影離去後,將目光移到跪在地上的光一身上。
dO.du1_
hR2B)a @t     另一方面,光一和Shade聯絡結束,將手搭在薰的肩上。
G.l Z,E2kA j
*uzd@JU1^     「薰,你去追澄波。有《矛盾騎士》的話應該比我要更快到吧。傷……不要緊吧?」
| q cR!z1X.z!?A Lk gO2R5Nd
    「我沒問題……你怎麼辦啊」
#Lj H)rz7`F$Zr7x p7o L:[a d,f d:C&i
    「我來……拖住……這傢伙」 wi.U!Prc+vnB"W
sn0H8b3RI
    這麼說著,光一撐著地板站了起來。i'E+j McD$D^

*M!C:U0UN/fx7_o"K;K     薰正想怒吼說你這樣太勉強了。但看到光一站起來的樣子,又將衝口而出的話吞回了肚子裡。'Y7lK Bv6e4n?8~

,z T5[YG     現在站在這裡的真是那個佐藤光一嗎,薰有了這樣的疑問。平常只是耍帥,不停說些奇怪臺詞、只會妄想的笨蛋到哪裡去了呢。x y%` J-M-Q
/fa9J(DOf4v~,}'c"Zm
    薰雖然對光一仍有一絲不安,但卻改變了想法。,t#m?1A0LZ
%g h {(U vB
    這個男人將上級能力者藤堂凪打倒了。:v3RI$W1\.]wW}

b_0v O%vC;R)b J     莫非……。_%C~hTm ?N
~M i LA0xrV$\X:a t t
    頭腦中浮現出這樣的想法。確實正如光一所說,去體育倉庫的話是薰比較快。即便能拖住能力小偷的話,薰一個人也能拖住能力不是戰鬥專用的優的。3p7g+F"iX-R P.G^f

&I-k!F)Qtf,|7d     要守護阿露露的話,就應該照著光一的話去做。
!L I"w} ]o
*cH1^[q}     「…………我明白了。很快就回來了,要振作點哦付燒刃!」*SpeE_0k8X-l

R P)o-zd8Lr-H t     薰下定決心,發動了《矛盾騎士》。h!G\@it*Nqvg |
q%I.~3i Hn%af
    然後一隻腳登上四樓的窗戶,再次向心路的方向望去。rB k1\L o:D C5F.|8p
(]qp%nY&x5m
    非常厭惡地斜視著心路的臉。
{5F }8Z1w}1Ed
} JSW T-S\f     心裡暗道,
$xw2S3w*K H8\eF2Z0JP}
    (不要輸了哦,光一)
t'Dz qr
OMX/CB.?     薰單叫光一的名字激勵他,從窗口跳了出去。
h%`"b-N n
!YR%Ai,wX     「——不會讓你跑了」+C U)Q-eJ!c6x5Y%\b

"_8_!S7S^e^{+J+a     心路也立刻動了起來。正要用腳上的彈簧跳起來,追上跳下去的薰。ec8hT~Q

#mc y1w(D7i     可是,1{)E? {I\3lM/Xr%q

d _1uWgBqo     「別無視我啊——笨蛋!」
0B'E/G8JHv$a:Bm
m'a@8I H$gZ N` S     奇襲。緊緊握住的拳頭,將將從心路的臉上掠過。
*a5~:i}$o&a5wN
3h;WnjdP0T)j     心路停住了腳步,望向奇襲者。p1R)c1WV D!`?!a f0t

,d#d5cP] n     但站在那裡的,已經不是剛才的光一了。
K/gj @b4N5N COo6c
y~\ im     澄波優在樓梯上跳著往下跑,在華麗的著地之後順勢直奔一樓而去。一邊小心地踩著倒下去的學生和教員不要跌倒了,一邊向體育倉庫跑去。
1j2MzGX r-tf%^[ &_s|+[k D+E
    她的眼神裡已經沒有迷茫了。Shade的行為已經完全背叛了他們。恣意玩弄著心路,明知他的目的還要隱瞞《一線希望》的存在。Mf ` sA_

9\yE]1[~'C     受到那樣的背叛,優也無法沉默下去了。/Mdq9Hk

(l4L C/~pRh'G     「…………心路大人沒想到會擺出那樣的表情」
Yu[b_X_ lg A q$gY(c$S
    優帶著複雜的思緒回想起剛才的對話。%Sm5S*^#AJ.C4[0H

_6q:q^M3G*MoA     那個時候,命令優的心路的臉……確實是被憤怒扭曲了。《贗作工房》的對立面是後付形式的,所以現在心路並不是完全沒有感情。還微微地殘留著一點人類的道德和倫理觀。
6d T2f knu(M
]M/Z$F.w{     可是,真的只剩那麼一點點了。
R*G.P0n(Yv&C 4L nGK#~.i
    儘管如此,那時的心路確實是憤怒了。
2R`]CoCW*P
Y`"M N}     憤怒讓臉龐歪曲了。
2Bh,}*j`.v:D2F Q '{$V.p/v/Q7XUZ,l
    「…………」
\lwY!jh
}y_RIdYs*L+i     優對此是喜憂參半。自己到底該怎麼辦?心路又該何去何從?
2l#N gJ6]E
g'mT0]%t     在不斷地疑問聲中,優望瞭望周圍,已經到達電梯口了。*sx;wc%?6`4r Xu

.oF)p*J2A     穿過鞋櫃,走到外面去。6Y7z#K6|5Xd5D-X(@P

i7X\&y~8Z L]7k;Lj w     體育館在電梯口前的教工用停車場稍微往前一點。
8R3uQ_/Y
d'Z!k/j9_;zf     不快點的話……。)L)vCg7HN _
,]B ci J)`
    優再次跑了起來,就在這時。
#psj k(c K/|#br2vB
    在「嘣!」的重擊聲中,眼前有什麼東西降了下來。
1eGFb*C e8m
hD"CQ u3r     那是,身著甲胄的美麗女騎士和——
/qB yj u(C0X
%s(I9w(MB k P pgX     「不愧是優等生,和我不同,速度很快呢」#VT|1hds2[?3~G,X

S \?rW`z     ——坐在她的肩膀上,Shade最強的間宮薰。,YuOc5B
w;Z5A {kVx7ofBD
    優停住腳步和薰對峙。
tj[7v cn,[$bgB$a
-]b!o@lM'ji     「請讓開,我不會再對你們手下留情了」
]9H2^0h$uy7a;q ~B0g Q#W9j
    在充滿幹勁的優面前,坐在《矛盾騎士》肩上的薰一副很麻煩的樣子撓了撓頭。({6mn2}~7{

9b3eCD`)l     「啊—,怎麼說呢。雖然開始就有這種預感,不過還真成了這樣呢,我們」
"E4ta-T/q7EJ#\ )ARc&M)j4BD
    「過於在意料之中反倒有點失望?」6l"_8B)jQ9M9E:jc
ce3b1S.U,Z:LP
    「嘛。說實話,我對你的一心一意倒是不討厭,只是覺得有點遺憾而已」+?%^A"j[R*`W(k3o

S A8Cv [t     「……那還真是謝謝了。單是你是Shade隊員這一點就讓我非常討厭了」
,b"Q-AW/p7o1o*fH,o"U#]
y T{l,O     「是嗎。嘛,也是啊。沒辦法呢」
9`#L_S;H
C JT EMH     兩人向前踏出一步,擺好戰鬥的架勢。
&J[V%D.e4ny-N3A Y%Dv HAQ F]
    感受著空氣的顫抖,靜靜地讓精神集中起來。兩人都已經完全沒有退讓的意思了。雙方都已經把對方當做了敵人,準備開打。wU*B_5G-Ah%E

)Z%h)o7w%k-w"K     「一開始我想給你個忠告,好嗎?」&?"BQ.bu!N5EY w
|"r(t-BNN*M1D
    「是遺言嗎?說吧,在你死之前我都會記得的」
v`tx~!x(L
5C9oO7m;PmhT7\3R     薰隱藏在劉海裡的眼睛閃耀著光芒,說道。優那沒有表情的臉上也隱含著如鉤爪般的殺意。9v?H+~:{4K7mL9~
:t0rD:gp!nt)F
    「死了也不要恨我哦——我現在可是非常生氣啊!」
.lS+MU{8m
&f0~6AI8]]     「真巧——我也是哦」
9_sS$Mjw8N?,[b 7\A r7mD P9EeW+o
    戰鬥開始的鐘聲敲響了。,QTtl%Zx!f7|AVc

7c(j,In)d/_XN-u     先動的是薰。本以為她會把地面打裂的,沒想到騎士的劍一瞬間便來到優的面前。
&l-Efi/zM#U_
]b o G l@(PN*C     優躲開了薰的攻擊,在停車場裡翻滾了一圈又站了起來。2xvA Uc p8HS
iV}Q&T!\&L
    「肉身躲開很了不起啊!優等生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ok?E\ GR bUf7W6P(AEc
    「受到稱讚真是光榮啊。還記得嗎?我的能力不是戰鬥用的,那只是針對在校內的情況而言。這裡是校外」'B1Y2zX:G2El
MvU!?c:jon
    「哈!那又怎麼樣」
`Lb0mU\ }-re-lS*[7~$g%^G
    「那麼,讓你見識一下吧。請仔細欣賞」
BO}4W xG^1Y $Qq8Q.u*B'T)Mk
    趁著薰嘲笑的時候,優閉上了眼睛。
[u6m'o:M^d 2j}0@d#|9?6C!ow
    緊接著,停車場裡的車一起響起了引擎的轟隆聲。
p\%e(N!OgX p8Q-O| c n*t Jp+[%_
    「!?」 K#od@&F'A~
{ Fvz)o!^3Qvt
    注意到異變的薰回過頭來,停在停車場裡無人駕駛的車輛卻逕自動了起來,以飛快的速度向這邊沖過來。
r.J'X.w d9iw
Xg-dgD$}wx     「咕——回避!」
;N_,P{0L
,d\u1~^-A9a     薰一邊向騎士下達命令,一邊向上跳躍。此時正下方有兩輛小轎車撞在一起,爆炸了。
\}5b @)o.o Q
^Q,{ Y6y$pCQ     騎士一邊用盾放住爆炸掀起的熱風一邊著地。薰被車的殘骸裡冒出的煙嗆得不停咳嗽。[3G]+QOPL6u

.U2zjk]D9h/n     「這就是我的涅莫西斯——《機械王》的力量」
q&z]2s*fYp;H_r 6d:TSxk7y
    「咳、咳……哼,操縱機器的能力嗎?而且還是遠距離操縱,雖然很老土,但是很難應付呢」
U.q/h/U,O\/t :Dk;c.s5| B&IRV
    薰推測道。夜間巡邏的時候將Shade專用的無線電破壞的,或許就是這個女人的涅莫西斯。如果她是想從犯罪者身上聽到關於《一線希望》的相關情報,那麼破壞無線電,就是為了防止被Shade搶先從而失去獲得情報的機會嗎。
tdUW0yF-e 6i A [7r@_|g7S]v G
    剛才從手機裡調查兔乃的郵件內容也是……。$Yx3P&gh&i&r#mg'^1x
eJeQZ%x
    「請不要誤會,我的力量可不僅僅如此而已」N@t'N3e:t/s{3H,N h
2S!Spy C5o+_
    優無畏地宣告道,把手放在旁邊的車子上。
?7F1w&So"hQq/T )i,d2rm-eq/H
    然後,車子不知怎的自行分解了。
0Vd+?1bo M eh2{F*KeKv
    接著被拆得支離破碎的部分在優的左手手臂附近漂浮,再集結、結合、重構。
eS/L d YY?M3b j
eSI*w _ g.h     眼看著車子就在眼前形態發生了變化,變成了科幻小說裡出現的那種巨大的大炮。大炮似乎和優的手臂同化了……總覺得,形狀太奇怪了。[9Xxz5W7k

.q_ lb2U0XF     「嗚哇……你是鐵男嗎」(譯注:『鐵男』是日本導演塚本晉也執導的恐怖電影,描述的是人與機器鬥爭的故事)J X PX]!pZftr
,zEv/tye8YW4~@
    「什麼意思」
$m7Y?p A\ Fd3k
L*A ^2} o(x PC     「這是什麼原理啊」4mllS$PI

,aV+Y RzS~     「涅莫西斯——不可能有什麼原理吧」/FX(`)q8Y Qo
4e"KK0Jrln
    優把炮口對準了薰。
6B$drLr#L#o:nV,O
a9l-f!nq&d~*R w     大炮響起了如引擎般的能量填充聲,周圍的溫度也急劇上升。
yqH+kkB'E.DD'ZT
g QP)N#b1g_     「果然……!」
Tvo$DY 4{}i&g-e}luR
    那個右臂似乎真的是大炮。儘管不知會出現什麼,但為以防萬一先把盾架好了。《矛盾騎士》的特點是絕對防禦。騎士只要在薰的附近,就能把所有的攻擊防禦下來。儘管攻擊力度不好控制,但防禦方面可是滴水不漏。X@ U(q6S,h2N

k!Ry3Ft9~.W'P?)a     「放馬過來吧!」/xKi'b:].Q{v/k
C0~"D9`je)V p
    「是嗎?那麼——」
rey `@N
d:r3zn$~'h.k     伴隨著高揚的填充聲,炮口似乎有什麼要發射出來了。Ax"FIOg;Bzm

C Y ^&u)RL)gs     可是——優的目的並不是炮擊。C,N R+Q&q2z vQ

H'ub v3o     緊接著薰感覺到還有兩個巨大的引擎聲。)V5sQ5S LD7N
8o~g bZ
    左右兩邊有兩輛汽車向著薰沖了過來。AX5{a0@'N3_h2} Mn

/}Yt{0C3lTw     當然,《矛盾騎士》自動動起來,用手上的劍和盾將車粉碎了。 E9p3c&ux.J t

Py|w|t     「耍小聰明是沒用的!」
+ei h'_1z9a%g9I {-Q'w(DP;T
    從容也只是一瞬間而已。
V j MO'Q!gM1U6a Co7I!j e GS#Y7S }#j+X
    「啊、啦?」
u/c'r*{!q)j2O [0X3gQ;~7U bb)u
    薰感到有點奇怪向騎士望去,劍和盾插進車的部件裡被纏住了。就像是蛇一樣連了起來,騎士的自由被限制住了。)GQa'pl XA Y PQD%|

*FL'V.ID     「嗚哇可惡!這是什麼!」
kIg+dd3uI
}"jt^1B-`z     「騎士要是動不了的話就不可能進行防禦了……你的涅莫西斯雖然很優秀,但封住了行動力就是我的天下了!」
jI(SLzcB
&W Dmz%T     準備好的大炮口發出耀眼的光芒。 WMf~GWF0g

CDy"^U     我贏了!優的叫聲伴隨是緊接著的爆炸音消失了。
q/g*{(|$UDni:w
uG Z,MV;[     炮口發出的是猛烈的爆炎。一開始車子的汽油流了出來,緊接著內部引擎的失控引發了火焰,做出近似火焰發射的效果。)~#g&FU&J|

A$\ B-q1H5[Ym-Z~j     爆炎將騎士和薰包圍了,緊接著撞在一起的兩輛車子也著火,引發了大爆炸。
$WZ6T xa#d$ps.F 3MG:jJV9aFiw Y"I
    「結束了……」
$s(E.WQC %A8z]8Xggw Vcs
    優放下大炮,一個人在熊熊燃燒的停車場裡低語道。[/n cfp4v[;s o j
,K/Q$iD)JQ1a}0D
    看來似乎在Shade增援部隊到來之前解決了。把最有威脅的間宮薰結果了的話,能力小偷就再沒有對手了。&b%@(|)d u5P

]#G2h9nx1M$Ea-uH     優背過身,準備離開了停車場。
kAWQV(u .| Bn&vl
    「間宮同學……雖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但我對你其實並不討厭」
4ES9uK{+aH6z
:M}%_gfgMT     離去之際,優靜靜地說道。'?rVWj|5T5y8F
'jgOB8e
    優也覺得自己做著無用的事情。
4L P+g|nO\:Ii
T?:cz9Rw/h     世界上已經再沒有能聽自己說話的人了……。8{{MC'Ed%BM
{fa4s [qYb
    「啊啦,那就是兩情相悅啊,好高興」
wvVM[1y,^:Z2? x a\3Xrtx1PP ~p
    「——!?」
,g.\-~]R
9| ?%Vx;b+I6|5V     優猛地回過頭來,看到了意想不到的光景。bL e lD-y:klC7b!P

b!W@};jt\}z     在仍然熊熊燃燒的停車場中心。
d;z$o4d$k` q9xC(x._ @p'm'z
    在車的殘骸和濃煙之中,有兩個身影。t5k[6g!_ `

:}oT4RHK6E2GT     「怎麼會……不可能……」eV"{k/Ys,r\7w

q)|:Y/qI8g"`t ab     「雖然有點害怕,不過這點程度呢」t8{b(mL.B

i o_~!i2C4x     「我的攻擊……沒有破綻的……!」
p mu8ql(g \X
/f ?!W{Mo+}     「是啊。沒有破綻啊。但是,我的《矛盾騎士》更加完美」 F \\Tk

6|(}6O+p2xnu4V~{pm     優失算了。Shade最強、絕對防禦和一擊必殺。這種程度是她完全無法理解的。
w z*Qi-G
%Db y(|.D,ZB d     涅莫西斯的強弱受到精神力的影響,這是常識。
9r*T*d1cDP&cz
?:i2Q2{~cAJ     那麼,為什麼《矛盾騎士》會那麼強呢。為什麼能做到絕對防禦呢。
6P d Vd/A2x B{3_R-v&F O!|
    非常簡單。這個少女……間宮薰的精神超乎尋常地強韌。毫不動搖的心,鬥爭的本能,不服輸的意志。絕對防禦,就是指防禦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一次被打穿過。如果薰的精神崩潰了的話,那就不能成為絕對了。可是,《矛盾騎士》感受到薰防禦、戰鬥的強烈願望,盾能巨大化,劍也能化為槍,必要時可以張開防護網,所有的願望都能實現。'`Q9pW2`@5Py%{
o&tNLV$H
    沒錯,只要薰的心沒有屈服,《矛盾騎士》——就是無敵的。
.zivZMTc].?
vx's*T3y0L     「《矛盾騎士》,不能殺生哦。要是殺生的話那傢伙會生氣的。但是……」
` f.TY5Iz
_wv%MbW#b9@DJ     「……咕!」
'kxxy5@0x o#?n
_~y/y{7`     「——在不致死的情況下,向對方致以痛苦的問候吧!」JI-b H3m8qG uT

5{"Iu#G%^#X     薰冰冷地命令道。騎士把劍擺好,刀鋒對準了澄波優。
(U;iatV#p6\B | .cO-?,C5@dE
    被逼入絕境的優失去了力量,望著天空。天空非常清澈,一片雲都沒有。"\%Rx#XL _4D)PY4v

6_l'a]4tK     (非常抱歉,心路大人……我,沒辦法實現您的願望了)Y p{ w#u8~cE
a$S*V1f3]i
    儘管帶著遺憾和悲傷,優的心中卻感到滿足了。既不是因為輸給薰,也不是因為進行了一場精彩的戰鬥。
;t-]$k-Z.@]"o,mR7V
U4|fl6R     優是對無法發動《一線希望》,無法拯救心路的姐姐而感到滿足。讓她感到安心的,是心路的願望被斷絕了。%H O*I:Vt*w

!M!dmY-]t     怎麼可以呢。對於安下心來的自己感到可恥、悲痛、不可原諒,她咬緊了嘴唇。
)C;Y-DNp/g-` ~0~5B9Q` P xN
    (心路大人……?我希望……留住的不是你的記憶……而是你的心)a+lIjH6[*amE^9e5@

L*SpG?     無法實現的願望。可是卻是最切實、強烈、醜陋、矮小而虛幻的願望。 k.i7t$o%u&W
j+_smc5c | l
    最後,她在心中祈禱心路平安無事。![-b DpUg'y-S
SO{E$Q
    然後——NRx,se3t

o"HOIDZC9} pz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v%_NP*GYGR
R9Y^"Lp l"\&C@2Mn)f     至少為了履行自己的責任,實現自己的意志,開始最後的戰鬥。 O/^j9\7Puuj}

Fzt8c#V w%gM     面對優悲傷的咆哮,薰輕輕歎了口氣。%k!F5F,`Z#zgxOsmT

fxJlw     「果然……我沒辦法討厭你」
&? l/w g4F1V
L!N}(w B} P]     薰浮現似乎是高興的苦笑,也向著她跑過去。
F*n$C"v1h
%i)E]+{6c     為了向澄波優的單相思,致以最真摯的敬意……。
f0r] qhx5X
OY![2RDw0|`BQ     ——就這樣,擁有《矛盾騎士》的間宮薰,與擁有《機械王》的澄波優之間的戰鬥,以前者的勝利告終。

- TiRaFiouS - 2012-9-19 21:24

第二卷 Last battle 所以我很不爽你
Z\ wA?$w     時間倒流到幾分鐘之前,薰追擊優而去之後。
.y'L Zz Jx,A(}R
dZ#N|e5DB     在第二校舍四樓,光一和心路面對面站著。
K%`0\']%r Y'aE,un1C (Z.u(C*S"i~+C
    「……怎麼了,不攻過來嗎」
UGg Fn)i X5L{
O.k#?U!A uO|p     先說話的是心路一方。他會主動跟人說話是相當罕見的,如果優在現場的話,說不定會吃驚得叫出聲來。5w{5j ~1K

4R8a:J k+_6oxn9k:^,I     他樣子的奇怪之處還不僅僅於此。
2w/z$?!I%x"qmB0Kc 6Zwn9De6Xb
    感情稀薄的心路平常要藉由模仿某人,做出適合那個場面的表情。在學校裡秋雨心路這個人格,就是根據過去記憶中,自己還有感情的時候,成長起來之後的樣子,加以模仿、構築起來的。只有這樣,他才能做到『普通』。
*I:d(? Fy c| MLP&_x e
    但是,現在不同。
0jj)I1m| |6RRk
]Y%IB@$Xr_8u7?     現在他的臉上,似乎是將心裡那僅剩的東西燃燒之後做成的。-?;?*}*@,S}-K
GwST3|$Mv
    要說的話就是——憤怒。
M/}HY8no|1L!X"{
Q0Z:c\2HN+d wK'L     心路的臉上微微被憤怒扭曲了。
.l/@ p$Q8q e |:PNXT7D
    「我……很感謝你們。你們告訴我……我的體內還有這種感情。通過這點,我現在連『高興』的感情都能做出來了。真是讓人吃驚的事」D!w#D!M/i A

,L+v C yT D5m`L(V     「…………」2sk.?(_G

)r({*I _`rl+h     「這種感覺有多久不曾有了呢。真讓人懷念啊……連懷念的感覺也能感受到了」
0]*W!eLz1mck
^Y:AdZ)j0Y     心路把手按在胸口上,第一次為自己能窺視到自己的感情而顫抖。,q.Bc9e V+t

y5ggWo!S     相對地,光一低下頭,沉默了。
+v8H/v fb5{ h }8@ AhX[$Y| }.M
    「那種表情也做得出來吧」
/`vF [T*]N
A$Qn*u!iW     「什麼表情?」
c!TTup_i 2N ^v d]7X
    「你這傢伙的表情……不是很罕有地在高興著嗎」~'|9O,V#N7Wy1k$c]
?%^PHb#Kk
    光一的劉海間透出尖銳的目光,對心路說道。E mCD1|L]
$`#BN V6[F+n;F
    心路歪了歪頭,然後「啊」地點了點頭。
|uF0aZ;gBR
'l2Dz-Jm     「是這樣啊……我現在,正在笑……真高興」
gWw4D(CLp D K@iu:p.PVe D
    「是嗎,有什麼好高興的」
(^kr%J!r%@!l |@ l
r)e Xr M     「我啊……對現在就可以殺了你,感到非常高興」H-p0iFBDu

5\ {({q%I:KK     「哎,真讓人吃驚,我也是同感啊。我也對能痛揍你一頓感到異常期待呢」
H/Br[*AU[ X@'i T {
    稍微扭曲的微笑,以及閃爍著鬥志的眼瞳相互碰撞,就要迸濺開來了。l@3^ W7u%g7e'B
8e+W^3F6~mdS
    氣氛豈止是緊張,簡直像是要將對方完全否定一般,噗嚕噗嚕地沸騰了起來。$L]+R(Y}
vWh4l }WOv
    相互間的距離是五米。.E(N7CPFc H Y
'k+qA&H1I
    「那麼,開始吧。效率什麼的不用管了。我要以我的憤怒,將一直背叛我的Shade肅清」
5t,KY2g4j3` ^_ GL{
-[{)?HJ't G     「正合我意。我要拼盡全力,為了拯救阿露露和世界,保護所有重要的事物而戰鬥」8v,ffhq&]i:|
J1w vPi#A"_pN~_
    「然後,為了拯救姐姐,發動『一線希望』」kG$?*X \-xG5[

9?{Vt4dl8[     「然後,迎來大家一起歡笑的大團圓結局」
v d8Z FR"F
A u+X8]3Fr mz8Q     「但是在此之前——」
SFUd~9f|6r
5Keth5muj,BA#B     「但是在此之前——」
&E%b;K\ LS P
YKkx}7X;Z+_X     兩份相反的鬥志,一瞬間綻放光芒,激烈地衝突著。6SD d/p}rw'Oe9L/a
"_dG8a4L Y4F
    光一和心路的身體都被鬥志包圍著,現在,1`']"NT-x
+bZy6]A(s7k!w~
    「——由我的『贗作工房』,將你殲滅」$Z/w0Wh7W2I${$w(nc(r#M
"K_Q\io5?0@
    「——用我的『付燒刃』,將你痛揍一頓」}/d6iQ[]!y|

VLy"`U%N     ——正版和冒牌之間的戰鬥,就此開始。sVcgZ"q^
:\4?XJ4{\ Zw
    話雖如此……。%}D,e}JmJ0_

h9? Z Id!dAD;?D     「可惡!耍帥之後也就這副醜樣嗎!那傢伙真是怪物啊!」
#]q ^d EH8V d6iM3t jCSg'a
    當然,冒牌的一方既無力量也無計謀。沒有那種和藤堂對戰時思考策略的時間,本來自己的頭腦也不好。光一的成績能維持在中上水準,也只是因為他的押寶能力異常地高超而已。
:`0_+om5R7x? ;?0]"tp3?7nr4_/m'E
    在光一背後的教室已經被吹飛了。順帶一提,光一在第四校舍的二樓。因為在第二校舍裡戰鬥會連累到廣美和其他學生,所以光一全速向社團教室和特殊教室集中的第四校舍逃去。(s'O'Ia#hP KM NAA

3V8A3U2V M:V q     只是,因為來這裡沿途的教室都被吹飛了,也不能斷言沒有任何犧牲者。
4Cg"A:{8{6Ah'zF`
v4CIa*A*z     「現在也是在不斷逃跑啊……排場擺得挺好的,但沒有作戰方法的話就沒辦法打了」
hk6O4lEF1T| k8g"_2Q r6N#udb0z%j
    光一下了一層樓,儘量向著有障礙物的地方跑去。儘管心裡早已清楚即使這樣做,在能力小偷的力量面前也是無力的,但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雖然進了教室,在看不到心路的時候覺得好像離得很遠了,但實際上一直沒有拋開對方。
PZ~N`T3Hc &a2P%Fdm'Z
    老實說,雖然很害怕往後望去,也要稍微確認一下後面。-Nl9^;`}]#zv4\
xB6Vi%N5Ra+O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a)x![d5u!B\ pvyH m-ZL
    「…………」
G3B]}:e-t
a A2L.|~C     看不見了。椅子桌子牆壁之類的一大堆東西都被吹飛了,感覺就像是被龍捲風追著一樣。
!\0U8zZ^;n
[ELZ MO     位於中心的是心路,光一被猶如被『終〇者2』裡的液態金屬人巴里追殺的恐怖籠罩著。
T9| uKw*gT"O7R ow.zs2m
    「這樣子不是辦法!來試試吧——《付燒刃》!」(P4}3w1Gw|6rE
@'X8{X]
    劣化複製能力發動。複製的對象是心路正用得很好的《超越者》。也就是能將自己的身體增強二十倍的能力。身體的強度增強二十倍,攻擊速度增加二十倍,威力增強二十倍。其他各種身體能力都能增強。但是條件是只能選擇其中的三種增強。"p\%P;W7i,kZ;Sm s

8hzP!B@5q h H     「《超越者》——發動!」VI qQ T!s
'bD|;|}#m\5w
    感覺這能力會很厲害,光一向心路伸出了拳頭。-b]-] R^

I4X$D'kkcSMj     可是,不知為什麼,
xz-eVb:p
dT*v _hd;~     「啊,啊啦,身體……」/Nf'w"c9jo j
x|y-mfB
    動不了。一點也動不了。用盡力氣總算是移動了兩釐米,但其他事就什麼也做不到了。
{i[oLPH,ey j&gE*udi.c?v
    這就是二十倍?哪裡有二十倍呢。$j}5yx {
%_B z j:_a0I!x
    ……什麼東西增強了二十倍呢。8\L~ay9I U2k
)gF,k8o/XeP9pA+v
    「……————體重嗎!」
rWM.aFKu9q)A,?k &}~w&f:gop,a
    那不是完全沒意義嗎,光一感歎道。單單是體重增加二十倍的話,以現在光一的肌肉力量也應該能動的。具現化的只有「不能動」這個結果。光一的《付燒刃》可以選擇複製能力中的一個特性進行增強。當然增強的特性可以自己選擇,但是怎麼增強必須依靠經驗、推測、和強烈的印象。而且,或許劣化複製品真正繼承的特點只有毫無用處這一點。
4l4mS-~ h2O-S^
G$G#dU;v     其實,現在光一的體重並不是二十倍而是十倍,可以選擇增加的性能還有一個。
F&dw.D ishH n2k)Pf2h K
    也就是說結果只是『體重』增加了十倍。儘管《付燒刃》如果發揮特性增強的能力的話可以讓其他的部分也增強,但增強的方法完全沒有印象,所以完全無意義。 O/j;@ US;}J D
'senT%P#["h;h
    「連我都覺得完全用不了!」
k wm&a-?b4d 5J T FxD:n \+Z {
    仔細一想即便這樣也是有用的,不過現在的情況下沒必要,於是解除了《超越者》"oG]Xo Y"F/k
gvrbAh
    一邊躲避追上來心路,一邊轉換到下一個能力。6zB x(J_-A
R i1dj!a$ok
    「接下來……嗯,《誘雷針》發動!」
AfLx7hz
'_0ksFUg.x+A'GO     宣言的同時,光一手中出現了十根細細的針。
#Y8B8qe/C3p4o1}
*E.q @z5M?"a     比原版要更小更細,但看起來還算不錯的針。*v,FO3V UQ

{%r7h+[C1w)e5y.Iu     這樣的話——!這麼想著,回頭便向心路的方向扔去。
Z)WO e~ ~+U(A!i%V
*Xv*~S&|0l H m8mY }     「接招吧——Running thunder Ikaros spe(以下略)」
*Sl'{C#G4@ s WiiY:C%L2H _(l:N
    放出去的針雖然沒有打中心路,卻刺入了眼前的地板。心路使出這招的時候,都會從針裡產生電擊。9\$ha(~3n6[e5so*?/X\

YZ%` {^ p_     所以,光一版的《誘雷針》也會發出這種違反常理的電擊!UB^*nC5T

3DM&qH%tFC     「…………。……?……——怎麼什麼也沒發生啊!搞點東西出來啊!」sP9t7F@B

&E z0t~W;H+K     就算心路穿過了針,針也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不停地震動而已。當然,這個光一版的《誘雷針》也是蘊含著特殊力量的,本人雖然不太清楚,不過似乎是相當便利的功能。
y{A9y*@3j G f4h?s;f'}ly Vm
    這個功能就是——接近的時候能讓手機信號接收得好一點。O)Nd\VC@
\"h)Y7@pAPz*t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用,不過也要果斷棄用!」
iYgk\s2A
T.mlcf{U     自暴自棄地一邊拼命奔跑一邊把能力解除掉。
bH2M9NrI
r.| wv-l#t)t     終於是沒氣了,穿過電腦社社團教室的時候,光一的腳被外套絆倒了。.b R@oV8Uld

$J-^5K'{L2AK:Ax/}BX     緊接著,間不容髮地,7I9tiN[~8H [0z

/K2Mi'^7]vIoS%A     「形態轉換——《至福千年》」
kJE4^*lUp
d)ND1K1Cif {b!{     從旁邊的教室傳來聲音。
+R1Q}Lbjs,xex
Z(C0fV go.b_dt     然後,教室之間的牆壁突然發出光亮,一道閃光貫穿了電腦社的教室。1WV:D)S,m;H

\"n C.W q w+fEm\^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YCY sj1a1W
Y*Q7e&^fN&WZ     光一急忙趴到桌子底下,閃光從上面穿了過去。光線結束之後,光一為瞭解情況抬起頭來……只見第四校舍的所有牆壁和教室都被貫穿了,一個巨大的洞一直連到外面。^V}4o([`@
B:~l9|1NO?
    簡直就像是巨大的高熱源兵器將學校貫通了一樣。}| R:XB0U ?b z

aY7J8W5g b;\ Z     「這、這是怎樣的威力啊……」
9|*CHJT)^ %F~)na3p.Td
    儘管光一臉色蒼白,還是要感謝上蒼讓自己平安無事。因為沒有看見使用能力瞬間的樣子,所以這個涅莫西斯沒辦法複製。
K*zE,_kxH!^y{ 0@*JM)t A.Y"w@0RL4o'L
    光一從瓦礫中爬起來,總算是站直了身子。
*z }8G-b#NY*T1Jkb"[ 7tE c's*[{ ~8y8]Y
    可是,貫穿牆壁的另一邊……濃煙四起的隔壁教室的中心,站著正冷冷地確認時間的心路。:C`,B|n'?+lX

2\ V}_SpF D%_X     「離增援到達大概還有十分鐘……看來沒必要花上十分鐘啊。你的涅莫西斯好像跟我的《贗作工房》很像,不過……原來如此,我知道為什麼你會用我的名號了——確實你就是我的翻版」v ZY;aD F"bi8D{G

.Zw8lh:r9aVY#]0W     聽到這話,光一恨恨地咬緊了牙關。可是一切正如心路所說的,完全無法反駁……。FT6p2? PS l'b$|

r`,`x@q"\     看到光一悔恨的樣子,心路肩膀抖動著笑了起來。q/[PG1j

wIp0t }S\0P,_+M'Y     「啊啊,太高興了。這就是高興嗎。我複製的能力因為《贗作工房》的對立面所以無法控制強弱……這麼好的感覺真是久違了」 T+\W|+PTX
X^P O.| FH$Bg
    對於靠精神力發揮作用的涅莫西斯,感情是一把雙刃劍。精神高揚的時候威力會增加,衰弱的時候則會急劇減小。但是心路的感情極為稀薄,沒有精神的波動。所以能力的威力幾乎是一個定量。不會太強,也不會太弱。
:H~x CbO
&VpfyV0l2s|@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心路因為被自己內心殘存的『憤怒』緊緊纏繞,涅莫西斯的能力得到了一點點的上升。 C0k^-c{U5bN B
m'tB#gO
    真的只是一點點而已。yH1P@&}"d)^}"n

5nr hx~     「用你的劣化複製品複製我的《贗作工房》是毫無價值。看你還很有自信,工房都準備好了,沒想到這麼讓人失望」Yx0R`7|i(Zb7Lm
7g qX|2J3]
    「……」5we_\*ZL$E l
(B+FICcD
    「那麼,接下來會出現怎樣的劣化品呢?真丟原版的臉啊」
[e$P+nr6MI0o#C z@Mo!nI h
    心路在瓦礫中慢慢走近,光一再次開始全速奔跑。 qZP*WSu$O@ wW
]!riD^ O~
    追趕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現在還只是遠距離向這邊放出涅莫西斯而已。]KP#o,x4q:Z
8Ci&Fwi0lE
    也就是說,
0In*a.j$LD*}
m6Gn3J+SlG[G$u     「在跟我耍花樣嗎!那個混蛋!」:S;c)Sx6S ?
1`2bu;D3A p
    心路大概是為久違地有了感情而感到高興。腦中肯定是在盡情吸收著闊別已久的腎上腺素和內啡肽吧。要是往常可能早就把光一連同學校一起打飛了。8z2~#BF#Yf#w

P!gt;r"l2j/@$zd     但是之所以沒這麼做,是因為他現在就跟跳入花田的心情,揮舞著刀槍的殺人魔一樣。
,O(Q M4n,?1`c E$ea V!_ Q i'T)l%H-PTv
    光一本來想往樓下跑,但被心路阻止了,只能往樓上跑去。
pd;r;}EDW|
!@s`wkM     終點是屋頂。已經快走投無路了。
w@Vy*_%q
-q&Toc"iyD     「可惡!想想辦法想想辦法!和那傢伙對抗讓那傢伙大吃一驚的辦法!把那傢伙打倒的辦法!想想辦法想想辦法想想辦法!」h~m@0Es

5yy/~$u:|0p p J:T7[     在走廊裡一邊抱頭一邊奔跑著,強迫自己一定要想出辦法。
`%v[_` @;O7],L 7z`T{S`!Wb5~4X
    可是即便冷靜下來,也沒辦法擺脫這種情況。無論多麼熟練地掌握劣化複製品的用法,對那個怪物也不會有什麼用。就算是想好可能出現的情況和出招的時機,在能力小偷面前也只有被恥笑的份。畢竟光一並不清楚心路手上還有什麼涅莫西斯沒使出來。
CQ+F-L r S7P{
1s6s S~l uQ(E|     如果沒有獲得敵人的情報的話,光一的《付燒刃》只是廢柴大便而已。q5|y;l:F6O Xb
e7o omA
    在心被絕望籠罩,即將屈服之時,光一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 va O-O*g6@
e4nn:L.s$y
    聲音是從窗外教員用停車場發出的。
?:osB;M[-?e
r R:eoj1M.{9Ic     「薰……已經贏了嗎?」 h7_@v6Dfp%x
Mhv6YP
    在熊熊燃燒的停車場中心,薰和《矛盾騎士》以絕對強者一樣屹立著。那身姿,猶如天下無雙的戰場英雄一般,映入光一的眼簾。
&upS1j!J$jJ iQIDRS
    啊……薰是那麼美麗,那麼堅強的嗎。OhoU@gX7x

)gM~;oMF#r d     這過於完美的身姿,讓光一一瞬間看呆了。
sy0U9]0SY
_9h.?'?"g3o     可是,在即將忘我失神之際,光一的腦袋中,
!L$[S*I!aam/Dn
7w \-_?!B!_g8}     ——有了一個非常大膽的設想。7V dn9Z_

j T"bw7W^S L%Z1vf     腦子裡突然出現了若干情報。
9g Va'?Lb/} E1[-@:r(HnnDZp
    複製、原版、劣化、最強、正版、冒牌、薰、《矛盾騎士》、手錶、時間、形態轉換。如瀑布般傾巢而出。g+h+K{.A

eqQt;~b&[Xp     整理好狀況,積累起來。即便是付燒刃也可以的,挺起胸膛。$yRZ5D w
8L\ KHQ O
    最強對最弱。戰勝最強的方法。J/Q2s9K8r1ST1e
WX4|F4}^5?:O
    不,正因為是最弱,所以才能戰勝最強的方法。
F4H(?#VI(kq1Vq,rm
M \t,pW6`E%t-_     複製能力…………沒錯。
:@ y9["p-|
:K.Ey'k3h     有了……有了,薰! dXC??
o;bX-Dj EYao7O
    「啊……啊啊……!」
-I E)n9R!B z` W0it
C3Z`7_g?Fw     ——————靈光一閃!RZ'c1H y
+e1Msp@0deL
    光一睜開眼睛,注視著下面的薰。2K0}8LYK
:wL w| h
    「……是啊。是啊。是這樣啊……!啊薰!你是最棒的!」
W9S.b,hW7E
o8x+m3l$[9a8|4F-l,c     光一再次輕巧地跑了起來,拿出手機。
i+V*JfD/O7].J
q_.e ci#ykfx     用顫抖的手按下按鈕,把手機放到耳邊。
.my7}J p V!{SbNt &w)k:NA&J.r O
    『……佐藤?這邊、結束了哦』 e5Wr;L!F+m7{ E[-j

tr0dB!FMx     「啊幹得好!我看到了!你果然很厲害啊!」
?y5t8N!t d R%mJ2G
jrnuwa4ZJ     『當然……啦。剛才,司令打來電話。說三分鐘內就會到達……阿露露,已經,沒事了』
Y{-s |2R(g;K2_[ vj9\M:Cpp]$x
    「是嗎……!太好了!那傢伙現在正憤怒地追著我。時間上他也不可能再去抓阿露露了。我們贏了!」#@l S1P a&B
q-W'B)k Y4A3K
    『沒錯……不過,現在還沒結束。我現在也,會過,你那邊去』
p"Du2y'].J,t9I
o7f@X'p/hZ;Lm     現在聽到的薰的聲音,沒有了往常的霸氣,也沒有力氣了。
fY]\F(^!u D[ ~5V$@k&}1UA_1\A
    「你……肩上的傷」
6|#V*vbnR1V .q(L%iG"C-G5L
    『沒事……。比起這個你沒問題吧?還沒,死吧?沒關係,吧?』!D(UpN ^E0~

q)Bx]4IWV7^     現在也是一副要哭出來、非常擔心的聲音。
vwCj} P&g :qFv \0O&iw
    儘管覺得很高興,但也很讓人受不了啊……光一苦笑了。
#r^7T@:J $qTV4{ D2Zt
    「當然還活著。我怎麼可能會死呢?你以為我是誰啊。還是說,我連那種程度的對手——」Nb8^f a2a?8@6TbA
0W1hdf;sjx,`7s
    『——是嗎,你現在也和往常一樣。超—讓人火大的』2l$n[,X/mb:A e6m6KT
O*N@?rm_d
    雖然只是說俏皮話,不過感覺薰稍微精神了一點。光一收起耍帥的表情,進入正題。
U4g7U1NUT YN{2}
DGj!b E~     「對不起,雖然知道你很辛苦——能助我一臂之力嗎」
!p:Y7fD,Cb$DY(P
sbD;M?8`&O%D     『…………』
/\"h i{5f*\ \6e f G}:c
    「我終於想到了,將那傢伙打飛的方法」
0d/f#`s4]| \n x
] X X4G5x a     光一充滿自信地說道,薰稍微沉默了一下,
/g1~&Pgc'qw RZ0K5R(Nxi
    『……去哪裡?』
7ZgS0?:[ ^3|h!\I7{ (S9_ }5I3zoG9B
    強有力地問道。
gA)e$g,o3y
kg.r9ZZ     「第四校舍屋頂。在那裡會合吧」 ]S'd*w N
#v)]%B4v1w v,f4e)O
    『是是。遲到的話我可不饒你哦』
f+f2`/w9G3Q
{x6bd-s.ei^     「交給我吧」光一應道,關上了手機。F h)Z f8s X%IiK6I

tC.N@.hVN     目的地是屋頂。$Vh4U)uVa
/B0vv8@J4nu7j$\
    而且又是屋頂嗎,光一咧嘴笑了。
!x,lPzL,lA;b}
4C]CL^dx,n     「要進行最終決戰,果然那是約定俗成,最合適的地方嗎」;viph&l];A2{1r
B3cfL"V
    光一滿懷希望地加快速度奔跑著。
6Nt,x6Z[Lx K O~,Uq
    「——想逃嗎?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形態轉換,《突破王》」Fd$g p"Cq-J

ms}L2y hsm'}     加速一瞬間,追擊的槍便從後方向光一射來。!@g)fc$Y'kXq

'd N'H5dNp     光一將將就就避了過去,回過頭來對心路豎起了中指。
n3~#VUPz
"w&U,Ce0t9b`     這是挑釁。:l mXf/?/VO
2F Gy"W1I&m'\5x@m
    心路不動聲色地確認手錶,繼續向光一追擊。
giJ-_@rXL Dk-Z2w6Yqn:bz
    光一看到他的樣子,更確信自己能勝利了。Gg.S7~v

5txb#Rq\'gg.Rk,d     (沒錯,追上來吧!跳進來吧——我的陷阱裡!)m5Yj1`/M FgY*PTJ

Tp+u%}%\nz~p9B     光一繼續以屋頂為目標逃跑著。
3G9_a(a,D G5Z
;d.d:@#EB)j\;a     猛地打開屋頂上的門,薰已經到了。坐在《矛盾騎士》的肩上,一口氣就可以跳到屋頂上了。真要向那和往常一樣犯規的性能致敬啊。%V"O%WwR:F

&K%^:EH2vB     可是,薰臉色蒼白地倒在了地上。
O!r.E dOi9z Lh#z8oR4Hkr
    「——薰!」v4Z&uSTd E

K7c9ahHJ`e x4AN     「……好慢啊。笨蛋」
3H;F$t@{K
k&I`Kk xf `(^O ?'WO     「沒問題吧!?」C'JY9nD:s C-r

\'a0IB8@     「我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了……比起這個,你怎麼辦呢?」t{/u1u7V(J V
rmw+YV)UlSr
    光一抱起虛弱地喘著氣的薰,心裡充滿了罪惡感。這種狀態下讓薰戰鬥,實在是太殘酷了。現在之所以還沒有失去意識,顯然是拼命死撐的。
V*d`1_1J4}VV kX%}*lU"hu5s
    似乎是察覺道光一的擔憂,薰說
q b'v Yq&d:E{ TF
&Z([9sh UI] E     「……你……要守護阿露露吧?為此……就算我已經這個樣子了也要戰鬥吧?」Lt&d'|+t)Ake0BH8i8H
H |yqg+h+a&|Ak
    「…………」6v.WbJiVf+A

-i Z yxei_#{     「所以……請隨意使用我吧。不要,顧慮」&i#A6G;}%C9v
2Bq7Z A%G
    薰辛苦地仰望著光一的臉。
BxW4UP.a
;H5j5\mR9\a     然後,吐出熾熱而慌亂的氣息,眯起眼睛注視著光一的眼睛……
HHZX'~!A8l$y~:v)u Dh8~edr?
    「只要按你所想的,隨意使用我……就好了」SZ(\ g [ G4u&qa

,`Ke"Jj     ——將一切都,拜託給了光一。
6y{e^7T0i 3FM0A5sT4^(G&r
    平常就算聽到這些話也不會當真的,但現在光一對薰的決意只能用力地點頭回應了。
dK PD2Lj
5J9Hy T3a3g     光一突然,用雙手把薰抱在懷裡。
l|pz0B#\(H
+q5xDUB;St     就是所謂的公主抱。ZeqA~t*a\

;m2YO7D2\"{3[O#W     「嗚哇!等……等、等一下……?」
5`&[U eu/}]yi #tx4d6x:J3g
    薰雪白的肌膚微微染上了紅色。全身僵硬了。.u F"]2^ e L4?O1\%{F
xyxg_ ok
    光一直直注視著薰的眼睛。他的眼裡已經看不到迷茫了。
6d_;{O3nKu Q ~.hS&I ;e+LX"S `Y
    「你只要在我的懷裡,操縱《矛盾騎士》進行攻擊和防禦就好了。移動和回避全部由我來做」(}ov-I2nBy0z
1O#?5uv0S;X
    「……嗯、嗯」4x*~I ^0?C0I3V^ YF
|m#u"_%o ]
    薰沒辦法和光一認真地四眼相望,慌慌張張地避開了視線。要是再緊張一點的話似乎血的流動都要停止了。這種想法在薰的腦中一閃而過,薰拼命地保持著冷靜。}&a J,RY-z_)TC!a(f

|lhc?0~!{     但是,聽到光一的下一句話,就感到這也是不可能的了 Y}~ne%KS#~0Z5G Zh

.y4x:m0Fc C%]n@     「安心吧」TD&W Q_9?v"s
(Z3B r^Pv*q
    「…………」
mn@x2Fo +I-fe{8G-}2{ e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k9`Ylk2x%Sb5u
%QuN6}5sZ4W#r
    毫無新意、非常直白的話語。可是他的聲音中卻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輕浮,溫柔而強有力。(蘿莉控正式誕生……恭喜恭喜  潤色:好同伴,帥呆了)
-q[ PG _"p\6h/Y w js[,m2Y*{"Fykf
    薰臉紅達到了頂點,嘴巴哇哇地張開著,眼睛濕潤了,心臟跳動的聲音也異常地清晰。t:xYz%^
q)^ q bd5s
    啊,不行了。已經到極限了。像往常那樣逞強、一笑置之、痛毆之類的事情都做不到了。由想成為大人的意志所裝出來的一點點氣勢,都被剝落下來。肩上不斷流出的血也止不住了。難道真要死了嗎?但是現在,這種事也已經無關緊要了。
c `$h'f-X^S5{b8x n&Y8y7b4l(kQ,O
    薰沒辦法將自己內心的慌亂調整好,腦子裡一片空白。
&VPZ#MxMM8\
Z,AZ.C q,D p     總覺都全都很麻煩。/V fR __$sQ'K
WN:rNj!Z6[Mh8K
    「一起把那傢伙打飛吧,薰」
EEW?7f
5Z/AO qIG     光一蘊含意志的眼睛,向屋頂大門的方向望去。
8?i/b2n&ZB_ \ #TLnl {`S0|&WE
    薰全身脫力,為了不讓光一看見,將臉埋入了光一的胸口。%\Y"XqT&TM[J

5] Cm:Z+L ?;i+zw     「……嗯,打飛吧……一起」
6^-}%h"S!q5S ] {
b$zq6} ?+u9AEJ.~     回到家之後,自己肯定會覺得非常害羞和苦悶吧。雖然是這麼想,但薰已經將自己完全交給光一了。 PD1@Z!hqP~ CO q
-p } S'Nl]:o2j
    切實地慢慢往屋頂的樓梯走去。
g[^ C$t8G*g0IR-A'[
^6yQ^c"BF     秋雨心路雖然想和優聯絡,但該說果然如此呢,還是預料之中呢,聯繫不上。
1Pb8T`5R
R A u'nc     「輸了嗎」
M$al C] o E(k2Hu rXO+E7U3o
    心路低語道,就這樣把手機扔了出去。
1p^T-Q*JG0P2G 'X*J Gfw[
    「真沒用」
v.h\`:c ]$\
(P0ce|)L;|^@"Qm     冰冷的語言。他只是將優當做單純的道具看待而已。她的思念完全沒有傳達給心路。xC3[c#kj(SP
f3i-B!lH? |zT
    要說當然那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的他只是復仇鬼而已。[j6X6C^k6DQ7P

|do ]/mkV+|     心路到達屋頂後,推開了深深生蛌瘍K大門。d;gE.B gV0A;n

-IJob*k e#H _u e     然後——
(wY\0c2P6cG#@4h
+|*k$r;O)j(u     「很遲啊,正版」
$DQ Id(B h ts$P|b3z*D E
    ——屋頂上是雙手抱著間宮薰,《付燒刃》的佐藤光一。fTw)A1G-OY.b
;q ?5m9E2w
    心路嘴角露出了弧線,兩手大大張開了。
b,|&n J y,b X
[S-qq A#z!H     「你已經不逃了嗎,冒牌貨」;J} jyr

2_p*e,TRm2X-g     蒼天之下,兩個擅長模仿的男人,各自的信念和憤怒再次發生衝突,相互對峙起來。)x,u-U.fe:N Q%o)H

R h)SA4{a;u,_D i     空無一人的屋頂被熱浪包圍了。
?2rs}.dL0At!W0ME-y
w R8W3G7Sz.{     校舍裡刮起一陣淩厲的上升氣流呼呼作響,兩人的頭髮隨風飄舞著。k8H#\Ei}kD

:P7? vohx;Wj bF     「真是很好的情況啊,你也這麼想吧能力小偷」
3{ F zO8U-w W f'V
V(| Ek:UU DG     「那種事無所謂了。增援到來之前會把你收拾掉的」
n0r(C8_f(w2F)J(d
5\"^V/o#[9s     「無聊的傢伙。真是非常無聊。只能模仿人的舉動的你,是沒辦法理解我的美學的」
ZkI5kb kR5V`z |7k
    「趕快開始吧」 s#A~:}G'nT!^
1N%l6UL,KN
    「不以阿露露為優先可以嗎?達成目標的效率不要了?」
W:qi#y)L5Vz0dr\N@4? &EM7?f9s
    「要是使出我的力量的話,Shade也不在話下。將Shade消滅之後再殺掉她也不遲。只要不讓Shade再妨礙我就可以了」
O$]fz4xl,sK -p A~n~'r
    「哈哈哈,相當有人情味的做法哦?」
b!k} wK:UM
'[I8b-X],kbu     「閉嘴。形態轉換——《至福千年》」k/p^,Ld2c
+l,v-n/NA'dq
    先動的是心路。瞬間發動《至福千年》,特大的鐳射向光一和薰襲來。
0O4o q ] b)b'm
(T4{ k?*C     光一用力向後躲避。 Y|4o:k"I3_1e
Cx @c&]1\5P2H
    「————薰!拜託了!」
2HR3P4C:D%gR 'g+nS$\ D x4G2M7L.n
    「《矛盾騎士》——防禦吧!」#A%H |h!a;m/X1~'s v2z
Y s+j FV~ W
    在無數光芒的視線之中,騎士悄無聲息地出現了。同時騎士將盾巨大化,沉重地在屋頂上叉開了雙腳。
;jg3D0P.R:[;~Q j fQ;fz ?%M
    鐳射正面擊中盾牌,駭人的光粒子將屋頂包圍了。騎士的腳一點一點地往後退,盾也開始搖動,似乎要被吹飛了。X9bVF}{

:`wxld!RHrs     連番苦戰已經使得薰的精神力變得極為虛弱了。r8f!CIO kC
soKS8YbmyK2j0c
    「……咕!」4@(uL `iK Gc)Q

L!Iz-s8]     「加油薰!!有我在!」W%zv*R1G1C!X'@
{ R.c1@x1DA
    「不要說得——那麼輕巧啊啊啊!」
Z J:T+q3|m'vs2p
$M G5{ @lBjUsQ     薰怒吼道,向《矛盾騎士》傳送霸氣。
u1dR^ r:|
[)|"BbZ0E#NY     於是,騎士用巨大的盾將鐳射擋住,彈回了心路的一擊。鐳射改變了軌道,消失在天空的彼方。\H{EGl!?R
8?O7hyh#},M
    「果然打不穿嗎」2m.mT$X0@)k-}Jv w k

/]+V N&sE!o;T8u     「哼,薰的《矛盾騎士》是Shade最強!怎麼可能會輸給你丫發出的這種假鐳射!」1IquH,Ct$O LU/l7t
P@CC3?!r WQ
    光一像是保護著薰一樣地抱著她,挑釁道。確實現在薰的精神已經達到極限了,隨時都可能會失去意識,絕對不能大意。
(ZvK |w/E0f4gH!a
YN+@"HH k-Q     光一的目的——是要向心路顯示《矛盾騎士》是最強的。
3]E o5}S2d#x/n
5aZ~]Es%q A Y#ku     (再堅持一下……薰!)%I:C h6Wz5DPi

E2e"K"}dlv{N.jK b     看著在懷裡痛苦地喘著氣的薰,光一心裡大叫道。
(ZG nl6Gg7BT,DT &d ksJ6_T ]m~m
    可是沒有休整的時間,心路再次放出鐳射。這次不是特大的,而是濃縮細小但威力強大的光之槍。
"Uah*Wg7G3Ev1q B?lR"el3v{
    光一配合心路的動作左右跳躍著,薰也配合著光一讓騎士進行防禦。《矛盾騎士》不能保護別人這是個難點,但有薰在就另當別論了。騎士就算只保護薰,也必須要連帶著一起保護光一。
jN+ya'l6G)r $I v%N g G'Y3U
    心路似乎也明白連續發射《至福千年》沒有用處,攻擊暫時停止了。
KJ7TFH"x
xm1n O7W     「——就是現在!上啊薰!」
T0A,m_;]e(C
/p6nk"P*_9ujRT     薰回應要求,向騎士下達命令。&J6w#vg0n.v
,Dap*T c9M)xJ
    ——攻擊。1{)TR3[a?5g
:au)l+w#n ~E
    騎士將劍豎直,如失控列車一樣向心路攻擊。
? [4AlI|s(?3a .aXueD6e-i+l
    可是,心路也不是坐以待斃的笨蛋。
||%SM2Sn3} %U!Ye t y/_+|
    特大號的《至福千年》再次向《矛盾騎士》襲來。(Z|8r\1Ik

2q^~$^^j^!v     劍和光相互碰撞,像是要展示相互的威力一樣靠在一起。 ERd~&w)R[1n

4?+a__3`&s     「振作一點!《矛盾騎士》!」1Pr*x;x8? XH:n

R(zi@0qxs     騎士回應了薰的激勵。
-a7V2K#S2Md c [
&lqc0t;tz @7u q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cb1ViVD{zs I !v2}9S%Gz L,j/Y
    第一次聽到《矛盾騎士》的叫聲。和薰一樣,威風而勇猛。Q0Yt7Y6g|%B

+Jj0_-}fL~'r     騎士的劍將光劈開兩半,一直向心路跑去。
w.lZ#h V,K hQ V6i#O d
    可是,預判騎士行動的心路輕輕往旁邊一跳,避開了必殺的一擊。 qQ&P!]:_I7yG
s#q"cL&GU
    「避開了嗎。可是怎麼樣能力小偷,《矛盾騎士》不是吃素的吧!怎麼樣,不錯吧!?放馬過來吧!」
`%A[A&v_Q%J:S\/Z$a 8o8h| j&^5co
    心路聽到光一的話,確認了一下時間。同時他似乎是咂巴了一下嘴。-nJ)I+gD

K'Fo+gE8m%lu?dm     這也沒有逃過光一的眼睛。
4N/MZ.`H&e $e$wLgKd
    「形態轉換——《超越者》」O%~;|vS,z
Ah{r'x.j(U:?
    心路立刻轉換了能力。不自然……光一想道。
,h f'\7Y4On't
.|1Q.\9s*UQVQ(x     光一心中雖然已從疑惑轉為確信,但現在的情況卻非常不妙。薰的消耗實在太大了。可是,敵人是不會等自己的。
{,XnKW+tvNj Fy:Q{;?J.e*{V
    「……攻擊和防禦都很優秀。確實配得上Shade最強的稱號。但是,能力者本人的消耗似乎很厲害啊」(f2i#q#Ya"b

WV }Lq+w7xe     心路說話的同時,薰的《矛盾騎士》若隱若現地消失了。
B PnVWz
xG Q2nO tj2z s)P     心路從容地將制服上衣脫了下來。
E)Md|)v9E"Qj
@u3R$jVfG+q     「現在只要使用你的能力的話……就肯定是我贏了。那麼」q&D&yJPxg
t-a*LKb\
    然後,他眯起眼睛,深深地吐了口氣。 {Z#nu3W`w'F4tlJ
z:?5cwc R5d9L w6~
    「將你的能力——加入我的《贗作工房》吧」
x.W(}r{'k6u](TKY N~7O-A'hN nj4q
    心路睜開眼睛的瞬間,周圍散發出光芒。)zhfm}&^
F\ ]f{G)Y U6|
    光一吞了口口水,認真地注視著薰。
Z |'M&w Wnk,[
H8FNl(I+Z.k     「我明白了」0t+AL:^V|
yt"NQU-fy8s
    薰的意思已經有些朦朧,空洞的眼神回應著光一,薰說道,6A0[%Sekn
c%`H;m[,u
    「《矛盾騎士》——再一次吧」:An9vq_c,oBd7u2M

B)xS~H.I     再次將無敵的騎士叫了出來。s2biZ'pZ*gR;M*k
2|+[b%cq F |.UP
    美麗的長髮隨風飄動,騎士再一次出現了。絕對無敵的具現化,孤高的英雄。"T3e/K-q(_ r}:h%D
nZXlB2Q
    和這個稱號相配的,美麗的女騎士。G [3?vx

vk)V\Ia'r     光一斜視著心路,虛張聲勢地露出了無畏的笑容。
`]&BHX,^A`#M Lb#S;{&QQO UC
    「能複製的話就複製吧。但是你這傢伙的《矛盾騎士》是敵不過薰的原版的!」)aA$`r5Sd
I4@E,{,\
    「那可不好說——還有一分鐘。在那之前,你的《矛盾騎士》會成為我的東西」.L*ux^F

p5q5hf zpR.I[     《贗作工房》是可以將任何涅莫西斯完全複製的絕對力量。可是,既然是涅莫西斯,當然也是有限制的。《贗作工房》發動之後,需要用一分鐘來掃描敵人的涅莫西斯。 yf lD{
Vl {e Ou j*d
    可是這只是些細枝末節。Z;@C z!K V~$?

6pu@S(d:v     因為,B_K7I W:h T
*u:]^'w?J_
    「我的《贗作工房》是——沒有破綻的」
y!o^/s2eS ~+U9rCv|
    因為在分析的過程中,心路可以使用已經複製好的能力。
!`c3b2F/W9F+N3y$|9` :EI VE\/i5y[+xH
    踩著地面的心路一躍沖天。肌肉力量增強二十倍,身體強度增強二十倍,體重增加二十倍。在可選範圍內選擇好強化性能,心路像隕石一樣從上方向光一和薰揮出右直拳。0Q(Le!JR&X

jX{E Q~5cXt     咚嘎——!4q o7P ]P;l"o

u W%F5p]C     「咕——!」-Q(i,n&P z v:SY%K
Q(f`.l7qDky
    將將避開了,但是拳頭將屋頂地板打碎,瓦礫擊中光一的側腹。'NY2|yE G@2x.@ H1k

S y1SZ%j`     「為什麼騎士沒有防禦?」[2L7] xCr
;M k7hi6m Bp/p
    「……」
Fzo+q.db
.KZT&@V{V     看到薰悔恨的面孔,心路嘴角浮起笑容。
)iTIv4@!YY'fN t-J![RA3Z4@"J
    「是嗎。到極限了嗎。間宮薰已經沒有和我對抗的力量了嗎」0t{JF TQ G C
5gc/?6O?/]},G{v/Wg+r
    微弱的感情高漲起來,嘴角抽動著作出扭曲的笑容。d L;m:`{)?X J'u%~`6O
?}U)_~
    接著用《超越者》發動的連擊向光一和薰襲來。
)a v X:[7k|
Lo)Mqi"]%b o W.j     所幸速度沒有倍化,光一才勉強避開了。不過就算避開了直接命中,擦過也會產生巨大傷害。而且光一還必須一邊保護薰一邊躲避。
"uW$G,{/x1a"da0?Zlo.W e6r:|"wW
    光一的身體便眼看著愈發破爛了。
| DMDJp9AJ } 7o q jO!h\/V] g
    「矛、《矛盾騎士》……攻、擊」9D?V G4i3w%@

m,k oq?@#j#u     薰痛苦地向騎士下達命令。
^F/m:yF.S,e_ ]I(h(j#zVN.tP
    可是,騎士行動的速度,跟剛才已經難以比擬了。@ P-R4az6?P
IqR'u:d'D#@
    心路輕巧地躲開騎士的劍,再次進行連擊。
*Q3cgM3BAV:i
)q7m)i-t6cC3p&p-r     ……到底已經躲了多長時間了呢。光一從沒有感覺過一分鐘是這樣地漫長。*K,zT@g%h qp
$J _;n@W&KJCc
    可是結束的時刻還是會到來。心路的拳頭停止了。g'T6|0z2hi-f

g$_y@ }g     「時間到了。這樣就結束了」Z6T8s1T[n;v7m

.PS'G^)d;b:iu5A     心路對了對手錶,有點掃興地說道。d$afDmc/iI
.Qz8c"Ep}/D
    光一已經搖搖欲墜,要站直身子都已經非常勉強了。這種狀態再接受《矛盾騎士》的攻擊的話,或許化為一堆鮮血或肉片了。
R9`8c&V%V;y ;J2`Wi$_M{
    心路向搖搖欲墜的光一,發出最後的勝利宣言。
9voNM+k "Nw4wT7j/d.\,Ng)G
    「消失吧冒牌貨——《矛盾騎士》——發動」
,eb+r1O T fy$S
4a0["},s!A?     一瞬間,毫無聲響地……心路旁邊出現了一個美麗的女騎士。8H1i uPw5U?&_
C-?Gta.A!A\]
    那樣子非常完美、沒有一絲多餘,和薰的《矛盾騎士》是一模一樣。
@X~|/y7qU([ B,V*eN0g)?I
    「那麼,上吧……我的《矛盾騎士》」
Q"x o&F"Oz V!|3ZZ'td[
    宣言的同時,騎士的劍向著光一,直沖過來。
V/e h!i#x
7Bpp'Dp+?0x4V'`f     這時,光一,{+kY'}+ul7x

6QdkOc~&N(dB     「……呵……呵呵」
J1J]O9k.u0we
3K4v(S'is&mr     笑了。A\ D/QZz(KYN;a
y#}0L&z*K$y d![
    劍來到身旁,刀鋒向著光一的臉伸來。
Qv?3Q2?D
^f sf;B1v Nr v     可是——那把劍,並沒有傷到光一,而是咻……地從身體穿了過去。"A8`(uSn)|s
&@5r2HkBv2~
    「——什……麼?」
Ue1`@S3`bu
#d D$nH0R4T     就算心路也對這結果非常吃驚。
3z6^5| D m.Z&FX;h Di
!l)O?)b&e'gO     「攻擊吧《矛盾騎士》,將冒牌貨切成兩半」
n%{taL:KJ m !V~W,INe(u*K'kt*Y
    騎士如命令一樣行動了,可是結果沒有改變。劍從光一身上穿了過去。
K!KC8CFTZ oG)Do~vM c
    「為什麼?這是怎麼回事?」hQ~G[2`8s?%FE

v8W1[&qr     心路非常狼狽地看著自己雙手。他的腦子裡充滿了無法解開的問號。
?9?J9[X H-\;vx7U?E0p2F
    然後,光一,
G;OkB\c
unt0p m.S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9t*jCm_
~~I[lK c"e
    慢慢地把失去意識的薰放在地上,一邊手捂著臉一邊踉踉蹌蹌地向心路走去。
Zhm/e KXN L \
"fD(h,E!m:z     「嚇到了嗎?嚇到了吧。但是你這傢伙沒有弄錯。你非常完美地複製成功了……請相信」
RI(p%Ue"F!Q9x sB 6QX#M ur*B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5]/HHM:fTxL

:iK9^*LV`SKs\#P     「我什麼也沒做哦。硬要說的話——是你咎由自取啦」
,y"jb#U;Y1H+X
q8_~ PIP:pM'W"I     看著捧腹發出含含糊糊笑聲的光一,心路恍然大悟。] e!f:@;x R+B bD

#G+q Ef5t,l     「難道……你,這個……《矛盾騎士》是……」
;LR2n4by#zBn7T,^X Y*bAYw c O0[
    心路的話停住的同時,光一手從臉上拿開,只見一臉燦爛的表情。GE z`0Z
Zy&U~6P;tk-w+Q~
    那是充滿自信,確信自己勝利的笑容。.|N |-Ow"F
$h']/F7R1w"X.a F0?:d f
    「答得好啊正版!你這傢伙複製的《矛盾騎士》並不是薰的原版——
$E XG+q EPf'^ P,K\%dR,I:A6`&w-S
    ——而是我的劣化複製版!」+HK*xb8N1tZ'l O

R8o'f6o)S     「……不可能」
:n TJ7D9q g TZ H6t
    「薰的涅莫西斯是最強的。所以我要引誘你這傢伙去複製《矛盾騎士》!特地做了場大戲!都是為了讓你使出《贗作工房》!」od?B'Al5^)t],z
!?+@a#h)S-~,~
    光一的作戰計畫是這樣的。
$wP8u5rJ6O&V9o
c(pHr6rgN5]     一開始證明薰的原版的強悍,當看到心路要使出《贗作工房》的樣子就馬上把原版解除掉。然後,在不讓心路注意到的情況下,用《付燒刃》將《矛盾騎士》再現出來。為了穩固自己心中對薰的印象,光一也一直注視著薰和心路戰鬥時的姿態」{ n1Al"U
zW!j.l.s.kzXBOm#U
    結果,得到的就是這個《矛盾騎士》。
6`/}v%_|&kO
t U&rE`xy     也就是說,心路分析的並不是原版——而是光一的劣化《矛盾騎士》。這也只是個徒有其表像的紙糊騎士。光一看到在火焰中站立的女騎士姿態,已經在腦中留下了強烈的印象。
T0v v;k!C'j
{6P2n { G d]c7O     「問題是你這傢伙使用《贗作工房》的時機,自己說出來真是幫大忙了……笨蛋」 m4AQP4]0W;_

Xff0U5g'HO     「……」
"A#m8C3I_iQ.T,ptts
1s ?9i-cpG QR     「你在小巷裡那時就應該對薰的《矛盾騎士》有所認識……可是到現在一直沒有用過被稱為Shade最強的《矛盾騎士》,是因為《贗作工房》和《付燒刃》不同,不是單看看就能複製下來的。在追我的時候也說過的,掃描什麼的」
i,c4NL-G*i6\-Dh&@~0{
z @as3T T%v     光一重重地邁出步伐,向心路追進。
"RIZ@t;z%K
0R-C4a'JRX2}     形勢,逆轉了。
0Z:T'XO0lOo:HO ~[1?M?mT6kZ
    「你這傢伙現在這麼著急的理由……我說中了吧」G2xIF-A8p.H*?
?p$B'SN
    「!?」,Mi'U*v3~
n;HL/m"}
    「——你能夠使用能力的時間和形態轉換所需的時間,只有一分鐘。對吧?」9| N3N1]:k4?)[F2j

8mS]^l,s     心路第一次,吞了口口水。%E Cr(ic5m_ p&N(y\
|TqE\4_QSyd X
    光一一副「你上當了」的表情,繼續靠近心路。 q@@3K^
D r``!B1x-~W/E
    「你丫在戰鬥中一直在確認時間。為什麼呢,我一直在想,於是我也一直在計算……然後發現,剛好是一分鐘!剛好一分鐘你就換了一種能力!也就是說一分鐘之內你的能力是無法轉變的!也就是說現在——你丫只能使用劣化的《矛盾騎士》!要打倒我們的話,只要頻繁進行形態轉換一頓亂打就行了!之所以不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你很從容之類的原因,而是根本做不到!」0A\pH.F9\2P2H ^
cZd'A3m
    伴隨著勝利的笑容,光一高聲吼叫道,向心路說出決定性的話語。
'HMU?1M1B2A [$@"ai/e7o&h
    可是心路很快就穩住了態勢,冷靜地盯著光一。
\5[m/@O hg 3I3|&Lb7WN![h
    「對我進行這種賭博般的作戰嗎……真是膚淺啊」?,poui%z
)n6LU0Z5DBF
    「哼,察言觀色和虛張聲勢是我的拿手好戲啊」-_C m6e\-`c@
%D/v)oy;yu^/F
    「確實就如你所說,我在一分鐘內不能轉換能力。但是那又怎麼樣?間宮薰已經倒下的現在,你是毫無辦法的。過了一分鐘後又會恢復原來的樣子」h$I C8q_0E
j+fIO5B] b
    或許是認清了陷入光一計謀的事實,心路又恢復了冷靜。i_5X3F^`vP'~6{

p_#m!od*n%R)G     確實正如心路所說,現在雙方都無法使用涅莫西斯攻擊。
|F&FY!^8u R -G:w @|M7R.q6bm s
    可是,
3h-~I$KO &NA}8iEg3H @
    「那又怎麼樣?要打倒你丫——」NN-}2r5[ e&VLG

5V\bY+m[zr     「!」
+P)F#~zGy B}?J UT)K_X5l*X
    「——這東西就足夠了!」*u(qYz$?P%j

? r}mGlc4WPW     光一揮起拳頭,用盡全力往心路臉上打去。]T)ia.~L.oa'~

wAd]6S     ——嘣!
l'['\*d5Q'n#N;Y"L#`,V
jQuD ^M     身體瞬間動彈不得的心路,臉部被光一的拳頭打中,飛出了三米遠。光一打著響指向心路靠近。~ GXlJ3[8P}q

"Sg4Rr9uw6rS     「怎麼樣正版!太依靠能力了沒有打架的經驗嗎!?你丫是一○通行嗎!?」(譯注:一方通行,『魔法禁書目錄』第二男主,能力強大,但由於依賴能力,體能本身很差)
P.jO5ex9CC4?p_ f g&NW2gxeH
    看著顫抖著身體站起來的心路,光一再次舉起手臂追擊。 h.Mb+Z/w

;bmg$f` O1} d1T^     可是。i };x{G M)i2bi

@kBi7zY.o     緊接著光一的腹部受到了尖銳的蹴擊。gC3A;DSn{aBHc8H
_ X#MR]3x
    「——你以為我不懂體術嗎?」 S[c)KZn
!B-Y.DK,F\0f
    「……噗啊」5v eV0j:PM"o

)}6yRBw5w)| t$`]     「我早就想過這種情況,肉體也經過某種程度的訓練」+lr$BZR#x'I(b
3u{!q0n-{s7f m!I
    儘管臉腫了起來,心路仍然沒有動搖。自下而上的蹴擊。僂籅滌囮@是光一這等外行所不能比的。
ZoZEw\dD/_1F W!t^'B;[C0w
    但是,這個笨蛋對此毫不畏懼。
h)d2aB;w thc1])`$z'a
oDWZ D.r&mMmu     「——唔哇啊啊啊啊!」.S9F9o-L*A9M

h:q&@?\ Rm7KX     腹部吃了一記踢腿,光一勢頭沒有停止,繼續打下去。拳頭再次在心路臉上炸裂。*i9Dw {6}^b9h

2_/PX7D6LK1_X1_     面對搖搖欲墜沒有倒下的心路,光一吐了口唾沫。'H[6o fy;r)d0|o }

-M1t9g0~$^yE#Zt     「抱歉,被拳打腳踢——我已經習慣了!」
+v-jOy*F)s 1Snog9_0K0r7I
    這是什麼根性論。對平常飽嘗拳腳的光一來說,心路耍小聰明的體術連屁都不是。(譯注:根性論是一種認為只要有毅力(根性)就能解決一切問題的精神理論)
_#k4_ m2kK's*?([ ~F {P)hc C7?
    心路的眼光尖銳起來,光一浮現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i5|h$@jv
pw K1v!p0QS1Wc8B     兩人已經陷入泥沼了。9Tu:Ed"?

7Y9|sl2O,CE\     只是不斷拳打腳踢糾纏在一起。
I/Cr9Y"zXZ1d ?
3V ki%[dfULij     「之前也說了,我對你這傢伙很不順眼!」%KPM4[$Z
/S!KFx.?(C
    「我也是同感。不知為什麼我就是討厭你」
/a,z1q ]oR/b`
F5Z;e P3Q;hC+R     「說效率什麼的來裝帥!這些事應該是 我 幹 的 啊!」
8\jWc q_ %oU|4Sg uVD[
    「擅自使用我的名字真讓人火大。你和付燒刃 很 相 配 啊!」K7XcG V u/Sh
?F8y:g"Z
    「沒有感情?胡說!現在你對我不是很火大嗎!」cBK&c [5A8v
/j \Ky^ED [1](|
    「我只是遵從自己殘餘的一點點感情,以正確的形式飾演自己而已」iOT'\q&p`g
:bX#OG8\F:a)S CqI
    「飾演嗎!說得好像很了不起,你丫也不過是付燒刃嗎!」
)} T l.wS7X6\F/D{Q
%g| V9g~n     「別把我和你相提並論。劣化能力小偷」
(C7q5Nu/k @1s Y
9GU4Qg8?dUY     「性格陰暗!」/E#j?H7P

FxMT2`4OG     「自戀狂」
y7A O5Q)oIUd C1Y+R
Zac;OUy+@1J     「笨—蛋!」
#[ BbsiH*s +L5O.zx6J%V$h4VY%`%Tb
    「傻瓜」
z:kc!VG'Th F |(_4C{7I!lQq
    蹦蹦咚咚劈裡啪啦。兩人已經沒有任何儀態和經驗,單單是因為生氣盡情毆打、辱駡,就像小孩子的吵架一樣。 \ oj/O w'g!|/kZ,c+~
4PiWZ w/D KXy
    小孩子的吵架,或許就是這樣的。s:Dp/j?)U ZO
` `dQ_ LB!d0w
    這兩人歸根結底,是生理性的不相配。.F-\3k.O+F YZ

Tc2pK.Xp8^     不爽。互相毆打的根源,只是這一句話而已。+l/p){B2y&w+m&G

] A~*x:L     就算打到遍體鱗傷,兩人的打架也沒有停止h:o L2_I}g

1Y5{*?&K!HA^     「這是讓廣美受傷的報應!這拳是替廣美打的!」 mt g"_+[\;B;CQ7G

0H e1Iu)bi+X:Rn     「太遲鈍了。打不中。淺野廣美只是這種程度的存在啊」s6J}z)YZ5U*g
J}B%_Fl
    「——!?你……丫……!」
8b&? @F)kGvK3v'K
)t iH{Jj7Nf P}/?d     「對你來說她只是這種程度。不……對世界也是嗎?少了她地球照樣轉,在這世界上她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和垃圾一樣的存在」
#O2P w`4^
"I3E8g@J-uQi5A6`     心路一句話讓光一腦袋的血管膨脹了。,zqMg8O9O
a#Df5}MvK m#`J
    破裂了。對廣美的思念破裂了。對將廣美奪走的心路的憤怒,破裂了。
%r{"`G$S-T 2B KP&S,R2o/@e rN
    頭腦裡,閃過廣美那叫著小光的蓬鬆睡臉。
BnO5ZQ-r'H7tz a zgp!Q'X`
    一瞬間,光一用盡全力,放出了特大號的大炮。
Hme s&{,BN &{k W A4w4vq%k6`
    ——默默地。R s9`L~+\(K5GG
8y'{&Q:R)K\-B"X R
    默默地,打出了賭上一切的右直拳。+s:GB,\ jVJu `

.@4S1v&c7Yf     這就是勝負手了。Tz8]6h!l`C!x
\*]$L @]:r4\
    拳頭擊中心路的下顎,「嘣」地發出了非常遲鈍的聲音。6b9\;YK9B c/en bri7Y$X
nz)T"aQ%r XXF
    「你丫沒資格——說我的青梅竹馬——————————!」
:} Hj+M/R\*lz
k5f4l4w ph f2Ua8~     光一向倒下去的心路大聲地怒吼道。
G*w1pLYf[ (]f pr z;qj
    決出勝負了。最後站著的,是佐藤光一。&\&B$yBz#M }3LI
:QM0ecsc.]0`p
    「…………啊……成功了,薰……」
J I*YY {5P+W
? feIx2Q     看到心路倒下去,光一也仰天躺倒了。已經達到極限了。因為是靠著僅有的一點點氣勢行動著,所以倒下去的光一一動也不動了。hy#p,U$_ OJM3Yj

U.?$w%T8hb7L,L     寂靜之中,只有風吹過的聲音。'_N CE4\;k'S5w

B6@s@}:W4_     漫長的戰鬥結束了……似乎是這樣的。nb9O6^2C-ZP7{
/x)xA^xw0AQ
    可是,;_1Td9b9I'G| W

~?J.Rl8^r$}     「…………我……我……非……不可」
;O3I!l0~.BkD kV.Q;t ?2G6N/D^+H
    心路想要再次站起來。光一驚得睜開了眼睛,仰起脖子望著心路。 {zQHNW/U/W_D
]P?~2y Q6|
    心路那腫得像氣球一樣的臉,嘀嘀咕咕地低語道。
"n6I.vH"r} g
Holomfga {     「我……非……救……姐姐……不可」cO3Jn(J,H

P/N4H&`'J+Y&z3V     儘管他的聲音含混不清聽不太清楚,但那柔弱感,和在校舍背後被不良少年欺負的秋雨心路是一樣的。心路說過。自己是根據自己內心僅存的感情,構造出自己的人格的。
\CE T^3gn *S` N&cV!p4Z~
    也就是說,在校舍背後的心路,就是真正的秋雨心路。
X:BB9_?
6OJ.f ["bQ5RC!e     他所希望的……就是。
*P\V:K?e?3A+]r3{
C5o n,gJ;l8Tj     「我想……和……姐姐……相會……再次……一起……歡笑……」
-RR{U3e[ Y3`
){]1K@&b-J1u8HWcq     ——不可替代的,姐姐的存在。
2H] h`ME8~!s UN er_NgiYA\7k+H
    他的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呢,光一有一點點,稍微有一點點在意。
K5~f,G*e f8zH.JS%c%\
    光一似乎是出於同情,正想跟心路說話。 l(V`uI$S1?-~9@
'oiw2[['l V4K
    可是這時。
9iL&v&p.le0on$`.?\%n
x:C4?#g:` p     「——到此為止了,能力小偷。不,秋雨心路君」
dM4`"Fl]D kg)\(a m5t`+Q ^Xn
    從屋頂大門處傳來了非常怪異的女聲。
#rTvse.E8B ] W
0Ns/CEM:Y3cV9@     光一和心路向著門的方向望去,是阪介和兔乃——而中心站著的是能登原明日菜。e?"L%V} x3D^`^
3N'W6KqE$^
    Shade的司令親自造訪事故現場並不多見。大概是兔乃通知的吧。,w9un8X"\4ACb@
cZ0_&CLr o
    「光一君」
'eN$` b#B8^E#Y+B V.\n$lCF~'o N
    「……是、是」
5p W#}"Zc
,V/H@G&`     「辛苦了。你幹得非常好。放心吧,你的青梅竹馬和學校的人都沒有事。順帶一提極光信徒也是哦。受傷的人很多,但是沒有人死亡。你就好好休息吧」"YH[Jl:@2A;XE9H

1A3n?'RgI     明日菜莞爾一笑,光一放下心來,全身脫力癱軟了。y)u*b }V"w

%w+n].w8u"g;sj     「那麼,回到正題吧。秋雨心路。我就長話短說吧」 {'uU~6^
AZV5_.PV5Q dD$?4y R
    「…………?」
[0~CvFTm4jQ[+It #Jho|O
    意識漸漸模糊的心路,抬起腫起來的臉望向明日菜。 fJp$MH @ ~'C.v

ODNRg`i5D;B     「這次對Shade的攻擊我就不追究了,不用在意」dt5v\ u2S R

XW3p!Jt     意外的話語讓光一血往上湧。這算什麼啊!?光一想插嘴這麼問,但看到阪介投來「閉嘴」的強烈視線,嘴巴還是閉上了。:Y$W_Q{'InO

qt2O%o'@'x6fi dw     明日菜繼續說道。
CC1KD(N @ ` E`'p-O x6J^O
    「可是你知道了阿露露的真相。而且還想發動《一線希望》。沒錯吧?」
2P$BQ*{l#zz5vY
];_*Vs}1u,u     「……是,的」
,yjdN`4B0g OK
,Yl};s_N Y     「嗯。沒有違反表面的契約——沒問題。嘛,不用在意」 uIxE!?:E
N~MJ:dn.U
    哎哎哎哎哎!?光一再次抬起頭。
0p5J3oLK d#P 4kyLmQ Hc?
    這樣果然不好吧!雖然想這麼說,但明日菜還有話要說,時機不好沒有說出來。me/k(y)K5F} MiOhY
7^e3d]i1g;E~7Ld
    「不過,我有一個忠告」4t j;L.zd
F ePV M)ma4? dQ
    「……什麼啊」
!r(^~M-_y'] vs8x
9FxrGB1j ^     「你絕對殺不了阿露露。因為,一旦你要殺阿露露……就會自動死掉」2YAI-\oI"O2wN

@ c Unnu)FT U     心路腦袋裡產生了疑問。光一也一副不明就裡的表情。
+s a kvo&oL0oo?
0^$a'MP2U&v4c+G     明日菜的笑容一瞬間扭曲了,像是嘲笑般地哼道,[ Vu%W#fd
_)n LX;[&E
    「你還記得你簽的契約書嗎,能力小偷?為了自由之身和賞金,維持你姐姐的生命,助我們Shade一臂之力的契約書?」
(Y H[mb"k0Q0A6qL~0X
-\0Hv;u9`3X     「……那又怎麼樣……到底,是什麼」J(yl/xo&i wh

`vLj'sdz     「那份契約書——實際上是我們隊員的涅莫西斯」
4Q,| L:QUM
&Ot_B5P0i$e     心路顫抖了。光一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J4| E|_d9T /\ E"q!pQ ]X-f
    可是知道真相的明日菜,殘酷地向心路道出了一切。 y@t0nxN'[ C
1O5v,j@*Z?Or r%v
    「那個,是用涅莫西斯生成的契約書。蘊含著讓簽名使契約內容生效的人無法打破契約的『宿命』的超自然力量。但是這種契約書只能製作三份呢。對Shade來說你是最危險人物,我們迫不得已只得用這招了……」uA+~M,i'w~-XVr
#C_%q+f8@rN
    「…………」
9] x/?%w!W0K.P7n V
+fNf k%Z7^)K,S2P     「那麼呢?其實契約的內容並不是剛才所說的那些哦。那些只是表面上寫的內容,實際上的契約呢」rQ&vvCx'|
h0\"s'X4p2j
    「難道,是」cbJ'ff-}

Io Z }'};U1g     「沒錯。真正的契約內容是『如果想要攻擊阿露露,在攻擊的那一刻便會失去性命』」;qP%pY$L-Q:i ?,`
} H/fs4xj$m
    「……啊……」cF!R:V;[{ B
0g fz _1TTx
    「明白了嗎?你啊,是絕對無法讓世界回到過去的。從你四年前輸給我的那一天起,就已經決定了」
2Wl/P'gj]u w$Fl 'TSM M e|{t
    「啊……啊?」
-h jN l4Jk!k4K5z(Dh
1Bj Bq{8xC2pwb     心路抱著頭蹲在地上。他的背影被一層絕望濃濃地籠罩著。
"E%@w1_Qd5['Sf
A)vFE eQ9u lZ*F     光一本想問明日菜為什麼對能力小偷放著不管也沒有問題,現在謎底也解開了。本來秋雨心路就殺不了阿露露。fg @ ?Er
$?mG5x)u)db
    因為事前便已得知那種宿命,所以明日菜才會那麼從容。V,U&L%fY0b

8@ti%Bo4tE     「……什麼人啊……」
z0?g4Q3d
^r/n#c6uP     毫不留情,或者說明日菜的歪門邪道讓光一完全愣住了。可是她做得完全沒錯。明日菜以保護阿露露為最優先,而使出了這種殘忍的手段。這是最有效率、最安全的方法。
O0?i#V"uwyg+d 4\` iD6^A
    所以,光一再次覺得。pT#T_W
1X2l?1SyX
    果然這個女人是不可相信的人。
?j)b,P WO*c
b%M&?@s\d     「安心吧。今後我們也會一如既往地負起責任,對你姐姐進行最好的生命維持,抓到犯罪者我們也會給你賞金。也會保障你的自由的」~)J;Y)m#Jt,E] Q3RQ#`
gY t$ay(?
    「……啊……啊啊……」3Lwn;x Q]E
Y"RL:\e gUP
    「就這樣。那麼,可以回去了。哦?衣服都破破爛爛的啊,醫療班就要來了,要治療一下嗎?」 @8w$f/X,? ^(\0t
GT$Uf1y
    心路沒有回答。只是仰著臉,不知所措地望著天空。+sWP_~Nid

l6C/o BD-R ^ fAF     「是嗎。不要嗎。……光一君,請接收治療。接下來的隱瞞工作又會很忙了,趕快搞定吧」
;r m+]R:f@F0d9b :AI'f%Lu/R*C#^
    明日菜丟下這些話,離開了屋頂。
J$\v4m2_M-Z ow
`1A,Li$[ oj:ti     在此之後,阪介叫來了醫療班,開始為受傷的薰進行治療。
,m(HV'B_V^0u
\,B;BPM&FZ     似乎沒什麼生命危險,光一才安心地吐了口氣。IAJ%AR
'{3|[ e,XR
    「…………」
l,Ck"Ly
Z1D6t$lhf C     環視了一下屋頂,只見心路還呆呆地跪在地上,仰望著天空。
1M%Z/NE]*R[J \? $_D5l z+T/Qq5t
    正煩惱著應該說點什麼,屋頂的大門打開了,摁著手臂的澄波優跑了過來。
4mhQ0{ ~-|
,E.I[ K2q%n+t     「……心路大人!」
%{ gp3}#B _S T
$h3kuv8q     「……啊……啊啊」
4u;~P`Yh6i
YN/i%L#X_ Flr/nM     看到如廢人一般的心路,優不禁飛撲過來。 k:|v}&I2ij*B!_'@
`4TX$c)FNj
    然後,緊緊抱住了注視著天空的他的身體。)nP g%dYr7?
_%[*~0Lo o+W{z
    「……非常抱歉……我……」yn&?T1cH'?

`/MF0?$L     「……嗚……嗚哇」\*wR3zFL-_}0NW
1lR5Iwd8^y
    「我……沒有……守護好你……」
'WD#q'L6q
'E bwJT.a9n?R     優沒有表情地留下了眼淚,緊緊地抱住了心路,一邊一個勁地道歉,一邊緊緊抱住他。
.J*~DkF uu5tH/OXzVK
    接著,只是嗚咽著的心路,慢慢地把手伸到優的身後。%G;`&U;Oa'}7J*F

N|}RYc4\*J1m%A     然後—— r;`-zn[e
VjKf1v7I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j'V8S t!@!i
J7U"DF!D_     心路發出悲痛的慟哭聲,只是哭泣著,不斷哭泣著。
*u.[:jt\3r.n #L0z&M }{ n7a$R${ `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P HK1Z&k c|R1{A

^ Ajq/Q5['x:ec     優一副哭腔回應道,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道歉。{1^ P`:}tWz
ld!PI Rt2P.}
    那個身影,就像是有缺陷的兩人相互取長補短一般,拼命地抱在一起……[Q1TH$CSkZ|H

\%_gLq&g1_pu7z     光一感到非常地悲傷。

- TiRaFiouS - 2012-9-19 21:25

第二卷 尾聲!w2SRD#zR;MG6H
    薄如蟬翼的平穩
-f~xm5aqE'|;G&h
(tZVl.@-JQp     和能力小偷戰鬥,三天后。9K6WHb;dz d8|

Xz;z(RY~:y;pN8`     「佐藤光一(light)命令你——抽中兔子人偶!」
%OA8v _r t%k5hr `U,A:r
    光一「啪!」地伸出一隻手,威風凜凜地命令道。{"yE[6@-du
yzFGo!I
    命令的對象是——繩頭。
wB p&kS 1W ?AOCN6~
    在裝飾著廉價而奇怪飾品的攤子上,光一努力拉著打了很多結的繩頭。
U5Z2z'W4l&jz%^1S
#|3eO](~#j` g     「……給,掃把哦—」
"cH k VK6z8C^E'u
!C-|&^^m!E     「——什麼!?學園祭出演節目裡的獎品是掃把!?你們把祭典當成什麼了啊!」
h.X*n2A]g "e){]nX w/h
    「要是抽不中的話……不是掃把嗎?」 A,qf(j3a

WZ'b5DY:m"R2|AB     「至少應該是架子最頂上那個美少女手辦啊!而且為什麼學園祭會有萌萌的手辦啊!這對教育不好,交給我吧!」
7I0m Tq:CgXA
L2e)q8i ?g     「不行不行—,好下一個—」m1HusA"m
H%G%q/[/T
    將氣得直跺腳的光一撇開,擔任攤子主人的男生將繩頭交給了下一個客人。
1XC(PAH Jy %wMX-l5d4dQ
    「喂喂光一。現在還沒拿到褲子人偶嗎」
{0_{G-K_~ph
za A8Dn     「不是褲子……是兔子……」tz+FMq
?0P3k@ CW+e
    光一一邊訂正緊緊摟住自己的阿露露的錯誤,一邊離開攤子。
OU0ffP alm 1M$H3e{)\&}vO
    現在,雨鶴來高中正在舉行校園祭。!Dj-Q-g"I0F/I

T&x5Vm9I} B QZ$u!s     因為雨鶴來市只有兩間學校,所以來校的客人遠比學校裡的學生要多。學生數也不算少。出演的節目都有記錄在案的。從正統的節目,抽繩頭、棉花糖、水氣球、射靶、女僕咖啡店、鬼屋,到一些正體不明的奇怪節目,生存遊戲會場、手制過山車、黃泉咖啡店(譯注:日語中「黃泉」與「女僕」同音)、疑似夜總會、蘿莉比賽等等,都有很多。pB-a,vt'`
%V` V `)I3OzO,_
    光一打算和阿露露把學園祭全走一遍。f UWmt6u-o
5F^A1b2f
    「嗯~好甜啊~♪」
R?#rw7?
0n$b,Z_$J5qE q+g     阿露露一邊輕咬著棉花糖,一邊往旁邊走。右手拿著棉花糖,左手拿著蘋果糖。光一則拿著一大堆買來的東西。
QX,lm#j"Rp-Y *y ?/C u4Mk8l~2o-_6|
    「你到底有多能吃啊……」m/W"b2i7F'P
LJ#] wU)N)J|9n
    「作麼了啊光一也呼吧。很好呼的」
8u,| M?lp
%U h I^tW$X     阿露露滿臉笑容地伸出了右手。1AZ{_Z&D;Rt~
n[st'V e#Vh9C+j
    光一非常高興地看著阿露露的笑臉,苦笑著接過了棉花糖。 eN"h7]OxSB*A
V ?@ Z3r
    那場戰鬥雖然只過了三天,但街道和以前相比一點也沒變。因為Shade全力地進行隱瞞工作,所以比預期更早地完成了。朝顏施放在雨鶴來全市人民身上的涅莫西斯《蒙娜麗莎的冷笑》,在朝顏失去意識的同時也消失了。被操縱的人們在被操縱的時候是完全無意識的。 a+A s8UeS
$r\"V}o(|'tNs
    極光信徒石崎朝顏雖然受了重傷,不過生命並無大礙。現在正被特務班拘留。從光一等人的證言以及被破壞的威加盤判斷,可以說情報洩露的可能已經基本被排除了。即便是信徒,沒有了威加盤是絕對無法聯絡教祖和其他信徒的。因此可以斷定情報並沒有洩露給極光幹部。
z+aq \`xU;g d.|*gD0G0uF
    可是,司令能登原明日菜似乎決定要認真進行內部調查了。
o^1f}1Hw n9@c E(mq \jo qy
    同時,也要注意到朝顏所說的『神』。"}VW1~ `[(LN(h

l-dH$v0b3MZG)l@     明日菜遲早也會知道的吧……『引導者』的存在。
.ty!\$gb#[J n9F+_$u8pQ h4V$K(B
    「……神,嗎」!kn9]QI`Fy\
4f!x-JHtKH
    這次事件之後,總算獲得了讓阿露露參加學園祭的許可,但阿露露的護衛愈發強化了。現在似乎防諜班的執行部隊也在光一等人身邊監視。
i1[-L*S{*X1| A'G3F'i(E/s*N
    儘管是理所當然的,但光一現在對Shade,甚至是特務班的底細都不清楚。Q BC-^3S8R-q2m4Qg

)O8kp/_&@6U     「…………」l9_"G'UfT

?;N$Z[;Ak&a MP4W     光一想起窺視到明日菜本性的那個時候。
7X G^jU(`Q lZ ZOrO*d P1w0|
    她真的是為了保險起見才要保護阿露露的嗎?Shade是她創立的,決定成立特務班專職保護阿露露的也是她。這是沒錯的。
0ZjZ1c?w#T$n co]f x8}
    但是,總覺得有些難以理解。
1q6Cq9L0xaC )ox)a{Yvee"S-X
    能登原明日菜個人的目的,光一對此不得不感到在意。1^W~l,@6c%g;mvE
v)I1RT~3l8O5S
    而且……在此之後能力小偷的音訊,光一也一無所知。
cK!a y7l$]P4}e 5h-d ?,[ z*E
    那傢伙現在在哪裡,正在做什麼呢?既然知道自己殺不了阿露露,他已經沒有任何目的了。甚至連生存的意義都……。
w2q6D4@/rn}t ,bUk+|'AS
    最後優和心路相互緊抱的場景一閃而過,光一的心情也隨之沉到穀底。
%x O$wWXI{ ?6s g6hue F
    「——光一?無精打采啊」~Joe["i6Z9rC
6Y2GAlA!f3vx
    「……哎」D edXcJ2Cc zhE1W
&\]TZz-~ R4@
    低下頭來,看到阿露露一臉擔心地望著自己。
D#t p M?9p6M
s"HrMJbz     「棉花糖,不好吃嗎?」!E+vvZ)T%`'R q"f w+H
)H(Q,O.vc
    阿露露眨了眨眼,臉靠近過來。:`kFWYR
I-]V%I9K6`6n J*U
    「不……不是的」
P*`:\%j3R [9K@0~%\
O S`+N6Q?l7s_     「是之前的事嗎?光一,發生什麼了嗎?」5c6PV"jc1i Wm

eb(IG@-Aq*y7H     因為阿露露被兔乃藏在了體育倉庫裡,所以對心路和明日菜的事一無所知。但是表情似乎已經自然地把內心想法流露出來了,阿露露將棉花糖吃完後,雙手包住了光一的臉。
6pC2G5VJT H4?@;|M8j
    「哦?阿、阿露露?」
7d {CCr|*c%Y
A,B2|(x0ov(VtY     「光一,我要感謝你哦。光一守護了我。還帶我來參加學園祭」
{8o2YFy ht `|
go@;i-z,Mw     「…………」
$Bk E{p uJ
Qk D7t!Ty     「但是,如果守護我會讓光一感到痛苦的話,我也會很痛苦……」\#QAh6i3n`M~
O O;[R X(CU
    明亮的眼睛含淚看著光一。
NVyQ%H
?nh!q:i:A     啊,是這樣啊……光一內心鎮靜下來了。L4E0MSx"VS}e"E\
6m } V(c Atvk
    這孩子,現在正在幸福地笑著。這孩子說被我保護著讓她感到很幸福。我為了守護這孩子的笑臉而戰鬥,並且獲得了勝利。這不是別人,正是值得自己自豪的。 |4Jl#Pt%r1{:Xy

"qD$L.D4lY4Uc     可是自己那陰暗的表情,又會將這孩子的笑容奪走。這可是自己決不能允許的。do!Vx(yF,j{K+m
*jG+^?+~ y,A
    如果想要接近理想的自己的話,就不能迷茫。不能讓這孩子感到不安。I.U(Y Of#V:Tn
"dr'QZ%dT k_
    我已經決定——要成為只屬於這孩子的英雄了。S K1K&]Ll'_

W:b7f$Y+b     「哼……冷酷的男人,有時就是會露出一副憂鬱的表情的」
uzK!b1k?
F3uW5ZbE"G`     「哦?」}2?B}-L3M7M

-dx8o3G V W ~ a^     「怎麼樣阿露露,剛才的我——帥嗎?」
Tz_U:yoQ|NJ 2K2y+m c+Kk#j
    劈哩。
0a }p]cEw5m9]w M^2W|(}-|n2|o:}*[ A q&{
    再次擺出憂鬱的表情。角度、照明、目光。全都是完美。光一自負地陶醉在自己那憂鬱的表情裡。yiWnh}1ln

$]!m4YP4v*Iv f     可是,實際上阿露露手上拿著的蘋果糖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貼在臉上黏糊糊的,臉上看起來也油油的。 w[$~1_&a2d5l2g
Jo V5Z2Jn
    周圍走過的學生和客人都覺得「好髒……」。
'm"^l\xz"JX
+{*?2}2Ex6cTb#\     在歪著頭的阿露露面前,光一暫時收起了那耍帥的臉孔。}"{P)S&X!q

0\]-y&j*Uhd     然後,!r!@-Gjn].z1mIn
gaf:a y2U6\6^
    咚!
5EHg5Ux,LfQR j[q|~~
    「嗚哇!」:h;rF M0]w

}1{rf.[hZ     突然間背後被踢了一腳,光一的臉連同蘋果糖一起栽倒在地上。x%v-]"J`
G'YP9U}I[
    「嗚哇,沒、沒事吧!」
J!n ]"a7{ m:Y UD5tuj)e5e.i
    阿露露趕快跑過來,對光一……。#Q+`h}1e n0b

H @1M AX d1j     「蘋果糖!振作點蘋果糖!傷口很淺,一樹說過三秒規則的。我還想吃你的,所以安心吧!」g!_!bqI0R_o
"T7T i?(u.Z
    ……對蘋果糖表示關心。
H.M};W ?c2grOPeG
9by5s9i._ A*}8v]     心裡帶著一點難過,光一怒視踢自己的那個人。
E Y][f#W kJ4g]1NIli#N(c
    「……別在路旁做傻事」w"^)d"SQ`
N/B~ ]?k J
    應該說是果然嗎,是間宮薰。0uO#J+\ ~1_ \5vT
Kq/A$X Cd km
    「你這傢伙怎麼能突然在後面踢一腳!我的臉本來就因為蘋果糖而黏糊糊的,現在連沙子都粘到臉上像鬍子一樣了啦!」
B#YV \!sF Pm7^1^
n0ET6N%y({ x     「因為覺得你很擋路所以踢上一腳而已」s DX0u&w0v$B IQ

F-I+mR%pM     被說了很過分的話。 P}KX,]|@F3a
'G*qu{k9b([f
    這時光一才注意到,薰的樣子很奇怪。
7b6MG,i z(M{)\'U_]
@Rg W2Z9Q_r     短而紅的裙子……小孩子氣的T恤……以及背上背著的那個,是學童書包?m7]&N.W xh

X P8|Qv1i,q     「你、你……難道真的是小學生」_aTLl"t_

k-W;m'g%N5Id9T ?(Mr     啪嘰!
k1c1nCxV^
$b `&a$Id]8EM     「好痛!既然打我幹嗎還穿成這樣!」~4OY2B?z T/U

{FX1u,Ga-k5_{d     「烏、烏路賽……這樣子被、被那些執行委員的傢伙……強、強迫參加……蘿、蘿、蘿莉比賽的」,K,i6V^f2Y"YET
[P \w'L8I
    間宮薰後悔地低下頭,臉一下子紅了。她握緊裙子下擺,眼裡含著羞愧而後悔的淚水。.q7v)h5S$Pb-d

4S9T2i^.LZl({OK8i d     光一認真注視她的姿態,「嗯」地點了點頭。
m7k&C6ki%{t&q+X
6ax7y+r)Hpb*Z#z     然後豎起了大拇指。
%W{ q g&N at H8@G ~f QwR
    「非常合適哦」
Qx+zF\ @-X
)y0ui eK ]     ——啪嗒!U}'Q-I*N0K3Z[

#S Ow hZP,Q     「鼻子下麵!不要打鼻子下麵……!」
8kPHr} t+w ,{xdk!d#[Z6t
    光一淚目地喊著疼。然後薰就一直揍著光一。阿露露則一直關注著蘋果糖。b/wM B \pd

3pHMT Z,U     接著,過了一會兒,一樹、知大和廣美過來了。
XFU?RU iSy(O` 'a;a6A\+m#m/Mv&ys
    「喂—!光一!看這孩子哦看這個!」nNO5dP9t[
o8gx|3YYG|GJ"d
    一樹一邊招手一邊向這邊跑過來。原來以為只有青梅竹馬三個,沒想到還有一個。d:bk vp)@2g B
H[#k.h {:E;J)F
    看來,一樹好像拖著一個人的手過來的……。P%zZ)J7Y V1{
3O i+_cr5b1{!m
    「啊拉?桐咲?」a'H k\1j6nl#i
\ {sa7~3s
    被一樹牽著手,正咦咦咦咦呀呀呀大叫的,正是兔乃。y4TQ+p4P3?f

8}+CJ7dnNMH     「看這孩子!粉紅色的頭髮!漫畫裡才能見到的粉紅色頭髮!還是巨乳!嗚哇我跟我在中學時玩的工口遊戲裡的女主角超像的,一不小心就誘拐過來了!」
-k ` DVf t#]5K DE)q
y(_\{ |n@fT} N     「咦————,請放手!別碰我!咦咦咦咦呀呀呀呀!」
o8m W]/}[+?*I1t+I 0q(De K#{+G}
    「什!?總覺得有種超想欺負你的感覺哦?哇心情真是激動啊!」1FEB i?N }%f
DcE:\#^Vc"K&l#k&h
    看到一臉色相興奮地看著阿露露的一樹,光一也不知怎麼評論了。兔乃被一樹捕獲到……大概也是受到《裡腹海月》的影響吧。
4R$_-A6LW!B
%vMY(xUB$qT|1^     變得很醒目……真是麻煩的代價。'x/@-JW4{#|
l2dWl5s6p%U
    「一樹,鬆手吧。大庭廣眾之下很丟人的」3N:SP#X5IO` J|1y
L)F r Y`%P U
    「呀啊啊啊啊!好大的人啊啊啊啊啊!好恐怖——!」8U{Ou9r5k%E m

pe$h s8p OE/x     知大為了讓一樹的興奮收斂一些而接近兔乃,反倒讓兔乃更加害怕。成了惡性循環。0t }M^ y-F#I

(XC m_j     眯著眼睛看著身前喧鬧的傢伙,廣美來到了光一身邊。
R,` vi*\:I#{r8\7T :H5J+vq!y.Cq:\6}
    「哼—……」
/}u!dYh,Tu[X
AUhn V Tq R     「幹嗎?」/eJ~q-k_'D
(gAF kG$Emw
    「兩手都是花啊。想建個後宮嗎?」
Q [~-bB o3F:o
]sSL W|/{&F)I9U     不知怎的廣美射來帶刺的視線,光一正想要反駁。
!\l2V/Z,o9o ^+i M5D
5Zf]4s,m8q pN,n     不過在此之前,
(p _a0M6w9Er BZ[A? Q9nO3A(OX JW4y
    「廣美—!我好想你啊—!」v5~b"G] L@ m

"@+I-F-S,?)B3_ {w     突然間阿露露緊緊抱著廣美,問題被敷衍過去了。/Hl0~7R.qy O9N

O| S ~,R3})oY     「等……一下,突然……幹什麼」
#}G"s2TX+?G d| wTt~7D1[#x a
    「我還有問題想著下次見面的時候問你呢!」
(Le"z[5Xwc o
S YQht&]#K+H     「下次……兩個小時前才見過吧……」
5^P.Wcy-aPx
)HH%^#pd s9[5e`v     面對喧鬧的阿露露,廣美回以困擾的表情。
Y H)O9P]-?WI F
\ P WD0v!}`     不知怎的,阿露露對廣美是一見如故。或許是因為廣美比較溫順,能夠仔細聽阿露露的話吧。廣美雖然是一副困擾的態度,但是從青梅竹馬的角度來看,絕對不是討厭的意思。&ZSO&h_

R-_g8a?E!{^-r     「那麼—,想問的事情是—」
C7ybbW-JH9N
}[1pF,T6B     「哈…什麼」0h%eO,HPq
7z d&LL9RC
    「——蘿莉控是什麼啊?」6H n\;gH^4j

cZ!m6| J }g5v'Z     「…………」;Z G3{ d HA
b9sh#^(Rn"@a
    這時,不僅僅是廣美,連青梅竹馬的同伴、周圍的一般學生都沉默了。
$d/y"IF2QD"_ ? W w5K'N"~6G.I
    廣美以及一樹&知大、兔乃,大家都面面相覷,陷入了沉思。
2l&Fn6a{v$ks&_
$Y9eI&_:sB     光一正想怒斥「這種詞語的意思不用知道!」的時候……
L$A-bf(S] N6X zX4xQ2E)b R
    ——劈!Czp(dS,z4sSW0\o-f
\SF;I_2O2e
    被所有人指著,光一把話吞回了肚子裡。Ej I.F Jj+`['m
~H9l#y@"wiG!]7?
    「我、我才不是蘿莉控!」(你就認了吧=,=)
d7q4TX:Js$a+X
(GHd0qK W}Z xR F     「是嗎是嗎。那麼光一,看看這個,你怎麼想?」|s M g4|#xM

8l:CE7ob     一樹抓住薰的肩膀,推到光一面前。
tlJS.p x'RP5{
,b5L2J/A"M4p]L     「等,什、什麼?!你們說什麼啊!?」
&D6B"ow#B4Z op$@`0C9d
    因為一直在害羞而沒有注意話題流向的薰,莫名其妙地慌忙叫道。
$[ `O+Wv5J$?)B9T @9fu p5|3bYj
    光一看著擺著雙臂想要脫離一樹束縛的薰,不禁……1k%cY\2Uh
Mi},H%Qh%u
    「哎?哎?什麼?什麼啊……」d _n)o6U
!T X_8{ B%?
    看著滿臉通紅眼裡含著淚水的薰,不禁……。
5Oj7mR%KHq9R$o
[DzWwa%u     視線,別開了。
(V MIkZoc F
4\XU$z0U     「果然是蘿莉控嗎」\Iv~u+V%[
~%Jaqbe\
    「蘿莉控呢」Dl8bb,[6x o#t

6H;l,t0Ej*aRJ.e     「蘿、蘿蘿、蘿蘿蘿莉控」 {;y-F9]+X P(R+]G

u7?-J$CK:F     「哦—,光一是蘿莉控嗎!」-H:iv3Ji;xU
o2y~cl,s3`t
    被一致認定為蘿莉控的光一,嘴巴「哇哇」地顫抖了一陣,7H6y5hWfQ&K#PI-}
_5?RIJGu2k
    壯起僅剩的一點聲勢,硬是擺出了一個帥氣的表情。
5?R5Sp)Y3} /^Y#] ^+|3hA)]!`
    「哼、哼——我、我只對二次元的蘿莉感興趣而已!!」
Y+}8c9\An5~v S5cu4_a ?
    劈哩?
Y0b;a#aU4ki zJoS_3H @
    喧鬧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y$hmq0E4bH P9T1x:L3M
    光一一邊被青梅竹馬們欺負,一邊混在人群中走著,享受著祭典。3C(@A U/\o oFI

0a A+Sm^PBKs@2l/Z     宣告非現實終結、回到現實的光一向夥伴走去。9Wp[0t{Q

{HGN7W!d~(h     在那瞬間。
CM.B['_)Pu"D &YI$jb8_S[+b-o,P
    「——我是不會放棄的」
Uf-bw/gStCC
4k7M5K:P?     旁邊跟某人擦肩而過的瞬間,耳邊聽到了一句低語。
AG#i"L%E&x-BQ &TW!X2Zuh-k
    「!」I3]slY O/v

%WC I~1]*gk8]     難道是……光一回過頭。d"Z%j|L*^E
O MtMe4? D
    那是混在人群中,和光一等人反方向前進的澄波優和秋雨心路的背影。{@ d)dIR/qJ:G

(Z)c^*i };Rtd     「…………」
#]+g,aE0wlo
L7Zlu4M9r$T^     兩人前進的道路到底有沒有改變呢,光一並不清楚。但是他們的腳步很堅實,完全不像打輸了的敗者那樣。 HZ6M5Ci0^|

XczxP.W3kL     不會放棄……已經無法讓世界回到過去的他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光一並不清楚。
8Vz+Zc Ecsyi ;P+G$OC!N%m
    但是,光一內心湧動著不可思議的感覺,向著他們的背影說道。&b%a(JjX Z-pri G

/i1ze%X/Tp|U \ R     「——正合我意」
|)Wionu-T,pd7HF
f s9WCSS-I%Aj     無畏的笑容,並不是故意裝帥,而是自然作出的。
2RQ U#u\:L*Lq 6k jn/O Ize P
    ——同時,Shade本部地下五十層司令室。
pa;GG,Qf |,~
LnLR#Z!J4l*pBQ5LX     微暗潔白的房間裡,兩個人面對著面。!e*ydN F6fHL

jk*C*Oz*i     一個坐在椅子上,兩手放在桌子上,目光尖銳的女人,是能登原明日菜。1X-]#IM:~#L L \%@*ZE
UJDx$UW-x(V
    而另一個……
#|:n]/JQ,~G h
4lP:L'o#LZD:`0X     「呀哈—,任務完神了—。可四我什麼也不資道哦☆」
!S zU.PBV!O m
\V)b(S2A     鏘☆,地用拳頭輕輕敲著自己的頭——月陽奏麻向能登原明日菜說道。
TQ+p?7S2T wf!o SV Ok'J5H
    她身上穿的正是Shade的制服。制服經過了相當幅度的改動,肩膀的紐扣被故意撕開了,肌膚完全看見了。裙子也似乎像是做成開衩裙一般在各處撕開,非常煽情而異樣。 p7~zYI+p.u
[8J/A_1\D4z)O
    「……待命任務辛苦了,最終手段。但是別得意忘形了,我可不記得曾經允許你和佐藤光一接觸」
Sk1e+SM;s7{]|
)e{+v]b5V6Q5~Y_     「被瑣的像板喪釘釘一樣呀—。什麼也不幹就在屋頂喪待命很無聊哇?四哇?仄樣子肌膚相親也四可以的吧—」
Ztf Y@MkIc
eHdr_S{?!i     奏麻似乎是要挑釁,一副瞧不起的態度搖動著腰間。明日菜對這種戲弄毫不在意,直直盯著奏麻。
w k r,n%a7s W s Xk gzCmA
    「你似乎還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啊……背叛極光的巫女」%^6t%w~ u
c8U-Y0V/gs/P g:l
    「嗚呼,好刺耳!我很不姿道的哦?我很輕粗自己四從極光纂投向Shade的,所以立藏很危險哦」I eMf*dH
,zk5p|Y-q
    「……那就注意點不要擅自行動,根據情況我無論何時都可以把你」
&Q`(hIu*W#V Y6\d 9l)wJ"}"M3^A
    「不用擔心哦,因為明日菜親啊!安心吧,就四因為仄樣才要簽訂契約的吧?盧果要撒阿露露炭的話我也會像心路君一樣死掉哦—」
N$DHM+B;F7^'{)x
A)h@^9vm     所以我可四Shade的漏(肉)奴隸哦—,奏麻紅著臉說道。*p p{-l ]V G,c

H3| O0sp     明日菜歎了口氣,手放到額頭上。
Q,l:s.W*m~zJl.z"EO
.}q2tti$E6E     「嘛算了……這次能不用你就完事也是一件好事」
/uGF{Ly#Eh-H 1q%C.n*Z!f#dB!MJ#X
    「好壞啊—。不過我要四偶爾不用《魔女》的話會欲求不滿的」 L&y,}[TH

6S'M6lK!JZ(Zzx     「你的《魔女》破壞力太強了……只有在叫出你的名號的時候才能使用」
;z$j N}(\'{0rkO q%]
k'Y#T7v{     明日菜說著,奏麻的嘴巴噘了起來,有點無精打采。^6N$A,^#F b!XLx1I_k
0vhe3D/B:W
    「今天就算了。和你說話我頭都大了。趕快回到單身牢房去」 V"T fKa m)N
#X L,w TX)x'Gq
    「司陪了!我也不四電波女啊」
ZH,}mn '@akH,m1a@
    和佐藤光一一樣,這個女人也完全沒有自覺。明日菜撫著額頭,向奏麻揮了揮手。1g]*fP-J}INw
JC$D)H0M(?4W%t
    看著有點慪氣準備離開的奏麻背影,最後明日菜說道,0Z$p?Ng_#Wa

:x l$x^MH     「最終手段……給我記住。如果你背叛我們的話,我可是會毫不留情的哦」k zmn]3U2S*C Ww
HWG$Y X!K{+P4w
    「……嗯?四仄樣嗎?紫要想的話明日菜親簡單就可以捏碎我的四吧?」
~/FT?-K&u bBb lmKX+P2d^@9\
    「就是這樣」
i/s6d ^+Z|+vI/{5k
mY`%Y Pv+P H'b     明日菜立刻回答道。奏麻「呼呼」地笑了起來。,vf e l'y1W.c#e!I"Q m&qU

$v N+D(eF#u&Z$H e     「那想在仄裡開贊嗎?」
W!`M6G'z`$xI
FaD|2S2bu     奏麻那像是臉上貼著笑容陰森森的貓般的眼睛,眯起眼睛望著明日菜。
oR2Tm!Iw'].U$P
3SrKBSD     就算被這種眼睛看著,明日菜也只是靜靜地望著她,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p;f M*N6kST(@De&h
D6\eRy7H,e     「——消失吧,魔女」
dr5aSqX X0o'{ U mTyP:n-I
    「——下次再來吧,怪物」
x(b |S,v{:f
~3X)G&d4M     丟下這句話,奏麻退出了司令室。
2D+} IBu aw5d\-y
7o9A3K5N KCYilS     在寂靜之中,奏麻帶著尖細的腳步聲離開了。
5E+p R`kI
"[q|stj F uB-\p     「呼呼—,還四那麼令人害怕呀—,明日菜親。不愧四我宗情的女人」
@0J:[F2m L?+]lr*\"H{
    奏麻在空無一人的走廊裡大步走著,臉上如熱戀中的少女般染上了一抹紅霞。AF,c+]xUNF

eZ [{ x1x     帶著恍惚的神情扭動了一下身體,奏麻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部黑色手機。 YRfP0@
h8tl*|/~y8]6?
    ——那部電話是和極光信徒石崎朝顏手上拿著的幾乎一樣的威加盤。n*L `qd/E(L

;r9m\!H'n     奏麻把威加盤像石頭一樣不斷往空中拋去又接住。?Q(p2QN;Ms$RS

)lz | | D}3W'x     「但四那孩子也不龍易啊……仄樣子不四越來越有趣了嗎?四不?」
;JD2f1[+M]T^L&vi 4i7Z#IN:D V G@V
    樂在其中地自言自語道。
1Rr v5t I
w0HG dHZ I     「佐藤光一君嗎……呼呼,我也很稀飯哦,那孩子」
5Y$@,lsU c-F'N(p 0q5C@m/]*c
    啪地接住威加盤,露出了猙獰的笑容。V8I"z8V"b'V
"dT ]'o1Ak6pA
    這時奏麻的表情,就像孩子拿到新玩具一樣,天真無邪,而充滿著愉悅和殘忍。 I5I+uZ'f7Ei+{

n-JV(\kJ N%o"KL     ——月陽奏麻是貓。她的行動原則是『有趣』。`3F"`P[W

'g8cq[r2vs {     她絕對不是容易親近的人。總是對喜歡的人搖擺不定,若即若離。Xv4Q gk6K

B,Y"]-wK ND     即便是被人說是背叛也好,歪門邪道也好,只要有趣一切都無所謂。
6e7I T;|`
FLz9VL:|n     這就是月陽奏麻。
DH.}+fP s2Ax"M
o5Q7YDM/gFN(R;tz     原極光幹部,最強的巫女,現任Shade特務防諜班班長。p0]u?\3b;u{

n;IX{K{pc     擁有涅莫西斯《魔女》,Shade最凶的能力者。
3m9ie.G.C7d!eD
7z j"?0sb     通稱,最終手段。
%x^k$r2l3|0B
I1`4~4BG$mG     她對佐藤光一來說,會是絕望還是希望呢……這是後話了。Q6XGq$N M Pt;K

H"_7xi#r.g4t%V     今天的對立面,之二
5])s%c3^*^+U,y :qn%@:v%|3a
    學園祭前一天。x(\4c3Ok

7^3RF@%Y P5j0W     「哦……看起來很精神啊」 ^ [vWgTg| i
"c X@K,b5R?
    兩手拿著一堆特產蘋果的光一,進入薰的病房之後安心地舒了口氣。 | _2@;pA1dsy-Q

N$C`wm0d0dD     「我看起來哪裡精神了啊……」
R U"Q7t#C-u"l jF @Kr
    薰睡在床上鬧彆扭,光一坐在了她的旁邊。v;W Vg [#kG

,i T w_t#^,fq!n@     「明天的學園祭好像能出席啊。太好了太好了」k `9A%Tc&@)]d
6d5z.h@Be
    「完全不好啊……肩膀很痛,血氣不足腦袋發昏」T!S:u)j4A2G]
hZ2Zw0Z,s
    聽著薰的碎碎念,光一苦笑了。從籃子裡拿出蘋果開始削皮。Ty$sq z`'m
.j u+eL7ScL
    ……總覺得今天格外老實啊,薰暗想道。削個蘋果都格外賣力,看起來光一似乎有點膽怯。O0L.]eRBJ z5{

v0T#{ Cl2_     「呐,薰」
9_ N#q(c5a {~R"M:pM/l
%|X`,J"wVg     「……嗯?」2{$^$oR+T+iiM
;@z4]7Y$_ O*tr_}
    「昨、昨天……對不起了。這次也是,結果你不在我就什麼也做不了」 y1H^`x
7Q V1CJq.As
    「…………」S:d`$j#I7Z'thC

Uq\$@J u[X9a     聽到光一害羞地道歉,薰也沒了調子。
~ z fvOq/|
#s{ ~c @-f EN     「不、不是……我也,是沒有了你就不可能贏的……?而且,那種招數,我完全沒有想過」
K(ZJ&K,uDo8E8jF{
4eMot QI0S)aQ"{8s     「……是嗎,這麼說的話」
X%Z {5wiI+M#RPU2b
bY(xa OT7C     「…………你已經很努力了」'a&?[*OS.L;X])r n5L
!fU:h*V"p
    「哎?」
L$P/S0TG
8N])E,h*Kj6GPm     「什、什麼也沒有!話說回來,你明明將《矛盾騎士》的特性增強了,怎麼沒有發動對立面?」
~-Y!by4~v2?W
(Y#mEr'd9di;e     為了改變話題,薰問了一個單純的問題。看上去光一似乎什麼變化也沒有。外表那麼完美地再現了《矛盾騎士》,需要繼承三天的代價會怎樣呢。
vDH]Ej
dcgv`}     「啊,那個啊」
]2Nx'p-VU|a5b ` {.e3E q {%bO2A]^
    光一笑著將手放在胸口。
p qV#YCKo%T E#p_E.r0tW
    啊……似乎回到往常一樣了。
.o ?5X1xn x ,p*o|9M3J~EfNZ3j
    薰眯著眼睛,感覺安心了。
!bE#n J_(@R
{,f6WnR@%|k     「之前也說過了,我從和藤堂的戰鬥中吸取了教訓。我的對立面是繼承原涅莫西斯對立面三天。但是,發動的條件必須是增強的特性超過了原涅莫西斯才行」
J'A'i&X U
gl Z6d{|9J.W     「……啊,是這麼回事啊」
8AM-GW2Yy I`]YeI!Q
    原來如此,薰點了點頭。x(j0y8d,O2kn

&mp0|v@/D rd     「沒錯——也就是說即便特性獲得了增強,但只要不超過原版就不會發動對立面,能力就可以再次使用了!」
q/xg@,K^g
U u SW1tw;tL7mf4P     「在病房裡說話別那麼大聲啊好吵啊」
(Z?&j7kR7g
2^_3x'C#[,Jg#h5O     「呼呼呼,因為這次也不需要那麼完美嘛。這種程度的完成度也足夠了」dB M6Nf/{mc0jR*@G#TS#a

[&G6Sm6b,x(a     只要嚇到能力小偷就夠了!光一高聲笑道。2Ks(\~6QpO

k!kg s_     明明經歷了那樣的苦戰還在大放厥詞啊。
/?m_,JA}E7]"i\
N+~!g$a0wH     「那麼,我的《矛盾騎士》還是可以用的咯?」F;t3I%Yd+H q

tAP@tD+i5_     「隨時可以!看吧,我美麗的《矛盾騎士》!」uYll5Z

H)Ff3W;s r     光一打了一下響指。
u1F0mf mdE +LkYp7["z
    緊接著,在「砰」的白癡聲音中,
,^.K$Ksj M[9Wq6i ]:Bh n o
    『噗哦—……』
KP |Z-U"| 1eZo-C+Hv0Fned
    ——照例出現了嬰兒騎士。
| ?X.nia?Y$j N7Z,R&v\)Y6KkM0v
    「…………」
A!}&X%M`2` Y\A |y ^P;O_)C
    「…………」}5bZ0vM y$i1D^
V3u M.k1yY
    光一擺出一副「為什麼會這樣啊」的臉孔,薰則爆笑起來。!~Vyk'L~4p-l[

1g5r A](?&@     「為什麼啊!?我腦子裡明明深深印下了那份美麗的!為什麼還是這麼個矮子啊!」
b}9BI/X F.VI 5T9oFtV#p
    而且不知為什麼,這次還是以在床上睡覺的姿態出現的。
K2\R%NBT/L1M5G o Jr O8^
    手上還打著點滴,「噗哦……噗哦」地痛苦呻吟著。%f(Pi K(vvR&M0N

\n/WA7Z     「……莫非,是因為你對我的印象發生了巨大變化造成的?」 L;kQyQ2I8H

[;n0pO|     「什!」
8CH4E-D/c-^:A6WM~ +P S"f'DiD
    將現在薰的情況和嬰兒騎士相比較,光一呆住了。^$NQ%}'g+b

3l&_D-^w6YE     印象這種東西是很難總是保持穩定的,是會不斷受到侵蝕的。即便是看到強韌的姿態所構築出來的圖像,在看到柔弱的姿態時也會迅速崩解。
1H KnCH C a;@H`$JL Yo
    現在反映的正是這種情況。%\"kfk6l9D
"pLh%Q%@2Jh{an
    「啊哈哈……果然是付燒刃啊」
b5za I'le;nZ+c"o)h NL7_x|h/X
    「咕……」}"H/C&C"as

+}8m.x'zw?     「藉此機會好好反省一下吧。而且,這次和上一次一樣都是故弄玄虛吧?除了樣子,其他都是擺設。稍微努力一點在威力射程之類的特性屬性上增強一下…………的話」"bgHUR+X1b

Q%{T/h5lq)h tJ     正在神采飛揚地對光一進行說教的薰望瞭望旁邊,住了口。
c%T)U\m,C9_$cb
v-{ C^!zF     光一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消沉地繼續削蘋果皮。
oOB!G;f#w "B2zEX1\uq
    (……這傢伙也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啊)
}s9Hu5Q{
t"h!Pe},D&K'n     薰撓了撓臉,對認輸的光一苦笑道。*a S3|#yQ0\z

:d-rWe?z(R;C"y     「喂。既然有自知之明,這次讓我來訓練你吧」
4OoBEn @
-~ `(Kg{7m6p     「!?真的!」 \ b tU+IB%S.f#k@7V J(v:W
A4yI\fmhi
    「複製其他Shade隊員,讓你的涅莫西斯提升到能夠使用的水準。你的能力儘管非常難用,但像這次一樣如果想好相應對策還是可以充分發揮效力的。沒有必要消沉」
a\2{'w*K[Q:@ t,E2hV eJr1Q
    聽到薰,光一似乎非常感動,眼睛濕潤地握著薰的手。H)a1S2u.Z4I
8@8dg'Xj
    薰的肩膀震了一下。雖然有些吃驚,但並不討厭。
B;h[m'd ?1sfZVS3z|
    「會助我一臂之力嗎……抱歉,讓你一直都那麼辛苦」K*H1c)K7onzl

C)J(RCI/u     「……不、不要用這種說話方式,就像夫婦一樣,噁心死了」(蘿莉+廚二是多麼獵奇的組合啊……)o R p*L%RHT
x?bBn@i/g
    「而且我,似乎也有自信能守護好阿露露了」Y"vGn:e h(c3]

T9^*C2E??{P     「是、是啊。都是為了守護阿露露」;a!S,Awg

2jt Q_@k     「啊啊,完全是為了守護阿露露的!我為了那傢伙,什麼都會去做的——就算是要捨棄生命!」 BK-X@&fZ
+dy X8P5Jb%e vD
    「…………」
0VMe(e2K&}J
i"u,Z1k9{?(^q:k q^     聽到光一的決意瞬間,薰染紅的臉頰又回復往常了,還有點鬧情緒。或許是因為一下子臉上的熱氣冷了下來,薰對光一的話有點不爽。
^wXUP F,Qr#b
Zg.L6F&nj,X:oT     這時,在薰的頭腦裡一瞬間浮現出和能力小偷戰鬥時,抱著自己的光一所說的話。K Mh-V%Y

(F)e{ R)dc@0K ]     『我一定會——守護你的』hv)?"f&~~|7g,u

X5l?A oxgO2i)?     「…………」
)@+E3@(no;J
$\^v!t!{4X$[F;}     「怎麼了薰?」Vi9C y|9GZs c
5U.[d EQk
    「……什麼也沒有」
w4w4zj.RCi qu~$| ?~,Z]k
    薰啪地掙脫了光一的手,有點生氣地擰過頭去。i#vw1b;?"J#Et

0qd!vSm!|"|vDq     光一看著突然不高興的薰,雖然腦子裡充滿了疑問,還是打起精神把蘋果切好。
z%cw+a1D"J GZK4V 'jn'z O.t@
    「好、好了,蘋果削好了,吃吧」
)rFT:~*lp6AkWb !gPlHfR h2kh5c
    用叉子叉起一小片,向薰伸過去。ew4S Q8D.~^\Y
"S3i;mv*i7D2o x[
    可是,薰還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xh R;W/K'w

2n7R/UI U^mg?8\P8S     然後,
Gh$]MD:~+ep c Eoi\2c@
    「………………肩膀好痛」
i6wQp'^3N2t
6G-V'Pwac T.c     「哈?」8H}/n\,wW

.EX:`n-T P `F     「肩膀好痛,吃不了」
,f],p8J:V7~#K0zjg
K2e4_KJo6Y     這話說得莫名其妙。j0Z3X Z^*F
2b(HCcR9t8l%i.f
    如果雙肩都受傷了還好說,薰的右肩是好的,用右手吃不就好了。
X%g&B,n.B;T#T!? F N;H6k g'`1^
    怎麼突然間就撒起嬌來了呢?光一怎麼也想不明白。)eGU5K+K9w
"[oJ-D#UB6ZY @
    「喂我吧」 aSQR#MFd)t.Iz
bIK Verh%J
    薰突然把臉湊過來,張開口。 n"aj9b(T7@+K)t6`%o

qRfn(rpY&@k     「……是?」{9H Tv b2a
|$i#r/[+j$a'a%V
    「喂我。這是讓我變成這樣的你的義務」
*p+C \X uA2z
7n$RZ)v)w5x     「可是你可以用一直胳膊——」,BW i d'O4]m&@0?a4e

Yr/@uOcs8i6O     「行了動作快點」
!V? Z*~3n+ey\
BH)K F?     薰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光一無奈只得拿著叉子往薰的嘴邊靠近。$|0A QN K c H#f p
1lO&[C$dO Op1^j
    單單是用叉子接近那淡粉色的嘴唇,光一不知怎的已經亂緊張一把了。0@%\,Q)U+n!IR\/g\

g w7SHyK1LU     在「啊—」的聲音中,蘋果接近了薰的嘴唇。
%cW4D3qI'Dn4@ 1Wk#v4M'wUs#u
    雙方聽著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跳聲,蘋果終於被薰——0f:l UL#N [;r/A

!NL6h P!i     「——薰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c @0W"C?p,X
6j]$k*k$Pa;}y]%g     這時,病房大門突然被踢破,有人跳了進來。i!P c+J0o;{\
U/k!z!^+N;k;v
    聽到叫聲兩人不禁回過頭來。
P){"fN t
[\u3`Z     那是——不知為何穿著泳裝的兔乃。
G)j%MP3b(w,t O 7['jx.u!S2IXe
    「桐、桐咲!?怎麼這副裝扮——嗚哇!」
E \1q5?t.sI7s2x
XcGK8\x3X(wpF9A     兔乃以光一作跳板,向床上的薰飛去。!eM,aLg

!g/p7\'~ wU'df&[B|     「突、突然間做什麼啊!」x;IYV:hU8FS ]~
0^\V @*d
    「好過分好過分,對、對立面」};\ULT_(Y
jnKU ] sn$ulA
    「對立面……?你這個樣子莫非是」
8BI-~5t0q @*h0S
,lT%X(SA+c[K     兔子一邊擦去滿臉的鼻涕和眼淚,一邊說明自己這露肉的打扮。xI"qU8_0l
f`~dF6oGD0mF
    「今、今天早上起床,就、就像往常一樣穿、穿制服。全、全身都出、出了蕁麻疹……只有胸部和下半身……能穿上內衣褲……嗚」
tc0f3xhGP'\ wd ?`
8}:le7zE     「這麼說的話你這次長時間使用了涅莫西斯……」`&DH P4OS9r
4bde$fDU&H
    「就是啊!所、所以代價就是變得像是露出狂一樣的醒目啊!」
*g,J;\_%e/n1QQ
'`V Hn*aC/cL     看來,因為對立面的影響,兔乃只能穿內衣這樣的衣服了。
wN,e,vp?$Pc};eo{ ce|[tU'y0H7d
    不僅如此,兔乃的身體還發出了一種讓人窒息的迷人氣味。即便是同為女性的薰,都有點頭昏目眩。這應該是一種荷爾蒙。
,]!A!l/h9l4O1X'yO K%q [QG~%?b:sp3r5H
    「所以說在屋子裡好好呆著就好!幹嗎特地出門呢!」 Ug$gYF-bU

1U;D rXR(y N     「因為司令說要使用資料準備室啊啊啊啊!」/?H9W~.s9I0P^y
r-QJ \%M"D
    薰的臉被埋進了哭喊著抱緊自己的兔乃胸部。[d9d,p,D2r

Eu beU DHH;[     「噗啊!別抱得那麼緊,好辛苦!」
$I(Emk'f~'J/B}
#APWo)@K"j|     「咦!」
4Chf|(^7lR/T 1Ft3?`iy;o(O
    把病人當什麼了啊!薰一腳把兔乃踢飛了。q,Z&{-cp9`N
,Y2Q3SU]Xr4LDM
    與此同時,頭被踩了一下的光一坐起身子,從床下探出頭來。
$B3f0Htp!\
&i?'RS)FtWy     然後,兔乃倒下去的方向和光一起來的方向自然是一致的——
$H jee8J4Zo,d
SSSiWb*]     咚。
?_Dt4Lz .Ck c#NBFQhA
    光一的臉被埋進了兔乃的胸部。r [ Kt]e0V5NX6X[

|l`L7{FD?U_     「…………」)z[ C }3?zVn;A

#asP%F'N     光一一邊感受著臉上柔軟的觸感,一邊吸收著從兔乃肌膚中散發出來的魅惑香氣。0u`;@:m*m@O!p
x7I ne(hZ
    一瞬間——咻!鼻血從光一鼻子裡飆了出來。
%^nd0X]
4Jp#^"ga     「…呼、呼…」/a@5E s:j@ Ik

!^ m eC$Nr,kvpC     「…………」
t,J~-s0b.L "x&~ S8P7q?2A
    「…………」
O8}4Q.Bk[?+u0?
/Lij0F/UB     「我、我——……啊不行了!」7` fF4B$H L },P B
c`D3~ @O&k
    啪!|U0l2Dy4E9kU]5H

;v;|6y(sc4BL?     想要用裝帥蒙混過去,但鼻血繼續往外飆,止都止不住。
4yq n I.t ~ [5A6\|h [L*[@_+Pe
    而且想用手止住鼻血的時候,又掛到兔乃的泳裝,那和她不相稱的胸部露出來了,於是更加——咻。
I8~b_r_ l i ;n;d u7~fp#z
    血氣不足頭正在團團轉,視線想要別開,卻釘在了兔乃的胸部。 n+i$\E*c-}O
G3dcsJW
    啊啊真是無常。為什麼男人這種東西就那麼喜歡巨乳呢。
:N x{&C-N!I
&|1o@C7b4Kw][     「好……好……大啊」
!h9D6C CVp| Z
+b#G,O9q v3_-K n     坦率的說出感想之後,就是地獄。K$WZL#[ w
i2q8K/J AT
    有對人恐懼症的兔乃是不會沉默的,:Tf e3{'a%j
s.p E8X1}Y1qK
    而感覺良好的場景被破壞,薰也不會沉默。
fS k*WZ
^x} lRTp     「咦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iNk0^*c ?q8~4n5E9@K
    「打飛吧——《矛盾騎士》!」
(ZM)L-}zO{
ed2J/Sd sh     「是我的錯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J,bM;RWx}F
iN~@+w/d$m{
    於是,光一受到兔乃的鐵拳和薰的重擊,如字面所說的一樣變成了星星。
[ L}S[:Py ])f ug z"?5L q}C
    【Status File《裡腹海月(transparent)》】 g$Uw@9r9Z#^

^g1Q A6~m`}|     該涅莫西斯可以將自身以外的物體、生物透明化。:n\ C)a`q

`q sqf'Tsul     身體接觸的話可以永久有效,即便是不接觸也能維持十分鐘效力。
#e](PLi 6U@+^(hsG/b?7t
    是主要用於護衛對象的守護、隊員的隱秘行動,以及做陷阱之類的輔佐類涅莫西斯。6GJdq!C,yL@

6PE7A$~)qe8V%wvI     因為透明化之後使用任何機器和涅莫西斯都無法感知其存在,可以說是非常珍貴的涅莫西斯。
3Vm(Q p-[^2[F ?
Sty2i$F ^G     對立面是『會變得很醒目』。
K Q*B7D4zz0@m "\ F5XUAU,X
    該涅莫西斯的對立面很特殊,罕見地同時需要先付形式和後付形式兩種代價。!yA-w1H+q](D6Kr.J
9K gd3cG jj6Bf
    後付代價尤其嚴厲,無論什麼外形都能讓人變得醒目,非常迷人。
X(By3_c7lA-Y,d\
P)Z ]4w dlz$VUV     雖然是非常好用的涅莫西斯,但如果使用者患有對人恐懼症,則負擔難以計數。

- TiRaFiouS - 2012-9-19 21:27

第二卷 後記 X[c"\:A j5a(?
    花花公子肯定是個褒義詞,uD&E3Gc

"sN+`4Kv0c&O     大家好,初次見面的初次見面,讀了一卷的,
g%e&a%|Zgn/Wgm
F,W/w6y(n     你——能跟得上嗎?(Pk^d(^

\S,qYp     ……對不起。請一定繼續跟上來。我是最近加注音都有些害羞,但是樂在其中的柳實冬貴。
3u}}Z:jn7k X]:l SCw"uy [$B6az
    那麼第二卷也出來了。怎麼樣?對手登場了哦。
_mZ;b2Fo
V8I4Oo/p;i     敵對組織的登場、Shade的秘密、『引導者』的樣子、電波女襲來,等等等等,雖然稍微有點盤根錯節,但故事情節已經開始發展了。
i;t FH+F1FaxX 5q9Qd)vv0lFd
    然後這次的看點是……抱著蘿莉宮的戰鬥……嗯還有廣美醒來的時候……啊啊啊還有阿露露的夜襲——呵呵呵。啊但是,個人覺得寫兔乃被捆住的時候最興致勃勃地。哈哈,不知不覺兔乃成了專職工口的了。哈哈!(柳實你是個SM狂大家都知道,不需要特別強調)
#X1U/J-S5e6Hv:a
U)atue w8LNIoI     這次的戀愛喜劇場景稍多一些。各位讀者如果對害羞的薰,睡迷糊的廣美、還有向光一充電的阿露露感到糾結的話,我便感到很幸福了。
Y~X&^['{8Wb z(Lg ]D.e5zXf*?&d-~_
    然後最有看點的,果然還是最強VS最弱。
/ixVd^ { S%~'T |(UU
    正因為是最強才有痛苦的過去。正因為是最弱才有最弱才能做的事情。
mWo&x(Xz0ufn
,t,a Mm%t Bt2d/Q2g3|     這是關於為了自己的目的和信念相互碰撞的兩個男人的故事。"_/?_1W0B)X

!A J:hU%c2_Fc7P1A     如果能讓你的心裡,稍微地感受到一點愉快的話,對我來說就是最高的幸福了。
i)g8|2Fbe6g5Np[}
E Nw c)ua DOt     感谢接受我的无理要求,画出漂亮插图的一葉モカ先生。感谢一直以来都充满热情一起构思本书的责任编辑T先生。感谢在PV以及游戏给予巨大的支援的黒うさP先生、トゥライ先生、森井ケンシロウ先生以及某社K先生。
4e$K{ iiWwA#y j
2q\ZX4PMWS     然後,對手上拿著本書的大家,致以比《蒼南煉獄》更熾熱更盛大的感謝!
7x(o RK@Tj9Z%|E*n{ 7BSq d9@:z)v%\'[
    那麼,我們第三卷再見吧!`ty/Su5Cz&u
0Q!R5eB8[d)gE
    柳 實  冬 貴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Re︰笨蛋能拯救世界嗎?】第二卷 作者︰柳實冬貴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