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老家

Sunflower 2017-9-8 15:48

老家

每逢年過節時,我們一家都會跟著爸爸媽媽回老家探望奶奶,記得那次出事時我不過才二年級吧,而主角我妹則是剛入讀幼兒園不久。

老家是在一片石頭區建的板屋,格局是長形的,先是客廳,沿著客廳中間長長的走廊可以到後面的飯廳,飯廳後邊是濕廚房和廁所,而睡房則是以一邊兩間一共四間的方式安置在走廊左右兩邊。 暀W掛著很多山水畫,也有一些花卉素描,字畫等等,老老舊舊的,一看就知道是很古董級的東西,問過奶奶那些畫從哪里來,她說她也不記得了,已經過世多年的爺爺是個文盲,那些古董應該是我的曾祖父他留下來的吧。

入夜,鄉下里沒什麽娛樂,電視收訊不佳,爸爸和奶奶坐在門口的石凳上聊天,媽媽則幫我們換了睡衣,催著我們倆快去睡,我們跟著媽媽回房,我和妹妹睡在中間,頭靠椓}向外,而媽媽則是躺在最旁邊一邊哼著歌一邊輕拍著妹妹的背好讓她快點入眠。門沒關,以我們那時躺著的姿勢是可以看到門外的一舉一動的,我很快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妹妹的尖叫聲吵醒, 長長的,高分貝的尖叫聲,像是過年煙花“響天雷”劃破天空的聲音,我一嚇醒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是媽媽不在,而妹妹則坐在床上哭,哭到連氣都來不及喘,臉都憋到紅通通的,我趕緊翻起來抱住她問她怎麽了? 她只是哭,而且身體抖個不停,很快我爸爸媽媽就來到房間,奶奶隨後到。

媽媽拉開我,把妹妹抱起來,“哦啦哦啦乖乖…不哭不哭哦,做麽哭哪?”(那時爸爸還質問我為什麽欺負妹妹?還問我是不是偷偷捏她打她?冤枉咯~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妹妹就這樣哭了很久,媽媽一直安撫她,最後動用了她最喜歡的包裝菊花茶才止住了哭泣,這時妹妹頭低低的看著手中的菊花茶,抽泣,小小聲地說:“…有鬼…媽媽,有鬼…”, 媽媽很驚訝,爸爸臉都青了。“.…嘿,小孩子不可以亂講話,那里有… …有鬼??”

妹妹很無辜的看著媽媽說:“真的有,真的…” 然後轉過頭看著門口,指著走廊的壁畫說“有一個白白色的老爺爺站在那邊看圖畫,還跟我笑…” 大人都沒說什麽,奶奶把爸爸拉了出去說話,過後就聽到爸爸用廣東話罵三字經還說什麽不要嚇自己的小孩什麽的,而媽媽則是把門關上把燈亮著,靠在妹妹身邊再次哄她入眠,第二天,妹妹醒來後說什麽都不記得了,而且在老家接下來的幾天都玩得很開心,但是到了晚上睡覺時她都會要求爸媽把房門關好,開燈,才肯乖乖睡覺。

今晚將是在老家的最後一晚,爸爸說明天一大早我們就要起程回自己的家去了, 所以那晚我們一家跟著叔叔伯伯姑姑嬸嬸堂哥堂姐表弟表妹還有奶奶一同出外用餐,回到老家才晚上十點多了,媽媽帶我和妹妹到廁所洗個簡單的熱水澡後就趕我們回房去睡。 我記得我是面向著妹妹側躺而睡的,由於太累了,我一直都保持那個姿勢。

奇怪的事又發生了,夜里我被開門的聲音給弄醒,我看到妹妹自己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去廁所哦?” 我心想,然後倒頭又睡,但沒多久我就醒了過來,“不對啊,妹妹不是要人帶著去廁所的嗎?要不然誰幫她開燈?”

媽媽就睡在我的面前,爸爸就在我後面打鼾,妹妹一個人,怎麽可能? 爸爸好像也被我弄醒了,看到我坐在床上盯著半開的房門,問我發生什麽事?

“爸,妹妹出去了…”

“妹妹?去哪里?”

“不懂…”

爸爸趕緊起床,叫醒媽媽,就在他們要開門出去的時候,妹妹回來了。

對,妹妹自己回來的,看得出她還是迷迷糊糊地,回到床上拿起她的小抱枕又睡了。

媽媽拍她的屁股問她剛才去哪里?妹妹說:“小便咯…”

“那麽暗你敢去啊”

“Uncle 陪我去的” 說完妹妹又睡著了,怎麽叫都不起。

“Uncle?哪里來的Uncle?” 站在最靠近門口的爸爸邊說邊探頭往屋後望去,他先是看到走廊的燈滅了,接著飯廳的燈也被關掉了,最後是廁所的黃燈泡,“噠!”的一聲,沒了,老家又陷入一片漆黑里… (那時家里只有爸爸一個男丁)

那個白白色的老爺爺 / 奇怪的uncle 會不會就是曾祖父(又或許是爺爺)?

它們會出現是不是來看難得回老家的我們? 還是它們一直都在?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