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午夜歌聲

demon0914 2017-9-29 00:24

午夜歌聲

  那一年我成功的考入了一所大學,我很幸運,像我這種在高中混混日子的人居然能考上大學。

  報道那一天我獨自來到了學校,這裡遠離城市,完全沒有城市的宣泄有的只有冷清,校園後面是一片荒地,據說以前這裡是一片墳地。如今連這片地也被政府開發成了經齊區。有許多學校搬進了這裡。而我所在的這一所學校也同時搬了進來,並且是最偏僻處,再後面就是那片荒地。

  報道之後就來到了寢食,其他三個室友早就到了,這裡先介紹一下我們是四個人一個寢室再加一個洗手間,經過自我介紹我知道了住在我對面的是一個來自山東的小夥子叫胡璉,一身充滿了山東的豪爽,因為與國民黨的一位將軍同名所以我們都叫他長官 我旁邊的一位是南方人來自江南地區魚米之鄉,比較文靜好像女孩子一樣,他叫趙松。還有一個是本地人叫許將。

  我們四個人頭一次見面都感到比較有緣,能分到一個寢室。很快夜晚降臨,從走進大學的第一夜我怎麼也睡不著。「喂,你們睡了沒有?」突然傳來了長官的聲音。「哪裡睡的著啊。」「是啊。」「你們誰來講個鬼故事,來點氣氛。」這時許將說道。「唉,你們聽說過沒有,這裡原本是一片墳地,下面全是死人啊。你們說他們會不會爬來啊?」「啊!你不要嚇我啊。」趙松有點害怕道。「會不會真的有鬼啊?」「別聽他們胡說,要有鬼才好呢,我們就可以捉幾只來玩玩,是女鬼就更好了,最好還是美女,哈哈哈……」長官說道:「你是不是聊斎看多了,還人鬼生死戀呢。」

  我們聊了好久,後來又聊到了女生,在男生寢室,女生永遠是一個永琲爾傶D,記得在高中的時候我們寢室12個男生能聊一宿。我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入睡的,迷迷糊糊中我聽到了遠處傳來一陣陣歌聲。「嗚嗚……」聽起來很淒涼,我一下子睡意全無,腦子完全清醒過來了。歌聲好像從學校外面的那一片荒地上傳來。歌聲好像從學校外面鬼哭狼嚎地叫啊,這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清晨的一縷陽光照進了我們寢室,我睜開眼睛,大學第一天可不能遲到啊。要有一個好的開端。我們四人陸陸續續地從床上爬起來。

  來到食堂一看,人可真不少,都排起了好幾隊,沒辦法,排吧。總算輪到我們了。隨便找了位子坐下來。「啊!」這時只聽旁邊有人驚叫道:「真的啊!太可怕了!」我們一團疑惑,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議論,我們也聽出了內容,原來昨天半夜的時候我們學校出了命案了,死了一個學生。就死在學校外面的那一片荒地上死得很恐怖,好像是被人活活嚇死的。早上警察就來了,找不到什麼證據就斷定是意外,學校賠了一筆錢,家長把屍體領回去,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早上的課我根本就不知道在上些什麼,滿腦子都是早晨的事情。「什麼東西能把人活活嚇死呢?」鬼!我突然冒出這個詞。我自己也嚇了一跳,七月份的天氣,炎熱的夏天,我卻感到一絲絲寒意。我是無神論者,不相信世界上有什麼鬼怪。從小就被教育,世界上是沒有神仙鬼怪的,我偶然也會看看鬼事故,但那只是為了消遣罷了,從來就沒有相信過。現在我們學校出現了一個死人,而且據說是被嚇死的。我突然間想起了昨天半夜的那一陣歌聲,那是從學校外面的那一片荒地上傳來的,而死的學生恰好在那裡,巧合嗎?

  懷著心事上了一天的課,晚上我就對幾個人說道:「你們昨天半夜的時候有沒有聽到歌聲啊?」「沒有。」幾個人都說道,三個人都睡著了。「我告訴你們啊,我昨天晚上聽到了一陣歌聲,是從學校外面的那一片荒地上傳來的,而且時間和那個學生死亡的時間差不多。」「啊!不會吧,難道學校裡真的有鬼了,那怎麼辦啊!?」膽小的趙松叫了起來。

  「今天晚上我們去看一看吧。」我鼓起勇氣對三人說道。

  「我有點怕。」「怕什麼,有我們這麼多人在呢。」「會不會有鬼啊?」「別嚇我啊!」「哈哈哈……我們都是大學生了,都二十一世紀了,你們還這麼迷信啊。」

  經過我們商量決定一起去看看,說不定我們能夠發現線索呢,懷著興奮、緊張的心情我們等著時間的到來。「幾點了?」「快12點了。」「咱們走吧。」說著我們四個人拿著手電筒悄悄地走向那片荒地。

  「這裡怎麼有這麼多的雜草啊,你們說裡面會不會有蛇啊,萬一咬我們一口那是不是很不划算。」趙松說道。本來他不贊成的,可我們三票對他一票他也沒辦法了,只能跟來了。

  一陣陣涼風從身邊吹過。星星、月亮都被黑雲遮住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戰。我想起了一句話「月黑風高殺人夜」。我突然希望天快點亮。此時我一看手錶凌晨1點了。

  所有人都進入了夢鄉,只有我們四個在這裡遊蕩。忽然我聽到一陣歌聲從身後傳來,我不敢把頭轉過去,我們四人對望了一眼,我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恐懼。歌聲一直在唱,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那是不應該在人身上發出的聲音。我看到的手在發抖,手電筒發出的光束也在抖個不停,那個黃色的圓圈在荒地上上下移動。

  沒辦法,只能拼了。我緊緊地握著手電筒,深呼一口氣,突然轉身「啊!」

  清晨我們四人被發現。我一直昏迷不醒,而其他的三個人則死了。死狀與那天的學生一模一樣,是被嚇死的。後來我醒了過來,我完全沒有那天的記憶,但是每當我看到長髮時我就會充滿恐懼。再後來,我退學了。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午夜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