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淫蕩 BY 奴玉

e67214071 2008-5-19 19:16

淫蕩 BY 奴玉

[size=4]淫蕩》 by:奴玉

【淫蕩……】一




我很淫蕩……


我很淫蕩……但我天生是男人。

我很淫蕩……一個人是不能滿足我身體上的空虛。

我很淫蕩……不要愛,只需要激烈的性來顯現我的存在。


我很淫蕩……

我很淫蕩……

我很淫蕩……


給我能滿足身體的快感,就能征服我。




×¥ ×¥ ×¥ ×¥ ×



「啊……啊!快…一點,啊……」


大腿被大開躺在廢棄的老舊課桌上的我,早已習慣在這無人的倉庫中享受下身被插入的快感。


「不夠…不夠……再、再給我……」

極力的呐喊催促不斷頂撞進我身體深處的他,只因爲…他給的不足以喂飽我饑渴的私秘之地。


「你這胃口大的妖精呵!」

他更用力…更加快的撞進來,然後又緩緩的抽出……再撞進。
溫暖的大手不斷戳揉著那早已濕濡的勃起,修長的指…戳刺著不斷溢出體液的小口,又不斷擰捏正劇烈顫抖著的雙球……

就快…就快…爬上那高峰。
然而……饑渴的地方卻仍未得到滿足!



「嗯哼!」
耳邊一陣嘶吼……很不幸的,他留下我一個自己爬到了最高峰。



「呵…你果然好緊,又熱又舒服……」他喘息的吻著我的唇說道。


「我…我還沒有……」


「你真是性饑渴…不過就快上課!你還是自己解決呵!」
打斷我的話,他自我身上爬起,惡質的帶笑說著。


「不要……我、我難受。」扭動著情欲難耐,卻又卡在高潮與否的中間的身體,眼看著正套上一件件遮蔽物的精壯身軀,只有…難以咽下的欲望。


「唉…你別說的這麽可憐,不然…這玩意兒給你滿足一下吧!淫蕩的小妖精。」穿好衣服的他,不知從哪拿來一個電動陽具,把它丟給了我。

「你好好的自己玩吧!下課後我再去教室找你敘敍舊吧!等我…來第二次呵!」
彎下腰,他親膩的啄下我的臉,然後…就這樣不留情的開門又關上門走了出去

每一次…都這樣。
他總是…故意不讓我嚐到…所謂的高潮。

打開電動陽具,很悲哀…的輕易將他塞進…被潤澤的濕滑的小洞中。

我追求的是激烈又極致的快感…雖然這不能彌補我空虛的情欲,可是……至少能有一點點…安慰的作用。


他知道…我所要的快感,可是他卻沒有辦法讓我真正達到,任憑他在怎樣的變換姿勢、再怎樣深淺進出…我那貪婪的小口……還是會緊緊吸附著他,讓他在我之前忍不住激出情欲。


所以…他學乖了。
他懂得讓我…痛苦處在即將高潮之前適時的停住腳步,然後要我忍著難耐的欲望…等著讓他在一次臨幸。

一天…也許會有一次或好幾次的與他做愛。
而他卻一次也沒有讓我得到我想要的……因爲他打著…讓我捨不得離開他的主意。



就著電動陽具在體內,我穿上衣褲……反正已經習慣這種…小小的滿足不了我的癢感。

姿勢免不了奇怪的走出倉庫,又見光明…眼睛有些不習慣的眨了眨。


該趕去上第一堂課了……每天…都是如此,跟他到倉庫來做愛,然後在一個人回去教室上課。


每一天…日子都是這樣。


我們之間沒有所謂的愛…因爲我們都互相利用對方的身體。
他…拿我的身體發泄,我則…從他身上找我要的極度快感…….



他的目的達到了。
而我…卻連連失望…….



「啊!」
一隻手捂著我的口,強壯的手臂將我勾到無人的角落暗處。




「你這淫蕩的小妖精,是想去上課嗎?」低沈耳熟的聲音,在耳邊一字字的說著。

是另一個他……在我連連失望後,又再尋找的另一個目標。



我很淫蕩…因爲一個人滿足不了我。


他們都是爲滿足我……性是我唯一目的。



「第一堂是公民課,這不能隨意缺課的。」雖然知道他的目的,可是我還是免不了開口解釋。

「哼!可是…我想要你怎麽辦呢??」勾著我的手開始下滑,滑落到胸前尚未自前一次的激情堬M醒的挺立上……隔著一層襯衫咨意的色情揉捏。



「我…我沒時間,晚、晚點在說好嗎?」我是真的要趕去上課,只是身後霸道的男人從不輕言放棄的。


「你…這堜韙F這個還能上課嗎?」他的另一隻手直襲上塞進異物的股間,說的話似乎帶著忌妒成分。


「那…那是……」

「是A班那個資優生放的嗎?」呼出熱氣的唇,移到耳邊……手指似有若無的按壓著震動中的硬物。


「別…別碰那堙K…」


「你心媕雩茪ㄛO這樣想的吧!」結實的胸膛自身後往前一壓,他將我抵上牆。


霸道的手掌解開褲頭的扣,然後再移到後背滑進了褲子堛熙怮嶀@件遮蔽…到那沒有防備的股間…咨意褻玩。


「你看你,可憐的『香蕉』都已經翹的這麽高,汁都漏了出來了呵!還要ㄍ一ㄥ嗎?」〔夭壽喔!你講ㄈㄚ‵真ㄙ‵粉粗魯喔!〕股間的手竄過跨下,不留情的握緊前方的根源。

要害被抓住…我也許應該是感到痛楚,然而…此時的我卻只覺得,興奮!


「要是讓那位資優生發現…他不是你唯一的男人,你想…他會怎樣呢??」耳邊的唇滑下頸間,漸漸充滿濕濡的感覺,「你看…他多大膽,竟然在這堹d下吻痕。」

靠著牆…我似乎可以感覺到,他開始啃咬這那塊吻痕,也同時熟練的搓揉那空虛的根源。


前方被狠狠搓揉的覺得滿足…連帶刺激著後方充實的穴道興奮縮緊。


「快…快一點……」激烈的快感直遙而上我的腦中,興奮的什麽都忘了,只想攀上最高處。


「哼……你剛剛還沒饜足嗎?這麽快就流出這麽多汁,你真是淫蕩貨啊……」

粗糙帶繭的手不斷上下套弄濕了一踏糊塗的挺立,指尖同時戳刺著不停湧出體液的鈴口,愈加火熱的挺立再愈加顫抖不停時……大手就越用力的握緊,挺立的主人…身子也就難受的頻頻抽蓄。


「該死的…我真想好好刺你緊小的洞。」


股間開始有粗大的硬物摩擦著…沿著凹陷的曲線,淫穢的摩擦……塞在小口中的電動陽具,也因此被推擠的更進入穴道中。


「啊……進、進來,求…求你啊……啊嗯……」興奮的雙手抵著冰冷的牆壁,我不斷不斷地低叫,那隨著他搓揉挺立而劇烈緊縮的小穴…已經…已經很空虛,只能震動的假玩具再也無法滿足。


「不行…你這堣w經有一支了不是嗎?這淫蕩的穴…那能塞進我呵?!」

他說的輕佞,可是我已經什麽也無法去想…被搓揉的挺立開始麻痹、顫抖的更劇烈,我的腰忍不住跟著他的節奏…搖擺起來,同時…也代表著主動用雙臀撫慰著他硬擠進凹窩的粗大。



「快…快──啊啊!」


劇烈的刺激從下直沖腦海,一片白光……...


然後只有不斷喘息、股間濕濡的黏稠感…以及發泄後的疲憊快樂。



「呵!爽嗎?你騷到讓我跟你一起射了呢!」濕滑的舌舔抵著耳窩,發泄過後的我也只能無力的靠著身後的厚實胸膛,任他品嚐。



忽然的,喘息不斷微張的唇被帶著黏液的細長手指闖入,輕巧的挑逗著舌、腔。

「喂!你自己的味道怎樣??」

「不…不要鬧了……我還…還要哈!」他這樣的玩法…竟然讓我再次興奮。


果然……我是淫蕩的……




「哈!你又想要啦!可惜…我不想玩了。」

他放開從後方對我的壓制。




「可是…我這樣怎麽回去上課……」我轉過頭問著他,不受控的唾液似乎滑下嘴角。


「呵!你知道忍耐是爲了最美好的將來嗎?忍著吧…放學後到那資優生常和你做愛的倉庫去等我。」他挑著眉,狂佞笑說。




「如果你想要嚐到這世間刺激的高潮……就來赴約呵!」

重重地用薄唇啄了我的雙唇,留下這句蠱惑人心的勾引…長揚而去。



高潮……

淫蕩的我心堛x起一股───期待。



×¥ ×¥ ×¥ ×¥ ×


【淫蕩……】二



放學的鐘聲響起…吵雜的人聲沸騰起來。

學園的某一處堙K上映著一場追求性的遊戲──


彌漫著淫靡氣息的舊倉庫中…發出了一陣陣令人遐想的喘息,自然的好似不是第一次。


「啊…啊…快、快放開我──」
赤裸淫彌的皙白年輕軀體,正被無數條麻繩以著雙手置於頭頂、雙腿被鐵棍分開左右的姿勢纏綁在舊倉庫中的鐵粗柱上。

少年下身挺高的男性被套上一個上鎖的皮套,無法暢快發泄的男性只有不斷從頂端的口流出代表興奮的黏液。而他身後稚嫩的小穴更沒有逃過蓄意的欺淩,可憐的小穴口因爲被塞著粗大的離譜的假陽具不停的劇烈縮收,然而小穴堛漸獀|更是因爲假陽具誇張的強烈震動所帶來的麻癢感陷入一次一次靠近高潮的爽快。

下身兩方強烈的刺激以讓少年失去了理智,只能不停的扭動鐵柱上的身體,只想快點從這不上不下的刺激中跳入他真正想要的…高潮快感。


那是我…淫蕩的我!淫蕩的劉晏……


一旁狂野氣質的俊俏男子,滿意的看著眼前被自己折磨數分鐘的美麗玩物。


一個與我之間只有性爲橋梁的男人……顔儒。


「你明明就叫得很爽…捨得我放開嗎?」得意一笑,顔儒從外套口袋堮野X了一根細長玻璃棒,悠閒走到忍受著情欲的我面前。

「我可很明白…你那淫蕩的身體,就是因爲太過饑渴才會來赴約的,在這…你常被人上的倉庫呵。」
伸出紅豔的舌,顔儒舔著透紅臉頰上遍佈了因爲興奮而奔出的淚水。


「對…你快…快進來……。」拼命扭動著身體,淫蕩的身體最想要的就是他熱燙的……,只有那個才能滿足…這身體…….啊。

「那你就乖乖的……」顔儒將手上那支玻璃棒放到嘴埵漹〞獄Q濕,然後揪著我挺立的男性,毫不留情的自頂口戳刺進去。


「啊啊!好…好痛──停、停手!!」我是真的只感覺到一股刺痛,就像是血管堻Q刺進一個粗大的針頭一樣。


「痛??可是你明明舒服的顫動不停呢!!」顔儒還是繼續他的突進,他抓不住我劇烈顫動的挺立於是更施加力道,讓那堨u有不間斷的劇痛。


「不是!不是!!真的好痛!很痛!!停、我求你停手啊啊──」

我死命搖動頭顱,想告訴他我真的很難受,但是…似乎沒有用,他仍舊執意的進入,後方的小穴因爲這痛,竟然…開始緊縮不停。

那粗大的假陽具……已經被蠕動的穴壁,含進最深處…緊緊的、撐開那狹長的地方;痛…幾乎被那震動至深處愉悅給征服了。


「嗯啊……」痛苦的哀嚎……開始甜吟。

終於…顔儒將那棒子推到底,放開了我挺立顫動的男性,他一雙手不得閒地滑至身後小穴外。
「你看……你怎麽會是痛呢?這緊穴……還激烈地吃著這跟玩意兒,說著很喜歡呢!!」

修長的手指…捏揉著小穴上的嫩肉……沾滿潤滑液的小穴發出淫糜的濕黏聲。


然後……手指惡意的撐開穴口,擠進那沒有他容身地方的穴壁堙K…



「啊啊啊!!不…不要……」我知道我只是因爲第一次被這樣對待…才拒絕的。
其實……我淫蕩的身體是渴望他進入……即使已到了極限。

我的淫蕩…..與生俱來。

「呵!你看你……白天與那資優生做,晚上與我!這小穴已經訓練成可以這樣了呢!」手指深進,與那假陽具一起折磨著擴大到難以想像的穴壁,顔儒他舔抵著我的耳後,原被困緊的身子突然間鬆開了……我疲軟無力的身子只有任由自由落體的道理,倒在他的懷堙A男性上的劇痛…也因爲被小穴堛漕踸E淹沒。

「欸!你喜歡和誰做呢!?」他問,但現在的我無法回答…只能在他懷媟n搖頭。

但…也許真正的答案,連我也不知道……
因爲…與他們之間以性爲主的關係,維持太久了……久到我都忘了是什麽時候開始的?先是與誰發生關係?我都忘了……

另一個人──藍焰爾,讓我得到永遠不足夠、期待的性,而顔儒…是讓我嚐到被折磨後而滿足的性。
他們……是擁有我這淫蕩身體的人,這身體的主人。

現在我只知道…這淫蕩的身體,能品嚐、觸碰的…只有他們倆人。

只有他們能滿足這淫蕩的身體呀!!


「我…我要……」真的快受不了了!只想被精壯的他狠狠撞擊。更何況…不只有我想要…他那與另一男人不相上下的男性是早就…受不住了。


撒嬌地用光裸的身體在他胸前磨蹭著,若他在不進來……我想我會瘋掉!!
真的會!!

「等一下……我還邀請了貴賓!不過……你現在這樣子讓遊戲還不夠刺激呢!」他形狀絞好的唇啄吻著我紅潤的唇,帶著詭異的笑說。

是誰??我猜不出來……但,倒是很期待他如何折磨我。

期待的心狂跳著,在這時……顔儒將我短暫自由的手困綁在背後,將我反過身背對著他,緊緊的抱住我…厚實健壯的胸膛貼著我的背。


「他就快來了呵……讓他看看你被別的男人插的淫蕩樣!一定氣死那大少爺!!」
顔儒低沈乾啞的聲音這般蠱惑著……現在我知道他在說誰……只是沒有心思理會……

因爲顔儒正用手指夾住小穴所緊含的假陽具緩緩抽出。

「啊……啊……你…你的……快、快……」突然空虛的小穴,正渴求的張合著……


「當然……這才是我最終目的呀!」

短促的拉鍊聲後…粗大的火熱貫穿了我。


「啊啊啊啊──」我忍不住愉悅的呐喊,整個身體都因爲他從後面刺入一路深進的快感而抽蓄著。
尤其是承受巨大物體的小穴,劇烈地吞吐著粗大熱燙的侵入者…腸壁激烈的蠕動….


「你好緊啊……這麽快就接受我,果然是個淫蕩的地方!!」顔儒有力的手臂勾住我興奮弓起的腰,他的身體突然一低──坐上體操墊,同時將我以背對他在上的姿勢,將我雙腿大開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小穴自然地因爲重量含住整個他的。


「這樣感覺如何…爽嗎?」

「前、前面……」我哭了…因爲那太過強烈的進入,整個身體疲軟的無法自行擡開,只好將熱燙的粗大整個含住,不敢動彈……只想好好的解放無法解脫的男性。


「等一下……馬上就可以快樂!」顔儒話中有話,我知道他在等他口中的人……

但…我的身體很難受,只好紅著臉輕輕的扭動下身……享受腸壁被磨擦的舒服。


「啊!啊……啊……」顔儒沒有阻止我的動作,只是靜靜的任由我來。

耳邊聽見一種濕靡的黏膩聲…還有門開啓的聲音。


「顔儒──你!你──」氣憤的聲音是藍焰爾。

知道站在門外的就是顔儒所說的人,但是…下身透體的舒暢愉悅讓我無法分神面對。

只是疑問…他生氣的理由。


「怎樣……看到小晏淫蕩的身體騎在男人的跨上扭動著,生氣嗎?」顔儒滿意極藍焰爾的反應。

「你──」藍焰爾忍住滿腔的火氣,極力表現出以往的冷靜態度面對那平時就老愛跟他作對的顔儒,「我一直就在猜想小晏有別的男人,沒想到是你這傢夥!!」

這從小到大就老愛處處與他作對,偏偏又是鄰居的傢夥竟然是一直想找出來的人!真是#%&*@──思及此,藍焰爾漂亮的劍眉就皺成一塊。

「哼!我也沒想到…小晏跟你這假猩猩的傢夥有一腿。」想到這,顔儒就不經火氣上升。

這從小就看不順眼的人,怎麽看都恨死了!!

「你──你到底叫我來幹什麽!?還、還不快從小晏的身體堙K拿出你那不夠看的玩意兒!!」該死!那緊小的小穴可是我的專用呢!!看著曝露在眼前含著粗大的小穴,這情色的畫面讓藍焰爾下身一陣激流竄身,猛吞咽口水。

「我告訴你─就是要你看小晏被我上的樣子!怎樣……羨幕嗎?」顔儒惡質的頂了頂那上方的小穴,惹出劉晏一聲聲嬌吟。

「你!你!」藍焰爾氣的臉都紅的,但還是禁不住眼前的感官刺激,男性就這麽挺起來了……

「你們….你們別吵了!」劉晏忍住那情欲,困難的開口說話,「我…我受不了了!你們…你們一起……一起……」
沒有嚐過被他們一起上的刺激,我…以身體的渴望爲先。

「聽到沒…你看他這小穴…還是有空間的……呐!」顔儒兩手扳開懷媦B晏的雙腿,將吞吐著自己粗大的濕潤小穴展現給藍焰爾。

紅潤的小穴…緊緊的吞吐粗大的火熱,那開合間……似乎還有些空虛的地方。藍焰爾震撼眼前的景象,腦中卻禁不住的認同。



「來…快來……..嗯啊……」搖了搖下身,劉晏已經被淫蕩的身體淹沒支配。


「小晏……」忍受不住他的勾引,藍焰爾退下自己的拉鍊。
「先舔他!」顔儒在劉晏的耳邊命令著,同時加速進入他身體的速度。

「嗯…唔……」劉晏聽話的含住那面前火熱的挺立。

失去手的輔助,劉晏完全的以嘴吸吮著尺寸碩大的粗長,向前傾的身體因此被下方滾燙進出的粗大挺到難以想像的深入,小穴的嫩肉更加努力含著入侵物。


整個粗長已被他含吮的濕潤且挺立,藍焰爾忍著想發泄的感覺將自己抽出溫熱的口中,「喂!抓好他!!」

對著顔儒使了一個眼神,藍焰爾將自己抵住已經含住令一個粗大的小穴,一寸寸地推進!

「啊啊──慢、慢…一點──」感覺到自己的下方被撐大到極限,劉晏開始求饒。

濕潤小穴雖然含著令一個粗大…但是逐漸進入的另一個火熱卻輕而易舉的進入了一半,小穴被撐大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似乎流出了某種液體….可是藍焰爾卻依舊推進,直到自己已經完全埋進溫熱窟緊體內。

「喔!你好緊…緊的我好痛!」藍焰爾感覺到自己不只是在熟悉的溫熱空間,同時還接觸到另一個同樣粗大的東西。

「你──你別亂動!感覺怪噁心的…」顔儒也感覺到有個東西抵住自己。


「你!你才……啊!小晏你不要動啊──」正要反駁的藍焰爾被開始扭動身體的劉晏駭到僵直了身體。
劉晏這一動不只是帶給他們無與形容的快感,同時也摩擦到對方的火熱。


「啊!啊──你們動啊──」劉晏完全沈醉在這新鮮的快感中。

好粗大……簡直要撐破我了!

「藍焰爾你這樣就不行了嗎?」顔儒挑釁地開始用力頂著溫熱的小穴,並且惡意的摩擦令一個粗大。

「該死的你!!」禁不住他們倆人這樣的折騰,藍焰爾開始動起了腰,頂向前。


「啊啊!啊啊啊──」又一巨大的火熱推進他的身體,劉晏無法自己的喊叫……



「啊!我…我會壞掉…啊啊──快……..」淫蕩的吟哦,加劇了兩個男人的推進。

兩個火熱一進一出的來回折騰著小穴,刺激著小穴蠕動的越來越快,前方想發泄卻無法如願…劉晏焦急得更激烈上下扭動著腰部。



「啊啊啊──」愉悅的吟叫,劉晏承受不了強烈的刺激,暈了過去。


兩股強烈的激流,隨後射進了他緊縮不斷的穴壁中……




×¥ ×¥ ×¥ ×¥ ×


【淫蕩……】三



「哎唷!你快來嘛!人家等不及了──」
女人坐在男人的跨上拼命的扭腰。

「你這淫蕩的小騷貨,真是淫蕩啊──你兒子是不是也跟你一樣淫蕩啊?」

「呵!你說呢??」

「喔喔──你滋味這麽淫蕩,你兒子一定跟你一樣淫蕩啊!」男人努力的在女人身上擺動。

你兒子一定跟你一樣淫蕩……

你兒子在床上一定更騷!更淫蕩……

騷貨生的兒子一定更淫蕩……

有其母必有其子……

天生就是被人騎的……

天生就是個淫蕩貨──淫蕩貨──


淫蕩!!


「不!!!」失口喊叫出聲,劉晏緊閉的雙眼猛然自睡夢中驚醒。

我……真的是淫蕩的……嗎??

無神的睜著雙眼,看著熟悉昏暗的房間,什麽都沒有……劉晏因爲在睡夢中的夢饜而茫然。

這是家……那女人養我、帶男人回來的家。

從小到大……見過數不清的男人進入那女人的房間,然後…那女人總是大聲的呻吟不顧還有我這個孩子存在。

每個上過她的男人…總會說自己一定跟那女人一樣的淫蕩,沒有男人就不行。
而且那些男人有的……還會露出噁心的淫笑著。似乎還想著…『等他長大後一定要他上一次』。

那女人…應該說是媽媽──也跟那些男人一樣,口口聲聲說我一定跟她一樣淫蕩,以後可以靠身體被男人養。

年紀還小時…我以爲他和她是在稱讚我,可是…越來越大後漸漸地我發現那其實是恥笑。
恥笑我….留著她的血液的孩子,是個天生的淫蕩貨。

但是…耳濡目染是個很可怕的事──我是在那女人的呻吟聲中長大的…是在那女人靠著男人給錢的日子下過活的……並且不斷被人期待長大後是個淫蕩的男人。

於是……現在的我喜歡被男人上,這樣的淫蕩………


很可悲…吧??


每當那女人還在外頭陪男人的時候,這屋子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像此時一般孤寂寒冷。

即使卷起身軀,也感覺不到溫暖。



這身體是這樣的淫蕩…淫蕩到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全身骨頭像是被打斷在拼湊後一樣,又酸又痛的令劉晏只能緩慢輕移四肢縮卷在被中,恍惚無神的想著。




耳邊聽不見逐漸接近他房間門口的兩道聲音。

「操!都是你硬要去買治肛門裂傷的藥,害我被那個店員誤以爲我跟你是GAY,是你要擦的。」

「關我什麽事!我怎麽知道那店員會這樣想!我跟你是GAY!?除非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舉我也不會將就你!!更何況還是被你上的!!」

「藍焰爾!!小心我打爛你的嘴!!」

「怎樣!每次說不過我就想用拳頭解決嗎?別以爲我還是以前的小鬼打不過你,有種你就上啊!!」

「你──手下敗將,我才懶得跟你打,現在我只想去照顧我家小晏。」

門把被人轉動,打開的門扇走進兩個身形相近、長相俊美分不出高下穿著同一樣式學生制服的男子。

「欸!小晏好像還沒醒??」長相頗帶兇氣的顔儒走到床邊,下了定論。

「他的燒應該退了……」直接坐上床沿,藍焰爾溫柔地以手背試探已昏睡過去的劉晏額際,確定不在滾燙後松了一口氣。

「哼哼!你家的蒙古大夫還挺管用的嘛!」擔心的看了已不在痛苦呻吟的劉晏,顔儒將手上的食物放到床邊的桌上。

「你有辦法就去請一個蒙古大夫隨傳隨到啊!」斜瞪一臉不削的顔儒,藍焰爾氣惱地諷刺著。

「哼!我吃飽撐著!」挑著眉,顔儒不以爲意,「藥拿去!!給我小心擦知不知道!」
他將藥膏丟向藍焰爾。


「不用你說──小晏??」離劉晏最爲靠近的藍焰爾發現床上的人兒,睫毛不安份的顫動著。「小晏,你醒了吧……」

「什麽?」聽見藍焰爾的話,顔儒有些疑惑,走近床邊圍著床上的人落坐。

躺在枕頭上的蒼白臉蛋所帶有著卷翹濃密的睫毛,緩緩地掀開……然後是微紅的眼框所鑲著黑圓的瞳孔。

「我…沒事的……」一雙大圓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掃過身旁面露呆楞的兩人。

本來打算等他們離開再睜眼的,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怎麽會沒事,你下面可是裂傷了呢!」藍焰爾伸出手臂將劉晏自床上抱進懷堙A但是這動作引起了慢一步的顔儒不滿。

「喂!你…你有資格碰小晏嗎?還不是你害他裂傷引起發燒的!!放手!放手!」顔儒努力地要撥去在劉晏身上的毛手,只是礙於擔心他的身子虛弱不敢太過使力,氣勢因此減弱不少。


「吵死了!藥膏拿好!你就替小晏擦藥,這好工作留給你如何??」藍焰爾再將藥膏丟回給顔儒,然後力道輕盈地將劉晏的褲子堨~一併脫去,露出小巧渾圓的臀。


「我…我沒事的……不怎麽痛……」貼在藍焰爾胸膛上的頭顱發出微弱的聲音,只有自己下身赤裸的情況讓劉晏不禁羞紅了臉蛋。

這樣宛如關心的作爲,好久…好久不曾如此遇過了……


「噓──乖一點,不舒服再出聲,當然舒服也出個可愛的聲音呵!」將藥膏擠在手指上,顔儒安撫著他同時靠近那光溜的臀間、有些紅腫的粉點。


「嗯嗯…不要……」

手指闖進了腫熱的穴間,濕冷又滑膩的異樣感,讓劉晏不禁哼吟出聲。


「別怕!交給我們……你放心睡吧!」頭頂傳來了令一個安撫的聲音。


劉晏自然地放鬆了身體。

如今支配我這淫蕩身體的兩個人……多麽奇妙啊……

冷清空寂的房間、毫無溫暖的家……因爲你們,竟然暖和起來……

是這樣的令人感到安心……舒服……


不曾有過的濃濃睡意……輕易襲來。



×¥ ×¥ ×¥ ×¥ ×




坐在床上,有一口沒口的吞咽著已冷掉的肉粥。

劉晏不時注意著牆上時鐘的指標轉動的每一步。


他們…應該下課了。

快來了吧。


不經意地露出無奈卻滿足的笑痕,劉晏知道自己期盼地正在等著這幾天一定會出現細心照料自己的那兩人。


一個星期過去了……
因爲下身的傷,被他們強制請假在家修養。

本來就不大反抗他們於是順從地照著他們的決定,可是……沒想到,這之間卻有了令人無法預料的轉變。


他們…走進了我已經失去溫度的生活堙C


他們……爲了我請假待在這小小的家,耐心地打理我無法自理的生活起居。
吃飯…梳洗……甚至兩人一起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雖然看得出來他們並不合,但是卻會爲了我而合作無間。

身體…意外的恢復的很快,不喜歡吃飯,卻因爲他們緊迫盯人不得已乖乖的進食。

他們……因爲有他們,讓這原本令我厭惡,寧肯待在GAY吧也不願回來…冰冷噁心的家,有了不曾出現的溫暖。


與他們想處的那些天,我們只有單純的肢體碰觸,沒有以往與其他男人總會發生的情事。
而我竟也不再想起,自己淫蕩的身體所需要的欲望,渴望男人的醜陋。

也許…自己下定決心,讓他們支配、擁有這噁心淫蕩的身體……


是對的吧……


我這淫蕩的身體,終有歸處……




低下頭,劉晏無聊地攪弄著手上的肉粥,心埵]爲他們即將到來而雀躍了。


叮──咚──


門鈴聲終於響起。

幾乎是跳下床,劉晏迫不及待地跑去開門。


「焰爾,你們不是有鑰──」話沒有說完,劉晏因爲門口一張張兇惡陌生的臉呆楞了。

焰爾……儒……


「靠!小鬼,叫那個賤貨出來,拐了老子的錢想跟男人跑了,賤胚!!快叫她出來!!」爲首的男人,兇狠地叫囂。


那個女人……劉晏將他們的話全聽進腦堙A雖知道自己遲早會被那女人遺棄,心堳o還是感到傷痛。

難怪……這幾天……焰爾和儒在的這幾天,都沒有看到她回家,並且用以往難聽的話諷刺自己又帶男人回家。


原來……她不要他了……

還是留下他,在這堙K...



絕望……充滿了此刻的劉晏。



「喂!你發什麽呆!?不叫她出來,就開門讓我們進去阿!看你這付騷樣一定是他兒子,快開門讓我們兄弟好好疼你阿!!嘿嘿!」爲首的男子見劉晏只著一件寬大的睡衣,纖細皙白的雙腿一覽無疑,色心便起。

劉晏驚恐的瞪著門外淫笑的群人,害怕的顫抖著雙腳,頭也不回的跑回房堙C


「喂!開門啊!!」


關上房門,劉晏驚慌地推了許多東西抵住門板。

聽見房間外,鐵門正被大力撞擊的聲音,嚇壞的劉晏無助地躲到陽臺的角落堙A好天氣的烈陽…溫暖不了已冒了整身冷汗的他。


你不要我了……爲什麽??
連要走…都不跟我說一聲?到底…我是不是你親生的?我這淫蕩的身體不是你給我的嗎??
爲什麽…你可以不要……你可以不聞不問??


是不是……我本來就不該活在這世上??


這時……劉晏再也忍不住眼框堛熔\水,開始一顆顆落下……
身子承受了無比的傷痛,頻頻顫抖。


然後…他聽見房門外鐵門被撞開的聲音,一群人乒乒乓乓來到他房門外……開始撞那微薄的門。


這就是你,留給我的??讓我被一群男人揉爛…讓這你所給的淫蕩身體發揮它的功能,是不是??


我從來不覺得這淫蕩的身體有什麽好,你知道嗎??

我第一次被你的男人上時…身體興奮地不停,可是我哭的有多慘,你知道嗎??

我好恨我這噁心的身體,爲什麽你要給我這樣的身體……爲什麽…你不愛我的身體,而是用他…去勾引男人,騙男人的錢呢??


你不愛我……爲什麽??


淚水,沾濕了劉晏蒼白美麗的臉,他緩緩地站起來……

白皙修長的雙腳踏上了陽臺圍牆的上方,迎面而來的陽光…照射著他顫抖的身子。

絕望失靜的雙眼因爲烈陽太過刺眼,斂下的眼……卻看見街上兩道思念的人影。


儒…焰爾……



「該死!都怪你這傢夥,買藥也不小心一點,竟然被同校的人看到…還、還拖我下水!現在全校的人都以爲我跟你是一對男同,紛紛是對我敬而遠之!!你看你……真該死!!」藍焰爾咬著牙憤憤不平地說道。

「欸!你以爲我有好到哪去嗎?兄弟都問我…什麽時候跟你這死對頭、假好人學生會長搞上呢!!嘖!!你這小王八我寧可搞母豬也不要上你哼!!」對他的話,顔儒更是狠毒的回應。

「你!!沒品之人,我只要有小晏一人就夠了,你就和你的母豬一起吧!呵呵!!」

「自以爲,小晏是我的!!」

「臭美的是你!小晏先跟我有關係的,先來後到你懂不懂阿!!」

「見鬼的!你又知道小晏跟你有關係嗎?我才是───」話說了一半,顔儒不禁意的眼神,在看到了屬於劉晏家的陽臺上…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訝然禁聲。

「喂!你怎麽啦??看到什麽嗎??」藍焰爾順著他的眼光,卻也驚訝無語。


那…那不是小晏??


「哇靠!小晏怎麽想尋死啊?!」顔儒從驚嚇中回神,趕緊奔跑到劉晏家陽臺下方,藍焰爾同時也跟在他身後。


「小晏!你怎麽了??別想不開啊!!有事我幫你解決,不然還有這豬頭在啊!別忘了我們呀!!」藍焰爾擡頭大聲喊叫,希望此時看來有點恍神的劉晏能聽見。


「是啊!小晏,我們馬上就上去,你別亂來啊!!乖乖喔!!」顔儒也出聲吸引陽臺上岌岌可危的人兒注意。



他們……

無神的雙眼,開始有了一點點光芒。

是啊……我還有他們呀??
你不要我…..可是我有他們呀??

我決定…成爲他們的,是不是呢??


粉白的雙唇,忽然勾起一道姣好的微笑,並且──上下開合了一會。



「喂!小晏,是不是想對我們說什麽??」藍焰爾眼尖地發現劉晏的反應。

「咦?好像是喔,可是──喂!小晏不要跳!!」


陽臺上的人兒,突然地一躍而下……讓底下的兩人沒有任何準備反應。



「喂!接好!!快接好啊!!」

「右邊!你右邊一點啊!!」




「啊啊啊啊!!」慌張混亂的呐喊之後…是兩個男人很淒慘的痛呼聲。


「該死的豬頭!!你壓到我的腳了!!」

「他媽的!!你還不是撞斷我的手!靠!!」



隨後……甜又膩人的鈴笑聲一次又一次的響起。



×¥ ×¥ ×¥ ×¥ ×




「你回來了!!」

一進門,藍焰爾便看見一張可調劑身心、美麗豔人的精致臉蛋,甜膩地正挂著絕美的微笑。


「喔!小晏……我好想你呢!!」一把抓過嬌小的人兒,藍焰爾將自己的雙唇貼上了那張總會想起令自己欲求不滿的小嘴,解解今天一整天的饞。


「嗯嗯……等、等一下。」好不容易將自己的小嘴從大色狼的雙唇中脫離,劉晏喘著氣紅透小臉說著:「你先去洗手吃飯嘛!這個……可以晚點做呀。」

「呵──好!好!我可是要做…好多次!!」將手上的公事包交給劉晏,藍焰爾心情愉快的想像著晚上的美好。


自從那天接住跳下樓的小晏後……

他們兩人便猜想小晏會有這樣的行爲,可能發生了什麽事……於是,他們先將小晏安置在旅館,仔細討論過後…便決定負起小晏往後的生活。

合資買了間透天厝安置小晏,並且開始與他過著三人行的生活。


到現在……5年了。

顔儒開了間酒吧,生意不錯有了第二家。而他成了一間産品設計公司的行銷經理,而小晏……因爲極少出門,成了他們兩人的家庭煮夫。

晚上……兩個人從先前吵著誰先上,到現在一起分享小晏誘人的身體。


看來…還真像是一受二攻的夫妻檔呢!!


哼!不過……今天那只豬要很晚才回來,今天又可以一人獨享小晏呵呵!!〔喔~~~有曖昧喔!你怎麽知道他會晚點回來呢!呵呵……〕


想到著,藍焰爾不禁笑出聲,走進了飯廳。


可沒多久,他不想聽見的聲音出現了!


「我回來啦!!」顔儒快速地脫掉鞋,跑進飯廳,忽略了坐在椅子上兇狠瞪著他的藍焰爾,給了正在盛飯的劉晏,一個火熱熱的吻。


「喂!喂!」看不過去劉晏被他吻的昏天暗地,藍焰爾出手將劉晏救出,「豬頭!你不是會很晚回來!!」

該死!我美好的夜晚又要跟他對分了!!###


「哎….這就要怪我有一群好兄弟,幫我處理店堛漕ヾA真是令我感動……」顔儒感動的做著拭淚的手勢。


「噁心!早叫你別回來了!!」狠瞪著落坐在對面的男人,藍焰爾不隱瞞地說出內心話。


「嘿嘿!我才不讓你獨吞了小晏呵!」顔儒快樂的竊笑不停,接過劉晏遞給他的飯。


該死的豬,「每天都要跟你不夠看的那根進出小晏的身體,真是污辱我。」藍焰爾聰明地從他最在意的地方下手。


「呵!你那毫無可看性的裸體,我才看了有礙眼睛生長呢!!」顔儒鼻子哼哼了兩聲。


「咳!兩位可以別再飯廳說這種話嗎?」停不下去的劉晏,開口阻止。

事實上…也只有他能讓這互相仇視卻又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兩人,停止各自對對方的惡言惡語。


「真是的…都這麽久了…還這麽愛吵。有時候…我真想收回我那時說的話。」不知是真的在哀歎,還是故意嚇他們的,劉晏顯露出後悔的表情。


聽見劉晏的話,兩人不禁豎起耳朵。



「想聽嗎??」劉晏對身旁兩隻像是小狗的男人,露出甜美的笑饜。


兩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隨後發現對方跟自己一樣、又同時的出現反應,隨即又是不相上下的狠瞪。


「呵!吃完在跟你們說!!」帶著幸福的笑,劉晏起身去端爐子上的熱湯。

耳邊聽見兩雙筷子與瓷碗的敲擊聲,又是一抹甜笑。



想起在他跳下樓前說的話,劉晏覺得……真的沒有錯做決定。




『我淫蕩的身體,給你們───』





【完】[/size]

[[i] 本帖最後由 黑暗帝王 於 2013-7-12 22:22 編輯 [/i]]

琴酒 2008-5-19 22:20

good

很有feel
一個是感動  一個是............

KSF 2008-5-19 22:35

這是表情回覆.....
=口=b---AQA---~~><~~----^0^

vivianlau0810 2008-5-20 21:02

有一點同情小晏, 但又討厭他能得到兩人

k2653078 2008-5-20 21:54

種覺得那兩個人的個性有一點可愛

肖羽竹 2008-5-23 00:00

小晏终于得到幸福了,真好

lijack2002 2008-5-25 00:14

小晏好幸福哦
:115: :115: :115: :115: :115:

愛玩ㄉ小朱仔 2008-5-27 00:25

:$ 真好,一次抱兩個,幸福耶~;P

穹翼 2008-5-29 00:36

那兩個死傢伙
小晏肯給他們吃就不錯了
還抱怨.....
兩個一起是會怎樣
又不會少塊肉...........................

梅子粉 2008-6-18 02:12

有一點不知怎嚜說的感覺:L
但是小晏能得到幸福就好了:D

夜靈玥 2008-6-18 10:49

一次兩個人
性福不錯的小晏##457#
甜蜜蜜的生活啊--

only_wish 2008-6-18 15:00

-0-........
i don't know wt i can say.....-3-
thx

歸蝶 2008-6-18 16:20

3p嗎...
有點兒哪個...

口一口 2008-6-18 16:35

@@比媽媽的男人強暴~~~
然後覺醒~~~~
成為超人~~~
打倒敵人~~
呵呵~~~思維已經唔知去左咩地方LU
不過~~~粉感動呢~~~

a22592517 2008-6-18 21:01

[table=100%,#FFFFE6][tr][td][size=9pt][發帖際遇]: [url=http://ds-hk.net/event.php]a22592517幫助警察抓賊, 獲得獎金現金100Ds幣.
[/url][/font][/td][/tr][/table]

小晏能得到幸福真是太好了><
小晏的性福生活也過的不錯嘛~
有兩個人疼愛

yan9076 2008-6-20 18:09

[table=100%,#FFFFE6][tr][td][size=9pt][發帖際遇]: [url=http://ds-hk.net/event.php]yan9076贏了wii比賽冠軍,獲獎金現金100Ds幣.
[/url][/font][/td][/tr][/table]

最後有幸福的感覺呢~~
感覺分享!!

killingangels 2008-7-16 16:47

幸福是好事∼
每天吵吵鬧鬧也不錯啊∼

夜嶽O色狼一族 2008-7-16 22:04

哦哦~~
只要小宴有幸福到就好啦
至於是哪個性.......嘿嘿嘿(掩面...羞喔)

cutygirl 2008-7-16 23:45

這兩隻小攻怎麼那麼吵阿= =++
一起吃是會怎樣??
明明吃的很開心了!!
其實他們兩個QQ

ester 2008-7-28 16:58

[table=100%,#FFFFE6][tr][td][size=9pt][發帖際遇]: [url=http://ds-hk.net/event.php]ester開車的時候, 一張紙條飛進駕駛艙, 才發現原來是支票現金300Ds幣.
[/url][/font][/td][/tr][/table]

一對二啊……小受還真是痛苦並快樂著呢!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淫蕩 BY 奴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