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說服伊蘭城

    簡臚G天伊然本來想多睡一會兒的,只可惜天不遂人願。秦旭飛起床上早朝的時候她是知道的,迷迷糊糊的不想睜開眼,秦旭飛說什麼她也沒聽清,只是哼哼著應了兩聲,聽到門被帶上的聲音,翻了個身又睡了。

    竅Q晚他的索求無度把她累壞了,奇怪的是,他看上去還是神采奕奕,真是不公平!

    繕痕G感覺才睡了一小會兒,就有敲門的聲音,吵醒了她頓時有點起床氣,甕聲甕氣的說,「什麼事?」

    瞻j概是語氣太不好,嚇了外面的人一跳,遲疑了一下,才怯怯的說,「主子,伊……伊大人求見!」,是小綠的聲音。

    癒u見什麼見,一大清早的,不見!」不痛快的回了一句,翻個身剛想要接著睡,才回味過來,「什麼什麼?誰?」

    癒u伊丞相,伊大人!」外面生怕她聽不清楚,又重複了一遍。

    瞼黖M揉了揉眼睛,猶豫了一下。他來,恐怕是為了選秀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早朝上完了?唉,古代沒有手錶真是煩,連個時間都只能估摸著來。

    糧o樣思量下,已經了無睡意,抓抓一頭亂的頭髮,伊然有些煩躁的說道,「讓他等一會兒,幫我洗漱先。」

    簣o了許可,小綠召了其他人去通傳一聲,自己推門而入幫伊然梳洗打扮。

    瞼散z著她一頭微卷的頭髮,小綠一邊替她挽著髮髻一邊說道,「主子是個明白人兒,卻也是個性情中人,伊大人雖然有所算計,卻也是為了主子您。您就順著他的心意,不要和丞相硬碰硬了。」

    癒u這些也是他讓你轉告我的?」伊然挑了挑眉,通過鏡子看向給她盤發的小綠。

    瞻p綠的手抖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道,「沒有,是奴婢自個兒的想法,是奴婢多嘴了!」接著又轉了話題道,「哎呀,主子把頭髮弄捲了以後,想盤個合適的髮髻都不太好弄了呢。」

    癒u算了,別盤了,我原本就想讓它這樣散著的。」用手隨意撥了撥,她對著鏡子左右看了看,隨手拿過一根髮簪,從左右各挑了兩縷頭髮在後腦勺手腕一轉,隨意一繞,又將髮簪插上固定住。

    瞻p綠眼都看直了,「呀!主子這個髮髻從哪裡學的,真是好看!」

    癒u隨便弄的!」她站起身撫了撫裙擺上的褶皺,「讓他進來吧!」

    瞻ㄓ@會兒,伊蘭城便捧著一個木盒走了進來。伊然掃了一眼,見那木盒毫不起眼,不知他要做什麼,只當沒看到,也不言語。

    癒u微臣叩見婕妤娘娘!」該有的禮節半分不能少,每當伊然對這隻老狐狸恨得牙癢癢時就會萬般感謝這種繁縟禮節。

    癒u免禮!」伊然清了清嗓子,坐在軟榻上看著跪在地上的伊蘭城。心底大致能猜到他此行的目的,卻又故作裝傻,他不說,自己便不問,誰也不會閒的無端給自己找事做。

    瞼嚄鶣偽_身以後,小綠連忙放上一個方凳和軟墊,這才退到伊然的身旁伺候著。

    癒u娘娘近日身體可安好?」開篇永遠是客套的寒暄,假之又假,伊蘭城卻是問的一臉真誠。

    瞼黖M冷笑一聲,「好,當然好!傷都已經養好了,怎能不好!」

    穡奶U之意,從受傷到現在過去了這些時日,連傷都好了,這個當父親的才來,還假模假樣的問起身體可好,未免也太做作了。

    穠泵沒聽懂她的嘲諷,伊蘭城笑著連連點頭,「那就好,那就好!」,一邊說著,一邊掃了小綠一眼,使了個眼色。

    瞼黖M只當沒看見,知道他要支開小綠,心道,終究都是你安排的人,支不支開又有什麼分別。

    瞻p綠轉身道,「主子,今兒的午膳要多備些,奴婢去御膳房看一眼,關照一下!」,伊然點了點頭,她便緩步走了出去。

    穡ㄓp綠已經出了門,整個龍澤宮只有他們父女二人,伊蘭城這才坐直了身子,恢復了以往那神氣的模樣,「今兒早朝,皇上否了選秀的議案。」

    癒u哦。」她淡淡的應了一聲,看來早朝已經結束了,真是沒想到,她隨口的一句話,秦旭飛居然就當了真,取消了選秀這件事。說不上來心中是什麼樣的滋味,感動終歸是有一點的。

    竅搢鴞o反應平淡,伊蘭城有些不悅的說,「聽說,昨兒晚上皇上是在娘娘這裡留宿的?」

    癒u您想說什麼,不妨直言!」伊然有些不耐煩他的繞圈子,索性把話挑個明白。

    癒u選秀的奏折是我昨兒交給皇上的,原本他並不反對,但是過了一夜之後,態度便大轉變,娘娘不會不明白微臣這麼做的用意。即便不推波助瀾,又何以多加阻撓?」伊蘭城認定了是因為她的話,秦旭飛才取消了選秀這件事,頗有些質問的意味。

    瞼黖M覺得有些好笑,同樣都是女兒,難道說,讓誰得寵還有什麼區別嗎?再者說來,他當真以為把伊琳送進來,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就可以獨攬後宮了?那他未免也太小看了太后的實力。

    癒u父親此言差異!」伊然斜靠著軟墊,聲音軟軟的,卻透著不容忽視的氣勢,「雖然早知父親有此意,可是什麼時候送小妹入宮,伊然卻是不知道的。更何況,父親以為女兒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左右皇上的意見?如果當真如此,伊琳入不入宮對父親還有什麼區別呢?女兒絕對可以達到父親所想要的!」

    糧o一番話滴水不露,說得伊蘭城愣了愣,似在回味她話中的真實性。

    竅搢鴠嚄鶣隻釧珧妢n,伊然接著說道,「再者說來,父親以為這後宮當真就空了嗎?太后難道不會利用此次大選填補賀蘭芷的空缺嗎?雖然賀蘭芷已經被打入冷宮,卻還沒有剝奪賢妃的封號,賀家又會甘心讓他們好不容易安插的賢妃就這樣毫無用處了嗎?還有路將軍……那件事還沒有完,父親又何必急在這一時。」

    瞼嚄鶣馬I默了!他必須得承認,這個女兒再不是當初那個兩句話不對就火蹦三丈,只會大嚷大叫的伊然了。她,變得成熟了。



伊然的驚惶

    癒u娘娘所言甚是,思慮得比臣要周全,是我太急進了啊!」伊蘭城居然也有認錯的時候,他歎了口氣,突然將手上一直捧著的那個木盒遞了出來,「娘娘請看。」

    織韌雲q通的盒子打開,裡面安安靜靜的躺著一塊條白玉墜子。那玉看上去極為普通,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伊然伸手想要拿出來,剛一摸到就縮了縮手,嚇了一跳。玉——竟然是熱的。

    竅搢鴠黖M驚詫的表情,伊蘭城頗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才解釋道,「這是前些日子路將軍從邊疆帶回來的,是塊好玉吧?這冬日裡竟然並不生寒,反而溫潤暖手。伊琳那丫頭說自己體熱用不著,非讓我把它給你送過來了。」

    瞼豪蚢鼣o塊玉還有些好奇,聽他這樣一說,頓時有點索然無味。伊琳會央著他給自己送東西?給自己送麻煩還差不多!看來,伊琳是鐵了心的要入宮,認定了自己一定能得寵,真是個圍城。裡面的想出去,外面的想進來,還是前仆後繼的那種。

    癒u喜歡嗎?」伊蘭城獻寶似的問道,臉上堆著笑容。

    癒u嗯,喜歡。」她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接到手裡,既然送來了,幹嘛不要。不過這倒讓她想起另外一個問題,「父親說,這玉是路戰、路大將軍送的?」

    癒u是啊!」提起這個,伊蘭城就笑呵呵的,「真是沒想到啊!原先我和路戰的關係雖不交惡,卻也絕談不上有多親密。此次回朝,他竟似換了個人一般,送了不少好東西過來,言辭間也客氣了不少。想來,是看到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預計到日後的後宮必將由我們伊家把持吧!」

    瞼黖M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伊蘭城可謂是個老狐狸,怎麼會有這樣幼稚的想法,難道當真是為了爭權沖昏了頭腦?

    竅搕k兒沒有說話,伊蘭城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說起路鶯菲的死,前些日子風聲太緊,一直沒有入宮來看你。她果真是自盡的?還是太后……」

    癒u父親,人多嘴雜!」攔住他的話,懶得跟他解釋太多,更何況這一整件事牽扯得太大了,雖然賀蘭芷被打入冷宮,卻也只是因為她謊稱懷有皇子,犯了欺君之罪,而不是害人性命。

    竄鶷z說,欺君之罪足以判死刑了,卻只是打入冷宮,連封號都沒有剝奪,可見賀家的勢力也是很強大的,而太后的力量更不容小覷。秦旭飛也只是將路戰往這種思路上引導,並不直說路鶯菲是太后害死的,還是有所顧忌的。

    礎o這樣說,伊蘭城也就沒有再多問,只連連點頭道,「娘娘說的有理!」,然後又道,「只是伊琳的事還請娘娘多費心了,她的脾氣你也知道,打小就擰,認準的理兒,誰也別不過來。」

    瞼黖M心想,那還不是你教育的功勞,口裡卻應道,「我心裡明白的,自有計較。」

    癒u那就好,那就好。」伊蘭城頓了頓,望向她的眼眸逐漸轉深,似在算計著什麼,「只不過娘娘自己也要多保重,如今後宮還是比較人心浮躁的,太后年紀大了恐有些事忙不過來,娘娘也要替太后和皇上多分憂。」

    繕L恥啊無恥!伊然在心裡哀歎著,明明是讓她藉機奪權,最好能夠讓秦旭飛也封她一個妃什麼的,卻又說得如此深明大義,正氣凜然,做人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也當真是極品了!

    癒u我明白!父親放心!」伊然懶懶的回答,實在有些不耐煩了。

    瞻j概伊蘭城也看出她的不耐,反正該說的也都說到了,他也沒有什麼話要再交代,索性起身告辭了。

    瞼嚄鶣鬥e腳剛一出門,小綠後腳便走了進來,伊然懷疑她根本就沒去什麼御膳房,一直在門口守著呢,這鬼丫頭!

    癒u你這時辰掐的還真是剛好!」伊然輕哼了一聲,眼眸一抬,看不出喜怒。

    瞻p綠卻是衝她行了行禮道,「主子,路將軍求見。」

    癒u嗯!恩?」伊然本是隨口應了一聲,突然反應過來不對勁,「路將軍……哪個路將軍?」

    癒u啊?路戰,路大將軍啊!」小綠有些莫名其妙,「咱們朝還有其他的路將軍嗎?」

    瞼黖M驀然坐正起來,怔了半晌,他,他來做什麼?不知為什麼,想起那個人,心裡就有點打顫。她不是沒見過凶悍的人,只是如他那般氣勢的人,當真倒是少見的。

    簞_身上下看了看自己,覺得沒有什麼不妥之處,這才道,「讓他進來吧,另外,你去泡一壺好茶!」

    癒u是。」受了令,小綠便匆匆出得門去。

    瞼黖M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路戰便大踏步的走了進來。一入門便帶進來一股冷風,伊然不由得瑟縮了一下,這人,連走路都是雷厲風行的。

    癒u微臣見過伊婕妤!」他只是拱了拱手,並沒有行大禮。

    瞼黖M也沒有介意,以他的身份,確實不屑於向她這樣一個小小婕妤行叩拜大禮。站在路戰面前五步遠的位置柔聲道,「路將軍免禮。」

    礎洶F手,路戰昂首站在她的面前,上一次見面他是坐著的,這次面對面而站,他比自己要高上一大截,自己的頭頂才及他的腋下,雖然已過中年,臉上卻沒有歷經風霜的滄桑皺紋,反而形成一股別具一格的韻味。

    瞼L低下頭看她,那種壓迫的氣勢頓時如山一般傾壓下來,讓她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癒u路將軍請坐。」示意一旁的凳子,伊然盡量讓自己神態自然一些。

    繡藶埻豸]沒有客氣,唰的一下坐在凳子上。頓時,伊然只覺得連地面似乎都顫了顫。唉,想多了!自己何必這樣惶恐不安,不過就是個將軍,即便殺人如麻,也不會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對自己怎樣。再者說來,路鶯菲雖然與她稱不上什麼好姐妹,卻也沒有過相害之心。

    瞼u是,他這次究竟為何而來?伊然想不明白,只能等他自己開口揭曉。



路戰的質問

    癒u路戰此番前來雖屬冒昧,實是有事相詢。」他開門見山的說道,目光清明。

    瞼黖M頓時對此人有了些好感,到底是武將,不會學文人那套磨磨嘰嘰,欲言還休的把戲。說話比較痛快,直來直去那種。

    癒u將軍請說。」那她也不必虛與委蛇,很客氣的回答道。

    癒u我的女兒,到底是怎麼死的?」他沉聲問道,眼睛一瞬不眨的盯著她,彷彿只要她有一句胡說八道就能夠看出來一般。

    瞻ㄚ搘黖M回答,他又立刻補充道,「不要跟我說什麼自尋短見,我壓根一個字兒都不相信。皇上有他的顧忌,不肯告訴我真相,相信伊婕妤一定會告訴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瞼黖M有些詫異,「臣妾與將軍之前素昧蒙面,何以將軍如此相信伊然?」

    癒u鶯菲說,你是她在宮中唯一的朋友。」他淡淡的說道,面色平靜,卻不知這句話在伊然心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癒u路……路姐姐說,我們是朋友?」她不敢相信,一直以來,路鶯菲都是驕傲任性,從不屑於跟任何人平起平坐,從選秀初識起,她就霸道的和自己爭奪著一切,房間、夫君、寵愛……她從來沒有把路鶯菲當成敵人,但也沒有覺得她們是朋友。

    瞼i如今,她人都已經死了,路戰卻突然對她說,在路鶯菲心裡,一直把她當成朋友。

    癒u難道伊婕妤不這樣認為?」看到她一臉震驚的模樣,路戰毫不客氣的問道。

    瞼黖M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實話實說,「不瞞將軍說,路姐姐的性子一向心高氣傲了些,我只是沒有想到,她會把我當成朋友,很意外,也很開心。只是想起路姐姐的死,愈發的難過罷了。」

    繡藶堎I點頭,也不護短,「我一生戎馬,膝下就這麼一個女兒,難免嬌寵了一些。她的性子是比較任性了點,但是也絕非大奸大惡之人。從小她要什麼,我都由著她。她要入宮,要當妃子,我攔不過也由得她去,卻不曾想會這樣就斷送了她的性命。早知如此,當初說什麼也不會隨著她!」

    礎乎陷入了回憶裡,路戰頗有些動情的說道。伊然沒想到,一個威武堅強的大將軍也會有這樣柔情的一面,並沒有打斷他,讓他接著往下說。

    瞼L卻話鋒一轉,回到了最初的問題上,「所以,鶯菲把你當成宮中唯一的朋友、姐妹,也請伊婕妤能告知真相。路戰感激不盡!」

    瞼黖M遲疑了一下,猶豫著該怎麼說。不是她不願意告知真相,只是,賀蘭芷、太后、賀家,甚至整個朝堂,這一整件事實在太複雜了,連秦旭飛都無法明言的事,她又如何去說得清楚。

    穡ㄕo遲遲不開口,路戰有些惱火,忽的站了起來道,「既然伊婕妤不願告知,路戰也不再打擾,只當鶯菲錯認了這個朋友!」

    癒u路將軍……」伊然連忙開口,以眼神示意他坐下來,「並非伊然不想說,不願說,而是整件事,伊然也並不是很清楚。」

    繡藶唻ㄕo開口談起整件事,便坐下來道,「路戰也明白後宮複雜,宮闈之事本不該由我這外臣多問,只是若不弄清此事,只怕鶯菲死不瞑目!」

    繒y了頓,他接著說道,「鶯菲曾有書信說賀賢妃小產,此事在後宮弄出不小的風波,又說她被陷害。我火急火燎的從邊關趕了回來,誰曾想是她的死訊。鶯菲的性子我明白,她斷不可能自尋短見,到底是誰害死了她?賢妃?還是太后?」

    瞼黖M睜大了眼睛,「路將軍,這種猜忌之話不好多說的。太后身為六宮之主,怎會下毒手害人。而路姐姐……」

    礎o想了想,盡量貼近事實的描述,「伊然那天夜裡被噩夢所擾,驚醒以後便看到路姐姐的房中還亮著燈,怕她多想,便走過去看看,沒曾想……」

    癒u後來,伊然為此也曾被太后打入大理寺大牢,幸而皇上聖明。只是路姐姐的事,卻不知皇上查的如何。」看了看路戰道,「路將軍應當相信皇上不會有所偏頗。」

    癒u皇上不會偏頗,卻未必不會受脅迫!」路戰冷笑一聲,「伊婕妤或許有所顧忌,路戰能夠理解,也多謝今日你說了這許多,路戰告辭!」

    瞼L站起身,面無表情。伊然反而有些心慌,也站起身喚道,「路將軍……」

    繡藶啈虪X一隻手攔住她下面的話,「伊婕妤不必多慮,路戰雖是個粗人,卻也不會亂來。鶯菲的仇,做爹的自然要報。路戰不會錯殺一人,卻也不會放過兇手!」

    罈■},拱了拱手,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瞼黖M怔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只覺得有千百句話哽在喉頭,繞了一圈又嚥了回去。

    礎o方纔的話是否有什麼不妥,坐下來細細回味著,生怕說錯一句話。雖然她都是斟酌思量著說的,但還是有所擔心。

    繡藶唻漸y話讓她心裡到現在還無法平靜,路鶯菲一直把她當朋友,朋友!而她卻以戒備之心看待路鶯菲,凡事小心翼翼。

    穡銋磪J細回想,路鶯菲也不過是個沒有完全長大,刁蠻任性的小女孩。她只是習慣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沒有受過什麼挫折,一旦得不到,就會撒嬌霸道蠻橫,但是她卻也只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惡作劇,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啊!

    穡鴞p今,卻芳魂消散得莫名其妙,連個真實的原因都不能透露,實在是太悲哀了。越想心裡越難受,不知坐了多久,連有人走了進來都沒察覺。

    癒u愛妃在想些什麼?」秦旭飛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伊然在發呆的樣子,臉上愁容滿面的,連自己走到了她的身側都沒有發覺。

    瞼黖M恍然驚醒過來,連忙起身,「臣妾叩見皇上!」

    簪釵鬼舅@手拉住她仔細的盯著她的臉道,「怎麼了?悶悶不樂的樣子!」



朝堂的波動

    瞼黖M還沒來得及回答,小綠剛好端了一個托盤進來,看到秦旭飛的時候愣了愣,便欠了欠身子道,「奴婢叩見皇上。」

    癒u這丫頭還挺有眼色,知道朕餓了,這麼快就將午膳端來了!」秦旭飛笑道,拉著她一同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癒u皇上還沒用膳?」伊然隨他一同坐了下來,看小綠忙碌著布菜也不多話。這丫頭,讓她泡壺茶泡了這麼久,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簪釵鬼蛹搯_湯碗先喝了一口湯,然後才道,「是啊!早朝完以後就被那群人煩著,一直拖到現在才抽身,真是又渴又餓!」

    簪漱F笑,伊然往他碗裡夾了菜,「皇上辛苦了,只是臣子們也是為了百姓社稷才會對皇上進言。妾聞賢君多諫臣,由此可見,皇上是聖主呢!」

    癒u愛妃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秦旭飛笑,狀似隨意的提了一句,「方纔聽說路戰來見你了?」

    瞼黖M握著筷子的手頓了頓,誠實的回答道,「是!他來問臣妾,路姐姐真正的死因。」

    癒u哦?那你怎麼說?」秦旭飛也不驚訝,只是很平靜的問,繼續吃著。

    癒u臣妾對此事也確實不清楚,又怎敢妄自揣測。」伊然比他還平靜,兩個人就這樣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如同尋常人家的小夫妻在閒聊一般,心底裡卻都打著各自的算盤。

    簞竣F皇家的人,生活就這麼累,連吃個飯,隨口說句話,都要揣摩著別人的心思,做人活成這樣,也真是夠辛苦的!

    瞻@碗飯吃光,秦旭飛似乎也飽了,這才放下筷子道,「伊丞相也來過了?」

    癒u來過了!」她也吃飽了,接過漱口水,漱了漱口,然後端起一旁泡好的茶喝了一口。

    簪釵鬼蜇K了皺眉,「飯後就喝茶,傷胃的。」

    癒u習慣了!」放下茶杯,她無所謂的笑笑,「父親想勸您再考慮一下選秀的事。」

    癒u你不是不喜歡麼?」拉過她入懷,就是喜歡她軟軟的觸感。

    瞼黖M點了點頭,也習慣了這樣被他抱著,他似乎總喜歡將她抱在懷中,幸好是冬天,這樣還暖和些,有時候她會想,他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了天然取暖器,「我是不喜歡啊,但是父親喜歡。」

    癒u那不管他!」他耍賴似的湊近她臉頰偷了個香吻,「朕娶妻,又不是他娶,我管他喜歡不喜歡!」

    藍孕L這樣說,伊然忍不住笑了起來,用手去抵他不斷湊過來的唇,「剛吃完飯,都是油!」

    癒u這才能油嘴滑舌啊!」繞過她的手,在另一邊搶了個吻,她攔阻不及,無奈的瞪眼。

    癒u朕準備追封路美人為德妃。」他只是陳述著,並不加任何感***彩,也並非詢問她的意見,只是在告訴她一個決定。

    瞼黖M聽得明白,也並不問。其實這在路戰提出來的時候,她就知道是一件確定下來的事,不過是早與晚的問題。

    癒u太后也並不反對。」秦旭飛繼續說著,明白她的聰穎,只是這樣和她聊聊天,就像拉家常一般,心情很輕鬆。

    舊I了點頭,伊然道,「這原也在皇上的預料之中。」

    癒u當然!也有朕『說服』的努力。」他意味深長的說。伊然明白其中的深意,這個「說服」自然是做給路戰看的。以顯示太后並不樂意這件事,一切是皇上在努力。

    瞻ㄙ冀陘偵礡A想到這個,她心裡就一陣煩躁,總覺得他太過腹黑,讓自己有些摸不透,這種感覺讓她不安,非常不安!

    癒u怎麼了?」感到她的情緒瞬間低落下來,柔聲問道。她最近總是這樣,突然之間就會頹然,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剛開始他以為是路鶯菲那件事引起的風波,後來看又覺得不像,「好好的,為什麼突然就情緒低落了?」

    瞼黖M咬了咬唇,思索著該不該問他這個問題,終究還是沒忍住,「皇上這樣縝密的心思,會不會有一天,也用到伊然的身上?」

    簪釵鬼葩h了愣,大概是沒想到她糾結的是這個問題,在她充滿疑惑和期許的目光下,他輕輕將她抱緊了一些,「朕只會對你用好心思。」

    藍奶F他的話,伊然並沒有心安,而是默然歎了口氣,對秦旭飛而言,也許已經算是極大的讓步了,但是對她而言,還遠遠不夠,她果然是個貪心的女人啊!

    礎o不再說什麼,秦旭飛也不再多問,他寵她,但是不代表他會事無鉅細的關心到她的方方面面。

    穢颽O換了話題道,「路美人的大葬安排在後天,這次伊蘭城倒是沒有反對,只不過賀澤那邊終究是不太高興的。」

    癒u太后呢?」這一點伊然一直不太明白,卻也沒有開口多問。如果說,賀蘭芷的假孕被是場鬧劇,那麼牽扯其中的林才人、路鶯菲,甚至包括自己,包括那幾日受審的所有人,不是都被冤枉了一把,身為太后,口口聲聲要為賀賢妃做主,那麼其他的妃嬪呢?即便她可以推說不知情,卻也應該給所有人一個交代吧?

    簪釵鬼虞穔M明白她問的是什麼,「這一次賢妃雖然自作主張,太后卻也有不察之罪,因此已經自行禁足七日,只在慈寧宮吃齋念佛。後天路美人大葬,太后會親自主持,以念路美人遭冤含憤自盡!」

    癒u含憤自盡……」伊然念著這四個字,覺得又好笑又悲哀。

    瞻@條人命,換回來幾天禁足,一個親自主持,就算扯平了?甚至連死因都沒有查清楚,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入土了?為安了?

    癒u又想多了不是?」秦旭飛扳過她的小臉蛋,「你只要記得,無論發生什麼事,有朕在!」

    瞼黖M怔怔的看著他,很想問一句:如果你不在呢?唇瓣嚅動了下,終究把話嚥了下去,什麼也沒說,歎了口氣,偎入他的懷中。



大葬路鶯菲

    瞻擗l若是有了目標,就會過得很快。轉眼便到了要大葬路鶯菲的這天,既然是喪事,自然不能穿的太奢華,一切以素色簡樸為主調,只穿一件素白色的棉袍,頭上也免去一切繁複的釵,只戴了一朵白花。

    臏鷁M秦旭飛許諾了大辦,卻也畢竟只是個妃子的下葬儀式,太隆重了難免會惹群臣非議,路戰也明白,並沒有過於刁難,只是沉著臉,一副陰鬱的樣子。

    瞼黖M在同樣身著素服的小綠的陪伴下,緩步來到了威武門。那裡停放著一口華貴的棺木,還沒有訂棺,已經有一些宮女太監隨侍一旁,兩眼紅腫。

    簣q小綠的口中,她已得知這些人是奉旨給德妃——也就是路鶯菲守陵的,所以才都哭的那麼傷心。想一想也是,日後漫漫歲月,只能守著一座冷冰冰的墳墓,不知什麼時候是個鏡頭,卻也比殉葬好不到哪裡去。

    瞼u不過歷來如此,伊然縱使想要解救他們,卻也是有心無力。看著他們就會想到,如果有一天,躺在這裡的是秦旭飛,她會不會也要守陵相伴?

    繚Q到這裡,抬眼四處巡望了一下,卻沒有看到秦旭飛的身影,倒是路戰早早的就到了,撫著路鶯菲的靈柩,面色清冷。他看上去比前兩日要憔悴許多,雖然眼中無淚,卻能看出在極力壓抑著心中的苦痛,看得伊然心中著實不忍。

    禮O開眼,卻看到一個許久沒見的人——淑妃。

    礎o雖然也穿著素白的衣服,卻是一身錦袍,淡淡的施了一點脂粉,氣色看上去還不錯。自從入大理寺地牢以後,這是第一次見她,幾乎都已經忘了她了。淑妃抬頭往這邊望了一眼,看見伊然在看她,點點頭,唇角微微上揚,算是打過招呼了,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礎p果不是今日一見,伊然幾乎都要忘掉她這個人了。說起來,在選秀入宮以前,淑妃算是這後宮的主人,除了太后以外最高的掌權者,然而除了剛入宮時打過幾次照面,聊過幾次,竟似沒再見她做過什麼。

    瞻W一次太后審查的時候,她與賀蘭芷是站到同一陣營的,經過這些事以後,她還可以淡定的立於一旁兀自淺笑,伊然忽而覺得,似乎有什麼,是自己錯漏了的。

    癒u皇上駕到——」

    癒u太后駕到——」

    穡煻n長長的拖音,原本就不熱鬧的威武門霎時間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抬頭往聲音的來源看去。

    簪釵鬼萱~然也穿了一身白色的長袍,只是在袖口和襟角處繡了金龍,不過對於帝王來說,已經算是極為簡樸,天大的面子了。相比之下,太后就較為奢華了一些,穿了一襲絳紫色的錦袍,雖然顏色不算很鮮艷,但是在這一片素色之中,仍然顯得有些突兀。

    癒u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臏鷁M是葬禮,必要的禮節還是不能節省,所有的人都跪了下來,包括路戰。這樣的日子裡,不管你心裡怎麼想,起碼臉上也要有悲慼之色,即便裝不出來,也千萬不要面露喜色。路鶯菲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惹惱了路戰也不是好玩的。

    簪釵鬼葛蒂b太后身旁負手而立,他揚聲道,「平身!」

    竄搚酗H起身以後才道,「雖說今日是路德妃的喪禮,不過朕已經全權交給太后來操持,還是由太后來主持大局吧!」

    罈“飽A退後一步站到一旁,對太后頷首示意。

    瞼黖M默然的站在人群之中,靜靜的看著眾人簇擁著的太后,高高在上的她是那麼華貴,那麼不可一世,榮華富貴、權力地位,可以說,人人傾羨的她都有了,又何苦再這樣爭下去。

    瞻ㄨL換個角度想,伊蘭城又何嘗不是呢?身為丞相,權傾朝野,卻一樣憂心忡忡,步步為營。

    穡鴝雩虓P歎人心不足蛇吞象,還是該嗟歎他們睿智的為自己尋求後路?

    癒u路美人自入宮以來一直恪守婦道,忠君賢孝……」太后開始發話了,聽到這些,伊然忍不住的冷笑。

    瞻H死了,開始說這些虛偽客套的場面話,路鶯菲在世的時候,她們討厭她的任性,都對她敬而遠之,甚至她的死,到現在也是不明不白的,而此刻,卻在這裡說什麼賢淑良德,真實莫大的諷刺。

    繕它^過神的時候,卻發現太后不知何時已經說完了,而且最讓伊然驚詫的是,她看到太后居然在抹眼淚。天啊,這演技也未免太好了!她即便心裡難受,卻還擠不出眼淚來,可放眼看去,太后、淑妃,居然都似模似樣的用帕子拭著眼角。

    簞l封儀式比較簡單,畢竟是死了的人,再追封也不過就是個謚號而已。相比那些無聊的話,伊然倒是更想走到靈柩旁,再看路鶯菲最後一眼。

    癒u臣替小女,多謝太后和皇上的賞賜,」路戰俯身謝恩。

    簪釵鬼蜃I了點頭道,「路將軍免禮!路將軍為我江山社稷立下汗馬功勞,如今中年喪女,朕實在是愧對將軍!如今德妃出殯,也請將軍節哀順變!」

    穡滮H都不再說話,一時間陷入了難言的沉默之中,見此情形,太后對一旁的太監使了個眼色,那太監立刻會意的尖著嗓子道,「時辰已到,架棺,出殯——」

    癒u慢!」路戰突然伸出一隻手,伊然愣了愣,不知他要做什麼。

    瞼u見路戰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緊盯著太后道,「臣有個不情之請!臣女之歿,雖說是她自尋短見,卻也與太后的錯審受辱有脫不開的關係。臣不敢妄自非議太后,卻想給小女一個安心,請太后扶柩出威武門!」

    礎兢雂@出,在場之人無不嘩然。太后扶柩,這是何等的大事,路戰居然敢提出這樣的要求,簡直是太張狂了。

    礎是伊然明白,他有這個資格張狂,更有這個資格要求。

    薩鄔騤藶啋澈穠Z,沒有人敢出言反駁,但也沒有人敢要求太后,一時就這樣僵持了。原本該出言斥責的秦旭飛此刻卻只是靜立於一旁看著這一切,彷彿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原在他的掌控之中。

    癒u大膽!」終於有人打破了這寂靜,太后抬起眼,眸子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得意之色。



卻針鋒相對

    瞼黖M只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卻也不敢轉頭四處張望,好在人群自動散開,那人沿著長長的青石板通道走到了正前方。

    舊鄖迭A站定。伊然登時張大了雙眼,頗有些意外。原先,她以為是賀澤等人,沒想到,卻居然是——秦慕楓!

    瞼L此刻穿著一身銀色的長袍,站在陽光籠罩處,竟有些炫目的耀眼。伊然半瞇起眼睛,聽他揚聲說道,「路將軍乃我朝重臣,功勞是人盡皆知,喪女悲痛也是情有可原!只是怎能因為一己之私,就罔顧朝綱禮法!」

    礎]為四下裡很安靜,他的聲音在這樣的時候愈發的清明,「太后乃一國之母,後宮之首,如果今日為一個妃子扶柩,他日如何面對後宮眾多嬪妃,如何讓眾人心服?路將軍愛女心切,卻萬萬不該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

    瞼L的話字字在理,句句擲地有聲,路戰卻是冷冷一笑,「睿親王的話是有道理,若是尋常,臣自然不能提此無理要求,然而今日,路戰已經說了。太后先前曾冤枉小女,才使得她羞辱自盡,於情於理,太后扶柩只是還小女一個清白,並非臣大逆不道!」

    癒u將軍此言差矣!」秦慕楓往前跨了一步,絲毫不肯退讓,伊然調了眼神,看向一旁的秦旭飛,他並不阻攔其中任何一人,只是專注的看著他們,好像認真的在聽誰有道理一樣。

    礎茈L身旁的太后,臉上有一絲淺淺的笑意,頗有些不屑的看向路戰的方向。

    簫Y在尋常,伊然也就調轉視線繼續看向氣勢相當的秦慕楓和路戰二人,而今日,她卻想到了一旁還有個一直讓人容易忽視的人!

    礎o站在太后的下側,臉上恬淡而平靜,看不出一絲喜怒,也不像旁人一樣盯著秦慕楓和路戰,而是有些漠然的看向遠方,彷彿這一切都跟她沒有關係一樣。

    瞼黖M猶豫了一下,心中那種怪異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可偏偏又說不上來哪裡詭異。

    癒u且莫說宮闈之事不容咱們外臣插話,太后如何決斷自有她的道理,至於將軍說德妃娘娘因含冤而羞辱自盡,也只是將軍的妄斷,並無真憑實據。如果只是因為將軍的妄斷而讓太后扶柩,不但後宮不服,朝臣也會不服!」秦慕楓言之鑿鑿的說道,眼神澄清,頗有些正義凜然的氣勢。

    繡藶圇藒M往前跨了兩步,他一身白色的盔甲,走起路來沉重無比,縱然離他有一段距離,伊然都覺得唬了一跳,而秦慕楓卻面不改色,依舊立於原地不動。

    瞼L的身形比路戰要略矮一些,也沒有他那麼高壯,站在路戰的面前,原本玉樹臨風的他顯得有些單薄了。

    瞼i是他卻略仰起頭看著路戰,沒有一絲一毫的退怯,伊然看著他,心裡終於有了些讚歎之意。從認識秦慕楓以來,對他一直沒有太大的好感,然而此刻,卻發覺他終究是帝王家的孩子,天生自有一股威儀。

    癒u睿親王的話恕路戰不能苟同!」路戰毫不客氣的說,到底是戰功顯赫,一點不在乎他是親王,面容清冷,「後宮之事,朝臣確實不應該過問,然而如今死去的是我的女兒,是我路戰戎馬半生,膝下唯一的女兒,我憑什麼不能過問,我為何不能過問?難道連她死了,我這個做父親的替她找出死因都不能嗎?再者說來,睿親王說我路戰妄自揣測,好,我不揣測,也請給路戰一個明白,我好端端的女兒,為何入了宮就要尋個了斷?太后當初的決斷當真是沒有錯的?我路戰的女兒當真有過下毒之事?」

    簧c中一直忌諱、避諱的話題就這樣讓他大聲說了出來,而且是眾目睽睽之下,毫無顧忌的抖落出來。

    簡酗H一時緘默,不知說什麼好,卻也什麼都不敢說,每個人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沒有一個人敢面對路戰的質問。

    瞼黖M的心中一陣酸楚,他知道路戰的話是發自內心,所以她心中更加難過。秦慕楓啊秦慕楓,你又該如何應答,如何面對一個傷心欲絕的父親的質問?

    穡I默了一下,秦慕楓是聲音顯然低了很多,卻也是不肯讓步,「還是那句話,路將軍的心情,所有的朝臣都可以理解,然而綱常禮法不能違。太后為妃子扶柩,無論什麼原因,終究是不合規矩的!」

    礎b路戰要開口反駁之前,他很快的又加上一句,「不過……慕楓可以體諒路將軍的心情,也惋惜德妃娘娘的早逝。今日,便讓慕楓替太后為德妃娘娘扶柩,以慰德妃在天之靈,以慰將軍愛女之心!」

    瞼L這句話拋出來,再次讓在場的人集體石化!兩個人針鋒相對了這麼久,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顯然路戰也並沒有想到,愣在原地半晌回不過神來。

    簪頃}楓見他沒有答話,緊接著問了一句,「怎麼?難道將軍覺得,我堂堂睿親王為德妃扶柩也配不上嗎?」

    繡藶埳y了頓,上下審視了他一眼,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也做了退讓,「好!既然睿親王有此孝心,有此誠心,路戰又豈會咄咄逼人!請——」

    簞竣F個手勢,指向路鶯菲的棺木,自己領先走在前面,湊近棺木往裡看了一眼,低沉的聲音喚道,「鶯菲,爹只能為你尋個安心。你……去吧!」

    織坐F揮手,棺木便合上了,伊然看著這一幕,雖然路戰沒有落淚,不過語氣中的哽咽卻是讓人聞之傷懷。

    簪頃}楓倒也沒有退卻,兩三步走到了棺木前,一手扶住棺材道,「起棺——」

    瞻K人抬著沉重的棺木,緩步往威武門方向走去,秦慕楓一直手扶棺木,面容嚴肅。伊然抬頭看了一眼,太后是一臉的驚詫和不滿,而秦旭飛卻看不出有什麼情緒波動,彷彿今天真的只是一個看客,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冷冷的。



意外入迷途

    瞼X殯結束以後已經近傍晚了,太后在秦慕楓的攙扶下回慈寧宮去了,而秦旭飛因為壓了一天的奏折,要回御書房批閱,伊然便自己一個人沿著寂靜的長廊往龍澤宮走去。

    瞻竣撉爾捍孜P蘭芷並沒有出現,入了冷宮,彷彿被隔絕到另一個世界,所有的這一切都與她無關了。

    糧怐騄o些日子,伊然總有些惶惶然,不知道是不是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總會不由自主的胡思亂想。是否有一天,她也會入得冷宮,逐漸的清冷而被人遺忘?

    穢嗎?她這樣問自己,曾幾何時,她最初簡單的願望竟也逐漸遠離了,人心真的是會被貪婪所吞噬嗎?當她佔盡秦旭飛的寵愛時,她卻又如此惶然,患得患失,原來,不怕得不到,怕的是失去。

    簣o不到便永遠是心中的一個想往,而得到了再失去,卻是一場夢醒的沉痛無奈。

    繚Q得太入神,一時間竟沒發覺走錯了岔路,一條道走下去,越走越黑。待到發覺不對勁的時候,她很挫敗的發現——自己迷路了!

    簫,真是人倒霉喝涼水都會塞牙縫!天色陰沉沉的,前兩日剛下過雪,現在天氣愈發冷了,晚上連月亮都沒有,黑漆漆的很嚇人。

    瞼黖M向來膽子不大,現在這樣的環境下,更是有點毛骨悚然,小綠那個丫頭也不知有沒有來迎她,四周環繞的叢木愈發顯得陰森可怖。

    簞琚X—她真想大吼一聲,沒事把自己陷入這樣的境地,真是叫天天不應!也沒有看到巡邏的侍衛,連點動靜都沒有,皇宮裡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地方。

    瞻@陣風吹來,她環抱雙臂,覺得一陣陣寒意侵入骨中,隱約的,似乎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礎酗H?她側耳想仔細聆聽是不是聽錯了,如果有人的話,便能指引她走出這裡了,結果又聽不見了。算了,一定是天色太黑,疑神疑鬼想多了!還是趕緊離開這裡,找到回去的路吧。

    癒u阿嚏!」又一陣風吹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揉揉鼻子,快步往來時的路走去,希望僅有的那點印象不會記錯了。

    臍R悄悄的一片,只有她略微匆忙的腳步聲,伊然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真是阿彌陀佛,今天是路姐姐出殯的日子,人說頭七會回魂,今天也不是頭七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怎麼連月亮都沒有,天又這麼冷,小綠那丫頭不知搞什麼,這麼晚都沒來!阿嚏——」

    罈△菑S打了一個噴嚏,用手背搓了搓鼻子,自己連聲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無端端說這些做什麼,沒事自己嚇自己!還是回去好好睡一覺……」

    癒u你也怕鬼嗎?」突兀的一個聲音就這樣響起,嚇了伊然一大跳。

    癒u啊——」本能的尖叫一聲,連著後退幾步,才站穩腳跟,抬眼看去,只朦朧有個人影,卻看不清他的輪廓。

    穡漱H見她受到驚嚇,往前走了一步,拉住她的手腕處,淡淡的聲音裡有隱約的笑意,「倒是我唐突了,嚇著了伊婕妤。」

    瞼黖M定下來,這才聽出是寧致遠的聲音,她撫著胸口處,只覺得一顆心狂跳得厲害。

    癒u寧太醫怎會在此?」她有些不悅,因為受了驚嚇。

    癒u那伊婕妤又為何會在此?據臣所知,路美人的出殯早已經結束了。」寧致遠淺笑著反問道。

    癒u我……」伊然不好意思說自己迷路了,猶豫了一下,「我一個人有些發悶,隨便走走。寧太醫方才可是口誤啊,路姐姐如今是德妃,而不是美人了。」

    癒u哦……失言!」他應了一聲,卻又有些不以為意的笑道,「逝者已矣,追究到底是什麼名分,又有什麼意義!」

    瞼黖M看了他一眼,「寧太醫的想法,倒是和常人不同!」

    癒u難道伊婕妤不這樣認為嗎?」他相信,這個女子一定有著和他相同的想法,她的思想,總是那麼特立獨行。

    癒u我……阿嚏!」話沒出口,她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噴嚏,只覺得鼻水快要流出來了,掏出帕子擦了擦,生怕自己再感冒了。

    繒蝑P遠搖了搖頭,「這樣的天氣,伊婕妤穿如此之少實在是不該到處亂走,還是先回宮吧!天色恐怕要變!」

    簞撬Y看到他抬頭望天,不知他所指什麼,伊然點點頭,「寧太醫是否也要回太醫院?不如一同前行?」,借此,也不用說自己是迷路了,跟著他便可以回到原來的路上。

    癒u樂意之極!」寧致遠笑了笑,也沒有回絕,與她並肩而行。

    簣I靜的小道上,只能聽到兩人的腳步聲,這樣的靜謐讓伊然有些不安,覺得氣氛怪怪的,便開口回到原來的那個問題上,「寧太醫這麼晚出來,誰又病了嗎?」

    癒u難道非要有人病了,下官才能出來?平時就不能出來走走?」他淺笑著反問,「那下官也未免太可憐了!」

    癒u倒不是這個意思。」她也笑了起來,「只是今日路姐姐大葬,即便沒有去觀禮,也都各自在房中,所以你看……都沒有什麼人。」

    繒蝑P遠轉頭看了看左右,聳聳肩道,「平生不做虧心事,為什麼不敢出門?」

    癒u寧太醫入宮多久了?」不知為什麼,話題又扯回到路鶯菲的身上,總覺得有些不舒服,於是換了個話題,雖然相識有些日子了,她還不是很瞭解這個人。

    癒u唔……三年吧!」他稍稍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怎麼?」

    癒u沒什麼。」伊然搖了搖頭,「只是覺得,寧太醫似入宮很久了一般,對宮中的事情都很瞭解,很多事情,也比一般人要看的開,看得淡。」

    癒u下官可以當成婕妤在誇獎我嗎?」他半開玩笑的說道,口中向來是無遮攔的。

    瞻w經看到了光亮,不知不覺走回了明道上,伊然原本緊繃的心弦鬆了下來,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當然是誇讚!」

    簧c燈下,她的笑絢爛耀眼,寧致遠勾起唇角,眉眼彎彎。



旭飛的建議

    癒u沿著這條路直走下去,遇到岔路左轉便可以回到龍澤宮,伊婕妤別再走錯了。到時候就不一定會有人再領您回到原路上了。」寧致遠用手指著正前方的路,半揶揄的說道。

    瞼黖M的臉刷的紅了,原來,他是知道的。

    瞼L淡笑,轉身往太醫院的方向走去,並沒有再多取笑。伊然站在原地怔了半晌,歎口氣搖搖頭,也轉身回龍澤宮去了。

    瞻@路上倒是沒再出什麼岔子,剛走到門口,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平素守在門口的宮女不知哪裡去了,門大開著,外面卻空無一人。

    礎o皺了皺眉,加快腳步往屋子走去。抬起一隻腳,還沒跨進門檻,就聽到一聲茶碗碎裂的聲音,緊接著是低低的怒吼,「這麼多人,居然沒有一個去迎伊婕妤的?你們都在做什麼?朕養你們這群廢人做什麼?」

    癒u皇上息怒!」一群人的聲音,都極力壓抑著恐慌。

    瞼黖M吃了一驚,秦旭飛不是回御書房批閱奏折去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呢?來不及細細思量,人已經走進了屋子。霎時間,整間屋子都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一個人身上。

    礎o歎了口氣,緩步走上前行了行禮道,「臣妾叩見皇上!」

    癒u你到哪裡去了?」他口氣不善,可以聽得出在極力壓抑著火氣。

    癒u臣妾……哪裡也沒去。」她頓了頓,輕聲說道。

    癒u哪裡也沒去?!」他幾乎是暴怒的,啪的又扔了一個茶碗,嚇得跪在地上的人都縮了縮脖子,伊然皺皺眉,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那麼大的火氣。

    簪釵鬼蒂釣リ葽衁煽坐F揮手對一干跪著的人道,「你們都出去!」

    禮洬跼o了特赦令,那些人趕緊起身退了出去,然後很小心的將門關上,生怕屋內的戰火牽連到外面。

    癒u從出殯結束到現在起碼過了一個時辰了,從威武門走回這裡不過半個多時辰。你去哪了?」秦旭飛沒有讓她起身,頗有些興師問罪的架勢。

    瞼黖M很迷茫,別說她哪裡也沒去,就是去哪了,他也不至於那麼生氣吧!這皇宮那麼大,他又沒說今晚一定會來,偶爾出去走走,至於這麼大動肝火麼?

    穢颽O,她的語氣也好不到哪裡去,「臣妾……迷路了!」,這麼丟臉的事也不怕說出來,皇宮很大,她的活動範圍又這麼小,迷路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吧。

    癒u迷路?!」他瞪大了眼睛,彷彿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迷路?愛妃,你好歹給朕找一個好的借口!」

    癒u如果皇上認為是借口,那就算是吧!」真是莫名其妙的男人,好好的發什麼瘋。

    簪釵鬼舅]有些生氣了,「那愛妃又是如何找到路的呢?」

    癒u自己找到的。」伊然堵著氣說道,暖爐的熱氣襲來,她的鼻子癢癢的,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噴嚏。

    穡ㄕo鼻頭紅紅的,秦旭飛似乎也有些相信了,口氣也軟了一些,「天這麼冷,沒事在外面逗留什麼?好歹讓個丫環跟著,這樣一個人,出了事怎麼辦?」

    癒u皇宮裡,能出什麼事?」她嘟起嘴巴,還是不高興。

    癒u好了,起來吧!」他去拉她起身,然後端過桌上的一碗薑湯,「喝了,祛祛寒。」

    瞼黖M倒也沒有再拒絕,接過來順從的喝了下去。身體是自個兒的,犯不著拿它跟人慪氣,更何況,秦旭飛是她慪得起的人麼?

    癒u皇宮中雖然有巡邏的侍衛,卻也未必都聽命於朕。如今的形勢,你也是知道幾分的,經此一事,賀家更不會坐以待斃,早晚要採取行動了。對於太后來說,你便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無事的時候不要一個人在外閒逛,尤其是這麼晚了。朕不可能時時守護著你,自己一定要學會保護好自己,讓朕放心……」他的口氣軟和下來,一半也是源於看到她安然無恙而放心。

    藍巨麭o話,伊然有所動容了,原來,他是關心自己。乖巧的點了點頭,「臣妾明白了。是臣妾任性,讓皇上掛心了!」

    癒u來!」他拉她一同坐到暖爐旁,「手這麼冰,暖一暖。」

    癒u皇上不是回御書房批閱奏折了麼?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了?」她問出心中的困惑。

    簪釵鬼葦o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奏折?這幾日哪裡還有什麼奏折。山雨欲來風滿樓,風暴之前,往往是最安靜的時候。」

    癒u風雨?」伊然反問了一聲,有些似懂非懂。

    癒u伊然,朕帶你去打獵可好?」他突然這樣問道,盯著她的眸子裡裝滿了認真,絕非隨意調侃。

    瞼黖M張大了嘴巴,足足可以塞下一個大蘋果,「打……打獵?這個時候?」

    簫豸ㄛO說正是朝堂波譎雲詭的時候,而是現在是冬天哎!誰見過大冬天跑出去打獵的?書上或者電視上,不都是秋天出獵嗎?這個秦旭飛,比她還不按常理出牌,他到底想做什麼?

    癒u是啊,這個時候!」他很認真的點點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好不好?」

    癒u……」伊然舔了舔有些乾燥的唇,「可是,冬天能打到什麼?」

    癒u才初冬,還有覓食的熊,也可以鑿冰捕魚。」他頗為熱絡的說著,很熱情的樣子。

    糧o樣一說,引得伊然也有些興致勃勃了,「熊?那不是很危險?」

    癒u猛獸而已,危險也是有限的,最危險的,往往是人,而不是首。」他語帶雙關的說著,接著又問道,「好不好?」

    癒u好!什麼時候去呢?」伊然被他說得心動,也有些期待了。

    癒u準備一下,後天就出行。」他斬釘截鐵的說道,顯然是早已策劃很久了。

    癒u後天?」她驚訝的提高了聲音,「會不會太倉促?」

    簪釵鬼葩迨F揚眉,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倉促?朕想去,什麼時候都不倉促!」

    礎菑j!伊然在心底給他下了這個結論,還來不及開口就被他擁入了懷中。只是……當真是出獵那麼簡單嗎?



出宮去打獵

    罈’菑j也罷,秦旭飛終歸是有自大的本錢的。當伊然披著厚重的狐裘緩步走向馬車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些感慨的——當皇帝,真TNND好!

    藏攭レ陶o麼多人爭得頭破血流,難怪有這麼多人不擇手段,難怪有這麼多人孜孜不倦的爭奪一生,看看如今這排場,這氣勢,這威武,且不說這些,便他想在這大冬天裡去打獵,就可以隨心出行,就足夠讓人嫉妒了。

    瞻茼Z並沒有隨行,說是天寒地凍,身體受不了,要在宮內養病,秦旭飛也沒有強求,打獵終歸是男人們的事兒。不過為了照顧太后,秦慕楓也沒有跟隨,留在宮中照料。

    癒u來——」秦旭飛端坐在華麗的馬車上,向她伸出一隻手。

    瞼黖M猶豫了一下,不知該不該當著這麼多朝臣的面拉住他的手,卻聽到有人攔阻道,「皇上出行,只有皇后才可以同車而坐。小小一個婕妤怎能破壞祖制,與皇上同坐?」

    藍巨嚌n音,伊然下意識的向那人看去,並不認得。一個長著山羊鬍子模樣的大臣跨前一步,進諫道。

    瞼黖M本就遲疑,聽到有人這樣說,更加後退了一步,垂首道,「請皇上先行。」

    簣E料,秦旭飛只是淡淡的掃了那人一眼,依舊伸著手對伊然道,「上來!」

    癒u皇上……」伊然有些驚訝也有些不解,秦旭飛不是個昏君,也不會為了她而與臣子唱反調,今日這是?

    癒u皇上,祖制不可違啊!」那老頭撲通一聲跪倒在雪地裡,一副耿直的模樣。

    癒u厲大人,這就是您的不對了。祖制不可違,難道皇命就可違了?如今後宮並無冊立皇后,皇上與伊婕妤同車而坐也是情理之中。厲大人又何苦因循守舊。」清麗的聲音傳來,伊然有些詫異的側頭看去,淑妃穿著一襲鵝黃色的棉服,外面披著一件白色的狐裘,款款朝這邊走來。

    瞻峖靰颸e,曲身行禮道,「臣妾叩見皇上。」

    癒u愛妃免禮。」秦旭飛揚手示意了一下,然後轉眸看向伊然。並沒有再說什麼,但是那眼神分明是示意她上車。

    瞼黖M頓了頓,看向一旁的厲大人,只見他抬眼看了看淑妃,又看了看秦旭飛,才道,「即便沒有皇后,也理應由淑妃娘娘與皇上同坐,怎能輪到婕妤?」

    癒u放肆!」秦旭飛終於有些不耐了,「朕要怎麼做,難道還輪得到你來教?」

    癒u皇……」他還沒來得及說話,立刻被淑妃打斷道,「厲大人有心,只是臣妾偶感風寒,身體有些不適,恐染龍體,不能伺候皇上於近前,要辛苦伊婕妤了。」

    糧o番話,讓厲大人不好再說什麼,只得俯首叩頭然後退回隊伍中。伊然不好再推脫,拉住秦旭飛的手一使力上了馬車。坐定轉身以後,剛好看到淑妃微微一笑,轉身往身後的馬車走去。她,為什麼要幫自己?半瞇起眼看著她的背影,伊然有些困惑的想。

    癒u在想什麼?」秦旭飛扳過她的臉,輕聲問道。

    癒u皇上又何必堅持要臣妾同車而行,如此惹人非議。」她幽幽的歎了口氣,不明白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這般高調。

    瞼L忽然笑了起來,並沒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揚聲道,「起駕!」

    簞豕悖E浩蕩蕩出發,秦旭飛在這吱呀的車輪聲中將她拉近些,低語道,「此次出行,除了睿親王、太后,賀澤以及成親王留守宮中,其他人的大部與朕隨行,聲勢可謂夠浩大的吧?」

    癒u皇上?」伊然皺了皺眉,不明白他所謂何意。

    瞼L卻神秘的笑了笑,「你說,這個季節,還會有動物出來送死嗎?」

    癒u皇上說,會有覓食的熊和冰下的魚。」雖然不是太明白,還是順著他的話往下說。啞謎,她真的很討厭啞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變笨了,他的心思愈發難猜了。

    癒u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亙古不變的道理啊!」他歎息了一聲,伸了個懶腰。

    簞豕悍僂e大,鋪著厚厚的毛墊子,坐上去軟軟的,還放了三五個大大的靠枕,秦旭飛往後靠了靠,調整了一個舒服點的姿勢,順手拉她入懷。

    癒u此番前行,也許回不來了,你會怕嗎?」他面色淡淡的問道,彷彿說的是一件在平常不過的事了。

    瞼黖M臉色大變,驚呼道,「皇上的意思是——有人要謀反?」

    癒u反不反不知道,謀恐怕是很久了的。」他說得很平靜,甚至唇角還有一絲笑意,這卻讓伊然越發覺得膽顫。

    癒u既如此,皇上還……」她突然頓住了,以手掩唇,瞪著眼睛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引、君、入、甕!」

    瞼L一把將她攬入懷中,在額頭狠狠親上一記,「朕就說過,你端的是聰明伶俐!」

    癒u但是,皇上又說可能會回不來?」她還是不太明白,「難道皇上並無十成把握?」

    癒u你說呢?」他挑了挑眉,不答反問。

    癒u臣妾不喜歡玩猜謎!」她轉過身,不樂意玩下去了。

    癒u便無十分,也有九成。」秦旭飛半坐起來,從後面攬住她的腰身,將那軟軟的身體攏入自己的懷抱中,「只不過,世上之事無絕對,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什麼差池……」

    瞼黖M一手去掩住她的唇,「不會有萬一,即便真有萬一,臣妾與皇上同進退。」

    瞼L拉下她的小手,在她的掌心印下一個吻,「不要你同進退,只要你好好的!」

    癒u只是一切都是皇上的猜測,也許他們並不會行大逆不道之事。」伊然心裡是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一旦發生,無論誰贏誰輸,都不是她想看到的結局。

    癒u但願吧!」秦旭飛仰頭歎道,「朕倒寧願,一切只是朕的猜測!不過……」

    瞼L沒有再說下去,伊然也沉默了。她明白,那種可能性是極小的,只怕是——狂風暴雨將襲!



隨行伴捕獵

    簞豕恕@直向北,差不多經過了四天三夜,才停了下來。伊然不習慣馬車,那暈得叫一個雲裡霧裡,受罪啊!這要是擱在現代,坐火車不過一晚上差不多就到了吧!

    礎n在總算是到了,下了馬車,秦旭飛直接去大帳召見隨行的群臣,吩咐狩獵期間的事宜,伊然則被宮女攙扶著回到了一個較小一些的營帳。出獵這樣的事,除非皇上恩准,後宮中的女眷並不是誰都可以隨行的,小綠自然也就沒那麼幸運了。

    臍蝐b雖然不大,不過裡面的東西倒是很齊全,在古代這種惡劣的條件下,能做到這麼完善也算不錯了。因為頭暈,伊然也沒有心思打量這裡的景色,反正雪還沒有化,似乎比都城的更加厚一些,她特意穿著稍高一點的靴子,還免不了有雪滲入鞋中,感到冷的同時,愈發覺得秦旭飛實在太不靠譜,這樣的天氣打什麼獵麼?群臣也跟著他一起發瘋!

    簣b篷裡架了爐火,只是時間不久還不是很旺,雖然比之外面要暖和一些,但伊然還是覺得有些冷,加上頭暈目眩,脫了鞋襪就趕緊鑽進了毛絨絨的被褥中,沒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聶藿L來的時候頭還有點暈暈的,不過那種噁心的感覺已經好很多了,張開眼便看到寧致遠坐在一側給她請脈。咦,這傢伙居然也跟來了?

    竅搢鴞o醒了,寧致遠轉頭對隨侍一旁的宮女道,「伊婕妤只是舟車勞頓,脈象有些虛,休息一下,補充補充體力便無大礙。」

    癒u暈車而已。」她翻了個白眼,縮在被窩裡咕噥了一句,覺得這些古人真是小題大做,這麼點小毛病也要請太醫來診斷一下。

    簞墨底o句話被寧致遠聽到了,他不鹹不淡的瞄了她一眼道,「還有風寒。」

    簪萼_身一邊收拾他那箱子一邊道,「婕妤想是夜涼受了風,應當有點鼻塞和喉嚨痛,不過也不太嚴重,只要好好休息別再受寒,調理兩天就好了。」

    瞼黖M覺得他話裡有話,分明是隱射她那晚迷路的事。不過倒都讓他說中了,中醫果然博大精深,兩個指頭一搭,連她鼻子不通氣都知道。將被子往上拉了拉,蓋住半張臉,伊然只露出兩隻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他,「寧太醫也會打獵麼?」

    癒u不會。」他收拾好藥箱,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後看了看她,「但是會治病。這一路上難免會有人受寒受傷,臣自然要隨行。」

    癒u哦。」伊然深深看了他一眼,轉了個身,看似睡了。

    繒蝑P遠看著她的背影頓了頓,也出得帳去,婢女送了出去沒回來,大概去給秦旭飛回報了,營帳內一時間安靜下來,只有燃著的爐火劈里啪啦做響。

    瞻ㄙ器D自己睡了多久,總之是有些睡不著了。腦子裡一空,不由自主的又想到宮裡的事。按照秦旭飛的說法,宮裡如今剩下的大部都是賀家的外戚,分明就是給他們一個造反的機會。可是秦夜翔還在宮裡啊,難道不怕他出事麼?再者說來,賀家難道會看不出這是個陷阱,就這樣跳下去麼?

    繚Q不通,想不通!看來,她的腦袋還是不夠用的,在宮裡這樣的爾虞我詐之下,她別說爬上高位做鳳凰,能保住小命就很不容易了。真是不明白伊蘭城,怎麼就那麼看高自家閨女的實力。

    繚Q到伊蘭城,他這次也隨行了,只是上次的選秀一事擱置下來後,他終究是有些不痛快的。五個手指頭還有分長短呢,伊蘭城應當是有些偏心伊琳的,這她看的出,或許因為伊琳最像他吧!

    瞼艙Z磨間,忽而聽到帳簾掀動的聲音,轉頭來看,正見秦旭飛大步走了進來。一股冷風順著門簾竄了進來,吹得爐火晃了晃。

    瞼L進來解開披風,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她的床榻前坐了下來,伸手去摸她的額頭道,「醒了,還暈嗎?」

    癒u絲——」他的手一接觸到伊然的額頭,她就忍不住抽了口冷氣。他的手好冰,就像剛從雪堆裡拿出來一樣。

    簪釵鬼虞N識到冰著了她,忙要抽回手,卻被她一把握住,放到被窩裡暖著,嘴裡卻道,「別動!回頭手指都僵掉了,看你還打獵。到時候不知道是你獵熊,還是熊獵你!」

    翹L巴裡雖然凶著,動作卻是及溫柔的。秦旭飛咧開嘴笑了起來,「那有什麼分別,終歸是打獵,區別只是誰獵誰。」

    瞼黖M白了他一眼,這男人,說話總是愛語帶雙關,簡單一點他會累死啊!

    癒u還難受嗎?」沒有介意她的白眼,他又追問了一遍。

    癒u睡了一覺覺得好多了,頭沒有那麼暈了,也不吐了。」她回答道,他的關切讓她心裡暖暖的。

    瞼L總算放下心來,點點頭道,「讓太醫跟著總歸是沒錯的,方才也有幾個大臣似乎受了寒,這些老骨頭,身子當真是不行了。」

    癒u我也是老骨頭嗎?」她高高的挑起眉,有些挑釁的問道。

    癒u你當然不是,你是軟骨頭!」他壞笑著調侃,已經暖熱的手順勢捏了一把她胸前的柔軟,引得她驚呼一聲。

    癒u好心沒好報!你這個色狼!」她鬆開手,將他不安分的手推出被子,嘟著嘴罵道。

    簪釵鬼葛漱F起來,「這個季節,出來覓食的狼自然是飢腸轆轆的!」

    癒u說認真的,這個季節打獵難道不太奇怪了嗎?朝臣們難道就沒有一個反對的?」她還是對這個問題迷惑不解,那幫老腐朽,對她與皇上同乘一車都嘮叨半天,這樣大的事,難道不會反對嗎?

    癒u那是因為,他們不能反對!」他笑得高深莫測,伊然心裡卻越發迷茫。

    癒u今日天色已晚,待會兒吃了東西就早點兒睡,今晚有政務要處理,不能陪你了。明天一起去捕魚。」他輕聲說道,俯身在她額頭印了一個吻,毫不意外的看到她眼中露出欣喜的目光。

    癒u捕魚?!」她覺得很新奇,還從來沒經歷過冬天鑿冰捕魚的。

    簪釵鬼葛熊衕I了點頭,卻故意道,「前提是,你得養好身子,否則,沒你的份!」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