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囧囧捕魚記(上)

    竅陘F新奇的捕魚,為了好玩的東西,伊然很乖的吃藥,很乖的睡覺,很乖的什麼都不想。果然,一早起來精神大好,真是老天給面子啊!

    竅菑韙坐U,秦旭飛的精神狀態就不大好了,倆黑眼圈大大的,眼睛裡還有血絲。伊然看到以後本來想調侃他越來越像國寶了,話到嘴邊打了個彎,想起來沒準這時候還沒熊貓呢,哪來的國寶,便換了個說法,「誰那麼大膽子!」

    癒u嗯?」秦旭飛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她,「怎麼了?發生何事?」

    癒u誰那麼膽子敢揍皇上,瞅這倆眼烏青的!」一邊說著,一臉心疼的用手撫了上去,「哎,黑的,不是青的,下手真重!」

    礎o一邊說,其實一邊極力的在掩飾自己的笑意,可是當她摸到秦旭飛那隱隱抽動的眼角,看到他隱忍的,哭笑不得的表情時,再也忍不住了,轉過身捧著肚子大笑起來。

    簪釵鬼董o才恍然她是故意的,真是又可氣又好笑,一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嚇了她一跳,「膽子越來越肥了,膽敢取笑朕?」

    癒u臣妾不敢。」口裡說著不敢,還兀自咯咯笑個不停。

    癒u不敢?你還有什麼不敢的事!」他說著,忽的手一鬆,就這樣毫無徵兆的放開了。

    癒u啊——」她尖叫一聲,雙手趕緊抱住他的脖子,就這樣掛在他的身上,終於停住了笑聲,驚魂未定的盯著他。

    瞼L卻笑嘻嘻的用手拖著她,半威脅的說,「還笑不笑了?」

    癒u哼!」她撅起嘴巴,兩隻手卻是牢牢的鎖住他的頸項,不敢鬆開了。

    癒u朕是為了國家大事而操心,你不心疼就算了,居然還敢取笑,當真是朕把你寵壞了!」雖然這樣說,還是滿眼的寵溺。

    礎o毫不領情的睨了他一眼,「國家大事——?」拖了長長的尾音,軟軟黏黏的,「某人好像是來打獵的哦!」

    癒u那某人今天還想不想去捕魚呢?」學著她也拖長了聲音問道。

    癒u想!」毫不猶豫的回答,臉上又露出了甜蜜的討好笑容,生怕他反悔了一般。

    瞼L笑瞇瞇的將她放了下來,然後體貼的替她披上紅色的披風,又退後兩步上下打量了一眼才道,「去歸去,可不能由著性子亂來。」

    癒u我哪有!」她不依的咕噥了一聲,心知他在說路鶯菲大葬那天她失蹤的事。哎,一直沒好意思說自己是迷路了,被人揪著小辮子到現在。結果秦旭飛也唸唸叨叨,寧致遠也叨叨唸唸,男人婆婆媽媽起來,比女人還可怕。

    瞻ㄨL,誰讓現在掌控權在人家手裡呢,她只得不情願的哼了一聲,「好!」

    簪釵鬼葛漱F笑,也不為難她,轉身在頭前走,只是背在身後的手卻衝她招了招。她笑,知道不能和他並肩而行,乖巧的跟在身後,一路無話。

    糧o是伊然來到這裡以後第一次認真打量,剛到的時候下車還暈乎著呢,後來就一直睡,現在出了營帳,雖然身上披著厚厚的披風,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彷彿感應到她的寒冷,走在前面的秦旭飛突然回頭,衝她露出一抹笑容。便這一個體貼的笑,她的心頓時溫暖起來,回了他一個瞭然的笑。

    瞼L再次轉身,朗聲道,「備馬!」

    繚Q是昨天已經交代過了的,很快,便有兩匹馬牽了過來。

    瞼黖M頓時張大了眼睛道,「只有……我……」,話到嘴邊想到不對,緩和了一下震驚的心情,「只有臣妾和皇上二人嗎?」

    癒u怎麼?愛妃不會騎馬麼?」秦旭飛淺笑,「可是伊大人說過,愛妃的騎術可是了得呢!」

    癒u哪裡,家父謬讚!」她嚥了嚥口水,開玩笑,她那點出去玩練出來的三腳貓功夫,在這冰天雪地裡騎馬?馬騎她還差不多!

    竅搵釵鬼舅@臉質疑的表情,她忙訕笑著道,「皇上應知道,臣妾入宮前曾落馬過。如果騎術真的好,又怎會從馬上落下。而且自那次以後,臣妾就對騎馬有些懼怕,所以……」

    瞻ㄕ璊ㄕ獢A那高頭大馬的,她爬不爬得上去都是問題,太可怕了!

    癒u原來是這樣。」似乎才明白,他點了點頭道,「可是,隨朕共騎一匹也不行嗎?那不是可惜了不能去……」

    癒u啊?」她張口結舌,「可是,這兩匹馬……」

    癒u兩匹?哦,那一匹是朕的御前侍衛的。」他神色自若的說道,「總要有人守衛朕的安全吧!」

    癒u……」伊然突然覺得很無語,他在耍她,分明在耍她!還耍的這麼理直氣壯,這麼得意洋洋!啊,這可恨的男人,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

    簪釵鬼葫O有些得意的,他就是喜歡看她咬牙切齒又發洩不得的樣子,那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瞼L利落帥氣的上了馬,然後沖伊然伸出一隻手。已經有人放上了上馬凳,她小心翼翼的踩上去,然後拉住了秦旭飛的手,一使力,便穩穩坐在了馬背上。

    癒u呼~」她呼了口氣,往馬下看頓時開心得很。這不像她以前騎過的小馬,這馬兒高大,坐在馬背上往下看,只覺得輕飄飄的,身後是秦旭飛寬闊溫暖的胸膛,這感覺,真是要多好有多好。

    癒u逆風!」他突然喚了一聲,嚇了伊然一跳。

    癒u臣在!」聲音是從他們的身後傳來的,伊然側了側頭,看到另一匹馬上已經坐了一身勁裝的男子,大冷的天,他的穿著未免有些單薄,他卻似乎不怕冷,或者說,他的神情更加冰冷。

    癒u出發!」秦旭飛淡淡的說,將她的小臉扳過來,腳下一夾馬背,馬兒立刻如離了弓的箭,飛奔起來。



囧囧捕魚記(下)

    穢I嘯的風從耳邊拂過,她想看前面,卻又被風刮得張不開眼,秦旭飛一手掌控著韁繩,一手將她護在懷中道,「抓緊!」

    礎o抓不住韁繩,只得牢牢抓住他的手臂,臉上被風刮得有點痛,但是卻又覺得好刺激。她半瞇著眼,從縫隙裡往外看去。很快便跑離營帳的駐紮地,極目是一片空曠的視野,這個時節,沒有了草木的遮掩,連天空似乎都開闊了一些。眼前除了雪白的大地就是湛藍的天空,對於見慣了現代社會的污染以後,看到這樣的天地,無疑是欣喜的,甚至有些感動。

    癒u啊——」她忍不住想要大叫,剛一張開嘴巴就被冷風灌得一嗆,「咳……咳咳……」

    癒u閉上嘴巴!」他呵斥道,「這個時候吃了風,待會兒肚子痛了!」

    禮A還不是在說話!她不服氣的想,不過鑒於他是為自己好,還是做一個乖巧的好同學,閉上嘴巴卻張大了眼睛,貪婪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瞻j約過了有半個時辰,秦旭飛終於放緩了速度,凌厲的風也逐漸變得柔和起來,她鬆了口氣,居然已經沁出了些汗。

    繚穖t度放緩下來,才聽到有「嗒嗒嗒」的馬蹄聲,明顯的兩匹。下意識回頭望去,看到那個叫逆風的侍衛不遠不近的跟著,剛好還是上馬時的距離,面色依舊平靜清冷。頓時在心裡大讚,能夠跟上不稀奇,能夠跟上這麼久並且面不改色氣不喘也不稀奇,稀奇的是居然能一直保持這樣的距離。說明他的功夫還是很深的,只是之前怎麼都沒有見過呢?

    癒u我親愛的夫人,怎麼能在你夫君的眼皮底下看別的男人呢?」秦旭飛湊近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半懲罰似的在她耳際咬了一口。

    瞻狺H……他第一次這樣稱呼自己,居然忍不住的就紅了臉,但是——她又好喜歡這個稱呼啊!

    簡菮蘆甄鉆L臉,兩隻手捧住他的臉頰道,「我親愛的夫君,你吃醋了嗎?」

    臏y上還有未褪去的粉潤,雙眼瑩潤閃著亮晶晶的光澤,他垂下頭,在她的唇瓣上深深印上一吻。

    薩髜齯F許久才分開,她的臉頰更加泛紅了,他滿意的笑了起來,跳下馬,然後將她也抱了下來,拉著她大步往前走,也不管馬,只是頭也不回的道,「跟著,不要太近!」

    瞼黖M納悶的想要回頭看一眼,卻被他拉著往前走去。

    竄雱痋A她就被一種新奇的感覺所包圍。從認識秦旭飛開始,他們從來就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真正的兩個人在一起,只有他們兩個人。那種感覺,就像籠中的鳥兒突然放飛了出去,自由的天空讓她忍不住想歡呼,想尖叫!

    礎o甚至想,如果就這樣拋開了,只有他們兩個人,這樣過生一生一世,哪怕就這樣牽著走上一生一世,也是幸福的。

    翻繺菻p厚的雪,好在她的靴子綁得緊了,而且今天穿了一雙皮面的,才不至於凍著腳。手被他握在掌心裡,暖暖的。她的唇角逐漸上揚,弧度越來越大,最後再也合不攏嘴,笑容大大的,眉梢眼角都是甜蜜蜜的。

    癒u看……」他停下腳步,指著前面的一大片空地道,「在那裡!」

    瞼黖M這才從他身上收回目光,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見不遠處空曠得很,哪裡有什麼湖泊河流,頓時有點疑惑,「捕魚?那裡?」

    瞼L神秘的笑了笑,牽著她往前又走了幾步,她才看清那裡原先是個湖泊。只是此刻結了冰,離遠了看,和別的地方沒什麼分別,只是少了厚厚的積雪而已。

    癒u可是……我們沒有工具。」伊然有些猶豫,沒見他帶魚竿魚鉤,難不成用手去撈麼?

    癒u這個時候,冰面下有很多魚,只要敲開冰層,撒下些魚餌,就可以引得魚兒浮上來,然後再抓起。」難得的沒有繞圈子,他一邊解釋,一邊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布包,打開來,裡面是一些魚餌。

    癒u抓住!」伊然驚訝的重複了一遍,用手抓?她不信自己有那個本事,他難道會?

    竅搹o懷疑的目光,他嘿嘿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藏P開她的手,大步往前走去,走到湖邊的時候停了下來,四處看了看,似乎在找合適的地方。

    瞼黖M見此便也走了過去,冰面上稍稍有點滑,不過她的靴子還算防滑,所以她也沒有在意,一心想看秦旭飛怎麼用手「抓」魚。

    癒u等什麼呢?不會是吹牛,現在要露餡了吧?」她嘻嘻笑著,抱著布包裡的魚餌,「鑿冰,鑿冰,我迫不及待要撒餌了呢!」

    癒u不能著急,要找好地方,否則是白費力氣。」秦旭飛掃了她一眼,「你別走那麼快,這裡的冰厚薄不一,沒準——小心!」

    瞼L的話還來不及說完,換來的是伊然的一聲尖叫,「啊——」,然後是一聲「喀嚓!撲通!」

    簪釵鬼葵滌囮@已經夠快了,可是畢竟有些距離,他只能抓住她的一隻手,整個人也險些被她帶入冰窟窿裡去。

    癒u我……咳咳……」伊然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一張口便嗆了一鼻一口的水,整個身子發寒的緊,好在手被他抓住,「我……你……」

    癒u別說話,別掙扎,我拉你出來!」秦旭飛很快的下命令,已經聽到腳下冰面開始碎裂的聲音,深吸了一口氣,兩隻手一起抓住,然後使勁一用力,將她拉出了那裡。來不及喘氣,兩手將她一夾,腳下用力整個人往岸邊躍了過去。

    癒u喀嚓」一聲,原先他們站的地方嘩啦啦掉下去一大塊冰,伊然看著那裡驚魂未定。怎麼……怎麼會掉到水裡去的?

    瞻銴~秦旭飛的動作完全是一氣呵成,這時,臉色也有些不太好,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癒u皇上!」逆風已經聞聲追了上來,跪在地上,「臣救駕來遲!」



伊然重病了

    癒u回營!」秦旭飛厲聲道,呼吸已經順暢許多,將自己的披風解下牢牢的裹住伊然,然後打橫抱了起來。

    癒u是!」沒有廢話,沒有囉嗦,逆風迅速起身,將兩匹馬拉了過來。

    簪釵鬼萱窱萓o朝馬兒走過去,翻身上馬,動作乾淨利落。伊然縮在他的懷裡不敢吭聲,從來沒見過他這樣的臉色,陰沉得好像暴風雨將來的天空,壓抑得緊。她……惹他生氣了麼?

    癒u皇——」她剛想開口,就被他打斷了,「別說話!」

    臏n音很嚴厲,她打了個顫,沒再開口。方纔還好,此刻從水裡出來,又被裹在他的懷裡,雖然有厚厚的披風擋住風,可是依然冷得緊。浸濕衣服的水露在外面的部分很快便結了薄薄的冰,而被披風裹住的地方雖然沒有結冰,卻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冷得刺骨。

    瞻漈}似乎都已經麻木了,伊然皺了皺眉,只聽到凜冽的風在耳畔吹過,時間久了,竟連冷也覺不到了。

    簪釵鬼舅@臉焦急,雙目專注的看著前方,偶爾得空垂頭看到她的模樣,便大喝一聲,「不許睡!」,嚇得她一激靈,這男人,還真是不溫柔!她無奈的笑,勉強打起精神。

    瞻ㄙ黎S過了多久,秦旭飛勒住馬匹,大吼道,「傳太醫!」,又只聽得下面一片喧嘩,忙忙碌碌的聲音。她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只看到眼前一片黑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簪釵鬼萵N她抱入自己的營帳中,小心的放在床榻上,然後一件一件的替她脫去已經貼在身上的衣衫。沾了水的衣服相當沉重,她又昏迷不醒,以至於費了一番力氣才脫了下來。隨侍的婢女幾次要幫忙,都被他喝了回去。

    繚磳L替伊然蓋好被子的時候,寧致遠剛好到了。

    癒u臣叩見皇上!」寧致遠剛要下跪行禮,就被秦旭飛攔住了,「免去那些虛禮,快來看看她怎麼樣了?」

    穡ㄞ釵鬼葛咻熅悌哄A寧致遠也不敢耽擱,上前一步看到是伊然的面孔時,不由得怔了怔,隨即將手搭在了她早已放在被外的手腕上,凝神把脈。

    瞻硈慼A他終於收回手,拱手對秦旭飛道,「回稟皇上,伊婕妤身體受了濕寒,幸而時間並不久,所以沒什麼大礙。只要好生休息,喝點薑湯暖暖身子,過兩日便可痊癒了。」

    簪釵鬼葡蚸鬊P了一口氣,從拉她出水到回營這一路上,他都有些心驚膽戰的。明知道自己很快把她拉出來,不會有什麼危險,可一想到她小小的身子在寒風中冷得顫抖,他就忍不住的心疼。

    礎麂鞊o了確實的消息,人一鬆懈下來,才覺得小臂陣陣生疼。他皺了皺眉,這細微的動作讓寧致遠看在眼裡,他上前一步道,「皇上可有哪裡不適?」

    癒u沒什麼,只是手臂有點痛,想是方才太用力,有點受傷了。」秦旭飛雖是這樣說,卻也將袖子往上拉了拉,露出半截手臂。

    繒蝑P遠上前查看,只見他的小臂紅彤彤一片,有些地方還泛了烏青之色。他伸手按了按,換來秦旭飛痛的皺眉。歎了口氣,他這才道,「皇上,您的小臂肌肉被拉傷了,想是用了重力,這幾日,恐怕不能再行打獵之事。盡量少用力,好生休養!」

    癒u有那麼嚴重?」秦旭飛看了他一眼,有些懷疑,「只是用力過度,休息兩天就沒事了,寧太醫經驗尚淺,莫要危言聳聽。」

    穢鼤摒搕F看秦旭飛,寧致遠有些欲言又止,頓了頓,還是把話嚥了下去,只道,「皇上還應安心休養,龍體為重!」

    癒u行了,行了!你們太醫院總是那一套,翻來覆去這麼多年,朕耳朵都聽出繭來了!」他不耐的擺擺手,再次確認道,「伊婕妤確實沒事了?」

    癒u休息兩日,別再受寒,便可好了。」寧致遠掃了眼床榻上依舊緊閉著雙眼休息的伊然,垂首回答道,又從袖中掏出一瓶藥膏,「皇上可用這瓶藥膏來擦手上的淤青,有益處的。」

    簪釵鬼萵給L藥瓶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那沒你的事了,出去吧!」

    繒蝑P遠行了行禮,退了出去。方才一團混亂的營帳內,此刻,又只剩下二人。

    簫奐s坐到她的床畔,一手去撫她的臉頰,方纔還冰冷的臉,此刻已經暖了起來。她的眼睛緊緊閉著,長長的睫毛在下眼瞼處投下一片淡淡的陰影。呼吸稍稍有些重,她是驚嚇著了。

    繚Q到自己抓她上馬時的凶悍,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當時太緊張了,怕是嚇到她了吧!

    糧o女人,總是能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狀況,弄得他措手不及。似乎,似乎自己也習慣了這樣跟在她的後面給她收拾爛攤子,照顧著她,寵溺著她。

    糧o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他自小以來,生命裡就充滿了陷阱和鬥爭。一個不小心,失去的可能不止是他的位子,甚至包括生命。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不得不步步為營,可她就像一頭迷茫的小鹿,就這樣跌跌撞撞闖入了他的心裡,讓他可以全心全意的寵溺下去。

    癒u嗯……」她皺眉輕哼了一聲,乾燥的唇瓣動了動,秦旭飛回過神來,連忙替她將被子塞好,又湊近她低聲道,「要喝水嗎?」

    礎o只是扁了扁嘴,又沉沉睡了,沒有一聲回應。

    瞼L無奈的笑,視線調轉到自己的手臂上,那一片紅色逐漸轉深,看來拉她那一把太過用力,如果不是自己練過武,只怕會骨折了吧。當時只想著救她,沒想到那麼多,也沒顧忌她那麼沉,只是想著不能讓她浸在冷水之中,沒想到,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瞻ㄞ鈰惜謋朝y就此回去,剛出來,獵物應當伺機而動,絕不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他已經等了太久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翻N起眼,瞳孔一瞬間收縮起來,就像一隻盯上了獵物的獵豹,蓄勢待發!



即來的危險

    翹騿K…

    瞼黖M迷迷糊糊醒過來的第一反應就是很熱,她試圖動一下身子,卻發現身上蓋了厚厚兩層被子,壓得她動一動都費勁。

    礎Y力的將手從被子裡拿出來,把上面的一層被子往邊上挪了挪,這才覺得舒服許多。她這一動,倒是驚動了一旁坐在書桌前批閱文書的秦旭飛。

    癒u醒了?」他放下手中的信,起身走過來,看到她的動作,不由得微微一笑,替她將上面一層被子往邊上拉開,溫柔道,「熱了?」

    癒u蓋這麼多,不熱死也壓死了!」她大大的喘了口氣,摸一摸身上似乎都有些汗濕了。

    瞼L笑著傾身,壓低聲音道,「你只能被我壓死!」

    罈y氣曖昧,讓伊然不自覺的紅了臉,推了推他道,「色狼!」

    癒u還有更色的!」就是喜歡逗弄她,看著她無所適從的樣子會心情大好。

    礎o退無可退,無奈的將雙手抵在他的胸膛道,「這不是我的營帳,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睡了很久嗎?」

    癒u不久,一天一夜而已。」他淡淡的笑,說得稀鬆平常。

    癒u天!」她摀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這還叫不久?一天一夜!她怎麼會睡了這麼長時間,而且什麼都不知道,「我……」

    簪釵鬼落斨簣噩菬熔H淡的笑容,輕輕執起她的手,「這是朕的營帳,你受了涼又吹了風,所以才昏睡了這麼久,現在醒了,身上也不燙了,就沒事了。」

    礎o還有些迷糊,回想起之前的事,捕魚、魚餌、喀嚓……天!她怎麼掉進去的,自己完全是一副不在狀況的感覺,直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對掉下去的那一刻一片茫然,只知道冰冷的水不停的從她的嘴巴鼻子裡灌進去,好麼,魚沒捕成,險些把自己當魚餌餵魚了!

    繞V想越覺得發窘,卻對他能這般迅速的把自己從冰窟窿裡拉出來感到驚奇。大冷天哎,她身上還穿著毛皮的衣服,那有多沉!他——會武?

    糧o是竄入她腦中的第一個念頭,而她,也問了出來,「你……會武功?」

    癒u一點點。」他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也沒有炫耀。

    癒u那……也會飛來飛去?」她比較好奇這個,電視裡演得人都是飛來飛去的,她知道那是吊鋼絲,但是真正的武功呢?

    癒u呃……沒那麼誇張。」他依然說得很含蓄,卻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瞼u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問,就遭到了突襲,「啊——」,驚叫一聲,瞪大眼睛看著他。

    瞼L……他……他居然咬她!

    翹姨奏M的盯著那個罪魁禍首,他卻一點心虛的表現都沒有,沒事人一樣的看著她,理直氣壯的說,「這是懲罰你不聽話,還讓朕小小的擔心了一下!」

    癒u你——我——」她登時氣結,說不出反駁的話來,誰讓她理虧。好吧好吧,看在他救了她一次,看在他也是關心自己的份上,她大人有大量的不跟他計較了!

    礎o還想到了一件更為重要的事,「皇上準備什麼時候去打獵?」,不會是在她昏睡的時候已經去過了吧,那她就太冤枉了。

    癒u明天。」他淡淡的說道。

    簫C,是不是在等她呢?伊然滿臉欣喜的還沒來得及開口,秦旭飛卻又對著她補充了一句,「不過——你不許去!」

    癒u耶——啊?為什麼?!」她很憤慨的質問道,她醒了,也沒事了,也沒有生病,為毛不能去?捕魚沒成功,捕獵也不讓去,那她這趟來幹什麼?過馬車癮來了?!

    癒u因為你跟著會有危險。」他也不掩飾,坦白的說道。

    癒u啊——」她愣住了,危險?「什麼危險?」

    舊鄔壑@想,似乎明白了什麼,「難道明天有人要行刺?」

    癒u還行!」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無厘頭的冒出來這麼一句。

    癒u什麼還行?」她呆呆的問,搖搖頭不習慣他這樣摸她,跟摸小狗似的。

    癒u病了一場,沒把腦袋病傻了,還行!」他解釋道,換來她一陣小拳頭。

    瞼黖M氣哼哼的說,「不跟你說話了,逮著機會就損我!」

    癒u朕是在誇你!」他才不承認,笑嘻嘻的在她轉過去的臉頰上親了一記,成功偷得一個香吻。

    繚Q到那危險,她也顧不得在這個時候跟他賭氣,又轉過頭接著問道,「到底是什麼危險?有危險為什麼還要去?既然我不能去,你也不要去好不好?」

    礎o焦急的樣子讓他嘴角翹了起來,儼然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我死了,你會傷心嗎?」

    癒u傷個屁!」她忍不住罵了髒話,凶巴巴的說,「呸呸呸,什麼死啊活的!你得活的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天下百姓還都指著你呢。那麼多人謀劃著要害你,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死了,平白讓那些人白謀劃一場。你若是死了,下黃泉我也不放過你!」

    瞻@連疊說得很快,很利索,但是卻有些心驚肉跳的。她知道他不是開玩笑,也知道若說不讓她去有危險,那危險當真是不假的,只怕會應付不來。一想到這些,她就害怕得不得了,只怕他這一去,就再也不能回頭。

    簪釵鬼葛滷o很開心,將她輕輕拉入懷中,柔聲哄道,「其實也沒關係的。只是你去了,朕怕會分散注意力。危險多多少少會有一點,朕等了這麼久,怎麼能這樣錯失良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瞼L說得清清淡淡,伊然一把推開他,兩手叉腰惡狠狠的罵道,「你傻呀!明知有危險還要去,當真是活的不耐煩了!什麼虎穴、虎子,我只知道,你是龍,人人口中的真龍天子,誰也傷害不了你,你也別犯傻去犯什麼險。」

    癒u你也說了,朕是真龍天子,沒有人能傷害的,放心好了!」再次將她拉入懷中,深深的印了上去,堵住她喋喋不休的憤怒。

    簫齱K…她抗拒不得,只得承受他如火的熱情,心裡卻還是免不了隱隱擔憂。

    穢天……

    礎o心下有了計較。



捕獵進行時

    簡臚G天很快就到了,秦旭飛一早就換上了一身戎裝。

    瞻@襲明黃色的盔甲穿在他的身上,不但不流俗,反而增添了幾分貴氣,明晃晃的照眼。伊然替他戴好頭盔,已經全然沒有昨天的擔憂之色,只是手從他肩頭落下來的時候,重重的說了一句,「一定要回來!安然無恙的回來!」

    簪釵鬼葡`深的看了她一眼,頷首,轉身出去了。

    臍蝐b的門簾閃了閃,又落下。

    臍蝐b外,秦旭飛的聲音堅定而有穿透力,「今日出獵,眾將士只獵猛獸,不打弱禽。都明白嗎?」

    癒u明白!」洪亮的聲音傳入帳內,伊然沒有心思仔細聽,正在忙碌著換緊身些的衣服。記得為了出行方便,她特意帶了些男款的騎裝改良了一下,這會兒卻怎麼也翻不到了。奇怪!

    礎o已經決定了,在秦旭飛出發以後,就穿著男裝偷偷的跟出去,也許幫不上什麼忙,可是起碼這樣看著,她也會安心一些。

    舊蝴M了箱子也沒有找到,挫敗的發現,及其有可能是被秦旭飛藏了起來。想起他臨別前眼睛裡閃過的笑意,不由得心慌起來,正聽到帳外一聲呼喝,「出發——」

    癒u萬歲!萬歲!萬歲!」山呼震天,接著是馬匹奔騰的聲音。

    瞻葚怳@陣慌亂,連忙扔下滿地的衣服不管,跳起來想要衝出營帳,卻在一掀開帳簾的時候,只看到一陣被馬蹄揚起的雪塵,頓時瞇了眼。

    癒u旭——」她沒叫出口,眼淚卻霎時落了下來。

    礎o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從沒有這樣的擔心過。恐慌,滿心的恐慌。只怕這一次就是生離死別,拔腳想要不管不顧的追出去,卻被一個人影擋住了去路。

    癒u婕妤,請回營帳休息,哪裡也不要去。」他靜靜的說,站在了伊然的面前,剛好擋住全部的視線。

    瞼黖M有些惱怒的抬頭,卻怔了一怔,「是你?」,是那個逆風。

    瞼L還是一動不動的說道,「請婕妤會營帳休息!」

    癒u你為什麼沒有跟去?」他不是應該貼身保護秦旭飛的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癒u皇上吩咐,臣留下來保護婕妤的安全!」面無表情的回答道,臉比這雪色還要清冷。

    藍孕L這樣說,伊然頓時火大了起來,「我不要你保護!你應該保護的是皇上,真正有危險的人會是他!你快點去保護他啊,在遲了就追不上了!」

    礎o著急,非常非常的著急,恨不得跳上馬就去追,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會騎馬,能不能追的上。她只知道,他不是開玩笑,今天,真的會有危險的事情要發生!

    礎茼麂銵A現在,他的貼身最得力的侍衛,卻站在這裡言之鑿鑿的要保護她。保護個鳥!她有什麼可保護的,誰要殺她有什麼用,最應該保護的人是他好不好!

    癒u我不要你保護,你聽到了沒有?快去追皇上,他出了什麼事,你擔待得起嗎?」近乎發狠的在痛罵,她實在忍不住要發火了。

    瞼i是逆風還是站著一動不動,臉上還是那一成不變的表情,「皇上命令臣在此保護婕妤,除非皇上下令,臣不會擅離職守一步。」

    癒u他下令你就聽,現在是他有危險。你難道不應該去保護他嗎?若是他出了什麼差錯,你還聽誰的去!你是死人啊,孰輕孰重都不知道的嗎?」她真是急了,什麼刻薄的話都罵出來了,只奈何,她面對的或許是個木頭人,只是站在她的面前,也不生氣,也沒有表情,就這樣守著,不讓半步。

    瞼黖M為之氣結,可她也知道,有逆風守著,她根本就不可能離開半步,只得深吸一口氣,退而求其次的說,「那好吧!你保護我,我們一起去追皇上好不好?這樣你既沒有違反命令保護著我,又能去保護皇上的安全,」

    癒u皇上下令,婕妤不得擅離營帳半步。」他還是那平平板板的調調,伊然都快要抓狂了。

    簞琚X—

    竄蝏繴|有這麼迂腐的人!怎麼會有這麼死板的人!怎麼會有這麼不可理喻的人!!!

    礎o高高舉起了手,仰頭看著比她高出一個頭的逆風,可他連眼都不眨一下,顯然並不在意她這一巴掌是不是會揮下去。

    瞼黖M咬了咬唇,終於收回手,一跺腳,轉身進了營帳,眼淚含在眼眶裡打轉轉。

    礎^到營帳裡,爐火燃燒得正旺,可她心頭的火更旺。

    瞻S生氣又焦急又擔心。既怕他出什麼事,又生氣他這樣不顧自己的安危,為什麼要把逆風留在她這裡,他看出了自己要跟著的企圖卻沒有點破,而是留下一個人看住她。

    瞼L貼心的讓人感動,卻又細緻的讓人驚恐。他既如此洞察,那麼賀家的一舉一動是否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呢,又或者說,伊家、路戰,所有人的小動作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可是,既然如此,又為什麼會說有危險呢?

    礎p果有人刺殺,大可早早安排了埋伏,又為什麼非要陷自己於險境呢?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

    繞V想卻是越生氣,好一個秦旭飛,你這樣不愛惜自己,我又做什麼要這麼為你揪心牽腸,你既如此孤注一擲,那我在這裡擔心又有什麼用。

    簣蔡摒搢鴔氻W掀開的被褥,早上兩人還相依相偎,此刻卻已經床褥皆涼,人已成空。

    繙滮F,浪費這樣的時間去擔心做什麼,不如睡覺的好。睡著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睡著了,就不用再擔心了,睡著了……或許醒來,他就回來了!

    糧o樣想著,她索性又爬上床躺了下來。只是無論如何卻怎麼也睡不著了。張開眼,閉上眼,全都是他的影子,就像繩索一樣將她套牢,無法掙脫。

    瞼膨瓣蓎o難受間,忽然聽到門外是逆風冰冰冷冷的聲音,「皇上有旨,未經允許,任何人不得擅入主帳。」

    癒u怎麼?本宮來看看妹妹,也不可以嗎?」竟然是淑妃的聲音,真是稀奇。這樣想著,她坐起身來。

    癒u沒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可以入內!」還是那樣死板的聲音。

    瞼黖M想了想,起身走向營帳,「唰」的將帳簾拉開。



淑妃的訪意

    癒u淑妃娘娘——」伊然喚了一聲,稍稍行了個禮。

    癒u妹妹快免禮!」她連忙道,前所未有的客氣,「前兩日妹妹身子不好,今兒皇上出巡打獵,本宮尋思著怕你悶,咱們姐妹坐著聊聊天,也好過呆坐無事不是。沒想到皇上卻又下了這樣的旨意,想來是想讓妹妹好生休息吧!」

    礎o雖是這樣體貼的說著,伊然卻不知她是何意,側身道,「娘娘不妨入帳一敘。」

    簡Q妃的腳步剛動了動,逆風卻不動聲色的擋在了二人之間,「皇上有旨,任何人,未經允許都不可擅自入主帳。」

    癒u你——」伊然忍了忍,「既然不可入主帳,那我回自己的營帳總可以了吧?」

    癒u皇上有旨,婕妤不能離開營帳半步!」他還是平板的聲音,似乎這麼長時間,他連眼皮都沒眨過一下。

    瞼黖M登時就火大了,剛被消下去的火蹭的就竄了上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好大的膽子,我是什麼身份,淑妃娘娘是什麼身份,輪得到你這樣指手畫腳的嗎?」

    癒u皇上有……」還是那句話,還沒說完就被伊然打斷了。

    癒u少來那套!皇上有旨,皇上有旨,聖旨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會不會是你胡說的!」她厲聲責問道。

    簞f風終於有了動靜,一下子半跪在地上,「臣不敢假傳聖旨,請婕妤娘娘,淑妃娘娘不要為難屬下。」

    癒u你——」伊然見他這個樣子,倒是也不忍心再責備下去,只是心裡胸悶得很,淑妃來的倒是正好,她需要有個人跟她說說話,轉移下注意力,否則這樣下去,她會瘋掉的。

    穢颽O緩和了一下口氣,「不然這樣好了,我們打開帳簾,淑妃娘娘只是與我說說話,不會太久的。你就守在門外,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能看得見,這樣可好?」

    簞f風動了動唇,還來不及否決的時候,伊然又補充了一句,「皇上若有任何責怪,我一力承擔。但若此刻你咄咄逼人絲毫不讓,伊然立時自刎於你面前,看你如何向皇上交代!」

    瞼L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囁嚅了一下,終究還是退步了,「那就依婕妤所言。」

    簡Q妃見此,沖伊然露出一個「你真厲害」的笑容,然後閃身進了主帳,伊然將帳簾挑開掛上,然後跟著走進帳內,將爐火撥弄得更旺一些。

    癒u娘娘今日來,是否有事要吩咐伊然?」她對淑妃並沒有太大的好感,自入宮以來,和她打交道並不多,而且上一次路鶯菲的事,她明顯是和賀蘭芷站在一起的,只不過後來為何能脫身,她就不得而知了。

    糧o一次出巡前,她倒是替自己在朝臣面前說過好話,也沒必要跟她鬧得勢同水火,因此,只是客客氣氣的問道。

    癒u瞧妹妹這話說的,沒有事兒,咱們姐妹就不能坐下來聊聊天了?」她微笑著說,坐在了爐火邊一個軟凳上,「妹妹也別那麼客氣,娘娘長娘娘短的,這也不是在宮裡,太客套反而生分了。」

    瞼豪荋N沒熟絡到哪裡,伊然這樣想著,口中卻還得道,「娘娘仁德,只是規矩不可廢,免得日後落人閒話。」

    穡奶U之意,還沒有忘記那次因為所謂的「規矩」,而被太后杖責一事。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當時,這位淑妃也是在場觀禮人之一。

    簡Q妃笑了笑,「妹妹一定對我還有些誤會。」,她沖伊然招了招手,笑得一臉燦爛,「妹妹倒是錯怪我了。」

    瞼黖M與她面對面圍著火爐而坐,手裡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炭火,掃了一眼門口守著的逆風,他當真就如一個木頭人一般,一動也不動的守在門外,偶爾有風拂起他的衣衫,他也是紋絲不動的立在那裡。奇怪的人,如果此刻帳內有什麼不對的情況,他能看得到麼?

    穡ㄔ黖M沒有回應,淑妃卻也不生氣,逕自的說了下去,「之前妹妹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冤枉,但是姐姐可以發誓,此中我絕無插手半分。」

    礎o做出一個發誓的樣子,見伊然看了她一眼,這才笑著繼續說了下去,「當然,這後宮之中的複雜,以前或許妹妹不知曉,如今,應該也明白一二了。而且後宮看似本宮最尊,其實太后為首。她老人家說什麼,我們做小輩的,又哪裡敢說半個不字。這其中,也許有些事你並沒有參與,卻不見得不會沾染上身。」

    瞼黖M抬頭瞄了她一眼,她這話的意思是,之前的事情都是太后做的,與她無關?且莫說這話中的可信度有幾分,便是十分,她如今跑來說這些,難道就對得起太后了麼?

    礎釣リㄝh的想,依然沒有搭話的***,不過她這樣跟自己說著話,倒是轉移了她的注意力,可以暫時不去想秦旭飛的事情。

    癒u對了。今日皇上出行打獵,為何沒有帶上妹妹?」她突然轉換話題問道。

    瞼黖M愣了愣,不知道她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姐姐貴為淑妃娘娘都沒有跟隨,伊然一個小小的婕妤,怎跟逾矩!」

    癒u妹妹這話就不對了。」她笑了起來,「雖然本宮是淑妃,卻也只是空掛著這個虛名。早年若不是太子妃過世得早,怎會容得我一個偏房的侍寢丫頭有今日的位子。」

    罈”麭o兒,似乎覺得話有些過了,又掩唇笑道,「如今妹妹雖只是婕妤,後宮之中卻是最得皇上寵愛的。出行同輦,前兩日還共騎出遊,這等福氣,可是旁人羨慕不來的!」

    癒u?」伊然挑了挑眉,不知她究竟想說什麼

    癒u原以為皇上會帶妹妹一起出獵的,那可是好玩得緊,沒想到……大概是因為妹妹前兩日病了,皇上擔心妹妹的身體,所以才……」她還沒說完,帳外已經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癒u不好了,不好了,皇上……皇上遇襲了!」一人還沒到帳前,已經急急從馬背上翻滾下來,斷斷續續的說道。

    瞼黖M蹭的一下站起來,飛跑出帳外。



行獵遇凶險

    癒u你說什麼?」她的聲音甚至是有些尖利的,嚇了那來報信的人一跳。

    瞻ㄨL他也來不及平復慌亂的心情,急匆匆的說,「奴才……奴才們隨皇上往西行進,發現有熊的腳印,於是繼續沿著腳印追尋了約二十里地,突然……突然遭到伏擊,來人黑衣蒙面,武藝高強,我等不敵。皇上……皇上有危險啊!奴才是冒死才突圍出來報信的……」

    繡雰S說完,他已經倒了下去,逆風一把拉住他,這才看到他的背後插著兩枝箭,此刻已經有些昏迷了。

    罈D訊而來的眾人一時慌亂成一團,亂哄哄的吵得人頭疼。

    瞼黖M看到人群中站著的伊蘭城,三兩步跑上前,一把將其拽了出來道,「父親,如今事態緊急,這裡還請您主持大局,切勿慌亂,一定要穩定軍心,莫讓敵人鑽了空隙。」

    簣紫菑ㄚ搘嚄鶣隻^過神來,轉身對逆風道,「如今營地還有多少可用之兵?」

    癒u皇上帶出去了三分之二,如今營地真正剩餘的可用之人不過三分之一。而且……」他似乎還有猶疑。

    瞼黖M斬釘截鐵的說道,「餘下的人分成兩隊,一隊跟隨你我去救皇上,另一隊駐紮營地戒備安全。快,動作一定要迅速!」

    瞻ㄙ冀陘偵礡A逆風下意識的就回答道,「是!」

    簫霅n轉身,突然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疑惑的問道,「你我……伊婕妤你……」

    癒u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快去安排!」她催促著,根本來不及多說,轉身對伊蘭城接著說道,「父親如今責任艱巨,切莫要慌亂。現今最重要的是穩定軍心,其他的容後再議!最重要的是皇上要安全歸來,否則其他的都是空談!」

    罈△菕A重重的握了一下伊蘭城的手,相信他應該能夠明白。說實話,她也怕伊蘭城在這個時候跟著起哄作亂,那到時候的局面恐怕就更不好收拾了。

    癒u為父……明白!」伊蘭城頓了一下,重重的點了點頭,「婕妤自己當心。」

    舊鄖迭A馬匹已經牽來了,逆風一向平板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擔憂,「婕妤還是留在營地等候消息,逆風一定不辱使命!」

    瞼黖M皺了皺眉,牽過韁繩,咬著牙翻身上了馬,好在馬匹還算溫順,倒是坐得穩穩當當。

    癒u沒時間廢話了,不看到皇上,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安心的。」她一手拉緊了韁繩,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懼感,現在已經顧不上那許多了,她只知道,她的心裡慌亂的很,而要平息這種感覺,只有看到秦旭飛,看到他安然無恙。

    癒u出發!」她大喝一聲,雙腿一夾,率先飛奔出去。

    職拑萓菑v拿稀鬆的騎術,好歹不至於掉下來,只是也從來沒有這麼快速的騎過馬,一時間她的心都快跳了出來,只能緊緊的攥著手中的韁繩,半壓低身子貼近馬背。

    穢I嘯的風從耳邊吹過,她才記起身上並沒有再加衣衫,穿的很是單薄。牙齒在輕輕的打顫,卻不是因為發冷,而是緊張。她很怕,從來沒有這麼怕過。不是都知道的麼,不是做好了準備的嗎,為什麼還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瞻ㄐA他不會有事的,他怎麼會有事呢!他是這麼腹黑,這麼聰明,這麼會算計,一定是一場戲對不對?

    礎o胡思亂想著,一路朝著西邊的方向疾馳而去,眼前似乎經過了許多,又似乎什麼都沒看到。

    癒u婕妤,往西南!」身後緊跟著的逆風突然喊道。

    礎o怔了怔,不知道為什麼要往西南,但是他自然有他的道理。立刻拽緊了韁繩,試著調轉方向。

    瞼i是終究是技術太差,馬兒不但沒有往西南,反而有些倔強的往西北方向。

    癒u婕妤——」逆風驚喊一聲,調轉馬頭朝她的方向追了過來。

    瞼黖M大吃一驚,使勁想要勒住馬,一時間卻停不下那麼快的速度,整個人被馬的衝勁往前帶去,躲閃不及,險些落下馬去。好在她記得無論如何死死抓住韁繩,便斜斜掛在馬的身上。

    糧o時,逆風已經趕到,騎馬攔在她的馬前面,然後縱身一躍跳在她的馬背上,替她拉住了有些失控的馬。

    瞼黖M驚魂未定,看著前方,臉色很是蒼白。

    簞f風有些擔憂的說,「伊婕妤不若先行回營帳,屬下一定會將皇上救回來的!」

    繕y稍回神的她轉頭看了看逆風,臉上的蒼白未褪,卻又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我要去!你是不是在想,我去了只會成為你們的負擔?不要管我,我一定能……一定能騎好馬的!我……我要隨你們一同去找他!」

    穡ㄕo這樣,逆風也不再多說,只道,「屬下逾越,請容屬下與婕妤共乘一騎,如今還是救皇上要緊!」

    瞼黖M也沒再推辭,本來那些男女授受不親的規矩在她眼裡就不算什麼,如今當然是以找到秦旭飛為首要任務。

    瞻ㄕA多話,逆風手中揚起鞭子「啪」的一鞭下去,馬兒吃痛,頓時撒開蹄子狂奔起來。

    礎o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緊,指甲已經深深的陷入了肉裡。

    穢髡隢n方向行進了沒有多遠,果然隱隱看到了不少人影在晃動,還有一段距離,看的不是太清楚。伊然半瞇起眼睛,口中忍不住道,「逆風,你怎知在西南方向?馬蹄印明明是在正西……」

    癒u血腥味。」他淡淡的回答道,伊然的心中不由得一緊。她明白,練武之人有一種超乎常人的敏銳,只是沒想到,順著風的血腥味也可以找到。

    瞼i是,有血腥的話,秦旭飛他……

    禮鴞禨赤疑O毛,她咬著牙,輕聲說道,「逆風,快!」

    瞼[上一鞭,耳邊的風更加凌厲了,及至近前,伊然的心都糾結在了一起。只見那是一片樹林,外圍已經橫七豎八躺了許多的屍體,而裡面,卻還在纏鬥之中。

    癒u旭飛……皇上……」她忍不住低喃,渾身不可控制的顫抖起來。



患難見真情

    穠L子裡有不少黑衣人,見到有援兵,那些人竟一點也不驚慌,有三四個人轉身向他們殺了過來,另外的人依舊對其它人糾纏不已。

    臏鷃’b小說裡電視上看到過許多次,可是自己親身經歷終究是第一次。而且,這遠比電視要真實得多,血腥得多。

    癒u啪!」逆風只是一揮手,衝過來的一個黑衣人便被甩到了一旁。那些黑衣人也都稱得上是好手了,逆風帶過來的這一隊也稱得上是精兵了,然而在這些人的面前,竟沒有半分優勢,一時間卻也是難分高下。

    簞f風也不放心她一個人,便騎馬往林子深處去了,一邊隔開不斷衝上來的殺手,一邊四處看去。

    瞼黖M人雖在馬背上,卻也是焦灼的看著四周。只是除了倒在地上的血人,就是和殺手們糾纏在一起的侍衛,卻沒有看到那一身明黃盔甲的秦旭飛。

    瞼L在哪裡,不會出事吧?伊然張大了眼睛,此刻只恨不得能多長几雙眼睛,一個個把那些人都翻看個清楚。她想下馬,可是逆風把她圈了起來,根本不容得她跳下馬去。也是,太危險了!她必須要先保證自己的安全,才能尋得到他。

    癒u主子!」到底是練武之人,逆風率先發現了正在與一個黑衣人廝殺的秦旭飛,此刻,他那原本明黃色的盔甲已經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面目,血污、灰塵,沾染得五顏六色,他手中握著一把劍,與那人打得難解難分。

    簞f風見此情形,掏出一把匕首和一排銀針交給她道,「千萬不要下馬,這個用來防身!」

    繡颩筏頦芋A人已經閃身擋在了秦旭飛和那黑衣人之間。伊然沒見他帶什麼武器,卻看到他從腰間一抽,那腰帶竟是一條軟劍,在他的力道下,立刻變得堅韌起來。

    癒u逆風,誰讓你來的!」見到他,秦旭飛大喝一聲,並沒有鬆一口氣的喜悅。

    穢鼤摒搹V伊然的方向,臉色登時大變,三兩步衝了過來。

    瞼黖M怔了怔,看著他一臉怒氣的衝自己走過來,心中喜憂交加。喜的是看到他還活著,憂的是他一身是傷,臉上全是血,看的她心驚肉跳。

    癒u旭飛……」她低喃著,想要下馬去迎他。

    癒u別動!」他突然大喝一聲,手一揚,長劍劃空而來,她嚇得一瑟縮,那劍直直***身後一黑衣人的胸膛,那人登時斃命。

    瞼黖M驚呆了,而他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一翻身也上了馬,順勢一腳將一個要撲上來的人給踢開,「逆風,交給你了!」

    舊欞L一夾馬腹,向著林子外的方向馳去。伊然抓緊了他的衣衫,只怕一鬆開他就眨眼不見了。

    礎茖漕リH卻彷彿有默契一般,根本不與其他人廝殺,奔著他們的方向就追去了。

    簪釵鬼舅@手執韁繩,一手將她緊緊的攬入懷中,雙目炯炯的盯著前方。

    簫溥n鶴唳,伊然此刻的心中卻全然沒有了恐懼。她直到此時才明白,只要和他在一起,她什麼也不怕!

    織N在這時,馬兒突然一聲長長的嘶鳴,接著她就覺得天旋地轉,整個人從馬背上落到了地上,秦旭飛依舊把她緊緊的抱入懷中,好在沒有受什麼傷。只是此刻,兩個人的境地卻更加危險起來。

    臏鷁M很快有侍衛趕上來拖住那些黑衣人,可依然有兩三個追了上來。秦旭飛只得用一手護主她,另一手拾起一把散落在地上的劍,快速的格擋開來。

    癒u什麼人,膽子竟如此大!」逆風一邊和那黑衣人交手,一邊問道。

    簪釵鬼舅]沉聲道,「你們究竟是何人派來的?」

    瞼i是回應他們的,只是一片沉默。那些人並不開口,只是招招都是凌厲的殺招,絲毫沒有手軟的跡象。

    繕J急之下,逆風下手也更為狠厲了,隨著他的動作,兩個黑衣人身上的血噴了出來,接著應聲倒地。

    穡銗扛漱H見此情形,互相對了個眼色,根本不管其它,朝著秦旭飛的方向就一起撲了過來。很顯然,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殺了秦旭飛!

    薩ヲO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秦旭飛護主她的那隻手從不曾松過一刻,一直緊緊的擁著她。

    瞼i能也正因為如此,被那些人看成了致命的破綻,只攻那護著她的左手,對於其它位置反而是減弱了攻勢。

    禮Y便伊然不懂武功,也看得出他們不斷的朝自己這邊刺來,驚恐的睜大雙眼之餘,更是恨自己成為了他的負擔。

    癒u閉上眼!別多想!」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一邊擋開密集的攻擊,一邊沉聲對她說道。

    瞼黖M哪裡閉的上眼睛,只要一閉上,聽到周圍那刀劍相架的聲音,心裡就克制不住的恐慌。

    癒u嚓——」一聲刀劍劃過衣衫的尖銳聲音,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股溫熱的液體已經噴到她的臉上。

    臍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旭飛手臂上那道深深的傷口,紅色的血水很快浸透了他的衣衫,甚至流到了她的身上。

    癒u沒事!」他咬著牙說道。

    礎o卻長長的尖叫一聲,尖銳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停頓了下手上的動作,側目而來。伊然尖叫著將逆風交給她手上的銀針盡數扔了出去,她不管不顧,只是惱恨,卻沒想到這樣胡亂的扔出去,卻也中了一些。

    穡獄針的殺傷力本不大,但是因為淬了些厲害的麻藥,一時間倒也起了作用,起碼有一部分的行動已經不若剛才那麼靈活。

    癒u走!」見到這個情形,秦旭飛撐起力氣將她抱到另一匹馬的馬背上,然後翻身上馬,逆風便在後面攔擊其它的人。

    穡漸敦囿瑭n音漸漸遠去,她已經有些麻木了。抓緊秦旭飛衣衫的手沾染了不少血,又乾涸了,她卻彷彿什麼也不知道,只是輕輕的顫抖,顫抖……



伊然的心痛

    癒u皇上回來了,皇上……」他們的馬剛一進入營地的範圍,就有人立刻叫了起來,緊接著衝出來一大群的人。

    瞼黖M直到這個時候,一顆緊繃的心依然沒鬆下來。說實話,她並沒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心自家老爹會不會在這個時候造反。

    瞻ㄨL,當她看到伊蘭城領著眾人跪在營地迎接聖駕的時候,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

    癒u傳太醫,全軍戒備!」秦旭飛簡短的說完,翻身下馬,還不忘用另一隻沒受傷的手去抱她。她利落的下馬,生怕觸碰到他的傷口,匆匆往主營而去。

    癒u熱水!被子!」她簡短的命令道,動作麻利兒迅速。

    穡漕И疆角@團的宮女哪裡見過這陣勢,早已嚇呆了,聽到她的呵斥,連連點頭,然後各自去準備物事去了。

    瞼黖M轉身又去替秦旭飛脫衣衫,由於大部分的血漬已經乾涸,與衣服粘連在一起。稍微一扯動,他就會微微皺眉倒抽冷氣。

    簪萼_身走到書桌前轉了一圈,似乎沒尋到要找的東西,然後在營帳裡翻找了半天,秦旭飛也不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看著她忙碌。

    礎o最後索性站起,大步走到營帳前,一掀簾子對著外面道,「去尋把剪刀來,要快!」

    瞼~面的人應聲去了,剛好送熱水的宮女已經到了門口,她順手就接了過來兩三步走到秦旭飛的面前蹲下身來,用毛巾沾了熱水,然後擰到半干,再小心翼翼的在傷口周圍擦拭,軟化結了冰和血漬的地方。

    癒u伊然,別慌!」他突然開口,叫了她的名字。

    瞼黖M愣了愣,這麼久了,他從沒有這樣柔和的喚過她的名字,一直只是愛妃,寶貝這樣的叫。不過也只是一瞬,她低聲道,「我沒有慌!」

    繕M後將髒了的毛巾扔回水盆中,重新洗過。

    瞻蘅棓傺S,熱氣氤氳了她的手,指頭都是通紅通紅的。她卻彷彿什麼也不知道,認真的搓洗著毛巾,擰乾,敷上。

    癒u你看,你的手在抖。」秦旭飛突然抓住她的手,淡淡的說。

    謫`不及防,她的手一顫,毛巾掉落在地。

    癒u我……沒有!」她顫聲說道,彎腰去拾那條毛巾。

    癒u伊然,聽我說,我沒事!」他拉起她,不讓她去管那掉落在地上的毛巾,認真的說道,「看著我,你抬起頭,看著我!」

    臏蚺ㄥ},只得抬起頭來。一雙眼睛雖然沒有落淚,卻已經是佈滿了血絲。她的唇瓣因為咬的太緊,微微沁出了血絲。

    簪釵鬼蒂虪X拇指,輕輕蹭去她唇瓣上的血絲,輕聲道,「別怕!我不會有事的,不要這樣,我很憂心!」

    癒u我沒有怕!」她咬著牙說道,目光堅定,「我只是……只是……心裡難受。」

    繡僈”麭怮寣A她不知怎麼卻形容心裡的這種感覺,揪心,而且看到他身上的血漬就難受得好像整顆心都糾結在一起,只恨不得那傷都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癒u乖,沒事!」他歎息,將她拉坐在自己的身旁,只能用自己的臂膀和柔和的聲音來寬慰她,現在的她,就像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卻又驕傲堅強的可愛。

    穢明是怕的要命,卻又能強自鎮定的去指揮一切,安排這個安排那個,這樣的她,讓他怎能不愛。

    繚R?這個字眼闖入心頭的時候,他怔了怔。他,愛她嗎?愛一個女人?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

    穡閂鬥狺,從小的教育便告訴他,對女人,對後宮的妃子,可以寵,可以疼,卻是萬萬不能動真情的。若不是先帝對太后的格外寵愛,又如何會造成如今賀家外戚做大的局面。好在先帝還是明智的,為了防止外戚做大,忍痛沒有立秦慕楓為太子,而是冊立了自己。

    瞼u不過,先帝也沒有想到,即便這樣,也難以遏制太后及整個賀家越來越膨脹的野心吧。

    礎茼p今,他這樣,會不會在重蹈先帝的覆轍?

    癒u微臣寧致遠,叩見皇上!」不知何時,寧致遠已經來了,在營帳外朗聲道。

    簪釵鬼葷丰縐迨l,輕咳兩聲,「進來吧!」

    簣b簾一掀,寧致遠大步走了進來,一臉急匆匆的,「臣聽聞皇上受傷,救駕來遲,請皇上恕罪!」

    癒u好了,不要說那些沒用的廢話。」秦旭飛擺了擺手,「小傷而已,上點藥就行了!」

    癒u容臣細查。」寧致遠正要上前,帳外有聲音道,「伊婕妤,您要的剪刀。」

    瞼黖M起身去拿了進來,然後交到寧致遠的手上道,「皇上的傷結了痂,用剪刀細細剪開來,注意別牽扯到傷口。」

    簣給L剪刀,寧致遠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垂下頭開始認真處理秦旭飛胳膊上的傷。

    簣N粘住的地方剪開來,小心的替他把外衣脫了,伊然見此,便轉身去弄旺爐火,只怕他再凍著了。

    舊鄖迭A方才看到他身上遠不止胳膊那一道傷口,胸口和肩頭也有著劍砍的痕跡,頓時,她連呼吸都沉重起來。

    簪釵鬼葷洬遠P覺到了什麼,抬眼看了看她。她定定的回望著,不落淚也不驚叫,就是這麼死死的看著他,臉色蒼白。

    癒u伊然,去看看逆風回來了沒有。如果回來了,讓他素來見朕!」他開口,嗓子有些嘶啞。

    穡n著他怔忡了一瞬,伊然點點頭,沒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礎o明白,秦旭飛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傷勢,他怕她會心痛。可是,他以為,她看不到就不會心痛了嗎?

    瞼X得營帳,方看到營帳外圍著眾人在守候。伊蘭城見她出來,率先一步走上前,對她道,「不知皇上現在情形如何?」

    癒u正在上藥,沒有大礙!」她簡短的說,盡量不洩露自己的心情。

    癒u到底情形是……」伊蘭城還未及問完,就聽得一聲長長的馬嘶鳴聲,接著,一個人影飛速閃過眾人,站定在伊然的面前。

    癒u婕妤,皇上情況怎樣?」正是逆風。

    瞼黖M點了點頭道,「皇上正要見你,隨我進來吧!」



遇襲的意外

    礎A次進入營帳,寧致遠已經將藥上好,正在包紮了。動作還挺快,伊然在心底叨咕了一句,默默走到一旁替秦旭飛準備新的衣衫。

    癒u臣叩見皇上!」逆風半跪在地上,一向平平板板的聲音竟有些激動。

    瞼黖M怔了怔,卻也沒回頭,繼續著手中的動作。

    簪釵鬼葡H淡的應了一聲,「起來吧!」

    癒u臣有罪!請皇上治罪!」他依舊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癒u你……何罪之有!」秦旭飛的聲音有些慵懶,有些疲乏,伊然也有些莫名,不知逆風為何這樣說。

    簞f風跪在地上,垂頭道,「皇上遇險,未能及時救駕,以致龍體受損,此罪一;未能恪守聖旨,擅離職守,此罪二。臣萬死莫辭!」

    糧o人——真是會鑽牛角尖。伊然有些無奈的想!

    礎p果不擅離職守,又怎麼能救皇上,如果不是為了恪盡職守,又怎麼會救駕來遲,怎麼說他也是有功無過啊!見過往自己身上攬功的,還沒見過拚命搶罪的!這個逆風,真是個異數啊!

    癒u你,起來吧!」沉默了一會兒,秦旭飛開口。

    瞼黖M拿起衣衫轉身,卻見他已經站了起來,連忙緊上兩步走過去,替他換上乾淨的中衣,期間一直低著頭,很小心的伺候著。

    癒u臣……有罪!」他固執的跪著,一臉的自責。

    瞼黖M幾乎要忍不住翻白眼了,非要秦旭飛治他個死罪,他才會甘心嗎?這人怎麼這樣死腦筋。

    簪釵鬼葵曭曭獐菑F口氣,沉聲道,「難道連朕的命令,你都不聽了嗎?」

    瞼L這樣一說,逆風才站起身子,卻依舊垂著頭,儼然一副領罪的模樣。

    癒u此次的事,不能怪你。」秦旭飛接著說道,「你也無須自責,是朕考慮的不夠周全!」

    糧o廂,寧致遠已經擱下了筆,拿著一張墨跡未乾的紙道,「皇上,這是內服的方子,以三碗水燉成一碗,每天服用兩次,早晚各一次,不日便可痊癒。」

    癒u嗯。」秦旭飛接了過來,有些漫不經心的瞄了一眼,然後道,「朕的傷勢不足為外人道。若是有人問起,就說……很嚴重!」

    瞼L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不明其意。

    瞼黖M更是大為不解,「可是方纔,臣妾已告知眾人無大礙!」

    簪釵鬼號y時一臉挫敗的樣子,皺眉想了想道,「暫時別對外透露朕的傷勢,明日,寧太醫來請脈以後,就說傷口感染惡化,情況不太樂觀!記住了嗎?」

    穡ㄔL神色嚴肅,眾人也不是很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都點頭應聲道,「遵旨!」

    癒u寧太醫,你先出去吧,記住朕交代的事!」重新坐下身來,扯過一床毛毯半蓋在身上,輕舒了口氣。

    繒蝑P遠神色一凜,垂首道,「臣,謹記!」,然後提起藥箱走出了營帳。

    癒u愛妃,朕有些餓了。」他輕聲道,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瞼黖M點點頭,明白他的意思,出去招來一個宮女道,「我有些餓了。去弄些吃食來。要清淡點,別太葷腥了,聞著難受。」

    癒u是!」也沒多問,那宮女便去準備了。

    礎A進帳,卻見秦旭飛倚靠在床上衝她淺笑,她心頭一陣亂,走過去替他將被子拉上,掩飾內心的彷徨。

    癒u別著涼了。」她輕聲道。

    簪釵鬼萱啈o坐在身側,然後才看向一旁的逆風道,「逆風,這一次的事情你如何看?」

    癒u皇上是指……」逆風猶豫了一下,試探的問道。

    癒u刺客,黑衣人!」他簡短的說,「你交過手,怎麼看?」

    簞f風沉思了一下,認真的分析道,「這些黑衣人顯然是訓練有素的,而且他們收到的統一指令便是直指皇上,每一招都是殺招,並不似綁架,而志在取人性命!從他們伏擊的地點,以及動作的迅速和人手,顯然,對我們的行動是瞭若指掌的,只恐怕……」

    瞼L沒有再說下去,恐怕是有內奸,伊然明白他的意思。

    簪釵鬼蜃\了擺手,不以為意道,「只有這些嗎?」

    癒u皇上的意思是?」逆風有些奇怪的問。

    瞻ㄓ謋L奇怪,伊然也奇怪,除了這些,還有其它什麼嗎?

    癒u關於刺客,朕早有所防範。只是此次的刺客難道只有這一批嗎?不覺得同樣是黑衣人,會不會有些人不堪一擊,有些人的武功卻……」他頓了頓沒有說下去,似在點醒逆風。

    藍孕L這樣一說,逆風有些恍然大悟,「臣交手的時候是有些奇怪,此時皇上提起方才發覺哪裡怪異。那刺客的武功,臣似乎鮮少見過,不太像咱們中土的功夫。倒……倒有點像西陲的招式。」

    簪釵鬼衙奶F沒有說話,伊然心裡卻是大大吃驚。

    礎頞哄X—之前只聽說過一次,還是在入獄的時候,聽說秦旭飛在接見西陲國使臣,如今想來,她對這個國家卻是一片空白,什麼都不知曉。那,又是怎樣的一個國家呢?不會牽扯到兩國紛爭吧?

    簧@,天吶!她開始頭痛了!一個後宮,她還可以勉強應付,一個朝堂,她還可以接受其中的複雜,如果再加上一個國家之戰,讓她睡死過去算了!

    瞻ㄨL對於這個,秦旭飛顯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呵呵,沒想到啊,只是想獵狼,沒想到真的引出來了熊。若是西陲想插上那麼一腳,朕不介意陪他們玩一把!」

    癒u可是皇上,咱們的實力現在並不足以和這些相抗衡。」逆風有些憂心的反對,「而且,現在的當務之急並不是西陲。」

    簪釵鬼蜃I了點頭,「確實不著急,即便他們有這個心,一次的失敗,短期內不會再有什麼行動了。」

    癒u宮裡的情況如何?」他微微瞇起眼睛,臉上已經露出了疲色。

    瞼黖M忙將靠枕挪了挪位置,讓他能夠舒服點,冷不防靠近內側的手被他握住,牢牢的抓著,她只得順勢坐在他的身旁,有些窘迫。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