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鄰國

    礎o的意外是在秦旭飛的意料之中,其實當他聽到逆風匯報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詫異不已的。

    礎頞城磣@為大秦的鄰國已經臣服多年,雖然他知道近些年來有些蠢蠢欲動,卻不知道他們自己本身已經開始內訌了。

    竅搢鴠黖M探詢的目光,知道她這個好奇心重的傢伙是迫切想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於是衝她招了招手,「來!」

    簣懦}鞦韆,她一手撐著腰,緩步走了過來,他拉過她,捲入自己的懷中。

    癒u很沉了!」伊然輕聲道。

    瞼H前經常這樣抱她還好,可現在畢竟是兩個人的份量了,再這樣坐入他的懷中,份量該有多重啊!

    簪釵鬼葦o笑了起來,「抱自己的妻子孩子,再重也是甘之如飴的!」

    藍孕L這樣說,伊然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不過嘴角卻是掩飾不住的甜蜜笑容。誠然,這個稱謂讓她感到一種踏實的感覺,妻子——這個稱呼比什麼妃,甚至皇后都要來得動聽的多。

    穢啈o入懷,秦旭飛也覺得溫暖了許多,她身上總有一種安定的特性,能讓他整個人也放鬆下來。

    癒u西陲國多年前就是我們大秦的鄰邦,並且一直臣服於大秦。」他輕聲開始敘說起來。

    瞼黖M點了點頭,示意知道這一些。其實,她即便對過去的歷史瞭解的不是很多,也大致能夠猜測的到。

    糧o和我國歷史上中原和番邦的關係沒有什麼區別,雖然西陲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然而又像是大秦的附屬國一樣,只不過皇帝給了他們一個可以行政的特權,他們也擁有自己的皇帝,自己的曆法,但是每年,還是要給中土的大國上貢,以求世代太平。

    糧o些她都明白,但是所謂的內訌又是怎麼回事?

    簪釵鬼落ㄕo知道這一些,便長話短說道,「近幾年,西陲總有些不安分,只因朕初登基不久,國內政局未穩,所以一直無暇分神西陲之事!上次行獵,讓朕有些奇怪,因為之前西陲曾派出過使臣,隱晦表達了支持朕的意思,轉眼卻又派人來偷襲,這未免有些太自相矛盾了!」

    癒u西陲的國內也有兩派勢力,一派是與皇上親和的,另一派,則是與皇上的敵人……站在同一陣線的?」略一思索,伊然就能分析出來,大抵情況不外如是。

    簪釵鬼葦o很讚賞的看了她一眼,「愛妃真是一點就透,比朝堂那幫酒囊飯袋要強多了!若是他們有一星半點愛妃的聰慧,朕也不會如此辛苦了!」

    癒u皇上過獎了!」伊然謙虛的說道,「大人們有時不過是太過為大秦擔憂,所謂當局者迷,不像臣妾終日無所事事,所以便能想到一些大人們疏忽的地方!」

    癒u不用為他們開脫!」他搖了搖頭,接著說下去,「所以大致的情況便是如此,原以為削弱賀家的勢力,朝堂的形勢便會逐漸明朗起來,孰料又有西陲國的事情摻合在一起,這下當真是更加波譎雲詭了!」

    瞼L的眉目間憂心忡忡,伊然卻有些好奇他沒有談到的一個問題,「那個哈穆達王子……他又是屬於哪一派的呢?因何皇上說,這次的內訌是因他而起呢?」

    簪釵鬼葉W笑了一下道,「目前的局勢比較混亂,暫時還是迷霧重重的!至於內訌因他而起,是因為西陲國的王年已垂老,而哈穆達是他最寵愛的兒子。本該是由他繼承王位的,但是在哈穆達來我大秦的這段日子,偏生西陲發生了政變!」

    癒u啊?政變?!」伊然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暈乎了,天,恐怕腦容量不夠用了吧!怎麼會這麼複雜的!

    癒u嗯!」秦旭飛重重的點了點頭,「逆風就是因為這場政變,才耽擱了些時日,以免被人看到。西陲國年輕的王后偕同他們的輔政大臣,已經控制了整個西陲,而哈穆達恐怕還不知道,逆風在回來的路上曾遇到和親的隊伍,他們一點警惕的意識都還沒有,這一去……」

    瞼黖M只覺得頭一陣眩暈,急忙問道,「那伊琳此番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癒u這也是沒有想到的!」顯然情況也大大超出了秦旭飛的掌控,他目前尚且有些自顧不暇,又怎能再顧得上西陲的內訌。

    癒u那麼哈穆達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立場上?如果他和皇上是親和的關係,我們為什麼不能幫他一把呢?這樣對皇上也是有利無害的!」伊然想了想問道,力求能找到一個平衡點。

    簪釵鬼虞n了搖頭,「且不說他到底是什麼態度還不明朗,便是朕真的有心要幫一把,一時之間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朕的可用之兵並不多啊!」

    瞼黖M的心一沉,知道他說的確實是實情,可是伊琳……

    繕L論如何,她終究是自己的妹妹。

    癒u別想太多了!」秦旭飛感受到她的擔憂,將她往懷中攬緊了一些,有些後悔自己告訴她的太多了,「要知道,哈穆達也絕對不是一個尋常人等,你也見過他的,對嗎?而且你妹妹……也不是個簡單的丫頭,對不對?」

    瞼黖M無聲的靠在他懷中,暫且也只能這樣勸自己了,否則又能怎麼辦,她此刻,真的是有些無計可施了!

    癒u妹妹這幾日胃口可好,身子得養結實些,可別受了涼!」有說話的聲音傳來,並不很遠。

    簪釵鬼蜇K了下眉,「誰在外面!」

    癒u臣妾叩見皇上!」一陣驚惶的聲音響起,淑妃轉了個彎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叩首行禮。

    礎o的身旁還跟著一個丫頭,顯然是兩個人在交談,那是碧璽宮的一個宮女。

    瞼黖M見到有人來了,慌忙要起身,卻被秦旭飛牢牢的控制在懷中。

    癒u平身!」他朗聲道,雙手卻緊緊圈著她的腰身。



籌備

    簡Q妃看起來也不是太在意,起身以後依然笑盈盈的說道,「臣妾路過這裡,順道來看看妹妹,不曾想,皇上也在這裡,倒是驚擾了!」

    癒u沒什麼驚擾的,你來了多久?」秦旭飛淡淡的問道,伊然愣了一下。

    癒u剛到啊!和這丫頭問妹妹最近的情況可好呢,走到這院門口,就聽到皇上的聲音了,想是打擾了皇上和妹妹的談話!」她深表歉意的說道,「要不臣妾先退下了,改日再來探妹妹好了!」

    瞼黖M連忙喚道,「別……姐姐既然來了,便一同坐下來聊會兒,難得皇上偷得半日閒。」

    礎o順勢起身,手不動聲色的輕輕推了秦旭飛一把,然後站起身來走到旁邊的凳子上坐下,對那個站在她身旁的宮女道,「去端些茶果點心來!」

    癒u是!」那宮女行了行禮退下去了。

    癒u妹妹近來胃口可還好?」淑妃柔聲問道,目光溫和的看著伊然。

    瞼黖M點了點頭,「還好,只要注意清淡點兒,就不會太難受!」

    藍奶F她的話,淑妃卻不贊同的皺了皺眉,「清淡點兒怎麼成,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現在啊,最是應該補營養的時候,我這兒尋了些土方,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是很有效的,按照這方子配些藥膳,又補身又不會反胃!」

    臍X首剛想要接過藥方,卻被秦旭飛探手給拿了過去。

    瞼^匆掃了一眼,他將藥方收入到袖中,然後面色平靜的說道,「還是先交給寧太醫看一下裡面有沒有什麼相衝突的地方。要知道,這種民間藥方如果吃不好,是會傷身的!」

    瞼黖M怔了一下,下意識的看向淑妃,卻見她愣了一愣,隨即笑了起來道,「還是皇上想的周到,是臣妾疏忽了,應當先讓寧太醫審視一下再給妹妹的!幸而皇上在這,若是有什麼不好,臣妾當真是萬死莫辭了!」

    癒u你也是一片好心,不必自責。更何況,還不一定會有什麼問題呢!只是以防萬一而已!」秦旭飛語氣平淡的說道。

    簡Q妃點了點頭,「皇上今兒不忙了麼?聽說最近的政務很繁多,皇上自個兒也要注意身子啊,臣妾瞧著都清減了不少呢!」

    癒u嗯,朕自有分寸!」秦旭飛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看向她道,「方纔愛妃說順路經過,這些日子朕也是太忙了,有些冷落了你們。剛才去忙什麼了?怎麼會路過碧璽宮的?」

    瞻ㄙ冀O不是理解成秦旭飛在關心她,淑妃略帶羞怯的笑了起來,「皇上一定是忙糊塗了。這不,年關將近,後宮的衣物、首飾,都該添置一些新的了,還有過年要備的年貨,以及姐妹們要用的燃香,還有祭祖要用的物事,哪一樣都不是要準備的。妹妹現在有了身子不方便,這些也是臣妾慣做了的,便擔了起來!」

    礎o這麼一說,伊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糧o些,她都是不懂的。

    簡有滿A她是第一年入宮,也是第一次過年,這些繁雜的規矩等,她又怎能再一時半會兒之間全弄清楚。

    癒u有勞姐姐了!」伊然這句話是真心的表示感謝。

    穡閂鬥嵼c中的女人,除了表面上的風光,除了爭寵奪愛,原來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

    糧o麼一對比,伊然越發的覺得自己太懶了一些。

    簪釵鬼舅]讚許的點頭,「愛妃不說,朕當真是有些忙糊塗了,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說起來,朕登基這兩年來,一直沒有立後,倒是辛苦了淑妃!」

    癒u皇上言重,臣妾擔待不起!能為皇上分憂解勞,是臣妾的榮幸!」她連忙起身行了個禮回道。

    癒u這個,你擔當得起!」他卻肯定了她的付出和努力,然後話鋒一轉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在忙,賢妃呢?論理說,這些事情也該由她來幫襯了!」

    簡Q妃連忙道,「皇上莫怪妹妹。賢妃畢竟是初入宮不滿一年呢,對於這些繁雜的事情自然不是很清楚,她也有幫忙的,臣妾會從旁指點一二。慢慢的,妹妹也就上手了,不會很難的!」

    穡疑捇擗j方,那氣度雍容,真的是讓伊然自歎不如。

    礎o不得不佩服淑妃。

    繕L論她有什麼樣的目的,起碼從方方面面來說,她是無可挑剔的!

    瞻ㄙ妣椰Y醋,不挑撥生事,不自恃自大,或許,這樣的女人才是最適合做皇后的吧?

    礎o能夠為皇帝分憂解勞,打點後宮的一切,這些,都是伊然自歎不如的。

    礎菑v太懶散,除了吃睡,幾乎什麼都不想管,也懶得管。

    糧o樣的她,又如何能身為一國之母。起碼,她還是有這個自知之明的!

    瞼u是,這樣一個堪稱完美的淑妃,為何從秦旭飛是太子之時,一直到現在都只是一個淑妃,沒有立為皇后呢?

    繞僅是因為出身嗎?她不明白!

    簪釵鬼衙奶F她的話,只是冷笑一聲,「賢妃自從走出冷宮以後,倒是安分了許多!」

    癒u前錯不揪,皇上既然已經赦免了賢妃,就不要再提往事了!」伊然忍不住說道,然後轉頭對淑妃道,「姐姐,雖然我現在有了身子,但是畢竟月份還早,若是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儘管對我說!」

    癒u使不得!」淑妃連忙擺手,「若是動了胎氣就不好了!妹妹你就安心的養胎吧,基本上已經籌備的差不多了,過幾日便要過年了,今年一定會很熱鬧的!」

    癒u是啊,一定會很熱鬧的!」秦旭飛也笑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心悸

    瞻擗l過得有些平淡乏味了,如是過了幾日。

    瞼黖M居然也有些記不太清了,反正除了吃吃睡睡也不用想什麼其他的。

    礎釣ヮヾA擔心了也不見得能改變什麼結果,而且幫不上一點兒忙,那她又擔心個什麼勁兒。

    礎o的人生宗旨是:離麻煩能有多遠就多遠,離床鋪能有多親就多親。

    穢狴H大部分的時光,倒是在床上度過了。

    簫n說孕婦就是有一條好處,不管你怎麼睡,怎麼吃,都是有充分理由的,別人絕對不能側目。

    竅陘偵礡H孕婦啊!肚子最大!

    穢狴H想通這點之後,她就拋開一切,盡量能吃的吃,能睡的睡。

    礎n在孩子也算爭氣,絕對不折騰她的那一種。

    簞ㄓF剛開始有點妊娠反應之外,接下來基本不怎麼挑食了,胃口也好得出奇,直讓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身材是不是越來越橫向發展了。

    穡獐邞爾隉A那幾日辛苦減肥的努力,不都泡湯了!

    礎o倒不心疼那個,主要是,早知道有今天,那幾日就不這麼辛苦了,有多少吃多少多好啊,浪費啊!

    繒蝑P遠定期來給她診脈,隨時會在方子上添減幾筆。

    簡Q妃的方子倒是看過了,說是很好的一味藥方,問及是淑妃給的時,他還明顯的有些錯愕了一下,後來又笑道,「後宮確實和諧了許多!」

    癒u和諧!」伊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差點沒噴出來。

    簫鴩荓q古至今,和諧是亙古不變的主題啊!

    瞻]許是伊然不太喜歡和人來往,所以她懷有身孕以後,除了淑妃和賢妃來看過她,竟沒有別的才人們來多。

    礎菑v不免有些好笑,到底該感慨自己的人緣太差,還是該拍手稱快沒有人來打擾她。

    瞻ㄨL,今天倒是來了一個她所沒有想到的人。

    穡鴝閉O自己疏忽了,其實這個人也不算意外,按理說,早該來了。

    瞼u是這些日子太過安逸,反而讓她忘掉了那些曾經記於心的細節,今日她的到來,倒是提醒了伊然。

    瞼黖^一直都是那副溫溫和和的樣子。

    禮Y便她年長伊然幾歲,旁人看上去,倒像伊然是她的姐姐一般。

    癒u姐姐來了怎麼也不說話,來,嘗嘗這湯。」伊然自從那日給伊琳送行以後,就有些擔心伊琴會對自己產生一些誤解。

    礎o那個性子始終是悶了一些,如果有什麼話,也是憋在心裡的。

    糧o樣反而不好,不若像伊琳那樣,即便討厭,也要痛痛快快的說出來才好。

    繒野黖^這樣的性子,怕只怕有疙瘩心結也埋在心裡不肯說。

    藍蒫M,伊琴並沒有什麼心思喝湯,一雙水盈盈的眸子看著她,竟似在審量一般。

    瞼黖M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索性開門見山的問道,「姐姐是不是在為伊琳的事情怪我?」

    瞻@下子就被猜中了心事,她顯得有些慌張,眼睛都不知往哪裡看才好,手足無措的模樣。

    翹菑F一口氣,伊然端起的碗又放下了,「姐姐莫非以為,當真是我與皇上說,要伊琳遠嫁西陲的嗎?姐姐心中的伊然,難道就是這樣的不顧手足之情嗎?」

    癒u可是,伊琳說……」她有些猶豫的開口,很為難的樣子。

    癒u伊琳是什麼樣的人,你我姐妹三人是打小一起長大的,難道你不瞭解嗎?」頓了頓,伊然看著她,目光坦誠,「我是什麼樣的人,姐姐難道也不瞭解嗎?」

    瞻@句話彷彿問到了他的心坎裡,她有些急切的說道,「不是的!可是……」

    癒u可是什麼?」伊然挑眉,等著她說接下來的話。

    瞼黖^停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不過還是說道,「可是伊琳說,人都是會變得。比如我,也和以前不太一樣了。而且妹妹你……也確實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糧o話說的伊然其實有些心虛。

    瞼黖^到底有沒有變,她不知道,但是自己確實不是原先的那個人了。

    穡銋磠鴗]沒有什麼,同樣的身體,不同的靈魂而已,這種光怪陸離的事情,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

    礎是,她畢竟是佔了別人的身體,總是莫名的有點心虛的感覺,就好像,偷了人家什麼東西一樣,怪怪的。

    瞼黖^畢竟是敏感的,她感覺出伊然看她的眼光有些怪異,於是縮了縮脖子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自從覺得妹妹和以前不太一樣以後,倒是覺得比以前更好了呢!小妹口中所說的,我原也將信將疑的,不過……」

    癒u不過什麼?因為睿親王嗎?因為你的夫君?」伊然毫不避諱的開了口,倒是讓伊琴有些驚詫的。

    礎o躊躇了一下,雙手不自覺的揉著自己的衣擺,輕輕咬著下唇,似鼓足了勇氣,抬起頭看向她道,「今日姐姐與你說句真心話!你也要對姐姐掏心窩子!」

    癒u姐姐但說無妨!」伊然知道,必須要解開她這個心結,否則這個死心眼兒的伊琴,一定會鑽牛角尖的。

    癒u我……之前未出閣的那些事,我已經放下了!全心全意的待王爺,但是妹妹你……放下了嗎?你對他……」伊琴住了口,好像很害怕接下來的答案,又有些期待,那樣張皇的看著她。

    瞼黖M微微一笑,開口想說,「我早已放下,對他沒有感覺!」

    瞻葚怮o猛然一揪,很刺痛的感覺,讓她胸口一窒,幾乎要喘不上氣來!整個人突地趴在桌子上。

    癒u妹妹,你怎麼了?」伊琴尖叫道。、



靈異

    繙捙╳c內一時亂成一片,從伊然懷有身孕以來,從來沒有這麼熱鬧過。

    繙竟傍c攘的,大到主子,小到奴婢,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緊張惶惶的表情,畢竟現在的伊然「身負重任」,萬一有個什麼不妥,可是關乎皇家血脈的大事,怎麼能馬虎呢。

    穢狴H現在伊琴更是焦急萬分,眼淚止不住的啪啪往下掉。

    糧ㄘレ菑v問那些問題,結果讓伊然變成現在這樣。如果出了什麼事,不但她的小命不保,恐怕還會牽連到別人。

    礎菑v也是,無端的問那些做什麼,即便她真的放不下睿親王,自己又能怎麼樣呢!

    簫鴠輕N知道他們以前的一切,現在又何必心心唸唸的扒出來追究。

    礎o能追究什麼,自己連個正妃都不是。

    繞V想她就越害怕,從輕聲的啜泣到小聲的低哭。

    繒蝑P遠有些不耐煩的皺眉回頭看了她一眼,最煩的就是這些女人,不但幫不上忙,還總是在這裡添亂。

    禮滽萿漁伬堀怬瓵陏鉹W有其他干擾了,畢竟是很細緻的活,稍微有一點干擾動靜,就會分心而把握不準。

    癒u大小姐,咱們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讓太醫好好的給主子把一下脈。」小綠看到了寧致遠那一眼,領會了其中的含義,輕輕拉過伊琴,「咱們還是在外面等候吧,別在這添亂了!」

    瞼黖^在這時候根本就沒了什麼主張,便隨著她走出了門外。

    瞼~面站著許多的宮婢,都在翹首看裡面的情形。

    竅搢麭o樣,伊琴忍不住又掉下眼淚,一個勁的埋怨自己,「都怪我不好,都怪我!」

    瞻p綠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聽到喊叫一進屋子,就看到伊然捂著心口趴在桌子上,登時嚇了一跳,喝令人去太醫院請了寧太醫來。

    礎o一直聽著大小姐埋怨自己,卻又不知道她在埋怨什麼,這時候看她的情緒也不好多問。

    禮萰萓o,掃眼看到外面站了一堆的人,心裡只覺得煩躁,揮了揮手道,「有什麼好看的!都沒事兒做了是不是?忙你們自己的去!」

    穡鴝閉O主子跟前的貼身丫頭,在這些宮婢的面前還是有些份量的。

    礎o這樣一呵斥,其它的人只得各自散去,頗有些無趣!

    穢苳滿A伊然已經逐漸有些清醒過來,心口已經沒有那麼痛了,只是還有些胸悶。

    簣i開眼,轉過頭來,看到寧致遠一臉凝重的在給她把脈。

    竅搕F看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忍不住扯起嘴角,露出一個微笑道,「怎麼?莫不是我得了什麼不治之症麼?」

    癒u別說話!」寧致遠皺眉低斥道。

    礎o眨了眨眼,暫時住口了,隔了一會兒,見他依舊不動,實在忍不住又道,「真的有那麼嚴重嗎?沒見你診脈這麼久的,看來,我是不是說中了?」

    癒u身體這個情況,你還能有心思開玩笑!」寧致遠有些無奈的收回手,瞪了她一眼。

    瞼黖M卻不以為意的笑了起來,「人生嘛,當是活一天快樂一天。不管能活多久,起碼是快樂的!什麼情況不能開玩笑的?」

    穡ㄨ蝑P遠不語深思的樣子,她真的有些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了。

    癒u到底怎麼了?我不怕壞消息,只怕沒消息!」她皺起眉頭問道。

    繒蝑P遠搖了搖頭道,「還真是不好說!」

    癒u怎麼,你也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她覺得好奇,這個回答,算是個什麼意思?

    癒u這話說的!我又不是天王老爺,為什麼不能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寧致遠有些好笑的看她,但是笑容還沒揚起來,卻又收了下去,「你在昏過去之前,到底和她說了些什麼?還是做了什麼?」

    瞼黖M愣了愣,才反應過來他是指伊琴。

    礎^想了一下,心口痛之前是伊琴問她對秦慕楓還有沒有別的什麼。這麼一想之下,心口突的又痛了一下,引得她不由皺起眉頭。

    癒u怎麼,又痛了?」寧致遠看到她的反應,本已收回的手又再次搭上了她的脈搏。

    癒u嗯!」她輕應了一聲,讓自己盡量不要去想那個人,發現心就沒有那麼痛了。

    穢_怪!

    礎o忍不住動了動手,看看自己的身體。

    繒蝑P遠感覺到她的不尋常,深思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幽幽道,「你……到底想到什麼了?」

    瞼黖M搖搖頭,這種事,怎麼叫她開得了口。

    癒u你的脈象沒有絲毫不妥,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覺得奇怪!」寧致遠面色嚴肅的說道,「如果說鬱結於心,在脈象上也總會有所體現,但是什麼都沒有!就是因為太平靜了,所以更讓人覺得奇怪!那麼……你為什麼會昏過去呢?」

    礎A次搖了搖頭,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糧o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簡直可以列為靈異檔案001號。

    竄蝏繴|這樣呢?從上一次秦慕楓出事,她就發覺自己的身體有些奇怪,但是又說不上來。而且後來一直沒有其他的反應,所以也就逐漸忘了這件事。

    瞼i是現在……居然連想到秦慕楓——她捂著胸口努力讓腦子保持清醒的狀態,都會像現在這般難受。

    藏纗D說,以前那個伊然的記憶仍然保留在這具身體之中,雖然換了新的宿主,可是那份愛意強烈的連自己的意志都克制不住?

    礎o姑且只能這樣理解,而且有些心生敬畏了!

    穡鴝閉O什麼樣的愛,讓她這個異世來的靈魂,都能深切的感受到那股錐心刺痛呢?

    癒u如果很難過,就別再勉強自己去想了……」寧致遠看著她額頭冒出的冷汗,開口說道。

    瞼黖M點了點頭,調整了一下呼吸,覺得好一點了,然後對他道,「這件事,你當知道怎麼對皇上解釋,我……不想讓他擔心!」

    穠齔萓o幾分懇求的眼神,寧致遠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探望

    竄搕@行人都散去,已經是近黃昏時分了。

    禮樾豸F這麼一整天,伊然只覺得全身疲累無比。

    瞻p綠一邊將熬好的安胎藥端給她,一邊有些嗔怪的說,「皇上也真是,明知道主子今天不舒服,居然到現在都沒有來看你!」

    癒u不許胡說!」伊然斥了她一聲,這丫頭愛嘮叨的毛病總是改不了,「國家大事要緊,最近政務繁忙,又怎可拿這等小事來驚擾皇上!你這丫頭,愈發的不知道輕重了!」

    礎o撅起嘴巴,還是有些不服氣的樣子。

    糧雱嘔纂A伊然懶懶的鑽入被窩中,蜷成一團,閉上眼睛道,「我要睡覺了,你先出去吧!」

    瞻p綠收回碗,剛一轉身,便見到有個小宮女從門口走進來。

    礎o向床的方向行了行禮道,「主子,淑妃和賢妃娘娘前來探視。」

    礎^頭看了一眼已經閉上眼睛的伊然,小綠回身道,「告訴她們,主子已經睡下了,讓她們改日吧!」

    糧o年頭,果然是母以子貴啊!

    繙滶_來伊然也不過是個婕妤,兩位等級比她高的多的妃子前來探視,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居然還敢拒見。

    瞻ㄨL因為是剛剛閉上眼睛,伊然並沒有睡著,心裡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睜開眼睛道,「慢著,讓她們進來吧!」

    癒u主子……」小綠驚訝的看她,原以為,這個時候她不想見她們呢。

    癒u沒什麼事,你們就都下去吧!」反正她二人也不是第一次來了,更何況今日的情況有些詭異。

    瞻ㄙ墨~面的人是怎麼傳的,反正這兩人如果坐視不理,反而才奇怪呢!

    繕L奈,兩人只得行了行禮退了出去。

    瞼黖M窩在被子裡想了想,覺得還是起身比較合適。

    臏鷁M有點捨不得暖和和的被窩,但是縮在被子裡一來是失禮,二來怕影響腦袋的正常運作。

    礎o這個人,通常情況是一沾到被子就會犯迷糊了。

    簫銴@坐起身,淑妃卻已經一步邁了進來,看到這一幕連叫道,「躺著就好,別起來了!我們只是來看看妹妹的身體可好些,若是因此擾了你休息,可就太違了我們的本意了!」

    禮A們這趟來,本就是在吵我睡覺!

    礎o在心裡低歎,卻還是撐起精神笑道,「沒有的事,姐姐來是伊然的榮幸呢,快坐吧!」

    繞P蘭芷跟在淑妃的身後也走了進來,臉上平淡的很,看她一眼也是平平淡淡的,沒有喜怒。

    穡滮H依次在離床比較近的兩張凳子上坐定。

    繚蚋臏椄O淑妃先開口,「方纔午睡起來才聽聞妹妹下午身子不適,我是狠狠的罵了那些奴才們一頓。怎麼能到現在才告訴我呢!這不,知道了消息以後,立刻就約了賢妃來看你,身體可曾好些?」

    癒u嗯,沒什麼事兒了!」伊然點點頭,「只是最近可能身體有些虛弱造成的,沒什麼大礙!」

    繕M後說著自己又笑了起來,「姐姐說這多可笑,我平日裡吃吃睡睡再無其他,竟然身子還虛,真是沒得救了!」

    癒u呸!呸!」淑妃連呸了兩聲,然後道,「可別這麼胡說八道的,這身子虛呀,也不完全是跟吃睡有關係的!寧太醫怎麼說?」

    癒u沒什麼,只讓我多注意休息,翻來覆去,不還是那套陳詞濫調!」含糊的帶了過去,目光一掃,看了眼進門後就一直沉默的賀蘭芷道,「賀姐姐如今倒是比以往安靜了許多呢,怎麼不說話?難道賀姐姐還在為以前的事惱我嗎?」

    簡Q妃忙著打圓場道,「怎麼會呢!事情都過去了那麼久,更何況,多少也是有些誤會的!都是後宮裡的姐妹,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若是真的有什麼可惱的,今日裡賢妃怎還會與我一同來探妹妹你!」

    繞P蘭芷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目光沉靜而深邃。

    礎o不像以前了,以前的她總是八面玲瓏,讓所有人都念著她的好,比如今的淑妃差不了幾分。

    繕M而現在,雖然話不多,卻總是讓人感到幾分犀利,倒有點像當初的路鶯菲。

    瞻ㄕP的是,路鶯菲會把所有的高興不高興都擺在臉上,而她,什麼都看不出來。

    簡晰一眨不眨,伊然懷疑,在她審量賀蘭芷的同時,她也在審量著自己。

    瞻蠿銵A賀蘭芷忽而笑了起來,笑容很甜美,一如當初,「如果沒有你當時在冷宮的那些話,也許我還是在冷宮裡繼續自憐自哀,過去的種種,無論誰對誰錯都已經過去了,再談又有什麼意義!如今,你我都一樣是這後宮的女人,都是同一個夫君,計較又能挽回些什麼呢!人要向前看,你教會我的!」

    糧o些話不知道淑妃聽懂了幾分,但是卻也明白是和解的意思,然後拍手笑道,「如此這樣最好不過了!」

    癒u嗯,賢妃娘娘一向是比較明事理的,也很通透,伊然一直相信這一點!」她點頭,只不知賀蘭芷是不是真的能看透。

    繞P蘭芷卻也笑了起來,「還叫我賢妃,難道就不能如以往那樣喚一聲賀姐姐麼?」

    癒u賀姐姐!」伊然便如她所言喚了一聲。

    糧o時,淑妃似在安慰伊然道,「聽門口的小宮婢說,皇上還沒有來!妹妹是識大體的人,不會埋怨皇上,不過也確實不能怪皇上,這會子,他正忙呢!」

    癒u怎麼了?」伊然聽得她話中有話,忍不住問道。

    癒u聽說西陲那邊起了戰亂,已經打起來了!」她皺起眉頭,狀似不經意的說道。



煩惱

    癒u西陲?」賀蘭芷有些詫異的樣子,「他們的哈穆達王子不是剛出使我大秦,還和伊婕妤的妹妹結了親麼?怎會與我們打起來?」

    簡Q妃搖了搖頭,「不是和我們,是他們起了什麼內訌。哈穆達王子還沒有到自己的領地,就已經打了起來。」

    癒u有這等事?」賀蘭芷皺起了眉頭,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瞼黖M倒是比較沉著一些,許是之前就對此有所心理準備,所以倒也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只不過……

    癒u這個消息,姐姐是從何得知的?國家大事不能兒戲,妄聽之言還是不足為信的!」她認真的看著淑妃道。

    簡Q妃搖了搖頭,「不是妄聽,是真的!我像是那種會胡言是非的人嗎?今兒午睡起來聽到妹妹你身子不適,又聽說皇上還沒有來,便想去御書房探一下可否一起來看妹妹。結果被皇上的侍衛給攔了下來,說是皇上正在召見大臣商議西陲戰亂的事,不見其他人等。這才拉了賢妃一同過來!」

    瞼黖M聽得很仔細,一直看著她的表情,確實是真的。

    穡S想到,還沒等哈穆達回到西陲皇宮,就已經打起來了,那個王后既然能等這麼久,向來絕不是沒有按捺住,很有可能是哈穆達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

    繚穔M,那個哈穆達也絕非什麼泛泛之輩,所以,這一場仗倒是很難說誰輸誰贏。

    臏棪O得上一次秦旭飛的大概述說,王后和權臣已經控制了西陲王宮,那麼是佔了先機的。

    繒鴭韝d里迢迢到大秦出使,而後又和親回宮的哈穆達來說畢竟是有些弱勢的。更何況,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而他們此番回去,難免會有些舟車勞頓。

    礎o並不知道哈穆達此行帶了有多少人馬,但是出使一般都不會帶太多的精兵強將,以免招來誤會。

    糧o樣想來想去,哈穆達的勝算真的很小。

    礎p果是這樣,那麼伊琳……

    簡Q妃見她只是沉默不語,自然而然的想到她是在擔心自己的妹妹,於是開口道,「瞧我,好好的來看你,說這些做什麼!平白的倒是讓你擔心起來!」

    繚Q了想又道,「別想太多,你妹妹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罈﹞F幾句,大概自己也覺得勸解的話有些蒼白無力,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簫阰n伊然抬頭笑道,「姐姐多慮了,人的命三分天注定的,我即便擔心也幫不上什麼忙,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安心養胎!姐姐也不必怪自己,你也是關心而已!」

    癒u對,現在最主要的是好好養身體,誕下一個健康的小皇子!」淑妃笑道。

    翻憒m也點頭起身道,「這件事皇上自有定論,咱們與西陲世代交好,理當不會坐視不管的!妹妹就好生歇息吧!」

    穡奶U之意已有退意,淑妃便順水推舟道,「也是。我們也打擾了妹妹一段時辰,天色漸黑,還是早些歇著吧!我們這也就回去了,改日再來看你!」

    瞼黖M點頭,掀開被子便要起身送她們。

    穡滮H連忙擺手勸住她,「別,你就別起身了,回頭出了屋子再著涼!外面還是有些冷的!我們自個兒出去就好,丫頭們都在外面等著呢!」

    穡ㄕo們如此,伊然也便不再堅持,頷首看她們相攜離去。

    禮啎ㄕ矰S想到方才淑妃說的話,西陲的事情其實與她倒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繕L論哈穆達贏也好,輸也罷,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糧怑垠n的是,到底最後掌管西陲政權的,到底是親秦派,還是伐秦派。

    繚穔M,這個「秦」,指的自然是秦旭飛!

    礎荅釵鬼葡{在之所以按兵不動,並且召大臣議政,恐怕就是在分析利弊。

    糧o也不能怪,一點決策做錯,很有可能是致命的打擊,自然是要三思而後行。

    竅菑韙坐U,對於伊琳,她除了幾分擔憂倒也沒有別的什麼了。

    穡禱D她天性涼薄,說起來,伊琳之於她,不過是個較為熟悉的人,而恰巧那個人被喚作「妹妹」,但是真的談及姐妹深情,還真沒什麼感覺。

    礎茷Ⅶp達為什麼要娶伊琳,也是她一直想不通的一個問題。

    瞼L和秦國的結親到底有什麼目的呢?之前自己覺得可能他此番前來是為了探聽消息,並且與宮內的潛伏奸細建立聯繫,而現在看來,又覺得不太像,那是為了什麼呢?

    繚Q來想去,只覺得有些頭痛。

    礎o發現,最近的問題根本是環環相扣的,只要想任何一個問題,便會牽扯出來其它的一大堆,實在非她腦力所能及的。

    竄u,對於一個米蟲來說,這是多麼傷腦筋的事情啊!

    瞻蚥人勉為其難了,天知道,她只想安穩的吃睡到老死,為毛要搞出那麼多莫名其妙的爭鬥啊!

    簫!長歎了一口氣,她重重的躺回床上,懶得再想其他。

    癘~~~~~~~~~~~~~~~~~~~~~~~~~~~~~~~~~~~~~~~~~~~~~~~~~~~~~~~~~~~~~~~~~~~~~~~~~~~~~~~~~~~~~~~~~~~~~~~~~~~~~~~

    穢]色深沉。

    簣s書房的燈燭依舊明亮,不過現在只有秦旭飛一個人在屋子裡。

    瞼L皺著眉看著手上的一張紙,一手支著額頭。

    竄T逸的眉頭稍稍蹙起,似乎在思量著什麼。

    穡}久,將那張紙靠近燭火,點燃。然後看著那火光逐漸轉明亮再變成紛飛的灰燼,然後起身擊了擊掌。

    瞻@人從門外走進來俯身道,「皇上!」

    瞼L神色凝重的開口,「去傳成親王!記住,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癒u屬下明白!」那人很快退了出去。

    竄峇l內再次回歸寧靜。



囧啊

    瞻竣悛熄坏及其晴好。

    礎]為這樣,屋子裡反而愈發顯得陰暗沉悶了一些。

    瞼黖M懶洋洋的晃在鞦韆上打了一個哈欠,愈發的覺得不過癮了。

    禮x!還是想睡!可是又不想回屋子裡,感覺到處都是潮濕的,能在院子裡曬著太陽睡覺,該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

    瞼|下裡看了看自己的院子,倒是有幾棵還算粗壯的大樹,忍不住又開始心癢癢起來,想起當初在西鳶宮的逍遙日子。

    癒u小綠!」招了招手,一臉諂媚的笑。

    穡漱X頭現在都成人精了,看著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要打什麼鬼主意,走近兩步道,「主子,對您身體不利的,小綠一概不聽!」

    癒u怎麼會呢!」她嘻嘻的笑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當然是對我的身體有利,大大的有利!」

    癒u嗯?」她揚了揚眉,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穡C當主子有什麼稀奇古怪的點子時,就會露出這幅奸詐的表情,讓她心裡毛毛的。

    癒u你還記得咱們在西鳶宮的時候,那些日子多麼美好啊!」先用感化法召喚一下。

    瞼i惜那丫頭不上當,「美好?奴婢沒覺得有什麼美好的,路美人和賢妃對您都不好,有什麼好的!」

    礎o皺了皺眉,然後道,「睡吊床的時候多好玩的!」

    癒u好玩?」小綠哼了一聲,「奴婢只記得您從吊床摔下來還躺了好幾天,沒覺得那有什麼好玩的!」

    癒u嘿嘿,那只是意外,意外!」伊然有些鬱悶,她怎麼把這事兒記得那麼清楚!

    瞻p綠看著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那幾棵樹上瞟,立刻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主子您不是還要弄那玩意兒吧?別忘了您現在是有身子的人,如果再摔了下來,可就不是躺幾天那麼簡單了!您到底拿不拿自個兒的身子當回事啊!」

    罈△菕A說著,她都有些生氣了!

    瞼黖M垮下臉看著她,悻悻的說,「好吧!我只是想一想而已,難道都不可以麼!算了,不行就不行啦!幹嘛要說那麼多,哎,沒自由啦,沒活頭啦,日子沒法過啦!」

    礎o仰起頭胡亂嚷嚷著,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

    瞻p綠有些無奈,主子有時候跟個小孩子似的,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癒u主子啊,您的日子要是沒法過了,我們這些奴婢就該集體抹脖子了!」她蹲下身子,仰頭認真的看向伊然。

    瞼黖M怔了一下,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揮了揮手道,「好了,去忙你的吧!讓我自己靜會兒!」

    竅搕F她一會兒,才站起身來往屋子裡走。

    繞X著日頭好,趕緊將被褥衣服什麼的都翻出來曬一曬,估計也穿不了多久,就該天氣轉暖了。

    翹け蛓N要過年了,最開心的就是有新衣服可以穿,她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什麼,回身對伊然說,「主子可不能再打那個吊床的主意!」

    瞼豪茪w經忘掉這件事了,伊然仰頭對著太陽,聽到她這樣說,半瞇起眼看向她,有些無奈的癟了癟嘴,她就這麼不可信嗎?

    癒u知道了——」拖長了音,懶洋洋的說道。

    瞻p綠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才放心進了屋子。

    礎釣ЗL語的歎了口氣,伸手撫上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然後自言自語道,「小東西,為了你,為娘可是大大的犧牲啊!這不能玩兒,那不能動,簡直都快成木頭人了!要是趕明兒你丫的不孝順,看老娘怎麼收拾你!」

    罈“馱F以後,似乎為了表示強調,還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兩下。

    瞻p綠抱著一床被子走出來,剛好看到這一幕,頓時張大了眼睛道,「我的主子呀,你這是在做什麼?小皇子還沒生下來,你就捨得打了?」

    瞼黖M瞪著眼睛看看她,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很鬱悶的說,「我打的是自己的肚子耶,有沒有搞錯!」

    癒u現在那是小皇子睡覺的地方,不只是您的肚子了,怎麼可以隨便這樣拍呢!」她不贊同的說道,一邊將被子給搭起來,「還有因為有了小皇子,您現在可是大家手心裡的寶,怎麼能怪他害您不能玩兒呢!」

    癒u……」伊然張口結舌的看著她,這丫頭的耳朵也太尖了吧!

    礎茈B這叫什麼理論,因為懷了皇子,連肚子都不是她自己個兒的了!

    糧o以後肚子要是越來越大了,是不是連嘴巴,手腳都不是她自己的?

    禮c……雖然說,本來就不是她的,但是……這也太離譜了點!

    罈”麭o裡,小綠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停下拍打被子的手,歎了口氣道,「您說咱們皇上啊,政務是繁忙,可也不能兩天都沒來看您了!明知道頭兩天您不舒服,當時趕不及,這會兒還不來看上一眼麼?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繕L奈的看著她念叨著,伊然搖了搖頭道,「小綠,你有時候,真的像個老媽子!好碎碎念哦!」

    癒u哼!」小綠皺了皺鼻子,回身往屋子裡走去。

    穡咧鴗@半,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疑惑的問道,「什麼叫……碎碎念?」

    癒u碎碎念就是……」伊然頓了一下,然後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她道,「你這樣的!」

    臏鷁M不是很明白,但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瞻p綠嘟著嘴也不理她,進屋子去了。

    簧戔y悠的仰起頭,多麼溫暖的太陽啊!伊然愜意的閉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煩心的事情。

    穡漸y話怎麼說來著,男人用征服天下來征服女人,女人用征服男人來征服天下!

    穢狴H啊,還是踏踏實實的睡會兒比較實在!



囧啊

    瞻竣悛熄坏及其晴好。

    礎]為這樣,屋子裡反而愈發顯得陰暗沉悶了一些。

    瞼黖M懶洋洋的晃在鞦韆上打了一個哈欠,愈發的覺得不過癮了。

    禮x!還是想睡!可是又不想回屋子裡,感覺到處都是潮濕的,能在院子裡曬著太陽睡覺,該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

    瞼|下裡看了看自己的院子,倒是有幾棵還算粗壯的大樹,忍不住又開始心癢癢起來,想起當初在西鳶宮的逍遙日子。

    癒u小綠!」招了招手,一臉諂媚的笑。

    穡漱X頭現在都成人精了,看著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要打什麼鬼主意,走近兩步道,「主子,對您身體不利的,小綠一概不聽!」

    癒u怎麼會呢!」她嘻嘻的笑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當然是對我的身體有利,大大的有利!」

    癒u嗯?」她揚了揚眉,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穡C當主子有什麼稀奇古怪的點子時,就會露出這幅奸詐的表情,讓她心裡毛毛的。

    癒u你還記得咱們在西鳶宮的時候,那些日子多麼美好啊!」先用感化法召喚一下。

    瞼i惜那丫頭不上當,「美好?奴婢沒覺得有什麼美好的,路美人和賢妃對您都不好,有什麼好的!」

    礎o皺了皺眉,然後道,「睡吊床的時候多好玩的!」

    癒u好玩?」小綠哼了一聲,「奴婢只記得您從吊床摔下來還躺了好幾天,沒覺得那有什麼好玩的!」

    癒u嘿嘿,那只是意外,意外!」伊然有些鬱悶,她怎麼把這事兒記得那麼清楚!

    瞻p綠看著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那幾棵樹上瞟,立刻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主子您不是還要弄那玩意兒吧?別忘了您現在是有身子的人,如果再摔了下來,可就不是躺幾天那麼簡單了!您到底拿不拿自個兒的身子當回事啊!」

    罈△菕A說著,她都有些生氣了!

    瞼黖M垮下臉看著她,悻悻的說,「好吧!我只是想一想而已,難道都不可以麼!算了,不行就不行啦!幹嘛要說那麼多,哎,沒自由啦,沒活頭啦,日子沒法過啦!」

    礎o仰起頭胡亂嚷嚷著,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

    瞻p綠有些無奈,主子有時候跟個小孩子似的,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癒u主子啊,您的日子要是沒法過了,我們這些奴婢就該集體抹脖子了!」她蹲下身子,仰頭認真的看向伊然。

    瞼黖M怔了一下,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揮了揮手道,「好了,去忙你的吧!讓我自己靜會兒!」

    竅搕F她一會兒,才站起身來往屋子裡走。

    繞X著日頭好,趕緊將被褥衣服什麼的都翻出來曬一曬,估計也穿不了多久,就該天氣轉暖了。

    翹け蛓N要過年了,最開心的就是有新衣服可以穿,她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什麼,回身對伊然說,「主子可不能再打那個吊床的主意!」

    瞼豪茪w經忘掉這件事了,伊然仰頭對著太陽,聽到她這樣說,半瞇起眼看向她,有些無奈的癟了癟嘴,她就這麼不可信嗎?

    癒u知道了——」拖長了音,懶洋洋的說道。

    瞻p綠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才放心進了屋子。

    礎釣ЗL語的歎了口氣,伸手撫上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然後自言自語道,「小東西,為了你,為娘可是大大的犧牲啊!這不能玩兒,那不能動,簡直都快成木頭人了!要是趕明兒你丫的不孝順,看老娘怎麼收拾你!」

    罈“馱F以後,似乎為了表示強調,還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兩下。

    瞻p綠抱著一床被子走出來,剛好看到這一幕,頓時張大了眼睛道,「我的主子呀,你這是在做什麼?小皇子還沒生下來,你就捨得打了?」

    瞼黖M瞪著眼睛看看她,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很鬱悶的說,「我打的是自己的肚子耶,有沒有搞錯!」

    癒u現在那是小皇子睡覺的地方,不只是您的肚子了,怎麼可以隨便這樣拍呢!」她不贊同的說道,一邊將被子給搭起來,「還有因為有了小皇子,您現在可是大家手心裡的寶,怎麼能怪他害您不能玩兒呢!」

    癒u……」伊然張口結舌的看著她,這丫頭的耳朵也太尖了吧!

    礎茈B這叫什麼理論,因為懷了皇子,連肚子都不是她自己個兒的了!

    糧o以後肚子要是越來越大了,是不是連嘴巴,手腳都不是她自己的?

    禮c……雖然說,本來就不是她的,但是……這也太離譜了點!

    罈”麭o裡,小綠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停下拍打被子的手,歎了口氣道,「您說咱們皇上啊,政務是繁忙,可也不能兩天都沒來看您了!明知道頭兩天您不舒服,當時趕不及,這會兒還不來看上一眼麼?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繕L奈的看著她念叨著,伊然搖了搖頭道,「小綠,你有時候,真的像個老媽子!好碎碎念哦!」

    癒u哼!」小綠皺了皺鼻子,回身往屋子裡走去。

    穡咧鴗@半,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疑惑的問道,「什麼叫……碎碎念?」

    癒u碎碎念就是……」伊然頓了一下,然後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她道,「你這樣的!」

    臏鷁M不是很明白,但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瞻p綠嘟著嘴也不理她,進屋子去了。

    簧戔y悠的仰起頭,多麼溫暖的太陽啊!伊然愜意的閉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煩心的事情。

    穡漸y話怎麼說來著,男人用征服天下來征服女人,女人用征服男人來征服天下!

    穢狴H啊,還是踏踏實實的睡會兒比較實在!



雙生

    糧o個吻彷彿壓抑了很久終於得到了釋放,纏綿了許久許久,他才放開她。

    礎僥阞漸L,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一臉的驚喜之色。

    癒u你還是愛我的,我就知道!」他那欣喜的樣子像是個孩子一般,眼神熱烈而奔放,「還記得我曾對你說,要一起奔馬草原,一起去看長天落日,還記得嗎,記得嗎?」

    竄璊薊煽M求一個答案,卻忽略了她眼中一瞬的掙扎。

    癒u是的!我記得!」她緩緩點了點頭。

    礎b這一刻,秦慕楓彷彿又看到了初見時的那個女子,那個刁蠻任性而又充滿致命吸引力的女子。

    竄擃暽j一世,情纖若初見。

    瞼L緊緊的將她抱入懷中,聲音裡竟有了幾分哽咽,「然然……我的然然,你終於回來了,回來了!」

    瞼黖M被動的被他抱住,雙手不自覺的也環上他的腰身,輕輕的,擁抱了一下。

    繕M而只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也足以讓秦慕楓激動不已。

    癒u我知道,是我委屈你了!我們……還是有機會的!你等我,等我!」他珍而重之的下了承諾,一臉的認真。

    礎o的眉頭卻突然收緊,好像有些難受的樣子。

    癒u怎麼了?」秦慕楓緊張的問道,伸手去扶住她,卻被她突然一把給推開了。

    瞼縝b他錯愕間,伊然指著自己微凸起的小腹道,「我如今這樣的身子,這樣的人,你還等嗎?你等,他等得了嗎?」

    竄曀M她的反覆無常原來是因為身孕,目光也變得柔和起來,「沒關係的,我並不介意!無論發生什麼事,你永遠都是我的然然,獨屬於我的!」

    癒u你傻啊!」伊然有些忍無可忍的叫了起來,「以前的伊然不會回來了,不會了!好好過你的日子,為什麼非要妄想這些並不可能的事情!好好做的你的睿親王,做你的好夫君!」

    簪頃}楓一下就愣住了,在原地看了她半天,然後忽而道,「不,不!我的然然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沒有!你是在乎嗎?是吃醋嗎?不要任性了然然,等我,一定要等我!乖!」

    繚觼M的口氣,又喚起了什麼一般。

    瞼黖M頭一偏,哼了一聲道,「我偏就不乖,你能怎樣!」

    竅亄普*咻潃葩迭A完全一副蠻不講理的模樣。

    癒u然然……」他有些欣慰,臉上掛著複雜的笑意,「等我!」

    罈“飽A他轉身便離開了,轉身前,目光灼灼,似下定了決心!

    穢矇礙滲蒂b原地,伊然愣了半晌,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就像即將要傾盆大雨一般,陰沉沉的。

    癒u哎喲!頭,好痛!」小綠晃了晃,醒了,有些狐疑的看看自己,「哎,我怎麼睡地上了!」

    瞼黖M這才明白為什麼他走的這麼匆忙,他是算準了小綠的穴道就要解開了。

    癒u主子,您怎麼站在這裡?哎,剛才咱們說到哪了?」她有些糊塗,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卻又想不起來。

    癒u沒什麼,我累了!」伊然冷冷的說,然後抬腳往屋子裡走去。

    瞻p綠呆呆的站在原地撓著頭皮,主子……好奇怪!和平常不太一樣呢!

    癘~~~~~~~~~~~~~~~~~~~~~~~~~~~~~~~~~~~~~~~~~~~~~~~~~~~~~~~~~~~~~~~~~~~~~~~~~~~~~~~~~~~~~~~~~~~~~~~~~~~~~~~

    藏鬗F門窗,屋外的艷陽高照與屋內的陰暗潮濕成了鮮明的對比,而屋子裡的人顯然並不在乎這些。

    礎o站到鏡子面前,靜靜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竅搕F一會兒,然後輕聲的開口道,「好了,你出來吧!」

    竄峇l裡,除了她的聲音,並沒有其他的人,頓時顯得屋子裡更加的陰森可怖。

    臏椄O沒有任何的動靜,伊然歎了口氣道,「既然都不介意獻身了,現在並沒有其他的人,何不出來見一見呢?」

    穡斨竅O沉默,她只是靜靜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已經熟悉了的眉眼,似乎又有些陌生起來,總有些什麼,是不一樣了的。

    癒u你真的想見我嗎?哼!」不屑的聲音。

    竄峇l裡並沒有出現其他的人,那話明明是從她自己的口中傳出來的,她甚至清清楚楚的看到鏡中的自己嘴巴在一張一合。

    瞼i她又分明知道,那不是她說的,不是!

    癒u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伊然有些無奈,不,或許說,現在說話的,是之前的那個伊藍。

    竅龠V了太久,佔用了這具身體太久,她都快把自己遺忘了。

    癒u怎麼一回事?我倒想問問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佔了我的身體!你是從哪裡來的妖婆!」她再次開口,明明相似的聲線,然而語氣卻是截然不同的。

    竅O之前的那個伊然,她並沒有變成孤魂野鬼,也沒有消失,更沒有投入輪迴什麼的。

    瞼嚍霽蕈g以為,她再也不會回來了,所以三番兩次的讓秦慕楓死心。

    瞼i是……她居然還在,就在這具身體裡!切切實實的存在著!

    礎o並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然而就在剛才,在自己——哦,不!是伊然和秦慕楓激情熱吻的瞬間,她突然就彷彿局外人一般的看透了這些。

    礎o出來了!不管先前是什麼原因,而現在,她又從這具身體裡冒了出來。

    癒u你到底想做什麼?」這次開口的,是伊藍!

    竄峇l裡沉靜下來,流動著一股詭異的氣氛。



矛盾

    癒u不是我想做什麼,而是你想做什麼?」那個聲音很是不耐,「你佔了我的身體,卻來問我要做什麼,難道不覺得可笑麼?」

    瞼嚍觼蟾搕F一下,是啊,是她佔了她的身體,可是,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也不明白啊!

    翻眽鄑i訴她,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竅陘偵穨O人穿越過來都是平平安安,屁事兒沒有,她怎麼會遇到這樣的狀況?

    瞻扆琚A從來也沒有人告訴過她出現這樣的事該怎麼解決,誰能告訴她,有沒有這樣的先例啊?

    癒u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伊藍喃喃的說,心裡也很是困惑。

    瞼黖M突地哈哈的笑了起來,「你不知道?!我管你知不知道,我要你滾出我的身體!聽到沒有?!」

    癒u不可能!」雖然有些理虧,但伊藍還是堅定的拒絕道。

    瞼B不說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讓靈魂脫離身體,便是知道,可離開這具身體,她又能去哪裡?

    礎茈B旭飛怎麼辦?孩子怎麼辦?

    礎o不能把這一切問題都拋下,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離開了!

    穡茠漁伬啎w經夠莫名其妙的了,她不要再這樣莫名其妙的離開!

    簞ㄚD老天強制這樣安排,否則,誰也不能讓她脫離這具身體。

    癒u你這個無恥的女人!強佔了我的身體,還要死賴著不走!你快點給我滾出去,要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了!」那個聲音明顯的激動了起來,有些尖利的叫道。

    瞼嚍臟釣ヴㄦW的看了眼門,生怕驚動了外面的人,「你平靜一些好不好,這樣激動,你以為對我們而言有什麼好處嗎?畢竟,我們現在用的是同一具身體!還有,情緒這樣激動,對腹中的寶寶也不好,我勸你還是安靜一點兒!」

    癒u哈,你怕了嗎?」她笑了起來,很是得意的樣子,笑了一會兒,又有些厭惡的說,「什麼胎兒,我要把這孩子拿了!我最討厭小孩子了,我才不要生孩子!」

    藍巨麭o話,伊藍皺了皺眉道,「不管你喜不喜歡,孩子總歸是在咱們的身體裡的,除了你,我也有權利的!你不能拿掉這孩子!」

    癒u哈哈哈,笑話!我自己的身子,憑什麼不能!我只不過睡了一覺,醒來就發現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佔了我的身子,居然還有了孩子,看你幹的好事!好好的身材,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

    瞼嚍臟釣ЗL語,她一直以為只有現代的女人才怕影響身材不肯生孩子,可沒想到古代的女人也有這樣想的。

    礎o有些無奈的說,「但是,無論如何,這畢竟是你自己的孩子!」

    癒u什麼我的!還不是你幹的!」伊然不耐煩的說,鏡子中的臉上顯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真不知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女人佔了我的身體!方纔那麼好的機會,居然還要說不,還要勸那個秦慕楓!不讓他下定決心,我怎麼做皇后!」

    癒u皇后?!」伊藍有些不敢相信的睜大了雙眼,她從沒想過這些,她一直以為伊然是愛秦慕楓的。

    癒u是啊!難不成要靠當今皇上?據傳他是不近美色的,當年的太子妃都不是很寵愛!更何況,我想了這麼久,那個秦慕楓這麼迷戀我,等他當了皇帝,我還不是一樣當皇后的!」伊然言辭鑿鑿的說,鏡中的臉又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瞼嚍聾w經有些不敢看鏡中的自己,那讓她覺得太陌生了。

    穡漪O一種很詭異感覺,明明是一模一樣的面孔,卻在一顰一笑都讓你覺得陌生無比,甚至感到厭惡和反感。

    癒u你難道不愛他嗎?」伊藍輕聲的說道,讓自己盡量堅持看著鏡中人的眼睛,彷彿只有透過它,才能真正看透人的內心。

    癒u愛?」她露出譏諷的笑意,「愛是什麼?愛有什麼用?當年我娘還不是愛我爹?結果又如何呢?我爹不還是口口聲聲愛我們三個?結果又如何呢!」

    癒u只有讓男人迷上我,借住他們來達到目的,這才是最真實的!愛是什麼東西!」她哈哈的笑著,一副伊藍是弱智的樣子。

    瞼嚍贖o搖了搖頭,「不……不是的!你不是你口中這樣的,你是愛他的,對不對?」

    癒u不是!」她打斷了伊藍的話,「我愛不愛自己不清楚嗎?要你來告訴我的?」

    繕M後頓了頓又道,「廢話少說,你到底滾不滾出我的身體?難道要姑奶奶親自動手嗎?」

    簡`深吸了一口氣,伊藍搖了搖頭道,「你趕不走我的!」

    癒u胡說!」她大喝一聲,接著又道,「我自己的身體,憑什麼趕不走你!」

    癒u如果你趕得走我,就不會跟我說這麼多話了!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我離開這具身體了。你一再的強調,只能證明,對於我的存在,你雖然不甘,卻也無奈!」伊藍一語中的,讓她有些惱羞成怒了!

    癒u你這個人的廢話真是多!你到底滾不滾?」伊然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在說,「非要賴在我的身體裡做什麼?」

    癒u我要……陪伴我在乎的人!」伊藍輕輕的說,聲音堅定。

    瞼黖M顯然也是無計可施的,只能咬牙恨恨的說,「好!很好!你不走是不是?那就休怪我翻臉無情了!到時候做出什麼,你可別怪我心狠手辣——啊——」

    瞻ㄙ儕蝏穧^事,她突然叫了一聲,伊藍也覺得胸口痛了一下,整個人那種心慌的感覺頓時消失殆盡。

    癒u你怎麼了?怎麼了?」她連喚兩聲,再沒有聽到動靜。

    竄峇l裡再次沉寂下來,只是沒有先前那種詭異的氣氛了。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