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出巡

    簪釵鬼葵熙o個決定自然是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奇怪的是,賀澤居然也極力反對他的出行,領著眾臣一起進諫,倒是伊蘭城與他們站在了相反的立場上。

    繕L論如何,反對是沒有用的,在兩派不同的聲音中,出巡還是如期進行了。

    禮丹b皇輦裡的伊藍,始終想不明白賀澤為什麼會反對,對他來說,秦旭飛如果在外面遇到了行刺或者不測,跟他的關係也並不大才是啊,如此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決定,他為什麼要反對呢?

    簪釵鬼葫搧萓o皺起一團的眉頭,就知道她又開始為難自己,在思考問題了。

    穢颽O捏了捏她的鼻頭,笑著說道,「怎麼,還在想?你這小腦袋瓜子,成天就沒有個休息的時候,朕倒寧可你像原來那樣只知道睡,也能安安穩穩好好的養養胎!」

    癒u養胎,你就知道心疼你的皇兒!」她皺了皺鼻子,最不耐他總用這一招,還偏偏這招對她靈得很。

    竅搧萓o的模樣,秦旭飛忍不住笑,眉梢眼角都是慢慢的笑意,「朕除了心疼皇兒,還心疼皇兒的娘啊!」

    礎o橫了他一眼,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還是忍不住問道,「為什麼賀澤要反對呢?你出行,如果在外遇到行刺,他不是理所當然的可以奪得帝位了,又何必……難道他知道,你是去尋……」住了嘴,雖然是在皇輦內,還是生怕有人會聽到。

    癒u在朝堂內,他可以發動政變,逼朕寫退位詔書或者公告天下,甚至挾天子以令諸侯。但是如果在外遇了行刺,有什麼不測,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範圍內了。賀澤的勢力雖然不小,伊蘭城也不是吃素的,怎可看他一步登天,所以兩虎相鬥,結果並不是一定的。兩害相較,他寧可朕是坐在宮內等他發動叛變,而不要朕在宮外,他陷入被動!」秦旭飛彷彿話中的那個人並不是自己,還悠哉的吃了塊點心,然後咂咂嘴道,「太甜了!」

    瞼L這樣一解釋,伊藍便明白了,可是轉瞬便聯想到了更重要的事,「可是,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說,他一定會派人緊跟皇輦,若是發現你潛裝離開,一定會派人來抓你回去做人質!」

    癒u朕有那麼笨嗎?」他挑了挑眉,一副不正經的樣子看著她,讓她是又好氣又好笑,不知該說他什麼好。

    簫有人這麼拿自己的性命不當回事的,索性不再理他,轉頭往車外看去。

    糧o皇輦足夠大,因為考慮到是遠行,比上一次出獵的時候準備還要充分,軟墊足夠的大、厚實,乾糧什麼的也很充足和豐富,所以伊藍可以很舒服的躺下來,然後撩開馬車的窗簾看外面晃動的風景。

    糧怐顒漱悎薴@直很好,天空一片純淨的蔚藍之色,偶爾有風從窗戶裡吹進來,涼涼的,卻並不冷。

    礎o微微半瞇起眼睛,偶有乾枯的樹枝從眼前晃了過去,她竟也覺得欣喜的。

    穡銋磥J宮至今,真正出門並沒有幾回,這次,倒算是初來透透氣了。

    簪釵鬼葫搹o時不時露出欣喜的笑容,自己也覺得有趣,索性往後靠了靠,與她並排而坐,然後頗含興味的問道,「不過是些枯枝爛葉,也值得你這麼高興?」

    癒u很久沒有出門過了麼!」她懶懶的說,「你看,天空的顏色多麼乾淨!」

    癒u是啊!」順著她的手指往外看去,一片最純淨的藍色,彷彿是通透的一般,讓他的心情也不自覺順暢起來。

    癒u在我們那裡,已經基本上看不到這樣乾淨的天空了。」似感慨,似回憶,伊藍輕聲的說道。

    臏n音輕輕的,可在她身旁的秦旭飛還是聽到了,轉頭細細的打量她道,「跟朕說一說你們那裡的事情吧……」

    癒u說什麼?」轉頭,她有些迷惑的看著他,一臉茫然。

    癒u隨便!」他微微笑了起來,用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鬢髮。

    礎釣獄礞@瞬間的怔忡,伊藍眨了眨眼,又將頭轉過去,看向車外的風景,不過卻幽幽的開了口,「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在那裡的二十多年,對我來說,都有些模糊了,有時候,我甚至會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在做夢,還是真的在生活著。」

    繒y了頓,她停了下來,忽而又笑了起來,「瞧我,果然是睡太多了,連自己是做夢還是真的都弄不清楚了!」

    簪釵鬼葦o拉起她的一隻手,在她詫異的目光下,輕輕放在自己的胸口處,然後輕聲道,「聽見了嗎?」

    癒u什麼?」她動了動唇,有些聲音艱難的問道。

    癒u心跳!」他緩緩吐出兩個字,「朕的心跳,裡面裝著一個人,你怎能說這一切都是做夢呢,又怎麼會是不真實的呢?」

    瞼嚍霽h住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癒u聽到了嗎?」他接著問道,眼神灼灼。

    礎o緩緩的,點點頭,然後輕輕靠在他的臂膀上,沒有再說什麼。

    簞豕恕滿A一片沉默,卻彷彿有什麼在無聲的流動著。

    竅O呵,是夢又何妨,有這樣一個人,珍而重之的愛著她,寵著她,那就足夠了!她閉上眼睛,從未有過的充實。

    癘~~~~~~~~~~~~~~~~~~~~~~~~~~~~~~~~~~~~~~~~~~~~~~~~~~~~~~~~~~~~~~~~~~~~~~~~~~~~~~~~~~~~~~~~~~~~~~~~~~~~~~~~~~~

    簞豕拿o樣行了有兩三日,倒也是一切太平,沒有什麼事端。

    簡摒搧蛓N要到豫州了,伊藍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心裡卻也是越揪越緊的,分別在即,雖然這一路上都沒有什麼岔子,可是接下來的時間還很長,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頂的過去,能不能應付隨時會來的突發狀況,只能說,一切盡力而為。

    簪釵鬼舅]沒有說什麼,只是經常會沒有徵兆的就握住她的手,有時自己一覺醒來,還能看到他在深深的看著自己。

    穡銋磛潃茪H心中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擔憂,但是卻又誰都不敢先開口,就讓這份沉默一直維持下去。

    癒u皇上,豫州知府前來接駕!」馬車停了下來,外面有人通報的聲音。

    穡滮H互相對望了一眼,秦旭飛朗聲道,「讓他引路,先去住的地方!」



豫州

    禮O看豫州不大,住的這個別苑顯然是經過精心安排的,由於秦旭飛交代過不要住府衙,所以豫州的知府特意安排了這麼一座別苑。

    繚Q想也是,如果討好了皇上,將來可是有可能連升***,一步登天的,這麼好的機會,地方官員又怎麼會錯過呢。

    礎荅釵鬼艇揪漸D意卻是,這樣的地方,比較好脫身。

    礎w定下來以後,秦旭飛便去前院召見豫州知府了,伊藍被安排在後院的臥房休息。

    糧o一行,小綠並沒有跟來,但是寧致遠和逆風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簞f風照例守在了伊藍的門口,其實她打心眼兒裡,倒更想讓他去守護秦旭飛。畢竟他的處境,要比自己危險多了。

    礎b這別苑裡並沒有什麼事好做,而且也比宮內要清淨多了,挺著六個月大的肚子,斜躺在軟榻上,寧致遠照例過來給她把脈。

    藏i懶的躺著,身子還是有些乏的。

    臏鷁M在馬車上大多數時候不是吃就是睡,但還是很疲勞的。此刻的她,已經有些昏昏欲睡了。

    癒u沒什麼大問題,就是舟車勞頓,這兩日休整,剛好調養一下!」寧致遠收回了手,認真的說著。

    瞼嚍霾o現,自從上一次在西鳶宮以後,他再見她,總是有些不自在的,從來不去看她的眼睛,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跟她偶爾開開玩笑了,總是把完脈,說完情況就走,從不逗留。

    織N像此刻,他站起身又要離開了。

    癒u寧太醫且留步!」她忍不住喚道,難道他並不知上一次的事情不是她嗎?

    繒蝑P遠倒是停下了腳步,只是回首看她的眼神,竟帶有三分警惕。

    穡ㄔL這般模樣,伊藍忍不住笑了出來,「怎麼?難道我是洪水猛獸,會吃了你不成?」

    癒u不是,只是……」他猶豫了一下,卻沒有說出來。

    糧o般期期艾艾的態度,倒讓伊藍困惑起來,「怎麼?」

    繒蝑P遠欲言又止,儼然一副有愧的樣子。

    癒u上一次的事情,還請寧太醫不要放在心上,那個……是意外,並非我所願!」她猶豫著說了出來,雖然並不是她做的事情,可一想到是這具身體做出那樣寡廉鮮恥的事,說出那樣驚世駭俗的話,她就覺得臉紅。

    癒u我明白,那次,並不是你!」他打斷她的話,很快的說到,只是臉卻微微有些紅了,不知是不是也想起了那日的事情,「我,知道!」

    瞼L這樣一說,伊藍也不好再說下去了,想一想也是,他都能困惑自己的性情大變並向秦旭飛提出這個疑問,自然最終的解釋他也會知道的。

    癒u那寧太醫又何以要對我如此疏遠冷漠?」既然知道那不是她,為什麼還要用這樣怪異的眼神來看她。

    癒u下官只是覺得自己太過無用,翻遍醫書,竟難以尋到可以讓伊婕妤不復發的方子,慚愧,很是慚愧!」他低下頭說到,語氣很是無奈。

    瞼嚍贗O有些驚訝的,沒想到他居然是為了想給自己治病而煩躁,真的是太感動了。

    癒u無妨的,這種事,非人能力所及,我自己都看淡了,你也可以看開一些!」頓了頓,她又盡量以輕鬆的口吻調侃道,「再說了,你靠兩個手指頭就能把出人身體有什麼毛病,我倒覺得你本領不小呢!」

    糧Q她一誇,寧致遠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彫蟲小技,身為醫者,這是最基本的入門功夫!」

    簧薵^終於恢復的往常差不多了,伊藍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看似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皇上在這裡耽擱並不久,豫州知府這樣的排場,也未免太大了一點。」

    癒u婕妤有所不知,這地方官吏能夠見一次皇上,簡直是莫大的榮幸,所以這別苑,也算不上什麼了!」寧致遠雖是太醫,但因經常跟隨出行,這些,倒也懂得不少。

    穡銋磪嚍饕鴭騛蝑P遠的那個身份還是有點好奇的,「記得,寧太醫的身份也很特殊……」

    藍奶F她的話,他先是微微一愣,接著毫不在意的笑道,「都是過去的事了,我還記得當初伊婕妤如何的逼問我,著實把下官當成了圖謀不軌的壞人啊!」

    癒u你原也是!」她脫口而出,又覺得有些不妥,補充了一句道,「真是好奇皇上如何收服你這樣的人的?」

    癒u其實,也談不上收服。我雖為西陲刺探些情報,卻是效命於哈穆達王子,朝政的局勢,相信婕妤也是知道的。」他深知,她不是一般的後宮女人,這些朝堂上的事情,她也明白。

    穢颽O看了她一眼,接著往下說,「所以在慎重的權衡利弊之下,我原也覺得皇上是堪當重任的聖主。在這個時候,皇上也發現了我的身份,卻並沒有殺了我或者揭穿我,而是私下召見,對我曉以利害。雖說那些道理我早已明白,但是身為一國之君,肯對我這個探子行禮下之舉,實在是讓我感懷在心!恰逢此時,哈穆達王子出使,我便從中周旋,達成兩國之好!」

    癒u如此說來,其實淑妃與你,效命的並不是同一派人,你與她,原也是對立的!」雖然他說的也不算很詳細,但是大概已經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

    瞼嚍鷓I了點頭,「如今形勢已定,又為何不回西陲,甘心在這裡做一個小小的太醫?」

    癒u皇上對臣有知遇之恩,如今大秦正是最危亂的時候,臣怎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再者說來,臣本就是大秦的人,為自己的國家效勞,也是應該的!」他言詞鏗鏘,伊藍卻怔了一下。

    癒u你是大秦的人?」怪不得長相上看不出一絲像西陲,那又怎會為西陲效勞呢?

    瞻ㄨL見他沒有多說的意思,也就沒再多問,或許,每個人都有他不願為人所知曉的秘密吧。

    瞼縝b這個時候,秦旭飛已經回來了。



賞花

    癒u叩見皇上!」寧致遠俯身行禮道。

    簪釵鬼艇u揮了揮手,逕直朝伊藍走了過來,「怎麼樣?身體還吃得消吧?」

    癒u一路上除了吃就是睡,還有什麼吃不消的!」她笑著搶過話頭,要不然到了寧致遠那裡,又是體質太虛,需要調養什麼之類的。

    瞼L此番出行已經夠忙的了,絕不能再給他添亂了。

    藍蒫M秦旭飛並不相信她,轉頭看向寧致遠道,「是這樣嗎?」

    癒u是!」寧致遠簡簡單單應了一聲,倒是沒有讓她失望,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簪釵鬼董o才放下心來,略有些責備的看著她,「不是朕不相信你,是你壓根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癒u哪有!」她嘟起嘴,不服氣的說道。

    癒u比如這次出行……」他剛說了幾個字,就被她攔住了。

    癒u哎,這次出行也是你答應了的!不許秋後算賬!」她一指攔住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簪釵鬼葛漱F笑,沒再說下去,轉頭對寧致遠道,「沒什麼事你先下去吧,這幾日舟車勞頓,你們也都辛苦了,過兩天,還要更加辛苦,現在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瞼L意有所指,寧致遠顯然也能聽懂話中的意思,行禮告退了。

    癒u明天,明天以後……」握著她的手,秦旭飛重重的說了這幾個字,然後長長歎了一口氣,還是有些猶豫,「讓朕怎麼能放得下心!」

    礎o卻露出了輕鬆的笑容,「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去吧,我會等你回來的!」

    癒u你要當真是小孩子,倒好哄了!」秦旭飛無奈的苦笑,卻是拿她一點法子都沒有,「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知道嗎?」

    礎o點點頭,很認真的聽著,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放心的離去。

    簪釵鬼虞穔M知道她只是為了讓自己放心,然而他又怎麼能放得下心呢?

    礎僱f分離,快則五日,慢則十日,雖然時間算起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誰也不能預料到這幾天會發生什麼,他心裡,終歸是不太放心的。

    糧o看似風光無限的皇輦下,暗藏著多少的波濤洶湧,危機四伏。

    穡潃茪H的心思都很沉重,秦旭飛想了想,輕聲問她道,「累嗎?」

    癒u還好!」她搖了搖頭,生怕他不相信,又急急的說道,「本來剛下馬車的時候是有點累的,但是你去召見豫州知府的這段時間,我躺了一會兒,所以好了很多,也不是很累了!」

    癒u那,朕帶你去一個地方?」他有些神秘兮兮的說道,倒是真勾起了伊藍的好奇心。

    癒u什麼地方?」她坐起身子,滿臉興味。

    簪釵鬼蒂虪X一指,比在她的唇上,嘴角挑起一絲壞笑,「暫時保密!」

    癘~~~~~~~~~~~~~~~~~~~~~~~~~~~~~~~~~~~~~~~~~~~~~~~~~~~~~~~~~~~~~~~~~~~~~~~~~~~~~~~~~~~~~~~~~~~~~~~~~~~~~~~~~~~

    繚磳嚍鑒Q秦旭飛拉著手,穿過別苑的後門,一直沿著倚靠的山走了一段路以後,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

    臏鷁M算是早春了,可她沒有想到,在見過了一路的枯枝爛葉以後,會有這樣一片生機勃勃的畫面出現在眼前。

    瞻j片的金黃色,燦燦的耀眼,那種絢麗的色彩逼得她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瞼嚍鬚w緩走上前兩步,迎著那一大片金黃的顏色,伸開了雙臂。

    簫楚A徐徐吹來,秦旭飛看著這樣一幅猶如畫中的景象,心情也愉悅了起來。果然,帶她來這裡是對的。

    簡蚸鞳A伊藍忍不住的驚呼道,「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油菜花!」

    癒u噗——」秦旭飛實在很想忍住,不要破壞這美好的畫面,但是……哦,原諒他!他已經笑得直不起腰了。

    癒u怎麼了?」伊藍有些困惑的回頭,看向那個笑得一點形象都沒有的男人,難道她說錯什麼了嗎?

    簪釵鬼葛滷o臉都有些紅了,他盡量克制著自己,然後指著山上那一片黃色道,「你們……管那個,叫油菜花嗎?」

    癒u不然呢?」她沒有下過田,但是知道油菜花是金燦燦的,所以理所當然的以為,那便是了。

    簪釵鬼董o下算明白了,不是人家那裡這麼叫,十之有八九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朕以為,那是迎春花,原來……是朕孤陋寡聞了!」

    瞻@句話,讓伊藍瞬間紅了臉,真是又羞又尷尬,偏他還笑的如此放肆大聲。

    癒u討厭!我就是五穀不分,四體不勤,笑,笑個……」忍了忍,把不雅的字眼嚥了下去,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簪釵鬼蒂n容易忍住了笑,然後緊上兩步,從身後抱住了她,軟聲道,「朕真的不是想取笑你,朕還以為,你們那裡,真的管那個叫油菜花呢!」

    癒u太遠了,沒看清!」她找著借口,其實也是,明明就是離得太遠了,只看到一大片的黃色,並沒有近前,怎麼能怪她呢!

    癒u那好,我們到跟前仔細看一看!」輕輕將她的小手握在掌心,他溫柔的說道。

    穡爾傽N那麼隨意的劃過她的心間,讓她的心輕輕悸動了一下。

    臏`是這樣,總是在那麼不經意的時候,給她一點小小的溫暖,哪怕只是那麼一句話,一個動作,卻讓她滿心裡都是幸福的。

    瞻偵簻O愛?過去的二十多年裡她不曾領會,然而現在,她覺得,那就叫做~愛吧?

    瞻峖靰颸e,才看見那粉嫩嫩的小花,淡淡的花蕊隨風蕩漾,伊藍忍不住將頭湊了過去,想要深深的吸一口花香。

    癒u喜歡嗎?」他從身後環住她的腰身,輕聲問道。

    礎o只是點頭,並沒有回答。

    癒u以後,年年。我都要與你一起賞這——」他拖長了音,吊的伊藍的胃口高高的,最後落下三個字,「油、菜、花!」

    簣紫菕A換來的是一陣粉拳輕捶,和交雜的歡快笑聲。



分離

    禮祤眭漁犮總是短暫的。

    瞻ㄨL休整了一日,第二天傍晚的時候,秦旭飛就已經準備要動身了。

    礎洵B了簡單的行囊,換下龍袍身穿一身勁裝的他,多了幾分挺拔帥氣,少了幾分威嚴。

    瞼嚍贗O捨不得的,可是再捨不得,也要忍痛放手讓他去做他應該做的事。

    癒u不會很久,但是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朕擔心,明白嗎?」雖然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可他還是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的強調著。

    癒u知道了!」她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你都快成碎嘴老太婆了!」

    癒u那也是被你害的!」他也笑了,然後將行囊背在身上,一身黑色的勁裝,待到天色全黑下來以後,就可以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織壎L整理了一下衣領,伊藍收起了笑,終是忍不住歎道,「一路小心!」

    瞼L點了點頭,「這幾天,寧致遠會照顧你的身體,逆風也會保護你的安全,但是凡事還是要當心!」

    癒u不!」一手攔住他,伊藍搖了搖頭,「讓逆風跟著你,那樣我才會放心!」

    癒u為什麼你總是要跟朕唱反調!」他低歎,很是不贊同的說道,「這一次說什麼也要聽朕的,逆風必須保護你的安全,否則朕不放心!」

    癒u你不放心,我又何嘗能放心下來!」她輕輕搖了搖頭,固執起來的時候,真的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擔心,擔心我什麼呢?這麼長的隊伍,這麼多的侍衛,誰膽子這麼大,敢光明正大的截皇輦?更何況,並沒有人知道皇上不在皇輦之內,臣妾所要應付的,不過是偶然的突發狀況,不要讓任何人知曉皇上真正的行蹤,這麼一點小事,難道臣妾還做不好嗎?而且……」

    礎o停頓了一下,「而且你在外面,遇到的危險可能要比我多得多了,讓你孤身一人上路,我怎能放心!」

    癒u朕會武……」他剛說了幾個字,便被她伸出手給掩住了嘴。

    癒u我不要,我不要任何一點點危險的可能性!一定讓逆風跟著你,我不要他,不要!」她的口氣始終是溫和的,但是眼神卻堅定無比。

    簪釵鬼葦o笑了起來,拉下她的手道,「為什麼我們總是為了逆風而爭吵,呵呵……」

    繚Q一下,也確實是,迎著他含笑的眸子,伊藍也笑了一下,「誰讓他是你的貼身侍衛,我吃醋!」

    癒u那就讓他跟著你!」抓住話柄,他就很快的反擊。

    繕o覺上當的伊藍卻也不甘示弱,「不行!你若不讓他跟著你,保護你的安全,我便告訴所有的人皇上要失蹤的事實,看你還怎麼走的了!」

    癒u你!」他難得的要發怒,真的是有些生氣了,「你怎麼就那麼任性!」

    癒u我就是這麼任性!」她也激動了起來,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礎o心內的焦急,怎麼去訴諸言語,此一別,有誰能比她更瞭解其中的危險和艱辛,正因為如此,她才拼了命想要去維護他的周全。

    瞻]許逆風的守護並不能保他十全,但起碼能多一分的勝算,就盡量不要讓它少一分。

    簡散\,沒有徵兆的就這樣洶湧而出。她只是無聲的,這樣默默的流著淚,自己都沒有察覺,就像壓抑了許久的洪水,一旦失了堤壩,就這樣洶湧澎湃了。

    癒u你……」秦旭飛還想發火的,卻在看到她的眼淚以後,頓時失了分寸,手忙腳亂的去拭她的眼淚,「別……別哭!」

    癒u我只是,我只是真的很擔心!」她拚命的搖著頭,任他將自己抱入懷中,「你不明白,你怎麼會明白!我寧可此刻陷入險境的是我自己,也不要是你,也不要這樣提心吊膽著!」

    糧o幾句話,就像大錘砸在他的心上一般,秦旭飛只覺得心被砸得生疼生疼的。

    瞼L緊緊的擁著她,那些淚水透過衣衫彷彿要浸濕在他的骨頭縫裡,他輕聲道,「朕明白,怎會不明白呢!你我的心,原是相同的啊!」

    繒y了頓,又忍痛咬牙,「好,聽你的,都聽你的!不要再哭了,好嗎?」

    簡蚸韝謢矰F眼淚,她伸手去摸臉上的淚痕,本不想在這離別的時刻掉下眼淚的,卻終究還是沒忍住。

    瞻ㄨL,能夠讓他答應帶逆風走,總算是眼淚沒白流。

    癒u皇上,豫州知府求見!」外面有人通傳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兩個人的話別。

    簪釵鬼蜇K起眉頭道,「昨日不是已經見過了嗎,怎麼又來!」

    癒u知府大人說,明兒一早皇上就要起程了,所以今晚舉辦了宴席,是為皇上餞行的!」

    癒u餞行?餞什麼行,不知道朕最反感的就是這一套嗎?不見!讓他都給撤了!」秦旭飛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穡漱H領了命,便下去覆命了。

    瞼嚍韁Q了想道,「會不會不太好?皇上如果今晚不出現,會不會引人懷疑?這個豫州知府,可靠嗎?」

    礎o這樣一說,秦旭飛也警惕起來,「難保不是哪一方的人,雖然表面看來沒什麼關係……」

    簞惜F一下,他將行囊解了下來,然後在夜行衣外套上一件皇袍道,「朕去看一下,很快回來!」

    瞼嚍鷓I了點頭,看他整理好衣衫推門出去。

    癒u慢!」他會那人喚道,「朕親自去一趟吧,既然準備了,以後下不為例!」

    癒u遵旨!」來稟報的人並沒有走遠,應聲道。

    翻w步走到門口,看著逆風也緊著跟了上去,三個人逐漸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穢鼤敢璊恁A灰濛濛的一片,眼看暮色就要降臨了,心裡也是沉甸甸的。

    瞻@手撫上隆起的肚子,如果不是這身子,她真的想跟著一起去,可是……

    瞼u希冀老天保佑,此行能夠一路平安,更能夠說服路戰領兵出戰吧!



起程

    穢祕荓蒏b並沒有再出什麼事端,近子時的時候,總算是回來了,身上還有一星點兒酒味。

    瞼嚍鬚K了皺眉,不太放心他這個樣子上路。

    礎是籌劃了這麼久,如果今晚不行動,就當真沒有機會了。

    繞i屋洗了把臉,秦旭飛將外面的外袍脫掉,然後重新將行囊繫在身上,對一旁憂心忡忡看著他的伊藍道,「朕走以後,一切就按照計劃行事。只要堅持過十天,無論事成與否,朕都一定會趕回來!這幾日,就辛苦你了!」

    瞼嚍鷓I了點頭,只覺得滿肚子的話要說,到了嘴邊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癒u不要太擔心,一定照顧好自己,這樣朕才能放心,明白嗎?」他柔聲問,手輕撫著她的臉頰,目光溫柔似水。

    癒u好!」半天,她才努力擠出這麼一個字。

    簡`深的看了她一眼,秦旭飛這才不捨的鬆開手,轉身往門的方向走去。

    癒u旭飛……」她在身後喊道,看他止住了步子。

    瞻T兩步並上前去,雙手牢牢的箍住他的腰身,踮起腳尖,在他剛毅的唇瓣上深深印上一吻。

    糧o個吻纏綿而深沉,竟似要把一生的癡戀都融入其中,秦旭飛只是猛一回頭,沒想到她會這樣的熱情。

    礎乎從和她相識以來,這是第一次她如此的主動熱情,從初時的錯愕中回過神來,他很快的變被動為主動,狠狠的回吻著她,燃燒著彼此的渴念。

    糧\久,許久……

    穡潃茪H才分了開來,看著她通紅的眼睛,秦旭飛忍不住笑了,又捏了捏她的鼻頭,「又不是不回來了,幹嘛……」

    癒u一定要回來!」她一臉嚴肅的說道,神情無比認真,「無論多久,我都等你,一定、一定,要回來!」

    瞼L先是怔了一下,隨後莞爾,點頭應道,「我答應你!一定!」

    簣紫菕A攬住她的腰身,再次印上一個吻,只是這一次,是蜻蜓點水一般的。

    癒u等我回來!」在她耳邊低喃,然後,放開。

    穢堈}門,他走了出去,門,關上了。

    瞼L不要她看著自己的離開,不要她不捨的目光在身後追隨,那會讓他會忍不住想要留下來,會讓他的腳步變得更加沉重。

    礎o明白,所以她並沒有追出去,只是隔著門這麼癡癡的看著,彷彿這樣也可以穿透門板,看到他離去的背影。

    癒u一定,要回來!」她喃喃道,自言自語的,「平安,回來!」

    癘~~~~~~~~~~~~~~~~~~~~~~~~~~~~~~~~~~~~~~~~~~~~~~~~~~~~~~~~~~~~~~~~~~~~~~~~~~~~~~~~~~~~~~~~~~~~~~~~~~~~~~~~~~~翌日清晨,天濛濛亮,皇家的隊伍便要繼續上路了。

    瞻妝狴H選擇這個時候,是因為天色剛亮,而且這個季節,還有點微微的霧氣,所以人並不是看的很清楚。

    瞻@身龍袍的「皇上」,在大腹便便的伊婕妤的陪伴下,上了皇輦。

    繕正搹{知府得到消息皇上要提早離開,趕到的時候,「皇上」已經坐在了皇輦裡。

    癒u臣送駕來遲,望皇上恕罪!」他叩首在皇輦前,大聲說道。

    癒u豫州知府,皇上昨晚吃了你的餞行席以後,回來睡得太晚,現在喉嚨有些不舒服。」伊藍坐在皇輦裡,眼睛緊緊的盯著垂下的簾子,「現在,你讓行吧,皇上要出發了!」

    癒u既然皇上不舒服,何不多住上兩日,也好讓下官以盡地方官之職!」他並沒有讓道,反而出言挽留。

    繕y稍怔了一下,伊藍揚聲呵斥道,「大膽!」

    礎o這一呵斥,讓豫州知府嚇了一跳,連忙跪在地上,不知哪裡招惹到了這位皇上面前的寵妃。

    癒u皇上此番出行是為了體察民情,難道是來遊山玩水的不成?豈是你說多住兩日便可停留的!更何況,你身為地方官的職責,難道就僅僅是款待皇上嗎?治理一方土地,保一方太平,難道不是你身為父母官應做的?」頓了頓,她又接著說道,「皇上念你也是一番誠意,姑且不追究你奢侈浪費之排場,若有再犯,定不饒恕!」

    糧o一番話擲地有聲,說來言之有物,讓豫州知府嚇得冷汗涔涔,不停的磕頭道,「謝皇上饒命,謝皇上……」

    罈換y兩聲,她又接著說道,「爾等也聽著,皇上此番出行,並不喜奢華浪費,沿途若是有此舉,一概撤職法辦。皇上深恤民情,最惡好大喜功,逢迎拍馬之徒,望各地方官都能夠引以為戒,謹言慎行!」

    臏鷁M這些話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但是所有在場的人,顯然並不相信區區一個女子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而且皇上也沒有出言反對,看來,確實是皇上的意思了!

    穢颽O,紛紛叩首,山呼萬歲。

    竅蚑裡,伊藍總算稍稍鬆了一口氣,鬆開緊握的拳頭,掌心裡已經全是汗水了。

    礎o抬眼了看了一眼「皇上」,假扮秦旭飛,一身龍袍的寧致遠衝她舉起了一根大拇指,毫不掩飾的露出了讚賞的目光。

    瞻襤_唇角露出一抹極自然的微笑,其實她的心裡也是非常慌亂的。

    礎p果那豫州知府非要皇上多住幾天,或者要聽皇上親自訓斥,那她怎麼應付,一時也想不到了。

    瞼u有先聲奪人,先在氣勢上壓倒他,然後再說後面的話。

    礎茈B後來那些話,也是說給其它人聽的,只有這樣,才能避免一路上的地方官各種形形色色的接駕,才能將危險性降到最小。

    繕L論如何,眼前這一關總算是過去了。

    癒u起駕!」她朗聲說道,抹了一把頭上的汗。



謎團

    繒蝑P遠假扮皇上,這也是秦旭飛的主意,如果不讓人親眼看到「皇上」上了皇輦,恐怕會被有心人士傳了出去,只怕會增加了伊藍的危險。

    瞼L想的很周到,為了她,方方面面,可是她卻幫不到他什麼。

    竄傿L奈,她斜斜靠在馬車上,眼睛似垂未垂,起的很早,此刻有些昏昏欲睡了。

    繒蝑P遠遞過一個靠墊在她的身後,半睜開眼睛,她只是輕輕掃了他一眼,卻見他輕聲道,「現在你的身子很重,要轉移下重心,要不然即便睡著了,你還是會很累!」

    禮啎ㄕ禫漱F起來,伊藍有些懶懶的說,「即便穿上這身龍袍,還是三句話不離你的老本行啊!」

    癒u該什麼人,是什麼命!穿上龍袍,我也做不了這個皇位!」他大咧咧的說道。

    瞼嚍鑄N靠墊放在腰部的位置,果然舒服了很多,一手撐著頭,她看著正襟危坐的寧致遠,唇角勾起一絲笑容,「這個馬車足夠大,你也不必這麼拘謹。畢竟咱們還要在這馬車裡渡過十日左右呢!若是一直這樣坐著,豈不是很辛苦?」

    癒u現在不是很累!」他答道,可能還是會有些不自在,雖然往後靠了靠,卻不動聲色的往邊上挪了一些。

    瞼嚍贗搧萓n笑,卻也沒有攔阻他的動作,只道,「其實你這人的性子蠻有意思的,在這樣的時代,能做到你這樣如是的灑脫,很不容易了!只不過剛想誇你灑脫,你卻又如此的迂腐了!」

    癒u畢竟您是皇妃,臣不能逾矩!」他長歎了一口氣,眼睛盯著馬車的頂蓋。

    癒u那你的意思,我不是皇妃,就能逾矩了?」抓著他的語病,伊藍有些好笑,看到他不自在的樣子,眼睛也往上看去。

    簞豕悔陘F舒適,頂蓋是比較高的,可是怎麼看著,她都覺得有些壓抑。

    癒u也不知,他此刻到了什麼地方。」她幽幽的歎息,似在詢問,又似在自言自語。

    癒u按照腳程計算,應該到了豫州地界了!」寧致遠回答了她的疑問,顯然是比較熟悉這地形的。

    瞼嚍韁Q了想,突然問道,「你知道皇上此行要去哪裡,要做什麼嗎?」

    竄雃n奇他到底知道多少。要知道,如果被人發現冒充皇上,那可是抄家滅族的死罪,即便是皇上的吩咐,他怎能如此淡定,更何況,他之前還是西陲國的探子。

    癒u皇上自有他的主張,去他要去的地方,做他要做的事。」他的回答很含糊,「臣只知道,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既然皇上有旨,臣自當遵旨而行!」

    癒u可如果被發現了,不僅是我,你也會是死罪!抄家滅族的死罪!」她總覺得他渾身上下像個謎,讓人猜不透,看不透。

    癒u抄家滅族?」他笑了起來,是那種譏諷的冷笑,「如今的我,還有什麼可滅,可抄!」

    礎o愣了一下,剛想再問點什麼,他卻又道,「你昨天就睡得晚,今早又起的早,還是再睡一會兒,補充一下體力吧!而且,接下來不知道會有什麼事要發生,一定要養足精神!」

    罈“飽A他轉了個身,背對著她,顯然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瞼嚍鰱虩瓣F一下,也不好開口再問,只得沉默下來。

    臏鷁M滿心疑問,但終究是很累了,沒多久,便陷入沉沉的睡眠了。

    癘~~~~~~~~~~~~~~~~~~~~~~~~~~~~~~~~~~~~~~~~~~~~~~~~~~~~~~~~~~~~~~~~~~~~~~~~~~~~~~~~~~~~~~~~~~~~~~~~~~~~~~~~~~~

    繒蝑P遠說的沒有錯,此刻的秦旭飛,確實已經到了豫州的邊界。

    糧s夜趕路讓他滿面都是疲憊之色,逆風看上去還是那個樣子,雖然也是一臉的風塵僕僕,但是精神還不錯。

    癒u逆風,咱們就先在這裡落腳吧,先填飽肚子,然後再趕路!」秦旭飛停在一家麵館的門口,看著外面飄飛的幌子說道。

    簞f風素來對他的話是只有遵從,沒有意見的,於是兩人便走進麵館坐了下來。

    癒u客官,要什麼?」小二利落的跑了過來,肩膀上還搭著一條毛巾。

    癒u來兩碗麵,四個饅頭!」秦旭飛要了最簡單的,此時的他已經換上了一身灰色的布衣,這樣看上去和普通的平民並沒有什麼差別。

    癒u好勒!」小二痛快的答應著,然後對後廚吆喝道,「兩碗麵,四個饅頭!」

    簪釵鬼艇|下打量了一下,破舊的小麵館,雖然有點破,卻很乾淨,坐著三兩個吃麵的人,也都是安安靜靜的,沒有那麼喧嘩。

    癒u逆風,從這裡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大概還要多久?」他壓低聲音,輕聲問道。

    簞f風畢竟經常在外面跑,沉吟了一下道,「以我們現在的腳程,大約還要一日半,也就是說,明日的黃昏應當可以抵達了!」

    癒u很好!」秦旭飛點了點頭,這時,面已經端了上來,他便停下來沒有說話。

    繕奶p二放下面,他才拿起筷子,挑起幾根麵條,卻沒有著急往嘴裡送,逆風手中的筷子一甩,剛剛好***那小二的髮髻,將他釘在身後的柱子上。

    癒u上啊!」那小二揮舞著手大叫一聲,本來坐著吃麵的一群人便一哄而上,各自掏出了兵器。

    癒u毛頭小賊,好大的膽子!」秦旭飛冷哼一聲,已經與逆風一同和那幾個人糾纏了起來。

    臏鷁M他們人比較多,但是身手都很一般,沒幾分鐘便已經敗下陣來,很快便被制服了。

    簞f風一把劍橫在那小二的脖子上,冷冷的問道,「誰指使你們的?到底是什麼人?」

    癒u大爺……大爺饒命!」已經沒有了方纔的威風,店小二滿臉的土色,「我們……我們只是在此混口飯吃,無非想混點銀子花花!小的,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大爺饒命,饒命!」

    瞻@個勁的求饒,逆風卻沒有說話,他在等著秦旭飛的吩咐。

    簪釵鬼葷N冷的看了他一眼,「黑店?在這離京城並不遙遠的地界敢做這等勾當,就不怕官府法辦!」

    癒u小的,小的們知錯了,我們也是看最近戰事紛亂,誰知道過幾個月是誰的天下啊,所以想趁亂髮點財,沒想到……請大爺們饒了小的狗命,小的感激不盡,做牛做馬!」看起來,真的像是簡單的小山賊。

    翻K了皺眉,秦旭飛使了個眼色,轉身走了出去,逆風便把劍猛地***他的一掌,「這是給你們留個教訓,若敢再傷天害理,定不饒爾等狗命!」

    癒u是,是……謝謝大爺饒命!」那人雖然痛得齜牙咧嘴,還是連連感謝饒命之恩。

    穢犍X劍,逆風也跟了出去,卻見秦旭飛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



刺探

    癒u沒想到,朝堂的爭鬥已經對民間產生了這麼大的影響。」一邊走,秦旭飛一邊頭也沒回的說道,心情很是沉重,「如果各地都開始有流寇作亂,朕……真,真的是有負於天下!」

    癒u主子不必自責,這些並不是主子造成的,只希望早日能夠平亂,百姓們也就有好日子過了。」逆風並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此刻,也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話來安慰他。

    瞼L點了點頭,往前又走了幾步以後,突然停住了腳步道,「你看,方纔那些人,真的只是江湖草寇嗎?」

    癒u用的只是些最低劣的蒙汗藥,幾個人的身手也一般,應當是吧!」逆風皺眉思索了一下,他的江湖經驗畢竟還是比較豐富的,回想那幾個人,確實不像是經過訓練的人。

    簪蒂b原地沒有動,遲疑了一下,秦旭飛抬眼看他道,「走,回去再看一下!」

    癒u可是主子……」他從來就不會拒絕,只說了這幾個字,便再也說不出其它了。

    繡颩等撓芋A秦旭飛已經往來時的路走回去了,逆風頓了一下,趕緊緊上步子跟了上去。

    礎A次回到那麵館,看上去依舊平靜,只是空氣裡怎麼也沉寂著一股子壓抑的血腥味。

    簞f風頓時全身的神經都張開了,警惕的一手把在劍上,眼睛張大了看著四周。

    瞻ㄨ麉l,氣氛完全的不對,他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藍蒫M,秦旭飛也感覺到了什麼,他小心的挪動步子,往麵館裡走去。

    瞼u見方才交過手的那些人,此時都已經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死了!

    穡滬荌異磡惜p二的人,更是瞪大了雙眼靠著柱子半躺在地上,沒受傷的那隻手還直直的向前伸著,似乎在接什麼東西。

    癒u撤!」秦旭飛大聲的說著,腳步已經快速的往麵館外挪去。

    礎是已經遲了,只聽得呯砰一聲響,不知從哪裡竄出來四個黑衣人,舉劍就向他們砍了過來,沒有絲毫的廢話。

    簞f風站在靠外的位置,已經與兩個人交上了手,而秦旭飛這廂也激鬥在了一起。

    癒u你們是什麼人?」皺起眉頭,秦旭飛大聲喝問,雖然並不指望能夠得到他們的回答。

    穠G然,那些人並不理會他,只是不停的變幻招式向他攻來。招式雖然凌厲,卻並不致命,所以他還能游刃有餘。

    簞f風對付那兩個人顯然是比較輕鬆一些的,很快就朝他的方向靠近過來,他繃著臉並不開口,只是盡力去隔開與秦旭飛糾纏的人,維護他的安全。

    癒u你們到底是受何人指使?可知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秦旭飛已經分身站在了局外,冷眼打量著那幾個人。

    穡漸|個黑衣人見不是他們的對手,互相對了個眼色,突然齊齊朝逆風使出最凌厲的一招殺招,在逆風凝神應對的這一空當,突然抽身逃離了。

    簞f風愣了一下,足尖一點便要追上前去,卻被秦旭飛給攔了下來。

    癒u別追了!」秦旭飛喝令道,他便停了下來,站在原地回頭看向他。

    癒u此地不宜久留!」他沉吟道,蹲下身子察看了一下那幾個已經死去的人,「很明顯,他們可能真的是江湖草寇,卻是受了人指使的,絕不是黑店那麼簡單!而剛才的那幾個黑衣人,就是來殺他們滅口的。」

    癒u主子認為是……」逆風猶豫了一下,他的職責只是保護皇上的安危,對於朝政,他從來不會插口過問的。

    簪釵鬼葦o搖了搖頭,「這幾個黑衣人,恐怕是賀家派來探底細的,雖然武功算不上出類拔萃,但卻比這個幾個江湖草寇要好上很多了。此番我們的行蹤怕是已經暴露了,當務之急是趕緊上路,在他們追上我們之前,一定要趕到路戰那裡!」

    簪萼_身,疾步往屋外走去,逆風緊緊跟了上去。

    癒u從現在開始,走小道,中間不停歇。」秦旭飛瞇起眼,看著正中的日頭,「也許能在明天夜裡,就到了!」

    簞f風點了點頭,又有些擔心的說道,「可是這樣趕路,主子的身體……」

    癒u若不這樣趕路,倒時候就不是疲累一點了!」他長歎了一口氣,「逆風,我們走!」

    癘~~~~~~~~~~~~~~~~~~~~~~~~~~~~~~~~~~~~~~~~~~~~~~~~~~~~~~~~~~~~~~~~~~~~~~~~~~~~~~~~~~~~~~~~~~~~~~~~~~~~~~~~~~~

    簣q噩夢中驚醒,伊藍一身的汗,她已經不知是第幾次這樣被噩夢驚醒了。

    礎蛘q秦旭飛離開以後,她可以說沒有好好的睡過一個安穩覺,總是這樣提心吊膽的。

    癒u你這樣心神不寧,對胎兒的影響是很大的!」寧致遠歎息的聲音讓她吃了一驚,抬眼望去,才發現他已經醒了,一雙深思的眸子正打量著她。

    瞼嚍觼暀F抹額頭上的汗,「我也不想的,只是……夢怎麼能控制呢!」

    癒u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正是因為白天想的太多了,所以才會做這樣的噩夢!」寧致遠坐起身子,給她倒了一杯水,「有些事,並不能因為你的牽掛而改變什麼,那何不順其自然!」

    罈暑晰n了搖頭,接過水喝了一口道,「有些事,雖然明白你所說的道理,卻不能控制自己心底的牽掛!」

    繒蝑P遠聽她這樣說,只歎了口氣,也不再多說。

    癒u什麼時辰了?」她說著,挑起窗簾的一條縫,往外看去,只見日頭微微有些偏西了,於是長吁道,「總算挨過一天了,只不知,這樣的時日還要再挨幾天,只希望,一切太平吧!」

    癒u希望吧!」寧致遠微微瞇起眸子,看向縫隙外的烈陽。



追殺

    穢祕茪@路上沒有再遇到什麼阻截,秦旭飛與逆風馬不停蹄的往目的地趕去,兩個人都是一頭一臉的灰塵,眼睛裡佈滿了血絲,眼看著,夜色就要降臨了。

    癒u主子,翻過這座山,就可以抵達路將軍的府邸了!」逆風指著面前那座不高的小山說道。

    簪釵鬼蜃I了點頭,牽馬瞭望,山並不高,只是眼看著馬上天就要黑了,入了夜,在山林裡自然是危險多了。

    礎n在逆風找來了這兩匹馬,不然只憑兩個人的腳程,恐怕還沒有那麼快呢。

    癒u主子,要不要在此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趕路?」逆風隨著他的視線望過去,暮色下的小山被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仰頭望去,只覺得滿山鬱鬱蔥蔥,看不太清有什麼動靜。

    翻w緩搖了搖頭,秦旭飛道,「不,只怕是夜長夢多。那幾個探子跑了以後,便再沒有什麼動靜,朕只怕其中有詐,還是趁夜趕過去,早點辦完事也可以回去!」

    瞼L的心中,還是記掛著伊藍的安全的,總想著能夠早點把事情解決了趕回去,也不知道她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會不會有什麼突發的狀況,她又能不能應付的了。

    瞼嚍酈琚A他心心唸唸的人兒,只希望他們能夠平安渡過這一次的危難,以後再也不要分離。

    癒u走吧!」雙腿一夾,秦旭飛駕馬往前,微微俯低身子,往密密的山林裡而去。

    穢]色,逐漸深沉下來。

    瞻J了夜的山林,一片黑漆漆的,偶爾能聽到蟲鳴還有一些說不上來的動物聲,秦旭飛只是策馬揚鞭,無暇顧及其他。

    簞f風一直在身後緊緊的跟著,一面警惕的觀察四周,真的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礎n在跑了半道,都沒有發生什麼事,簡直順暢的太不可思議了。

    繕M而越是這樣,秦旭飛的心卻揪的越緊,總覺得不會那麼簡單,一定有什麼事發生。

    瞼翰銇q間,一張大網鋪天蓋地的就罩了下來。

    簞豕鄖了驚,揚起蹄子拚命的嘶叫,秦旭飛一個不妨便從馬上摔落下來。

    礎n在心中早有警惕,落馬的時候一個利落的翻身著地,接著手中揚劍,大網撕拉一聲便被劃開了,呼啦啦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大群的黑衣人。

    簫茩茪滶鶪M劍,將他們團團圍住。

    癒u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秦旭飛冷靜的問道,眼睛迅速的掃視一圈,確認除了這些黑衣人,應當再沒有別的埋伏了。

    穡漕リH還是一樣的不開口,只是將他們圍了起來,看樣子,是想抓活的。

    癒u是誰派你們來的?秦慕楓嗎?」他試探著問了一聲,並不在乎他們的答案,只不過在拖延時間找尋一個可以突圍的機會。

    竅藒M,有一個看似領頭的黑衣人冷冷的說了一句,「你不會有機會知道的!」

    繙繸紫菕A話音剛落,便有一群人撲了上來,招招都是致命的砍來。

    簪釵鬼舅j吃一驚,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快的出招,更沒有想到他們這一回,居然是要致他於死地。

    瞼L原本以為,這些人最終是要將他活捉回去,挾天子以令諸侯,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他太樂觀了。

    礎p果說下了決心要殺了他,那麼也就是孤注一擲的要造反,根本不在乎朝野內外的聲音了。要是這樣,只怕事情會更加棘手的。

    穡茪ㄓ峖h想,只能還手抵擋。這些人明顯要比上次的探子武功高,而且高的不止一星半點,一個人去應付兩人已經略有些吃力了,更何況是這麼多的人。

    癒u主子,你先走!」逆風也發覺了不對勁,拚力殺出一條血道,拿出了全副精神抵抗著,靠近到秦旭飛的身邊,「這些人的身手不簡單,你沿著左邊那條小路,不多遠就可以到路將軍的府邸了,到了那裡……就……安全了!」

    瞻@邊說話,沒留神間被在手臂上劃了一刀,頓時血流如注。

    癒u逆風!」秦旭飛緊張的大喊一聲,手一揚,險險擋過刺過來的一劍。

    癒u主子,別猶豫了!大事要緊!」逆風忍著痛,又擊開兩個砍過來的人,另一隻手上運足了功力,往秦旭飛的後背一拍,他便飛躍到馬背上,「快走!」

    簪釵鬼落茪ㄓ峖h看,只能將腳後跟用力的往馬背上一刺,「駕——」

    簞豕鄏Y痛,頓時猶如離弦的箭一般飛奔出去。

    癒u快追!」還是方纔那個領頭的黑衣人,跟著追了出去,可是逆風也跟著追上去糾纏,一時間竟也拖住了幾人,讓他們難以脫身。

    癒u真是難纏的角色!」那人恨恨的一咬牙,轉身與逆風交起手來,一邊吩咐道,「你們快去追!不要讓他活著到路戰那裡!」

    糧s他們要去哪裡都知道,逆風眼眸一斂,屏息與他們糾纏起來,就這樣追追殺殺,他們志不在逆風,卻又擺脫不開,一時倒也拖延了步子。

    簪釵鬼艇u恨不得再快一點,無論如何,這一場,真的是殊死搏鬥。

    簡摒搧蛝藶啋漫痕騚N在眼前了,耳畔的風呼呼而過,竟似什麼也聽不到了一般,就在這個時候,還是有人追了上來,破空的聲音傳來,他下意識的一低頭,一把鋒利的飛鏢劃過臉頰,頓時刺痛的感覺讓他皺了下眉。

    癒u什麼人!」吱呀一聲,門打開了,正是路戰領頭走了出來,那人見情勢不妙,便要逃離。

    簪釵鬼蜃膘迨U馬,大喝一聲,「路將軍!」

    繡藶埡y色變了變,一揚手道,「抓住那個人!」

    藍擗O不濟,他雙眼一黑,便昏了過去。



怒罵

    簪釵鬼蒂A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路戰的府中了。

    翻K了皺眉,他輕哼一聲,立刻就有人去稟報道,「老爺,他醒了!」

    繡藶堎I了點頭,揮退眾人,獨自進了房間,行了個大禮道,「微臣參見皇上!」

    癒u路將軍免禮!」秦旭飛咳了兩聲,坐了起來,然後問道,「路將軍,朕還有一侍衛,他……」

    癒u他已經無礙了,只是受了些皮肉傷,末將已經安排他在廂房休息了!」路戰回答道,讓他稍稍安了心。

    禮云蔑_身子,只覺得全身的骨頭都酸痛無比,「那些刺客……可有審問出是哪裡派來的?」

    癒u已經死了!」路戰平淡的回答道,眉毛都沒動一下。

    癒u……」秦旭飛怔了怔,不過,這也確實是能料想到的結果,只歎了一口氣。

    繡藶圊o又接著說道,「不過,臣大概知道是誰派來的!」

    癒u哦?」挑了挑眉,他有些懷疑的看著他。

    癒u帶進來!」路戰厲聲喝道。

    穠龤A立時開了,一個已經面目全非的人被帶了進來,一身的血污。

    簪釵鬼葦o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了,皺著眉頭看了那人一眼,已經認不出原來的面貌,不知路戰這又是什麼意思,「路將軍,這是……」

    癒u這是賀大人派來和談的人!」路戰還是那樣平靜的說著,揚了揚手,家丁便將那人又拖了下去,門,又關上了。

    瞼L卻接著說道,「臣想,這件事,應當與皇上匆忙而來,有關吧?」

    穡I默了一下,秦旭飛卻笑了起來,「路將軍果然是久經沙場的老將,眼光深遠啊!你早已料定了朕會來尋你,不是嗎?」

    癒u皇上也是足智多謀啊!」他並沒有否認,而是繼續說下去,「當初小女那件事,皇上豈不是故意引臣往太后身上想去,而且,也是皇上給的機會,微臣才有機會為小女報仇!」

    繡僋鰬O感謝的話,語氣裡卻沒有絲毫的感謝,而是被利用後的嘲諷。

    癒u是,你說的沒錯!」事到如今,秦旭飛也無需否認,他反而直接說道,「但是,朕即便引你往那個方向想,朕可曾是指鹿為馬,混淆視聽?給你機會報仇雖說是一舉兩得,難得路將軍不想要這個機會,不願報這個仇?」

    繡藶圊o仰起頭大笑起來,「好,說的好!皇上果然是英明睿智的,只不明白,皇上自登基以來,稱得上是一代明君,何以會朝堂波蕩至此,時至今日,依然不能國泰民安!」

    癒u路將軍此話問的好!」秦旭飛一擊掌,讚賞的說道,「朕也想問,是朕對不起天下蒼生,還是朕德行有虧。到了今時今日,卻需要來請求路將軍的援助,才能解當下燃眉之急!」

    繡藶唹u搖了搖頭,「微臣奉皇上旨意,在此地安心休養,又怎有體力領兵出戰!」

    癒u這件事,是朕的錯!」只要他肯領兵救急,即便讓他這個九五之尊低下高昂的腦袋,他也無怨無悔,「是朕不該多疑,讓將軍伏驥於此。放眼大秦,還有誰堪與將軍的英武做一番較量,如今國之危難,既然將軍斬殺了賀澤的說客,也就說明將軍還是有著一顆忠君愛國之心,朕,懇請將軍,領兵出戰!」秦旭飛言詞鏗鏘的說到。

    繡藶圊o擺了擺手,「不,不!我之所以這樣對他派來的說客,只是覺得這老匹夫太可笑!他與我之間,何止是普通的仇怨,事到如今,說什麼化干戈為玉帛。呸,真是放屁!跟我領兵,是沒有什麼關係的!臣雖有心報效於國家,無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皇上還是另派賢臣!」

    簪萼_身看似要走了,頓了頓,又回轉身子道,「對了,皇上可以在這休養兩天,待身子好些了,再上路不遲!」

    癒u路將軍!」秦旭飛大喝一聲,已經有些著急了,「如今國難當頭,你當真不願意為國效勞嗎?即便不是為了朕,是為了這天下蒼生,為了千千萬萬的大秦子民,也不願意出兵嗎?」

    繡藶堋}步頓了一下,然後幽幽的說道,「皇上,太……抬舉微臣了!微臣不過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苟渡餘生罷了!」

    癒u路戰!」幾乎是怒吼出來的,秦旭飛赤著腳跳下床,站在了地上,一手指著他的背影,怒氣沖沖的罵道,「你就是一個心胸狹小的自私鬼!」

    藍巨麭o句話,路戰倒是停了下來,卻沒有回頭。

    簪釵鬼葦K中氣十足的接著罵道,「你記恨朕疑你生叛逆之心,恐你會功高蓋主,將你派到這荒寂之地來,瓦解你的兵權,如今朕低聲下氣來求你,難道只為自己的江山嗎?如果賀澤真的得了手,他會放過你嗎?只怕會比你現在的下場要慘上千倍萬倍!如今你推三阻四,找遍了借口,他日待賀澤得了天下,你還有何用武之地!堂堂男兒,不能戰死沙場,卻要因為這等憋屈事鬱鬱而終,你就不怕到了九泉之下,無顏面對祖宗,甚至無顏面對你枉死的女兒嗎?!」

    穡銋窸o一番話,是伊藍教給他的,她當時思忖了半晌說,若是路戰怎麼都不肯答應,就這樣罵他,本來他還覺得有些過火,現在情勢所逼,倒是有些罵上癮了。

    癒u住口!」路戰突然轉身大喝道,臉憋的通紅,也顧不上君臣之道了,對秦旭飛怒目而視。

    簪釵鬼落ㄔL這樣,心中大喜。不怕他生氣,就怕連反應都沒有。

    糧o樣看著他,路戰喘了會兒氣,才緩過神來道,「皇上好生養傷……」

    繒y了頓,又道,「養好身體,才能應付那些亂臣賊子!」

    罈“飽A便推門而出,秦旭飛在屋內,心中極喜。



遇劫

    話分兩頭

    那廂秦旭飛終於將路戰動,而這廂,伊藍情況卻不大

    雖然答應要照顧自己,但無論如何,心內始終放心不下在有寧致遠從旁照顧,但幾日下,也形容消瘦許多

    路上不免遇到方官吏趕「接駕」,都被伊藍以不鋪張浪費擾民理由給呵斥回,倒也還算順暢

    只心底下總還有那麼點不踏實,畢竟秦旭飛一日沒有回,就一日沒有必勝把握

    加上有些暈馬車,這兩天氣色一直都不太,身體虛弱很

    「你不能再這樣憂慮下,對腹中胎兒不,對你自己更不!」寧致遠眉頭已經皺成一個疙瘩,很擔憂道

    虛弱笑笑,連一個笑容都很勉強,「你不也在擔心我麼?沒關係,這都過四日,想也快!皇上……一定可以趕得上我們行程」

    「只怕皇上還沒趕,你就先倒下!」搖搖頭,非常不贊同道,作為一個醫者,現在身體狀況真很值得擔憂,更何況,身體裡還有一個未知危險因

    突然,拉住一隻手,一手順勢搭在手腕上

    伊藍先嚇一跳,接著勾起一個笑容道,「做什麼?你不剛剛才診過脈嗎?」

    「別話!我想探一下!」輕聲道,靜靜閉上眼睛

    見如此專注,伊藍便也沒有再吵,而安靜任給自己把脈,盡量調勻呼吸,讓心態保持平和

    其實沒錯,自己最近確實憂慮過盛可,又能怎麼辦呢?秦旭飛現在下落不明,到底能不能服路戰,其實心裡一點把握也沒有

    對於路戰,解並不很多,教給秦旭飛那些話,也只在無奈之下嘗試激將法,也不知能不能用上,有沒有用處

    所能做,就等,就拖一直等到帶著勝利消息回,才能真正放下心

    收回手,寧致遠長長歎一口氣,顯然也很無奈

    伊藍倒覺得無所謂,反而笑起,「做什麼搖頭又歎氣,至於那麼嚴重麼?無非就血氣虧損,需要安心調養,還有別什麼不成?」

    「我不探這個!」卻搖搖頭,表示自己把脈,並不為這個原因

    看一眼,有些猶豫,不過寧致遠終究還出,「臣曾聽聞皇上過,伊婕妤自於一個異世,所以話做事往往有異於常,而體內……也與旁不太一樣」

    很委婉辭,其實就身體內有兩個靈魂事

    伊藍沒有想到,把脈為這個,怔忡一下卻也點點頭,「確實如此!」

    「只,這等異術,致遠確實學識淺薄,竟不能參透分毫,連脈象上,都看不出有什麼異狀,只能探出伊婕妤你脈象較為虛弱浮躁,真慚愧!」寧致遠很懊惱樣

    「你也不必自責!」伊藍臉色黯黯,不過還勸解道,「整件事本就和你沒有什麼關係,而且……這種事本就很光怪陸離,你們能夠理解和相信,已經我感激不盡,又怎能希冀還有什麼奇跡或者別發生其實也沒所謂,只不過……我想起碼等孩生出,畢竟,懷胎十月,前幾個月辛苦都熬過,不想在最後關頭捨而」

    一手撫上腹,臉上閃耀屬於母性光輝,寧致遠一時看得竟有些呆住

    就在這時,馬車突然劇烈晃動一下,伊藍一個沒防備,整個便往前撲,幸而寧致遠及時拉一把,才免於摔出

    驚魂未定間,就聽到外面已經亂做一團,有馬兒嘶鳴聲音,還有刀劍相交聲音,更有在不停驚呼,「護駕!護駕!」

    一時間,嘶喊聲,打鬥聲,亂作一團,聽得伊藍心驚肉跳

    心挑開窗簾一條縫,剛想要伸頭往外看,突然一把長劍就插進,嚇得連忙往回一縮,險險剛避開那一劍

    「心!」寧致遠大叫一聲,一把將攬入懷中,然後一腳飛踹而,只聽得外面一聲悶哼響,接著那把劍便堂啷落

    伊藍有些驚詫回頭看向寧致遠,竟不知,也會武

    看著瘦瘦弱弱一文,居然會有如此武功底,還真真不露相

    寧致遠此刻可顧不上跟解釋什麼,只壓低聲音道,「坐穩,千萬別出!」

    乖巧點點頭,伊藍張大雙眼,只覺得心跳厲害,外面慘叫聲不絕於耳,卻不能出看一下什麼情況,而如今,寧致遠也不能出

    因為一旦現身,那麼皇輦內坐並不皇上這件事也就暴露,這會極大打擊護駕侍衛軍心,更加容易潰不成軍

    所以此刻,兩都端坐於皇輦之內,誰也沒有話

    任外面亂箭紛飛,馬車裡,卻彷彿與外面兩個世界,靜得只能聽到彼此呼吸

    寧致遠就這樣一手搭在肩膀上,緊緊攬著,也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警惕看著外面,片刻,心翼翼掀起一條縫隙,往外打量過

    幾乎要停止呼吸,伊藍緊張看著動作,生怕那一條縫剛掀開,就會再有劍穿入進

    到底什麼?們奔著秦旭飛而,還壓根就知道,這皇輦之內,坐根本就不皇上?腦中飛快運轉著,可,卻又覺得似乎只一片空白……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