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探視賀蘭芷

    臏鷁M伊然說不在意,但是將小綠的身份揭破以後,終究不若以前那般親密了。路鶯菲整日鬱鬱寡歡的模樣,伊然偶爾看她幾眼,卻也歎息一聲很是無奈。各人有各人的命,她若是想不通,誰說也沒用。

    瞼u不過今日要向賀蘭芷朝賀,對於這種事,伊然其實是及其反感的,但是卻不能不去。原本宮內便以看好戲的心態嘲弄她的失寵,她若不去,更是落人話柄了。想著同在一個院落,路鶯菲最近也沒有再挑釁過她什麼,便去看看她是否要一起去賢雲殿。

    穡咧鴘糷f,便聽到路鶯菲在摔碟子,「不去,不去,就是不去!去了做什麼,給人送笑話嗎?是不是連你也想笑話我?」

    癒u主子,不是的主子……」侍婢驚惶的聲音,還夾雜著啜泣。

    瞼黖M歎了口氣,推門而入。一推開門,便看到一地的狼藉還有路鶯菲怒氣沖沖的臉龐,見她進來,路鶯菲更是有些惱火了,大叫著,「誰讓你們進來的,出去!連你也來看我的笑話,你不過是個失寵的,有什麼立場來笑我?」

    癒u不錯,我不過是個失寵的,那你,怕什麼呢?」伊然淡淡的說,彎腰拾起掉在地上的一根髮簪。

    癒u你……」看她如此淡然,路鶯菲竟不知說什麼好,又氣又惱,轉身重重的坐了下來,別過頭去不理人。

    瞼黖M擺了擺手,示意小綠和那個婢女出去,然後才坐了下來道,「路姐姐,今日之事不過是一時的氣話,你我心中都明白,真的可以不去嗎?切莫說太后怪責,便是抱恙不去,不是無端的更惹人蜚語。賀賢妃好歹也算和我們姐妹一場,許久日子不見,如今升了賢妃,也是西鳶宮的榮耀不是?」

    癒u只有你才會當成榮耀,哼!」路鶯菲不屑的哼了一聲,只是已經沒有方才火氣那麼重了。

    瞼黖M知道她心中氣什麼,惱什麼,便道,「深宮女人最多,多少人翹首企盼皇上聖眷,又有幾人能長盛不衰。便如你所說,我也不過是個失寵的。姐姐尚年輕,怎就知日後不會得蒙聖寵,不會誕下皇子?」

    糧o一番話,倒是說到她的心坎兒裡了。路鶯菲轉過頭來看她,面色已經恢復了往常那般的自信和神采,揚起眉對她道,「你為何要與我說這些?」

    癒u我們雖談不上是姐妹,畢竟也是一個院裡的,多少有些緣分的吧。」伊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些,或許是看著這樣一個芳華正茂的女子,終日在她的眼前為此鬱鬱寡歡,心中多少會不忍吧。

    癒u來人,我要梳洗。」路鶯菲揚聲道,守在外的人便進來收拾屋子,另有人給她梳妝打扮。

    瞼黖M便坐在一旁等著她,看著那些人忙忙碌碌的給她裝扮,頃刻間,方纔的怨婦便變成了一個顧盼生輝的佳人。不由得在心中感慨,無論在古在今,化妝都是一門神奇的藝術啊!

    癒u總是要備禮的,備點什麼好呢?」路鶯菲皺了皺眉,問伊然道,「你準備了什麼?」

    瞼黖M招了招手,讓小綠拿過來一個錦盒,打開來,裡面是一對通體碧綠的玉鐲,成色上好,透著溫潤的光澤。路鶯菲卻搖搖頭道,「不好,太俗!」

    穡銋磪黖M也覺得有些俗,但是可能受了上次的影響,既小心接受別人送來的東西,也盡量不送人可以食用或者消耗的東西。萬一一個不小心,就成了惹火燒身的禍端了。

    舊鄐F轉眼珠想了想,路鶯菲頗有些得意的對婢女說,「去,把我入宮時帶的上好靈芝拿來。」

    穡S一會兒,東西便拿來了。果然是上好的靈芝,而且比她以前見過的都要大,估計是從邊疆那邊帶過來的。當然,伊然知道她這絕不是存心要對賀蘭芷那麼好,而是有點炫耀的意味在裡面。

    簞O得賀蘭芷曾經送過靈芝給伊然,當時路鶯菲還嘲笑那是拿不出手的二等貨,現在送這個,擺明表示自己手上的才是一等一的好東西。

    瞼黖M在心底裡歎息,終究是個不知掩蓋鋒芒的孩子。頓了頓,還是沒開口,如果她出言攔阻,怕是路鶯菲反倒會多心。算了,隨她吧。

    竄搹洵B打扮完畢,到了賢雲殿,已經有很多人前來道賀了。

    繞P蘭芷原本的人緣關係就不錯,此刻懷了龍種又成了後宮最高的人選,自然會有數不清的人來巴結一下了。

    竅搧菬熔悸p,伊然倒是覺得無所謂,路鶯菲卻冷哼了一聲,表示不屑。

    藍巨鴟c人的傳報,賀蘭芷撥開圍賀的人群笑道,「伊妹妹與路妹妹何在,怎麼不見人呢?」

    癒u賢妃娘娘門庭若市,我們人低言微,娘娘自然沒瞧見。」路鶯菲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回答道。

    糧o孩子,還是這般牙尖嘴利。伊然悄悄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和伊琳是有些像的,一樣的尖酸刻薄,一樣的驕傲自信。只不過,在這深宮之中,這樣的秉性,終究不是什麼好事。

    糧Q伊然這樣一扯,路鶯菲也便不再開口,只是微微笑著,好在沒有多說了。

    癒u娘娘升為賢妃,又懷有龍子,真是雙喜臨門。妹妹來晚了,還請姐姐恕罪。」伊然客氣的說道,盡量表現出恭敬謙卑。

    繞P蘭芷笑著從上座走了下來,拉住伊然的兩隻手道,「妹妹客氣了,無論如何,咱們是姐妹這事是不會變的。來,快跟姐姐聊會兒,這些日子悶死了。」

    繞隊滮]拉上路鶯菲,一同坐了下來,伊然這才得空細細打量她。除了略有些發福,和之前並無太大改變。大概是因為還沒顯懷,所以無法和她懷有龍種聯繫起來吧。

    癒u姐姐,算不上什麼好東西,不過是妹妹的一份心意。」給小綠一個示意的眼神,她立刻將盒子呈了上來。

    繞P蘭芷笑道,「來陪我聊聊天便好,帶什麼東西啊!」,說著,打了開來。

    癒u好漂亮的鐲子,真是太破費了!」她驚喜的叫道,其他人也跟著附和道,不愧是丞相府的,拿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穡ㄕ僚“峞A路鶯菲勾起唇角,也笑道,「姐姐,妹妹今日也帶了好東西送您呢!」,說著,轉身道,「呈上來!」



賀賢妃小產

    瞼普}盒子,裡面靜靜的躺著兩隻大大的靈芝,圍觀的人無不驚歎。伊然注意到賀蘭芷的眼角微微動了動,旋即笑道,「喲,這麼貴重的東西,妹妹倒是有心了,只怕承受不起呢。」

    癒u怎麼會呢,對旁人來說或許是好東西,對我這種邊關長大的人來說,倒是司空見慣了,姐姐就別客氣了,要不,倒是瞧不起妹妹我,看不上我拿的東西了。」路鶯菲揚著笑說道。

    瞼黖M只能在心裡歎息,她這樣,終有一天會為她自己招來禍端的。只是她沒有想到,那一天,會來的那麼快。

    礎b眾人艷羨的目光下,賀蘭芷讓人將東西收了起來,然後眼眉一轉,微笑著吩咐道,「回頭吩咐膳房給燉了,昨兒太醫還說我身子虛來著,路妹妹倒是雪中送炭了。」

    簣膜F一眼其他人,路鶯菲頗有些得意的神色。在她們嫉妒的眼神中,她尋到了一種滿足。伊然有時候會想,她當真是可憐的,只是路戰為什麼要將女兒送入宮中。或許,這也是路鶯菲自己的想法吧。

    礎o想入宮,想得寵,一心以為憑著自己出眾的美貌和顯赫的身家,一定能寵冠後宮,卻從未曾想到,這深宮之中,永遠不是靠美貌可以存活下去的。有時候,甚至會為自己帶來禍端。

    糧o樣想著,她似乎已經能預見路鶯菲堪憂的未來,然而她卻幫不上一點兒忙,只怕,那把火早晚也會燒到自己的身上。即便她已經努力的低調,避開鋒芒,卻不知別人是否肯放過這樣的她。

    礎^過神的時候,卻見賀蘭芷已經有些疲倦之態了。在這坐了一會兒,已經覺得胸悶壓抑,於是便順水推舟道,「娘娘如今的身子不比以往,切莫太累了,反而動了胎氣,那我等的罪過就大了。今天也久了,我們就先行告退了,娘娘好生休息,改日我們再來探您。」

    繞P蘭芷撫著額頭笑道,「瞧我這妹妹多體貼。那好吧,我確實也有些乏了,就不留你們了。有空的時候,就多來賢雲殿走動走動,我平素一個人,也怪悶得慌。」

    礎o既如此說了,其他人也不好再留下來,反正該拍的也拍完了,該露面的也都露了,也沒必要再多呆下去了。

    簞h出門去的時候,路鶯菲似乎還有些不情願,伊然只得扯住她的衣袖,輕輕皺了下眉頭。她抿了抿唇,這才昂著頭走出賢雲殿的大門。

    癒u你又何必三番兩次的扯住我!」走在回西鳶宮的路上,路鶯菲有些憤憤的說道,她依然是有些不平的。

    瞼黖M搖了搖頭道,「你又何嘗不知。」

    礎o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終究又嚥了下去,靜默的走了一陣,終究忍不住恨恨道,「我就不服!」

    癒u這宮中,又有誰真的服誰?」伊然依舊是淡淡的說,面色平靜。

    繡蠐a菲轉頭看她,目光中有著疑惑,「我就不信,你當真能那般不在意?好吧,明明是你先得寵的,現在卻莫名其妙的眼看著她一步步升了上去,你當真心中不存一絲怨恨?」

    癒u怨恨什麼,又怨恨誰?」她微笑著也轉頭看她,「入宮之日便當知,聖上寵誰,不寵誰,喜歡誰,不喜歡誰,那都是他自己的事,絕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可以左右得了的。你原也怨我、恨我,如今又怨她、恨她,日後你又怨誰?恨誰?你當真打算把一生都用來怨和恨麼?」

    藍扔萓o說的話,路鶯菲似有所思,一路無言,再抬頭,已經到了西鳶宮。

    癒u要不,來我房中坐坐?」第一次,她主動開口邀請。

    瞼黖M卻笑了起來,「不了,很乏了。」

    癒u你還是會怪我的,是不是?」路鶯菲的臉色立刻又沉了下來。

    癒u不,我已經說過了,有什麼可怪的?只是,真的乏了。你也好生休息吧,今天這一天,你不覺得累了嗎?」伊然伸了個懶腰,看起來確實很累。

    繡蠐a菲皺了皺眉道,「天色還早,你回房又能做什麼?終究在一個院子裡,聊會兒解解悶也好。」

    癒u也好。不過……要等我睡醒了再說。」她露齒一笑,大聲喚道,「小綠,晚膳等我睡醒了再準備吧,沒準兒我就直接睡到明天早晨了,我不喚你,別來擾我。」

    瞻p綠忙應是,替她準備熱水去了。

    繡蠐a菲張口結舌的看著她就這樣走進自己的房間,然後轉頭一笑,「明兒見!」

    礎o,她還真是能睡!

    癒X—————————————我是睡了一覺的分割線—————————————

    糧\是今天確實累了,伊然一覺睡下去,竟然有些昏天黑地的感覺。待到迷迷糊糊醒了過來,只聽到外面一陣喧嘩的聲音,天色已然黑了下來,可是由於點了許多的宮燈,一時間竟有些燈火通明。

    癒u小綠,小綠……」她大聲的喚道,覺得頭有些痛,不知道是不是睡多了。

    癒u主子,奴婢在呢!」小綠慌忙推了門進來,一邊將屋內的燭火點上,走過來道,「正要叫您呢,可巧就醒了。」

    瞼黖M眨了眨眼,適應屋內突然明亮起來的光線,一手遮眼道,「什麼事?外面怎麼這麼吵?」

    瞻p綠輕聲道,「賀賢妃……小產了。」

    瞼黖M的眼睛驀然睜大,不可置信的盯著她,「什麼時候的事?」

    癒u一刻鐘以前。」小綠輕聲答道,「太醫院的陳太醫已經確診了。」

    癒u現在是什麼時辰?」她緊著問道。

    癒u子時三刻!」

    瞻l時三刻……她愣愣的想著,小綠見她出神,有些害怕的喚了兩聲,「主子,主子?」

    癒u伺候我起來洗漱。」伊然吩咐道,一邊掀起了被子起身。

    瞻@陣夜寒襲來,她忍不住渾身打了個顫,只覺得連牙齒都在打戰,好冷!



忙碌的一夜

    穢雂W件袍子走到西鳶宮門口,看到外面的甬-道上忙忙碌碌來往著許多人,每個人都神色匆匆,看上去嚴肅而緊張。

    繡蠐a菲似乎也是聞聲而起,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往伊然的方向走來,打著呵欠說道,「這又是怎麼了?大半夜的熙熙攘攘,還讓不讓人睡了。白天剛折騰完,晚上又不消停!」

    癒u路美人,禍從口出!」伊然連忙攔住她,接著又往外看去。

    職蒤荇c殿明晃晃的被照得有如白晝一般,伊然看著那些人來來回回,一時也不知道情況如何,見到從面前過去一個有些臉熟的婢女,認得是經常伺候在龍澤宮的其中一位,於是伸手攔下她道,「這位妹妹……」

    穡滷A女本在趕路,冷不防這樣一攔,險些跌了一跤。剛要發火,看到是伊然,連忙匆匆行了禮道,「伊婕妤。」

    癒u免禮,是從賢雲殿那邊過來嗎?」伊然輕聲問道。

    礎o點了點頭,「剛從賢雲殿出來,正要去御書房。」

    癒u皇上還在御書房?」伊然皺了皺眉,「沒去賢雲殿嗎?」

    癒u已經宣了陳太醫給賢妃娘娘診治,奴婢等將情況隨時傳給皇上,聖上還在處理國家大事,稍後就到。」她復又施了一禮,「皇上還在等消息,奴婢先告退了。」

    穢騅}手,由得她離去了。

    繡蠐a菲冷哼一聲,「沒福分的人,果然天都不保。好端端的,居然就小產了。哈哈……」

    穢祕茖S什麼人聽到她的話,伊然卻緊緊的皺起了眉頭,看了眼外面,只覺得夜風侵體,甚是寒冷,轉身對小綠道,「回房。」

    繞i了屋子,還是止不住的覺得發寒,便關了門窗,讓小綠泡上一壺熱茶取暖,手上逐漸暖了起來,心裡卻越發的冷了。

    糧o件事絕對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巧合,實在是太巧合了!

    瞻竣悒掑悀@干人等剛去恭賀過賀蘭芷,夜裡她便小產了。很難說,到底是有人刻意加害,還是純粹的巧合。

    瞼u不過,這背後如果深深思量,實在是讓她不寒而慄。

    簫Y是說有人存心陷害,那麼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對皇子下手,更何況,那是賀賢妃,當今太后的親侄女,此事如果徹查起來,恐怕會一時間人心惶惶,牽扯到不少人。

    瞼i是……誰會愚蠢到用這樣的法子呢?即便如此,最後的利益歸出又會是誰呢?這樣做,無非為了爭寵奪位,可是最後的利益最大得家是誰,她竟一點也看不出來。

    穡獄礡A如果不是一個陰謀,那未免太巧合了一點。為什麼是今天?偏偏是今天?越想其中的可能性,伊然越發覺得那裡面的真相或許是很駭人的,不由自主的,渾身都在發抖。

    瞻p綠見她一言不發,只是捧著熱茶發呆,身子還微微輕顫著,一時有些發慌,小心翼翼的喚道,「主子,主子,你沒事吧?」

    簪穔M的抬眼看向小綠,眼神有些飄渺不定,小綠更加心慌了,驚道,「主子,要不去叫太醫來給您看看?怎麼會抖得這麼厲害呢!」,然後說著便去摸她的手,茶碗已經涼了,她的手也是冰冰涼的,指尖發寒。

    癒u主子!」她慌了,便要出門去尋太醫。

    瞼黖M彷彿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喚道,「小綠,別去!」

    癒u可是主子……」小綠仍在猶疑,看見伊然不再像剛才那樣神思未定,心裡總算放心了一些。

    癒u這當口兒,正亂的時候,別再添亂子了,我沒事的。」伊然勉力衝她笑了笑,知道她是真心關心自己。

    繚Q了想,小綠轉身去拿了些厚袍子來給她披上,緊緊的拉攏,感到她不再顫抖了,這才放下心來,軟聲道,「主子,你方才在想什麼?那麼入神?」

    癒u沒什麼。」她輕輕搖了搖頭,這些話,怕是不宜對任何人說的。

    癒u主子還在防著小綠?」

    瞼黖M歎了口氣,「不是我防你,而是你在這深宮中也當知道,有些事,心裡怎麼想,卻不能說出口,所謂禍從口出。今夜怕是不用睡了,你不時去院子外看看,情況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能幫的上忙的。」

    癒u好。」不再多問,她起身剛要走,伊然又喊住了她,「你……再打探一下皇上去了賢雲殿沒有,還有……怕是太后已經在那裡了。」

    癒u小綠明白。」她點頭心領神會,深吸了口氣,拉開門走了出去。

    穠糷@打開,立刻一股冷風竄了進來,伊然打了個冷戰,只覺得心頭慌得很。

    簣q來沒有,入宮至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便是那日被太后杖責,她也是隨遇而安,可是今天,只是賀蘭芷小產,她卻有一種深深的恐慌之感,甚至比那日知道有人給她下藥更甚。

    穢鼤敢璁V窗外,雖然沒有開窗,遮擋住外面的黑暗,可她還是什麼都看不見。黑漆漆的一片,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礎o已經感到,一張撲天的大網撒了開來,而這網,試圖網住很多人,其中,恐怕也包括她。可是,她現在卻弄不清那些人究竟是誰,到底又藏著什麼樣的陰謀。

    織N這樣呆呆的坐著,不知道坐了多久,門再次被推開來,卻是小綠略帶驚慌的臉,「主子,不好了,有一大群人往咱們宮走來了!」

    瞼黖M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一手撐著桌子問道,「可曾看清是誰?」

    癒u不認識,似乎是太后宮裡的。」小綠有些緊張的說著,「看樣子,來者不善,人很多!」

    癒u該來的,終究來了。」伊然長長歎了口氣,知道這宮中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了。



宮中大徹查

    繕臍R。

    職蒤茪j殿裡肅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見,然而,這滿殿之上卻站滿了人。在這裡,連呼吸似乎都成了奢侈,每一個人動盡量屏住呼吸,好像哪怕多喘一口氣,都會惹來大禍一般。

    穡鴗F賢雲殿,伊然才發現不止西鳶宮的人,原本空曠的院落裡站滿了人。傳話的太監只說是太后懿旨,具體什麼事,他也說不清楚,又或者,不能說。伊然和路鶯菲便也隨著站到這些人身後,她留心看了一眼,發現竟然都是白天一起來探視過賀蘭芷的,頓時有些不安的感覺。

    糧o一夜,估計各宮都沒怎麼睡得著,天色濛濛亮的時候又被召喚到這裡。可是卻又不見太后的人,誰也不敢說,也不敢問,只得默默立於門外等候吩咐。每個人都是神色疲倦,而天卻逐漸已經大亮了。

    瞻ㄙ器L了多久,雙腳都已經麻木了,正對著的那間屋子門簾一動,出來了一個人,居然是淑妃。

    簡Q妃穿著一件紫色的袍子,站出來掃視了一圈,然後才道,「伊婕妤,太后請你進屋一敘。」

    癒u是。」伊然施了施禮,邁出有些發麻的腳步,一步一步往屋裡走去。

    竅D簾子的時候聽到淑妃在身後對餘下眾人說,「你們都候著,太后有話要問。」,便什麼也聽不見了。

    繞i得屋中便覺得暖和了一些,太后正坐在軟榻上把玩著什麼,伊然掃了一眼,頓時心中咯登一下——正是她昨日送給賀蘭芷的手鐲。

    癒u臣妾伊然叩見太后,太后千歲!」她俯身行禮,恭敬的說道。

    瞻茼Z卻也不看她,只是逕自把玩著手中的鐲子,漫不經心的問,「這是你昨兒送給賢妃的?」

    穢黻_頭認真的打量了一下,伊然這才肯定道,「回太后,是的。」

    癒u嗯。色澤不錯,是塊好玉。」將鐲子舉起,對著光線細細的看著,依舊很不經意的聊著。

    瞼黖M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也不敢貿然答話,只得輕聲道,「太后過譽。」

    癒u只不過,好玉是好玉,就是不知道是否安了好心!」她突然轉了口風,一雙眸子掃過來,竟是凌厲無比。

    臏鷁M心中有了防備,還是忍不住吃了一驚,忙拜下去道,「太后明察,絕無半點害人之心!」

    癒u當真?」挑起眉梢,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似在審量她的話中有幾分真假。

    癒u不敢有瞞太后!」嚴肅認真的回答,並不避諱太后的目光,任她查驗。

    簣N手鐲放在了桌子上,收回手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並不說話,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原本覺得屋內還算暖和,現在連整個後背都有些汗濕了。

    繡ㄓl裡一瞬間千回百轉似是想了許多,又似乎是一片空白的。她明白那是一場陰謀,然而卻不知道這場陰謀到底針對的是誰,又或者,要一網打盡誰嗎?

    藏灟@的寂靜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突然從門外傳來了尖細的聲音,「皇上駕到——」

    禮洬誘艉中@直緊繃的那根弦「彭」的斷了,她幾乎要無力的趴在地上。他來了,他在這個時候居然來了,來救她?還是來審她?

    穡茪ㄓ峆銇q,門簾一動,他已經走進屋裡。帶進來一陣外面的風,灌進鼻中腦子也清醒了一些。

    礎o俯在地上不敢抬頭,只能看到那雙明黃色的靴子走到了自己面前頓了頓,又走向太后道,「給母后請安!」

    癒u皇上怎麼會來的,國家大事都處理完了嗎?」太后的語意不善,顯然對他的到來並不贊同。

    癒u剛下了早朝,來看看賢妃的情況如何。聽聞母后在訓話,便順便過來看看。」他不緊不慢的答道,在太后的另一側坐了下來,「不知太后問得怎麼樣,可曾有什麼頭緒?」

    瞻茼Z輕哼了一聲,「你不都看看到了嗎?現在的孩子不知都怎麼了,一個個兒的都不聽話,這宮裡,也越發沒個規矩了。皇上平素要寵誰,哀家原也是管不著的,但是若有人恃寵而驕,這後宮,哀家可就沒法管了!」

    繡颩結H淡的,卻透著一股威脅的味道。伊然心想,沒法管你就不管,誰也沒求著你,其實秦旭飛壓根不想讓你管呢。但是她只能默默的俯身,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當作沒聽見一般,靜靜的等候別人的判決。

    穡鴗F此刻,她總算有些明白,無論她做過什麼,或者沒做過什麼,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們要借這個機會剷除掉一切有威脅的人,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便是如此。

    癒u太后多慮了。」秦旭飛淡淡的說,「有太后在,這後宮之中誰敢造次。朕知道太后辛苦了,不過如今賢妃身體有恙,朕又國事繁忙,還請太后多為照顧。」

    繒y了頓,似乎在看那個鐲子,「這是伊婕妤送給賢妃的?」

    癒u是啊。」太后哼了一聲,顯然很是不悅,「昨兒外面這些人都來朝賀賢妃,哀家原也沒覺得什麼不妥,沒曾想出了這種事,真是宮裡的恥辱!」

    癒u太后也不必多慮,想來也不過有那麼一兩個品行敗壞的,找出來便是,也不必連罪其他原本一片善意的人。」說著,轉頭對伊然道,「伊婕妤,你且起來吧。」

    罈D言,伊然站起身,只覺得雙腿有些僵硬,依舊垂著頭等候吩咐。

    癒u昨天來過賢雲殿的人都在這裡了?」這話問的是旁邊一個太監。

    癒u回皇上話,都在了。」那太監的聲音分明是昨夜傳話的那個。

    簪釵鬼蜃I點頭,「那便是了。昨兒誰送了什麼,說了什麼都是不藏私的,大家也都是看到的。這也不急於一時,將昨天送來的東西,包括賢妃原有的東西,吃的、用的全都徹查一番,有任何蛛絲馬跡再來回報。若是有任何發現,即刻來報!現在,也別讓大家都守在外面了,天寒地凍,若是弄得人心惶惶,對太后日後的管制也是不好的。太后您說,是不是?」

    竅茪W都這樣放話了,太后也不好多說,只得道,「就依皇上的意思吧!」



人心之惶惶

    罈′O放了回去,卻每個宮都派了專人把守,明顯是怕她們有人與宮外互通有無,或者傳什麼消息出去。

    礎n在除此之外也便倒沒有太過分的舉動,與往常一般吃睡,不過算是被軟禁起來了而已。

    竅蛫翵銗L人的焦躁,伊然倒是平靜了下來。現在不管做什麼都於事無補,輕舉妄動反而只會給自己帶來麻煩,與其這樣,倒不如如往常一樣該吃的吃,該睡的睡,不管什麼結局,等他來便好。也許,以不變應萬變就是這樣吧。

    職蒝膉@天,就在她的吃睡中度了過去,到了傍晚,沒有人來找她,路鶯菲卻已經沉不住氣了。

    癒u這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她一進門就氣哼哼的說,然後看到伊然剛起床,彷彿找到了出氣筒一般,更加喋喋不休了,「我說伊婕妤,這個時候也只有你居然還能睡得著?咱們現在被囚禁了,囚禁了!」

    礎o忿忿不平的說著,「我長這麼大,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委屈!我做什麼了?我們做什麼了?要受到這樣的待遇!她賀蘭芷小產是她的命,是她自己不小心,為什麼偏偏要連累我們這麼多人!」

    癒u姐姐……隔牆有耳!」伊然忙用一指比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提醒她道。

    癒u我才不怕!」她哼了一聲,不過聲音倒是明顯壓低了許多。

    穢雂W件厚的披風,伊然走到桌前挨著她坐了下來,小綠適時端來一大碗熱湯,給兩個人一人盛了一碗。

    癒u姐姐,咱們現在與往常也沒什麼區別。平日裡,咱們也是不怎麼出門的,如今,只不過是多了幾個把守的侍衛而已,權當聖上關愛,保護我們的安全罷了,何必多想。」她一邊寬慰著路鶯菲,吹著湯上的熱氣,狀似漫不經心的說著。

    繡蠐a菲顯然並不認可她的話,「妹妹這話不對,雖說以前也不出門,可是跟現在分明是兩個性質。現在只是軟禁,日後難保不會打入冷宮。不,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我們寫信給父親吧,讓他們為我們做主!我就不相信,這後宮成了賀家一家的天下了。」

    癒u萬萬不可!」伊然看了她一眼,「且莫說現在這樣輕舉妄動只會落人把柄,姐姐又如何將信送出宮外呢?」

    癒u終歸會有辦法的!」很明顯,路鶯菲並沒有將她的話聽進去,自己思索著什麼。

    穢韙U手中的湯,站起身對伊然道,「我還是先回去了,你要坐以待斃,就繼續這樣下去吧。真不知道丞相怎麼教導你的,這個時候,居然如此畏縮起來!」

    罈△菕A轉身便走了出去,如來時一樣匆匆。

    瞻p綠看著她的背影有些不悅的說,「主子一片好心,偏有人當成驢肝肺!自己要尋死就罷了,還要拉著旁人。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癒u小綠,別胡說!」伊然低聲斥責道,心裡也隱隱有些不安,總覺得更大的風暴在後面,而她似乎也越來越難以回到那種平靜的生活。

    糧雱僑鬗w近晌午了,肚子也不是太餓,索性連飯也沒有吃。出了房間往院子門口看了一眼,已經換了一撥侍衛,卻是一樣的面無表情,筆直的守在門口,連眼都不眨。

    瞼普q了一下,伊然幽幽的歎了口氣,看來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撤去的,也不知道賢雲殿查的結果如何。只怕這個結果,是旁人說什麼便是什麼,輪不到她們來質疑了。

    瞼L們,到底……要做些什麼呢?

    礎A看了眼路鶯菲的方向,房門緊閉著,看不到裡面的動靜,便連貼身婢女也是守在門外的,看到伊然朝她們這邊看過來,頷首行禮。只希望她不要做出什麼傻事,伊然歎了口氣,不知道在宮外的伊蘭城是不是已經收到了消息。

    職拑菪L在宮內的手眼神通,應當已經知道了吧。只是不知他又會不會採取什麼措施,宮中現在已經很亂了,更何況,終究明面上還是太后在掌管,他一個外戚,怕是不方便參與的吧。

    瞻ㄨL,他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安插進去的女兒,就這樣被別人拔釘子一樣拔去的。伊然現在只能坐等,等待一個時機。

    礎b此之前……她還是去睡吧!養足了精神,才好應付接下來的事。而在這個時候,秦旭飛出於避諱也不可能來見她的,唉,當初只想著入了宮以後失寵可以輕鬆做米蟲,哪裡想得到,這其中的複雜不及她想像的萬分之一。

    簫鴩荂A做一個米蟲也是那麼不容易的。想要踏實的睡覺,就要先將會讓你永遠睡過去的隱患都除了,才能睡得踏實。

    翻鬖b床上一直胡思亂想著,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便聽到院子裡有一些喧嘩的聲音,正納悶誰這麼大膽敢在這個時候闖入西鳶宮的時候,就聽到有人拍門的聲音——不是小綠。

    礎o只得再次爬起來隨意套上一件外衫,這才打開了門。面前站著一個侍衛,看上去有點眼熟,愣了一下發現正是原先守在院子門口的其中一個。

    瞼L見伊然顯然是剛起床的模樣,一時也有些尷尬,訕訕的說,「伊婕妤,太后有旨,請您去慈寧宮。」

    癒u是只有我,還是所有人?」伊然頓了頓問道,盡量平靜的看著他。

    癒u所有的主子都去。」他垂下眼恭敬的回答道。

    瞼黖M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點頭道,「我的婢女呢,讓她進來伺候我梳洗,你等一下!」

    癒u主子。」小綠從侍衛身後走了出來,進屋將門給關上,伊然衝門外使了個眼色,然後壓低聲音湊到她耳邊道,「若是有機會傳話給我父親,讓他萬勿輕舉妄動!」

    瞻p綠點了點頭,替她穿戴好衣物,然後輕聲道,「主子,自個兒小心!」

    瞼黖M笑了笑,抬起頭走出屋子對侍衛道,「走吧!」



審查的結果

    繙滶_來,伊然是第三次來到慈寧宮了。

    臏棪O得第一次,太后假模假樣的跟她說了一番大道理;第二次,什麼不提先上來一頓板子;這是第三次,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能否躲過這一劫。

    瞼黖M逐漸開始有些明白伊蘭城的想法了,在這樣的環境下,即便你不害人,也要時刻提防著別人來害你。若不是她有個丞相父親在背後撐腰,只怕早已埋在宮裡不知哪個角落了,正因為她是丞相的女兒,是伊家的女兒,所以才會沒有這麼乾脆的對她下手。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一頓板子倒是客氣了,若沒有這後台,只怕連小命都丟了。

    糧o是伊然第一次在慈寧宮見到這麼多的人,雖然整個大堂鴉雀無聲,卻能在每個人的臉上找到相同的擔憂。

    穢M做沒做過什麼虧心事無關,後宮和朝堂一樣,對於這樣的加害皇子之事,向來是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更何況,這次受傷的是太后的親侄女,只怕事態就沒有那麼簡單了。人人岌岌可危,都在等待著那個宣判,卻又害怕那個宣判。

    癒u太后駕到!」隨著一聲尖細的太監嗓音,太后緩步從偏廳走了出來,威嚴的走到當中正座落座。

    瞼黖M與其他人一同俯身道,「臣妾等給太后請安,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瞻茼Z點了點頭,淡淡的說了一聲,「平身!」

    簡酗H起身,皆恭順的低著頭,一時靜默無言。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眼睛只望著面前腳尖的地,生怕一個不甚就被拉出來做了炮灰。

    癒u賢妃娘娘,淑妃娘娘駕到——」突然,那個尖細的嗓音又響了起來,冷不防嚇了伊然一跳。定了定神,心中卻有些疑惑,淑妃來了,賀蘭芷也來了,難道說,是來一起宣佈結果的嗎?

    癒u臣妾拜見太后!」她依舊是軟軟的聲音,透著些無力。

    瞻茼Z連忙道,「你就是不聽話,身子剛好一些,還虛得很,怎麼就能下床了呢!回頭落了病根!」

    癒u臣妾已經勸過了,可是妹妹堅持要來。」淑妃柔聲道。

    繞P蘭芷不疾不徐的說道,「聽聞太后已經查出了結果,臣妾自當來聽上一聽,為自己的皇兒討回個公道!」

    罈”麭怮嶀@句的時候,話音重重的落下,每一個字都彷彿敲擊在人的心裡,讓人心中不由一凜。

    癒u好吧,給賢妃放一個軟墊。」太后轉頭吩咐道,然後看著賀蘭芷在她身畔坐了下來,淑妃則在下座坐了下來,她這才轉眸看向座下的眾人。

    瞼堨掃視處,無不低頭垂目,看不清面上的表情。

    瞻茼Z冷冷一哼,開口道,「這會子都裝起老實來了!可當時,怎麼竟能做下這樣的事?」

    臏n音一沉,所有的人都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齊聲道,「請太后息怒,臣妾等有罪!」

    癒u現在知道有罪了?當初做的時候就沒想到過嗎?」緩了緩,又接著說道,「當然,你們大部分的人,是委屈了兩日,不過,這也是那個心腸歹毒的人所連累的,若有什麼氣,什麼恨,也不要怨哀家,哀家原也不想讓你們如此驚惶。」

    癒u太后言重!」眾人齊聲答道,伊然在心裡揣測著她說這一番話的用意。不急著將那人是誰推出來,反而先說上一番冠冕堂皇的話,將眾人被軟禁兩日的怨氣輕描淡寫的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身上,當真是夠絕!

    癒u言不言重,你們心裡有數!雖說哀家管著後宮,終究算是你們的長輩,並不想見你們互相之間如此算計,更何況,還是下這樣的毒手!縱使哀家想給她一個機會,卻也不能容下這等卑鄙的伎倆!」整個大殿只能聽到她的聲音來回震盪,賀蘭芷一直默然不語的坐在太后身旁,偶爾輕輕咳嗽兩聲,似乎身體真的不太好。

    瞼黖M與其他人一樣不敢抬眼,跪在地上的雙腿有些酸麻,心裡卻突然覺得她不妨把查處的結果直接說出來算了,與其每個人都惶惶不可終日,不如索性說個明白痛快!如果當真要將這盆髒水倒在自己的頭上,也好早做打算。她倒要看看,如果是算計,到底是誰在算計,如果是栽贓,倒是怎麼個栽贓法!

    糧o樣思量著,太后的廢話也剛好說完,端起茶杯幽幽的說了一句,「好了,多餘的話,哀家也不想多說了!如今,結果已經出來了,不過,念在你們侍奉皇帝一場,哀家想給她個機會。自己站出來,哀家可以給個寬大處理,若不然……」

    竄嵾悸爾雰S有說下去,她一手揭開杯蓋,輕輕的吹著浮在水面上的茶葉,眼皮垂下,看上去似漫不經心。

    瞻@時間,整個大殿又陷入了難言的沉默之中。沒有人敢說話,更沒有人敢站出來。沒做過的不會站出來尋死,做過的更不會站出來承認。誰也不知道太后是真的有證據有把握,還只是詐一詐,嚇唬眾人。

    竅馫鶾L了有半柱香的功夫,依然沒有人肯站出來。淑妃沒有說話,賀蘭芷也沒有說話,坐著的三個人都如旁觀者一般,冷冷的看著這些跪著的人。那一瞬間,伊然突然感覺到一種差距,她們是一條戰線的,此刻,她終於頓悟。

    繕L論淑妃是真心還是假意,起碼明面上,她們都是一個陣營裡的。

    癒u啪!」杯子落地,頃刻間碎裂成千萬片,茶水四濺。

    癒u都不說是嗎?」太后的聲音猶如三九寒天,冰冷徹骨,「都不肯站出來是嗎?」

    穡拑M是一片沉默,只是每個人的頭都埋得更深了。伊然不自覺的用手攥緊了掌心的裙子,她明白,暴風雨很快就要來了。

    穠G然,太后一個個掃視過去,目光凌厲無比,突然停了下來,冷聲道,「林才人?還不站出來?」

    糧Q點到的林才人渾身抖了一抖,接著整個人如篩糠一般癱倒在地,「太后明鑒,臣妾是冤枉的!」

    癒u你冤枉?天下竟沒清白人了!」太后冷笑著,目光陡然一轉,看向伊然的身側。



暗潮狂洶湧

    癒u太后,臣妾什麼都沒有做啊,臣妾是冤枉的,太后……賢妃娘娘……」見求太后沒用,轉而又去求賀蘭芷。

    瞼黖M垂著頭靜靜聽著,其實冤不冤枉已經無關緊要了,如果要治一個人的罪,必然是已經有了確鑿的證據,這個林才人似乎並沒怎麼聽說過,她又為什麼要加害賀蘭芷呢?難道她蠢到不要命了嗎?

    癒u啪!」一個香包扔在了地上,賀蘭芷撫著額頭略有些疲憊的說,「這個,是前幾日你送給本宮的,沒錯吧?」

    癒u是!」她看著面前那個香包,臉色變幻未定。

    癒u那便是了!」太后一挑眉,「裡面有不明填充物,太醫已經查明是藏紅花。」

    繡颩竣@落,林才人便驚恐的瞪大了雙眼,連聲尖叫不可能。其他的人則倒抽一口冷氣,深宮中,誰都知道藏紅花是落胎的禁藥,林才人送的香包裡卻有這個,意味著什麼,自然不言而喻了。

    癒u好,你不承認是嗎?」太后唇角勾起一絲笑,笑意卻未達眼底,面上透著一股森寒,「把她拖下去,大理寺查辦!」

    癒u不,我不去……」彷彿見鬼一般,林才人尖嘯的叫了起來,拚命的掙扎,試圖逃出侍衛的鉗制,不過誰都知道,那只是徒勞。

    瞻j理寺的酷刑是出了名的,進了那裡,即便不死也會被折磨掉半條命,到了那裡的人,只盼著一死能夠解脫,死,在那裡竟成了一種奢求。

    癒u那你,認不認罪?」示意侍衛停下手來,太后擺弄著指甲看向她。

    癒u臣……臣妾冤枉!」她已經哭得滿臉都是眼淚,可還是不肯認罪,「太后,臣妾冤枉啊!香包乃臣妾親手所縫製,裡面怎麼會有藏紅花,真的沒有啊!」

    礎o這樣說,賀蘭芷冷笑一聲,「這麼說,難不成是本宮冤枉了你?難不成,是本宮自己放的不成?」

    癒u臣……臣妾沒有這麼說,臣妾不敢!」林才人連連搖頭,她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癒u你還有什麼不敢的,賤人!拉下去!」太后大喝一聲,原本鉗制住林才人的侍衛很快動手將她拖出了殿外。

    礎o仍在嚷嚷著,「臣妾冤枉,太后明察!」

    癒u林才人大膽妄為,已經給你們一個警戒了。」看向餘下眾人,太后拖長了聲音,緩慢的說道,「那麼……還有誰,就自己站出來吧!」

    臏晹部H每個人的心中都是如此做想,看著林才人被拉了出去,原以為此事到此結束,可這樣一聽,事情還遠遠沒有完,又或者,只是一個開始。

    癒u怎麼,難不成要哀家一個一個的點名嗎?」一雙眸子迸射出凌厲的光芒,太后原本慵懶的神態一掃而光,所有的人都垂著頭,並不知她在看誰,亦或誰都沒看。每個人都如鋒芒在背,瑟瑟發抖不敢張望。

    穡還是沒有人出聲,太后剛要開口,賀蘭芷輕咳了一聲道,「太后,臣妾有幾句話想說。」

    瞻茼Z點了點頭,她便看了看下面跪著的那些人,依舊是一貫輕輕柔柔的聲音,「我平素待你們,都如自己姐妹一般,從未曾想,會有今日這一天。憑心而論,我是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場面的,但是若不追查下去,上對不起太后的一番苦心,下對不起我那夭折的皇兒。今日,太后也給足了姐妹們面子,讓她主動站出來,並不是想給誰一個難堪,也不過是想給她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可是,她卻如此辜負太后的好意,本宮的苦心,那麼,也就莫怪本宮翻臉無情了!」

    繡颩絡谷a,她頓了頓,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些人,似乎在等待一個答案。然而,難耐的靜默以後,依然沒有人站出來,還是一個個低垂的腦袋。

    穠曭曭獐菑F口氣,賀蘭芷忽而朗聲道,「路美人,本宮與你原是同期的選女,也同住西鳶宮多日,對你一向以姐妹待之。如今,你卻為何要下如此手段?」

    糧o話不止是路鶯菲,伊然也是心內一驚,下意識的忘了規矩,抬起頭看向賀蘭芷。

    瞼u見她一臉悲憤之色,怒目而視路鶯菲的方向,那目光,那神情,分明就是在指責一個儈子手。

    繡蠐a菲大驚之下,抬頭憤然道,「你血口噴人!」

    癒u放肆!」太后低喝一聲,「在哀家面前,誰敢血口噴人!誰又敢胡言!」

    竄r住嘴唇,路鶯菲氣得臉色發白,渾身都在顫抖,胸膛劇烈的起伏,顯然也是受了很大委屈的樣子,只是受了太后的訓斥,一時噤聲沒再開口。

    癒u血口噴人?」賀蘭芷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卻有些淒慘,「我倒希望自己是血口噴人,也不願意相信一個屋簷下多日的好姐妹,會這樣狠心!」

    糧o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淑妃終於開口了,「昨兒,太醫在路美人送給賀蘭芷的靈芝裡查出了落胎藥。」

    癒u不可能!」路鶯菲突然大吼一聲,緊接著似乎反應過來什麼一般,「都是你們設計好的,陰謀,完全是個陰謀!」

    癒u放肆!」太后打斷了她的話,「太放肆了!路美人,你質疑賢妃,難道也質疑哀家嗎?陰謀,你倒說說看,是什麼陰謀?」

    繡蠐a菲冷笑一聲,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冷眼橫看著她們。

    癒u若不是看在你父路將軍戰功赫赫的份上,早已將你關押大牢,豈容得你如此囂張!」太后怒瞪著她,滿臉不悅,「平素就傲慢自大,今日居然還敢出言犯上,你可知,你犯的是死罪!」

    癒u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路鶯菲輕嗤一聲,顯然很是不屑。

    瞼黖M皺了皺眉,現在的局勢有些複雜,路鶯菲也明白有父親做靠山,她們縱使想將她治罪,也要顧忌幾分,而太后也不會容得她這樣藐視自己的權威。

    瞼u是有一點她不明白,如果誠如路鶯菲所說是個陰謀,那麼,為什麼選擇的是她?她甚至沒有真正出現過在皇帝的侍寢名冊上,那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秦旭飛插手

    癒u看來,你是不打算認罪了?」太后只是用眼角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其實在伊然看來,路鶯菲認不認罪已經不重要了,她們已經下了定論,不是嗎?

    穠G然,路鶯菲也深諳這一點,冷笑道「我根本無罪,何來認罪!」

    繞P蘭芷和淑妃只是靜默的看著,不發一言。至此刻,也沒有人來為她說清,她原本人緣就不好,此刻更是沒有什麼指望。她轉眼看了一圈,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很好,所謂大難臨頭,各掃門前雪原來如此!」

    簣紫菪梴Y一轉,看向太后等人,揚眉笑道,「好吧,你們若認定我有罪,就把我交給大理寺好了!待我父親知曉此事,再做定論!」

    穡本y間,甚為傲慢。伊然從這一刻起,突然有些欣賞她了。或許她是傲慢了些,任性了些,卻活得如此灑脫,她為自己而活,一直在追求著她所要的,縱使沒有得到,她又有什麼過錯呢!

    瞻茼Z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見此情形,伊然忍不住想要站出來為路鶯菲說兩句話,卻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不知太后審訊的結果如何?」

    礎o渾身身子一僵,與其他人包括上位的賀蘭芷和淑妃一起叩首道,「恭迎皇上聖駕!」

    簪釵鬼舅j步走到殿正中,然後靜靜的掃視了一圈,才轉身對賀蘭芷道,「賢妃也在,不好好養身子,跑到這裡做什麼?」

    穡本y中,頗有責怪的意味。

    繞P蘭芷忙道,「臣妾聽聞太后在此審查,妾也想知道究竟是誰害死了皇兒!」

    癒u你想知道?你心中,不是已經有了定論了嗎?」他一臉平靜的說道,賀蘭芷臉色頓時有些訕訕,連太后也有些掛不住面子。

    癒u皇上此行,也是來看結果的吧?」太后輕咳兩聲說道,「那麼,不妨坐下來看一看,看看害了皇家血脈的兇手究竟是何面目。」

    癒u哦?」秦旭飛應了一聲,似乎很漠然,不過卻在太后身側的位置坐了下來,漫不經心的抬眼,懶懶道,「那麼,就請太后繼續吧!」

    繡鰽菄漱@眾人心中可謂驚喜交加。有不少人自入宮還沒見過皇上一面,今日有幸終於可以看到自己名義上的夫君,然而,卻是在這樣尷尬的時候,甚至沒有機會好好的妝點自己一番,而且,此事似乎並沒有完,誰也不知,下一個倒霉鬼會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繡蠐a菲站在眾人之中顯得有些突兀,秦旭飛的目光便落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轉過頭對太后道,「這是……」

    藍巨麆搛隉A伊然偷眼看了眼路鶯菲,只見她的面上竟飛上一抹緋紅,心中有些詫異,她是激動,還是羞惱?

    礎o只在那次與自己換寢伺候過秦旭飛一次,而且下半夜,秦旭飛就丟了她跑到自己房裡來了。然而,這樣一個男人,一個與她有過最親密關係的男人,卻在此刻用最陌生的眼光打量著她,轉頭去問別人她是誰,她的心裡,是什麼樣的滋味。

    瞼黖M甚至有些傷感的想,會不會有一天,他也用同樣陌生的眼神看著她,轉頭問別人,「她是誰?」

    繚穔M,現在還沒到那一天,也不是她傷感的時候,太后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冥想,「這是西鳶宮的路美人,路戰將軍的女兒。」頓了頓,接著說道,「也是——這件事的兇手!」

    繡蠐a菲咬了咬唇,眼神甚至有些怨恨的瞪著太后,卻沒有回嘴。

    癒u是這樣?」秦旭飛是用疑問的語氣問出來的,他又看向路鶯菲,再次深深打量了一下,路鶯菲望向他的眸子竟沁出些淚意。

    癒u路美人,既然你是路大將軍的女兒,想來也是明事理懂進退的,為何今日,做下此等大逆不道陰險惡毒之事?」問話的是秦旭飛,不過不知為什麼,伊然卻聽不出責備的味道。

    癒u回稟皇上,臣妾冤枉。斷沒有做那無恥下作之事,定是有奸人陷害,還望皇上明察!」路鶯菲跪了下來,目光堅定毫不躲閃。

    簪釵鬼蜃I了點頭,又對太后道,「太后,可有什麼證據?如今,你們所指的『犯人』不承認呢!」

    癒u當然有!」太后給了賀蘭芷一個眼色,她立刻柔聲道,「皇上,昨日太醫查出路美人送來的上等靈芝中夾雜著落胎的藥,所以……」

    癒u這樣……」秦旭飛若有所思,「那麼路美人又有何解釋?」

    癒u靈芝乃是臣妾的父親所贈,塞外的上等靈芝,原是給臣妾補身子用的,好心送了賢妃娘娘,卻不想引此橫禍。」路鶯菲斬釘截鐵的說道,「臣妾沒有下毒,是被冤枉的!」

    簪釵鬼蒂釣ヲ冕曭漪搹V太后,「喏,路美人說的如此堅定,太后可還有其他證據?」

    癒u還要什麼證據?她說沒有,可是事實俱在!」太后冷笑著說道。

    瞼黖M一直在心中思量,秦旭飛絕不是沒有主見別人說什麼都信的主兒,相反,他精明的要命,那麼現在的表現說明——他也並不相信路鶯菲是兇手,然而又不得不給太后面子,不能當眾反駁她。可是,這樣下去,豈不是會一直僵持著。

    繚Q到這裡,伊然站出來一步,然後跪下柔聲道,「皇上,太后,那天臣妾與路美人一同去朝賀賢妃娘娘,請容臣妾說一句。若說靈芝有問題,也並非一定就是路美人做下的。那日送完靈芝以後,想必從收藏到燉制,都經過了不少人之手,斗膽問一句,那些人,是否都已經查問過?」

    癒u伊婕妤此話,是質疑本宮手下的人?」賀蘭芷淺笑著開口,目光卻是冷冷的。

    瞼黖M抬起頭看向她,發現她已經失了一貫那種親善甜美的笑容,露出了冷厲的一面。心裡不由得輕笑,要露出真面目了麼?



要重申此案

    癒u並非質疑。」伊然朗聲道,「只是宮內人多手雜也是大家都知道的,難保不會有那麼一兩條臭魚混跡其中,既然路美人有嫌疑,那麼所有經手過靈芝的人應當都有嫌疑,何不徹查一下呢?」

    繞P蘭芷眉梢一挑,頗有些不悅,只是還未及開口,一旁的秦旭飛便道,「伊婕妤此話也很有道理啊,要不,就從賢雲殿開始徹查吧!」

    癒u皇上……」沒料到他會這樣說,賀蘭芷輕喚一聲,有些不情願的樣子。

    癒u既然如此,就依皇上的意思去辦吧!」太后沉著臉,但是言語間倒是附和了秦旭飛的意思,順勢給了賀蘭芷一個眼色,「只是,怕會引起宮內人心恐慌吧!」

    繞P蘭芷連忙道,「是啊!賢雲殿上下多少人呢,如果這樣徹查,怕是要查上好幾天。更何況,臣妾身邊的人都是皇上和太后選派來的,應當不會有問題的。」

    穡ㄞ釵鬼落I默不語,伊然接著道,「其實也不麻煩。雖然賢雲殿上上下下很多人,但是若能有下手的機會,也不過是貼身伺候娘娘的幾個人而已。把她們叫出來問一問,至於說不會有問題,所謂人心隔肚皮,方纔的林才人又何嘗不是太后與皇上選過的,怎知娘娘身邊的人就不會被人收買?」

    礎o言之鑿鑿,讓人無從反駁,路鶯菲朝她投去了感激的一撇,她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這樣的情形下,會有人站出來為她說話,而且那個人會是她!!

    瞻@直以來,她對伊然有著不滿和嫉恨,總覺得從一開始,是她奪走了屬於自己的榮耀,奪走了那個男人的目光。

    繕M而,正是這個她恨了許久的人,卻是今日唯一肯站出來幫她說上一句話的人。

    繕L論她有什麼樣的芥蒂,此刻,至少在這一刻,也都放下了。

    瞻ㄨL,伊然的這些話贏得了路鶯菲的感激,卻也引得太后和賀蘭芷的不悅。太后則是繃著臉直接道,「誰給你這樣的膽子在這胡說八道,難不成其中有什麼隱情,才一再為人分辯?」

    穡奶U之意,伊然或許就是路鶯菲的同夥,才會一再幫她說話,為她洗清罪責。無所謂了,伊然想。即便她今日不幫路鶯菲,早晚這事也會輪到她的頭上,或許有一天,她會比今日的路鶯菲所面對的局面要更殘酷。

    癒u回太后……」她深深的叩首,行了個標準的宮禮,「臣妾並無心頂撞太后,只是就事論事。這件事不僅事關皇家血脈,也關乎後宮眾多姐妹。兇手當然不能放過,但也不應因此冤枉或者錯判。相信這也不是太后和皇上樂於見到的。」

    瞻茼Z一時語塞,秦旭飛倒是笑了起來。本來氣氛是很壓抑的,他這一笑,不但沒有化解壓抑的氛圍,反而讓其他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皇上為什麼會突然笑起來,到底是喜是憂。

    癒u伊婕妤說得很有道理啊,倒是讓朕不得不親自徹查了!」他收住笑,淡淡然說道。

    礎兢雂@出口,賀蘭芷立時變了臉色,太后也怔住了。

    瞻蠿銵A太后陰冷冷的說道,「皇上這是不信任哀家嗎?若如此,哀家再執掌這後宮也沒有什麼威信了,不若退居隱業寺吃齋念佛了度殘生!」

    簪釵鬼舅]沒有驚慌,只是微笑著說道,「太后也不必多心。朕怎麼會不相信太后呢,只是如今這事關乎朕的愛妃,朕夭折的皇子,如今又莫衷一是各有辯詞。礙於太后和賢妃的關係,未免後宮與朝堂有人指責太后偏頗,有損太后的威信,不若朕親自審查!」

    瞼L這樣說,有理有據,讓太后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忽而轉過頭對一直沉默的賀蘭芷道,「愛妃臉色不太好,是身體不適,還是對此事有異議?」

    癒u沒……沒有!」賀蘭芷搖了搖頭,「臣妾大病初癒,坐了這會兒,身體有些不太舒服。」

    癒u哦!」秦旭飛點了點頭,「那麼,愛妃便先回賢雲殿休息吧!淑妃最近與賢妃走動很勤快啊,這樣也好。朕國事繁忙,賢妃如今身心受創,照顧賢妃的事就交給愛妃了!若是有什麼差池,朕可不饒你哦!」

    臏鷁M是半開玩笑的說,卻也讓淑妃臉色一凜,肅容道,「臣妾……遵旨!」

    癒u其餘各人也都回各宮吧,這件事,朕自會派人去查。大家也不必驚惶,沒有做錯事,朕自然不會冤枉任何一人,當然,若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朕也不會放過!」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穢狾酗H都俯身叩首道,「皇上聖明!」

    癒u可是皇上,如果不派人看守,恐有人會私下傳遞消息,毀滅證物!」太后有些不滿的說道。

    簪釵鬼蜇藻o露出一個儘管放心的笑容,「太后放心,朕自會派人查此事,若是有人膽敢不怕死,就儘管嘗試一下好了!」

    簧B角還帶著淺笑,聲音卻壓低壓沉了,讓人聽得心中不由得發寒。

    瞻ㄨL,伊然心裡倒是踏實了許多。若是秦旭飛來查這件事,起碼應該不會偏頗任何一個人。

    藍蒫M,路鶯菲也是鬆了一口氣的。即便賀蘭芷再不甘心,卻也不能當中忤逆皇上的意思,只得在淑妃的陪伴下拜別了太后和皇上,緩緩走出慈寧宮。

    繡g過伊然和路鶯菲身邊時,側頭看了她們一眼,眼神中頗有些深沉的意味。伊然只當沒看到,路鶯菲則毫不客氣的回瞪過去。

    癒u好了,也都別打擾太后休息了!都回自己的宮去吧,朕也要休息一下了!」秦旭飛揮了揮手,一副很疲憊的樣子。

    瞻茼Z唇瓣動了動想說什麼,終究還是忍住了,拂袖往臥房走去。

    瞻@直俯在地上的伊然總算放下了懸著的一顆心,站起身卻發現雙腿都已經麻木了,險些跌了一跤。手卻被人扶住了,抬眼一看,正是路鶯菲。

    礎o沖伊然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感激。伊然回她一個笑容,表示並不介意,兩人相攜出了慈寧宮的大門,一時竟覺得恍如兩重天。



路鶯菲之死

    癒u今日……多謝!」回到西鳶宮,路鶯菲靜默許久後,這是第一句話。

    臏鷁M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對於她來說,卻也算是一種突破了。她是任性慣了,驕傲慣了的一個人,從不向人道歉,更從不向人道謝。如今,卻是誠心誠意說出這兩個字。

    瞼黖M知她經過這番,心性也會有所成長,只是微微笑著說,「姐姐多禮了,原也是應該的!」

    癒u你相信我是清白的?」她忍不住開口將心中的疑問問出。

    穡銋窶{在在私底下仔細想想,也難怪所有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相信賀蘭芷的指認,她一向眼高於頂,和賀蘭芷的矛盾也是由來已遠,加上賀蘭芷一貫的好人緣,也不怪別人會這麼想。歎只歎人心冷漠,總是容易被表象所欺騙。

    瞼黖M搖搖頭,「我相不相信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相不相信自己。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該做什麼。」

    癒u早晚,會讓她們付出今日的代價!」路鶯菲咬著牙,有些發狠的說。

    癒u噓……」伊然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有些話只能念在心底,有些話,連想都別去想。」

    繡蠐a菲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這次是一心想讓我死啊,好在父親這會兒應該收到消息了,到時候看她們誰敢動我!再說了,還有皇上……皇上……」

    織ㄗ麈釵鬼腹A她的眸子閃了閃,又黯淡下去。

    穡ㄕo這樣,伊然頗有些感慨,卻又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略有些心驚於她方纔那句話。她的父親已經收到消息了?整件事前兩日徹查起就一直是封鎖了任何可以傳遞的通道的,她如何傳遞的消息,路戰又是怎麼收到的?即便收到,路戰遠在邊關又能幫的上什麼忙,為何她如此篤定?

    癒u天色不早了,這幾日淨折騰這件事了,都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我回去沐浴睡了,你也早些休息。他日若能翻身,我路鶯菲定不忘你今日一言之恩!」她眉眼間又恢復了以往的自信和神采。

    瞼黖M原是擔心她會過激做出什麼事,現在看來,起碼她現在的情緒是很平穩了,於是點點頭道,「也好!好好洗個澡睡一覺,這件事既然有皇上來徹查,也不必再去想那許多。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是最主要的。」

    繡蠐a菲笑了笑,拉住她的手道,「起先,我是有些恨你的,現在不了!」

    瞼u淡淡的說了那麼句話,語氣中的份量卻和被她所握緊的手感受到的一樣。看著她的身影走出房門,逐漸溶入月色之中。

    癒X————————————夜幕下的分割線—————————————————

    穢]色深沉。

    繡g過了幾日的折騰,每個人都有些疲倦了,整個西鳶宮此刻陷入久違的寧靜之中,靜謐的連秋蟬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瞼誘w陷入沉睡中的伊然不知為什麼突然驚醒過來,身上有些涼,摸了摸,竟是一手的汗。她記憶裡,從來沒有做過噩夢,可是今晚,她這樣從噩夢中醒來,突然有了一種不詳的感覺。

    穢縝蚥巨黖‘~似乎有人敲了敲窗子,頓時警覺的低喝道,「誰?!」

    穡瑭n音似乎又沒有了,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彷彿那只是她的錯覺。

    礎o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了一會兒,好像確實沒有什麼聲音,摸了摸額頭,也只懷疑是自己犯迷糊,心裡怦怦跳得厲害,撫著胸口剛想躺下來再瞇一會兒,忽然又聽到那個聲音,而且,這次是連續的。

    癒u篤篤……」聲音雖然不大,卻在這樣的深夜裡顯得很突兀。

    瞼黖M整個人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大喝一聲,「到底是誰在外面裝神弄鬼?!」

    罈△菕A便從床上跳了下來,衝到門口忽地拉開門,赤著腳連鞋襪都沒有穿,就這樣站在房門口,四下裡張望。

    穠虪~,空無一人。

    癒u主子,出什麼事了?」小綠聞聲而來,身上也只披了一件薄薄的外衫,顯然,是被她的叫聲給驚醒的。

    癒u好像有人。」伊然皺著眉頭說,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確實買看見一個人影。

    瞻p綠揉著眼睛四處張望了一下,有些迷惑的說,「哪裡有什麼人啊!這三更半夜的,誰會跑到咱們西鳶宮來,主子,這裡是皇宮耶,哪兒會那麼容易讓人進來的!」

    瞼黖M想了想,也確實是那麼回事,也許是自己多心了。正要轉頭回房,卻瞟見對面路鶯菲的房間燭火還亮著。這麼晚了,她還沒有睡嗎?

    瞻艉丹釣М繫b,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探視一下,也許她也聽到了什麼動靜沒睡呢?

    穢颽O大步走向路鶯菲的房間,甚至沒轉頭去穿下鞋襪,不知為什麼,她心裡總是有些隱隱的不安,那種感覺讓她有些張皇,一顆心總是不安定的亂跳。

    繙V了敲門,輕聲道,「路美人,你睡了嗎?」

    穢苳瑰R悄悄的,沒有一絲回應。

    瞻p綠緊追了兩步,已經看到伊然赤著腳,便道,「主子當心著了涼,沒人回答,路美人想是睡了,忘了熄燭火吧!」

    繡僋鬖p此,伊然總覺得還是有些不放心,再次敲了敲門道,「路姐姐……」

    糧o次,敲門的手重了些,門居然應聲而開。

    瞻@陣風順著門縫灌了進去,燭火搖曳了幾下,一股寒意襲來。

    瞼黖M腦中突然有些發寒,一伸手將門大推開,眼睛霎時睜大,連連後退兩步,同時,聽到了身後小綠驚恐的尖叫聲。

    繡蠐a菲身著中衣,高高掛在房樑上,已經——死了!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