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無心擁得帝王寵:睡妃》 - 作者:醉雲巔《全書完》

內容簡介:

生肖屬豬,天性嗜睡,樂天知足,心寬無憂
她一生並無大志,只求一方可以安睡的空間,別無他求

誰知一覺醒來竟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朝代
老天啊睡個覺而已這也礙到您的眼了嗎
沒關係既來之則安之不過是換了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但為什麼總有人要來驚擾她的美夢呢
睡睡床麼被皇帝叫醒了
睡睡樹麼被王爺吵醒了
睡睡柴房居然也能發生個火災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鑽床底下好了看誰還能擾她清夢

這下事態大了滿皇宮雞飛狗跳都在找他們失蹤的睡妃
某女子揉著惺忪睡眼看向旁邊的陌生男子
不會吧這也能找得到?
「哪位?」她問
「刺客!」他答
點點頭,她翻了個身道,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睡覺哦
輕微的鼾聲響起就像一頭熟睡的小豬

[ 本帖最後由 bearlove 於 2011-3-22 08:31 編輯 ]
評論(257)



蘭芷入冷宮

    癒u因為明天,整件事就告一段落了。」秦旭飛意味深長的說。

    瞼黖M歪頭想了一下,扔給他一個白眼,「你們兄弟倆都喜歡故弄玄虛,沒事弄得神秘兮兮的樣子,說就說,不說拉倒,稀罕麼!」

    癒u不稀罕麼?」秦旭飛一把拉過她,攬進自己的懷裡,湊近她耳邊低聲道。

    禮C沉的嗓音彷彿有魅惑的力量,讓伊然全身都酸軟了。她擠出一個笑,作出不屑的樣子,「不是麼?什麼叫告一段落了,難道不是解決了嗎?」

    翻眭鴃A聽了她這話,秦旭飛卻笑了起來,點著她的鼻尖道,「你以為解決這件事就那麼容易嗎?整個賀家的勢力在朝中並不是一天兩天了,朕能登基,完全是在夾縫中尋到了一個平衡點。若不是當年你父親和路戰將軍怕太后一系獨攬大權,力保朕的太子之位,今日,又豈會輪到朕在這裡與你討論這些。」

    繒鴭韞H前的事,伊然並不瞭解。然而他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也讓她感覺到裡面的艱辛和複雜凶險。不由得失了調笑的心思,輕輕去握住他的手。

    瞼L反握了她一把,然後繼續說道,「賀澤的勢力是早晚要根除的,然而卻不是現在。路戰遠在邊關,你父親的實力也不足以與他抗衡,至於朕,更是沒有完全的把握。沒有十分的把握,便不能輕易去動,一動,便是要連根剷除,不留後患!」

    瞼L語氣中的堅決和堅毅無比的眼神,都讓她的心顫了顫。他如今這樣對待太后的外戚勢力,終有一天,也會這樣對待伊家。雖說她對伊家並沒有什麼感情,但終歸是給了她一具身體一個姓,到時,她真的能眼睜睜的不管嗎?又或者,秦旭飛會放過她這個伊家一員嗎?想到這裡,難免有些憂心忡忡。

    簪釵鬼蒂乎在冥想著解決賀澤之事,並沒有注意到她的臉色,低低的聲音繼續說道,「所以如今,只能暫且委屈你了。朕答應你,會將你所受的委屈、痛處,一一討回來,但是現在,不是時候。」

    癒u那麼,皇上所說的告一段落,又是指什麼?」不再去想那些還沒發生的事,也許,事情還很遠,畢竟賀澤未除,路戰沒定,那麼對伊家下手,恐怕還有好一段日子,「皇上開恩將臣妾從牢裡救出來,又讓臣妾在這裡養傷避人不見,終究還是要給太后一個交代的。」

    簪釵鬼葷C下頭,深深的埋在她的頸項間,嗅著她誘-人的芬芳,緩緩道,「交代是要給的,只怕不是朕給太后交代,而是太后,給朕一個交代。」

    藍孕L這樣說,伊然皺了皺眉道,「皇上是說,欺瞞聖上,假懷皇子一事?」

    穡ㄞ釵鬼舅ㄤ炙u笑,她不贊同的搖搖頭,「可是,若此事當真,賢妃應當想好了萬全之策,不可能會留下蛛絲馬跡的。再者說來,如今她已然落胎,何尋證據?」

    癒u證據,是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尋好的,而不是在需要的時候才去準備的。」秦旭飛幽幽的說道,臉上帶著神秘莫測的笑容。

    臍大眼睛看著自己面前這個男人,伊然略思索了一下,驚訝的開口道,「難道陳太醫……」

    癒u陳太醫?一個差點死於暗箭之下的人?」秦旭飛冷笑一聲,「以為收買區區一個太醫,就可以混淆朕的耳目了嗎?」

    糧砟蚋撌|被滅口,倒也是伊然預料中之事。自從知道了賀蘭芷懷有身孕一事是假,她就猜到了替她診脈確診過懷有龍子的陳太醫,早晚是要被滅口的。只不過沒想到……聽現在的口吻,秦旭飛應當是把他救下來了,這就是最好的鐵證。

    礎是,僅有這些,仍然是不夠的。

    癒u這些,怕是不足以證明賢妃欺君吧?」她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道,比較好奇秦旭飛到底捏了什麼王牌,這般有把握,「她們也大可以說,陳太醫是被人收買了要冤枉賢妃,反正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賢妃確實不曾有孕。」

    癒u當然有!」秦旭飛打斷她的話,突然咬住她的耳垂,低喃道,「難道一個懷了身孕的女人,還可以有信期的嗎?」

    癒u呀!」冷不防被他這樣突襲,伊然驚叫一聲,下意識伸出手想去撥開他,卻被他就勢咬住手指,細細吮吸。

    簣簷璊ㄥ},只得由得他去,按捺住心底的狂跳,盡量讓自己保持清晰的思路。

    竅J然秦旭飛這樣說,說明他找到了可以證明賀蘭芷在「懷身孕」期間,還會來葵水的證據,那麼,這一切也就毋庸置疑從頭到尾是個騙局。什麼落胎,什麼下藥,一切都是假的,林才人,甚至路鶯菲的死,便都成了一宗宗冤案。

    瞼i是,這些並不能證明路鶯菲的死和自己無關啊。單憑路鶯菲那個貼身婢女的口供,太后恐怕是不會輕易妥協的。

    瞼L總是能輕易猜透她的心思,一邊用舌尖舔舐著她的指尖,留下一片溫暖的濕濡,一邊含糊的說道,「朕既然做下這許多,自然有十足的把握。否則,這些天你為何可以如此安寧的在這裡養傷。」

    禮C歎了一口氣,他憐惜的去揉她的另一隻手,「這麼纖弱的手指,怎麼忍心下這麼重的刑,挑斷黃埔聿的一隻手筋,當真是便宜了他!」

    瞼黖M吃了一驚,猛地拉住他的手道,「你……你……」

    癒u他敢對你用刑,朕這樣做已經是格外寬厚了!」他面色清冷,不鹹不淡的說道。

    臏鷁M他是為了自己,但是伊然還是克制不住的輕顫。挑斷手筋……那個黃埔聿,倒是得了報應,只是心中仍然覺得有些可怖!

    癒u那麼賢妃,皇上又打算如何處置?」伊然突然很想知道,他又會如何對待欺騙過他的女人。

    簪釵鬼葡蚸顝騅}她的手,唇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朕想,她會很樂意在冷宮裡度過下半輩子的。」



冷宮的滋味

    瞻等V的第一場雪就那麼突兀的降臨了,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穡了口氣,伊然搓了搓手看著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沒想到,可以走出龍澤宮的第一天,就看到這樣大的一場雪。雖然是第一場雪,卻紛紛揚揚的下了一整夜,一直到了近正午的時候才停。

    繚矰p綠送了她的兔毛靴子來,她開心得拉著小綠轉了個圈。雖然自從上次的賀壽事情以後,主僕二人之間就有了隱隱的一層隔膜,但是這麼久日子沒見,重逢的喜悅沖淡了那些不快的過往,更何況,小綠是當真關心她的。那她又何必糾結於小綠到底是因為任務,還是出自真心的關心她。

    礎p她現在這般,一直不肯交出自己的心,不肯投入的愛一場,無非也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和小綠又有什麼分別。

    竅鴾W毛茸茸的靴子,頓時覺得足下暖了幾分。所謂暖身先暖腳,果然腳暖了,全身上下也不覺得冷了。昨天得了秦旭飛的赦令,今日可以走出龍澤宮,解除軟禁了,即便下了雪,她也還是要出去走走的。

    穢雂W一件火紅的狐裘,遣退其他的跟隨者,只帶了小綠一人沿著龍澤宮的長廊緩步往前走去。

    穡銋磥J宮這麼久,除了龍澤宮,西鳶宮和慈寧宮,竟很少去過別的地方,便連御花園都是極少去的。這樣走著,心裡也沒個目的地,只是覺得這麼隨意走走,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也是舒服的。

    瞻p綠也沒有打擾她,靜默的跟在她身後,待到回過神來,發現竟又快走回西鳶宮了。忍不住開口道,「主子……」

    癒u嗯?」伊然輕輕的應了一聲,放緩步子停下來看她。

    癒u這條路……是去西鳶宮的。」見她沒有反應過來,小綠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癒u哦!」她這一提醒,伊然才恍然大悟一般,忍不住咧開嘴笑了一下,這條路怕是走習慣了,一時沒改過來,習慣,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

    礎o轉頭又看了眼前方,然後淡淡道,「無妨,幾日而已,竟似許久都未曾回去過一般,回去看看也好。」

    癒u可是……」小綠猶疑了一下,不知當說不當說。

    瞼黖M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道,「可是什麼?事到如今,還有什麼不可說之事嗎?有什麼,就說吧!」

    竄r了咬唇,小綠屈膝行了禮道,「自從路美人過世,主子您又……受了委屈以後,皇上便下旨……封了西鳶宮。此刻,那裡已經比冷宮還要清冷了。」

    藍巨鴞o這樣說,伊然怔了怔,心裡泛上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入了宮以後,一直就住在西鳶宮未曾離開,突然聽說那裡已經被封,就好像家已經沒了一樣,百轉千回的感覺在心頭縈繞,總是鬱結的。

    癒u要不要去別的地方看看?下了雪,應該有許多不錯的景色。」看出她的不悅,小綠試探著問道。

    瞼黖M轉頭看了看去往西鳶宮方向的路,又四下看了看,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罷了,還是隨我去看看吧!」

    瞼D子既然發話了,小綠也不好多說,便隨著她繼續往西鳶宮走去。

    竄p實的雪踩在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偶有被雪壓得不堪重負的樹枝輕輕折斷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小路上顯得如此清晰。

    瞻j概是下了雪的原因,一路上並沒有遇見很多人,偶爾有巡邏的侍衛經過,也是清清冷冷的樣子。

    穡S多久,便看到了西鳶宮的院門,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上去似乎落了許多的灰塵,也破落了許多。

    礎n在門上並沒有封條,也沒有守衛,走到門前,她仰起頭深深的看了眼上面的匾額,只覺得上面的朱漆顏色似乎都黯淡了許多。深吸了一口氣,走近門輕輕推了一把,門應聲而開了一條縫隙。

    癒u吱——呀!」門開的聲音在寂靜的雪天顯得如此刺耳,小綠吃了一驚,緊上兩步道,「主子……使不得!」

    癒u怎就使不得?原也是你我住過的地方,我只是想看一看,並不會做什麼的。」伊然眼神清澈的看著她、

    癒u可是裡面住著……」小綠剛說了一半,話就被別人打斷了。

    癒u我當是誰會來這冷宮探視,原來是來看笑話的!」冷笑著從院子裡走了出來,說出的話比這雪天還要寒冷。

    瞼黖M愣了一下,抬眼看去,竟然是賀蘭芷。

    瞼u不過今天的賀蘭芷,恐怕是她認識以來最憔悴的一次。沒有得體的打扮與盛裝,也沒有了盈盈笑意和謙和大方,當偽善的面具撕了下來,一切都變得那麼猙獰。

    癒u賀姐姐……」出於禮貌,伊然仍舊這樣喚了她一聲,無論她做了什麼樣的錯事,已經得到了懲罰。而且,那些事恐怕也不是她一個人就能辦成的。她在其中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那就未可知了。

    繞P蘭芷突然笑了起來,笑得很是諷刺,「喲,這樣的稱呼我可擔當不起了。今日你是什麼身份,我又是什麼身份?怎敢當這一聲姐姐之稱。如今你是風光了,儘管來嘲笑我吧!路鶯菲死了,我也入了冷宮,這後宮,倒成了你的天下了!」

    癒u姐姐這話便錯了。後宮,從來就不是某一個人的天下。即便真的受寵,真的把持,又能盛寵幾載?到現在這樣的情形,原也是我不想看到的,我倒是想問一句,姐姐原也坐到了賢妃的至高位置,即便想坐皇后,怕也是觸手可及的事情,又為何要這樣以身犯險,苦苦相逼?」伊然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其實賀蘭芷已經算是風光無限了,為什麼還要假裝懷有身孕,還要害死路鶯菲,到底為什麼?

    禮N冷的掃了她一眼,那眼神有若刀子般銳利,讓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賀蘭芷從鼻孔裡輕輕哼了一聲,「這冷宮的滋味,誰又願意品嚐,一切,還不都是因為你!」

    癒u我?!」伊然重複了一聲,有些莫名其妙。



有一些隱情

    癒u事到如今,還要在裝傻充愣麼?」賀蘭芷冷冷的笑,看向她的眼神有些不屑,「你就當真如你表面那麼單純無爭麼?」

    瞻顧伊然的驚詫,她繼續說下去,「表面看起來,人人都以為你失寵了,都以為你夠不成威脅了。那我來問你,皇上連著沒有召寢的那幾日,到底去了哪裡?你口口聲聲不想爭寵,成天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又到底使得什麼狐媚手段巴著皇上不放?伊蘭城那個老狐狸又怎麼會放一枚無用的棋子入宮?明明是機關算盡,卻總要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竅藒M跨前一步湊近她,睜大眼睛瞪著她,咬著牙狠狠的說,「你又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幅虛偽的嘴臉!覺得我虛偽嗎?可笑嗎?告訴你,你比我要虛偽可笑一百倍,一千倍!」

    舊鰼o太近,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又瞬間冷卻下來,只讓她感到一種刺骨的寒意。她的手在輕輕的纏鬥,指甲已經掐入了掌心,絲毫不覺得疼痛。

    繞P蘭芷見自己的話有用,似乎刺痛了她,站直身子,面有得色的說,「不過,你也不要太得意。賀家從來沒有那麼容易被搬倒,本宮即便入了冷宮,也還是高高在上的賢妃,你呢,也還是一個小小的婕妤。小心你腳底下的路,別硌著腳了才知道痛!」

    癒u為什麼要害死路鶯菲?」伊然緊緊的握著拳頭,沒有去反駁她的奚落和嘲笑,她只想問這麼一句,也是替死去的路鶯菲而問。

    癒u誰讓她囂張跋扈!」賀蘭芷回答的理所當然,沒有絲毫的後悔之意,「再者說來,她與你同住一個院落,她不死,怎麼能一舉除掉你們兩個呢?多麼好的機會!」

    瞼黖M冷眼看著她,雖然知道面前的女人一直就沒有單純過,卻也沒有想到她存著這樣狠毒的心思,在卸下了溫婉大方的面具後,那張臉竟醜陋的如此不堪。

    癒u你假裝懷有身孕,就是為了藉機登位,然後一舉除掉我們兩個?」伊然又用力了一些,指尖摳得掌心生疼,她必須保持足夠的冷靜,才能將心中的困惑都給解開。

    癒u不錯!」她回答的很快,「這是一步多麼精妙的棋啊,我可以升為賢妃,而你們……就會永遠永遠在我視線裡消失!」

    罈△菕A她又長長的歎息了一聲,頗有些惋惜的說,「只可惜,天意弄人啊!沒想到陳太醫不但沒有死,還到了皇上的手裡,而那個小賤婢,居然也被查了出來,當初真應該做的絕一點!到頭來,竟是一步錯,滿盤皆落索。」

    癒u你認為,你的錯只是因為計劃不夠周詳嗎?」伊然覺得有一股火從心底竄上來,讓她渾身都克制不住的顫抖。

    癒u當然!」她斬釘截鐵的說道,雙眸中透著盈盈光澤,「不過,你也別太得意,日子還久,賀家掌管後宮歷經三朝,你們伊家以為可以取而代之嗎?再者說來,路大將軍恐怕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你吧?自己留神小心哦!」

    瞻ㄙ齒颾氶A天空又飄起了紛飛的雪花,不是很大,只是細細的紛紛揚揚,飄蕩在兩人之間一時竟有些朦朧了視線。

    簡虒H的雪花落在伊然的睫毛上,她眨了眨,雪花輕輕落下,融入雪地,無聲。

    癒u事實,永遠是事實。有些事可以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一世。」伊然靜靜的說著,面色平靜,呵出的熱氣瞬間便消散在空氣中,「皇上既然能夠揭穿你們的陰謀,難道路大將軍就是如此輕易被你們擺佈的嗎?無論你們做了什麼手腳,真相,永遠是不會被掩埋的,該當心的,恐怕是你自己吧?」

    礎o的話顯然對賀蘭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她的臉色微微有了些變化,卻強自鎮定的乾笑了兩聲,「你以為幾句話便會讓我動搖了嗎?在這深宮之內,沒有什麼事實,有的,只是位高權重寵冠後宮。只要有權,我說是事實,那便是事實。」

    瞼黖M皺了皺眉,只覺得話不投機半句多,不欲與她多說,轉身想要離開了。

    癒u你站住!」她厲聲喝道,「今日裡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本宮也不妨告訴你。你知不知道本宮最後悔什麼?」

    礎言\看到伊然停住腳步,她高高揚起一邊的眉梢,唇角勾起冷冷的笑意,「本宮最後悔的是當日沒有直接處死你,留下個後患!路鶯菲死得好,卻沒有達到她的價值!」

    癒u那麼林才人呢?」伊然沒有回頭,淡淡的問道,聲音清清冷冷與飄揚的雪花混成一團,「她與我素無什麼往來,又何苦將她也拖下水?」,這是她心中一直迷惑不解的。

    癒u她?」賀蘭芷似乎沒料到她會問這個,先是怔了一下,接著輕笑了起來,「這後宮之中,你又以為有誰會是單純清白的?有時候本宮會想,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你難道不知道,林才人的父親禮部侍郎林源是你父親伊蘭城的黨羽?」

    瞼黖M的胸口彷彿被人重重擊了一拳,悶悶的難受,她咬了咬唇瓣,聲音略有些沙啞,「你說價值,那麼你可曾想過,你又是誰的棋子,你又有多少價值?」

    癒u你……」賀蘭芷一下子就語塞了,臉色青白交加。

    癒u還是那句話,事實永遠都是事實,紙永遠是包不住火的。有些事情,我不說只是為了給彼此留個餘地,並不代表我好欺負。」伊然繼續說著,「也許我有時候會糊塗,會犯迷糊,會忍讓,但是總有個限度。若是觸到了我的底線,對不起,我會毫不猶豫的還擊,誓死相搏!」

    糧怮幓X個字,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來,擲地有聲。

    罈“飽A她頭也不回的大步往前走去,小綠緊跟其後,一臉掩飾不住的震驚。賀蘭芷則呆呆得立於原地,任越來越大的雪花落在她的髮梢,身上。



再遇秦慕楓

    罈溶溘鰶}了西鳶宮,伊然走得很快,飄灑下來的雪還來不及落在她的身上便被迅疾的風甩落下來。她的步子邁得雖然不大,速度卻很快,沒有回頭也沒有停下來,就這樣一直埋頭往前走,直到眼前模糊一片,才恍然發現淚水流了滿臉。

    瞻p綠緊跟在身後,知道主子心情不好並不敢多說什麼,只能緊緊跟著,不發一言。

    礎糷漵暀F把臉,看著濕熱的淚水在指尖瞬間轉涼,這才停下步子,怔怔得發了會兒呆。賀蘭芷的話依舊徘徊在她的腦海中,「你以為你當真就那麼單純無爭了嗎?你口口聲聲不想爭寵,成天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到底使了什麼狐媚手段巴著皇上不放?」

    瞻@句句話彷彿紮在了她的心頭,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刺激自己,也明明知道她是羞辱她,想讓自己難堪,可心裡仍然忍不住難過,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

    瞻@直以來,她以為自己是和後宮那些女人不同的,她是不屑於皇帝的寵愛的,她要的是一份真摯而純潔的感情,而不是那種盛極一時的寵愛。她一直以為自己和她們是不一樣的,是很看淡看開的,然而賀蘭芷一番話,卻如鐘鼓敲擊在她的心上。

    竅O啊,是啊,她又有什麼不同!今時今日的她,何嘗不是渴望著秦旭飛寵溺的眼神,溫柔的懷抱,又何嘗不是希望日日能夠見到他。縱然自己打著愛情的幌子,又與那些渴求聖寵的妃嬪們有何不同?若說不同,大概是她自以為她所追求的是愛情,而不像她們追求的是榮耀和地位吧,可是,自己難道又高尚的多麼?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癒u主子……」小綠小心翼翼的喚了她一聲,滿臉擔憂之色。

    瞼黖M卻沒有任何反應,腦中有些混亂,越想越覺得自己原來是這麼虛偽的一個人。也許賀蘭芷說的沒錯,自己口口聲聲不爭寵,要自由,其實呢,還不是和其他人都一樣。只不過別人擺在明面兒上,而她卻做出了另一種索取的姿態。

    織d哀呵悲哀,想不到她居然也淪落成宮中乞愛的女子,居然也成了她所不屑和憐憫中的一員。

    穡ㄕo沒有反應,聯想到剛才賀蘭芷的冷嘲熱諷,小綠更加擔心了,拽住她的衣袖輕扯了一下,聲音大了一些,「主子!」

    癒u啊?」伊然恍若神遊回歸,睜著迷茫的雙眼看著她,「什麼事?」

    癒u主子,您……沒事吧?」在雪地裡站了有一會兒,伊然的身上落了薄薄一層雪花,原本火紅的狐裘已經彷彿鑲上了一道白邊,很是漂亮。

    繞項萓o的目光看去,伊然扯住一抹笑容,抖了抖狐裘上的雪道,「沒事兒。小綠,我……是不是很虛偽?」

    聶虩繭菾搘X了這句話,小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詫異的低呼一聲,「啊?」

    癒u哦,沒什麼!」有些失落的別開臉,伊然沒再重複。

    瞻p綠連忙道,「沒有的事,主子!您別聽賀……賢妃胡說八道,她是故意氣您呢,您要是這樣胡思亂想,不是中了她的圈套。」

    穡ㄔ黖M沒有搭話,她有些著急的接著說,「實話說,主子是小綠所見過的最真誠最善良的人。您的心地真的很好,即便知道小綠是相爺安插在您身邊的,也沒有為難過我,您……」

    瞻@著急,口齒都有些不清楚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讓她不再鑽那個牛角尖。

    穡ㄕo著急的樣子,伊然忍不住勾起唇角微微笑了起來,「別著急,我也只是隨口問問,賢妃如今這樣的處境,說什麼,我又怎會與她計較呢!」

    瞻p綠仔細打量,見她不像是強顏歡笑,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主子,您真是嚇死奴婢了!」

    癒u好了,我覺得有點兒冷呢,你去尋個暖爐來給我攏手吧!反正離龍澤宮不是很遠,我隨意在這走走等你!」她想自己清淨一會兒,這樣的雪景,竟讓她有些留戀不捨了。

    癒u是。」遲疑了一下,想想賢妃已經被打入冷宮,整個賀家也在岌岌可危的鬥爭中,自身都難保了,主子應當不會有什麼危險,更何況,總會有巡邏的侍衛來往,走開一小會兒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竅搧菑p綠遠去的身影,搖頭輕笑這丫頭關心她的心眼倒是實在的。

    穠膘鴞o的影子完全消失在視線裡,伊然才轉過頭來看著不遠處的一棵大樹道,「您可以出來一見了。」

    職薽寣A緩步走出一個人,身著白色的錦袍,站在雪地中竟是完美的融合為一體,不會太耀眼,卻也牢牢吸引人的目光。

    癒u你怎知樹後有人?」聲音如這飛揚的雪一般飄蕩,靜靜的飄入人的心扉。

    瞼黖M看著他,眉目平靜,「雖然大雪紛飛,這棵樹,卻也未免白得太詭異了些。只是不知,睿親王守在這裡所為何事?」

    癒u數月不見,你成熟了許多,也敏銳了許多,不再是當初那個莽撞的丫頭了。」秦慕楓一步步朝她走來,步子緩慢而穩實,一雙總是看不出波瀾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她,若有所思。

    癒u已為人婦,終究是要學著成長的。」她不動聲色的提醒他現在的身份,坦然的回視著他的目光,沒有絲毫閃躲。

    簪頃}楓在她面前三步遠的地方站定,淡淡的開口道,「你,變了許多。」

    瞼L的目光溫柔似水,伊然對著這樣的眸子卻忍不住在想,他看的是自己,還是透過她在看以前那個人?

    穡I默了一會兒,伊然輕聲道,「人,總是會變的。」

    礎^答的時候,依舊坦蕩蕩的望著他,眸子中無喜無憂,沒有絲毫對過往的感慨,也沒有一絲不捨的留戀。他們之間的過去,對於她來說,完全是一片空白,她又何來傷懷。

    簪頃}楓看了她許久,似乎有些失落,卻露出一絲苦笑,「然而,我對你,從來都沒有變過。」



所謂之曖昧

    簫措鼣o樣真誠而深情的眼神,很難沒有一絲動容,然而伊然只是覺得有些尷尬。她明白,他口中的沒有變過未必是真,即便是真,也只是對以前的那個伊然,而不是她。那麼,她又有什麼可感動的呢。

    癒u伊然……」他突然伸出手似要撫摸她的臉頰,卻在她定定的目光下,手在她眼前硬生生拐了個彎,撣去她頰畔髮梢上的雪花。

    翹e大的手微微一動,片片雪花靜靜的散落下來,那一瞬間,她的呼吸仿若停滯了一刻。

    簪u正算起來,這是第二次見他。第一次,是伊蘭城大壽那天,在家中的後園,他對伊琴輕聲細語,看上去呵護備至,今日是第二次,他的眉眼中卻似有千言萬語要訴說。

    繡}下微微一動,往後退了一小步,伊然看著他平靜的說道,「王爺,您,逾矩了!」

    瞼L的手就那樣僵在半空中,怔怔的看著她並沒有收回,臉上擠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逾越?你我之間,竟也用上這個詞了嗎?」

    織X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伊然的視線越過他,看向遠處一株含苞的紅梅,「不知王爺是否聽聞,臣妾在入宮前曾落馬過,雖然萬幸沒有大礙,卻落得個選擇性失憶的毛病。過去有些事,有些人,我已忘得一乾二淨。」

    礎泵^目光,看著他認真的說,「所以,若以前我與王爺曾有過什麼舊識,也都沒什麼印象了。即便真的曾相識、相知……」

    繒y了頓,小心的措辭,「那畢竟也都是過去的事了,漫說我已然全不記得,便是記得,今時今日,以王爺的身份也不該再有任何不合時宜的舉動。」

    罈“像o些話,看到他一直平靜淡漠的臉龐似乎出現了裂縫一般,分明流露出一種很受傷的表情。那是如此的自然,絲毫不做作,伊然竟有一些不忍心,別開頭假裝欣賞越來越大的雪花。

    癒u這些……都是你的真心話?」秦慕楓的聲音還算平靜無波,只是袖袍下緊握的雙拳洩露了他的情緒。

    瞼黖M沒有再回答,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癒u你說謊!」他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在怕什麼?你從來就不是會懼怕的人,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那時你明知我的身份卻不肯有絲毫讓步,那時的你張揚美麗的那麼炫目。為什麼現在你要說這些?慕楓說過定不負你,你在怪我嗎?恨我嗎?」

    癒u請王爺忘了那些!」伊然打斷他的話,她可以想像的到,那是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然而,那畢竟是別人的故事,不是他口中的「她」。

    礎茼o也明白,他口中的那個人不會再回來了,又何必讓他做無謂的執著念想。

    癒u忘了……你當真忘了嗎?」秦慕楓的聲音驟然變冷,「還是說,你想讓自己去忘了那些?」

    穡銋磪黖M大可以不必理會他了,但她看的出來,秦慕楓對之前那個伊然倒是真的一片癡心,而偏偏伊琴的幸福又繫在面前這個男人身上。若有一天他出了什麼事,只怕伊琴的日子會更難過,如果再受到牽連……那不是她所想看到的。

    穢狴H,她此刻站在這裡,就是想給他提個醒,希望他不要做那謀逆之事,而他如果安分下來,對秦旭飛而言,也會輕鬆很多吧。

    癒u王爺,您如今也是高高在上,姐姐對您一心一意,還請平素多關心姐姐。皇上有王爺這樣能幹的兄弟,也是朝堂一大幸,百姓一大幸,只希望王爺能忘了那些過去的事情,把握好現在的日子。」伊然誠懇的說,卻不知他能聽進去幾分。

    礎o說這些話的時候,秦慕楓就只是冷冷的看著她,唇角掛著嘲諷的笑意,「高高在上?高高在上的是你如今的夫君吧!如果當年是我登位,今時今日,你又怎會站在這裡與我說什麼忘了過去?你原本就是我的,是我的!是他搶走了屬於我的一切,包括你!」

    癒u王爺……」伊然有些挫敗的歎了口氣,人如果鑽起牛角尖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尤其是脾氣執拗的人,恨不得九頭牛都拉不回來,「我,從來都不是任何人的!」

    礎o討厭這個說法,「我是個人,有自己的思想。我不是皇上的,更不是您的!也就無所謂誰搶走誰。」

    禮l了口氣,對上秦慕楓有些錯愕的眼神,她輕聲道,「不知王爺是否聽說過,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不管怎麼爭,也終究守不住!」

    糧o話彷彿戳到了秦慕楓的心坎裡,他後退了兩步,有些驚訝的盯著她,連連搖頭道,「你變了,是真的變了!你不再是以前那個伊然,不再是我的然然……你……你變了……」

    竅O,是變了!看到他有些抓狂的樣子,伊然也有些不忍,而且是最荒謬最離譜的變法,明明還是同一具軀體,然而靈魂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她已不知,之前那個正主去了哪裡,是否在另一個時空重生,還是已經消失。

    瞼u不過,他的『伊然』,再也不會回來。

    癒u王爺請保重!」盈盈施了一禮,伊然覺得是時候離開了,該說的話,也都說完了。

    穡咫F兩步,突然聽到身後有疾步踏雪的聲音,還來不及回頭,便被拉住胳膊,一個生猛的力道將她往後扯了一下,撞入一個寬厚溫暖的胸膛。

    臏晲茪ㄓ恓憍I被撞痛的肩膀,微張的唇瓣便被密密實實的封住,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她驚恐的張大雙眼,映入眼瞼的是秦慕楓近乎瘋狂的眼神。

    癒u你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你在騙我,一定是在騙我!」啃噬著她的唇瓣,仿若囈語的低喃著,他迷醉的眼神中竟是如此透徹的心傷。



路將軍回宮

    礎釣獄礞@霎那的失神,伊然沒想到他會這麼激烈。一直那樣平靜那樣深沉的一個人,居然也會有這樣激烈瘋狂的一面,但是很快,她就回過神來,雙手用力的推拒著他。

    瞼L的雙臂緊緊箍著她,力氣大的超乎她的想像,她雙手抵著他的胸膛平明想拉開距離,卻引來他更加瘋狂的掠奪。已經不再滿足於唇齒間的廝摩,他伸出舌尖,試圖摧毀她的防線,索取更多。

    糧o引起了伊然的恐慌,她從不曾知道,原來在心裡有了一個人以後,是這般抗拒其他人的吻。而他的固執和執拗顯然嚇壞了她,掙脫不開他的懷抱,卻也不想放棄抵抗就這樣被他攻城掠池,索性咬緊了牙關,就是不肯鬆口。

    穡S有絲毫縫隙可鑽,秦慕楓收緊攬住她腰身的手臂,輕輕掐了一把,伊然吃痛的低呼一聲,就這樣被他鑽了空子,迅速的探入她芬芳的口中,探尋其中的美妙。

    瞼L太靈活,也太聰明,她根本連咬到他的機會都沒有,反而有咬到自己的危險。

    礎o這,算不算是引火燒身?如果不曾與他說這些,如果不天真的試圖能讓他放下陰暗的野心,會不會便不至像現在這般陷入難堪的境地。心中又急又惱,也怕有巡邏的侍衛看到這一幕,更怕被秦旭飛看到,而小綠怕是也該回來了,怎麼辦……

    簡散\撲簌簌的落了下來,恨自己不夠警惕,也恨他的輕薄,一種被羞辱的深深恥辱感將她包圍,這一開了閘,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上一次從大牢被救出來她也哭過,那是疼痛的落淚,而這一次,卻是羞辱的哭訴。

    臏鰜D她所願,卻仍然覺得是一種背叛。秦慕楓只是貪戀著她的溫暖,她的味道,沉醉在久違的溫暖之中不能自已。臉上卻突然感到一陣濕潤之意,詫異的張開眼,看到伊然已經是滿臉淚痕,泣不成聲,頓時大感驚詫,手中的力道一鬆,終於放開了已經被他折磨紅腫的唇瓣。

    癒u啪!」清脆的一聲響在這寂靜的雪地裡顯得相當突兀,伊然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擦身快步離開。

    糧楔ㄙ齒颾氻w然停了,秦慕楓怔怔的站在原地,無力垂落的手在空中抓了抓,卻什麼也沒抓到,有些頹然的垂在身側。

    瞻餕蛈o離去時的那一眼,讓他真正明白到,他的伊然,那個囂張跋扈,驕傲火爆的伊然真的已經失去了。她恨他,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她恨自己。

    穡S有依戀,沒有不捨,沒有羞澀,有的,只是明明白白的恨意。多麼可笑啊!他念念不忘,他輾轉反側,他難捨難分又到底是為了什麼?到頭來,只換來一場相忘,一腔恨意。他仰頭看著雪後青色的天空突然笑了起來,一直笑一直笑,直到眼角沁出晶瑩的水澤,才收了笑聲。

    臏y色已經恢復如昔,平靜、淡漠,似乎多了幾分陰沉。

    癒X———————————我是逃走女主的分割線———————————————

    瞼洇僖頃}楓那一巴掌以後,伊然渾身都是發抖的。她憤怒,她羞惱,當然,她也有些後怕。無論如何,他也是堂堂一個王爺,更何況,他又是那般陰沉難測之人,雖是他無禮輕薄在先,可是她就這樣甩了他一巴掌走人,不知他會如何報復呢。

    礎n在她還有些理智,一邊快走,一邊以手背拭去臉上的淚痕。自己現在這幅狼狽的樣子,無論被什麼人看到都是不妙的。

    癒u主子……」小綠懷裡抱著個暖爐遠遠的迎面走來,看到她的身影便小跑了兩步,跑到她面前時才收住步子道,「等急了吧?回去才發現不少稍好的木炭都送到了乾清宮去了,奴婢等了好一會兒,才得了這些。」

    罈△菕A將懷裡的暖爐放到她的手中,順勢探了下她的手,鬆了口氣道,「還好,不是很冰。」

    繚x爐握在手中,伊然的心緒總算平靜了些,方才小綠絮絮叨叨說了一堆她也沒聽清楚在說些什麼,待回過神來,就見小綠一臉驚訝的看著她道,「主子,您的眼睛怎麼紅了?鼻子也是紅紅的,您哭了?」

    癒u啊?!」伊然愣了愣神,下意識的伸手去揉了下自己的鼻子,覺得有些漲漲的,盡量平靜的說,「還說呢!還不是等你那麼久等的,凍得我鼻子都紅了,眼淚也掉下來了!你是不是該罰?」

    糧Q她這樣一嗔責,小綠也沒有再多想,嘟起嘴巴道,「當真不是小綠偷懶,實在是沒想到所有燒好的木炭居然都先送到乾清宮去用了。就這點,還是奴婢好不容易守來的。您說這也真是,今冬頭一場雪,路大將軍偏就趕這個時候回來了。」

    癒u哦。」伊然淡淡的應了一聲,突然好像才醒過神一般,瞪大眼睛拉住她道,「你方才說什麼?誰……誰回來了?」

    瞻p綠嚇了一跳,看著她結結巴巴的說道,「路……路戰大將軍啊!」

    癒u他?!」伊然怔怔的,是了,理說收到路鶯菲的書信到現在,也應是快到了。不過,終究到的快了些,想是一路快馬加鞭趕回來的。

    竅搢鴠黖M在發愣,小綠咬了咬唇道,「主子,您是不是擔心路大將軍會對您不利?可是,路美人的死原本就與您沒有關係,皇上也會解釋的。」

    藏P開抓住小綠的手,伊然輕輕搖了搖頭,路戰會怎麼想,會有什麼反應,都非她所能料到的。秦旭飛若是能左右路戰的想法,也就不會對目前朝堂三分的局勢而煩心。她所擔憂的是,原先路戰遠在邊疆,現在,他也回來了,那麼顯而易見,一場暗波洶湧的鬥爭恐怕即將開始。

    礎茬o場鬥爭一旦開始,不止是朝堂,整個後宮,每一個人,怕是都無可避免的會被捲進去。該來的躲不掉啊!

    癒u主子……」小綠剛想說什麼,卻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

    穢鼤摒搘h,一個婢女神色匆匆的向伊然走了過來,到了近前曲身行了禮,「伊婕妤,可找到您了。皇上召您去乾清宮陪侍!」



路戰大將軍

    簞挈M宮,皇上設宴群臣或者召見別國使臣的地方。

    礎麂銵A歌舞昇平,酒肉飄香,整個大殿之內除了秦旭飛,卻只在坐了一個人。

    瞼黖M只掃了一眼,不及細看便徑直朝著秦旭飛走了過去,及至近前才盈盈施了一禮道,「臣妾拜見皇上!」

    癒u愛妃,見過路大將軍。」秦旭飛揚了揚手,指向路戰的方向。

    瞼黖M起身超路戰的方向走了過去,心思深重,步子也極緩,走到他的面前,只垂頭看著眼前的地面,並不抬頭直視,曲身道,「見過路大將軍!」

    癒u原來這位就是伊婕妤。」路戰朗聲對秦旭飛道,「皇上果然好眼力!」,聲音洪亮。

    瞼黖M不知他是何意思,只得沉默不語。

    癒u路將軍過贊。」秦旭飛應了一句,轉而飽含歉意的說道,「其實路將軍的愛女也是一頂一的可人兒,只可惜……居然會一時想不開自尋短見。」

    藍奶F他的話,伊然心中一驚,想要抬頭看去,卻又覺得不妥,只得依舊沉默著垂頭不語,心裡卻百思不得其解。

    癒u唉,那也是她的命,怪不得旁人。」路戰長長的歎了口氣,「只可惜,老夫戎馬一生,最後到落得個白髮人送黑髮人,終究是沒有伊丞相這般的福氣啊!」

    癒u路將軍節哀。」伊然忍不住開口,行了一禮道,「妾身與路姐姐雖然相處時日不算很長,卻也有著姐妹之情。路姐姐向來是心高氣傲,風采非凡,路將軍又怎可妄自菲薄。姐姐在天有靈,也不忍見將軍如此哀傷。」

    繡藶圇搕F她一眼,歎了一聲,「是啊!她怎麼能忍心見自己的父親這麼傷心,又怎麼忍心就這樣『自尋了斷』!」

    穡漸|個字說得意味深長,伊然愣了愣,偷偷瞄了一眼,只見路戰灼灼的眼眸正緊緊盯著她,看得她心頭一驚。

    瞼u這一眼,卻也將他的模樣看了個八九分。與她想像中的武將不同,既沒有滿臉的大鬍子,也沒有粗獷的長相,倒是有三分儒雅文人的感覺。

    瞼i能由於長在邊疆,皮膚稍稍粗糙了一些,但是身上自有一股書卷氣息,比之伊蘭城,倒更像個文臣。然而繞是如此,那眉眼間的凌厲之氣卻讓人不可忽視,只一個眼神,便能讓人心驚膽顫。

    癒u事情的前因後果朕已經告知路將軍了,對於此事,朕表示惋惜,也請路將軍節哀。至於路美人的身後事,完全按照德妃的待遇比照而辦,如何?」秦旭飛看似商量的問道,實則已經將事情決定了下來。

    瞼黖M有些尷尬的站在路戰的面前,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

    礎n在秦旭飛似乎也在意到她的不安,衝她揮了揮手道,「愛妃坐到朕的身側來。」

    礎p獲大赦,伊然朝路戰再次行了行禮,這才踩著台階走上前,坐在秦旭飛的右側。斂眉垂目,靜靜的做一個旁客。

    穡銋磢膘麮{在,她也沒弄明白秦旭飛為什麼要叫她來作陪?更不明白秦旭飛為什麼要告訴路戰,路鶯菲是自殺的?而身經百戰的路戰,又怎麼會相信?

    癒u路美人的喪事,就在三天後大辦,路將軍覺得如何?」秦旭飛側頭,看著路戰問道。

    繡藶圊o道,「皇上,既然已將小女按照德妃的待遇來辦,又為何還口稱美人。這樣,也未免會落人口實,小小一個美人,卻有著德妃的排場,豈不是會讓人笑話?!」

    穡奶U之意,是在替已經死了的路鶯菲討封。

    簪釵鬼葦o面露難色,有些猶豫的說,「可是……路美人生無所出,朕雖是心有憐愛,只怕太后那裡……」

    癒u皇上乃真龍天子,後宮雖說是太后做主,但是終究還是應以皇上的意見為先,旁人,哪裡有多嘴的餘地。」路戰的口氣有些囂張,根本不容拒絕,「再者說來,鶯菲雖無所出,卻是一心為著皇上,為著皇家。即便尋了絕路,這事情的起因原委,皇上原也是比臣清楚的。」

    繙搯_酒小酌了一口,見秦旭飛沒有搭腔,側耳似在認真的聽著,這才頷首接著說下去,「再者說來,若不是太后當時冤枉小女,又怎會令她心生岔憤,自尋短見!如今,只是尋個封號,想來太后不會諸多為難的吧!」

    藍巨麭o裡伊然大致有點明白了,秦旭飛告訴路戰的版本應該是:賀蘭芷假裝有孕設計自己被人陷害流產,而太后錯斷,「疑似」路鶯菲下的毒手,結果還沒來得及查清真相,心高氣傲的路鶯菲已經不堪羞辱,上吊自盡了。

    礎悀恁A多麼弱智小白的版本,別說路戰了,說給她自己聽都不信。那秦旭飛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呢?他不會連這麼簡單的一層都沒有想到。而路戰也是,人都已經死了,就是要這樣一個封號又能如何,即便封為皇后,能換回他活潑生動的女兒嗎?真是讓人費解。

    癒u唔……路將軍說的有理,不過朕還是要稟明太后以後再做決斷。」秦旭飛似認真思量,然後很認真的對他說道,「朕保證,一定不會屈待了路美人。」

    癒u若當真不會屈待,皇上就應該在她還活著的時候多加寵幸,而不是現在……」路戰沒有再說下去,似有意無意的掃了一旁的伊然一眼,目光清冷。

    瞼黖M只是垂下頭,盡力無視那犀利的眼神,她沒做虧心事,又為什麼要害怕。

    繒鴭騤藶啋爾隉A秦旭飛倒也沒有在意,倒是及誠懇的說,「是朕之失誤。便如伊婕妤,朕也冷落了好些日子。朕公務繁忙,後宮之事都是太后在打理,甚為細心的安排了侍寢的人選。而今想來,是朕疏忽了……有愧於鶯菲啊!」

    瞼L第一次這樣叫路鶯菲的名字,伊然只覺得說不出的詭異,而此話對於路戰卻是極為受用,不再多話苛責。

    瞼黖M隱隱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升起,似乎觸動了什麼,卻又說不上來。秦旭飛……轉頭看了眼身旁這個一臉愧色的男人,突然覺得有點陌生……



所謂之腹黑

    瞻艉ㄕb焉的喝了兩杯酒,伊然的臉上不覺又染了些紅暈。秦旭飛瞥了她一眼,知道她不勝酒力,而該談的事情也差不多談完了,便道,「愛妃看來也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礎兢雈罹M伊然的心意,她站起身柔柔沖秦旭飛施了一禮,又衝路戰行了禮,方才道,「臣妾告退!」

    繡藶啎]沒有出聲,只是深沉的眸子一直緊緊盯著她。不知為什麼,她就是心裡一陣發毛。真是奇怪了,明明沒做虧心事,路鶯菲的死也跟她沒有關係,可路戰這樣盯著她,似乎打心眼兒裡把她當成了罪犯一般。

    繡韞X乾清宮門檻的時候,正聽到秦旭飛在和路戰聊水路營運權的事。不禁有些感慨,從提起這個議案到現在也過了好些日子了,到現在還沒確定下來,可見秦旭飛這個皇帝當的也夠憋屈的,難怪他要下手整治朝綱,只是,談何容易啊!

    穡S再聽清他們說什麼,輕手輕腳的往龍澤宮走去。西鳶宮已經成了冷宮,而秦旭飛也並沒有給她安排別的住處,暫時只能先住那裡了。

    臍s澤,龍澤,當真是龍的恩澤還是龍的束縛?

    穠曭虃菑F一口氣,溫熱的氣息遇到冷凝的空氣瞬間消散。在這宮中,又有什麼是可以長久的呢。

    礎]為解除了禁令,小綠一早就守在了龍澤宮裡,裡裡外外倒是收拾得很整潔。伊然走進屋子的時候,暖爐裡正燒著紅彤彤的炭火,一股熱浪迎面撲來,竟覺得有些發汗了。

    癒u怎麼燒得那麼旺,快熄掉兩塊,熱死了!」伊然叫著,將身上披著的狐裘脫了,走到桌前端起熱氣騰騰的一碗湯,連喝兩口。

    瞻]許是湯的作用,方才暈乎乎的感覺消散了些,神志也清明了一些,看到小綠蹲在火爐前忙碌著低頭不語,覺得她似乎滿腹心思的樣子。

    繚Q了想,開口道,「小綠,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

    癒u啊?」她彷彿剛聽到一般,抬起頭看了伊然一眼,囁嚅道,「沒……沒有。」

    癒u父親有什麼吩咐?」揣測著,試探問了一句。

    翻眭噫o一句,竟讓小綠差點跳起來,「主子……主子怎麼知道?」

    穢~然猜中了!伊然有些哀歎,反正那老狐狸難得會傳信,一傳信一準沒什麼好事,放下碗,撫著額頭有些無奈的說,「把門關上,有什麼話就說吧!」

    簣o到首肯,小綠忙放下攏火的鐵鉗,站起身去關了門,這才走到伊然近前,低低的說,「相爺說,這次的事情小姐受委屈了,不日他會來探望您的。還有……」

    癒u什麼?」伊然挑了挑眉,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癒u賢妃如今已打入冷宮,路美人也已經死了。宮中再無人與主子您的實力想抗衡,讓您借這次的事情把握機會……」後面的話她沒有再說下去,想來伊然也是明白的。

    翻w緩啜飲了一口湯,伊然沒有說話,湯入喉是熱的,滑落心底卻是冷的。

    瞻ㄕ磲漣N笑,自己入獄,到生病養傷,到如今,多少日子過去了,伊蘭城何曾來過,何曾關心過一句。如今,又放下這樣的話來,當真是把自己當成了任意擺弄的棋子啊!

    穡ㄔ黖M沒有說話,小綠咬了咬唇,接著說,「相爺還說,後宮如今空虛,不日將三小姐送入宮內,請小姐……代為打點一切。」

    罈”麭怮寣A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幾乎像蚊子哼哼,不過伊然還是聽得清清楚楚的。連她怕是也覺得這種要求真的很不近人情吧!這個時候讓伊琳入宮?伊蘭城的如意算盤還真是會打,只不過,如今路戰回朝,只怕他們誰也別想安寧吧!

    穢韙U手中的碗,湯已經喝完了。伊然淡淡的應了一聲,「知道了!我要睡會兒,你先出去吧!」

    穡ㄔ黖M神色還算平靜,小綠總算鬆了口氣,收了桌上的碗筷退了出去。

    簣衒蚼呇b床上,也談不上有多想睡,只是走了一天有些乏了,脫了靴子,發現襪子竟有些濕,就脫了襪扔在暖爐邊烘烤著,一手拖著腮幫怔怔的看著紅艷艷的暖爐。

    瞼嚄鶣停a的話她倒是沒往心裡去,此刻閒下來就開始回味方才在乾清宮的事兒。

    簪釵鬼葷i訴路戰的那些話,表面上似乎在息事寧人,誰也不偏幫,然而他是如何描述的,自己卻沒有親耳聽到,至於後來死後封號的事情,口口聲聲尊稱太后做主。她卻知道,從整件事情開始,審訊,他什麼時候真的尊以太后為主,那他又為什麼要這樣說呢?

    竄鋮虓Q去,換個角度去想,如果她是路戰,聽到這樣的話,斷然會以為路鶯菲之所以不能在死後追封為德妃,完全是因為太后的阻撓。再一細想,太后是賢妃的親姑母,而這次的事情又是賢妃為了爭寵一手策劃的鬧劇,那麼就不難猜想到,在這件事裡,太后所扮演的角色。

    礎茈B,路鶯菲的死宣稱為自殺,任誰也會覺得太牽強了點。那樣驕傲自負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因為小小一點「委屈」,就活不下去了呢?更何況她已經寫了書信給父親訴苦,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自尋了斷。簡直是太不通了!

    繡藶啎妝狴H在現在沒有反駁這個說法,只怕是沒有掌握確實的證據,而又不能當面駁斥皇上在粉飾是非。

    穡獄穧b路戰的眼裡,秦旭飛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敢違逆太后,這樣一想……

    瞼黖M居然一絲睡意都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太熱,背上涔涔的冷汗。

    簪釵鬼葫搹無心而又句句維護的話,居然在無形中可以解決掉兩大勢力。路戰如果順著秦旭飛的誘導想下去,不難猜到是太后操控了這一切,而太后背後的勢力是整個外戚賀家。那麼這一場仗,只怕是硝煙瀰漫不遜於邊疆。

    簪釵鬼腹A她的夫君,好一個腹黑的男人!



旭飛的心思

    繞佶ㄤ洩G然是一件很耗神的事,本來已經了無睡意了,結果胡思亂想了這許多,不知不覺居然睡了過去,偏偏心裡有事又睡不沉,半朦朧半清醒的那種狀態真是難受。

    臏蘅繻軉鬮控o門開了,一個人朝著床榻走過來,然後又輕輕坐在她的身旁,直覺是秦旭飛,想睜開眼卻又覺得眼皮有千斤沉,費了半天勁也只張開了一條縫,通過那縫隙勉強看過去,一片朦朧。

    穡漱H似乎伸出手在摸著她的頭,目光深沉。她突然有點恐慌,拼了命想要大叫,卻又壓抑極了,「啊——」,拼盡全力大叫一聲,終於喊出口,到了唇邊卻化成一聲嚶嚀,整個人也醒了。

    癒u你醒了?」秦旭飛輕聲說道,替她將被子往上拉了拉,「很熱?」

    癒u還好!」她應了一聲,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一樣,渾身上下軟綿綿的,伸手探了下額頭,竟然濕漉漉的。

    簪釵鬼萼_身拿了條帕子來給她擦拭,伊然這才算醒了神,「皇上……」

    癒u嗯?」他輕輕的哼了一聲,認真的擦著她臉頰上貼著的被汗水打濕的頭髮,眼神溫柔而認真。

    瞼黖M動了動嘴唇,本想問路戰已經走了?轉念又覺得多此一問,於是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癒u酉時。」放下帕子,秦旭飛替她攏了攏有些散亂的頭髮,柔聲說道。

    癒u啊?!」伊然驚叫一聲,她居然睡了這麼久,「皇上用膳了嗎?」

    簪釵鬼葦鬖磽o想要掀開被子的手道,「沒有,等你醒了一起呢!」,接著揚聲道,「進來吧!」

    穠龤A應聲而開,幾個手捧托盤的人魚貫而入。想是早已守候在門外,進門便帶進來一股肅寒的氣息,讓人精神也隨之一振。

    穢韙U飯菜,那些人便在秦旭飛的眼神示意下又退了出去,期間沒有發出一點聲響,安靜得只能聽到外面偶爾吹過的風聲。

    癒u來,吃點東西!」秦旭飛牽過她的手,溫柔的說。

    瞼L的掌心暖暖的,伊然心裡卻有一絲不安。拉著他的手,溫順的起床穿鞋,他居然還很細心的替她繫上一件外袍,這才相攜著走向飯桌。

    瞼捰滫漸~袍隨著腳步輕擺,搖曳生姿,伊然看著一臉柔情似水的他忽然覺得,這一幕多像牽手走向教堂啊。神聖而莊嚴的時刻,只可惜……

    瞼L握著自己的力道剛好,不會太緊卻也牢牢的不放,然而這種體貼的力度卻並沒有讓她心裡踏實一些。經過乾清宮的事,加上她自己的猜測亂想,愈發覺得自己根本就不瞭解面前這個男人,對於他,真的是寵自己,還是……在他的棋局中,自己也不過是一顆棋子?她迷茫了。

    瞻@直以來,她以一個現代人的身份,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著這宮中的爭鬥,儼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卻也忘了,她所知道的那點皮毛知識,在這樣複雜的環境下,根本入不得從小學帝王權術長大的人的眼。

    禮O說秦旭飛,便是秦慕楓,秦夜翔,甚至太后,哪一個不比她城府深沉的多。就拿這一次來說,如果沒有秦旭飛的力保,她早就把自己的小命玩丟了。

    繚Q到了這許多,她就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原來她千般努力,原來她自以為是,到最後始終是逃不脫同樣的宿命。

    癒u在想什麼?」秦旭飛夾了一塊肉靠近她的唇邊,淺笑著看她。

    瞼黖M這才回過神來,「沒什麼。」,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雖然心裡有個疙瘩,卻又不知道怎麼問出口,索性張開嘴巴將到了嘴邊的肉吃了下去。

    癒u你是不是在想,朕今日為什麼要那樣對路戰說?」他淡淡的說著,細心的挑去魚肉上的小刺。

    瞻@口肉噎在喉嚨裡,差點喘不上氣來,伊然連忙喝了一口粥,瞪著眼睛看向秦旭飛,為什麼她想什麼他都能知道。不過……那答案她大致已經猜出來了。

    癒u不用那樣看著朕,你的小腦袋瓜裡想什麼,朕什麼時候不知道了?」繼續挑著魚刺,他垂著眼眉說道。

    瞼黖M搖了搖頭,「皇上說對了一半!或許在乾清宮的時候,臣妾是想問的,但是此刻,臣妾不問了,因為臣妾已經明白了。」

    癒u哦?」秦旭飛挑了挑眉,將挑好的魚肉遞到她的唇邊,「那你倒說說,為什麼?」

    竄r住筷頭的那口肉,她看著他的眼睛,定定的、一字一句的說,「借、刀、殺、人!」

    礎泵^筷子,秦旭飛面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卻是停頓了一下,然後又去夾青菜,依舊平靜的說,「說一說你的猜測!」

    竄r了咬唇,伊然猶豫著沒有開口,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癒u但說無妨,朕赦你無罪!」他彷彿知道她在遲疑什麼,給了她一條赦令。

    癒u皇上告訴路將軍,路姐姐是自尋短見,常人都不會相信這樣的解釋,皇上又怎會不知道,那麼這樣說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故意要引起路將軍的懷疑。」伊然看了看他,嚥了口唾沫,盡量小心的措辭,「而皇上又口口聲聲尊重太后的意願,誰都知道,賢妃是太后的親侄女,這樣便不難猜到皇上為什麼要刻意隱瞞真相,要說這樣拙劣的謊言。而至於封號的事,皇上其實也並不在意為一個死去的人有所爭論,更何況那個人是路將軍,想必太后也不會為這個而為難。把這些都連起來想一遍,那麼就不難猜出,所有的矛頭都只指向一個……」

    禮l了口氣,她沒有再下去,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癒u那個矛頭就是——太后!」他卻絲毫不介意,就這樣說了出來,唇角還勾起一絲淺笑,讓伊然倒抽了一口冷氣。



父親的奏章

    藍巨鴞o的抽氣聲,秦旭飛瞥了她一眼,露出一抹瞭然的笑,「你很聰明,猜的也沒錯,幾乎分毫不差!」

    罈△菕A拿過一旁的帕子替她拭了拭唇角,然後轉了身子面朝向她,衝她伸出一隻手。

    瞼黖M看著他伸出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探入了他的掌心,倚身坐進了他的懷中。他雙手一攏,將她牢牢包圍在自己的範圍內。

    職a著他,心裡卻有點空空的,找不到過去那種踏實的感覺,現在的他,突然讓她很沒有安全感,只覺得沒準下一刻他就會翻臉,就會冷笑著告訴她,她不過也是他的一顆棋子。

    簪釵鬼蒂乎並沒有察覺她的這種不安,在她耳畔輕聲訴說,「這幾日朕思慮了很久,若想一舉將整個外戚的勢力從朝堂中連根拔除,單憑朕一己之力是不可能的。而且路戰回來,終究是要給他的女兒尋一個交代,如果不這樣說,不這樣誘,難免還是會牽扯到你的身上。」

    瞻@手摩挲著她小巧的耳垂,他的聲音低沉而魅惑,「朕將這些都告訴你,你又會告訴誰?」

    織身震了一下,伊然想側頭看他,奈何他的頭卻枕在她的頸項,使她動彈不得。他沉默的靠在她肩頭,只有輕微的呼吸聲噴灑在她的耳後。

    瞼黖M定了定心神,盡量用平靜的語氣道,「皇上想讓臣妾告訴誰,臣妾就告訴誰。皇上不想讓人知道,臣妾一個字兒也不會透露,讓它都爛在肚子裡!」

    癒u包括你的父親?」秦旭飛挑了挑眉,聲音裡竟有些戲謔的笑意,好似尋常小夫妻在開玩笑一般。

    繕M而伊然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他分明是在試探她。他是什麼意思?懷疑自己?又何必告訴她這些!既然說了,又何必這樣試探她!伊然有些惱了,覺得他這樣做真的有些過了,於是硬邦邦的說,「包括伊蘭城!」

    穠蔗I伊蘭城的名字是表示在大事面前,他只是一個「臣子」,而非她的父親!這樣不知他是否滿意了!

    癒u這麼認真?」他低低的笑了起來,「朕隨口問一下而已,若真的不相信你,又何須對你說這些?」

    罈△菕A半懲罰似的在她露出的肩頭輕輕咬了一口,引得她一陣驚呼。

    癒u伊蘭城今兒提交了一份奏章。」抵著她的鬢髮,他狀似漫不經心的說道。

    癒u嗯。」伊然淡淡的應了一聲,知道他既然提起,下面就一定還有下文,也不多問,等著他接著說下去。

    繕奶F一小會兒,見她沒有回應,秦旭飛反而有些挫敗,「有時候啊,朕真的是對你很無奈!為什麼你都不會偶爾好奇一下?」

    癒u哦。」她做出無限好奇的樣子道,「那父親在奏章裡說什麼了呢?皇上又是怎麼想的?對於這個議案覺得可行不可行呢?要是可行皇上就寬容點同意了吧!」

    繒鵀o的喋喋不休秦旭飛不但沒有滿意,反而更加鬱悶,「愛妃啊,你的演技當真是不好啊!」

    癒u未能讓皇上滿意,臣妾真是惶恐!」她聳了聳肩,當皇帝的果然難伺候!

    癒u惶恐,你哪裡有一絲惶恐?」伸手快速刮了一下她的粉鼻,秦旭飛也不再逗弄她,接著說道,「伊蘭城說,如今後宮空虛,為了皇家開枝散葉,建議打破例制,下月大選秀女。」

    罈“像o幾句話,再次停頓下來,似乎在等待著她的發問。這件事畢竟也和她有些關係,難道她就一點都不好奇自己如何決定嗎?秦旭飛在等,在想。

    瞼黖M知道他在等,歎了口氣只得順著他的心思問道,「皇上又意下如何呢?」

    穡銋磥S何必她來問呢,即便她問了,也不能改變他所要做的決定,他又何苦總要等待她的問詢,才肯繼續說下去。

    癒u現在不是朕意下如何,而是你……怎麼想?」將她的身子轉了過來,讓她側坐在自己腿上,可以正面看著她,仔細的審視著她的每一個表情,分毫不願錯過。

    癒u這……重要嗎?」伊然不懂,朝堂的事不是向來不許後宮女人過問的麼?至於選秀女,伊蘭城分明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將伊琳送入宮來,她又怎會不明白。

    瞼u是……只是秦旭飛又何苦非要問她的想法。她怎麼想,對於這件事,會有動搖的餘地嗎?

    簪釵鬼蜃I了點頭,「朕想聽!伊丞相難道不想讓你獨佔朕的寵愛嗎?這樣大選秀女,就不怕朕會冷落了你?」

    瞼黖M冷笑了一下,「皇上又何嘗不明白呢?」,轉了頭去,不想對此事多說。

    瞼L卻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輕輕轉向自己不許她逃避,一雙黑色的眸子有如潭水一般深邃,灼灼的盯著她,「朕明白什麼?你不高興了嗎?」

    繕L法逃避,她只得壓抑著胸口被挑起的不悅冷聲道,「伊蘭城之所以要這麼做,不過是想讓小妹伊琳也入得宮來,相信皇上不會看不透他的那點小把戲。臣妾是不高興,但不是因為選秀女這件事,而是明明一件已經有了定論的事,皇上又何苦非要逼著臣妾要一個說法。無論臣妾怎麼想,這重要嗎?能改變皇上的決定嗎?」

    竅搧萓o略微泛紅的臉頰,秦旭飛啜著一抹淺淺的笑,「如果朕說,可以!」

    癒u啊——」伊然張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好像方才自己的耳朵重聽了一般。

    瞼L笑意更深了,「朕說,可以!只要你說不願大選秀女,朕就否了這本奏章!」,說著,湊近了她一些,鼻尖抵著她的鼻尖,軟聲道,「那麼你呢?你想讓自己的小妹入宮麼?朕的愛妃……」

    糧怮嶊瑭n音幾乎是抵著她的唇瓣說出來的,伊然的眼前只有他放大的一張臉,有些眼暈。她恍恍惚惚彷彿被下了蠱惑一般,半賭氣半認真的說,「那好,臣妾不喜歡這次大選!」

    癒u那就如愛妃所願!」他低笑著,吻上早已誘惑他多時的唇瓣,品嚐其中的甜蜜。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