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夢迴大清》 作者:金子(全文完)

內容簡介:
     一個生活在21世紀的女孩子,故宮裡的一次迷路,竟穿越時空回到了清朝,並身不由己地進入危機四伏的皇宮內院。熱情如火的十三阿哥、深沉內斂的四阿哥、命運多舛的小姐妹、威嚴的康熙皇帝……無數在史書中讀過人物,帶著各自的喜怒哀樂,紛至沓來。歷史與現實撲朔迷離,相愛與相傷難以取捨,愛恨情仇間何去何從?在既知的歷史中,為何還要面臨一次又一次的艱難抉擇?……
        一位現代「灰姑娘」,在歷史中實現愛情夢想,再現浪漫曲折,重溫經典感動時分……


作者簡介:
  金子,一個愛做夢的女孩子,自謂「貌不出眾,技不壓人,唯求一生平順喜樂足矣」,以一部穿越時空的言情小說《夢迴大清》,在晉江原創網首發連載,躋身網站積分排行榜前列,數百網站鼎力轉載推薦,好評如潮。

夢回大清、步步驚心、瑤華,號稱是晉江書城三大經典清空穿越文!
評論(334)



番外胤祥之拼命十三郎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個午後,那時剛剛跟老十那粗坯幹了一架,諳達師傅不說是他挑的事兒,卻罰我跪臺階子,四哥偏生不在宮堙A三哥又不管事兒,就任得他們欺負人,不過想想老十鼻血橫流的德行,倒也值了。

趁著沒人注意,偷溜了出來,內務府那邊有一片海子,我心煩的時候經常喜歡去那兒,那兒人少又安靜。雖然知道現在秀女們都住在那兒,也懶得去理,躲過了守衛的侍衛太監,剛順著牆邊兒走過去,就隱隱的聽到一陣歌聲傳來。

從未聽過的調子,卻別有一番味道,心堣ㄧT好奇了起來,放輕了步子走過去,一個穿著藍衫子的姑娘正坐在水邊閉著眼哼唱著,一雙雪白的腳就那麽自然寫意的泡在水------是個秀女。

不知爲什麽我的心跳了起來,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陽光透過楊柳,就那麽斑斑點點的灑在她身上。我曾在宮堛漸蛚奶W跪到被曬昏過去,那時候恨透了太陽,只覺得它是那麽無情……

可現在越靠近那個女孩,越覺得放鬆起來,陽光包圍著我和她,原來溫暖的感覺是這樣的,四哥也讓我覺得很暖,可那種感覺跟眼前的感受不同,我一步步的走過去。

都走到她身後了,她還是沒發覺,面上的表情是那麽柔軟,一種說不出的平和緩緩從她自周發散了出來。楊柳扶風,映得她的臉一明一暗的,突然給我一種不確定的感覺,忍不住踏前一大步,站在了她身後。

她顯然有了感覺,可不看身後,卻探頭探腦的往水面看去,我不禁好笑起來,忍不住開口“你好自在呀”。在她差點栽到水堣妨e一把把她拉了回來,看著她驚魂不定傻傻看著我的樣子,更加好笑。

可等她以小鬼兩字稱呼我的時候,我再也笑不出來,我反諷了回去,只見她愣了愣,然後就很開心的承認了自己也是小鬼,真是個奇怪的姑娘,這有什麽好高興的。

眉清目朗,朱唇白膚,外貌倒在其次,美人兒我見得多了,她卻別有一種由內而外的斯文氣質,一雙自信清正的眼,微微彎起的嘴角……她叫雅拉爾塔.茗薇,這是一個會與我糾纏一生一世的名字,只是我這時候還不知道,心堳o因爲她阿瑪是老八那邊兒的人而起了些戒心。

一個布巾溫柔的擦了過來,我有些粗暴的推開,一半兒是因爲驚訝一半兒是對她的出身有些顧忌。她狠狠的瞪了回來,可依然溫柔的給我擦拭著頭上的傷口,我不明白,她卻只是淡淡地說那傷口看來太礙眼。我愣在那兒,任她擦拭,又把手帕浸涼了敷在我額頭上之後,然後她又是那麽悠閒的坐了回去。

我心中說不出的是什麽樣的滋味,卻情不自禁的靠了過去,她想推我,弄了半會兒子推不動,也就放棄了,任我靠著。沒人動,也沒人說話,可感覺真的好暖和,心情也平和得一如眼前的水面,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讓我眷戀不已,我在心媟t暗下了決定,這份感覺我要牢牢的握在手堙A不讓它溜走,也決不讓給任何人。

就這麽待著直到她穿了鞋襪想走,我拉住了她,在她掙扎之前,明白地告訴她,我定會討了她去,在她的閃躲中,偷了香,我笑著離開了,留她在那堜蟾搧菕K…

再見已是在宮堣F,居然又是水邊,不知她是不是對水有著特殊的偏好,見了我她有些驚訝,彼此交換的對話與上次也沒什麽不同,我雖皺了眉頭跟她對嘴,心堳o開心地想大聲喊叫,她還是她,她沒變,我那天所經歷的不是一場夢。

正笑鬧間,四哥走了過來,我剛跟四哥打了招呼,就看見她的臉色變了,眼中有著不敢置信,激動,可慢慢的一切都歸爲平靜,她看我們仿佛跟看路邊的石頭沒什麽區別,我的心又跳了。

她規規矩矩的一個大禮行下去,四哥也覺得有些意思了,上下打量著她,跟四哥這麽多年,還真沒見過他認真去看哪個女人,可一時也沒多想,十哥就躥了出來攪局。

原本早就跟四哥說好了,卻沒承想八哥他們斜刺奡﹞F進來,就算是因爲她阿瑪的原因,他也大可不必做得那麽明顯,倒是覺得他們沖著我,也就是沖著四哥來的多些。

先下手爲強,四哥陪我去求了德娘娘,又給貴主兒事先遞了話兒,這才算定了下來。私底下讓奴才遞了紙條給她,卻沒告訴她是誰給的,又是爲了什麽,四哥看在眼堣]沒說什麽,只是默認了我的任性,我就是想知道她會怎麽做。

等我心滿意足的坐在她床邊看著她的時候,她正踏踏實實的悶頭睡大覺,我忍不住伸了手過去,她終於在我的身邊了。

我的生活終於變得不同了,她到底有多少驚喜帶給我,她的奇思妙想,她的言談舉止,她的一筆好字,她的那些我從未聽過的小曲兒,她那層出不窮的笑話,最最重要的是她的溫柔和懂我。

小薇,我就這樣稱呼著她,就在我發現我再也不想離開她,對她的感覺已不再是只是想佔有的那天,我這樣叫了她。她挑了挑眉毛,就這樣認可下來,在我面前她從來都是那樣的直白,如同清澈的溪水一樣,把我的心思一一反射出來,除了提到那個人的時候…….

四哥的情動是我原本沒有想到的,那樣冷清的一個人,卻把心中壓抑已久的感情給了她,在我發覺的時候,四哥已經放下得太深了,我惶惑了,小薇原本沒在意的,可不知爲什麽,她看四哥的眼神總是不自覺地帶著一抹憐惜。

懼怕,疏遠,通常都是這樣的眼光投向四哥,就是德娘娘也從未用過那樣的眼光看向四哥,可能就是這樣的憐惜讓四哥的冰冷熱了起來吧。這樣的痛苦折磨我卻無法跟任何人訴說,一個是我最敬愛的兄長,一個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又能把誰從另一個人眼中徹底抹去,左右爲難,原來就是這樣。

心堛瑰ㄖ穛蚸韟b中秋月爆發了出來,借了個碴兒,我狠狠的跟德陽打了一架,那小子就是九哥的一條狗,教訓了他只是出了口惡氣,可心情依然糟糕透頂。皇阿瑪的訓斥也沒放在心上,渾渾噩噩的走在宮中,一擡頭時,卻發現自己還是回到了她在的地方。



小薇的眼淚重重的滴在了我的手腕上,卻如春雨般滋潤了我乾涸欲裂的心,她滿眼的傷痛憐惜,那時她眼堨u有我。突然發現,這就夠了,她的心埵釦琚A她懂得我。

一夜好眠,醒來時看到卻是不知所措的小薇和加倍冷漠壓抑的四哥,我當作什麽都不知道的隨四哥出了門去,四哥什麽也沒說,我們都如往常一樣,談論朝廷政事,人情世故,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可直到分手之時也沒談及昨夜發生了什麽。看著四哥瘦削的背影,我知道他在痛,在忍……因爲我也是一樣。

就在這樣的糾纏模糊之時,一隻發了瘋的熊,卻用它的利爪撕開了我們之間所有的遮掩躲閃。當我看見小薇面對那隻瘋熊之時,我的心膽欲裂,直到我親手摸到她,聽她親口跟我說她沒事兒的時候,才放心得讓暈眩襲來。

等我從昏沈中醒來,第一眼看到就是小薇輕蹙的眉頭和與我緊握的手,看見我醒來,她大大地無聲的笑了出來,我也笑了,這好,她毫髮無傷….

“只有我,好不好”,我這樣的問她,經過了差點失去她的痛苦,我再也顧不得了,我只要她的答案,明明白白的答案,不然我真的會發瘋的。

“好”,一個堅定地回答讓我的心狂喜起來,我無比珍重的與她分享了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吻,她的眼淚流了下來,我的心一緊,生怕是她後了悔,她卻淚眼迷蒙的對我說,沒見過喜極而泣嗎。呵呵,我的小薇呀……

那天,我知道德娘娘讓小薇去服侍四哥了,就愣了在帳篷媥蒝膉@天,服侍我的那個小丫頭叫什麽,東蓮還是冬梅的,眼中總是閃爍著擔憂,她定是知道些什麽吧,我知道小薇和她處得很好.一天下來,讓我吃就吃,讓我睡就睡,直到晚上奴才們都退了出去,我再也忍不住,溜去了小薇的帳篷.那丫頭見我進來吃了一驚,卻沒說什麽,福了福身就出去了.

小薇的氣息就在我四周漂浮著,這種熟悉讓我漸漸的平靜下來,靜靜的等,好像很久,又好像一瞬,她回來了,我借著燈火看去,小薇滿眼的無奈傷痛就那麽清晰的顯現出來,我的心一緊,她和四哥定然發生了什麽.

其實我和四哥一樣,我們都在逼她,因爲自己無法放手,又不想彼此兄弟情分有半點兒損傷,所以就只有迫她選擇,那樣不論結果如何,我和四哥都可以接受,或者說是認了吧.

小薇被我嚇了一跳,我故意逗她開心,笑鬧中,突然看見一處吻痕清晰的印在她耳後,我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腳,四哥……她顯然也發覺了,沈默了一會兒,她擡起頭來,面色蒼白,嘴唇兒細細的顫抖著,剛要張口告訴我發生了什麽,我卻急急的阻止了她.

“回來就好”,我這樣告訴她,她愣住了,然後就和著眼淚,大大的咧開了一個笑容,是那樣從心底發出來的喜悅.我緊緊的摟住她,這時才發覺方才脫口而出的正是我的心底話兒,回來就好,真的,那意味著她拒絕了四哥,選擇了我.



小薇睡著了,我癡癡的看著她的睡顔,我睡不著,想來四哥也睡不著吧,今天發生的事兒實在是太多了.其實我明明白白的知道,小薇與我在一起的時候,是無比的自由自在,可她與四哥在一起的時候,卻有著一種莫名的張力.

我先認識的她,我想盡辦法引她注意,我故做不知她與四哥之間的吸引,對她是,對四哥亦然,我是拼命十三郎,行的正走的正,可我今天頭一次覺得自己卑鄙…小薇囈語了幾句,聽不清說的什麽,可眉頭卻皺得緊緊的.我靠過去輕輕的吻著她的眉頭,看著她漸漸鬆弛下來,摟緊了她,我閉上眼,卑鄙就卑鄙吧……

日子就在這種看似明朗,實則暗潮洶湧的情形下一天天滑過,小薇有意識的疏遠了四哥,我卻也沒什麽欣喜的感覺,只是加倍努力的幫助四哥做事兒,而四哥越發的沈默寡言.

我帶著小薇溜了去逛廟會,卻被老十他們逮個正著,被帶到了皇阿瑪,一番言語交戰,德娘娘竟回了皇阿瑪,要把小薇指給我,我一時有如在夢中,狂喜的手足無措.

八哥他們從中作梗,十哥的惡言相向,都讓我憤怒又恐懼,這時小薇卻笑著問我,“是煞你,還是煞我”,我怔仲間,十哥已大聲的說,“當然是煞你”,我心堣@緊,她卻向十哥笑了笑,朗聲說“奴婢謝皇上,謝德妃娘娘”.

我的眼腫脹酸熱,很久沒有想哭的感覺了,只覺得所有的眼淚都從心上流了過去,留下了一絲濕潤.那一刻,我眼堣ㄕA有皇阿瑪,不再有八哥他們,甚至沒有四哥,只有她…只有袖下我們彼此緊緊相握的手.

以後的日子是那樣的幸福,皇阿瑪要南巡,我伴駕出行,四哥卻留了下來扶持太子,料理國事.小薇卻隱隱的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對四哥留下這件事兒不太願意,她不說,我也無法問,她和四哥之間已經久沒見了.更何況,她這樣待我,我除了真心,能回報的就只有全心的信任了.



南巡到一半,發生了大事兒,皇阿瑪火速返京,可京堛漁灡妝麂茬o時候卻斷了,我也不知道四哥那邊兒到底怎麽了,強耐著不安返回的京城,才知道索額圖反了.他竟想趁皇阿瑪不在京城的功夫,輔佐太子親政.

我頭嗡的一下,立刻想到了留下來陪侍太子的四哥,要是他也卷了進去,那可就……可還好,一進京城,四爺府的人已經在等著我了,說是四爺才從香山碧雲寺回來,因爲德娘娘病了,他一直伺候著,我的心大大一鬆,暗自慶倖德娘娘病的真是時候.

京堛熔V亂很快的鎮壓了下去,仿佛又是一片平和,索額圖圈禁,一衆黨羽殺的殺,流放的流放,迅速土崩瓦解了.太子因事先並不知情,與皇上一番造膝密談之後,地位也還是巍然不動,四哥因爲不在其中,自然也是沒事兒,我這才放下了心事兒,隨四哥重返香山.

給德娘娘請完安後,才知道小薇竟然病了許久,出門的時候四哥臉色怪怪的,我也顧不得,繞到後院推門進去,小薇正沈沈的睡著,她瘦了好多,臉色也不好.一旁的丫頭大概跟我說了她的情況就退下去了.

我輕輕伸手去摸她的臉,卻被她一把抓住,嚇了我一跳,看著她吃驚的表情我不禁好笑起來,可跟著她就狠狠的給了我一口,痛得很,我大叫,你這是幹嗎?她卻哭了出來,我一愣,她很少哭的,趕緊過去摟住她…

小薇低低的說了句什麽,我沒聽清就問她,她咧開嘴, “你會痛,那我就不是在做夢”,呵呵,我心中一暖,低低的笑了出來.小薇的臉上一派的放鬆,再也沒有我離京前的那種隱憂,不一會兒她就在我懷媞庰菑F.

肯定發生了什麽,但我不在乎,現在她就在我的懷,全心信任的睡著,我輕吻上她的額頭,“我再也不會放你一個人了,決不”


(全書完)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