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廢了你 》作者:一世風流【全文完】

書籍介紹:
      「跟我走,我娶你為妻。」   
   女子緩慢里拉開頭髮,露出魔鬼似的半臉,淡淡的道「這樣,你還要我跟你走嗎?」
   她是帝國家喻戶曉的醜女,廢物。
  卻一言驚天下,王子,不嫁。王妃,我不稀罕。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誰知 …
評論(1794)



栽贓陷害6
君飛千里迢迢從利同兩天之內趕了過來,看他那摸樣就知道有多疲憊和著急,定是收到消息知道她陷入危險了。
    她這事讓他們擔心了。
    君飛聽言滿腔的怒火在不得發作,只好狠狠的瞪著落羽:「還知道我們會擔心。」
    太驚悚了,雖然帝國按捺住了消息,對外宣傳不過是飛魚廳年久失修,被幾個搶東西的小毛賊給弄垮了。
    但是,他就是做這信息買賣的,知道的是清清楚楚。
    藍尊高手和紫尊王者同時出現。
    破壞的飛魚廳,華宇拍賣行一個不留的情況。
    和著暗夜裡的那一道轟鳴,百里外的密林被直接毀去半個山頭,河水逆流,那只會是紫尊王者之間的交鋒。
    而這樣幾乎完全超越他們所知的存在中,落羽卻夾在了中間,失蹤了。
    這怎麼能不讓他擔心,怎麼能讓他不急躁,他都快急瘋了。
    落羽揉著肩膀笑道:「算我命大,我爹娘不知道吧?」
    「不知道。」君飛橫眼,他哪敢讓君雲他們知道。
    「那就好,君飛,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落羽點點頭後朝君飛招了招手又道:「我問你個事?進來說。」
    說罷,與君飛進了房間,落羽也不隱瞞,把這兩日她經歷的,撿重要的跟君飛說了一說。
    「雲弒天?帝梵天?」君飛皺著眉頭:「沒有聽過。」
    「我知道你可能也不知道,不過暗樓是做什麼的?」落羽撿著君飛屋裡屋裡擺放的水果邊啃邊點撥著君飛。
    君飛聽聲瞪了落羽一眼,還需要她來點撥。
    暗樓做的是消息買賣,他不知道,這天下總有人知道。
    「竭盡全力查出來。」她想知道雲弒天的一切。
    君飛沒有回答,只點了點頭。
    「準備不走了?」落羽見此換了一個話題。
    「嗯,我準備把暗樓的勢力發展到帝都,畢竟這裡是關鍵。」君飛嗯了一聲。



栽贓陷害7
落羽聞言點點頭,伸手從懷裡掏出那黑水晶盒就朝君飛扔去:「給你。」
    君飛接過一看,臉色一下就變了:「給我?」
    「你知道我拿著沒用。」落羽笑開:「暗樓要發展,道路必然艱難,你若不強,會震不住場子。」
    她拿著十一級魔丹,就只能當金票用,君飛拿著,那好處可就多了去了。
    君飛見此看了一眼落羽,臉上的驚訝之色收斂,也不跟落羽客氣,直接就收了起來。
    「我給你說落黎他們……」
    「嗖。」
    君飛一話才開口,夜色中突然一道銀光如飛而來,一頭就射進了落羽的懷裡,那速度幾如流星趕月。
    「什麼東西?」君飛大驚。
    「小東西,想我不想?」相對君飛的大驚失色,落羽卻笑彎了眼,摟著撲到懷裡的小銀又親又揉。
    來的不是小銀是誰。
    只見小銀兩小爪子抓著落羽的衣服。
    小嘴巴翹起,兩腮幫子鼓的圓滾滾的,漆黑的小眼睛紅紅的,眼淚花在眼中一滾一滾的,卻死憋著不往下掉,小鼻子一縮一縮不停的吸氣,就那麼看著落羽。
    用眼神無聲的控訴落羽,為什麼不見了?你不要小銀了嗎?
    落羽見此立刻就心疼了起來,連忙抱著小銀親了親,快速道:「要小銀,怎麼會不要小銀。
    是我不好,離開了兩天,以後不離開小銀了,走哪裡都帶著你,好不好?不哭,不哭喔。」
    小銀彷彿聽懂了落羽的話,頓時低頭在落羽衣服上擦去眼淚花,兩小爪子一伸,躍起抱住落羽的脖子,惡狠狠的就是一口。
    咬斷落羽鬢邊黑髮,嘎巴嘎巴就凶狠的吃了下去。
    那眼神,下次敢不帶我,我就吃了你,哼。
    弄得落羽苦笑不得。
    「小銀,小銀……」正當口,宅子外傳來籬落焦急的聲音:「你怎麼跑了?是不是姐姐在裡面……」
    籬落焦急的話還沒有說完……



這個作者是不是別人的支持者...
先是主角君落羽,之後又冒出雲弒天,都與傲風 作者:風行烈一樣...



栽贓陷害8
落羽已經身形一閃,幾個飛躍就站定在了宅子外落黎的面前。
    宅子外,落黎,黃宇,王猴,三個人站在一起,與暗樓的人對持著,三人臉上都是一臉的焦慮和疲憊。
    「姐姐,真的是姐姐,嗚嗚,姐姐,落黎以為永遠看不見姐姐了,落黎好害怕。」
    一眼見到是落羽,落黎一個猛撲就撲了過來,痛哭出聲。
    落羽伸臂緊緊的抱住落黎,心疼的道:「乖,不害怕,姐姐沒事,不怕,不怕。」
    卻換來落黎的嚎啕大哭。
    「他太擔心了,以為你……」黃宇看著落羽,滿臉的疲憊,卻緩緩的搖搖頭,笑了。
    「你居然沒死,奇跡。」王猴先眨眨眼然後在眨眨眼,緊接著大笑起來,朝落羽豎起了大拇指。
    百里外密林藍尊鬥氣飛揚,帝都嚴烈等高手都不敢前去,他們三人偷偷摸摸潛伏上去,卻沒找到落羽。
    想夾在藍尊高手和紫尊王者之間,落羽斷然沒有生理,他們也只是存著僥倖,沒想小銀剛才發瘋跑出,居然真的……
    「是啊,命大。」落羽摟著落黎,笑了。
    「進來聊,我給你們介紹……」
    夜風清涼,什麼是兄弟朋友,這就是。
    翌日,一道在非羽帝國高層中震驚的消息,瘋狂的傳了出來。
    那個本以為有死無生的落羽居然回來了,沒死,沒傷,居然回來了。
    太讓人不可置信了,她居然沒死?吞了十一級魔丹,在紫尊王者的手上居然沒有死?
    而在這所有帝國高層人士把眼光注意到落羽的身上的時候,嚴烈的一句話卻打消了他們的目的性。
    沒有十一級魔丹的氣息。
    落羽沒有說謊,那魔丹她確實沒有吃下去。
    嚴烈的話在非羽王國,那就是權威。
    因此下,那些有目的的把眼光集中到落羽身上的人,立刻把注意力移開了去。
    不過是一運氣好,估計紫尊王者都不屑殺的小人物罷了



栽贓陷害9
沒有吃下十一極魔丹,那就沒什麼可利用的。
    夏風飛揚,荷花盛開,帝國學院一片清香雅致。
    帝國學院,藥師協會處。
    「大藥師找我來有什麼事?」落羽一身淡綠色衣襟,站定在藥師協會會長室裡。
    那淡淡的藥香,沖淡了會長室的嚴肅。
    府鶴於滿面微笑的示意落羽坐下後道:「你沒事就好,那考慮清楚了嗎,加入我藥師協會?」
    落羽撫摸著吃飽了正睡覺的小銀,別說,這兩日她還真的忘了這事情,根本想都沒有想過。
    「這個問題……」
    「落羽,明人眼前不說暗話,你對製藥一途天份很高,我很欣賞,迫切希望你加入我們藥師協會,為非羽帝國爭光。
    同時,落羽,你也明白,裸奔那一件事,雖然不是你開的頭,不過對方到底是傲雲國公府的人。
    打狗也得看主人,你說是不是,傲雲國公府可不是個善主。
    落羽,我欣賞你,話也就說的直接。
    加入我藥師協會,我給你最好的待遇,醫書,藥材,曠世名著,你只要要,我就給,那些想動你的螻蟻,自然也會給你清掃乾淨。」
    一話說完,府鶴於看著落羽,笑的溫和而誠懇。
    落羽撫摸著小銀,眼微微亮了亮,對於傲雲國公府,她到不是很怕,這點不是很吸引她。
    但是那藥材卻有點吸引她了。
    為雲弒天煉製藥丸,需要琢磨著來,那藥材珍貴和大量是必須的。
    帝國藥師協會,那非羽王國頂級的藥材,可都在他們手上。
    隨意取用,這一點,可讓她很是動心。
    「自由?」
    「自由。」
    「可隨意進出這裡?」
    「可以。」
    「好。」一錘定音,落羽應了。
    要知道藥師協會坐落在帝國學院最森嚴的中心部位,能隨意進入這重要之地,必能認識不少帝國老師。
    無牙,帝國學院的無牙。



栽贓陷害10
那有可能知道誰害她和她父親的暗中黑手的關鍵人物,她可是一直沒忘記找他。
    夏日炎熱,可落羽的竄紅速度,比它還熱。
    帝國學院學生們,在炎熱的夏季裡,那津津樂道的裸奔事件波動,和飛魚廳毀滅有高手出現的興奮還沒停息中。
    就迎來了落羽加入藥師協會,成為中級藥師的消息。
    十四歲的中級藥師,讓帝國學院學生羨慕紅了眼的同時又巴結不已。
    會鬥氣的,忘川大陸十之三四,可能做藥師的,不到千萬分之一。
    要知道,可以用藥丸增強他們的功力,或者醫治他們各種各樣症狀的就是藥師。
    一個大藥師,可以用一杖藥丸讓一個人從黃色鬥氣直接提升到綠色鬥氣階段,這樣的人怎麼能不巴結。
    於是,伴隨著落羽加入藥師協會成為最年輕的中級藥師。
    帝國學院無數的學員,就從一開始的鄙視,敵視,到現在的巴結示好了。
    凝神丹,那玩意,可任何人都想要。
    因此下,落羽現在行走在帝國學院,時不時的有人開始朝她打招呼,也有人與之笑言,親近了。
    這般的變化,讓三王子稼軒墨炎看著眼裡,慍怒在心裡,不過卻還沒機會發作。
    別人都說落羽是運氣好,沒死。
    但是他總覺得落羽隱藏了什麼,那感覺讓他說不上來,反正不舒服,讓他感覺不舒服。
    不過,這兩日落羽太忙,早出晚歸的,他還沒跟她碰上面。
    今日裡,稼軒墨炎臉色漆黑,大馬金刀的坐在房間大廳裡,今日,他非要堵著她問清楚不可。
    陽光飛舞,金絲飄揚。
    帝國學院,連大小姐住地。
    「小姐,就這麼退出學院?這豈不便宜了那個醜女人,小姐……」
    「你以為我想?」連大小姐滿臉鐵青坐在房間裡。
    本以為那醜女人在紫尊高手的手裡必死無疑,她也就算出了這一口惡氣。



栽贓陷害11
卻沒想到她居然毫髮無損的回來了,還馬上就加入了藥師協會。
    有藥師協會做她的後台,就算她是傲雲國公府的人,也不那麼好動她了。
    而且現在在學院裡風頭一日比一日盛,所有人都開始巴結起她來,人員關係也好了起來。
    她打又打不過,嫌她丟了傲雲國公府的臉,府裡的人也不幫她,她難不成還有這個臉在這裡待不成。
    拳頭狠狠的握緊,連大小姐臉色鐵青的幾乎猙獰。
    「小姐,這太讓人不甘心了,我們就這麼放過她,那……」
    「要想不放過她,也有的是辦法。」那貼身丫頭的話還沒說完,一道邪氣的聲音突然在空寂的房間裡響起。
    一身穿黑衣的邪氣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他們房間的窗台上,正邪笑著看著她們。
    「是你?」連大小姐一下立了起來,看著滿臉邪氣的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黑衣人笑嘻嘻的把玩著黑髮道:「要想毀了她,奪回稼軒墨炎,很容易,比起你裸奔的不自重,***不是更重。」
    「你的意思?」連大小姐也是個有心計的,那眼一下就亮了:「不過,你為什麼幫我?」
    「我高興,你不想嗎?」黑衣男子笑的好整以暇。
    「要。」
    「要女人身敗名裂,方法太多了,過來,我給你指點條報復的路……」黑衣男子邪笑著朝連大小姐勾了勾手指。
    橘紅遍地,夕陽光輝燦爛。
    「落羽,黃宇找你,在玉溪那邊。」
    落羽正從學院裡藥師協會處出來,就有學員笑著朝她打招呼,一邊遞上黃宇的紙條。
    「謝了。」對於陌生的學員向她打招呼,落羽已經習慣了,當下笑了笑揚了揚手。
    展開看了眼黃宇的字條,就有事兩字。
    落羽見此轉個方向朝玉溪走去,黃宇找她去玉溪那邊幹什麼?有什麼事著急的不能回去說?



聚眾淫亂1
夕陽餘暉光耀四方,璀璨逼人。
    同一刻,稼軒墨炎所住之地。
    「找我去玉溪?醜女人找我去玉溪做什麼?」稼軒墨炎皺眉看著眼前的學員,臉色不是很好看,不過也不太難看。
    玉溪,那可是帝國學院裡,普通澡堂的地方。
    「不知道,只是落羽學妹叫人帶話,我正好要走這邊,學長就讓我順便帶話給你了。」來人聳聳肩膀。
    稼軒墨炎見此嗯了一聲:「你去吧,我知道了。」
    打發了來傳信的人,稼軒墨炎抬頭看了眼天色:「莫名其妙,你個醜女人居然敢喊我去見你,哼。」
    面上惱怒,行動上卻也直接,稼軒墨炎轉身就朝門外走去。
    他到要看看這個醜女人玩什麼把戲,找他到玉溪去,去幹什麼?
    總不可能喊他去洗澡,他這棟房子自有浴池。
    夕陽緩緩落下,那美麗的絲絲紅暈在天邊炫舞,美麗異常。
    玉溪,帝國學院的澡堂。
    分男女浴池,以青石鋪地,引山後溫泉下來,冬暖夏涼,水質相當的好。
    修煉一天,晚間來這裡泡個澡,舒筋活血,算是極好的享受。
    此時,夕陽淹落時間裡,正是晚膳時候,這玉溪到一個人都還沒有。
    青銅的大門半開半掩,落羽直接推開走進去。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這裡。
    只見青銅大門內池水叮咚,往訪不停的在各個大小不一的浴池中流動著。
    絲絲青紅色的幔簾隔絕在各大浴池之間,把裡間隔絕成無數個空間。
    此時,浴池還沒有人,那青紅紗幕在絲絲的水聲下,被那水汽帶著輕舞飛揚,裊裊娜娜的,煞是好看。
    「黃宇?黃宇?」落羽緩緩在浴池間遊走高聲喚道。
    浴池空曠,無人應答,只餘回音寥寥。
    落羽見此皺了皺眉,雙眼掃過浴池四方。
    黃宇有什麼事情會把她約到這個地方來?她來了卻又不現身?



聚眾淫亂2
要知道黃宇可不是個不正經的人啊。
    落羽眼光微動,看著空空如也的浴池,絲絲水汽伴隨著清雅的花香味,沁人心脾。
    這給女學員準備的洗刷用品,味道到不錯,落羽心中念頭才一閃過,突然一步頓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香味很淡,幽雅而深邃。
    落羽的眼色深了,好味道,很香,很不錯,添加進去的東西更不錯。
    原來給她打得這個主意,很好。
    厲光一閃又快速的隱了去,落羽仿若什麼也沒發現,依舊緩緩的朝裡間走去。
    只是那手指間無聲無息的微微動了下,一絲清沙從她的手中洩了下去。
    「黃宇,黃宇,在什麼地方?給我應一聲,在不出聲我就走了喔。」落羽高聲呼喊道。
    「唔。」伴隨著落羽的喊聲落下,浴池最裡間,一道朦朦朧朧的聲音響起。
    落羽聽見,立刻身形一閃行了過去。
    青白色的石頭堆砌而成一隻能容幾個人的小池子。
    圓形的浴池裡水波蕩漾,一人半身在水裡,半身爬在浴池上,上身***,下身的褲子也鬆鬆垮垮的,正伸手揉著頭,微微的撐起身體。
    看樣子,好像是剛醒。
    「黃宇。」落羽一見立刻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黃宇的胳膊,把人提起來。
    「黃宇,怎麼樣?」把黃宇從水裡提起來,落羽輕拍黃宇的臉。
    黃宇眉頭皺了皺,狠狠的摔了摔頭,抬眼看見眼前蹲著的落羽。
    「你怎麼在……」帶有疑問口氣的話還沒說完,黃宇的眼色瞬間變了。
    從朦朧醒來的清明,到紅色遍佈的赤紅,這樣的轉變幾乎只是一瞬間,黃宇的雙眼赤紅,整個人的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臉色不正常的潮紅起來,呼吸出來的氣都是炙熱的驚人。
    「落羽,不對,落,你快……」急促的話還沒說完全,黃宇整個眼越發的赤紅,手一伸,一把抓住了落羽的手臂。



聚眾淫亂3
眼中神智已失,雙臂一使勁壓著落羽,抬頭就朝落羽親去。
    落羽見此眉頭微皺,手腕一翻,一把扭過黃宇的雙手,朝著黃宇背後就是一扣。
    然後,往下一推就把黃宇再度推進了那池水中。
    「放……開……」黃宇雙眼赤紅,猙獰的在水中不斷的撲騰。
    落羽見此也不客氣,騰出一隻手來,按住黃宇的頭,往那此時還冰冷的池水中壓下去。
    「咕嚕嚕……」立刻,黃宇就被壓進了水裡。
    肌膚通紅,溫度滾燙。
    落羽扣住黃宇的手感覺到黃宇身上的體溫,眼中一片冷沉。
    好厲害的淫香,居然把黃宇折騰成這個樣子。
    『咕嚕嚕,放開……啊……」
    黃宇在池水中瘋狂的折騰,拼了命的想爬起來朝落羽撲去,那冰冷的池水彷彿對他一點作用都沒有。
    不過他沒有落羽強,縱然此時屬於發瘋狀態,也沒掙脫出落羽的手,被落羽深深的按在水裡。
    「呵呵,你這樣也沒用。」就在落羽制住黃宇往水裡按的當口,一道邪氣的聲音響起,邪笑道。
    落羽聞聲頭一抬,就見那浴池邊上的高台上,一黑衣男子正翹起個腿,邪笑著看著她。
    這邪氣男子她見過,在初遇稼軒墨炎的那一晚,那個黑衣人不就是他。
    「是你幹的?」落羽臉色冰冷。
    「不算,我只是出了個主意,自然有人恨不得你身敗名裂。」
    黑衣男子一點也不遮掩,相當的直接,彷彿他不屑遮掩。
    落羽聽言眉眼微動,她進帝國學院修理的只有傲雲國公府的連大小姐,和煉成國公府的那碧雲。
    以這個方式要她身敗名裂,如此恨她的,除了連大小姐不做她人之想。
    「好你個連家人。」落羽眼波橫陳。
    「呵呵,好,真聰明,一下就猜出來了,跟聰明人對話真是讓人感覺舒服。」那黑衣男子見落羽就這樣就猜測到了,也不隱瞞,反而大大方方的大笑了起來。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