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廢了你 》作者:一世風流【全文完】

書籍介紹:
      「跟我走,我娶你為妻。」   
   女子緩慢里拉開頭髮,露出魔鬼似的半臉,淡淡的道「這樣,你還要我跟你走嗎?」
   她是帝國家喻戶曉的醜女,廢物。
  卻一言驚天下,王子,不嫁。王妃,我不稀罕。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誰知 …
評論(1794)



聚眾淫亂4
落羽聽言冷眼看著黑衣男子,沉聲道:「你不是幫她的,還揭她的底牌?」
    「錯。」黑衣男子一彈衣服,笑著道:「幫她,她還不夠資格。」
    說罷,緩緩的站起朝落羽笑道:「我不過是看戲的,能讓別人動手除了你,你說我為什麼要親自動手?」
    言罷,挑眼一笑,萬分邪氣。
    「我得罪過你?」落羽皺眉,她好像跟他扯不上什麼往來。
    沒想黑衣人居然笑呵呵的點頭:「你放了稼軒墨炎的金雲獅,那可是我們三個人的任務,我可是受了連累,也被教訓了一頓。
    你說,這冤枉氣,我是不是要找你出啊?」
    落羽聽言沉默了一瞬間,居然也點點頭:「沒找錯人。」
    黑衣男子一聽頓時大笑出聲:「這脾性真對我胃口,可惜啊可惜,就是實在丑了點,又是墨炎那傢伙的未婚妻。」
    說到這這黑衣男子突然收斂了大笑.
    瞇著眼邪笑的看著落羽道:「你說,今天讓那傢伙看見他的醜未婚妻,跟別的男人滾做一團。
    那場面,那傢伙會暴怒到什麼程度?嘿嘿,想想就覺得刺激。」
    落羽聽言沒有說話,只冷眼看著黑衣男子,眼中已經湧動起了殺氣。
    衝她來不要緊,她接著就是。
    但是衝她的朋友來,讓她的朋友身敗名裂,她絕不能饒恕。
    看到落羽眼中毫不遮掩的殺氣,黑衣男子彷彿更來勁了。
    瞇著眼笑的越發邪氣的道:「想殺人啊,呵呵,沒問題,只要你能過了今天這關,我自然奉陪。
    不過我看今天過後,也許你沒那個臉和那個命來殺我了。
    這春藥可是傲雲府的極品,也不知道那小妞從什麼地方拿到手的,就算墨炎那傢伙那樣的級別都扛不住,還不說你。
    身體是不是有感覺了?冰水沒用,只能火上澆油,你別忍著,哈哈……」
    邪笑的聲音迴盪在浴室內,聽上去分外的冷。



聚眾淫亂5
「醜女人,你找我來幹什麼?出來。」
    就在黑衣男子的笑聲中,遠處大門嘎吱一聲大響,緊接著稼軒墨炎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來了,小妞就是狠,這麼迫不及待。」黑衣人朝落羽眨眨眼,壓低了聲音笑道。
    「出來,搞什麼名堂。」
    稼軒墨炎進得浴池,聽裡間隱隱約約傳來男人的聲音,和池水激烈的撲騰聲,不由眉頭緊皺,大步走了進來。
    黑衣男子聽聲,朝落羽飛了個飛吻,一個閃身就朝浴池後堂閃去。
    落羽見此突然鬆開遏制在池水裡不斷撲騰的黃宇的手,一個飛身躍起,快速的攔在了黑衣人的面前。
    「怎麼,想留我?」黑衣男子笑的好生下流。
    落羽看著黑衣男子,面上沒有暴怒和春藥***之色,反而揚起一抹冷笑道:「你難道不覺得中了頂級魅香的人,不該是這個神色嗎?」
    黑衣人下流的笑一下凝固在了嘴角。
    眉頭微皺,黑衣男子上下快速的打量落羽一眼。
    只見落羽氣定神閒,那剛才面上還有點絲絲紅暈的色澤,此時卻連一絲都沒有了。
    整個人看上去比他還要清醒。
    黑衣男子立時臉色一變。
    「終日打雁,也需防雁啄了眼,居然對自己如此的深信不疑,你是太高看了你自己,還是太低看了我。」
    落羽緩緩的笑著,只是那笑沒有溫度。
    「你沒中魅香。」黑衣男子眼角高高的挑起。
    「真不知道你們從那裡來的自信,一個中級藥師要是連最下作的春藥味道都辨別不出來,你說我還混什麼?」
    落羽雙手抱胸,笑的猙獰。
    黑衣男子聽言眉眼一動,收了那冷沉的臉笑了。
    「夠味,謝謝你的提醒,我下回會記得找一個更好的合作者。」
    黑衣男子笑著把頭靠近落羽:「至少,藥物在高級點。」
    說罷一個飛身就朝後堂如飛一般射去。



聚眾淫亂6
而同一刻,黃宇也從池子中爬了起來,被慾火憋的神智完全喪失,朝著落羽就撲了上來。
    落羽轉身,雙手閃電般的伸出,扣住黃宇撲來的身形,把人緊緊的扣在身前。
    而那見落羽沒有空閒管他,正微笑的黑衣男子.
    突然見眼前銀光一閃,一小小的東西就落在了他面前的路上,攔在了當口。
    黑衣男子定睛一看,立刻皺了眉。
    只見,那前進的路上,小銀正打著哈欠,睡眼朦朧的看著他。
    那眼中有殺氣,是好睡眠被阻擾了的殺氣。
    「君落羽,你給我出來。」稼軒墨炎的腳步聲近了,那言語中的怒火也越旺,居然讓他好找。
    制住不斷掙扎的黃宇,落羽塞了一顆藥丸給黃宇吃下。
    然後轉頭看著與小銀對持著的黑衣男子,居然笑的很溫柔的道:「聰明的朋友,舉得這香味怎麼樣?是不是比剛才更香了點?」
    此話一落,那黑衣男子臉色一下就變了,唰的轉過身,怒道:「你下了什麼東西?」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這個人一向對禮節很看重。」落羽微笑。
    就在這話聲間,黑衣男子的臉瞬間開始發紅,三分俊美,七分邪氣的臉上,被這紅暈一輝映,居然更添三分艷色。
    「君落羽,你在幹什麼?」
    正在這當口,稼軒墨炎一步踏進了裡間,頓時看見了浴池旁上身***,褲子鬆垮的黃宇,和他身後從他這個角度看起來,正緊緊抱著黃宇的落羽。
    稼軒墨炎頓時大怒,雙眼一下就豎了起來。
    落羽沒有在理會那黑衣男子,回頭看著大怒的稼軒墨炎,淡淡的道:「你沒看見在做什麼。」
    稼軒墨炎聽言頓時一腔怒火直衝頭頂。
    身為他的未婚妻,居然與一男子在浴室中衣冠不整的抱在一起,這在做什麼還需要去想。
    「好一個醜女人,居然如此不檢點。」稼軒墨炎勃然大怒。



聚眾淫亂7
一步跨前就朝落羽衝過去:「長的醜也就罷了,品性就要自重,你個醜女人,居然如此不知廉恥,簡直就是有辱門風。
    我今日必要休了你,本王子就是終身不娶,也絕對要你這樣不知……」
    暴怒的話還沒吼完,稼軒墨炎一步頓住,皺眉瞪著落羽。
    此時,他已經接近落羽身前,自然看見了黃宇身後被落羽扣住的雙手,不由憤怒的話一下卡在嘴邊,沒有罵完。
    「咦,是誰在裡面大吵大鬧,走,去看看。」
    就在稼軒墨炎皺眉發現有誤的當口,澡堂外嘰嘰喳喳的聲音突然響起。
    伴隨著這嘰嘰喳喳的聲音,無數的腳步聲蜂擁而來,從外面快速的就衝了進來。
    就好像澡堂開始洗澡,無數學員一擁而進那時候的場面。
    稼軒墨炎不是蠢貨,一聽這突如其來的叫聲,在看看眼前的情況,眼中瞬間閃過一絲慍怒。
    敢設計他。
    「還不放開。」當下,稼軒墨炎立刻壓低聲音朝落羽吼道。
    同時上前就欲去扯開那迷迷糊糊的黃宇。
    今日,若是被太多的人看見落羽跟黃宇牽扯不清.
    這話傳出去,婦德有虧,那是一輩子的污點。
    稼軒墨炎不喜落羽,不過也沒想過要把人害到那個地步。
    因此,上來就動手。
    而就在他上來的頃刻間,那矗立在落羽身後的黑衣男子,突然一個猛子撲了過來,一把抱住猝不及防的稼軒墨炎。
    「李玄?」稼軒墨炎一怔,他怎麼在這裡?
    而就在稼軒墨炎的一怔中。
    那雙目赤紅的黑衣男子李玄,就如一八爪魚一般緊緊的纏住了稼軒墨炎。
    同時,瘋狂的就朝稼軒墨炎親了過去。
    稼軒墨炎一怔後頭下意識的往後一揚,避開李玄的親吻。
    而那李玄此時卻好像發瘋了一般,一個勁的抱著稼軒墨炎就狂親去,那陣勢,簡直就是慾求不滿到了極點。



聚眾淫亂8
短暫愣怔過後的稼軒墨炎一下就怒了。
    回手狠命就扯巴在他身上不下來的李玄,同時大怒道:「你瘋了,看清楚老子是誰,給我下來。」
    而那李玄卻好似根本沒聽見,嘴裡鼓鼓囊囊道:「不要躲,來,親一個。」一邊抱著稼軒墨炎就狂蹭。
    稼軒墨炎見李玄居然敢把他當成女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扯過拳頭就朝李玄揍去。
    而李玄能和他一起出去做任務,那功夫也不會弱到那裡去。
    就算此時身不由己,魂不守舍,那本能的反應也還存在。
    頓時,與稼軒墨炎糾纏到一起。
    七纏八扭的,不僅沒有因為稼軒墨炎的發怒而扯開,反而越打越纏到一起去了。
    「喲,有人在裡面呢……」
    「走,走,瞧瞧……」
    外間的人七嘴八舌的衝了過來,那腳步聲狂湧。
    「好像在打架,快,快,去看看誰在這裡面打架啊,這個時候別是有什麼稀奇的事兒吧,我說啊準是……啊……」
    狂衝進來的腳步聲一頓,那首先看見澡堂裡間情況的人一愣,下意識的停下腳步。
    而他們身後的人則沒看見,前湧過來,不由在裡間門口擠成了一團。
    「這……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看花眼吧……」
    門口一陣大亂,緊接著看清楚裡間情況的人,頓時傻了眼。
    在他們的眼前,稼軒墨炎和衣冠不整的李玄,正糾纏在一起。
    李玄瘋狂的纏著稼軒墨炎,正不斷的親過去。
    而稼軒墨炎滿臉通紅,對,通紅,正在與李玄肉身相搏,卻時不時被李玄找準機會親上一兩口。
    於是,稼軒墨炎的臉越發的紅。
    面對此情此景,所有人把稼軒墨炎的怒火沖天導致的臉紅,齊齊看成因為害羞而成的暈紅,而扭打,則是被他們撞見了的惱羞成怒。
    「這……這……」
    站在裡間門口的眾人,風中凌亂了。



聚眾淫亂9
而那負責煽風點火,把眾人帶來看好戲的連大小姐的人,愣怔了。
    抬眼,看看池子旁邊,蹲在那裡的一身衣冠整齊,稍微有點水跡,正玩水的落羽。
    和那蹲在落羽頭頂,正睜大眼睛看著翻滾的稼軒墨炎和李玄,笑瞇了一雙眼的小銀。
    那神色要多正常有多正常。
    而唯一稍微有點不正常的黃宇,此時正泡在水裡,一動不動的坐著,好像老僧入定。
    他們針對的人一點異樣都沒有。
    但是這個他們不針對的人,此時正在這上演的是什麼?
    寒風吹過,無言啊無言。
    「看什麼看,還不都給我滾。」稼軒墨炎暴怒,下狠手的揍著纏在他身上的李玄。
    而李玄就算被揍成了熊貓眼,也堅定不移的抱著稼軒墨炎,直嚷嚷:「親個,來親個……」
    站在門口的人沒動,所有人瞪大了眼睛觀看。
    「姐姐,讓開,姐姐……」就在這愣怔中,落黎和王猴匆匆忙忙的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本來一臉擔心的兩個人,在看見如此的場景後,也不由傻愣了眼。
    本王猴是收到學院裡有人煽動學員過來看好戲,隱隱約約帶出落羽的名字,感覺到不好,狂趕過來阻止的。
    卻沒想到卻是這出,愣了。
    「姐姐,他們這是……」落黎傻著眼走道落羽的身邊不解的道。
    落羽看著是落黎,站起身來,面上揚起愁苦之色,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道:「我也不知道。」
    那聲音,聽在眾人的耳裡,委屈啊。
    於是,有些聰明的會聯想的人明白了,感情這才是落羽不嫁三王子的真諦啊。
    這不是斷袖愛男人嘛。
    大庭廣眾居然還如此親熱,飢渴,難怪女人不嫁了。
    這三王子不是不行,是行錯對象了嘛。
    眾人,點頭,懂了。
    那站在落羽頭頂上的小銀,見此在落羽頭頂上笑的打跌,小腦袋狂點,那樣子,猖狂啊。



聚眾淫亂10
稼軒墨炎匆忙中看見眾人的表情,一時間幾乎氣的吐血,怒吼出聲道:「君落羽。」
    「誒,你忙,我先走。」落羽分外乖巧的應了他一句,拉著落黎,示意王猴拽起黃宇就朝外走。
    王猴是個精乖的,一見黃宇的樣子,立時有點明白。
    當下脫了外衣,裹住黃宇,跟著落羽就朝外走。
    攔在裡間門口的眾人,見此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只眼巴巴的看著落羽朝外走出。
    慢條斯理的從人群中走過,落羽行至人群中間時,腳步一頓。
    斜眼掃了眼擠在人群中,裝做什麼都不知的連大小姐,落羽突然一笑,看著連大小姐緩緩的道:「既然你這麼喜歡這樣,那我就送佛送到西,成全你。」
    說罷,指尖一彈,一沙瞬間沾染上連大小姐的肌膚,然後理也不在理連大小姐,遠去。
    連大小姐見落羽莫名其妙的對她言了一句,卻什麼都沒做又走了,正驚疑不定間。
    突然臉色一變,眼一下就迷糊了。
    「哎喲,好熱啊。」連大小姐嬌啼著一把撕下了身上的衣襟。
    本就被男男相吻的場面驚駭住了的眾人,轉頭見此立刻群情激動了。
    今天,這是什麼世道,連大小姐居然開始跳脫衣舞。
    「小姐,小姐你別……」
    「讓開,真熱,呵呵……」
    素手一撕,夏日本就穿的少的衣裙,立刻被撕開,露出白乎乎的胸膛。
    「哇……」男人們激動了。
    「脫,快脫……」
    「哈哈,好看,脫啊……」
    就在連大小姐的脫衣舞中,擠在最前面的連大小姐的人,男男女女們眼神也不對了,開始朝著連大小姐哄鬧,煽風點火起來。
    「啊,我也有點熱……」
    「我也是……」
    「寶貝,親一個……」
    擠在前面的這一群人,也開始發瘋了,興奮了,開始亂親亂抱起來。
    澡堂裡,濃郁的香味正在蔓延,讓人聞之心醉不已。



聚眾淫亂11
連李玄都能藥倒的魅香,豈是這些人能夠抵禦得了的。
    當下一個個女的抱著女的親,男的按到男的親。
    也虧得落羽下的是這樣的媚藥,否則男女不設防……
    那衣襟飛舞的,讓人歎為觀止。
    就連被李玄嚇住了的稼軒墨炎,也被這場面驚的說不出話來。
    只好狠命幾拳按到李玄,拖著他就朝澡堂外狂飆而出。
    那後面因為聽見連大小姐的人散佈的消息,讓來看好戲的學員們,見此,一個個幾乎樂瘋了,蜂擁著擠上前去看。
    一時間,整個學院幾乎都在傳。
    快,快去玉溪那邊,連大小姐在那裡跳脫衣舞,有人在聚眾***……
    這可是嚴謹的學院裡,從來沒有過的盛世。
    那可比上一回連大小姐有名無實的裸奔有看頭多了。
    帝國學院的學員們,瘋狂了。
    夜色飛揚,今夜狂歡。
    領著落黎等人行走在夜色中,落羽心情很好。
    她不害人,可也容不了別人害她,既然那麼想看***的場面,那就讓她的人去演給她看。
    既然那麼想身敗名裂,她就成全她。
    淫藥亂性,這招早過時了。
    「呵呵,落羽你真絕。」王猴扛著黃宇,笑的鼻子眼睛都沒了。
    脫衣舞盛宴,真想去飽飽眼福,不過就怕那香味太重,反而迷了性去。
    「我可沒做什麼,那是傲雲國公府的頂級魅香,找得到主人的,可不關我的事。」落羽一本正經。
    王猴一聽頓時狂笑出聲,落羽這推的是一乾二淨,傲雲國公府這次要吃個大虧。
    「姐姐,那三王子被那男人親呢。」落黎好驚訝,男人可以親男人?
    「這個問題……」
    「君……落……羽……你給我站住。」落羽輕笑的話才出口,那身後稼軒墨炎咆哮的吼聲就狂呼而來。
    一定是落羽下的藥,一定是。
    今次看他怎麼收拾他,不好好教訓她,他就不姓稼軒。
    夜空絢美,稼軒墨炎暴怒聲直衝蒼穹。



雲弒天現1
風清沙白,陽光爍金。
    聚眾***的下場,是帝國學院很出動了一些老師,才把這風波平息了去。
    不過那魅香的出處,傲雲國公府卻是惹了一頭的屎臭。
    被帝國學院狠狠的一統批判,鬧到非羽國王都還給了傲雲國公府那國公爺一頓眉眼。
    至於連大小姐,悄無聲息的退出了帝國學院,再也沒有看見影子了。
    一場報復最終淪為雞飛蛋打,害人反害己。
    風過清涼,夏日飛火。
    落羽卻一點也不關心這熱鬧,回頭就關在藥師協會藥房裡,埋頭苦研究為雲弒天治療的藥方。
    「不對,藥效又不對。」
    開啟藥爐,落羽抓起裡面煉製的藥丸聞了一下,皺眉搖了搖頭,這效果還是達不到她的要求。
    回身,繼續翻看她面前的藥書。
    對於鬥氣,她實在不是很清楚。
    現下,她只有狂啃醫書,在結合她會的古武煉藥,雙重下手,為雲弒天想方子。
    一屋藥香。
    府鶴於走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滿屋的藥書和煉成的藥丸隨意的擺放了一地,而落羽正專心看醫書。
    如此勤學的落羽,讓府鶴於很滿意。
    看了眼落羽煉製的藥丸,府鶴於點點頭,成色很好。
    不過,這樣個煉製下來,他藥師協會就是藥材多如牛毛,也得給落羽練沒了。
    「你想煉什麼藥?」府鶴於開口。
    落羽聽聲也沒抬頭,皺眉道:「琢磨中。」
    她也不太確定她要什麼藥,只能不斷的煉製,然後看出來的藥效,醫治雲弒天那麼重的內傷的藥,她沒把握,只能一點一點拼湊著來。
    而府鶴於聽落羽這麼一說,不由嘴角抽了抽。
    這話的意思,那就是她都沒譜,那這……
    落羽見身後沒聲,抬頭看去,就見府鶴於看著一地的藥丸,心疼啊。
    落羽不由燦燦的一笑,然後笑的甜美的道:「你准我隨意用的。」



雲弒天現2
可也不是這樣個用法,府鶴於心誹。
    「對了,稼軒墨炎到處找你。」府鶴於突然想起一事,笑了起來。
    與男人糾纏,被男人親,稼軒墨炎氣炸了。
    落羽聽言喔了一聲,點點頭,並沒有任何其他的表情,完全不上心。
    沒空跟他去糾纏,是他先罵她不守婦道的,那她意思意思他不守夫道,這個屬於禮尚往來。
    府鶴於見此搖搖頭笑道:「你也太調皮了,知道那李玄是誰不?浩藏王國的七皇子,你還真會得罪有背景的人。」
    落羽微翹了翹眼角,朝府鶴於雙手一攤,什麼多餘的驚恐啊解釋啊,都沒有。
    一副得罪了就得罪了的表情。
    府鶴於頓時不由苦笑不得,卻什麼責怪的表情都沒有。
    他藥師協會的人本就高人一等,惹了就惹了,沒什麼大不了。
    「聽說你最近在找一個叫無牙的人?」苦笑中,府鶴於落座在落羽的身邊問道。
    落羽一聽立刻來勁了,睜大眼看著府鶴於道:「會長你知道。」
    府鶴於笑了笑:「湊巧是我藥師協會內的人罷了,不過這個無牙天份不怎麼樣,因此常年在外採辦藥材。
    現在,估計應該在非羽和浩藏王國邊界上,那裡藥材不錯。」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廢功夫。
    落羽的眼睛亮了。
    府鶴於見此不由微笑著道:「你找他幹什麼?眼都亮了。」
    落羽聽聲反應也快,笑瞇瞇的隨手把手中的醫書朝府鶴於一展道:「我要這上面的藥材。」
    「玄火丹?麒麟果,天火鳥,雲間花……」
    府鶴於一眼看過去,驚悚了:「這是聖藥師才能煉成的玄火丹,你煉這個做什麼?」
    驚訝的話才說完,府鶴於緊接著道:「我可沒這幾位藥材給你糟蹋,自己找去。」
    說罷,唰的起身,轉身就朝外走。
    開玩笑,麒麟果,天火鳥……無一不是千年萬載才得一杖的極品藥材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