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廢了你 》作者:一世風流【全文完】

書籍介紹:
      「跟我走,我娶你為妻。」   
   女子緩慢里拉開頭髮,露出魔鬼似的半臉,淡淡的道「這樣,你還要我跟你走嗎?」
   她是帝國家喻戶曉的醜女,廢物。
  卻一言驚天下,王子,不嫁。王妃,我不稀罕。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誰知 …
評論(1794)



驚天圈套2
包括對梵天閣瞭解不多的落羽都驚訝的揚高了眉頭。
    「開什麼玩笑?」風無心揉了一下胸口,不敢相信。
    梵天閣黑木淵乃是僅次梵天閣京都的重地。
    那裡有著梵天閣武功最高的人,有梵天閣最貴重物品的珍藏,有梵天閣一切重要物件,事物,人。
    那裡的防守可以說是與望天涯京都一個等級。
    黑木淵被人挑了,這話換過來看,可以直接被等同於望天涯的望天涯京都被挑了。
    雲弒天的王宮被毀了。
    這簡直……讓人沒有辦法相信。
    這消息太假了。
    「真的,是鷲傳回來的消息。」燕塵沉吟著道。
    此言一出,風無心和雲弒天對視了一眼。
    鷲,乃望天涯安插在梵天閣的絕對暗線,輕易絕不動用,今日居然是他傳回來的消息,那這可靠度……
    「為什麼被挑?」落羽對於梵天閣畢竟沒有雲弒天他們那麼瞭解,短暫的驚訝過後,直問問題的中心。
    燕塵聽言猛的一拍手:「這話問的重要了,鷲傳回來的消息。
    三日前晚間,有神秘人潛入黑木淵,好像是尋找什麼人,被黑木淵的高手們撞個正著。
    這一交鋒下來,群雄俯首不敵,黑木淵損壞過半,無數看押的囚犯和重要人物逃脫,損傷相當的嚴重。」
    說道這燕塵深吸了一口氣,不容落羽等接著詢問,快速接下去道:「來人武功深不可測,梵天閣十二天尊具傷在他手下。
    據說,那人的武功超越紫尊高手太多,級別已經無法定論了。」
    一話落下,雲弒天的寢宮內寂靜無聲。
    風無心,燕飛,燕塵,雲弒天,四人對視,那眼都是深沉深沉的。
    梵天閣十二天尊,那合起的力量就算他雲弒天也不敢去惹,居然就這麼全部傷了,還一個人……
    這個人……這個……
    若這事情是真的,那這個人的高度,天……



驚天圈套3
他們已經無法想像了。
    「飄渺一族的?」雲弒天皺眉伸手按著眉心。
    他領教過的,就飄渺一族那族人強悍的離譜,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高度。
    「不大像。」風無心沉吟著開口。
    回來後雲弒天給他講過見那飄渺一族人的經過,那原色的鬥氣,和燕塵說的這個,不太符合。
    「難道又是隱世的家族?」燕塵後背涼涼的。
    從前只知道忘川大陸以佛仙一水為尊,佛仙一水以梵天閣和望天涯為尊,他們就已經是最強大。
    結果從古書上揣摩出一個飄渺一族,而現在難道……
    「他在找什麼人?」就在燕塵這話落下的當口,落羽突然沉眉出聲。
    燕塵看過去,那他那裡知道。
    而雲弒天卻心裡一動,轉頭看向落羽。
    飄渺一族族人的東西在落羽她爹的身上,這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是猜測到的人在非羽,浩藏,楓林,可不算少。
    難道有其他隱藏的氏族也想要……
    因此,這目的是落羽的爹娘?
    在場的幾人那都是鬼精靈級別的,一見雲弒天看向落羽,立刻就明白過來,不由齊齊皺了皺眉。
    「無數看押的重要人物逃脫……」而落於臉上卻沒有變色,而是指尖扣著桌面一字一句的道。
    燕塵聽言立刻眉眼一亮接過去道:「你的意思是……」
    落羽的父母除了非羽三國,他們這裡認識的人實在是沒幾個,逃脫的人……那有沒有可能……
    「報,梵天閣急報。」
    就在眾人齊齊眼色一亮的當口,外間一道稟報聲突然響起。
    「說。」
    「稟君王,君雲夫婦逃脫。」來人份屬燕塵的情報系統人員,也不遲疑,快速道。
    「真的。」落羽一聽猛的一下跳了起來,那臉上的驚喜幾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她的爹娘逃脫了,她的爹娘的出升天了?
    天,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好消息。



驚天圈套4
落羽十指緊緊的扣攏,全身就禁不住狂喜的顫抖起來。
    旁邊,風無心燕飛燕塵對視一眼,眼中也是一喜。
    他們自梵天閣幾處密地都佈置的有探子。
    君雲這個事情上,更是專門派遣的有人注意,這消息……
    「真假?」雲弒天眼中也一閃而過亮光。
    「真,我方幾個探子已經親自接觸到人,此時正帶著君雲夫婦朝外面境內奔來。」情報人員立刻快速稟上。
    黑木淵大亂,他們安插的探子藉機衝進去,從混亂中帶出了君雲夫婦。
    落羽一話聽到這,狠狠的揮了一下手。
    好,好,真太好了。
    「我去接他們。」落羽狂喜極了的扔下一句話,起腳就朝寢宮外跑。
    她等不及了,她去接他們,她去保護他們。
    她已經失去過他們一次了,這一次她絕對不假別人的手,她親自去帶她的爹娘回來,親自去。
    「等一下。」雲弒天見此身形一閃,一把勾住了落羽的腰,扯住落羽,緊跟著沉聲道:「帝梵天呢?」
    那情報人員立刻快速的翻動手中一疊情報,這梵天閣動亂這麼大的消息,雖然梵天閣盡力壓制,瞞得過佛仙一水其他人。
    但是怎麼瞞得過望天涯遍佈在梵天閣勢力內的探子,那情報是從四面八方撲來,一時間多的幾乎看不過來。
    「事發當日,帝梵天在回池,此時據回報他已經到了黑木淵。
    梵天閣人馬調動,盡一切力量在壓下這則驚天的消息的同時,在朝著我方救援人員的地方追去。」
    「這意思,他追上去了。」風無心沉聲道。
    「對。」情報人員翻遍一疊情報,點頭。
    君雲夫婦趁亂逃脫,帝梵天親自趕回去追,這消息不可能假了。
    而且就算一方情報探子有問題,沒道理這麼多情報探子同一時間都出了問題,都反叛了他望天涯。
    看來,這消息十足十的真。
    梵天閣這一次要雞飛蛋打,賠了夫人又折兵。



驚天圈套5
「走。」雲弒天頓時認可了這情報的準確性,緊緊一摟落羽的腰,他親自去接他的老丈人。
    「君王,我去,三日後就是你的大婚,你……」風無心請纓道。
    「不用。」雲弒天一擺手,與激動的落羽就朝前大步走去。
    落羽此時那滿身心的喜悅和急迫已經全部控制不住了,她絕對不會坐在這裡等風無心去搶人的。
    況且,從這裡到梵天閣黑木淵三天一個來回,夠了。
    到時候有落羽的父母為高堂,那這大婚才真正的讓人圓滿。
    更何況放落羽一個人去,他不放心。
    他豈放心落羽一個人去,帝梵天親自去追,要是撞上,那後果……
    風無心,燕飛,燕塵,三人見此對視一眼,知道雲弒天已經做了決定,就不會在更改。
    「你們知道該怎麼做。」定下行蹤的雲弒天抬眼緩緩的掃了一下面前的三人。
    梵天閣大變,君雲夫婦逃脫,帝梵天親自追趕。
    這樣的大好時機,他望天涯該做什麼,該怎麼做,不需要他來教。
    「知道。」風無心當下快速應了一聲,他豈會不清楚怎麼做。
    立時,一切安排,快速的佈置了下去。
    燕飛,燕塵,燕林,三員大將跟隨雲弒天和落羽,率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將,前去搶人。
    這望天涯滿涯的賓客,和佈置,就交給雲穹和風無心來應對。
    一切瞬息之間妥當。
    十級魔鷲載著雲弒天落羽等人,就朝著梵天閣黑木淵的方向飛掠而去,動作快的,甚至來不及等吃飽了魔丹,跑出去修煉的小銀和吞雲貔貅回來。
    風乍起,天空的碧藍深的讓人心碎。
    望天涯一派歌舞昇平。
    雲弒天性子冷酷不喜熱鬧,這乃眾人皆知。
    因此下,滿涯的賓客沒有一個人認為雲弒天不前來款待他們,有絲毫的不對之處。
    卻不知道,梵天閣大變,雲弒天已經趁火打劫去了。



驚天圈套6
秋風過,碧空高廣,卻蘊藏著濃濃的肅殺之意。
    一日一夜,十級飛鷲狂飛而走,萬里之遙盡在腳下。
    荒城,帝梵天勢力下最靠近黑木淵的城池。
    據探子飛速的回報,他們帶著君雲夫婦已經到了這裡。
    荒城,距離梵天閣黑木淵九百多里,是一個小地方,很是荒蕪,雜草叢生,奇峰凜冽,怪異的魔獸晝伏夜出,毒草毒花漫山遍野。
    乃是一片聞名梵天閣的荒蕪凶險之地,算黑木淵的一個天然屏障。
    此番,望天涯的探子選擇走這裡,就為這荒城與望天涯的直線劇烈最近,適合前來接應的人。
    花草紛飛,一片蔥翠的碧綠,一片奼紫嫣紅的美艷。
    荒城,那漫山遍野的野花朵朵下面,那黑色的土壤,帶著猙獰的黑暗氣息,靜靜的蔓延著。
    「好重的血腥味。」到了消息上接頭的地方,雲弒天一行人沒有看見他們望天涯的探子和君雲夫婦,而是撲鼻而來的血腥味道。
    落羽當即臉色微變,一步就要衝過去。
    「鎮定。」雲弒天見此一把拉住落羽,沉聲道。
    落羽回頭看了雲弒天一眼,眼中激烈的情緒波動微微收斂了一下,沉沉的點了點頭。
    雲弒天見此點頭,與落羽並肩就朝前走去。
    身後,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將成扇形散開,各自召喚出自己的魔獸,開始悄無聲息的朝前方預定的地點包抄而去。
    燕飛,燕塵則行走在雲弒天和落羽的身周,而燕林則隱在了草叢中。
    群花遍地,山石嶙峋。
    那奼紫嫣紅的花團盡處,領頭的落羽緩緩的拐了一個彎。
    剎那,眼前情景整個的一變,黑色的山石橫陳在大地上,黑黝黝的佈滿了陰森。
    眼前盛開的群花完全凋謝枯萎,青碧的草地一片殘垣。
    凌亂,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凌亂。
    到處都是破損的石頭,到處都是凜冽的攻擊殘留的痕跡,到處都是還鮮紅欲滴的鮮血。



驚天圈套7
地上,石頭上,草葉上,花朵上,一片鮮紅的血腥。
    那濃重的血腥味道,幾乎瀰漫了整個這一方山土。
    落羽五指緊緊的扣緊了,那指甲幾乎深入掌心的肉裡,可猶自一點都沒發覺。
    屍體,破碎的屍體,有魔獸的,有人類的,亂七八糟的橫陳著。
    這裡,經過了一場血戰。
    「是風部的人。」燕塵看著眼前倒下的人,眉頭緊緊的皺緊了。
    風部,是隸屬這一次派出去,專門負責打聽和營救君雲夫婦的探子人員。
    此地看上去倒下了三十多個風部的人。
    這幾乎是派出去的人的一多半了。
    而對手倒下的是梵天閣的人,那一身的裝束甚至沒來得及改變和異裝,是帝梵天的親衛。
    血色蔓延,腳步踏過那草地,鞋面上已經被蘊滿了深紅。
    那紅耀眼的讓人膽戰心驚。
    難道他們來晚了?帝梵天已經追上了……
    秋風吹過,那濃重的血腥帶起迷醉的紅,觸目驚心。
    「這是那方的人?」就在這一片靜默中,燕飛突然挑起一具屍體。
    一身鐵黑色簡短長衫裝扮,完全迥異他們和帝梵天的人,這……
    有第三方勢力加入。
    瞬間,燕飛和燕塵對視一眼,心一下就半沉了下來。
    鐵黑簡短長衫?佛仙一水上沒有勢力是這麼打扮的,甚至沒有人這麼穿過?
    這是什麼勢力?
    他們摻和進來?難道追趕君雲的人除了帝梵天還有其他人?還有那個神秘人的人?
    落羽耳裡聽著燕飛的話,沒有出聲,只踏著屍體一步一步,一個一個翻過來看,一個一個親自去檢查。
    面色很沉穩,神色很鎮定。
    但是越這樣的沉著和冷靜,越發讓人滲的慌。
    雲弒天感覺到落羽情緒的波動,沒有安慰,沒有說任何的話,此時任何的話都是多餘,只死死的抓著落羽的手,死死的。
    身旁緊跟的燕飛和燕塵,見此很想開口



驚天圈套8
君雲那麼重要的人,帝梵天不會殺死他的。
    但是,這混亂的時候,誰能保證誰。
    帝梵天不會出手殺,那那神秘人的人呢?
    草色飛揚,屍體疊起。
    不是,這個不是,那一具也不是,那……那……不是。
    一步一步走上前去,走過這紛亂的殺伐之地,走過這重重的血跡。
    眼看著前方的屍體已經沒幾具,落羽高高提著的心還沒來得及有一瞬間的鬆懈,那望過去的眼陡然的圓了。
    雙眼瞬間血紅,目光一眨不眨。
    沒有猙獰的氣息,但是那一瞬間的眼神,駭人之極。
    驚的雲弒天,燕飛等人都齊齊順著落羽的視線看去。
    就在前方,一斷裂的黑石下,一道人影正橫陳在當下,衣襟散亂,渾身血跡,只露出半個背影,身邊散落著一杖雪白色的小玉扣。
    雪白色的小玉扣,乃是落黎五歲的時候與她一起雕刻的而成,送給他們的爹爹做生日禮物的。
    上面雕刻著一根羽毛,一簇籬笆。
    做工粗糙,根本不能看。
    但是爹卻一直喜歡,常年來片刻不離身的帶著。
    而現在這小玉扣,這簡陋的羽毛和籬笆,這陳舊的成色和久遠的質地,這是她和落黎刻的那杖。
    是他們送給她爹從來不離身的那杖。
    落羽一步一步緩緩的走上前去,那神色平穩的幾乎不見一絲波瀾,那眉色冷靜的好似那天山上的寒冰。
    雲弒天見此眉頭緊緊的皺起,那握著落羽的手越發緊的握緊。
    緩緩走上當前,落羽低頭拾起那杖玉扣,緊緊的握在了手心中。
    那目光抬起,突然一把掙脫雲弒天的手,伸手就向此人推去。
    「我來。」雲弒天見此一下俯身壓住了落羽的手。
    「不,我自己來。」落羽推開雲弒天的手。
    她自己看,是真是假,她親自來動手。
    雲弒天看著落羽,那股中骨子中綻放的堅強和錚錚鐵骨,讓他動容。



驚天圈套9
伸手,猛的一掌推開那壓著該人的大石,落羽深吸一口氣,拽住該屍體的胳膊,一下就把屍體翻了過來。
    旁邊的雲弒天,燕飛,燕塵等人見此立時齊齊看向落羽。
    手都微微的做出了保護的形狀。
    若真是,那落羽恐怕……
    靜默,只有一瞬間的靜默,卻讓周圍的所有人覺得彷彿過了一個世紀。
    「不是。」微微的閉眼,落羽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那聲音中充滿了解脫和如釋重負。
    不是,不是她的爹爹,不是。
    「不是就好。」燕飛燕塵同時開口,緩了一口氣。
    而雲弒天見此面色依舊沒有波動,只是伸手摟過蹲著的落羽頭頂,緊緊的壓向自己的腰部。
    緊緊的壓著。
    落羽沒有反抗,把頭埋在雲弒天的衣襟上,深深的印了一下。
    剛才的她好怕,太怕了,太怕那個人是……
    厚實的袍子吸取輕微的水漬,什麼都沒有留下。
    「君王,這邊有線索。」就在此時,那一直隱沒草地中,暗暗潛出的燕林突然在遠處喊道。
    立時,燕飛和燕塵第一步趕了過去。
    「走。」落羽聽言站起,面上重新恢復那堅強的硬氣。
    雲弒天見此重重的揉了揉落羽的頭,什麼都沒有說,重新握緊落羽的手,朝燕林處走去。
    有些問題,有些感情,無法真正做到感同身受。
    落羽心中的驚怕和擔憂以及堅強的面對,他可以感受得到,卻無法替她分擔。
    只能站在她的背後,撐住她,撐住她。
    讓她永遠知道,她的背後有他在,不要怕,永遠都不要怕。
    秋風燎原,血腥遍地。
    那碧藍的天空緩緩的厚重了起來,白雲朵朵漂浮而走,在天邊變化萬千,須臾四相。
    風,開始疾了。
    「風部的暗號,他們朝著這個方向退去了。」燕塵細細辨別著凜亂的記號,沉聲快速道。
    走。」雲弒天立時一聲冷喝



驚天圈套10
袖袍揮動間,帶著落羽兩人並肩就朝暗號所指的方向已飛速而去。
    身後,燕塵等人緊追。
    且追,且打,且逃,一路血跡斑斑,一路痕跡斐然。
    沿途不斷的有人倒下,那屍體就好似路標,標明這一切。
    這般的情況,看起來,好像是三方勢力互相牽制。
    至此一時間誰也沒有拿下誰,誰也奈何不了誰。
    君雲夫婦反而依舊在望天涯人的手中,在不斷的逃跑。
    「快。」伴隨著暗號的越來越凜亂和望天涯探子的倒下,雲弒天等人那速度全線提升,幾乎如飛一般狂追而去。
    天,開始緩緩的陰暗了。
    那風帶著絲絲的凜亂刮過來,就好似落羽此時的心情,風亂無痕。
    而在雲弒天他們前行的前方,那是荒城最險峻的一處地理環境。
    非懸崖峭壁,非道路難走,非魔獸縱橫。
    而是,那裡是一個死地,一個天然形成的死地……
    前途荊棘,雲弒天等人正朝著那處死地,飛速而去。
    而這個時候,一片歡歌笑語,貴客臨門的望天涯,正處在一片興高采烈中。
    各處的佈置都拉了出來,馬上就要大婚了,他們望天涯的君王在隔個一天多時間,就要大婚了。
    「都籌備的怎麼樣了?」雲穹詳細詢問著各處打理的人。
    「一切準備就緒。」
    「那就好,到時候我不容許出現任何的紕漏,否則你們自己看著辦。」
    「是,臣等知道。」
    一切都安排妥當,雲穹屏退眾禮官,扭頭朝身邊的副官道:「你去把風無心找來,我有事情要跟他……」
    「長公主,長……」
    雲穹一話還沒說完,風無心的聲音突然從遠而近幾乎算是肝膽俱裂的衝了過來,雲穹一愣。
    「砰。」精美的殿門被風無心砰的一聲直接撞飛,碎成碎片,四下飛濺,風無心橫衝直撞的衝了進來。
    雲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風無心,頓時抬頭看見。



驚天圈套11
只見風無心面無人色,那一張臉蒼白的幾乎猶如白紙,身體整個都在發抖,那駭極的表情簡直……
    「出了什麼事?」雲穹一下站了起來。
    風無心從來沒有出現這樣大的表情波動過。
    風無心看著雲穹,那口一張一合幾乎一時間幾乎說不出話來,只手中抓著一頁信紙不斷的顫抖。
    雲穹見此連忙搶過,低頭一看。
    燕塵處角龍密報,乃是望天涯最高級別的密探,望天涯只有雲弒天,燕塵,風無心和她四個人可以看。
    這個時候,角龍密報,這……
    雲穹心中瞬間有一絲不好的感覺升騰起來。
    快速打開,雲穹一目十行。
    一眼看過,雲穹手一抖,那角龍密報飄飄悠悠的從雲穹的手中墜落了下來,緩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雲穹臉色瞬間唰的一下慘白。
    金陽透過窗戶,照射在那飄落於地的信紙上。
    「半年前,帝梵天曾親去非羽王國,暗中見過一人,言談甚歡,倡尋合作,余費盡心思調查良久,終與今日揭出暗會之人真面目。
    乃,當今名聲鵲起之女君落羽之父,君雲。
    君王慎重,萬自慎重。」
    秋陽絢麗,此刻卻從內到外陰冷的讓人無法承受。
    言談甚歡,倡尋合作,這八個字,這八個字……
    雲穹幾乎驚的整個人也抖了起來。
    半年前,帝梵天就與君雲見過面,而君落羽與他們君王才不過認識三個月。
    倡導合作,如何合作,君雲與帝梵天合作?
    他們是一夥的。
    那關押,那搶奪,那扣留是什麼意思?
    那有人夜襲動亂,梵天閣動亂是什麼意思?
    假的,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圈套,這是個圈套。
    是個針對他們望天君王的絕頂圈套。
    而現在,他們的君王去了,去親自接他的老丈人去了,只帶了十個人,只有十個人……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