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真愛永琚n作者:冬蟲 【完結】(短文 ,虐)

前世

遠離京城的一家富家人家備好了馬車正要出門。


下人打開了後門正要讓馬車出去,突然在門口發現了一個破舊的竹藍。


下人走上前去才要把竹籃子踢到一邊去,就聽到堶捷ヮ茪F嬰兒的啼哭聲,下人猶豫了一下把竹籃子拿到了一邊,現在局勢不穩定,扔孩子的也就多了起來,而像他們府上這種大戶人家的門口這種事是最常遇到的,也許孩子的父母以為扔到大戶人家門前孩子會有條活路吧。


可是,唉!一言難盡這要是大夫人在世說不得這孩子還有口飯吃,可是自從大夫人去世以後,家堣]就再也沒有人管這檔子事了。


裝著孩子的籃子被放到了路邊,不一會兒一輛馬車從門內駛了出來,當馬車行至竹藍的邊上,籃子堛漱p孩突然大哭了起來。


一個美則美矣,可是卻一臉不耐表情的二夫人從窗口探出頭來。


“朱安,是不是又有人把孩子扔在府門口了?趕緊找個地方扔遠點,讓他在朱府門前哭算怎麽回事?”


被點到名的朱安連忙應是。


朱府10歲的少爺朱漢文掀開馬車的簾子,回頭看了看扔在路邊的破竹籃子,只這一眼時間仿佛定格了一般。


他看到籃堛漱p孩從破棉絮堭揖X一只白嫩的小手臂無助的揮舞著,應為餓得緣故小孩子哭的很淒慘,小臉從棉被媗S出來被寒冷的空氣凍到紅紅的,鼻涕哈拉子流出來,小孩子不算漂亮看上去那麽柔弱,觸動了他心中在已經冰封的一角。


“停車!”


才10歲的朱少爺命令的口氣中透著威嚴。


二夫人詐唬起來。


“唉有!我說大少爺,侯爺還等著我們去那,你這又有什麽事啊?”


“我的事不用你管,爹我今天不去了,你和舅舅說一聲吧。”


朱少爺下了馬車,照直走向了竹籃子,提起藍子朱漢文走進了府宅,這個被他撿到的小孩自此長在了朱府,朱漢文給他起名字叫朱樂兒,稍大一些作了朱漢文的書童。


10年以後,朱家老爺已經去世兩年了,20歲的朱家少爺做了當家主事的人。


朱家的二夫人自知道失去了依靠,脾氣收斂了很多,最少不敢再在朱少爺當面說刻薄話了。可是對待下人和朱漢文身邊的人可是不客氣。


這不,朱漢文的小書童朱樂兒應為在花園玩正好落入了二夫人的視線堙A於是又惹來了二夫人的一頓罵。


可憐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堛獐眹鄑C著頭,眼淚在眼眶堨朝鉰遄A心中後悔自己不該乘著少爺在辦公的時候偷跑出來玩。


二夫人正罵的起勁,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


“二夫人,我想我的下人還不用你來管教吧?還是樂兒又做錯了什麽?”


“這!我只是看到下人都忙著,只有他在這堸衛i幫你管上一管。”


“不用了!是我叫他出來活動一下的,樂兒過來我們出門去了。”


朱漢文走過來拉住了樂兒的手把他帶走了,二夫人恨恨的看著他們的背影,知道自己在這個家媔V來越沒地位了。


二夫人借著以前和丈夫多處行走的路子,不久以後帶回府上一個小姐,是個將軍的女兒,想硬推給已經到了適婚年紀的朱漢文。


那個小姐在朱府住了不久,就有了出格的舉動,她惡罵下人懶散,罵朱府這堨爰m不合時宜,哪堛漸爰m寒酸,仿佛她已經是朱家的主母了。


朱漢文知道不把那個小姐弄走,他二娘的陰謀就會得逞,娶個這樣的老婆也不是他所願的。可是想個什麽法子好那?


朱漢文正在思量的時候,樂兒正端著茶水送過來,朱漢文看到他眼光一亮。計上心來,有了只要讓人傳出他性好男色的消息,他就不信那個小姐還會留下來。


為了讓事情更真實,於是當晚朱漢文摘下了樂兒的後庭花。當時他只想到挫敗他二娘的陰謀,趕跑那個不討喜的小姐,對於自己對小童子樂兒的傷害卻毫無愧疚可言。


懵懵懂懂的樂兒隱約知道少爺對他做了什麽,第一次被少爺抱的時候,說實話真得好痛,可是他沒有哭,應為他知道有了少爺才有了他的生命,少爺要他的命他也會給的何況只是流血而以。


朱漢文的所為成功的氣跑了那個小姐,氣黑了他二娘的臉。


他笑了,嘗到了報覆的快感,沒錯就是這個女人,一個勾欄出來的女人,他從心堿搕ㄟ_她,恨著她,要不是她的進門她的母親也不會被活活的氣死,看著自己的男人婚後不過三年就抱著其他女人回來了,他母親當時的狀況可想而知,她急,她氣,氣急攻心之下她病了不過短短的三個月就過世了留下了才6歲的他,沒有了慈母的關愛,母親去世的那一刻他學會了恨,恨這個不要臉搶了他母親男人的女人,也恨他父親的無情無義。


嘗到報覆快感的朱漢文變本加厲開始頻繁的在他二娘面前和樂兒親熱,看那女人發綠的臉色他就會心情大好。


一晃三年過去了,已經懂事的樂兒早已經知道了自己身份的尷尬,雖說每隔三五天少爺就會拉他上床一次,可是他感覺少爺身上的氣吸只有在激情的那一刻是熱的,每每在半夜起來,樂兒盯著他家少爺漂亮的俊臉發呆,這一看就是一整晚。


他在猜測他家少爺心媢鴷L有沒有一絲絲的情意?


樂兒孤身忍受著四周人們摒棄的眼光,偶爾他聽到下人小聲議論他和少爺,他最在乎的一句話就是他要是個女人就好了,最少少爺可以給他一個侍妾的身份,而現在他只能等待,等待著少爺對他厭倦的那一天。


樂兒15歲生日的那一天,少爺送給他一支玉鐲作為禮物,這支鐲子仿佛為他量身訂做的,自從少爺給他戴上以後就再也摘不下來了,它就卡在那堳麽也拔不下來。


樂兒知道這鐲子對少爺很珍貴,是大夫人留給他的,所以樂兒各外的在意,怕把它弄壞了對不起少爺。


樂兒問過為什麽把這麽重要的東西送給他,而少爺給他的解釋是樂兒會永遠的和他在一起,東西在他那堨i以時常看到也放心了。


朱少爺把鐲子送給樂兒沒幾天,他遠在京城的舅舅就派人來說要見他。


朱漢文知道他舅舅也是沖著樂兒來的,也許此次去了會安排一堆相親的戲碼。可是他心堛熒Q法只有他自己知道,當他把母親留下送給兒媳婦的鐲子給樂兒戴上時就已經在心堜蚖{了他的分量,只是嘴上他擦不開臉來明說。


朱漢文心堨援w了主意等從舅舅那埵^來就給樂兒一個名份的。


此行帶著樂兒十分不便,於是樂兒被留了下來,在樂兒不舍得註視下少爺走了。


一天……5天……,過去了樂兒還是沒有少爺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朱府開始張燈結彩一幅要辦喜事的樣子,樂兒一路走過,下人都和他錯開了目光,那目光中有著憐憫,他問了可是大家都是躲躲閃閃的不肯明說。


直到二夫人一臉幸災樂禍的找到他。


“我勸你有什麽值錢的趕緊收拾一下找個後路,到了朱漢文帶了未婚妻回來你再想退路就晚了。”


“您是說。”


樂兒的問話有些顫抖。


“你家少爺未婚妻已經定下來了,是他舅舅平原侯定的,幾日後回來就辦大婚,你這種身份勢必留不得,我看在他們沒回來以前你就收拾一下走吧。”


樂兒楞了,心堣@陣扯痛,緩過勁來搖搖晃晃的往門外走去,才走幾步,二夫人註意到了他手上的鐲子。


“等一下!把手上的鐲子留下,那個是朱家傳給長媳的傳家寶,你不能拿走。”


“可是它拿不下來啊。”


“胡說,一定是你想偷拿出去換錢,小喜,小月盯著他鐲子沒取下來以前不要讓他跑了。”


兩個奴才盯著樂兒,直到扯紅了,扯痛了手腕鐲子也沒取下來,夜深了大家都睡下了,門口門禁森嚴。


一擦瘦弱的身影孤身來到水池邊,站在水池邊,天上沒有下雨可是水池卻泛起了漣漪,原來是那個小人哭了。


那個人穿著下人的衣服,淚水一滴一滴的滴在水面上。隱隱綽綽的可以聽到他在嘟囔著什麽。


“少爺,我們來世再見了,等來生,希望我可以做個女人,這樣我就可以嫁給你做妾了。”


人影往湖內走去直到沒頂。


朱漢文辦妥了所有的事情,也用真情感動了自己的舅舅連夜趕回來只得到樂兒已經溺水身亡的消息,才聽到這個消息朱漢文驚呆了,在房堙A在那還殘留著樂兒體味的房堨L摸摸這堙A看看那堙A突然在桌上發現了樂兒的手書。


“少爺對不起,樂兒不能呆在您身邊侍候了,臨走以前樂兒想把鐲子取下來,可是沒成功,等樂兒死了請把我的手腕砍斷取之,希望未來的少夫人不會覺得不吉利才好。樂兒臨死才敢冒然說上一句,樂兒愛少爺已經很久很久了。”


看到這封信朱漢文象瘋了一樣跑出去,拔開了樂兒草草下葬的土坑挖出了樂兒的屍體,從那一刻起朱家的少爺瘋了,他不時的大笑並且不停的吐血,三日以後據說是哭碎了肝臟也逝去了,自此朱家沒落了。


************************************
評論(1)

今生


“啊啊啊啊”


方樂在淩晨三點被惡夢嚇醒了,這個夢好真實,他甚至感到了水淹沒到口鼻而形成的窒息感。


方樂有個感覺今天會是很邪門的一天,這個夢他做了不止一回,小時候是經常做,大了一旦夢到這個,就象示警一樣,一整天總會出些不大不小的狀況。


好不容易熬到早7點,方樂小心翼翼的出了家門,還好天沒有突然下雨淋他一個透心涼,也沒遇到小偷變態什麽的安穩的到了單位。


一到單位就聽說今天上面會來人檢查銷售狀況,方樂就有不好的預感。


他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大集團的下屬,一個專賣品牌服裝的門市,可是今天要來檢查的據說是最上層的人,是總裁還是副總裁來著。


外面溫度高達39度,專賣店內冷氣充足,當一陣熱風吹進來,樂兒露出職業的微笑才要上去照顧客人,可是看到那個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以後樂兒卻楞住了,眼熟的感覺,可是他又確定自己沒見過這個人。


那個人身高1米9左右,要不是看到他身穿雅曼尼西裝,一頭短發和平板身材,樂兒會以為他是個女人而且是個美女。總的來說這個人是打眼的奇異組合。


在方樂發呆的功夫那個人顫抖的從兜堭ルX了一支玉鐲子持起他的手套了進去。


方樂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碗上那只才帶上的,卻出奇的和手的鐲子,驚奇而不解的螃Y對上了那個人的眼睛。


朱寒在看到方樂的那一刻起心情就激蕩了起來,他自從有記憶那天起就知道自己在找一個人,那個自己前世不小心失去的愛人。


當鐲子順利的滑進方樂的手腕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不枉費自己花了300萬美金,買回這只自己和愛人前世的信物。它真的幫自己找回了愛人,這一世他要用它把愛人套牢,並且珍惜他,愛護他一輩子,希望他的愛留在他心堙A在下一世媗他的愛人甘願等他找到身邊來。


方樂試圖取下鐲子,可是試了試卻只是徒勞。


“先生,您的鐲子有暗扣可以拿下來嗎?”


方樂不抱希望的問道。


“沒有,如果鐲子拿不下來的話你就和我走吧,這對我很重要。”


方樂從看到這支鐲子就很喜歡,心想不如自己買下來好了,一只玉鐲有個萬把塊夠了,可是顯然他錯的離譜。


“不如我花錢買下來,您出了價吧。”


“它代表的意義是無價的,你如果是問我買到它的價錢,300萬美金。”


“啊?”


方樂的下巴差點兒掉下來。自己賺一輩子也湊不夠的錢,那現在怎麽辦?做手術把它拿下來嗎?好痛的!


“這只鐲子是你的了,以後我要每天看到你和這只鐲子。”


愛人,信物和自己一切變得圓滿了,沒有了惡人的從中破壞,朱寒相信,也有這個能力和信心重新拾回愛人的心,並且讓他幸福。


(全文完)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