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全職高手)朝曦》作者:寂影【完結】短篇。

《(全職高手)朝曦》作者:寂影【完結】短篇。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悠于 您是第5209個瀏覽者
文案:

只要有你在,我便無所不能。
  
【食用提示】
1.榮耀屬於蝴蝶女神,Bug屬於作者!
2.男主一帆小天使,私設非常多,短篇ooc狗血有輕鬆向,念朝[Cháo]曦。
3.女主傻白甜萌系長相,三觀正常。
4.還是之前看過的那句概況:我相信興欣的良心,但更相信興欣的環境。
5.想到什麼寫什麼,作者腦子向來有坑,各種意義上。
6.一帆你永遠都是最好。

內容標籤: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喬一帆,倪糯 ┃ 配角: ┃ 其它:全職高手,蝴蝶藍

[ 本帖最後由 悠于 於 2019-11-19 09:20 編輯 ]

TOP

最珍貴的你

  喬一帆從不後悔當初放棄學業進入榮耀職業圈,但他卻懊惱那時因自己的疏忽而把身邊的人暴露出去。那是他一直小心翼翼守著的人兒,他不想她受到一丁點傷害。

  他看著彼時因冬休和他一起回B市的倪糯,眼鏡口罩圍巾像他一樣準備齊全,心裡的懊惱一再湧上心頭,「糯糯。」

  女生聞言回頭,見喬一帆靜靜站在原地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眼珠一轉她跑過去一把攬住他的手臂就是拖著往前走,嘴裡一直說著新年的事。

  喬一帆一直覺得倪糯是個人如其名的女生,不僅聲音是軟軟糯糯的軟妹音,人也小只標準的娃娃臉,臉蛋上兩個一抿嘴就出現的小酒窩讓別人總把她的年齡拉低幾歲。

  即使是還沒奔二的時候倪糯走在他身邊,兩人也會被認為是相差幾歲的兄妹,更別說現在喬一帆已跨過祖國規定可結婚的年齡,臉和身型早已長開拉高,那種相差感就更重了。

  「喬姨快開門,我把您們家兒子帶回來啦!」

  「……」

  除去心性有時會意外的強勢外……大概也如此吧。喬一帆默默歎氣,那也沒辦法,人是他們寵出來的跪著也要寵下去。

  說到兩人關係,撇開青梅竹馬朋友同學等等那點子的,好像也只剩那麼一個了。

  而倪糯自小就喜歡粘著他,從小時候的飛撲伐開心要抱抱到長大後的嚶嚶嚶吃喝拉撒睡都一起,再到倪糯孜孜不倦的偷襲,喬一帆覺得……這一切好像順其自然過頭了。

  轉念再想連感情是什麼時候變質的他也說不清,更別說要理這關係是啥時改變的。

  他憶起很久以前倪糯不開心扁著嘴瞅他說要麼麼噠的那次,他一個慌張還真俯身去麼麼噠了,等過後看到街上情侶這般那般的舉動後,喬一帆捂著腦門蹲下身哀嚎:好歹等他表白後再這樣啊。

  然後?然後在他還詫異當時腦海裡閃過的那念頭的時候,倪糯沒等來他的表白就已經成了別人眼中的小喬家的媳婦。他人尚且如此就別說雙方看著自個兒長大的父母了,喬一帆覺得……全世界好像也只有他自己還在糾結表白被接受然後才算一起的那事了。

  他知道自己對倪糯的喜歡,但卻不肯定對方是不是把習慣想錯邊,直到她用那種強勢的方式告知他自己的佔有欲時,喬一帆才真正感受到自己完了。

  *

  興欣參加挑戰賽時線下賽準備開始那會,一眾人出去聚餐回到H市興欣網吧時,網吧小妹就跟他們說有個過來找人的妹子蹲在吧裡快一天了怪可憐的,陳果一溜望過去也想不到對方是來找誰。

  然而剛見到人的時候,素來靦腆安靜的喬一帆突然爆發了。要知道當時已經是四月中旬,離B市高考不到兩個月,倪糯這個時候跑過來他這個奶爸能不火嗎?

  怎麼來了?!學習怎樣了?!告訴叔叔阿姨了嗎?!一個人過來?!為什麼不告訴我??!!被人拐了怎麼辦!!!!!

  喬一帆這一把火連帶著十幾個問號感嘆號發作得不僅連興欣的人也驚了,連倪糯本人也呆了。

  「喲一帆……你妹妹呢?」哪知最先反應過來的葉修這一插嘴,打斷了喬一帆的節奏的同時成功地讓倪糯回過神來,她那雙快冒出水來的杏眼一瞪張嘴就是往喬一帆吼回去。

  「誰讓你自己突然跑這裡!要不是我放假回家路過微草,轟炸了高英傑大戰了門衛問了喬叔喬姨你還真不聯繫我了?!喬一帆你就是個魂淡!」

  說完尾音一個漂移,扁嘴眼淚就那樣嘩啦啦地掉下來了,哇的一聲山洪暴發哭得差點把天花板也喊穿。眾人才猛地回神,轉移陣地跑到二樓然後目光整齊地望著在倪糯話音不對頭那刻就手忙腳亂起來的喬一帆。

  喬一帆知道對方對他有著很深的依賴,他和倪糯從幼稚園開始到他進入微草訓練營前都是同校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等到他不再去學校的那刻倪糯也選擇了高中住宿,兩人見面的時間大大減少了但還是常常聯繫的。

  只是輪回奪冠,微草和他合約到期那會他心是真的挺亂的,剛好當時倪糯升上高三,他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在高考後才告訴她自己的情況,雖然他知道自家父母跟他一樣免疫不了倪糯,但還是和他們說了別說漏嘴。

  然而隨著挑戰賽日益緊張,為了回應喬一帆是越來越認真,然後一個不察沒回報自家後院消息就著火了,輪番吵鬧下來他是懂了倪糯為啥直接跑過來。

  被蒙在鼓裡是原因,更重要的是……她委屈了,她覺得自家竹馬要榮耀不要她了!所以倪糯喵毛一豎炸了高天才炸了微草門衛炸了父母,然後假條一遞腳步一抬——歡迎來到H市。

  喬一帆頓時頭大了。

  *

  好不容易人累了,一爬到床上就睡成豬,外頭的喬一帆電話是接個不停也打個不停。倪糯的父母和他自己的父母,倪糯的老師朋友舍友一輪下來,陳果站得腿都麻了才見他舒了一口氣,「一帆啊沒事了吧?」

  喬一帆有點局促的笑著對她點頭,然後又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那個老闆,十九號那天能幫忙定多張機票嗎?」

  頓了頓陳果想起他的老家在B市,那麼裡面睡著那個大概也是了,知道理由後她也不說破爽快地答應了。

  倪糯醒來的時候已經臨近八點,興欣眾還在訓練當中。最先看到她的還是陳果,女孩兒睡眼惺忪揉著眼睛,之前哭勁過後鼻子仍不通順一抽一抽的,連帶臉蛋還有點紅通通,襯著迷迷糊糊的表情讓陳果差點把持不住蹭上去,「醒了啊?」

  胡亂地點點頭倪糯走路的腳步有點飄忽,陳果正想著喊喬一帆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湊上去了。而倪糯大概是感受到熟悉的體溫,努力睜開還在打架的眼瞼,張手就是撲到對方身上。

  「一帆我餓……」

  「嗯,之前我去買了飯,等會給你弄熱,先去洗把臉吧。」

  「有烤鴨有甜菜有芒果布丁嗎!」

  喬一帆一邊順著她亂糟糟的長髮一邊應和著,當他第三次喊倪糯去洗臉的時候陳果覺得這次站得腰都疼了,默默說了句「我幫你去熱飯吧」後轉身就走。

  不行衝擊太大,腦容量不大足。

  而之後的幾天陳果算是見識到倪糯那份粘人的勁了,而那個向來自持後輩身份的喬一帆也像個奶爸一樣照顧著女孩。

  「一帆我餓!」吃吃吃。

  「一帆我困!」睡睡睡。

  「一帆我要那個!」買買買。

  「一帆最好了!」好好好。

  雖然一天下來喬一帆人對著最多還是榮耀,但閒置時間都獻給了自家青梅。哦,青梅啥的是陳果從本人口中知道的,倪糯除去粘著喬一帆的那會處得最多的還是陳果。

  而當她知道倪糯已經是快要成年人的時候,是崩潰的……尼瑪綁個雙馬尾賣個萌誰相信她已經快十八歲了掀桌。

  陳果表情是複雜的,只是當她見著倪糯含著棒棒糖沒事幹安靜坐在沙發上時,目光是那樣專注地凝視著喬一帆的背影,只一瞬陳果就已覺得這個總似小孩心性模樣的女孩,其實懂得很多。

  *

  六月挑戰賽結束,六月高考結束。興欣在打敗嘉世成功闖進職業聯賽後,集體放了記者的鴿子,又應義斬的邀請放鬆了幾天,只是在回去的時候和來的時候人數卻是一樣的。

  倪糯在拋下高考的包袱,志願定了後什麼的全扔腦後,抓著自家竹馬大手一揮又跟去了H市。

  這一次跟上次暫住不同,在自己估分能考上這邊大學後,倪糯是怎樣都不肯走了,這次是真的下定決心吃喝拉撒睡都和喬一帆一起了……誒不對睡不是一起。

  只是憑著長相優勢,幾天下來她成功地成了女生中的萌物,又憑著嘴甜的技巧,一個星期下來直接成了興欣的吉祥物。對此喬一帆……一點都不意外,倪糯帶動節奏的性子一直都那麼明顯,而他也是向來被拖著走那個。

  「魏老大這帽子我覺得特適合你,戴上去特別帥氣!」

  「葉修哥這棒棒糖我用煙熏過了你要吃嗎?」

  除話中兩人外的其他人看著那頂特適合健氣少年戴的帽子和據說是煙熏過的糖,又看著魏琛和葉修認了一聲哥和老大後兩人憋屈的表情,憋笑憋得胃疼。

  對此喬一帆……默默扶額。他仿佛看到了自家父母還有自己的影子,每次看著倪糯那謎之欺騙性的娃娃臉和亮晶晶的雙眸就拒絕不了事。

  光是蹦蹦跳跳的走路方式和嗜糖成癡的兩面,加上自身裝嫩的優秀條件,別人完全無法把她當成大人,只能當個小孩那般寵著。

  只是葉修和魏琛是何人,一個比一個心臟,到了後來眾人都以為能不在煙雲繚繞中穿行的時候,他們用下限讓其他人知道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怎麼樣,老魏我帥氣吧!」

  「誒吃吃吃等會就吃。」

  對此,倪糯聳聳肩對著其他人表示無能為力,但是他們……來日方長啊。

  喬一帆睇著她搖頭晃腦的模樣就知道她又在想什麼點子,雖然無奈但也隨她去了。比他更快更好的融進興欣是他羡慕不來的,但是他知道倪糯寧願用更多時間呆在興欣也不想去學校不過是為了他。

  因為他在這裡,在興欣,在榮耀。

  *

  說到第十賽季開始,倪糯不得不回學校報導了。當興欣在第一輪被聯盟第一帥帶領的輪回請吃了個蛋的時候,她還在經歷一場慘無人道的軍訓,直到後來她回到了興欣,一哭二鬧三嚶嚶硬生生把喬一帆頭髮都撓少許多根。

  哦,那是以前,現在的話不僅是喬一帆,興欣眾人連同公會部的伍晨也開始理解家裡有娃的痛苦。

  隨著聯賽的開展興欣在滑鐵盧過後緩步上升,甚至是似乎要和勢頭勇猛的輪回賽起剃光頭。而陳果也漸漸開始熟悉老闆的工作,官網官博全都弄齊。

  還記得官博開通那天,她就招呼著隊裡剛出道的新人弄個大V的微博好讓她關注,而當她都一個個點下關注的幾天後無聊再度爬上去視奸別人微博的時候……愣了,「哎喲一帆啊……你這……」

  「怎麼了?」

  「小喬咋了?」

  「一帆幹嘛呢?」

  剛吃過飯一群人還在打著飽嗝,聽她這麼一說全都湊了過去圍著那小小的手機轉,然後……「臥槽一帆原來你是個癡漢?!」

  手指得得得地往下滑,除去心靈雞湯和和朋友同學的交流外,喬一帆微博裡全都是一個女孩……還踏馬都是喬一帆V:分享圖片。

  「誒……?」而話題中心的人在看到所有人對著他釋放別有深意的視線後,默默回想自己微博都有些啥,然後一個機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前輩們別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是正當他大爆手速爬上微博的時候,就聽到陳果那幾個女生小聲討論的話:誒這張很可愛啊、這張也是還有這張!

  那一刻他覺得手機的網路慢得非常雞勒,等讀條終於走到盡頭後他看到的是無數條艾特和點贊外加評論,都快要四捨五入了……

  微博自他進入了微草以來就開了個新的,只是到了興欣後新的他又忘了上的是以前貼近三次元的那個,這不就是一個疏忽V錯號給錯了陳果。

  而倪媽媽是個攝影師,生了個那麼軟萌的女兒她怎麼可能不去拍拍拍,就連她影樓裡的同事對倪糯都是愛不釋手。

  說實在那句就是,倪糯從小就是個引發別人拍照欲的娃,而喬一帆這個自小就和她黏糊在一起的沒有她一整本相冊的話就妄為竹馬加奶爸了。

  在小學那段還沒遇到榮耀的時間裡,他還試過和自家母親置氣你一張我一張,扣扣上的那些糯糯.jpg儼然成了表情大戰般的存在,然後鬧上了朋友圈最後鬧上了微博,簡直不堪回首。

  好在的是倪家不大介意這些,畢竟倪媽媽影樓外頭還掛著倪糯的萌照。

  只是現在!這一刻!!喬一帆覺得以前那些都不是事了,然後當倪糯又跑到興欣來知道這事後更是一點都不在意後,他真的要哭了!!

  *

  喝風騷年V:[拜拜]今天男票把我的冰鎮西瓜吃了人幹事!!![圖片] [圖片] [圖片]

  喝風騷年:臥槽發生什麼事了一帆天使竟然轉我的微博最右那是吉祥物嗎?!!//@喬一帆帆帆帆:[汗]不是我吃的……//@糯糯糯糯噫:[抓狂]我的布丁@喬一帆帆帆帆!!

  李狗剩剩剩剩:不說話改ID去了[蠟燭]//@喬一帆帆帆帆:[汗]不是我吃的……//@糯糯糯糯噫:[抓狂]我的布丁@喬一帆帆帆帆!!

  新西方療養院:右邊走開明明是我吃的[喵喵]//@今天舔屏了嗎:我吃的我吃的[doge] //@喬一帆帆帆帆:[汗]不是我吃的……//@糯糯糯糯噫:[抓狂]我的布丁@喬一帆帆帆帆!!

  大王派我來巡海:這是公開的節奏嗎兩個小天使?![太開心]//@喬一帆帆帆帆:呃……//@糯糯糯糯噫:(╯‵□′)╯︵┻━┻不是芒果那個是焦糖那個!//@喬一帆帆帆帆:[汗]不是我吃的……//@糯糯糯糯噫:[抓狂]我的布丁@喬一帆帆帆帆!!

  不這是你的猴子:WTF前一秒還在回味葉神發表世界冠軍感言的我看到了神馬?!//@喬一帆帆帆帆:呃……//@糯糯糯糯噫:(╯‵□′)╯︵┻━┻不是芒果那個是焦糖那個!//@喬一帆帆帆帆:[汗]不是我吃的……//@糯糯糯糯噫:[抓狂]我的布丁@喬一帆帆帆帆!!

  喬一帆坐在沙發那頭握著手機默然,他可算是知道倪糯無視他一天的理由了,只是看著微博上她的艾特,猶豫了許久還是按下轉發。

  中國隊奪冠刷屏刷了一天后的微博,在興欣這一塊又炸開了一次,甚至有蔓延的節奏。

  好了這次又被她帶進去了。

  喬一帆看著仍在上升的轉發和評論數良久,默默起身到廚房拿出冰鎮了許久的西瓜對半切開,掏出兩勺子跟母親說一聲就跑隔壁去了。

  倪媽媽見著喬一帆和他手中的西瓜,無奈笑笑走到陽臺往下喊著:「糯糯啊,一帆喊你回家吃瓜呢!」

  「……」

  「讓他自己慢慢吃去冷靜吧哼唧!」

  「這孩子真是的……」喬一帆聽著這對話無語,「阿姨還是我下去吧。」他們兩家一直都是住對門,住的層數也不高,大人走出陽臺就能看到下面的情景。

  出門前他用保鮮袋裹著西瓜,還拿了小毛巾墊著所以即使抱著也不會弄濕衣衫,走到水池前看到女孩正坐在那裡把弄著手機。

  倪糯見他走過來坐在她旁邊咂咂嘴,還是接過了他遞過來的勺子。喬一帆眼神極好地瞄到她螢幕上的畫面,果不其然是微博介面。

  「糯糯……如果可以我不想把你暴露出去。」之前的那意外他雖沒把照片都刪除了,但好歹也刷過去幾頁了。陳果作為興欣日常發到官博上的照片,沒透露一丁點資訊且在她生日過後也不再有。

  雖說倪糯說是一點都不介意,但喬一帆還是不想她得到太多關注,他只想倪糯能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這次是倪糯自己逼著他做決定。

  「可是一帆我也是興欣的一員啊,果果姐也說了我算是那裡做兼職的!」倪糯含著勺子看他,「更何況你也說了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啊,等你成了大神影響力杠杠的才煩這事吧!」

  說完見他手停在那裡乾脆勺起一塊西瓜塞他嘴裡,還把手機伸到他眼前:「你看全是祝福哦!一帆你偶爾也要看一下當下的東西嘛!以後又怎樣以後你有我啊……噯你別咬著我的勺子!」

  喬一帆鬆開牙齒,看著倪糯嗔怪的表情覺得好笑。的確都已經發生的事了,懊惱什麼的就讓它去吧,這份悔意也正好能時時刻刻提醒他不要再犯錯。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倪糯的保護者,即使在其他方面示弱也絕不會對傷害她的人事讓步,但稍稍長大後進入榮耀職業圈跌倒幡然醒悟,倪糯才是那個保護的存在。

  勇往直前的志氣,一如既往的信賴,永不偏離的肯定,他們兩個由始至終都不是單向付出而是在相互取暖。

  想到這樣,喬一帆不再死撐著挺直的腰背放鬆下來,輕輕倚在倪糯枕著他肩膀的腦袋上。從善如流勺起一塊大小剛好的西瓜,正準備入口的時候見她盯著自己,便無奈地提手遞過去喂她。

  迷失方向沒什麼大不了,只要仍有光亮一息尚存,總會把黑暗那仿佛要噬人的大口撕扯成碎。

  迷霧過後,便是開闊天空,我的未來仍有你。

  曦光似火,我心朝陽。

  
最驕傲的你

  說到照片,這裡插入的是之前興欣官博剛開喬一帆因為一個手滑給錯微博那時的事了。

  那會比賽日益激烈緊張,喬一帆有空就上微博看那些艾特他求萌娃新皂片的已經漸漸麻木了。而陳果在得知這效應後取得倪糯的同意暗搓搓跑去拍了些興欣的日常,官博上太過空蕩還不如放些日常上去,她就不信有人捨得在看著倪糯水汪汪的眼睛時還能黑黑黑。

  最先出來的是魏琛,一高一矮頭反扣著頂棒球帽,雙臂交纏在胸前,高高昂起下頜似在慪氣互不望對方,一反平常猥瑣形象引起一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就到了蘇沐橙,一美一萌閃瞎了眾人的眼睛後那張倪糯向著唐柔要抱抱還有陳果摟著倪糯的相片一出,把興欣的美□□勢發揮到極致。

  而直到葉修的微博發博數破個位數,官博上發出葉修的照片,只見他和倪糯一坐一蹲在椅子上,全神貫注地注視著電腦,兩人嘴裡還叼著棒棒糖,後來有內部消息稱那是在雙十一時拍的。

  這次藍雨內某黃姓選手選擇了用長微博表達他的情感流露。

  在這之後的十一月微博生日屠榜話題中#方銳生日快樂#被頂上首頁的時候,官博再次用一張照片表示了倪糯對這位猥瑣派的氣功師深沉的愛。

  相中倪糯穿著衛衣,帽子上頂著兩兔耳,一腳跨步向前身子微沉,手做龜派氣功狀,而她的對面是被糊一臉蛋糕的方銳,身後是捧著紙碟神色慌張的喬一帆半身。

  對此方銳大大發博表示他不過是在當初感歎那麼多美女的時候把女孩忘了而已就得到這對待遇,心塞同時還艾特了小喬同志表明你太不厚道了……

  這些日常都是斷斷續續發佈,畢竟官博不能整天只發這些,但興欣的內部氛圍其他人是真切感受到了,而興欣的粉絲們更覺得親切。

  陳果發照片的順序其實也是有跡可循,在安文逸備受外界質疑的時候她發了張倪糯和他兩人戴著一樣的眼鏡,都用手指提著鏡框對望的圖,牧師小手冰涼則是在充當背景的電腦螢幕上隱約可見。

  在莫凡和羅輯上場失利的時候,那張兩個大學生拿著馬克筆在滿是算式的白板上認真寫寫畫畫的照片,還有一張女孩矮身帖近椅子裝刺客結印、另一人默默看著她無語嘴角抽搐的照片便出現在興欣官博上,引起各種好評。

  還有的就是新年過後,伍晨微笑揉著那個眨巴著眼睛抱著糖罐雀躍的倪糯發頂,與女孩兒一反之前萌態站在技術部門前聳肩納悶搖頭,身後房內是一心栽在驗算裡的關榕飛。

  兩張照片一出,反差萌大法好再次襲擊了評論區。只是可惜的是到現在倪糯的微博還是沒被挖出,眾人只能從官博還有喬一帆微博中看到這只興欣吉祥物。

  在興欣全體差不多都輪流照了一次之後,聯賽也逐漸逼近季後賽,這之前那個剛步入雙子座範圍的一天裡,官博久違地放出了日常照,主角也就是以往相裡都是重點的倪糯和從來只出現一點的喬一帆,且相中沒別人只有他們倆。

  倪糯攀著他的脖頸笑得燦爛笑彎了眉目,而喬一帆是把倪糯整個人攬在懷裡,臉上也滿是溫柔喜悅,仍有紅暈的臉龐上被沾上奶油。

  微博上文字只有寥寥幾字:興欣吉祥物長大一歲了。

  也是這張被一致認為「麻麻我好像看到了兩天使」和「粑粑看是真的天使」的照片,力壓群雄讓粉絲把葉修的生日也忘了,雖然他一點反應都沒就是了。

  *

  好的說完皂片回歸日常,倪糯大一時的課還是挺多的,但她除去軍訓完一開學前兩個月呆在學校宿舍裡,之後的日子是一有空就跑到興欣這裡來。

  而葉修和魏琛慶倖的是還好週末的時候大多都是比賽,平日裡倪糯就算跑過來也是接近傍晚的事了,他們兩個煙鬼還是能和煙好好玩耍的。

  雖說倪糯是無所謂於被拍放微博上,但是跟著興欣把步伐踏進季後賽的那日子裡,不再會有人輕易看低這匹黑馬,他們得到的名氣和關注也是越來越大,即使生日過後官博也不會再發佈有她的相,可僅是和興欣全體都單獨拍過相這點已經讓她在學校備受注視。

  倪糯倒是依然我行我素,週末有空了心情好了跟著戰隊到處飛。興欣是歷來最接地氣的戰隊,粉絲們都不會覺得和他們又太大距離感,且有時還會在興欣粉絲的那端座位裡發現吉祥物,在感歎是真的萌的同時都暗搓搓想跑過去勾搭一下。

  到這裡,伍晨作為每次比賽就看護著倪糯的人,覺得喬一帆奶爸一職真的不大好做,防怪蜀黍防怪阿姨防不住一心向你的粉絲啊qaq!

  七月初聯賽總決賽興欣對輪回第一回合那天,蕭山場館不乏想偷雞摸狗混進去的人。倪糯在準備齊全後就從學校往場館裡去,見著前面以往習慣性走的偏門就快關了她邊喊著留個門邊全力奔跑。

  王傑希一群人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是韓文清鐵青的臉上竟透著一絲不知所措。他們見著女孩邊喊邊啪嘰一聲面朝下摔倒的時候是受到驚嚇的,因為她摔倒的時候正好是走最後的韓文清聽到聲音朝外一看……

  啊要要哭了……

  噢又忍住了……

  不對誒眼睛都紅了!!

  臥槽真要掉眼淚了!!!!

  一群職業大神如怪蜀黍怪阿姨那樣擠在門口關注著一個女孩的表情變化……最後還是楚雲秀回過神來覺得這娃很眼熟,連忙拿紙巾過去安慰人了。

  倪糯道謝過後跟著楚雲秀走進門裡,那時她已經摘下帽子露出精緻的面容,終於讓一些人想起了興欣似乎有這麼一個人。

  最後倪糯在路過韓文清時,神情不自覺凝重起來,停在他面前抿嘴吸著鼻子,囁嚅良久還是一言不發小跑跑向楚雲秀。後來等其他大神路過他的時候也默默暗笑起來,也不知道是誰竟還拍了拍韓文清的肩膀,弄得他哭笑不得。

  鑒於楚雲秀和蘇沐橙關係要好,她還是認識倪糯的,除去微博上的私底下蘇沐橙也發過她很多其他照片,只是現在見著了真人這個女王氣勢杠杠的大神不免也萌心大發。

  「要糖。」疼過之後倪糯也不再耍性子,坐在一群普遍比她還大的人中間,驀地盯著韓文清說了這麼一句。

  韓文清這麼一個漢子哪會有糖,別說他其他人都這麼大的也不會隨身帶糖,到最後一邊的喻文州從黃少天兜裡掏了兩果糖遞過來,這還是黃少天從盧瀚文處拿的。

  可人瞄了一眼喻文州那雙修長的手上躺著的糖,扁嘴喃喃了句不是芒果味,抬頭見著眼前人無懈可擊的笑容仿佛有點僵硬,她眨巴眨巴眼睛還是道謝拿過了。

  「誒小糯!」

  「噯!」

  那頭伍奶爸終於找到了喬奶爸交托給他的娃,完全無視了其他人直直喊過去,倪糯應聲後眼睛閃閃的露出個可愛的笑容對楚雲秀說聲「謝謝」後就跑開了。

  這時伍晨才看著眾人,連忙打了招呼,一低首就見倪糯遞給他糖果,他疑惑著剛想拿過的時候對方一收手嘟嘴:「交換!」

  納悶地從口袋裡拿出芒果味夾心糖給她,伍晨看著交換後手裡的蘋果味無語,他好像已經有隨身帶糖這習慣了哎……

  只是另一頭那望著女孩這交換後還蹦蹦跳跳起來的動作的喻文州,笑容再次僵硬起來……敢情他是被嫌棄了嗎?

  *

  S市輪回主場,劉小別一臉黑線記著其他人要的東西,輪到韓文清的時候他頓了頓,「芒果糖。」

  「……」

  「……」

  「……」

  「糖糖糖誒記上記上咳咳。」

  眼尖的已經從韓文清的視線裡瞄到不遠處的倪糯,似乎在用手機看著什麼。楚雲秀喊她她也乖乖過去坐下,乖巧地叫著楚雲秀:「雲秀姐!」

  「看什麼呢……兩隊支持率啊。」楚雲秀瞧她臉色沒什麼變化,揉了揉她發頂,「這事誰也說不準呢。」

  倪糯望一眼遠處的場地,拇指和中指用力夾著手機一邊轉著,回她:「我只是在想要不要找師兄把網站黑了。」

  「……」該說,不愧是興欣出來的嗎。

  這時在這安靜的一角倪糯手機鈴聲響起,歌聲顯得有點突兀,只是熟悉喬一帆的如高英傑一下子認出了唱著鈴聲的聲音分明是他的好友。

  倪糯看著來電顯示站起走前去靠著欄杆甩著手接起,剛好有兩個女生從旁走過說話聲大得可以,弄得倪糯聽不大清楚,眯著杏眼一瞪,她直接大喊:「吵死了讓不讓人好好聽電話了!」

  等人走後她撇嘴又說了句花癡後才拿開捂著手機的手,「喬姨!」喬媽媽似乎是打過來問她什麼時候回B市的,倪糯想了想她試是考完了,也沒有什麼事需要留校,「唔一帆還要打一場呢,比賽後我問問他再回你!」

  掛電話後見時間差不多了她把牌子往脖子上一帶和楚雲秀道別:「雲秀姐我去找一帆啦!」

  楚雲秀有點詫異,畢竟現在離比賽開始不遠了,倪糯擺擺手指了指掛著的牌:「沒事果果姐給我的工作牌子我就過去一下下!」

  只是倪糯剛想走就被眼前突然而至的包裝嚇住了,回過神順著那大手往上看,韓文清面無表情地遞給她一包糖,她瞄了一眼,還是芒果味的。

  她默默接過後,轉著眼珠把帽子兜到頭上,然後爽快地大聲對收回手準備轉身回去的韓文清說著,「謝謝老韓!」在看到他明顯頓住動作時又添了句:「葉修哥說這樣叫你的!」說完不再留戀飛一般跑開了。

  王傑希再次見到韓文清黑著的臉,輕咳一聲……興欣出來的。

  *

  呃回到正題。

  興欣奪冠的那刻整個場館都像炸了一般吵鬧,倪糯坐在興欣粉絲團裡周圍都是歡呼,就連身邊的伍晨也忍不住和旁邊的人互搭起肩膀喊著,而她只是靜靜坐在那裡捂著嘴巴不讓嗚咽聲流露。

  她還記得小時候問過媽媽,為什麼一帆要比她早上小學,她媽媽回她因為年齡到了,而一帆卻是默默幫她順著那總是亂糟糟的頭髮,跟她說:「因為要保護你啊。」

  自小喬一帆就是個溫柔的主,總是體貼地照顧著周圍的人,得到他人的肯定喜愛與稱讚,倪糯有時還會吃別人的醋,那時喬一帆只是靦腆地笑著,牽起她的手護著她走在人行道內側,停在紅燈前搖了搖手,「可是我只有兩隻手啊,一隻手已經牽著你,另外一隻便是要牽著未來。」

  然後側過身子把空著的那手伸到她眼前,對她說,「要不我們把另一隻手也牽上?」可後來兩個小破孩真的互相牽著後才發覺他們這是要橫著回家的節奏,才默默分開的。

  稍稍長大後她無所謂於在校時那些風言風語,也不在乎對她不懷好意的女生的挑撥離間,因為倪糯知道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喬一帆當時說過的話。

  她只要無憂無慮的成長,便是對他最好的回應。

  然後到她進入初三前夕,喬一帆選擇了榮耀那會,倪糯只是歪頭拍著他的肩讓他加油,那時兩人的交流還是挺多的。然後便是他第八賽季初始從微草出道,與結束後的黯然離去。

  那一年裡倪糯跟家裡因分科鬧了矛盾,她不想讓他分心漸漸開始少了交流。她也不是沒有察覺每次通話和見面時對方的變化,依舊如故的謹慎變得敏感,甚至是有著怯懦的影子。

  但思前想後,她似乎無法可施,她的一帆不會那麼脆弱倪糯一直這麼堅信著,所以她只能更加獨立埋頭學習。雷打不動的加油一直都有發過去,可這些現在在她看來似乎變得空洞。

  之後呢?之後的事情似乎都在剛才說過了,她終究是讓他分心不然也不會被蒙在鼓裡。又一個一年下來,年歲踏前了一步,喬一帆有了知他的前輩,有能分享喜悅的隊友,有屬於他的一方天地,他觸碰到了他的榮耀。

  榮耀帶走了他卻給他一個明確的目標,倪糯不懂榮耀卻看得清他們的追求,因為這些她也有,喬一帆從來都與她的目標同在。

  她依賴喬一帆,因為他需要肯定;她要無憂成長,因為這樣喬一帆會安心;她要獨立,因為那樣喬一帆能不用顧慮其他。她喜歡喬一帆,所以她努力讓自己發光發亮,成為他的歸宿。

  每一座孤島都被深海擁抱,你是孤島卻成為一片茫茫中唯一的風景,他們是來往的船隻讓你改寫孤獨。

  倪糯不再是默默喜極而泣,她抹幹眼淚站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擠出去。

  等到她終於來到喬一帆面前的時候,他臉上洋溢的笑容還沒停下,見她眼睛紅紅的也仍是笑著幫她擦掉眼角殘留的淚珠。

  無論別人多麼優秀,你永遠都是我心中最棒的那個!無論以後你變得多麼優秀,你永遠都是我心裡那個靦腆笑著說要保護我的喬一帆!

  倪糯終是忍不住跳起撲向喬一帆,環著他的脖頸不再放手,喬一帆無奈只好擁著她抱起,耳邊是她用軟糯的聲線說著的話。

  她跟喬一帆說過許多話,但她此刻只想再跟他說多一句。

  「一帆你永遠都是最好最好的!」

  
Extra·最愛的你

  十一賽季結束,藍雨披荊斬棘奪得一個閃耀的夏天後,職業選手群裡再次被刷屏。只是不一會,聯盟第一帥那邊似乎有什麼新情況,激得所有人都艾特起某話嘮。

  然後興欣的人看不過去,也紛紛艾特起喬一帆,只是喬一帆和倪糯兩家那會還吃著飯閑嗑嘮叨,他人根本不在電腦面前,手機也不在身邊。

  雖然本人沒出來,但群裡看明白那艾特的人紛紛群起圍攻,和話嘮一起讓群消息提示直奔99+不回頭去了。

  又一賽季過去,有離別也有新的相識,興欣現在即使沒有了葉修操作的君莫笑,新人的成長也是不可忽視地讓其壯大起來,更何況現在葉修在解決了家裡許多煩心事後重新回到了興欣擔任教練,根本不可小看。

  *

  「啊啊啊啊糯糯你上午不是還有課嗎?!」

  「噯……噫!!!」

  這天早晨,陳果見著喬一帆和倪糯兩人一同出現在訓練室,她還以為倪糯沒課呢……

  大二時倪糯連出門也要戴個眼鏡遮著,就乾脆從學校搬了出來,有空就和興欣的人一樣蹲在屋裡,有時也跟著陳果去見贊助商啥的。因為學的動畫專業,更是經常跑去和宣傳部的妹紙弄弄官博官網,也算是徹底坐實了興欣吉祥物一位。

  而喬一帆在她搬出學校的時候就開始提心吊膽,以前就算是住宿也是在學校現在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他這奶爸是真的擔心啊_(:])∠)_

  然後一來二往間,那天太晚了「一帆憋走了qwq」,這天下大雨「一帆憋走了qnq」,然後連安文逸也懶得留門給喬一帆了。

  除去開始的雞飛狗跳,最後喬一帆也是不辭辛苦哪天訓練早結束有空就跑倪糯那裡住下,第二天訓練開始前又跑回興欣。

  陳果看不下去,趁著新賽季新人到來前把宿舍擴大,讓倪糯和宣傳部留宿的妹子一起住了。只是宣傳部妹子表示,每天都有一帆小天使過來敲門喊起床的日子……

  「抱歉,吵醒你了?」

  「沒我也醒了哈……先刷牙去了。」

  即使過了兩個賽季,興欣的工作人員在增加的同時,戰隊的人員變動不大,內部的氛圍也依舊是和氣輕鬆自由,雖然有葉修魏琛方銳一行人在……呃……

  「糯糯起床了,週三早上不是十點的課嗎?」喬一帆目不斜視,坐在倪糯床頭看著被中拱起來的那一坨,見她沒反應無語掀開她被子,果然還是那個縮成一團的睡姿。

  呼吸平和,只是睡衣紐扣似乎解了幾個,儘管身型是長了些可臉還是娃娃臉這點大概是變不了了。喬一帆一直都覺得倪糯除了睡著的時候是有點預料外的嫵媚外,其他時候怎麼看還是個孩子那樣。

  有點讓人……下不了手啊。

  歎氣,他湊上去低聲說著,「芒果布丁要沒了。」沒反應,「還有蝦肉餛飩。」眼瞼輕動還是沒反應,「我還是等會再叫你吧。」

  說完他把被子蓋過她肩膀弄好,準備起身走人時倪糯終是忍不住扯住他衣袖,她微微撇嘴見喬一帆彎著嘴角瞅她,「你親我一下我就起。」

  喬一帆彎身揉順她微亂的劉海,語氣含笑:「好了快起來吧,不是說今天的課會點名嗎。」

  倪糯扭著身子許久他還是無動於衷地站在那裡笑看,咂嘴坐起揉亂自己的長髮哼唧一聲跳下床,儘管倪糯怎麼怨她還是只到身高一再長高的喬一帆下頜,瞪人毫無氣勢。

  他好笑地不厭其煩拿起梳子幫她梳著栗發,年初那會倪糯突有所感拉著他跑去染髮,髮廊走一回兩人回去的時候嚇了陳果一臉……你們兩個好孩子怎麼忽然想不開去弄頭髮啊_(:])∠)_

  不過瞧著久了習慣後還是可以的。

  那頭安文逸已經喊著喬一帆準備去訓練,倪糯才剛伸完懶腰抓起牙刷正準備跑出門洗刷,他應聲後又抓起倪糯忘了拿的毛巾一手拉住她,趁著她剛回頭沒反應過來那刻稍稍俯身向前。

  就算再怎麼讓人下不了手……還是下了,畢竟是自家的。

  「早安糯糯。」

  「唔……一帆早安。」o(*////▽////*)q

  宣傳部妹子表示,亞歷山大……

  *

  說起來,今天還是新人到達的日子。

  「誒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哎喲歡迎啊小程!」

  程雯作為新人因為偏愛來到興欣的第一天受到熱情的歡迎,只是當她目光轉過一輪後似乎覺得少了她的偶像,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然後在熟悉過後一群人對她還是頗為照顧的,只是在傍晚吃過飯後她一開門就撞到人,「啊對不起對不起沒事吧。」

  女孩捂著額頭猛地搖著頭,臉蛋紅得飛起,小臉透著慌張,程雯看著覺得眼熟還沒出口就聽到女孩身後一聲假咳,「誒一帆小天使!!」

  「……嗯?啊你是今天來的那位新人嗎?」

  「嗯嗯嗯,那個啊……」

  程雯還沒說完,剛剛撞到她的女孩像風一樣飛快跑開了,她正覺得莫名其妙的時候喬一帆再度出聲只是並不是對她說。

  「糯糯別跑太快了。」含笑說完這句後,喬一帆才回身向程雯點點頭離開,「抱歉剛剛糯糯不小心撞到你,沒事就好。」

  這時,程雯才想著剛剛對那女孩的熟悉感從何而來,她家偶像似乎已經有主了qaq。

  週末過去,週一開完會後眾人想著晚上要不要出去吃個飯,就著就近原則去附近熟悉的店裡開飯,席中閑嗑到天南地北。

  只是臨近十月職業選手群裡再次因為聯盟第一帥家裡那點事熱鬧起來,當初黃話嘮的梗又一次被挖出,艾特的艾特恭喜的恭喜看戲的看戲。

  這時喬一帆又一次被艾特出去,他也沒有再一次看不見。魏琛看著群裡那群手速瘋子消息刷拉拉滑過,乾脆在三次元裡感歎:「輸人不輸陣啊,小喬你也要快點手了。」

  「啊?那個前輩,我還沒滿二十二歲。」

  「誒說起來第一的到底是韓文清還是孫哲平,還是方明華……小喬你怎麼也得排個前六啊!」

  喬一帆無語,他沒滿二十二再怎麼說也沒用,沉默良久然後靈機一動把目光放到葉修身上,魏琛也順著望過去,果不其然轉移了目標:「老葉你也是!別人周澤楷都當爹了你還沒把蘇妹子帶回家,不指望在速度上取勝能在數量上贏也是行的!」

  葉修在那頭用蘇沐橙的手機在群裡大戰著黃少天,聽魏琛這話毫不在意擺手:「老孫都快有娃了張佳樂才說的,你怎麼不說說你自己!」

  魏琛?魏琛表示老夫千萬在兜,不急!

  程雯坐在一旁覺得,怎麼和她知道的那個職業圈一點都不同(╯‵□′)╯︵┻━┻

  喬一帆見她一副消化無能的表情,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程雯剛轉過頭來看他就見喬一帆已經拿著手機回著短信,眼尖一瞄牆紙她心裡淚流滿面:「偶像你明年扯證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啊。」

  喬一帆抬頭有點意外,眨眼間笑道:「我想等著糯糯畢業再說這事。」

  新人:我選擇死亡。

  剛才還在說著畢業,一眨眼又在職業聯賽裡浮沉大戰了兩個賽季的喬一帆,此刻已經站在大學操場上看著不遠處的倪糯一身學士服拋著帽子。

  大學下來倪糯在學校裡能交心的朋友不多,參加的社團也少雖然本人經常被動漫社的拉去救場就是了。

  喬一帆來學校的次數挺多的,從最初的毫無準備到現在的全副武裝,喬媽媽每次看他戴著那誇張的墨鏡就覺得不適應。

  然而……倪糯在的地方他大多也在所以,偽裝似乎然並卵,更何況今天是拍畢業照,倪家家長就算了,他父母也飛過來了他能不在嗎?

  「能、能簽個名嗎……」

  「嗯?啊好的,謝謝。」

  可站久後,有心人也自然認出他來,況且現在他只戴了眼鏡和帽子,穿著簡單的淺色襯衫毛衣,像個大學生似的。

  「一眨眼你和糯糯都這麼大了。」喬爸爸看著身旁已經高過自己的兒子,見他聽到自己的感歎只是溫和一笑,果真還是真的長大了。

  這麼感慨的同時喬爸爸又忍不住指著他的眼鏡,「不過你這眼鏡真是……」喬一帆有點尷尬地推了推紅色的眼眶,「糯糯選的……」

  一時間父子倆無言站在那裡,彼此仿佛都對倪糯不知是惡趣味還是啥深有體會。那邊喬媽媽見著兩人像木頭矗那,喊著喬爸爸過去拿相機,自己跑去和倪糯拍照去了。

  不過沒多久,喬爸爸又把喬一帆喊過去交接工作,夫妻倆都跑去和倪糯擺poss。喬一帆瞅著鏡頭內擠下的五人,四個大人學倪糯擺著動作做著鬼臉無奈。

  哢擦一聲按下快門過後,倪糯拿著學士帽跳著向他招手,「帆兒帆兒快過來!」喬一帆對這所謂的愛稱早已免疫,四周打量找了個路人幫忙拍照後也跑過去,脫下眼鏡和帽子,兩家人齊齊整整印在相片裡。

  倪家三口的,倪糯和喬家夫妻的,喬一帆一家的,倪糯和喬一帆的,他們單人的各自組團的,到最後連倪媽媽這個專業攝影的也毫無形象抓起相機抄起手機就是一通亂拍。

  晚上兩家吃過飯後,倪糯還特意拿著學士服跑回興欣又是一輪拍拍拍,等第二天回去交衣服前才算盡興。

  畢業後倪糯依舊在興欣宣傳部幹著,自己的微博也一直是搞怪的風格時不時放出興欣的日常,雖然更多的是她和喬一帆。

  喬一帆每次上微博面對那龐大數量的艾特淡定無比,正如倪糯有時候會在上面吐槽他一樣,他已經能應對自如還會反吐槽回去,儘管他看到最多的還是祝福和戲謔。

  美粒又雞汁:我覺得一帆小天使已經變了[笑cry]//@糯糯糯糯噫:愛盡吧帆兒[拜拜]//@喬一帆帆帆帆:你沒扔放抽屜去了,我看到的。//@糯糯糯糯噫:霸道總裁型喬總@喬一帆帆帆帆→[皂片網址]看得我轉身就把髮膠扔了[拜拜]。

  哦,還有那句啥……FFF團不燒真愛。又看到這句的時候,喬一帆剛走到宣傳部部室門前,收回正想敲門的手拽進口袋,上次他爸媽走前還跟他催事來著。

  手指往上提,略過介紹略過頂置那條,最新那條發博時間還停留在畢業那天。

  糯糯糯糯噫V:愛護汪汪你我同行,憋問我為啥→@喬一帆帆帆帆我的(*≧ω≦)╭

  【頂置】糯糯糯糯噫V:[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畢業了@喬一帆帆帆帆╰(*°▽°*)╯!!

  糯糯糯糯噫V:畢業季全員帽子普雷走起,壯哉我大興欣╰(*°▽°*)╯!![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我愛的你:[笑cry]我大興欣這是已經全體萌化了的節奏嗎╰(*°▽°*)╯//@伍伍伍伍晨:╰(*°▽°*)╯切克鬧///@魏魏魏魏琛:藥藥藥╰(*°▽°*)╯//@方真真真真誠:╰(*°▽°*)╯走起//@葉葉葉葉修:喲╰(*°▽°*)╯//@蘇沐沐沐沐橙:普雷╰(*°▽°*)╯

  他這幾位即使退役了還留著興欣的前輩真是,完完全全被帶成這樣了……仔細一想貌似只要是從倪糯那裡轉出去的微博都是一片顏文字刷屏,也不提低下那一清單顏文字評論了。

  第十四賽季,興欣再次挺進季後賽,在眾人熟悉的蕭山場館所開展的季後賽總決賽第二、三回合,他們迎頭而戰。

  然後自第十賽季以來,不是遺憾八強止步前三,而是再次奪得冠軍。

  閉上眼睛似乎還能感受到當時場內火爆的情景,喬一帆把目光再次放到手機螢幕上,放到倪糯微博裡頂置的那條信息上。

  他看到的是倪糯畢業那會的幾張照片,都是倪糯自己的還有他和倪糯兩人的,點開大圖從角度上看很明顯是自拍。

  倪糯攀著他臉貼著臉笑著望向鏡頭,他頭上頂著的學士帽落下的黑色流蘇搖搖晃晃打在兩人栗發上。這張照片與倪糯剛到興欣時那個生日所拍的那張對比,一下子就出來了。

  淡妝映出她光彩照人,抹去稚氣的同時突顯別樣的氣質,可娃娃臉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這點讓人覺得喬一帆的成熟更加明顯,但其實……在他面前還是小孩子心性罷了。

  再次點下轉發,修長好看的手指在文字框上一字一字打下發送頂置,然後提手敲門,「糯糯好了沒,要趕不上飛機了。」

  喬一帆帆帆帆V:榮耀興欣戰隊,陣鬼一寸灰→@糯糯糯糯噫她的╮(≧ω≦*)

  【頂置】喬一帆帆帆帆V:嗯,該嫁了。\

TOP

滿可愛滿萌的一篇壓XD
倪糯感覺就像是小兔子一樣
而且有時候有點腹黑
興欣的大神們都被帶萌了呀XD
果然不愧是吉祥物~
雖然是短篇不過還算不錯的說~
幻想中的星星如同夢境般優美~~~叫我"幻星夢"~~~

TOP

好似...有種..唔知點既感覺....
....太軟了~~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16 02:05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1839 秒, 數據庫查詢 8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