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大聖歸來)婆婆嘴》作者:布丁咖姬【完結】短篇。

《(大聖歸來)婆婆嘴》作者:布丁咖姬【完結】短篇。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悠于 您是第184個瀏覽者
文案:

※被《大聖歸來》裡的大聖帥一臉血,手癢YY一下
※只是想讓大聖五百年裡不要那麼寂♂寞
※本文女主只是個花癡梅花鹿精,請不要黑她
※大概是不會在一起的……吧
※OOC OOC OOC

內容標籤: 靈異神怪 奇幻魔幻 因緣邂逅 古典名著
搜索關鍵字:主角:孫悟空;阿花 ┃ 配角:應該很多就不一一羅列啦 ┃ 其它:大聖俺嫁!!!

TOP

【壹】
  
  火若遇風。
  
  烈焰長空。
  
  他就宛如一道長虹,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貫穿蒼穹,撕裂天際。
  
  【貳】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就算叫著罵著。
  
  他還是被如來佛祖打的飛起。
  
  【三】
  
  一開始什麼都沒有。
  
  一切都沉寂在黑暗之中。
  
  就好像沉入了深邃大海的最深處,與世間一切隔絕開來。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聽不到,什麼都感覺不到。他甚至有一種自己其實已經死了的錯覺。
  
  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裡都沒這麼難熬的,最起碼他能感覺到熱,那種每一根毫毛都燃燒起來的熱。但現在,萬籟俱寂。
  
  他不知道到底過了多長時間,才有了一點點對外界的感知。
  
  而那個時候,距離他大鬧天宮已經過去了近百年。
  
  這裡是個巨大的溶洞,幾率微弱的光芒從石堆的縫隙裡鑽進來,給予溶洞少得可憐的光芒,不但沒有讓這個大洞顯得明亮,反而更加可怖。有幾個像是土撥鼠挖的洞一樣的小通道開在洞壁上,也不知道到底是通向哪裡。而他就像是個夾心的冰棒,被巨大的冰塊包裹起來,佇立在溶洞中心。
  
  只是這個夾心冰棒有點劣質。冰塊有幾丈高,相比之下他這個芯兒一看就是老闆偷工減料的作品。但是在結實度這方面,店家倒是很有良心。
  
  為什麼?因為他被封的結實到眼珠子多不能轉一下。
  
  只能和正對面洞壁上的佛祖雕像大眼瞪小眼。
  
  滾你麻痹。
  
  老子現在最不想看的就是你那張吃腫了的臉。
  
  【肆】
  
  他接下來的一百年,每天都在盯著佛祖的大臉中度過。
  
  他覺得自己都要得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了。
  
  【伍】
  
  在他以為自己要再和那張被打腫了的臉渡過又一個一百年時,一個聲音悉悉索索地從他身後傳來。原本是非常平穩的腳步聲,然後因為踩到了什麼東西,劈裡啪啦咚咚鏘,還伴隨著一個女聲的哀嚎。
  
  「嗷——啊,我……去……哎喲,啊……靠!」
  
  一個白色的團子就這樣跌跌撞撞從他左邊的洞裡飛了出來,在快滑到底的時候,「它」似乎在嘗試安全著陸,結果不但沒有著陸成功,還崴到腳。他保證自己聽到了一聲清脆的骨裂聲。
  
  哢擦。
  
  這樣的。
  
  可響了。還因為在山洞裡有了回聲。
  
  聽著就疼。
  
  這還沒完,白團子崴到腳後慘嚎一聲,疼的縮成了一團,再次原地滾走,最後一臉撞到了他的大冰塊上。
  
  ……
  
  白團子發出了一聲有氣無力的叫駡。
  
  「我||日。」
  
  【陸】
  
  白團子站起來了。
  
  他這才發現這不是一個團子,而是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不管哪裡看起來都小小的,穿著一身粗布的白衣。他覺得自己稍微一用力就能把她捏成真正的團子。
  
  不,是一個妖精。他在小姑娘路過自己正對面上看到了她頭頂上兩個小小的鹿角。
  
  梅花鹿精?
  
  小小的梅花鹿精非常僂籉a接好自己的腳腕,蹦蹦跳跳地繞著溶洞大量了一圈,兩隻黑漆漆的眼睛從底下慢慢往上看,最後找到了冰塊裡他模糊的身影。
  
  她歪歪頭,黑色的碎發隨著她歪頭的動作從臉邊落到了肩膀上。
  
  他感覺頭皮發麻。
  
  小梅花鹿精隨即發出一聲吃了奶似的尖叫,然後一個前撲就抱到了冰塊上,動作靈活的像是腳上的傷和浮雲了一般。
  
  「終!於!找!到!你!了!」她像是蹭著一個香噴噴的蟠桃一樣蹭著冰冷的冰塊,小臉紅撲撲的。「齊天大聖!我的神!」
  
  他想高高地揚起下巴。
  
  但是接下來小姑娘卻來了一句:「讓我舔遍你的全身吧!!」
  
  他覺得自己可能遇到變態了。

  【柒】
  
  「嗯……呃……這哪兒是正面啊?」小梅花鹿精又繞著大冰塊轉了兩圈,期間似乎腳腕有點疼,揉了揉後,滿不在意地繼續轉。最後停在了他屁股前。
  
  「這是……」
  
  這是俺屁股。
  
  「嗯是臉。」
  
  ……你那兩隻圓溜溜的眼睛是擺設嗎?
  
  「咦那個長長的是什麼?」梅花鹿精眨巴著眼睛。
  
  ……俺可愛精緻美麗俏麗威武霸氣屌炸天能摘桃能讓俺家猢猻蕩秋千掄大繩的尾巴。
  
  「哦,是舌頭啊。咦,這麼說大聖是倒著的嗎?」
  
  ……你走。
  
  「不愧是齊天大聖,舌頭都這麼長!」
  
  ……快走,永遠不要回來。
  
  小梅花鹿精在他屁股後面找了個平坦些的地方,就席地而坐,一邊揉著腳腕一邊碎碎念:「哎喲喂呀,累死我了。這深山老林雖然有好吃的鮮草但怎麼有山妖啊,長的一個個像是對這個世界有意見似的……嚇死我了,不過幸虧找到了一個洞,一定是大聖保佑。不過隨便摔一下都能骨折,回師尊兄又該逼叨逼叨了。」
  
  ……你現在就很逼叨逼叨。
  
  「啊,還沒自我介紹呢。師尊說過遇到陌生人要先自我介紹才是。嗯,我叫……叫……」說著說著,梅花鹿精傷心地低下頭。「我師尊賜我的名字被師妹奪走了,我沒有名字了。」
  
  竟然能被師妹奪走名字你是有多廢柴啊!
  
  「唔,算了。」
  
  是可以算了的事情嗎你對你的名字到底有多不重視啊喂!
  
  「我娘說取名字是個很容易的事情,我是個梅花鹿,所以就叫阿花吧。嗯對,我叫阿花,是梅花鹿,今年一百多歲啦~嗯……還有,喜歡的東西是鮮樹葉和多汁的草,討厭蟲子,尤其是師兄——他雖然自稱是蠶,但那個原形怎麼看都是蛆。」
  
  給你師兄道歉啊喂。
  
  「啊啊但是啊,我最喜歡的東西果然還是大聖啊!」說著,阿花伸展開雙臂做了個擁抱的動作。
  
  但他莫名的有點不爽: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啊!
  
  阿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辭有點不對勁,揉了揉腦袋,改口道:「不對,大聖不是『東西』。」
  
  聽起來更不爽了是怎麼回事?=皿=
  
  阿花握拳,表情嚴肅地補充道:「大聖是我最喜歡的動物!」
  
  ……你給俺過來,讓俺揍你一下。(#‵′)
  
  阿花嬌羞地捂著臉。「雖然我不喜歡靈長類,因為他們總是仗著能爬樹欺負我們。但如果是大聖的話就算了,因為大聖就算是猴子也是猴子裡的戰鬥機。最帥啦!」
  
  就算你這麼說了,但俺還是微妙的不爽。(* ̄︿ ̄)
  
  阿花的臉還是紅紅的,她又說:「其實我有一個喜歡的人類。」
  
  人獸是沒有好結果的放棄吧孩子。
  
  「雖然他已經死了。」
  
  人類這種短命又脆弱的生物是什麼尿性你早就應該知道的才對啊。
  
  阿花歪了歪頭,有點疑惑地接著說道:「不是說好人有好報嗎……就算他有龍陽之好也不應該啊。」
  
  他突然覺得無話可說。腦中一大群天蓬元帥挺著大肚子跑過。
  
  「那個人類是個很溫柔的人呢。」阿花歪著腦袋陷入回憶。「在我還是個普通的梅花鹿的時候,被獵人的箭矢給射的不要不要的,救下我的就是那個人類,他把我的腿治好,放我回了山林。我偷偷回去看過他幾次,結果發現他和另一個男人在床上赤條條地滾在一起。」
  
  剛才的天蓬元帥不見了,現在他腦內只剩下一群如來老兒穿著兜襠布跳著韻律操,一打打二大大三大大轉個一圈再來一次。
  
  「我回去問了師尊後,他給了我一個可以錄影的神奇法器讓我錄下來。」
  
  把你師尊帶過來讓俺好好說說他!!
  
  「嗯……這些事就不提了。人類什麼的已經是過去式了,大聖你才是我現在的男神!就算你喜歡吃甜豆腐腦我也宣你~~」
  
  不行不行俺不相信你,你的花心程度真是慘絕猴寰。以及甜豆腐腦是什麼鬼俺只吃桃子。
  
  「咦我似乎感覺到了大聖你對我濃濃的不信任?」阿花撓了撓自己嫩芽一樣的小鹿角,皺皺眉。「我感覺到了大聖你不信任的信號!」
  
  那是你的接收器嗎!你到底是什麼物種!
  
  阿花決定證明自己滿滿的愛意,深情地說著:「自從我聽師尊說如來佛祖把你一巴掌打的飛起(大聖:=皿=#)後我就一直在找你。今天聽我師姐說我的幸運色是紅而穿了紅色胖次真是太好了。」
  
  別在男人面前說你內褲啊臭丫頭!
  
  「我對大聖的愛那是日月可鑒!」
  
  俺謝謝你你的愛,快走吧,你話太多了。你坐那兒都是石頭你不難受嗎?
  
  阿花頭上的小鹿角小幅度地動了一下,真和接收到他信號一樣知道了他在想什麼。「哎你別說,這樣坐著還挺不舒服的,坐久了就屁股疼。」阿花揉著屁股艱難地爬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
  
  所以就別來了,吵死個猴兒了。
  
  阿花一邊拍著衣服,一邊再次繞著大冰塊轉了一圈,最後恭恭敬敬地朝著他的身影鞠了一躬,一瘸一拐地離開了。
  
  在不平穩的腳步聲消失掉後,溶洞裡再次恢復兩百年來未曾改變過的寂靜。
  
  他在心裡舒了口氣,覺得舒服多了。雖然他覺得安靜過頭,但不代表喜歡一個婆婆嘴的梅花鹿精每天在這兒說廢話,而且還是在她坐在他屁股後面把他的屁股當腦袋尾巴當舌頭的情況下。
  
  第二天,阿花找了個墊子放到了屁股下面,再次坐到了他屁股前。
  
  ……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
  
  哦對。
  
  ——俺日。
  
  【捌】
  
  在不需要朝見師尊的日子裡,阿花總是一大早就艱難地駕馭著小小的浮雲從千歲山飛到五行山。她的駕雲術還不是很熟練,能帶著自己飛就已經到極限了。
  
  「是真的,不然我一定會給大聖帶點我師尊炒的瓜子來,超級好吃喲。」
  
  ——你的駕雲術到底是有多爛讓你連包瓜子都帶不上啊!還有俺!不!吃!瓜!子!俺!吃!桃!
  
  今天的大聖也是被阿花念叨的生無可戀。
  
  就算有時早上要去山頂朝拜師尊,阿花還是會抓緊一切時間來五行山和自己的男神說話。大聖花了兩個半月聽完了阿花的自傳:就是她從睜開眼有記憶開始到現在為止的一百年來的所有記憶,包括她原形身上有多少個斑點,斑點有幾個圓的幾個方的幾個不圓不方的。兩個半月下來,大聖已經知道了她的爹娘姐妹兄弟大姨大嫂姑姑舅舅姑父姐夫姨夫……舅奶奶舅爺爺,這個家譜一直從梅花鹿延伸到了大角鹿,其中還包括了麝、馬鹿、麋鹿、駝鹿、東瀛的喬巴和波蘭的馴鹿,讓大聖對鹿這種脊索動物門脊椎動物亞門普如同真獸亞綱偶蹄目反芻亞目鹿科的生物有了個比大百科還詳細的瞭解。
  
  同樣,大聖還知道了她的姓名性別年齡身高體重原形的身高體重喜歡的食物喜歡的衣服喜歡的顏色喜歡的人喜歡的動物喜歡的植物討厭的食物討厭的衣服討厭的顏色討厭的人討厭的動物討厭的植物角有多長蹄子有多大……以及她的蹄印像是朵梅花。
  
  就差DNA序列了。
  
  而今天的阿花又帶著墊子來了,大聖覺得她今天應該換個話題了,因為她昨天說完她的蹄子印在地上像是朵梅花後,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今天說什麼呢?
  
  他竟覺得自己有點期待。
  
  因為聽過了她的……那一串怎麼看都是給作者湊字數得東西後,他覺得自己都魔怔了。不管什麼都好,只要別再是她的balabala了。
  
  緊接著,阿花就向以往一樣,紅著肉嘟嘟的臉蛋,興高采烈地開口了,卻說出了讓他恨不得破冰而出給她一個升龍霸的話:「大聖,今天開始我來告訴你我爹娘姐妹兄弟大姨大嫂姑姑舅舅姑父姐夫姨夫……舅奶奶舅爺爺……咳,的姓名性別年齡身高體重原形的身高體重喜歡的食物喜歡的衣服喜歡的顏色喜歡的人喜歡的動物喜歡的植物討厭的食物討厭的衣服討厭的顏色討厭的人討厭的動物討厭的植物角有多長蹄子有多大……以及蹄印像什麼吧。」
  
  他不能破冰而出。
  
  他也不會升龍霸。
  
  所以他在心裡再念了一次。
  
  ——俺日。
  
  TBC

  【玖】
  
  今天阿花帶了本超厚的書來,名為《百家姓》。
  
  在上上上一個兩個月內阿花給他念完了《山海經》,上上一個兩個月念完了《三字經》,上一個兩個月念完了《詩經》後,她終於發了大招。
  
  「今天開始我們來讀《百家姓》吧!嗯,先從第一頁……」
  
  求你別念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名字俺老孫記不住!你就不能找個有意思點的書嗎!比如猴子猴子和猴子什麼的!
  
  阿花再次接收到來自大聖的怨念信號,她轉頭看了看大聖(的屁股),晃晃腦袋。「我們還是來講故事吧。」說著變魔術一樣從領子裡掏出一本比三字經還厚的書出來。
  
  你剛才是從哪兒掏出來的啊!你那件衣服是哆啦嗶夢的四次元嗶袋嗎!!等等俺在胡說什麼……
  
  阿花翻開書的第一頁,正色道:「這是我從師姐那裡偷來的春宮小說,下面我們來講第一話。」
  
  念你個屁股啊念快給俺放回去!順便把你那師姐叫過來俺也要好好教育一下她!!
  
  大聖今天也是身心俱疲。
  
  他覺得這樣的日子再過幾天自己就要崩潰了。
  
  阿花,你真的不是如來老兒派來整我的嗎!
  
  【拾】
  
  「他什麼都聽不見,突然,紙窗外一聲巨響,妻子赤著腳顫抖著站在床邊,卻看見那漆黑的天空突然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個影子若隱若現。『啊啊啊!!』她尖叫起來……這什麼啊真沒意思,大聖一定也不喜歡吧,我們來講下一個故事。」說著阿花又翻了一頁。
  
  等一下你最起碼給俺把這個故事念完啊!不知道念故事不念到結尾就和灌醉了不和人睡一樣無情殘酷無理取鬧嗎!!
  
  阿花的鹿角顫抖了一下,她看向大聖(的屁股)。「大聖我剛才似乎感受到了你的怨念,你是在抱怨我沒有把故事念完嗎?」
  
  他真的覺得這個梅花鹿精不是個普通的妖精,她身上是不是真的裝了什麼自己的讀心神器?!
  
  阿花低頭重新看回那個故事,眨眨眼睛,「這個故事結局太可怕了,我害怕。」
  
  這什麼爛理由!
  
  「咳,所以不讀。」
  
  俺日!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第幾次說這詞兒了。
  
  他覺得還是換一個比較好。
  
  比如俺操什麼的。
  
  【拾壹】
  
  在念完了一整本鬼故事(過半掐掉了結局)後,已經沒有了藏書的阿花在師姐那裡翻騰了好久,最後在書櫃最下面找到了一本包著《史記》皮子的《馭男十八式》。
  
  「呀啊,相公大人雅蠛蝶~啊咧,雅蠛蝶是什麼意思?算了,反正這個故事沒意思,用的還是我討厭的老漢推車。」
  
  夠了,真的夠了。
  
  如果怒氣怨氣能實體化的話,這個溶洞一定已經被填滿到溢出了。
  
  「不行~不行啊~賣魚老闆,今天我們家晚上說好要吃牛肉的~」阿花接著念:「別這樣,漂亮的小姐,今天我們的魚半價哦~」
  
  這又是什麼鬼啊!!
  
  「啊,這是我師姐從東瀛帶來的小人書!」阿花舉起手裡的小本子炫耀道:「裡面的劇情是不是要比本地的要好不少啊!」
  
  好你個鬼這什麼爛展開,吃魚吃肉不都是葷的嗎,給俺來個桃子先!拳頭大以下的不要!
  
  阿花翻了翻本子,皺起眉。「後面就都是圖了呢,大聖你想看嗎?」
  
  俺不想看,你快走。
  
  「那就算了。」阿花把書和墊子都塞進了衣領裡。「今天我就先走了,大聖明天見。」她順著一直以來的通道慢慢爬了出去。
  
  第二天,阿花帶了一本食譜來。
  
  「將桃子放在溫水中,再撒少許的鹽,輕輕揉,桃毛就會很快脫落。準備這樣的四個桃子,去皮後切成小塊,越小越好,再用勺子碾碎成汁,打的越碎熬出來的口感越細膩。將打碎的桃子放入鍋中大火熬制,待熬制到鍋中起泡翻滾之時火勢減小。」阿花頓了頓,接著說道:「這時放入準備好的6粒冰糖和兩勺白砂糖。放入後不停地用湯勺在鍋中攪拌,以防糖的融化和桃汁水氣的蒸發引起黏鍋。一直用小火攪拌40分鐘,等勺上的醬粘稠到掉不下來,擠入半個檸檬裡的汁,再攪拌5分鐘即可關火。好啦,這就是桃子醬的做法。」
  
  「桃子醬很好吃哦。」阿花翻頁的時候還不忘感慨一下:「甜甜的,不管和什麼配一起都很好吃。」
  
  ……你還是給我講馭男十八式吧。
  
  大聖在自己的肚子「咕~」了一聲後這樣想。
  
  【拾貳】
  
  突然有一天,他發現阿花沒來。
  
  接下來很長時間裡,阿花都沒有來。
  
  溶洞裡只剩下順著鐘乳石流下的水珠抵在水窪裡的滴答聲。
  
  他看著佛祖雕像的兩個眯眯眼,突然覺得好安靜啊。
  
  【拾三】
  
  再次出現在大聖面前的阿花長個子了,大概有人類少女十二三歲的樣子,縮在一起也不像是個白團子了。化為人形時鹿角也不見了,但是她卻不知為何顯得更加狼狽。
  
  從洞裡鑽進來的時候,少女阿花抱著一個巨大的桃兒,臉蛋紅撲撲的。「大聖大聖!對不起哦最近都沒有來!」
  
  ……我又沒有在等你,哼唧。
  
  「我和師尊一起去給師姐介紹物件了!因為這方圓百里的妖怪都被我師姐欺負怕了所以只能到遠一點的傲來國!」
  
  介紹物件跑到十萬八千里外的傲來國?!你師姐到底有多兇悍啊才能讓這兒的妖怪都敬而遠之!還是說她其實是個比如來還肥,哪吒還貧,巨靈神還狀,四大天王還妖嬈的超級大醜逼?
  
  ……咦等等,傲來國?
  
  「所以我特意去了花果山呢。」她邀功似的高舉著那個大桃。「你看你看,這是花果山的桃兒哦?」
  
  ……
  
  阿花高舉著大桃兒在原地站了會兒,似乎是沒感覺到大聖高興的情緒,她抱著桃委屈地嘟著嘴。「大聖不高興嗎……」
  
  這個臭丫頭不是故意的吧?!你帶過來俺又吃不上,光看著只能饞死,更何況現在俺還看不到!
  
  他好捉雞啊!你既然是個能接收到我信號的不知名生物,為什麼就不明白你幾年來對著說話的是俺的屁股不是臉呢!還是說你對猴屁股有什麼特別的情愫?!
  
  「唔,這還是我特意從師妹那裡搶來的最大的……」阿花的小臉皺成一團,看著像要哭了。
  
  啊,所以才看著這麼狼狽啊?
  
  他恍然大悟。
  
  「大聖既然不喜歡——」
  
  誰說我不喜歡啊!
  
  「我就自己吃掉吧。」說著阿花啃了一口桃子。然後她似乎聽到了大聖的心碎聲。
  
  阿花嘴裡還包著一口桃肉,她思考了一下。「在大聖面前吃好像不太好哦。那我到你背後去吧。」說著蹦蹦跳跳一邊嚼著果肉一邊繞到了她印象中的大聖背後——實際是大聖的面前。
  
  大聖的心又碎了。
  
  TBC

  【拾肆】
  
  十年悠悠而過。
  
  但對於妖精來說也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正處於成長期的阿花成長的很快,頭頂的角也漸漸消失,她已經能完美地化形了。
  
  而在第十年的年末,阿花成功念完了第七十七本老太婆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的爛故事書,四本食譜,其中包括五十八種桃子的做法,以及扯著嗓子唱了一百零二首大聖從沒聽過的歌曲。最後她還念了自己師兄失戀後傷心欲絕寫的詩歌。
  
  「師姐都生了六窩小狐狸了,師兄你真沒用。」阿花念完這酸的大聖心都痛了的詩歌後,撅起嘴嘟囔著。「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談談嗎……在床上。幹她丫挺的!」
  
  大聖已經不想吐槽了。
  
  他累了。
  
  化形成人類的阿花現在喜歡上穿功夫服了,白袍子,長褲加布鞋,長髮披肩,兩隻黑漆漆的眼睛萌的一群人不要不要的,她經常能在人類的村莊裡被大媽們疼愛的不行,送了各種東西,雖然都被師兄師姐師妹們搶走了。
  
  大聖覺得阿花實在是太廢了,這麼廢的妖精還是第一次見。明明在面對桃子的時候她那麼奮勇,上次還打翻了師尊門下剩下六個弟子只為搶一個仙桃,然後屁顛顛送過來……在他面前吃掉!!
  
  雖然阿花一直很認真地說「大聖你不吃就浪費了那我吃吧」但大聖總是覺得她是故意的。
  
  最近外面是冬天,阿花每天過來的時候都裹著很多衣服,再次成為一個白團子。而今天她帶來了一套工具。
  
  「大聖大聖我給你說!」阿花臉蛋被凍得通紅,內心卻依舊熱情。「我昨天認識了一個冰雕師傅,他好厲害哦,可以把一塊冰雕成一朵花!我借來了工具,我給你雕雕好不好!」
  
  你有空雕我為什麼不試著直接把這該死的冰塊砸了呢!
  
  阿花拎著工具包繞著大冰塊轉了轉,最後找了個合適的落腳點,單手撐著下巴做沉思者狀。「大聖,你喜歡棺材上雕什麼花?」
  
  你走。
  
  「啊啊對不起,不應該是棺材。」阿花敲了一下自己,「那大聖你是喜歡阿姆斯壯式阿姆斯壯迴旋炮還是辛德瑞拉的南瓜馬車?」
  
  滾!
  
  【拾伍】
  
  最後當然沒雕成。
  
  大聖不知道自己是該感謝這冰塊的堅固讓他沒有變成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冰蓮花的花蕊,還是該怒駡這破冰塊的品質,阿花毀了三套工具,一塊冰都沒扣下來。
  
  等阿花鍥而不捨地想刻個寶蓮燈卻毀掉的冰雕工具成功突破三位元數字後,她已經是個成年的小妖精了。
  
  阿花成精禮的時候,她穿上了母親去世前給她做的最漂亮的一套衣服,戴著華麗的首飾,額頭上的白水晶頭飾冰涼地貼在額頭上,長髮披肩,衣裙拖地,精生第一次被師姐驚豔地看了一眼。
  
  儀式上,師尊親自給她取下白水晶頭飾,她閉著雙眼,運轉著妖力在眉心幻化出妖紋,簡筆的展翅大雁,火一般燦爛,兩邊各有兩道藍色和綠色的撇。
  
  她幾乎等不及儀式結束了,想趕快到五指山,誰知在儀式差不多要結束的時候,師尊給她帶來了一個有著雄壯鹿角的麋鹿妖精。
  
  麋鹿妖精師從師尊當年的師兄,是個在大陸北方蠻有名氣的妖精。
  
  阿花不高興。
  
  因為師尊的意思是想讓她嫁給他。
  
  還沒等阿花說不想,麋鹿妖精就態度傲慢地開口說話了。話語裡到處都充斥著鄙視,字裡行間都表達著一個「能嫁我是你的榮幸」的意思。
  
  阿花笑眯眯地甩了他一個巴掌,然後腳底抹油溜走了。
  
  阿花跑到了五指山,氣喘吁吁地讓大聖以為她一身盛裝卻在逃命。
  
  「大聖你看我的妖紋美不!」結果阿花喘著氣第一句先問他自己美不。「這是模仿你臉上噠!我之前練了好久才弄出來的!」
  
  「今天是我三百歲生日!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一個成年的妖精啦!雌性的梅花鹿精成年以後角就消失了,真可惜。」
  
  正常的母梅花鹿根本就沒有角的好嗎……
  
  大聖已經不知不覺地被阿花念叨的瞭解了梅花鹿的特性了,明明種族不同。
  
  阿花穿著漂亮衣服繞著冰塊轉了好幾圈,似乎以為這樣大聖就能看到她全身的樣子了。
  
  嗯,她今天確實好看。
  
  ……不。
  
  他否定自己。
  
  你的女神應該是美女猴兒還不是美女鹿。
  
  ……美女猩猩也成。
  
  【拾陸】
  
  走之前,阿花突然想起了什麼,回頭對著大聖(的屁股)補了一句:「哦對了,我師尊給我介紹物件,結果我把那傻X打了一巴掌跑了,怎麼辦,今晚回不去了。」
  
  ……你之前都在扯什麼有的沒的啊這才是重點好嗎!!
  
  TBC

  【拾柒】
  
  那之後阿花順理成章地留下來過夜了。她勉強找了個最不硌人的地方躺下來,厚厚一層衣服鋪一下倒也是蠻舒服的。她看著大聖在冰塊裡模糊的影子,傻兮兮地笑了:「大聖,晚安。」
  
  ……晚安。
  
  阿花越來越覺得那個公鹿腦子有病了。
  
  自從她扇了他一巴掌後,這個傢伙就擺出一副「還從沒有母鹿敢這麼對我喂女人大爺我看上你了」的霸道總裁架勢,讓本就苦惱的阿花更加苦惱。
  
  要知道,成年了的阿花多了很多麻煩,她終於也迎來了春天,雖然她寧願不要。
  
  千奇百怪的妖精們上門求親,因為沒有父母,所有的妖精都去找了師尊,師尊三次閉關三次被打斷,煩的原本就是雪白的頭髮都要呈現慘白了。
  
  而為了躲避公鹿每日的追捕甚至緝拿,阿花最近在五指山待得時間越來越長了,師尊看她夜不歸宿,也以為心有所屬,揮揮手作罷,孩子大了,自己浪去吧。然後揮揮手留下所有禮物,一句話,東西留下,你可以滾了。
  
  禮物的東西倒是不錯,師尊順手送了阿花一個青銅鏡。雖然只能用一次,但是在碰到人的血後可以看到他的未來。
  
  雖然師尊趕走了大部分的妖精,但總有幾個那麼鍥而不捨的,比如那該死的麋鹿。阿花每次從師尊的宅邸出來都能看到那該死的麋鹿恢復了原形,站在那裡搔首弄姿,炫耀兩隻有力而優美的大角。
  
  阿花真的很想說:物種相同也沒法談戀愛啊。
  
  自己不好過的阿花微妙也不讓大聖好過的意思,最近把那麋鹿帶給她的情詩一遍接一遍讀給大聖聽。什麼「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的心跳就仿佛漏了一拍。」
  
  那是你有心臟病。
  
  「愛上你的眼,那裡有數以萬計的美麗星辰。」
  
  那不是眼睛,那是黑洞。
  
  「愛上你的唇,如同春天嬌豔的花朵。」
  
  如果你聽她叨叨上一百多年你就不會愛了。
  
  「愛上你的巴掌,打醒了執迷不悟的我。」
  
  臥槽這個鹿腦子有坑快來人把他拉下去啊啊啊!!!
  
  「切什麼破情詩,比最近那個烏龜妖精的追求者寫的還爛……最起碼他知道用桃子來賄賂我。」說著阿花掏出一個大桃子。這些年來因為她不停地為了桃子而拋頭顱灑熱血,師尊他們都以為她愛吃桃子,成精禮上送了不少,用法術保存著新鮮。
  
  之前只因為桃子在他們修煉的山上很少見,所以每次看到桃子都要爭搶一下,阿花到現在都還是每場桃子大戰中連續獲得第一的神一樣的存在。現在桃子多了,真可謂是老鼠進了米倉,她每天帶兩個過來。給大聖(的屁股)面前放一個,自己咬一個。
  
  大聖寧願讓她自己吃了……擺那兒吃不到光看著更饞啊!!
  
  他發誓,如果自己有朝一日從這爛冰塊裡出去,一定就地打死那只麋鹿和這個小混蛋蹂巴蹂巴埋到花果山地下五百年不許挖出來。
  
  【拾捌】
  
  阿花看著腳踝上鋒利的獸夾,疼的呲牙咧嘴。
  
  到底是哪個不要臉的在山上放捕獸夾?要讓我知道了……看我不扒光你扔給最近橫行的山妖。
  
  阿花伸出手,試著掰了一下那個獸夾,但是這個金屬玩意兒可謂紋絲不動,她還劃傷了自己的手……
  
  怎麼辦?
  
  好吧她承認是自己太急了,因為那公鹿最近發情期到了,見到她就額頭冒汗面色潮紅一副百年沒碰到女人的樣子,今天更是變本加厲來扯她衣服,被她一腳踢到胯……她聽到了「哢」的一聲,但她保證斷的不是自己的腳腕。之後公鹿的追求者就瘋了一樣追她啊,她就更瘋了一樣的跑啊,第一目的地就是五指山,結果上來還沒到五指山,就在小樹林裡中了陷阱。
  
  阿花靠在樹上,仰頭45°憂鬱望天,裝一下文藝小青年。
  
  她動了動身子,不舒服地蹭了一下身後的大樹,最後選擇變回了原形。耳朵變為鹿耳,四肢漸漸變細伸長,五指化為了蹄子。很快,被捕獸夾所困的人類少女就變為了一隻楚楚可憐的梅花鹿。
  
  阿花把腦袋埋在了前蹄間,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不知什麼時候,她因為右後蹄的劇痛醒了過來,睜眼看見不知什麼時候一個光頭小和尚出現在了身邊,正在和那個金屬獸夾做奮鬥。
  
  【拾玖】
  
  獸夾被徹底拆下來的時候,小和尚的雙手已經被捕獸夾尖銳的利刺劃得血肉模糊。
  
  阿花舔著他的手,血腥味充滿了整個口腔。
  
  小和尚咯咯地笑,說好癢。然後找了一些草藥,嚼碎了塗上,再撕下一段衣服給她綁了綁。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跑到這裡來的,但是以後不要再來了哦。這裡是長安城的後山,是長安城獵人們的獵場。」
  
  阿花呦呦地叫了兩聲。一瘸一拐地朝小和尚所指的下山方向跑走了。
  
  跑出好長一段距離後,她才化為了人形,找了個地方歇息一下。她摸了摸那個衣服長條綁成的蝴蝶結,儘管上面還沾著小和尚的血而看起來髒兮兮的,她還是忍不住滿足地笑了。
  
  突然青銅鏡從口袋裡掉了出來,她正要伸手去撿,青銅鏡掉在腳踝上,蹭了一下染血的蝴蝶結。
  
  青銅鏡閃了一下後,突然映出了一個畫面。
  
  阿花還沒來得及可惜這青銅鏡就這麼用掉了,就看到了讓她瞪目結舌的畫面。
  
  【貳拾】
  
  她忍著劇痛,再次一瘸一拐地原路返回,很快追上了那個小和尚。
  
  「咦,你怎麼又回來了?」
  
  阿花用腦袋使勁蹭了蹭小和尚的胸口,額頭的妖紋一閃而過,她默念了一道咒語,然後將自己所有的法力凝聚在一起,一絲絲注入了小和尚的心脈。
  
  【貳拾壹】
  
  等阿花回來後,師尊氣衝衝地讓人叫來了阿花。
  
  「孩子……你知道那個法術會是什麼效果嗎!」
  
  阿花笑了笑,點點頭,缺什麼都沒說。
  
  「你……」師尊用力錘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奈何法術已經使用,是不能撤回的。他無奈地歎了口氣,坐在籐椅上的樣子似乎一下老了十歲。「哎……」
  
  阿花帶著淺笑,給師尊倒了杯茶。
  
  「師尊,希望您能原諒弟子不孝,此生無緣隨您成仙,若有來世,弟子浮歌定一世相報。」
  
  【貳拾三】
  
  劇痛襲來的一瞬,阿花咬破了嘴角才沒有讓自己慘叫出來。
  
  全身的骨頭似乎都被一下子折斷,碾碎,她一下子跌倒在藏身的山洞裡,化形術瞬間解除,原地只剩下一隻奄奄一息的梅花鹿。
  
  動物是單純的生物,尤其是外冷內熱的梅花鹿。哪怕修煉成精,也不能改變他們來自骨子裡的天性。
  
  只能用一次的青銅鏡,或許只是意外才浪費在了小和尚身上。
  
  但只能用一次的秘術,她卻是主動去用了,並且是,毫無猶豫的。
  
  因為她看到了啊。
  
  雖不知道為什麼,但幾個月後,這怎麼看都只是個普通出家人的小和尚,竟然會遇到只在《山海經》中讀到過的混沌巨獸。
  
  或許一開始她只是驚訝,而在看到小和尚勇敢地一邊呼喊一邊引走混沌後,她多了敬佩,但是一切的一切,都在最後看到大聖之後崩潰。
  
  那個大聖,他哭了。
  
  如果說一開始她還有點猶豫,那麼那一刹那,她就決定了。
  
  她使用了自已故父母教導的秘術,將自己所有的法力解放,覆蓋到小和尚的每一條血管,每一個穴位上,在他遭受到致命打擊的一瞬間,這法力會將他與她的身體短時間內交換。說白了,就是她會替他去死。
  
  一周前,她離開師尊的時候,這位如她父親一般的老者問她:「你害怕嗎?」
  
  她笑著答道:我不害怕。
  
  沒錯,哪怕是現在——她趴在地上,粘稠的血液從嘴角徐徐流下,身上每一處都在疼痛,她也不害怕。
  
  【貳拾肆】
  
  大聖,或許你已經不記得了,當我還是個小鹿的時候,就曾見過你。
  
  咆哮著的蜘蛛將母親在我面前開膛破肚,溫熱的血幾乎濺到了我的臉上。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死亡,也是第一次知道什麼是英雄。
  
  幾乎只是一擊,那骯髒而邪惡的蜘蛛便被擊殺,你立在我身前的身影如火魁梧,如英繽紛。
  
  你輕輕把尚還年幼,甚至還不會走路的我抱起,我身上髒兮兮的血污蹭髒了你得意的戰甲,在你伸手的時候我害怕的幾乎發抖,你卻用手掌輕柔地撫摸了我的腦袋,我小心抖了抖耳朵,輕蹭你的掌心,你有些癢,忍不住咯咯笑了兩聲。
  
  「小傢伙別害怕,俺可是齊天大聖,不會傷害你的。」
  
  你將我送到了師尊身邊,在齊天大聖的「淫|威」之下,師尊破例收下了當時還沒有法力的我。分
  
  從那時起,齊天大聖——你便成為了我的信仰。
  
  所以,大聖,不要哭。你哭了,我也會傷心的。
  
  大聖,你知道嗎?我很感謝那個小和尚,卻又在嫉妒他。他與你相識或許還不到一年,卻能讓你如此珍惜。而我蹲在你的封印前,喋喋不休了百年之久,卻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聽見我在說話,知不知道我一直在那裡。
  
  模糊的視線當中,我似乎又看到了那曾經的紅披獵獵。他擁有火影金身,擁有金睛火眼,以一己之力貫穿天穹,用蠻橫的實力令諸神折服。
  
  大聖,你是我的恩人,是我第二次生命的賜予者,是我的信仰。
  
  謝謝你。
  
  真的好想再見你一次啊,不是無數次夢中的回憶,不是封印在冰中的影子,不是青銅鏡裡模糊的影像。
  
  她帶著笑,就和曾經面對師尊質疑時,一樣釋然而堅定的笑,慢慢閉上眼睛,在淚水順著鹿狹長的臉頰流下的最後一刻,停止了呼吸。
  
  ——我真的好喜歡你。
  
  ——你聽見了嗎?
  
  ——我的英雄。
  
  END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4-25 09:06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0770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