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網王)仙人掌觀察筆記》作者:森蜜【完結】短篇。

《(網王)仙人掌觀察筆記》作者:森蜜【完結】短篇。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悠于 您是第326個瀏覽者
文案:

【青學日常】

〖原生態·變異體〗[乾貞治×夏目沙耶]

萬萬沒想到,夏木沙耶變成了一株仙人掌。更加沒想到,她的飼主想把她養大然後榨成汁。

「需要測量一下莖高和莖圍。」

等、等一下啊別襲胸啊喂!QAAAAAAAAQ

內容標籤: 幻想空間 歡喜冤家 近水樓臺 網王
搜索關鍵字:主角:乾貞治,夏木沙耶 ┃ 配角:真愛不需要任何配角√ ┃ 其它:網王,青學

TOP

【第01話】

  · Side A

  誒?

  我一定是在做夢,不然為什麼早起睜開眼看見了乾貞治?雖然和他是鄰居,但我只在剛搬到這裡時見過他一次,平時完全不會有交談,他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臥室?

  不對,房間擺設完全不對。

  說起來視角也怪怪的……我轉動眼珠,又試著抬起手,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喂,到底是什麼情況?」我憤怒地質問乾貞治,可他像是根本聽不見我說話一樣,沒有特別的反應。

  等、等一下,他怎麼走過來了,話說他手裡拿著的是……噴壺嗎?

  「根據昨日取得的土壤濕度資料,今天該澆水了。」

  ——搞什麼啊警告你不要亂來!

  我的腦內咆哮沒有任何威力,最終我渾身濕漉漉地站在花盆裡,消化起一個可怕事實:我,夏木沙耶,不幸變成了一株仙人掌。

  什麼鬼啊喂!我決定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也許再醒過來就沒事了。

  「哦?今天的狀態看上去也很不錯。」我本來不想理會這個人的自言自語,奈何胳膊上總感覺癢癢的,我微抬了眼皮,發現這個人正在用手指撥弄我胳膊上的……軟刺。

  「快點給我走開啊可惡!」我朝他大喊,可是就像之前一樣他根本聽不見我說的話。

  緊接著,他抬手推了推眼鏡:「照這個長勢,再過一個月又三天就能達到使用標準了。」

  使用……標準?我眼睜睜看著一道白光在他鏡片上閃過,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心底浮出不祥預感。

  · Side B

  7月2日,天氣晴。

  夏木小姐今天沒取報紙。她最長一次連續十一天不取報紙,信箱看上去亂成一團。

  晨訓時越前由於遲到被手塚罰跑二十圈,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下午的訓練形式是1 VS 2 鍛煉左右場移動速度,除手塚、不二、越前外每名正選都試喝了改良版蔬菜汁,和預想中完全一樣。不過沒能觀察到不二的反應真是遺憾。

  回家後先看了仙人掌,早晨還很健康的植株忽然蔫了,看上去出現了缺水症狀,這點讓我十分在意,於是我打電話給不二諮詢他是否碰見過早晨澆過水的仙人掌當晚就枯萎的情況。

  「嘛,也許你的仙人掌心情不太好哦,可以考慮放一點歡快的音樂給它聽。」

  不二是這麼回答的。

  我不太確定這個答案的真偽,不過之前的確有科學研究表明植物長勢會受音樂影響,比起不二這個人我更願意相信資料,不過目前還沒有研究資料說仙人掌喜歡什麼音樂,我只好放了勃拉姆斯,希望這盆仙人掌會喜歡。

  寫這篇日記之前我又給仙人掌澆了50毫升水,衷心希望它好好地活下來,否則我將無法在期末前及時寫出科學的觀察報告,園藝社指導老師給我低分的概率是94.3% 。

  以上。


【第02話】

  · Side A

  忘了上次哭是什麼時候,但我想,應該是很久以前了。因為當眼淚掉下來時我覺得這種感覺很陌生。

  無所謂,不會有人發現我在哭,因為我現在是一株仙人掌啊哈哈。

  我想要這樣輕描淡寫,可是我做不到。話說回來,誰會在變成植物後還保持淡定啊會有這種人嗎?會很想、非常想知道怎樣變回去吧。如果餘生都要在這個房間這個花盆裡度過那我、我真的沒辦法接受啊混蛋。此時我像是處在逼仄的密閉空間,哭聲在無形屏障之間回蕩,反把自己的耳膜震得發疼。我更加委屈,哭得更加大聲,直到,我開始口乾舌燥渾身無力。

  該不會……流眼淚時身體裡的儲存的水分也一併流失掉了吧?

  說起來,如果植物缺少水分那麼……會死掉嗎?

  想到這個糟糕的可能,我瞬間恐懼起來。我想要擦乾眼淚,可我無法抬起手。我只能用力吸鼻子強忍回眼淚,內心一陣絕望。

  這種束手無策的感覺讓我難過,但我不能哭。我舔了舔嘴唇,想像眼前正擺著一大盤酸梅,可我並沒感覺到有唾液分泌出來,換句話說,望梅止渴的方法完全失效,我還是很渴,越來越渴。

  所以乾貞治他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以前我跟鄰居們相處得不算好。確切說來,我只在剛搬到這裡拜訪鄰里時見過他們一次,此後哪怕在路上走了個碰頭也不會打招呼,完全沒有交集。所以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這麼願意看到乾貞治的臉。

  看這裡看這裡啊少年,你養的仙人掌快枯死了!

  可惜乾貞治根本聽不見我的訴求,放下書包後他先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我氣得胸口發悶。男孩子怎麼可能養好植物,莫名其妙變成被他飼養的仙人掌什麼的,我真是夠可憐的。

  「不二嗎?我想請教你,早晨澆過水的仙人掌當晚就枯萎,這種情況你碰到過嗎?」他單手夾著電話,另一隻手從書包裡摸出一本厚厚的筆記來,應該是打算根據對方的回答記點什麼。我盯著他的筆尖,感動得險些流出眼淚來。我連忙用力眨眼以免自己的缺水症狀加重。

  不知道那個叫不二的人是怎麼回答的,不過,乾貞治的筆在紙頁上頓了一下。

  「這樣嗎?好的,我明白了。好的,我會注意。」

  乾貞治不斷點頭應答,終於他掛斷電話站起身。我的目光始終追隨著他,眼睜睜看著他一路走到書櫃前,取出一張碟片,轉身放進唱片機裡播放出來。

  搞什麼啊混蛋!莫非那個叫不二的人提供的解決之道就是放一點莫名其妙的音樂嗎!抱歉了我沒有這麼高雅的愛好所以被渴死也都是我的錯咯?

  糟糕,我又忍不住想哭了。

  如果我死在這個花盆裡該怎麼辦……不不不,不該想這麼喪氣的事,如果明天能變回人類的話,我要到搭車到京都去吃瀧見小路的拉麵,要把上個月看上的裙子買回來,要入手CK one 的香水,還有,大概,應該,要給那兩個人打個電話……吧。

  正當胡思亂想時,我忽然察覺有一道陰影投下來。

  乾貞治正拎著小型水壺站在我面前。

  「要好好活下去啊。」他喃喃地說。

  一瞬間我的眼淚唰地掉了下來。

  再哭一次吧,我對自己說,與此同時我感覺到自己正瘋狂汲取水分,身體裡有奇妙的充盈感。

  好吧,我現在是一株仙人掌。

  · Side B

  7月10日,天氣多雲。

  夏木小姐今天沒取報紙,這已經是她第九天不取報紙了,最新一張報紙有三分之二露在信箱外,郵遞員很生氣的概率是68.7%,趕時間的概率是24.1%,其他可能性占7.2% 。

  晨訓一切正常。

  下午訓練觀摩了手塚和越前的練習賽,資料又一次得到更新。

  兩天前量莖圍時仙人掌的狀態還很好,昨天開始不知為何它的刺有些脫落,今天諮詢不二時,不二說這是因為仙人掌情緒不太好。如果不二說的是真的,那這盆仙人掌未免太過心思細膩了。

  在網上檢索了相關資料也沒找到讓我滿意的答案,或許該跟蓮二溝通一下,那樣一定會有新收穫。


【第03話】
  · Side A

  不知道其他植物站在花盆裡時都懷著怎樣的心情,但是我啊,每天每天都無聊得要死。每天早上乾貞治走後我就無所事事所以只能開啟腦內小劇場:A喜歡B,B喜歡C,C是個厭世者而故事應當開始於C自殺身亡以後……這段時間我已經腦內完成了至少兩部長篇小說。抱歉一直忘了說,雖然看起來不像但我其實是個自由作家,自從兩年前處/女作一炮走紅之後我就過上了靠稿酬填飽肚子的生活。所以,這陣子只要稍微低落一點我就對自己說:「等變回人類就立刻毫不費力地寫出五百頁的小說來吧。」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變回去……第無數次思考起這個問題時,我已經能夠做到淡定地一秒鐘將注意力轉移到別的事上:乾貞治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來,這個房間裡有他在才會有趣啊。

  不要誤會,我並沒有期待乾貞治只圍一條浴巾在房間裡晃來晃去或是忽然在我面前解開襯衫扣子什麼的。

  其實是,乾貞治有自言自語的習慣喲。

  「根據資料,接這個下旋球時球拍傾斜還要再多7度才行。」

  ——「喂,實際接球時真的能精確地傾斜多7度嗎?」

  「唔,海棠的蛇球軌跡比照上周似乎有了些變化。」

  ——「蛇……球?那是啥啊聽起來好奇怪。」

  「從越前以往的回球角度和速度來看,如果我左右折返跑的速度再提升1.7米/秒,那麼成功回擊他抽擊球B的概率是……73.8% 。」

  ——「等等喲到底是怎麼算出來的,你真的不是在欺負我數學很差嗎?」

  我有輕微交流障礙,如果和他真正面對面那我可能講不出來一句完整的話,我都忘記這之前到底有多久沒跟人好好說過話了。所以,儘管一直以單箭頭形式和他對話我也還是很開心,偶爾還會冒出一兩個瞬間覺得變成他養的仙人掌也還不錯。

  當然了,這傢伙也有令我十分討厭的地方,他似乎打算每週量一遍我的莖高和莖圍……

  雖然沒什麼實質感覺,但意識清楚地看著一名異性把手伸向我胸部,真的很困擾啊!

  第一次被他測量尺寸當晚,我被這種羞恥Play害得失眠。結果隔天早上睜開眼睛時我發現乾貞治正表情嚴肅地注視我。

  「今天脫落的刺足有十一根,遠超平日水準,是出什麼問題了嗎?」他喃喃自語。

  等、等一下,以前我失眠會掉頭發來著,所以刺脫落會是這個原因嗎?不過乾貞治到底拼到什麼份兒上,為什麼連一株仙人掌每天掉了幾根刺都知道……

  嘛,不管怎麼說,我姑且收回之前「男孩子養不好植物」的話好了。

  · Side B

  7月17日,天氣中雨。

  夏木小姐今天沒取報紙,她已經連續十六天不取報紙了,信箱早在兩天前被塞滿,今天早晨郵遞員把報紙放在了信箱頂部就走了。

  晨跑遇到海堂,接著去街頭網球場練習雙打,中午開始下雨,回家。

  夏木小姐的父母前來拜訪,經過一番談話後我認定,夏木小姐主動失蹤的可能性為3.7% ,遭遇意外的可能性為82.9% ,另有13.1%其他可能。

  希望夏木小姐平安。

TOP

【第04話】

  · Side A

  「應當讓仙人掌適當曬曬太陽。」一大清早乾貞治就自言自語地這樣說,然後他把我送到這棟房子外的臺階上。

  其實曬太陽什麼的我是無所謂啦,畢竟身為宅女,一周不見太陽的情況也有。不可否認的是被溫暖的陽光照到身上時很舒服,我滿足地歎息,感覺全身的刺似乎都柔軟了下來。這種慢節奏生活真愜意啊……我放空頭腦,睡起了回籠覺。

  我是被一場驟雨淋醒的。

  昨天剛被乾貞治投喂過水,我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存夠了水分,所以這場雨不但對我沒有幫助,正相反,雨點還打得我全身都疼。乾貞治不會到晚上才能回來吧?我望了一眼烏雲密佈的天,苦中作樂地安慰自己被淋死總比哭得脫水而死強。

  「看來天氣預報的準確率又要下調2.3個百分點了。」

  是乾貞治!

  不錯嘛小子,原來沒把我忘到腦後。被他連花盆抱起時我滿意地想。乾貞治把我放到式臺上,自己則坐在玄關脫去被雨水浸濕的鞋子,而門鈴就是在這時響起來的。這種天氣竟然還有人上門拜訪嗎,我小小地打了個呵欠。

  然而我沒想到,來的兩個人我也認識。

  是……我的爸爸和媽媽。

  乾貞治把他們帶進客廳,我則被暫時遺忘在門邊,可我心裡亂成一團,根本沒有精力抱怨這種事。我的爸爸媽媽怎麼會出現在乾貞治家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全神貫注地旁聽客廳裡的對話。

  「冒昧登門真是抱歉。」最先開口的是我爸爸,他向乾貞治低頭致歉,「可是我很擔心沙耶,所以想問問您上次見到她是什麼時候。」

  原來,家裡人意識到我失蹤了呀。我本想笑一笑以示被記得的喜悅,可心口像是壓了石塊一樣沉重得讓我透不過氣來。

  「……一年前,」直到再次聽到爸爸的聲音,我才意識到我已經錯過了一部分對話,於是我重新集中精力聽下去,「我們和沙耶吵了一架,那之後沙耶就賭氣離開家獨自生活。但沙耶是個好孩子,每月中旬她都不忘匯款給我們,但這個月這孩子忽然沒有音信,我跟媽媽都很擔心她才找過來,也打擾您了。」爸爸再次低頭,是我前所未見的低姿態。

  記憶裡爸爸從來很強勢,一年前哪怕我哭著懇求甚至說出與其參加高考不如讓我去死這種話他都沒有軟下心腸。如果我平靜地聽從他的要求那我現在應該是一名大學生可我最終做不到。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班裡沒有一個人會主動過來跟我說話,一個人吃便當,一個人去便利店,一個人上體育課,小團體熱火朝天地聊天時我看在眼裡卻緊張得手心滲汗,我猜一定有某種看不見的東西在我周圍結成厚厚屏障,把我和外界隔離開了。

  這樣的日子對我來說每天都是一種煎熬。一天都沒法繼續下去了,不想繼續了。只有厚厚黑色封皮筆記本是我的依靠,開心的不開心的都一筆一劃寫在上面,再翻看時感覺就像正和另一個自己交談。機緣巧合之下,高三時我的小說過稿並一炮而紅,於是我拿著稿費鄭重向家人說出放棄高考的決定。

  「就算不考大學我也能養活自己不是嗎?」我滿懷期待地說,然而這個要求被爸爸拒絕了。

  我終於沒有聽從父母的話。我拿著那筆錢跑到東京來租下了現在住的房子,為此手頭一時空空如也,投稿被退了幾次,也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可我到底堅持下來了不是嗎,難道這不能夠證明嗎,我選擇的路並非如同父母所想的那樣可笑又離譜。

  意識到自己再次走神,我連忙重新關注客廳裡的對話。

  「有一件事不明白,」乾貞治抬手推了一下眼鏡,「看起來,夏木先生其實一直都很清楚夏木小姐的生活狀況,是這樣嗎?」

  「啊……」爸爸苦笑起來,與此同時乾貞治的筆尖已懸停在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來的筆記本上。

  喂喂!我頓時有點出戲,我的事沒必要被記在本子上吧?

  「其實沙耶現在住的房子就是我貼了點錢後拜託朋友轉租給她的,」爸爸嗓音乾澀地說,「當父母的哪裡會對孩子坐視不理呢,雖然也希望孩子在外吃點苦頭就回來,但一想到孩子可能吃不飽住不好,最心疼的就是父母了。只是沙耶這孩子很要強,最後也沒低頭。」

  爸爸抬起手像是要抹一把眼角,我慌忙閉上眼睛,不敢看他的動作。

  「其實,」從進門後就一直沉默的媽媽忽然帶著哭腔說,「我們沒有貶低她的夢想的意思,我們只是不想看著沙耶把夢想和現實割裂開。在您眼中我們可能是把孩子趕出家門的世界上最差勁的父母,但就算重來一次……就算重新再來我們也還是會做出同樣的決定,我們希望沙耶能更勇敢面對自己的人生,那時她就會明白一切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

  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

  希望自己是個聾子瞎子這樣就可以不用聽不用看也不用想下去。

  我從不覺得是爸爸媽媽很差勁,正相反,一直以來糟糕透了的人是我啊。我是個膽小鬼,好多事我都只看一眼就認定自己做不到然後默默縮手,不敢跟人交談,不敢面對升學壓力,迄今為止唯一的勇敢與堅持卻被我用來逃離最愛我的父母,這樣的我簡直糟糕透了。

  我大聲哭出來,可此時就坐在客廳裡的我的父母聽不見,身體裡的水分變成眼淚慢慢溢出,我是一株仙人掌,不會有人留意。

  · Side B

  7月18日,天氣晴

  夏木小姐不取報紙的第十七天。

  早訓一切正常。

  下午訓練時不二主動要求和越前進行一場練習賽,原來是為了試驗新招數,關於不二的資料又要大量更新了。

  明明昨天剛下過雨,今天仙人掌卻又有些枯萎,刺也脫落了七根之多,只好再澆了30毫升水。測量出的莖圍不理想,本想遞交觀察報告後就利用它研製新種類的乾汁,現在看來這一計畫只能延後了。


【第05話】

  · Side A

  早上醒來時陽光明媚。昨天大哭一場的後遺症就是身體裡空空的非常想喝水,可這個時間乾貞治已經上學去了。我微微歎氣氣,數著乾貞治丟在房間各個角落裡的書本消磨時間。三十八,三十九……話說墊子底下的這本書我到底數過沒有?我遲疑片刻,又重頭做起我的統計工作。房間裡散亂的書本再多也總有個固定數目,所以最後我還是無所事事下來,好在那之後沒多久乾貞治就回來了。

  我松了口氣,要知道我今天非常需要跟人交談。

  「數學成績比照上次有所提升,初步判斷我的成績和做題量正相關。」

  ——「啊哈,以前在所有科目裡我的數學最爛了。」

  「因此明天還需要再買一本習題冊。」

  ——「好厲害,我有時候連作業都做不完。」

  「根據目前資料來看,如果在下次考試前刷夠1200道題目的話,成績提高到95點的可能性是87.7% 。」

  ——「嘛,熟能生巧這個道理我也懂,可我還是沒能堅持下來。」

  「至少維持目前水準的可能性也會高達97.4% 。」

  ——「我主動放棄了,果然我這個人很差勁吧?」

  可是這回,乾貞治的自言自語停了,好長一段時間房間裡都很安靜,我只能聽到書頁被翻動的細碎聲音。

  喂喂,不要讓對話卡在這種地方,至少再說一句什麼,好讓我繼續圓下去啊。

  可惜沒有人能GET到我的內心戲,也更加不會有人知道,雖然實際上我是個不善溝通各方面吊車尾的阿宅,但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希望有人能對我說一句「你很好」。逃離學校也好,滾進社會也好,歸根結底我並不是真的願意把自己關在透明玻璃罩裡,我也想與人好好相處,想要被人肯定,很想很想。

  「今天有七根刺脫落了嗎……」

  乾貞治的聲音忽然離我很近,我才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到我面前。我注意到他手裡拿著卷尺,頓時一個激靈,再也顧不上什麼傷春悲秋了:「我我我警告你,你不許亂來!……手別再蹭了可惡!」

  「莖圍還是不夠理想,照這樣下去一個月後才可以被用來榨汁。」

  ……我一直以為乾貞治連我每天掉多少刺都清楚是因為他真的想要用心養好我,原來他竟然抱著把我榨成汁這種可怕目的!他才莖圍不理想啊可惡!

  除了生氣之外,我還得嚴肅地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每週都大哭一場的話,我是不是就不會被用來榨汁了?

  · Side B

  8月1日,天氣晴

  夏木小姐不取報紙的第三十一天。

  訓練期間出現了很多神奇的情況,比如桃城的胳膊肘不小心撞到海堂的球拍然後二人發生爭執。果然得儘快研製出新口味的乾汁才行。

  仙人掌已經適用了,明天就榨成汁吧。


【第06話】

  · Side A

  就像春天總會過去,小孩子總要長大變成大人,我也不可能一直違逆生長規律。

  「真是無情呀,」我有點傷感地說,「其實到剛才為止我都還以為榨汁是你的玩笑話。」

  乾貞治聽不見我的感慨,我看著他把黃瓜番茄等等配料逐一擺在我身邊。

  「其實我很怕疼,被榨成汁的話一定很疼吧……」我小聲說。

  乾貞治轉身取來了榨汁機。

  「嘛,算了。雖然結束的方式不怎麼美好,不過畢竟你照顧我很久,所以還是好好道個謝吧。」我盯著乾貞治的眼鏡片,儘管不會有人聽見我說的話但我還是壓低了聲音,「謝謝。」

  說起來……在令人意識模糊的劇痛中我終於肯回想,在發現自己變成仙人掌的前一天我到底做了什麼呢,是到出版社交稿子吧,然後到點心店買了草餅,接著……後來……

  有好多碎片在記憶深處閃過。一無所知的歡樂人群,穿黑色連帽衫的男人,薄而反著光的刀刃,飛濺起的血。

  血。

  原來那時就已經……結束了啊。

  可我甚至沒能再跟爸爸媽媽說一句話,我還欠了一句「很愛你們」沒說出口。

  我被某種力量拉扯起來不斷向上飄升,天花板上的幾處黑色斑點映在我視野裡越來越清晰。我扭過頭去,乾貞治正站在流理台前。他毫無所覺地把各類食材丟進榨汁機,我怔怔地盯著他的發頂看,直到眼淚掉下來。

  ——無論如何都謝謝你,以及,再見了。

  · Side B

  8月3日,天氣小雨。

  今天的訓練一切正常。

  看到了電視裡的新聞報導,夏木小姐以後都不會取報紙了。

作者有話要說:

  Hhhhhhhhhhh這是報社結局根本不合邏輯你們別信也別套我麻袋w真的結局看下麵!!!

  【真·第06話】

  · Side A

  就像春天總會過去,小孩子總要長大變成大人,我也不可能一直違逆生長規律。

  「真是無情呀,」我有點傷感地說,「其實到剛才為止我都還以為榨汁是你的玩笑話。」

  乾貞治聽不見我的感慨,我看著他把黃瓜番茄等等配料逐一擺在我身邊。

  「其實我很怕疼,被榨成汁的話一定很疼吧……」我小聲說。

  乾貞治轉身取來了榨汁機。

  「嘛,算了。雖然結束的方式不怎麼美好,不過畢竟你照顧我很久,所以還是好好道個謝吧。」我盯著乾貞治的眼鏡片,儘管不會有人聽見我說的話但我還是壓低了聲音,「謝謝。」

  可是……在令人意識模糊的劇痛中我無法忍受地尖叫出聲:「好疼!」

  我猛地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我瞬間彈坐起來環顧一下四周,然後伸手抓過枕邊的手機。螢幕是黑的,我試著開機,發現電量已經被耗光了。我抓了抓頭髮,跳到地上赤著腳奔出臥室打開客廳裡的電視機,切了兩個頻道之後我聽見新聞節目主持人甜美的嗓音,而螢幕右下角清楚地標注著日期,是8月2日。

  我丟開遙控器,那可憐的玩意兒砸在地上又彈得更遠了些,電池都摔了出來。我怔怔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慢慢蹲下去,緊緊地抱住膝蓋,讓自己蜷成一團兒。陽光從客廳紗簾的縫隙中漏了進來,曬到我腳面上,溫吞吞的。我靜默好久,終於爆發出第一聲抽泣,然後再也顧不了形象或是其他東西,號啕大哭起來。

  儘管,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為什麼哭。

  我一直等到天黑才趁人不注意偷溜出家門,就為了作出其實這些天我真的不在家的假像。在公車站牌底下發了一會兒呆,我毅然決然踏上回家的路。不是我租下來的房子,是我的家,有爸爸媽媽的那個家。

  我在門口踟躕好久,猶豫進門後該說什麼好。可我沒想到,是媽媽先推門走了出來。看見我時她先是一愣,然後就快步跑過來把我摟緊懷裡。

  「你回來了,沙耶!」

  我回抱住媽媽,與她臉頰相貼,輕聲回答:「我回來了,媽媽。」

  說出來時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已經渴望說這句話很久了。

  我在家裡住了一個星期才回東京,之前莫名其妙變成仙人掌,結果家裡的信箱沒人收拾,被報紙啦廣告傳單啦塞得滿滿的。我撇了撇嘴,不得不清理起信箱來。然而心裡忽然出現某種感應,讓我很想四下看看。

  我轉過頭。

  出乎意料,我看見了背著網球袋的乾貞治。

  啊……是養了我好久最後把我榨成汁結果現在又是我鄰居的那傢伙。

  我的目光有些飄忽,最終落到他下巴上。「你、你好。」我小聲說。

  他似乎有些詫異,不過最後他還是朝我微微點頭:「你好,夏木小姐。」

  得到他的回應我就莫名心情轉好。看來與人交流也不是很難嘛,我輕鬆地想。

  · Side B

  8月9日,天氣晴。

  今日訓練一切正常。

  回家時碰到了許久不見的夏木小姐。

  夏木小姐主動說了「你好」,關係改善的概率是99.9% ,今天天氣晴。

  FIN.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5-27 15:3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8131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