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英美劇)瘋人院之戀》作者:唐醉之【完結】

☆、幕僚長
  
  洛倫終於明白為什麼艾德會說「馬上就可以了」。
  
  她看著手裡獲獎證書一般的康復證明,總覺得有點不真實。
  
  當初被關進來的時候接受的挺快,現在放出來倒是懵了。
  
  企鵝從路邊停著的法拉利探出頭,熱情的打招呼:「嗨!我的朋友!」
  
  她還在納悶企鵝怎麼在他們出院的第一時間就跑過來了,但是仔細一琢磨,很快就明白了。
  
  出門在外,關鍵時刻靠基友。
  
  企鵝在哥譚市第N屆怪物大清掃中立了功,有一批數目可觀的粉絲,再加上在市長競選中表現的十分出色,用另一種方法當上了哥譚市的大佬。
  
  大佬想從瘋人院裡要兩個人出來,應該不會太難,尤其是在小鋼炮斯特蘭奇失蹤之後。
  
  洛倫給企鵝點了個贊,又用胳臂肘捅了捅自己男朋友,小聲道:「人家叫你呢!」
  
  「也許也在叫你。」尼格瑪先生如是回答。
  
  「朋友」這個詞可真是奇妙,應該如何定義呢?
  
  她以前覺得阿彤是朋友,甚至可以稱作閨蜜,可是後來才發現一切都是假的,她和她這樣的關係,大概配不上這個詞。
  
  再後來,艾德也是這樣稱呼她的,那個時候兩個人只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又因為他發現了她的某些特質,以解謎的心理靠近她,再加上同類相惜,成為了她的朋友。
  
  然後發現,搞物件比做朋友更適合。
  
  所以朋友到底是個什麼啊?
  
  洛倫不太相信,又有點恐懼。
  
  企鵝高高興興的把殺人狂情侶接上車,開門見山的表明了自己撈人的意圖。
  
  「是這樣的,你們知道,我在競選市長,我需要一個團隊。但是我現在的團隊呢,智商偏低,所以艾德,我想到了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來做我的幕僚,當然,我也沒有幾個幕僚,你來了的話,那直接就是幕僚長!」
  
  未來的市長秘書長,聽起來像是個鐵飯碗啊。
  
  好像不錯。
  
  艾德也是這麼想的,他聳了聳肩,笑道:「我想我沒有拒絕的理由,非常感謝,科波派先生。」
  
  「別客氣,叫我奧斯維德就好了。」
  
  企鵝的大名叫奧斯維德.科波派,超長超難記。
  
  他看了看艾德旁邊的洛倫,有些興奮的問道:「怎麼樣?重獲自由的感覺如何?」
  
  「超爽。」洛倫豎起大拇指,「你是我見過最霸氣的人。」
  
  企鵝羞澀的點頭:「謝謝。」
  
  他說完,又感慨道:「蘭蘭是我見過最與眾不同的女孩子——」
  
  尼格瑪先生幽幽的轉過頭。
  
  企鵝接著說:「我就知道你的眼光不會錯的。」
  
  「……謝了。」眼光不錯的某人在心裡松了口氣。
  
  廢話,當然與眾不同,誰家正常的少女聽見誰捅誰、誰死了、要殺誰之類的事情會表現出那麼濃厚的興趣啊?
  
  ***
  
  阿卡姆的瘋子殺人犯出院之後,直接當上了市長候選人的幕僚長,脫下了囚服換西裝,一個政治正確,有顏有才華的青年出爐了,以前胡作非為,殺人放火的那點事情一瞬間全都不算了。
  
  阿卡姆好地方啊_(:]」∠)_。
  
  競選的結果毫無疑問,企鵝成功當選。
  
  他在就任儀式上演講道:「首先,我要感謝我的母親,感謝她對我的愛與教導。其次,我要感謝哥譚市民對我的信任,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最後,我要感謝我的幕僚長——尼格瑪先生,以及他的未婚妻——我的朋友蘭蘭……」
  
  後邊那些巴拉巴拉的她都沒聽進去,只是對於「朋友」一詞,再度感到迷茫。
  
  不過既然企鵝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不給面子,訂做了一個人像花盒作為他的就任禮物。
  
  企鵝是個戀母狂魔,可惜他的麻麻被上一任神經病市長殺掉了。
  
  洛倫不太懂什麼親情,就知道他三句話裡兩句會提起媽媽,便偷偷看了一眼他媽媽的照片,把花盒做成了科波派夫人的樣子。
  
  企鵝簡直太喜歡這個禮物了,就差抱著洛倫轉圈圈了。
  
  但是幕僚長大人不開心了。
  
  以往艾德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做飯,但是這一天沒有。
  
  洛倫剛把大衣脫下掛在架子上,就被人從身後拽過去,一把按在門上親了起來。
  
  跟平時的他不大一樣,這個吻的有點霸道,總覺得下一秒就要被咬破嘴唇了。
  
  如果不是知道對方是她的艾德寶貝,洛倫早就嚇一跳然後開始打人了。
  
  在疑惑的同時,她也抬手摟住他的脖子,跟著回應起來。
  
  「怎麼啦你?」她儘量把頭往後仰,騰出嘴用來講話,「耍流氓嗎?」
  
  他一聲不吭,吻順勢落在洛倫的臉和脖子上,冰涼的眼鏡框有點硌。
  
  修長的手臂環過她的腰,手指毫不猶豫的沿著毛衣下擺鑽進去。
  
  喲,今天挺主動啊。
  
  但是憑她對艾德寶貝的瞭解,他的主動肯定是有原因的。
  
  於是她配合的抬高手臂,讓他褪下毛衣,一邊再次問:「你怎麼了?」
  
  「……」話不多說就是脫衣服。
  
  好吧好吧,幹完再說。
  
  洛倫摘掉他的眼鏡放在旁邊的櫃子上。
  
  一發結束,終於能好好說話了。
  
  她把下巴擱在他肩上,拍了拍他的背:「有話快說啊,我沒你那麼聰明,猜不出來的,燒壞了腦細胞變成傻子怎麼辦?」  
  
  可能是爽完了氣消了,也可能是這句話想想比較恐怖(?),他沉默片刻,終於開口了。
  
  「我不高興,有點生氣。」
  
  「……???」
  
  他捧起她的臉,非常嚴肅,語速極快的道:「你送花給奧斯維德不合適。他是新上任的市長,未婚,在哥譚市民眼裡是黃金單身漢,這種消息傳出去了很不好。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為什麼不送我?你都沒送過我花,對吧?」
  
  「……………………」啥?
  
  洛倫沒想到是因為這個,「呃」了一聲:「其實……我想過送他個果籃的,但是想到那樣像探望病人的,我就沒送……」
  
  「果籃你也沒送過我。」幕僚長大人犀利的指出。
  
  她有點無語,這人多大了?
  
  於是她連忙道:「好好好,下次給你買一車的西瓜。」
  
  艾德似乎滿意了,抱她坐到椅子上,自己則在她面前蹲下。
  
  「我並沒有吃醋。」他客觀且認真的道,「我知道,也許對他而言,你是個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存在,當然我也不會阻攔你有其他的社交關係,只是如果你對其他人太好了,我會有點不高興。」
  
  送個果籃——啊呸,送個花叫太好了?
  
  洛倫無從下口吐槽,但同時竟然還有一點高興。
  
  她俯下身抱住他,笑道:「沒關係,我並不是那麼需要朋友,也不會和朋友相處,所以不會有其他的社交關係,你懂的,就你一個人就夠了,至於科波派……還是只當個單純的同類好了。」
  
  企鵝在家抱著媽媽花盒,打了個噴嚏。
  
  作者有話要說:
  
  是在下一章完結呢?還是下下章呢?
  
  大家放心,我是不會搞企鵝的,雖然他很可愛。
  
  好想寫上遍全世界的那種文哦,但是我愛的角色基本上自己都嫖完了,再寫他們被新的女主撩感覺怪怪的,所以現在急需新牆頭。
  
  閃,閃電俠挺帥的_(:]」∠)_
  

☆、完結了
  
  企鵝這個市長當得有點不順。
  
  作為一個戀母狂魔,只在就任演講時通篇談論他的麻麻是不夠的,正好洛倫送的人像花盒給了他靈感,市長先生便修了一個自己老母的雕像,立在市/政/處前,還舉行了剪綵儀式。
  
  然後就被恐怖分子炸掉了。
  
  洛倫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上散打課,得知有爆炸,嚇得不行,生怕她家艾德寶貝有危險,開掛一般將教練打倒在地,穿上鞋就跑了。
  
  還好,除了雕像損毀,人沒事。
  
  聰明的尼格瑪先生一推測二取證,很快就找到了恐怖分子的老大。
  
  這個勇士不是別人,正是企鵝的一個胖子手下。
  
  這傢伙從企鵝競選的時候就經常整么蛾子,估計企鵝說的「智商偏低的團隊」就是因為他。但是可能因為太傻了,導致企鵝覺得他沒有造反的腦子,竟然非常信任他。
  
  於是幕僚長大人想了個好主意。
  
  企鵝受邀去參加一個慈善晚宴,胖子肯定要借機搞事情,艾德提前把他叫到走廊裡,表示我知道是你幹的,我也不服企鵝,咱倆一起搞事情吧!
  
  胖子就這樣信了,接過了他的槍,準備在市長上臺講話的時候開槍斃了他。
  
  看著他們一前一後的從走廊回來,洛倫一臉的黑人問號。
  
  「你別告訴我你們結伴去上廁所了啊。」她跟著艾德走到幕簾後,隔著縫隙看到了坐在來賓桌旁邊的企鵝,以及他身後的胖子。
  
  「我怎麼會有這種嗜好?」他從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等一下會出狀況,你先回去吧。」
  
  洛倫拒絕了:「沒戲。」
  
  艾德皺了皺眉,捏著她的肩:「聽話。」
  
  她做了個健美選手的姿勢:「我不怕,我練了這麼久的散打,你看我這肱二頭肌……」
  
  他面無表情的捏了一下她手臂上柔軟的小肉肉。
  
  洛倫:「……」
  
  她乾脆耍起賴:「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
  
  艾德歎了口氣,牽起她的手,貼在自己唇邊:「我會擔心你的。」
  
  「我也是。」她說罷,看了看四周,突然看到了幕簾旁邊的秘密頻道口。
  
  「要不我躲著?我絕對不出來,不會有危險的,你安心搞事——雖然我不知道你要搞什麼。」
  
  完全拗不過她。
  
  但是艾德也有把握,就算胖子暴走,場內的員警也不能吃白養活的。
  
  於是他無奈的點了點頭:「現在就去。」
  
  說罷,他俯下身親了她一下,又重複道:「躲好。」
  
  洛倫聽話的去了。
  
  慈善晚會的壓軸節目,是市長講話,對於要造反的胖子來說,這是最好的機會。
  
  企鵝拄著拐上臺了。
  
  「非常感謝主辦方邀請我,也感謝各位來賓,慈善這個詞我們並不陌生,在我小時候,我媽媽——」
  
  胖子沖著天花板放了一槍。
  
  來賓們被嚇了一跳,有的吱哇亂叫的跑了,有的鑽進了桌子底下。
  
  企鵝也驚了:「你要幹嘛?」
  
  胖子獰笑著道:「送你去見你老娘!哥譚市是我的!」
  
  哎呦呦,好大的口氣。
  
  胖子將槍口對準企鵝,企鵝剛想撤,卻被跟上臺的幕僚長尼格瑪先生一把抓住。
  
  企鵝難以置信:「艾德???」
  
  「市長先生,請不要走,這是我為你準備的、今天晚上真正的壓軸節目。」艾德勾起嘴角,扶了扶眼鏡。
  
  躲在幕簾後的洛倫猜到了個大概,他這是要讓企鵝眼看著胖子現原形啊!
  
  胖子二話不說扣動了扳機,可槍就像個啞巴,只有哢噠一聲,並沒有子彈。
  
  「什麼?!」
  
  艾德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樣,頓時笑出聲來,惡劣的嘲諷道:「你這個蠢貨,你以為我會給你裝滿子彈的槍嗎?學聰明一點吧,我的——『同僚』!」
  
  這招用得好,企鵝瞬間就懂了。
  
  胖子被戲耍,計畫也泡湯了,非常生氣,一個箭步上去,準備爬上臺手動殺人。
  
  這傢伙雖然胖,但並不是虛胖,想要一手掐死一個根本沒問題。
  
  洛倫見狀,當時就不幹了,飛快的思索了一下,脫下了高跟鞋,悄悄沖出去。
  
  她繞到胖子身後,撿起地上的玻璃杯碎片握在手裡,伸出另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胖子一驚,從左邊回頭,啥也沒有。
  
  下一秒,尖利的碎玻璃乾脆俐落的紮進了他的脖子裡。
  
  可能是紮的不准,也可能是人太硬 ,完全沒有想像中的鮮血噴湧而出。
  
  胖子憤怒的轉過身:「你找死!」
  
  這一瞬間,艾德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不!快跑!」
  
  洛倫也嚇了一跳,但是想到這人要去搞她的艾德寶貝,當時就無所畏懼了,一拳砸在他臉上。
  
  謎之斷裂聲響起,奇跡發生了。
  
  胖子被一拳打暈,倒地不起。
  
  所有人:「……………………」
  
  洛倫自己也懵了,她都準備好蹲下撿碎玻璃戳他JB了啊!
  
  艾德立刻從臺上下來,一把抓起她的手。
  
  「你沒事吧?我不是讓你躲起來嗎?」
  
  他急得不行,講話的聲音都有些抖。
  
  洛倫把拳頭張開又握緊:「……好像沒事。」
  
  確實,這只手好端端的,並沒有想像中的骨折。
  
  艾德摸了半天才踏實,稍稍松了口氣。
  
  太奇怪了,一拳下去,胖子臉部骨折加昏厥,她居然啥事沒有。
  
  可他沒有像平時那樣,頓時沉浸在謎題中,而是將她抱進懷裡,長出一口氣:「下次不要這樣,這樣很嚇人,我非常害怕,非常害怕,差點窒息……」
  
  她還沒反應過來,只有點頭。
  
  ***
  
  處理了造反的胖子,企鵝心情不錯。
  
  「感謝你,我的幕僚長。」他也對洛倫一拳幹掉胖子的事情感到很奇怪,「蘭蘭沒事吧?」
  
  幕僚長搖了搖頭:「我帶她去檢查了,沒事。」
  
  「啊那就好,她真的好厲害,怎麼這麼棒,我好喜歡。」
  
  艾德:「………………最後一句麻煩收回,奧斯維德。」
  
  而企鵝大概只是想和一拳超人(?)做姐妹。
  
  他笑了笑,又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艾德,你當時說,想向我要一樣東西,是什麼來著?立了這麼大的功,要什麼都沒問題哦!」
  
  「非常感謝,我正要說這個。」
  
  說這句話的時候,本來應該笑,但不知為什麼,他竟然是一臉要報仇的表情。
  
  「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一個地方借給我幾天。」
  
  企鵝很納悶:「你要和蘭蘭借住我家嗎?」
  
  「不。」他搖了搖頭,「我指的是——」
  
  「阿卡姆瘋人院。」
  
  ***
  
  誤傷散打班的同學和教練,把造反的胖子一拳打骨折,對於洛倫來說,這絕不是正常現象。
  
  這個謎題只有一個人能解開,就是曾經給她注射過奇怪疫苗的安駿老同志。
  
  實際上,回到現實世界的那一天,尼格瑪先生就一直憋著想搞他了,於是在就任市長幕僚長的那一天,請求企鵝,如果有一天他立了功,請允許他討一樣東西。
  
  斯特蘭奇留在阿卡姆的一切。
  
  身份許可,電腦,實驗資料。
  
  既然是做過學術交流的兩個人,那麼,用這些,應該很好將安先生騙來了吧。
  
  自從洛倫被斯特蘭奇帶走,安駿就再也找不到合適的接受體,終日悶悶不樂,直到他收到了來自斯特蘭奇的郵件。
  
  【患者狀況有變,速來。】
  
  這個郵件發送人是斯特蘭奇的專屬IP,安駿不疑有他,坐上飛機就來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來了,本想一進大門就直奔辦公室,但是畢竟心系自己的小白鼠,便在各個牢房前都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她的蹤影。
  
  按理說,斯特蘭奇目睹她把研究所的幾個工作人員鋸成了碎片,這情節嚴重的,肯定不會放,那麼她肯定是被關在特別牢房了。
  
  這個推測和郵件寫的相呼應,是對的。
  
  安駿自以為很聰明,直奔辦公室。
  
  可辦公室裡卻沒有那顆鹵蛋一樣的腦袋,只有一個高高帥帥的四眼青年。
  
  四眼青年微微一笑:「早上好,安先生。」
  
  由於六十多的人還長了一副少年樣,安老先生的心理產生了詭異的幼稚化扭曲,見到長得比自己帥的,心情會非常糟糕。
  
  於是他沒好氣的拉開椅子坐下:「你誰啊?雨果呢?叫他出來見我,發了郵件不見人,什麼玩意兒!」
  
  這樣子還真是跟洛倫腦中的SB形象高度契合啊,艾德如是想。
  
  他避而不答,只是笑道:「安先生精神不錯,氣色也很好啊。」
  
  「——完全不像六十多的樣子。」
  
  安駿立刻暴跳:「閉嘴!」
  
  艾德淡定的聳肩:「斯特蘭奇博士說的。」
  
  「媽的這個老東西,竟然隨便把我的年齡拿出去說!」更老的安先生磨著牙,怒道。
  
  然而艾德並不想聽他罵人,把話題岔道正軌上,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安先生,是這樣的,博士從你那裡帶回來的病人,出現了嚴重的暴力傾向,並且有著超出正常人水準的力量,打碎了我們好幾面牆,博士想知道,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安駿心裡狂喜,一拍大腿道:「那是我的接受體!我的疫苗成功了!快把她還給我!」
  
  「還給我」讓艾德頓時想捅他八十刀,但還是忍住了。
  
  他深呼吸,儘量讓聲音聽起來不要那麼憤怒。
  
  「抱歉,博士需要知道您在患者身上進行過什麼樣的研究。」
  
  「啊,什麼都沒有。」
  
  安駿並不想暴露自己實驗的秘密,全然忘記自己上一句話口口聲聲說了「接受體」。
  
  艾德沉默片刻,突然又笑了出來。
  
  「好吧。」
  
  他遞了紙筆過去:「請簽字,之後我會帶您去見博士。」
  
  安駿信了,剛握住筆,就感覺一陣強烈的電流順著手指爬上全身,整個人頓時麻痹抽搐,翻著白眼暈倒了。
  
  再醒來的時候,他躺在了阿卡姆的電擊治療室,身上綁著鋼圈纏著管子,嘴上也被東西纏著,明顯是電擊病人的專用設備。
  
  「下午好,安先生。」
  
  四眼青年悠閒的靠在控制台上,跟他打了個招呼。
  
  「雖然你不認識我,但是沒關係,我現在來告訴你。我這個人呢,非常喜歡未解的謎題,我剛剛問你的問題呢,你的回答讓我覺得不像答案,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他的手握住了控制台的手柄,接著道。
  
  「很巧,她把記得的事情都告訴我了,我覺得很有趣,決定按照你的方法,親自感受一下,看看我能不能解開這個謎題。」
  
  安駿才意識到被騙了,嗚嗚嗚的瞪大眼睛。
  
  艾德歪著腦袋,若有所思的看著他:「你關了她多久?給她注射了什麼?會有什麼症狀?後遺症?如果有,如何治療——我希望,在你能說話之後,給我個答案。」
  
  「『造物主』先生。」
  
  他說罷,將手柄拉到最底下。
  
  她說,恨姓安的,不是因為被欺騙感情,而是因為他自以為是造物主。
  
  可他也恨,恨他這樣對待他愛的人。
  
  ***
  
  安駿給洛倫注射的疫苗,其實是增強人體機能的基因素,和斯特蘭奇製造超能力罪犯的那種差不多,只不過沒那麼誇張,相對的也沒什麼危害,只要控制得當,就不會出現問題。
  
  在電了他一個星期後,艾德得到了這些問題的答案。
  
  連續卻不強烈的電擊使人崩潰,卻也改變了安駿身體裡的輻射,一個星期的時間,他的模樣便從十七八的少年變成了四十幾的中年人。
  
  「非常感謝你的幫助,不過——我發現,你是一個更有意思的謎題。」
  
  艾德露出整齊的小白牙,有些陰森的笑起來。
  
  「輻射?新陳代謝減緩?電擊?這一切……加起來都很有意思啊,不是嗎?」
  
  而且……
  
  他拿起麻醉針。
  
  「她見到這個樣子的你,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
  
  洛倫猜到了這莫名其妙的怪力和姓安的有關,但是她愉快的接受了。
  
  從電鋸少女變成一拳超人,挺好的,至少以後男朋友搞事的時候,可以無所畏懼了。
  
  企鵝也很高興,邀請洛倫來當他的安全處處長,平時陪他去給老母掃個墓之類的。
  
  艾德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是看到他們兩個那勝似姐妹的相處方式,默默的同意了。
  
  某天回到家,艾德剛關上門,還沒脫大衣,就被處長撲在了門上。
  
  洛倫仿佛一隻狗,趴在他身上一陣狂嗅。
  
  他一手圈住她的腰,另一隻手解開了自己風衣和西服外套的扣子,一副配合檢查的樣子,帶著笑意問道:「我身上的味道有什麼不妥嗎?處長女士?」
  
  「很可疑。」她嚴肅的點點頭,「你是不是搞了個醫生外遇?每天回來都有一股噁心的醫院味兒!」
  
  她指著牆上的鐘:「而且每天回來都非常晚,在奧斯維德那裡也見不到你。」
  
  幕僚長無辜的眨了眨眼,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我是冤枉的。」
  
  他微微一笑,拉過她的手。
  
  「明天我們一起請個假吧,帶你去個地方。」
  
  「幹嘛?求婚啊?」
  
  「……也不是不可以,還有證婚人,不錯。」
  
  洛倫懵逼了:「啥???」
  
  電擊椅上的安老先生哭泣著。
  
  艾德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扯了扯領子,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這個味道的來源了……」
  
  -
  
  -
  
  -
  
  -
  
  這是個驚喜。
  
  我愛你,愛你的未來,也愛你的過去。
  
  所以,也希望能為你,掃清路上的障礙與陰影。
  
  我想,將你的「創造者」交給你,是我能為你準備的最好的禮物。
  
  作者有話要說:
  
  又完結了。
  
  感謝大家追完這一篇,這樣超扯淡的故事還拿出來我真是不好意思,而且還裸奔,讓你們辛辛苦苦刷更新掉落,真的好慚愧。
  
  送紅包送紅包,表達我對你們的愛。
  
  下一篇很快(……)就會出來,但是我需要存稿,裸奔這種事情我再也不幹了【小腦洞除外】
  
  然後,寫這篇的時候因為覺得太爛了,看到大家偶爾的吐槽,覺得說的好對,所以情緒好低落,加上我本來就是個玻璃心,一度想棄坑。
  
  這樣的文你們還再追,這樣的我你們還喜歡,我真的是好感動好感動。
  
  非常感謝。
  
  擁抱你們。
一杯香茗一卷書,偷得半日閒散;一抹斜陽一壺酒,願求半世逍遙。 ─木軒然《執手千年》

TOP

很好奇之後會怎樣,一起搞蝙蝠俠嗎?

TOP

因為跟DC不熟所以當作原創看。
主角的人設我覺得還滿奇特的,很動漫。
男主的感情變化有直接用文字做解釋,還算可以接受。
安駿的設定我覺得不錯,只是少一點鋪陳,雖然有伏筆沒錯,但身為作者欽定男二存在感怎麼可以沒有企鵝高呢……
男主對愛有所偏執與理解,女主對於死往與鮮血感到快活。
二個都不是正常人所以輕易地接受彼此。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悠于 熱心度 +1 2019-1-13 09:44
習慣看著。

TOP

 13 12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16 22:12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6750 秒, 數據庫查詢 8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