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綜)在本丸養呱的日子》作者:秋木葉【完結+番外】

第96章 現世決戰(三)

  池小言的心情頓時有些緊張。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全身心地投入在了現世的事情當中, 完全沒有與本丸聯繫, 因此也沒有去關心山姥切國廣和獅子王兩個人是不是平安回到了本丸。

  聽加山這個意思, 在平安時代的戰場,他還有什麼後手不成?

  見到池小言眼中的遲疑, 加山志賀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得意:「說起來也不是我的意思。」

  他拉長了聲調,似乎是在炫耀一般地說著。

  「你大概不知道,代替你去完成任務的陸彌淵與黑晴明本身就有過節, 見到他的話, 黑晴明絕對會拼盡全力的——他手下的式神多的是, 但能出陣的付喪神卻有限,你猜你的付喪神有沒有機會在那樣的情況下脫身?」

  「這種事情, 不勞你掛心了。」池小言眸色微沉, 語氣倒還是十分平靜的, 她輕聲冷笑著說道:「雖然知道將死之人一般都比較閑, 不過被你這樣的人惦記,我真的怎麼都覺得彆扭。」

  「失陪了。」

  說罷, 池小言便轉身逕自離開了。

  龜甲貞宗正在門口等著她。

  「發生了什麼嗎?」見池小言的臉色有些不正常, 龜甲立刻關心地問道。

  「先聯繫一下本丸, 看看山姥切和獅子王有沒有回來。」池小言輕聲歎了口氣。雖然她覺得,如果山姥切那邊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狐之助肯定會跟她聯繫的。但加山志賀那樣說, 她也確實有些擔心。

  儘管馬上就要回去了,池小言還是優先選擇了通信。

  「主殿……」聽池小言如此問, 狐之助的語氣也頓時猶豫了起來。那樣有些飄忽的態度卻讓池小言的心情沉了幾個度。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池小言問道。

  「您離開之後的第二天,山姥切發來消息,說要暫時留在那裡給陸彌淵大人做幫手,他們似乎在那邊遇到了妖怪的襲擊,但最初的幾天戰鬥還算順利。但是就在三天之前,他們忽然與本丸失去了聯繫……」狐之助有些心虛地說道,接著它連忙又解釋:「但他們的靈力狀態都很正常,禦守也是好好帶著的,至少目前沒有風險,所以暫時沒跟您說……」

  池小言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即使狀態良好也不能代表他們就是安全的,況且等狀態不好了,那一切都……這一點狐之助不可能不知道。

  「主殿您聽我解釋,對於這個狀況我們已經向時之政、府進行報備了,也拿到了增援的許可,但考慮到可能會招致大量的檢非違使,所以必須慎重才行。」狐之助說道,「考慮到您馬上就要回來了,所以我想出陣的話還是您親自指揮比較穩妥。」

  「我知道了。」池小言也很快恢復了冷靜。這個狐之助確確實實是在幫她做事的,她也不該多做苛責,況且若前兩天她為這樣的事情分心,或許眼下的結果就會有所不同。

  不過不管怎麼說,那邊的情況都有些不妙。池小言連忙帶著龜甲回了本丸,甚至沒來得及跟許斯明和宇田川明春打招呼。

  迅速地組織起了一支出陣隊伍之後,池小言再次通過時空轉置儀器進入了那個時代。這次的傳送地點是在海邊,池小言估摸著大約是之前帶著靜御前的那支部隊已經到達了鐮倉,也就是說與黑晴明的戰鬥是在這裡進行的。

  海邊的沙地上並沒有留下多少痕跡,在這樣的地方,池小言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尋找自家失聯的付喪神們。她不敢讓隊伍分散,畢竟在這個時代,戰鬥隨時都可能打響。於是一行人只能一起在沙灘上緩慢移動著,尋找著那些人的蹤跡。

  不過池小言的運氣還算不錯,在繞過幾塊巨大的礁石之後,她竟然真的找到了那些人的蹤跡。

  雖然事先腦補過無數種可能見到的場景,不過在真的找到了他們之後,池小言卻還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沒有想像中的戰場裡的一片狼藉,付喪神們也完全沒有受傷的跡象。池小言找到他們的時候,那群人正在往礁石後面的一大片平坦的空地上堆放柴火。放眼望去,入目的淨是熟悉的面孔。

  山姥切國廣正在悶聲地調整柴火堆放的位置,獅子王則是抱著柴火跟身邊的一個背著大葫蘆的高大男子聊得正歡,而他們身後的那個獨臂妖怪時不時地總要往前湊兩步,只是說不上幾句話便又只能一臉不服地退到後面來。

  身材矮小的山兔正和魔蛙繞著柴火堆賽跑,螢草和蝴蝶精兩個小姑娘坐在一旁,圍著呱呱聊得正開心。

  「誒?那個不是山姥切家的那位審神者大人嗎?」頂著一頭橘粉色長髮的付喪神眼尖,率先發現了池小言的身影,於是他跑到了那個溫潤的男人面前。

  那男人也立刻往池小言的方向看了過來,確認了之後,他站起身,沖著池小言招了招手。

  「池小姐,你可算來了。」

  「陸彌淵?」池小言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好使了,「所以這是發生了什麼?」

  「啊……」陸彌淵輕輕撓了撓頭,「我們打算搞一個篝火晚會。」

  「篝火晚會?」池小言依然無法理解:「黑晴明呢?」

  「黑晴明已經被晴明大人擊退啦。」蝴蝶精跑到了池小言的跟前:「我們贏了呢!」

  「那為什麼會跟本丸失去聯繫?」池小言覺得眼前的這個狀況已經明顯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圍了。

  「說來真是慚愧啊……」陸彌淵乾笑了兩聲,「在黑晴明撤退的時候,有一瞬間他是打算反撲的,我怕他傷人,就直接用最順手的東西砸過去了。」

  「嗯,黑晴明被擊退了,但我丟過去的是時空轉置裝置。」

  說著,陸彌淵拿出了那個已經破爛的不像樣的機器,在池小言的眼前晃了晃。

  「所以我們回不去了,也聯繫不上那邊,只好在這裡等待救援。」

  「……」

  池小言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這樣的結果實在是有點太出人意料了,不過……嘛,所有人都沒事的話總是比什麼都好的。

  「但是……」仔細想了想之後,池小言覺得好像還是有哪裡不對:「呱呱在這裡,它可以寄明信片回去啊……還有蝴蝶精他們這些小妖怪不是也能找到時空縫隙嗎?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這個嘛……」陸彌淵臉色又變得尷尬了起來,「因為擊退了黑晴明之後大家都很開心,一直在慶祝,所以也就暫時沒想過這樣的事情。」

  事實上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沒想過這檔子事,山姥切國廣一直覺得應該跟本丸先聯繫一下,但他本身實在不太愛說話,眼前又實在沒什麼熟人,於是他只在跟呱呱的碎碎念的時候提到過這麼回事。而獅子王也曾經想到過這樣的事情,然而因為跟酒吞童子聊得著實投緣,所以最後也沒能想起來。

  「讓你擔心了,真是抱歉。」

  這樣的事情著實讓人的心情有些大起大落,池小言一時間也有些哭笑不得。不過終究是沒發生什麼意外,她也終於能夠徹底放下心來了。

  不管過程怎樣,眼下這就是最完美的結局。

  原定的篝火晚會並沒能成功舉辦,畢竟沒人想頂著遇到檢非違使的風險在這裡任性。不過在順利回到本丸之後,池小言自家本丸裡倒是舉辦了個相當盛大的宴會。

  端著手裡的果汁在眾多付喪神中間穿行著,池小言的內心裡不由得一陣感慨。說實話,直到這樣的場景變成現實之前,她都沒有想像過這樣的畫面。

  小時候的她總是在盼著長大,盼著自己能逃出那個地獄。

  離開孤兒院之後,她在盼著自己變強大變獨立,然後好好地去回報池予晴。

  池予晴離開之後,她一直在逃避現實,甚至在接任審神者之後也只是想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務而已。

  然而在經歷了諸多不幸之後,命運給了她一個巨大的驚喜。走在這群人中間,池小言覺得自己已經擁有了全世界。

  呱呱忽然跳到了池小言的身邊,池小言連忙伸手,讓呱呱跳到了自己的手心裡。於是呱呱十分乖巧地在池小言的掌心裡蹭了蹭,趁著池小言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在池小言另一隻手中的杯裡摻了些東西。

  而池小言對此卻是渾然不覺。

  等她發現杯中飲料的異常的時候已然來不及了。觸及舌尖的輕微的酒精味伴著鋪天蓋地的眩暈感瞬間將池小言包裹。對酒精毫無承受能力的池小言立時變得腳步有些踉蹌。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刻正趴在次郎的肩頭一臉看戲的模樣。

  一旁的龜甲貞宗很快發現了池小言的異常。他連忙伸手扶住了池小言,緊接著,他嗅到了池小言杯中傳來的微弱的酒味。

  龜甲貞宗立刻明白,這場宴會對於池小言來說是徹底結束了。自家審神者哪裡都好,就是這個酒量著實有點……

  喧鬧還在繼續,龜甲貞宗也沒有去破壞這樣的氛圍,他只是沉默著伸手將池小言打橫抱了起來,接著轉身往審神者的房間走去。

  今天就這樣過去了,但沒關係,他們之間的未來還長著呢。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

  本文的正文到這裡就全部結束啦!後面還會有兩篇番外√

  感謝大家一路看到這裡!6.23晚上22點正式開始連載隔壁新坑《鹹魚嬸育成計畫》,希望還能看到你們的身影呀!

  以及今天遊戲終於肝到了200級,作為慶祝,本章留言有小紅包掉落,愛你們麼麼啾~


第97章 番外一

  作者有話要說:

  注:本章時間軸在尾張之後、窟盧塔族之前,狐之助還是原來的那個辣雞狐之助

  ==

  「修行,去了那個人那裡?」加州清光坐在桌前, 一手托著腮, 另一隻手似是無意地擺弄著自己的本體, 看著往自己身上披著新選組款式的羽織的大和守安定,隨口問了一句。

  大和守「嗯」了一聲, 把羽織穿好,這才回過頭對清光說道:「這是當然的吧,如果是清光你的話, 也會選擇去沖……那個人身邊吧。」

  「我才不想回去那個時候。」清光聳了聳肩, 「難得有出去的機會, 我還想去其他更有趣的地方轉轉呢。」

  說至此,他將視線落回到了自己的本體上, 沉默了好一會兒, 才又自言自語地說了句:「嘛……但我們的時代到那裡就是最後了啊……作為刀劍的話。可能沒別的選擇了呢……反正我現在還不太想去修行, 到時候會怎麼樣誰知道呢。」

  「清光你果然還是想回去那邊的吧。」大和守看著加州清光, 一本正經地說著,「不然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選擇跟我們一起出陣池田屋。」

  「明明是你非要拉著我一起去的!」加州清光立刻反駁, 「而且我只是想出陣而已, 剛好趕上了這次的戰場是池田屋。」

  見清光這樣說, 安定也沒有反駁。他逕自走到了門口,接著回頭招呼了一句:「時候不早了,該去準備室了。」

  「是、是。」清光也站了起來, 拿好了自己的本體離開了房間。

  由於池田屋是夜戰,又是室內戰, 出陣隊伍的配置是以短刀為主的。除開清光和大和守之外,還有粟田口的五虎退和藥研藤四郎,來派的愛染國俊,以及三條家的今劍。

  「這樣的話全員就到齊了。」綁著高馬尾的審神者池小言此刻正坐在屋內整理著手裡的資料,見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兩個人進來之後,她將手裡的資料放了下來,微笑著招呼了一句:「隨意坐吧,先談談那裡的情況。」

  屋內的這幾位都曾經在池小言到來之前參與過池田屋的戰鬥,對於那片戰場也算得上瞭解,但考慮到之前在尾張桶狹間合戰的時候出現的諸多意外,池小言再三強調,即使對那裡的敵人很熟悉,也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當然不會掉以輕心。池田屋的溯行軍可不是桶狹間的戰場遇到的那種普通敵人,即使沒有意外,應付起來也異常兇險。

  入夜的京都十分安靜,道路兩邊的屋舍甚至都沒有點燈。街頭沒有一個人影,連值夜巡邏的兵士也不曾出現過。

  這樣深沉的黑夜背後總能掩藏各種各樣的東西,因此,這種純黑籠罩下的詭異氛圍不免讓人有些害怕。池小言走在隊伍中間,心情也是十分忐忑的。雖然此刻是在街道上行走,但兩側並沒有合適的隱蔽點,等下如若真的與溯行軍開了戰,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往什麼地方躲藏。

  穿過了一條長街之後,入目的是一座不太寬闊的橋。池小言知道,那就是通往池田屋的三條大橋。

  視野霎時變得開闊了起來,但那種壓抑的氛圍卻愈發濃烈,空氣裡也開始透著一種難以掩藏的殺意——

  只在那一瞬間,一道黑影驟然從橋邊的暗處鑽了出來,直直撲向了池小言他們這一行人。黑氣纏繞的巨大身體比想像當中的要靈活許多,那突然出現的敵軍端著一柄長、槍直直撲向了跑在最前頭的愛染國俊。

  愛染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的,在敵軍出現的一瞬間,他立刻借著前沖的勢頭側身往邊上躲。但對方來勢實在太快,且恰好繞開了所有刀裝的防護,於是愛染的手臂還是被對方的槍尖劃傷了。

  「嘿嘿嘿,戰鬥就是這樣的啊。」愛染反而笑出了聲來,緊接著,他回手抽出了自己的本體短刀,借勢翻身便在敵槍身上狠狠戳了一下。

  那原本還在囂張跋扈的敵槍霎時化成一縷青煙消散。

  但這僅僅是戰鬥的開始而已。越來越多的敵軍自橋邊湧現,其中也不乏如方才那只高速敵槍一樣的傢伙。於是在三條大橋橋頭的混戰自此開始。

  戰鬥雖然有些艱險,但也總算進行的順利。付喪神們一面戰鬥著一面向前面推進,在擊退最後一隻敵軍之後,一行人已經順利地通過了三條大橋,而池田屋距離這裡已經非常近了。

  從正面突入肯定會驚動長州藩的浪人們,因此,一眾付喪神選擇翻上房頂,從二樓潛入池田屋來應對裡面的溯行軍。

  幾位短刀十分輕巧地借著一旁的樹攀上了池田屋旁邊民居的房檐,隨後的加州清光與大和守安定也對視了一眼,接著,大和守安定回頭看向了正對著樹思考的池小言。

  「要我幫您嗎?」他低聲問了一句。

  池小言卻在此時一個縱身,竟然也借著樹幹爬了上去。雖然動作略有些狼狽,但也並沒有製造出多大動靜。

  她這才回過頭看向了被晾在下麵的大和守:「嗯……我自己可以的,讓你費心了。」

  笑容裡帶著些許歉意,池小言輕輕向大和守擺了擺手:「多的話先不說了,總之先把任務完成吧。」

  雖然說跟著上了房頂,但池小言卻並沒有與付喪神們一同潛入池田屋。畢竟那裡是相對封閉的狹小空間,戰鬥起來很難有躲避的空檔,那樣的場合對於她來說實在太過危險了。

  於是池小言便隨意選了個觀望點,看著自家的一隊付喪神順著窗戶潛入。

  按照之前的規劃,他們此時潛入的應當是個空的房間,從那裡進到池田屋當中,可以避免驚擾到附近長州藩的那群人。

  然而意外的情況卻還是發生了。走在最前面的今劍跳進屋內之後便怔住了,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這裡竟然有兩道陌生的身影。其中一個身穿白色和服,外罩羽織的青年男子正斜倚在屋子的一邊,似乎是在飲酒,而另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則就站在視窗不遠,今劍這一跳進來,幾乎差點撞上這個人。

  今劍連忙後退了半步,他想叫後面的人停下,但原本就沒在他身後多少的愛染國俊卻已經跳了過來,緊接著,五虎退和藥研藤四郎也自視窗鑽了進來。

  看著突然闖入的一行人,那兩個陌生人卻是神色如常。原本斜倚在牆邊的男人撩起了眼皮,打量了一番這群站在他眼前的少年模樣的傢伙,接著沉聲問了句:「你們是什麼人?」

  「這話應該是我們來問你才對吧?」回答他的是隨後進來的加州清光,「那,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件事情與閣下無關吧。還請閣下不要多管閒事。」身材高大的男人瞥了一眼帶著殺氣的加州清光。

  「既然出現在這裡,那就與我們有關了。」大和守安定已經抽出了刀來,「任何想要改變這段歷史的人都不能被原諒!」

  說話間,他已然揮刀向那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男人沖了出去。

  而其他付喪神當然也不會在一旁只是看著。他們紛紛拔刀,各自向這兩個人圍去。

  在幾人的圍攻之下,那身材高大的男子起先卻只是左躲右閃地回避著各種攻擊。他的動作極快——雖然比不上之前在橋頭遇見的敵槍,但也讓人有些目不暇接。幾位付喪神的攻勢雖然淩厲,但僵持了許久,他們卻始終沒能奈何那個高大男子分毫。

  另一邊的戰鬥也是同樣的光景。那個青年丟下了酒杯,輕描淡寫地便化解了來自付喪神的各式攻擊。

  「你們若是想對付長州藩的那群人,便不該與我們糾纏。」一面躲閃著,那高大男子竟然還有餘力說這樣的閒話。

  而就在他這句話說出去不久,窗口忽然響起了一道女人的聲線。

  「停手吧,諸位。」

  不知何時,池小言竟已經從房頂上爬了下來,她顫顫巍巍地站在視窗,緊緊扒著窗框,但語氣卻是十分堅決的。

  「他們不是溯行軍,停手吧。」她又說了一遍。

  屋內的戰鬥果然漸漸停了下來,畢竟這是作為審神者的池小言的命令。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加州清光側頭看向池小言,「不好好解釋清楚的話,即使是主上你的話我也是不會聽的哦。」

  「他們不是溯行軍。」池小言又重複了一遍。

  感覺在窗邊站著實在不太穩妥,於是她便咬了咬牙,縱身跳進了屋裡,接著,她從口袋裡摸出了一疊紙片:「這二位甚至都不是人類,所以也不會影響人間的走向。他們與溯行軍沒有關聯。」

  「但是按照我的印象,他們不會出現在這裡呢。」加州清光眸色微暗,似乎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

  「因為本就是平行的時空,此刻的池田屋與你所經歷的池田屋一樣也不一樣,總之我們所要應對的只是溯行軍而已,不需要再去添更多的麻煩。」池小言解釋道。就在剛剛,狐之助傳來了消息,說這次傳送的地點與以往可能有所偏差,會有一些鬼族人出現在這個世界。

  很顯然,眼前這兩位就是狐之助所說的鬼族人。

  池小言沒時間去計較狐之助為什麼直到現在才把消息送過來,眼下當務之急是阻止自家的付喪神與這兩個人發生正面衝突。

  她又對那兩個鬼族的人微微頷首,十分禮貌地說了句:「打擾了二位先生的雅興著實抱歉,我想這是場誤會,我們只是為了完成任務,並無意冒犯,希望二位能夠諒解。」

  「既是如此,」那個穿著白色和服的青年幽幽開口,聲音十分低沉,他順勢把刀收入鞘中:「便留你們一條生路吧。」

  那狂妄的語氣和冷淡的表情著實讓人有些不滿。

  池小言家的付喪神們多多少少有些不服,但池小言卻並不太在意對方這倨傲的態度。

  「走吧。」她對身側的付喪神們說道,接著便往門口走去。

  然而方才走了沒幾步,前方卻忽然出現了一團黑氣。池小言立刻條件反射似的後退。而在這變故乍現的瞬間,五虎退家的小老虎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讓過了池小言之後,有三隻小老虎竟直直撲向了那團黑氣,另外兩隻緊隨其後。

  老虎的主人五虎退自然也不敢怠慢,立刻抽出自己的短刀,也朝那團黑氣攻了過去。

  就在這交手的瞬間,溯行軍接連在房間裡出現。於是原本剛剛平靜下來的房間瞬間又變成了一片修羅場。

  這可不太妙啊……池小言一面左躲右閃著,一面開始尋找可以隱蔽的地方。這房間十分空曠,似乎也並沒有什麼能夠掩藏身形的所在,而戰鬥的範圍越來越大,堪堪便要逼到池小言的身側。

  「你還是退回到屋頂上去吧。」離池小言最近的加州清光忽然開口說著,與此同時,他直接揮刀結果了面前身材高大的大太刀。

  「我也這樣想。」池小言無奈地說道,「但是窗口此刻實在太危險了。」

  「沒關係,我護送你過去。」加州清光說道。

  接著,他真的退到了池小言的身邊,一面抵擋著纏上來的敵人,一面護送著池小言往窗口的方向走去。

  自始至終,那兩個鬼族人都沒再說什麼,當然也沒有出手幫付喪神們抵禦敵軍。而接下來與溯行軍的戰鬥總體來說也還算順利——戰鬥在新選組突入進來之前便徹底結束了。

  「直接回去還是留在這裡再看他們一眼?」平靜下來之後,池小言卻是問向了加州清光,「這裡的新選組與你們的印象當中可能不太一樣呢。」

  加州清光怔了一下,但他很快便做出了反應。

  「回去吧。」他回答,「不太想看到他狼狽的樣子啊……而且既然不一樣的話,那麼看到了也沒什麼意義吧。」

  「那個人的事情,放在心裡就好了。」


第98章 番外二

  在上刑場之前,加山志賀終於露出了絕望的神情。其實他的精神早已經崩潰了, 在等待死亡的這段日子裡, 他已經徹底瘦脫了形。

  起先是絮絮地說著心裡的悔恨, 接著絕望地求救——最嘲諷的是,他在求救的時候竟然喊的是「女兒救我」。他所謂的那個女兒當然不會來救他。那一天, 池小言根本就沒有來到現場,她對這種禽獸死前的悲鳴並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

  再後來,加山志賀嘴裡的求助變成了毫無邏輯的謾駡, 鋪天蓋地的絕望讓他的精神徹底失常。而在他被固定在了注射儀器上之後, 加山志賀終於徹底安靜了下來。渾濁的眼睛失去了最後一絲生機, 只剩下嘴唇微微顫抖著。他大口大口地吸著空氣,似乎想再在這個世界上多攫取點什麼東西。

  冰涼的液體順著導管進入了他的身體, 徹底切斷了這個罪孽深重的男人與這個世界最後的一絲聯繫。

  這是他應得的結局。

  外面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

  聽聞這個消息的時候, 池小言並沒有多大反應, 畢竟這樣的結局早就確定了。那個男人對她造成的傷痛並不會隨著他的死而有所消減, 池小言他們這些人所能做的,不過是讓那個惡人走向應有的結局而已。

  之後的日子裡, 池小言也見證了很多人的結局。

  出陣本能寺的時候, 她又一次見到了織田信長。儘管已經成了傳說中的六天魔王, 幾乎已經站在了戰國的頂端,但織田信長這個人給池小言的感覺與那時的「尾張傻蛋」並沒有多少不同。

  織田還記得池小言。在偶遇的時候,他還很親切地跟池小言打了招呼。那是本能寺大火燒起來的前一天。

  池小言當然不會告訴織田信長那天晚上會發生什麼, 即使十分令人扼腕,那也是這個英雄註定要面對的結局。

  烈火熊熊燃起的時候, 池小言正帶著隊伍在外面與溯行軍對抗,而當這邊的戰鬥徹底結束之後,那個名叫織田信長的男人的故事已經徹底落幕了。

  結局沒有偏差。

  比起對織田信長的惋惜,再見到源義經的時候,池小言的心裡更多一些愧疚。在之前與義經和靜御前交流的時候,她甚至有那麼一瞬間生出過幫他們改變命運的想法,或許也正因為那樣的猶豫,所以她才會在那個時候幫義經來照顧靜御前。

  可事情的結果卻是那個模樣,不管理由是什麼,說到底是她騙了人家。

  源義經並不知道靜御前被他哥哥的人馬抓走是因為池小言的背叛,因此池小言也並沒有受到多少指責。正因為這樣,池小言的心情才更加複雜。

  直到義經走到最後的結局的時候,池小言都在猶豫要不要跟源義經說明事情的始末,然而最終她什麼也沒能說。

  一切都在朝著既定的軌跡發展。

  經過時之政、府的調查,宇田川織夏之前的刀解事件實際是被加山志賀教唆的,宇田川家和許家都提交了相應的證據。鑒定結果出來之後,對於宇田川織夏的判罰自然會有相應的修改。

  但宇田川織夏本人卻拒絕了回到現世的機會。後來,池小言又見到了宇田川織夏一次,那時的織夏與她記憶裡的那個溫柔的少女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在殺死派羅之後,織夏只覺得有些恍惚,她甚至都不知道池小言他們一行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當她再度回過神來的時候,站在眼前的人赫然換成了那個幻影旅團的年輕首領。

  庫洛洛•魯西魯。

  跟三十六對緋紅之眼一起,宇田川織夏成了庫洛洛的戰利品——或者說收藏品。

  她在庫洛洛的身邊停留了很多年,起先是被囚禁,後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還要留在那裡。

  「你還能去哪兒?你也同樣是惡魔,你跟我們一樣,最終都是要下地獄的。」

  這是庫洛洛跟她說的話。

  「我不是惡魔,我只是在做我認為正確的事情。」

  宇田川織夏反駁。

  「我們也在做我們認為是正確的事情。」庫洛洛說。

  「符合多數人的利益的事情被叫做道德。那麼在旅團裡,我們就是多數人,我們的行為符合我們的利益,這就是我們的道德。」

  「那麼作為獨立的個體,我的利益就是我的道德?」宇田川織夏反問。

  「你可以這樣想。」

  「這簡直荒唐。」宇田川織夏嗤笑了一聲,「我會做我該做的事情,而不是我想做的事情,這就是我與你們的區別,即使沒人約束我。」

  「這樣的你看上去就是個稀有的動物。很適合賞玩。」庫洛洛輕笑著伸手撫過宇田川織夏耳側的頭髮,卻被對方側頭躲開了。

  「還在掙扎?」庫洛洛的動作突然粗暴了起來,他伸手捏住了宇田川織夏的下巴,巨大的力量讓織夏險些吃痛得叫出聲來。但他的聲音卻依然是柔和的:「那個孩子是不會原諒你的。那個名叫酷拉皮卡的孩子。」

  「我不需要他的原諒。我沒有對不起他。」

  宇田川織夏沒有再說起她在庫洛洛的身邊究竟經歷了什麼,她只是幽幽感歎了一句:「我不知道我現在對那個男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有的時候我會覺得恨他入骨,但更多的時候,我已經習慣了他的存在,甚至會想就這麼一直留在他身邊算了。這大概就是宿命吧。」

  「你不用擔心,就算他知道了那個世界未來的展開也沒關係,我會阻止他的。我會看著他一步一步走向他該有的結局,那也該是我的結局。」

  在那之後,池小言就再也沒見到過宇田川織夏這個人,也沒有聽到過關於她的消息。池小言不會去揣測織夏之後的日子過得是什麼模樣,不管怎樣,那都是宇田川織夏本人做出的選擇。

  她所能知道的,僅只是宇田川織夏留在獵人大陸這樣一個結局而已。

  而對於池小言來說,她自己的生活也仍在繼續著。沒有任務的時候便與本丸的刀劍們聊聊天,或者一起逗一下本丸裡的寵物們,有任務的時候便帶著部隊去戰場上與敵人對抗。大把的時光在這樣周而復始的戰鬥中流逝了。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但他們的戰鬥還在那個時空的裂縫裡延續著。

  作者有話要說:

  本文到這裡就正式完結啦!23號晚上10點隔壁坑正式開始更新,不見不散√

  以及隔壁刀劍呱舞有腦洞會持續緣更的√愛你們麼麼啾~
一杯香茗一卷書,偷得半日閒散;一抹斜陽一壺酒,願求半世逍遙。 ─木軒然《執手千年》

TOP

 21 123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3 02:18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37373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