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靈異] 冰手臂

冰手臂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demon0914 您是第151個瀏覽者
  大三的暑假,一個多月,加之又要實習,所以有幾個月的自由空間供我安排。聽說移民中學要招一名代課美街老師,所以我就去了。原來,以前那個叫阿杜的女美術老師,神秘失蹤了,且這兩年這所移民中學經常發生一些鬼靈精的怪事兒……。

  我,師大美術系的學生,教中學手到擒來,移民中學薪水高,才是我的首選。

  學校在泰國巴堤雅邊上的一個移民小鎮,風景秀麗、地利人和不說,還緊靠大海整日被清涼的海風、椰風吹拂……

  那是我小時候,在夢中常到的地方,假如學校沒有另外安排或特殊情況,我真想一輩子就在這呆下去了。

  校長是一個四十幾歲的女人,對我很是熱情。因為,在這個中學裡除了她和我是正規大學畢業的以外,其餘二十幾名老師,都是些師範中專畢業的,還有的卻是有資歷沒有學歷。我的這點兒榮幸,從看門老頭那裡就完全可以體會得到了,因為他除了給每天進出門的女校長和我鞠躬,其他的老師,他是連正眼看都不看一眼的……再除非你是年輕一點的女老師。

  女校長把我叫到她的辦公室裡,為我泡上一杯中國的龍井茶,客氣地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高老師,實在是對不起!學校房子緊張,沒有單身宿舍提供給你。可是只有一套兩室一廳,其中一間空著,只有委屈你同初中一年級的語文老師木子莉老師一起住了。」

  「啊!」……我張著嘴,沒有說出話來。

  只見她又說:「那間房,隔壁就是我的家。你倆可能有些不方便,可都是為人師表的,有什麼啊?不過條件倒是蠻不錯的,冰箱、電視、電腦、衛生間、廚房……齊全。我同木子小姐已打過招呼了,她說歡迎你同住啊!」

  「哦!」這我倒想見見這位木子小姐,我說:「好吧!謝謝校長費心,今後我一定要努力教書,不辜負校長的信任!」

  女校長臉上露出了笑容:「好!這我就去帶你去看房子。」

  宿舍在三標,下邊兒還有兩層教師、辦公室。宿舍條件兒,的確很是不錯,就跟兩星級賓館似的。那個女老師,正在忙碌著收拾我住的那個空房間!行背影看,一米六多的個子,身材很是勻稱,皮膚白白的……記得校長介紹說,她是杭州人,二十四歲,已來這教書三年了。聽到我們來,她忙轉過身熱情地打草日呼。她長得挺好看,就是單眼皮兒,可組合到她那白淨的臉上,那姿色,絕不亞於香港的吳倩蓮。

  年輕人,住在一起了,自然就融洽且不客氣了。我放在冰箱裡的冷飲、冰激淩……常不翼而飛!她放進去的飛腿、醬豬腳、花生米……也常慰藉我那深夜電腦熒屏前孤寂的心。哦!不是,是嘴!說到電腦,我已有一臺自己的菲利普筆記本兒電腦在我的臥室了,客摩的那一臺學校配的,還是她的專用的。以前她也從來不用,見我天天在電腦上,她也就想跟我學學,且已開始上癮。可那電腦總愛出毛病,我倒成了她的義務維修工。

  客廳那臺電腦,很奇怪。每次,每當鼠標的箭頭找到了該點擊的地方,變成了一只人手的時候,電腦就會死機、或出現錯誤、提示關機。從新啟動還是一樣,每到這時,我就幫她打開機箱,搖動搖動某幾塊主板,就會好了。

  女人卻不是這樣,就這麼簡單的事兒,她也不敢動,總覺得那電上的事兒,總會隨時要爆炸似地,每次半夜都要把我叫去幫她搞。

  偶爾還好,但是天天這樣,我就有點表現得不耐煩了!她就開始學著自己動手。很簡單,她也就會了,而後,一般的時候她就不再叫我了。

  這樣一來,半夜裡聽不到她的聲音,我反而倒不習慣了,且有的時候反而還會孤枕難眠的失眠。平時,白天都在上課,很少有單獨見面的時候,晚上,以前卻常相聚,現在又難得單獨在一起,我開始為我以前對她的不耐煩的行為開始後悔萬分了……。

  那天晚上很熱,窗外吹來的海風都帶著陣陣熱氣,下午匬悲後,就覺得有點兒困,所以回到宿舍,沒吃晚飯就趴在床上想睡了。她,上中專時,沒太學過電腦,所以現在學起來很吃力!她在外屋,刻苦地擺弄著,我心裡生出了絲絲的愛憐。宿舍沒有電扇,我知道女孩兒一般都很怕熱。於是,我把自己帶來的臺式電扇拎出來,放到了她的腳下,為她送去陣陣涼爽。

  她用溫柔、含情脈脈夾雜著感激的目光,沖著我說:「謝謝!」

  大學是午夜十二點半的時候,我朦朦朧朧地聽到客廳裡,她的叫喊聲……

  我的思維很清楚、意識也很明白,就是躺在床上的身軀不由大腦支配,一動都不能動……

  小時候常聽老人們講,這叫鬼上身。可偏偏發生在這個時候,她出事兒、叫喊的時候。

  我臥室的門兒,沒有插著。她拼命地闖了進來,可當她看到床上的我的時候,驚悸的霸眼變得更加恐怖起來,她大哭大叫著又掉頭跑了出去……

  這下兒,我反而倒能活動了,一骨碌爬起來,向門外沖去……

  客廳裡,沒有她的身影。只有,放在地上的電腦顯示器,還有臺子上打開機箱的電腦主機,電扇還在那裡嗡嗡地怪叫著、旋轉著……

  我聽到了她的臥室裡,發出的抽泣聲!敲門,沒有反應!喊她,沒有回答!門兒已被她反鎖上了……

  我只有破門而入了,於是,我也拼命地撞開了她臥室的門兒。大熱天的,她卻蜷縮在厚厚的被子裡面,全身哆嗦著、抽泣著……,我去拉開她的被子,她抽搐、抽泣得更厲害了,手拼命地抓著被角。當她再次看到我時,表情才有些冷靜了,隨後,一頭撲在了我的懷裡。

  她仔細描述了,事情的詳細經過……

  半夜裡,她的電腦一如既往的死機。她如往常一樣,打開機箱正準備活動了一下常動的那塊兒主板。她突然發現,發出森森的藍色光芒!時隱時現,很是奇怪,於是她拔掉了電源,移過去臺燈,看個究竟。那個主板上貼著一個紙頭,她知道這是很正常的標簽兒。上面除了密密麻麻的數據外,卻在空白處用紅筆手寫著三個大字:「冰手臂!」

  三個字陰森森、血淋淋的煞是恐怖,她不由得拼命驚叫起來。於是,就去臥室叫我來看,誰知我的方門兒,怎麼叫也不開,她就拼命撞了進去……

  她說:「誰知你臥室裡的情景更是可怕,一個披頭散髮沒有左臂的女人正壓在你的身上,拼命地扭動著身軀,斷臂處還發著森森的藍光……

  我不信,覺得她越說越神,可看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剛才的舉動和認真的表情,又不由得我不去相信。於是我隨她來到了客廳,臺燈下,我找到了那塊兒主板,上面的標簽兒上果然寫著「冰手臂」三個血光大字!從主板上的灰塵來看,這三個字已寫了很長時間了,我也覺得很是可怕起來!趕忙恢復了電腦。開機,卻一切正常……

  一個月過去了,倒是一直平安無恙,我倆也就逐漸地淡忘了此事。

  又是一個星期天,木子老師要去她住在曼谷的表姐那裡度周末,星期日晚上才回來。我就一個人暢遊在電腦上了。星期天的中午,天氣燥熱難耐,我獨自帶了泳褲跑到印度灣海裡游泳去了,避暑降溫、鍛煉健身還是大海來得最痛快,進入海水的一剎那就再也感覺不到了盛夏的存在。

  一直到傍晚,實在是疲憊加困意綿綿。我不得不又在沒吃晚飯的情況下直奔宿舍床上睡了。午夜十二點半的時候,一覺醒來,困意全消,相反饑腸轆轆倒又搞得我輾轉反側!我來到客廳,發現木子今晚竟沒有回來,明天上午有她的課,那她一定是明天早上回來了。

  我坐在電腦前,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就打開了冰箱,冰箱裡除了我買來的冰飲,就是木子買來的花生米、水果還有一些開心果!旁邊兒放了兩瓶啤酒,我知道她是滴酒不沾的,是臨走時專為我買的。啊!不喝實在是辜負了她的一片好心,可我現在肚子分明是餓,不是想吃菜喝酒,而是想吃肉,想吃大肉、大排、豬腳、火腿或者是雞!我關上冰箱冷藏室,打開位於上方的冷凍室,想在那裡找到我想要找的。

  冰箱冷凍室裡,空空如也,沒有我要找的東西,只有滋滋的白霧向外面擁來……

  透過寒霧,可我又分明看到在冰箱的最裡層,放著一只用白色塑料布包裹著的火腿腸樣的東西,就是比一般的火腿腸粗了長了許多,也沒有專業的包裝。這包東西在裡面已經放了很久了,記得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我斷定肯定是肉類,且是生肉的可能性最大。我伸進手去,想移動它,它卻像紮了根似地和冰箱凍在了一起,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它拿了出來,還真是沈甸甸的。

  拿到桌上,我仔細地看著它,想著裡邊會是什麼東西,邊讓它慢慢解凍。它在外面,就像是包粽子似地綁了好多的繩子,心想,有可能是木子從老家帶來的,不愛燒飯的她,更不愛燒生肉的,所以就一直忘在那裡。我從較粗的一頭一層一層地打開,看看這到底是什麼?借著屋裡昏暗的燈光,我看到了打開的這一頭……哦!的確是生豬腳,白嫩的且有些發紫。我拿近鼻子聞了聞,沒有一丁點兒的異味!且看來還不是一只,這麼長,至少也有三四只!好!燉了它,喝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放在桌上包著豬腳的袋子,開始嘀喏嘀喏地向下滴水了,我在廚房裡忙碌著,邊琢竒著是紅燒、清蒸還是鹵醬……夠我和木子吃三天的。大蔥、蒜、老薑……一切作眼準備妥當。我拿來了「豬腳包」,接了滿滿一盆兒清水,開著水龍頭。手裡摸著的「豬腳」已變得柔柔的,像鮮活的一樣,我邊沖洗,邊慢慢的打開……

  「啊!救命啊!──啊!」伴隨著我一聲奪命的狂呼!我發現攥在我手裡的卻是半只女人的手臂……。原來緊攥著的拳頭,現已經鬆開……是左手!手指上還帶著一枚白金戒指……

  我拼命地甩開它,而後又拼命地向女校長家奔去……

  女校長和她的丈夫,趕忙穿上衣服,喊來看門的老頭……

  大夥在廚房看的也都臉色鐵青,而後變成了紫色……,煤氣上的鍋子,也一次次的冒起了白汽,好像還在等待即將下鍋的「豬腳」。

  女校長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說:「這細嫩的手臂、手指、戒指,是以前女美術老師的。」

  東西是以前的女美術老師失蹤後留下的,她原先就住這屋。她一直吩咐木子別動阿杜的東西,等她回來再說!美術老師阿杜有一個緬甸籍的男友,在城裡帶領著人妖表演,收入頗高。也常來此和阿杜相聚。就在阿杜失蹤的前兩天晚上,兩人吵了一另,好像是為嫌她男友看上了一個很漂亮的人妖。她男友要她教自己學電腦,可也怪,他的手一捅鼠標,電腦就死機,還發出很怪的聲音,機箱裡頭還會冒出藍光……阿杜,就和他拼命地吵了起來,說他手髒、同性戀……,她男友就拼命地打她,說,你的手乾淨,小心我把它剁下來,當豬腳吃了,當下酒菜!……」

  當校長的召喚下,很快泰國警方來了,做了筆錄、拍照,把手臂也帶走了……

  木子凌晨五點多鐘回來了,當她聽說了此事以後,想想平時相伴食物數月之久的冰箱手臂,頓時惡心夾帶著恐懼暈倒在地……

  等她醒來時,又向人們講述了昨晚發生在長途車上的故事……

  本來,她們的汽車應該夜裡十點就到家的。可偏偏半路上總出現些怪事,司機開車時,借著月光,總會突然地看到一只女人的手臂,血淋淋地握著他的方向盤,還拼命地左右擺動……。所以他只好滿頭大汗、驚恐萬分的走走停停,就這樣,一直到了凌晨五點……

  一星期以後,驚方來到學校找到女校長通報情況。說案子已經有了結果,兩天前,在木子她們汽車遇怪的地方的一棵椰樹下,發現了少了左手臂的阿左的高度腐爛的屍體;法醫鑒定,冰箱裡的女手臂,即是阿杜的;斷定是阿杜的男友和一人妖所為,現二人早已潛逃,警方在通緝中……

  警方承認:一系列的鬼怪靈精之事兒,給警方提供了寶貴的破案線索!但警方對此現象的解釋!警方聲稱:實在是無能為力!

  半年後,我和語文女教師木子莉訂婚,逃離了那所學校和那間萌生了我倆感情、創傷和恐怖的房子。

  後來聽說,又住進去了一個年輕的頗像阿杜的女美術老師,但奇怪的是,她的左手有一個天生的多長出來的小手指,同學呢稱她「六指美」老師,她還用著那臺總愛死機的舊電腦……

TOP

這是真人真事嗎?
看了他的感覺有點淒慘.....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3 19:46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8665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