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靈異] 別拉我的腿

別拉我的腿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demon0914 您是第650個瀏覽者
  這是《我們都是木偶人不會說話不會動》裡的校長在原大學倒閉後又開了一所騙人錢財的大學後發生的事。
  這個新成立不久的私立大學能讀嗎?設備簡陋,校園狹小,我的哪個鬼親戚為了這幾百塊錢的好處費,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讓我媽媽把我這個中專畢業生送到了這所垃圾大學,來到這裡的學生在我一問之下我才明白這裡的同學大多是親朋好友推薦而來,更搞笑的是上第一節課,老師說的居然是如果你能介紹進來一個讀書的學生,那麼你就能得到幾百塊錢的推薦費。靠,羊毛出在羊身上,讓我來介紹,倒楣的還不是自已的親朋好友,我就是因為親戚想要這幾百塊錢才被騙來了的。我還會上當麼。
  可是,同學中動心的居然有好多人,我心裡一不高興,馬上嘴裡就大叫了起來:「老師你這不是和搞傳銷一樣麼,有什麼區別。」我的這一大叫,驚醒了那些為幾百塊錢動心的笨同學,響應之聲隨之而來,老師在教室前面一時支吾其詞,半響說了一句:「這也是校長叫我來傳達的,為你們添點收入。」可這時班上沒有同學會聽他的了,這事在我們班就這樣終結,沒有什麼老師敢來傳達什麼狗屁校長的意思了。不過別的班我倒是聽說很多同學為了這小點錢騙來了自已不少的家鄉好友親屬。
  「什麼爛大學,天天停水停電不說,下課放學還不准出校門,說什麼為了學生的安全。我看是為了校長在學校裡開的小賣鋪,不能出校門,想要什麼東西,只有去那裡買,雖然價格和外面一樣的,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這學校裡的商店不用上稅,數量賣出去的可比外面多的海了去了。真是賺乾淨了學生的每一枚銅板了。」我這一叨叨,同宿友也是吩吩發表自已的不滿,不過不滿歸不滿,他們話還有說完,我已先下宿舍樓去學校小賣鋪買零食吃去了。
  從我住的宿舍五樓下來,進了小賣鋪。
  這個小賣鋪我最奇怪的就是裡面放著四個穿著校服和真人一般大小的木頭人男生模特,表情怪怪的,眼睛睜的很圓,最可怕的就是他們都是上辱微開,微笑著露出了那白白的門牙,一看見那木頭雕成的大白牙我就有一股寒氣從我心裡散開在全身,讓我冷不防的打了一個寒顫。不過說真的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雕得哪麼好的木頭人,就像是真的一樣。
  晚上學校拉電閘拉得早,10點半一到准沒燈,接著就是惡惡的校長從外面請來的一個流氓混混校保安來查房,這個雞巴保安白天要是你沒事聽狗日牛逼,全是狗日在外面用刀砍了多少人,如何英雄無敵,以一敵百,義氣比天高的調調。末了,還要加上一句,哪個學生要是敢跟狗日的比狠,打死這學生,也叫這學生沒地喊冤,真他媽逼夠狂。不過說真的,這學校還真沒有敢跟他橫著來不知天高地厚想找死的學生。學生都是大老遠從全國各地花了家裡不少錢來讀書的,學生大多都沒在社會上混過,出門在外膽子一般都要小一些的,都不想惹事的。所以這校保安還在學校就真是校長王大,狗日王二了。
  今晚,拉了電閘本來還在廁所沖涼的小飛飛,聽見我們提醒他校保安過來了,他馬上關了水,呆在廁所安靜地等這狗日的保安過去。校保安在門外用手電筒照了照,看見我們宿舍的6個人的床上被子都拉開鋪在了床上,也就走過去了。狗日的是進不來的,每晚一拉電閘每個宿舍都把自已的宿舍從裡面反鎖死,保安有鑰匙也沒用,床上的被子同學們之間會幫沒有上床的那位打開鋪好,反正夜黑外面通過沒有窗簾的窗戶是看不太清的。如果這兩件事沒做好,被保安發現了,那晚上多半是要有麻煩了,這就是這垃圾學校的校規,校長美名為准軍事化管理,管個屁,軍訓的錢是收了很多的,比別的學校收的肯定要多,因為這個學校是准軍事化管理,可現在一學期都快完了,也沒見有人來給我們軍訓過,我看是不會有軍訓這回事了,雖然我本身也不喜歡軍訓。
  保安過去了,可小飛飛在廁所裡半天沒有反應,我迷迷糊糊的正要睡著,被小龍的聲音弄醒了一半的睡意,我睜開眼睛從上床看下去,小飛飛被小龍從廁所裡架了出來,黑夜裡仍然看出小飛飛身上水淋淋的,那臉色可比他的身上的肌膚還要白,有些嚇人,差點嚇到我,要不是大家都是同學早認識,我肯定以為今晚是見鬼了。事不關已,高高掛起,我接著睡著了。可這當晚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要爬上上床來睡覺,有誰在拉著我的右腿不放,我使大勁往上爬,下麵拉著我的腿的手就使大勁不讓我爬上去,我不使勁了,下面那只手也就不拉了,一晚上盡做這個夢了,他奶奶的,早上醒來想想怪嚇自已的。我上課時才突然想到,我做個夢的時候為什麼也不說話叫下麵那只手別拉我,我也不回頭去看看是誰在拉我,我要是今晚再做這個夢我一定要記得要問問下面那只手為什麼要拉我,我還要回頭看看,下面到底是誰。
  迷迷糊糊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小飛飛我們問他昨晚是怎麼了,他只說暈過去了,於是也沒有人注意這件事了。
  晚上宿舍在拉電閘後,我爬上上床,就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夢,心裡居然有些慌。睡不著,也就自已打開話題和同宿友們胡吹起來,這樣亂吹了一個小時的時候,也不知是誰起的頭就吹到鬼故事上了,說鬼故事就鬼故事好了,我的下床偏要來動手嚇嚇人,我聽四川說的精彩入迷吸引我的時候,我的下床大塊不知什麼時候起了床,從我的床下突然伸出手來猛的一拉我的左腿,當時我就感到這一切就像是咋晚上做的那個夢的重現,加上鬼故事帶給我的緊張心情,我嚇的一激靈坐起來,同時大叫出了一聲:「啊~~~」我這一聲叫出來,我頓時覺得恐怖離我遠走,一種放下重負的舒服。可是四川的聲音也同時消失,下床的大塊拉我左腿的手一時間競然僵在我的左腿上抖了一下便不動了。反應過來時大塊縮手比來伸過來拉我左腿那時的動作還要快的多多。也沒有聽見惡作劇後因有的嘲笑我膽小的笑聲。過了靜靜地誰也不敢說話的好大一會兒時間,才有聲音有些小,似乎有些顫音的阿俊這樣對我說:「阿風,你剛才叫的那一聲好嚇人,我們從來都沒有聽人能叫出這麼古怪的聲音。你叫的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大塊接著說:「你可別怪我呀!阿風我只是開開玩笑的,沒想到反被你嚇死了。」這樣一來氣氛才沒有剛才安靜時那麼陰寒嚇人。
  我解釋了我也是被大塊嚇著了才叫的,不過為什麼他們聽到的不是我所叫的啊的一聲,我這時也沒法說清了,而且這種時候去想這問題,解釋這個問題好像沒有誰有這個膽量了。大家因為我這一叫,便準備睡覺,可小龍這時又冒出了一句:「小飛飛,你睡著了嗎?今晚沒見你說話呀!」小龍這樣一說我們才想起小飛飛今夜確實無語,不過四川跟著補了一句:「快睡了,說不定狗日校保聽見阿風的叫聲上來查房了。」聲音消失在這個宿舍,雖然宿舍裡的6個人都是在醒著睡覺。
  保安後來還真上樓來查房了,腳步聲那麼響誰都能聽見,只是腳步聲在我們宿舍門外停住了,然後就沒有聲音了,我後來困了就閉著眼睛慢慢睡著了。
  我做夢了,真實而恐怖的夢,我記得自已提醒自已起了作用,夢中的我的右腳又被拉住了,我一始還沒有想起是自已的提醒,後來我想起來了。
  我問:「是誰?」
  「是我。」
  我一回頭看見的是狗日的校保拉著我的腳,我一股火氣就上來了,你媽的,別以為老子怕你了,我的左腳使力的往下麵拉著我右腳的校保蹬去......
  也不知道我蹬的效果如何,反正我的腳亂蹬的時候我也就氣喘呼呼的醒過來了,沒有腳蹬實在的感覺。
  要是這個夢只是發生一兩次就好了,可是每晚都要這麼發生,我也就每晚用我的腳去蹬狗日的校保,每蹬我必醒,半夜一個人醒過來喘著粗氣。
  白天我們宿舍的小飛飛表面上和平時一樣,可我卻總覺得他要出事。
  小飛飛無事總是一個人側坐在五樓樓道水泥欄杆上,我看著自已都覺著挺寒的,難道和我有恐高怔有關。
  發展到後來,只要我一睡著這該死的夢就纏著我,我只要一閉眼睛,意識一模糊,就做這個夢,連上課睡覺都會。在課堂上也不知這樣出了多少洋相。
  後來的後來我也不知道我睡過沒有,只記最後一次在課堂上我最大大聲地大吼了一聲:「別拉我的腿。」然後從課桌上站起來的我,看著老師和同學們的冷怪的眼神,我在我自已小聲的對不起中坐回位置上了,我整個人好恍惚。
  晚飯前我又看見小飛飛側坐在五樓樓道水泥欄杆上,我站著他旁邊看著樓下邊。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狗日校保上來了,校保走來了對著小飛飛說:「不要坐在這裡,很危險的,以前有個學校就是有學生這樣子摔下去摔死了。」
  「是不是我們學校以前就這樣摔死過人呀!」我帶著恨意插嘴,我恍惚的頭腦裡藏著要殺人的欲望,殺了了狗日校保。
  「沒有,不是我們學校,不是。」狗日校保這樣辯解著。
  小飛飛並不下來也笑了起來。然後我們宿舍的人都出來了,自然護著我的口氣說話,因為這好像是我們學生的僅有的自由吧!
  結果就是狗日校保轉身要走。這時,隔壁宿舍的同學不知是什麼事,打鬧著出來了,一個同學被猛推向小飛飛坐著的方向......原來這樣坐著真的是很危險,只要有外力來改變,自已是控制不了的。小飛飛被這同學撞下了樓道水泥欄杆,小飛飛往外掉下去。
  在水泥欄杆旁的我的反應居然同時也很快,我一跳而起,我的兩隻手就抱住了小飛飛的兩隻腳,可是不行了,引力加小飛飛不輕的體重把我也帶出了樓道水泥欄杆......我以為我完了。
  不過我的右腳被誰拉了。
  校保單手就拉住了阿風的右腳,難怪平時吹他自已英雄無敵,也許是真的。
  我右腳被拉的這種感覺就像我這些日子裡夢一模一樣,我又做夢了,我分不清了,我不知道。
  「是誰?」
  「是我。」
  我習慣的回頭看去......
  我看見了是狗日的校保拉住了我的腳,這些時間,被這個夢折磨的要死了的我,把全身的力氣都集合起來了,我雙手鬆開了小飛飛的雙腳,我結結實實的一腳蹬在了狗日校保的臉上,我這一腳真實在,好過癮。
  我不用做這個該死的夢了。
  校保被阿風的左腳蹬在臉上,同時單手鬆開了抓著阿風的右腳,咚的聲一屁股坐在了樓道上,揚起了樓道的灰塵。
  一個在空中的阿風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我覺著我在飛,好自由,我看見小飛飛飛在我的前面。
  好像不對呀!隨著小飛飛摔在地上發出的巨響,我突然想回頭在看看,可是來不及了,我的頭才扭動時,我已經著陸了,我的肩先碰地,因為角度的原因,所以把我的頭和身體分開了,我的頭滾著,剛好滾到開著的小賣鋪前,滾停了時我還看見了小賣鋪裡那些好真好真的木偶人,露著大白牙對我笑著。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0-21 16:52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32220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