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品味小說館)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主題由 - TiRaFiouS - 於 2020-8-21 22:28 關閉

(品味小說館)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68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品味小說館 » 《貴妻》作者:糯糯啊【全書完】

http://ds-hk.net/thread-359976-1-1.html

這篇文還有 兩章 番外篇
請確認
2018-12-10(短消息知會過樓主,未果)


番外章節內容如下
....................................................................................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番外一)


    阿冕八歲時, 他的母親終于又生了一個孩子,不過並不是他父親期待的女兒, 而且還一次兩個都是小子。

    他父親左看右看嘆了一口氣轉頭拋下孩子去看他母親了, 可是阿冕對兩個弟弟喜歡得不得了。阿雲怎麼說都是妹妹,小時候能玩到一塊兒去, 可是長大了以後就不能了。

    阿冕站在搖籃前,眼巴巴看著兩個肉娃娃,盼著他們能夠快快長大,到時候他就能夠做一個合格的兄長, 帶著他們一起玩了。

    他還流連忘返著, 身邊侍候的小丫頭就跑進來拉著他的手要將他帶出去了。

    “大少爺,小少爺們要吃奶了,咱們得先出去。”

    阿冕只能依依不舍地往外走。

    恰好他也閑不了,這邊出了樂安院就要到後門去, 後門處已經有車馬等著。今天好不容易得了他父親的準許能夠放他出門玩, 阿冕是一刻鐘也不想浪費的。

    阿冕雖然才八歲, 但已經讀了很多書,拳腳功夫也小有所成,基本功十分扎實, 特別是眉宇之間和他父親越來越像, 外頭都說他往後該成他父親那樣的人。

    阿冕也覺得自己的父親厲害極了, 還有他的母親。他有幾個玩伴, 旁人說起來他們都只說他們的父親, 只有阿冕一個能將母親也擺在齊平的位置說出來。

    這可不是阿冕吹牛, 他母親手里的織布廠和脂膏廠不僅僅在宋國內十分有名,在國外也是如此。

    小廝一路跟著阿冕走到門口,又扶著他上了馬車,然後恭謹地問他︰“大少爺,咱們要去哪兒?”

    阿冕盤腿坐著,想了想道︰“先去茶館里頭吃吃茶,听點新鮮事兒。”

    小廝應了,手上的鞭子輕輕揮動,駕著馬車拐出了後巷。

    阿冕坐在車里隔著窗戶往外看,如今是五月的天氣,不冷不熱恰好。街上來往行走的人不少,周邊的商販來來往往,男女都有。

    阿冕已經沒有什麼三歲以前的記憶了,他自打有印象以來,街上似乎就是這樣男男女女皆有,茶館里飯館里,鋪子里甚至一些手藝活都有女人。

    可他听說其實這也是沒幾年的事情,以前女子可不能這麼隨意的,里頭的講究可多了。

    阿冕也讀了不少以前的書,對其中所說的很多話卻不以為然。女子要恪守的那些規矩實在迂腐,不遵守又能如何 ?

    阿冕覺得誰都不用看,就看自己母親,她比外頭的哪個女子不好?他母親是他所知曉的最厲害的女人之一了,她可不是三從四德以他父親為天的女子。

    阿冕覺得女子就是要像他母親這樣才好。

    阿冕也曉得別人家里頭後院是比他們家熱鬧很多的,一般人的父親有妻子還會有小妾,妾又會給他生弟弟妹妹。不過阿冕卻不覺得這樣好。他覺得自己家這樣才是正常的,才像是一個家。自己爹,自己娘,干嘛要再來一個姨娘?那算什麼東西?

    雖然阿冕才八歲,可他已經想著以後了,等以後他能成親了,他也要學他父親,就娶一個像他母親那樣的人,旁人看都不看一眼。

    娶妻麼,當然是要娶最好最能干的。

    馬車悠悠停在了茶館門口,阿冕小大人似的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而後直接上了茶館的雅間里。雅間周圍用雕花木板隔著,能听見外面的聲音,不過外面看不清楚里頭的人。

    這茶館也是自家產業,掌櫃也是認識阿冕的,一見他來了,立刻讓人照著規矩上了果點與茶水。

    茶館的台子上頭有說書人,不過他說的並不是什麼故事,而是每個月的新鮮事兒。

    跟阿冕一樣聚在這里听新鮮事兒的人坐得滿滿當當,不是為別的,是因為這茶館里的新鮮事兒不作假,而且因為陳家貨運十分繁盛的緣故,這邊大多幾天就能有一兩件新奇事兒傳來,讓人百听不厭。

    “……下月起便有小報發行……”

    阿冕听見這句話,有些好奇︰“小報是什麼?”

    小廝听了他的話又高聲問外頭︰“小報是什麼?”

    和他有一樣疑惑的還有外頭的其他人。

    茶館里的說書人是陳家聘的沒錯,可其實人還在官府掛名,走的還是官道,他口中的資訊也都是由官府那邊和陳家整合過的才公布出來的。

    而他口中所說的小報自然也是官府的意思,更是由官府親自操刀的。

    說書人解釋道︰“小報便是和我這兒說書差不多的,不過是寫成了字每月發出來的,往後就不僅只有新鮮事兒,還有朝中許多對下的變動也會寫明。”

    阿冕听了這個還沒什麼感覺,畢竟他還小,而長大的過程中又都在開明的環境里。剩下喝茶的不少人听了這個缺覺得有些感慨。

    這日子變化起來可真快啊,也就是這七八年的事情,一下日子就眼見著越來越舒坦了。

    阿冕喝了一肚子茶,又去撒了個尿,回來時小廝便問他要不要回家去。

    阿冕難得有這麼一天空閑自由支配的時間,哪里肯就這麼回去,因此一氣兒的搖頭。只不過要去哪里他又不曉得,只能坐在馬車里想了想。

    這一想就想起了他母親帶他去過的庵堂了,庵堂在城外人來人往的官道邊上,阿冕覺得那邊比杭城還另有一番趣味,便興沖沖要去。

    小廝攔不住他,便只能幫著將馬車趕出城去。

    庵堂相較于前些年已經又擴大了幾倍,庵堂里的許多小姑娘已經長到了十四五歲能說親的年紀了。

    這些小姑娘從小都是認字的,雖然不是說精通學問,可是白話都能懂,寫字看書不成問題,這在這個時候已經十分足夠了。

    她們之中的一部分留在了庵堂里幫忙照顧其他小娃娃,一部分則去了織布廠里做工。對于她們,庵堂並沒有什麼限制,要做工,那工錢也一樣結算,要嫁人,那庵堂也會幫著操持。

    馬氏一直照料著庵堂,她在前兩年生了一個孩子,倒是個兒子,婆家挺喜歡,又因為趙成松這幾年在外面幫著劉平南做生意,也日漸出息,婆家那邊還提了讓他們回家里去住。可不管是馬氏還是趙成松都不願意了,只逢年過節將禮數做足了,年關回去一趟頂了天。

    阿冕一路坐著馬車到了庵堂門口,可一見庵堂門口這麼些人又有些不願意進去了,兜兜轉轉又到了織布廠門口。

    織布廠的大門敞開,一輛輛馬車正在裝貨。空馬車進去,滿滿當當出來,一天到頭幾乎少有停歇的時候。

    阿冕坐在馬車上也干脆就不下去了,就扒著車窗往外看來來往往的馬車以及過路人。

    織布廠在四里八鄉可是出了名的,不過卻不再僅僅是因為這里多招女工這麼簡單了,而是能進織布廠的女工可都不簡單。

    以前說將閨女送來做工還有不少偏見,這些年卻也是越來越少了。且現在還興起了一股娶媳婦兒就娶織布廠女工的風氣。

    別的不說,女工的工錢,女工還能識字,這兩點就讓多少人羨慕了。而且這織布廠里只要是做得好,那還能不斷往上走,走出織布廠變成管事也是有先例的。

    阿冕歪著頭听見外面過路人說︰“豬肉又便宜了不少,以前天天吃肉和做夢一樣的,現在咬咬牙,每天吃一頓肉也不是吃不起了。”

    阿冕聞言便是抿嘴一笑,因為他曉得這杭城外頭最大的養豬場也是他家的。這算是他父親和他母親合開的,豬肉賣錢是一個,最主要是粉黛中也有不少地方要用刀這些邊角料。

    別說是養豬,牛羊和蜜蜂他們家里頭都有。

    阿冕掰著指頭算了算,覺得他們家就沒有什麼自己拿不出來的東西了。

    阿冕將腦袋枕在自己的雙手下面,口中哼著小曲兒看著馬車外的人來人往。馬車外面來來往往的人許多,他見著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娃拉著一個小女娃的手經過,一家人有說有笑的,心里忽然也熱乎起來了,阿冕沖著馬車外頭道。

    “阿明,咱們也回家去。”

    他也有妹妹,有父親母親,他們一家子也這麼熱乎。


第100章 第一百章 (番外二)

    夏秋相交, 杭城東山腳下的野物肥美,游獵正熱鬧。

    距離皇帝的新政過去已經有十五六年,宋國國力鼎盛,在如今所知的國家中還沒有哪個能夠與之匹敵的。這之後出生的女子幾乎從小便生活在十分寬松的社會環境中。

    像是游獵這樣的活動, 當下也有不少年輕女子在其中參與。

    半山腰處一個小姑娘看上去約莫不過十四五歲, 肩上背著一個扁擔, 額頭上已經沁滿了汗珠子。

    山路雖然不算陡峭,然而沾了泥塊便略顯得濕滑。

    阿蕁是家中的長女, 父母都過世得早,家里除了她以外還有兩個弟妹。好在如今女子出門做活也方便,要不然他們一家半大的孩子實在要艱難了。

    馬蹄聲從耳邊由遠及近, 阿蕁的余光一瞥, 只見一個俊逸少年郎一身華服騎在馬上正緩步而上,握住韁繩的手勻稱修長, 只是臉上少些笑,看著有些冷然。

    阿蕁一怔, 腳下沒留神,一下踏空,整個扁擔歪過去差點兒翻了。她低呼一聲, 連忙站穩,再听那馬蹄聲已經停了。

    阿蕁抬頭看去,發現前面那少年郎正勒住韁繩側身看向她這邊。

    一瞬間, 阿蕁的臉頰漲得通紅, 不知為何感到羞怯萬分。

    那少年沒有將阿蕁的窘迫當作一回事, 他轉頭與僕從低語了兩句,而後兀自繼續往前。那僕從調轉馬頭回來,到了阿蕁身邊便下了馬,又問她︰“這位姑娘,你這些東西要背到哪兒去?我們的馬車也要往上走,若是你願意,可捎你一段路。”

    阿蕁听了這話,便知道那是前面的少年郎授意,一時不知為何越發手足無措起來。

    阿蕁在僕從指點下將東西搬上了馬車外的座板上,隨著馬車往上走,阿蕁又看見了前面那少年公子哥的背影。她的心頭多跳了幾下,還沒等大動起來,忽然看見那冷面的小公子綻出笑容。

    本就是翩翩風度,一笑便更是讓人挪不開視線。

    阿蕁的目光跟上去一看,心中卻有些沮喪起來。因為那小公子騎著馬已經走到了另一位女子身邊,那女子朱唇明眸,騎著另一匹馬與小公子並駕齊驅,眉目間單說好看那是萬分不足的形容。

    都說東山旁有仙人,阿蕁覺得那姑娘看上去就像仙子,和那小公子實在是天生一對了。

    阿蕁叫住趕車的小廝,同他道了謝,其實還沒有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卻怕一會兒馬車與前面兩人相聚,自己越發自慚形穢,便干脆提前下了車。

    而要說前面的小公子是誰,卻正是今年剛滿十五的阿冕了。他已經就矮陳彥大半個腦袋,是個能擔事的年紀了。而他身邊那神仙一樣的女子自然也不是別人,就是林若青了。

    陳家本就富庶,日子過得好那不用說,更不提林若青自己便是處處謹慎養著的,如今兒子都這麼大了,她看著卻同剛嫁入陳家時一般模樣,說她是個不及二十的小姑娘,那也是人人都買賬的。

    她和阿冕走在一起,落入別人眼中自然看不出是母子。

    林若青坐在馬背上緩行,阿冕在旁邊跟著。

    旁人都說他和他父親有八分像,這就不僅僅是說外貌了,更是在商場上初露鋒芒的手腕。而其實有另外一重別人都不太知道,但也是事實的相似則在對待他母親身上。

    阿冕從小在家里被耳濡目染,無論是他的祖母,父親還是家里其他的丫頭小廝,個個都沒說覺得他母親嬌的,反而覺得就該那樣對待。阿冕學到現在,自然也覺得對他母親就該如此。

    “午飯已經讓人先去準備了,母親可有什麼特別想吃的?”阿冕已經變了聲,說話時的大人氣就更重了些。

    林若青的皮肉縴細白皙,陽光透過葉片稀稀疏疏地照射下來,打在她臉上像是給她度了一層光。

    她抿唇笑道︰“你弟弟們沒跟著來麼?”

    雙生子還不到十歲,正是最鬧的時候。

    阿冕跟著笑說︰“本來是想來的,後面父親給加了功課,便只能留在家里頭了,父親讓我先過來陪著母親,等下午他再過來接你回去。”

    “偏都是他壞了我的名聲。”林若青不悅道,“早上出門時我分明告訴他,若是不能一起來,下午我一個人回去也是一樣的,就他總是這般,不過是半個時辰的路,外人知道了便總說是我生性嬌貴,不懂體恤他了。”

    阿冕皺眉問︰“這話是誰說的?”

    林若青看他一眼,知道自己長子和他父親的性格相似,這會兒恐怕半點兒都不覺得這樣護著哪里錯了,只會覺得是別人話多。

    她干脆不言語,而後輕輕夾了一下馬肚子,策馬走到了前頭。

    這麼一番便到了將要日暮才下山。

    阿蕁站在半山腰處,她背上來的糖葫蘆還剩下一半,正發愁。

    山上下來的人馬多了起來,她盼著這會兒能不能多賣一些,省得囤積回去又浪費了。

    那輛送她上山的馬車也緩緩下來,連著那少年郎也騎馬與馬車並排行著。

    阿蕁的心又噗通通跳了起來。

    林若青坐在馬車里面,特意趕在陳彥還沒過來時便早些回去了。不過等行到半山腰處,她往車外看,便瞧見了山路邊上站著的阿蕁,以及她手中的糖葫蘆串子了。

    “阿冕,”林若青開了窗,“給我買一串去。”

    阿冕側耳听見,便點了頭,他翻身下馬走到阿蕁身邊︰“這位姑娘,糖葫蘆怎麼賣?”

    阿蕁聲音小小的︰“一文錢一串。”

    旁邊的小廝連忙從荷包中掏出一個銅板遞給阿蕁。

    阿蕁手忙腳亂地將糖葫蘆拿出來,心頭已經跳得飛快了,同時一股喜悅從心頭涌出,讓她心里甜絲絲的。

    結果阿冕拿過糖葫蘆以後徑直便將糖葫蘆拿到了馬車前,那馬車門在阿蕁面前半開起來,里頭坐著的不就是前面那個神仙一樣的姑娘麼。

    阿蕁心里的喜悅一下又全都涼了。

    “你若喜歡,我找人回家來做就是了,想什麼時候吃什麼時候便有了。”阿冕道。

    阿蕁听了心里越發難過,她一個孤女,他卻顯然是富家公子,說是雲泥也不為過的。

    林若青沒答,只說︰“快些回去,免得一會兒他又來了。”

    阿冕笑著應下,重新上馬護在馬車左右。

    阿蕁看著他們往山下去,心中酸酸澀澀。耳畔卻听旁邊站著的路人道︰“那是林家小姐吧?”

    “呵,什麼林家小姐,那是陳家商行的夫人。”

    “人家的生意也並不比陳家差,怎麼就要矮人一頭?”

    “這有什麼好爭的?我卻想說,上回親眼見著陳夫人還是五六年前了,這會兒一看竟然似沒變過一般,旁邊那是她的長子吧?兩人看著竟不像是母子。”

    阿蕁一愣,母子?

    “人家穿金戴銀,吃好喝好,不愁這不愁那兒的,哪兒會老?”

    “你這話說的,咱們城里富戶少麼,穿金戴銀吃好喝好的更不缺,不說富戶,便是尋常百姓家里如今不是想吃肉就吃肉麼,且五六年沒見過的還算短了,我記起十年前偶見過陳夫人一回,也和如今沒甚改變的。”

    “你倒是不看人家在家里過的什麼日子,”一個婦人對她身邊的婦人小聲道,“听說婆婆提起她也是交口稱贊,比親女兒還親,家里又沒有妾,更不說陳家老爺愛妻的名聲哪是一天兩天的?”

    “哪里只是丈夫愛護,你瞧瞧,方才過去的陳家長公子對待他母親又豈止是愛護兩字?”

    阿蕁這才听明白,也知道了剛才少年郎和那神仙一般人的身份,原來竟就是陳家。

    她目光追過去,還能看見方才的馬車。

    阿蕁心中一動,收拾了東西也往山下走。此時下山人多,馬車也行不快,沒一會兒便讓阿蕁給追上了。

    像是知道阿蕁累了似的,馬車忽然又停了下來。

    阿蕁意外,抬頭看去才發現逆著下山的人流,有兩人騎著馬過來,正好停在了馬車之前。

    騎在馬上的人和那陳家長公子長得有八分像,不過眉目之中的成熟氣度完全不同,正就是遲來的陳彥了。

    陳彥策馬行在馬車的另外一邊,正隔著窗戶和里面的人說話。

    林若青正含著半口糖葫蘆,見到他來了又嘆氣︰“不是說我直接便回去了,你過來做什麼?”

    陳彥笑望著她︰“早上沒能陪你過來已經不對,這會兒怎麼能再不來?”

    外頭的人流朝陳彥側目的已經有不少,林若青心里怪他,覺得自己的名聲越發要被陳彥這般不放心給害了︰“那你快點進來,別在外頭了。”

    陳彥從馬上下來進了馬車里,一進去便握住了林若青的手,卻沒想到摸到了一手粘膩的糖絲。

    林若青臉上露出得勝的笑容,沒想到陳彥非但沒有因此松手,反而將她柔嫩的指尖含進嘴里舔了一下,倒是讓林若青的臉猛然漲紅了。

    “登徒浪子!”

    “情不自禁。”

    日暮西山,馬車漸行漸遠。

[ 本帖最後由 向晴 於 2020-4-25 11:02 編輯 ]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已處理
幻想中的星星如同夢境般優美~~~叫我"幻星夢"~~~

TOP

回應 aaa22216 第 2 篇文章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謝謝協助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19 17:08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37356 秒, 數據庫查詢 8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