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主題由 - TiRaFiouS - 於 2020-8-21 22:28 關閉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77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悠然福至[重生]》作者:春至時和【完結】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288387&extra=&page=1


這篇文除了 正文 還有 番外篇

110章 番外一 未貼
111章 番外二 未貼


.........................................................................................
  
第110章 番外一
   

    何至出過一次車禍,昏迷了很長時間,最後醒過來了,而且恢復的很好,連醫生都說這是一個奇跡。

    雖然恢復的很好,但是在那之後何至就被當成一個琉璃娃娃一樣保護起來,他的身邊又被安排上保鏢,和容九悠一樣,也是兩個保鏢,這樣就可以一個隨時留守在車里,不讓人對著車做手腳,一個隨時跟著何至,不讓他被人傷害。

    何至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他的命,但是為了讓容九悠和林希祥等人放心,他還是接受了保鏢,反正當初為了防止張能文報復的那段時間接受過保鏢的保護,習慣了就好。

    不僅有人保護,容九悠還不讓何至太勞累,雖然知道何至對于開公司賺錢很有一手,但他還是讓何至量力而行,甚至給了何至幾份文件,把他名下的一切財產能轉到何至名下的就轉到何至名下,能一起擁有的就一起擁有了。

    “這些都是你的,我以後還會讓你的財富不斷的增加,你就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不要那麼勞累了。”

    容九悠抱著何至,擔心地說,他真的害怕了,怕何至再出什麼意外。

    何至能怎麼辦?只能同意啦!

    “好吧,我以後一定量力而行,只要累了立刻休息,哪怕千億現金在我眼前飛,我也不伸手讓自己累著。放心了吧?”

    “你記著自己說的話就行。”

    容九悠看著何至調皮的笑容,親了親他的嘴角,想能這麼看著他笑,就是他一輩子最大的幸福了。

    容九悠為了讓何至好好的休息,自己也盡力的騰出時間來陪著何至,除了偶爾的去國內國外的名勝古跡游玩,把京市和附近風景好的地方也走遍了。

    盛夏的天氣,難得有一天天氣不是那麼熱,容九悠和何至又一起出去玩,到了公園里,站在石欄邊上,看著那一片湖光,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眼中都是濃濃的甜蜜,不約而同的想起來那一年他們在這里游玩的情景。

    那一年何至還在上高中,因為風華的事情來京市,順便買房,把風華和買房子的事情都辦的差不多的時候,他想著來京市一次當然要游覽一下,照些照片回去給趙冰他們看看,所以就開始四處游玩,自然就到了這個風景優美的公園。

    那一天可能該著何至遇到的事情多,他先是幫著一個和父母走散的小朋友找父母,給他買小玩具,哄他開心,等到他的父母來接了他才離開。然後又踫到一個中暑的老人,幫著把人弄醒。後來還幫著抓賊,真是累的不行不行的,就在抓賊的時候踫到了容九悠。是周川幫著他把那個他抓的賊給攔住了。

    何至看著一旁走過來的容九悠,額頭上的汗水滑落到眼楮里,他眨了眨眼楮,眼前一片模糊,讓向他走過來的容九悠也顯的模糊了,但是在那片模糊當中,好像更加的俊美了,就像在一片雲霧中走來的神仙那樣。何至本來因為快束奔跑而跳動的飛快的心好像跳動的更加的厲害了。

    那個時候的何至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容九悠而心跳加速,還以為是跑的心速失常,不過後來他知道了。

    “你今天真的是挺忙的,來,擦擦汗。”

    容九悠遞給何至一方手帕,是深藍色的手帕,邊角上還有一個很簡潔的圖案,是銀白色的絲線繡上去的,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一個“九”字。

    男人隨身帶手帕的很少,但是容九悠會隨身帶,而且並不顯的女氣,反而讓人覺得理所當然,像他這樣的男人,就該有這樣一方簡潔又精致的手帕。

    何至接過那方手帕,不客氣地擦了擦汗,等擦完了才有些不好意思,手帕上全是汗啊,他笑了笑說︰“這手帕髒了,要不送我得了,我也不是女孩子,送個手帕不會成定情信物的,你放心好啦!”

    容九悠看著笑的燦爛又有些調皮的少年,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好,就送你了。”

    “那就謝謝你啦,相逢就是緣,而且咱們還是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相遇,你送我一塊手帕,我請你喝東西吧!那邊的冷飲很不錯。”

    何至也很高興能在京市遇到容九悠,他和容九悠也見過幾回了,每次都相處的挺愉快,所以也不客氣,相處的很輕松,再加上他知道容九悠很了不起,存著結交的心思,這次自然順其自然的請客。

    容九悠點了點頭。

    那個小偷被趕來的警察帶走了,何至他們坐著喝了一杯冷飲,然後又一起游園,何至說話風趣幽默,和容九悠相處的很好,容九悠的臉上好幾次都露出了笑容,是那種發自真心的笑容,而不是那種客氣的笑容。讓周川他們都很驚訝,想何至還真是放了容先生的眼。

    從公園出來,他們也沒有立刻分開,而是又一起去了別的地方玩,何至還買了一塊據說是能賭出翡翠的毛料,很便宜,雖然說是毛料,但是就是一塊石頭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何至還是買了,他就是買著玩,也想看看自己的運氣如何。

    後來這塊毛料里面還真的開出翡翠來了。

    “看來你的運氣很好,我的運氣更好。”

    容九悠听著何至說起當時的事情,笑著對他說,伸手握住何至的手,他的手上就戴著那塊冰種紅翡做成的戒指。

    何至笑的更燦爛了,靠在欄桿上,問︰“那個時候我們在這里被人照了一張照片,你後來寄給我,那個時候就很喜歡我吧?你是不是因為我樂于助人的精神才喜歡上我的?”

    何至覺得自己在這里做的幾件好事全都正好被容九悠看到,也真是老天爺幫他了,自己簡直比那種電視劇中那種溫柔的喂過一次流浪貓就被另一個主角看到的主角還要幸運,做了幾個好事都被看到了。他和容九悠就是有緣份啊,何至這麼想著,心里美滋滋的,覺得他和容九悠雖然都是男人,但是卻是天作之合。

    容九悠想到何至那個時候哄小孩的笑容,想到何至救助老人時的沉穩,想到他追小偷時的勇猛,承認自己當時真的很欣賞何至,但是他喜歡上何至並不是那個時候,而是最初的最初,他們第一次遇到的時候,覺得這個少年像貓兒一樣的時候,他就對何至上心了,只不過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而已。

    “一見鐘情?”

    何至听了臉紅了,但是心花怒放。

    站在這個位置上,容九悠和何至又照了一次相,這一次,他們兩人緊緊的挨著,容九悠攬著何至的肩膀,何至伸出一只手握住容九悠的那只手,而另一只手也拉著容九悠的手。兩人臉上都露出笑容。

    痛痛快快地玩了半天,去吃飯的時候,在飯店里,何至遇到了夏鳴。

    夏鳴看到何至和容九悠走在一起幸福的模樣,心里很失落,他想自己錯過了何至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了。

    夏鳴和何至說了幾句話,然後就去找他的家人了。

    “何至,我們結婚吧。”

    容九悠看著夏鳴走遠的身影,眼神若有所思。

    “啊?”何至瞪大了眼楮,不明白容九悠怎麼突然就求婚了。

    “我怕你跑掉。”

    容九悠說,他不是不相信何至,也知道就算結婚,也不能保證什麼,但是,他就是想要結婚了。

    何至眨眨眼,忍不住笑起來,但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想容九悠現在這樣真的好可愛啊,而這樣的可愛是因為自己,他就原諒他求婚求的這樣不浪漫了!

    就這樣,很快容九悠和何至的親朋好友們就都接到了一份請柬和一張飛機票,迎接他們的是一場盛大的婚禮。


第111章 番外二


    春天的午後,剛剛下過一場雨,讓本來就是讓人格外賞心悅目的嫩綠色樹葉子更加的清新水靈,雨過天後的陽光也格外的燦爛,天空一片湛藍。

    容九悠和何至帶著人走在牽牛莊中學里,回憶著當初他們在這里相遇的情景,那情景清晰的好像就發生在昨天。

    當年的老師還有幾個在,因為容九悠和何至這次贊助了大筆的錢讓重蓋新樓,何至又是當年從這里走出去的狀元,容九悠也一看就是大老板,所以都很熱情殷勤的要陪著他們逛校園,被何至他們拒絕了,連校長也沒讓陪同。

    今天並不是放假的日子,但是他們來的時候正是學生上課的時候,學校里面並沒有多少學生,倒是操場有一個班的學生在上體育課,正在測短跑,一個一個的像小鹿一樣青春洋溢。還有一些正站在樹下聊天,笑容燦爛。

    “當初我就站在那邊的樹下和人聊天,然後就看到你了,當時我就想這人怎麼出現在這里啊,他根本就不該是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人啊,難道是在做白日夢?”

    何至笑著說,當時他表面雖然沒表現出來,但是心里確實是很驚訝。

    容九悠一笑,想那個時候的何至笑起來就像現在一樣的燦爛,只是那個時候他看到自己,和自己說話很客氣,那個時候他們又怎麼會想到最後兩人會是一對戀人呢?現在回想起來,好像那個時候的相遇都是浸著糖一樣的甜蜜。

    “那個時候你就很高,我和你站在一起還得後退兩步才會覺得不用抬頭,我就想著一定得努力的長高,最好和你一樣高,結果現在你還是比我高。”

    何至看著身邊九頭身的容九悠,心里羨慕嫉妒恨啊,雖然他現在也不矮,但是還是很羨慕容九悠。

    容九悠又是一笑,說︰“你現在這麼高正好。”

    何至撇撇嘴,正要反駁他,就看到不遠處旁邊站著的一個人,那個人正看著他們,面無表情,發現他看著他了,一轉身走了。

    那個人是張德生,當初何至在這里上學的時候,押題賺錢還讓他很生氣,後來還搶了他班上第一名的位子,更讓他生氣,因為影響到他的教學成績了,那個時候他正想著從這個學校調走。

    後來張德生還是調走了,和何至的班主任張紅霞一起調到了鎮上的中學。這次何至不但給牽牛莊中學和縣中學還有他念過書的小學捐了錢蓋樓,也給鎮上的中學捐了錢,就因為張紅霞在那里任教,對于這個當時對他很照顧的老師,他還是很尊敬的,所以即使沒在鎮中學上過學,還是一樣捐了錢,還指名見了張紅霞一面,就是為了給張紅霞增加一些成績,讓她以後的工作會更順利。張紅霞听說何至要來牽牛莊中學,就告訴她張德生又被調回到這里了。

    說調是好听的,其實是張德生教學太粗暴,他有一個學生受不了,鬧了一回自殺,鎮中學不要他了。他又只能回到牽牛莊中學了。

    之前見到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們,沒看到張德生,何至也沒想到他,沒想到在這里看到了。

    何至也沒多想,他們只是有些小矛盾,又不是仇人,也不是他關心的人,與其把心思放到張德生身上,不如快快樂樂的和容九悠說幾句話。

    張德生卻轉身就打了電話給趙春娟。

    “春娟,你那個有本事的大兒子回來啦!現在在學校,不過估計一會兒就走了,你還不想法子見見他?你看你現在過的日子,找找他哪怕要些錢也能過的好些啊。我是不過去了,他身邊跟著人呢,你是他親媽,你找他,他也不能把你怎麼樣。”

    張德生調到鎮中學後又被調回來,心時一直有怨氣,覺得就是因為何至沒事弄什麼押題,自己還學習那麼好,讓張紅霞也能調到鎮中學,在那里還壓了他一頭。要是張紅霞沒去,他也不會壓力太大把學生逼的太緊,讓學生受不了要自殺,就不會被鎮中學趕出來,不用再回到牽牛莊中學。繞來繞去,他就怪到何至頭上了。後來張德生還和趙春娟好上了,听著趙春娟罵何至,他更覺得何至不是東西。

    現在見到何至,見何至那麼的風光得意,他拉不下臉湊上去,知道湊上去也沒什麼好處,所以就給趙春娟打電話了。

    趙春娟立刻說︰“知道了,看我找到這小崽子好好的讓他孝順我的!”

    趙春娟和何保國從牢里出來後兩人就不像從前那樣恩愛了,天天吵架,後來都動上手了。趙春娟就是受傷了去醫院,正好遇到張德生,因為原來兩個兒子都在張德生教書的學校上學,他們也認識,這一聊天,就聊到一起去了。

    何保國也是不知道趙春娟給自己戴了綠帽子了,依然和趙春娟過著吵吵鬧鬧的日子,努力琢磨著怎麼賺錢,他不甘心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他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過上有錢的日子,連何至那個小崽子都能,他為什麼不能?!但是現實總是給了他一個打擊之後又一個打擊,打擊越多,他就越不甘心,越混越慘,然後回來就和趙春娟吵架打架。

    趙春娟心里總是暗暗的嘲笑何保國,想他當年能和她一起給何明戴綠帽子,害的她和何明離婚,失去了何至這個搖錢樹一樣的兒子,現在還敢罵她打她,她就敢給他也戴綠帽子,這是他的報應!

    趙春娟不是沒想過找何至去要錢,但是開始她是忌憚著何至知道她很早以前就和何保國在一起,怕他把這個事說出來,當時她寶貝兒子何有為正和何明父子情深呢,她擔心這個事影響了她兒子在何明心中的地位,擔心何明懷疑何有為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影響兒子從何明手里弄錢,所以她沒去找何至。後來何明知道何有為不是他的兒子了,她再不怕何至拿這個事威脅她了,她想去找何至要錢了,結果卻發現找不到何至了,別說京市那麼大她找不到,就是何至回到老家來她都摸不到他的影兒!

    現在可算知道何至回來了,趙春娟決定要讓何至履行贍養她這個親娘的義務!

    何至和容九悠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學生突然跑過來,把張德生打電話的內容告訴何至他們了。原來張德生回到這個學校里以後雖然對學生的態度表面上好了許多,但是有時候還是很不好,這個學生就被張德生用言語擠兌過,心里很討厭張德生。听到張德生講的電話,又看到正在校園里面的何至一行人,自然就聯想到一處了。他就跑來給報信兒了。

    “謝謝你。”

    “不用謝,我知道你們一定是有本事的人,要是能把那個張德生弄出學校就太好了,要是不能,不讓他如願我也高興!”

    那個男生說完,摸了摸腦袋,笑了一下,轉身跑了。

    何至嘴角露出笑容,心想這個張德生,本來他們沒什麼仇,他也不打算理他,但是現在,他不會放過他,就如剛才那個學生說的,把他趕出學校吧,這種人不配為人師!

    何至讓人去調查張德生,他想著這個張德生怎麼和趙春娟說話這麼親近呢?直接□□娟,連姓都不加,感覺有些怪,想到趙春娟有出軌的前科,何至自然就想到那方面去了,心里一陣的惡心。還是讓人去調查了。

    衛強很快就把他派出去的人調查的結果告訴了何至,說趙春娟和張德生果然有那種勾當。

    何至揉了揉眉心,雖然他心里早就不把趙春娟當媽了,可是趙春娟確實是他的親生母親,有這種媽,他真的覺得挺丟人。當初趙春娟和何保國在一起她還能說那是真愛,現在呢?這也算真愛?!

    容九悠看著何至煩躁的模樣,心里對趙春娟也很是厭惡,抱著何至,親了一下他的眉心,說︰“這個事交給我吧,你不用管了,不用為這種人頭疼。”

    “不用,我自己處理,既然她是我的母親,就由我來處理!”

    何至知道容九悠能處理好,但是他不想讓容九悠沾手,為了這種人,不值的容九悠出手。

    何至自己安打排人,讓趙春娟和張德生的私情曝光了,何保國勃然大怒,把趙春娟狠狠的打了一頓。張德生那邊更慘,他老婆要和他離婚,孩子不認他了,學校也把他給開除了,更是被何保國給打了一頓。

    趙春娟被何保國打,氣的要離婚,但是何保國可不放過她,他可沒忘了趙春娟還有何至這個會賺錢的兒子,要是和趙春娟離了婚,他這個曾經的繼父可一點便宜也佔不到。所以他就算厭煩了趙春娟,也不願意離婚。

    就在何至想著怎麼再讓他們更慘些,慘到不敢來找他的時候,有人出手了,根本不用他再想辦法。

    趙春娟突然遇到了曾經在牢里認識的朋友,看到她被打很同情她,帶著她一起搞事業。

    何至正讓人盯著趙春娟呢,自然也清楚這個情況,一調查,發現趙春娟的這個獄友辦的真不是什麼正經的事業,是搞傳銷。知道趙春娟很快沉迷于這項活動中,何至心想她也是真是自己作死,都不用他送她一程了。

    趙春娟不但自己參與進去了,還拉上了何保國,知道離婚不容易,她還是想著和他繼續好好過,所以有這種好事她也不能落下他。

    這兩口子正做著發財的美夢,就被打醒了,兩人又一起被抓了,因為他們是這個團伙里的主要人物,所以又要在牢里吃上不少年的飯了。

    何保國和趙春娟能在短短的時間里面爬的那麼快,還是何至使了一把力,讓人給這個團活里的人透了一點兒信,說他們有一個有錢的兒子,到時候可以拉下水。所以這個團伙里的人才會讓他們當核心人員。結果因為成了核心人員,兩人被抓的時候判刑也很重。

    何至想著讓他們坐牢,自己就能清靜幾年,等他們出來後還想找自己,就再想辦法,他不愁想不出辦法來,對于折磨他們,他有無數的辦法,就當成給上輩子的自己報仇了!他不會讓他們輕易的死,那太便宜他們了。

    辦這些事情自然不是一天就能辦成的,何至一步一步的安排下來,他說一句,自然就有人幫著他去做,倒也不費他的事。

    在這期間,何明也跑來找過何至。

    何明在李家破產之際也撈了一把,加速了李家的破產速度,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對不起李家,覺得那是他應得的,覺得那是明莉欠他的,誰讓她給自己戴綠帽子,讓自己當便宜爹?!和明莉為了錢大吵大鬧一頓之後,終于離了婚,然後他就開始全心全意的對著巴結討好他的何有為好,覺得這個兒子雖然沒有何至能干,但是總算是個有孝心的。結果何有為卻把他的錢全給卷走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何有為不是他的兒子,而是何保國的兒子!

    何明氣急敗壞,和何保國趙春娟他們打架,卻打不過他們,明面上他認栽了,但是後來趙春娟遇到的獄友就是何保國給攛掇過去的,他知道搞那個可不是好事。不等何保國他們被抓,他就找到何至了,想和何至重新當父子。

    “何至,我已經知道了,那份斷絕父子關系的協議根本就不合法!就是去了法院,你也還是我兒子,我還是你爸!你現在又有錢又有名,也不想背上一個不養親生父親的名聲吧?所以,咱們還是當一對好父子吧,只要你孝順我,我以後肯定不給你惹事兒。也不用多給,你把你爺爺給你的別墅讓我住,再讓我去風華或者君至上班,當個經理什麼的,這就行了。你覺得呢?”

    何明覺得風華和君至肯定是何至的,就算沒證據,他也這麼確定,如果不是這樣,趙建明和趙君卿他們怎麼就對何至那麼客氣那麼恭敬?看何至現在這通身的氣派,就不像個普通人,一定是個大老板!

    何至就知道自己這個爸爸會這麼無恥,他早就有對策了,從簽那份協議的時候起,他就想到了這一天。

    “就算沒辦法斷絕父子關系,你也別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好處。”何至冷笑,“就算我應該給你贍養費,到法院上,也只會判我按著咱們這里的人均生活消費水平給錢,幾百塊錢就夠了吧?你想要別墅,想進風華和君至?做夢比較容易一些。還有,在這之前,請先把我爺爺給你的那套房子還回來。協議上可是寫的清清楚楚,只要你不承認斷絕父子關系,想讓我養你,那你就得把房子還回來,或者還回房子現在所值的錢也行。到時候,那房子所值的錢給你養老到一百歲,估計都用不完啊,我還能剩下一些,挺劃算啊!”

    何明傻眼,怎麼也沒想到還會這樣,他不禁大罵何振強,這個死老頭子到死還擺了他一道!

    何明跑去找律師詢問,得到的答案確實和何至說的一樣。

    何明這邊算是消停了。

    何至想著這個父親上輩子沒管過自己,這輩子,他也不會管他,就讓他們這麼形同陌路吧。

    趙冰知道何至解決了他的極品父母,很為他高興,嘆息著說自己家這邊也才剛剛清靜了一些。

    趙冰的叔叔趙建堂當個公務員,可是一直爬不上去,也挺著急,結果走了歪路,直接被拍到牢里去了。錢多弟心疼小兒子,找趙建明鬧了好幾回,後來知道小兒子沒法子救出來了,就向趙建明要錢,說要防老。趙建明見她獅子大開口,這些年本來就寒了的心更加的厭煩,只願意給基本的贍養費,讓別的挑不出理來就得了。錢多弟就總來鬧,把趙冰他們煩的不行,後來還是猛刀幫了親家,讓人出面,把人給嚇回去了。

    何至听了,心想趙家那群極品比自己這邊這些好對付多了,否則他也請猛刀幫忙了。

    猛刀現在還在追著趙君卿跑,但是趙君卿被傷了一回,可不是那麼容易追的,猛刀還有的追。

    何至想到猛刀讓他幫著在趙君卿面前給他說好話的情景就想笑。他覺得猛刀對趙君卿真的不錯,為了給趙君卿出氣,可是沒少折騰余鳳那家人,林佳豪雖然還是結了婚,但是卻被他的妻子給抓住了把柄,壓的死死的,過的並不是很幸福。而因為他們一家子的雞飛狗跳,林希祥也和他們關系淡了,後來更是明言他的財產和他們沒有任何關系。事實上,林希祥已經決定他的財產除了一些做慈善,剩下的全給何至。猛刀也沒少跑去向林希祥說林佳豪的不好,要不是看在他是何至的朋友份上,林希祥都不想見他了,後來告訴他何至是他的繼承人,猛刀才不去煩他了。

    所以說,猛刀對趙君卿真是不錯,照這樣下去,他一定能把趙君卿感動,只是時間的問題。

    說起來何至覺得自己身邊喜歡同性的朋友雖然不多,可是也不少,除了猛刀,還有肖雄和蕭然,這兩個現在已經修成正果了,中間還多虧了顧成行,白雪還是和顧成行分手了,因為顧成行還是喜歡蕭然,白雪不願意自己的男朋友心里有別人,而且還是個男人。顧成行又去找蕭然了,發生爭執,肖雄差點兒出了意外,好在有驚無險,倒是促成了肖雄和蕭然,而顧成行離開了。

    何至想也許上輩子肖雄就出了意外吧,所以蕭然最後找的別的男人。不管是不是,反正這輩子不會是那樣了。

    何少華也看上一個姑娘,居然是邵紅!

    邵紅卻看不上何少華,既因為何少華的性格和她不合,又因為何少華的家世太高她覺得攀不起,還因為他和何至的關系。所以邵紅跑到別的城市去工作了。何少華忙著去追人去了。

    “何至,邵紅原來喜歡你,現在因為你不喜歡我,你得來幫幫我啊!我可是你哥啊!我是一直護著你的哥啊!你不能不幫我,否則我就天天當你和容九悠的電燈泡!”

    何少華是真急了,都威脅上了。

    何至呵呵一聲,不理他了。

    何少華又來電話,這回說好話,然後他又給容九悠打電話,對他說只要何至幫忙,就一下子解決了兩個麻煩,就是邵紅這個前情敵和他這個電燈泡。容九悠自然是不理他,不過卻告訴了何至。

    何至想著何少華對他的幫助和愛護,還是決定幫幫她,但是一听何少華說的城市名字,他就不想去了,因為那個城市正是何至上輩子去世的地方。

    也許是日有所思吧,晚上,何至做夢了,他夢到了上輩子的事,不但夢到了活著時候的事情,還夢到了被車撞之後的事情。

    何保國他們接到他出車禍的消息後,來到那個城市,把他的東西只要是值錢的全都給拿走了。然後還要那個撞他的司機賠償,哪怕他是過錯方,他們也讓對方賠償,對方家里很有錢,重名聲,只能拿錢私了。何至看到何保國他們拿到錢後的笑臉真是恨極了,但是後面的事情讓他高興的哈哈大笑。那個撞他的人找了道上的人,把何保國一家給打劫了,不但把他們的錢給搶光了,還打了他們一頓。後來他們好不容易養好傷,回了老家,倒霉事一件一件的來,很快就沒錢了,何有為還離了婚,對方生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何有為整天就知道玩游戲,結果玩的入迷了,出門一次,居然身上帶著刀子,把人給捅了,被判了死刑,何保國和趙春娟天天吵架。一家的日子過的很不好,然後去搞了傳銷……

    何至醒過來,發現容九悠正擔心的看著他,他才知道這是個夢,但是夢里的情景卻是那麼真,他想這就前世的結果吧,這是上天在告訴他上輩子他死後那些對他不好的人也沒有好下場。

    何至想自己真的不需要再害怕,他決定去那個城市了。

    做好了決定,何至抱著容九悠又安然入夢。

    去往機場的路上,何至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猛刀打來的,說是調查到何有為的下落了,何有為卷了何明的錢跑了之後,到了另一個城市,然後被別人給打劫了,尸體剛剛被人找到,確認了是何有為。

    何至放下電話,看著車窗外的天空,想雖然和上一世不一樣,但是他們也全都得到了懲罰,而自己現在過的很好,不但完成了自己所有想要完成的理想,還有了一個世界上最好的愛人,他真的很幸福。

    何至握著容九悠的手,想從前,那些仇恨就不是他人生中的重要部分,以後,更是微乎其微,他只要牢牢的抓住手中的幸福,愛著身邊這個人。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正文 #22 內容重複貼文


重複貼內容如下
.........................................................................................
“廢物!”

    李水根狠狠地把手堛熙灝拍到紅木茶幾上,氣的胸口不住起伏。

    那張報紙上正是關於華勝服裝公司盜竊風華服裝設計圖的事情。

    李水根這聲廢物罵的是何明,他本來就不滿意明莉嫁給何明,覺得何明沒有身家,現在何明還鬧出這麽大的事,讓他們李家丟了這麽大的臉,他真是忍不住了。如果不是何明被抓起來,他肯定立刻把何明叫到面前臭罵一頓,然後把這張報紙扔到他臉上,讓他滾出李家,以後再也不要想著進他們李家的企業工作。可現在何明不在,他只能幹發火,對明莉和妻子他是不能發火的,誰讓她們有靠山,他還不想得罪唐家。

    明莉也覺得何明這次做的事有些廢物,但是到底是她丈夫,現在他們夫妻是一體,她怎麽也得想著法把他撈出來。

    “爸,您先消消氣吧,如果把您氣個好歹,我們心堨i過意不去。”

    明莉聲音軟軟地勸道,一副乖女兒形狀,眼睛看向她媽,讓她媽勸一勸。

    明母立刻去給李水根倒茶,幫著他撫後背,說著勸解的話。

    李水根的氣總算消了一些。

    李洪民,也就是李水根的二兒子說:“爸,這次妹夫可是給我惹了□□煩,華勝這次不但名聲被抹了黑,還要賠錢並且公開道歉!當初我就說不讓他進公司,結果妹妹一說,你就同意了!現在好了,這麽大的損失啊,他擔的起嗎?!”

    李洪民見明莉板了臉,立刻對明莉說:“妹妹,你別怪我說話厲害,你也清楚這次損失多大。當初你進公司我不反對,你多聰明伶俐啊,進了公司也能當我的好助手。可是你老公那實在是不行,事實也證明他不行。妹妹你以後要是願意留在公司堙A那就繼續留,不過你那男人我是實在不能再留了!”

    明莉見李洪民給自己留了面子,也不好再說什麽,悄悄地看了一眼坐在李洪民旁邊的李洪軍。

    李洪軍是李水根的大兒子,服裝廠不歸他管,他管著另一家公司,不過現在也沒分家,這服裝公司出了事他也過來了。

    “二弟,你也消消氣,現在不是怪罪誰的時候,都是一家人,咱們得先把妹夫弄出來啊,要不妹妹還帶著個孩子多可憐?你說是不是?”

    “多謝大哥體諒。”

    明莉對李洪軍笑著說。

    李洪民心婼|了一聲,想這個老大真是狡猾,這個時候討好明莉,真不是他管著的公司出了事啊!他一來氣,皮笑肉不笑地說:“行啊,大哥去撈妹夫,我忙公司的事情,咱們分頭行事!弟弟這媮棜n煩勞大哥一個事,等妹夫出來後就讓他去你那堣W班吧,我這媢磞b是不能留他了,他名聲在這一行已經壞了,再留下去我實在是沒法和外界交待了。妹妹,你也體諒一下二哥吧。你在公司上班我是舉雙手歡迎!”

    李洪民也不敢把明莉得罪狠了,畢竟她身後有著唐家。

    明莉微微皺眉,看向李水根。

    李水根卻在低頭沈思。

    李洪軍也不樂意何明到他的公司來上班,不過他不著急,因為他早就和老爹李水根說過他的公司不可能接收何明。至於明莉那堙A明莉也不會把李水根安排到他的公司堶情A說起來明莉和他是一夥的,當初明莉和何明去華勝還是他們一起商量過後才決定的,就是想去那塈滮G弟李洪民的權力分散,以便到時候他們爹退下來的時候他這個當大哥的能順利接棒。

    李水根說:“這個事以後再說,先把人弄出來吧。洪民,你去和風華那邊好好的談,盡量把事情別再鬧大了,現在已經夠丟人了!”

    李洪民見沒能把何明塞到大哥公司的事定下來,心堣ㄩ◎N,但是對李水根的話也只能點頭答應著。心媟Q著反正李水根別想再進華勝!至於明莉,他就當個菩薩一樣供著,能拉攏最好,如果不能,那就利用一下也行,一個女人,一個自作聰明的女人,真以為他會被她架空權利嗎?!

    何明現在被關押著,心堣]很是懊惱,想怎麽會這樣呢?明明一切很順利啊。

    何明在聽了何至的話之後就動心了,他早就買通了風華的一個助理,以前就是幫著說說風華堶悸滷〞p,還有調查那名天才設計師的所在。這次他就讓那個人把設計圖偷了。在知道了風華開發布會的準確日期後,搶先悄悄開了發布會,告風華剽竊。他想著這樣就能讓風華受損,而那名設計師也能被逼出來為他們所用。但是想的挺好,事實卻打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抽的他頭暈眼花。風華的服裝發布會已經在省城開過了,這次是在市埵A舉行一次,在省城那次比他們華勝要早!不僅如此,風華還拿出來足夠多的證據證明這些服裝是他們的設計師設計出來的,更有他們華勝買通了人去偷風華的設計圖的證據,鐵證如山,他被牽扯在內,落到了現在這個境地。
.........................................................................................

[ 本帖最後由 向晴 於 2020-5-15 23:28 編輯 ]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28 00:42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6995 秒, 數據庫查詢 8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