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BL向] [正文] 《K先生的宴會》

#地下二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身上血跡斑斑的少年一手護著腰,一手拿著刀指向對面兩名同樣神情戒備的少女,看起來才剛經歷了一場惡鬥。幾人下樓後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場景。

「住手!」女僕長大聲喝斥,她認出千葉隼人手上的刀原本屬於巧巧,神色不愉地看向被莉莉護在懷中的巧巧。「怎麼回事?」

察覺到女僕長語氣裡的責備之意,巧巧臉上流露出一絲委屈,忍不住開口辯解道:「我早就覺得這群人奇奇怪怪的,闖入酒窖的人肯定就是他們!剛才抓到他跟蹤姐姐所以我——」

「難道不是妳們先擅自行動嗎?」女僕長只一句話就讓巧巧閉上嘴,而莉莉也沒有逃過女僕長的訓斥:「還有妳,莉莉。我知道妳向來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這次應該是巧巧的主意,妳怎麼就放任她這樣胡來?」

趁著她們正在說話,顧深幾人趕至千葉隼人身邊關心他的傷勢,同時也解釋了會與女僕長一起來到這裡的緣由。

一分鐘前——

「嚇到你們了嗎?不好意思,巡夜到一半油燈突然就不亮了……」

女僕長自然也發現了兩人的害怕,她稍微解釋幾句。「我也有聽到尖叫聲,正要回房間就碰上你們了。」

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但顧深還是沒有放下防備,將溫祈酒和錢龍煌都護在身後。幾人正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時,突然有幾聲響動從他們原本要去的方向傳來。而女僕長已經越過他們,快步走下樓梯。

三人也只好跟上,隨後就有了剛才的場面。

「那你們這邊是……」顧深還未說完,突如其來的東西落地聲打斷了他。像是什麼沉重的東西被推落在地,發出「咚」一聲悶響。

酒窖的鐵門緩緩向外推開一條縫,所有人的視線不由得被吸引過去。

一股異香從裡擴散出來,頃刻間充滿整個地下二層。

顧深只覺得鼻腔內都被濃烈的香氣籠罩,像是花香又像是別的什麼,伴隨而來的還有越來越濃的睡意,他試圖掐自己的大腿以保持清醒,但卻發現自己四肢虛軟,壓根使不上力,眼前視線逐漸模糊。




在所有人陷入昏迷後沒多久,一陣不疾不徐的腳步聲響起。

來人走下樓梯,看見躺了一地失去意識的人有些驚訝,接著就聞到空氣中還未散去的酒香。

「哎呀。」那人無奈地笑了笑。「這可真是……」

[ 本帖最後由 voldy1231 於 2020-6-30 01:45 編輯 ]

TOP

顧深#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顧深睜開眼,入目的是這幾天已經看熟悉的天花板。陽光從窗簾縫間鑽了進來,照亮室內。

他扶著依舊有些昏沉的頭,坐起身就看見錢龍煌好好地躺在旁邊,而正對著床的沙發上溫祈酒也正在沉睡著。

沉靜的睡顏讓顧深一時有些恍惚,彷彿半夜並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他們就這樣一覺到天明。

接著視線一轉,就看到另一個沙發上千葉隼人閉著雙眼,眉頭微皺,看上去似乎不太好受的模樣。

他連忙走下床去查看對方的情況,此刻也顧不上什麼隱私問題了,顧深解開千葉隼人的衣服,發現他身上的傷都被塗抹了藥,雙手及腰側更是纏上一層繃帶。

也許是昏睡時無意識的動作讓傷口又裂開了,繃帶透出微微的血色。

[ 本帖最後由 voldy1231 於 2020-6-30 01:43 編輯 ]

TOP

溫祈酒#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自從來到副本裡溫祈酒沒有一晚睡好,那神秘的香氣反而讓他陷入深沉的睡眠。

雖然沙發很大但他還是維持蜷縮側躺的姿勢睡覺,彷彿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像顆蠶繭似地一動也不動地躺在沙發上,要不是有規律的呼吸,恐怕會讓人誤以為死掉了。

即使顧深起床的動靜也沒有讓他醒過來,他依舊沉浸在睡夢中。

TOP

千葉隼人#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利刃、血跡、疼痛——

  隼人驀地張開眼,對上顧深的視線,花了些時間才平緩下氣息,搞清楚自己此刻身在何方。

  鼻腔裡充斥著別人家棉被那種陌生又乾淨的氣味,和熙的陽光正透過薄薄的窗帷照進房裡。

  他們回到了二樓客房,顧深和錢龍煌的房間。

  隼人瞥向一旁睡死過去的溫祈酒和錢龍煌,在眨動眼簾的那瞬間眼底浮現出與面前安逸情景大相徑庭的驚險畫面。

  當時那種逼迫感幾乎就要再次襲來,所幸隼人及時把注意力投到別處上:「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嗎,我只記得——」他皺起眉嘗試回想起更多事,然後肚子上被包紮好的傷口又隱隱痛了起來。「酒窖……開了門。」

TOP

錢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ystar
錢錢一直被顧深護在身後,先是聽見女僕長的聲音,接著就看見狼狽的隼人,以及沾滿血的側腹部,沒有想到會看見這樣的畫面,整個人有點被嚇到,不是片場的血漿味而是真真實實的鮮血,案發現場的衝擊讓他的反應變得遲鈍。

緩緩地轉頭看向抱在一起的兩個女僕,實在是無法想像這兩個看似無害的女孩竟能做出如此兇殘的事。

身體無意識地跟著顧深走向隼人,回過神來,正想著等等要拿出治療的紅色黏液就聞到了很香很香的味道,身體突然的放鬆,在倒下之前還想著好險沒有靠隼人那傢伙太近,不然…想到一半他就失去了意識。

前一晚的緊繃情緒讓沒有睡飽的錢錢睡得更久,像是做了一個很棒的夢,熟睡的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
小星

TOP

顧深#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嗯,確實開了。」

然而沒等他看清酒窖內部就被迷暈了,失去意識前好像聞到了什麼……

顧深一頓,發現自己竟然回想不起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味道,只隱約記得那是股異常濃郁的香氣。

不過這也不是當前該注意的事情,他指了指千葉隼人的腰側。「先處理這邊的傷口吧,不然行動上不方便。還有你的手是不是也受傷了?我這裡有一瓶藥——」

顧深想起自己上一場副本有獎勵外傷用的什麼黏液,他掏出來看了看,是一罐小小的玻璃瓶,媕Y粉紅色的黏稠液體正在緩緩流動著。

才剛轉動瓶蓋,兩人就聞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奇怪味道從中散發出來。

顧深對上千葉隼人的視線,沉默了片刻。

「嗯……輪迴鏡的東西也會過期嗎?」

[ 本帖最後由 voldy1231 於 2020-7-4 03:27 編輯 ]

TOP

千葉隼人#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在聞到濃烈臭味那一刻,隼人把停在嘴邊的那句「我也有這瓶藥」連同膽汁一併吞了回去。

那是一股完全陌生、奇特到讓人難以辨認那到底是過了使用期限還是純粹本身就這樣臭的氣味。

「……謝謝。先試一點看看甚麼效果。」隼人語帶遲疑地拈了一小坨黏液,抹在手背一處輕微擦傷上,傷口隨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TOP

溫祈酒#二樓房間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原本甜美的夢境場景突然出現了巨大的怪物,張大嘴追在溫祈酒身後,從滿是利牙的大嘴裡還散發了可怕的臭味。

他猛地驚醒坐在沙發上喘氣,腦袋還是半夢半醒的狀態,尚未來得及思考當下在哪裡,就聞到旁邊傳來一股惡臭,他轉頭看向顧深和隼人。

「那、那是什麼味道?」眼裡還有幾分茫然。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7-6 13:33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223860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