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BL&GL書庫) 麻煩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80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第一夫人》作者:君太平【完結 番外】(長文)

http://ds-hk.net/thread-271724-5-1.html

番外有缺漏  26~30章節



番外。26

    小老虎身體底子各項全優。身體素質好,說話說得早,走路走得早,腦袋瓜子懂事兒更是早,一歲不到就知道跟他爹搶媽媽的注意力。

    小小老虎相比下來,就算“正常”多了。

    他身體素質比不上哥哥,抵抗力不行,生病時常事兒,十個月就開口叫了爸爸,但是除了那句爸爸,之後兩三個月都沒再學會新的詞匯,雖然早早的就能把著床沿椅子什麼的站起來,但是他真正能丟手肚子走路的時候,已經是一歲一個月了。

    不過兄弟倆的腦袋瓜子都一樣,遺傳至兩個高智商的爸爸,都相當彪悍。

    六七月份的濱海溫度已經很高了,學會走路的小團子穿著那些色彩漂亮的衣服褲子,襯得他那身白乎乎的藕節子小胳膊小腿兒,讓人簡直愛不釋手。

    不管誰看著,都想抱抱他,可是學會走路的小團子不稀罕人抱,他要想下地走路的時候,連衛東和陸斯遠去抱抱他他都不樂意,委屈著一張小臉扭著小身子,不樂意就是不樂意。

    兄弟倆表達自己不滿不樂意的方式有些不同。

    小虎子要是不爽不願意,他一般都是繃著一張臉,讓人自動退避三舍。小小老虎正好反著來,他是撒嬌賣萌一起上,哄得人心軟乎乎的心甘情願的順著他的意思來。

    對于這個愛撒嬌賣萌的小東西,全家上下男女老少皆被通殺,沒誰能免疫,只要一看到他那可愛的小表情小動作,簡直恨不得抱著啃上兩口。

    惹得一家人常常笑翻,直言這個小東西是不是抱錯了。

    這個小東西真的是一點也不像他們衛東和陸斯遠這兩口子,長得不像,性子不像,脾氣和這撒嬌的小德行更是跟他們兩人不沾邊。

    別人家養個孩子不是雞飛狗跳,就是悲春傷秋,再不濟也有長吁短嘆的時候,可是衛家養這兩個孩子,幾乎全是笑聲,特別有了這個小小老虎這個樂呵呵的笑娃娃之後,屋里屋外全是笑聲,樂得前仰後翻的。

    就算是小不點生病不高興,他都能惹得一家人哈哈大笑。

    白天的太陽大溫度高,外面曬人,家里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小家伙只能關在屋里這里轉轉,那里摸摸,一整個屋子都轉遍了,時間就差不多到點了。

    外面的太陽下山,溫度漸漸地降下去了,小小老虎就要拽著人往屋外走了。

    早上下了一場小雨,下午太陽才冒出雲層,小家伙上午趁著沒太陽的時候在園子里溜達了一圈,下午也就沒有以往在屋子里關了一天的煩悶了。

    他坐在地毯上,玩著自己的小玩具,一會兒撅著屁股爬起來溜達一圈,偶爾去桌上抓一塊餅干水果,想喝水了自己就去拎奶瓶,吃了喝了之後,他又轉頭跑去走廊盡頭的爸爸的房間里轉一圈,沒人?

    沒人又轉回來,繼續往小地毯上一坐,繼續玩著他自己的玩具。

    老太太看看時間,差不多上班的要回來了,她放下手里的書,拍拍正在研究棋盤上殘局的老爺子,“走走,時間差不多了,帶逗逗出去溜達一圈,他們也該回來了。”

    “幾點了?”老爺子剛好想通了一步棋,正在往棋盤上擺棋子,听見老妻說出門去轉轉,順口就問了一句。

    “六點過了。”

    “是差不多了。”老爺子丟下手里的棋子,推推眼鏡,轉頭去找孫子。“逗逗呢?逗逗……”

    “爺爺……”听到叫自己,小家伙轉過頭來,軟糯糯的回應了一聲。

    “誒呦,逗逗在這里啊。”老爺子拿了靠在身邊的拐杖,從沙發上站起來,朝著小孫子走過去,“爺爺看看我們逗逗玩什麼呢?喲,逗逗在玩大公雞啊?”

    看著小家伙手里抓著一個小小的公雞玩偶,老爺子伸手就要去拿。

    小家伙直接就撅著屁股,把公雞捂到自己懷里去了,嘴里還發出呵呵的笑聲來。

    “誒呀,逗逗怎麼這麼小氣啊?揣在懷里不給爺爺看?嗯?”

    “咯咯……”小家伙藏住了玩具,笑得可開心了。

    “爺爺看到小屁股了。”老爺子看著,被逗得不行,笑著去拍小孫子的小屁股。

    小屁股露出來被拍了一下,小家伙豁的一下翻身起來,但是他人小,這個動作是夠迅速,可惜身體四肢沒到完全協調的地步,翻到一半的身就姿勢扭曲的歪倒了下去,即使發生了這樣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的小意外,小家伙也緊緊的摟著他手里的大公雞。

    這下是連老太太都跟著笑了起來。

    小家伙嘟嘟嘴,瞪著大眼楮,哼哧哼哧的爬起來,噠噠的跑過來,把大公雞往老爺子懷里一塞,跑過去拉著奶奶,“奶奶,啊啊……”

    他一拽著老太太的手,就要把她往外面拉。

    那意思就是他要出門去了。

    “好了,好了。逗逗別急,咱們慢慢走,慢慢走。”

    “要出門就不要大公雞了啊?”看著懷里孫子塞過來的玩偶,老爺子笑個不停,把地上的玩具都撥到他的大地毯上,老爺子才站起來跟出門去。

    園子的外牆是堵薔薇花牆,完全阻隔了外面的視線,完好的保證了園子里主人家的隱私,是衛東當初為保護陸斯遠給準備的,現在成了小家伙的最愛。

    小老虎折騰了兩年,現在輪到了小小老虎。

    這種薔薇的品種是改良品種,一年四季,至少有三季半都開花,花葉都十分茂盛,漂亮得不得了的。

    薔薇有刺,小小老虎卻拽花拽得樂此不疲,每次他一出門,第一個地方就是直奔這里,每次老爺子和老太太緊緊跟在他後面,看見他拽花朵子了,就趕緊去幫忙,生怕他那小手沒輕沒重的拽到花刺,扎到手。

    果然,老爺子出門往花牆邊一看,就看到老妻護著小孫子在摘花。

    “你個小東西,總喜歡辣手摧花,果然是你爸的種,這小混脾氣都差不多!”老爺子笑罵了一聲,樂顛樂顛的跟了過去。

    玩了一會兒花,小家伙順著花園小徑就往池子邊跑。

    池子里養著魚,漂亮的錦鯉養大了一群,之前那幾十條昂貴的魚在兄弟兩通力合作下,全都翻了白肚皮。

    陸斯遠干脆就去弄了這個物美價廉還耐撐耐折騰得普通錦鯉回來養在池子里,這下是讓他們兄弟兩折騰,效果相當明顯,至少買回來兩三個月了,就死了三條。

    因為他們兩個小祖宗的喜歡往池子邊溜達,衛東讓人把那些小橋流水的邊緣上都裝上了應景的柵欄,攔著這兩小兔崽子,以防他們栽下水池子去。

    老爺子和老太太看他往池子邊跑,也不急,慢慢地跟過去,小家伙果然眼兒綠綠的扒著柵欄往這水里的魚,一副恨不得撲上去咬上兩口的小模樣。

    老爺子把兜里準備的魚食拿出來,少少的放了一點在小家伙的手上,“只能一點點的喂魚魚。”

    小家伙像模像樣的攤著小爪爪,肉肉的小爪爪五指齊開,就手心兒那點地方嚴實能放點東西,放上去的魚食沒有超過五粒,但是手里有了東西他就高興。

    老爺子把魚食放在他手上,他把手往柵欄外一伸,反手就一把把手心里的魚食給丟了下去,笑得咯咯出聲,那小模樣興奮的跟像什麼樣兒一樣。

    看著搶完食物的魚群在漸漸散開,他眨巴著他那雙漂亮的驚人的大眼楮,轉過身來,繼續張開他肉肉的小爪爪,狗腿的笑著,“爺爺……”

    老爺子看著孫子這小模樣,心肝兒都軟成一灘泥了,呵呵的笑著繼續在他的小手心上放上魚食。“誒呦,爺爺的乖孫孫啊……”

    老太太看著,對老伴兒這稀罕孫子的模樣完全無語,因為她也差不多狀況,所以這個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兒,她就用不著干了。

    得了魚食,小家伙又轉身喂魚去了。

    樂此不疲的折騰幾次,他的注意力算是被打斷了。

    “逗逗!逗逗!哥哥回來了!哥哥回來了!”

    小家伙一听到這熟悉的聲音,轉頭就拋棄了滿池子的魚,噠噠的就往小老虎那邊跑,邊跑還邊笑“咯咯……咯咯……”

    “逗逗”小老虎撒著歡兒一樣竄過來,看著那朝自己跑過來的小團子,臉上都快笑開花兒了。

    “誒呦,慢點!慢點小心摔著”

    “慢點!跳跳逗逗,你們慢點……”

    看著這兄弟兩相親相愛的準備湊合在一起,跟在小小老虎後面的老兩口子,跟在小老虎後面的年輕兩口子,一邊追一個,中間兩個小東西就撒著歡兒的跑。

    一大家子,全家總動員!

    番外27

    小小老虎把什麼稱呼都學齊全了,爺爺、奶奶。爸爸、哥哥、姥姥、姥爺、叔叔、阿姨……他什麼都學會了,唯獨那聲讓全家上下除了陸斯遠之外,人人期盼的稱呼,他遲遲不會說,甚至完全沒有那個意識。

    不管老虎爸爸和小老虎哥哥怎麼教,那句媽媽他都不會說。

    為這事兒,陸斯遠沒少高興。

    雖然小家伙時常蹭到他身邊來,親親抱抱,笑得見眉不見眼的黏糊模樣就是不會對著他叫爸爸,他也高興。

    不過小家伙什麼都會叫了,就是不會叫媽媽這個稱呼,也足以讓他高興壞了。

    總算有個省心的,也不枉他四十高齡了還辛辛苦苦懷他生他。

    可惜,還有句話叫高興得太早。

    陸斯遠以為,在小兒子這里,他撈聲爸爸來听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結果美夢很快就破滅了,還破滅得他眼淚花花的。

    小家伙一歲七個月了,走路走得棒兒穩,小小老虎走得穩當了,小老虎就時常領著他滿園子的瘋,老遠都听到兄弟倆咯咯的笑聲。

    踏出門的時候還是兩個干干淨淨的俊俏小娃兒,一回來就都成了兩個泥猴兒。

    老爺子老太太喜歡兩個孫子喜歡得著魔了一樣,不管孫子干什麼他們都喜歡都高興,弄得一身泥也高興,一天換幾身衣服也樂呵樂呵的。

    不管兩個寶貝孫子怎麼折騰他們都高興。

    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屋里開著暖氣,兩個小家伙卻不願意待,老想著往外面跑,老爺子寵他們,孫子要往外面走,老太太就殷勤的給孫子穿上厚實的外套,放他們出門。

    天氣冷,老人年紀大了不能長時間在外面受涼,衛東去公司加班去了,陸斯遠受了涼感冒了,被衛東強行押在家里臥床休息,家里都是老人,只得讓他們兩兄弟自己出門去玩,但是不能跑太遠,要讓他們在屋前,不能離了視線。

    小老虎領著弟弟,開始還算听話,就在屋前,沒一會兒就跑得不見了。

    老太太一看孫子見了,即使知道就在園子里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但是人不在眼皮子底下,她還是不放心。

    “老頭子,我去看看孫子跑哪兒去了。”老太太望了一會兒,直接拎了外套就要出門。

    “別急別急!老太婆,我陪著你一起。”老爺子一看老妻要出門,趕緊叫住她,讓她別著急。

    “哎喲,你快點啊,孫子不見了……”老太太頻頻張望,看不見孫子的身影,她有些急了。

    “我讓保衛先去看著點。”

    “也好也好,先給管家打電話,讓他趕緊派人去看著點,可千萬別跑到水邊去了。”

    老爺子就先回屋里去給園子里的工作人員打電話,讓他們趕緊去幫忙看著。

    等老爺子老太太出去的時候,看到兩個泥猴兒時,怔楞半響之後,老兩口瞬間爆笑出聲。

    蹲在地上玩兒正開心的兩兄弟听見爺爺奶奶的爆笑聲,抬起頭來一臉無辜的看著爺爺奶奶,兩個小家伙明明長相完全不一樣,可是那無辜眨眼的動作卻完全一致,血緣的奇特彰顯無疑。

    “哎喲,哎喲……”老太太看著孫子的模樣,笑得腰都直不起來,“哎喲,我的兩個寶貝孫孫啊……你們這是搗什麼蛋啊?”

    “哈哈……哈哈……我的兩個小孫孫,來來,讓爺爺看看,看看,你們兩這小子干什麼呢?嗯?”老爺子蹲下瞧著地上的兩個小泥猴兒,樂得不得了。

    “爺爺,花……花……”逗逗舉著手里的樹枝給老爺子,笑得眼楮都成豆英了。

    “花花啊,嗯,爺爺看看。”老爺子裝著很認真的去看他舉著的小樹枝,“逗逗上哪兒去摘的啊?”

    “爺爺。”

    “哎喲,我的寶貝金孫啊,弟弟不懂事,你怎麼也不懂事啊,嗯?這麼涼的天,怎麼帶弟弟來玩泥巴啊?”老爺子看著大孫子,終于說了點能听懂的。

    兩個小家伙這大冷的天,穿得厚厚實實的,非要出門,出門來就干壞事,找了一處草皮薄的地方,拔了草,就在地上玩泥土,前兩天剛剛下了雨,地上的泥還是濕的,兄弟倆用手就挖了一個大坑出來,弄得一身都是土,髒兮兮的。

    “爺爺。”

    老爺子點點頭,等著他的下言。

    結果小老虎沒說話,丟下手里的泥巴,拍拍手站起來,“逗逗,媽媽醒了我們去看媽媽。”

    老爺子,“……”

    “就這樣還去找你媽媽?”老太太指了指孫子身上的泥巴,“你媽媽不揍你屁股才奇了怪了。”

    “奶奶……”逗逗眨巴眨巴眼楮,眼皮上那塊泥就順勢掉了下來。

    “哎喲,我的小花貓啊,來,奶奶給你擦擦臉。”

    “擦哪兒行啊?趕緊帶回去洗吧,這一身的泥啊……”老爺子看著,沒覺得生氣,倒是覺得樂呵。

    “奶奶,花花……”小逗逗蹭的一下站起來,把手里的樹枝舉得高高的,獻寶一樣的遞給老太太看。

    “嗯,花花,給奶奶的嗎?”老太太接過小孫子遞上的小樹枝,高興得不得了,但是看著小孫子那一身的泥,瞬間又哭笑不得。

    “逗逗,先跟奶奶回去洗澡澡好不好,你看你這一身的泥,媽媽看見了準得打你的小屁屁,你信不信?”老太太點點小孫子的腦門。

    小家伙明顯是知道媽媽是誰,咪咪一笑,連連點頭,牽著奶奶的手,回頭就去找拉跳跳,“哥哥。”

    “嗯,哥哥帶你去找媽媽。”

    “去找媽媽之前,得先洗澡去。”老太太點點兩個寶貝孫子的小鼻子,牽著一串往屋里走。

    陸斯遠睡得有些頭疼,正起床來找水喝,掀開窗簾外面的風景還沒先看到,就先看到兩個老人牽著兩個泥娃娃往後面老太太和老爺子的住所里走。

    他看到兩個泥猴兒兒子,瞬間眼抽抽。

    放下杯子,趕緊換好衣服出門往後面的屋子去。

    “斯遠?你怎麼起來了?”老爺子正在客廳里喝茶,看到本該在屋里躺著休息的兒媳婦來了,他有些詫異。

    “爸。”陸斯遠進了屋隨手把身上的厚外套脫下來掛在門邊的一架上,“我剛剛看到您和媽牽著跳跳和逗逗回來,他們又出去折騰了?”

    “可不是,大的領著小的,這下可有的是雞飛狗跳的日子過嘍。”老爺子搖著頭哈哈大笑,“倆兄弟玩泥巴去了,弄得跟個泥猴兒一樣,還嚷讓著要來找你,你媽和張嫂正在給他們洗澡呢。”

    “我去看看他們。”

    “行,去吧去吧。”老爺子擺擺手,讓他趕緊去圍觀一下那倆寶貝小子。

    陸斯遠往兩兄弟的屋里走。

    剛一進屋,就听到兩個寶貝兒子呵呵的笑聲。

    陸斯遠搖搖頭,這倆小東西,造的本事還真不小,特別是小的這小家伙能跑能蹦之後,簡直撒著歡兒一樣的折騰。

    “好了……逗逗,別亂動,小心嗆水……”

    “哎喲,小少爺啊,你快別動了。”

    “瞧瞧這一池的泥水……”

    陸斯遠走進浴室的時候,率先就看到池子里的泥水和兩個濕漉漉的寶貝兒子。

    “啊,媽媽。”小老虎先看到他,瞬間就蹦起來了,摁都摁不住。

    小小老虎一听哥哥叫媽媽,轉過頭來看見站在門口的陸斯遠,瞬間也沸騰了,激動的趴著浴缸邊,“咯咯……”

    陸斯遠看著,舍不得打舍不得罵,只能無奈的瞪了瞪兩個兒子。

    老太太和張嫂一把老骨頭,洗個澡被折騰得腰酸背痛的,陸斯遠趕緊換下兩個老人,自己親自上陣去給兩個孩子洗澡。

    “也行,你來收拾他們倆吧。”孫子洗得也差不多了,老太太直接把人交給了兒媳婦,讓他們父子三個好好鬧騰鬧騰。

    小逗逗張開胳膊,一個勁兒要陸斯遠抱。

    陸斯遠把浴缸里的水放了,看著要抱抱的小兒子,故意不搭理他,結果小東西急了,一個勁兒往他身上爬,陸斯遠撥開他的小爪爪幾次,就是不給抱,小家伙使勁兒的黏著他,就是要撲過來。

    小老虎知道媽媽這是故意逗弟弟的,也不管,乖乖的坐在一邊看著。

    小家伙看媽媽不理他,來來回回試了好多次,終于火了。

    “媽媽。”

    他這平地一聲吼,小老虎愣了,陸斯遠也傻了。

    小家伙看著哥哥和媽媽這反應,鼓著腮幫子,氣嘟嘟的繼續吼道,“媽媽!媽媽!”為什麼媽媽不理他啊?崩潰!

    小老虎一怔之後,豁然大笑!

    陸斯遠一怔之後,瞬間崩潰!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番外。28

    這聲媽媽,很快就在小老虎的大肆宣揚下,傳遍了上上下下。

    衛東下班的時候,一只腳才剛剛踏進門檻,小老虎就猶如一枚小炮彈一樣一頭扎進老虎爹的懷里嚷嚷,弟弟叫媽媽了!

    衛東剛來得及伸手把兒子給接住,就听到兒子興奮的嚷嚷,他那張向來不輕易變色的臉難得露出了詫異來。

    他一把將扎在他懷里的大兒子拎起來抱進屋,“叫媽媽了?”

    小老虎滿臉都是掩飾不住的興奮笑意,“嗯嗯嗯,叫了好幾聲!”

    看著向來端得住的小子變成這副德行,衛東難得沒奚落他。

    “你媽呢?”轉頭在屋里掃了一眼,沒看到人。

    小老虎指了指弟弟的嬰兒房,“哄弟弟睡覺。”

    衛東把大兒子放到已經備上飯菜的餐桌椅子上,“待著。”

    小老虎秒懂自家老爹要干什麼,乖乖地點頭,果然,就看到一轉身直奔小小老虎嬰兒房的衛老虎,他呵呵的笑出聲來。

    弟弟也叫媽媽了,爽!

    衛東推開嬰兒房的門,看到陸斯遠正趴在床邊哄著床上暈暈欲睡的小兒子睡覺,小家伙的眼楮還隱隱剩下一條小縫兒,光落在眼里,反射出淡淡光點,還能看到那偶爾轉動一下的小眼珠。

    陸斯遠听到開門聲,側頭過來,看見是衛東,他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繼續拍著已經快要入睡的小家伙。

    衛東掃了一眼,悄然退出了房門。

    看著重新合上的門,陸斯遠手上的動作節奏一點不亂,輕輕地拍著兒子柔軟的小脊背,安撫他好好睡。

    這小東西精力好得驚人,早上起得早,上午十點睡了一覺,下午就跟著在園子里折騰了一下午,這會兒才有了睡意,他這剛剛迷上眼楮一會兒,困倦上來了這一覺不吵他,他能一覺到天亮,要是吵醒了,還不知道又要鬧騰到幾點。

    衛東退出嬰兒房,老爺子老太太正好從休息廳過來,看見衛東,老爺子就迫不及待的笑道,“老ど,知道痘痘終于開口叫媽媽了嗎?”

    “知道!知道!我給爸爸說了!”

    沒等衛東出聲,小老虎就迫不及待的表功了。

    自從有了弟弟之後,小老虎的性子變化簡直翻天覆地,雖然大部分時候她還是端著那張嚴肅的小臉兒,可是一說到弟弟,一說到媽媽,他就直接成了跟其他四五歲一般無二的孩子,這是一家人都沒有預料到的。

    “哎喲,咱們跳跳可是最高興的一個了。”老太太忍不住走過去揉揉大孫子的小腦袋。

    小家伙連連點頭。

    陸斯遠把小家伙哄睡著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家人坐在餐桌旁邊說邊笑,最眉飛色舞的就是那向來端得住穩得起的大兒子,他無奈地笑著搖頭,能博得兒子這麼高興,到也值了。

    小痘痘的五官隨著成長在開始逐漸長開,依稀中能看到衛東的影子,但是更多的還是偏向了陸斯遠,雖然不至于有多像,可是定眼一看,父子倆站在一起關系一目了然。

    過了兩歲之後的夏天,小家伙也背上小書包上幼兒園了。

    跟哥哥的待遇一樣,他首次上學也沒有得到媽媽的親自護送。

    衛小跳頂著那麼一張臉,都沒有得到這特例,衛痘痘長了這麼一張跟媽媽神似的臉,自然更沒有這待遇可享。

    開學的第一天,陸斯遠特意起了一個大早,給兩個兒子準備好衣服和鞋襪,備好小書包,到點挨著挨著把床上的兩個小家伙哄起來,洗漱之後抱到餐桌旁吃早餐。

    兄弟倆排排坐,小老虎大口大口的咬了兩口手上的煎餅,剩下一半的時候,他側著身子,把手里的煎餅遞到旁邊正抱著奶瓶喝得咕嚕咕嚕的弟弟嘴邊,“痘痘,吃。”

    蕭蕭老虎放下奶瓶,湊上去秀秀氣氣的咬了一口,吞了之後,又咬了一口,嚼了兩下咽下去之後,他慢條斯理的又把奶瓶塞回嘴里,嘬嘬的時候,那小模樣,萌得小老虎煎餅都不啃了,就著那一嘴的油,湊上去在弟弟的小臉上用力的親了一口。

    小小老虎被親,他茫然的轉頭去看了一眼身邊的哥哥,咬著奶瓶眨眨眼,那無辜的小樣兒讓小老虎蹭的一下跳下椅子,蹭蹭的拉到弟弟身邊,並列著緊靠在一起,“弟弟,給哥喝一口。”

    小小老虎眨眨眼,看著老虎哥哥指的奶瓶,他把奶瓶從嘴里拉下來,轉手就塞到了哥哥的嘴里,大氣凜然的蹦出了一個字,“喝!”

    小老虎從來不嫌棄自己這頭小小老虎,就著猛嘬了一口,就把奶瓶還給了弟弟,“弟弟喝。”

    小小老虎看哥哥不喝了,拉回來往嘴里一塞,又繼續努力的嘬嘬。

    陸斯遠從房間里把兩個小家伙的書包拿出來,就看到兩個小家伙分開的椅子並到一處了,兩顆小腦袋湊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麼。

    他悄悄走上去,正好看到兄弟倆把奶瓶里最後一口奶給分享了,大兒子正把手里最後一點煎餅塞到小兒在的嘴里。

    再一看兩個人滿手滿衣服都是煎餅的油,他瞬間扶額。

    扶額扶完之後,只得把兩個小家伙領回房間去換干淨的衣服。

    一手一個牽著出了門,衛東已經在門口候著了。

    看著從屋里手牽手緩步從屋里出來的媳婦兒和兒子,衛東的眼角有一抹他自己都沒有在意的溫柔笑意。

    走到車子前,陸斯遠蹲下身,給大兒子抻抻衣服,給小兒子撥撥頭發。看著兩個小家伙,他滿意的點點頭,指指自己的臉頰,“乖,親爸爸一下。”

    衛小跳在已經習慣了上學前的小儀式,湊上去就在陸斯遠的臉上用力的啃了一口。

    看見哥哥湊上去親媽媽,小小老虎有樣學樣,也蹭蹭的湊上去,親在陸斯遠另一側的臉上,兄弟倆一前一後,眉梢眼角都是呵呵的笑意。

    老爺子和老太太在門口看著這一幕,老兩口對視一眼,眼底有些難以名狀的感動在流淌,這樣就很好,很好……

    衛東看著,心底最柔軟的那種狠狠地被觸動了一下,他側過臉去好一會兒,等再轉過頭來時,臉上的情緒波動已經平復。

    把兩個小家伙送上車,陸斯遠叮囑衛東開車慢一些,看著車子遠遠的轉過了一處拐角消失之後,他才轉身回屋。

    兄弟倆坐在後座上,不知道在悄聲的說著什麼,不時地咯咯笑出聲來。

    小小老虎的美麗心情維持到了幼兒園的教室,終于熄了火。

    因為他是第一天上學,衛東特意先送了大兒子進教室,再送的小兒在。

    一到教室門口,看著教室里面一教室哇哇嚎哭的小朋友,小小老虎臉上的表情有些驚訝和愕然,等到衛東準備把他交給老師的時候,他終于意識到了,爸爸是準備把他放在這個全部小朋友都在哭的地方。

    “爸爸……”他怯生生的抱著衛東的脖子,軟糯糯的低呼了一聲。

    衛東揉揉小兒子的頭,“痘痘,哥哥也在幼兒園,放學的時候,爸爸來接你。”

    小小老虎漂亮的黑葡萄大眼兒閃過一絲懼意,他仍然抱著衛東的脖子不撒手,“爸爸!”

    “男子漢應該怎麼樣?”衛東定定的看著兒子。

    小小老虎眨眨眼,依然不買賬,“爸爸。”

    衛東在他的小臉上親了一口,口氣絲毫不松,“爸爸放學來接你。”

    小小老虎瞪著大眼楮,小嘴巴微微一癟,“爸爸……”

    小小老虎憋著嘴,眼里水光嘩嘩的,但是眼淚卻始終沒有掉下來,可是那緊緊抱著爸爸脖子的胳膊也沒一點松開的跡象。

    幼兒園的老師看著這相互僵持著的父子倆,始終都沒敢上前去,只能眼巴巴的看著父子倆大眼瞪小眼兒。

    番外。29

    再有小兒子之前,衛東從來都不相信自己會對陸斯遠以外的人心軟。至少在大兒子出生之後,這個慣例都沒有被打破過。

    但是很顯然,現在面對這個緊緊抱著她脖子軟乎乎的叫著爸爸的小兒子,他似乎踢上了一塊柔軟跟彈性成正比的強力彈力膠?

    “逗逗。”

    “爸爸……”

    衛東試圖跟兒子溝通,但是很顯然,驚嚇過度的小家伙並不打算在這個時候,當個听話的乖寶寶。

    他委屈的抱著父親的脖子泫然欲泣的癟著小嘴巴,“爸爸,逗逗不要……”雖然這個小家伙不像大兒子那樣,一哭起來他完全奈何不了,但是看著兒子那強忍著幾乎要掉下來的眼淚,衛東還是一個頭兩個大,這個小祖宗哭起來,他一樣招架不了。

    “不是想要上幼兒園嗎?為什麼又不要了?”之前衛小跳上幼兒園,這個小家伙一個人在家悶了幾個月,暑假兄弟倆天天在一起,好得穿一條褲子一樣,衛小跳是走哪兒後頭都跟著這條小尾巴。

    開學前,一听說哥哥不能陪他玩兒了,他就不樂意了,嚷嚷著要一起上幼兒園,結果真來了,就是現在這效果。

    小小老虎緊抿著小嘴巴,可憐巴巴的搖頭,他不要上幼兒園了,這里的小朋友全都在哭,肯定一點也不好玩。

    “哥哥也在幼兒園。”衛東還是試圖說服懷里緊緊抱著她不撒手的兒子。

    小家伙往教室里一看,立刻搖頭,“沒有……”哥哥沒咋,爸爸騙人!

    衛東指了指對面那棟樓,“哥哥在那邊。”

    “沒有……”小家伙抻著脖子一看,沒人,還是騙人!

    衛東磨牙,得!這才是一祖宗。

    他抱著小家伙轉生就走。

    站在教室門口等著接孩子的老師傻眼了,這什麼情況?

    看著高大的男人腳都沒有頓一下,傻完眼之後的老師小跑了兩步追出去,就看到那抱著孩子的男人彎兒都不轉,直接出了幼兒園的大門口,上了路邊的一輛車走人了。

    所以……這到底什麼情況?

    新生小班的老師這下是真傻眼了。

    這不是送孩子來上學的嗎?怎麼這父子倆交涉半天的結果居然是直接抱著走人啊?

    衛小跳一直惦記著弟弟,一下課,他直沖沖的就奔小班教室來了,結果沖進教室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弟弟,他也傻眼了。

    他家小小老虎人呢?!

    陸斯遠正在周一的例會上聚精會神的听著會議報告做著筆記,調成振動的電話在兜里響了兩次,他才發現,剛準備掐掉來電時,卻注意到是兒子老師的號碼,他愣了一下,拿著電話心下有些猶豫,不知道是該掐斷還是該起身出去接。

    最後,在電話再一次打進啦的時候,他心里的天平還是傾斜向了兒子,他悄聲的給身邊的上司打了招呼,在全體與會人員的注目禮下,臉色沉穩坦然的出了會議室。

    電話剛一接通,還沒等他說話,電話那頭的小老虎就 里啪啦的叫嚷開了,“媽媽!媽媽,逗逗不見了”

    “什麼?!”

    “弟弟不見了!”

    陸斯遠有些懵,“弟弟在哪兒不見的?”孩子今天不是上幼兒園嗎?怎麼不見了?

    “幼兒園啊!沒人!”電話那頭的小老虎急得不行。

    借電話的老師站在一旁有些傻眼,沒听說園里有孩子不見啦……

    陸斯遠一慌,“跳跳!跳跳!早上爸爸是把你們送進教室的嗎?”

    孩子是衛東送的,他跟著送過兩次,都是直接送到幼兒園門口,看著老師接了人才走的,但是今天因為有小兒子,他還叮囑過衛東把孩子直接送進教室的。

    “恩恩。”

    “乖,爸爸先給大爸爸打給電話,你先別急。”陸斯遠急歸急,但是還不到徹底慌神的地步,他安撫了一下兒子,就直接給衛東打過去。

    電話響了兩聲,很快就被接起,“喂。”

    “東子!跳跳說逗逗在幼兒園不見”

    “他在我這里。”衛東不等媳婦兒說完,就截斷了他的話。

    “”陸斯遠眨眨眼,“什麼?”

    “你小兒子在我辦公室。”衛東低頭掃了一眼,窩在他懷里玩著他扣子的小兒子。

    被點到名的小小老虎,眨眨大眼楮,往爸爸寬厚的懷里挪了挪,有些討好的軟語低喊了一聲,“爸爸。”

    衛東單手攬住懷里的兒子靠上椅背,把電話放到他耳邊,拍拍他的屁股說,“你媽。”

    小小老虎眨眨眼,笑意在小臉上彌漫,伸出一口胖乎乎的小爪爪摁在老虎爸爸的手背上,軟乎乎的叫了一聲媽媽。

    听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呼聲,陸斯遠瞠目結舌,“逗逗?”

    電話那頭的小人兒听到媽媽叫自己,重重的點頭答應道,“嗯。”

    陸斯遠扶額,“……”

    “媽媽?”沒有听到電話那頭再傳來陸斯遠的聲音,小家伙有些遲疑的叫了一聲。

    陸斯遠嘆了一口氣,輕聲道,“逗逗乖,爸爸有事跟大爸爸說,逗逗讓大爸爸接電話好不好?”

    這事兒肯定不是兒子做出來的,這點他肯定。不是兒子做出來的,自然就是某個不稱職的爸爸干的好事。

    “哦。”小家伙乖巧的點點頭,仰起小腦袋沖衛東說道,“爸爸,媽媽和你說。”

    衛東揉揉他柔軟的頭發,把他放到地上,“自己去找吃的。”

    小家伙一听,笑得大眼楮都眯成了一條縫,蹬蹬的朝門口跑去,門把鎖有些高,但是並不妨礙他踮著腳尖一把拽住門把手拉開門。

    他把門拉開一條縫隙,鑽了出去。

    “東子,逗逗今天該上幼兒園。”

    “他不願意。”

    陸斯遠,“……”合著這當爹的還是個二十四孝的?

    “這是一個過程,適應了就好了。”陸斯遠無奈道。

    “明天你去送。”衛東蹙眉道。

    陸斯遠,“東子……”

    衛東,“看見他哭,我他媽就像看到你在我面前哭一樣。”

    他這輩子最受不了的事情之一,就是看見媳婦兒哭!

    陸斯遠,“……”

    張小陌正在整理桌上成堆的文件,眼角一掃到老板辦公室的門打開了一條縫,卻沒看到老板人,她蹭的一下站起來,果然看到那還沒門把手高的小家伙笑眯眯的從里面鑽出了半個身子來。

    張小陌將手里的東西一丟,快讀的朝半個身子還在門縫里卡著的小家伙走過去,“逗逗,怎麼了?”

    “逗逗餓了。”小家伙拍拍自己的小肚肚,笑眯眯的道。

    張小陌壓了壓自己的興奮,輕聲的道,“那小陌阿姨帶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辦公室里鑽出來的小家伙讓整個秘書處都沸騰了, 其他四個忙得頭重腳輕的姑娘齊刷刷的站了起來,但是又礙于小家伙還站在老板辦公室門縫里沒出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那目光,全直了,就差流口水了。

    小小老虎點點頭,終于把整個身子從衛老虎的門縫里挪了出來,出來後,他反手又把門關上,牽著張小陌的手,“走吧。”

    張小陌感動得簡直稀里嘩啦,這個粉雕玉琢的小老板從被裝在提籃里第一次拎來到現在,這次總算是牽上了小老板的鑽石小爪爪!

    哎喲,好軟,好小好乖的小鑽石爪爪啊!

    “我帶小少爺去找吃的,你們先忙。”

    張小陌一句話,讓四個剛準備蠢蠢欲動的姑娘瞬間欲哭無淚,她們也想牽牽這個萌死人的小老板的鑽石爪爪啊!

    可是她們卻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上司,牽著那個萌得讓人心肝肺都顫的小老板走了……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番外。30

    “媽媽?”衛逗逗揉揉眼楮,從座椅上翻身坐起來邊揉著眼楮邊找人。

    “逗逗醒了?”坐在副駕駛的陸斯遠側過半個身子,擰開保溫杯的蓋子,把杯子遞給剛睡醒的小兒子。

    已經五歲的小家伙五官越發趨于明朗化,雖然跟陸斯遠也越長越像,眉眼中卻依舊能看出衛東的影子。

    他一醒,歪倒在座椅上的小老虎也翻身坐起來,他在臉上搓了一把,伸手去接杯子,“媽媽,給我。”

    兒子越來越大,陸斯遠听著這依然理所當然的稱呼,就心塞得心肝肺都疼。

    他真的不知道,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這兩個小東西才會願意改口。

    “跳跳,給弟弟把襯衣穿上。”外面天熱,車里的空調溫度調得有些低,剛剛小家伙睡了,把身上的中袖襯衣給脫了,這會兒身上就只穿了一件小T恤。

    小老虎點點頭,喂弟弟喝了兩口水,把杯子遞過去,就伸手把小家伙抱到腿上,仔細地給他穿衣服,已經九歲的小老虎早已經能完全獨自照料弟弟了,穿個衣服自然不在話下。

    兄弟倆從小就好,再加上他們那愛媳婦兒愛到變態的老虎爸爸的原因,他們之間雖然相差著四歲,可是依然好得跟穿一條褲子的一樣。

    沒辦法啊,爹媽恩恩愛愛了,他們兄弟倆也就只能相親相愛了。誰也不妨礙誰,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哥哥。”穿好衣服,小小老虎就窩在小老虎身上不動彈了,軟乎乎的一聲哥哥,小老虎就稀罕不已的把弟弟摟在懷里親了又親,蹭了又蹭。

    小老虎會成了一個弟控,這除了跟小小老虎那張跟媽媽陸斯遠八九分相像的臉,最大的功勞就要數衛老虎霸佔了媳婦兒,把小兒子丟給大兒子帶大的緣故了。

    被親了的小家伙笑呵呵的親了回去,兄弟倆就在車子後座上,你一口親過來,我一口親過去,看得出陸斯遠無奈至極。

    “跳跳,逗逗,爸爸告訴過你們什麼?”

    他跟衛東早之前就已經開始避免在兩個孩子面前有親密舉動了,就是牽手都在盡量避免,他雖然不會強制干涉兩個孩子的性取向,可是也不想讓兩個孩子從小就過分的耳語目染,潛移默化的直接影響他們。

    不管將來他們的性取向如何,只要孩子幸福,他都樂觀其成,但是他也不希望孩子過分的受到他們的影響。

    衛逗逗捂著嘴巴,無辜的眨了眨大眼兒,“男生不可以隨便親親……”

    陸斯遠挑眉回視兒子,意思是怎麼知道還要犯?

    小家伙瞅了一眼陸斯遠,又瞅了一眼小老虎,最後瞅了一眼衛老虎,“可爸爸每次都親逗逗呀。”這個榜樣是爸爸帶頭的呀。

    小老虎眼里閃過一抹笑意,抱著弟弟,聰明的沒出聲。

    陸斯遠瞅了一眼衛東,試圖跟兒子溝通,“……爸爸親逗逗那不一樣。”

    “那逗逗親哥哥為什麼就不一樣呀?”小家伙認真的道,“而且,而且逗逗沒親別人,就親爸爸哥哥,還有媽媽了呀。”

    陸斯遠扶額,“……”

    他要怎麼跟五歲的兒子解釋這其中的不同意義?

    “媽媽也是男生啊,為什麼媽媽就可以親逗逗親哥哥呢?”小家伙繼續疑惑道。

    陸斯遠繼續扶額,“……”

    這個時候知道媽媽也是男生了?

    “媽媽?”

    “男生不是該叫爸爸嗎?那逗逗為什麼要叫媽媽?”陸斯遠打趣的反問兒子。

    小家伙疑惑不解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想了想說,“哥哥說,逗逗是從媽媽肚子里出來的呀,老師說了,只有媽媽才能生寶寶,爸爸是不能生寶寶的呀。”

    陸斯遠差點撲倒!

    所以,不管怎麼說,他都敗給了五歲的小兒子?

    衛東和小老虎父子倆如出一轍的面無表情,但是眼里的笑意卻泄露了他們看見兒子(弟弟)這逆天表現的滿意。

    “媽媽你一直不讓逗逗叫媽媽,難道逗逗不是媽媽生的嗎?”

    陸斯遠還沒心塞完,小家伙又來了一句猛地。

    陸斯遠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衛東听得一愣,顧不上前面公路的大回旋彎,側頭瞄了一眼小兒子,又瞄了一眼媳婦兒,毫不厚道的獰笑出聲。笑得極其囂張不留情面。

    陸斯遠看著這雖然是獰笑也難得這麼‘開懷大笑’的男人,瞬間腦門兒抽抽的疼!

    小老虎避著陸斯遠的視線,悄悄的給小小老虎咬耳朵,“逗逗,干得好!”這句話絕對是戳到中心店了。

    至于小小老虎是不是媽媽生的,他親眼的見證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爸爸……”一看老虎爸爸和老虎哥哥的反應,小小老虎憋著嘴,急了,“逗逗真的不是媽媽生的寶寶嗎?”

    “爸爸!爸爸!逗逗不要,逗逗要媽媽生,逗逗就要媽媽生。”

    衛東笑得不行,陸斯遠是腦門疼得不行,小老虎也跟著大老虎在一旁樂呵。

    小家伙急得金豆子都快要下來了。

    衛東從前面反手一把將小兒子拎過去塞在懷里,看著他可憐巴巴的小模樣,用力的搓了一把他腦袋,“乖兒子!”

    “爸爸!”小小老虎急,他想听的不是這個!

    “東子。”看著正開著車的衛東把小家伙突然拎到懷里,陸斯遠相當不贊同的伸手接了過來,放在自己懷里。

    “媽媽……”小家伙被媽媽接過去,小嘴巴癟得更狠了,眼淚珠子在眼眶里轉啊轉的,就差最後那臨門一腳了。

    陸斯遠無奈,這個問題,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五歲的兒子解釋。

    所幸還沒等他整理出一個比較合理又易懂的理由時,目的地終于到了,遠遠的就看見那年綿延起伏到盡頭的花海時,陸斯遠放下車窗,把小家伙抱起來了一些。

    “逗逗,你看,二伯家到了。看,有好多漂亮的花花。”

    小家伙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瞬間被分散了注意力,“花花啊……”

    外面的風景同樣吸引了後座的小老虎,他放下車窗,把腦袋掛在車窗上,看著那遠那片由遠及近的綿延花海時,他眼里也是壓抑不住的高興。二伯母說,給他準備了小馬駒,山上有野兔子野雞,河里有魚有蝦,還有靶場……

    一家四口的注意力全被這一片景致吸引了,剛剛那個話題悄悄的飛散在了車窗外的田野中。

    那個關于媽媽稱呼的話題,直到兩頭小老虎都長成了大小伙子,才漸漸被變更過來,不過,那也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了……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19 11:00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5349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