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49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農門神斷》作者:桃之夭夭夭夭【完結】


http://ds-hk.net/thread-369558-1-1.html


內文 第330章  偽更  內文錯誤 (內容為第7章節的內文)


正確內容

---------------------------------------------------------------------
第330章


從乾清宮出來, 穆清彥忍不住打量了封停幾眼,又在心裡回顧這幾日的事情。乍看上去, 封停沒什麼異樣, 就是……拖遝?

    驀地想到這個詞,細細品味,很有幾分合適。

    封停每日都要面聖, 然後商討案情,分派今日各個任務。好比穆清彥,同樣是提交前一天的進展,再確定當天的任務,之後他會離開皇宮。封停麼, 一早一晚要在宮中見皇帝,人雖不是整日在宮中, 但宮中神捕司的人不少, 鬧出的動靜不小。

    如今日一般,封停聽完各方細節彙報,點出幾處不詳實的重查,又新安排任務。

    圍繞的重點還是在皇宮。

    若是尋常衙門這般辦案, 還算正常,但神捕司向來講究效率,且他們的能耐的確高於尋常衙門。尤其是封停此人的性情行事,如今每日幾乎是重複的過程, 放在他身上略顯違和。

    就像是浪費時間。

    旁觀者以為是皇帝對此案的重視。一國之母遇害,的確不容小覷, 更何況下毒,還是在皇宮之內,皇帝聯想自身,不可能不重視。

    不過……

    穆清彥看到偶爾來往的宮人,眼中流露的畏懼瑟縮,便是麗妃那等張揚受寵的也極少外出走動。神捕司化暗為明,給皇宮帶來的沉重壓抑的震懾,魑魅魍魎、暗濤洶湧都被壓了下去。

    眼下是什麼時候?

    皇帝重病垂危,肅親王牽連謀害兄弟案、莊郡王身死、端郡王犯錯被緊閉、恪郡王榮郡王勢力都受過挫傷、康郡王怡郡王本就勢弱,賢郡王獨佔鰲頭,不論是出身、能力、勢力都能壓制其他人。

    按常理,賢郡王不必著急,只等皇帝死了,他想繼位並不難。

    就怕皇帝留下遺詔,怕選定的繼位者不是他。

    但也不必那般急躁,賢郡王與其母做的事非常危險,且開弓沒有回頭箭,好似他們確定皇帝已經有了另外的繼位者,已經絕了從皇帝口中得到皇位的打算。

    皇帝在莊郡王死後,就覺察到了不對,否則不會只把肅親王幽禁在府裡。現今封停又一日又一日在皇宮散佈大量神捕司快捕,處處彌漫壓抑凝重氣氛,難道不會刺激到了惠妃母子麼?

    腦中閃過皇帝如今的狀態,恍然明悟。

    刺激?故意刺激的嗎?

    神捕司隸屬于皇帝,聽命于皇帝,封停所為,必然是皇帝示意。

    這是想引蛇出洞?

    看來,皇帝的確時日無多了。若不然那般怕死的人,絕不會以自身為餌。

    這時有人快速靠近:“少主,溫少主已入宮。”

    封停眼波微動:“看來有收穫。”

    對此,穆清彥自然很清楚,畢竟是他透露的消息。

    此時溫明玉入宮自然是見皇帝,彙報最新進展。

    穆清彥有心等候消息,所以沒急著出宮。

    大概小半個時辰後,又有消息傳來:皇帝下令解除肅親王緊閉,恢復監國。

    穆清彥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天,儘管陽光明媚,可他知曉要變天了。

    宮中消息一經傳出,肅親王府車馬盈門,皆是前來恭賀。

    肅親王自然要先入宮謝恩。

    賢郡王在宮中,聽得消息,也為肅親王表示高興,但眉眼底下依舊不可抑制的透出一抹冷色。哪怕賢郡王表現的再賢德寬和,只要他有爭位之心,必然會因這件事心有波瀾,因此議事的幾位大臣都不就此多言,服侍的宮人們更是低眉順眼小心翼翼。

    夜色降臨,皇宮又恢復了安靜。

    夜半時分,皇宮某處突然閃爍起明亮紅光,緊接著便聽鑼響:“走水啦!走水啦!”

    陷入沉睡的皇宮瞬間活了過來。

    常言道水火無情,房屋多是木頭建造,最經不起大火焚燒,況宮殿屋宇密集,人員眾多,一旦大火彌漫開來,結果難以想像。當聽到哐哐鑼響,各宮都亮起了燈,立刻有宮人侍衛們組織滅火。

    各宮主子們也第一時間打聽哪裡著火。

    皇帝重病,皇后臥床,後宮位份最高的乃是五位後妃。救火之事早有定例,事關重大,自然不敢耽擱,但如此大事總要向上彙報,然而皇帝皇后的情況,萬一因此受了影響有個萬一如何擔待得起?若要給主位娘娘彙報,又該彙報給哪位娘娘?一個不好,可是得罪了人,遭人記恨。

    猶疑之後,乾脆各打發了人,各宮報信。

    乾清宮這邊,倒是先請示了杜梁杜公公。

    “哪裡走水了?”杜梁這段時日也是勞累,剛才眯了一會兒,睡夢裡被嚇醒,臉色自然不好看。

    “回杜公公,是皇子所,皇子們的住處著火了!”小太監跑的滿頭汗,一臉驚怕。

    杜梁大驚:“怎麼會著火?皇子們呢?可有人受傷?”

    皇子所很大,畢竟皇子們多,早年擴建過。後來絕大多數皇子都出宮開府了,如今宮裡的皇子只有三個,除了最小的那個才十二三歲,另兩個已是到了年紀,只因各樣原因略耽擱了兩年。

    皇帝年紀大了,對成年的兒子們多有防備挑剔,但對宮裡的這三個,還算慈和,偶爾閑了,叫到跟前考教考教,賞些東西。

    正因此,杜梁才緊張躊躇。

    這樣大事,按理不能瞞著皇帝,可皇帝的狀況……

    這時有小太監從寢宮出來,低聲道:“杜公公,皇上醒了,問出了什麼事。”

    杜梁歎口氣,一面吩咐人去查看詳情,一面去回話。

    片刻後,杜梁從寢宮出來,親自去皇子所,這也是皇上的吩咐。

    皇子所位於御花園一側,在皇宮最北邊,距離乾清宮很遠。從乾清宮出來,一條筆直深幽的宮道,儘管沒有月色,但遠遠閃爍的火光,好似能把一切照亮。聞著空氣中焚燒的氣味、濃烈的煙霧,再看長長的宮道,小太監手中提著的宮燈恍恍惚惚,杜梁心頭有些不安。

    到底在宮中浸淫多年,近來局勢氛圍如何能不知道,好好兒的皇子所居然著火。

    走到一半,迎面有幾個人快步行來,瞧著衣著也是宮人。

    杜梁在宮裡地位算高了,只要不是主位娘娘們,沒有讓他避的,所以他坦然停住腳步,略眯著眼打量迎面而來的人。

    在宮裡,太監按官職有五等:總管、副總管、首領、副首領、非官小太監。

    杜梁是在乾清宮當差的,規制裡,皇帝寢宮辦公場地,最高品級的太監就是副總管,再加上他伺候天子,便是敬事房總管也禮遇三分。除了太后、皇后宮裡有副總管,別處都只有首領太監,便是太后皇后處,副總管品級也比杜梁低。

    迎面領頭而來的便是首領太監李福,七品。

    這還是因著李福是服侍惠妃娘娘,惠妃等人乃是跟著皇帝多年的老人兒,跟前服侍的人自然也要有點體面。否則,在宮裡首領太監很少上七品,多以八品、九品居多,皇家壓著內監,不僅嚴禁內監干政,且控制著品級。

    杜梁以為李福是給惠妃娘娘探消息的,畢竟這位元惠妃娘娘在宮人口中名聲不錯。

    “杜總管。”李福到了跟前,先打了招呼。

    杜梁點點頭:“李首領。”

    杜梁沒打算多說什麼,畢竟皇帝吩咐要緊。

    李福幾個也沒攔路,立刻避開,但這幾人不是朝一個方向避讓,反倒兩三個在左,兩三個在右,正好把中間道路空出來請杜梁等人經過。

    杜梁略感奇怪,但也沒多想。

    怎知剛走兩步,忽見跟隨李福的那幾人動了,杜梁只看到閃動的影子,緊接著便覺喉間一痛,哢嚓一聲脆響,竟然被人直接掐斷了咽喉。其餘兩個小太監也是同樣情況,一聲沒發出,死的悄無聲息。

    李福掃了一眼,深吸了一氣:“你們去吧,剩下的我會處理。”

    有三個人走了出來,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宮燈,將身上衣裳整理了一下,一直垂著的頭也抬了起來。這三人的長相竟然十分眼熟,赫然就是杜梁一行三個的模樣。若是仔細看,在身形方面略有差異,面部接縫處那不是那麼細緻,但在這樣的夜色裡,足以亂真。

    “杜梁”三個沒有去皇子所,轉身返回乾清宮。

    三人腳步匆匆,當眼前燈光越來越明亮,才放慢腳步。

    宮門口的人都認識杜梁,自然沒攔。

    杜梁進了寢宮,兩個小太監留在門外。

    寢宮內很安靜,冷幽幽的,顯得空曠。哪怕看不到一個人,但“杜梁”清楚,暗中有人監視著,他沒去探究,一路走到龍床跟前。

    床帳沒有垂放,皇帝倚著高枕,燭光照出他灰敗的臉色,好似下一刻就會咽氣。

    皇帝沒發問,只拿眼睛看過來。

    “杜梁”姿態恭敬,半躬著身,小步靠近,卻在該停下時,猛然跨步向前,淩厲如風,他袖中滑落一柄匕首,直直刺向皇帝心口。

    皇帝瞪大了眼,本能要張口呼救,可剛發聲,胸口已是一陣劇痛。

    與此同時,兩道人影從暗處掠出,想要阻攔刺客,依舊遲了。“杜梁”的模樣麻痹了他們,又因今晚失火,皇帝急等著消息,以至於使得刺客有了靠近皇帝的機會。這種一看就是死士,只要得手,根本不考慮撤退,因為他根本沒有撤退的機會。

    暗中護衛一人擒住刺客,一人立刻喊御醫,並下令戒嚴。

    但皇帝等不了,哪怕御醫就在乾清宮,他也等不了。

    幾乎是在刺中胸口的幾息後,皇帝就瞪大了眼睛,張口荷荷了兩聲,徹底沒了聲息。

    那刺客同樣倒在地上,嘴角溢血,卻是早在牙中藏毒,一旦得手,便咬毒自盡。

    這時,乾清宮門外傳來動靜。

    惠妃來了!

    惠妃由人攙扶著,站在宮門外,神色悲痛:“這事兒不能瞞著皇上,皇上最疼愛二九,後事如何料理,總要皇上拿主意。”

    二九是排行,二十九皇子,也是皇帝最小的兒子。

    每個皇子都擁有南北三進院落,並列成排,統稱皇子所。今晚皇子所著火,雖波及了另兩個皇子住處,但起火的重災區是二十九皇子的住所。火勢燃起,便有宮人發現,但奈何火蔓延的太快,二十九皇子居住的地方燒毀了大半,還死傷了不少人,其中便有二十九皇子。

    皇子被救出來時還活著,橫木砸了腿,燒傷燙傷瞧著也嚇人,但真正致命的卻是彌漫的濃煙,帶著滾滾灼熱的濃煙。

    最終,人還是死了,還不足十三歲。

    惠妃這邊一動,溫妃、順妃、麗妃也都來了,恭妃因莊郡王的死打擊太過,病的昏沉,根本沒精力理會旁的。餘者,如良嬪、柔嬪等人,雖不想摻和,卻也不能置身事外,畢竟出事的是皇子所,她們都是皇子庶母。

    後宮裡的幾位對惠妃都很忌憚,但今晚形勢不對,連麗妃都只是變化臉色,忍著沒說什麼。

    一行人還沒站一會兒,忽見禁軍圍攏而來,氣氛陡變。

    後妃們驚懼起來。

    惠妃看了看周圍幾人,朝禁軍統領詢問:“可是出了什麼事?如此興師動眾,不怕驚擾了皇上休息?”

    “娘娘見諒。”來人不答,好似看守一般,不僅看守乾清宮,也看守她們這些後妃宮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人也忍不住斥問。

    無人回答。

    夜色沉凝而肅殺。

    為首的幾位後妃在宮中幾十年,儘管這等事頭一回遇上,但還穩得住。

    估摸著半個時辰後,陸陸續續有腳步聲傳來。

    肅親王、賢郡王、端郡王……

    除了各位郡王,並朝野大臣,皇室宗親都趕來了。

    當然,還有神捕司。

    神捕司一共有七部,分佈各地監管,兩三年一輪換。如今在京中的有三部,本是只有天樞部、搖光部駐守京城,溫明玉這一部是因案子臨時調回來的。

    看到神捕司的三位少主齊齊出現,皇室宗親和大臣們眼神兒都起了變化。

    早先先帝設立神捕司,有言在先,神捕司隸屬于皇帝,監管江湖勢力、稽查大案,但不摻和朝政,也不能插手皇位更迭。也就是說,只要不是有人要謀害皇帝篡位,皇子們正常的博弈、哪怕是彼此死鬥,只要皇帝不下令,神捕司就不能插手。

    眼下神捕司堂而皇之的入宮,難道僅僅是因為皇子所著火?

    肯定不是!

    之前有人謀害皇后,也只是封停這一部受命追查而已。

    肯定是涉及皇帝!

    今晚這場火不簡單啊。

    在朝的都是老狐狸,誰沒幾分心眼兒城府,瞬間就想到了很多。

    一眾人都停在乾清宮門外。

    宮門緊閉,難以窺視,裡面寂靜無聲。

    這時宮門開啟,封停一擺手,立刻有神捕司人層層疊疊將宮殿內外覆蓋。禁軍統領只是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禁軍同樣沒撤。現今乾清宮可以說圍了好幾層,水泄不通。

    殿門內走出兩人,腰間掛著神捕司腰牌,隸屬於天樞部。

    “少主。”

    “啟稟少主,有人易容成杜梁總管,意圖謀害皇上,被擒後,咬毒自盡。”

    隨之便有一屍體被拖拽而出,正是先前刺客。其臉上易容已被揭破,面色青黑,嘴角帶血,毒發身亡的症狀。

    “刺客?!”

    “皇上呢?皇上可安好?”

    “這賊人膽大包天,居然敢行刺!”

    朝臣皇親們炸了鍋。

    年輕些的後妃們更是或哭泣、或昏厥,惠妃幾個也是滿面驚憂。如今遇刺的皇帝,不論心裡如何想,她們必須表現出悲傷害怕,以及對皇帝的擔憂關切。

    肅親王今日剛被恩准出府,恢復監國,早知會有一場風浪,但只以為是賢郡王的針對、陷阱之類,卻沒料到大少燒皇宮、皇帝又遇刺。

    哪怕一向沉穩,肅親王也變了臉色。

    賢郡王爵位雖低一等,卻是兄弟中最年長,掛著滿臉驚訝擔憂詢問道:“父皇如何了?”

    那兩名神捕司人看向禁軍統領孟河。

    孟河身為禁軍統領,負責的便是皇城九門安危,也是最早得到消息趕到的人。

    孟河看向眾人:“諸位殿下,諸位大人,皇上被刺中要害,御醫用盡手段僅能吊命。皇上有命,請四位輔政大人、宗令大人入內。”

    所有人都聽明白了,這是皇帝要傳位。

    賢郡王雙手攥的發白,側頭看向另一端的惠妃。

    惠妃臉色有些白,不自覺的轉動腕上念珠,目光落在地上那早已死去的刺客身上,深深閉上了眼睛。

    賢郡王快步過來:“母妃,你沒事吧?”

    母子兩個對視一眼,俱是不甘。

    只差一步,功敗垂成。

    原以為肯定能成功的,誰知,刺客失手了。不,只能說皇帝命大,刺中要害都能扛過來。若是皇帝當即就死了,剩下的事就好辦的多,可現在……

    沒辦法了,只要皇帝沒死,他們就無法正面去爭。

    惠妃握了握賢郡王的手,安撫般的歎道:“沒事,別擔心,還撐得住。”

    這種最壞的結果他們也設想過,雖然不希望走到這一步,但真面臨這種狀況,也唯有壓抑所有不甘和籌謀,繼續等待時機。

    好在皇帝已在彌留之際,必然說不了太多。

    等皇帝一死,興許還有轉機。

    賢郡王滿腔憤懣怒火,卻不得不壓制,他看了眼緊閉的寢宮殿門,又掃向那些比他年輕的兄弟們,尤其是為首的肅親王,直到把嘴唇咬的出血,這才勉強收回目光。

    肅親王皺了皺眉,回看了一眼,又低下頭。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27 05:15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2421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