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品味小說舘)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品味小說舘)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18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品味小說書庫 » 《繼女》作者:春溫一笑【全書完】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 ... id%3D331#pid6473199


正文 1~101章節

番外 102~103章節(缺)



---------------------------------------------------------------------------
缺漏的番外篇


番外一


    溫王順理成章便立為太子, 香瓔為太子妃。

    杭貴妃不服氣, 私下裡跟黎王、杭千嬌抱怨,“跳過老八, 立老九,長幼有序都不懂。”

    黎王關起門來耐心勸她, “九弟生母是孝惠皇后, 自古以來, 立嫡不立庶。”

    杭貴妃更煩悶了, “那個懷逸公主甚至沒有進過宮,就成皇后了?我掌管六宮,兢兢業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父皇他,他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黎王撓頭。

    杭貴妃委屈, 他當然明白, 可皇帝就是偏心懷逸公主, 就是要追封懷逸公主為孝惠皇后,誰也阻止不了啊。

    杭千嬌搖著杭貴妃撒嬌, “您還有表哥和我啊。表哥和我,眼裡只有您。”

    杭貴妃被逗得笑了笑, 很快又板起臉。

    反正她就是不服氣。

    杭千嬌好言相勸,“宮變那天, 瓔瓔等咱們下去之後,才說她懷了身孕,下不去。她就是不想連累咱們。姑母, 瓔瓔對咱們仁至義盡了。”

    黎王歎氣道:“劫後餘生,我真心實意覺得,能活著已經很好了。娘,您就不要想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了。”

    “是啊,活著就好。咱們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活著,已是萬幸。”杭千嬌想起那天的情形,心有餘悸。

    “就怕不能平平安安的活著。”杭貴妃滿心憂慮,“陛下的兄弟們怎樣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不會的。”黎王和杭千嬌異口同聲。

    “兩個傻孩子。”杭貴妃嗔怪,“你倆是不是想著,嬌嬌和小香要好,你倆便安枕無憂了?”

    “還真是。”黎王不否認,“娘,您知道九弟對小香有多好麼?您要是知道,您就知道我倆是對的。”

    “瓔瓔懷孕之後,九弟身邊一個人沒增加,什麼側妃夫人之類的,通通不要。”杭千嬌苦口婆心,“您想想,九弟對瓔瓔這麼好,憑我和瓔瓔的交情,他怎麼可能對表哥和我不利?”

    “九弟曾經長期被人追殺,異常警覺,他睡覺的時候不許人近身。”黎王露出嚮往之色,“前日他在文華殿小憩,有宮女自恃美貌過人,想自薦枕席,結果才靠近九弟,九弟便驚醒,撥劍將她殺了。似九弟這樣,永遠也不會被刺殺吧?這本事當真了得。”

    杭貴妃默默不語。

    李暘的身世,她多少知道一些。唉,誰能想像得到呢?因為長年被追殺,李暘練就了一身駭人的本領,也養成了一個獨特的習慣,他睡覺的時候,只有香瓔能靠近他。

    李暘被立為太子,照常理說,東宮除香瓔這位太子妃之外,還應有側妃、夫人、孺人等。但李暘這個獨特的習慣,讓東宮清淨了,讓香瓔清淨了。畢竟野心勃勃的美人們也是要性命的,靠近李暘便會喪命,誰敢輕舉妄動?

    “好了,你倆別說了,我定會好好的巴結皇太子,好好的巴結太子妃。”杭貴妃賭氣道。

    “巴結小香就行了。九弟你不用管他,小香高興了,他就高興。”黎王傻不愣登的一句話,差點把杭貴妃鼻子氣歪了。

    “瓔瓔不用您巴結。她拿您當長輩看待的。真的,她和我是真好。”杭千嬌忙道。

    杭貴妃:“……”算了,有這樣的兒子、兒媳婦,她心氣再高又有什麼用?認命吧。

    李暘被立為皇太子,杭貴妃不高興,李暘自己也不高興。

    這天李暘被皇帝逼著學習政務,小山般的奏摺堆在面前,看不完不准回東宮。

    李暘抗議,“這麼多都看完,明天也不行啊。今天晚上你還讓不讓我睡覺了?”

    “看。”皇帝吩咐,“你當做皇帝是容易的?該吃的苦,必須得吃。”

    李暘把奏摺一摔,黑了臉,“我和瓔兒本來可以在安王府快活度日,你多事,非要把我弄進宮。真讓我做個清閒王爺我也就忍了,你還要我當太子!”

    皇帝慢悠悠的,“蘇太醫今天來看過太子妃。”

    “說什麼?”李暘把方才的氣惱拋到腦後,關切問道。

    皇帝道:“朕要恭喜你了。太子妃要給你生一對龍鳳胎。”

    李暘樂得暈暈乎乎的。

    兩個兒子或者兩個女兒當然也可以,不過一兒一女當然是最好的,誰不想兒女又全?

    皇帝說出了這個好消息,李暘不便再發脾氣,但看著皇帝得意微笑,李暘氣不過,故意提醒,“第一個孩子要姓香,別忘了。”

    皇帝心顫了顫。

    如果孫女先出生、孫子後出生還好,如果孫子先出生呢?太子的嫡長子,豈能給了外姓人?

    皇帝下了道旨意,追封太子妃祖父香鼎為誠國公。

    請看作者有話說

    請看作者有話說

    請看作者有話說

    作者有話要說:  英氏得到了誠國公夫人的誥封。

    皇帝心腹內侍高平去到安王府向英氏道賀,廣甯王出面接待。高平把廣甯王拉到一邊,委婉把皇帝的顧慮說了,“……陛下吃不好睡不好的,奴婢實在憂心啊。”廣甯王會意,“我試試看,能不能勸勸岳母大人。”高平大喜,千恩萬謝。

    廣甯王和英氏說了半天話,一臉遺撼的回來了,“不是本王不幫忙,實在是岳母大人脾氣執拗,勸說不了。”

    高平可憐巴巴的,“真不行麼?”

    陛下都已經追封太子妃祖父為誠國公了,多大的恩典。

    廣甯王善解人意,“你回宮不好交差,本王和你一起面見陛下。”

    廣甯王進宮見了皇帝,坦誠相告,“不瞞陛下說,臣把能使的招都使出來了。臣跟岳母大人商量,臣以後再生了孩子,無論男女,都可以過繼給香家。或者李曉以後生兒育女,過繼一個給香家。岳母大人就是不肯點頭。她說,香家就要第一個孩子。”

    皇帝鬱悶的不行,“你這位岳母大人,太認死理。”

    “可不是麼。”廣甯王認為皇帝說得很對,“不過她上了年紀,我們做晚輩的只能哄著,不敢和她老人家作對。”

    皇帝沉吟片刻,問:“阿憲,你的王妃是什麼意思?”

    廣甯王神色誠懇,“內子一顆慈母之心,只盼瓔兒過得好。別無所求。”

    皇帝微笑,“你岳母若像你的王妃一樣通情達理,朕便省心了。”

    廣甯王為英氏抱不平,“臣的岳母並非不通情達理,只是岳父大人臨終之前,是這般交待她的。她答應了,所以終身不能更改。陛下明查,臣的岳父臨終之前,無論如何算不到瓔兒會成為太子妃啊。”

    香瓔是要招婿上門的,李暘如果一開始就是皇子的身份,兩人無論如何成不了。

    香瓔和李暘成親在先,李暘認回皇室在後。

    皇帝默然許久,“朕自有道理。”

    皇帝先後召見了蘇太醫和蘇太醫推薦的產婆黃氏,做了全面佈置。

    英氏屬相跟太子妃腹中胎兒不合,故此太子妃生產之時,香馥獲准入宮,英氏卻沒有。

    香瓔身體康健,膳食合理,經常活動,又有蘇太醫的秘方,生產很是順利。

    上午發動,平晝生產,先後生下一對龍鳳胎。

    產婆先抱出來的是女嬰,“恭喜恭喜,母女平安,是一位小郡主。”

    “乖女兒。”李暘小心翼翼抱過女兒,看著她梨子般小小的臉孔,怎麼看也看不夠。

    “太子妃好麼?”李暘關心產房中的香瓔。

    “太子妃很好。長公主和廣甯王妃陪著她呢。”產婆樂呵呵的福了福,回去了。

    產婆稍後又抱出來男嬰,“恭喜恭喜,還有一位小郡王。”

    “什麼小郡王,這是朕的皇太孫。”皇帝接過男嬰,激動萬分。

    先生出來的歸香家,後出來的歸皇家,孫子是他的!

    皇帝想放聲大笑,又怕驚著了他懷中的小寶貝,憋得好不辛苦。

    兩個孩子張著小嘴哇哇哭,哭聲一個比一個響亮。

    皇帝眉花眼笑。

    孩子哭聲如此響亮,今後必成大器!

    乳母早在一邊等著了,但李暘和皇帝誰也不想放手,輪不著她們抱孩子。

    兩個孩子哭了一會兒,大概是累了,停下來了。

    “乖女兒,你先生出來,是屬於你娘親的。”李暘看了幾眼皇帝懷中的兒子,就又瞅著他懷中的女兒捨不得移開眼睛了,“爹爹喜歡你。”

    皇帝為他的孫子鳴不平,“阿暘,你可不能偏心啊。一兒一女,都是你的心肝寶貝。”

    “女兒先生出來的,說明女兒比較強。”小女嬰扁扁小嘴要哭,李暘心疼的輕輕拍了幾下,“祖父不向著咱們,咱們不理他便是。乖,咱們不委屈,不哭。”

    小女嬰哼哼了幾聲,安靜了。

    皇帝有點心虛。

    這孩子別真的知道些什麼吧?

    “乖孫子,你以後讓著姐姐好不好?”皇帝和懷中的小男嬰商量。

    小男嬰打了個噴嚏。

    皇帝心驚。

    這個孩子是不是也知道些什麼?

    雖然心虛,但皇帝對於這個結果是滿意的。

    皇太孫保住啦。

    因為龍鳳胎的出生,皇帝大悅,對李暘都沒有要求得那麼嚴格了,經常允許他提前回東宮。

    李暘回到東宮心便安寧了。

    搖籃裡兩個寶寶,他和香瓔一人搖一個。

    女嬰姓香,香瓔特地請英氏給請的名字,名叫阿裕。

    “咱家囡囡一輩子都富裕!”英氏對小女嬰的期望是這樣的。

    男嬰則是皇帝這做祖父的給起的名字,單名一個隿字。

    隿,讀音yì,射獵的意思。這個字不常用,用來做皇太孫的名字很合適。

    畢竟將來皇太孫要登基為帝的。按大晉的規矩,他的名字便要避諱,所以他的名字越生僻,對百姓官員越有利。

    李暘和香瓔平時也叫阿yì,不過是容易的易。李暘的前世很難,這輩子沒和香瓔重逢之前也是艱難困苦,他希望自己的兒子容易些,不要像他那麼苦。

    兩個孩子的滿月酒,皇帝只請了香瓔的娘家人參加。

    再過一個月,會隆重的辦雙滿月酒,那是合宮同慶。今天這個滿月酒,是只為娘家人辦的。

    除皇帝、雍城長公主和東宮一家四口,就是安王府的人了。

    香瓔臉圓潤了些,身材豐腴了些,皮膚白得發光,比從前更美了。安王妃、英氏、香馥等人看到香瓔,俱是放心。

    不要問瓔兒過得好不好,瞧她的樣子便知道了。

    瓔兒在東宮,一定是極順心的。

    “小外甥,小外甥女。”李曉口齒已經清楚了,見到兩個小娃娃,高興得不得了。

    “來,給小舅舅問好。”香瓔笑咪咪的告訴兩個孩子,“這是我弟弟,你們的小舅舅,知道麼?”

    “大舅舅!”李曉昂起胸。

    他已經是三歲的大孩子,當然是大舅舅啦。

    眾人都被李曉逗笑了。

    “好吧,大舅舅。”香瓔笑道。

    李曉趴在阿易、阿裕小臉上仔細瞅,“外甥小,外甥女小,這麼小。”伸手比比阿易阿裕的臉蛋,一臉稀奇。

    不光李曉,安王、廣甯王等,人人稀罕兩個孩子。

    “真想抱回家啊。”廣甯王搓著手。

    “阿憲,你做外祖父的可以經常進宮看兩個孩子,抱走你想都不要想。”皇帝忙道。

    “我家就曉曉一個,陛下是一對龍鳳胎。”安王很羡慕皇帝。

    皇帝得意非常。

    大家都很喜歡兩個孩子,唯有英氏離得遠遠的。

    “祖母,您不喜歡阿易和阿裕麼?”香瓔奇怪。

    “這麼可愛的兩個孩子,為什麼跟我的屬相不合?”英氏耿耿於懷。

    英氏不是不愛孩子,而是愛太孩子了,唯恐她和孩子相克,對孩子不好。

    皇帝生平經歷的事多了,但到了此刻,心中也有些慚愧。

    英氏雖然非常不好說話,卻是位實誠的老夫人啊。

    雍城長公主似笑非笑看了皇帝一眼。

    皇帝裝模作樣,“小妹,朕記得欽天監說過,英老夫人只是和太子妃腹中胎兒不合,生出來便沒事了。是不是這樣?”

    雍城長公主微笑點頭。

    “真的啊?”英氏大喜,“生出來便沒防礙了?快,快讓我看看小阿裕,”

    嘴裡說著要看小阿裕,英氏卻是兩個孩子都稀罕,抱抱阿易,抱抱阿裕,樂開了花。

    “看到兩個娃娃,我都不想走了。”英氏抱起阿裕,就捨不得放下了,“阿裕這個小模樣,和瓔兒小時候一模一樣的。我瞧見她啊,心都要化了。”

    “那便不走了。”雍城長公主道:“東宮有您這位老人家,我可放心多了。”

    英氏抱著阿裕,偷眼瞅皇帝。

    她頂撞過皇帝,皇帝會答應麼?

    “陛下,可以麼?”英氏忐忑不安。

    皇帝輕飄飄的。

    想不到英氏也有求他的一天!

    得意了一會兒,皇帝後悔莫及。

    早知道英氏的弱點在這裡,他又何必拿官職、追封來討好英氏?或許兩個孩子都可以不姓香?

    皇帝打算擺擺架子。

    無他,英氏讓他碰了一鼻子灰,來而不往非禮也。

    “祖母,您這樣不對。”李暘給英氏出謀劃策,“您應該告訴陛下,阿裕姓香,所以您要抱走。阿裕要是被您抱走了,瓔兒肯定不樂意,我也不樂意,我倆天天找他鬧,到時候他得求著您住進東宮。”

    皇帝:……

    這是他的親兒子麼?不幫親爹,幫外人。

    不對,或許英氏在阿暘心目當中並不是外人,而是一家人。

    罷了,有阿暘這樣的兒子,當爹的還想在親家面前擺譜?

    皇帝哈哈一笑,“老夫人說哪裡話?東宮是阿暘和瓔兒的家,你是他們的祖母,想來便來,想來便來。”



番外二

英氏給曾孫女起名阿裕, 是希望小囡囡一直富裕, 一直有錢。這個名字真沒起錯,阿裕果真非常富有。

    祖父給香瓔留下的錢和產業,香瓔自然是要傳給阿裕的。當然了,只憑香家的產業, 稱不上非常富有,只能算作小富、普通的富。

    李暘偏愛女兒,給阿裕攢了不少私房。但阿裕主要的財富,是瑞王留下來的寶藏。

    浦孔炤逃走之後, 唯恐朝廷追殺,避入山中為僧, 躲了五年。這五年當中,他也沒有別的事可做, 每天就是研究《單武兵法》。

    他手中的這本《單武兵法》是真本, 交到皇帝手中的, 只是抄本。

    五年過去, 浦孔炤終於找到了書中隱藏的秘密。

    瑞王當年曾把積蓄的財富埋在瑞山深處的地下陵墓,單武兵法隱含有陵墓的地址。

    浦孔炤解開這個秘密之後,心熱似火, 在寺廟裡住不下去了。

    反正這五年也沒有人找上門來追殺他, 浦孔炤索性回了趟定州老家。

    回去之後, 浦家早已沒人了。問了左鄰右舍,才知道太子妃香氏命人將浦家所有的人遷回了原籍。浦孔炤打聽到香雲浦在哪裡,日夜兼程趕了過去。

    浦孔炤的父親已經去世了, 母親、弟弟妹妹等被香瓔安排在香家祖父留下來的老宅,日常起居,都有侍女婆子等照料。

    浦孔炤的弟弟發奮讀書,準備參加科舉。

    母親孔氏和浦孔炤抱頭痛哭,“太子妃說了,咱們浦家和香家是一家人,她會讓人為浦家擔保,浦家的男子安心讀書,總有出頭之日。太子妃還說,你如果回家了,可以恢復本名本姓,沒人會追究,你安全了。她還給你捐了個監生,你若想做官,直接進京找她。”

    浦孔炤百感交集。

    他又何嘗願意躲在山裡做個僧人?能和親人團聚,不必東躲西藏,再好不過。

    浦孔炤安心在家讀書,留長了頭髮,趕上會試之年,便赴京城參加考試去了。

    浦孔炤學問好,順理成章的出了貢,進入殿試。殿試時浦孔炤沒有太露鋒芒,名列第二甲,賜進士出身。

    李暘把浦孔炤帶到東宮,香瓔向他道謝,“當日若沒有浦哥哥幫著拖延時間,我夫妻二人或許已經命喪黃泉了。浦哥哥安心在朝中做官,瑞王舊部已經被連根撥起,沒人知道你的身份。”

    “我浦孔炤終究還是成了背主之人。”浦孔炤苦笑。

    先是跟隨瑞王,後效忠定王,現在卻在皇帝的朝中做官了。浦孔炤汗顏。

    “不是。你曾經為舊主殫精竭慮,該做的事你都做了。”香瓔好心勸解,“你出家數年,算是已經死過一回了。舊主的恩已經還了,今後你為自己重生。”

    “好,為自己重生。”浦孔炤激動落淚。

    “娘,我回來啦。”小女孩兒快活的笑聲。

    浦孔炤不由自主向殿外看去。

    身穿嫩樹芽綠衫子的小姑娘,笑嘻嘻的小姑娘,天真爛漫,活潑可愛。

    李暘快步出殿,“乖女兒。”小姑娘咦了一聲,“爹爹你怎麼也在?”

    李暘蹲下身子,小姑娘撲到他懷裡,興奮得咯咯笑。

    “看到爹爹便忘了娘了?”香瓔裝作吃醋的樣子。

    “沒忘呀。”小姑娘從父親懷裡滑下來,跑到香瓔身邊,“娘,抱抱。”

    香瓔抱起小姑娘親了親,“阿裕,咱們有客人。這位是浦舅舅。”

    阿裕笑咪咪打量浦孔炤,“又一位舅舅。”

    阿裕伸出小手指,掰著手指數,“小舅舅,表舅舅,又一位舅舅,是幾位舅舅呢?”

    “四!”阿裕歡聲道。

    香瓔納悶,“阿裕你明明會數數的,今天怎麼了?”明明是三位,為什麼要數成四位呢。

    阿裕委屈的扁扁小嘴。

    李暘見不得阿裕受一點委屈,抱過阿裕耐心詢問,“阿裕想有四位舅舅,對不對?”

    阿裕奶聲奶氣,“蘭蘭有四位舅舅,我只有三位,多沒面子。”

    香瓔粲然。

    蘭蘭是徐勇的女兒,阿裕的小學伴,兩個孩子真是什麼都要比,少個舅舅便覺得輸了?

    浦孔炤一直注視著阿裕,感覺既新奇又愉快。

    多聰明的孩子,多可愛的孩子。

    李暘一本正經的承諾,“爹爹會想辦法讓你再多一位舅舅的。”

    香瓔失笑,“太子殿下,你從哪裡再給咱們阿裕小姑娘弄個舅舅過來?”

    李暘也笑,“安王府一位,英家一位,浦家一位,或許還有香雲浦的雲?”

    浦孔炤道:“我還有個弟弟。所以,阿裕小姑娘,你有兩位浦舅舅。”

    “太好啦。”阿裕歡呼。

    “四個,四個,四個。”阿裕跳下地,高興得又蹦又跳。

    浦孔炤蹲下身子,神色異常溫柔,“阿裕喜不喜歡錢,很多很多的錢?”

    “能吃麼?”阿裕好奇的問。

    浦孔炤搖頭。

    阿裕本來想說不要的,但浦孔炤目光殷切,阿裕好心腸的點頭,“你給我也行。”

    浦孔炤送了一本兵書給阿裕,“並不是我送給你的,這些本來便屬於你。誠國公留給你的財富,我只是替你發現了。”

    “浦哥哥,你的意思是……”香瓔又驚又喜。

    浦孔炤微笑點頭。

    “你竟然不愛財,沒有自己留著。”李暘刮目相看。

    浦孔炤感慨,“單將軍在兵書中留有暗語,把他落難之後的經過全寫出來了。單將軍從重重包圍之中逃出來,陪著他的只有一位親兵,就是我的父親。他二人受了重傷,無人敢收留,眼看就要死了。是誠國公,無意中得知我父親是浦家後人,幹冒奇險,給吃給喝給住處,請了大夫,留在莊子裡養傷。雖然他二人受傷太重,最後也沒能活下來,但他二人對誠國公的感激之情,天地可表。單將軍是唯一知道瑞王地下陵墓秘密的人,他留下地下陵墓的地址,並且說了是留給瑞王后人的。若瑞王無後,則贈給誠國公。”

    “阿裕是香家後人,誠國公遺留下來的,自然屬於阿裕。”

    李暘和香瓔愈聽愈奇。

    祖父留下一本兵書,給阿裕留了一大筆財富?
   

    請看作者有話說

    請看作者有話說

    請看作者有話說
   
    作者有話要說:瑞王貪婪,搜集到的金銀財寶無數,可惜他自己無福享用,最後成了阿裕的囊中物。


    阿裕很富有,但她年紀小,對銀錢沒什麼概念,也沒什麼興趣,多了一大筆財富,還不如多了兩位舅舅呢。

    光陰似箭,不知不覺間,龍鳳胎滿六歲了。

    之前兩個孩子也上學,不過學堂就設在東宮,學習還在其次,主要是玩耍。

    六歲了,正式開蒙了,以後便是正經八百的學生了。

    阿易接受的是儲君的教育,非常嚴格。阿裕接受的教育相對來說會輕鬆一些,畢竟將來她不需要治理天下。

    “囡囡以後管好香家便可以了。”英氏溺愛曾孫女,捨不得阿裕學習太刻苦,“咱們香家又不大,好管。囡囡不必太用功。”

    “我就不一樣了。”阿易嘴角微微上揚,略有得意之色,“外祖父教過我的,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經史子集,文學武藝,我都要學習,都要精通。”

    “聽聽我們阿易說的多好。”英氏喜笑顏開。

    阿易越長大便越像李暘,精緻得無可挑剔的一張小臉蛋,人見人愛。

    他是天生的喜怒不形于色,高興或不高興,生氣或憤怒,都不會太外露。小小年紀,總是跟個小大人似的。

    英氏知道阿易的脾氣,但瞧著阿易太可愛了,還是忍不住扳過阿易的小臉蛋親了親。

    “六歲了。”阿易指指他自己。

    “六歲怎麼了,曾外祖母便不能親你了?”英氏故意逗他。

    阿易安安靜靜的,不說話。

    阿裕忙熱心的道:“曾祖母,親我親我。”

    “還是我們小阿裕最乖。”英氏樂呵呵的捧起阿裕的臉蛋親了兩口。

    “阿裕只要乖便可以了,我卻不行。”阿易慢吞吞的道。

    “叫姐姐。”阿裕板起小臉訓斥,“我比你先出生的,我是姐姐。你叫我名字是不對的。”

    阿易也板起小臉。

    他居然沒有阿裕先出生,簡直豈有此理。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落後了麼。

    阿易心裡別提多不服氣了,明明他比阿裕個子高,還比阿裕懂得多啊。

    “阿裕,你看這樣好不好。”阿易拉過阿裕的小手,好言好語和她商量,“以後你叫我哥哥,我讓著你。”

    “你叫我姐姐,你還得讓著我。”阿裕狡黠一笑。

    阿易小臉一板,把阿裕的手鬆開了。

    阿裕真壞。

    “我什麼都要學,除了跟侍讀侍講上課,還要跟外祖父學射箭,跟爹爹學騎馬。”阿易炫耀。

    “我也要學。”阿裕不甘落後。

    “囡囡,你是小姑娘,用不著騎馬射箭。”英氏忙道。

    “就要學。”阿裕倔起來,英氏也哄不了。

    阿裕鬧著要學騎馬射箭,李暘溺愛女兒,捨不得拒絕,答應了。

    阿裕小姑娘要學騎馬射箭,把安王夫婦、廣甯王夫婦全驚動了,香瓔、雍城長公主和英氏也都跟過來了,“阿裕,小心啊。”

    阿易已經會騎小馬了,得意的、矜持的從阿裕面前經過,“你如果學不會騎馬,就叫我哥哥。”

    “我如果學會了,你就叫我姐姐!”阿裕氣憤大喊。

    眾人不覺粲然。

    阿易和阿裕雖然會爭執鬥氣,但總體來說,兩個孩子還是很要好的。

    這天下課之後,阿易有件好玩的事要和小學伴們一起玩,把阿裕也叫上了。

    “李侍講學問可好了,聽說他的學問是跟仙人學的。仙人就藏在他的玉佩裡,叮叮叮敲三下,仙人就出來了。”小學伴中間有這個傳說。

    “阿裕,李侍講中午要小憩,咱們趁他睡著的時候,去敲他的玉佩。”阿易告訴阿裕。

    阿裕激動得小臉粉撲撲的,不停點頭,“好呀好呀。”

    敲敲玉佩便能出來個仙人,真好玩。

    “我要個好看的仙人。”阿裕要求。

    “必須是個好看的。”阿易自信滿滿。

    朝中上上下下,宮裡宮外,人人誇他相貌極好,世間無兩,他親手敲出來的,必須是個好看的仙人。

    “那你叫我哥哥吧。”阿易要求。

    “好呀。”阿裕一心想看仙人,乖巧點頭,“哥哥。”

    阿易嘴角上揚。

    阿裕終於肯叫哥哥了,揚眉吐氣!

    李侍躺在椅子上,雙眼微閉,看樣子是睡著了。

    阿易帶著阿裕,還有一幫小學伴,雄糾糾氣昂昂,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

    “快找呀,快。”小學伴們一個比一個激動。

    李侍講將睡未睡,見皇太孫帶著一幫孩子沖進來,莫名其妙,睜開眼睛道:“找什麼?”

    孩子們呆了片刻,“快跑呀。”

    一陣風似的來了,又一陣風似的跑了。

    剩下李侍講一個人在風中淩亂。

    “阿易沒有讓我見著好看的仙人。”晚上和父母共用晚膳,阿裕小姑娘告狀,“他還騙我叫他哥哥。”

    “今日之事,純屬意外。”阿易語氣淡然,神色淡然。

    李暘、香瓔聽阿裕說著午間李侍講小憩的事,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得十分辛苦。

    “你還我。”阿裕伸出小手。

    “還什麼?”阿易不緊不慢。

    “你騙我叫你哥哥呀。”阿裕委屈。

    阿易想了想,不情不願的道:“姐姐。”

    阿裕向她的小手努嘴,“這裡,這裡。”

    阿易覺得阿裕太幼稚了,但是不和她一般見識,嘴巴貼到阿裕的手上,“姐姐。”

    阿裕笑嘻嘻的攥緊小手,“收到。”

    收完欠債,阿裕又高高興興的吃飯了。

    阿易有點不開心,臉色嚴肅,“阿裕,總有一天,我本事會非常非常大,你會心甘情願叫我哥哥的。”

    “那我本事要是比你大,你就叫我姐姐。”阿裕毫不示弱。

    “一言為定。”兩個孩子拉了勾。

    兩個孩子異常認真。

    香瓔笑倒在李暘懷裡。

    (全文完結)

[ 本帖最後由 向晴 於 2020-9-29 12:35 編輯 ]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已處理
幻想中的星星如同夢境般優美~~~叫我"幻星夢"~~~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12-1 01:17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36732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