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03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影帝的小崽子恃寵生嬌了》作者:顧雲閑【完結+番外】

https://ds-hk.net/thread-389084-1-1.html


正文 1-54章節

番外 55-56章節 (缺56章節)
遇到事情的時候,要多聽多想少說,要有自己的判斷,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受別人左右。

TOP

補貼番外章節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第56章 番外2

  第二天的拍攝從早起開始。

  出現在畫面中的第一個鏡頭, 是顧漾穿荇a居服慵懶閒適的樣子,鏡頭往下移,是蘇祁還埋在被子堛瑭y。

  “祁崽。”

  蘇祁掙開惺忪的眼,語氣迷迷糊糊:“恩?幾點了?”

  “九點, 早飯想吃什麽?”顧漾半邊身子壓茈L, 鏡頭前的觀衆根本看不到蘇祁的臉和身影。

  【天呐!二位是不是忘了現在是在直播?我感受到了滿滿的狗糧, 剛才甚至想去搶奪我家小泰迪的零食……】

  【我覺得……他們知道……但他們不在乎。】

  【神仙愛情!網上的噴子來看看,人家關系這麽好,爲了上位個屁。】

  【就是就是, 祁崽家堻o麽有錢,需要爲了上位去賣身?】

  【把#神仙愛情#打在屏幕上】

  【家堸絮漯滲u的一直都是顧漾啊,祁崽太幸福了,早上睡到自然醒,醒來了就能吃到男朋友做的香噴噴的早飯。】

  【國家欠我一個這樣的男朋友。媽媽,我也想要啊!】

  蘇祁終于從被子媃p了出來,也可以說是從顧漾的魔爪中逃脫。

  他氣呼呼的瞪茬y孽的某人,“今天早上吃三鮮餃子!不準去買餃子皮,你親自擀皮剁餡兒包好煮好,我只負責吃!”

  說完,就見他快速跑進了浴室,畫面堸有悀U顧漾一人,只見他低眉淺笑了兩聲,蓋茬Q子刷了會手機,這才掀開被子起身去做早飯。

  蘇祁在洗手間咬茪刷,深吸氣平複内心的燥熱與沖動。

  剛才,就在剛才,他有反應了……如果不是有被子,如果不是睡褲寬松……

  ……

  顧漾真的是自己和面擀皮活餡兒包餃子,不過活餡活到一半,家堣S來了人。

  蘇母和顧溪的臉出現在鏡頭中。

  蘇母看了樓下一圈:“小祁呢?這孩子還沒起?”

  “在樓上洗漱。你們吃過早飯了嗎?”

  顧溪拿下墨鏡,看茤苳l婼悁h攝像頭,滿意點頭,道:“不錯不錯,有這麽多的攝像頭,還能給我免費打個廣告。”

  顧漾:“……”

  蘇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真是鑽到錢眼子堨h了,你們家公司是不是還給你寫了宣傳語,準備讓你念出來?小祁,起來了啊。”

  顧溪也朝茪U樓的人看去。

  蘇祁朝茖滮H打了招呼,然後去了廚房。

  熟悉的感覺從身後傳來,腰間被一雙手臂抱住:“謝前輩呢?他什麽時候回去的?”

  “六點。早上有個廣告拍攝,所以先回去了。”顧漾洗幹淨手,轉身將人摟住,“早上沒鬧夠?”

  蘇祁臉色微紅,深深的埋在他的懷中:“我媽和溪姐來的好早。”

  顧漾抵茈L的眉心,輕笑道:“那祁崽出去招待她們,我這餃子快好了,待會兒得喂飽我們祁崽啊。”

  蘇母和顧溪這一次過來,是爲了一件大事兒。

  顧漾想在國外舉辦婚禮,所以很多流程上的事情都得先商量。

  這提議一出,蘇母和顧溪這對曾經的閨蜜就搶了過去,說要親自操辦。

  這一次過來,是送了幾個婚禮的策劃方案來給兩位當事人看看。

  蘇母:“小祁啊,這幾個策劃方案,你看看喜歡哪一個。你們選好了,我們就去辦。”

  蘇祁一個一個的翻過去,仗茖漅a都有不菲的家底,所以婚禮策劃是怎麽費錢怎麽來。

  各地空運的花,給賓客安排的全球頂尖酒店,包吃包住包飛機……他都覺得心疼。

  蘇祁看茬o些,遲疑:“這個……會不會太奢華了?看上去,要布置很久。”

  “不用不用。你們就算是明天就要結,今晚我也能找人給你們辦好。蘇家和顧家聯手,怎麽能寒碜?”蘇母道。

  蘇祁強自掙紮:“媽,這挺費錢的。”

  這下輪到顧溪說話了:“沒事,隻要你們滿意,再費錢都得掏。兩家一起辦,肯定得奢華!你和顧漾現在可都是娛樂圈的影帝,這點錢值的花。”

  蘇祁:“請的人會不會太多了?你們這是打算把酒店所有的宴會廳包下來嗎?”

  蘇母和顧溪對視一眼,一起點頭。

  正好身後傳來腳步聲,蘇祁覺得手中的策劃案非常燙手,朝蚥U漾求救。

  要是真這麽多人……新人敬酒的時候,他和顧漾可能一整個晚上都敬不過來。

  顧漾忍笑,“其實我覺得策劃案挺好的。”

  蘇祁面色微變,可憐兮兮的看茈L:“哥,我會很累的。”

  “祁崽,結婚一輩子就這一次,那天累點就累點吧。乖啊,到時候哥帶你全球旅遊去。”

  蘇祁深深的吸口氣,盡力忘記身邊還有兩個人在,“哥,這麽多人,要通宵敬酒。”

  顧漾:“……所以?”

  蘇祁咬牙,甩出殺手锏:“結婚當晚的洞房花燭夜,你還要不要了?!”

  顧漾唇角的笑意終于破功,眼中也染上了笑意,星星點點,柔和了他剛才的戲谑,平添了幾分溫柔。

  蘇母拿茧此漁蛌漱滮@抖,一巴掌拍在蘇祁肩膀上,捂臉道:“臭小子,我和你溪姐還在這堙A你知不知羞的?”

        蘇祁索性豁出去了,咬唇:“你們逼我的。既然都要結婚了,那洞房花燭夜怎麽就不能有了?身爲長輩,更加得讓茪p輩。這麽重要的一個禮節,不能少。反正通宵敬酒這個事,不行!”

  “行行行,那你說,你想要怎麽樣的婚禮?”

  蘇祁剛準備張口,蘇母又道:“我們和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生意場上認識的人這麽多,不可能隻給你們辦一場小婚禮。”

  顧溪也道:“對啊,我爸媽送出去這麽多的禮金,得靠蚥U漾結婚拿回來。”

  顧漾:“……”

  蘇祁抿唇不語,坐在桌子前和餃子較勁。

  蘇母和顧溪就将注意力轉移到了顧漾身上。

  顧漾翻開策劃案,指茪W頭粉白相間的幾頁道:“按照這個做就行了,地址就選在這個海島上。前後三天,将海島上唯一的酒店包下來。來往的賓客,包吃包住包來回飛機票。但人數上……”

  顧溪和蘇母立刻道:“我們壓低人數,放心放心。”

  等早飯吃完,又掏出一張紅紙,上面寫荋X個時間。

  攝像頭很識趣的放在了蘇祁身上,沒讓那幾個時間暴露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知道時間,就純粹恭喜祁崽和男神。】

  【對對對,海島上肯定很貴,而且酒店都被包了,沒地方住,我也去不了啊。】

  【羨慕去參加婚禮的賓客,太幸福了。吃吃喝喝玩玩樂樂,主要是這花費全是蘇家顧家包了。】

  【我羨慕祁崽和男神。家世好,長相好,前途一片光明……】

  顧漾将幾個時間發給了朋友,大概過了半小時,才收到消息:“我找朋友查了一下,就這個下雨的幾率最小。”

  “下不下雨的其實無所謂,婚禮是室内的,酒店用的是透明的玻璃和落地窗,周邊環荇。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風光都不錯。”

  顧漾:“……晴天吧,雨天……不吉利。”

  蘇母和顧溪得到了兩位當事人的同意,立刻去安排所有的行程。

  在來之前,他們已經讓酒店預留了幾個時間的前後三天。先下手爲強,總比到時候想訂訂不下來的好。

  顧漾走到餐桌前,一坐下,蘇祁就将調好的醬汁推過來。

  “祁崽。”顧漾咬蚖憭l道。

  蘇祁:“?”

  顧漾:“看來我得好好工作賺錢養家了。畢竟除了婚禮,我還得養你啊。”

  蘇祁瞥了最近的鏡頭一眼,突然伸出手蓋住,然後在顧漾唇角很迅速的親了一口:“我很好養的。”

  頭頂上的鏡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祁崽欲蓋彌彰,他以爲遮住一個就行了。】

  【我是祁崽頭頂上的鏡頭:對不起,我拍的一清二楚。】

  【欲蓋彌彰的祁崽太可愛了,剛才出現在鏡頭前,我還看到他耳後根紅紅的。】

  【唇角還有痕迹,好像還被咬破了】

  【我估計祁崽被反攻了,肯定被男神壓荍k了很久。】

  【我是祁崽頭頂上的鏡頭:别無視我,我也是有存在感的。】

  蘇祁嗔怒的瞪了一眼顧漾,狠狠地咬蚖憭l,“這麽多鏡頭。”

  顧漾往後一靠:“不是你主動的?”

  蘇祁:“……我就打算親一下。”

  顧漾:“親一下被拍到和舌吻被拍到,有區别嗎?反正都被拍到了,還不如徹底一點。”

  蘇祁放下筷子,指蚢麰悸疑飺Y:“我遮住了的。”

  顧漾歎氣,也跟茈L放下筷子,輕輕地勾起他的下巴,指蚗Y頂的攝像機道:“看,你遮住了桌上的,沒遮住頭頂的。大家想看,絕對看的一清二楚。”

  蘇祁怔怔的盯茈收搕F幾秒。

  過了這幾秒,才壓抑的罵了一句粗口:“艹!失策了。”

  【笑死我了,祁崽說這句話的語氣太逗了。】

  【有種被男朋友耍了的感覺。】

  【我不想在全國朋友面前秀恩愛,我就是想偷偷摸摸的秀恩愛。鏡頭:你休想.jpg,我也是有存在感的!】

  “今天晚上做個紅燒牛肉,下午炖上了我們再出門。”

  蘇祁乖巧點頭:“那你做紅燒牛肉,我上樓收拾東西。”

  他們接下來要進組,這一進組就是幾個月。現在兩人都在一起了,中途沒其他的事情不會回來。

  兩天後。

  去飛機場的車中,栗綰看茪G人,神态輕松:“這次的綜藝效果不錯。第一個三天兩夜效果挺好,外界對你們兩個的關系讨論的依舊多,但大部分都成祝福了。偶爾有些不好聽的話,公關部會解決,你們不用擔心,也别去理會。黑粉永遠存在,不可能沒有。另外,告訴你們個好消息。綜藝證明了你們的熱度,之前丢掉的一些代言現在重新找上門來了。”

  蘇祁倏地睜開眼:“落井下石的那些,我不接。”

  顧漾捏了捏眉心:“我贊同。”

  栗綰仿佛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結果:“行吧,我給你們挑選了一些之前沒合作過的廣告代言,你們看一下。有一些是明确要求兩個人一起出現的……”

  顧漾:“這些就直接同意了,單人的再看。”

  栗綰:“……你能不能稍微含蓄一點?車上不止你們兩個。”

  顧漾挑眉,看荇葴簎冀雂ㄝ悚獐豸l,突然道:“我聽說金柳在追你。”

       栗綰立刻轉回了頭。

  蘇祁靠近顧漾,兩人呼吸交纏:“金老師真的在追栗綰姐?”

  顧漾點點頭,看茪Q指交握的兩隻手:“恩。怎麽了?”

  “我就八卦一下,什麽時候的事?”

  顧漾咬了一下蘇祁的耳朵,就茬o個姿勢在他耳邊吹了口氣,趁蚅洩瞼身酥麻的時候慢悠悠的說道:“就這幾個月吧。”

  蘇祁渾身僵硬的靠在後座上,偏偏顧漾一直扣茈L的腰,他想遠離的動作都沒做出來就被顧漾掐死在苗頭堙C

  “那栗綰姐有想法嗎?他同意了嗎?”

  顧漾的手指從蘇祁衣服後面繞進去,微涼的指尖惹得蘇祁渾身一顫,然後迅速按住後邊的衣服。

  這個姿勢,讓顧漾整隻手都貼在了自己的皮膚上,蘇祁被那不同于自己的溫度惹得心亂不已。

  “金柳的追求路,很漫長。栗綰是女強人,在帝都有戶口,房子買了,車子也有了,她找男朋友的要求肯定是看重自己的心意。這樣的女人,想感動很難。”

  栗綰終于忍不住,轉過頭惡狠狠的盯茖滮H:“你們兩個夠了!當我聾了嗎?當我聽不到嗎?還有顧漾,把你的手抽出來,别把大家當隐形人。快到機場了,你他媽給我收斂點。蘇祁,你也别太慣茈L,這種奔三的老男人最會得寸進尺。”

  栗綰說完,車也到了機場。

  兩人走的是vip通道,但還是被不少粉絲發現。

  保鑣趁荅輓楊S到之前將人送進了登機口。這一次去劇組,栗綰、明陽、文婳和張羽都跟茈h,從保镖到造型師化妝師都是公司配備的。

  經過登機口,離登機時間還有段距離,大家都待在休息室。

  顧漾和蘇祁靠在一起看熱搜。

  他們很久沒兩個人一起出門,這種機場生圖,難得被蹲到一次,肯定很快上熱搜。

  高個子,大長腿,行走的衣架子,怎麽都好看,怎麽樣子都适合拍照。

  随便一站,氣勢逼人。

  蘇祁盯蚥U漾精緻的側臉,勾了一下他的小手指,然後起身。

  栗绾眼疾手快的抓住他:“外面有粉絲,你出去幹什麽?”

  蘇祁垂眸:“我不出去,我就去個洗手間。”

  栗绾松了手。

  過了半分鍾的時間,顧漾收起手機起身。

  栗綰眼疼的看茈L:“怎麽?你也正好要去洗手間?”

  顧漾不置可否。

  栗綰冷笑:“行啊,小學生上洗手間,非得結伴去。”

  也是運氣好,蘇祁進去的時候洗手間堥S有人,顧漾一進去,就關了門,然後将蘇祁擠在門後面。

  “小崽子,剛才是在撩我進來?”溫熱的大掌從腰間的衣服縫隙媃p進去,唇與唇的距離接近于無。

  蘇祁嘟唇,正好印在顧漾唇角:“就是被你,撩到了。哥,我們接個吻再出去,好不好?”

  “不來一次,就接吻?能滿足你嗎?”

  蘇祁一口咬在顧漾的肩膀上:“時間不夠。”

  顧漾的持久力,他是最有話語權的。要真的開始,肯定是一發不可收拾。

  耳邊傳來顧漾的低笑聲,緊接茪H就被按在了門上,顧漾滾燙的唇壓下,讓人迷醉的氣息瞬間将他包裹。

  蘇祁悶哼一聲,因爲某人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腰。腰間的軟肉捏起來有點疼,他差點就咬到了顧漾的唇舌。

  顧漾好像早有所覺,迅速的抵開他的齒縫,勾茈L來了個熱吻。

  “顧老師,蘇老師?你們在堶捷隉H”不知過了多久,兩人之間的熱情被幾下敲門的聲音打斷。

  顧漾松開蘇祁,輕輕地舔舐茪p崽子紅潤的唇,等明陽再次敲門,他才扯開門:“什麽事?”

  明陽迅速的别開臉:“要登機了,看你們一直沒回來,栗綰姐讓我來找一下你們。”

  顧漾戴上墨鏡,點點頭,神色冷淡,仿佛剛才差點將蘇祁就地正法的人不是他。

  栗綰一見到蘇祁面若桃花,眼角濕潤的樣子就知道在洗手間媯o生了什麽。

  她眼不見心不煩的走在最前面,先登了機。

  這一部劇,是兩人公開後的第一次合作。和之前在劇組堸蔑蝶N摸的感覺不一樣,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對對方好,也可以時不時地秀個恩愛。

  而且劇組的人見怪不怪,大家頂多是揶揄一下,沒露出什麽嫌惡的表情。

  在劇組待了半年後,顧漾和蘇祁婚禮的時間到了。

  劇殺青當晚,兩人吃完殺青飯就連夜趕往機場,一起前往婚禮現場。

  他們兩個幾乎是甩手掌櫃,一切都交給了兩邊的家人去辦。而蘇家和顧家的親戚朋友也是今天白天剛出發過去的,他們兩個新人,反而是家人中最後到達的。

  一落地,一行人上了事先安排好的車,迅速的趕往舉辦婚禮的酒店。

  等到了酒店,睡了七八個小時,兩人又先後被塞進了化妝間。

  蘇祁看蚚銴l中的自己,再看蚨’褅d的衣服,震驚:“這些我都要穿?媽,這太多了,我穿上三個月每天不重樣都不一定能穿完。”

  “臭小子。”蘇母指茖漕レ蝒A,親自挑選了一身:“這身衣服,是媽媽給你挑的,婚禮上就穿這個,好嗎?”

  蘇母眼角濕潤,安安靜靜的拿茼蝒A站在蘇祁面前。

  蘇祁立刻酸了眼睛:“好,您說了算。”

  蘇母將那套衣服放在一邊,坐下:“小祁啊,我曾經想過很多次你在婚禮上的樣子,但今天這場婚禮的確不曾在我的想象中。但我和你爸依然很欣慰,也很放心。這幾年,顧漾做的,我們都看到了。能在事業顛峰期公開你們兩個的戀情,其實對他的事業傷害是最大的,這些我們都知道。有他護荍A,我和你爸很放心。”

  蘇母平常很開明,日子過得也很快樂。從蘇祁告訴她自己和顧漾的戀情時,這對父母也從未說過一絲一毫怪他的話。

  蘇祁俯下身抱住蘇母:“媽,我們都住在一個小區堙A以後天天可以見面的。”

  蘇母拍茖鄐l的背,不知不覺,就長得這麽高了,眼睛更加酸澀,但還是強忍茞\意道:“行了,你們兩個不是這個劇組就是那個劇組的,我能天天見你們?好了,快讓化妝師給你化妝。”

  蘇祁又抱了一會兒,“媽,你眼光好,我今天要穿的衣服,你都幫我挑了吧。”

  蘇母故作嫌棄的推開他:“行行行,快去化妝。都這麽大年紀了,還得我這個當媽的給你挑選衣服。”

  但轉過身,含茠熔散\終究是沒忍住。

  蘇祁坐在鏡子前,朝茪ぃ帑v道:“不用太過度,稍微打理一下就好了,主要是發型。”

  化妝師點頭:“明白。蘇老師,恭喜恭喜。”

  蘇祁眼角微揚,喜色終于充盈在臉上,拿出手機給化妝師轉了個紅包:“多謝。”

  海島上的天氣很好,前面一周一直下雨,雖然下的是小雨,但天氣依舊陰沉沉的。今天早上,天氣放晴,早起的人還看到了海平面的日出。真正在海島上看到日出,那種感覺和在内陸是不一樣的。

  顧漾和蘇祁一樣,也是一大早就被顧溪推進了化妝間。而且美其名曰,在儀式前不能見對方。

  顧漾嗤笑。顧溪在的時候,他坐茪W妝做發型,一點要出門的意向都沒有。但顧溪一走,他就非常自然的找到了蘇祁的化妝間。

  “漾哥!”蘇祁從鏡子堿搢鴩茪H挺拔的身形,然後落在他裁剪得體的西裝上。

  化妝師非常有眼力見的離開了化妝間。

  顧漾:“都好了嗎?”

  蘇祁點頭:“好了。”

  顧漾看了下時間:“離開始還有半個小時。”

  蘇祁螃Y:“?”

  顧漾膩_他的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茈L,“遇見你之前,我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有屬于自己的婚禮。遇到你的最開始,其實也不确定。但發現,一見鍾情是真的存在的。酒吧堥滬荇◎N的小崽子,舞台上耀眼的新星,還有屏幕中光彩奪目的你。”

  蘇祁怔怔的看蚥U漾,眼中裝茠滿A心中盛茠滿A就隻有眼前這麽一個人。

  顧漾輕笑,“但在婚禮前,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蘇祁心中已經察覺了一點,然後就見到顧漾在他面前單膝下跪。

  蘇祁指尖微顫,還沒收回手,就被顧漾更用力的捉住。

  “蘇祁,我有很多的缺點,很多你才能看到的缺點,就算是這樣的我,我還是想問一句,你,願意嫁給我嗎?”顧漾的指尖拿茪@枚戒指,戒指的款式很簡單,而他自己的無名指上,已經戴上了一枚。

  關于求婚這件事情,兩人之前讨論過,蘇祁覺得沒必要。

  蘇祁動了動手,朝蚥U漾道:“願意。但是……”

  顧漾微挑眉。

  蘇祁:“爲什麽是我嫁給你,而不是我娶你?”

  顧漾將戒指套在蘇祁的無名指上,然後起身,鼻尖抵蚖韟y輕笑:“無所謂啊。只要能把你真正的拐回家,我不在乎是娶你還是嫁你。”

  ……

  “我就說他們肯定在一起。”蘇母推開門進來,身後跟蚥U溪:“都跟你說不用去小漾的化妝間看,你還不信。我赢了,記得1888的紅包,微信轉賬給我。”

  顧溪恨鐵不成鋼的瞪蚥U漾:“就幾個小時不見,這麽舍不得?别把人看的太緊了,小心小祁哪天不要你……”

  “顧溪女士。”顧漾舉起兩人交握的手,“有你這麽盼茼菑v弟弟感情不睦的嗎?”

  蘇母掩唇笑了笑,輕聲道:“快開始了,走吧。”

  雖然減少了來參加的人,但顧家和蘇家的地位擺在那堙A這一次過來的人依舊不少。

  更别說,包吃包住還包來回的機票。而這住的地方,還是島上最好的酒店!一場參加了能享受,還能增進關系的婚禮,完全找不出不來的理由。

  不過,蘇家和顧家卡的嚴,有些人打聽到他們要在這邊舉辦婚禮,都聯系了兩家想過來,卻被以其他理由給模糊過去了。

  婚禮上的曲子,是第一次出現,溫馨甜膩。

  這是顧漾和蘇祁爲了婚禮,特意錄制的一首曲子。這首歌曲不會往外放,是屬于兩個人的婚禮記憶。

  “緊張?”顧漾側身看過去。

  十指交握的手汗濕,分明是有人緊張的手出了汗。

  蘇祁指尖微動,然後啞聲道:“哥,緊張的不是我。”

  顧漾:“瞎說,手都出汗了,我感受到了。”

  蘇祁:“……你感受一下你另一隻手。”

  顧漾面色微變,他的另一隻手也是濕的。所以,緊張的不是蘇祁,而是他?

        顧漾又道:“你真的不緊張?”

  蘇祁毫不在乎的膩_頭,一口咬在顧漾的下巴上,然後伸出自己另一隻手摸了一下他的下巴:“你看,我的手是幹的。”

  顧漾低頭,壓迫性的氣勢壓得蘇祁往後仰。

  蘇父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

  蘇父:“……開始了。”

  蘇祁和顧漾是一起走上去的,十指交握,一步一步走的緩慢。婚禮的步道不長,但他們慢悠悠的走了十幾分鍾才走到。

  婚禮儀式很簡單,兩人互換了結婚戒指,然後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結婚。

  結婚儀式結束前拍的全家福照片,很快就出現在了國内的社交平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是今天嗎?百年好合,甜甜蜜蜜一輩子啊!】

  【百年好合,甜甜蜜蜜一輩子。】

  【蘇祁和顧漾真的好帥好帥,這兩個男人是上天的寵兒吧,怎麽能這麽帥。】

  【穿上西裝的樣子,還有互換戒指的時候,一幕幕都太美好了。】

  【好可惜,沒能去現場看到這麽美好的祁崽和漾哥。】

  【不可惜不可惜!他們會一直都給我們帶來好作品的。最後說一句,蘇祁顧漾百年好合啊!】

  婚禮結束,婚宴開始。

  但蘇祁和顧漾敬完前幾桌酒後就離開了。

  “他們就這麽離開了?”顧父難以置信,“來了這麽多人,不敬酒怎麽能走?”

  顧母溫柔道:“這是他們兩個的婚禮,你管他們呢。反正該敬的幾桌都敬完了,其他的沒事。”

  顧溪喝了口紅酒,笑的開心:“的確,反正該收的禮金都收回來了,他們兩個在不在這堣ㄜ垠n。”

  顧母嗔怒的看了她一眼。

  主角在不在,的確不重要。其他人都是蘇家顧家生意場上的,來參加婚禮更想要的是能從中談成生意。

  所以這麽一來,主角就變成了兩家掌權人。

  蘇祁和顧漾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

  “漾哥,我們這麽早離開真的沒事嗎?”

  兩人躺在沙灘上,風和日麗,陽光肆意的揮灑。

  顧漾笑道:“沒事,剩下那些人的目標不是我們,我們在哪堻ㄓㄜ垠n。”

  說完,顧漾撐起上半身,俯身過去輕啄了一口:“今天,開不開心?”

  蘇祁:“開心。”

  又是一口:“那今天累不累?”

  蘇祁赧然:“也累。”

  還是一口:“以後還想不想來第二次?”

  蘇祁剛想點頭,驀地察覺到話語中的不對勁,硬生生的轉了話題:“什麽……意思?什麽第二次?”

  顧漾恍若未聞,繼續壓下一口:“婚禮累還是床上做事的時候累?”

  蘇祁追茩銴~的話題:“等等,你還想有第二次?漾哥!”

  顧漾低頭悶笑:“怎麽可能會有第二次?這輩子捉到我們祁崽,已經用完了我所有的運氣。現在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哪個更累?”

  蘇祁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說實話,其實婚禮更累。要走的流程太多了,如果再來一次,他是真的不太想。

  床上那事兒吧,也挺累的。不過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就會好很多。畢竟現在,他已經習慣顧漾了。

  顧漾眼角的笑意一點點的溢出,在蘇祁冥想之際将人半壓在身下:“我從你的眼中,得到了答案。”

  蘇祁偏頭離開顧漾的唇:“我沒有。”

  顧漾拉蚅洩簞_身,從後抱住他,看荅禫磲漱j海:“祁崽,今天你正式嫁給我了,以後可是我們顧家人了。”

  蘇祁看茼菑v腰間骨節分明的手,“你也是我們蘇家人了。哥,新婚快樂,百年好合。”

  【番外結束,全文完。】
遇到事情的時候,要多聽多想少說,要有自己的判斷,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受別人左右。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3-1-28 01:39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8775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