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12345
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網王)我在冰帝的日子》作者:九道蓮華【完結】

《(網王)我在冰帝的日子》作者:九道蓮華【完結】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雪寧 您是第6714個瀏覽者
  我在冰帝的日子

  作 者:九道蓮華    類別:同人小說-網王同人

  作品關鍵字:冰帝,跡部,網球王子

  我身旁的一臉陰沉的小學生問同伴:“誰啊?那傢伙。”

  另一個可愛點的回答他:“是轉學生的樺地同學,好像是從英國追隨者青梅竹馬的人而來的。”

  青梅竹馬,是指[男女幼年]時親密無間。

  這個小學生到底知不知道[青梅竹馬]的意思呢?

  還是說、其實大叔臉幼童樺地,其真身……其實是個[女]的!?

  PS:確實小九這簡介有點誤導的感覺……嘿嘿,就當是俺勾搭親們看文的手段吧∼

[ 本帖最後由 saraichan 於 2012-6-9 10:31 編輯 ]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一章 希望破滅①

  章節字數:3104 更新時間:09-12-04 16:06

  ×××

  我的名字,叫做淺野未來。

  父母都是那種很平凡很平凡的小職員,卻突然有一天,喜愛買彩票的父親,中了頭彩,家堛漱@切從那天起發生了變化。

  狹小房子從五十平米的變成了二百平米,原本擁擠的家變成了擁有庭院的豪宅。

  而我自己緊湊的小空間,也變成了比以前的大上數倍的房間。

  “未來,這堨H後就是你的房間了。”站在二樓向陽的房間門口,爸爸的話在耳邊響起。

  這個可以算是家埵鼽m最好的起居室了,老兩口一致決定,將它留給自己的寶貝女兒居住。

  只可惜,這個寶貝女兒我卻不在乎。

  面對空蕩的房間,反而懷念起自己那淩亂的小房間來。

  “爸爸。”我朝自己親老爹伸出自己那並不**漂亮的魔爪,“零花錢。”

  是的,零花錢,對剛滿十二歲,馬上就要升入國中的我來說,這比什麼都要重要。

  “啊、瞧我這記性。”爸爸立刻從鼓鼓的錢包中掏出幾張萬元大鈔,“來,寶貝閨女,這月的零花錢,還有其他什麼想要的直接跟爸爸說。”

  “謝謝爸爸∼”我接過那五張萬元大鈔,稍微數了下,便放進自己可愛的小錢包中,“對了,爸爸還要繼續上班麼?都中了大獎了,難道還要繼續上班?”現在爸爸是跡部財團某個科室的小科長,年薪也有小百萬,但那些在媽媽看來是完全不夠用的。

  要不是因為爸爸上司的推薦入學,我考了冰帝學園國中部,媽媽才不會狠心動用獎金買下現在這棟豪宅,一次交清,沒有貸款。

  再窮也要讓咱家寶貝的同學來家堛漁伬啎ㄦ|嫌棄。媽媽如是說。

  “中大獎也要上班。要不憑你老爸的能力,咱們家只能坐吃等死了∼”一直在收拾房間的媽媽走了上來,“爸爸,快過來幫我搬東西,寶貝也別愣在那堣F,把自己的東西搬到房間堙A然後該準備下上學的東西了。這次咱家運氣好,爸爸中了頭獎,你考上了冰帝,對咱家來說真是時來運轉呢∼媽媽期待你在冰帝的發展哦∼”

  說完,爸爸被媽媽拉下樓搬家具去了。請搬家工人太花錢,自己搬家還可以鍛煉身體。

  “能省則省,該花要花”這是媽媽的座右銘。

  “一群有錢小孩的遊樂場,我進去能有什麼意思……。”

  我、年僅十二歲的淺野未來,唯一的願望就是坐吃等死,當“宅女”,並在爸爸媽媽的悉心照顧下,有網路有電腦,就是我幸福的日子。

  要不是義務教育,我才不想跟那群成天比來比去,明明**卻裝成熟的少爺小姐們有什麼交際。

  “總之,走一步算一步吧!天塌下來有比我高的人頂著……”我坐在加長的雙人床上,翻出冰帝的入學手冊看了起來,“冰帝學園——”

  (希望冰帝學園國中部只是個普通的學園好了。)

  ………………

  …………

  同一時刻,東京跡部宅邸

  “冰帝學園國中部,東京私立國中,1919年創校,校地面積36845平方公尺,採用學園升學體制,均為推薦入學……樺地,真是無趣的學園,讓本大爺將她變得更華麗吧∼啊嗯∼”

  “USU。”

  ×××

  這時候,因為搬家的疲倦陷入睡眠的我,顯然不知道自己的渺小的願望,在瞬間破滅了。

  ×××

  鈴鈴鈴——記錯的一陣鬧鐘聲,將我從夢境中拉回現實。

  不情願的懶散的起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我拉開了窗簾,瞬間,清晨的陽光瞬間房間。再打開窗,陣陣清新的空氣隨著柔和的風吹了進來。

  “真是個好天氣。”我伸了個懶腰打起精神,清涼的風吹走了最後的困意。

  “未來起來了嗎?換好衣服吃飯嘍∼”媽媽的聲音在樓下響起。

  “是∼∼”

  今天可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重要的日子,拿下牆上掛的嶄新校服,脫下睡衣,換了起來。

  合身的校服很快的穿戴整齊,面對著眼前的試衣鏡,我不禁摸著下巴感歎道:“這跟蟑螂一樣顏色的外套……真的是名家設計的嗎?”

  這種顏色衣服自己還要穿上三年……一想到這堙A我就覺得額頭的血管開始抗議般的跳動……

  嘛嘛……稍微安慰下自己,反正大家都一樣,也就不會覺得只有自己像“小強”了。

  穿好衣服,我走下樓,來到客廳,媽媽已經準備好了早飯,爸爸也坐在餐桌旁看起來報紙,見我下來,兩人的視線一起投了過來。

  “真是好看呐∼寶貝∼穿上校服感覺一下子長大了呢∼”

  “謝謝媽媽∼”我心口不一的回答,這小強顏色哪里好看了……您不會看著那冰帝的校徽,才說好看的吧?

  “爸爸還是喜歡長不大的未來。”

  “您在說什麼呐,爸爸。我還想在長高誒∼”剛過一米四的身高,是我一直很介意的。

  “這樣未來就可以一直待在爸爸身邊了……”

  “我說爸爸……”我在餐桌旁坐下,無力支著額頭,“我才上國中誒……”

  “就是就是∼”爸爸看出我的不耐煩,立刻改變了話題,“今天開學第一天,應該能交到好朋友吧?聽說我們總裁的兒子也從英國回來,在冰帝上囯一,名字好像是叫跡部……景吾?”

  “我吃飽了。”幾口吃掉了盤中的吐司加煎蛋,我拎起書包和媽媽放在旁邊的便當盒朝門口走去。

  “便當不要忘了哦。”媽媽從廚房門口探出頭囑咐道。

  我沒回頭,舉著便當盒說:“知道知道了∼”迅速到在門廳換好鞋,對著家堛漕潀儢﹛G“我上學去啦∼∼”

  “路上小心。”X2

  就這樣,我踏著輕鬆的步伐,朝新宿車站走去。

  嗚——嗚——

  一列列疾馳的列車,正點到達了車站,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顯示的時間“七點”。還好趕上了。

  站在月臺上,沒幾分鐘,列車就進站了。就在列車進站這段時間了,我無聊的掃了月臺一眼,卻看到穿著同樣校服的戴眼鏡男生上了對面的列車。

  “上錯車了……笨蛋。”心媟Q著去提醒他,可是對面列車的門已經關閉,而自己面前的車門已經打開。

  可憐的傢伙,開學第一天就要遲到嗎?心中稍微為那個眼鏡男祈禱了下。隨著列車的徐徐前進,很快的,我便將這個小插曲丟入了記憶的洪流之中,將之遺忘。

  ×××

  冰帝學園中等部的校門口,立著大大的由紅白玫瑰裝扮入學式,新生歡迎的牌子。

  再從旁邊走過的時候,我聞到了玫瑰花的香味,不相信的回頭看了一眼。

  天啊!一塊普通的歡迎牌子竟然用真正的玫瑰來裝飾,瞬間這牌子的價格可就不是一塊木板那麼廉價了。

  有錢人的想法……

  “真是奢侈浪費。”我嘟囔著朝著教學樓走去。

  在教室堙A因為我是國中才考入冰帝的,所以周圍並沒有認識的朋友,只是坐在那媕R靜的等待接下來的開學儀式。

  很快的,隨著廣播的響起,新入生們,一起朝學校大禮堂有序的前進。

  “接下來,請新生代表發佈入學宣言。”

  教導主任的聲音將我從半睡半醒的狀態中拉了回來。剛才校長冗長的演講,加上人密密麻麻的一片,禮堂的通風設施再好,低低的氣壓,也讓我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新生代表上前。”

  新入生代表……應該是跟我同年的傢伙吧?

  “新生代表,跡部景吾君。”

  伴隨著教導主任的介紹,一個穿著我所說的“小強”校服的男生走上了演講台。

  大概……又是一段無聊的講話吧。我又打了個哈欠,可誰想,接下來新生代表的話,卻讓我的動作僵住了。

  “聽好了,我話說在前頭,從今天開始,本大爺就是冰帝學園的帝王!”

  ——這傢伙、是白癡嗎!?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二章 希望破滅②

  章節字數:3141 更新時間:09-11-06 13:25

  ×××

  “聽好了,我話說在前頭,從今天開始,本大爺就是冰帝學園的帝王!”

  叮——嚀——

  刺耳的話筒回音,在安靜的連呼吸聲都可以聽到的禮堂堸j響,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演講臺上的跡部景吾君。透過話筒,他的聲音傳達給了每一位在場的同學:“這個冰帝學園擁有一流的教學環境,是要或用它,還是扼殺它,就由你們自己來決定。不要太縱容自己,用自己的手,去抓住充實的學園生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短短的熱血演講後,緊接著是一串狂妄的笑聲。

  坐在眾人之中的我突然覺得一滴巨大的汗滴正從額頭上滴落,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的同學,卻發現有人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好像很贊同這位新生代表的講話。

  ……是我的理解有問題?

  還是這群小姐少爺的理解有問題?

  新生致辭應該不是這樣的吧?

  “跡部……”我回想了下那個新生代表的名字,怎麼那麼熟悉呐?

  猛然,我想起老爸早晨說的跡部財團總裁的兒子,叫做——跡部景吾!?

  歎口氣,甩掉額頭上的汗滴,祈禱著:希望這位大少爺別跟我同班。

  音箱媔ルX教導主任宣佈開學典禮到此結束的聲音。

  同學們有序的回到各自的教室,我也乖乖的隨著大部隊,開始了一天的學習生活。

  ×××

  一年A班的教室在二樓,同學們嘰嘰喳喳的討論起開學典禮上那個白癡新生代表的發言。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自己身旁的同學,感覺很幸福。

  從言談舉止來看,大家都是正常人,沒有像今天在新生致辭中那樣白癡跡部大少爺似的存在,我坐在靠窗戶一排旁邊那排的第三個座位上,四周只有我同桌靠窗的那個豪華位置上的同學尚未入座。

  為什麼說豪華位置,那個位置正在窗戶旁邊,可以看到窗外美麗的風景,在老師講課無聊的時候,還可以看看窗外風景來打發時間。不論是陽光明媚度,還是空氣清新度都屬於上上選的位置。

  看著窗外的櫻花,我不禁期待起來,未來一年的同桌,會是什麼樣好運的人呢?

  只要不白癡,不花癡,別像新生代表白癡少爺一樣…………當這個想法停留在腦海堙A尚未離去的時候,班級門口響起一陣尖叫聲。

  這群小姐的尖叫聲真有穿透力,難道學校埵釵o們崇拜的明星麼?

  我好奇的投過目光,映入眼簾的,是一頭銀色中分的柔軟短髮,精緻的臉龐,炯炯有神仿佛閃著金光的丹鳳眼,右眼下還一顆恰到好處的淚痣的傢伙。

  這種面貌再過幾年,肯定妖嬈動人……誒!!

  不對!!

  等等!!

  這傢伙……這傢伙……

  這傢伙不正是白癡新生代表跡部景吾嗎!?

  我的身體瞬間石化,看著白癡代表跨著優雅步子,站在講臺上,班級堨艅閬w靜了下來。

  “從今天開始,你們這些傢伙應該為跟本大爺同班而自豪,嗯啊∼”

  跟在白癡跡部君身後的班主任,拿著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滴,看著班堛漯臟鴗l說:“跡部同學的位置……”

  我立刻側眼看了下自己身旁的空位置,心中不斷的祈禱:“別……千萬別座這堙K…老天!宙斯!貞子!八歧大蛇!大魔王!!!我求你們了!!”

  仿佛老天聽到了我的祈禱,班主任指了另外一個位置讓跡部景吾同學坐下。

  “萬歲∼∼∼”趴在桌子上,我暗自握拳,一臉的慶倖。

  光顧著高興,我沒有注意到講臺上的跡部並沒有順著班主任的指引走過去,反而環顧了班級一周,邁開步子走到我身旁的座位上,拉出椅子做了下去。

  “老師,我坐這堨i以吧。”

  “可、可以。”班主任立刻點頭附和。

  跡部少爺想座哪里都可以∼我看班主任的態度就差這麼說了。

  可憐如我,就那麼趴在桌子上,瞬間石化,側過頭不去看旁邊的白癡少爺,心淚順著桌面嘩嘩的往下流。

  咱怎麼那麼命苦啊……嗚嗚嗚…………

  同學們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第一節班會開始。

  “那麼上課前,同學們先坐下自我介紹吧。”班主任一臉慈善的說,“那就從一號開始吧。”

  “我叫中山亮太,來自……”

  …………

  ……

  同學們一個個的介紹聲我根本沒記住幾個,很快便輪到了我。

  “淺野未來,請多指教。”

  簡單幾個字,對於沒打算跟這群少爺小姐深交的我來說,已經夠多了。

  之後又幾個同學過去了,輪到旁邊這位白癡少爺作介紹了。

  這傢伙不會做那種類似于新生致辭一樣的介紹吧……

  “聽好∼本大爺的名字是跡部景吾,以後這個班級的帝王!”

  …………囧,果然。

  我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現在的心情了。

  這傢伙,難道有什麼特殊嗜好,不當老大就難受?

  教室堥斨礎w靜的沒有多餘的響聲,也沒有人反對這位白癡大少爺的說法,仿佛理所當然的接受了!?

  怎麼會這樣?大家就這麼默認並認同了白癡少爺?

  難道我們不是正處於青春反叛期的青少年嗎!?

  在我還處於混亂中的時候,全班同學的自我介紹已經完成,班主任開始安排這一學年的班級職務,班長,理所當然的給了我的同桌,AHOBE,白癡跡部君了。他那麼相當老大就讓他當去吧。

  “跡部君是班長的話,我們再找個女同學來當副班長吧?有哪位同學自願……”

  班主任一發話,幾個女生已經激動的舉起手來。

  “老師。”白癡跡部君打斷了班主任的話,也熄滅了那幾位女同學的熱情,“我建議讓淺野同學擔任副班長。”

  哈!?你這傢伙在說什麼?我瞪大眼睛對上旁邊那雙自信的眼睛:“老師,我……”我不要!!

  “那麼就讓淺野同學擔當副班長了,那麼班會先到此為止吧,準備上課了。”

  咱…………咱的意見呢?

  感受到不同方向刺過來的視線,我縮了縮脖子,明明春天了,為什麼還這麼冷……

  趁著任課老師還沒有走進教室,我立刻向身旁的白癡跡部君笑聲提問:“跡部君,你能不能跟老師說換人?我不行的……(擔任副班長)。”

  最最關鍵當班長的是你!

  “你父親也是我父親手下的手下,你當我的手下難道不正合適?”

  “啥!?你這是什麼理論啊?雖然我爸爸為跡部財團工作…………欸!你怎麼知道!”

  “全班同學的資料都在本大爺的腦子堙C”白癡跡部君華麗的指著自己的腦袋說,“當然,包括淺野同學你的全部資料。”

  “反正我就是不要做,下課後我找老師去。”我抗議著。這傢伙竟然全部知道!?雖然沒什麼好隱瞞的,但這種感覺太差勁了。

  “你這個女人真麻煩,本大爺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更改。”

  “怎麼能這樣!!我從來沒做過……”為了不引起其他同學的注意,我的聲音還不能太大:壓抑啊!這種感覺太壓抑了!!

  “你與其說自己不行,為什麼不試試將這份工作做好呢?本大爺親自選定的副班長∼難道你認為你跟老師講,老師會聽你的嗎?”

  “…………大概……”大概不會吧……這種結果從最初就已經確定,除非這位大爺開口,否則我只有答應的份。

  這種費時費力又沒錢掙的工作……嗚嗚嗚…………我幹嘛要浪費時間在這上面啊!!

  這話我不會說出口,畢竟班長的職務是為同學服務的,人再傻也不會剛開學就得罪自己將來一年間的同學。

  心中的我,淚流滿面。

  白癡跡部君!!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笑不出來。

  上課鈴響起,任課老師走進教室,我默默的在心中對著白癡跡部君比了個中指,開始了新的一天的課程。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三章 破滅圓舞曲①

  章節字數:3356 更新時間:09-11-07 10:28

  ×××

  午休的鈴聲響起。

  我拎著自己的便當,朝學園食堂走去。

  心想,以後每天能正常點的自由自在的時間,恐怕也只有午休的時候了吧?

  可來到食堂的時候,卻發現那堣H山人海,一個個像是參觀一樣,不斷地湧進食堂。

  “這堙A這堙A快來。”同學們一個個的朝食堂跑了過去。

  難道食堂堶惘酗偵簼_怪的東西嗎?

  我抱著自己的便當盒,不禁想換個地方享受自己的午餐。

  可又一轉念,既然來了,先進去看看吧,怎說這堣]是今後三年自己的學校,連食堂都沒去過,也太丟人了…………

  ……沒去過食堂有什麼丟人的?都怪那個白癡少爺跡部,讓我有了自己是貧女的感覺。這該死的感覺,丟掉。

  如此想著,我大踏步的隨著人群走進了食堂,心中還不斷安慰自己:說不定哪天自己忘了帶便當,也要來食堂買…………麵包……(貧女意識不自覺出現)

  閃亮閃亮——

  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閃亮——

  這、這是什麼!?

  各式各樣的看起來超級美味的食物擺在白色桌布的餐桌上,中間還用玫瑰點綴著……

  偶滴神啊!

  這堶里是學生食堂,根本就是一個高級餐廳啊!!

  “好像法國餐廳一樣……”周圍的同學們不斷地感歎著。

  看著自助餐桌上擺放的各式美食,我吞了吞口水,最終還是忍耐著抱著自己的便當換了一個看似正常的地方吃了起來。

  零花錢絕對不能浪費在學校這種地方,雖然家堣ㄛO很窮,零花錢也不是很少,但一定要存下來!!

  這樣才能在休假的時候,在秋葉原買到自己喜歡的漫畫、遊戲軟體和其他周邊產品!!

  一想到這堙A我咬著筷子開始幻想自己的小屋變得充滿宅的味道,而沒有注意到一隻“小強”已經站到我身旁。

  “真是個不華麗的女人……”

  ×××

  “真是個不華麗的女人……”

  白癡跡部君的聲音,嘭的一聲,將我宅的泡沫打碎了。

  被迫回到現實的我惡狠狠的盯著眼前的狂妄自大的傢伙,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但我卻沒動口……畢竟這傢伙的老爸可是我家的“衣食父母”。

  我能咬的,只剩下嘴堥甄虪i愛的筷子。

  “你這女人,難道對食堂的豪華料理有什麼不滿意的嗎?竟然躲在這種不華麗的地方吃不華麗的食物。”

  不華麗……不華麗……不華麗……連續的不華麗讓我額頭上的十字路口不斷擴大。

  額……在十字路口即將爆發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自己本來就是個不華麗的平凡人,有什麼可生氣的……

  不生氣不生氣。

  可又想到站在自己身旁的白癡跡部君早上的所作所為,威脅自己當副班長,剛沉下去的火氣又猛地竄了上來。

  不行不行,忍耐、要忍耐!跟白癡過不去的人,自己也會變白癡的……

  於是,我無視白癡跡部君,繼續吃自己的便當,很乾淨、很仔細、很認真的吃。

  一分、兩分……數分鐘過去了。

  這個傢伙怎麼還不走啊?

  看我吃飯有意思嗎?

  終於,我再也無法忍受被人盯著吃飯的感覺,抬頭對上白癡跡部君看似墨綠其實深藍的眸子,微笑問了句:“跡部君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站在這堿搘誘p姐吃飯很有意思嗎?

  “下午放學後到網球部來一趟,還有把這個表填了。”

  我咬著筷子,一手接過白癡跡部君遞過來表格:“什麼表?……男子網球部經理申請表?”我瞪著眼念出表格上的標頭,一臉莫名,“這是什麼啊?為什麼我要填了它?”

  加入網球部當經理?被迫當了副班長還不行,還要當經理?有咩搞錯?

  “沒錯,填好後交給我就行了。”

  “交給你?這種東西不是應該交給高年級的網球部部長麼?”我透過去一記你白癡的視線。

  可跡部君卻狂妄的冷哼了一聲:“哼、馬上,我就會成為男子網球部的KING!”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什麼網球部當經理,我對網球,以及打網球的人沒興趣。”我將表還給他,說出自己的想法。

  “哦∼要拒絕本大爺嗎?”跡部沒有接過表格,雙手插兜,大一開始就沒有收回的意思。

  “是這樣的!”十二歲小鬼不要總是你大爺他大爺的好不好,“大爺您還是另請高明吧∼這種伺候人的事情,我可做不來。”咱雖然不是千金小姐,也算是個父母手心中的寶貝,沒理由去給其他人洗運動服、做雜物什麼的。有那時間,還不如玩玩遊戲,聽聽音樂,看看漫畫什麼的。

  “可是你父親很高興你加入網球部。”

  “之前就說過了,我爸爸確實在跡部君家的公司上班,可不代表我一定要按照跡部君說的話去做吧?我爸拿了你家的薪水,可我沒有,所以,請別再煩我了,當個副班長已經夠煩人的了……”又拿我老爸來威脅我!別以為次次都管用!!

  呼、一下子說出這麼多理由,白癡跡部君應該非常清楚我的想法了吧?

  鈴鈴鈴————

  我才稍微的喘息下,衣袋堛漱熅鷚繸紫袹T了起來。

  來電:爸爸。

  放下筷子,我接起電話。

  “摩西摩西∼爸爸,有事嗎?”

  “閨女呀,你老爸漲工資了,不知道為什麼,只聽部長說,總裁兒子對你印象不錯……”

  …………我幻聽了嗎?

  “爸爸,如果你什麼都沒做,因為這件事就漲工資,請你去拒絕,要不你的寶貝閨女以後就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地獄之中了。”說完,我恨恨的掛斷老爸的電話。

  望著在自己接電話的時候大踏步離開的某位白癡少爺的身影。我咬著整齊白亮不缺鈣的牙齒,憤憤的磨牙:“本小姐才不會去什麼網球部當經理呢!”

  ×××

  接下來,下午課時間我徹底領略了跡部財團的實力。

  不止食堂,電影院版的多功能教室,溫泉泳池,各式最新型的健身器材,被擴建了數倍的圖書館……偌大的學園,不論走到哪里都能聽到有關“跡部大人”的議論聲。而毫無疑問的,都是感歎、期待、和羡慕。

  “那個白癡少爺只是用錢在籠絡人心罷了。”

  “那個白癡少爺只是用錢在籠絡人心罷了。”

  誒?我好像聽到有人跟我發出一樣的心聲,立刻扭頭搜尋那久違的“同志”。

  而那位“同志”也聽到了我的話,目光對上了。

  這位留著長長辮子的同志,要不是穿著男生校服,從後面看,那一頭秀麗的長髮,誰會想到竟是一個男生。更關鍵,他的頭髮貌似比我這個正牌女生還要長!?

  心媯y微受到點打擊,再看他旁邊紅發同學和另一位橘色頭髮的同學……我身為女生的自信完全的徹底的被擊潰了。

  男生……長的這麼可愛做什麼!?

  內心的我,再度倒地不起,淚流滿面。

  “沒想到還有人跟我一樣,看不慣那傢伙的作風。我是一年C班的宍戶亮。”長髮男生做起了自我介紹。

  “同樣,一年C班的向日嶽人。”紅發小子向日嶽人指著自己,又推了下身邊看起來還沒睡醒的男生介紹說,“和芥川慈郎。我們都是冰帝學園小學部直升的。”

  “你們好。我是一年A班的淺野未來,來自東京第一小學。”對於這三人不知為何,我有了一種感覺,交到朋友的感覺。

  “誒∼∼東京第一小學!?那個很厲害,很厲害的小學嗎?”

  “呃……也沒什麼啦……”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自己畢業的小學不過是每年都出幾個小學生比賽的第一名而已,小學時候再厲害,不等於國中、高中的時候也能一樣。“對了,你們這是要去哪里?網球部嗎?”

  印象中,從我們所在的位置再走過去,就是學園網球部的所在。

  “沒錯,我們要加入網球部∼”

  …………又是網球,好像從剛才開始不停地過去了不知道多少人,都是沖著網球部去的。

  “這樣啊,你們加油哦∼”

  “淺野桑,就等著看我們在球場上活躍的身姿吧∼”

  “嗯∼到時候,我會為你們加油的∼”

  揮揮手,與三人告別,朝著與網球部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年級的想要上場打球,最快也要半年之後甚至等三年級的畢業之後才有可能吧?

  打網球,到底有什麼意思呢?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四章 破滅圓舞曲②

  章節字數:3297 更新時間:09-11-08 00:07

  ×××

  夕陽西下,新學期的第一天馬上就要過去了,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

  手堮陬菪桼邪騄“g給我的那張申請表,想著“我才不要加入網球部”,便將申請表放在了跡部的座位上,轉身離開教室。

  還沒有走出教學樓,就聽到有關跡部同學的議論聲,僅今天一天,這傢伙就確確實實的成為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呐呐∼聽說了嗎?跡部大人把網球部高年級的學長都打敗了哦。”同學A一臉興奮的傳著消息。

  “誒∼”

  “不僅如此,好像是,只要他贏了,就當上網球部的部長。”

  “一年級生就當部長?”

  “可他真的贏了學長,當著所有人的面,還說不服的可以去挑戰。”

  “馬上,我就會成為男子網球部的KING!”——白癡少爺的聲音在我的腦海媗T起。

  那傢伙不會說到做到吧?

  這時,同學的新聞還在繼續:“我們快去看看,好像比賽還在繼續,現在過去應該還能看到跡部少爺的英姿∼”

  …………跡部少爺的英姿?

  聽到這堙A我不由得渾身哆嗦。十二歲跟我一樣還沒長開,身高超不過一米六,哪里來的英姿……

  憑我的目測,他跟我差不多,最多一米五六左右。

  “淺野桑要不要一起過去看看?”

  “誒,我就…………不……”我還沒拒絕,就被兩位熱情的同學拖著,一路小跑的到了網球部的訓練場地。

  途中還不小心撞到兩個穿著綠色外套和短褲的小學生。

  “不好意思……”沒來得及道歉,就聽到球場內裁判員宣佈:“比賽結束,跡部6比3。”

  再看向場內,對手正是今天下午認識的三人中的兩人:宍戶亮和向日嶽人。

  “以兩人為對手,竟然贏了!”比我們早到的學長吃驚的說,“那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這白癡少爺竟然這麼厲害?這是這傢伙今天的第幾場比賽了?

  這時,一個彆扭的關西腔調響起:“竟然玩弄一年級生……”

  “你似乎有什麼不滿呢,那邊戴眼鏡的。”跡部舉起球拍指向球場旁說話的那個同學。

  視線跟著過去……阿勒∼那個人不是今天早上坐電車時候做反方向的笨蛋嗎?

  不知何時,看臺四周已經坐滿了人,其中女生居多,有不少已經開始喊著“跡部大人∼加油∼”

  囧,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場面啊?這麼尖銳的加油聲,那個白癡少爺竟然還一臉的享受!?

  不一會兒,跡部就和那個眼鏡君分別站在球場兩邊,準備比賽。

  只見白癡少爺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場上的嘈雜聲全部停止,好像等待著什麼。

  我也不禁跟著好奇起來。

  跡部打了一個響指,大聲宣佈:“勝利屬於我!”

  “呀啊啊啊∼∼”

  女生們瘋狂了,我、嘔吐了。

  這傢伙不但臭屁,竟然還如此自戀!?我對自己未來一年的同桌的敬意已經超過了翻白眼的程度。

  很快,比賽開始,一轉眼的功夫,裁判就宣佈了:“GAME跡部,1-0。”

  隨著比賽的繼續,不太懂網球的我,也感覺出兩人水準的厲害。

  眼鏡君追到一個對角球,並得分後,跡部突然對他感了興趣,詢問起對手的名字。

  “來自大阪的忍足鬱士,記住的話對你有好處。”

  “忍足鬱士嗎?我會好好記住的。”

  原來那個眼鏡忍足君來自大阪,怪不得早上會做錯車,東京的交通第一次來就是會讓人感到亂七八糟的。

  突然一個回擊,跡部沒有接到球,忍足追上一分,5比4,依舊是跡部領先。

  可打著打著,兩人不但開始對話,而且表情都變了,非常愉悅開心的表情。

  “網球……真的那麼有意思嗎?”我不禁自問。

  接著,跡部的回球擊中了忍足的握球拍的地方,球拍被打飛出去,可網球卻沒有停止,高飛起來。

  就見跡部高高跳起,對準那飛起的網球——

  “破滅的圓舞曲!”

  一擊強力的扣殺,比賽結束。

  原來白癡少爺那麼厲害……

  “沉醉在本大爺的美技中吧∼”

  …………我收回前言,這傢伙只是個自戀狂愛顯擺罷了。

  “比、比賽結束,勝者跡部,6-4。”

  賽場上響起了歡呼聲。

  “唉,真是個從頭華麗到尾的傢伙。”

  眼鏡君與跡部友好的握手,看來以後兩人會成為不錯的朋友吧?

  場地邊,向日嶽人對宍戶亮和芥川慈郎說:“我感覺如果和那些人的話,真的可以打進全國大賽呢∼”

  全國大賽,所有運動社團最頂級的賽事。也是所有運動社團所嚮往的最高榮譽。

  這些傢伙,還真是懷著雄心壯志呐∼我開始有點羡慕他們了。

  “你說打進全國大賽?”跡部的略帶不滿聲音打斷向日充滿信心的話語。

  這個白癡少爺,要做什麼啊,這樣打擊人家的積極性……

  “別說這種沒品的話,”跡部走到眾人面前,高舉右手,比出第一的手勢,“我們要取得全國NO.1的寶座,年紀什麼的都無所謂,從今天開始實行有實力的傢伙就能成為正選的完全實力派主義。我會引領這個冰帝學園網球部站在全國的頂點。”

  這傢伙……果然不強勢、不自戀就不是他了。

  “走了,樺地。”高亢的發言之後,跡部抬起頭對看臺上的人說。

  誒……那堹葭菄漱ㄛO小學生麼?

  “USU。”

  就見一個身穿綠色冰帝小學校服的……大叔臉幼童跳進了球場。(九少:樺地只比你小一歲……)

  ……而且看起來比剛才才場地堶悼X現的記者大叔還要老上許多。(井上:謝謝……)

  這時我身旁的一臉陰沉的小學生問同伴:“誰啊?那傢伙。”

  另一個可愛點的回答他:“是轉學生的樺地同學,好像是從英國追隨者青梅竹馬的人而來的。”

  我豎起耳朵聽到了這個消息,青梅竹馬?一般指的是一男一女吧?如果白癡跡部君是男的話,那個大叔臉幼童難道是女生嗎?

  “就是說為了那個跡部?”

  “噗——”

  不行了,一想到這堙A我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陰沉小學生一記“白癡女人”的斜視鄙夷了我一下。

  場中,小學生的樺地,將運動服外套披在了跡部肩上,那動作,怎麼看都是主人與奴僕。

  “想要帝王寶座的人,歡迎隨時向我挑戰。我會和你一決勝負的。”

  說完,跡部離開了球場,樺地背著大大的網球包跟在他身後。

  在跡部經過我們身旁的時候,我清楚的聽到了,那個一臉陰沉的小學生,說出“下克上”。

  啥?我沒聽差吧?不相信的仔細豎起耳朵。

  “等我升上初中,要加入網球部。”

  “我也一起加入吧。”可愛小男生好像也被跡部的行為打動了。

  “跡部……由我來打到!”

  囧,只是一面之緣,就當做敵人了?跡部這傢伙還真不是一般的被人討厭呢。

  我撇撇嘴,聳聳肩,熱鬧是看完了,該回家了。走到校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跡部和那個大叔臉幼童要坐車離開。

  看到我之後,跡部示意司機等一下,轉過來對我說,不應該是詢問:“怎麼樣?考慮好加入本大爺的網球部沒有?”

  “我最初就說過了,我不參加,尤其是大爺您的網球部。”

  光是今天的比賽就讓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光是站在白癡少爺旁邊都會被詛咒,那群小姐們火辣辣的視線,完全可以將一個人殺死。我幹嘛要去做哪個靶心,死都不要。

  “哦∼是這樣麼?那麼,明天見了,未來。”

  關上車門,加長豪華轎車緩緩駛出了我的視線。

  留下我一個人呆愣在那媦え瞴C

  “可惡……!!”等我回過神,才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

  是誰允許那個白癡少爺叫我的名字的!?

  可惡可惡可惡!!!這口惡氣一直持續到我回家後,睡覺前。

  “到了明天,一切就都變好了,那個白癡跡部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

  我自我安慰著,進入了夢鄉。

  殊不知等待自己的將是噩夢的開始。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五章 他們是誰?①

  章節字數:3696 更新時間:09-11-09 13:12

  ×××

  “未來∼未來∼起床啦∼你同學跡部君來接你了哦∼”

  咚咚咚咚——樓上傳出一陣巨大響聲,看著動靜,我們的女主未來應該是起床了。

  ×××

  “疼疼疼疼……”我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洗漱完畢,扶著腰一臉鐵青的走下樓梯,來到自家一樓的客廳。

  白癡跡部君在那堭y然的喝著老媽沖泡的超美味咖啡,看到我下樓,他放下咖啡杯打起招呼:“早上好,未來∼”

  “嘁、早上好……”我一百八十萬個不情願的跟跡部打招呼,“跡部君這麼早到我家來有事嗎?”

  沒事就趕緊離開,我不歡迎你。

  “未來∼怎麼能這樣跟同學說話呢?跡部同學可是特意來接你的哦∼”媽媽聽到我的話,立刻給了我一個‘爆栗’,糾正我“錯誤”的態度,“抱歉呐∼跡部君,以後未來還要靠你多關照啦∼”

  “我為什麼要靠這傢伙關照啊?”揉著腦袋,我抬頭看了牆上掛的時鐘一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差五分鐘八點!?媽媽,你為什麼不叫醒我啊?這樣鐵定要遲到的啊!”

  “都怪你自己不起床吧∼”

  廚房堛漲捅完全不同情我,反倒有點高興?

  “完了完了,這下肯定要遲到了!”

  “本大爺特意來接你,還會讓你遲到嗎?”跡部還是一臉的悠閒。

  看到跡部的悠閒,我就著急:“即使現在從我們家出發,中途也很有可能堵車啊?現在是上班的高峰期……”

  大爺您的超豪華房車到時候搞不好就是那熱狗堶悸漱齠L,夾在中間,動彈不得。

  “不要小看了本大爺,未來。”優雅的放下咖啡杯,跡部對著我媽媽笑著說:“謝謝伯母您的咖啡。”

  根據我以後對白癡少爺的瞭解,這句感謝就代表著跡部非常滿意他喝到的咖啡。

  “哪里∼以後有機會歡迎你再到家堛情C”

  “一定會的。那我們出發吧∼”

  跡部打了一個響指,大叔臉幼童樺地突然出現,拉開了我家庭院的玻璃門,跡部不慌不忙的穿過那道玻璃門走進我家庭院。

  “額?大門在……(那邊)。”話還沒說完,我就聽到一陣巨大的螺旋槳旋轉的聲音,我們家小院堛漱p樹和小花距離的搖擺起來。

  走到庭院,微微抬頭,看到的是——

  直升機!?

  MYGOD!

  我完全忘記了眼前這位白癡少爺家的財大氣粗!

  “再站在那媯o呆,就真的要遲到了,難道你想連累本大爺跟你一起吃到?”

  “我才沒那麼無聊。”借由白癡少爺的手,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上了直升機。

  那時我還沒有意識到,那正是我登上白癡跡部君這條賊船的開始。

  ×××

  “唉……”

  頭頂火辣辣的太陽,我坐在觀眾席上,輕歎一口氣。

  時光流逝,一轉眼,國一的暑假結束了,每天忙忙碌碌,感覺自己還沒有做什麼事情,時間就一晃而過了。

  現在的我,是作為冰帝學園男子網球部經理人的存在。

  在這個囯中的第一個暑假,冰帝學園國中男子網球部,順利的以關東大賽第三名的成績打進了全國大賽,可是卻止步於此。

  全國大賽十六名。

  第八到第十六之間,沒人去在意你的排名,輸了便告別了賽場。

  部長跡部的全勝記錄依舊保持著。

  失敗,僅僅因為是運氣,或者是其他隊員的能力不足。

  “僅憑一個帝王是沒辦法獲得最後的勝利嗎?”

  胡思亂想中,我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這句話。

  “那個……淺野桑……”穿著冰帝網球部運動服的一個社員跑到我跟前,“那個,部長心情似乎不太好……”

  “誒……”怎麼又是我?我心媔}始不滿的嘟囔,反問那位同學,“監督呢?”

  “監督說他有事先行離開了。”

  又讓他落跑了?

  那個音樂老師神太郎真不知道他每天在忙什麼,平時訓練的時候基本都不露臉,部堣偵礞j小事情都是丟給跡部去解決,連累的我也跟著忙來忙去的……

  嘛、雖然我也沒忙什麼,畢竟衣服有專門的歐巴桑洗,有些少爺更是拿回家去洗,球場器械什麼的也有專門的工友養護。

  我要做的,最多就是個記錄、送個水啥的打雜事情,不過這些也有很多一年級生跟著一起做,我基本做了甩手掌櫃的……

  我是不是太懶了點?

  這真是值得深思的一個問題。

  ………………

  …………

  不對!不對不對!!

  畢竟,就些時候,例如現在,我還要挺身出來當炮灰……這可是超無私的奉獻啊!

  “淺、淺野桑?”

  “嗨嗨,我知道啦……真是的,不就是輸了比賽,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樣強。”我嘟囔著合上筆記本,朝那個被眾人隔離的點走了過去。

  雖然嘴上這麼說,我心堣]是有些不舒暢的。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冰帝可以在全國大賽中再前進一步。

  這絕對不是因為我是網球部經理人的原因,當初並不是我抽風主動要求加入的,這一切的一切還要回溯到那天——

  那次第一次坐直升機上學的時候。

  ×××

  直升機的內部並沒有太大的噪音,螺旋槳產生的聲音被良好的密封性有效地阻擋在了風中。

  看著坐在副駕駛席上的跡部,我立刻就認為,這傢伙一定更想坐在駕駛席上。

  不過現在看樣子,其實還是坐在副駕駛席上的他在駕駛這直升機吧?

  而坐在我身旁大叔臉幼童,樺地小同學抱著兩個書包和一個大大的網球包一動不動的坐在那堙C

  “是轉學生的樺地同學,好像是從英國追隨者青梅竹馬的人而來的。”

  昨天可愛小學生的話在耳邊響起,我的嘴角就忍不住抽出。

  不行、不能在這堹漸X來……我可不想半路從天上被扔下去。

  忍住!絕對要忍住!!

  “樺地。”

  “USU。”

  副駕駛席上跡部沒有注意到我現在的樣子,好像命令了什麼,樺地君拿出一張表格遞給我:“給。”

  “這是什麼……”我汗,這不是那張網球部經理人的申請表格嗎?“我都說了,我不會……”

  話說到一半,我差點被自己所看到的噎死。

  我的名字整齊的填寫在申請人的框框堙A上馬竟然還蓋著“淺野”字樣的印章!?

  ……這字跡。

  內流滿面。

  心愛的老媽,您這是把閨女給賣了啊!!

  毫無疑問,那印章和簽名,絕對是在我起床之前,老媽弄上去的。

  “阿嚏∼”家中收拾房間的媽媽打了個噴嚏,望著窗外的天空,“未來和跡部君應該趕得上吧?”

  就這樣,在我這個未成年監護人的同意下,我加入了男子網球部,擔任經理人這一職務。

  這一干就是半年。

  ×××

  “跡部君,該走了。”我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走到跡部跟前說,“比賽已經結束了。”

  “囉嗦……走了,樺地。”

  “USU。”

  沒有回頭,沒有留戀,就這樣大踏步的離開球場。

  所有人的眼光都跟隨者跡部,仿佛在說:

  就算冰帝輸了,你卻沒有。冰帝的帝王——跡部景吾。

  今次比想像中的好搞定啊∼我立刻跟著大部隊走出球場。

  “啊,冰帝的比賽結束了嗎?”

  在我們走出比賽場地的時候,一身橘黃色運動服的幾個選手走了過來。

  “他們是誰?”我指著那幾個人問身旁的眼鏡忍足君。

  “我說你啊,淺野桑……做經理人最起碼要瞭解自己的對手吧?關東大賽的時候我們可是輸給了人家誒。而你還站在對方的啦啦隊中間給我們加油……”

  “欸……發生過這種事情!?”我想起來了,那次的比賽我因為吃到,跑錯了場地,要不是幫那個白癡少爺買飲料,哪會發生這種事情……販賣機堛漱ㄢ隉A還專門挑那種帶品牌的……雖然那飲料的味道確實不錯(每次跡部給的跑腿錢中,都有我的那份)。

  “不過、眼前這幾個人我是真的沒有印象了。”我坦白我不記得了。

  這次冰帝是以關東大賽第三名的成績參加的全國大賽。

  而位於前面的兩個關東學校,我完全沒有記住是那兩所學校的名字。

  對我來說,網球部的比賽結束之時,便是歡樂暑假的開始。

  啊!對了∼從現在開始∼終於可以自由自在的放暑假了∼

  “對了,那天淺野桑遲到,只看到了跡部的那場比賽。”眼鏡君忍足很仗義的幫我回想那天的事情。

  “還只是最後那點點,AHOBE少爺華麗麗的勝利。”在跟忍足聊天的時候,我會直接說出AHOBE少爺(白癡跡部君),因為某天在詛咒跡部的時候,不小心被這只戴眼鏡的狐狸聽到了。不過我相信眼鏡君不會做那種無聊的告密事情……也許就算他不說,憑藉白癡少爺的情報網,他早就知道了…………

  “但比分上,還是我們輸了。”

  同樣是輸,但今天,真的要離開了,三年級學長的最後的比賽,到此為止。

  “別感慨了∼快告訴我,他們是誰?”

  “……神奈川的立海大附屬國中。”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六章 他們是誰?②

  章節字數:3116 更新時間:09-11-21 22:27

  ×××

  “別感慨了∼快告訴我,他們是誰?”

  我趕緊轉移話題,打斷眼鏡君的憂傷回憶。

  “神奈川的立海大附屬國中。”忍足托了下他那沒度數的眼鏡說,“你看那三個人,個子不高的三個一年級。”

  順著忍足所指,我看到三個跟自己個頭差不多的三個男生:一個戴著頭巾有著女孩子一樣精緻的臉;一個帶著帽子不斷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冽氣場,還有一個娃娃頭的眯著眼睛不知在想什麼的傢伙。

  “那三人怎麼了?從外表看並不是很厲害,除了那個戴帽子的。”

  “戴頭巾的叫做幸村精市,戴帽子的叫做真田弦一郎,娃娃頭的叫做柳蓮二。這三個傢伙就是立海大的三張王牌,也叫‘三巨頭’。”

  “‘三巨頭’!?”這稱呼竟讓我想到三頭蛇水怪……

  “立海大今年的大部分勝利,都是由他們奠定的。”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們會輸,原來比對方少一張王牌。”我摸著下巴聽著忍足的話。

  “我有幸也算在淺野桑的那張王牌堶情H”忍足的語氣已經恢復如初,之前的失落感就像沒發生過。

  “就算我不算,你自己也會加上吧?要對自己有信心誒∼忍足君。”

  別信心過度成了自戀就行∼我在心堣p聲的補上一句。

  “呵呵∼”狐狸一樣的忍足早就看透我的想法,鏡片反光微笑的說,“冰帝有一個跡部就足夠了。”

  沒錯,自戀又強大的水仙花,有一個便足夠了。

  ×××

  “看來,沒有跟你交手的機會了,跡部。”戴帽子的真田,雙手插兜,絕對的強者架勢對跡部說。

  可語氣堥S有諷刺的意思,讓我覺得他真的在惋惜什麼。

  “喂,忍足君,那個帽子君真田很厲害嗎?比跡部君還厲害?”

  基本上,跟白癡少爺交過手的人,我都會有印象,雖然這個印象的持續時間不會太長。

  “這我也不知道呢,兩人都沒有正式交過手,不過對方可被稱為國中男網的“皇帝”哦∼”

  “皇帝?囯一生?”我一是吃驚,沒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引得眾人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啊…………。”對於眾人的注目禮,我習慣性的,手指天空,視線跟上,“SUPERMAN……”

  …………

  ……

  眾人沉默,冰帝眾已經很習慣我這種打岔的方式了,而立海大的那幾隻顯示一臉奇怪的表情,很快就露出一絲微笑。

  果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啊,如此淡定。

  “接下來的比賽就交給我們吧,冰帝的各位。”

  頭巾君幸村的聲調不是很高,語氣也很平淡,卻給人一種無法忽視的感覺。他帶給人的存在感,一點不比旁邊的皇帝君真田差。

  果然,是個厲害人物呢。

  站在跡部身後的我,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大概聽到這話,任誰心堻ㄓㄦ|好受吧?

  “哼,這次的冠軍就送給你們,明年的王者,將是我們冰帝!走了∼樺地。”

  “USU。”

  這傢伙的恢復速度也太快了吧?之前幾秒我敢肯定白癡少爺還在在意輸掉比賽的事情……

  不過……明年嗎?

  看著小學生服裝的大叔臉幼童君,我忽然想到開學第一天在網球場遇到的另外兩個小學生——下克上君和可愛君。

  明年的網球部也許,會變得更有意思呢∼

  ×××

  看著冰帝一行人離開,柳蓮二對身旁好友說:“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呐。”

  “你說跡部嗎?”真田弦一郎不會忘記,跡部對自己學長的那場完勝比賽,“很有能力的一個人,明年的冠軍之路上,絕對會成為強有力的對手。”

  “不過……再強的對手,我們也會將他打敗,不是嗎?真田、柳。”

  “我們立海大……要稱霸全國!!”真田弦一郎毫不猶豫的說出三人的目標。

  “走吧,讓我們去迎接接下來的對手吧∼真是期待呢∼”

  三人朝著比賽場前進。

  “幸村。”柳蓮二忽然對幸村精市說,“你感興趣的不止是跡部吧?”

  “呵呵,被你看出來了。”幸村靜市笑笑的承認,“那個冰帝的經理人……完全不在意自己身處比賽對手的加油席上,還高聲加油。不是很有意思嗎?”

  “只是個少根筋的傢伙。”真田弦一郎如此評價。

  “但是能被跡部看重,光憑這點,她應該是個不簡單的人,回去有必要調查一下。”柳蓮二從網球包堭ルX一個筆記本在上面寫下幾個字:

  淺野未來。

  ×××

  冰帝的豪華校車已經在門口停好,等著接隊員們回到學校。

  因為跡部的不同,網球部的正選擁有單獨的大巴接送。

  而我這個小小的經理人,有幸跟他們坐一輛車回學校。

  只是這種有幸……對現在的我來說,可是不幸!

  前腳踏進車門,我就有逃跑的衝動。

  整輛車奡眶o白癡少爺的陰沉氣息……剛才跟立海大對話結束後,貌似心情變得更差了!?

  白癡少爺跟平時一樣,坐在司機身後號稱最安全的位置上,平時坐在他身旁的大叔臉幼童,這次竟然坐在了他後面?

  連青梅竹馬的樺地都受不了白癡少爺的氣場了,我更不想上去送死……

  “那個……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

  隨便找個藉口,換輛車,據我的瞭解,其他車都是有空位的。

  “上車。”

  白癡跡部君沒給我逃離的機會,緊接著命令司機“開車”。

  簡單的兩個發音,讓我不得不上前一步。

  既然上來了,那還是能白癡少爺離多遠就多遠吧……雖然我這麼想,但是……

  “樺地君……你能不能讓一下?”

  大叔臉幼童站在座位過道中間,憑他的塊頭,我是怎麼樣也到不了後排座位的。

  “這位同學趕快做好,要開車了。”司機師傅叮囑說。

  “是……”

  必須要坐下嗎?

  面對著樺地的我的左手邊坐的是忍足和向日,因為雙打,兩人的關係好了不少。

  而右手邊……

  硬著頭皮,我在右手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看到我就坐,樺地也在後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坐在白癡少爺身旁,我內流滿面。

  心媟Q著,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學生給打敗了……

  虧他還是跡部的青梅竹馬,這種時候最應該坐在低氣壓的中心的是他,而不是將我推到這堥荌琚I

  ×××

  車子平穩的運行中,因為這次全國大賽舉辦地不是東京,所以先坐大巴到住宿的賓館,然後搭新幹線或者飛機回去。

  不過我現在比較懷疑,自己還有沒有命能活到那個時候……

  就算是貓的九條命,也要被旁邊這位大爺陰沉的氣息嚇的死光光了。

  吞吞口水,為了活命,我決定跟旁邊這位大爺說說話,希望他能停止散發這種殺人於無形的氣息。

  “我說……”

  “閉嘴。”

  “是……”

  第一次交流,以白癡跡部少爺的一個大招,將我KO而結束。

  ×××

  時間又過去了十分鐘,我們到了居住的賓館。

  “呼……”走下車,呼吸者新鮮空氣,活下來的感覺真好∼終於不用陪著那白癡少爺了。

  我是決定做新幹線回去,飛機這種便捷的東西,還是留給有錢人去做吧∼

  因為是出來比賽,大家都沒什麼行李,很快便在大廳集合。

  大廳堙A隨行的幾位老師統計著同學們坐新幹線和飛機的人數。

  宍戶亮看到我,走過來詢問:“喂、淺野,你要打算坐飛機還是新幹線?”

  “當然是新幹線∼聽說這次有推出新的便當好像很好吃哦∼”

  現在我滿腦子想的,全是期待中的便當了。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七章 輝煌①

  章節字數:3064 更新時間:09-12-09 14:41

  ×××

  也許是開學第一天時候的默契,我跟宍戶亮的關係,在網球部媮棳漎O不錯的。

  “果然女生就知道吃∼”

  這小子的嘴,怎麼就那麼不饒人?

  不過也怪了,他經常得罪女生,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卻沒人怪他!?

  難道現在的女生喜歡這種類型的?

  “喂喂∼我們現在都在發育期,不吃怎麼長個子?對吧∼向日。”

  “不過這半年,你也沒少吃,個子也沒長高多少嘛∼”向日嶽人一點面子也不給我。

  “切∼你這傢伙明明比我還矮!!”

  我也毫不猶豫的戳向日的痛楚。

  不久前的身體檢查,我的身高達到一米四五,宍戶亮到了一米六一,白癡少爺好像也有一米六二、六三的樣子了。可憐的向日還只有一米四四。

  他整天蹦來蹦去的,為什麼身高就蹦不上去呐?至今是個謎。

  “淺野你這傢伙!!”向日氣急了,指著我想要說什麼,這時候,跡部走了過來。

  “你們幾個在做什麼?決定好怎麼回去了沒有?”

  “新幹線。”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哦∼”跡部拉長了聲調。

  我立刻意識到,這位大爺要做些什麼。

  “太慢了,你們幾個跟我坐飛機回東京。”

  果然!

  “我倒沒什麼意見。”

  宍戶亮!!你這個牆頭草!

  向日嶽人也點點頭,“我也沒意見,慈郎也沒意見∼”

  向日嶽人!你這是報復!慈郎明明站在那堨摒琚K…

  “那就這麼決定了。”跡部一個響指定下來這件事情。

  喂喂、竟然無視我啊!

  “我才不要……”我的抗議聲還沒發出來,白癡少爺一錘子給我壓了下去。

  “經理人聽從部長的安排就可以了,是不是?樺地∼”

  “USU。”

  我@#%……%¥&×……

  就這樣,懷著遺憾。我跟著白癡少爺跡部一同坐飛機回到了東京。

  ×××

  飛機頭等艙上。

  “喂、跡部,為什麼這麼著急回東京?”沒有稱呼跡部君,而是直接叫跡部,可見我現在的心情也不怎麼樣。

  跡部倒也不在意我對他‘不敬’的稱呼,看向窗外,回復我:“感謝本大爺給你的機會,好好享受吧。”

  享受你個頭!!

  “請問同學要喝點什麼嗎?”眼看我就要暴走了,漂亮空姐立刻上前搭話。

  “礦泉水。”

  “請稍等。”

  這麼一打岔,剛才的火氣瞬間被撲滅了一半。

  我坐在寬鬆的座位上,思索了一下,為什麼跡部要這麼快回東京?

  不僅如此,還拉上我們幾個。

  “跡部。”

  “…………”

  怒、這傢伙明明聽到我叫他還不回話……

  “跡部君。”

  得、您是老大,我尊敬您。

  “恩?”

  跡部一個挑眉,算是勉強答應。

  “我可不可以知道,跡部君這麼著急回東京有什麼事情要做嗎?”臉上笑著,嘴角不短的抽動。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

  “…………噗。”

  ………………

  …………

  我沒聽錯吧?

  好像某位白癡少爺笑了?

  看著跡部強忍的笑,肩膀不停抖動,我徹底的無語了。

  在大禮堂發出那麼狂妄笑聲的跡部,現在竟然極力的忍耐自己的笑意,實在是……

  太可惡了!!

  我怒了!!

  好啊!

  我就是給爺您消遣用的哈!

  不再搭理跡部,我撇過頭不去看他。

  心中不斷碎碎念自己竟然想過要去安慰這個白癡少爺,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見到我不再理他,白癡跡部君笑了一會兒也就不再笑了。

  “未來。”

  我裝沒聽見,大爺也不在意,繼續說。

  因為他知道他說的話我即使不想聽也要聽進去。

  誰叫我做他旁邊呢……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著急回東京麼?我告訴你……”

  身體沒有動,但我的耳朵已經立了起來。

  沒錯,我很好奇。

  “我突然很想念我的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

  跡部家的那匹英國純種賽馬!?

  “就為了這種事情!!還我的便當!!!你這個白癡少爺!!!”

  雲端,憤怒的吼聲直奔天際。

  ×××

  囯一的暑假就這樣過去了,隨著三年級生的隱退,跡部在網球部的聲望空前高漲。

  第二學期學生會會長競選,跡部成為冰帝學園國中部歷史上第一個一年級生學生會會長,更是奠定了他在學園堞晬蛁隃晡漲a位。

  一年A班的教室堙C

  同桌如此大作為的表現,坐在一旁的我只有在一旁歎氣的份。

  “怎麼?為本大爺的能力所感慨嗎?”

  “……我可以不可以辭掉經理人的工作啊?跡部。”

  反正我對大爺您的不敬重早已暴露,自從那次飛機上喊出來白癡少爺之後,‘君’這個稱呼被我徹底的丟棄了。

  “你這女人,難道對本大爺的決定有怨言嗎?”

  跡部撫著眼角的淚痣,質問我。

  既然你問了,我就要好好吐吐苦水。

  “本來你當班長就好了吧,拉著我當副班長,你當網球部部長吧,為啥我還要當經理人?最最關鍵,大爺你現在當了學生會會長……我……先不說我,這麼多工作,你做的過來嗎?感覺自己的私人時間完全的沒有了。”

  “原來你想要點私人時間啊,早跟我說不就好了,笨蛋。”

  誒……我說什麼了嗎?

  “我會給你安排出私人時間的,我的副會長。”

  等、等等……我根本還沒有答應要當這個副會長好不好!!!

  而且這種事情應該是選舉,而不是少爺你說了就算的吧?

  ………………

  …………

  午休,校園廣播堙A響起跡部的聲音:

  “一年A班的淺野未來,你給本大爺聽好了,從即刻起,任命你為學生會的副會長,不得有異議。以上。”

  叮————話筒刺耳的聲音貫穿了我的大腦。

  “恭喜你∼淺野桑∼你跟跡部君可是我們一年級的驕傲呢∼”

  同學的祝賀聲我完全的沒有聽進去,腦袋堨u剩下那聲忙音。

  又過了十幾秒,我才完全反應過來——

  “跡部你這個白癡少爺!!!我要殺了你!!!”

  ×××

  話是這麼說,但做起了卻是不一樣。

  即使心中有千百萬個不介意,我還是繼續做著自己的工作。

  副班長、經理人、副會長……

  貌似是個萬年老二的排名。

  就連各類考試排名也是白癡少爺穩坐第一,我撈個第二。

  咱精英小學畢業的‘高材生’為什麼就贏不過這個白癡少爺呢?

  不僅如此,為何這少爺做什麼事情都要拉我下水呢?

  不明白,怎麼想也不明白啊!!

  “淺野,這次考試排名我看到了哦,不錯啊,第二名。”

  社團活動時候,宍戶亮趁著休息的間當跑過來祝賀我。

  “不錯什麼……萬年老二。我看你也不錯啊,這次又進了前五十呢。看來這次英語考得不錯哦∼”

  現在宍戶亮、向日嶽人和芥川慈郎都成為了正選。

  不過我一直想不明白,慈郎那傢伙是怎麼當選的……?

  平時都在睡覺的傢伙,竟然球也打的那麼好。

  難道他在夢中練習的網球嗎?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八章 輝煌②

  章節字數:3398 更新時間:09-11-13 00:23

  ×××

  “還不是因為這次校外教學,地獄般的英語學習。”

  宍戶亮習慣性的把球拍豎在手指上,回憶著。

  “跡部那傢伙選擇了什麼?”

  每年冬季,冰帝都會組織校外學習,學生們可以自己選擇三個地區去體驗:英國語文留學、奧地利音樂留學和德國網球留學。

  “嗯……我記得跡部選擇了奧地利音樂留學。”

  我左手拿著記錄本,右手玩著自動筆想了想說。

  “我想也是。”宍戶亮握好球拍,“其實這三個地方都是跡部常去的,他小學不就是在英國上的麼?在學校堣S天天打網球,所以才選擇去奧地利吧?那你呢?淺野,聽說你去了網球留學誒,怎麼?突然對網球感興趣了?”

  米錯……我是去了德國網球留學,但是那絕對不是我自願的,都因為白癡少爺一句“你是網球部經理,去參加網球留學”給我擅自報名……

  其實我想去的也是奧地利音樂留學感受下,或者去英國也行啊∼

  為什麼我要去自己最不感興趣的網球留學……

  不不不不!!

  關鍵是,為什麼三個方案之中會有網球留學!!!

  這絕對是跡部那個白癡少爺決定的!

  “不但沒興趣,反而更討厭了。”

  我丟下這麼一句話,繼續自己的網球部經理人的工作去了。

  “不喜歡為什麼還要做網球部經理人啊?”宍戶亮不解的聲音在腦後想起。

  這個問題,我自己也無法回答。

  “也許討厭的不是網球,只是某個人而已。”

  “啊嘞啊嘞∼淺野也有討厭的人嗎?”

  不知何時睡醒的芥川慈郎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當然……有……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回頭,對上芥川慈郎放大的臉,毫無疑問的,我被嚇了個正著。

  手一抖,手中的自動筆在空中畫了一個漂亮的弧線,然後掉落在一頭銀髮之上。

  然後一個高空彈跳跌落在地上,咕嚕了幾圈回到了我的腳下。

  ………………

  …………

  “我還沒睡醒……再去睡一下……”芥川慈郎如同他剛才出現一樣,瞬間從我身旁消失。

  現場只留下拿著記錄本的我。

  ………………

  …………

  你說這筆,我是揀?還是不揀?

  淚流滿面。

  “抱歉,……跡部。”

  ‘兇器’畢竟是被我扔出去的,一人做事一人當,先道歉吧,再說我也不是故意的。

  “看來你真的不適合做這項工作呢,淺野。”

  …………淺野?我沒聽錯吧?

  白癡少爺竟然叫我的姓?

  “我最初就說過,我沒興趣……”

  我彎腰將地上的自動筆拾起,嘴上像平時一樣抱怨。

  “明天你不用來了。從現在起,你已經不是網球部的經理人了。”

  …………咦?

  筆剛被我拾起,因為跡部這句突來的話,動作一僵,自動筆又掉落在地上。

  “可還有些工作……”

  “樺地。”

  “USU。”

  “你暫時接替下淺野的工作。”

  “USU。”

  樺地走到我跟前,從我手中拿走記錄本,朝球場走去。

  就這樣……結束了?

  我呆站在原地數秒,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跡部。

  因為他的一句話我加入,又因為他的一句話我離開……

  這、到底是什麼事兒啊!

  “啊∼啊∼終於解脫了∼”

  我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表情,對跡部笑笑說。

  反正這堣]不是自己主動要來的,決定權都在人家手堙A自己又能說什麼呢?

  走,不是自己一直期待的麼。

  再度拾起地上的自動筆,這是花網球部經費買的筆,當時我處於好玩,買了一根自己喜歡的,上面帶著小兔子形狀的自動筆。

  現在離開了網球部,這跟筆我已經沒有在使用它的權利了。

  “給。”

  將自動筆交到白癡少爺跡部手上。

  “不要說我私吞網球部的東西哦∼我可是都還給你了。那麼……明天見。”

  是的,明天見。

  即使不在網球部,我們還是同班同學,學生會堮ㄘ還要見面的。

  也許說不定哪天,白癡少爺又一個興起,學生會副會長的工作也給我取消掉,我想我會更高興。

  ×××

  事情總是發生的那麼莫名其妙。

  我回到家中,向以往那樣,打開電腦直奔自己的個人空間,想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寫到上面。

  可寫著寫著,手指的動作停了下來。

  “從現在起,你已經不是網球部的經理人了。”

  跡部的話在腦海媗T起。

  ……沒有理由。

  沒有任何理由,我就被人趕出來網球部。

  對,應該是被趕出去的。

  現在想想,我那時真像是工作上犯了錯誤,被老闆開出的員工。

  可只因為一個小錯誤就被開除,這老闆也真不咋地。

  “不過是被筆砸了一下,又不是被刀砍了,那個白癡少爺,至於嗎?”

  憤憤之下,我再我的空間中補上了這樣一句話。

  很快,有個叫做‘AK’的人給我了回復。

  “如果是刀,你就不會在這堨揭r了吧。”

  AK?AK47?

  經常被人拉去玩CS的我,CS倒是沒玩會,槍的名字卻著實記下幾個。

  “如果是你的話,會直接用槍吧?AK47。”

  “…………不要隨便給別人改名字,未來(MiRai)。”

  因為喜歡,我直接用自己的名字做了網名。

  “我想全世界的人看到AK,第一個想法應該是AK47那把槍吧?你就別在意了∼最起碼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如果再讓我聯繫其他的話……阿斯蘭(Athuran)和基拉(Kira)?”

  “……那是什麼?”

  “嘛、一部動畫而已。我以為知道高達SEED的人會多些。其實我還想到了我玩的遊戲堶悸漱@個BOSS。”

  “BOSS?什麼遊戲。”

  這位“AK”到底是哪個時代的人啊……我一邊解釋一邊猜測著他的年齡。

  “魔獸世界啊∼堶惘陪荎苠摃屣嵽s做阿克蒙德(Archimonde),最喜歡說的話就是‘Tremble!Despaired!Little_human。Doom_has_come_this_world!‘(顫抖吧,絕望吧,凡人。這個世界的末日來到了!)”

  “…………”

  “很BT對吧∼╮(╯_╰)╭”

  “BT??”

  “BT=**∼我說AK47你多大了,為什麼這些基本的網路詞語都不知道誒?”

  終於,我忍不住問了出來。其實我本人比較反感在網上詢問對方基本資料的。

  “……你覺得我多大了?都說了不要叫……我AK47!==#”

  “BT都不知道……怎麼也有三十歲了吧?AK47∼”

  你說不叫我就不叫了?我還沒嫌多打兩個字,你介意什麼∼

  “………………”

  “被我說中了吧∼”

  跟網路白癡AK聊天之後,不知不覺中,我的心情漸漸好轉,之前陰霾的心情突然一掃而光。

  ………………

  …………

  “那你現在還生氣嗎?”

  AK在聽完、不看完我‘講’出來的故事後問我。

  “現在不生氣,也不想去生氣了。不值得。”

  “可你不想知道原因嗎?”

  “原因?再跟你聊天前,我確實想問個理由,但現在覺得無所謂了。反正事實已經發生了,問了理由也不會有任何改變。而且……”

  “而且?”

  “我不認為那個白癡少爺會告訴我理由∼╮(╯_╰)╭”

  “==#也許那個少爺有什麼理由。”

  “嘛嘛∼就算有理由也不是你這個大叔該操心的∼”

  聊的正高興,樓下傳來媽媽的聲音。

  “未來∼洗澡水放好了∼”

  “知道了∼馬上來∼∼”

  回答之後,我給AK打過去一句“我洗澡去了∼然後睡覺∼AK大叔,不要幻想哈∼(^_^)/~~拜拜”的留言,便關上電腦開開心心的洗澡去了。

  一覺好夢之後的明天,心情會更好吧?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

  (因LC排版時候會將英文單詞中間的空格取消,故用“_”來代表空格。)

  我在冰帝的日子 在冰帝的日子 第九章 鞋櫃中的紙條

  章節字數:3097 更新時間:09-11-17 22:18

  ×××

  又是一個晴朗的早晨。

  一夜好夢,我心情大好的來到學校。

  剛踏進班級,就被一群同學圍住。

  “淺野,聽說你被跡部少爺開除了?”

  “是不是你得罪了跡部少爺?”

  “我聽說是你打了跡部少爺誒……”

  少爺少爺少爺…………

  一群同學不論男女全部都稱呼跡部為少爺。

  我眉角抽動。

  “我說啊……”

  當事人一開口,周圍一下子安靜了。

  “想要知道事情經過是吧∼”

  眾人點頭。

  “那去問那個白癡少爺去。”

  ………………

  …………

  眾同學聽我這麼說,立刻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

  “果然是淺野得罪了跡部少爺。”

  女同學都點頭同意這個觀點。

  “恐怕只有她敢叫跡部為白癡少爺,真厲害!”

  男同學到都很佩服我的樣子。

  “不過聽說之前是跡部少爺強迫淺野加入網球部的。”

  新的爆料出現。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微點頭——這是事實。

  “為什麼跡部少爺選擇她啊?”

  女生們一致很介意這個問題,卻又不敢多問,問我又是白問,因為我肯定會哭訴說不是我自己願意的。

  “我覺得跡部看中的是能力吧?畢竟淺野同學成績全年級第二誒,以前又是精英小學畢業的。”

  又一個男生抖出自己知道的資料。

  豎著耳朵聽的我,楞了一下,難道這學校堛漱K卦者都是當私人偵探的!?

  “精英小學?我第一次聽說誒。如果是我的話,在介紹的時候肯定驕傲的說出來。”

  這個都是歷史了,再說,一個小學……說出來沒什麼值得驕傲的吧?

  “你就吹吧∼我還聽說本來淺野是保送上Z中呢。”

  這人是誰啊!怎麼知道那麼多?先給他命名為“八卦君”。

  “Z中?那個國中高中一起讀完,百分之九十以上概率能考入東大的那個精英學校!?我當初想考那個的。”

  “憑你的成績考不上去吧∼”

  ‘八卦君’的聲音很是得意,仿佛他就是那個精英學校的學生一般。

  “夢想誒∼夢想∼總之,從Z中出來的以後都是各大企業所需要的人才呢。”

  眾人感歎。

  “不過,現在的問題成了為什麼淺野要來冰帝了……”

  眾人:好想知道!!

  坐在自己座位上收拾東西的我,聽到同學們的‘小聲議論’停止,換成一**強烈的注目禮。

  回頭一看,同學齊刷刷的避開我的視線。

  這些傢伙…………

  我才不告訴你們呢∼

  正巧這時跡部走進教室,大叔臉幼童樺地背著書包跟在他身後一同進入。

  “早上好,跡部少爺∼”

  女生們立刻爭著跟跡部打招呼。

  跡部一如既往的沒有理會,徑直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做好。

  “早上好,樺地。”

  我對著樺地打招呼,完全無視那白癡少爺。

  “早,淺野學姐。”

  說完,樺地將跡部的書包放在桌子上,便回小學部上課去了。

  看著樺地離開教室,我決定刺激下這少爺。

  “從小學部到這堙A可有一段距離,你就不能自己拿書包嗎?還是你喜歡以大欺小?跡部。”

  “你這傢伙,早晨第一次見面就對同學這麼打招呼嗎?拿不拿書包,那是我跟樺地的事情。”

  對於我的諷刺,跡部完全的不介意。

  “啊哈∼真是抱歉。早上好啊∼跡部同學。”

  “嘁。”

  “有你這麼對待跟你打招呼的同學的嗎?”

  活該,我就知道你不會跟我打招呼。

  “……早上好!”

  “嘛∼其實也不用大爺你這麼不誠意的打招呼。”

  見到跡部**的小臉僵住,我笑的一臉得意。

  “你這女人,在為昨天的事情生氣嗎?”

  “昨天?昨天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將課本擺好,手上拿著筆習慣的轉動起來,回答他,“啊啊啊∼你是說網球部的事情啊∼完全沒有哦。我基本睡一覺之後,之前上發生過的事情就忘光了。所以你不用在意∼”

  其實完全不生氣時不可能的,就像跟AK47說的一樣,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在生氣又能怎樣呢?

  世界還是繼續轉,學校還是要來,日子還是要過。

  我不在看跡部,他也停止追問,這件事情仿佛就這樣結束了。

  只是這時我還不知道,這一切才只是個開始。

  ×××

  “午休的時候,到學校天臺來。跡部景吾”

  今天一早,學校的鞋櫃埵h處這麼一張沒有出處的紙條,安安穩穩的放在我的室內鞋上。

  落款是‘跡部景吾’啊……

  那個大爺怎麼可能這麼靦腆呢?

  真是無聊。

  來到教室,跡部已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書。

  我將紙條放到他面前。

  “你的。”

  跡部一臉疑問的打開紙條,臉刷的黑了下來。

  “竟然感冒充本大爺……”

  一邊說,他一邊掏出手機,要打電話給誰。

  暈死,不就是一個玩笑嘛∼

  “你不會要報警吧?”我試問。

  “我沒那麼無聊,只是找人調查一下……”

  “嘛∼也沒什麼不好。”我阻止了準備打電話找人調查的跡部,“我只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你,其他的你就別管了。”

  “……你要怎麼做?”

  跡部停下手中按鍵的動作看向我。

  “當然是……”我從他手中抽回那張字條,“看看傳說中的跡部大爺是個什麼樣子∼也許只是碰巧跟你同名同姓呢∼”

  ×××

  轉眼,午休的鈴聲響起。

  我按照原計劃,打算去天臺看看,可剛走出A班教室,就碰到正要去吃飯的宍戶亮。

  “淺野,中午要不要去學校食堂吃飯?今天好像新出了一份試賣套餐,要不要去嘗嘗?”

  宍戶亮一看到我,便直接提出邀請。

  因為他知道,我也是‘好吃’的。

  兩人經常在課間的福利社遇到。

  “要要∼∼什麼口味的?”我很配合的點頭同意,“記得上次是西班牙風味的,辣死我了。”

  “我也不知道,聽說這次是中國菜系的。”

  “那一定要去試吃下∼中國菜最好吃了∼∼”

  “你今天沒帶便當嗎?”

  看到我兩手空空,宍戶亮問。

  平時就算去試吃,我還是有帶便當的。

  “忘記了∼走了走了∼試吃的分量都很少,去晚了恐怕就沒了。”

  心情雖然比昨天好,但還是有些鬱悶,導致出門時候將自己的便當忘記了。

  還好錢包媢s花錢夠,今天就奢侈一回吧。

  “恩,走吧。”

  “…………啊!”

  “怎麼了?”

  剛走幾步我忽然想起自己要做什麼事情。

  “我好像忘了什麼……”

  “沒帶錢包嗎?今天我請客好了。”

  “真的∼∼好人啊∼∼那我就不客氣啦∼∼”

  就這樣,我搖著‘狗尾巴’跟著宍戶亮朝學校食堂前進。

  而小紙條上面寫的事情,則忘得乾乾淨淨。

  跟宍戶亮一起離開的我並不知道,在我們離開之後,跡部慢慢走出教室,看著我倆的背影,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幾句交代的話之後,掛上電話,跡部沒表情的說了一句:“這傢伙,還說自己解決,根本就沒當回事兒…………就讓本大爺來幫她處理了吧。在日本還沒有人可以冒充本大爺呢∼是不是這樣啊∼∼樺地。”

  “USU。”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189045&page=1&extra=page%3D1

TOP

 50 12345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11-26 08:0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72792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