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12
發新話題
打印

[GL原創] [HIME同人] 我們,結婚吧

[HIME同人] 我們,結婚吧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zoj0102 您是第5190個瀏覽者
第一章

這一天,是靜留與夏樹同居的第一天。夏樹在靜留生日當晚提出了同居
的提議,靜留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早晨,冷冽的風從窗戶吹了進來,刺骨的寒風讓睡夢中的夏樹睜開了雙
眼。

  「早上了嗎....」夏樹不覺的打了個哆嗦,等到回神時才發現身邊只剩
下自己一個人。

  「靜留?」夏樹在一瞬間睡意全失,起身看著房間周圍,只剩下被放在
房間角落的大布偶,與散落在地上的夏樹的衣服。

『靜留回去了嗎?還是....昨晚的事情只是一場夢?』夏樹將地板上的
衣服拿起來穿上,避免因為受寒而感冒。

  夏樹一邊穿著衣服,一邊想著昨晚的纏綿,溫柔的抱著她的當事人卻不
在身旁,讓她懷疑起那是否只是一場夢。

穿好衣服後,夏樹打開了房間的門,映入眼簾的是穿著圍裙站在瓦斯爐
前面的靜留的影像。

  「早安,夏樹。早餐馬上就好了,先去刷牙洗臉吧。」聽見開門聲的靜留
回過頭對夏樹說著,早飯的香味四溢著。

自從夏樹的房間在媛星祭典時被奈緒破壞後,夏樹便用父母留下的錢再
買一戶一房一廳的公寓搬進去了。客廳加裝流理台兼有廚房與飯廳的功能,
很適合兩個人生活。

「早安。」夏樹露出溫柔的微笑說著,然後便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刷牙洗
臉,順便沖澡。

『這不是夢,靜留就在我身邊。』夏樹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昨晚只是一
場夢。蓮蓬頭的熱水沖刷著夏樹的身體,傳來的溫度讓夏樹想起了靜留的體
溫與氣息。

  夏樹換上制服後,豐盛的和式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真好吃,我已經很久沒吃過這麼豐盛的早餐了。」喝了一口味增湯的
夏樹說著。

  即使是母親在世時,也不見得有機會與母親一同吃早餐,因為身為科學
家的母親整天忙著研究,根本沒時間替夏樹準備早餐。已經有多久沒有這種
經驗了呢?就連夏樹也想不起來。

「放心,以後夏樹每天都能吃到豐盛的早餐的。」靜留一邊說著,一邊
撫摸著夏樹的臉龐。

  個性不坦率的夏樹在聽到靜留這麼說之後,臉便紅了起來,隨即給了靜留
一個溫柔的微笑。

  兩人在吃完早餐後,靜留將準備好的便當交給了夏樹。

  「靜留早上沒有課嗎?我載你去學校吧?」夏樹問著。就讀於風華大學
的靜留,上課時間與夏樹是不一樣的。夏樹想說可以順便載靜留去上課而問
著。

「我十點才有課。不過....夏樹可以載我回去一趟嗎?」靜留問著。

  「耶?」夏樹嚇了一跳。怎麼昨晚才答應要與她同居的,今天就說要回
家了?

  「我總得將那裡的行李搬過來吧,不能老是穿著夏樹的衣服啊。」靜留
看穿了夏樹的疑惑後說著。

  經靜留這麼一說,夏樹才發現靜留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啊....」看著穿著與她的外型與個性不和的自己衣服的靜留,夏樹感
到內疚了起來。

  「可以載我一趟嗎?」靜留輕觸著夏樹的深藍色髮絲說著,赤色的眼眸
充滿了無限的柔情。

  「嗯,走吧。」夏樹笑了笑,輕吻著靜留的嘴唇後說著。若是以前,夏樹
一定不會有如此溫柔的笑容與舉動,彷彿在接受靜留的愛與自己的感情後,
夏樹的某個地方也跟著改變了。

  然後,兩人便一起出門了。

TOP

第二章

夏樹在上學的途中,順便載靜留回她的住處整理行李。

  「靜留,這個給你。」靜留下車後,夏樹交給她一把鑰匙。

  「這是?」靜留接過鑰匙後問著。

  「家裡的鑰匙。我們回家的時間不一樣,鑰匙不帶在身上不行吧?」
夏樹說著。那是她昨天特地拿去給鎖匠複製的鑰匙。

  「夏樹....」雖然是氣溫接近零度的低溫,靜留的心底卻有一股暖流在
流竄著。一直到剛才為止,她對於夏樹的家已經成為她的家還沒有真實感,
當夏樹說出『回家』後才終於有那已經是他們兩個人的家的感覺。這份感動
讓她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那我去上學了。」說完,夏樹戴起安全帽往學校出發了。靜留目送著
夏樹離開,直到夏樹的影子已經消失在她眼前才轉身打開她住處的門。

  來到房間的靜留拿出旅行用的大皮箱開始整理行李,在整理之前先打開
電話答錄機聽留言。

  電話答錄機裡,夏樹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你願意跟我同居嗎?』
這句話不斷的在靜留腦海裡迴響著。

  就在夏樹的留言結束後,接下來還有一則新留言。

  『靜留,我是媽媽。你到現在還是不願意回家嗎?媽媽已經跟爸爸談
過了,如果靜留真的那麼討厭相親的話,爸媽不會再逼你了。所以不要再說
那種話了,不管怎麼樣,靜留都是爸媽的寶貝女兒。這麼長的時間不跟家裡
聯絡,也不接電話,爸爸跟媽媽都好擔心。打電話回家一下,好嗎?』

聽完來自家裡的留言後,靜留發呆了半晌,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一想起
身為藤乃家的獨生女的她,必須負起繼承的責任,甚至還得負起生出下一任
繼承人的責任這件事,靜留的內心瞬間充滿了無力感。

  『夏樹....我只想要夏樹而已,其他什麼都不要....』靜留的內心反覆
不斷的重複這句話,自那時以來就存在於內心深處的話語。

在深思幾分鐘之後,靜留下了決定。

  靜留起身往電話的方向走去,撥了家裡的電話。


III

中午,夏樹帶著靜留準備的便當來到了庭園與舞衣他們一起吃飯。

  「真稀奇哪,夏樹居然會自己準備便當。」舞衣看著拿出便當的夏樹說
著。中午天氣已經稍微回溫,不似早晨如此冷冽。

  「不....這是靜留幫我準備的。」夏樹不好意思的回答著,說出來的同
時臉也跟著害羞起來。

  是不是該跟舞衣說我跟靜留的事情?夏樹如此思考著,但又擔心舞衣的
反應。

  「耶?會長昨天在你家過夜嗎?」舞衣問著,想起昨晚的生日派對,她
離開時只剩下靜留還沒離開。

  「嗯....其實,我們從昨天開始同居了。」夏樹說著,決定對舞衣坦白。

  「是嗎?你們兩個能合好真是太好了。」舞衣微笑的說著出乎意料的話。

  「合好?」對於舞衣的說法,夏樹感到吃驚。為什麼會覺得他們吵架了?

  「夏樹這陣子都一直沒有精神,想來想去也只有跟會長吵架這個可能性
了。就連昨天早上見到會長時,夏樹的表情也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的
表情呢。」舞衣侃侃的說著自己的推理。

  「夏樹,很不會說謊呢。」舞衣說著,那語氣就像是在照顧妹妹的姊姊
似的。而喜歡照顧人這一項優點,也是夏樹想與她當朋友的原因。

  夏樹笑了笑,用表情回應了舞衣的說法。

  午休時間結束後,三人各自回到了教室,繼續上課。寒假,馬上就要來
臨了。


IIII

放學時刻,夏樹歸心似箭的飛奔回家。這是她第一次有想早點回到家的
念頭。以前,家也只不過是個睡覺的地方,不管什麼時候回家都不會有人等
著她。

  「我回來了。」夏樹打開玄關的門說著,地上還有靜留的鞋子。

  「你回來了。」靜留從房間裡面走出來說著。對她而言,這也是第一次
對夏樹說這句話。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夏樹進去房間後,看了看周圍以及靜留的行李。

「我們去買個衣櫥吧。」環顧房間四周,還有容納新衣櫥的空間,再加
上兩個人住在一起,一個衣櫥的確嫌不夠。

  「現在嗎?」靜留問著。

  「對啊。」

  說完,兩人便準備出門往傢俱店出發。

  在選好衣櫥,與送貨人連絡好送貨時間後,靜留提議到超商買晚餐的材
料。

  「夏樹的冰箱幾乎都沒有放東西呢。如果不是昨天派對的材料還有剩,
今天早上的早餐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靜留調侃的說著。一想到早上打開
冰箱時,只有冰了幾樣還貼著超市標籤的菜時,靜留不禁笑了出來。

「因為我一個人住根本不下廚啊。」夏樹一臉『囉囉』的表情說著,臉
卻害燥的別過去。

  「從現在開始冰箱得放些食材才行,老是吃外面對身體不好。既然已經
一起住了,我可不許夏樹在外面亂吃。對了,夏樹有特別討厭的菜嗎?」靜留
說著普通家庭主婦常說的話,儼然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

  「我討厭青椒....」夏樹說出了大部分的人討厭吃的菜色的答案,同時
作出了極度厭惡的表情。左手提著菜籃,右手牽著靜留的模樣,那模樣彷彿
新婚夫妻一般甜蜜。

  「知道了。今天晚上就煮青椒吧。」靜留笑著對夏樹說著,那語氣讓人
分辨不出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不要啦。」夏樹一臉嫌惡的表情說著,眼神散發出了『明知道我討
厭青椒還煮』的疑惑與抱怨。

  「不行,偏食對健康不好喔。」靜留的全身散發出不容拒絕的氣勢。

  「~~~~~~~~」夏樹皺著眉頭無言的抗議著。

  「噗....開玩笑啦。我可不想做出讓夏樹不願意碰的菜。」靜留開懷
的笑著說著。夏樹那表情真的讓她有股想抱住她疼愛她的衝動。

  「靜留--」發現自己又被耍的夏樹,發出了抗議的聲音說著。

  兩人在買完晚飯的材料後,便回家了。時針指向了七點,天色也暗了
下來。


V

兩人回到家之後,夏樹將晚餐的材料提進去放在廚房,留下準備晚餐
的靜留,而她則到浴室放洗澡水。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靜留。」將洗澡水放好的夏樹來到靜留身
邊問著。

「幫我將餐桌準備好就可以了。再十分鐘就可以吃晚餐了,夏樹先看
一下電視吧。」靜留說著。

  夏樹將摺疊好放在一旁的餐桌拿出來,然後拿抹布擦乾淨後便打開電
視看新聞。

  沒多久,香噴噴的晚餐已經上桌了。

  「我吃飽了。」夏樹雙手和掌說著,然後將自己與已經吃飽的靜留的
碗筷拿起來往流裡台的方向走去。

  同居第一天,兩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分配了彼此在家的工作。  

  「洗澡水已經放好了,靜留你先去洗吧。」夏樹一邊洗著餐具一邊說
著。

  「夏樹要一起洗嗎?」靜留從背後摟住夏樹的細腰,在她耳後小聲的
說著。靜留的呼吸聲刺激了夏樹的感官神經。

  「啊....靜留你在摸哪啦....」夏樹的呼吸變的急促,臉也因為從靜留
指間傳來的感覺而泛紅。

「那麼,我先去洗澡了。」靜留的嘴唇輕觸著夏樹的右耳說著,也不
等夏樹是否願意一起入浴的答案,便轉身到浴室泡澡。

沒多久,夏樹也沒辜負她的期望出現了。

與人一起住在同一間房間,一起吃飯,一起洗澡,都是夏樹第一次的
體驗。雖然覺得不好意思,夏樹卻不討厭這種感覺。

「寒假就快到了,夏樹有什麼計畫嗎?」靜留一邊幫夏樹刷背一邊問著。

  「沒有。靜留你呢?有什麼計畫嗎?」說完,夏樹便作勢要靜留換人,
換她幫靜留刷背。

  「這個嘛....夏樹要不要跟我去京都旅行?」靜留試探性的問。

  「京都?我記得那裡是....」夏樹疑惑著,卻沒說出口。『那是靜留
的家鄉吧』,夏樹這麼想著。

  「對啊,我的老家在京都。夏樹要一起去嗎?」靜留笑著回答了夏樹
的疑問。

  「要去拜訪你家人嗎?」夏樹面有難色的問著。對她而言,她只認識
靜留,要她去拜訪她的家人讓她覺得很為難。

  「只是去玩而已。寒假那裡有祭典,我也很久沒回家了,想約夏樹一
起回去,順便帶你到京都玩。」靜留說著。

  「原來如此。那等一下再討論一下細節吧。」說完,兩人便起身沖洗
回去房間討論細節部分了。

夜晚,溫度變的比早上還低。靜留依偎在夏樹身旁討論旅行的事宜。

TOP

VI

靜留與夏樹在決定好京都的行程之後,便搭火車前往京都旅行。

  「靜留,可以問你一件事嗎?」兩人在火車上坐定位置後,夏樹問著,直視
著靜留的碧眼透露出了她的認真,不容許靜留敷衍過去。

  「什麼事?」靜留問。

  「你討厭回家嗎?」夏樹想起了靜留說過已經很久沒回家這件事,想問出原
因。這是她第一次想更深入了解一個人的想法與過去。以前的她滿腦子只想著復
仇,從未想過與人深交。

  「那是因為--」靜留弔胃口似的在這句話就停住了,使得夏樹聚精會神的
想聽靜留接下來的話。

  「我爸媽叫我相親找個金龜婿嫁人,所以我才不喜歡回家。」靜留一臉抱怨
似的說著。

  「相親?」夏樹愣住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開玩笑的。」靜留一臉『你還真好騙』的表情說著。

  「呃。靜留--」發現自己又被耍的夏樹不滿的說著,覺得擔心的自己真的
很傻。

  『但是,靜留總有一天還是會離開我,跟別人結婚吧。』這樣的不安在夏樹
的內心悄悄的升起。

  靜留很喜歡說著『靜留--』的夏樹。就因為是在抱怨,才更加證明了靜留
存在於她的心裡。

不久,火車來到了目的地京都。



身為日本古都的京都,即使是寒冷的冬天依然很多遊客。兩人在下車後為了
不會走散而牽緊彼此的手。彼此的手傳來的溫度溫暖了他們的心。

  靜留在走出火車站之後招攬了一輛計程車載他們回去老家。約莫十分鐘,車
子來到了門牌寫有『藤乃』的宅邸。

  「靜留....這真的是你家嗎?」兩人下車之後,夏樹環顧了房子的周圍說著,
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藤乃家圍繞著一大面圍牆,從大門到主宅之間有一段舖上石子的道路,主宅到
圍牆中間栽種了許多樹木。從外觀就可以看的出來藤乃家在京都應該是屬於大戶人
家。

  「對啊。怎麼了?」靜留問著。

  「沒事....」雖然夏樹知道靜留是千金小姐,卻沒想到她家是如此的大戶人家。

  靜留按了大門的門鈴後,對講機傳來了聲音。

  「哪一位?」男子的聲音詢問著。

  「是我。」靜留回答。瞬間對講機那邊傳來了慌慌張張的聲音。

  「小、小姐。馬上為您開門。」說完,大門已經打開了。靜留轉頭對夏樹說
著『進來吧』之後,兩人便一起進去藤乃家。

兩人提著行李走了一段路之後來到了主宅的大門,管家已經門外迎接。

  「小姐,老爺與夫人已經等候多時了。」管家九十度鞠躬說著。

  主宅是古典日式建築,木板舖成的走道圍成口字型,走道左右與後方各有
一棟日式建築。

  管家替靜留與夏樹提了行李之後,帶領他們兩人到靜留的父母所在的正廳。

  『靜留的父母是怎麼樣的人呢?』夏樹在心裡想著,並思考著該如何跟她的
家人打招呼。

  靜留輕觸著夏樹的右手,那表情像是在說著『不要緊』一般,讓不安的夏樹
內心踏實了起來。

  「我回來了,父親,母親。」靜留跪坐在佣人事先準備好的塌塌米上向她的
家人道安,坐在旁邊的夏樹也跟著正襟危坐。

  「你回來了,靜留。旁邊的這一位是?」靜留的母親看著夏樹問著,她的父
親則一臉嚴肅,不發一語。

  「這位是玖我夏樹。寒假到了,我約她一起回京都玩。」靜留簡短的說著。

  「伯父、伯母好。」夏樹緊張的說著。這種緊張的感覺還是第一次,讓她
有種想逃離現場的衝動。

  「這位就是....很可愛呢。你就把這裡當自己的家,安心的住下來吧,
夏樹。」靜留的母親先是一臉訝異,然後微笑的對夏樹說著。

  「咦?」對於靜留的母親的反應與說法,夏樹感到一陣疑惑。彷彿她的母親
早就知道她的存在似的。到底,靜留是怎麼跟她的家人提起她的事的呢?一連串
的疑惑在她的內心盤旋著。

「那麼我們先回房間將行李放著了。」靜留說著。

「說的也是,長途旅行你們兩個也累了,先去洗澡休息一下,等一下在一起
用餐吧。」靜留的母親說著,她的父親則是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只是直視著
夏樹打量。

  然後,在管家的帶領下兩人來到隔壁廂房放行李。



VII

兩人來到了側邊的廂房後,管家便退下了。

  「很緊張嗎?」靜留從背後抱著夏樹說著。自從踏進藤乃家,夏樹的表情就
不曾放鬆過,著實讓靜留心疼不已。

「很明顯嗎?」夏樹問著,右手與靜留的手交疊著,左手撫摸著摟住她的腰
的左手。

  雖然是在陌生的房間,但是因為靜留的碰觸與呼吸聲,讓她覺得踏實許多,
精神不像剛才那麼緊繃。

  「夏樹一直都皺著眉頭啊,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說完,靜留輕吻著夏樹的
頸子,雙手緩緩的伸入夏樹的衣服。

  比夏樹的體溫還要低一點的靜留的雙手在夏樹的腰際游移著。靜留的嘴唇則
從夏樹的頸子移動到耳朵,一邊將溫暖的氣息傳送入夏樹的耳朵,一邊用舌尖挑
逗著夏樹。

  「不要,靜留,現在是在你家....」夏樹用僅剩的一絲理性說著,雙手阻止
了企圖更深入碰觸夏樹的靜留的手。

「是嗎?」靜留停止了動作,將身體從夏樹身上移開,彷彿是在抗議著拒絕
她的夏樹。

  察覺靜留的不悅的夏樹,轉過身來親吻靜留。『如果是接吻就沒關係』,夏樹
的表情這麼說著。

「哈哈....」對於夏樹的回應,靜留開懷的笑了起來。原本只是想鬧個彆扭
看夏樹困擾的模樣,沒想到夏樹卻認真的哄她,加深了她對夏樹的愛。

  「靜留?」不明白為什麼靜留會開心的笑出來,夏樹一臉疑惑的問著。

「沒事,我們先去洗澡吧,等一下就要吃晚餐了。」靜留說著,臉上依舊洋
溢著幸福的笑容。

  「但是....」夏樹想繼續問下去卻被靜留阻止了。
  
「好了,先去洗澡吧。」靜留以一股不容再說的氣勢,要夏樹準備換洗的衣
服。兩人在拿好衣服之後便往浴室入浴了。

TOP

VIII

兩人在洗澡後回房間沒多久,佣人便來通知他們到餐廳與靜留的父母
一起用餐。這讓心情已經稍微放鬆的夏樹,再度緊繃了神經。

  靜留的父母,靜留與夏樹四人同桌吃飯。雖然靜留的母親微笑的招呼
夏樹吃飯,旁邊的靜留的父親卻一臉嚴肅的讓夏樹無法放輕鬆。

  「靜留,這次回來打算停留幾天?」靜留的母親問。餐桌上擺放的是
一人一份的懷石料理,豐盛的菜色讓人再度感受到靜留家的富有。

「我們打算明後天白天到京都的名勝參觀,後天晚上到廟會參拜跨年,
隔天就要出發回學校了。」靜留簡短的說著他們的行程。後天就是一年的
最後一天了,那一天剛好有廟會與祭典,兩人打算跨完年隔天就會風華。

  「這麼快就要回學校了?不多住幾天嗎?」靜留的母親問著。對於已
經許久沒見面的女兒,作母親的當然是希望孩子能停留的愈久愈好。

  「不用了。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我跟夏樹要回學校唸書。」靜留回
答。寒假過後沒多久就是期末考,接著就是春天開學了,靜留以這個理由
拒絕再多停留幾天。

兩人在用餐結束之後便回去房間休息了。



  是夜,雖然因為旅行而極度疲倦,夏樹卻睡意全失。自從踏進藤乃家
之後,夏樹一直無法放鬆心情。

  「睡不著嗎?」靜留轉身問著睡在左側的夏樹。

  「有一點....」夏樹說著,疲倦的模樣讓靜留好生心疼。

  「我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嗎?」靜留問著。不等夏樹回答,靜留已經
擅自鑽入夏樹的被窩,依偎在夏樹胸前。

  「早知道夏樹那麼排斥見我的家人,我就會跟夏樹一起住旅館,不回
家了。」靜留一臉愧疚的表情說著,語氣像是快哭出來一般悲傷。

  「不是的。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跟你家人相處而已。因為我沒有家人,
所以不知道要怎麼跟長輩說話。如果說了太失禮的話,惹你父母不高興的
話,你會很為難吧?」夏樹溫柔的碰觸著靜留的臉頰安慰著。

  「夏樹....」靜留的眼淚流了出來,那眼淚包含了對夏樹的道歉,與
因為夏樹的體貼而高興的心情。

  「好了,別哭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去觀光呢。」夏樹用舌尖拭去
了靜留的淚水後說著,然後親吻了靜留的雙唇。

雙唇交疊的兩人彷彿眷戀著彼此的體溫般,捨不得離開彼此。夏樹輕
咬著靜留的嘴唇,緩緩的將舌尖往微微張開的靜留嘴裡推送。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樹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靜留甜美的雙唇,然後在靜留
耳邊輕聲的說著:『我好想早點回家才能繼續接下來的事』。

說完,便安祥的入睡了。自從接受自己對靜留的感情後,夏樹變的不
吝於說出自己的感覺。就如同聽見靜留說出對她的感情時她會很高興一樣,
她知道她所表達出來的感情也會讓靜留更加高興。

靜留看著已經入睡的夏樹,輕吻著夏樹後便依偎在她胸前入睡了。 



VIIII

早晨,直射進來的陽光讓夏樹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睡在身旁的靜留也
因為夏樹的醒來而跟著睜開雙眼。

「早安,夏樹。」靜留輕吻著夏樹道早安。此時,走廊外面傳來了腳
步聲。

「小姐,夏樹小姐,在一會兒就要吃早餐了,請起身準備一下。」佣
人在門外說著,要靜留兩人梳洗準備吃早餐。

  擔心佣人會突然開門的夏樹緊繃著神經,直到佣人離開後才鬆了一口
氣。

  「起床吧,夏樹也餓了吧,昨晚看你沒吃多少東西。」靜留站起來後
將自己的棉被折好,要夏樹起來順便幫她折棉被。

  兩人換好衣服之後到浴室刷牙洗臉,然後前往餐廳與靜留的家人吃早
餐。

  餐桌上依然是一片低氣壓,靜留的父親仍然一句話也不說,反倒是她
的母親忙著招呼夏樹,找話題聊天。

  「對了,夏樹喜歡狗嗎?」靜留的母親問著。

  「咦?喜歡....」夏樹回答。

  「我就覺得你會喜歡。靜留她一直沒回來,家裡特地養了一隻狗陪我
呢。夏樹要去看看嗎?」說完,便牽著夏樹的手往庭院走去。

  真不愧是靜留的母親,就連強迫人這一點也跟靜留一模一樣。夏樹這
麼想著。但是就是因為她是靜留的母親,她也不自覺的用對待靜留的方式 
對待她母親,雖然困擾卻容忍並寵著靜留的方式。

  庭院的某一個角落綁著一隻柴犬,靜留的母親偶爾會帶她去散步。

  「好可愛的狗,叫什麼名字呢?」看到眼前可愛又親近人的狗兒,夏樹
也顧不得形象蹲下來撫摸著小狗。

  「這孩子叫做Duran。」靜留的母親說出讓夏樹覺得懷念的名字。

  「咦?」

  「因為有一次,靜留好不容易接我的電話了。我問她能不能幫狗取個
名字,她說她很喜歡Duran這個名字,所以就決定用這個名字了。夏樹不
喜歡這個名字嗎?」靜留的母親說著。

  「不,我很喜歡。跟我以前養的狗的名字一樣....」夏樹露出了微笑,
這是她第一次在靜留的家人面前露出微笑。

  夏樹看了看幫狗兒取了這個名字的靜留,嘴角微微上揚,碧綠色的眼眸
充滿了感動與感激。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還要參觀京都對吧。差不多該出門了吧?」靜留
的母親彷彿想打斷這兩人的世界說著。

  兩人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之後便趕緊準備出門了。

TOP

X

  夏樹與靜留兩人出發來到了預定參觀的金閣寺參拜。擁有千年歷史的京都
最著名的就是有多座百年歷史的寺廟,金閣寺就是其中一個。

按照兩人事先做好的旅行計畫,連著兩天兩人都到京都有名的寺廟參拜與
拍照。不知不覺間,31號的夜晚已經悄悄來到。兩人吃完晚餐後,準備回房間
出門的事宜。

「你們等一下要去廟會吧?難得的日子應該穿和服打扮一下,你說是吧?
夏樹。」靜留的母親問著。雖然是疑問句,那語氣卻是近乎肯定,讓人無法反
駁。

  「啊....嗯....可是我沒有帶和服來,所以....」夏樹想用這個藉口拒絕
靜留母親的提議,卻失敗了。

  「不用擔心,夏樹的身材跟靜留很像,穿靜留的就可以了。走吧,我幫你。」
說完,便拉著夏樹去房間著裝了。

  「母親。」靜留嘗試阻止的說著,卻被她的父親打斷了。

  「靜留,你留下來。我有話跟你說。」靜留的父親說著,那是她這兩天第
一次聽見她父親開口。

  靜留的父親的眼神如此的認真,讓靜留不得不認真面對眼前即將面臨的問
題。

為了不被人打擾,兩人從飯廳移動到客廳詳談。



XI

靜留的母親與夏樹來到了兩人的房間,佣人已經準備好要給夏樹換穿的
和服了。

  「真令人懷念。我已經好幾年沒有替人穿過和服了呢。第一次教那孩子穿
和服她就馬上學會了。從那之後靜留再也不需要我幫她穿和服了。」靜留的
母親說著,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是嗎....靜留她....為什麼這麼討厭回家呢?」夏樹嘗試性的問著無法
從靜留那裡得到答案的問題。

  「靜留沒跟你說過嗎?」靜留的母親一臉驚訝的表情說著。看著夏樹的表
情她就知道答案了,於是接下去說。

  「幾年前我跟我先生瞞著她,趁她回家時幫她安排了一場相親。從此之後
她就不再接我們的電話,也不回家了。」靜留的母親一邊說著,一邊露出後悔
的表情。

  『相親的事情....是真的啊....』夏樹想起了兩人在出發時靜留說的話。
但是靜留說是開玩笑,使得夏樹半信半疑而不願意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如今
這句話已經從她的母親嘴裡得到了證實。

  「那孩子甚至一度說要和家裡斷絕關係,拒絕繼承藤乃家。」靜留母親
的表情更加沉重。

  「是嗎....」夏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只能敷衍的說著。她的心,卻莫名
的刺痛了起來。

  「那孩子也真是的,不想相親就說一下就好了,何必跟家裡斷絕關係呢?
那孩子就是太過聰明,才會想的太多而鑽牛角尖。」靜留的母親喃喃的抱怨著。

  「不過有夏樹陪在她身邊,我就放心了。那孩子終於找到執著的事物了。
靜留她啊,從來不曾認真追求過什麼東西,我一直很擔心她不懂得怎麼去愛
一個人。」靜留母親說出一連串的話,讓夏樹的思緒陷入了混亂。

  『這是什麼意思?』夏樹的腦海還歸納不出結論,只能反覆思考著剛才
那些話。

  「啊啦?靜留真的什麼都沒跟你說嗎?那孩子說她已經有心上人了,是個
女孩子,所以她不能結婚。如果藤乃家無論如何都要她生下繼承人的話,她會
徹底與家裡斷絕關係,跟你私奔。」靜留的母親轉述著靜留在生日過後與她母
親通電話的內容。

  「咦?她....只問我要不要跟她去京都旅行,沒跟我說過這些事。」夏樹
的內心百感交陳。她徹底的感受到靜留的感情的強烈,但是又擔心靜留為了她
放棄一切。

  「那孩子一定是不希望你擔心吧。她父親知道這件事之後一直都沒有發表
意見,連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靜留母親說著。在綁上帶子之後,終於
著裝完畢。

  「靜留的和服也很適合你呢。女孩子果然還是要打扮才漂亮。我順便幫你
弄頭髮吧。」靜留的母親作勢要夏樹坐下,拿起梳子幫夏樹整理髮型。

  「夏樹,你願意成為藤乃家的養女嗎?」靜留的母親說出出人意料的話。

  「咦?」

  「我一直夢想著能有個可以幫她穿和服綁頭髮的女兒呢。我家的女兒大概
是不可能完成我的夢想了吧。如果夏樹當我家的女兒就好了。」靜留的母親
將夏樹的深藍色長髮盤上去後用髮髻固定。

  「可是....」夏樹面有難色的說著。即使靜留的母親接納她,她的父親也
未必會答應吧。如果她父親強迫他們分開該怎麼辦?她有那個覺悟與靜留拋棄
一切遠走他鄉嗎?

  早已隻身一人的她有著這樣的覺悟,但是她卻是顧慮到靜留,她父母還在
世啊。

  「你慢慢考慮吧。好了,可別讓靜留等太久,那孩子應該也已經在別的房
間換好衣服了吧。」說完,便牽著夏樹的手來到了正廳。真不愧是靜留的母親,
那樣的溫柔與聰明。


  兩人緩步來到正廳時,靜留已經穿好和服等著他們了。

「很適合你呢,夏樹。」靜留微笑的說著。

  然後,兩人便出門到廟會參拜了,時間離新年只剩下兩個小時。

TOP

[HIME同人] 我們,結婚吧(H有)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zoj0102
XII

  靜留與夏樹兩人在換上和服後,一同出發參加附近的廟會。自從聽見
靜留母親說的那番話之後,夏樹一直滿面愁容,與廟會熱鬧的氣氛呈現強
烈的對比。

「夏樹,你不喜歡逛廟會嗎?」靜留問著一路上都沒有笑容的夏樹。
昨天與前天夏樹都還很快樂的,這會兒卻一點笑顏都沒有,讓靜留懷疑起
是否是因為她不喜歡廟會的氣氛。當然,靜留比任何人都清楚夏樹悶悶不
樂的原因。

  「還好。只是覺得自己不適合這種歡樂的氣氛而已。靜留喜歡廟會啊?」
腦海裡一堆疑問與煩惱的夏樹,一直找不到機會問靜留與她家人的事情。

  「這個嘛....是因為夏樹在身邊才覺得廟會很有趣啊。」靜留直視著
夏樹的雙眼給了她一個溫柔的微笑。

  廟會人山人海,時間愈晚人潮愈擁擠,因為再過一個半小時就是新的
一年了。民眾正引領期盼著新年鍾響。

「說的好像只要我在你身邊,不管在哪裡都很快樂。」夏樹隨口說了這
句話。這樣的靜留讓她覺得很沉重,尤其是在聽見她母親那番話之後更加
如此。

「就是如此。我只要夏樹而已,其他什麼都不要。」靜留認真的說著。
隱藏在那赤紅色眼眸裡的感情,比過去還要強烈。熾熱的話語和感情,彷
彿要燒毀所有阻撓她與夏樹的事物,直到獨自一人佔有著夏樹才願意罷手。

  聽見靜留這麼說,夏樹先是皺著眉頭,然後決定與靜留談一談。

  「靜留,我有話想跟你說。」夏樹堅定的眼神,讓靜留感覺到無法再
用笑容敷衍過去。

  「好像是很重要的事呢。我們換個地方再說吧,這裡太吵了。」靜留
微笑的說著。然後牽著夏樹的手來到了寺廟後方的樹林。



XIII

寺院的後方是一片櫻花樹林,春天時是賞櫻聖地。現在因為所有的人
都在寺院前方迎接新年的來到,根本沒有人接近這裡。皎潔的月光,讓來
到樹林的靜留與夏樹不會因為黑暗而跌倒。

「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這種地方....」夏樹環繞周圍說著。

  「因為我以前偶爾會帶可愛的女孩來這裡幽會才知道這裡啊。」靜留
笑著說著,這話著實讓夏樹震驚。

  「咦?」一股莫名的怒氣從夏樹的內心升起,但是隨即又平復了,她
來這裡是有別的目的的。

  「開玩笑的。夏樹想說什麼呢?」靜留如往常一般開著夏樹玩笑,得
到的反應卻與平常不同,使得靜留趕緊將話題轉回來。

  「我....」原本想說的話卡在夏樹的喉嚨裡又吞了回去。她明明有很
多話想說的,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夏樹從我母親那裡聽說了吧?我不回家的原因。」靜留說著,似乎
是在誘導夏樹說出她的問題。她知道夏樹問不出口,但是從夏樹的表情就
知道她想說什麼了。不坦率又單純,正是靜留迷戀她的原因。

「嗯....你母親說你有心上人所以不能結婚。還說為了喜歡的人要跟
家裡斷絕關係,跟對方私奔。」夏樹一邊說著,心一邊刺痛起來。

  「就是這樣沒錯。只要是為了夏樹,不管是放棄繼承家產,或者與家
人斷絕關係,我都願意這麼作。」靜留的眼神與語氣,在在都是那麼認真,
不同於平常的從容。

  「為什麼你能說出這麼殘酷的話....他們是你的家人啊!跟家人斷絕
關係他們會傷心的。」靜留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痛的不是因為靜留
不愛她,而是因為愛她而必須傷害別人這件事。

  夏樹想起靜留的母親說的話,以及那因為孩子說要與家人斷絕關係而
露出的落寞表情。

  靜留的反應也不同於往常,難得的說出了賭氣般的話。

  「那麼,按照夏樹的期望,我回藤乃家跟別人相親,然後結婚生下
藤乃家的繼承人吧?」靜留的聲音變的有點低沉,顯而易見的怒氣直逼而
來。

聽見靜留這麼說著,夏樹的心更痛了。她終於了解,靜留如果不傷她
家人的心,傷心的人會變成她。在傷害她的家人的同時,靜留也不好受啊。

  而夏樹直到剛才都還只想著被靜留傷害的她家人的心情,沒想到靜留
的心。

  夏樹的眼淚,緩緩的滴落,模糊的眼眸盡是悔恨與道歉。

  「夏樹....」看見夏樹珊然淚下的容顏,靜留恢復了冷靜,隨之而來
的是不捨與心疼。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靜留的心情....痛的人是你才對....我居然...」
一想到只會傷害靜留,踐踏靜留的感情的自己,夏樹覺得懊悔。因為後悔
而無法正視靜留的眼神,只能別過頭哭泣。自從她母親過世之後,這是她
第一次哭的那麼傷心。

「對不起,我說的太過分了。放心吧,沒問題的。」靜留不捨的用右
手拭去夏樹的眼淚,輕聲的在夏樹耳邊這麼說著。夏樹的眼淚並沒有因為
靜留的擦拭而停止。

靜留輕輕的撫摸著夏樹的臉龐,溫柔的親吻夏樹的雙唇。在夏樹來不
及反應時,靜留緊緊的抱住淚痕尚未拭乾的夏樹。

  「靜留....」被靜留抱在懷裡的夏樹停止了哭泣,靜留的呼吸與心跳聲
讓她無暇思考其他的事情。
  
  廟會的喧囂聲充斥著四周,卻進不到靜留與夏樹的耳裡。

彷彿邀約般,靜留的雙唇微微的張開,緩緩的輕觸夏樹的下唇。回應著
靜留的是相同的舉動。時間與聲音彷彿靜止般,兩人只聽的到彼此配合而緩
慢的呼吸,以及心跳聲。

  靜留的手緩緩的在夏樹的肩膀與細腰之間來回的游移,嘴唇也移動到了
夏樹的頸子。靜留的雙唇在夏樹的脖子上時而緩慢的移動,時而像是要啃噬
讓她心慌意亂的心上人般的輕咬。

  因為靜留的誘導,夏樹在不知不覺間靠在背後的櫻樹上,雙手也回應著
靜留而輕觸著靜留的髮絲,時而輕撫著靜留的身體。

  「夏樹....」靜留親吻著被她褪去而露出的夏樹的胸口,右手緩緩的從
夏樹的腰際滑落到更裡面的地方。從靜留指間傳來的感覺,讓夏樹的呼吸更
加急促,理智也早已失去。

  「啊....靜留....那裡不要....」夏樹斷斷續續的發出了聲音,呼吸比
剛才還要急促,臉色也泛紅了起來。

  靜留的撫摸讓夏樹不自覺的緊握著靜留的手。交疊的五指只能緊握著,
無法阻止靜留的動作。

  「靜留....慢一點....啊....啊....」夏樹輕聲的說著,那氣息是多麼
的急促,急促到她無法清楚的說出這句話,只能任由靜留有點強硬卻不失
溫柔的觸碰。


  接近午夜的風,帶點刺骨。

  靜留抱著衣服幾乎快從身上散落的夏樹,似乎擔心她受凍。

「冷靜下來了嗎?」靜留輕輕撫摸著夏樹問著。

  「嗯....」夏樹依偎在靜留胸前,輕聲的回答著。

  「倒數快要開始了,我們到前面去吧。」靜留在夏樹耳邊說著。

  幫夏樹穿好和服之後,靜留拿下了她的母親幫夏樹插在頭髮上的髮髻。

  「靜留?」夏樹疑惑的看著靜留。

  「夏樹把頭髮放下來比較好看。就算要綁,也是要由我來綁。」靜留
恢復往常的個性說著甜言蜜語。

  兩人在整理好儀容之後,便回到寺院前方,在人群中等待新年倒數的
鐘聲。

TOP

後面沒有了???
不過也很好看
很幸福的感覺唷∼!
彼岸花輕輕地隨風搖擺

我 站在岸邊等待妳的歸來

等待 吾所愛戀之人的歸來

TOP

還有一點
謝謝誇獎(因為我是第一次寫)

TOP

XIIII

  迎接新的一年的第一百零八個鐘聲響徹雲霄,夏樹與靜留雙手和掌,
許下了新年的願望。

「夏樹許了什麼願望呢?」靜留轉頭問站在身邊的夏樹。

  「這個....」想到自己許的願望,夏樹不禁臉紅了起來。

  「你呢?靜留許什麼願?」夏樹迴避了靜留的問題反問回去,得到的
答案卻讓她更加心跳不已。

  「我的願望啊,就是希望能實現夏樹的願望。」靜留從背後抱住夏樹
說著。

  「別這樣啦....有人在看。」夏樹臉紅的說著,推開了靜留的雙手。
夏樹的反應總是讓靜留想繼續戲弄她,疼愛她的一切。若不是周圍還有人,
只怕靜留早已按耐不住這份悸動。

人潮陸續往寺廟外面移動,夏樹與靜留也是這人潮中的一份子。

  靜留緊握著夏樹的手,兩人按照來廟會時的路線走回去。

  「對了,那件事情夏樹考慮的怎麼樣?」靜留突然冒出這句話。

  「哪件事情?」夏樹問。

  「成為藤乃家的養女這件事啊。」兩人來到了寺院外面的人行道時
停了下來。

  「為什麼靜留會知道這件事?」夏樹吃了一驚。為何靜留總是能知道
她在想什麼,甚至是她母親跟她提過的事情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唔?我父親說的啊。」靜留回答,然後對夏樹說出了另一件她所
疑惑的,靜留的父親的事情,一邊說著,一邊幫頭髮放下來的夏樹綁了
條辮子。


  兩個小時前,夏樹被靜留的母親帶回房間更換和服,靜留則被她父親
叫住,說是有話要說。
  
  為了不被打擾,兩人移動到了客廳談話。

「是什麼事情呢?父親。」靜留問著,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靜留對家
人的態度,很明顯的與夏樹不同,多了一份對長輩的尊敬與距離。

  「那孩子就是你所選擇的人嗎?」靜留的父親問著,表情依舊嚴肅。

  「是的。如果父親反對的話,就算要我馬上與藤乃家斷絕關係也沒關
係。」靜留不多說一句廢話,馬上表明了自己的決心。那笑容後面隱藏著
如冰一般的冷酷表情。

聽到靜留這麼說,她的父親先是愣住,然後是困擾的表情。

  「我的臉看起來像是反對的樣子嗎?夏樹也是,這幾天看到我總是
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靜留的父親說著。一想到夏樹這幾天面對他時都
是一副害怕的表情,不禁難過了起來。

  「因為父親的臉很可怕啊。我也做好與您斷絕關係的心理準備了呢。」
靜留說著。自從她與家人坦承喜歡夏樹的事情之後,早就已經做好隨時離
開藤乃家的心理準備了。她父親這段話反而讓她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麼,父親也願意接納夏樹了是嗎?」靜留笑著問。之所以用『也』
這個字,是因為她很清楚她的母親很喜歡夏樹,問題是在於她的父親。

  「我一開始就不反對了。只是太緊張,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面對那孩子
罷了。」靜留父親訴說著連續幾天表情緊繃的原因。

「哈哈....」聽到父親這麼說,靜留不禁笑了出來,這是她第一次在
家人面前笑的如此開懷。

當了十多年的父女,靜留第一次覺得她父親跟夏樹一樣,是個不坦率
又單純的傻父親。

  「靜留,你一定要笑的那麼大聲嗎....」靜留父親露出困擾的表情
說著,嘴角卻露出淺淺的笑容,看著靜留的眼神是如此的溫柔。

靜留笑了幾秒之後終於恢復正經表情繼續接下來的談話。

「既然爸媽都接受夏樹,那我也沒有理由跟藤乃家斷絕關係了呢。」
靜留說著。她突然覺得決定跟家人坦白這件事的決定是對的。如果什麼都
不說就跟家人斷絕關係,或許她的家人會更傷心吧。如果說了卻被家人反對
再斷絕關係也還不遲啊。

  「我現在是擔心夏樹。」靜留父親突然語重心長的說著。

  「擔心夏樹?」靜留不解。

  「你母親現在應該在跟她提成為藤乃家養女這件事。我是擔心那孩子
會不會因為怕我而拒絕這件事。」靜留的父親很後悔這兩天一直沒給夏樹
好臉色。萬一這成為夏樹不願意成為藤乃家的一份子的理由怎麼辦?

  同一段時間,靜留的母親正在跟夏樹提起收養她當養女的事情。

  「如果真的這樣那也是父親的錯啊。」靜留說著風涼話。從女兒口中
說出來,殺傷力更加強大了。

  「這....」靜留父親的表情更加沉重。

  如果說靜留的精明個性是遺傳自母親,那溫柔與深情的部分肯定是來自
父親。鮮少正視過家人的眼神的靜留,第一次覺得她父親並不如外表嚴肅,
反而覺得她父親是個不懂得表達內心的溫柔父親。

  「放心吧,夏樹那邊就交給我吧。」靜留微笑的說著。

  得知父母對夏樹的看法,靜留頓時覺得所有的難題都迎刃而解了,她
決定等一下與夏樹去廟會時告訴她『沒問題的,爸媽不反對我們在一起』,
沒想到在與夏樹談話的中途,因為她的一番話而失去理智。

  就在靜留告知要到隔壁房間換和服時,靜留的父親突然從懷裡拿了樣
東西給她。

  「我本來以為要過好幾年才會用到這東西,看來是交給你的時候了。」
靜留父親溫柔的說著。

  說完,靜留向父親鞠躬道謝後轉身離開客廳,換上和服等待夏樹出現。





午夜的風帶點寒意,靜留在轉述完父親的話後,夏樹的第一個反應是
『我這兩天白擔心害怕了』。再想起自己的不夠沉著,居然說出激怒靜留
的話,還為此傷心難過。

  「說到這個,你父親交給你什麼東西?」夏樹問著,想知道她父親在
最後拿了什麼東西給靜留。

  靜留深情的凝視著夏樹,左手提起夏樹的右手,右手則拿出她父親交
給她的戒指,套在夏樹的無名指上。

  「這是....」夏樹看著無名指上的鑽石戒指問著。

  「那是我奶奶留給我的遺物,說是要在我結婚時讓我戴的。」靜留
親吻著夏樹手上的戒指說著。

  「那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怎麼....」夏樹想拒絕接受靜留的戒指,
卻因為靜留的『沒關係的』的表情而打消了念頭。

靜留的雙唇輕觸著夏樹的手背,左手溫柔的與夏樹的五指交扣著,
右手輕輕的摟住了夏樹的腰,嘴唇緊貼著夏樹的右耳,輕聲的對夏樹說著:

  「我們結婚吧?」

聽見靜留這麼說的夏樹,頓時臉紅了起來。還來不及開口回答靜留,
嘴唇已經因為靜留的貼近而發不出聲音,取而待之的是熱切的吻,以及溫暖
的心。

  曾幾何時,路上已經沒有人潮了,夏樹也沒有心思去顧慮周圍的眼光了。
她只想回應靜留的碰觸,靜留的吻,回應著那總是溫暖她的心,讓她信賴,
讓她安心的靜留。

  這樣的時光持續不到幾分便被靜留的手機鈴聲打斷了。

靜留依依不捨的從夏樹身上移開,接起了電話。

  「靜留,這麼晚了要不要司機開車去接你們?」傳來的是靜留父親著急
的聲音。

  靜留嘆了口氣,有點想抱怨她父親壞了她的好事,想想又算了,只有
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們用走的回家就好了。我們現在就回去。」

說完,便與夏樹一同牽著手走回藤乃邸。

  天氣雖然冷冽,從內心升起的暖流卻讓他們不覺得寒冷。

TOP

XX

  一同參加廟會迎接新年的靜留與夏樹,在新的一年開始後攜手走回藤乃邸。
右手無名指戴著靜留戴上的戒指的夏樹,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這是什麼感覺呢?很溫暖,很安心。夏樹說不出現在內心的感覺,唯一確定
的是她現在很幸福,幸福的讓她想哭。

  兩人回到藤乃邸時,已經接近凌晨一點了,無怪乎靜留的父親會緊張的想叫
司機去接他們回家。

  「回來啦,靜留,夏樹。」靜留的母親向兩人說著,父親則站在一旁。

  「我回來了。」靜留的臉上也洋溢著與夏樹不相上下的幸福表情,只是比起
來,夏樹的表情還多了份羞澀。

  靜留的母親點頭收到女兒的招呼之後,微笑的看著夏樹,似乎在等夏樹回應
她。

  「我回來了,伯母,伯父。」夏樹臉紅的對兩位長輩說著。這是她第一次對
靜留以外的人說著『我回來了』。兩位長輩視她如家人這件事,讓她的心底暖洋
洋的。

  靜留的母親看見原本幫夏樹綁的頭髮放了下來,先是一陣驚訝,後來轉為微
笑。靜留的父親則是點頭與夏樹打個招呼之後,臉紅的別過頭,不敢直視夏樹。

  「時候也不早了,趕緊休息吧。你們今天就要回學校了對吧?」靜留的母親
說著。按照原定計畫,兩人新年就要回風華了,已經過了午夜的此刻,已經是新
年,意味著再過幾個小時兩人就要回去了。

說完,兩人便回房間了。

  
  回到了房間,夏樹換好浴衣後坐在梳妝台準備將靜留方才替她綁的辮子解開,
看著鏡中的自己的模樣的夏樹,瞬間臉紅。夏樹的頸子左邊,有個明顯的痕跡。

  「靜留--」夏樹轉頭臉紅的對靜留抗議著,語氣充滿了抱怨與無力。

  「哈哈..」已經換上浴衣的靜留抱著肚子開懷的笑著,一臉『你終於發現了』
的表情。那痕跡是靜留剛才在櫻樹林下留在夏樹身上的。為了避免痕跡太明顯,還
刻意拿下夏樹的髮髻,將她的頭髮放下來。

  「~~~~~~」夏樹無言的看著靜留。一想到剛才靜留的父母對她的態度,臉更
是一陣紅。

  『他們一定發現吻痕了。』一想到這裡,夏樹真想挖個地洞鑽下去。

  夏樹將辮子解開後,坐在鋪好的棉被背對靜留上賭氣不說話。靜留擦掉因為
笑的太過火而流的眼淚後,從夏樹的背後摟住她的細腰,坐在她身邊。

  「夏樹不想成為我家的孩子嗎?」靜留在夏樹的耳邊輕聲的問著。

  「不是不想....只是當你家的養女就得改成你家的姓吧?想到這點我就....」
夏樹放鬆原本皺緊的眉頭說著,不再賭氣了。

  「『藤乃夏樹』滿好聽的啊。你不喜歡?還是有其他的原因?」靜留說著,
想誘導夏樹說出心裡的想法。

  月亮高掛天空,因為昆蟲都冬眠而使的夜晚更加的寂靜,安靜的彷彿能聽到
彼此的呼吸聲與心跳聲。

  「嗯....我的姓是母親的姓,總覺得如果放棄『玖我』這個姓,就好像否定
我父母的存在。我不太會形容,總之,就是不想放棄母親給我的姓....」夏樹語
重心長的說著。她無法確定靜留是否理解她的想法,唯一知道的是她不願意放棄
母親留給她的姓。

  「如果放棄自己的姓氏的話,就會覺得真的失去家人了是吧?」靜留說著,
緊緊的抱著夏樹。

  聽見靜留這麼說,夏樹內心震了一下。然後微笑的對靜留說「是啊。」

  靜留真的懂她,不坦率到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夏樹,靜留居然全部了解。
想到這一點,夏樹感動的差點掉眼淚。

「不然,我當夏樹家的小孩吧。這樣夏樹的家人就會增加了。『玖我靜留』
也很好聽啊。」靜留語出驚人,雖然是玩笑般的話,卻讓人感覺到她的認真。

  「別說傻話了。」夏樹愣了一下之後說著,靜留的心意讓她感到很感動窩心。

  「我說過了吧?為了夏樹我什麼都願意做。」說完,靜留輕輕的吻著夏樹的
香肩,雙手緩緩的在夏樹的身體游移。

  「不要....靜留....現在是在你家....」夏樹嘗試掙脫從背後抱著她的靜留,
卻不知不覺順著靜留的誘導而被靜留壓倒。

  「如果因為跟家人住而不能抱你,那我也不想回家了。」靜留的嘴唇輕觸著
被她壓在下面的夏樹的脖子,輕聲的這樣說著。說完,便強行封住夏樹的雙唇讓
夏樹無法說出拒絕她的話語。

  相互交扣的雙手讓夏樹沒有機會抵抗掙脫,只能任由靜留半強迫似的將舌尖
往她的嘴唇推送。熱烈的吻讓夏樹幾乎無法換氣而使得呼吸變的急促起來。

  原本緊握住夏樹的右手緩緩來到夏樹的腰際,將浴衣的帶子解了開來。靜留
將嘴唇從夏樹的雙唇移開,慢慢的觸碰著夏樹的頸子,間或用舌尖輕輕的舔拭著,
在在讓夏樹發出了急促的呼吸聲與呻吟聲。左手則是交扣著夏樹的右手,並用手肘
支撐著身體,深怕壓疼了夏樹。

  靜留的右手緩緩的脫去了夏樹一邊的浴衣,然後溫柔的撫摸著夏樹那讓靜留
能一手掌握,大小適中的酥胸,並緩緩的將手往夏樹的背移動,解開了夏樹的
內衣釦子。

  靜留的嘴唇從夏樹的頸子緩緩的往胸口移動,來自靜留舌尖的刺激與嘴唇
忽強忽弱的吸吮,使得夏樹的呼吸更加急促,心跳更加劇烈。

  「啊....不要....」夏樹再度用僅存的一絲理性抗拒著靜留,身體卻依從
靜留的碰觸而有了反應。

  就在靜留換右手支撐身體,準備用左手脫去夏樹的另一邊的浴衣時,門突然
被拉開了。與其說被拉開,不如說是靠在門邊的物體太重而導致門硬被推開。

  靜留的動作因為突然出現的兩個人而停了下來,壓著夏樹的靜留與被壓的
夏樹不約而同的看著眼前因為門被推開,而失去重心跌坐在地上的靜留的父母。

  一瞬間,四人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終於,靜留的父親從喉嚨擠出了一點聲音。

  「那個....夏樹都說不要了,不可以強迫人家喔。」這話一出,使得周圍
的空氣再度陷入凍結。

  回過神的夏樹突然想起自己衣衫不整,慌慌張張的拿起衣服遮住身體,臉
紅的跟蘋果一樣。

「我叫佣人做了一些宵夜,想叫你們一起過去吃。」靜留的母親跳出來說
著,表情冷靜的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知道了,我們等一下就過去。」不愧是靜留,居然能在一瞬間恢復冷靜
回答。夏樹與靜留的父親則呈現明顯的對比,害羞臉紅的別過頭,不敢正視所
有人的臉,只能期盼著眼前的一切都是夢境。

說完,靜留的母親便拉著她的父親離開現場。

  「我們也整理一下,去吃宵夜吧。」靜留看著臉還是像烈焰般通紅的夏樹
說著。

  「可是....」方才那一幕在夏樹腦海裡不斷重播,使得她不知道該如何面
對靜留的家人。
 
  「沒問題的。再說也有一些事得談的樣子呢。」靜留拍拍夏樹的肩膀安慰
著,表情說著『放心吧』。那笑容彷彿魔法般,總是能讓夏樹放鬆安心。

  兩人在整理了一下衣服後,便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TOP

 20 12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17 23:11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1529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