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獸人世界] 《狼來了》作者:狽狽先生【完結】(H)

《狼來了》作者:狽狽先生【完結】(H)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7359018 您是第58106個瀏覽者
[發帖際遇]: a7359018在路邊踩到糞便, 慌忙中不見了現金2Ds幣.


狼來了
潤水騎在領頭的老綿羊身上,看著山坡上高高的一片草,心中忍不住有些害怕。他今年剛剛10歲,個子還是矮矮的,臉色不像一般的孩子那樣黝黑,反倒是粉嫩嫩的,像城堣j戶人家的孩子。村子堣H生得好看是遠近聞名的,潤水又特別秀氣,村埵悀H都說潤水長了副女娃臉。這話說得沒錯,他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跟小鹿似的,眼睫毛也長,細細的濃眉毛彎起來,簡直看不出是個男孩。尤其是一張紅嘟嘟的小嘴,看著都感覺是甜的,叫人總想嘗一嘗。村婼T實有人忍不住嘗過了,趁他還小不懂事連哄帶騙把他全身上下都嘗了一遍,因為看他太小怕傷到他沒敢太使勁,結果倒是叫他覺得好玩了,這麼下來連著又有了好幾回,幾個男人輪番調教著讓他熟練了,把人伺候的舒坦,小夥伴一起玩的時候也有年歲大的和他弄。後來找他的人多了,才叫他家堣H察覺出不對勁來,把他打了一頓,他這才知道不是好事,以後就一概都拒絕了。
潤水一向膽子小,這次叫他出來放羊因為知道能碰見狼所以死活不願意,雖說喊一嗓子村堛漱H便會趕來,但他總怕趕不及,最後叫父親給訓了一頓,母親又勸了半天他才答應下來。結果到了山坡上就開始害怕起來了,想起村埵悀H說的以前有人被狼給吃了的事。
一陣風吹過去,潤水忍不住縮縮脖子。剛才他好像看到堶惘酗偵簹F西似的,是狼麼?他想起村堣H說過,狼對著人一撲就能把人的脖子咬斷。潤水感覺自己的心跳開始逐漸加快了。他盯著好像有東西的地方,大氣也不敢出。
是狼嗎?
沒見反應。他小心的跳到地上,步步為營的走過去,伸出手,他覺著自己的手好像被凍住了似的,不聽使喚,慢慢的撥開深及大腿的草叢……
一隻兔子正在嚼著鮮嫩的葉子。他松了一口氣,轉身朝老羊走去。
嚓。
他停下來,不敢動。是他自己的走路聲?還是……
沒有反應。他又走了幾步。
嚓。
他停下來。
嚓。
他慢慢的回過頭,看到茂密的草叢中,隱隱約約有什麼東西在蹲伏著。
嚓。
那東西邁了一步,身子壓的低低的,草叢跟著它的動作發出微弱的聲音。
潤水感覺自己不能動了。那東西看到他的目光,乾脆站了起來,向著呆立不動的他踱過來。沒錯,是踱。並不心急,似乎有十足的把握,那麼慢慢悠悠的走過來。潤水看清楚它的樣子,是一頭灰不溜秋的狼,像狗一樣,但是那樣子比狗兇猛了幾百倍,體型也要大上兩圈,潤水不知道他是怎麼隱藏在只到成人膝蓋的草叢堛滿C
過來了。
“狼來了,”潤水說,發現自己的聲音只停在嘴邊上。他又張了張嘴,終於喊出來:“狼來了!狼來了!”
那狼聽到他的大喊,轉身跳進草叢中,三蹦兩蹦就不見了。他這才能動彈起來,跑回到老綿羊身邊,發現身上出了一層冷汗,心跳得跟豹子似的又急又快連綿不斷。大人們離得太遠,過了一會才趕過來,急吼吼的都喘著粗氣,見潤水沒事才放下心來,又問狼到哪去了。潤水有些不好意思,支吾了幾聲才說:“剛才我喊的時候跑了。”
大人不免有些起疑,從來沒聽說過小孩喊幾嗓子就嚇跑的狼。幾個大人在周圍找了找,也沒看見腳印,只是看潤水害怕的樣子,還是有些信了。又叮囑了幾句叫他見了狼快往大人那媔],幾人便要回去,其中一個叫鐵柱的,看潤水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提出來跟著他呆一會。別的人不知道,他原來是平時跟潤水來往最密切的一個,這次本來所在的地方離潤水有些遠,聽他呼叫還是趕了過來。潤水已經知道那不是好事,便連忙拒絕了。鐵柱其實並沒那麼多齷齪的心思,看他忙不迭的拒絕,心堣]有些不高興,便跟著眾人散去了。
潤水拒絕得痛快,等到眾人走得沒影了,山坡上又剩下他一個人,又後悔起來。風吹過來,把草叢撥弄著,弄得他疑神疑鬼的,總覺得那狼又回來了。如此自己嚇了自己幾次,乾脆望天,強迫自己什麼也不想。
嚓。
一聲輕響。潤水連忙向那方向望過去,正是那條狼,正優哉遊哉的踱過來。潤水立刻整個僵住了,等到那狼又走了好幾步,快到身邊了才反應過來,連忙大喊:“狼來了!狼來了!”一邊就趕著老綿羊想跑,可那狼並不追。也不像上回一樣跑掉,只在那堛膜臚蘆漪搧菪L。老綿羊走了幾步就停下來,潤水看狼不動,心堣]不那麼害怕了,就沒再趕。過了會大人們趕過來,遠遠的聽見了人聲那狼才跑走。
大人來了又問狼呢,潤水這回不害怕了,直接就說又跑走了。大人又找了一圈,又按他說的在草叢堨J細找了一遍,還是連個爪印都沒有,就有些生氣,其中有個脾氣暴躁的說:“老喊狼來了好玩麼?下次再撒謊我們可不管了。”
潤水聽了覺得委屈,想要爭辯,可畢竟是小孩,幾個大人雖然應承相信,卻始終帶著懷疑的神色。鐵柱也不信,可是看到潤水那委屈的樣子竟忍不住小腹那堭火上升,就想要留下來,又想到潤水之前毫不留情的拒絕,心中有些鬱悶,就只向他望了一眼便走了。
潤水看了他那眼神,卻想起了以前做的那檔子事情,忍不住紅了臉。心媮鷁M不願意,可是久經人事的身體卻興奮了起來,胯下的嫩芽慢慢的有點抬頭的趨勢。他連忙去想別的事情,可是思緒卻總往這上面轉悠,幼小的東西一點點地還是硬起來了。他沒辦法,就去想那狼。大人們都不信他,他不服氣,可又沒辦法。那狼太厲害,竟然不留痕跡。突然一下子,潤水想到:“叫他們看到狼就信了”。
之前狼沒有過來撲他,他就不害怕了,竟然打定主意要實行。先前他害怕的時候那狼來的快,現在等著它反倒不來了,潤水等了半天,十分無聊,又不甘心,不肯歇著。過了好一會,才終於又聽見一聲草叢響,連忙看過去,果然是它。那狼又故技重施,不緊不慢的踱過來,仿佛等著他喊似的,可潤水這回不害怕了,就看著它一步一步走到身邊,突然從老綿羊身上跳下去把它抱住。
那狼嚇了一跳,身上剛硬的肉僵了一下。潤水覺得嚇了回去,心埵釣Дo意,稍微調整了下姿勢把它抱得更緊,大喊道:“狼來了!狼來了!”卻沒想過現下脖子就在它嘴邊,要是它凶性一發自己可就沒法逃了。
這狼個頭實在太大,和潤水撲在地上,竟然比他還要大上一圈。潤水抱得費勁,只要略一掙扎就能離開束縛。可它卻不動,只抬起大腦袋在潤水臉上輕輕磨蹭,半軟不硬的毛刺得潤水直打顫,連連的往後躲,又不願意讓它跑了,躲得十分艱難。那狼看他直躲,突然微一用力,把潤水壓在下面,兩邊的位置頓時掉了個個。這下潤水沒處躲閃了,只好由著那狼。狼用濕漉漉的鼻子蹭了他幾下,突然把嘴微微張開,擱在了他脖子上。
潤水這才想起來狼是會吃人的,整個人立刻僵住了,心好像也不跳了。狼的熱氣就噴在他的頸間,提醒著他現在是怎麼個情況。他緩慢的鬆開雙手,緊緊的閉上眼睛。
結果卻和潤水想像中的相差甚遠。一個溫熱的東西貼上去,質地柔軟粗糙,叫他忍不住抖了一下。濕濕的,是舌頭。潤水睜開眼,看到狼近在咫尺的眼睛。離得太近了,看不出堶惘酗偵礞漁e,當然對於一匹狼即使距離剛剛好潤水也未必會看出它是什麼表情。舌頭來到正面,擦過他的喉嚨,帶起一陣微癢的刺激。潤水腦袋埵陪茤擬Y一閃而過,隱隱約約的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狼舔到了他的下巴,然後站起來,頭還是低著的。它的鼻子貼上來,舌頭只伸出一點,舔著潤水嫩紅的嘴唇。野獸嘴堛漕道應該都是腥臭的,可這匹狼離潤水這麼近,卻一點異味都沒有聞到。潤水激靈一下,原本隱隱約約的念頭忽然清楚了,臉不自覺地紅了起來,心堜艙M一陣興奮,下身又開始慢慢的抬頭了。
那狼猛地起身,耳朵動了動,又是三蹦兩蹦便不見了。潤水坐起來,下身的感覺正清楚著,嘴上、下巴上、脖子上也是一片濕乎乎的發涼,連忙用衣袖用力地擦,大人們的聲音傳過來,原來到了跟前了。結果這一次又找不見痕跡,大人們臉色有些不善,鐵柱也是一臉再也不信的樣子,就散去了。潤水心中委屈,坐在老綿羊身上低頭看著草地,鼻子有些發酸,眼前也漸漸的模糊起來。正在這時突然“嚓”的一聲,又是草叢的響聲。
潤水望過去,果然又是那頭大狼。這一打擾委屈的感覺就沒有了,只是還是不服氣。
“都是因為你!”潤水恨聲道。
那狼這次沒有往前走,就在那堥n著他。潤水一點也不害怕,氣鼓鼓的跟他對望。如此對視了一會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那眼神他剛才見過,火辣辣的,飽含著欲望,和鐵柱那一望相似,只是更不加遮掩。潤水連忙別過頭,望著別處,可他能感覺到那赤裸裸的眼光還在盯著他,像是……潤水只覺得臉上發燙,腦中卻忍不住想起了以前大人們跟他做的一些出格的事情。那目光好像那些甩動著的熱得發燙的東西,在他身上蹭著,來回遊弋……血液又開始向那本已軟縮下去的小東西湧去。
狼火熱的目光先是掃過他的手……潤水覺得好像握住了誰又硬又軟的東西,軟皮相觸的感覺好像是真的一樣,上面的血管還在跳動著。他連忙甩甩手,那感覺消失了,狼盯著的地方換成了胸。潤水覺得好像狼的眼睛把衣服穿透了,不對,應該是扯破了,撕碎了,讓他稚嫩的胸部全都暴露在空氣中,然後誰的舌頭抵住了正在輕輕顫抖的粉紅……含住……一股電流從衣服下小小的乳頭流下去,讓潤水一個激靈,柔軟的嫩芽也迅速完成了緩慢進行的起立動作。潤水覺得臉上更燙了,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跑到那堨h了似的,雙腿也忍不住夾緊,連忙趕著老綿羊轉過身,背對著那頭狼,心想著完全看不見它就沒事了。這麼想著,卻能感覺到有若實質的眼光碰到了他的脖子,是剛才狼舔的地方。頓時狼舌頭接觸過的那一片都熱了起來,那種溫熱的,質地柔軟粗糙的濕漉漉的感覺又在那堳_出來,好像那匹狼又跑到他身邊來舔他了一樣。
不行,不行,潤水趕快抬起手用力地擦那塊地方,卻能感覺到那目光拖著又像舌頭又像是……那個東西的感覺從他的後背劃下去,一路留下異樣的感覺,好像留下了粘稠的液體。他雙腿夾得更緊了,下身硬得隱隱發疼。那個刺人的目光一路向下,最後到了……到了……
潤水猛的吸氣,後面的肌肉反射的收緊。他回過頭,果然狼就正盯著他屁股不放。他不敢多看,又轉回來看著草地,心堳o總覺得那狼的目光好像變成了直挺挺的東西,順著屁股溝滑了下去。熱熱的,要進去了……他想起來有一次隔壁的王叔約他半夜到村頭的樹林堙A急吼吼扒了他衣服,用力按在樹上插進去就是一頓狠幹。想起那粗暴的抽送,那堶掖熊M有種癢癢的感覺。這怎麼行……潤水想起父親憤怒的訓斥,難受得幾乎快要哭了出來,轉過頭哀求的看著那頭狼。
“你,你別這樣,”潤水說,“到時候我爹又要打我了。”
狼卻不肯放過他,目光與他相對,那眼神更熾熱了,叫潤水覺得好像已經被壓在地上抽插起來,刺激之下堶掖熊M不覺的濕了。那狼走過來,到他身邊,仰頭看著他眼睛,然後低下頭,磨蹭著他緊握的拳頭。潤水放開手,就被它在掌心舔了一下,一陣刺激傳來,叫他立刻像觸電般又收了回去,趕著老綿羊:“咱們快走,不能在這呆了。”老綿羊聽話的跑起來。
那狼突然從喉嚨媯o出嗚嗚的威脅聲,老綿羊立刻站住不動了。潤水心媯o慌,乾脆跳下去往家跑,嘴堣j聲喊著:“狼!狼來了!狼來了!”
後面草被踩踏的聲響追上來,然後一個沉重的東西把他壓倒在地上。潤水勉強掙扎著,又害怕這姿勢被家堣H看見,嘴堭a著哭腔小聲說:“你……你放開我……”
狼幾下扯開他的衣服,拽下來甩到一邊,又扯下他褲子。這狼力氣大得驚人,潤水根本沒法抵抗。毛茸茸的狼頭湊上來,輕舔著他粉嫩的臉頰,又用尖利的牙輕咬他的耳垂,然後又去舔他的嘴,跟以前那些男人跟他做那檔子事時一個樣。潤水心媮鶬晹釣リ願意,嘴卻已經張開了,被那狼的長舌頭伸進去絞纏在一起,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這匹狼口中居然真的沒有絲毫異味。潤水心下有些驚奇,不過現下也想不了那麼多。狼離開他的嘴,又用硬毛在他胸前蹭了蹭,沒有舔,直奔著下身直挺挺的小東西就去了。潤水本就已經興奮了,被它舌頭一舔,忍不住輕哼一聲,還粉嫩著的幼芽顫了一下,居然射了出來。
“哈……你……”潤水大口喘息著,心中又羞又怕,竟然說不出話來。狼幾下便舔去他乳白的精液,又去舔他幼小的菊花。潤水輕輕尖叫一聲,身子縮了縮,久經蹂躪卻依然保持著粉紅的小花蕾忍不住一張一合的蠕動起來。
“別,別舔!”潤水喘息著說,手用力地抓住身旁的草。狼沒有像那些大人們那樣難為他,起身來覆了上去。它把頭貼在他臉旁邊,火熱的肉棒頂在花蕾的中心,然後稍微用力,慢慢的擠了進去,濕熱的洞穴好像溶化一樣將它粗壯的肉棒溫柔的包裹。潤水也算是久經人事的了,因此並沒有任何不適,被肉棒填滿和摩擦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抱住了身上的狼,雙腿緊緊夾住了公狼強健的腰身,射過一次以後半軟不硬的幼芽也直立起來,埋進狼腹部的毛中。
狼開始動作起來,用犬科動物特有的迅速,那滾燙的東西飛快的頂入頂出,讓潤水覺得後面好像要被它攪碎了似的,又覺得好像磨得要燒起來了一樣。跟村堣H的感覺都不一樣,太強烈了,潤水覺得自己已經被快感完全填滿了,只能呻吟,發出的聲音完全不成字句,有些像是在哭喊……奇怪的感覺從相聯通的地方彌漫到全身各處,潤水隨著快速的聳動而搖晃著,眼神迷離的看著不斷姦淫自己的動物,心堜艙M有一種奇怪的快感,好像自己變成了一隻小母狼,正在和自己的丈夫交配……想到這堙A他忍不住又射了……
而公狼的動作卻不會因此而停止,潤水很快在刺激中又一次立了起來,狂風暴雨般的動作已經奪去了他所有的意志,他只能無助的迎合著這頭雄性動物的每一次衝刺。忽然狼停住了,那根埋在他深處的灼熱肉棒某一個部位開始脹大,頂開周圍的媚肉,撐住他的內壁。“別!好疼!”他央求著,可是狼絲毫不予理會,就這樣抵住他的中心不移動。他感覺到有什麼在醞釀著,好像射精前停住了動作,可是那狂潮還是緩緩的到來。“疼!疼!”他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小聲叫著,可是感覺卻更像是在要求憐惜。近了,那巨大的東西越來越近了。忽然灼熱的肉棒跳動了幾下,一股滾燙的液體注入到他的體內,他知道那是狼的精液。像是被注入了催化劑,砰!那個巨大的東西也隨著迸發,其實並沒有任何聲音,他只感到眼前一片亮白,雙手用力的揪緊狼背上的毛,已經射過兩次的小豆芽只無力的突出一些粘液,滅頂的高潮將他吞沒……
潤水雙手垂了下來,兩腿也掉到地上,兩眼失神,躺在那媯L力的喘息著。公狼的東西很快縮小了,退出了他的身體,帶出一些白濁的液體。狼坐在一邊,彎下身體清潔著被他的精液濡濕的毛。兩行眼淚忽然從潤水的眼睛堿y出來,順著眼側的凹陷滑下去。他抬起雙手擋住臉,身體歪向一側,蜷縮起來,發出抽泣聲。
又做了。還是和狼……家堣H知道了會怎麼想?爹這次又會怎麼說?對了,之前他跑的時候喊過狼來了的,可是現在也沒有人來,他們根本就不相信他。他越想,哭得越傷心。狼清理完了身體,看他還在哭,走過來用腦袋拱了拱他。
潤水拿開手,看見是它,心堛澈霈藆都湧上來了,撲上去用力廝打道:“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騙他們!”還有最叫他難受的一點,現在卻說不出口。狼也不躲,更不反擊,就站在那任他打。他打了一會又開始哭,一邊哭一邊說著爹又要打他,大家都不信他之類的。狼湊上去,溫柔的舔去他的眼淚,又覆上了他的身體。他驚叫一聲,又抱緊了公狼,可那狼卻沒有做任何動作,只把頭貼在他臉旁邊,輕輕磨蹭著,像是人們歡愛過後的溫存。潤水環抱著肌肉強壯的獸身,心堻熊M開始有些喜歡這頭狼了。
回去以後潤水沒敢提這事,幸好衣服沒被扯壞,只是那狼留在他身子堛漯F西叫他拉了肚子。父親對他撒謊叫狼來了這事訓了幾句,就沒了。只是沒想到那狼第二天居然又來了,這次他沒敢喊,因為知道了這狼太狡猾,喊了也留不下痕跡,結果就直接被撲倒了,完事後那狼居然還幫他清理。從此以後潤水變得一天比一天漂亮誘人,只是自從那一次父親打過以後一直誰也不肯跟;放的羊也不但沒丟過,反而還越來越多了。


------------完-----------

TOP

SO...GOOD~我喜歡>"<

TOP


好像聊齋的感覺

TOP

汗。。真有這種狼啊。。。
怪异。。。

TOP

呵呵~~~~~~~~~~·
好另类的童话啊~~~~~~
也好温柔的狼啊~~~~~

TOP

總有種奇異感,該不會係另類 狼王子吧

TOP

a,这么,,,,,,,,,,,,,,,,,,,,,,,,,,,,恩............呵呵,不好说

TOP

好奇怪哦∼
那狼吃什麼的?
吃素嗎?

TOP

哈哈..很好看``太强了

TOP

還挺好看的勒~^^
謝謝分享呀~^^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8-23 15:29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5818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