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現代都市] 假想男孩 by 飯飯粥粥(戀童、3P、高H)

假想男孩 by 飯飯粥粥(戀童、3P、高H)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隨緣之人 您是第49588個瀏覽者
假想男孩 by 飯飯粥粥





和往常一樣的放學時間,我背起和往常一樣沉重重的書包,走出校門往回家方向步行著。

「樂樂!」在路邊,有個男人從車窗跟我揮手。

是王哥哥!我急急跑過去,剛才還覺得沉重的書包彷彿變輕了點。

王哥哥幫我把助手席的車門打開,讓我坐上車。

「王哥哥好。」我邊坐在位置上邊把書包從背後卸下,轉放到膝蓋上。

「乖樂樂,你陳哥哥說有件衣服要你去試穿,我也順便試拍看看。」王哥哥幫我把書包拿到後坐一放,發起引擎往車流裡開去。

一聽到要試衣服,我心裡好高興,記得上次陳哥哥說要做件附貓耳的,應該就是要我試那件吧。

王哥哥是個國立學校的研究生,如果論文順利的話,明天也許就能拿到碩士。他的興趣就是照相,老是拿一些獎金去買貴得要死的相機和鏡頭,不過那些貴死人的東西通常只拿來拍我一個人。

陳哥哥則是竹科的工程師,光聽這樣就知道他很聰明又很會賺錢,不過他卻有個不能大聲說的興趣,就是自己做一些裁縫手工,最擅長的就是縫一些角色扮演用的衣服和配件,不用說,幾乎都是縫給我穿的。

而我,樂樂,快樂的樂,是眾星拱月的主角,也就是cosplayer。專門負責穿著陳哥哥設計的衣服,給王哥哥拍照,或是在一些活動或私影會中站在一堆攝影機前,擺出大家指定的姿勢讓大家搶著拍照。

基本上我是很受歡迎的,也許是因為我還挺可愛的,又也許因為年紀小的專業cosplayer不多,我才十歲,卻幾乎場場活動都會出現,身上穿著都是特制品,整個等級就不一樣,所以一到會場都會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平常過於安靜的我不太引人注意,可是每當我穿上角色扮演的衣服時,就好像成為另一個人一樣,平常不敢說的話或平常不敢做的事,只要是穿著角色扮演服時都做得出來。





還沒到上班族下班的時間,車子沒被捲入塞車車潮中,不到一小時就從台北到了新竹的陳哥哥家。陳哥哥也許是調假或請假吧,今天難得的在家裡等我們。

「樂樂你來了?快來快來,換這件衣服上去。」陳哥哥看起來很興奮,眼睛瞇的都快要看不見了。

我接過陳哥哥遞來的衣服,低頭想了想說:「我還是先洗個澡吧,免得把汗味弄到衣服上了。」

「說的也對……」陳哥哥這才冷靜一點,拿了浴巾給我讓我去浴室沖掉汗水。

洗好澡,我拿起陳哥哥先前遞給我的衣服,試著穿了上去。

還好這套衣服還摸得出穿衣順序,有時一些動漫畫的衣服,簡直就是用線構成的,那種我一個人還不會穿呢。

這件衣服的基本設計有點像水手服,不過當然還是很不一樣,應該說只有衣領部份像水手服。上衣很短,大概只遮到我的胸部,肋骨以下全跑出來了。下半身有點像褲裙合併,假兩件,裡頭是褲子,可是外面有一層很短的裙邊,乍看之下會誤以為是裙子。

穿好衣服我走出浴室,陳哥哥和王哥哥都坐在客廳等我。

「怎麼樣?」穿上角色扮演服,不知為何我就會變得很有自信,我走過去,在兩人面前轉了一圈。

「果然樂樂穿起來很可愛。」陳哥哥一邊誇我,一邊幫我把衣服又調整了一下,看來我的穿法他還是有點意見。

他把我的褲子往下拉了點,讓裙緣比褲子要高一些,一看就能馬上看到裡頭是有褲子的樣子。

王哥哥已經拿起了相機,說:「樂樂你站過去點,頭抬高一下,對,就是這樣。」真是相機狂,也不誇我幾句就開始照相。

陳哥哥讓我給王哥哥照了幾張,才開口說:「小王你等等,我把配件戴上去後你再照。」

配件?我想起陳哥哥上次說的貓耳。

果然,陳哥哥拿出了好幾個貓耳,應該是配合這件白底的衣服,都是以白色為主。

陳哥哥給我試戴了幾個後,決定使用一個短毛貓耳,內部是粉紅色系,外面當然是純白的毛。

貓耳是用髮圈為底,在右上左上處縫上假耳朵,所以我只要把髮圈戴上去就好,不用一邊一邊的夾耳朵,不僅麻煩還容易夾歪。

戴上貓耳後,只聽到一旁的陳哥哥和王哥哥直吸氣,又是一聲接著一聲的好可愛攻擊。

我知道我自己本來就長得不錯,端正的五官配上大眼紅唇,就算十歲的現在還老是被誤認為是女孩子。被他們這樣直誇可愛,讓我更是高興的不得了,拉起一邊的假裙子又繞了一圈,讓他們能好好看清楚我戴上貓耳的樣子。

「樂樂到這裡拍。」陳哥哥指向沙發,那裡已經事先鋪好白紗和蕾私,變成一個臨時攝影背景。

我乖乖的坐上去,依王哥哥的指示動著身體,感覺很像模特兒,真好。

先是普通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鏡頭笑,然後側著頭,讓王哥哥拍戴貓耳的側面。

深深坐在沙發中,這樣我的雙腳會自然無法著地,王哥哥最愛拍這種照片,他說那種未成長的四肢最給人純潔感,每每我這麼坐著他就要浪費好幾張底片。

之後我屈起一隻腳,假裙子高高掀起,不過裡頭有褲子,還不至於太粗魯。我把下巴擱在屈起的膝蓋上,微笑看著鏡頭。

「樂樂,把手放在肚子上,肚臍再上面一點的地方。」王哥哥指示著,我順從的把手放在那裡,肚子因為沒有衣服覆蓋,摸起來有點冰,我不自覺的用手掌在上頭打轉。

王哥哥的相機一直喀喳喀喳響著,然後他又說:「把手貼在皮膚上慢慢往上移。」

我聽話的把手往上,順著肚子皮膚就伸進了衣服內,摸到自己的胸口。

「沒錯,就是這樣,看鏡頭,微笑。」

我感覺到自己的指尖碰到了胸口的小乳頭,就算不真的碰到,在照片中給人的感覺應該都一樣,我是在摸著自己的胸部。

「兩條腿都屈起來,不要太高,對,別擋到胸口的程度。」王哥哥站到我身前,從高往下拍我,這個角度和這個姿勢下會看不見我的褲子,感覺起來就像穿著裙子似的。

之後王哥哥又下達了幾個指令,我一一聽從,順著他的意思擺出各種姿勢。

像是現在,我已經半躺在沙發上,本來就很短的上衣更往上縮,讓我胸口的兩個小點都跑了出來,王哥哥幾乎是貼在我身邊,不停的拍著我的臉及胸口兩點的特寫。

至於下半身,剛才已經被徹底拍過了,現在那邊光溜溜的,什麼也沒有。

「你應該做個貓尾的,老陳。」王哥哥抱怨。

「嗯,我知道了,下次補上。」陳哥哥點點頭,拿起PDA寫了些什麼,應該是在構思要購買的材料。

光著下半身,我並不覺得丟臉,只要在角色扮演時,什麼樣的姿勢和什麼樣的打扮我都做得出來。

「樂樂,翻過去,趴在沙發上,像貓一樣。」王哥哥講完,我就轉過身,趴在沙發上。

「嗯∼少了一條尾巴就是怪怪的,老陳,你上去補一下。」

「喔。」

我一聽,高興極了,看來今天不只是拍照而已。

果然陳哥哥在一旁脫起衣服來,全身赤裸的走了過來。

陳哥哥和王哥哥也是有在玩角色扮演的人,雖然他們比較喜歡拍照和裁縫,不過也常因為欠缺角色時下來插花,所以身材也保持得相當好。

陳哥哥先是拍了兩下我的小屁股,弄得我唉唉叫了以後,頭一低,舔起我的小肛口來。

「啊啊!」濕濕熱熱的感覺我並不陌生,我翹高了屁股讓陳哥哥能舔得更裡面。

「小心別弄傷樂樂。」王哥哥邊說邊拍照,好像底片不用錢似的,一直拍我全身的每一處。

陳哥哥舔了好一陣子才把頭抬起來,「這樣應該可以了。」然後,有個熱熱的硬硬的東西頂在我的肛口。

不用回頭我也知道那是什麼,我軟著身子好讓它插進來。

陳哥哥握著我的小腰,慢慢的進來了,那是陳哥哥的大肉棒,不過現在這個時間點上,應該算是我的『猫尾巴』。

「啊啊!啊!好熱!好大!」我叫了出聲,那種滿滿的感覺好舒服。

「樂樂,你現在應該說貓話啊,怎麼會說人話。」王哥哥在一旁笑著指摘,被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我現在是一頭貓,趕緊改成「喵喵喵」的叫聲。

陳哥哥開始動了起來,我被他捅得一直喵喵直叫,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想說什麼了,更不用說陳哥哥和王哥哥了。

我被陳哥哥的大力捅弄,弄的手腳都軟了,因為陳哥哥的手抓著我的腰,所以我的屁股還能抬高高的,可是上半身就不行了,兩手沒了力氣只能用肩膀頂在沙發椅上,原本就很短的上衣划了下去,幾乎只能蓋在我的脖子上,胸口和鎖骨都露了出來。

下半身,陳哥哥的大肉棒插在裡頭,那是我現在的貓尾巴,貓尾巴左右搖擺,所以陳哥哥一下子左捅一下子右捅,捅得我只能喵喵叫。

王哥哥還在一旁照相,喀喳喀喳不停,我知道他現在把焦距對在我的屁股上,那個長出尾巴的貓屁股上。

「小王,我要射了喔。」陳哥哥的聲音很緊繃,我知道他快忍不住了。

「可以,我照夠了。」王哥哥也不為難他,只是相機仍然繼續拍著,我想他是想要拍陳哥哥射在我屁股上的樣子。

果然,陳哥哥開始大力捅弄,用那大大的肉棒死命往我十歲的小肛穴裡頭插,幾百下後陳哥哥把大肉棒急急拔出,一股熱精就淋在我的屁股上。

「很好,很好。」王哥哥興奮的說,相機對著射在我屁股肉上的白色精液又是一陣猛拍。





陳哥哥做完,王哥哥也拍夠,之後當然是換王哥哥了。

往哥哥讓我平躺在沙發上後,把我兩隻腿腳高高舉起,露出剛才才含著陳哥哥肉棒的小穴口,小穴口還呈現半開的狀態,讓王哥哥能輕鬆插了進來。

「啊啊……」因為是正面插入,我自的小肉棒被夾在兩人之間,感覺很是不錯。

「樂樂的小尾巴也硬了嗎?」王哥哥笑,故意又用肚子肌肉擠壓了幾下。

「王哥哥,快點,快點給樂樂。」我兩手勾在王哥哥的肩膀上催促他。

王哥哥也不廢話了,抓著我兩條腿腳就開始用力律動,大大的肉棒磨擦著我的腸壁,硬硬的腹肌擠壓著我的小肉棒,前後的快感讓我啊啊個不停,還不會射精的小肉棒也硬得跟鐵一樣。

陳哥哥坐在沙發旁,把手放在我的胸口,用指頭夾著我的乳頭玩。我這才發現我的乳頭也高高凸起,顏色也變紅了,從原本的肉色變成深深的粉紅色。

「陳哥哥吸我!吸我!」我跟陳哥哥要求,乳頭被他摸得好癢,我好想要有人幫我狠狠吸幾口。

「吸哪裡啊?」偏偏陳哥哥剛才才射精,好整以暇的口頭欺負我。

我跟陳哥哥也認識好幾年了,知道他特別愛聽我講淫話,於是我說:「吸樂樂的小乳頭,吸樂樂淫蕩的小乳頭。」

陳哥哥一聽大喜,嘴一幫就含住我的乳頭直吸,像小嬰兒吸奶水一樣威力十足,當然也讓我爽得不得了。

原本腸道和小肉棒兩處的快感再加上乳頭帶來的快感,我啊啊叫,肚子也是一陣筋臠,王哥哥的大肉棒被我的肛穴這麼一擠,差點被我擠出精來。

「啊!臭樂樂!你別把我給擠出來了!我要射別的地方的!」王哥哥急忙把大肉棒拔出來,兩膝往前一跪把肉棒頭對準我的臉,大手套弄兩下馬眼一開,就對著我的臉射起精來。

腥腥的精液有幾滴跑到我嘴裡,不過大多都射在我的前額頭髮及臉上,我沒用手擦掉,我想王哥哥會這樣射是有原因的。

果不其然,射完精後王哥哥又氣喘噓噓的跑去拿了他那台貴死人的相機,對準我的臉又是拍了幾十張,把我因為性愛快感而紅潤的臉頰及一道道乳白的精液都拍得一清二楚。





後來等我休息夠了,陳哥哥帶我跟王哥哥去附近西餐廳吃牛排,之後又讓王哥哥送我回台北的家。

「樂樂,那王哥哥週六早上再來帶你喔。」這週六有大型活動,我想我的衣服應該就是今天那套,再加上陳哥哥補縫的貓尾。

「嗯,知道了。」我跟王哥哥揮揮手,目送他離開後才走進大樓內,搭電梯到我居住的樓層。

拿出鑰匙,我自己打開門,屋內沒有人,黑黑的,我自己開了燈,又鎖上門。

這幾天姊姊音音在國外有比賽,媽媽一定是從頭跟到尾的,我早已習慣,洗了個澡就拿出家庭作業寫功課,雖然沒人管我,不過我也不想因為沒寫功課被老師罵。

我的名字樂樂,媽媽很久以前說是音樂的樂,可是我不喜歡,自我介紹時總說是快樂的樂。

我不喜歡音樂,喜歡也沒用,我沒有才能,跟姊姊不一樣。

媽媽也很早就發現我沒才能,把所有的期待全放在姊姊身上,而姊姊也沒讓她失望,從小就被評論為神童,現在到處求師比賽,忙得跟陀螺一樣。

在家裡,我是永遠的配角,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上玩角色扮演,只要我穿上特製的衣服,我就能馬上成為場地中最亮眼的星星。

我獨自坐在空蕩蕩的家裡,期待週六的到來。





完 


[ 本帖最後由 黑暗帝王 於 2013-7-13 16:34 編輯 ]

TOP

thank you good

TOP

原來不是第一次阿......
沉醉在酒紅液體中的精靈
醒過來吧......
將那詛咒打破
尋找──封印之謎

BL/GL求書區版規討論

TOP

thanks for the sharing

TOP

[發帖際遇]: 肖羽竹送饅頭獲得小費現金24Ds幣.


被家人漠视的孤单与无助,只能在其他地方寻求安慰

TOP

好激呀>x<
不過可以有多d就好la..

TOP

好孤單的小孩子

TOP

好成熟的小孩.
環境讓他成長的吧!

TOP

好可憐的小孩子ˇ
不被受矚目
哀ˇˇ
沒乖喜
好看XDD

TOP

很刺激~~可惜文章不長~~~~
感謝分享~~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8-22 13:5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0340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