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現代都市] 腳踏車

腳踏車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炎玥 您是第27921個瀏覽者
[發帖際遇]: 炎玥送饅頭獲得小費現金29Ds幣.


「你這隻臭兔子!又不乖!」高大的男人大聲地喝斥著。

「我哪有不乖?」被罵的男孩兒噘著嘴兒,鼓著腮邦子,不服氣地坐在地上,和男人誰也不讓誰地互瞪。

他留著一頭半長的黑髮配著清秀的瓜子臉,很是可愛。他愛兔子,因此男人叫他兔子,和他養著的那一窩可配著呢!

「你乖!」男人哼了一聲。「很好!那這一屋子亂七八糟的是誰搞的?」

「哼!我不知道!」咧咧咧,本少爺就是要裝糊塗,你又奈我何?

男人的嘴角抽搐了幾下,又硬是生生控制住。但額角的青筋顯示他真是被惹毛了。

「臭兔子,你玩完了我告訴你。」男人二話不說把兔子掀翻在地,牢牢壓住。「你甭掙扎了。哪次給你逃了去?」說著分用領帶和皮帶將兔子的手腳捆了個扎實。

「唔……該怎麼懲罰你好呢?」男人沉思。

「不……不要啦……」那個被叫做兔子的男孩有些慌了,先前的潑撒胡鬧一下子收得乾乾淨淨。他可沒想到昨天才被那樣的整治以後,男人今天竟然又會處罰他。

「我們去散步吧!」男人壞笑。

兔子被那樣陰險的笑容嚇得呆了。


男人趁他發呆時,三兩下把他剝了個精光。

「不過,出門前,得先打扮打扮才行。你說是不是呢?」狐狸偷到雞似地的笑。「你覺得我們今天穿什麼出去好呢?我可愛的小兔子?」

「我不要兔女郎裝!!」兔子光想到上次被迫穿著粉紅色的性感背心和丁字褲,再裝上兔耳朵及那在體內跳動著不斷折磨他的「兔尾巴」出去「散步」,就不寒而慄。

「好好,不要兔女郎。」男人邊說邊玩弄著他胸前的小突起,引得全身他一陣顫抖。

「嗯……」男孩舒服的哼哼。

接著男人的左手來到他的腰側,在他的敏感帶上反覆輕撫,而右手則有一下沒一下的挑逗著他的分身,直到粉色的分身昂起頭來,暴露在空氣中,微微地顫動。又奸笑著俯下身,用他溫暖溼潤,卻又帶點兒粗糙感的舌頭舔舐男孩的兩顆果實,有效地加遽了男孩的呼吸。

「舒服嗎?」邊看著男孩陶醉的表情邊壞笑著問。

「舒…舒服……啊…嗯啊…啊……還要…還要……」

趁著男孩沉浸在快感中不能自拔時,男人猝不及防地將他的分身及其下那兩顆果實一併用皮製的寬帶子向下固定在會陰處,狠心地收緊。

「嗚……」手指和舌頭造成的快感瞬間被皮製品取代,加以被束縛的不適感,讓男孩下意識嗚咽著扭動身軀,像要擺脫折磨,卻又像在索求更多。

「別忘了哦,我可愛的小兔兒,這是懲罰唷!」惡意的提醒,手也不安分的隔著皮件撫摸著男孩已然勃起,並被以不正常的角度綁縛的分身。「唔……接下來還要穿什麼好呢?」

「啊……我不敢……不敢了嘛……不要再…不要再加了啊……」

「唔……可是你每次都不聽話,而且你下面的小嘴巴我還沒照顧到耶……」男人故意為難的說。

「不…不要啦……」他最怕男人那一櫃子到處收集來的「玩具」了。長得奇形怪狀也就算了,偏偏還會亂動,有些還會電人,每次都把他整得兩三天下不了床。

「好、好。」有些安慰地說。「今天不會用太過分的哦~~你看用這個好嗎?」說著拿出一根約有三指併起來那麼粗的假陽具,上面還佈滿了可怖的小凸起。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太粗,那個太粗了!你明明說今天不會太過……」男孩的叫聲嘎然而止,因為男人塗了潤滑劑的手指突地插入,造成的劇痛硬是止住了他的抗議聲。

「我沒有過分哦!」裝做無辜地。「你看看,今天這個不會震動,不會扭動,頭也不會轉動啊,是不是?而且我也有先幫你潤滑,不像你上次砸了我所有碗盤的時候,直接插進去,對不對啊?」

男孩無言,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被羞的。

男人的食指已經在說話中完全深入,在內部不斷地抽插、轉動、彎曲。接著又放入了第二根,漸漸被擴張的小穴緊緊地吸著男人的手指,男人可以感受到內部的溫暖緊窒,幾乎有點粗暴地,他迅速插入第三根手指,引來男孩意料中的一陣呻吟。

待到肛口被擴張得差不多時,他緩緩抽出自己的手指,感受腸壁彷彿在挽留他一般地吸著他。在手指完全抽出後,他拿起那支粗大的假陽具,狠狠地快速插入小兔子那收縮著還未完全合起的小穴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小兔子尖聲喊叫出來,眼角也不受控制地滴出淚水。

「乖乖,這樣就好了哦!來,我們穿衣服。」解開綁縛他的衣物,拿出一套純白的運動服為他穿上。「我們去散步吧!」

-----------------------------------------------

小兔子瞪著眼前的腳踏車,心裡一陣毛。

想他剛剛光是走出來,已然勃起的分身被夾在會陰處,在走路時雙腳的移動及皮革不斷的摩擦下,又漲得更大,卻又苦於被束住,不得發洩,難受得很。後庭深處插著的假陽具造成的異物感,以及其上小顆粒擠壓到前列腺時傳來的一波波快感,更是讓他難以維持正常的走路姿勢。短短幾十公尺的路,走得一跛一跛的,竟似比什麼都還要長。

「那是什麼?」怯怯的問,怕心中的不祥預感被證實。

「腳踏車啊。」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不知道嗎?那我來告訴你好了。腳踏車是一種很方便的交通工具,騎上去,兩腳交互的踩踏板,它就會動了唷!」

不!!!!!

小兔子瘋狂的在心中吶喊。走路就夠痛苦了,騎上腳踏車不要了他的命嗎?
怯怯地回頭看了看男人的臉色,可是似乎不太妙啊……。

於是,只得以壯士斷腕般的決心,抬腳,上車。兩腿分開、抬高,又合起來的動作,帶動胯間的皮帶,摩擦著他的分身,那種蘇蘇麻麻的感覺,幾乎讓他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但小兔子一坐上坐墊,即發出陣陣慘號,晶瑩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兒。

「嗚啊啊啊啊啊!!!痛…好痛……啊…哈啊……嗚……好痛……」

那部腳踏車,是男人精心挑選出來的。高度不高不低,恰恰只能讓他以腳尖著地,把手也被刻意的調低,逼得他只能將身體微微前傾,於是他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了那被綁縛住的陰莖和睪丸上。本來就被挑逗得興奮勃起的分身在重壓下,同時帶給了他最極致的歡愉與最折磨人的痛苦。加上男人在他的後庭中塞入假陽具時,故意留了一小段在體外,因此在他坐上和刑具沒有兩樣的腳踏車時,便整個沒入他的身體深處。他難過的調整姿勢,努力地用腳尖移動,想減輕這恐怖的感覺。誰知道這樣的移動只會增加車體與下體間的摩擦,更加弄得他難受不已。

「臭兔子,不可以哭!哭出來的話,要打屁股。」男人威嚇。

他被嚇住了。後庭早就因為異物的入侵而痛苦不堪,性器也被懲罰著,要是再被打上幾下屁屁,那種震動必定會將他給逼瘋。他拚命的眨巴眼睛,希望能快點把眼淚擠回去。

男人不知從那裡又牽出另一輛腳踏車,故作好心的說:「喏,你看,我也有一台。別騎得那麼心不甘情不願的,我們一起騎出去,晃一圈就回來。嗯?」

勉強的點了點頭,他一點反駁男人的心情都沒有了,只希望這樣的懲罰快快結束。
咬了咬牙,小兔子踩上踏板,緩緩地騎了起來。

陽具被夾在兩腿和坐墊間,隨著踏板被踩動的韻律和身體重心的不斷轉移,被擠壓著。睪丸和陰莖緊緊貼在一起,互相取悅著帶來加倍的快感,和會陰相接的地方火熱得不像話,而被皮帶緊縛的部分則是因為異物的摩擦感到既痛又舒服。

後庭中硬是被插入的粗大陽具已經被體溫變得溫熱,在兩股移動時被時左時右的搖晃,刺激脆弱的腸壁黏膜,其上的小顆粒更是不時擦過前列腺,挑起男孩一陣陣輕顫,鈴口也不能控制地在皮帶內滲出一整灘透明的前列腺液。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一串破碎的呻吟自男孩口中逸出,帶著濃濃的淫蕩感,惹得男人下腹一陣興奮,差點要把他撲倒在地。


前方的路似乎沒有盡頭,小兔子的下體被蹂躪得紅腫不堪,自後庭和鈴口不斷滲出的黏稠液體混合在一塊兒,沾溼了白色的運動褲,在屁股後方留下一小塊不明顯的痕跡,令人遐想。

騎腳踏車和痛苦的折磨消耗著他的體力,只能氣喘吁吁地反覆踩動踏板。他的理智早已飛遠,即使是剩下的少許也全用來和高漲的性慾搏鬥。雙腳機械式地運動,但這樣不帶感情的動作卻為他帶來最極致的歡愉與痛苦。

「啊……不要…嗯嗯啊嗯……前面……啊啊!!!前面那裡…不……我不要過去啊啊啊啊啊!!!求求你…求求你……」被汗水濡溼的雙眼在迷茫中看見前方的道路,他不顧形象的大喊出聲。

那是一小段未完工的黃土大道,大約三百公尺長,凹凸不平的黃土地上,還不時出現大大小小凸起的石塊。他不用親身經歷就可以想像,質輕的腳踏車騎上那樣的一段路會是多麼的顛跛;他也可以很輕易的想見,騎在平坦路上就可以將他折磨得欲仙欲死的刑具,到了石子路上會怎麼樣的處罰他。

「兔子乖,聽話,騎到盡頭再騎回來。」幾乎是無情地,男人忽略他的要求,冷酷的把手抱在胸前,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沒有選擇的餘地,小兔子很緩慢地騎上那段惡魔似的黃土大道。


即使他騎得很緩慢,車身還是很劇烈的上下跳動,他也被動地被車體不斷上拋,又重重下墜。

菊穴裡頭塞的粗大陽具,隨著這樣的上下晃動深深淺淺的重覆插入、抽出、插入、抽出,就好像被男人不留情的侵犯一樣。穴口處早已腫得凸了出來,呈現要滴出血一樣的紅色。脆弱的男性器官,則被迫承受最粗暴的對待,與坐墊或輕或重的撞擊,疼得他不禁哀號出聲。

「不敢了,我不敢了……饒了我,饒了我好不好?嗚…嗚…哈啊…哈啊……」好不容易騎一趟回來,他可憐兮兮地嗚咽,可是男人的回應差點沒把小兔子給嚇死。

「五分鐘,你騎了五分鐘。這段路沒有那麼長吧?」奸笑。「再騎一次,一分鐘之內回來,你立刻就可以下車,我們一起回家,不然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都會耗在這裡。」說罷,還帶著濃厚情色意味的用手在男孩臀上緩緩撫摸。

小兔子遲疑了。剛才的痛楚,使他的陽物一陣陣的抽痛,可怕的是,這樣非但沒有減弱他射精的欲望,反而與後穴被侵犯的快感合併,加強了燃燒的欲火。再騎一趟,他叫囂著要渲洩的身體恐怕沒有辦法承受。

「小兔兒,不要發呆,你已經用掉十秒了唷!」惡意的提醒。

男孩先是茫然的看向他,接著快速的騎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著一陣淒厲的尖叫,他飛快的向前衝。全身都被強烈的撞擊,睪丸和陰莖承受著猛烈的衝撞,些許的精液硬是被擠壓出來,大腿內側、肛口和下腹肌肉也不能控制的痙攣著,他有種錯覺,像是將要達到高潮,可是皮帶的束縛忍的阻隔他的希望,他只能不斷體味高潮前被懸吊著不能釋放的痛楚。

像是有十年那麼長,他回到男人的身邊,下身不斷的顫抖,即使是下了車也無法站直,雙腳一軟,撲入男人懷中。

男人輕柔的將他打橫抱起,感受他輕顫著的身體,也不理會還停在原地的腳踏車,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

「兔子,兔子。」溫柔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醒醒啊,小兔兒。我們到家了。」
與嗓音同樣輕柔地,讓男孩躺在床上,小心翼翼地除去他身上的衣物與束縛,生怕再將他弄疼了。

緊緊圈在性器上的皮帶一被拿下,已經紅腫脹大,卻依然呈現勃起狀態的陰莖就彈了出來。靠近前端的地方被黏稠的液體濡溼,在微冷的空氣中輕顫。下方的兩顆果實也變成鮮豔的紅色,淫靡至極。

嚥了嚥口水,一手開始解自身的衣物,一手在男孩的敏感帶上忽輕忽重地挑起一整串火苗,逗得他不斷輕聲呻吟。

「小兔兒,讓我進去好不好?」大手富暗示性地在菊穴旁徘徊,時而用指腹輕壓,時而用指尖騷刮。

「嗯嗯……嗯……」男孩發出難耐的呻吟,柳腰上下扭動著,像在邀請,也像在催促。

緩緩抽出深入男孩體內粗大的假陽具,那一顆顆的凸起弄得他一陣抖動,只見其上已是一片晶亮的液體,潤滑得很夠。男人掏出自己蓄勢待發的分身,壞心地在小兔子的穴口摩擦。「來……說你要……」

「啊……我要…嗯啊…我想要……」迷茫中,理智被抽離,剩下的只是原始的慾望。
男人在得到想到的答案之後,一寸一寸地將自己推入被擴張得很徹底的菊洞中,在火熱緊窒的內壁包圍下,滿足地嘆息。

不待男孩適應,就開始一波接一波的活塞運動,完全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大手靈巧地撫弄他因為長時間折磨變得無比敏感的性器,令他在一串極樂的尖叫中達到高潮。


激情過後,男孩溫順地躺在男人懷裡,幸福地睡去。

親親累壞了的寶貝的眉間,男人輕輕地在他耳旁道晚安。

「愛你,小兔子。永遠永遠都只愛你。」

(完)

TOP

好恐怖...
特別係踏單車個到

TOP

小兔子有被虐的本能喔@@

男人好邪惡啊~~

TOP

[發帖際遇]: j950184送饅頭獲得小費現金19Ds幣.


小兔子好可憐唷
碰上大野狼了= =

TOP

[發帖際遇]: 暗夜的吸血鬼販賣軍火, 不小心賺到佣金現金151Ds幣.


真是個吃兔子不吐骨頭的大野狼啊∼∼

小兔子要辛苦你了!!!
在鮮紅月光的見證下獻給惡魔的祭品已誕生

TOP

可憐的小兔子
感覺上哪男的有戀童癖
BY~封

TOP

[發帖際遇]: 殞洛酒後駕駛, 被警察逮住罰款現金44Ds幣.


好.........
好可怕的男人

TOP

虐阿...小兔很有SM的體質優

TOP

太恐怖了,這個男的....
得罪他準沒好下場

TOP

我嚴重懷疑小受是故意被罰的...= =+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12-18 03:5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8440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