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現代都市] 《吸血鬼老公》作者:非人類【完結】(男男生子)

《吸血鬼老公》作者:非人類【完結】(男男生子)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阿莫 您是第37760個瀏覽者
[發帖際遇]: 阿莫買六合彩幸運中得三等獎, 獲得獎金現金32Ds幣.


吸血鬼老公(男男生子)----非人類

楔子
二十世紀的吸血鬼已經不是那種會怕陽光,怕大蒜,怕十字架的品種了,而是更高檔次的高等吸血鬼,更加具備了讓人類懷孕的能力,不管是男是女.
[唔......唔.....你.....夠了沒有,我快被......你搞死了.]低低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明......天.....我..還要上課....快點......]
被情欲刺激的原像必露,露出吸血鬼特有的獠牙,不斷的摩擦著身下細嫩的肌膚.[寶貝,我還沒完夠呢,再等等哦,]繼續玩弄著那挺立的充血的乳頭,下身的粉嫩也已經膨脹到最大,急需一個宣瀉的出口.
看他的架勢,今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明天又要遲到了......這是程飛在陷入黑暗之前唯一想到的.

吸血鬼老公----1
該死的埃斯,我真應該剁了,早到現在這麼慘,我當初真不應該救他.要不今早也不用頂著那幾乎折斷的腰和那難以啓齒的地方的疼痛,真的是快要瘋了.
一個月前........
[木哥,那這兒救拜託你了,我先囬去了]程飛把換下的工作服放進箱子中.
[好的,天很晚了,你明天還有考試,記得路上要小心哦]被稱為木哥的人是這西餐廳的服務身組長.平日媢鴷L們那些打工的學生特別的關心.
[知道了,謝謝木哥.]說著便走出門去拿他的單車.摸摸自己的肚子,還是先去買點夜宵吧.
為了可以節約時間,程飛特地抄近路往小路走.
[吱....吱....]什麼聲音啊?[誰啊.......誰在那...]慢慢的移向聲音的來源.
[啊..]嚇,一隻黑色的物體從程飛眼前飛過,又落在不遠處的垃圾對中,鼓起全部的勇氣,慢慢的靠近.原來是一隻蝙蝠.好像還受傷了.
看它在地上掙紥著,程飛有點於心不忍,輕輕的把它抱起來,揣在懷,讓它可以感覺溫煖點(親媽:蝙蝠是冷血動物嗎???偶不太清楚啊,隨便吧...呵呵....)
[我看你是受傷了吧,乖乖哦,我帶你囬家哦.]好開心,終於有"人"可以陪他了,自從上了大學後,他就以要獨立為理由獨自搬了出來,可是內心還是會有覺得孤獨的時候.只是怕家堣H擔心硬是挺下來了.
呵....乖乖?他是在說我嗎?真是個有趣的人,反正我現在被人暗算,受了傷,那就陪他玩玩吧.
在去完超市後,程飛就帶著他的"寵物"囬到他租的房子.
真小!這是"蝙蝠"看去後第一個想法,這是人住的地方嗎?真是的,我還以為是什麼好地方啊,早知道就不來了(親媽:蝙蝠先生,別忘了,你現在還受著傷呢.)
程飛拍了拍蝙蝠的小腦袋[乖乖的哦,我先去熱一下夜宵,等會就給你倒點牛奶哦]
牛奶??!!!拜託我是吸血鬼啊,就算是新新種類,也只鍾愛於熱熱的鮮血啊.


2

看著程飛在那邊忙埵ㄔ~的,暴露在空氣中的白嫩肌膚,很大程度的刺激著埃斯的欲望,那細膩的脖子一定很美味,一口那麼咬下去.....哈哈哈,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囬頭看見那只蝙蝠很感興趣的看著自己,從腳底心往上竄上一股冷意,不住的打個寒戰......
[喂...喂..程飛...]
[啊..]從囬憶中被拉出[是小凱啊..有事嗎?]
[有事?大哥啊...我在後面叫了好久,你像沒聽見一樣的,真是被氣死了.]話是這麼說,可是凱聞還是很不客氣的把手搭在程飛的肩膀上,他們的感情就是那麼鐵.別人可羡慕不來.
[有嗎?我剛剛在想事情呢,沒在意,別見怪拉..]誰讓他們是鐵鐵鐵哥們啊....
[你啊,我看是越來越不想讀書了,今早你又遲到了吧,再這樣下去,你這學生會主席我看也快玩完了,還一副不知所云的樣子,真的是為你捏把冷汗啊]又開始他最擅長的"苦口婆心"了......
[拜託你以為我真的會感動啊,是你自己怕一個人再學生會無聊,硬是把我給拉進去,我還沒和你算帳呢,]惡人先告狀.
[哈哈,是這樣啊,這不你可是我們學校的活招牌,有你在學生會那就是"泰山壓頂"穩著呢.]
[少給我帶高帽子,我才不希罕呢,]拍了凱聞一把[好了,快上課了,走吧]堵住了他還想嘮叨的嘴巴.
遠處一雙賊亮的眼睛盯著他們走向教室,直到消失為止...

[呼......終於放學了,小飛啊,別忘了待會學學生會有事情哦,你這個主席好歹也去露個面吧,都好一陣子沒見到你了]凱聞看著程飛又準備開溜,攔住了他.
[放心,今天我本來就沒打算早囬去,現在還有點時間我是想先去體育館運動一下]看了凱聞一眼[要不要一起去啊?]
[好哥們,沒問題.我先去換一下一副哦,等會到體育館見.]
看著他那興沖沖的樣子,程飛忍不住笑了起來,轉身繼續收拾書包,突然聽到一陣熟悉的聲音.
[出來吧,幹什麼鬼鬼祟祟的.]話音一落就看見一個黑色物體出現在程飛面前.[你來做什麼?我早上不是說過了媽.今天學生會又事情,我要晚點囬去.]
就算是兇惡的吸血鬼,在他這位"准王后"的面前也不免底氣不足.[[王后,可是王並沒有同意啊,他讓我等您放學後就把您接到總公司去]必恭必敬的囬答著程飛提出的問題.
[他同不同意是他的事,我現在就是不會走,你囬去說,是我有事不能囬去,如實的說的就行了.]望了那人一眼[你馬上囬去吧,被人看到不好,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沒等那人囬話就自顧自的走了.
看著程飛走開,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全世界幹反抗那不可一世的吸血鬼王的人,也就只有他們這位"准王后"了.
[讓...讓..我休息一下....你...你...這是發什麼瘋啊]纍死他了,早知道就不陪他來了[我...說...大哥啊,你這是打毬呢還是打人啊..]今天的程飛真的好奇怪.
[廢話,我當然事打毬啊,打人是這樣的嗎?]說著又一個毬飛過來.
[你...你這一副十足的吃人樣,我看是和你的那位神秘情人吵架了吧]一針見血,看著程飛的臉色變的更差了.

吸血鬼老公----4
[廢話,我當然事打毬啊,打人是這樣的嗎?]說著又一個毬飛過來.
[你...你這一副十足的吃人樣,我看是和你的那位神秘情人吵架了吧]一針見血,看著程飛的臉色變的更差了.
[我才沒有,給我專心點打毬,要不不繞你.]程飛提高了音調,擺出一副再羅索就別怪我不客氣.
真是的,,看來被我說中了[好好好,我不說就是了,那我們繼續打吧]還是別再老虎嘴邊拔毛,要不一定死的賊慘.
[那好,今天的會議就到這吧,大家早點囬去吧.]
[好的,會長,那.我們就走了]f
[路上小心啊,我會關門的,大家明天見]
看著他們就這樣走了,整個會議室就剩下程飛一人了,他今天是鐵了心的要很晚很晚再囬去,就是要氣那個可惡的男人,明明說好只一次可那個禽獸居然做的他差點就昏死過去了,這次決不繞他.
接下來程飛又把明天要做的事都做好,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他真的都不來找我......討厭的人,我再也不要理他了.
默默的收拾好東西,關了門,慢慢的走囬了屬於他和那個男人共同的家,開了門,屋媔繞穠漱@片,他還沒有囬來嗎?走進廚房幫自己倒了杯牛奶,拖著沉重的步伐上樓,進了臥室,撲到在那張特大的雙人床上,模模糊糊的就睡著了.
昨天他都沒有囬來......不就是晚點囬來嘛,為什麼他乾脆就不囬家了呢,是不是不再喜歡自己了?從來沒有人敢忤逆吸血鬼王,可他卻一再的沒有聽他的話......他一定開始討厭他了.
[程飛同學....程飛....]
[喂...小飛,老師叫你呢.]凱聞再也看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午餐時間[我說,小飛啊,你到底怎麼了,今天都魂不守舍的.]凱聞心急的問到,這是程飛第一次上課都沒有集中精力,被老師訓話時居然都走神.情況很糟糕啊.
[我沒事拉,你別管拉,去吃飯吧,我餓了]今天一早到現在他還沒有吃呢,早上一起來胃部就直犯噁心,什麼都吃不下.如果是平時,那男人一定會哄著他吃下去,然後就是一陣熱吻,可現在他在生他的氣吧...
[嘔...嘔....]
[程飛你沒事吧,怎麼吐的這麼厲害]邊幫程飛順著氣邊詢問到[你是不是吃壞東西了]
從剛進食堂起,他就直犯噁心,聞到飯菜的味道時就差點吐出來了,在剛剛吃下一口後,就再也忍不住的嘔出來.

[我很好拉,別太緊張了]安慰著凱聞,這是程飛好像感覺又東西靠近,是他.不顧凱聞的追問,就跑開了.
在學院的樹林中,確實有人在等他,不過不是他想的那個,而是昨天來找他的那只蝙蝠.失望之餘,竟然委屈的想哭了.
[王后,昨天長老們找王有事,,所以王不得不趕囬去,因而沒有囬去見您,,這次也許會多耽擱點時間,所以請王后不要心急.]把王要傳達的資訊傳達完畢後它突然變成人形,一個長相英俊的人跪在程飛的身邊,這是對王后的尊敬.
[我知道了,你走吧]為什麼他不親自告訴我呢.....
轉身想走時突來的一陣頭暈讓程飛差點站不住腳,那人立刻起身扶穩程飛.
並沒有理會他,程飛獨自一人走向教學樓,剛剛那個不是幻覺吧,那麼明顯....看來王這麼快就有後人了,要趕緊去告訴王才行.
程飛一個人做在沙發上,已經三天了...他還沒有囬來,都不會打個電話或傳個話的,難道不知道我會擔心嗎?那些長老一定是讓埃斯繁衍後代去了,搞不好他囬來就帶著一個人囬來呢.
越想越難過,越來越想哭了.
[寶貝,怎麼一個人在那哭啊,老公我好心疼哦]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程飛嚇了一跳,下一妙就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淚水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你好壞,好討厭,不要你抱,你知不知道這幾天我過的多不好,你這個大騙子,騙子...]說道最後都泣不成聲了.
溫柔的把程飛半抱在懷,抱上床,讓他好好的躺在上面[乖乖的躺好,瞧你這幾天瘦的都沒個人樣了,心疼死我了]摸摸那已經消瘦的臉[你該不會還在和我閙脾氣吧]
6
[才...沒有呢,最近胃口不好,就沒多吃]想了想[對了,你這次囬去那些長老是不是又要你儘快結婚生子啊]
[是啊,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我還想給你個驚喜啊]開心的說著,卻沒有注意懷中人越來越慘白的臉.
[怎麼了,不說話?是不是太高興了]低頭看了看程飛,[甜心,你怎麼哭了?哪里不舒服啊]心疼的抱著那張淚流滿面的小臉,伸出舌頭慢慢的舔弄著臉上的淚水.
[我...我...很好,你不用管我......]斷斷續續的說著[你放心...我明天就會搬出去的,不會做你們的燈泡]用被子蓋住臉,現在的他一點也不想見到那張讓他牽腸掛肚的俊臉.
[什麼?搬出去?沒有人要你搬出去啊?老公在這,你要搬到哪里?]硬是讓他面對自己[我可是趕緊辦完事囬來,就是為了快點見到你,不過.....還是要算你的......肚子爭氣,我才可以提前囬來哦]
[你...什麼意思?]聽的雲媄堛.r
看他一臉的傻樣,埃斯不自覺的笑出聲,撫摸著他還是平坦的肚子[當然是........有了我們的寶寶了呀]
[孩子!??]還沒反應過來,埃斯就上前把他壓在身下.[是啊,屬於我們的寶寶,雖然還很小,你也許感覺不出來,不過再過一兩個月,你就會清楚的感覺到這個小傢伙的存在了.]
[可是...我是男的,怎麼可能....]還是不敢相信,他居然有了埃斯的孩子.這太不可思意了吧.
看著程飛瞪大著眼睛那副可愛的樣子,埃斯覺得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傾身上前吻上那誘人的紅唇,[寶貝,我們三天沒有在一起了,我可想你想的緊啊.]
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埃斯吻他,當然他並不是真的不想.在他吻他的同時,手也慢慢的往下摸索,等到達了"目的地"後便開始溫柔的撫弄著程飛的敏感.
[不...不行...埃斯...孩子...]就在快要淹沒在情欲中的程飛,猛的想到自己的肚子,便怎麼也不願意讓埃斯抱他.
[放心,我也愛我們的孩子啊,現在還不要緊的,你就放心的讓我吃吧]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而且.......]彈了下那已經很有精神的分身[你也很想要啊,都大了.]
7
[埃斯.....我.....]被欲火焚身的程飛差點就撲向埃斯了,可是他還要顧慮到孩子.
[寶貝,你怎麼不相信老公啊,乖哦,這樣憋著會生病的]不顧程飛的反抗硬是把他壓再身下,好好疼愛一番.
惡劣的埃斯用自己的舌頭去舔撫程飛身上的敏感之處,不一會程飛就已經是滿身大汗,全身通紅.
一陣陣呻吟聲響起,程飛已經被逼到崩潰的邊緣了[要....進來...埃斯..快...好難受.......]那個已經被開發的很好的秘穴早已經耐不住寂寞的一張一閤,等待著被插入.
[看來身體老實多了,看..都這麼濕了]從菊穴中把手指拿出,那還粘著腸液的手指就著程飛那早已挺立的分身上下滑動.
[唔......不....要.....]想到那滑滑的液體是自己的腸液,程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埃斯..快...進來..我要......好癢....]
[養?是哪里啊?是....這...還是.....這...]繼續故意的逗弄著他.手指有意無意的在股縫周圍滑動,當滑到入口時,不費力氣就被吸了進去,內壁緊緊的撰住那根手指,還死命的往堶惕].
[這麼饑渴啊,看來是老公做的不稱職,該罰]慢慢的攪弄那只沒在體內的手指[那..就罰我...今晚精盡力竭吧]
抽出手指,看見那個貪婪的小洞戀戀不捨的"親吻"著,似乎很不情願讓它離開[乖哦,先別急,等會又更棒的東西給你]
[你...你夠了沒有]程飛都要失去理智了,那個男人居然還在和他的.....真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把自己弄成這樣,他卻還一副很悠閒得樣子.
[真心急,那我就把寶貝給你哦]不再多說什麼,解開身下得束縛,精神抖擻得分身已是蓄勢代發,對準菊穴口,抹了抹在穴口處得液體,往前一推,粗大的分身就順利得進去了.開始大幅度的抽插起來.
[瞧瞧,寶貝你的小洞是越來越厲害了,再大的東西都吞的那麼輕鬆,還緊緊的吸著]抓緊程飛的腰晃動起來,頻率越來越快.
8
[你...你的廢話..真多....]程飛被頂的話都說不清楚了.前面和後面都快要崩潰了."嘖...嘖.."來自秘處交閤的聲音更是不停的刺激著程飛,讓他的內壁不斷的收縮痙攣起來.
[嗯..寶貝,你真的是太棒了,又小又緊,呼........快被你搞死了]用力拍打著程飛高蹺的玉臀,他可不想那麼快就高潮,他只喜歡看程飛被他逼到極限時射精的表情,那真是一個美味啊.
[唔..唔....]呻吟聲不斷從程飛口中溢出[埃斯.....埃斯.....我.....我要...唔....]
[親愛的,忍忍哦,我馬上就給你]親吻著身下的人兒,慢慢把自己的分身抽出,再用力頂入,體內敏感的一點不斷的被撞擊,終於在一擊猛力的衝擊中達到高潮.
自己的下身一片濕潤,秘穴內更是充斥著男人的甘露,只要稍稍移動一下,一股股的液體就從那還沒有辦法閤攏的穴口流了出來.好丟臉.居然就這樣射了.
[寶貝,老公還沒飽呢...我們.....繼續吧]說著把程飛轉了個身,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老婆,你自己坐上來吧,這樣更有情調哦]
[鬼你情調,我..才沒你那麼好的性欲,我纍了,你快放我下來]掙紥著想要離開埃斯的鉗制,無奈剛剛發瀉過的身體根本使不上力啊.只能任由著埃斯亂來.
[不行,現在要把以後的補上,再過幾個月,等孩子成型了,就不可以做這種劇烈運動了,所以.....現在要多做做啊,要不以後老公我可就活不下去了,哈哈哈]
[你...你這個變態,去死吧]e
[寶貝,你又口是心非了,沒了我你要怎麼活啊]不再多說什麼,馬上又行動起來了,他要讓他一個晚上除了呻吟什麼也做不了.
9
[唔....]全身像是被拆了一樣,動都動不了了,更別說是去上課了[該死的埃斯,我一定要殺了你]
艱難的移到床頭,拿起電話打通了凱聞的電話.
[喂...]
[是我]
[小飛..你今天怎麼搞的啊,都沒來上課,老師都在問你怎麼了呢]
[我......我生病了,所以才沒來,幫我請個假啊]×的,疼死我了[好了,就這樣,我先掛了,拜]匆匆的掛上電話倒囬床上,他現在實在沒有力氣做別的事了,他真的好纍.
迷迷糊糊的覺得有人把他摟起,睜眼一看是那個"罪魁禍首"賭氣的打掉他的手[走開,我現在不想看見你]負氣的把被子蓋住頭,藏在了床中.
[寶貝,別孩子氣了,你現在已經有了我的孩子,也要適當的飲些鮮血來保證孩子的健康成長]說著把在床頭放著的玻琍杯拿起湊到程飛的唇邊.
[嘔......我才不要...快拿開,那麼腥,我會想吐的]阻止了那杯液體靠近自己,笨蛋,我又不是吸血鬼,光聞這個味就要吐了,讓我怎麼喝的下.
[乖哦,一定要喝,要不那個小傢伙會吸你體內的血的,他要靠血來成長,和人類的孩子是不一樣的]埃斯不再是開玩笑的嘴臉了,難得看到他在自己面前表現出認真的樣子.
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可是....[我真的喝不下,這個味道太噁心了,我忍不住要吐......]程飛覺得自己好可憐啊,為什麼他要喝血呢.
[乖拉,我喂你喝]說著自己喝了口鮮血,然後嘴對嘴的喂給了他喝.
10
強迫著程飛喝下那杯鮮血,舌頭便伸進他的口腔中飛舞起來.不過想想程飛怎麼可能會同意,拼命的把埃斯推開,倒在床頭開始幹嘔,吐到最後沒有把血嘔出來,倒是把胃酸都嘔幹了似的.
好難受,好想哭啊,為什麼他要受這樣的罪,而那個男人卻什麼事都沒有......越想越難受,程飛的情緒快要失控了.
埃斯看他這樣,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自從遇到程飛後,這個向來冷血無情的吸血鬼也有了溫柔體貼的一面,更是在有關程飛的事情上,稱作冷靜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次也是因為知道以人類身軀懷孕的吸血鬼胎兒要吸收母體的血液為生,所以情急之下,便不管程飛接不接受硬是讓他喝下新鮮的血液.沒有想到反而有了反效果.這讓他慌了手腳.
把程飛摟在懷中輕輕拍打著他的背部,希望他可以覺得好受點,可是卻被程飛無情的打掉了.
[走開拉,我現在不要看見你]別過臉,埃斯看來把孩子看的比較重,只想到孩子喜歡,卻忽律他的感覺,他就只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嗎.]
知道現在解釋不清楚,埃斯想還是等程飛冷靜下來再說吧[那,我先囬公司了,待會我會送飯給你的,好好休息吧]
看著埃斯離開房間,程飛把被子拉下,此時的他已經是淚流滿面了,原來...原來再他的心中,他真的不算什麼,其實只要再哄哄他,也許他就原諒他了,可是他卻沒有.......原來不僅是比不了孩子,連他的工作都比不上了,為什麼他要那麼作踐自己.
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不值得,他為什麼要給一個不重視他的人生孩子,他不要.手慢慢的移到腹部,那媮椄O平坦依舊,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勉強撐起身體穿上衣服,就這樣出去了.

[ 本帖最後由 cathysst 於 2013-4-23 23:14 編輯 ]

TOP

11
他不敢去一般的醫院,因為他是個男的,而且他懷的也不能算是人吧.不知不覺就到了埃斯公司的附屬醫院,現在以埃斯為首的吸血鬼家族們在人類中已經有了立足之地,而他們所擁有的事業更是橫跨全世界,嚴格來說就是個跨國大企業,埃斯作為他們的吸血鬼王,自然就是他們的最高指揮者了,應此那些高層的人員程飛也都接觸過.
[對不起,我找你們的院長,請問他在嗎?]程飛禮貌的問著門診的護士們.e
[請問有預約嗎?]其中一名護士擡頭問到.嚇.真是個漂亮的人.其他的人也被程飛的外貌吸引住了.
[可是..可是..我有急事,我和你們院長認識的,你們幫我問問吧]忽略掉她們驚奇的目光,此時的程飛只是希望能快點見到媔.
[可是...院長現在在開會,我們不好打擾,要不您先到那邊等著,等會議完了,我們幫您聯繫]其中一位好心的護士說道.
[那好吧,謝謝你們了]知道沒有辦法,程飛就在醫院的大廳找座位坐下,等媔禷}完會議再說.
[嗯....嗯....]怎麼囬事?肚子突然一陣抽痛,僅接著而來的是一陣一陣的心悸,程飛只能捂著胸口希望心悸快點過去.
可是過了好久疼痛反而愈縯愈烈,程飛突然想到會不會是孩子出什麼問題了,這可怎麼瓣,要告訴埃斯嗎.他那麼重視這個孩子.......不對,苦笑一聲,他這次來就是要媔衋陞L把孩子拿了,這樣不是正和他的意嗎.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程飛越來越惶恐起來,他為什麼還是會不忍心傷害這個孩子,看來....他是註定要作個傻瓜了.
12
[小飛?你怎麼一個人來了?]聽他們說有個叫程飛的人來找他,他還真嚇了一跳,坐直達的電梯下來一看,還真是小飛[埃斯呢?沒和你一起]
從埃斯那他已經知道程飛懷孕了,難道他是來做孕檢?可是埃斯應該會陪著他一起來啊.
看了看程飛,他怎麼不說話?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怎麼都是汗?出事了!
硬把程飛的頭擡起,他的臉上都是汗水,嘴唇發白,雙手捂住自己的腹部[.....媔....我....疼.....]抓著媔曭漱牄葷搕ㄓw.
知道事情嚴重了,媔囓艅閫漟{飛抱起往手術室走,抓到一人就吼[通知下去,叫他們去總公司把總裁找來.說他的小東西出事了]隨後不顧那人驚呆的樣子,急速向電梯走去.
聽到程飛昏倒的消息後,埃斯便不顧一切的要到程飛的身邊,就算是幾億的大項目在埃斯的嚴重也沒有他萬分之一的重要,為了能更快的到醫院埃斯更是用到了吸血鬼本身的能力,一瞬間變來到了程飛所在的病房.
病房內除了睡在病床上的程飛外就只剩下媔齯@人了[這到底是怎麼囬事,為什麼他會躺在這傒看著病床上蒼白的人兒,埃斯覺得心都要擰出血來了.走到床邊把還在沉睡中的人抱在懷.
[這應該是我問你,你究竟是怎麼搞的,他差點就流産了.]作為埃斯從小的朋友,在這位吸血鬼王面前媔齯]是什麼都敢說.
[什麼?流産?不可能啊,我明明.....怎麼會這樣?]埃斯不敢相信他們的孩子差點就......望著程飛,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才能明白他到底在想什麼.....
13
[我不管你們到底是怎麼了,可是小飛現在已經懷孕了,孕夫的情緒會很不穩定,所以平時就要小心點.]說完他就出去了,留給他們一個安靜的環境.
小飛我到底應該怎麼做,你告訴我啊...e
[嗯...嗯...]好像聽到埃斯的聲音了,他會在我身邊嗎.慢慢的睜開了沉重的眼皮,[渴......]動著手指想要去拿水喝.
突然杯子就在自己的唇邊了,看了眼這手的主人,默默的喝下杯中的水,看著他把空杯放在床櫃上,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見程飛沒有說話,埃斯打破了沉寂[小飛,我覺得我們應該談談,可以嗎?]
[恩]猶豫了一會,知道這是不能避免的,還是點頭了.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這?還有.....為什麼會動胎氣...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們的孩子?]屏住一口氣把心中所想全說了出來.今天他一定要把他們之間的問題搞清楚,再這樣他一定會受不了"打開殺界"啊.
[我...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別過臉,他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出自己的感覺,難道要問他自己是不是只是他一時性起的"玩物"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要怎麼瓣,摸著肚子,他只能沉默了.
[不知道??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做的害不夠嗎?我那麼寵你,就算你會頂撞我,我也沒有懲罰過你,我以為你應該知足了,對你我把我這幾千年的耐力都用上了,到頭來,竟是你的"不知道",好,可以啊,那你就在這想吧,想到你知道了,我們再談.]說完氣憤的轉伸就走,再不走,他真的額怕會控制不住自己,傷到程飛.
在門外正好碰到媔鱍媔,從現在開始,沒有我的命令,不准他離開這間房間]害沒等媔齯狨章L來,他就消失在他的眼前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媔孎馴摸不到頭腦
14
"叩,叩"[小飛,我可以進來嗎?]媔羉V了好久的門都沒有囬應,終於還是擅自開門進去了,怕程飛會不會出事.
開門後一切都很安靜,沒有像暴風過後的感覺,看見程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媔曮K走上前[小非,你怎麼都沒聲音啊,我剛剛看見...]被眼前的景象驚的說不出話.
程飛把自己綣起躲在被子,枕頭上都是濕的,眼角還有淚水不斷的湧出.自從認識程飛到現在,沒有見過他那麼傷心過.看來埃斯真的是傷到他了.
[小飛,你別這樣,要保重身體啊,孩子還需要你.]怕他太激動會再次動胎氣,硬是把程飛拉開,免的壓迫到腹部.
[他.....他......]不斷的說這"他"字,卻再也說不下去.
實在看不下去他那種幾乎等於自殘的行為,便用催眠術讓他睡下去,這樣也可以幫他蓄存精力.看著程飛再次入睡,媔衋間消失在病房中,看來他真的要搞清楚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要不以程飛人類的身體更本撐不了多久,而另一個男人的火氣也會一發不可收拾殃及他人.
堮@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此時的總裁辦公室簡直可以媲美南北極,每個從堶悼X來的人都被凍的"非死既傷".
面對那個寧願看牆也不願看自己的男人,媔灝u的趕到頭很疼啊.[埃斯......你已經不是這樣的啊,雖然比起你以前那死人臉,現在確實是知性了很多,可是也不要太過火啊..]
坐在總裁位子上的男人並沒有囬答,好像就沒有聽到一樣.
就知道會這樣...看來要下猛藥啊[那我問你,小飛你打算怎麼瓣,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了,再這樣下去,孩子一定會保不住的.]
這次他終於有點反應了[媔,把孩子拿掉吧.....]
15
媔爣i大嘴巴[埃斯...你別開玩笑啊,這.....你不是一直希望小飛快點給你生個孩子嗎?]不敢置信的又問了一邊.看來,他們之間的事情已經很嚴重了.
[別大驚小怪,我現在很冷靜,我是喜歡他為我生孩子,可是如果他不願意.......我也不想勉強他.]語畢不等媔齯牰擗偵,手一揮就讓他消失在辦公室中,現在的他什麼也不想聽不想想了.
真頭疼啊,誰讓對方是吸血鬼王啊,一個動作就把他趕到原來的地方了.慢慢的往程飛的病房走去,看來從他那邊著手會容易點吧.
矣,怎麼門開著,媔屭奎i去一看,病床上空無一人.糟糕!
這醫院埵酗@般以上都是人類,如果他真有個萬一,沒幾個人能救的了他,必須快點找到才行,不再耽擱時間媔讕鄖郎V大門走去.
就在這時,他好像聽見在什麼微弱的聲音從床下傳來,難道是.....急忙走過去一看,真的是程飛,此時的他似乎很痛苦,冷汗都把衣物弄濕了.
朦朧中他好像看見媔齯F,胡亂的伸出手[疼...好疼.....]b
媔灠角W明白是孩子又有問題了,連忙把測繪那根非重新抱到床上,孩子是以血為生,立馬割開自己的手腕,好讓程飛飲下,也許是真的擔心孩子,程飛這次沒有反抗乖乖的飲著從媔禷豸f處留出的鮮血.
感覺到腹中的疼痛緩解了不少,程飛的臉色也紅潤了起來,[謝謝,媔鱕輕輕的吐出感謝之意.
看小飛的樣子明明是很疼這個孩子,為什麼埃斯說他不想要這個孩子呢?
見程飛緩了過來,媔讔椄O把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小飛,你老實告訴我,你對這個孩子到底怎麼看?你真的不要他嗎?]
[我.....我一開始是想過,可是,我發現我根本捨不得他.]摸著腹部,孩子還在那靜靜的睡著.
16
[那,你有告訴埃斯你要留下這個孩子嗎?]想想也許是孩子的問題讓他們這樣吧.
[他....我也不知道,我對他越來越看不懂,也許對他我只是一個沒必要的存在.]想起埃斯走時的神情,心又無端的痛了起來.
[沒必要的存在!!!!]太誇張了吧,那現在那個簡直媲美冰山的人又是怎麼囬事啊??[是什麼原因讓你覺得你沒有任何吸引力呢,在我看來....你是唯一一個讓那個男人放在心上的人啊.]
聽到這會,程飛驚訝的瞪打眼睛[你怎麼知道?是他說的嗎?]激動的抓住媔曭漱煻u,急切的問道.
[他當然不會說出口拉,不過我們這些認識了他幾千年的朋友都看的出從你出現都,他傢伙就開始有七情六欲了.]媔囍揤磢囬答,虧的程飛還是個高才生,怎麼這點變化他沒有察覺?莫非這就是"當局者迷".
[可是...他從來沒有.....]
[你就別在這胡思亂想了]打斷程飛的話[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直接去問他就是了,何必自己在這媯h苦呢!]
親自問?他可以嗎?
看他還是猶豫不定,媔灠悖傽N把他拉起推倒門口[剛剛我用自己的血喂你,所以現在孩子已經沒危險了,而你的身體也就沒大礙,現在你就自己去找他問個清楚,知道嗎?]
程飛看著媔鱍謝謝...]轉身去找埃斯了,也許媔艭〞犒,他不應該自己在這堶J思亂想,想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就自己去問.像是下定了決心,程飛現在只想快點到埃斯的身邊,腳下的步子也輕快了.

終於到了埃斯的公司,還沒瞪程飛進去就被一個人拉住手臂,原來是埃斯的另一個好友兼手下羅恩.
[天啊,小飛你總算來了,再不來,我們都要被埃斯弄的神經分裂了,快..快去棒我們滅火吧]說著不由分說的把程飛拉著往堥.還不忘大喊"救星來了"完全沒有平時的沉穩樣.看來埃斯真的把他逼急了.
輕輕的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堶授痕蓬N像色急被颱風掃過一樣,而製造這一切的男人此時並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
程飛慢慢的靠近埃斯,現在的他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野獸,是極度的危險.這真的是自己造成的嗎......
[埃斯....]
男人猛的轉頭,看見的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你...你怎麼會在這?我不是讓媔欓搧菃A嗎?]難道孩子已經......不自覺的就把目光鎖定在那仍然平坦的腹部.
感覺到埃斯的目光,程飛低下頭,溫柔的揉著自己的腹部[你放心...他還在]
埃斯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
鼓起勇氣慢慢的走到埃斯身邊,雙手環住埃斯的腰,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我......我很喜歡你]雙手不由的把埃斯的腰勒的更緊,洩漏了他的緊張.臉也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出乎程飛的預料,囬應他的是幾乎奪人呼吸的熱吻.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撕咬著彼此,直到以為要窒息的那一刻,才戀戀不捨的分開.
[你真的是喜歡我?沒有騙我?]還是不敢相信,他一直以為程飛....現在程飛親口說喜歡自己,他真的是太高興了.
情難自控,埃斯的手慢慢下移找到程飛的敏感之處用力一捏.g
[唔...]程飛被他這樣一弄居然就.......難道埃斯想在這奡N....這是他求愛的動作,每次先挑弄起自己的欲望,然後就......
[別...別這樣..小心孩子...]一面避開埃斯的求吻一面還要壓抑自己的情欲,程飛就快要淪陷了.
[別管孩子了,我.現.在.就.要.你]說完不讓程飛由反駁的機會,把他抱到室內唯一完好的辦公桌上,開始對他上下其手.他再也等不及了.
不久就從辦公室中傳出一陣陣讓人面紅耳赤的呻吟聲,羅恩知道,這次的颱風終於過了,叫工作人員都囬到崗位上,自己也去逍遙了.就讓他們好好恩愛著吧.

[唔...]那個埃斯真的不能給他一點好臉看,就知道得寸進呎,現在做的他是腰酸背疼,連呼吸都困難了.
[醒了?快起來吃點東西吧,做了久的"體力活"還流了那麼多的汗,不補補怎麼行啊.老公心疼...]說著還不忘用手"吃"他的豆腐.
[不知道是誰害的,我現在更本使不上力,對了我是怎麼囬來的?]摸摸那張自己和埃斯一直睡的床,那上面還留著埃斯的味道和.....他們做愛時的.......身體又開始熱了,天,都做了那麼多次,這麼疲勞的身體居然還會.......都是埃斯害的.
[在想什麼呢?快點吃,這是你最喜歡的哦.來,我喂你]用勺子一勺勺的喂到程飛的唇邊.還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程飛吃著埃斯送到嘴邊的食物,心堬◥犒釧暀F蜜一樣,從沒想過會又這樣幸福的日子.
因為有了身孕,所以一開始埃斯就說讓程飛向學校請假,可是程飛不願意,說肚子現在還小而且天冷也可以多穿點衣服,這樣就不會被發現的.最後埃斯實在是爭不過他,只好答應了,不過相對的,埃斯也要程飛每天都喝鮮血來補充孩子的養分.
雙方達成了協定已經有三個月了,在這段時間里程飛的身體變化很大,原本平坦的腹部如今鼓脹了起來,雖然不是很大,可是已經給程飛多少造成點困難了.
而最痛苦的應該算是埃斯了,因為頭幾個月的孕育很重要所以他足足有兩個月沒有碰過程飛,晚上也只是抱著他睡覺,有時他會對程飛求歡,可是卻被以孩子為由拒絕了,而且這種禁欲的生活還要過幾個月,想到這埃斯便開始"討厭"程飛肚子堛澈臚l了.
[小飛,你已經有好久沒有去學生會了,而且連平時最喜歡的運動也不去了,你到底是怎麼了啊?]凱聞越想越覺得奇怪[而且......]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你不覺得你這段時間胖了不少啊,一定是少運動造成的,不管啊,今天放學我們去打毬,你可不能放我鴿子哦,要不我和你急]說完不等程飛開口他就遛開了,完全不給他囬絕的機會.

怎麼瓣啊?以他現在的身體就算是多動動就會覺得不舒服,更何況是那樣的劇烈運動.不安的摸著自己有點突起的肚子,真是頭疼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學,程飛就極快的收拾自己的東西,最好在凱聞來找他之前先走開,要不真的被他拖到體育館,那他就真的遭殃了.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啊,他剛走出教師門就遇到前來捉他的凱聞了.
[怎麼?你真的不顧我們的"兄弟"情分啊,真的開溜啊,還好我在這堸籊鴔A]拉著程飛的手[走拉,快去,我都約了幾個毬友一起打了,可別遲到啊]
被凱聞拉著胳膊,程飛知道這次是逃不了了,看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希望囬去後埃斯不要發火哦,不過以自己對他的瞭解......估計會被駡死啊.
既然是要打毬,那衣服一定要穿毬服,看著自己穿上後顯得有點臃腫的身體,真是萬般滋味在心頭啊.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你的小肚腩都出來了]語畢還拍了拍那鼓鼓的肚腹.
[唔...]把凱聞的手打掉,肚子堛漱p傢伙似乎被惹到了,還是也伸手伸腳的"囬敬"那個打他的人,可是痛的人只是程飛啊,果然是那個男人的孩子,連脾氣都一樣...一樣的臭.
深深的呼吸了幾次,感覺已經不再那麼痛了,才在狠狠瞪了凱聞一眼後,向練習場走去.
被瞪的凱聞完全不知所以,我到底做了什麼啊?怎麼像仇人一樣的看著我啊?不就是拍了下他的肚子嗎?越想越覺得自己是無辜的很啊...
在大家都在做熱身準備是,程飛摸著肚子悄悄的和孩子說著話[寶寶乖哦,爸爸就玩一下下,你可不要給我添亂哦]感覺附在腹部的手被小力的踢了一下,[寶寶你聽到了,那你是同意咯,寶寶真乖,那爸爸去了]
看到程飛一個人在說著什麼,凱聞還真是搞不懂啊.不過沒准他多想,練習賽就開始了.

剛開始的時候,程飛感覺還不錯,可是現在的身體怎麼能和以前比呢,沒過多久他就已經覺得很纍,好想坐下來休息一會,不過令他覺得欣慰的是肚腹並沒有刺痛的感覺,這樣他最起碼還可以忍忍.
挨到了終場休息,程飛重重的喘了口氣,總算可以休息了,都快纍死他了,果然現在有個"包袱",能力就大不如前了.
不只程飛自己,凱聞他們也都發現了.c
[我說,小飛啊,你既然都來了,就好好打啊,剛剛那根本就不是你真正的實力,拜託你認真點拉]實在看不下去了,那麼久沒有來打毬已經夠奇怪了,現在就算在打也是綁手綁腳的.
[沒有啊,我...我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不好意思拉小聞,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盡力]看來是沒辦法了.....
"鈴...鈴鈴"程飛拿出手機一看,糟糕,是埃斯,怎麼瓣啊,是接?還是不接?
[小飛,你電話,怎麼不接啊?我幫你哦.]
[別,別.....]還是晚了一步.
[喂,誰啊,找小飛嗎?]凱聞對著電話講.
[你是誰!]不是疑問的語氣而是命令的語氣,一時間凱聞居然就被震懾住了.
[我叫凱聞,是小飛的好友.]一板一眼的囬答.
[我要和他說話!]仍然是隂沉的聲音,讓凱聞渾身不舒服.立刻把手機給程飛.[還是你來吧]那個人太可怕了,小飛怎麼會認識這種人?
[喂.....]程飛覺得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手在抖.
[你怎麼都沒囬家啊?去哪了?]埃斯明顯的不爽.
[我.....還在學校,今天有點事..所以....]吞吞吐吐的說著,自己都要分不清在說什麼了.
[做什麼!]完全不可能給他蒙混過關.
[在體育館,打毬.....]聲音慢慢便小,直到消失.....
過了好久都沒有得到囬應,程飛的心都要跳到喉嚨口了,怎麼都不說話?難道已經生氣了?
[埃斯...埃斯..]叫了幾聲,拿下一看,對方早就掛了,看來囬家就慘了.
場地上的人已經在喊他了,放下手機,勉強打起精神,向他們走去,暫時不想了.

然而就在他就要走到時手臂突然被人拽住,驚訝之餘,雙腳一軟,倒在背後的人身上,立刻一股熟悉的味道傳入鼻中,他居然就這麼來了.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你不乖,非要來這,那我這個老公當然就只能來找你啊]似有似無的扶過程飛的腹部[小心,別讓我們的孩子一起受纍哦]
兩人曖昧的姿勢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埃斯抱的舒服,可是在他懷堛熊{飛卻很不自在,他人的眼光更是讓他很不安.
[埃斯....不要這樣啊,他們都在看,我......]扭捏的不想讓埃斯這樣抱著,可想而知埃斯怎麼可能讓他得逞,死死的摟著程飛,不讓他離開.
兩人就這樣僵持下去,最後埃斯乾脆就把程飛抱起來,走到凱聞他們身前[我是程飛的朋友,他身體不好,需要休息.]說完不管他們還愣在那,就穿過他們自己抱著程飛走了.
直到他們消失後,凱聞才想起那個男人的聲音就是在電話媗巨鴘瑭n音.剛剛他站在他們面前,足足有高出一個頭,身體也是非常的強壯,能無形中就給別人一種壓迫感,這樣一個可怕的人程飛是怎麼認識的?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以後讓我怎麼面對他們啊]被他橫抱在懷中,程飛只能用手垂打他,可是那種力度也只是幫埃斯"垂背"根本無關痛癢.這讓程飛又氣又惱.

TOP

22
囬到屬於他們兩的房子,埃斯才把程飛放下來,當然是放在床上.還沒貼到床面,程飛就喲嘎雙手把埃斯的脖子摟的緊緊的,死都不放.開玩笑,如果就這樣躺下去了,他就甭想起來了.
[怎麼?還捨不得放開我?]輕輕的咬著程飛的小耳垂,一陣紅潮襲了上來,全身頓時就軟了下來,埃斯趁機把程飛放倒在床上.
[你...你別這樣,媔艭★L現在不可以做拉,會傷倒孩子的]因為懷孕的關係程飛的身體變得異常的敏感,再加上他們好久沒有交歡了,程飛根本經不起埃斯的引誘,下身已經控制不住的硬挺起來.
[可是...我看你的身體現在興奮的很哦,真的捨得這樣結束?]故意用指甲滑過鈴口.
[唔....啊...]c
[哇...寶貝,你怎麼就那麼射了,害我差點就沒有接住哦]玩弄著手中軟下的分身[果然是好一陣子沒有做了,看來是空虛的很啊,讓老公來安慰你吧]
就在埃斯想要壓上去的時候,卻看見身下的人兒把身體綣在一起,不住的抽搐,還發出輕微的呻吟,心下一緊,連忙把他抱起來.怕是真的動胎氣了.
把程飛摟在懷,讓他的臉對這自己[怎麼了?小飛.]
[埃.......埃斯,抽經...]艱難的說著話,手不斷的揉搓著自己的小腿,可是似乎沒有成效,程飛的臉還是很不好.
[抽經?是在小腿嗎?乖,我幫你揉,抓緊我]他是有聽媔艭★L,有身孕的人很容易抽經,或情緒起伏大,這都是對身體及胎兒極不好的.
埃斯一面不停的幫他揉著抽經的小腿,一面幫他擦著冷汗,希望能減緩他的疼痛.
現在的埃斯簡直後悔到極點了,為什麼自己不多忍忍,傷了程飛,他的心疼的都要糾結在一起了.
[小飛,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要不要我去找媔纗L來?]
[不用,已經好多了,而且他也說這個現象以後會有的,我想大概是今天運動過,所以才會抽經的,沒事不是很疼了.]話雖那麼說,可是臉色仍然很差,最後埃斯還是因為不放心,硬是讓媔屭茪F一趟.
[放心拉,他現在已經好來了]把東西收好,轉過身對這埃斯[不是我說你,怎麼到現在還"欺負"人家啊,他肚子堛漸i是你的孩子]真是沒有辦法,那個男人真是很糟糕啊.
[以後如果他還會這樣,就讓他把腿放平,把這個藥膏塗在手上,幫他揉搓抽經的部位,這樣會很快緩解下來的]說著便把所用的藥膏給了埃斯.

[最重要的是,這段時間不能再有劇烈運動,就算忍不住也給我忍下去,起碼要到胎兒完全穩定後,才可以恢復"夫夫之事",明白了嗎.]還是不放心,乾脆就和他們說白了,免得那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傢伙,再深更半夜的把自己叫過來,他也很忙的.
送走了媔曮,埃斯囬到房中,此時的程飛已經睡著了,埃斯走到床邊,掀起被子的一角,自己也睡了進去.
反手把程飛摟緊在懷,讓他靠著自己,手慢慢往下移到那隆起的腹部,來囬撫摸了幾下,就這樣和程飛一起進入了夢香.
當程飛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沒有想到自己會睡的那麼熟,看來又是無故曠課了,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看看徬邊,睡在那堛漕k人應該已經去上班了,也不叫醒他,不過看到自己身上完好的睡衣和蓋的整齊的被子,就知道男人在走之前很細心的炤顧著他,一股煖流流向心頭,心堬5滋的.
不再浪費時間,程飛下床穿衣服,準備去學校.
走出臥室,餐桌上除了埃斯幫他準備的食物外,還有一張便條,拿起來一看,上面寫著"從今天起,你不用去學校了我向學校幫你請了長假,你就安心在家媥i胎,等到孩子出世"
什...什麼...太過分了,都沒有和我商量,這算什麼.我就要去你能拿我怎麼瓣.
沒有把埃斯的話放在心上,程飛拿起背包就要出門.
就在打開大門後,看見左右都有一個人,不,確切的說是應該是吸血鬼.
知道他們是埃斯派來看住自己的,一句沒說就轉身囬去了.
悶悶的做在沙發上,看著徬邊的電話,要不要打給他呢?想跟他說自己沒事想去上課,可是也知道,他是為了自己著想才不讓自己去上課的,就想來想去,程飛覺得自己的腦子都要爆了.

算了,不多想了,現在肚子好餓,先吃飽吧,要不把孩子餓到了,受苦的還是他啊.
吃完後,突然肚子被輕輕踢了下,知道這是孩子健康的表現,幸福之餘程飛摸著自己的肚子,打算和寶寶好好聊聊天.
[寶寶,剛剛你吃的飽嗎?你另一個爸爸說他們族的孩子都沒有規定的出生時間,你什麼時候會出來和我們見面啊?]溫柔的摸著自己的肚子.
[啊,對了,你出來會是割什麼樣子啊?我希望是一個胖胖的孩子,不過,會不會是個小蝙蝠??]想到這,不由的打了個寒蟬,媔艭”{子會隨著孩子的變大而變大,如果是蝙蝠,那....不是要生一窩!所以....應該是個人類樣子的寶寶吧.[寶寶你說是不是啊.]
程飛不由的笑了起來,自己害真是無聊啊,小東西根本就不懂什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自言自語的,還真是有點可笑啊.這是不是就是初為人父的感覺啊,有一個孩子正在被自己孕育著,是件多麼新奇的事情啊.
想著想著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肚子好餓,大概是餓醒的吧.
[怎麼,終於睡醒了?你這個大懶蟲,肚子餓了吧,就可以開飯咯,再等等]從廚房傳來埃斯的聲音.
程飛的眼睛瞪的老大,天啊,要下紅雨了,那個男人居然在做飯!簡直不可思意.連忙跑過去想確認自己是不是幻聽.
看見站在廚房門口用看異性的眼光打量著自己,埃斯不由的苦笑,難得想哄哄老婆,看來人家不買張啊[寶貝,你那是什麼眼神啊,怎麼是一副完全不相信我的表情.]走到程飛身邊把他摟進懷.
[告訴你哦,我今天特地去著媔,問了很多關於孕夫方面的問題,現在煮的可是最棒的補品哦,可以減輕胎兒對母體的負擔,待會要全部吃下去哦,我花了好多時間的.]說完害不忘偸香幾個.
[你.......]把頭埋在埃斯的議案幫中,沒有想過他會那麼對自己,害他都想哭了.m
[對了,你怎麼不和我商量就給我請假,現在肚子又不是遮不了,太早了]趁機說出了自己的不滿.
[那也不行,要是要那次一樣,又跑去打毬怎麼瓣?那是很危險的你知道嗎?]手上的力道加重.

[而且最近我發現我們的競爭公司一直派人調查我,一定是不懷好意,這種敏感時期,我更不能讓你一個人落單.]說出自己真正擔心的事情.
他們雖然是吸血鬼,又著比人類更好的本能,可是這畢竟是人類的世界,萬事不能做的太明顯,要不他早就把那幫噁心的"臭蟲"給解決了.
[是真的嗎?那你會有危險嗎?為什麼他們要那麼做?]激動的抓緊埃斯的手臂,雖然他還是割學生,可是那些事情他也知道些,有些人就是會雇傭打手或殺手什麼的把競爭對手做掉,按都是很危險的.
埃斯看著他不斷變化的臉色,也能猜到在他那小腦瓜媟Q著什麼無聊的事情[你笨啊,你老公我可不是一般的人,我是偉大的吸血鬼王,如果他們敢不知死活的對付我,我敢保證他們會受到這輩子最最可怕的事情]開玩笑,被那種小人類傷到,讓他還怎麼在這堬V下去.
是啊,愛是是吸血鬼啊,他們怎麼可能會傷到他呢,除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埃斯因為被族堛澈q徒所暗算受了傷,再那之後就沒有過了,也是因為那次他們兩才認識的.
想起以前的事,程飛真的是不知該笑還是該哭哦,從沒談過戀愛的他,就這樣單純的被埃斯拆了吞入腹中,想像自己還真是笨啊,連接吻都不會....
手不自覺的在唇上磨娑了幾下,那是他的初吻,可是那個男人根本就是用啃咬的,害的他都流血了,不過......現在想想,感覺還不錯.
[在想什麼呢?都入迷了]撫上程飛的臉[瞧瞧,臉都紅了,哦...我知道了,老婆你在想我們做愛的時候吧,真是的明明已經下決心這段時間不碰你呢,可是你老這樣的求欲不滿,讓我很為難啊]

[我..我才沒有呢,東西好了,你快端出去拉,我先出去等你,我好餓哦]說完就飛一般的沖了出去,好丟臉,居然被他猜中了,討厭.
看著程飛逃離似的走開,埃斯覺得他真的是太可愛了,現在想想當初被暗算還真是好,那樣他才遇到了程飛,使他那冰封了幾千年的心開始融化,這樣的他感覺很不錯.
[來,乖,把嘴巴張開,啊.....]像是對待小孩子一樣的喂著程飛,讓他很不自在,好幾次想搶過來,可是都沒有成功,最後只能任命的任由埃斯這樣喂他吃完了東西.
吃好後程飛吵著要拉著埃斯說話,孕夫的任性在這堛簉S無疑啊,現在的埃斯什麼都聽他的,這種感覺真的非常非常的棒啊,讓他忘了自己的生育之苦.
幸福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的快,一轉眼又過了四個月,如今的程飛已經是有七個多月的身孕了,地租鼓脹的很明顯,連日常生活都受到影響了,走路也是不到幾分鍾就喊纍,可是為了生産時的輕鬆,每天都要散步幾十分鍾.
程飛從來不知道走路也會成為他的負擔,但他現在真的不想動啊,肚子堛漱p傢伙最近特別的能動,害他都不能好好休息,有時更是會疼上十幾分鍾,埃斯好幾次以為他要生了.
媔曮o說還沒到時候,在這個時期的胎兒是比較好動的,他讓忍忍就過去了.可是說的容易做的難啊,胎動厲害的時候程飛疼的血色都沒有了.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公司很忙,正在準備一個大計畫,所以埃斯陪他的時間就少了,而他每天和寶寶聊上幾次也成了習慣,有時還會囬應似的踢提他的肚子,雖然不舒服,可是知道那是孩子在和他溝通,程飛就會覺得什麼苦都沒白受.
[對,所以..今天不能陪你去哦,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嗎?放心我會叫人來接你的,檢查完之後就到公司來找我,我們一起囬家]
[唔好吧,我一個人也沒關係的,那我就先走了]
今天是程飛去醫院檢查的日子,本來是要一起去的,可是埃斯臨時有事情,他只好一個人去了,上次在醫院通過儀器已經看見他們即將出世孩子,真的很神奇,想到這次有可以看到,剛剛因為埃斯不去而有點失望的心情一下子沒有了.
[就是這,你看,寶寶現在很健康呢,現在重要的就是要加強鍛煉哦,這個孩子可不算小,要多做準備,要不到時會很辛苦的]媔齯@邊指給程飛看孩子一邊還不忘提醒程飛要注意些什麼.
怎麼說都要小心啊,這可是他們王的第一個孩子,就連長老們也很關心這個孩子啊,媔囓i不敢怠慢.
不住的用手垂著自己的腰,真的好酸啊,[你幫我去買瓶水吧,我口渴.]程飛對身邊陪著他的隨從說到,本來他是不想麻煩那人的,只是現在自己的身體實在是必須要依靠別人啊.
[喂,看,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我們行動啊,機不可失]
[恩,好,我們一起上]
此時的程飛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別人的目標了.
[唔...唔..]被人從後面用迷藥迷昏,就這樣失去知覺了.

等程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很黑的屋子,這是什麼地方啊,就在他腦子堨R滿問號時,緊閉的門開了,走進來兩個蒙面的人.
[拿著,這是飯]其中一個男人凶八八的說.j
並沒有接過飯盒,[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把我帶到這邊]程飛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們是誰?,這並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你要給我們待在這,如果你想逃跑的話...]用眼光瞄到程飛高高隆起的肚子[你那個"瘤子"我們可不保證會有什麼危險哦.]
再次把飯盒送到程飛眼前,[快拿好,吃]
這次程飛伸手拿了,自己是沒有關係,可是...孩子不可以受到傷害,自己好不容易把他養的那麼大了.
默默的吃著飯菜,那些東西跟平時根本沒的比,不過他還是勉強咽下去.
兩人看見程飛安分多了,也不多什麼,開門便走了出去.
吃了點東西,程飛覺得身體有力氣了,就慢慢移動身體,直到門邊,拿兩人在外面談話.
[你說,這算什麼啊,明明是一個男人,居然頂著那麼大的肚子]其中一人說的話使得程飛的心臟一緊.
[可不是啊,你說,那樣還算是男人嗎?那個叫埃斯的人害真是厲害,居然能讓男人懷孕,我看,他搞不好也是個"怪胎"]另一個人也不客氣的說著.
[好了,反正這和我們也沒什麼關係,老大說讓我們這幾天把他看好,可不能讓他跑了,要不我們就小命休已]
另一人拍著說話那人的肩膀[我說,你想太多了,就他那個樣子,放他走,他也走不了啊,你說是吧.哈哈哈哈哈]
[也對哦.那..我們去買點酒喝喝,怎麼樣?]其中一人提議到.
[好的,走吧]

看著那兩人走出去,程飛再支撐不住的癱軟在地上,他們的談話深深的刺傷了他的自尊,雖然知道這是事實,可是有埃斯在身邊時,他根本酒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而現在,從陌生人的口中聽到....自己果然還沒準備好啊.
而在另一邊,埃斯因為等了好久都不見程飛來,於是打電話給媔,可是媔曮o說早就檢查完了,知道事情有蹊蹺,埃斯馬上用意念召喚陪在程飛身邊的手下.
不一會那人便出顯了,[王....王妃不見了,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屬下失職]說著便跪在埃斯面前.
[你......還不快去找.通知所有的人都去找.]
[是,屬下告退]
混蛋,以程飛現在的身體根本不可能自己出去,那就只有可能是被人綁走,想到他的樣子,埃斯不由的更為緊張.
剛剛媔艭★L,現在孩子已經成熟了,雖然還沒有到生産的時日,可是如果炤顧不好,就很有可能會早産,那樣後果不堪設想啊.
不放心手下能否找到,埃斯便開啓了自己的吸血鬼感觀,希望通過意念快點找到他的愛.
埃斯身為吸血鬼王,任何能力都是最強的,但也許是關心則亂,花了很久仍然沒有找到,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擔心程飛.
確實如他所想,此時的程飛是腰算背痛,隆起大德肚子更是讓他難受,如果是平時埃斯都會幫他揉搓,讓他覺得舒服點.
而在這,他坐在冰冷的地上,全身都難受死了.孩子似乎也很不滿意,時不時的會踢上幾腳,程飛只能不停的撫摸著肚子,希望小傢伙可以安靜下來.
可是,孩子非但沒有安靜,反而更變本加厲,一陣陣的心悸襲來,程飛猜想孩子的躁動不安應該也是受自己的心情影響,他不斷深呼吸來平復自己的情緒.
好不容易覺得不是那麼疼了,程飛慢慢的撐著牆壁站起來,他必須要想辦法出去.
從剛剛他們的談話中,程飛已經差不多知道他們抓他是為了威脇埃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決不可以在這塈丰H待斃,一定要想辦法逃走.
29
好不容易覺得不是那麼疼了,程飛慢慢的撐著牆壁站起來,他必須要想辦法出去.
從剛剛他們的談話中,程飛已經差不多知道他們抓他是為了威脇埃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決不可以在這塈丰H待斃,一定要想辦法逃走.
試探性的推了一下門,門就開了,看來那兩人對他很放心啊,知道他一定逃不出去,望了眼自己的腹部,現在只能賭一下了.
他們把程飛關在郊外的一座山堛漱鴢,這堛近都沒有人家,看來他們是做了萬全準備,以防他與外界聯繫,看來得快點走,要不天黑都找不到人.
不再耽擱下去,程飛找來一根木棒,一手撐著它,一手撐著自己的沉重的腰,一步一步的走離那木屋.
一路上它都好怕,會被那兩人抓住,應此盡權力的快走,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程飛逃出來不久後,天便開始下起了雨,山中的路本來就不好走,現在再加上下雨後路面變的很滑,走起來就更加困難了.
也許是太心急著趕路,程飛一不小心就滑倒再地,[唔...]那麼笨重的身體摔了下去,程飛覺得肚子一陣劇烈的抽痛,雙手按住肚子,不斷的撫慰肚堛滬L兒.
好不容易腹中的疼痛減弱,但是如此臃腫的身體想要再站起來也不好瓣啊,看見不遠處有一個小山洞,先去那媮袬蚴B吧.
撐起上身慢慢的移向那個山洞,呼......總算到了,看了看天空看來雨要下好一會啊,難道今天要在這媢L嗎?
由於下雨,溫度下降,再加上剛剛害淋了雨,程飛覺得好冷,可是又沒有什麼可以取煖的東西,只能把自己踡在一起,希望可以軟和點.
埃斯現在一定很著急的在找自己吧,要怎麼通知他呢?
還在深思中的程飛被一陣突來的絞痛打斷,肚子堛漱p傢伙又開始"動手動腳"了.
[好痛.......寶寶你乖,別閙了,別在折騰爸爸了,安靜點.]讓自己靠在洞壁上,手掌溫柔的磨娑著肚子.可是好久過去了,還是沒有減弱的趨勢,反而越來越厲害.
[寶寶.....寶寶....拜託..不要..不要....]實在受不了了,程飛不住的低低呻吟出來,這次和以前的疼痛都不一樣,不管怎麼深呼吸或安撫胎兒,腹痛還是沒有好,不一會程飛便痛的冷汗直流.
手指深陷在泥土之中,撫在肚子上的手也開始禁臠收縮.突然程飛覺得下體有什麼液體流出來,糟糕.....難道是要生了,一想到這種可能程飛的心臟都要停止了.
30
.
他想過很多次孩子出生的場景,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在這,身邊沒有一個人,就他自己要怎麼生?不對.不對,媔艭”S有這麼快的,也許...也許是自己多想了,孩子只是....頑皮,在和我開玩笑,一定是這樣的.
儘管他這樣想,可是.....孩子急著找尋出口出來,在程飛的肚腹中"橫衝直撞"好似要撞出一個出口來才甘休.
程飛捂著肚子痛的快要死掉了,[寶寶...求求你,再忍一下,只要再忍一下....等爸爸找到你另一個爸爸,就.....唔唔....就....好了]粗粗的喘著氣.
可是孩子可不管那麼多,仍然劇烈的在他的肚子娷蝶u著,下體的羊水早已經破了,股股的往外流,[埃......埃斯....救...救..我...]程飛痛苦的呻吟著.
[王,前面路上有重物拖過的痕跡,也許是王后留下的.]在經過一番的找尋,總算知道那些人把程飛關在這.
可是當他們到了木屋後卻沒有發現程飛的身影,埃斯一氣之下就把看守程飛的兩個人殺了.
[恩,繼續往那方向找,一定要快.]
他到底去哪了?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剛剛那兩人說他們囬來是就發現他已經逃走了,可是天氣那麼糟,他又有孕在身,實在是太危險了.
突然,埃斯覺得他好像聽到什麼不一樣的聲音,安定下來,利用吸血鬼超常的聽力透過雨水的聲音,那是人類的呻吟聲.....程飛!!

TOP

31

絕對不會錯的,那是程飛的聲音,他就在這附近.
不再多說什麼,埃斯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前面有個山洞,一定在那,埃斯沖進去一看,真的是程飛.
[小飛,小飛,你看看我,我是埃斯]緊緊的把他抱在懷,他身上好冷好冷.
[埃...埃斯..]半睜著眼睛,突然像被什麼觸到一樣用力抓緊埃斯的手臂[孩.....孩子...要出來了.....啊...啊...啊....我...我好..痛..痛..]
什麼?孩子要出世了?看見程飛身下是一片濕潤,埃斯的心都要痛死了,羊水已經破了很久了,他居然忍到現在....
[乖,有我在,不會有事的]不再多說什麼,埃斯立刻把程飛抱起,現在只有媔囓i以救他和孩子了.
[天,怎麼會這樣!]當媔欓搢黖{飛的樣子時,嚇了一跳[快,快把他放到床上]然後在程飛的肚子上按了幾下,轉向埃斯[看來是要早産了,他的羊水已經流失很多,我們要快,要不然孩子會窒息的而大人也會有生命危險]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抓緊埃斯的手臂[痛...好痛....]
看著程飛慘白的臉,埃斯真的心都碎了[沒事,不痛哦,過會就好了,忍忍,媔禶|幫你的]把自己的手伸到程飛的口邊[痛的話就咬這個,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唔....唔...]
[對,就這樣,別憋氣,痛就喊]媔囍b一徬指導程飛.[現在,我們數到三一起用力,知道嗎?我不說就不要隨便亂用力]
[好,一...二....三,小飛用力]
[唔...唔....]感覺孩子已經進入盆股,可是就是下不來,卡在那堣W也不是下也不是.
[他的産道還沒有完全打開,孩子光靠他一個人的力氣根本下不來,一定要想個辦法]趁下一次陣痛還沒開始,媔囓J細看了看程飛後穴的情況.
[不好啊,羊水快要流盡了,再這樣就要難産了]把程飛的腿張的更大[埃斯,看來你要幫小飛一把,幫他壓腹]
32

[壓腹?他已經那麼痛了,怎麼可以...]埃斯實在不忍心讓程飛再痛下去.
[怎麼不可以.你再不那麼做,他和孩子都會沒命的,快點啊]媔齯w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唯一重要的是把孩子弄出來.
[我......我..沒關係的...埃斯...快點,我怕我撐不了多久了]已經好幾個小時過去了,程飛不敢保證他真的可以撐到孩子出來.
埃斯看了程飛一眼[別胡說,我推就是了,你和孩子都會平安的,相信我]
[好,那我再說三下,一起用力,一....二...三....快]
[唔..啊啊啊啊啊]自身的疼痛再加上外力的推動,程飛覺得他就要死了.
[別,停下,小飛加油啊,快好了快好了.....再用力...]
大家都捏著把冷汗,希望孩子快點出來.
[唔...唔....]r
[對,就是這樣.......好,我看到孩子的頭了,小飛,快點用力馬上就出了]就在媔灠矽釭漸H為孩子就要出來時,程飛再也使不了力氣,好不容易出來點的孩子又進去了.
[我.....我...不行了,好纍...我.....]
[不可以放棄啊,小飛,孩子就差一點,就差一點,我們再來一次,這次一定可以的]媔曮瑼犖㊣Y大汗,看來實在不行,他就只能把孩子拉出來了.
[小飛,拜託,再來一次,就一次,]埃斯好恨自己,無所不能的自己,現在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徬邊乾著急.
[唔...啊..啊...]程飛再一次用盡全力把孩子往外推,加上埃斯的推腹,媔瓛蚸韝S看見了孩子的頭,這次媔孎鴞篿鷛|,拖住孩子的頭往外慢慢的拉.
後穴撕裂般的疼痛,讓程飛生不如死.
知道他很痛,可是沒有辦法,媔囓u能裝作沒聽見.手上一用力,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聲,一個軟軟的小孩就落在自己的手中.
太好了,終於結束了,媔孎漇臚l處理了一下,就放在特定的嬰兒床中,因為是早産的孩子,所以還要觀察一段時間才行.
埃斯現在顧不了那個新生的嬰兒,程飛因為剛剛的劇痛已經昏過去了,媔讔鷁M說他只是太纍了才會這樣的,可是他還是很不放心,看著程飛蒼白的臉,他明白他只要他就夠了.

[嗯.....]覺得自己的身體好煖和好舒服,程飛慢慢的睜開眼睛,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啊?
挪動了一下身體,下體的不適讓他想起之前的事情,摸向自己的腹部,那堣w是平坦了,可是他卻看不到孩子的蹤影,連埃斯也不知道在哪.
扶著牆壁慢慢走到窗前,嚇,這是一座在森林中的城堡,從這堭璆h風景非常的美麗,讓人不自覺的忘記不好的事情,心靜下來.
一隻手從後面抱住他的腰,下一瞬間他就陷入一個溫煖的懷抱[怎麼樣,這堳頇對不對,這是我的房間,這可是整個城堡風景最好的,你喜歡嗎?]
[埃斯......我喜歡,可為什麼我會在這?還有,,,我]用嘴唇很成功的堵住了程飛動個不停的嘴.
這並不是熱吻,而死哈一個很溫柔的吻,似乎是怕把他的唇弄懷,輕輕的吻著,一吻過後,把那張微紅的臉摟在懷偨嘴巴是用來親的,不是說廢話的]
舔了舔自己的唇[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放心,孩子在長老那,被照顧的很好,至於你為什麼會在這....是因為我們要結婚了,我的老婆大人.]
[什.....什麼,結婚?我們嗎?]掙脫開埃斯的懷抱,一臉的不敢相信.
[當然是真的,我們連孩子都有了,難道你不願意!]
[不是....我....只是..覺得不可思議,我們....真的可以結婚嗎?]
敲了程飛的腦袋一下[小傻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現在...我的妻子,我可以吻你嗎?]
看著埃斯的眼睛,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淚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點起腳,程飛第一次主動的吻上埃斯的嘴唇.兩人就這樣深深的吻著對方,誰也不想離開誰.
[寶貝,我們到床上繼續吧,給我們的孩子舔個弟弟或妹妹?]
[恩]害羞的點了點頭.
房間外本來是來叫他們去婚殿的媔,放下敲門的手,他想現在最好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的好事.
房間內充斥著低低的呻吟聲,一對戀人許下永生永世的諾言.

TOP

[發帖際遇]: 鬼鹿在五星級酒店和MM HAPPY一晚, 花費現金100Ds幣.


咦!沒了啊?
才看的正精采就結束了.
結束的太快.
因為題材很吸引人.
所以想在看下去.

TOP

唉呀呀~
孩子孩子孩子勒??
故事演的很快=ˇ=

TOP

[發帖際遇]: yan9076向壇主說出恭賀說話,壇主送出現金247Ds幣.


不錯的故事~~
不過好像完結得太快了~~
感謝分享!!

TOP

呀..冇喇??
好好睇~但係好短...

TOP

[發帖際遇]: nebula贏了wii比賽冠軍,獲獎金現金100Ds幣.


i like this story very much thank you for sharing it xD
Life sucks, then you die.

TOP

劇情太快ㄌ
   還沒過癮就沒了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9-1 21:39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118723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