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現代都市] 溺愛 by 小葳(高H.甜文)

溺愛 by 小葳(高H.甜文)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小自 您是第271649個瀏覽者
[發帖際遇]: 小自幫助警察抓賊, 獲得獎金現金100Ds幣.


1.
“啊……!!!!恩……恩……不行了,讓我射!”

“好乖,等我!…心肝!再忍忍!”蘇子龍吼道,加快了律動,大手縛住林言的脆弱,不肯讓他解放。

“啊~~~~~~~~”蘇子龍每一次深入都重擊在林言的敏感點上,惹得林言瀕臨瘋狂,十指在蘇子龍的闊背上留下無數抓痕。

“寶寶,你好緊……要逼死我了……”林言密蕾的收縮一陣緊過一陣,終於一次撞擊之後,蘇子龍大手一撒,兩人一起沖上了顛峰。

蘇子龍翻身把已經半昏的心肝寶貝摟在懷堙A分身仍留在林言的堶情A依依不出。

雖然已經要了三次,仍然是意猶未盡,但寶寶身體不好,蘇子龍不忍累著他,看因著激烈情事紅撲撲的臉蛋,蘇子龍一陣情動,吻了上去,林言迷迷濛濛中感到蘇子龍的啄吻,不依的扭動:“……不要了……”不覺中撒著嬌,知道這個男人全心地疼著自己。

“好乖,你再扭我就不能不要了!”寶寶的內媞繰縣S火熱,再加上愛液的滋潤,蘇子龍的巨大漸漸蘇醒。

林言立刻乖乖一動不動,他真是累了,幾分鐘,就在溫暖的胸膛上睡了過去。

蘇子龍暗自咬牙,心愛在懷,卻要抱懷不亂,真是極致磨折,努力咬牙平復自己。

一會兒,蘇子龍確定懷中乖寶睡熟了,輕輕抽出平復了半天還是半硬的巨大,大手抄抱起林言,向浴室走去。

傭人早放好了洗澡水,雖已過了兩個小時,但中控系統使水溫依然未變,蘇子龍抱著林言輕輕地躺靠在加了精油的水中,大手溫柔地掰開臀瓣,粗手指緩緩地探了進去,將愛液引了出來,過程中,不時碰到林言的敏感點,使得他在睡夢中細喘起來,脆弱漸漸抬頭,粉唇咿咿唔唔。

“乖……馬上就好……”每次情事之後,蘇子龍惟恐林言不舒服、鬧肚子,都要幫他徹底清理乾淨了,再泡會兒澡,才肯抱他去睡。

這之中,林言若有了感覺,蘇子龍還要用手或嘴幫他解決了,自己則只能辛苦的看著心肝乖寶,使用萬能右手了。

***

[ 本帖最後由 黑暗帝王 於 2013-7-15 20:53 編輯 ]

TOP

晨曦微露。

林言醒了,他的睡眠原來只有三、四個小時,後來因為蘇子龍的調理,又是食補,又是藥浴,睡前還要激烈的大幹幾場,漸漸地,他能睡到六、七個小時,甚至更長。

那還必須得在蘇子龍的懷堙A若離了這個懷抱,怕是連半個小時也睡不著。

林言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愛眼前這個熟睡著的男人呢?

那麼依戀、依賴、深愛著他,怎麼也看不夠他,在別人眼中也許只是冷酷的一張臉,在自己眼中則是全世界最英俊的一張面孔,即使是在最鬍子拉碴,憔悴疲憊的時候。

難道因為他溺愛著自己嗎,不是,早在他對自己完全沒感覺的時候,自己已經深深陷入了。 若是有一天離開了這個懷抱,或這個人不再寶貝著自己,怕是一分鐘也活不下去了吧?

就是這樣沒骨氣。

每次醒來,感到自己被他抱著,被他愛著,都會幸福地想流淚,越來越不像男人了。

無法自控,每個這樣的早上,林言都想哭,然後會恐懼,明天是不是還能這樣的醒來。

眼角微微濕潤,林言更深的偎向蘇子龍,想把自己揉進他的體內,嗅著屬於他的味道,把唇印在他寬闊的胸口。

唇留戀胸口的味道,舌頭也探了出來,不住的舔弄,這個男人現在是自己的,可以盡情的愛他,想讓他為自己瘋狂。

林言的唇貼在蘇子龍胸口的時候,他就醒了過來,但忍著沒睜開眼睛,享受著寶寶的熱吻。

但見林言越吻越下,漸漸到了蘇子龍的驕傲,林言手小而軟,一手握住驕傲,一手摸揉玉球,舌尖不住上下舔弄,蘇子龍咬牙提起林言:

“乖……早晚我要死在你手堙I”右手摸過擱在床頭的潤滑液,挖了一坨,粗手指探了進去,抽插放鬆,林言早已情動,怎禁得起這般插弄,碎吟逸出:“……啊……恩……”。

蘇子龍早已巨龍傾天,恨不得立時立刻沖進去和林言抵死纏綿,只因捨不得心肝乖寶疼痛,不得不咬牙隱忍,直到林言的鬆軟的像綿一樣,全身粉暈一片,眼睛似要滴出水來,咬住蘇子龍的肩膀: “少爺……求你……要你……!”

蘇子龍肩上一痛,一聲龍嘯,沖了進去,但卻忍著不動:“你……叫我什么?!”

林言難耐的扭動,一陣緊縮,逼的蘇子龍差點就泄了出來:“少爺……”

蘇子龍咬牙抽離天堂,在入口輕觸不入:“叫什麼?”

秒秒鐘對倆人都是致命的折磨,林言顫叫了出來:“龍…龍…快進來……”

粗手指探進了粉唇,撫弄小舌,聲音暗啞:“還有呢?!”

“老公!”

“寶寶!”蘇子龍一口氣沖了進去,粗手指撤了出來,用嘴含住了林言滿足的呼喊。

情事過後,林言賴在蘇子龍的懷堮螳闆O蹭,蘇子龍哪禁得住:“寶寶,還想要?”已經兩次了,寶寶今天不想上學了?蘇子龍色心又起,大手不規矩起來。

“不是啦,那個……你能不能和張教官說一下,放我一馬?”不知道是為求情,還是為蘇子龍的大手,林言的臉紅成一片,窩進蘇子龍的肩窩。

“他刁難你?!”蘇子龍抬起林言的臉,吃了熊心豹子膽,誰敢欺負他的乖寶!

“不是……5窩5分綜籃一北!.#¥……”臉蛋又藏了回去。

“什麼?”大手又板了回來,固定住不許逃,寶寶很少求他,必須得問清楚。

圓骨碌丟的眼珠子對上墨黑的雙眸,看看有沒有讓步的可能,半響,圓眼睛眨了眨,投下長長的睫毛,就知道,平時雖然寶貝他,但固執起來比牛還硬。

“能不能請張教官放我一馬因為我不分東南西北這麼考下去我一定不會過啦!”一口氣說完,轉過身,埋進了被子堙C

哦,鬧了半天,原來是不分東南西北,三天前,蘇子龍安排林言去考駕照,為的是自己不能接送他的時候他可以自己開車方便,沒想到這小傢伙竟然不分東南西北,呵呵,八成是被教官刮了,只是這檔子事,和自家老公說有什么可害羞的?

“乖,你怎麼沒告訴過我?”蘇子龍從後面抱住林言,把腦袋從被子堳鶪F出來,但林言怎麼都不肯轉過來。

呵呵,還擰上了,蘇子龍不再強迫林言,把頭依在林言的頸肩,輕咬他的耳垂。

“你……又……呃……沒問。”林言輕顫,他的耳朵最敏感了。

“你應該主動說,還有什么事情是瞞著我的?!”改成含了,林言的耳垂又肉又圓,蘇子龍含了就不肯撒嘴。

“啊……沒了……恩……”剛剛情事的餘韻還在,這一咬一含,又撩撥了起來。

“乖,你轉過來,我就幫你去說。”

林言乖乖轉過身,感到蘇子龍的硬挺隨著轉身摩擦過自己,倆人都深吸了口氣,圓眼睛水濛濛的,墨黑的雙眸也似要燒起火焰!

“你一定要去說哦!”蹭蹭,就是愛和他撒嬌!

“你坐上來我才去說!”

“你耍賴,剛才說了去說的!”

“我說去說,沒說去說情。”

“你是大賴皮!”

“得了,寶寶,來吧!”……

一室春色又起……

***

TOP

龍騰駕校是業內首屈一指的佼佼者,過考率達到百分之一百!

每一個龍騰的教官都以認真、嚴謹、教學水準高著稱,成為龍騰的學生,不通過龍騰自己的考試是絕對不允許畢業進入交通部的考試的。

龍騰收費是其他駕校三倍,不通過考試不會退還學費,但只要學生本人不提出申請,龍騰允許學生一直學下去,直到考試合格。

蘇子龍是龍騰集團的副董事長,龍騰學校只是他旗下的眾多產業之一,校規雖嚴,但董事長親自說情了,應該可以通融的吧。

林言在訓練場忐忑的等著張教官的到來,不到萬不得已,他真的不願意求蘇子龍,但是照他大路癡的狀況,怕是再學一百年也畢不了業,他問過同學了,就算不分東南西北,只要駕駛技術合格,上路完全沒問題的。

“請問是林言先生嗎?”一個中年男子打斷了林言的冥想。

“我是,教官有事情嗎?”從著裝,林言看出他是駕校的教官。

“你好,我姓李,我接替張教官從今天開始教你。”

啊,林言怔住了,只是讓他求情啊,又沒說張教官不好,他怎么連人都換了。

“你的家屬打電話給校長,說你識別方向方面有些問題,拜託學校千萬要把你教好,我專門研究方向識別能力這方面的問題,所以學校派我來輔導你。”

李教官溫和地笑笑,這個男孩看起來只不過17、8歲啊,可學生檔案上顯示他已經22歲了。

什麼?!

這個大騙子,大賴皮,大壞蛋!還、還騙他又那什麼了兩次!

這男孩怎麼了,臉一陣白一陣紅的:“別緊張,這個並沒你想像的那麼難克服,為了確保你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掌握應變能力,方向感正確是很重要的。”李教官拍了拍林言的肩。

“走吧,林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們要開始上課了。”

***

一個下午,林言都是糊婼k塗、渾渾噩噩的,全部有聽沒有懂,對於一個天生的路癡來說,還有什麼比讓他強迫性識別方向更痛苦的呢?

“別著急,開始總是困難的,一旦突破了極限,後面慢慢就好了。”李教官是個很溫和的人,即使一下午都在對牛談琴,還是能微笑以對。





2
林言心媦姨咻a,臉上還是乖乖的,一張嘴早已嘟的半天高,只是自己還沒察覺,李警官在心底失笑,這小孩怕是被他的家屬給寵壞了吧,什么都藏不住,一點委屈也受不得。

推說頭痛,其實也不是推說,是真的學的一個頭兩個大,林言提前四十分鍾和李警官告了假,從後門回了家。

林家在龍騰集團的家屬區B幢3樓,是所三室一廳的房子,林氏夫婦一間,林言和弟弟小飛一間,另一間住著林家唯一的女兒小月。

“今天怎么回來了?少爺呢?”林大志看見多日未見的大兒子回了家,很高興,但受過蘇家恩情的他還是馬上想起兒子有職責在身。

林言並不是林大志親生的兒子,他是遺腹子,出生後沒多久母親便患抑鬱症去世了,他被姑媽接回家收養,婚後多年卻一直未能生育的姑媽很不得夫家歡心,丈夫、婆婆動輒就一陣拳腳辱罵,小言為了保護姑媽沒少挨打,每次都是打暈過去算,姑媽出不了屋,也沒有藥,只能抱著他哭,等他自己醒過來。

終於有一次,打得太不堪了,姑媽用腦袋撞破了玻璃,求了救,鄰居趕過來把已經奄奄一息的小言送到醫院,這起家庭暴力才得以曝光,小言的姑父在當地也算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輿論壓力下,不得不讓小言住好醫院,為他治療,但病根是怎么也除不了了,尤其不能受驚嚇,否則,就是整夜整夜全身疼痛,無法入睡。

小言出院以後,待事情漸漸平復,議論的人也不多了,姑父家終究尋了理由,把他們姑侄倆趕出了門,離了婚,姑媽是老派的女人,丈夫再爛也是天,天沒了,頓時沒了依靠,帶著小言饑飽沒准地打零工討生活。

漸漸地,小言到了十歲上下,雖然沒有上學,但他並不漫天去瘋跑胡野,而是乖乖地跟著姑媽打下手,瘦瘦小小,生的像女孩子一般,一雙圓眼睛,骨碌碌轉,真是討人喜歡。

姑侄倆餓的半死的時候,有人敲了破屋的門,向姑媽遊說,肯花大錢買了小言,姑媽一打聽才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人家,做的是皮條客的營生,要了小言也是想調教了以後將他賣進風塵巷,她尋死覓活,拼了老命也不從,那人來幾趟以後也就沒了消息。

做短工認識了一個主人家的太太,看著她們可憐,便勸姑媽,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實在是難,不如改嫁吧,說自家司機有個弟弟,人很老實,死了老婆,帶個女兒,開了個小店鋪,讓你們母子過溫飽日子是沒問題的。

姑媽抱著小言哭了整整三個晚上,點頭同意,雙方見了面,都算說的過去,也沒挑日子,隨便吃了桌酒,就帶著小言改姓了林,進了林大志的門。

林大志老實本分,對姑媽和林言都算不錯,三年上下的時候,姑媽竟然還懷了孕,給林大志生了個兒子小飛,但她因著多年的打罵,身子過於虛弱,再加上高齡產子,使得孩子一落地,就帶了許多疾病。

夫妻倆共同只有這么一個寶貝兒子,簡直就是命根子,怎能不傾盡所有,只求兒子健康,於是賣了房子和店鋪,北上到了國內最繁華的大都市,只求這兒的大醫院能治好兒子的病。

但是,一年過去,小飛的病不僅沒見好,夫婦倆還欠了一身的債,走投無路的時候,姑媽求了租給自己地下室的房東,得到了幾分雜差,其中一份就是做龍騰集團的清潔女工,因著她身體不好,已經十四歲的林言就常去替班,領班憐惜姑媽家境,也不做阻攔,反而盡可能的安排輕點的差事給這個孩子。

一次,林言又去替班,被突然來訪的董事長的母親蘇老太太撞個正著,老太太沒想到自家公司竟然還雇傭童工,叫來人事經理盤問,事已至此,領班也不敢再隱瞞,忙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老太太年輕的時候一個人撫養幼子長大,特別憐惜做母親的女人,見姑媽是這個情況,軟了心腸,便安排她們全家住進龍騰的家屬宿舍,又安排林大志去家屬區堶悸漱p超市工作。

這樣一來,林言再不必替姑媽去做兼差,可以塌塌實實地和妹妹一起去上學,老太太好人做到底,不僅給小飛找了最好的大夫,並承擔了全部的費用。

以至林氏夫婦對蘇老太太感恩戴德,今世無以為報,只求來世結草銜環,做牛做馬,再做報答。

日後,姑媽只要身體狀況允許,就一分錢不拿地去幫龍騰大廈打掃衛生,算是自己一點小小的報答,林言不忍心姑媽太過操勞,搶著去替班,如此風雨無阻下來,在19歲的時候,認識了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蘇子龍。

那天,準備升商專二年級的林言剛剛放暑假,他又替姑媽到龍騰去打掃衛生。

頂摟的秘書小姐們都喜歡看這個可愛的小男生勝過那些大媽們,總是拜託領班叫林言來頂樓打掃。

早上八點,整個大廈除了保安還沒有來人,走廊上非常安靜,只有林言的腳步聲清晰地在空中回響。

他依慣例推開董事長室,準備從這媔}始掃起。

啊!林言怔在門口,推開門的一瞬他看見室內的長沙發上躺著一個年輕的男人,幾乎同一時間,男人睜開了雙眼,墨黑的眸子,緊盯著林言:“你找誰?”

男人聲音暗啞,似是剛剛睡醒,但眼神卻很警醒,絲毫沒有迷蒙之意。

“我是來打掃衛生的。”林言有些局促,猜不出這陌生男人的身份,因為準備期末考試,他已經將近一個月沒來了,難不成董事長換了新的助理?

聽到林言的回答,男人站起身,走了過來:“什么時候龍騰請了小男孩來當清潔工?”

男人很高,挺拔而強壯,他低沉的聲音帶著疑問在空曠的空間回蕩,這一切都讓林言充滿了壓迫感,童年的記憶湧了上來,他感到恐懼,想奪門而逃。

剛轉身,未及撒腿,男人的大手抓住了他:“你到底來幹嗎?”

TOP

3
手勁很大,林言怎么也掙扎不脫,慌亂中用另一隻手護住頭,人往下蹲:“別打我!”

“起來,我不打你!”大手一提,林言根本就蹲不去。

男人根本沒有動林言的意思,原本他只想問個清楚,但現在這個男孩的態度讓他起了疑,若是坦坦蕩蕩,何必怕成這樣。

像被困住的小獸,恐懼而無助,林言的臉色煞白,已經看不清眼前男人的表情,眼前浮現的全是姑父當年猙獰的面孔。

“說清楚,我放你走。”就算是小偷,也肯定是個初犯,林言的眼神和臉色竟讓男人動了惻隱之心。但怕是受人指使,男人一定要問個清楚。

“蘇董早。小言,你來了?”清脆的女聲在耳畔響起,男人轉過頭,是秘書室的吳明明。

吳明明一向到的很早,一般也不坐電梯,都是走樓梯,今天,她推開樓梯間的門,就看到龍騰的太子爺蘇子龍正抓著多日未見的小帥哥林言站在門口,倆人之間的氣氛看起來很緊張,別是要打架吧,她忙過來打個圓場。

“你認得他?”

吳明明未及回答,輕呼了出來,蘇子龍轉回頭,發現林言暈了過去,忙展臂將他接進了懷堙C

看來九成九是自己誤會了,這男孩輕的像小貓,膽小的像兔子,他要是能做壞事,全世界恐怕沒幾個人不是江洋大盜了。

飄忽忽的,林言覺得很暖,昏昏的不願醒來,但有人固執的搖晃著自己,他只得張開雙眼,對上一對墨黑的眸子,記憶恢復了。

“對不起,嚇著你了。”蘇子龍儘量柔和剛硬的面部線條:“吳小姐剛才都告訴我了,你好,我是蘇子龍,這堛滌ご釣う齱C”

姓“蘇”,副董事長?是蘇家的少爺吧!

林言的心跳漸漸平穩,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室內的沙發上,身上蓋著男士的西裝外套,他環顧了一下,門是關著的,昏倒前好像聽到明明姐的叫聲,原來是她救了自己。

林言低下頭,不好意思看蘇子龍的臉,原來是副董事長,自己卻把人家當成惡魔一般,怕成這樣,原本幾句話就能解釋清楚的,卻因為自己的心病,鬧了這麼大的笑話。

“你還好吧?”大手覆上林言的額頭,大手很暖,額頭很冰,看來嚇著這孩子了。

“沒。”林言抬起頭小聲解釋,放鬆心情以後,他覺得蘇子龍雖然長得看起來比較嚴酷,但其實是一個很溫和的人,而且,越看越覺得英俊,林言的臉有些發燒,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能自己回家嗎?”這男孩又膽怯又容易臉紅,蘇子龍看著林言害羞的表情,覺得很有意思。

“我還沒有打掃。”

“這邊有專職的清潔人員,你不用再替母親來打掃了。”蘇子龍從沒聽奶奶講過林家的這件事,想必奶奶也從沒想過要讓林家回報吧。

姑媽雖然從林言懂事的時候,就告訴了他自己的身世,但林言一直管姑媽叫媽,管林大志叫爸爸,除了少數幾個知情的人,外人都以為他們就是親生的一家人。

“啊?為什么?”林言坐了起來,做清潔義工對姑媽來講很重要,因為這是她唯一能為蘇家做的事。

“你現在應該去上學,不是來這當清潔工人。”

“我在放暑假。”林言有點急了,不知道回家怎么和姑媽解釋:“蘇先生,我不知道明明姐是怎麼和您說的,但是蘇老太太對我們家有大恩,我們無法報答,只能儘量多為龍騰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們做的很開心,並不辛苦,如果您不讓我繼續工作,我不知道回去怎么和母親交代。”林言一口氣說完,圓眼睛哀肯的望著蘇子龍。

其實,還有一點原因林言講不出口,那就是──他想再次看到蘇子龍,雖然剛才他嚇到了自己,

但現在,林言看著他溫和的表情,只覺得親切。

蘇子龍盯著圓眼睛,長睫毛閃了下,逃開了蘇子龍的視線。

沈默半響,蘇子龍道:“今天你先回去。明天再來如何?”

“好。”林言趕緊乖乖答應。

十分鍾以後,蘇子龍確定林言沒事了,就派了司機送他回家,林言怕姑媽擔心,並沒有告訴她早上發生的事。

***

這一夜,林言又失眠了。夢堨是蘇子龍墨黑的雙眸,還能感受到那雙大手的溫度,聽到他用溫和的聲音問自己:“你還好吧?”

淩晨三點,他醒過來了。

睡眠品質極端不好的林言,只要醒過來,就不可能再睡著。

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呢?林言不知道,只是現在腦子堨是白天嚇到自己的人,但是想起他不會害怕,而是一種從未體會過的感覺。

什麼感覺呢?他不懂得描述,如果不想,就會覺得胸口很悶,如果去想,又會覺得胸口很酸……

不知怎麼辦才好?

在床上折磨自己半個小時,還是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林言披衣下床,先查了查另張床上的小飛有沒有蓋好被子,然後悄悄走到廚房,為全家人做早餐。

前幾天,小月說想吃素餡兒包子,因為考試,一直沒時間給她做,今天起的早,正好做給她吃,還可以分散注意力,減輕那陌生感覺對自己的侵襲。

打開冰箱,取出雞蛋,打開壁櫥,取出木耳、粉絲和麵粉,林言忙碌起來。他從小跟著姑媽什麼苦都吃過,小小年紀,就能做出一家人的吃食,為姑媽分憂。

而且,林言常想,每個人天生都會有一、兩樣長項,自己的長項大概就是做飯吧,很簡單的飯,一樣的材料,他做出來,就是比別人做的要美味好多。

他也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唯一的愛好,就是做飯給自己關心的家人吃,看他們吃的滿足,他就覺得開心。

清晨6點,包子就要出鍋了,姑媽也醒了,走到廚房一看,見林言正在切番茄準備做湯,小廚房媕捱延菪]子的香氣。

“小言,你又沒好好睡啊?”姑媽心疼的走近林言,一手帶大的侄子,就和自己的親兒子一樣,雖然不像對小飛似的,總是抱在懷媬阭矞d啊,心底依然是很疼惜的。

“我不睏,您下樓鍛煉去吧,等您回來,包子正好出鍋。”林言對姑媽永遠都是那麼乖順,恭敬有餘,親昵不足。

其實,他也好想像小飛、小月那樣對父母撒嬌,他心底也真的把姑媽當成媽媽一樣愛著,但不知為什麼就是做不出來,只有在一旁看著羡慕的份。

***

一頓早飯,吃的小月肚子鼓鼓,一邊嚷著不能讓哥哥做飯,總吃哥哥做的飯,早晚變成豬,一邊纏著林言點出晚上的菜譜,老哥放暑假了,終於可以好好犒勞自己的胃了。

6歲的小飛,人小胃弱,被姑媽抱在懷堙A一口一口地喂著,胃一樣不好的林言也沒吃什麼,拿了飯盒裝了一些包子,準備帶去給秘書室的幾個女孩吃,她們還是很垂涎他的手藝的,尤其單為吳明明裝了一盒謝謝她昨天的救命之恩。

“爸、媽,我先去龍騰,然後再回來帶小飛去復查。”今天是週三,是小飛例行檢查的日子。

“不用,你別急著跑回來了,我調休了,我和你媽帶小飛去。”林大志心堣]著實疼這個沒有血緣的孩子,知道他身體不好,幫著他媽還人情已經很辛苦,不忍再累著他。

林言明白父親是在心疼他,他很想說一、兩句好聽的話,張張嘴,還是沒說出來,他就是這樣一個完全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感情的人。

最後,只是沖父親笑笑,在姑媽的叮嚀聲中拎著飯盒出了門。

***

TOP

依然在8點到了龍騰。

依然直上頂層,林言懷著莫明期待的心,敲了董事長室的門。





4
半響,無人回應。

轉動把手,推開門,空無一人,心落到谷底,原來見不到這個人,對自己來講,是那麼地失望。

轉念一想,蘇少爺怎?可能那麼早來大廈,昨天一定是巧合,一會說不定就能碰到他,心又恢復原位,正這?起起落落的被折磨著──

“來啦?”

猛轉頭,“罪魁禍首”站在門外沖自己微笑,林言呆立在原地說不出話,不是做夢吧?

“不認得我了?”這小鬼,昨天被嚇暈,今天被嚇傻,自己沒那麼可怕吧?

“蘇少──蘇先生早。”看他一身運動裝,頭髮微濕,似是剛運動回來?!

“你、也早,可以讓我進去嗎?”蘇子龍嘴裂的大了一倍,小鬼看起來呆呆的,很有趣。

“對、對不起。”林言忙讓開身,讓蘇子龍進去。

他心媥珒o,猜測自己的失態一定讓蘇子龍笑話了,越想越難過,眼晴烏溜溜,黯了下去。

“你要打掃這媔隉H”蘇子龍雙手環胸,看著林言。

和小鬼說話,看他表情坦誠變換,比健身放鬆還有趣。

“恩。”

“我這幾天都住在這,這房間每天晚上都會有人來掃,這奡N不用掃了。”

“哦。”林言沒有動,心堻菕A快去掃外面啊,可是腳就是不動,身體已經不聽話了:“你吃早飯了嗎?”連嘴也失控了!

“還沒。”蘇子龍習慣晨運以後一杯咖啡,不吃早餐。

“我早上蒸了包子,你要不要嘗嘗?”不是帶給秘書們的嗎,林言,你究竟在做什麼?

心埵n象住進兩個人,一個是平時的自己,一個是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自己,在做著自己想控制也控制不了的事。

本來想拒絕,但看這小鬼,眼不看自己,好似做了虧心事,哈,不是在包子堣U毒報復自己昨天嚇到他吧?

沒有挑戰簡直就活不下去的蘇子龍立刻改口:“好啊。”

***

董事長室堶掄晹酗@個小套間。

老董事長是個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即使工作再拼,也要擠出時間午休,累了還要泡個澡,所以小套間堶掠ㄓF臥室,還有廚房和浴室,一應俱全。

蘇子龍按密碼打開套間的門,讓林言進廚房用微波爐熱包子,自己到浴室沖了個澡。

沖好澡,蘇子龍換了衣服,端坐在餐桌前,還未開動,已聞到包子的香味,就算有毒也值了。

一口下去,鬆軟,香嫩,小鬼手藝不錯啊。

一杯咖啡放到自己面前:“我看廚房堶悼u有咖啡,所以……”

“就沖了一杯給我?”真是體貼懂事的乖寶寶。

“現在讀幾年級?”能做出如此美味,蘇子龍對林言更加感興趣。

“準備升商專二年級。”林言著看蘇子龍吃著自己做的包子,覺得和看家人吃飯一樣滿足。

“哦,你有17嗎?”看起來就像是才升高中的新生。

“我19了,我上學比較晚。”

真是不像,還以為只是個16歲的小鬼:“幹嗎不讀高中?”

“我想早點賺錢。”

蘇子龍看著林言,沒有說話。

兩個人都沈默了,林言想自己不能再拖了,再不去打掃,今天也就別幹了:“我要去打掃了,飯盒先擱在這,我一會再來拿。”分明為自己找藉口再回來一趟。

蘇子龍吃的是準備給女孩子們的那一盒,吳明明的那一盒還沒有動,林言拿了沒動的一盒,就准備離開。

“等等。”一直沈默的蘇子龍開口了:“你在放暑假吧?”

“恩。”

“你既然上的是商專,不如來幫我整理檔,處理雜事,可好?”好的領導者,首先就應該能物盡其才。讓這麼可愛執著、知恩圖報的小鬼去掃樓道實在太浪費了。

“啊?”

“龍騰不缺清潔工,你真想幫龍騰做些什?,不如做這個,我正好想請一個工讀生,我覺得你滿適合,這樣你不僅幫我,還可以打工賺錢。”

“不用錢。”答應了,在假期就可以天天見到他了!

“當然要付錢,白做工的習慣要不得!不要錢不等於幫到我,要高薪把工作做的超級棒反而幫了我大忙!”這小鬼的舊社會報恩方式有待糾正,不過,還是滿可愛的。“怎樣,願意嗎?”

林言開心的像做夢,說不出話,重重點頭。

蘇子龍抬腕看看表,已經8點35:“你去秘書室看吳小姐來了嗎,她若來了,告訴她我的決定,她會告訴你要做什?。”

***

TOP

茶水間堙A離正式上班還有十幾分鍾,吳明明抓緊時間吃包子:“太好了,小言,你來當助理,我豈不是天天有美味可吃?!”

見林言沒反應,吳明明以為他太緊張,拍住他的肩:“別怕,有我教你!蘇先生雖然看起來滿酷的,但私下人很隨和的。工作的時候雖然很嚴肅,但並不會擺架子罵人,他喜歡認真的人,只要你認真,犯了錯也會被原諒的。”

林言點點頭,他不是怕,他是緊張,他不怕被罵,他怕表現不好,令蘇子龍失望。

“老董事長一個月前生了重病,本來我們都以為會是老董事長的弟弟接董事長的職位,他本來就是總經理,代董事長也很正常,沒想到,老夫人沒升小兒子,卻把大孫子從美國叫回來代董事長。”

吳明明確認了下茶水間的門關的是否嚴緊,繼續拉著林言壓低聲音咬耳朵:

“董事長病的很突然,很多工作都沒交代,所以,蘇先生的壓力是很大的。現在秘書室換了很多人,差不多都是總經理的親信,我因為是老夫人點名留下的,所以才逃過一劫。所以,除了我,你誰也不要相信,說錯一句話,就可能害了蘇先生!不知道老夫人怎麼想的,既然想提拔孫子,還不幫他把障礙理乾淨。”

林言所處的環境很淳樸,即使童年被虐待,也都是明打明的殺過來,這種暗箭傷人的學問,他不在行:“總經理不是蘇先生的叔叔嗎?”

“就是親叔叔才可怕,豪門深宅,這種事,簡直太平常了。總之,你只要記住,除了我,不要和別人多講話,她們說什麼,你就當沒聽見,她們問什麼,你就一問三不知,只管把工作做好,就OK了。”

林言沒想到蘇子龍要承受這麼大壓力,只覺得心臟隱隱做痛,恨不得立刻替他負擔下來。

“不過,蘇先生又酷又帥,兼成熟穩重,幽默隨和,瀟灑多金未婚於一身,說不定她們心堣w經倒戈了,她們都當他是夢中情人,暗戀他!嘻嘻,我要是沒結婚,也暗戀他呢!”

吳明明笑談八卦,林言卻聽得心中慘白,暗戀兩個字如利劍刺中他。

他不願承認,又不能不承認,不過一面,他就為他夜不安眠,他想見他,見了緊張,不見彷徨,看他吃的好,他心滿意足,聽他承受壓迫,他心底做痛,這從未體會過的感覺,不是暗戀又是什麼呢?

林言是很認命的人。

初戀就是暗戀,還是個同性,並且毫無可能,也不抱怨。

痛苦、渴望壓在心底,從未想過爭取,能留在蘇子龍身邊工作,為他分擔辛苦,已經覺得很開心,很滿足。

他分外珍惜!

抽了個空,林言打了個電話回家報備,想報恩想成心病的老兩口都很高興,要兒子別偷懶,別怕苦,別急著下班,他們知道林言不是那樣的孩子,做父母的仍忍不住要叮嚀一下。

當天,吳明明交代了部分工作給林言,事情不難做,但很多很雜很瑣碎,可薪水不低,因為是臨時編制,隨時可以辭退,所以只通知了財務部,並沒和人事部打招呼。

林言發現早上還和他輕鬆調侃的蘇子龍工作起來完全變了個人,沉穩、嚴肅,不苟言笑。

但,無論哪一面的他,都讓林言的心跳快過平時。

他越想表現好,越緊張出錯,很簡單的工作,他卻做的亂七八糟,照這麼下去,不出三天,估計蘇先生就要讓自己回家了,林言沮喪的連呼吸都覺得沉重。

***

蘇子龍實在是忍的要得內傷。

他就要破功了。

他沉穩嚴肅的形象快繃不住了……

這個小鬼果然是老天派來調節他枯燥繁雜沉重緊張又沒有人性的工作的。

一個上午,他接錯了三個電話,撕壞了五張傳真,摔了一個咖啡杯……犯了錯就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用圓眼睛偷偷的觀察自己,表情懊惱,要是不原諒他,會不會哭啊?

看小鬼出糗,蘇子龍開懷不已,大大減輕工作疲勞,原來自己還有這樣的劣根性,真該反省一下。

但是工作還是要繼續,小鬼這麼搞下去,他的辦公室就要被毀了,蘇子龍不得不在林言再次犯錯之後開口:“你不用緊張,慢慢來。”

“對不起!!!”他一定生氣了,自己真是笨,怎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呢?

林言偷瞄蘇子龍,看他一點表情都沒有,心堛瑣珒o更是無限擴大了。

怎樣才能做好呢?誰來教他不緊張的方法?

TOP

5
吃了小鬼的包子,又把他嚇得面青唇白,蘇子龍於心不忍,他起身走到林言面前拍拍他的肩,露出工作中難得一現的笑容:

“剛開始難免會犯錯,你不要緊張,慢慢就好了。”

手掌透過肩頭留下溫熱的氣息,林言頓感安心不少,但沒有幾秒,手就移開了,心底深處失落的歎息,除了自己,沒人聽的到。

視線所及的範圍,是一片寬闊的胸膛,如果靠上去,一定很溫暖,若能被緊緊擁抱,再多的緊張也會消失無蹤!

“你沒事吧?”蘇子龍焦急的聲音讓林言清醒過來。

不知在何時,他的身體已經自動自發地靠在了人家的胸膛上。

啊!

他發誓他只是偷想了一下,怎麼會……讓他昏過去吧!

從早上開始,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歸自己支配了,不知這樣下去還會做出多少恐怖的事情來?!

“我……我頭有點昏……”此時此刻,除了裝昏到,沒有別的辦法。

蘇子龍不疑有他。

認為林言是太過緊張導致頭昏,於是趕忙將他扶坐到沙發上,再起身倒了杯溫水給他。

林言乖乖地一口口把水喝掉。

“有沒有好些?”蘇子龍摸了摸林言的額頭,不燙啊,臉怎麼那麼紅?

林言點點頭,表示好多了。

好久沒被人這麼照顧了,要是時間能停在這一刻該多好……

***

經過這麼一折騰,午休的時間到了,蘇子龍看林言好多了,就叫他跟吳明明去職工餐廳吃飯。

林言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他對自己說:就算被辭退,每天來打掃也一樣可以見到蘇子龍。這麼一想,心媔罋窸\多。

沒有那麼緊張了,下午的工作成績自然好過上午幾倍,令蘇子龍很滿意,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

有了林言這個看著順心、用著貼心的助手,對蘇子龍來說,真是天降甘霖。他心堜白,父親向以風流才子自許,對事業並不熱心,若不是叔叔在旁全力打拼,龍騰不會有今天的成績,奶奶做如此決定,叔叔的憤怒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儘管叔叔將工作撒手,還給自己設置諸多“人”障,他還是能夠原諒。

最初,他極力反對奶奶的決定,也想找叔叔好好談談,但奶奶固執己見,叔叔避不見面,他只得暫時接下這個職位。

因叔叔的舉動,公司運營幾乎癱瘓,焦頭爛額的同時也激起他的野心和鬥志,非要做出番成績向叔叔證明自己並不辜負這個職位。

另一方面,父親戀美色,眼中只有天下眾多美女佳人,母親卻癡心異常,眼中只有父親,兩個人對獨子都不上心,奶奶只好親自照顧孫兒。

爺爺去世的早,奶奶不僅獨自帶大兩個幼子,辛苦支撐蘇家事業,上了年紀以後,還要勞心勞力教養他,因此,他從不做讓奶奶失望的事,包括婚姻在內,最近奶奶有意讓他忙過這段時間後,和匯興企業的千金相親聯姻,他並不打算拒絕。

從小到大,看著父母倆人的生活狀態,他覺得愛情不是太兒戲就是太傷人,並不盼望,也許父母的感情生活都太極端,已把他的感情緣分都用盡了,以致他屈指可數的幾段感情經歷都是平淡如水,無疾而終。

因奶奶從小就教他,不許輕易在人前外露情緒,所以沒有驚心動魄的愛情,他不僅不失望,還樂得不必明明痛苦或歡欣卻不能表露,自在輕鬆。

人總是羡慕或喜歡自己沒有的東西,因此他才會覺得表情坦誠變換的林言,是個十分可愛的小鬼!

***

TOP

[發帖際遇]: 小自贏了ps3比賽冠軍,獲獎金現金50Ds幣.


這個小鬼除了剛工作的那天上午出了些狀況外,接下來這半個多月的表現,好的讓蘇子龍驚喜!

他仔細有耐心,把複雜瑣碎的事務處理的井然有序,聰慧又肯吃苦,願意負擔隨時冒出來的新工作,貼心又懂事,自從那天早上吃過他的包子後,小鬼就三不五時地帶些好料給他打牙祭……

這麼好的孩子,蘇子龍真是欣賞之極,一時一刻也少不了。如果,如果沒有今天晚上的意外加班,他真的以為自己只是把小鬼當成一個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或是乖巧可愛的小弟弟一樣的喜愛著……![/

TOP

[發帖際遇]: 小自在賭場爽了一把, 贏得現金15Ds幣.


6
今天一整天,等著蘇子龍批示及處理的急件多不勝數,中午若不是林言提醒,他根本不記得吃飯,到了下班時間,他讓林言先回家,自己繼續埋頭加班苦幹。

不知過了多久,陣陣飯香引得他抬起頭,林言抱著飯盒又回來了。

蘇子龍看向窗外,已是繁星點點,再抬腕看表,七點二十五分整。

看到蘇子龍訝異的表情,林言不好意思一笑,故做輕鬆地說:“身為助理,我有責任提醒老闆按時吃飯。”

心底泛起暖意,蘇子龍的臉上浮現溫柔的神色:“你來的正好,做完這件就OK了,你吃了嗎?”

“吃了。”林言點頭。其實他一回家就忙著琢磨做什麼好吃的給蘇子龍補充體力,別說是吃飯,根本是連水都沒喝過一口。

林言進了小套間的廚房,他用兩個雙格的保溫盒帶了二菜一湯一飯,一路上,怕湯撒了,他一直小心抱著,這會兒手還有點麻。

蘇子龍處理完最後的工作,到浴室洗了把臉,讓自己清醒下,然後走進廚房,看見林言已經把飯菜從保溫盒中取出,盛到了碗盤堙C

一盤蛋花蒸豆腐,上面撒著切碎的火腿和香菇,一盤白菜絲燒番茄,紅白相間;冬瓜墩小排骨湯、碧瑩瑩,清爽爽的盛在細瓷白碗堙A旁邊擺著溫溫潤潤的白米飯……看得蘇子龍食指大動,脫口贊道:“好香啊,真漂亮!”

因為太美味,只用了平時的二分之一時間,蘇子龍就把一桌佳餚消滅乾淨,心情大好的他取出紅酒,邀請林言陪他到客廳小酌一下:“小鬼,能喝嗎?”

這個稱謂,林言曾經象徵性的拒絕過,但其實他心底很喜歡蘇子龍這麼叫他,覺得很親。

“可以喝一點。”林言酒量並不好,他不想讓蘇子龍掃興,也覺得紅酒度數不高,少喝些沒大礙。他沒想到,很多紅酒比白酒還上頭,而且後勁大,幾杯之後,林言漸漸覺得頭昏噁心臉發燙,直往沙發底滑去。

蘇子龍忙將林言扶到沙發上平躺,但這麼一動,林言更難受了,不住幹嘔,他又扶林言到浴室去吐,折騰半天,林言只吐了些酸水,掙扎著用溫水漱完口後,就緊緊抱著蘇子龍,倒在他懷堙A再也爬不起來了。

蘇子龍把林言放到臥室床上,想到客廳給他父母打個電話,今天就不讓林言回家了,可林言雖然迷迷濛濛的,卻把他抱的很緊,他不想對林言使勁,用了好幾分鐘才拉開林言的雙手,剛抬起自己的手,林言又圍上來抱住他的腰,把頭擱在他的胸口蹭啊蹭,他笑笑,摸了摸林言的頭髮,愛撒嬌的小鬼!他躺在林言身邊,然後拿起床頭的電話打給林家。

林言媽媽在電話媢巀洶l龍很熱情,謝謝他給林言機會,又謝謝他照顧林言,蘇子龍笑說,是林言照顧自己更多些,若不是林言,這半個多月他不知要少吃多少頓飯……不想老人擔心,他又和林媽媽客氣寒暄了幾句家常之後,才輕描淡寫地說林言陪自己少喝了點紅酒,有些頭昏,他想留林言在公司過夜……

TOP

林媽媽一聽林言喝多了,語氣變的很擔心,她說林言一回來就說有同事帶著孩子在加班,忙著做飯給孩子送過去,自己一點東西也沒吃,林言胃不太好,身體也弱,受些刺激晚上就可能要發燒,還是叫他爸爸接回家由他們照顧比較好。

蘇子龍忘了自己具體是怎麼回答的,只是他肯定的拒絕了林媽媽的提議,說林言在他這兒比回家要安全,如果有事,他會馬上把家庭醫生找來,然後他又說了些安慰的話,請林媽媽一百個放心,才掛了電話。

蘇子龍望向懷中的小鬼,為什麼撒謊?明明是給自己送飯,卻說是給同事的小孩!明明沒吃飯,卻說已經吃過!

林言臉紅紅的,熱熱燙燙的貼在他的胸口,不知道是因為喝多了,還是開始發燒?!蘇子龍從床頭的小藥箱媞N出體溫計給林言測了體溫,並不發燒,他鬆了口氣,然後有一種特別的情緒湧上心頭,腦子堸{過和林言相處的這十幾天點點滴滴的畫面……

他知道林言對自己很好,自己也很喜歡林言,超越了一個上司對下屬的欣賞,甚至可以說是疼愛,但那應該就像是哥哥喜歡可愛的弟弟……

可現在他看著林言窩在自己懷堛獐瓞芊A覺得心臟就像是要裂開一樣,流出濃稠甜蜜的液體,又像是滿的要爆炸,滿的他渾身躁熱,只有把唇印在林言微微開啟的唇上才能解脫!





7
唇吞沒了唇,舌頭也滑了進去,舔咬斯磨,糾纏不休,身下的人因無法呼吸發出了難受的呻吟,掙扎扭動,驚醒了要不夠的男人!

蘇子龍仰視天花板,呼吸粗重,心跳飛快,胸膛上的林言停止了掙扎,緊緊地抱住他,睡得很實……

林言發現蘇子龍對待自己的態度變了。

雖然這種變化進行的不落痕跡,他還是能感覺到。

變化是從那天林言宿醉醒來後開始的,那天早上他在頭痛欲裂中醒來,嗓子火燒火燎的,蘇子龍立刻遞上救命的“甘泉”,給予他最心細的照顧,讓林言沉浸在幸福埵雂痐T十五分鐘,直到開始上班。

但,從那一刻起。

他們之間最近的接觸也要隔上兩臂之遙,蘇子龍不再叫林言小鬼,也不再拍著他的頭開玩笑,每天中午、晚上都有安排好的約會,再沒機會品嘗林言的手藝。

開始,林言以為這一切都是無意的,直到有一天,他下班回家,發現拉了些東西在辦公室,中途想起來返回去拿,上到頂層,看到董事長室有燈光透出,猜想是不是蘇子龍取消約會提前回來了,他高興地跑過去,想和蘇子龍說兩句話再走。

董事長室的門虛掩著,有對話聲傳出來,其中一個是蘇子龍的聲音: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7-24 11:39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97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