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動漫] 彩雲國物語-戀愛心絞痛H

本主題由 ebony 於 2013-10-24 00:26 分類

彩雲國物語-戀愛心絞痛H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蒐少 您是第20676個瀏覽者
彩雲國物語-戀愛心絞痛


「到家了……」藍龍蓮站在藍府大門前,凝視著朱紅氣派的大門。
四處雲遊四海好一段日子了,他開始覺得有些累……
心念轉動之際,他決定回家。

經過了近一個月的旅程,終於回到久違的家園。
雖然,他不喜歡停留在某一個地方太久……


悄悄的走入家門,沒有驚動任何人。





「絳∼攸∼幫我捏一下頸子,我練武好累喔∼」藍楸瑛死皮賴臉的粘在吏部侍郎-李絳攸的辦公木桌前,要他幫他按摩兼搥背。
「走開!不要妨礙我做事!」習慣性拿起厚厚的書就往藍楸瑛的身上砸過去,李絳攸瞪了藍楸瑛一眼,低頭繼續處理他的公文。

「唉唉……真是無情啊∼」從容的接下李絳攸丟過來的書,藍楸瑛吹了聲口哨。

「給我離開吏部!不然等下我爹回來就要你好看!」

「喔喔……那正好,我想和未來的岳父大人提一下我們的未來阿……」

「藍.楸.瑛!!!」李絳攸丟下手中的毛筆,站了起來。
這不要臉的男人!
居然還稱他最為尊敬的爹為…岳父大人!?
把他當什麼了啊?
女人?!

「開玩笑的……這麼認真做什麼?」他伸出手指,勾了勾李絳攸細長的臉。
這可愛的小東西……反應可真是好玩。

「再不給我離開,那就換我離開!!」

「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

*****


甫一踏入家門,就發現一對細長的眼眸盯上他。

「龍蓮?」藍楸瑛愣了一下,很久沒見到的弟弟居然在家了?

「愚兄……不…哥哥…好久不見。」藍龍蓮坐在大廳的椅子上,對上藍楸瑛的臉。
練習了好久的……『哥哥』……
終於叫出了口。

「咦!!?」藍楸瑛往後退了一步。
怎…怎麼回事?
龍蓮平時見到他只會叫他為『愚兄』,叫著叫著他也聽習慣了。
怎麼突然稱呼他為『哥哥』呢!?

「龍蓮,你沒發燒吧?奇怪……沒事啊…」走上前壓低身子,藍楸瑛撥開藍龍蓮額頭前長長的瀏海,摸了摸他的額頭。

面對著藍楸瑛因為要探他是否發燒而靠近的臉。
他的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狂跳,白皙的臉淡淡染上一層紅暈。

他伸出舌頭,像隻惹人憐愛的貓兒,對著藍楸瑛性感的薄脣輕輕的舔下去……


*****



「……龍蓮,你肚子餓了嗎?」突然被舔了一下,藍楸瑛低頭看著靠在他胸口上的藍龍蓮。
一定是長期在外沒正常吃飯,才會這樣……
將疑惑放在一旁,他下了這個判斷。

「要不要吃一些點心?」喚來了下人,要廚房準備一些藍龍蓮喜歡的甜點。
捧起藍龍蓮的臉,藍楸瑛對著他笑了笑。

很快的,桌上已擺滿各式的糕點和甜粥。

「哥哥……餵我……」藍龍蓮看了桌上的食物一眼,細長的眸子又轉回藍楸瑛的身上。
他喜歡哥哥…只要靠近藍楸瑛,就有心跳加速的狀況……
這是生病的症狀嗎?

「都這麼大了還要哥哥餵?來…嘴巴張開…」
無奈的笑了笑,藍楸瑛拿起湯匙,舀了一小口紅豆粥放到藍龍蓮的嘴邊。
看著藍龍蓮順從的吃了下去,他摸了摸藍龍蓮的頭。

一個聲音讓他轉頭,視線從藍龍蓮身上轉開。

「喂!!藍楸瑛!!你的劍放在吏部沒帶走啊!!」李絳攸氣喘噓噓的衝了進來,手中還握著一把雕工精緻,只有武官將軍才能佩帶的名劍。
這整天只會調戲他的男人!
好不容易把他從吏部給趕走,正以為可以安靜一點時,眼角一瞥就看到他的劍放在椅子上沒帶走。
猶豫了好一些時間,他才忍住根本不想碰他任何東西的感覺,抓著他的劍就跑出吏部。
至於是怎麼來到藍家的,當然是……跟著一位剛好要送東西來將軍府的宮人一起來的。

「哦哦……我還在想少了什麼東西呢……」接過李絳攸丟過來的劍,藍楸瑛將劍放到一旁,走到李絳攸的身旁。

「我要走了。」瞪了藍楸瑛一眼,李絳攸轉頭就走。

「絳∼攸∼你覺得你可以自已一個人走出將軍府嗎?」藍楸瑛從李絳攸的背後一把抱住。

「我…我可以!!放開!」推開藍楸瑛,李絳攸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大廳。
「絳攸∼等我∼我怕你迷路走到不該去的地方!」

這是………
哥哥喜歡的人?
藍龍蓮呆站在一旁,剛才的情景全映入眼簾。
看著藍楸瑛追著李絳攸跑了出去。

他的心…絞痛了起來……

望著鏡中的自已,藍龍蓮低下了頭。

「哥哥……不喜歡我了嗎?」

想起好些天前,藍楸瑛追著李絳攸而去的背影。
還有,迅速轉移到別人身上的眼神。
他多希望,藍楸瑛可以永遠看著他……

如果,他正常一點……哥哥會不會永遠屬於他?
一定是的…
動手解開自已身上在別人眼中看起來是怪異到極點的衣服,藍龍蓮再次望向鏡中的自已。



吏部

「楸瑛…你…」李絳攸背靠著書櫃,被藍楸瑛結實的手臂給緊緊的抱住,衣襟已經被拉下一半,外衣則是已經被扯落丟在地上。
狹小的空間,氣息溫熱的吐彼此的臉上,書櫃與書櫃中只容許一人站立的小空間裡,若是站了二個人,就會緊緊的貼在一起。

「放開我,這裡空間很小…萬一等下黎深大人進來看到要我怎麼解釋?」
試著推推緊摟住他的藍楸瑛,不過發現這個舉動對藍楸瑛根本沒影響。
望著衣衫不整的他,李絳攸的臉紅了紅。

「好不容易抓到的……要我放手我怎麼甘願嘛……」臉埋在李絳攸的頸邊,藍楸瑛輕笑了笑,不容許李絳攸再說第二句話,他堵住了他的脣。

「唔……不要…」溫熱的脣貼在他的脣上,李絳攸試圖想用牙咬痛藍楸瑛,讓他知難而退;不過,卻適得其反。

「絳攸……」在李絳攸微張開小嘴,想要咬他的同時,他將舌頭伸入了他的口中。

「楸……」他做錯了嗎?或許不該試圖咬他……
李絳攸眼神迷濛的靠在藍楸瑛的懷中,雙手只是緊緊的攀著他的頸項。

「絳攸好甜……」

一個聲音,讓激情溫度逐漸升高的二人停下動作。

「哥哥……你在這裡嗎?」藍龍蓮推開了吏部大門,走進擺設典雅整齊的廳堂。
剛才在外頭經過的宮女詢問後得知,藍楸瑛若不在羽林軍營,就會來這裡。

見廳堂沒人,藍龍蓮緩步走入一櫃櫃的書架區。

「哥哥?」他聽到一個細微的聲音,藍龍蓮憑著直覺往前。

地上一件淡綠色的男子外衣吸引了他的目光。
藍龍蓮好奇的拾起外衣。

「這不是絳攸大人的……?」記憶中,前些天看到李絳攸來到他家,穿的就是這件外衣。

甫一抬頭,看到的景象讓他心狠狠的被撕成一半。

藍楸瑛抱著李絳攸,姿勢極為曖昧的靠在書櫃和書櫃中的空間。

而李絳攸,上半身幾乎全裸,滿臉羞紅的躲在藍楸瑛的懷中。

「哥哥………」手中的外衣掉落,藍龍蓮傻傻的看著眼前的兩人。

只見藍楸瑛放開李絳攸,走到藍龍蓮的面前。


『啪!!!!!』



眼淚不爭氣的滑落,藍龍蓮摸了摸自已被打疼的臉。
他不相信,最疼他的哥哥打了他………

「…………」悄悄抬頭望著走在他前面的藍楸瑛,藍龍蓮擦了擦眼上的淚水。
他第一次看到藍楸瑛生氣……
沒察查藍楸瑛已停下腳步,他一頭撞上他的背。

「好…痛…」

「龍蓮,你有什麼話想對哥哥說?」藍楸瑛轉過身看著藍龍蓮,發出了問題。

「我………」他早就在心裡練習過幾百次幾千次的:我喜歡哥哥。
到了緊要關頭,卻說不出來。

「若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那以後不要到吏部去。」丟下這一句話,藍楸瑛看也不看他一眼,轉頭就走。

「……」
看著藍楸瑛走遠的身影,藍龍蓮垂下了頭,看著自已的手。
他……只想要藍楸瑛心中只有他一人……


*****

「哥哥要……納妾!?就在今晚!?」藍龍蓮瞪大眼,看著跪在地上的下人。
一早起來,就看著一大群下人忙進忙出,才叫住了一位侍女問問現在是什麼情況。
藍楸瑛的風流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但是『納妾』還是第一次聽到。

重點是…藍楸瑛可能只是想隨意納個妾,來擋藍家對他的婚事…
他才能和李絳攸…毫無顧忌的在一起。

「那…哥哥就是要選出一位……」藍龍蓮不可置信的搖搖頭,他望著天空陷入了沉思。

「龍蓮公子…所有未婚的女孩子得知將軍要納妾,即使地位不是正妻,也都卯足全力準備要在今晚拔得頭籌。」下人戰戰兢兢的回答著。

當名門藍家的四子-藍楸瑛要納妾的消息一傳出,所有紫州境內的女孩們沒有一人不想趁此機會進入藍家。
也因此,今晚的晚宴競爭絕對很激烈,所有的閨秀千金,一定會使出百般技藝要引得藍楸瑛的注目。

「是嗎……那妳先退下吧…」他握緊了拳頭。

李絳攸是嗎…

楸瑛哥哥永遠只能屬於他…



「將軍大人……不知道今晚的宴席上,是否有看的上眼的?」一名禮官站在臥椅旁,小心翼翼的詢問著藍楸瑛。

「每位都很好……看上眼的倒是沒有。」藍楸瑛慵懶的臥坐在椅上,眼神隨意的望著底下眾家美人為了想引他注目的。
看膩了各美人的長相,他不耐的揮揮手,要禮官退下。

呵…想要得到他的寵愛,光精通琴棋書畫還不夠……
重點是看對眼。


一陣清脆的鈴鐺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位身段優雅的美人,面部罩著半透明的紗,蓮步輕移的走入了宴席大廳。
身上乳白色的衣裳隨風飄蕩,襯托出姣好的身材……點輟在身上的鈴鐺隨著腳步移動而作響。

在座的眾家美人及官員,無不發出驚豔的抽氣聲。
開始偷偷彼此打探這位美人是哪一家的?


在若隱若現的紗布下,清澈的眼睛對上了藍楸瑛……



*****

欣賞完這名不知名字為何的佳人跳完舞後,藍楸瑛坐了起來。

「就是妳了……」

不料,底下的佳人卻搖搖頭,轉身就跑。

「站住!!」
不顧宴席還在進行,藍楸瑛跳下椅子,追了上去。

怎麼辦?他追來了!
藍龍蓮跌跌撞撞的跑著,看到了一個小房間,他毫不猶豫的衝了進去。
藍楸瑛也不是省油的燈,故意放慢腳步讓在前面跑的人以為躲過了他的追趕,其實早就發現對方想躲到哪邊去。

「小美人……勾引了我還想跑走?」他慢慢的走進房間,笑看著發現他走進來的美人一臉驚嚇不已的眼睛。
他想拉下她的面罩……
「你…不要過來…」藍龍蓮見他走入,緊張的直往後退。
他…只是想在今晚破壞藍楸瑛的晚宴,才出此下策扮成女人亂場…
沒想到居然吸引了藍楸瑛的注意。

「妳說…要我不過去就不過去嗎?」藍楸瑛向前一步,修長的長一拉,拉住了『她』的衣帶子。

「啊!!」被拉住衣帶的他,重心不穩之餘身體被拌倒整個撲向房間的床上。

「美人……讓我好好的品嚐妳…」順勢壓上了撲倒在床上的人兒,藍楸瑛一把撩開罩在美人臉上的紗布。

「龍…龍蓮?」他錯愕的看著被他壓在身下的人。
是藍龍蓮?!

「哥…哥哥…」

「你怎麼……算了。」見藍龍蓮眼角的淚光,原本責罵的話又吞回去。
藍楸瑛起身欲離開。

「哥哥不要走……我想要……哥哥在我身上……留下記號…」
藍龍蓮拉住了藍楸瑛的手,傻傻的望著他。

不要走…不要走…


「即使只有今晚也好……」

「好不好吃?嗯……再含深一點……」藍楸瑛閉起雙眼,享受著身下的刺激。

「哥哥…好粗……龍蓮快不行了……」跪在藍楸瑛的雙腿間,藍龍蓮含著藍楸瑛的硬挺的,用著靈巧的舌舔舐著。
能夠取悅哥哥,是他的心願……

「龍蓮……別吸的這麼用力…你比絳攸還會含……」藍楸瑛低喘了一聲,雙手輕覆在藍龍蓮的頭,要他含的更深入。

「……………」
絳攸?李絳攸?
他已經和哥哥有了肌膚之親?
藍龍蓮停下吸含,細長的眼睛看著藍楸瑛。
心,瞬間有了裂痕。
哥哥不可能永遠只有他可以獨佔的……

「怎麼了?吃醋了嗎……真是可愛的小東西…乖,讓哥哥射在嘴中……」

「唔………」濃稠的液體從嘴邊溢出,藍龍蓮擦了擦嘴角的液體,起身背對著藍楸,像是在進行著無言的抗議般。

「生氣了?」藍楸瑛從背後摟住藍龍蓮,頭抵在他的頸邊,手則是不安份的滑下他的胸口、腹部。

「沒有。」藍龍蓮抽了口氣,按住藍楸瑛不安份的手。

「看你的臉就不像是沒有……」反身一壓,藍龍蓮已經在他的身下。

「走開……我不要了…」藍龍蓮欲推開壓在他身上的藍楸瑛,不料手卻被緊緊握住。

「現在說不要也來不及了……」不容藍龍蓮再多說一句,藍楸瑛分開了他的腿,直接的刺入他的深處。

「啊……好痛…痛…啊嗯…啊啊……啊…哥哥…龍蓮不敢了………」咬著自已的手指,藍龍蓮斷斷續續的呻吟起來。

「看哥哥怎麼修理你………」

「哥…哥…啊……還要…再用力…啊…」雙手緊扣著藍楸瑛的背,在藍楸瑛一次又一次深入,藍龍蓮斷斷續續的呻吟聽在藍楸瑛耳中,是無限的誘人。

「還真是淫蕩……」停下動作退出他的身體,望著藍龍蓮潮紅的臉龐,藍楸瑛伸出手,輕輕撫上他的乳尖。
他沉靜的看著藍龍蓮長長的黑髮因汗水而粘在臉頰和頸子上,小巧的脣微張,像是要向他索取更多更多……

修長的手指輕觸著乳尖,開始緩慢的畫起圓圈來。

「啊…哥…我……啊……求求你……快點……」藍龍蓮偏過頭咬住了床單,緊閉起雙眼忍著藍楸瑛的手指在他的胸口肆虐。
一波波刺激讓他忍不住求饒起來……

「想要嗎?不過………」藍楸瑛停下了手指,似笑非笑的看著藍龍蓮

「哥……龍蓮快不行了……求求你……求求你……佔有龍蓮…」


「這可是你說的喔……不過…」他壓上他柔軟的身子,淺淺的對著藍龍蓮一笑。

淺色紗帳中,二具赤裸的驅體交纏著……

*****

第二天


「絳攸……」藍楸瑛依然是一臉欠扁的賴在吏部、李絳攸李侍郎的案桌前。

「你…你給我離開這裡!」李絳攸瞪著前面不知死活的人,生氣的將手中的毛筆丟到桌上。

「你爹已經回家了…怕什麼,可是…我昨天太累了…想要絳攸幫我按磨……我想要你上次騎在我身上的……」
話未說完,迎面而來的就是一本厚重的典籍。

「誰…誰騎在你身上的!那只是意外……意外!!你昨天太累關我什麼事!?」李絳攸站了起來,臉上的紅暈是紅到耳根子去。

「真的是意外嗎……可是你在我身上…腰還扭的挺厲害的……」輕鬆閃過丟過來的書,藍楸瑛繞到李絳攸的身旁。
「才沒有!」李絳攸退後了一步。

「那現在就來重現上次你是怎麼做的好了……絳攸真是的,老是忘了我和你最親密的回憶…………」
藍楸瑛手一勾,拉下了李絳攸的腰帶。
「給我住手!!」李絳攸緊張的要拉住自已已經不保的腰帶,沒想到在他要護著腰帶的同時,藍楸瑛已經一把扯下他的上衣。

「我想要你………」

「不要……啊……啊…」奇怪……他怎麼…無力反抗了?
是剛才那杯茶的關係嗎?
李絳攸按了按開始發暈的頭,軟軟的任著藍楸瑛抱著,沒有力氣再反抗。
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脫去,他躺在案桌上,大腿被分開……
嘴中淫蕩的呻吟是怎麼回事?

藍龍蓮站在門口,望著衣裳已褪盡的藍楸瑛和已盡全裸的李絳攸。

「哥哥…我也要…………」藍龍蓮走進室內,動手開始解開自已身上的衣服。
他怎麼走到這裡來的?腦中只記得清早藍楸瑛離開房間前,餵了他吃了某種東西…
還有……為什麼,感覺動作不是出自於自已……
他抱住藍楸瑛的背,伸出小舌開始往下舔……


「藥效…都發作了嗎……真讓人開心………一個都跑不掉哦……等下絕對讓你們腿軟到…走不出這裡……呵呵……」


《全文完》
最近有嚴重的僭水病

TOP

楸瑛2個都想要-___-

TOP

......彩雲國純純的戀愛啊!!!!
...沒了..........
—— 早起的小攻有受吃~早起的小受被攻吃 ——

思想就像內褲,要有,可不能逢人就證明你有
======
可以選擇放棄,但絕不放棄選擇
======
眉毛上的汗水,眉毛下的淚水,你總要選一樣
======
人家有背景,我只有背影

TOP

嗚...龍蓮啊..
我的龍蓮你好可憐啊...
楸瑛你給本小姐滾出來...
誰準你傷害我親愛的龍蓮...Ne?
Berserker wong~
喜歡,就是淡淡的愛! 愛,就是深深的喜歡!

TOP

2個都想要啊~真是貪心呢

TOP

ㄜ~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整體還好看~謝謝大大~

TOP

藍楸瑛,我要殺了你.....
Berserker wong~
喜歡,就是淡淡的愛! 愛,就是深深的喜歡!

TOP

是兩人都被楸瑛要左 , 不是想要
¿ °似是而非!。

TOP

雖然有些看不出來主角是誰
不過藍楸瑛也太貪心了吧!!

TOP

楸瑛............花心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8-1 01:3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82991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