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主題由 - TiRaFiouS - 於 2020-8-21 22:28 關閉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83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分手後又被迫營業(娛樂圈)》作者:朽木刁也【完結】

http://ds-hk.net/thread-381291-1-1.html


正文完結
還有三個章節的番外篇 未貼
【番外一】走出来
【番外二】與過去和解
【番外三】美好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番外一】走出来

聞離和穆離越一回到國內,江施銘就告訴他們,有很多節目組打電話過來,想邀請他們做客。

這段時間,國內大肆報導了威尼斯電影節的事。

網友也將這件事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

再加上《地久天長》馬上要上院線,大家更是熱情十足,連其他的瓜都吃得少了。

比如,聞離前經紀公司的瓜。

聞離前經紀公司差不多要完了,自己先作死後,穆離越做了一次推手,接著其他公司也落井下石,現在經紀人、藝人走得走,沒幾個人留下。

再加上走的那批人,還曝光了一些違法亂紀的事,現在公司負責人天天被請去喝茶,已經徘徊在破產邊緣。

就算天降救世主,也救不回來。

聞離倒沒有特別關心。

但他有跟杜垚聯繫過,知道杜垚和他籤的藝人早在去年就離開了,換到另外一家經紀公司,便放心下來。

這些年,他跟杜垚很少聯繫。

只有剛解約那段時間是比較常聯繫的,他答應過杜垚,有機會會帶一帶他新籤的藝人。

他履行諾言,一有合適的機會,就幫杜垚搭線。

也是杜垚新籤的兩個藝人有真本事,他帶了兩次,就逐漸有了起色,後面他就沒再跟他們聯繫了。

知道老朋友一切都好,就好。

雖然聞離憑藉《地久天長》摘下威尼斯電影節影帝的事,國內爭相報導,關於這部電影的宣傳,已經足夠。

但電影上映前的正規宣傳,還是少不了。

江施銘從邀請他們的節目組名單裡選了一個各方面都合適的節目,讓他們跑宣傳。

將近兩年,聞離再一次回到《快樂同行》的錄製現場。

節目組官博宣傳時,網友激動瘋了。

比上次還瘋狂。

這一次,穆離越會跟聞離同行,也就是說,他們可以看到一整期的秀恩愛,全是糖。

有粉絲留言:等蛀牙。

節目組官博下場點贊,還回复:蛀牙不給報銷醫藥費的哦。

《快樂同行》的一切,都是熟悉的配方。

當主持人笑問“想不想我們節目舞台”的時候,聞離露出了十分複雜的表情。

“如果我說想,肯定是騙人的。”聞離摀住臉,露出通紅的耳朵,“站在這裡,我就會想起自己犯蠢的所有經過……我希望自己是金魚記憶。”

台下觀眾:哈哈哈哈哈哈。

網上觀看直播的網友也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寶寶越來越可愛了。 】

【梨很甜=離很甜,嘿嘿嘿,雙離很甜。 】

【其實仔細算起來,還有點可惜,寶寶掉馬以後,雖然小號還在群裡,但幾乎沒上線過了,我好懷念跟寶寶聊天的時光! 】

主持人樂了幾聲,詢問穆離越,“穆老師介意我抱一下聞離麼?他實在太可愛了。”

聞離疑惑,“為什麼不直接問我?”

“因為眾所皆知,穆老師是個極愛宣誓對你的所有權的人,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要先詢問穆老師。”主持人一本正經,調侃的笑意卻完全壓不住。

聞離:“……”

穆離越攬住聞離肩膀,拉到自己身邊,“很抱歉,不給抱。”

聞離臉頰有些燙,瞪了穆離越一眼。

穆離越卻捏了下聞離的手指,沖他笑的溫柔。

【噢噢噢噢噢噢! 】

【我就喜歡這種自然流露的相處! 】

【這對太神仙了,即便他們什麼都不做,眼神、神態、動作,都在告訴所有人,他們深愛彼此。 】

玩笑開了幾個後,大家坐下來,步入正題。

主持人問:“我們都知道,《地久天長》是一部純粹的文藝片,在兩年前,未知它能夠取得現有成績的情況下,請問你們為什麼會接這部電影?

據我所知,當年這部電影,因為拉不到投資,沒有演員,險些腰斬。 ”

聞離和穆離越對視,聞離先開口,“當時看完劇本,我就被感動了,在我看來,一輩子或多或少都會有遺憾,可愛人在身邊,相愛、相守,就是幸福。”

穆離越說:“這是一個很溫暖的故事。”

“很籠統的概括啊,你們要不要稍微劇透一下?”主持人期待問。

聞離連連搖頭,“劇透會被打的。”

穆離越思考了幾秒,說:“大概,有幾分像我和阿離的故事。”

【啊啊啊啊,衝這句話,三刷走起! 】

【寶寶你透,我保證不會打你,還會愛死你! 】

【嗚嗚嗚,第一次想被劇透。 】

【我這邊已經有預售票了,立刻買起! 】

這次做客《快樂同行》的只有聞離和穆離越兩個人,除開劇宣以外,節目組還準備了很多讓他們秀恩愛的小遊戲。

比如心有靈犀的測試,十道題,兩人全部答對。

而主持人這邊成了對照組,一下子被碾壓在地裡,拔都拔不出來。

【這個默契,絕了。 】

【這些題太小意思了,《我的男朋友》裡,兩人就展現出非一般的默契了。 】

【我就注意到穆老師的臂力,能把寶寶整個人托舉起來,嘿嘿嘿,所以,很多姿勢都可以玩的啊。 】

【樓上姐妹你可以,我黃了! 】

小遊戲是穿插在訪問裡的,不然都是提問,觀眾看著也會無聊。

玩完,再次回到正題。

這次聊到穆離越和聞離後面的工作打算。

“聞離你還會再回歸電視劇嗎?很多粉絲都很期待你再塑造一個經典,當初的太子、江祁,觀眾都非常喜歡。

而且,很多粉絲都在遺憾,你飛天、金鷹都跟視帝擦身而過。 ”

“很高興觀眾喜歡我,如果有合適的劇本,我會拍。”聞離說。

主持人點點頭,對著鏡頭說:“所以,請各位導演快點帶著好劇本找聞離啊。”

話落,他把話題換到穆離越身上。

“穆老師呢?我這邊打聽到,您後面好像都沒有接工作,是打算繼續休長假嗎?”

這個問題,江施銘本來想讓節目組刪掉,但穆離越卻讓他們保留下來。

算是公開說明一下自己後續的行程。

“我已經申請了學校,未來幾年,重心會更多轉到學習上,希望以後,能以導演的身份,給大家帶來優秀的作品。”

【OMG! 】

【穆老師的意思是,要跨界當導演嗎? 】

【不要吧,當導演太容易翻車了,這幾年來,也就寥寥幾個演員轉導演沒有扑街的徹底。 】

主持人把觀眾的擔心玩笑一般問了出來,“穆老師會擔心翻車嗎?”

穆離越笑了,溫聲說:“不怕,我有最優秀的演員當我的主角。”

“穆老師的意思是,您心目中已經有主角人選了?”

“嗯。”穆離越莞爾,握住旁邊聞離的手,“阿離。”

【哥哥既然想講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我們穆粉無條件支持! 】

【離粉一樣。 】

【雙離粉也是! 】

【我相信,寶寶和穆老師肯定會互相成就! 】

錄完節目回到酒店,聞離瞬間軟趴趴癱在沙發上,像一條失去夢想的鹹魚。

穆離越在他屁股上拍了下,“起來洗澡,小懶蟲。”

聞離犯懶,“不起。”

抱著抱枕滾兩圈,他亮晶晶的眼看向穆離越,手臂伸長,“你抱我去。”

看了會他,穆離越忽然勾起唇,“好。”

聞離瞬間高興蹦到穆離越懷裡,像只樹袋熊一樣掛在穆離越身上,一隻手臂舉得老高,“出發,男朋友。”

又拍了下聞離的屁股,穆離越提醒他,“抱緊我,別玩。”

聞離樂呵呵笑了幾聲,乖巧的抱好穆離越。

到浴室門口,他就從穆離越身上下來,一溜煙跑進去,只留一條縫,探個腦袋出來,“男朋友,幫我拿一下衣服。”

穆離越挑了下眉,轉身進房間。

聞離並沒有鎖浴室,穆離越拿完衣服出來時候,水聲已經響起,他輕輕一推,便開了,裡面瀰漫著熱氣,霧氣縈繞。

忽然從旁邊伸過一隻濕漉漉的手,穆離越轉頭,就看見聞離歪著頭,衝著他笑。

穆離越看著他,嗓音有些啞,“阿離,你是在撩我嗎?”

“對的呀。”聞離坦然承認。

他走近穆離越,仰起紅彤彤的臉,“要不要做點少兒不宜的事?”

這怎麼能抗拒的了?

於是,滿屋春,色。

夜還很長。



第二天,聞離一點也不想起床。

昨晚鬧得有點晚,再加上被迫解鎖了一個新姿勢,體力消耗過大,他現在動根手指頭都覺得累,只想癱到地老天荒。

然而,又不得不起床。

今天他是要履行一個承諾的,請一位粉絲吃飯。

方筱雅去年九月份做了手術,手術很成功,術後恢復的也很好,經過一年調養,已經恢復元氣,並在今年九月份,重新回了學校。

餐廳是范彭彭選的,普通的家常菜,而且為了讓方筱雅可以更放心,聞離直接包下餐廳,沒有其他客人,但留了很多服務生。

方筱雅到的時候,聞離和穆離越已經先到了。

兩人都穿著特別休閒的衣服,佩戴情侶款手錶、手鍊,就連帽子都是同款式,正有說有笑。

方筱雅見到聞離,眼眶瞬間就紅了。

對她而言,聞離就等於她的救命恩人,沒有聞離,她根本等不到合適的骨髓,就已經被昂貴的醫藥費拖垮。

“我之前不是說過,不要哭,小仙女是不能哭的。”聞離給她遞紙巾,又把菜單遞給她,“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有沒有什麼忌口,所以你自己點。 ”

方筱雅擦了眼淚,笑起來。

“醫生說我恢復很好,不用忌口,可以隨便吃。”她點了幾道菜,就放下菜單,然後瞄一眼穆離越,又瞄一眼。

欲言又止。

聞離招招手,把點完菜的菜單交給服務員,注意到方筱雅的幾次偷瞄,問:“你奇怪我和哥在一起?恐同?”

“不是不是!”連連擺手,方筱雅說,“我是覺得,你們太配了。”

她揪著衣角,不太好意思,“其實是,我想請穆老師幫我簽幾個名,我媽他們,很喜歡您。”

穆離越點頭,“可以。”

方筱雅驚喜無比,“謝謝您!”

全店只服務他們一桌,上菜自然特別快,沒一會就上了滿滿一桌,方筱雅只點了兩三道,其他都是聞離點的。

他覺得方筱雅肯定放不開,事實也是這樣。

所以,他觀察方筱雅,方筱雅目光停留比較久又沒點的菜,他後面重新加了上去。

方筱雅顯然也發現了這件事,對聞離更加感激。

跟聞離說話時,興奮的雙頰紅紅,眼神特別亮。

吃飯完,送走方筱雅,穆離越抱著手臂,板著臉在旁邊看聞離。

聞離正覺得自己胸前的紅領巾紅艷得厲害,還想找穆離越誇誇,再摸摸頭,扭頭卻發現他不太高興地站在旁邊。

一秒明白原因,他好笑的湊上去,握住他的手,拉他上車。

否則待會人群圍過來,要走就不容易了。

勾住穆離越的一隻手指頭,聞離毛茸茸的腦袋探過去,“哥。”

隔一秒又叫:“哥哥。”

軟軟甜甜的,透著股撒嬌的味道。

穆離越垂眸,看他一眼。

“那個女生很喜歡你。”

“她是我的粉絲嘛。”

緊緊凝視著穆離越,聞離認真說:“我只喜歡你。”

穆離越輕輕捏住他下巴,靠近過去,眼底笑意再也藏不住,流露出來,聲音只有他們兩個人聽得見,“那下次再嘗試另外一個新姿勢好不好?”

聞離眨了好幾下眼睛,恍然大悟。

“你裝的!”

生氣。

牙癢癢的想磨牙了!

穆離越體貼的把手臂送過去,“要咬嗎?”

“要!”

聞離氣鼓鼓。

但他哪裡捨得重重地咬,除非在某種少兒不宜的情況下,他被欺負壞了,才會真的咬,比如昨晚。

穆離越的肩膀有兩個牙印呢。

最終,聞離只是磨了兩下牙齒就完,印子都沒留下一個。

鬧完了,聞離抬起頭,直勾勾盯著穆離越的雙眼,望進他的眸底最深處,聲音很輕:“哥,你真的沒事嗎?”

“嗯,沒事。”

穆離越摸了摸聞離的臉,淺笑說:“其實,我前幾天去看心理醫生的時候,他說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以後不需要定期去見他了,所以,別擔心。”

“太好了!”聞離激動的跳起來,結果腦門撞到車頂,疼得臉瞬間皺成了一團。

穆離越摸他的頭,摸到了一小塊腫起,皺起了眉。

裝了一路小聾瞎的範彭彭也嚇一跳,連忙靠邊停車,回頭問:“怎麼樣?”

聞離尷尬的把臉埋在穆離越胸口,聲音悶悶的,“沒什麼沒什麼。”

穆離越說:“腫了一塊。”

範彭彭:“……去醫院?”

“不用。”聞離說,“回酒店。”

車子重新啟動,聞離才把腦袋抬起來,衝穆離越開心地笑。

穆離越彎著嘴角,低頭親了親他。

聞離噘了下嘴,小聲說:“再親一下。”

穆離越輕哂一聲,捧著他的臉,在他的唇瓣上又親了一口。

不小心瞄到後視鏡的範彭彭:“……”

對不起,我不應該在車裡,我應該在車底。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番外二】與過去和解

九月下旬,聞離新戲開機。

進組後,他就一直忙著拍戲,而穆離越被學校錄取,重新開啟學習生涯。

兩人都忙,半個月或者一個月才能見一次。

但每天晚上,他們都會視頻通話,如果實在沒時間視頻或者電話,也會互發晚安的信息。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年二十九,聞離殺青。

今年春節,聞離和穆離越先在B市過,之後再去Y市。

年三十下午,飛機一落地機場,聞離就從貴賓通道出來,上了穆離越的車。

車內開著暖氣,很暖和,穆離越只穿了一件高領的毛衣,大衣丟在後座,聞離上車,他便傾身過來,同聞離接了個吻。

一吻結束,聞離沖他甜甜笑了下。

摸了摸聞離的手,發現冰涼涼的,穆離越就拿起保溫杯,倒一杯熱水放到聞離手裡,讓他捧著,又從後座把自己的外套拿過來,蓋在聞離腿上,才柔聲問:“想我嗎?”

聞離重重點一下頭,“特別想!”

說著用手扒著下眼瞼,湊到穆離越面前,“看到沒,黑眼圈,因為今天要回來了,所以昨晚高興的一晚上沒睡著。”

穆離越輕笑,指腹很輕的碰了下他眼下,“真的?”

聞離眼底閃過狡黠,“真的真的。”

灼灼盯著穆離越,他問:“所以,你有沒有興奮到睡不著呀?”

穆離越故意沒說話。

聞離扒著他手臂,繼續用亮晶晶的眼注視他,像隻小麻雀嘰嘰喳喳,“有嗎有嗎有嗎?”

“沒有。”穆離越起了逗弄的心思,“昨天看資料看到很晚,很快就睡著了,沒有失眠。”

“哦。”聞離癟癟嘴,腮幫子也鼓起來。

接著一口氣把捂手的開水喝了乾淨。

穆離越彎了下唇,臉上浮起笑意,把聞離的臉重新抬起來,視線對在一起,“不開心了?”

“沒有。”聞離噘著嘴。

“還沒有,阿離噘的嘴巴可以掛個水壺了。”穆離越說著,輕點了下他的鼻尖。

聞離哼了一聲,把臉轉開,“你不想我!”

他的阿離怎麼這麼可愛?

穆離越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在聞離臉頰又親一下,穆離越的聲線壓低了些,特別好聽,“小傻瓜阿離,我怎麼會不想你。”

聞離摸了摸耳朵。

很熱。

心裡也熱乎乎的,穆離越的聲線攪動了他的心,不受控制,直接淪陷。

好吧。

他投降。

雖然本來就是為了撒撒嬌。

把臉重新轉回來,聞離找到台階給自己下,“好的吧,誰讓我又仙又好看,是小​​仙男,原諒你一次。”

穆離越被可愛到。

他輕輕捏了兩下聞離的後頸,又稍稍用力,將他壓向自己,準確噙住他的唇,不斷加深這個吻。

這次,聞離被吻的迷迷糊糊,險些缺氧。

被穆離越鬆開,他就大口大口喘氣,等緩過來,從後視鏡看到自己通紅泛腫的唇,氣得打了穆離越一拳。

萬一到家消不下去,他的臉呢!

他決定跟穆離越冷戰一分鐘。

哼。

然而還沒到一分鐘,聞離已經按耐不住,想說話,余光瞥到穆離越望著自己的笑顏,他用力攥了攥拳。

忍著,一分鐘很快到的!

最後倒數十秒,在心裡念到“一”後,他立刻開口,好奇問:“我們不走嗎?”

“還要接我媽。”穆離越說,“她坐的航班還有半小時落地。”

他又笑著說:“阿離這次堅持了一分鐘。”

聞離:“……”

聞離無辜地眨眨眼,假裝什麼都沒聽懂,把話題專注在穆媽媽上。

“阿姨也今天才回來啊。”

穆離越順著聞離,也不提了,只說:“本來是上週,但臨時有些事,耽誤了。”

聞離點下頭。

自從穆離越不再需要定時看心理醫生以後,跟穆媽媽的關係更近了一些,真的從過去走出來,沒再陷在兒時的記憶。

否則,穆離越並不會答應接穆媽媽。

過去,他們的母子的關係,很冷淡。 穆離越單方面的冷淡,保持距離。

現在逐漸轉好,不單單是穆家人開心,聞離同樣開心。

這意味著,穆離越是真的好了。

穆媽媽坐的航班很準時,沒有延誤,一個小時後,她便跟助理一同過來,她上了後座,助理則坐另外一部車走。

聞離轉頭,甜甜喊一聲:“阿姨。”

穆媽媽溫和地笑,“小離也跟離越一起來啊。”

“不是,我是今天剛回來。”聞離說著,從保溫杯裡倒水,遞給穆媽媽,“您喝口水。”

穆離越沒回頭,視線望一眼後視鏡,喊了一聲:“媽。”

穆媽媽接過水,聽到這聲抬頭看穆離越,眼角浮出笑紋來,“麻煩你了,離越。”

“不麻煩。”穆離越說完,又看一下後視鏡。

見穆媽媽在喝水,便沒開車。

等她喝完,才開口提醒,“我開車了。”

聞離注意到了穆離越這些細心的行為,眉眼彎起,心中湧起欣慰。

前兩天,B市下了一場大雪,積了厚厚的雪。

穆家大宅除了必要的道路,其他地方都沒有清理積雪,舉目望去,一片銀裝素裹。

穆離越的車開進宅子,管家帶著傭人,等他們下車後,幫忙提行李,另外一名傭人又幫忙把車停進車庫。

管家和藹對聞離說:“茵茵小姐、年年少爺等你很久了,每隔一會就會鬧著要出來接你。”

聞離聽完,笑著走更快一些。

剛到玄關,兩個小朋友已經像兩枚小鋼砲,衝聞離飛奔過來,聞離蹲下,將兩人都攬進懷裡。

茵茵五歲了,現在已經不讓聞離親親,當然她會主動親吻聞離。

年年則開始努力裝小大人,不過因為特別喜歡聞離,聞離還會陪他玩,在聞離面前,裝不起小大人的模樣。

“哥哥!”脆生生的童音,特別好聽。

聞離揉揉這個頭髮,捏捏那個臉蛋,笑著說:“猜猜我這次給你們帶什麼禮物了?”

茵茵舉高胖乎乎的蓮藕臂,“我知道,芭比娃娃,因為茵茵最喜歡。”

年年立刻也舉手,“我也知道,我最喜歡樂高了,哥哥肯定買了樂高!”

“對了。”聞離站起來,一手牽一個小朋友,“等哥哥先跟爺爺他們打完招呼了,就帶你們去拆禮物。”

兩個小朋友異口同聲,“嗯嗯!”

穆離越和穆媽媽落在後面,穆媽媽笑著說:“小離很溫柔,小孩子都會很喜歡他。”

“是的夫人,聞少爺像個孩子王。”管家接了一句。

穆離越專注看著聞離的背影,笑意浮現在唇邊,整個人的氣場都柔和下來,“不是,不止小孩,每個跟他相處過的人,都很喜歡他。”

所以,他過去總有很重的危機感。

沒辦法宣誓主權,聞離又太好了,那麼優秀,他才會鬱結越來越深。

穆媽媽輕抿了下唇,停下腳步看穆離越。

感覺到視線,穆離越偏頭,“有事?”

語氣淡下來,可沒了以往的疏離。

“沒……”穆媽媽頓一下,隔了幾秒,才說,“吃完年夜飯,能跟我聊聊嗎?”

她垂下眸,沒等穆離越開口,又說:“沒時間也沒關係,以後……”

“好。”穆離越打斷她。

穆媽媽愣愣的。

穆離越望著她,又說一次,“好,晚飯後,我們談談。”

話音落下,穆離越便越過她,走進去,聲音很快又響起,喊了穆爸爸他們。

見穆媽媽還愣在原地,管家欣喜地喊她一聲,“夫人!”

穆媽媽回過神來,用手背擋了下眼睛。

過會放下,眼角眉梢,滿是喜悅。

穆家的年夜飯一直吃得很熱鬧,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和和美美的,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小輩各出招式,逗樂大家。

聞離和穆離越自然也沒被放過,直到喝了交杯酒,又唱了一首情歌,才總算應付過去。

飯後,聞離被兩個小朋友拉到樓上陪他們玩新玩具。

穆媽媽跟穆離越進了二樓書房。

穆爸爸有些擔心,想跟上去,穆昭庭攔住他,“爸,離越既然答應了媽媽,就是想通了,沒事的。”

穆爺爺說:“離越的心結,總得解開,你讓他們母子好好聊聊,你要是坐不住,就陪我出去散散步。我們家這些孩子,一個個都太可愛了,樂的我沒注意,多吃了些,撐得慌。”

其他人笑,被點名幾個,吐了吐舌頭。

年年和茵茵還小,睡得早,十點多,聞離就把他們哄睡了,現在正躺在被窩裡,睡得臉頰紅紅。

給他們掖好被子,聞離下樓。

“睡了?”穆爺爺問。

“剛睡著。”聞離左右看了看,沒見到穆離越,問,“阿姨和哥還沒出來嗎?”

“還沒有。”穆昭庭給他倒杯茶,“休息一會,看會春晚。”

聞離點點頭。

看完一個小品,管家送上來點心,聞離想了想,問:“離越和阿姨聊多久了?”

“兩個多小時了。”

“我去給他們送些茶水點心。”聞離站起來,往廚房跑,不一會端著個托盤上樓。

走到二樓,到書房外,他抬手敲了敲門。

門很快開,穆離越站在門後。

聞離仰起臉,無聲說:怎麼樣了?

揉了幾下聞離頭髮,穆離越說:“已經說完了,進來吧。”

聞離走進去,就見到穆媽媽坐在沙發上,眼圈、鼻頭紅紅的,是哭過的模樣,可她的神色帶著釋然和輕鬆,眉梢洋溢著喜悅。

倒一杯茶放在穆媽媽手邊,他說:“您喝點水。”

穆媽媽點下頭。

喝完放下杯子,她看著聞離,輕聲說:“你和離越去玩吧,我一個人再待一會。”

聞離剛想說話,穆離越就握住他的手,沖他搖了搖頭。

“那行,我們先出去了。”聞離心領神會,說。

他們走到門口,便撞見了穆爸爸,穆爸爸拍了拍穆離越的肩膀,父子兩人,相視笑了下。

回到三樓房間,聞離抱住穆離越,關心問:“還好嗎?”

“我沒事,很好。”

找一件厚厚的羽絨服給聞離穿上,穆離越自己也穿上外套,握著聞離的手,走到陽台。

推開門的瞬間,寒意就呼呼跑進來。

聞離下意識往穆離越懷裡縮。

穆離越乾脆就抱著聞離,然後背靠著欄杆。

三樓並不高,但陽台的視野很好,望出去,不遠處便是繁華的市中心,萬千廣夏霓虹,春節更顯熱鬧。

風被穆離越擋著,聞離一點沒吹到,但架不住溫度低,冷。

“哥,你心情不好?”聞離問。

“沒有。”穆離越低頭,“就是想,稍微冷靜一下。”

“冷靜?”

“壓下一些情緒。”具體什麼,穆離越沒有細說。

他更緊地抱住聞離,幾秒後,聲音很輕,“我原諒她了。”

聞離明白了,他仰臉親了親穆離越下巴,“嗯”的應了一聲。

“這麼多年,我想是時候,跟自己和解,跟她和解,跟過去和解了,總是困在那件事上,不管對誰,都不好。”穆離越緩聲繼續,“現在我發現,走出這件事後,所見所聞,一切都變得更加美好。”

他深深凝視聞離,房間裡的燈透出來,照在他臉上,映在他眼底,眼睛黑而透亮,彷彿綴著星光,“謝謝你,阿離。”

聞離歪了下頭,“謝我?”

“謝謝你來到我身邊。”

握住聞離的手,五指插//入他的指縫,緊緊扣住,“謝謝你當年,鍥而不捨接近我,進入我的心裡。”

穆離越嗓音很輕,彷彿清風拂過,“謝謝你,原諒我,重新跟我在一起。”

聞離笑彎了一雙眼睛,說:“好呀,這些道謝我收下了。”

靜靜跟穆離越對視幾秒,他微微踮一下腳尖,輕吻落在穆離越的眼尾處,燦爛地笑,“未來,會越來越好的。”

“一定會。”尾音停止,穆離越的吻就落了下來。

寒冬很冷,可兩顆真心無限貼近。

便一點也不會冷。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番外三】美好

【頒獎典禮開始了。】

【啊啊啊啊啊,影帝影帝影帝, 寶寶再奪二金啊!】

【二金?不是四金嗎?寶寶已經是金雞、金像、威尼斯電影節影帝了。】

【哈哈哈哈, 不是啦, 這里的二金,是指國外的電影節。】

【我不許哥哥沒有姓名!】

【想太多了, 怎麼會沒姓名, 穆老師是導演, 希望穆老師拿最佳導演!】

【穆老師真的好厲害,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就入圍柏林電影節,我要吞回之前我說的話,我錯了, 真的錯了。】

【作為老粉,我本來真的擔心,現在我只想尖叫,男神他是萬能的啊啊啊啊啊啊!】

【鏡頭掃到雙離了, 啊啊啊啊啊啊,捏手手,悄悄話咬耳朵, 他們我好可!】

【我也!他們結婚都兩年了, 我嗑cp的心還是停不下來,每天吃糖吃的甜蜜蜜。】

【真的二金了!!寶寶牛逼!下面就是戛納了!】

【寶寶是真的牛逼,太抗票房了,《地久天長》35億,《平凡不渺小》18億, 《領養》20億……幾乎他參演的每部電影,票房都能打,簡直了。】

【不能忽視了我們哥哥,他還是最能抗票房的男人!】

【他們夫夫真的牛。】

【莫名的,我居然嗑到了糖。】

【到最佳導演了,穆老師穆老師穆老師!】

【有了,是哥哥!】

【雙離牛逼,雖然我知道自己很貪心,但我真的還想再來一座金熊獎杯,畢竟不是沒有,祖國有過兩次的。】

【!!!!!】

【影帝、最佳導演、金熊獎,穆老師封神了!!】

穆離越執導的《父子關系》一口氣摘下柏林影帝、最佳導演、金熊獎三個獎項的消息傳到國內,歡騰一片。

國內頭條全是他們。

粉絲開心到發個句號都帶著風。

毫無疑問,穆離越跨界當導演成功了,並且狠狠打了無數業內人士的臉,啪啪啪的,很疼。

四年前,穆離越宣布要學導演開始,就有無數業界人士潑他冷水。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現在隨便一搜,還有很多帖子。

極少數人看好他,畢竟演戲方面,他是天才不假,可導演和演員不一樣。

大部分人都勸他,不要冒這個險。

尤其是,他的號召力太強,萬一導出來電影太差,連他本人的口碑都會受影響,粉絲會覺得自己被騙進影院,從而產生抵觸。

穆離越禮貌跟他們道謝,但仍然我行我素。

就像他自己宣布的那樣,一年一部戲,沒有再多,其他時間都在瘋狂的汲取知識,很少在公眾面前露面。

粉絲嗷嗷待哺,所幸還有聞離,聞離時不時會放幾張跟穆離越的合照、或者他偷拍的,穆離越認真讀書的照片出來。

事實證明,天才真的存在。

穆離越花了三年時間認真學習怎麼拍好一部電影,然後在學完一年後,給所有人呈上了一份滿分答卷。

現在輿論風向跟四年前完全相反,又傾倒式的猛誇。

和曾經一樣,穆離越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不在意輿論,不在意陌生人對他的評價,他身邊有聞離,有家人,有朋友,他們都支持他,就足夠了。

三月份,穆離越接受了央視電影頻道的個人專訪。

地點直接定在他和聞離的家。

節目組到家門口的時候,聞離還沒有醒,昨晚他們又鬧過火,主要是彼此太熟悉了,知道哪里是弱點、敏,感點。

一旦燃起火苗,就必然燒成大火。

要下大半夜的雨,才能把火澆滅。

聞離常常在事後,默默反省自己太經不住誘惑,反復告誡自己下次得忍住。

沒用。下一次,又會卷土重來。

主要是,誰經得住愛人的撩?

他是個正常男人。

當然,偶爾他也會反撩穆離越,不過那更完蛋,火會燒得更旺、更久。

聞離睜開眼,另外半邊床已經冷了,窗簾只拉開一點,留一條縫,光從縫隙進來,可以看見塵埃浮動。

撈過床頭的手機瞄一眼,九點多。

那很晚了。

用遙控器打開自動窗簾,聞離剛坐起來,瞬間又跌回床上,捂著自己腰皺了會眉。

下次他再同意用那個姿勢他名字就倒過來寫!

舒服是舒服了,付出的代價巨大!

聞離又緩一會,從床上起來,趿拉著拖鞋進浴室,刷牙洗臉。

抬頭看一眼鏡子,他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臥了個大槽!脖子上,那麼深的吻痕!

記憶倒回昨晚,他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連忙搖頭,不想了不想了,反正已經是既定事實。

迅速刷牙洗臉,聞離小聲自言自語︰幸好現在這個天氣穿高領不會奇怪。

換好衣服,聞離對著鏡子仔細檢查半天,確定不會露出痕跡,就噠噠噠下樓。

一樓客廳,電影頻道節目組的人已經都到了,攝像師傅已經架好相機,徵得穆離越同意後,稍微拍了下內景。

主持人何娜見聞離下樓,笑著同他打招呼。

“睡到這麼晚嗎?”如同老朋友一般的語氣。

他們也算是老朋友了,聞離當了三次電影頻道嘉賓,主持人都是她,前不久聞離還參加了她的婚禮。

“昨晚睡得比較遲。”

“啊,了解了。”

何娜一臉“我很懂”的表情看著聞離。

“……”

姐姐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的想法,你的思想是黃(色)的!

聞離默默移開臉。

“阿離,來。”

聞離听到,走到穆離越身邊,穆離越握住他的手,捏了捏他的掌心,“廚房溫著牛奶粥,你先去吃,不夠的話,我做了小餅干。”

“我又是小豬。”聞離哼哼。

穆離越彎起嘴角,沖聞離勾勾手指頭,聞離配合的低頭,穆離越在他耳邊小聲說︰“阿離當然不是,我驗過無數次了。”

“!”

聞離狠狠瞪他一眼。

穆離越臉上笑意更濃了些,輕聲說︰“去吧。”

何娜和其他人看得眼楮亮晶晶。

即便兩人在一起好多年,都結婚了,氣氛還是甜蜜蜜,讓旁邊看的人,都覺得甜意充斥胸口,暖進心窩。

所有人︰羨慕了羨慕了。

聞離轉身去廚房,很快端著一碗牛奶粥出來,搬把椅子坐在角落,何娜對穆離越的專訪已經開始了。

何娜的提問很專業,先是就柏林電影節獲獎的事引入,接著轉到三年的學習生涯。

當她拿出一本素描本的時候,聞離瞬間坐直。

揉揉耳根,有些發燙。

他知道那是什麼,是穆離越三年來,練習繪畫的素描本。

里面,幾乎都是他的個人畫像。

何娜也把本子打開了,里頭的每一張畫像,都展示在鏡頭前。

“我听說,類似的素描本,你有十幾本。”何娜說完合上本子,穆離越拿回去,珍惜地放在旁邊。

“嗯,有。”他說。

“全是聞離?”

“都是阿離。”

何娜笑著問︰“但是,你在學習期間,聞離也在拍戲,你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你怎麼能畫這麼多?”

穆離越點點自己頭,夜一樣深的眸里,透出柔軟的光,“我記得。阿離的表情、神態,動作……我都深深刻在腦海里。”

“我被秀到了。”何娜說。

聞離捧著臉,心想,我甜到了。

即便,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穆離越那些素描本,可心情還是跟第一次看見時,一模一樣。

忽然,聞離的手機震了下,他拿出來看完,起身走到花園里。

然後,回撥了電話。

今天是個好天氣。

天朗風清,陽光溫暖。

聞離掛完電話,沒有回去,坐在秋千椅上,腳下輕輕用力,便晃蕩起來。

過一會,他聽見腳步聲,便轉過頭。

穆離越站在他身後。

“你怎麼出來了?”聞離眨一下眼楮。

“休息。”穆離越彎腰,手肘搭在鞦韆椅背上,下巴靠在聞離肩膀。

聞離“嗯”一聲,壓著興奮的心情,跟穆離越說︰“剛才施明哥告訴我,說張瑞導演請我參演明年給祖國生日的獻禮片。”

穆離越大手揉了幾下他的頭發,“恭喜你,阿離。”

“嗯嗯!”聞離激動的情緒再也掩飾不住,站起來原地蹦了好幾下,“是給祖國的獻禮片啊啊啊啊啊啊,我好開心!!”

穆離越莞爾,拉過他,吻了吻他的發旋。

他們站在陽光下,暖暖的光灑在他們身上,為他們鍍上一層淡淡的金色,歲月靜好不過如此。

何娜無意間抬頭,看見這一幕,情不自禁,拍了下來。

攝影也拍了,他問︰“何姐,這個後期要剪掉嗎?”

何娜思考幾秒,“我待會問問,不過大概率不用剪,我有預感。”

聞離心情美的冒泡泡,想到什麼,仰起臉看穆離越。

“快親我一下。”

穆離越低頭,親了親聞離。

聞離眼里一片清亮,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我把好運分給你了,你也很快會被邀請的,我們就能一起演啦。”

穆離越愣了下,笑起來。

“嗯。”

他已經被邀請的事,晚點再說吧。

拉著穆離越坐下,聞離腦袋枕在他的肩膀,抓著他的手指捏,嘴里哼著《地久天長》的主題曲。

穆離越反握住他的手,放在嘴邊親吻。

“阿離。”

“嗯?”

“我們也會像歌詞一樣,‘愛意不減,地久天長’。”

聞離重重點頭,無比篤定,“一定肯定確定!”

“男朋友,我跟你說,我曾經挺怕變老的,但我現在,一點也不怕了。”湊到穆離越耳畔,輕聲繼續,“因為我知道,無論時間如何變遷,我們的愛情,始終都會是愛情,你會陪著我,我也會陪著你,直到很久。”

扣緊聞離的手,穆離越嗓音溫柔,“我愛你。”

“我也是。”聞離側頭,吻在穆離越臉頰。

天藍、雲白,風都輕盈了。

一切美好的不可思議。

【全文完】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28 01:08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19706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