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主題由 - TiRaFiouS - 於 2020-8-21 22:28 關閉

(BL&GL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處理完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76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BL&GL書庫 » 《吃貨人設不能崩》作者:喵一下聽聽【完結】

http://ds-hk.net/thread-375726-1-1.html


這篇除了正文  還有番外篇沒貼

................................................................

【番外一】姜合的日常

    ——

    姜合在D大老老實實上了三年的學。

    年年考試都是院系前列。

    獲得了所有老師的一致好評。

    以致于他的同班同學、同系同學,哪怕是同校的同學……

    有一段時間都很害怕聽到姜合的名字。

    原因很簡單, 不管再嚴厲再兇殘的老師們, 一提到姜合, 滿臉只有笑容。

    說的話也只有“這是我帶過最好的一個”以及“都是同一個年齡段的, 你們瞅瞅你們自己,反思一下為什麼”。

    ……

    偶爾, 作為學長的秦修也會過來看望下小學弟。

    他比姜合大兩級, 課業已經非常輕鬆了, 來上課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相比起姜合的低調勤奮,秦修可以說是非常高調了。

    有一次, 姜合下了課, 剛出門就聽到一陣尖叫。

    他下意識以為又有粉絲混進來了, 非常快速地戴上了墨鏡。

    然後就被一雙突然伸過來的手摘掉了墨鏡。

    “太陽都落了,還戴什麼墨鏡,你又不是傅山海。”

    姜合一愣, 抬頭就看到秦修的一張帥臉正對著自己燦爛地笑。

    他身後還跟著一群人, 一眼望過去起碼二三十個小女生, 正在星星眼地看著兩個人。

    並且由於秦修摘姜合墨鏡的這個動作太過寵溺,一群人已經開始議論了。

    “啊啊啊秦修真的好帥啊!”

    “這樣一看兩個人也很配啊!”

    “不要站邪教!你忘了你是山河女孩嗎?!”

    “可是秦修真的好帥……”

    ……

    秦修嫌後面吵,一伸手,直接把人拉走了。

    “走, 哥請你吃飯。”

    “可是……”姜合一邊被拉著走,一邊有點猶豫地往校門口看,“傅山海……”

    “管什麼傅山海?”秦修豪邁地揮揮手, “我們吃我們的。”

    姜合眨巴眨巴眼。

    秦修是不是忘了,上次他拉著自己去學校後面的小吃街吃炸串,被傅山海當場抓包了。

    然後……反正那段時間秦修挺忙的,據說同時錄製了三檔綜藝,還接了一個電視劇、一個電影。

    ……都是山海星光盛情邀請他去的。

    秦修顯然也想起了之前的地獄式工作,抖了抖胳膊上的雞皮疙瘩,聲音小了很多:“沒事,我經紀人在校門口等著呢,傅山海來了他會通知我的。”

    ……

    兩個人這次換了目標,到了校門口的一條美食街。

    “放心,這裡面的店都是乾淨的,可以吃。”秦修說。

    “嗯,” 姜合點點頭,然後指了指一家炒年糕店,“我想吃那個。”

    “等著~”

    “還有那家小籠包!”

    “好嘞~”

    “還有那個炸雞,我聽我們班的同學說他家的炸雞特別好吃!”

    “安排!”

    ……

    十分鐘後,兩人懷裡抱著滿滿的食物,坐在旁邊一個沒人的角落裡開吃。

    秦修一邊吃一邊說:“你最近還在寫歌呢?”

    “嗯,” 姜合拿起一塊炸雞,“啊嗚”咬了一口,“傅山海快生日了,我想給他寫首歌。”

    秦修一愣:“給傅山海?”

    “嗯,” 姜合笑笑,“就是……一直沒給過他什麼禮物。”

    兩個人相處這幾年,幾乎都是傅山海每到節日就給姜合買禮物。

    連什麼出道紀念日、兒童節、重陽節……都買的非常開心。

    姜合也嘗試過給傅山海買東西,可是這個念頭每次都是一出來就被傅山海掐滅了。

    後來他偷偷網購了幾次禮物,也都被傅山海抓住說了三四天。

    傅山海不想要他的禮物,就想要他。

    ……姜合有點苦惱。

    因為每次收到禮物,第二天都很難下床……

    ……

    “你加油,”秦修看姜合吃炸雞吃的香,忍不住也挑了一小塊嘗了下,“我也就唱唱歌了,創作水準實在是一般。”

    “怎麼會,” 姜合說,“上次秦修哥的那首《萬家燈火》我很喜歡,非常好聽!”

    “那個啊,”秦修覺得炸雞確實挺香,又拿了一塊雞翅繼續啃,“那不是我寫的,是我一個朋友,啊,你可能知道他,叫白久。”

    姜合的眼睛蹭的一下亮了。

    “白久?!是那個、是那個《紙上談兵》裡的於歸對不對!”

    秦修有點意外地挑了挑眉:“你看過?”

    “當然了!” 姜合激動地都快站起來了,“他和季降的對手戲太好看了,那部劇我看了兩遍!”

    秦修忍不住笑了。

    姜合這麼忙,還能把一部劇看兩遍,那得是真喜歡了。
    ……

    姜合驚訝地看著秦修:“秦修哥認識他們?”

    “認識啊,”秦修聳聳肩,“高中時候就認識了,一起考的藝考。”

    姜合更激動了:“那、那秦修哥,你能幫我要兩張簽名嗎?”

    “……”秦修有點哭笑不得,“哪天有空,我帶你跟他們吃頓飯不就好了,要什麼簽名,你比他們有名氣多了,論起來白久還該要你簽名呢。”

    姜合眼裡都快蹦出星星了:“可以的!我我我,我隨時都有空!”

    秦修有點吃醋了:“不是,姜合啊,我感覺我跟他們也差不多啊?”

    怎麼相處這麼久,也沒見姜合問自己要過簽名?

    姜合顯然沒注意到他的情緒,還沉浸在能認識喜歡的演員的激動中:“那秦修哥,你知不知道白久哥還接了什麼戲?我好期待他的新戲。”

    秦修試圖把話題拉回來:“我前兩天又錄了一首新歌……”

    “嗯嗯,一定好聽!” 姜合眼睛亮晶晶的,“秦修哥你知道嗎?應該知道吧?”

    “……我其實不太知道,”秦修說,“對了,我可能馬上也要友情出演一個戲了,是你很喜歡的陳濟導演導的……”

    “陳濟導演的確很有才華,他第一部電影我當時都看哭了,” 姜合失落地眨眨眼,“你不知道白久的新戲嗎?那太可惜了……”

    秦修每一句都努力把話題轉到自己。

    然而姜合回應過後,再堅持不懈地把話題拉回去。

    ……

    秦修看著姜合有點難過的小臉,瞬間認輸了:“……好吧,告訴你,你可別告訴別人啊,白久接了個背景比較特殊的戲,不一定能播。”

    姜合立刻好奇地看著他:“是什麼?我不會說的!”

    “是……”秦修正要往下說,突然餘光看到了個什麼人,猛然改口,“啊,我是看你最近學的太辛苦了,所以專門來看看你。”

    “既然你成績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你繼續努力,我有事先走了。”

    ……

    說完,秦修飛快地抓起姜合懷裡一堆吃的,起身就走。

    姜合一愣,下意識起身要追,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怎麼在這兒?”

    姜合吃了一驚,轉身就看到傅山海正朝著他大步走過來。

    姜合立刻心虛地擦了下嘴,對他笑笑:“你來啦。”

    傅山海環住他的腰,把人摟到懷裡,埋在姜合的脖子邊聞了一下。

    姜合脖子癢癢的,推推他:“幹嘛呀。”

    “今天累了一天,本來是想放鬆一下,”傅山海皺著眉站直了,“結果只聞到了炸雞味。”

    “……”姜合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只吃了幾塊……”

    傅山海餘光瞥一眼地上包裝袋裡的雞骨頭,沒有拆穿他的話。

    “那還吃晚飯嗎?”

    “吃!”薑合回答地毫不猶豫。

    傅山海低低地笑了,忍不住掐了一把姜合的腰。

    “最近是不是被我喂胖了?”

    姜合又癢又酥,笑著拍他的手:“沒有胖,沒有胖。”

    “胖了,”傅山海的手甚至覆到了姜合的肚子上,揉了兩下,“你看,都有肉了。”

    姜合被他說的有點擔心,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還撩起衣服看了一眼。

    平坦的腹部,由於最近跟著傅山海到健身房鍛煉的勤,甚至還有腹肌線。

    姜合疑惑地抬頭:“沒有肉。”

    ……

    傅山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姜合的腹部,腰側那裡還有一點紅色的痕跡沒消。

    那是昨晚自己激動狠了,掐著姜合的腰掐出來的印子。

    姜合突然意識到傅山海眼神不對,嚇得立刻放下了衣服。

    然而傅山海已經拉著人往車裡走了。

    “晚飯等會兒再吃,我們先算算你背著我吃垃圾食品的帳。”

    “我、我就吃了兩口!”

    “還有下了課不等我,跟著秦修跑了的事情。”

    “怎麼能叫跑呢!我們明明,明明就在學校裡的!”

    “我們?你跟誰是我們?”

    “……”

    ……

    被塞進車裡,姜合看到傅山海並沒有出校門,而是朝著校園裡面開。

    開到一條偏僻的小道上,他停了車,升上車窗,轉頭安靜地看向自己。

    姜合腦中的警鈴瞬間拉響,扭頭就要開車門。

    然而已經晚了,“哢噠”一聲,車門落了鎖。

    姜合一下子竄到了後座上,瞪著他:“你昨天晚上答應我,這兩天休息的!”

    “但是我今天反悔了,”傅山海今天開的是輛越野,空間足夠他從前座輕鬆地轉移到後座,把人按在身下,“而且,我忍不住了。”

    ……

    ……

    寬敞的越野車開在校園裡,慢慢駛出了D大的校門。

    後座的姜合喘著氣平躺在座位上,腦袋下墊著傅山海的外套,略微有點失神。

    他自己的衣服皺成一團,亂七八糟地套在身上。

    “想吃什麼?”傅山海看了眼後視鏡,問他。

    姜合紅著眼,瞪了他一眼。

    “不要臉!”

    居然在……在校園裡……

    還是在車裡……

    傅山海單手把著方向盤,另一隻手從位置上找了瓶水遞到後座。

    “渴嗎?”

    姜合啪的一下,把水拍開了。

    傅山海低低笑了兩聲。

    “期末考完試,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姜合氣鼓鼓地看他一眼,還是搭話了:“……去哪兒?”

    “都可以,隨你。”

    “沒有行程?”

    “沒有,”傅山海儼然快成姜合的經紀人了,“期末那段時間你的通告都是暫停的,所以……我們可以多暫停幾天。”

    ……

    姜合翻了個身,趴在座位上想了想:“那……我想去威尼斯。”

    “好,”傅山海說,“去看看你心心念念的大鴿子。”

    姜合瞬間就想到了以前傅山海發的那張聖保羅廣場圖,忍不住笑了。

    傅山海也跟著笑了:“但是這次你不能只看著鴿子了,要看我。”

    姜合瞥他一眼,又翻了個身,背對著傅山海,哼了一聲。

    “看我心情吧。”

    傅山海盯著他因為動作扯開的衣領,裡面白皙的皮膚上面還有清晰的咬痕。

    姜合背對著他都感覺到一股熾熱的視線,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

    然後皺著眉扔了個衣服過去。

    “專心開車!”

    ……

    傅山海接過他扔來的外套,停了車,嚴嚴實實地給人蓋了回去。

    “別去餐廳了,”他說,“回家吃飯吧,我給你做。”

    姜合“嗯”了一聲,開始點菜:“那我要吃糖醋排骨、杏仁豆腐、黃金蝦球、還有菌菇養生湯!”

    這幾個都是傅山海做的非常拿手的菜。

    而且昨天他們剛逛過超市,冰箱裡這些原料都有。

    ……

    傅山海滿口答應:“好,可以,今天小祖宗想吃什麼都給做。”

    “那……” 姜合小聲補充,“還要一小塊馬卡龍。”

    傅山海挑眉:“又吃?”

    姜合聲音更小了:“就、就一塊……我這星期都還沒吃過呢……”

    傅山海想了想,說:“只能吃這一次。”

    姜合眼睛立刻亮了:“好!”

    “然後跟我再去三次健身房。”

    “……”

     傅山海敲敲方向盤:“畢業要開演唱會,身體不鍛煉起來怎麼行,如果再像上次一樣發燒感冒……”

    “知道了知道了!” 姜合不能再聽他念叨,一邊答應一邊小聲罵他,“明明就是嫌我體力跟不上……”

    “你說什麼?”傅山海沒聽清,回頭問他。

    “沒什麼……” 姜合紅著臉閉上眼睛,“我要睡了,到家再叫我。”

    “好。”

    ……

    半小時後,越野車穩穩地停到了樓下。

    傅山海沒有叫醒他,而是彎腰探進去,把人小心翼翼地抱了起來,上了樓。

    放到床上,蓋好被子,傅山海轉身去準備晚飯。

    ……

    等姜合再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他聞到一股特別好聞的香味,忍不住下了床朝廚房走過去。

    傅山海剛聽到動靜就回頭,然後被姜合抱住了腰。

    “好香啊……” 姜合越過他的肩頭,盯著鍋裡的糖醋排骨犯饞,“什麼時候能吃飯?”

    “馬上就好了,”傅山海輕聲說,“去洗洗手,準備吃飯。”

    姜合幸福地盯著鍋裡的菜:“真好。”

    傅山海看他一眼:“好什麼?”

    “有人做飯,還是這麼好吃的飯,”姜合埋頭在傅山海背後蹭了幾下,“愛死你了。”

    傅山海笑了,聲音低沉到撩人:“再說一遍。”

    姜合不肯說了,轉身去洗手。

    傅山海不讓他走,一隻手握著鏟子繼續翻炒,一隻手拉住薑合的腰帶:“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姜合耳朵紅紅的:“不說了。”

    “說吧,”傅山海看菜差不多了,關了火,兩步走過去把人猛地打橫抱了起來,“不然我們就再去睡一會兒。”

    姜合立刻明白他這個“睡”的意思,嚇得雙腿撲騰了幾下,又捶捶他的胸膛:“放我下來!”

    “再說一遍,說一遍就放你下來。”

    “……”姜合委屈巴巴地抿嘴,然後小聲說,“喜歡你……”

    “不對,”傅山海挑眉,在姜合腰間不輕不重地擰了一下。

    姜合的腰瞬間就軟了。

    他把臉埋在傅山海懷裡,半天才說。

    “愛你……”

    傅山海還要動手。

    姜合立刻補充:“愛死你了!”

    ……

    傅山海頓了一下,得逞地笑了。

    把人放下來,傅山海低頭擁住他,纏|綿的吻了半天,才捨得放開。

    “我也是,愛死你了。”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27 08:01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35850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