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BL向] [正文] 《K先生的宴會》

#大門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被隼人的提醒喚回注意力,幾人離開了C先生的房間,同時女僕長也正帶著D女士走出門。

D女士穿了一身華貴的深紅色收腰長裙,肩上圍著白色披肩,半張臉都被一副精緻的黑色面具遮住,面具下方是鮮紅似血的唇。若不是唇邊那些細微的皺紋洩漏了年齡,她此刻完全看不出來是個上了年紀的女人。

她像是忽略了同樣站在走廊上的四人,目不斜視地朝樓梯走去。

倒是女僕長在經過他們時停頓了片刻,對站在最前方的隼人說:「準備好了就下去吧,我想大門那裡還需要人手。」

說完微微加快腳步,跟上前方的D女士。

空氣中依然殘留著淡淡的清香。



城堡大門,兩位女僕一左一右候在門邊檢查來訪賓客們的邀請函。

能從門口看見外頭停了不少名貴的豪車,賓客們有男有女,有獨自前往的、也有攜伴的,共通點是臉上都戴著一副面具。

也許是知道城堡人手不足,賓客們一進入門內倒也沒有立刻要人引路,而是饒有興致地參觀起周圍。

玩家趕至大門時,就見到一對男女站在景觀水池前讚嘆這裡的景色。

男人臉上是一副邊框鑲嵌了寶石的面具,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我很有錢」的豪氣,在女伴靠過來時還富有暗示性地朝女方亮了亮手腕上的鑽石錶帶。

看著就是人傻錢多的典範,比C先生還傻的那種。

顧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朝一旁的溫祈酒低聲道:「那人的面具真該加幾根孔雀羽毛。」

說話間路過了那兩名男女,男方伸手正欲攬住女伴的腰,不料女方正好在此時朝旁邊退開,伸出的手就落了空。

「怎麼了?」即使戴著面具還是能感覺到男人一臉的困惑。

「嗯——聽說K先生城堡的花園也很漂亮,我還想去後花園看看。」蝴蝶面具下的眼睛閃著瀅瀅水光,說話的語調嬌軟可人,面對此刻正衝著他撒嬌的女伴,男人很快就略去了前頭些微不悅,笑呵呵地說好。

他看了看四周,喊住玩家。

「你們是這裡的下人吧,後花園怎麼走?」男人說著說著,視線就轉到了錢龍煌身上:「還有小孩啊?這可不是什麼適合小孩的地方呢……」

「我們,可是吸血鬼啊。」

男人裝模作樣的嚇唬並沒有影響錢龍煌半分,他正怔怔地看著男人的女伴。

在她肩上,有著一隻色彩奇異的蝴蝶停在那裡,與此同時一股很香很香的味道傳來……

這分異象轉瞬即逝,似乎除了他之外的人都沒有發現。

TOP

錢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ystar
似曾相似的蝴蝶,奇異的香味,錢錢想起那天晚上追蝴蝶的畫面,自從J小姐失蹤後,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他似乎、好像沒有跟深深他們說過那天看到的蝴蝶。

那時候在交換情報的時候他對愛找碴的J小姐的映象較為深刻,對於追蝴蝶這件事卻反而變得模糊。

再次看到蝴蝶,所有的記憶再度清晰了起來,他確定是同一隻蝴蝶。

這位女士也給他一總莫名的熟悉感,還是特別特別令他討厭的那種。

男人不滿被忽略,開的玩笑沒人理讓他在原地尷尬,轉而惱羞成怒的喝斥:「看什麼看臭小鬼!我告訴你...」話到嘴邊就被身旁的女伴拉住手臂,對方看似替孩子解圍,實則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三言兩語就哄的男人心花怒放,男人轉頭對錢隆煌說:「看在美人的份上暫時放你一馬,快點帶路。」

戴面具的女士補充道:「不用了,跟我們說怎麼走就好。」說著又對著男人說幾句話。

錢錢指了指花園的方向,男人連聲謝也沒有丟下一句「小鬼,不要跟來。」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錢錢看著默默地在心裡回嘴「你這可惡又沒禮貌的暴發戶男才是討厭鬼」,盯著離去的男女,特別是女方的身影,他確定有看過這個人。

不論是身高還是身材,一定有看過,很熟悉還有蝴蝶...對了!蝴蝶!!!

找碴小姐!

錢錢穩住自己的表情悄悄的走到祈祈的身後,身高的優勢沒甚麼人注意到他,拉了拉對方的衣服,把他的發現告訴對方,沒辦法深深現在正在招待客人,只好先跟祈祈說了。
小星

TOP

溫祈酒#大門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被顧深的話弄得差點笑出聲來,溫祈酒抿唇吞下聲音,臉上的笑容卻怎麼也遮掩不了。

來的賓客很多,光是引路就差點忙不過來了,今晚大概是溫祈酒最近接觸最多陌生人的時候,現實世界裡他這個家裡宅連活物都甚少接觸。

突然被拉了拉衣角,溫祈酒低頭就看見錢錢抓著他的衣服,他蹲下身直視錢錢,沒想到聽見了如此重要的事。

「錢錢真厲害。」他摸了摸錢錢的頭誇讚道,一個孩子能觀察到這麼細微真的很了不起。

溫祈酒趁著空檔時,將錢錢的發現轉告給顧深和隼人。

TOP

顧深#宴會廳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J小姐果然還沒死。

不僅沒死,還混在賓客中回來了。

但顧深想不明白的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然而當前情況也沒有時間讓他繼續思考,將這個疑問壓在心底,顧深和其他三人一一引導著賓客們進入城堡。



天色漸暗,外頭已經點起了燈,城堡內更是一片燈火通明。賓客們早已就座,正在低聲交談著。

K先生帶著笑容緩步上臺,當他在臺上站定時,下方的交談聲也不知不覺間停止了,所有人都注視著臺上那個男人。

「各位先生女士們,歡迎來到我的城堡。」K先生先是行了一禮,才一邊環視全場,一邊繼續說下去:「想必大家都非常清楚,今天邀請各位來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玩家們都在後臺,剛才女僕長推了推車過來,上方放著一個被紅布遮蓋住的物體,從外觀上來看似乎是一個箱子。女僕長說裡面裝著要在這次宴會上展示的新品,等會玩家們要依K先生的指示將新品推上臺。

顧深看著被紅色絨布完全掩蓋的新品,剛才被壓住的疑問又緩緩浮現。

J小姐她回來參加宴會究竟是想做什麼呢?如果她就是兇手,早該趁著失蹤時逃得越遠越好,還能有什麼留在這裡的理由?

目前為止,宴會也沒有出現什麼意外,會導致宴會無法順利進行的原因只有一個——

這麼想著,顧深伸出手一把掀開了紅布。

一旁的女僕長見到他的舉動本想出聲阻止,卻在看見裡頭景象時愣在原地。

前方依然能聽見K先生正在和賓客們講述他此次釀酒時的趣事,他為人風趣,說話幽默不冷場,時不時有隱隱的笑聲傳來。

後臺處卻是一片寂靜。

紅布下是一個玻璃製的箱子,透過那光潔明亮的表面能清楚看見裡面擺放的物品。

並不是什麼新品,而是C先生的人頭。

「……那麼,也是時候為大家介紹我的新作『醉』了。」

此時外頭K先生的講詞也告一段落,對上他投來的視線,顧深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對方。

K先生雖然疑惑,但還是選擇先安撫賓客們:「請各位稍等片刻。」

他走向後臺,聽著皮鞋踏在地上時的聲響,玩家們都覺得像是踏在自己的心上。

「怎麼……」K先生的疑問戛然而止,他看著推車上的人頭,臉上笑容一點一點地沉下來。

這也是眾人第一次看見面無表情的K先生,沒有很明顯生氣的模樣,卻還是讓人覺得氣氛壓抑,彷彿空氣都凝結了。

「這樣啊,看來是我太縱容她了。」

說完,臉上又露出了笑容,笑意卻不達眼底。他轉頭看向幾位玩家:「我想你們會為我找到酒的,是嗎?」

即使沒有明說,大家也都明白他的意思是酒與拿走酒的人都得找到,否則……



戴著蝴蝶面具的少女看著空無一人的臺上,嘴角微微一勾。

她裝作不勝酒力的樣子,和身旁男伴撒嬌說去一趟洗手間,就起身離開座位向外走去。

因為大家的注意力此刻都在臺上,少女離開時沒有任何人發現,她就這樣一路來到景觀水池前。

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少女隨手摘下面具,面具下赫然是一張熟悉的臉孔--正是失蹤已久的J小姐。

「姐姐,我做到了。」她低聲喃喃道,像是在對誰說話似的:「這並不難呀,為什麼妳不再堅持一下呢?明明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

「算了,我知道妳不會看著我這麼做的。」

「一個人很寂寞吧?馬上我就會去陪妳了。」

[ 本帖最後由 voldy1231 於 2020-8-16 21:15 編輯 ]

TOP

溫祈酒#宴會廳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進入副本後,溫祈酒覺得自己的心臟一再受到考驗。

當顧深突兀地將手放在紅布上時,溫祈酒直覺地邁開步伐擋在錢錢的面前,一如先前在噴水池時的舉動。

紅布被掀開,露出玻璃箱裡的人頭,他的身體又止不住顫抖,但比起第一次見到C先生的屍體,他的狀況好上許多,該說一回生二回熟嗎?雖然他一點也不樂意熟悉這種情景。

TOP

千葉隼人#宴會廳 ---> 水池旁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在K先生上臺之際,隼人揪住了空檔叫住了正要回後臺的莉莉。

  「早上發生了甚麼事?」

  少年的嗓音聽上去平平淡淡的,一點也不像在跟一個曾差點殺掉自己的人說話。
  
  女僕聞言身形一頓,停下了步伐。「哎呀,」她轉過身來與隼人對視,面上掛著甜美的假笑。「被你聽見了?」見對面那位一臉嚴肅的樣子,莉莉的笑容才轉淡了些,直奔主題:「今早嗎?不過是件小事。C先生不知怎的發起了少爺脾氣,不肯讓我進去送餐。」

  「就這樣?」

  「就這樣。我將東西放門外便離開了。」見隼人沒有說話,莉莉重新揚起笑容,「沒有問題了嗎?我還有事要辦呢,先走了。」

  『是中毒嗎?』

  隼人看著莉莉的背影,想起剛才溫祈酒在C先生房裡說的話。

  如此看來,是那段時間被下毒了嗎……?

  滿腦子猜想的隼人沒有回到後臺會合眾人,他需要些獨處時間來理清思緒。

  「……那麼,也是時候為大家介紹我的新作『醉』了。」

  「請各位稍等片刻。」

  當所有賓客正聚精會神地等待K先生的新品時,有位小姐卻向場外走去。從渾身酒氣的人群裡走出來的一剎,女人身上獨特的酒香便變得清晰了許多。

  待在一旁的隼人看著K先生走回後臺,心中才剛升起疑惑,下一秒就立刻被那陣氣味帶走了注意力。

  這陣似曾相識的酒味……是在酒窖那兒聞過!

  反應過來的他目光在人堆裡穿梭,終於在女人的背影消失於門外那一剎鎖定了目標。

  

  水池旁。

  J小姐脫下了面具,對著水面輕聲喃喃自語,不知道是過於專注還是不再在意了,她似乎對身後緩緩走近的隼人全然不覺。

  「一個人很寂寞吧?馬上我就會去陪妳了。」

  水面的倒影多了一人。

  「為甚麼殺了人,卻一副想哭的樣子?」

  少年的聲線依舊平穩,可是那語氣聽在J小姐耳中卻像一聲隱晦的嘆息,夾雜著絲絲只有經歷過才明瞭的苦澀。

[ 本帖最後由 anniex 於 2020-8-16 14:26 編輯 ]

TOP

#水池旁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J小姐微微側頭,看見站在一旁的少年。

太陽此刻已徹底落下,路燈映得少年臉色有些蒼白,眉目間的桀驁卻不減半分,依舊那麼亮眼。

「你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J小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沒頭沒尾地忽然來上這麼一句。

不等少年反應,她又繼續說下去:「而我姐姐喜歡的是溫柔知性的人,最終卻選了那樣一個花花公子。即使後來得知那人的本性,仍然義無反顧地選擇繼續。」

微風拂過,J小姐隨手將頭髮別到耳後,此時的她沒有了之前那趾高氣昂的模樣,聲調也不再是掐著嗓子的嬌聲嗲氣。

「那個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找上了我姐姐,故意裝出她喜歡的樣子接近她,後面又突然從我姐姐的生活中消失。」

J小姐沒有再看隼人,而是又把視線移回水面。隨著講述,當時的情景也一幕幕重現在眼前,彷彿昨日才剛發生。

當時她也為找到伴侶的姐姐開心,熟知某天在別處看見姐姐男友和其他女人親密的樣子,她沒有當場揭穿,而是回頭私下調查了那個人。

這一調查就查出了許多被掩蓋的真相,包括那個人真實身分是知名品酒家的私生子,平時表現出來的溫柔深情也只是假象,實際上還是經常流連在酒吧夜店……

她把這些證據交給姐姐,本來是想著發現了這些事情那也不用再繼續下去了,沒想到對方哭了一個晚上後卻告訴她:「我還是想先跟他談談。」

上一次見到姐姐流淚的模樣還是在父母的葬禮上,在那之後即便姊妹兩人生活再怎麼艱苦,姐姐都沒有哭過。從那時起她就認知到這段感情對姐姐來說難以割捨。

「……我陪著姐姐去找那個男人把一切說清楚,那人還是一樣只會說些好聽話來哄姐姐,最後留下一句彼此冷靜一段時間,然後就再也沒回過姐姐的訊息。」

少女臉上露出了一個有些嘲諷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嘲諷誰:「但我姐姐四處求著人想再見那男人一面,連我這個妹妹的話也聽不進去了。」

「因為先前已經得知了他其實是個有錢人,所以姐姐被當作是貪財的瘋女人。也或許這只是讓那男人心安理得的藉口而已,他主動約了我姐姐,而姐姐瞞著我赴約了。」

「然後……」

說到這裡,J小姐突然收了聲,她仰起頭,即使極力克制了,眼眶還是微微泛紅。「那些該死的混帳……」

那天她一如既往的下了班立刻回家,卻沒有看見本該出來迎接的人。

回到房間發現姐姐坐在床邊一言不發,神情空洞。任憑她怎麼追問都沒有任何回應,但在她提到「是不是那個男人又——」時,忽然緊緊抓住她的手。

「別問,也別去找他。」

沙啞的嗓音中帶著深深的恐懼,這也是姐姐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當天夜裡,姐姐就跳樓了。

「喀」一聲輕響,伴隨而來的是掌心一陣疼痛,J小姐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緊緊握著蝴蝶面具,力道太大不慎將其捏出一道裂痕。

看著掌心那抹紅色,她腦中的畫面卻是那在地面上蔓延開來的血。

「我恨透了那個男人,他奪走了我的姐姐,可是……」

「為什麼我殺了他、殺了當初那些人,心裡還是這麼空呢?」

[ 本帖最後由 voldy1231 於 2020-8-16 21:15 編輯 ]

TOP

千葉隼人#水池旁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J小姐的一字一句都充斥著熟悉的無力感,聽著她這樣娓娓道來,一直潛伏心底的負面情感幾乎要破繭而出。

  當然會空啊。久居心內的人——很重要的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在年月間慢慢跟那人變得密不可分的血肉也一同被撕裂、帶走。如此這樣,心怎麼能不痛,不空?即使報復了又怎樣呢?即使每天都聽見別人的婉惜、安慰和鼓勵又如何呢?

  面對J小姐的問題,隼人只是默默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不知道如何開口,也不知道可以說些甚麼。尤其是他也曾經有過自殺的念頭,最後沒有下手並不是因為想開了,而是不能拋下老爸獨自一人。可是J小姐還會有像這樣讓她不得不活下來的理由嗎?要是有的話,大概也不會走到這一步了吧。

  人們常說,『時間會治癒一切』。

  隼人痛恨這句話,也不信它。時間也許能改變一些事,但絕不是治癒。相比治癒這種講法,他更加傾向另外兩種可能性……時間讓人漸漸忘掉所失去的東西有多重要,又或者,讓人成長到能夠背負傷痛繼續走下去。

  他不會容許第一種狀況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有一天他忘掉了哥哥,這樣的自己肯定比任何時候更該去死。至於第二種狀況,隼人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堅持到那時,畢竟現在他還沒有放棄尋死的念頭,只是把事情推遲了而已。

  暗地裡抱持著這種負面想法的自己,難道還要向人傳遞正面思想?饒了他吧。

  「如果……」今夜的雲被晚風推著移動得頗快,隼人一邊抬起頭眺望天上的月,一邊溫和地單純把想到的東西說出來:「這就去見你姐姐的話,她會生氣的吧。」

  不是安慰,不是鼓勵,僅僅是感想。

  「大概還會很自責。」他露出了笑容,輕輕的,虛弱的。「『妹妹竟然也自殺了——難道是自己做了壞榜樣?』」

  「一定,會這樣想吧。」

TOP

#水池旁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voldy1231
少年眺望著遠方,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表情有些悵然。

J小姐笑了起來,笑聲裡透出一股絕望:「可我留在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意思呢?」

「你最重要的人不在了,你清楚知道往後再也不會見到那個人,但你做任何事情都會想起他。」

「不會再有人在你回家時迎接你、不會再有人關心你吃飽穿暖……你只能在夢裡見到他,越是努力想去回憶那張熟悉的臉,浮現出來的卻是對方的死狀。」

在輾轉難眠的夜晚,呼喚著再也不會回來的人。

J小姐敘述的時候語調平靜,字句裡卻都充滿了掙扎與痛苦。

她微微俯身對上少年的視線,輕聲說出最後一句話:「我也生氣呀,她怎麼就丟下我了呢?」

一條紅線從她嘴角處緩緩滑下。

J小姐竟然在剛才將頭髮別到耳後的時候,就將毒藥服下了。

TOP

千葉隼人#水池旁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不在了……

  再也不會……

  只能在夢裡……

  每一句都像拿著鈍刀反覆磨在舊傷口上,直至鮮血重新淋漓。
  
  隼人與J小姐對視著,對方嘴邊的笑意襯得眼裡的哀傷份外刺眼,這讓他突然覺得鼻子有點酸。

  在那雙泛起淚光的眼裡,他看到了自己,雙目微紅、倔強地皺起眉隱忍著的倒影。

  隼人無聲地咬緊了牙關。

  J小姐緩緩露出了一個比哭臉還要難看的微笑,再開口時,聲音縹緲得像一瞬即逝的煙霞:「我也生氣呀,她怎麼就丟下我了呢?」一串血珠自她的嘴角溢出,沿著下巴劃落到地上。

  「你……!」

  隼人上前接住了突地倒下的J小姐,後者的面色在幾秒之間急劇變差,額角不斷冒出冷汗,一臉痛苦地喘著氣緊緊按住自己的肚子。

  「振作一點……!」

[ 本帖最後由 anniex 於 2020-8-18 22:51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11-1 03:24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47901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