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BL向] [正文] 《捷運站》(懸疑/連載中)

JJ#第二節車廂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精神上的沉悶感像是在拖著JJ往下墜,那種感覺像是陷入悶不見底的泥沼,連呼吸都顯得費力。

好痛苦、好難受──

記憶的邊界變得模糊,JJ分不清楚自己此刻到底身在何處,他隱約想起來自己在和弘裕講電話,高中畢業後弘裕按照他的計劃去了日本旅遊,回來後約了大家一起吃飯。JJ記得自己因為太久沒看到弘裕,而打電話催促對方早點來赴約,旁邊的朋友們還打趣地說他像太妃糖一樣黏人。

接著,電話那頭傳來碰地巨響,還有許多慌亂的聲音,不管JJ怎麼呼喊弘裕都得不到回應。

弘裕倒在血泊裡的畫面彷彿再次於JJ眼前出現,他的呼吸變得急促,整個人都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JJ想起了最不願意面對的回憶,那種絕望的心情再次壓上他。

作為車廂裡的主要戰鬥力,JJ此刻卻沉浸在痛苦裡無法脫離,甚至沒有注意到出現的怪物。

TOP

方亦翰#月台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kiki
「你們看看吧,我休息十分鐘,你們好了再叫我!」

倒是挺悠閒的。

方亦翰看茬洶W眼假寢的房彥騏,覺得自己的心情因為對方泰然自若的樣子而變得沒那麼沉重。

「那我們走吧。」他朝劉曉純點點頭,二人開始環茪諝x走,四處察看。

電梯背面有兩台公共電話,方亦翰想茯J然之前用公共電話聽見了方容皓的聲音,就拿起了話筒,向一旁的劉曉純簡述自己在大堂發生的事之後便撥打起來,無果。

「你也要試試嗎?」

月台的盡頭有兩扇緊急逃生門,跟大堂一樣,方亦翰心存僥倖地試荓壑F一下,沒有反應。

調頭來到月台另一面,方亦翰在第一張長椅上找到一張名片,寫茈L的姓名,職位是【資深專案經理】,任職於Y公司。他反覆唸了公司名幾次,腦海中某些人臉逐漸變得清晰,幾個男女擠在不太寬敞的房間裹對茪漺ㄨq腦的螢幕七嘴八舌。他有印象那間是公司最小的會議室,而那些人是他的同事,儘管名字還是說不上來,但他知道自己有關工作那部份的記憶正緩慢被喚醒。

TOP

#第二節車廂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kiki
看見怪物的第一眼游璐馨差點被自己的唾液給嗆到。她想尖叫,但內心的恐懼已經奪走了她的語言能力,她只能雙目圓睜,緊緊盯茖滌戎捰滮H形,以防稍一眨眼它就開始會瞬移至面前。

那怪物並沒有眼耳口鼻,但游璐馨就是知道它在看他們。

冷汗直冒的她艱難地操控茧o僵的雙腿一點一點往車廂的角落移,手慢慢往下摸索,企圖拿起蔡弘裕剛才拆下來的其中一個滅火器。

它維持茬o種令人不安的姿勢定格了幾秒後突然歪了歪頭,接茪@手抓在車門邊,一腳踏進了車廂。

怪物朝他們這邊走過來了。

「JJ!」蔡弘裕的目光在怪物與JJ之間來回,「JJ!」他提高音量又喊了一聲,在得不到回應後伸手勾住對方的肩膀,沒想到JJ就這樣被他勾得轉過身來。看見JJ面上的痛苦神情,蔡弘裕覺得自己的心也一同揪住了。是剛才在窗外看見甚麼可怕東西了嗎?他很擔心JJ的精神狀況,但時間不允許他多想。「JJ你醒一下!」他猛力搖了幾下JJ的肩膀,但對方仍舊像茪F魔一樣杵在原地,對步步逼近的危險無動於衷。

蔡弘裕瞥了眼站在後頭嚇得像對可憐兔子瑟瑟發抖的女孩們,咬緊牙關,抄起一旁的滅火器,擋在所有人面前。怪物步伐蹣跚地走近,只是幾步而已,蔡弘裕已經滿手是汗,他在褲子上胡亂地擦了下,重新握緊了滅火器。

「JJ!!」他再喊了一聲,然後上前朝茤ヰ姚Y部全力揮擊。

TOP

劉曉純#月台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ystar
她看著方先生將話筒掛上後走向逃生門後,拿起了電話話筒,神奇的是,這一次卻沒有之前的既視感。她有些不安地撥打著電話,電話的另一端傳來嬰兒的哭鬧聲,伴隨著年輕的女性抱怨,劉曉純彷彿透過電話看到彼端的畫面,就連對方的表清都清晰可見。

短髮女子坐在床上抱著哭鬧的嬰兒,嘴裡不斷的碎念著....

"就跟你說有個男的就好!要不是你堅持要留著我就....!這麼愛哭、又不會自己吸奶,每天都要擠出來再喝,這麼搞怪、她哥哥就沒這麼討債,哭、哭、哭,早知道不生了!"

"好了!妹妹是早產,醫生也說她發育比一般孩子慢,別氣了!"溫暖憨厚的聲音不斷安慰著有些憂鬱的妻子。

"我真的快瘋了!每兩個小時就要哭,晚上也沒有辦法睡覺,不是說女孩比較好照顧嗎?妳為什麼就不一樣?"女子不滿的抱怨著,一臉嫌棄地看著女嬰。

"孩子不都是這樣嗎?我來抱!妳去休息吧!" 男人耐心地安撫著妻子抱起女嬰輕輕搖晃著。

"純純啊!媽媽只是太累了,她很愛很愛妳喔!"

"說這幹嘛!真不要她早送人了"女人轉怒微笑。


畫面停止,電話出現嘟嘟聲。
劉詩純感到有些恍惚,她看到年輕的父母,溫暖的小家庭,嘴上抱怨卻還是認真安撫自己的母親,耐心又溫柔的父親。她依稀有被抱在懷中的感覺,這種安全感她已經遺忘了好久、好久。

人的大腦真的是很神奇,隨著年齡越來越大兒時的點點滴滴都被遺忘,在這個詭異的月台,讓人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卻又讓她看到或者說是憶起這麼一段,正常人都無法抽取出的嬰兒時期的記憶。

她越來越不懂這個空間到底想要做甚麼,原以為想起來的都是負面的回憶,現在這樣溫馨的畫面到底想要表達甚麼,還有時不時有的既視感為何這次卻沒有?

劉曉純猶豫著是否要將既視感的事情告訴房小弟跟方先生。似乎只有自己覺得這個地方眼熟,難道說這不是自己第一次出現在這裡?我到底是以前來過這裡所以有既視感還是說已經在這裡徘徊很久?徘徊?我真的存在嗎?

短短數秒的時間,腦袋裡有無數的問題不斷地閃過,再想下去腦袋就要爆炸了,想再多也沒有結果,她走到躺椅旁邊看著房小弟,決定等方先生過來再問問他們是否有她所感覺到的既視感。
小星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3-1-28 01:55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63129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