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問題回報] (品味小說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品味小說書庫) 麻煩 貼文樓主 或 版主 處理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向晴 您是第131個瀏覽者
☆夜玥論壇ק » » 品味小說書庫 » 《書香府第》 作者:韶詞【完結】


http://ds-hk.net/viewthread.php?tid=248330&extra=&page=2


#17樓  74 章節內文缺漏部分(紅色為缺漏部分)



74一鍋粥

    宜珈往前邁了一步,還未來得及開口,誰知身邊的宜珞忽然一下子抓住宜珈的衣袖,眼裡迅速泛起點點淚光,拚命搖頭向宜珈勸道,「六姐姐,三嬸是長輩,姐姐萬不能和長輩爭執的,這是,這是忤逆的大罪啊!」

    宜珞淚眼朦朧的看著姐姐,委曲求全地說道,「這都是妹妹多舌的過錯,姐姐若是要怪罪,就怪罪妹妹好了……」

    沈氏簡直就像事前早和宜珞對過戲似的,宜珞話音一落,沈氏就接了上來,片刻沒給宜珈說話的時間,「七丫頭恭敬長輩,哪來的錯處?老六,你嬸子我直脾氣,有一說一有二說二,你年紀尚輕,全府這麼大的擔子嬸子我怕你擔不起!再者,我孟家詩書禮儀之家,容不下仗勢欺人的混帳!”

這話就是紅果果的人身攻擊了,大少奶奶小沈氏眉頭一皺,悄悄抬眼看了看場中三人,她婆婆一副大義凜然,為民除害的正氣樣,七姑娘淚眼朦朧,委屈的小摸樣煞是可憐,倒是兩面夾擊的宜珈不動如山,連眉毛都不挑一下。小沈氏下意識覺得她大腦本就不發達的婆婆可能被人當搶使了……。

宜珞聽了沈氏的一番仗義執言,強抑住的淚水霎時決堤,哭的梨花帶雨,臉上全是淚痕,她扯著宜珈的衣袖求道,“六姐姐,我不是這意思,上一次,我,我沒有怪你的,我知道姐姐也是為了我好!妹妹我嘴笨,越說越亂,妹妹我在這兒給姐姐賠罪了,求姐姐大人大量別和妹妹計較……”

只見她一手微微卷起衣裙,膝蓋一軟,竟要給宜珈跪下,宜珞心裡料定宜珈為了友愛姐妹的名聲,定會攔著自己下跪。誰知,她彎著膝蓋等了好一會兒,卻始終未聽到宜珈的聲音,也沒人上來扶她。宜珞微一側目,但見宜珈一雙冷漠的眼睛淡淡看著自己,仿佛是在瞧那最是低微不過的螻蟻。宜珞咬緊牙齒,雙膝一彎,竟真向宜珈跪了下來,這一回她委屈的淚水倒真是貨真價實了。

宜珈看著七姑娘一副受人欺淩的小白花摸樣,心裡深深泛起一股膩味兒。對一朵莫名其妙忽然熱衷於給自己找麻煩,下絆子,明贊暗貶顛倒黑白的小白花,宜珈覺得,打破“女人別何苦為難女人”這條準則的時刻到了。

沈氏見宜珈無動由衷,公然“刁難”庶妹,胖身子向前一傾又想發難,兒媳婦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婆婆,在耳邊輕附,“婆婆,先說正事要緊。”這再歪下去,就成嫡庶之爭了,這個話題要是鬧到上頭,孟老太太絕不會給她們好臉色。

宜珈余光看見沈氏婆媳的小動作,決定先攘外,她輕輕彈了彈並不褶皺的衣衫,這彈灰的動作又讓地上的宜珞臉色一變。沈氏婆媳的目光頓時也被吸引到宜珈身上。

宜珈抖完衣服,目光直視沈氏,正聲問道,“若侄女沒有聽錯的話,三嬸今日來這院裡是想為府裡上上下下的婆子媳婦討公道來的?”

沈氏眼珠子一咕嚕,一挺小肚腩,理直氣壯的發問,“沒錯,老六你當家不過十多天,處置了多少人?又是杖責,又是趕出府,府裡伺候主子幾十年的老人你都讓人給轟了出去,我看再這樣下去,沒幾日京裡都知道咱家嚴苛下人了!”

宜珈也與她爭論,輕聲吩咐一旁的杭白進屋將帳冊取來,杭白很快抱著厚厚一摞帳本回來了,宜珈眼神示意她將帳冊交給沈氏過目。

沈氏看了小山般高的帳冊,嘴角一抽,吩咐兒媳,“你仔細看看。”

小沈氏拿過最上頭的一本冊子,翻開粗略的掃了幾眼,看了幾頁後,她的臉色也漸漸青了。

宜珈懶得磨嘰,直接給沈氏科普,“稟三嬸,這些日子裡侄女共杖責三人,遣退錢存忠一家四口。杖責三人皆系內廚房之人,見府內正值多事之秋,便中飽私囊,以次充好,暗中克扣採買之資,實乃罪大惡極,不予教訓難以服眾。錢存忠一家三代為僕,多年經營城郊孟家別院,然錢存忠嗜賭如命,年初欠下大筆賭債,今竟竊取別院珍貴典藏賤賣還錢,此等不忠不義之徒,留之何用?”

大少奶奶翻完帳冊,肯定的對婆婆點了點頭,承認了他們確有貓膩。


    沈氏一愣,錢存忠家的是她的陪房,當初是她親自指給了錢存忠,看中的就是那宅子風景秀麗,依山傍水,將來若是分了家,她近水樓台佔了別院方便管理。這會兒錢存忠一家讓宜珈給攆出了府,沈氏當然是一百個不樂意,聽那婆子一頓哭訴,說是只不過犯了點小錯就被人故意攆走了。沈氏一怒,風風火火來找六丫頭對峙,卻不想那沒用的東西竟惹出了此等大禍!可若真讓錢存忠家的走了,這別院將來縱是到手,裡面的老人怕也是不好控制的,沈氏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再爭取上一回。

    「六丫頭,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錢存忠固然犯了大錯,可念在他一家三代幾十年伺候孟家,攆出去……到底叫人有些寒心吶。不如讓嬸子做次和事老,一頓打也就是了,錢家暫且留下來以觀後效?」沈氏捧著心說道,假惺惺的勸著宜珈。

    宜珈也跟著一起演戲,她一臉贊同的說道,「侄女何嘗不是這樣想的,畢竟幾十年的主僕情,說斷就斷未免涼薄。」

    沈氏一聽有門,忙跟著一道點頭,宜珈話鋒一轉,為難的說道,「可這每一樁事兒我都稟了祖母,錢存忠一家可是主母點名兒發放出去的,三嬸若覺得不妥,不如……尋祖母再商議商議?」

    沈氏心裡一墜,老太太雖然倒在床上多年,但威勢還在,沈氏又存了自己的心思,自是不願鬧到婆婆面前。她強笑著回宜珈,「這,婆婆身體不適,此等小事,還是莫打攪她老人家的為好。」

    宜珈笑嘻嘻的點點頭,繼續說道,「三嬸字字珠璣,其實侄女兒管這偌大的家,確有些力不從心,不過是礙於祖母之命才硬扛了下來,如今有三嬸願意分擔,那是再好不過了。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三嬸現在便與宜珈一道去祖母屋裡稟過,可好?」

    沈氏維持不住笑容,一張臉垮了下來,她看著對面宜珈燦爛的笑臉,淺淺的米窩,恨不得一掌打過去。本想著二嫂病倒了,宜珈又是個沒經驗的毛丫頭,只要稍加威脅,再以長輩的口吻循循善誘一番,乘小姑娘心智紊亂,三房便能奪下管家之權建立自己的人脈。謝氏日後就算好了,三房也能混個「協理」一道管家,最次在這段日子裡撈足好處也是好的!誰知老六竟是個笑面虎,油潑不進,水灑不去,用長輩的身份壓她,她就句句不離老太太!真是太可恨了!

    沈氏猙獰的表情都遮不住了,直直擺在臉上,大奶奶神情一凜,趕忙拉住婆婆的衣角,又和煦的對宜珈說道,「祖母這會兒怕正午睡呢,我們不便驚擾。依我看,妹妹大才,管家有模有樣也是一點不差的,怕也不需我們畫蛇添足了。若妹妹真有難處,盡可來尋我們。」

    大少奶奶對管家這回事兒並不報多大希望,婆婆想為三房多謀些利,她倒也不反對,可如今鐵板釘釘,擺明著事吹了,小沈氏也不願多做糾纏,拉著婆婆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宜珈也不撕破臉皮,沈氏在媳婦半拉半求下憤憤不平地離開了院子,宜珈一臉微笑送她們出去。

    待沈氏等人走遠了,宜珈收起笑容,吩咐小丫頭把門關上,仍跪在地上無人搭理的七姑娘驀地一抖。

    宜珈掃了一圈,見四周沒了外人,垂下眼瞧了瞧地上跪得嬌柔無力的七妹。

    宜珈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宜珞面前。宜珞低著頭,只見那粉荷色輕柔長裙一點一點接近,最後那粉荷色裙子在她身前一丈處停住了,裙擺微搖,清亮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起來吧,跪著不累麼?」

    宜珞咬緊後槽牙,搖搖頭拒絕,「姐姐不原諒妹妹,妹妹不敢起身。」

    經典台詞!宜珈一凜,低頭瞧了她一眼,說了一句讓宜珞吐血的話,「那就接著跪吧,你也是該跪一跪了。」

    主子跪著,院子裡的丫頭不知所措,也紛紛跪在地上,宜珈吩咐她們起身,該幹嘛幹嘛去,丫鬟們猶豫地互相打量了一陣,宜珈歎了口氣又說了一遍,眾人這才一窩蜂散了,撒丫子狂跑躲了出去。

    宜珞死死跪在地上,一張小臉慘白一片,身子有些晃動,像是隨時要倒下去。

    「祖宗規矩,孟家子孫有三跪,跪君,跪父,跪師。你隨意下跪,墮了孟家子孫的自尊與驕傲,該罰不該罰?」

    宜珞雙拳緊緊拽著裙子,認道,「該罰!」

    「府裡規矩,戌時下匙,內宅人等不得隨意出入。當日你徹夜不歸,縱有天大的理由,仍是犯了禁,我罰你祠堂思過,可有錯處?」

    宜珞止了哭泣,強忍著淚,回道,「姐姐罰的是,宜珞認錯!」

    那粉荷色再次映入眼簾,宜珈低□子,平視宜珞,聲音放得極輕,卻直刺宜珞心底最深的傷疤,「誠如我當日所說,婢妾之女,不過半奴,若你能安分守己,母親也不差這些子嫁妝,若你硬是要學四姐姐『出人頭地』,家裡頭這麼多閨女,多一個少一個,怕是也沒差。」

    宜珞的身子猛烈的抖起來,她有些結巴,「妹妹,妹妹,不,不敢。」

    宜珈說完了,直起身子繞過宜珞回了屋子,能提醒的她都提醒了,若宜珞硬要想不開,她也不能攔著人家發瘋找死啊!如今家裡頭亂的很,她沒這閒情逸致同情可憐心懷叵測的旁人。

    「紫薇,扶七小姐回屋休息。」宜珈的聲音遠遠從屋裡飄出,花衣裳的紫薇笑瞇瞇的走到宜珞身邊,攙著宜珞站起來。

    宜珞跪了許久,腿都麻了,還未站起身便踉蹌著要倒下去,紫薇用力攙住她往屋裡走,進屋時,宜珞側頭看了一眼對屋,眼神木然不知悲喜。

    宜珈回了屋子,拿了鮮肉乾為著小白。小白離了大白,宜珈本怕她相思成災,消瘦伶仃,拚命給她餵吃的,直把小白的纖細腰肢喂成了圓滾滾的小肚腩。誰知這廝絲毫沒有丁點思念相公之情,該吃吃,該喝喝,見到宜珈就像見到食物一般叫的倍兒歡騰,那討好諂媚的神情直讓宜珈懷疑這貨也是個穿越的!

    宜珈有一搭沒一搭的拿了撕成小碎條的肉乾投擲給小白,她投籃的准心極差,一會兒上,一會兒下,偶爾三不碰,經常扔過頭,總之,沒一次正中小白的嘴……小白牟足了勁上下左右伸長了脖子使勁叼吃的,儼然是神雕營裡吃肉吃的最辛苦的小雕……

    宜珈沒等到大白,反而等到了南方傳來的壞消息,江南舉子暴亂一案跌宕起伏,如今傳來消息,她親爹孟二爺也失去了聯絡!

    得了消息,宜珈有些茫然,屋漏偏逢連夜雨,她能依靠的,她所信賴的,一個個都走了,如今只剩下她一個了……
遇到事情的時候,要多聽多想少說,要有自己的判斷,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受別人左右。

TOP

已處理
幻想中的星星如同夢境般優美~~~叫我"幻星夢"~~~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3-2-2 15:51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68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