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BL閒聊] 來吧來吧 我們來玩故事接龍遊戲!!

來吧來吧 我們來玩故事接龍遊戲!!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霜魂 您是第10173個瀏覽者
第一樓會寫一個故事開頭 第二樓會根據上一樓接下去 第三樓會再接...
我是在其他論壇看到的 好像挺好玩的 我就在這裡舉行了哈哈哈
內容長短不限 可以短至一句 長至一千字
內容主題同樣不限 不過BL什麼的你們都懂的 ̄∇ ̄
歡迎無厘頭神展開!神展開神馬的最有愛了!
大家都不要害羞!文筆差什麼的都不要擔心!玩這個遊戲就是圖個開心咩!

好啦我來開始第一樓!

繁華的王城裡,有一條繁華的花街。
那條花街在白天時一片寂靜,小狗小貓也不會走過幾只,但一到晚上,便變得一派紫醉金迷,到處都是穿著暴露,巧笑倩兮的妓女。
在這裡的一條花街,有一家妓院,說它是妓院,卻似是折煞了它。
因為它是整條花街裡最大最華麗的一家,內外佈置一片豪華奢侈之氣,卻華而不俗,每晚燈籠高掛,襯得它更是高貴大氣,不似一家妓院。
這樣的一家妓院,裡面有小倌也有妓女,有賣藝不賣身的,也有賣身也賣藝的,個個漂亮就像天仙,價錢也是天價。
所以這家妓院根本不是給普通老伯姓嫖妓用的,而是給王親貴族專用的高級消費場所,裡面養得都是富家子弟的小情兒。
這家妓院,就叫花滿樓。
雖說花滿樓內人人長得像謫仙一般,卻有人說,長得最美的,其實是花滿樓的老板。
那老板沒有多少人見過,卻被傳得滿巷皆知,說他是個一笑傾城,二笑傾國的絕色美人。
可事實如何,又被誇大了多少,就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

背景我提供了!接下來人物劇情神馬的就靠你們了!!

TOP

文筆不好請見諒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judy860709
阿爾是花滿樓裡的男侍,從小他就在這工作,每天服侍各位小姐及少爺們,有時也會出去接待貴族帶至小姐或少爺的房間。
有時,阿爾會排班出去採買食材。他時常會聽到普通百姓說花滿樓裡面的人都一定是沒爹娘的。
阿爾每次在心理嘆息道:"也許吧。"
關於阿爾是怎麼到花滿樓的?據養大他的老女侍所說,是她在花滿樓後門找到他的,他那時是一位嬰兒,被絲綢包裹著躺在搖籃裡。裡面還有一個墜子,可是不知道材質。
老女侍為了養他,求了老闆,經過一番討論後才得以成功。

關於老闆,阿爾到現在都還沒見過他,不過老女侍跟他講說,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一位大人,
所以阿爾也很敬重他。
有一天,阿爾終於見到老闆了......

TOP

花滿樓的瑰麗於傍晚時分初現端倪,在漫漫夜色的襯托下才勘勘怒放。
... ...
又是一個寧靜的早晨,除了幾聲清脆的鳥鳴,穿梭於庭院間的侍者的慢聲細語,連庭院裡那潺潺流水聲都無法蓋過。
阿爾匆匆地走過迴廊,他昨晚在派送夜宵吃食的時候居然忘了給僕人提個醒,那位新進的小翠姑娘可是碰不得落花生的!
雖然吃食送去至今已過三個時辰,也沒見人來說那姑娘有何不適,但阿爾總歸是坐立難安——他可聽老女侍說過,誤食也是能出人命的!

咦?門外候著的應侍呢?
阿爾記著昨晚當值翠閣的是小花,該不會就是那熊孩子偷溜出去才沒人發現異狀吧!

阿爾臉色一變,正要告罪推門進房的時候突然從裡間傳來模糊的說話聲。
「……說好了……知道……」聲音由遠而近,似是說話人正慢慢步入外間「…可不是麼?就先這樣吧。」男聲略為稚嫩,還帶著剛睡醒的低啞。

阿爾心一寬,知曉昨晚大半是沒事了,遂在門邊彎腰做後應狀。
「欸對了,你上次不是說要幫我帶冰糖葫蘆?我怎麼沒見著?莫不是你半路吃掉了!」另個聲音故作生氣的說。

好個冰糖葫蘆,想吃不會自個去買麼,難道這就是老女侍說的情趣?
阿爾不著邊際的想,這聲音的主人肯定比隔壁樓的頭牌還好看,雖然不知道怎麼寫,但好像念作「天賴」吧?

……等等,哪裡不對!怎麼兩個都是男人的聲音!小翠姑娘呢?!




哈哈哈,表示阿爾略蠢萌XD

[ 本帖最後由 youccou 於 2013-11-2 22:09 編輯 ]

TOP

崩壞的來了...閱讀請小心 (艸)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雨霧月
  似是不知隔門有耳,房裡兩道聲音還在繼續。

  「你還敢要?可知道為了你那冰糖葫蘆,爺差點就讓他發現了。」先前那略顯稚嫩的低啞嗓音響起,懶洋洋抱怨道:「追了我八條街啊!要不是爺跑得夠快,你早被他擄回去拜堂成親了。」

  「什麼,這事你怎沒跟我提過?」另道聲音緊張了,語速都加快了許多。

  誰知那人依舊懶洋洋,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徐徐說道:「放心,爺臉都沒露,只遠遠留了個背影,他尋不到這兒的。」語畢打了個呵欠,似笑非笑地戳人痛腳,「早告誡過你別招惹他,你偏不聽,活該現在只能扮成女人躲我這花樓裡了。」

  門外的阿爾本來還滿腹擔憂與狐疑,聽到這話驀地就愣住了,然後反應過來--這語氣,門裡兩人莫不是傳說中的老闆和......新進的小翠姑娘?哦不,或許該稱公子才對,他白著臉想。
  從小在樓裡耳濡目染,細心的阿爾知道花滿樓裡的人沒一個簡單的,往往相貌越好看心就越黑,其中的彎彎繞也越多。一向謹小慎微的他知道這次糟糕了,不慎聽見這樣的秘密,關係到神祕的小翠甚至是老闆的秘密,如無意外自己絕對沒啥好下場。

  但就算阿爾心裡再絕望,本職工作還是要做好的,畢竟老闆在呢,至少不能給養大他的老女侍丟臉啊。
  門裡的聲音在繼續,阿爾秉持著既然都要死了不如做個明白鬼的精神,繼續光明正大偷聽。

  小翠咬牙切齒一句低吼簡直能把門洞穿:「花•木•蘭!別想推卸責任,要不是你介紹的任務,我會招惹上那塊黏皮糖嗎!」

  「請稱呼我老∼闆∼」慵懶的語調此時分外令人火大,「還記得任務是接近他尋找弱點吧,看看你都做了什麼?裝愛慕者裝到你這成就,不知該誇你太成功還是太失敗,弱點還沒找到,自己倒是先成人家弱點了,這能怪誰。」

  「我、我哪知道才上過一次床他就堅持要負責了!武林盟主那種正派人士不是該在事後說些什麼『為了前途地位聲名要委屈你了』或者滿口道德禮義廉恥之類的嘴上虛偽敷衍嗎?我只是想有了關係後會降低他的防備才下藥的,身為愛慕他自願為他解藥的受害者也更容易找到弱點,一般不都是這樣嗎?誰知他竟然,竟然......」小翠似乎被那位盟主異於常人的反應刺激得理智線崩斷了,阿爾在門外都能聽到他神經兮兮來回轉圈的踱步聲,「他竟然跳過道歉和安撫,直接說......我們明天就成親。」小翠激動中無損天籟的嗓音驟然低沉,顯得空洞而飄忽。

  ←_←不論老闆此時什麼表情,總之門外的阿爾眼神不禁跟著飄忽了下。

  「你自找的,蘇翠。」花老闆聲音透著股幸災樂禍,「早提醒過你新任盟主不但正直穩重,有實力有手腕,還很--認•真。」

  聽到這等驚天祕聞,阿爾一臉欣慰與滿足。
  他這輩子,值了。



幾經掙扎......
終究還是沒忍心讓老闆叫"花美男"這囧名XDD
咱各種無下限無節操,惡趣味不解釋 (挖鼻)
「醫生∼太短怎麼辦?」「……沒關係,我的夠長。」

TOP

正當阿爾打算輕手輕腳地離開時,門卻打開了,一個人款款走了出來。

阿爾身體僵住,面向著門的頭也沒敢抬,眼睛緊緊盯著眼前那雙製作精美,紅底綉著金絲的鞋。

「喲,哪來的小老鼠在這偷聽呢?」

聲音有些稚嫩,卻不失慵懶迷人,阿爾額頭流下一滴冷汗,他聽出來了,這是老板。

阿爾咽了口口水,聲音有些顫抖,說︰「小的聽說小翠姑娘碰不得落花生,怕是昨晚夜宵出了問題,特地來看看。」

「哦∼」花老板的一聲「哦」千迥百轉,阿爾的心也跟著轉了幾千個彎,老板不會殺了他吧?聽說聽到這種秘密都是要殺人滅口的!

「怎麼了?」屋內有人走了出來了,是剛才小翠姑娘的聲音。

花老板道︰「我們剛才的對話,這個小廝不知道聽去了多少。」

阿爾「噗通」一聲就跪下了,聲音抖得不像樣子,道︰「小的剛剛什麼也沒有聽到!小的對老板忠心耿耿,沒有不二心,就算聽到什麼也不會說出去!」

蘇翠「噗」的一聲笑了,泛著笑意的聲音顯得更是動聽,說︰「最後一句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麼。」

阿爾的額頭已經佈滿了冷汗,現在這個情況說什麼都不對阿不對!

花老板的聲音也滲雜了笑意,道︰「嘴巴倒挺討人歡喜的,頭抬起來給我看看。」

阿爾把頭抬起,看見那雙華美紅鞋的主人的臉,生生地怔住了。

那是一張還年少還沒長開的臉,唇紅齒白,鼻樑高挺,眉間一點紅痣,一頭墨髮只閒散地挽起,張面落下幾撮頭髮,一雙鳳目正漾著笑意地盯著他。

老板看起來最多也只有十五、六歲,這怎麼可能?

阿爾被他看得臉有些發熱,連忙把眼睛移開,卻看見了一旁的蘇翠。

蘇翠看上去比老板大一兩歲,一身肌膚勝雪,長髮高高挽起,一雙大大的杏目笑瞇瞇地看著他,和老板慵懶迷人的美不同,蘇翠的是活潑靈動的美。

這樣的兩個人,一個穿著美豔張揚的紅衫,一個穿著整齊素淨的白衫,站在阿爾的面前,看得他窘迫不已。

老板這時的聲音才懶洋洋地傳來,說︰「嗯,長得還挺喜慶的,就做我的貼身小廝吧。」

阿爾一僵,什麼叫很喜慶?難道我的臉還寫著「恭喜發財」?

其實阿爾長得并不差,臉圓圓的,白白淨淨,還白裡透紅。阿爾一直慶幸自己長得剛剛好,不醜也不美,誰想長得醜一點?而在這種地方工作,長得太美卻是麻煩,哪天被客人吃了都不知道。

但這樣至少命保住了,阿爾一臉喜色地叩頭,道︰「謝謝老板!」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樓上的花木蘭讓我一口水噴出來了有木有!!
聲音幼齒長得幼齒的妖孽老板.....我們到底是有多重口味!
P.S.感謝樓下提醒 連忙把早膳改成夜宵了 ̄∇ ̄

[ 本帖最後由 霜魂 於 2013-11-3 13:34 編輯 ]

TOP

挖咖咖,4樓小露月(哪裡不對)提供的信息量略大呀
TO 5樓奇犽(阿喂那只是頭像好嗎):是夜宵不是早膳啊親!

* * * * * *

所以目前線索提供給樓下七樓:

花木蘭=花街裡最華美的青樓「花滿樓」的老闆,花滿樓是王親貴族專用的高級消費場所
   =「據傳」傾國傾城,但實際上沒多少人見過花滿樓的老闆
   =初登場時聲音稚嫩,「目前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臉還沒長開
    唇紅齒白,鳳目,眉間有一點紅痣,氣質慵懶,似乎有點惡趣味
   =背景似乎並不單純,介紹「尋找武林盟主的弱點」這個任務給「蘇翠」

* * * * * *

蘇翠=目前背景不明,能力不明
  =看上去比花滿樓的老闆大一兩歲,莫約十八、十九歲的美青年
  =肌膚勝雪,長髮、杏目,可能習慣用笑容來偽裝,氣質靈動活潑
  =目前職業不明,接了花滿樓老闆介紹的任務「尋找武林盟主的弱點」
   對武林盟主下春藥,並偽裝成武林盟主的愛慕者自願為其解毒
  =目前大概是被盟主纏上了,化名「小翠姑娘」躲在青樓「花滿樓」裡

* * * * * *

阿爾=自認為自己的長相在青樓裡工作算是「長得剛剛好」
  =花滿樓的老闆覺得他長得很「喜慶」,實際上臉圓白淨
  =有點蠢萌,愛把「老女侍說…blablabla」掛在嘴上
  =不小心偷聽到老闆和「小翠姑娘」的祕密,可能會被老闆收做貼身小廝

* * * * * *

武林盟主=「可能」正直穩重,有實力有手段,對事認真
    =對「願意幫自己解藥性」的「愛慕者A」表示:我們結婚吧!
    =知道花木蘭和「愛慕者A」認識



噗,其實本文主角是賣糖葫蘆的小哥!(泥垢)
小哥表示:嚶嚶…臥槽洒家居然到現在都還沒出場,我為這個世界對主角的惡意感到森森的憂桑!(淚奔)

TOP

沒人接文嗎XD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雨霧月
  相較於阿爾差點被滅口,卻逃過一劫成了貼身小廝的幸運。
  盟主府內卻是一片低氣壓。

  身為新上任的武林盟主,實在有太多事需要處理。職責的交接、人脈的拓展、接待並熟悉各個勢力、應付各種試探並反試探之,一波接一波足以讓人疲於應付,基本上連休息都不怎麼夠。

  想去看看蘇翠,卻無甚時間,說來要不是前幾日好不容易出趟府時正巧遇上了花木蘭,他到現在還在四處奔波找人呢。雖然也被那位嘴利的花老闆以『蘇翠正躲我花滿樓裡呢,聽說你打算娶他?』『我樓裡不養閒人,他平日的花銷就由你負責包了』『身為他老闆∼你們的媒人∼給個紅包不為過吧』『在想好怎麼追求他之前,只許遠遠看著』等等一通說辭訛走了身上的銀票,雖然無奈,但知道人總算是安全的,他也就放心了。

  想起好一陣子未見的蘇翠,盟主大人頓時憂鬱了。
  站在管家老陳的角度來看,就像是英姿勃發的狼犬那豎得筆直的耳朵低垂了些,一向精神頭十足的背影寫滿了落寞--咳,老陳又在想念他那條剛去逝不久的老狗了。

  「我說,少爺啊!喜歡就趕緊去追,再遲人就真跑了。」可說是看著孔闕長大的老陳著實不解,少爺從來都是想到就做、雷厲風行,怎麼這次卻反倒縮手縮腳的呢?

  「他的愛慕,我原是不信的。您知道,自當上盟主後,用這路數接近我的女子多了不少,何況他還是個男子。」孔闕神色複雜地猶豫著道,對於老陳這唯一的長輩,他很少隱瞞什麼,「本以為他也是其中之一,但他卻......」

  「嗯?」老陳露出鼓勵性的微笑。
  難得少爺跟他說心事呢,等等要記得給他支兩招。

  「他似乎情難自制,給我下了合歡散,再裝做不經意間碰見想為我解藥。」
  「嗯。」然後?
  「我們就做了。」孔闕面色如常但眼神有些飄忽。

  「嗯......嗯?」老陳震驚皺眉,「這人功力竟如此高深!」

  孔闕嘴角微抽無奈道:「我在上面。」

  老陳震撼瞪眼,嘴張得能塞進一隻鴨蛋。
  「少爺,你竟然......硬了!」
  「嗯,硬了。」孔闕那個感慨啊。

  兩人的對話很奇葩,反應也很奇葩。這也難怪,畢竟老陳知道,其他公子下半身兼具的某種功能,自家少爺卻是怎麼刺激都不管用,據大夫說是--冷感。為此老爺夫人臨終前還拉著少爺老淚縱橫地交代,無論男女,誰要能讓他硬了,就趕緊將那人娶回家供著疼著寵著,甭管能不能生,千萬別讓人跑了。
  如今少爺下半輩子有望,老陳簡直激動得都快背過氣去了。

  「那、他人呢?」還不趕緊娶了來!
  「我說我們明天就成親,然後一個沒注意他就跑了。」盟主大人又憂鬱了。

  「這樣......估計是進展太快,嚇到了唄。」老陳總算鎮定了點,開始為他家少爺分憂,「他不曉得那藥對你無用,興許是不希望少爺因此負責?看來這愛慕倒是不假,那少爺對人家又是個什麼想法?」

  孔闕表情不變但耳朵微微泛紅:「......挺好的。性情活潑、明事理,聲音夠招人。」

  老陳笑瞇瞇,「真心喜歡?」
  孔闕認真點頭,「唔,真心喜歡。」

  「那就追唄!來∼讓老陳我給你說道說道,這追求人的招式都差不多,首先要讓對方知道你的心意,像情書就不錯。再就是投其所好......然後......」

  書房裡,深夜燭光昏黃,映著管家老陳滔滔不絕的菊花臉,英俊的盟主大人一臉嚴肅傾聽狀。
  而遠方的蘇翠則狠狠打了個噴嚏。



表示木蘭桑早把蘇翠賣了有木有XD
我會告訴你孔闕和蘇翠的名字
源自肚子餓時突然想到的孔雀香酥脆嗎=_,=
呵呵,本段揭露了盟主大人的小秘密 (茶)

[ 本帖最後由 雨霧月 於 2013-11-5 19:03 編輯 ]
「醫生∼太短怎麼辦?」「……沒關係,我的夠長。」

TOP

換我換我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Emperor
東方的天空悄悄的翻了個魚肚白,晨曦自窗櫺間灑落。

「嗚....」床上的美人緩緩撐起半個身子,蠶絲薄被滑落,露出底下白皙姣好的身姿。

黑髮如瀑般垂掛在肩後,臉蛋依稀可見睡久的紅印,無端的添了一分稚嫩。

蘇翠套上紫色絲袍,金線勾拉著隻隻振翅白鶴,絳紅緞帶將腰束的妖嬈。

隨手挑起一白玉簪子將青絲盤起,捉了一紅步布袋掛於腰間,

蘇翠大搖大擺的走出花滿樓。

繞過了熱鬧的市集,駐足於華美屋宇前,"蕭月樓"幾個大字映入眼簾。

沒錯,這就是他的目的地,是一間不怎麼顯著的妓院。

你問他為何不直接在花滿樓了事呢?

"被人壓了超不爽,現在壓壓別人重振雄風"這麼丟臉的事他會說嗎!!

在花滿樓做這檔事不被花老闆嘲笑個十天半月他就不信。

[ 本帖最後由 Emperor 於 2013-11-5 21:56 編輯 ]

TOP

沒有人接,我繼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Emperor
撲鼻的嫣脂水粉有些嗆人,帶一股子腐敗的氣息。

老鴇看著客人上門,堆起一臉嫵媚,款擺身姿
「這位貴客,您有什麼需要嗎?」

蘇翠瞅了她一眼,姿色到還行,但比之花滿樓卻還差一大截。

「找兩還行的送過來。」隨手丟了幾錠碎銀,蘇翠被引到一間閣房。

剛就坐,酒還未酌幾口,門便被輕輕推開。

「公子,讓黎兒,蕭兒來服侍您。」兩個嬌俏的女人柔順的坐至蘇翠身旁,
一個替他酌酒,一個仰頭貼在他胸前,手指靈巧,在他白玉般的肌膚間遊走。

難怪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就是在澎湃男孩性的自尊。

蘇翠心情頓時開朗了些,霎時杏目似流光萬千,竟勾的兩個女人移不開眼。

他輕挑佻一笑,吻住身側女人嬌艷欲滴的紅唇。

春宵帳暖,一夜繾綣,令人羨霎,令人羨霎。

[ 本帖最後由 Emperor 於 2013-11-5 21:56 編輯 ]

TOP

 * * *  * * *

「去看看小翠回來了沒,是的話便喚他來我房裡說話。」

「是。」阿爾躬身退出,在前往翠閣的路上心裡想的全是方才老闆摩挲著信籤詭笑的模樣…
怎麼覺得那笑容怎麼看怎麼寒滲人呢?好像夜裡去茅廁時在黑漆漆的草叢邊聽到的嗚咽聲,怪可怕的……
——不,不行!那可是你的大恩人啊想什麼呢阿爾!老闆的心思你不要猜!

「噗——幹什麼呢阿爾哥哥?又是扯頭髮又是擠眉弄眼的。」
帶著笑意的清脆女聲響起,這才把阿爾從各種糾結中拯救出。

「小孩子別管!」阿爾板著臉整了下髮髻「小翠姑娘在麼?老闆要見他。」

「恩啊在的在的,今早黑著一張臉回來的呢!要我說,可比守城門的大人們還要煞氣啦!女中豪傑就是這樣的吧阿爾哥哥?我聽說書……」
「——閉嘴!」阿爾滿頭黑線地打斷小花,他知道這毛孩子肯定又要從西遊記的故事重複背到命運停駐之夜了。

小花手舞足蹈的還想說些什麼,這時門「吱啞」一聲地開了。

「老闆找我?」輕柔的女聲響起。
「……是。」阿爾被這聲音堵的詞窮,果然聽一次就不習慣一次!
女聲聞言嫵媚一笑「那便走吧。」

身後小花星星眼的目送小翠姑娘離去……
果然女中豪傑就是不一般!變臉也炒雞厲害!明明阿爾哥哥來之前她還聽到摔茶碗砸花瓶的聲音呢……

 * * *  * * *





表示阿爾呀阿爾,晚上草叢裡的怪聲音是情趣啊你不懂
噗,為毛小翠菇涼這麼生氣呢?昨晚貌似不是春風一度了嗎?
莫非?滅哈哈……

TOP

 35 1234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8-16 06:23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63728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