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BL閒聊] 來吧來吧 我們來玩故事接龍遊戲!!

到底為什麼呢?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Emperor
「老闆?」蘇翠不解的望著靜靜坐在椅上的人。

花木蘭摩挲著雕花木椅,一手聊賴的把玩著夜明珠。


「蘇翠,你和武林盟主怎麼樣了?」他聲音低低的,聽不清認
何情緒。

「嗯....」蘇翠愣了,臉色頓時青紅交加,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也沒什麼...」

「沒什麼是再好也不過了,但..」花木蘭瞅他一眼,緩緩開口
「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武林盟主的人了。」

蘇翠臉上佈滿驚訝,那傢伙竟敢!!

「還真是了不起呢」花木蘭蓦地沖出現在他身旁,
一張小臉嘲諷 「到底發生什麼事啦? 」

忍耐這麼久,八掛的性子終於蹦出來。

阿爾站在門外守了好一會兒,才看見蘇翠失魂落魄的走出來,
花老闆的笑聲不歇地從門扉傳出。

雖然有萬分好奇,心癢的像貓撓,但好奇心殺死豬...?
老侍女應該是這樣說的吧!

[ 本帖最後由 Emperor 於 2013-11-6 17:27 編輯 ]

TOP

小番外,可跳過XD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雨霧月
  話說某人昨夜攬著姑娘正待一親芳澤,卻在唇瓣即將相觸的瞬間被一把橫空探出的扇面給隔了開來。
  蘇翠戒備轉頭--只見一尊黑面神煞氣四溢地杵在一邊,那黑沉的眼裡醞釀著的風暴讓人發怵。

  盟主大人霸氣的一揮手,倆女帶著八卦而曖昧的眼神識相退場。直到被甩上床榻並欺身壓上的那一刻,蘇翠還以為難逃單方面的『黃暴見血』事件,結果孔闕只是下嘴狠了點,動作卻並不粗魯,反而體貼溫柔得很。
  於是,翻雲覆雨,兩人就這麼發生了第二次關係。

  激情過後,盟主大人額頭抵著他的,眼泛無奈,謂嘆著道:「蘇翠,我該拿你怎麼辦......」

  溫存了一會兒,孔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起身穿衣。臨走前凝望著蘇翠,只留下一句『好好休息,放心吧,我會證明給你看的』便匆匆轉身離去,而累極的蘇翠也沒多做理會,直接不管不顧的睡下了。

  --莫名其妙,從頭到尾都莫名其妙!

  蘇翠完全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清醒後只覺得越加煩躁氣悶。
  因為情緒不佳,早上離開的時候一路上有人偷瞧著他指指點點、低聲議論,也懶得去深思。

  聽到這裡,花木蘭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低垂的眼簾下精光一閃,唇角漾著詭譎的笑意,表情顯得各種意味深長。

  「知道他在想什麼嗎?給∼看看吧,這是他差人送來的。」

  花木蘭轉身拿起茶几上的一封信箋,甩手飛射而出。
  蘇翠抬手接下,好奇拆開一看,卻猛地瞪大一雙杏眼,面色劇變。

  那是一封昭告天下的、言辭懇切而真摯的--情書。

  蘇翠捏著信箋指尖微顫,整個人都不好了。

  「各大勢力都有呢∼」

  這句話簡直堪稱致命一擊。
  蘇翠在花老闆幸災樂禍的笑聲歡送中,絕望地飄出房門。



小you明顯語含深意=_,=
所以『一夜繾綣,春宵帳暖』咱就自動理解成『偷吃失敗,當場抓包』了 (攤手)
蘇翠一夜風流的對象成了盟主大人滅嘿嘿∼

[ 本帖最後由 雨霧月 於 2013-11-6 22:42 編輯 ]
「醫生∼太短怎麼辦?」「……沒關係,我的夠長。」

TOP

 
PS.總覺得這故事沒有爆點……扯掰不下去,累覺不愛……所以窩可以神展開一下嗎_(:3 / L)_


 * * *    * * *

盟主府今天迎來了一位貴客。

管家老陳時不時偷瞄坐在廳裡低頭啜茶的翠衫青年,青年的眉眼如畫、髮絲如墨,
熱茶的霧氣朦朧了他微彎的唇線,讓旁觀者也不自覺地想走入畫中。

想著方才蘇翠的應對進退,老陳暗暗點頭,對蘇翠真是老管家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啊呸!少爺說他是在上面的!
老陳抹去頭上出現的三條黑線,開始仔細思考這夫夫連理的帖子該邀請的都有誰……
聚寶樓的老闆?唔,這個可以有,趁機訛那老不羞十套不帶重樣的龍陽三百六十五式是必須的……
喔是了,晚點還得記得傳書問問那苗女阿青,看看離生子蠱成熟之日還有多久……。

相較於管家老陳毫無下限的神遊天外,表面祥和寧靜的蘇翠內心可是一團麻亂了。

——媽逼這不科學!怎麼沒人跟他說堂堂武林盟主曾經是個陽!痿!男!呢?!
為了積分任務過去也曾真正混跡青樓的蘇翠表示,他深知初夜對於魔法師或大齡處男的致命吸引力……
這絕壁是這個世界對於穿越者的惡意T U T……蘇翠內牛,他怎麼就攤上這麼個不靠譜的接引者呢?

按照以往經驗,隨機任務一旦觸發,沒有完成就不得離開該世界……
所以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蘇翠咬牙,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盟主的弱點貌似可能會是自己?
那便是說,只要加重自己在盟主心目中的份量,然後找個機會意外身亡一下……特麼越想越渣腫麼破Orz

「咳…」

自己當初就不該貪圖隨機任務的高積分,任務麼,出賣肉體也是過,扶老奶奶過街五百次也是過……
回想著接引者花木蘭當時那似是而非的警告,蘇翠再次咬牙,那廝肯定是故意的——

「——咳咳咳!」

「嗯?」蘇翠結束了恍神,這才意識到這被他當成背景音樂似的咳嗽聲已經響了很久,
蘇翠臉上露出恰到好處的擔憂「陳伯,您沒事吧?要不您先去歇著,我明兒個再來拜訪盟主。」

「咳,沒事沒事,老陳身子骨硬著呢!我就是想問問蘇公子要不要用些點心,那茶杯……別一直咬著了成不?」


 * * *    * * *



TO雨霧月
「聲音挺招人」是毛回事?丫請解釋……害我想到初嘗甜頭的魔法師23333
這樣聽著總趕腳盟主是看上人身體還是怎樣的=33=
PS.捉jian在床什麼的,其實我本意是蘇翠硬不起來的說(對手指)
PPS.龍陽365式*10套不帶重樣=3650式!老陳打的好算盤!一天一式可以玩十年耶哦呵呵(泥夠)


[ 本帖最後由 youccou 於 2013-11-7 00:12 編輯 ]

TOP

貧道終於等來了妳的神展啊這位小友...(欣慰笑)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雨霧月
  「啊,抱歉......我這習慣總改不了。」絕壁是吸管咬多了害的。

  放下茶杯,蘇翠有些悻悻地表明自己真的不餓:「點心就不用了,那個、陳伯......」您老人家能不能別笑得一臉蕩漾,這樣我鴨梨很大啊。

  「蘇公子還是叫我老陳吧!」陳管家面色略有些不自然,「鄙人不才,就叫陳勃。生機勃勃的陳勃。」

  蘇翠慶幸茶早喝光了,不然此時肯定噴他一臉--陳伯,晨勃啊!哪對父母這麼有才,給自家孩兒取這種蛋疼菊緊的名,簡直毀一生,提到自己名字都很不自在有木有!
  咦不對......想到某人曾經的難言之隱,蘇翠不得不惡意猜測,該不會是盟主爹娘出於怨念才硬逼人家改名的吧?

  回過神,蘇翠嘴上猶自遲疑道:「可您是長輩,這樣稱呼似乎......」

  「沒有的事,就這麼叫吧。」
  一道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斜裡插來,搶走了老陳的台詞。

  盟主大人步履穩健,身姿挺拔如松。雖然面上不顯,但眸底的深邃漠然自踏入廳中看見蘇翠時便驟然動搖,隱隱泛著欣悅的波光。

  老陳暗自嘆息:像啊真像,少爺見到心上人那眼神,宛如狼犬瞧見了肉骨頭--來勁!
  憶起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那條老狗,陳管家唏噓不已。如今少爺有主了,和未婚夫濃情密意,他一個孤家寡人在旁邊晾著很有些孤單寂寞冷啊......要不自己也考慮尋個伴兒?
  老陳摸下巴鄭重思索,在心裡羅列著黃昏戀的名單。

  「怎麼來了?」孔闕來到蘇翠身旁坐下,眼神柔和語帶親近,開口就是一記直球。

  叮!系統提示--

  蘇翠頓時渾身發毛,整個人感覺到一股森森惡意......粗線了,萬惡的系統提示!



To 小友 (新暱稱欸):
『聲音挺招人』源自下藥事件,讓盟主一聽就硬的聲音,請自行想像=_,=
魔法師這詞似乎在哪聽過......求詳解XD
PS. 這次能捉jian在床,下次就能硬不起來啊!絕壁夠妳玩的 (拍肩)
PPS. 果然好基友∼古風正劇早累覺不愛了一直在等妳先崩啊,凡事得有個先例咩,咱想的就是穿越!綜穿GJ!
「醫生∼太短怎麼辦?」「……沒關係,我的夠長。」

TOP

徵婚啟事?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ystar
竟然問我怎麼來了? 你都昭告天下了我還能不來嗎? 再不來我都不曉得會被說成什麼了,一想到那封信,蘇翠此刻真的很想往對方的頭用力地給他K下去,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他還是懂得什麼叫識時務者為俊傑,怎麼說對方也是武林盟主隨便一個招式就能把他打飛了。

就在蘇翠還在想著要怎麼應對的同時,盟主大人正用著熱情的眼神看著他。
他沒想到蘇翠真的這麼愛慕自己,居然看他到了癡迷的地步,微低的頭帶著羞怯的神情緊緊抓住盟主大人的心。

「咳!咳…真不好意思老臣年紀大了、如果少爺沒什麼事要交代老臣就先行告退了…咳咳」

我說老陳…您剛才不是才說身體硬朗著嗎?怎麼現在就年紀大了?原來你老的體質是可以自行控制的。蘇翠很想說點什麼留下老陳,無奈腦袋中只想的到吐嘲的字眼。

「下去吧!」盟主大人輕輕地揮著衣袖,眼神一刻都沒有離開過蘇翠。

「是!」

  老陳有力的回應完後就快速地離開廳房,還真看不出他哪裡體虛。

「那個、盟主大人,那日你我只是情勢所逼、迫不得已,既然盟主大人現在身體無恙,你也不用為此作如此大的犧牲,不如就把這件事當作沒發生過吧!」蘇翠故意把話說得很輕鬆,攤開手中的信示意對方他所說的 “事情”來自盟主大人的信。

「那日早晨看你還熟睡著,不忍心叫你。」盟主大人瞄了一眼蘇翠手中的信,他當然知道那封信是什麼,他避而不答反而提起第二次的親密接觸 「身體好些了嗎?」


「多謝.盟 .主 .大 .人關照,小人天生體弱多病,不適合當盟主您的妻子候選人。你就當沒這回事吧!」

蘇翠見盟主大人避開他的請求,於是他將信攤開,把話說得更明。
哼!竟然打算忽略我的話,想裝做沒看見那我只好攤開來說啦!

「你我已有了夫妻之實,就如同我跟天下人所承諾的一樣,我堂堂盟主說到做到!」他用合起來的摺扇指著信上的四個字『非卿不娶』。

習武之人本有著不可靠近的氣勢,他的語氣中散發著不容拒絕氣燄。蘇翠方才的話擺明著是拒絕他的求婚,盟主大人臉上雖然笑著內心卻有著一股溫吞的火,不能對眼前的人兒發火,只好放在心中慢慢地煨煮著。

感覺對方好像、似乎、有點不爽,但是他也很不爽阿!
這幾天大家對他指指點點的原因出自於盟主大人的信-----
說是信嘛!其實是一幅畫跟題字。

純白的宣紙上畫著一張臉,大大的杏眼活靈活現的直視前方,沒有大家閨秀矯情的嬌羞模樣
卻是落落大方讓人欣賞,黛墨色細長的劍眉突顯了幾分的英氣,烏黑的髮絲自然的散開來卻不顯凌亂。

這幅畫如果是現代就有點像是大頭照了,只有臉跟上半身,可在古代他怎麼看都覺得這跟電視劇裡通緝犯的公告沒兩樣。當他看到這幅會被畫匠複製上百張貼在城內,想的就是-----我什麼時候成了通緝犯?

更可惡的就是那個昭告天下的題字,難怪他走在路上都有人竊竊私語外加一臉疑惑。
原來城裡的人都以為他是個女扮男裝的俏姑娘。

他如果承認自己是女的,他就要嫁給盟主大人做盟主夫人。
他如果說出自己其實是男兒身,不就昭告全天下的人他被人壓了嗎?

他一氣之下就衝到這裡想找他理論,冷靜下來後才想到自己原來的任務,無法跟盟主大人有正面衝突,本來想更他講裡的,卻被對方的氣勢壓了過去。說到底,都是那個可惡的花木蘭害的,出的那什麼餿主意。

不管了!不管了!今天一定要說個清楚,不然他怎麼在城裡待阿!搞不好連上個茅房都有人跟,確認他是男是女。


「唉!…你就真的那麼不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盟主大人等了半天等不到任何回應,但是重他多變的表情看來,蘇翠對他的做法很不滿意,且下定了決心來拒絕。他實在不懂,如果蘇翠對自己無情,為什麼要對自己下藥獻身,如果是貪圖回報他也沒跟自己要任何賠償。

  看著盟主大人受傷的眼神,蘇翠堅定的決心開始有些許的動搖……

+++++++++++++++

YA~~~寫一個段落了~~~
看著大家寫得很精彩又有趣~忍不住手癢了~
大家接的都超順的~
期待後續的故事阿~~

[ 本帖最後由 Anystar 於 2013-11-13 00:29 編輯 ]
小星~~~
曜瑞的娘~
千月的岳母~

TOP

  角落的系統提示還在閃爍:隨機任務【人無完人!尋找武林盟主的弱點】已完成,是否進行支線任務【刻骨銘心】?--是,完成後隨機獎勵A+級道具x1,失敗無懲罰/否,死亡後脫離該世界。

  蘇翠原本是打算一完成任務就找個地方死一死好趕緊走人,畢竟為了這麼個坑爹任務失身兩次已經夠賠本了,沒必要再繼續給自己添堵,沒想到卻突然冒出個支線任務,獎勵還挺誘人。

  到底接還是不接呢,按照系統一貫的尿性來看絕逼暗藏著某種深意......但是A+級道具啊!就連之前那個費盡心機耗時多年才完成的BT任務【BOSS請從良】獎勵也只有A級,更何況隨機任務向來高積分,根本是魔鬼的誘惑嘛!系統你心機好重!

  瞄了瞄身旁正眼巴巴看著他、一臉『我好憂桑求安慰』的盟主,蘇翠森森地動搖了--盟主其實挺好攻略,這筆買賣似乎真的頗划算?
  仔細想想,不就是出名了嘛!為了A+級獎勵,節操這種東西咱可以不要有,反正任務做完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咱也不指望留什麼好名聲,還是到手的獎勵才比較實在啊。

  OK......這支線我做了,系統有神馬惡意都儘管來吧,勞資全接著!

  蘇翠抬起頭直視著盟主大人,笑容恬淡而溫雅,心裡默默點選了『是』。
「醫生∼太短怎麼辦?」「……沒關係,我的夠長。」

TOP

一定要來一點腹黑啊!!!(其實小女比較偏好調教路線的(被毆飛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a225106tw
其實跟盟主大人聯姻也不是完全無益處的,仔細想想盟主大人可以算是統帥整個武林NPC的Boss角色。

所以說盟主大人就是NPC中的NPC,就算是金庸在此也要敬三分!

若是我收服了這盟主大人,想必之後我必能夠在這網遊裡如魚得水。

但是身為一條真漢子,既然娘親生給我的是小夥伴而不是OOXX,那我就得要保護我男人的尊嚴,要成親也得是我娶他,哪裡有我下嫁給別人的道理!

「唉!…你就真的那麼不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盟主大人用一臉受傷的眼神望向小翠。

蘇翠走向盟主大人輕握住他的雙手說道:「不是的...小翠我......」

盟主大人眼中閃過一絲希望「小翠......你......」

就在盟主大人對蘇翠毫無防備之時,蘇翠立馬用《技能:黃金右腳》踢向盟主脆弱的下身

「嗚.......」看著手護著下身,在地上打滾的男人,蘇翠完全沒有同於男人的憐憫之心

「沒想到就算是陽痿,被踢下體還是會蛋疼的嘛。誰準你對我這麼放肆的?居然用外界勢力來壓我?看你膽子不小嘛!區區一個NPC跩個二五八萬似的分明是欠爺調教阿!」說著蘇翠腳毫不留情地又踩了次盟主大人下身的小夥伴

「啊!!!......別....用腳....」盟主大人一臉痛苦,這是赤裸裸的二度傷害啊!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狗了你願意嗎?」蘇翠完全忽視盟主大人痛苦的呼喊踩得更用力

「嗚......我......願意」盟主大人趕緊點頭答應

叮!系統提示--
玩家蘇翠已成功收服〝武林盟主大人〞為寵物,玩家可自行替寵物命名。

「要叫你什麼名字呢?賽巴斯欽還是巴哈姆特還是仙杜瑞拉實在好難抉擇啊!李狗蛋好像也不錯!還是要叫新阿姆斯克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蘇翠一臉認真思考的樣子

過了約一盞茶的時間,蘇翠總算下定決心

蘇翠對著自己的新寵物說道:「決定了!你以後就叫離鳳吧!」
鳳梨好酸會刺舌頭請不要吃我

TOP

亂七八糟啦!這劇情:P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Emperor
阿爾望著前方,百思不得其解。

他怎麼會看到武林盟主一臉小媳婦樣,亦步亦軀的跟在小翠身後?

工作太累眼花了吧,是不是該跟花老闆請個長假放鬆一下?

正當阿爾愉悅的規劃好出遊行程,這時卻殺出個程咬金,

"阿鵝"

老闆你到底啥時才要記住我的名字啊!

雖然心中腹誹,但依然回以一個燦爛的笑靨,

老侍女說過要對有障礙的人抱有耐心即包容心,

只是沒想到花老闆年紀輕輕就有痴呆了,令人扼腕,

花木蘭要是知道他這腦袋在想什麼,

肯定不是扒皮喂狗就能了事的。

"酉時我去赴宴,你也一塊兒去。還有,別給我穿這玩意兒,
處處就透一個盡窮酸,我待會差人送件像樣的到你那"

阿爾雖不知花老闆用意何在,但依舊應了。

酉時還未到,差半刻,阿爾就候在房門外,

不知過去多久,門被緩緩推開,

明黃的袍子襯的頸項愈發白皙,遍佈的芍藥將人顯出典雅的味兒。

出乎阿爾意料的是,這次一改平時奢華的品味,就是不知道要見誰?

TOP

尼瑪我被樓上最後那裡狠狠地戳了萌點!!我來接!!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霜魂
花木蘭唇紅齒白的臉泛著笑意,眉間一點紅痣襯得微微上挑的鳳眼更是勾人,身上素雅的黃袍卻生生把那妖艷壓去幾分,反倒添上幾絲典雅脫俗。

老闆看起來心情很好啊。

阿爾怔呆地看了老闆幾秒,像是反應不過來,花木蘭看見,便好心情地揚起嘴角,說︰「嗯?看你老闆我看呆了?」

阿爾吞了吞口水,一面死已後已的樣子,道︰「老闆,穿黃袍是大罪,被看見了是會處死的。」

「......」

花木蘭臉立刻如鍋底般黑,尼瑪他都忘了這個年代穿黃色是死罪啊有木有!

金黃色是皇帝專用的顏色,其他人穿都是直接處死。

被提醒了的穿越者在心中死命地詛咒這腐敗的君主制,卻只能哼了哼,走回房裡換衣服。

阿爾又站回一旁等著。

大概半盞茶的時間後,花木蘭才慢條斯理從房裡出來,身上已換了一件白袍,袖邊領口都绣著滾滾祥雲,做工不凡,顯得此人更是秀逸。

雖然主子臉上像是漫不經心,但阿爾還是觀察出老闆心裡為要換衣服一事不滿。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身為老闆的貼心小棉襖,阿爾立刻狗腿地湊上前,道︰「老闆,這件可比原來那件好看多了。」

被稱讚的花老闆傲嬌地哼了聲,嘴角的角度卻顯出他心情的些許好轉。

兩人出了花滿樓,上了馬車,馬車緩緩向城內的皇宮駛去。

-

皇帝提著朱砂筆,前面放著成堆的奏折,眼睛卻45度角看著窗外的落花,明媚而憂傷。

一旁的小太監小林子低眉順眼地在一旁候著。

皇帝嘆了口氣,小林子立刻抖了抖。

而九五之尊眼中已是有霧氣凝聚,一出聲卻已是哽咽著︰「皇弟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小林子面不改色地答︰「祀王爺兩天前報捷,應於兩星期後抵宮。」

皇帝卻捧著心口,作西子捧心狀,泣不成聲︰「但是朕好擔心!如果朕的皇弟出事了朕該怎麼辦!」

小林子道︰「王爺有上天保佑,又有皇上如此記掛,斷不會出事。」

皇帝又哽咽一聲,拍桌而起︰「不行,朕不能在這裡等著,朕要出宮去找皇弟!」

說完就要往外衝。

宮外的侍衛立刻突然殺出,面無表情地攔住臉一臉痛心的皇帝。

小林子還是那個姿勢,道︰「祀王爺如果知道皇上沒有好好地批改奏折,會很傷心,也會很生氣的。」

皇帝聽到「祀王爺會很生氣」,立刻一縮,灰頭灰臉地回到龍椅上坐著。

小林子看他這副樣子,有些不忍,說︰「王爺已經報捷,不會出事的,皇上兩個星期後就會見到他了。」

皇帝心裡有千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誰擔心那個白眼狼了,朕要出宮玩啊你懂不懂!一直改奏折很悶啊嚶嚶嚶!

此時有太監進殿,在皇帝面前行禮後道︰「花滿樓花木蘭求見,現在在殿外候著。」

皇帝立刻眼睛一亮,叫道︰「立刻召他來見!」

太監應了聲,便出了去。

沒多久花木蘭便慢條斯理地入殿,笑吟吟地向皇帝行了個禮,道︰「参見皇上。」

「快快起身。」皇帝眼睛閃閃發亮,道︰「是不是給朕帶好玩的來了?」

兩人在皇帝一次偷跑出宮時認識,兩個豬朋狗友相見恨晚,從此成了好基友。

「阿金。」花木蘭喚道︰「把東西帶上來。」

阿爾一邊在心中吐槽自己的名字真的有那麼難記麼,一邊上前把手中的紅木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塊淺粉的玉珠,玉色溫潤,有半個巴掌般大,一看便知道價值不菲。

花木蘭道︰「此乃花暖玉,世上只此一顆,任何植物只要放在它旁邊便能經久不腐,它散發的香氣更是奇特,能引百蝶,那可是難得一見的奇景。」

皇帝眼睛又亮了亮,覺得倒是新鮮,道︰「快拿上來!」

阿爾正要上前,花木蘭卻伸手攔住,道︰「等等。」

皇帝挑了挑眉,立刻明白過來,道︰「不知花弟有何要求?」

花木蘭道︰「這玉珠,我今天還想要用一次,用完之後一定親手獻給皇上。另外......」

皇帝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

花木蘭心道皇上也是個聰明人,放下了手,一雙鳳眼閃著賊光,笑瞇瞇地說︰「聽說常將軍凱旋回歸,今日進宮探望皇上?」

-

常清一進宮便收到通報,皇帝為獎賞他的戰功,特地為他在禦花園設宴,讓他在禦花園等候。

雖然常清心中有些疑惑,但還是沒有追問,直接前往禦花園。

常清魁梧軒昂,五官不凡,一身緊實的肌肉裹在鎧甲下,眼神卻冷漠銳利得很。

他一路引起不少宮女臉紅心跳地注視,本人卻目不斜視地往目的地前進,一張臉一點變化都沒有。

常清一踏入禦花園便聞到一股不同尋常的香氣,說是花香,卻又不像任何一種花,卻又比任何一種花香,反像是千千百百種花混在一起。

他挑挑眉,繼續深入前進。

那股香氣愈來愈濃,常清像是快要抵達香氣的源頭。

常清突然一怔,停下了腳步。

那時正是槐樹花花開的季節,整個禦花園都是鋪天蓋地的紫。其中一棵怒放的槐樹下,有一個白色的身影。

那人一頭如玉的墨發落在白袍上,身形纖瘦,脊背卻挺得有如驕傲的青松,一陣風從那人處吹來,吹起那人白如雪的衣袍,那令人上癮的香氣更是向常清撲來。

這時那人伸出一雙手,幾秒後便有無數只蝴蝶向他飛來,少數也有數百只,色彩繽紛,圍繞著那人轉。

那人微微側過臉,露出漂亮得令人窒息的臉孔,眼中柔情無限,嘴角露出淡淡的一抹笑,眉目如畫。

....

常清眉頭一抽,扭頭就走。

可惜沒走幾步,就被一雙軟若無骨的手纏上,耳邊傳來一陣陣熱氣,聲音裡竟有些委屈︰「將軍不是不喜歡我太奢華凡俗麼?那我現在那麼清雅,出塵不染,將軍為什麼還是一見我就走?」

躲在槐花樹上的阿爾和侍從們咬著手帕淚流滿面,剛才他們那麼辛苦死命潑風,又努力收集那麼多蝴蝶,在剛才放出來,目的就是幫老闆追男人?!

-

其實我寫了那麼多,就是為了接上一樓的最後一個梗阿!!

特地為心上人換風格的花老闆好萌有木有?!

有沒有人發現了王爺X皇帝的支線CP?!

[ 本帖最後由 霜魂 於 2013-12-3 20:51 編輯 ]

TOP

花老闆注定被甩啊?一见到心愛之人就GG,要跟谁配CP啊!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Emperor
常清用宽厚的大掌拨开他的手,

花先生,请回去吧”他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

是那般冷漠,也是那般较人迷醉。

花木蘭鬆开僵硬的双手“常清……“

“请回去吧”“可是常清,我……”

”我說过,不可能。”那樣的絕決,連转寰的餘地也没有。

常清伸手取下罩在自己身上的长衫,

披上花木蘭的肩,转身離去,

一个头也没回

[ 本帖最後由 Emperor 於 2013-12-3 21:37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2 22:01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3591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